【2022陸劇 馭鮫記之恰似故人歸】分集劇情1-10~迪麗熱巴、任嘉倫*九鷺非香小說改編

馭鮫記之恰似故人歸》該劇改編自九鷺非香的小說《馭鮫記》,主要講述了御靈師紀雲禾和鮫人長意衝破束縛,歷經千難萬險終成眷屬,攜手守護蒼生的故事。

從仙師府中被救出的紀雲禾再次被長意囚禁,在順德的折磨和體內反噬的作用下,她的身體早已油盡燈枯,為了化解萬花谷與北淵的恩怨,她散盡最後的靈力,用生命救下了寒霜發作的所有萬花谷御靈師。

林昊青瞞著所有人找到了化為九尾狐的紀雲禾,耗盡半生靈力為她重塑人形,失去從前記憶的紀雲禾再次與長意相逢,開啟了又一世的深情故事。

而此時仙師與順德仙姬為了一己私慾,意圖毀滅世間,長意與雲禾選擇共同肩負起責任,在還世間和平後,終得相守 。

 

《馭鮫記》分為上下兩部,上部《與君初相識》於2022年3月17日在優酷獨播,下部《恰似故人歸》於2022年4月4日在優酷獨播。

馭鮫記之與君初相識·恰似故人歸




Advertisement




 

【劇名】:馭鮫記之恰似故人歸

【首播】:2022年4月4日

【類型】:仙俠言情劇

【原著】:九鷺非香「馭鮫記」

【編劇】:九鷺非香

【主演】:迪麗熱巴任嘉倫

【集數】:20集

【簡介】:御靈師紀雲禾和鮫人長意衝破束縛,歷經千難萬險終成眷屬,攜手守護蒼生的故事。

【播放平台】:優酷視頻

 

【人物介紹】 

馭鮫記之恰似故人歸

紀雲禾/阿紀迪麗熱巴

紀雲禾

御靈師,萬花谷護法→半仙半妖(九尾狐妖)

林滄瀾的弟子,林昊青、雪三月的師妹,洛錦桑的主人,長意的戀人。

天資聰慧,能力出眾,瀟灑不羈,嚮往自由,對御靈有極強的天賦。

表面上是萬花谷中威風的護法、少谷主林昊青繼谷主之位的強勁對手,實際上卻是谷主用來試藥的最佳容器,更是磨練他兒子林昊青的磨刀石。年少時被谷主種下寒霜,成為刺激林昊青的棋子,她試圖反抗,卻只換得瀕臨崩潰的折磨,為了存活,她妥協隱忍,早已對每月領藥續命的人生毫無自由可言。

在遇見長意之前,她最大的願望是偷到解藥,擺脫萬花谷的束縛,真正自由的活在世上,生不如死的她在漫長的軟禁歲月中見過許多人,唯獨只有擁有純淨眼睛的長意能進到她的內心。天真、善良的長意是她在這個巨大牢籠中唯一的救贖,他不屈、不信、不閃躲,恰恰活出了紀雲禾最想要的樣子,從未想過要與人相伴的她,開始有了想與長意相戀的想法。

但一直為自由而苦的她,並不希望長意如她一樣被困在這個深幽的牢籠裡,因為在遇見長意後,她最大的心願不再是自己能得到自由,而是讓長意可以回到屬於他的那片清澈的大海中;為此,她願意被長意誤會一輩子,被自己深愛的長意恨進骨子裡,也要將他送回家。

 

阿紀

半仙半妖(九尾狐妖)

林昊青的徒弟,思語的好友。

因紀雲禾為了抵抗寒霜,體內早已形成雙脈,故即便紀雲禾的仙體已消散,可她還有一次重塑仙體的機會,林昊青知道紀雲禾還有一線生機,尋著她的氣息找到了轉世的紀雲禾,並耗費半生靈力助她從九尾狐妖重塑人形,但紀雲禾馭靈師的天仙之脈已寂滅,重生後的她徹底成為九尾狐,並被林昊青賜名「阿紀」,起死回生後的阿紀已失去紀雲禾的一切記憶……

林昊青以師父的身份守護在紀雲禾身邊,教她法術,並在思語的精心照顧下在萬花谷中長大,阿紀與紀雲禾最大的不同是,阿紀是自由的,是無憂無慮的。

雖然林昊青一再對阿紀強調不許去北淵、不許變回原有的面貌和不許在外使用法術,但是在一次次的陰差陽錯中,阿紀還是去了北淵與長意重逢,並因岩漿之難不得不現出本來的面貌,終被長意認出阿紀就是紀雲禾。

 

 

馭鮫記之恰似故人歸

長意任嘉倫

東海鮫人世子→ 北淵王

大尾巴魚(紀雲禾專稱)

紀雲禾的戀人,林昊青的情敵。

單純善良,專一深情,涉世未深,從不說謊,靈力強大。

善良的長意在海上救下遇險的順德仙姬,送其回岸邊時卻反被暗算,被送到萬花谷殘暴馴服,順德下令讓御靈師紀雲禾和林昊青為她馴服鮫人,其願有三,想讓他永不背叛,想讓他開口說話,想讓他斷尾用雙腿走路。被虐期間長意一直反抗,卻在與萬花谷護法紀雲禾的相處中慢慢放下戒心,本是囚禁與被囚禁關係的二人,在朝夕相處中互生情愫,長意更是不惜口吐人言,自願斷尾為腿,只為護紀雲禾一世周全。忠貞的鮫人一族一生只能擁有一個伴侶,牠們絕不會輕易對人動情,但他卻被紀雲禾擾了心。

然而他的真心相待卻換來絕情背叛,在長意得知紀雲禾的所作所為全是虛偽的背叛後,憤怒讓他執著。

比起自由,長意更想將紀雲禾永遠囚於牢籠。最後懷抱著對紀雲禾的愛恨交織,他建立了跟朝廷抗衡的北淵,鮫人長意也從以前單純清冷的鮫人變成了心思難測、性格冰冷的北淵之王,率領眾人對抗仙師及順德仙姬。

 

【分集劇情】 

第1集-長意把紀雲禾囚禁湖心島

長意把遍體鱗傷的紀雲禾帶回北淵,紀雲禾因為傷勢過重一直昏迷,長意找來空明為紀雲禾療傷,空明發現紀雲禾就像一個活死人,她的體內被人注入了乾坤兩極之力,雖然練成了雙脈,凝出了靈丹,也突破了寒霜的禁制,可是這種做法違背世間規律,給紀雲禾的身體造成了反噬,再加上她和汝菱拚死一戰耗費了很多靈力,身體已經強瘡百孔,長意很痛心,沒想到紀雲禾竟然遭受了如此非人的折磨。

卿瑤派人來請長意和空明過去商量安置卿玄的事,長意當即決定把紀雲禾留在湖心島養傷,還在這裡設了禁制,讓羅素留下來看管,不許任何人靠近她。卿玄為了掩護族人撤退拚死和寧清抵抗,結果靈力盡失,雖然凝丹術保住他的靈脈不斷,可卿玄陷入長眠,可能再也醒不過來了,卿瑤發誓不惜一切代價救活父親,空明建議暫時將其冰封,希望來日有甦醒的可能,卿瑤一時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也只好同意,長意發功將卿玄的身體冰封。

北淵和仙師府大戰以後,洛錦桑,雪三月和離殊跟著青羽鸞鳥青姬一起來到北淵,洛錦桑打聽到紀雲禾被長意囚禁在湖心島,她連試幾次也無法靠近,只好來找雪三月求助,雪三月想去找長意理論。長意親自登門感謝青姬幫忙拖住寧清,此次大戰才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他覺得寧清不會善罷甘休,勸青姬暫時留在北淵,以免寧清去樂遊山鬧事。

青姬和寧清激戰的時候不小心受傷,她發現寧清的功力突飛猛進,覺得很不對勁,提醒長意處處小心。紀雲禾終於甦醒過來,羅素第一時間來向長意報告,長意和青姬匆匆告辭返回湖心島,洛錦桑攔住長意,質問他為何要把紀雲禾囚禁起來,長意拒不回答,洛錦桑大罵他忘恩負義,離殊趕忙來解圍,還燉了魚湯請長意品嚐,長意搶走魚湯就走了。

洛錦桑越想越生氣,她去找青姬求助,青姬不想摻和長意和紀雲禾的恩怨情仇,雪三月賭氣要去逼長意放了紀雲禾,離殊勸她不要多管閒事。紀雲禾掙扎著起來打開窗戶,看到外面下起了大雪,她最喜歡雪,心情頓時豁然開朗,紀雲禾想逃出湖心島欣賞北淵冰天雪地的美景,就悄悄偷走來送飯的侍女身上的令牌,沒想到長意突然趕回來,給紀雲禾帶來魚湯,還嘴硬心軟的逼迫雲禾喝藥膳。

汝鈞把汝菱救回天庭,汝菱醒來發現自己的臉被毀容,她知道寧清再也不會出現了,汝菱把一腔怒火全撒在汝鈞身上,汝鈞勸她不要執迷不悟,寧清就是因為她長得酷似自己心愛的女人才會縱容她,汝菱被憤怒沖昏了頭腦,衝著汝鈞大呼小叫。

汝鈞急得一籌莫展,只好來找合虛神君求助,合虛神君鼓勵他不要退縮,汝鈞頓時信心滿滿,更何況他還有先帝留下的能號令百萬神兵的仙令,汝鈞發誓和寧清鬥到底。幕後神秘人逼寧清和汝鈞死磕到底,寧清根本不把汝鈞放在眼裡,汝鈞資歷尚淺,還不能召出百萬神兵,他看在先帝的面子上,也不想引起眾怒,暫時向汝鈞認輸,寧清發誓早晚會找汝鈞算總賬。果然不出寧清所料,汝鈞發出仙令,沒有召來一個神兵,他才意識到自己修為不夠,心裡很沮喪。

林昊青來仙師府給汝菱送療傷的仙草,姬成羽接待他,答應在寧清面前替他說好話,其實,林昊青此次前來的目的是偷解藥,他事先做了周密的安排,讓思語找一些惡靈來仙師府。寧清親自來看汝菱,汝菱欣喜若狂,寧清親手幫她祛除臉傷的腐肉,汝菱疼地大聲慘叫,寧清給她一粒藥丸,決定明天繼續來給她祛除腐肉,汝菱叫苦不迭,賭氣把藥丸扔在一邊。

送飯的侍女對紀雲禾惡語相向,紀雲禾忍無可忍,亮出狐火對她大打出手,長意及時趕來,把侍女一掌打飛,逼紀雲禾喝藥,紀雲禾想出去散散心,長意堅決不答應,紀雲禾就以死相逼,可長意根本不買賬。

姬成羽正和林昊青在靜室閒聊,仙師府的弟子急匆匆來向姬成羽報告,府裡突然出現了惡靈,姬成羽立刻趕去一看究竟,林昊青知道這是思語找來的惡靈,趁此機會在靜室翻找解藥,他無意中發現一間密室,密室的門輕而易舉被打開。林昊青發現密室裡掛了一幅酷似汝菱的女人畫像,頓時明白了一切,他繼續在裡面翻找。

姬成羽很快把惡靈趕跑,寧清聞訊趕來,得知林昊青在靜室,他不放心,急忙趕過去。林昊青翻遍靜室也沒找到解藥,寧清突然趕回來,他謊稱不小心把棋盤打落,寧清約他對弈一局。侍女受了委屈,回去向卿瑤告狀,無意中說出紀雲禾身上有狐火,卿瑤不禁大吃一驚,世間只有姑姑卿舒身上有狐火,她後來死在萬花谷,沒想到紀雲禾也有,奇鋒認定紀雲禾殺死了卿舒竊取了她的狐火,要帶卿瑤去找紀雲禾償命,卿瑤不想長意為難,想先靜觀其變。

林昊青沒找到解藥,可他從那副畫上推斷出寧清在乎的是汝菱那張臉,而不是她這個人。寧清猜到神秘人給林昊青打開密室的門,就來找他理論,神秘人對此供認不諱,他想盡快把天下搞亂,還警告寧清已經與他簽訂血契,寧清的力量需要靠他,要盡快將他放出去,寧清也想籌謀計劃把天下亂到底。

 

第2集紀雲禾衝破禁制逃走被抓

卿瑤向侍女要來進入湖心島的令牌,她親自來給紀雲禾送飯,對紀雲禾大打出手,紀雲禾有傷在身不想戀戰,只好亮出狐火護身,用隱魂針還擊,卿瑤沒想到她不但有姑姑卿舒特有的狐火,還會使用卿舒的獨門絕技隱魂針,更加確定紀雲禾殺死了卿瑤,紀雲禾連連解釋,可卿瑤根本不聽,對紀雲禾痛下殺手。

紀雲禾體力漸漸不支,長意及時趕來制止,把卿瑤單獨叫出來。長意替紀雲禾辯解,並把卿舒為林滄瀾而死的事一五一十說出來,卿瑤看出長意對紀雲禾餘情未了,長意不想解釋太多,提醒卿瑤不要踏進湖心島,還把令牌要回來。奇鋒要帶族人去湖心島殺了紀雲禾,卿瑤拚命阻止,明確講明紀雲禾沒有殺卿舒,奇鋒根本不信,卿瑤以擾亂軍心的名義罰他禁足二十天,奇鋒氣得咬牙切齒。

紀雲禾體內的反噬越來越嚴重,她被折磨得生不如死,長意又急又氣,逼她喝下補藥,紀雲禾從他的眼睛裡看到了久違的心疼和體貼,長意一直以為紀雲禾向汝菱出賣他為了換取自由和榮華,沒想到最後被汝菱折磨成這樣,他覺得紀雲禾有不得已的苦衷,紀雲禾閉口不談,只求長意放她出去,在人生的最後過幾天自由自在的生活,長意惱羞成怒,讓紀雲禾殺了他再說。紀雲禾不願為當初之事解釋,就是怕解釋之後長意知道紀雲禾都是為了自己才備受折磨,紀雲禾生命無幾,怕撒手人寰後長意更是無法自處。

雪三月來找長意理論,逼他放了紀雲禾,長意斷然拒絕,雪三月覺得他和紀雲禾之間有誤會,長意根本不信,他永遠忘不了紀雲禾在山崖上說的那些無情的話,還狠心刺傷他,把他推下懸崖,雪三月賭氣要和長意拚命,多虧離殊及時趕來阻止。

空明聽說卿瑤和奇鋒反目,也覺得長意不該留下紀雲禾,長意根本不聽。離殊勸雪三月不要衝動,即使她把紀雲禾救走也無處安身,寧清肯定會對她斬盡殺絕,雪三月不許他摻和,離殊知道雪三月還不肯原諒他,趕忙回去煲湯討好她。

長意每天帶著公文來湖心島,他沒日沒夜批閱,紀雲禾很心疼,就主動找他閒聊,紀雲禾再次表明對自由的渴望,長意就給她一本廣物集打發時間。紀雲禾拼盡全部靈力想衝破禁制,結果無功而返。

大歡和小歡目睹離殊身為堂堂一個世子竟然為了雪三月下廚房煲湯,雪三月還不領情,他們替離殊不值,被離殊強行趕走,兩個人私下裡大發牢騷,想幫離殊清除雪三月這個業障。洛錦桑來找青姬,看到大歡和小歡躲在一邊鬼鬼祟祟,懷疑他們是寧清派來的奸細,青姬聞訊趕來介紹他們倆是離殊的族人,大歡和小歡嚇得一溜煙跑走了。

洛錦桑求青姬幫忙化解紀雲禾和長意之間的誤會,青姬不便插手,而且他們之間遠遠不止誤會這麼簡單,洛錦桑也只好作罷。紀雲禾一有時間就試著發功,想盡快衝破禁制離開湖心島,阿鳴來看紀雲禾,順便陪她聊天,紀雲禾向她透露想逃出的想法,阿鳴讓紀雲禾把她迷暈,紀雲禾只好照辦,她拼盡全部靈力終於成功衝破禁制逃了出去。

洛錦桑來找空明幫忙,苦苦哀求他讓長意放了紀雲禾,空明看到她就心跳加速,語無倫次,洛錦桑再次對他發動感情攻勢,空明毫無招架之功,多虧長意及時趕來化解空明的尷尬,洛錦桑趕忙躲出去。長意找空明商量抵禦寧清反攻的防禦之策,突然感覺到湖心島的禁制被攻破,他剛想回去一看究竟,洛錦桑衝進來拚命攔住他,給紀雲禾出逃爭取時間,長意賭氣把空明和洛基桑捆在一起。

紀雲禾重獲自由,在冰天雪地的北淵大地上狂奔,她開心地歡呼雀躍,最後累得精疲力盡,就躺在雪地上觀賞天上的星星,長意很快找到她,紀雲禾謊稱會乖乖回湖心島,求長意不要捆著她,長意剛給她解綁,紀雲禾就想逃走,被長意抓回來,還在她的耳朵上留下鮫人印記,不許她離開湖心島半步。

大歡和小歡無意中看到長意抓紀雲禾的那一幕,立刻回去向離殊報告,離殊趕忙去找長意,提醒他們把此事告訴雪三月。紀雲禾不想被束縛,想把耳朵上的印記擦掉,鮫人印記能連通兩個人的五感,紀雲禾不顧疼痛拚命揉搓印記,長意耳朵上的印記也火辣辣地疼,羅素很心疼。離殊勸長意不要再和紀雲禾互相折磨,兩個人各退一步,長意搬出他和雪三月的感情說事,離殊明確講明如果雪三月對他厭煩而離開,他也就認命了,雪三月躲在一邊聽得清清楚楚。

 

第3集長意眾望所歸做北淵尊主

離殊覺得愛一個人就要讓她開心,離殊知道長意還愛著紀雲禾,勸他不要把紀雲禾困在湖心島,長意一直沉默不語,離殊著急回去給雪三月燉湯,就和長意告辭匆匆離開了。雪三月躲在一邊聽到離殊一番話,她被深深感動。

洛錦桑不放心紀雲禾,想掙脫繩子逃出去,空明強行把她拉回來,洛錦桑站立不穩,直接倒在空明的懷裡,空明激動地面紅耳赤,語無倫次,多虧長意及時趕回來化解尷尬。洛錦桑迫不及待向長意打聽紀雲禾的情況,逼長意把紀雲禾放出來,長意口口聲聲稱他不想讓紀雲禾被狐族的人聲討,湖心島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洛錦桑只好悻悻離開。

空明看出長意對紀雲禾餘情未了,長意反而取笑他也被情所困,空明被說得無言以對。雪三月來到廚房,看到每個裝食材的罐子上都掛著提示牌,分別按照她的飲食習慣一一標注,雪三月的心裡湧出一股暖流,離殊隨後趕回來,雪三月當面承認早已經不再恨他,只是沒勇氣和他重新開始,雪三月想看到以前那個神采奕奕的他,離殊感動地熱淚盈眶,情不自禁緊緊擁抱雪三月。

寧清每日來幫汝菱清除臉上的腐肉,還派人盯緊汝菱,不許她碰那張臉,汝菱疼地死去活來。林昊青給汝菱送來緩解痛苦的藥,汝菱聞了一下,疼痛真的減輕了很多,她要給林昊青一些賞賜,林昊青婉言謝絕,提醒汝菱不要再執迷不悟。林昊青早就給寧清送去這種藥,可寧清就是不肯給汝菱拿來,可見寧清根本不在乎她這個人,只想保住她那張臉而已,汝菱根本不信,林昊青一再強調汝菱不過是別人的替身。

汝菱不由地想起她穿著魚尾裙向寧清示好,寧清當場和她翻臉,汝菱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現實,她惱羞成怒,對林昊青大打出手,林昊青讓她去靜室的密室一看究竟。林昊青做了兩手準備,他故意挑撥汝菱和寧清的關係,就是想利用汝菱對付寧清,他還派人去北淵打探消息。

仙師府對北淵虎視眈眈,北淵現在群龍無首,卿瑤和族人商量讓長意做北淵尊主,一來可以聚攏人心,還可以震懾仙師府,長意權衡再三才勉強答應下來。空明看出長意的心事,一旦他做了北淵尊主,囚禁紀雲禾就不是他一個人的事,長意不能因為紀雲禾的事落人口實。

紀雲禾生性愛自由,可命運卻給她開了一個大玩笑,她經過九死一生才從萬花谷逃出來,先被寧清囚禁在從棘所多年,現在又被長意關在這湖心島,她無力逃出去,就萌生了自殺的念頭,她苦思冥想了很多辦法,都一一被否定。

長意來給紀雲禾送飯,紀雲禾想用碳火自殺,借口天氣冷讓長意給屋裡添碳火,隨後她目不轉睛看著長意那張俊秀的臉,深深刻在自己心裡,紀雲禾向長意表明真心,如果沒有斷崖那天發生的事,她願意和長意做一世的愛人,長意覺得她今天很奇怪。羅索奉卿瑤之命來請長意,長意也沒有多想就匆匆離開,他明天要參加登位大典,不能來看紀雲禾,臨走前還叮囑紀雲禾好好吃藥,好好吃飯。紀雲禾拜託阿鳴拿來幾盆紅羅炭取暖,她安安靜靜躺在床上等死。

第二天一早,長意走上神壇,接受眾人的頂禮膜拜,他突然感覺到耳朵上的印記出現異動,猜到紀雲禾有危險,長意不顧卿瑤的勸阻直接趕回湖心島。紀雲禾昏迷中看到一個神秘女人,女人勸她先不要走,紀雲禾迷迷糊糊醒來,才發現自己自殺失敗了,窗外的寒風把火盆吹滅了,紀雲禾很沮喪。

長意急匆匆趕來阻止了紀雲禾的自殺,紀雲禾索性拿起長意頭上髮簪刺向自己的喉嚨,想一死了之,長意拚命阻攔,紀雲禾故意說狠話想激怒長意,逼長意殺了她,長意警告她不許再尋死。羅索勸長意盡快回去完成登位大典,不要再為紀雲禾勞心傷神,長意很不耐煩,衝著羅素大呼小叫,長意很痛心,沒想到紀雲禾寧可去死也不願意留在他身邊。

空明謊稱長意身體不適,好說歹說才把來參加大典的仙友和長老們打發走,長意匆匆趕來求他去救紀雲禾,空明很生氣,提醒長意以大局為重,不要因為紀雲禾寒了狐族兄弟們的心,也不要辜負了卿瑤的一片深情,長意答應給大家一個交代,空明才肯為紀雲禾診治。

長意來找卿瑤,當面承諾會護北淵周全,卿瑤只想知道長意如何處置紀雲禾,長意一再強調紀雲禾不屬於北淵,他會好好盯緊紀雲禾,不會再鬧出任何動靜,卿瑤只好作罷。長意派人在紀雲禾的房間加了一張床,還把自己的東西全部搬過去,長意要和紀雲禾住在一起,防止她再次尋死,紀雲禾心裡叫苦不迭。

 

第4集林昊青離間寧清和汝菱

長意派人給紀雲禾送來很多滋補身體的奇珍異寶,紀雲禾卻不買賬,取笑他假公濟私,奢靡浪費,早晚會地位不保,空明進門聽到紀雲禾的話,對她反唇相譏,斥責紀雲禾當年懸崖上對長意太狠,長意催空明盡快給紀雲禾療傷,空明也無能為力。長意把空明單獨叫出來,求他救救紀雲禾,空明反而勸他不要為了紀雲禾枉顧北淵大業,長意根本不聽,還搬出紀雲禾捨命救出罪仙的事,證明紀雲禾並不是一個惡人,空明只好照辦。

寧清每天準時來為汝菱清除臉上的腐肉,汝菱質疑寧清救她的原因,寧清拒不回答。汝鈞想去岱嶼修煉,臨行前他來向汝菱告別,勸汝菱搬回天庭休養,汝菱堅決不幹,她清楚地記得當年她和汝鈞在岱嶼遇到猛獸,多虧寧清出手相救,他們倆才倖免於難,汝鈞不想再提此事,就和汝菱匆匆告辭離開。

汝菱來到靜室,在密室裡看到那張酷似她的女人畫像,頓時明白了一切,寧清聞訊趕來,汝菱苦苦逼問寧清是不是把她當成給別人的替身,汝菱一氣之下想把那副畫燒掉,寧清頓時惱羞成怒,當場把汝菱捆起來,更是動用禁術不顧汝菱疼痛再次為她治臉傷。

空明調製了緩解疼痛的湯藥,紀雲禾不想喝,想要一碗毒藥一死了之,空明早就知道不論是當年懸崖,還是如今在北淵,紀雲禾都在保護長意,先前她先派洛錦桑去請青姬出山,然後又替長意放了罪仙,空明之所以沒有把這些事告訴長意,就是不想長意再為紀雲禾分神,耽誤了北淵大業,紀雲禾也承諾自己會用所剩殘命盡量幫長意,隨後空明逼紀雲禾喝下湯藥,這樣長意才能安心。

思語打探到汝菱闖入密室的事,她立刻向林昊青報告,這正中林昊青下懷,他就是想挑起寧清和汝菱之間的嫌隙,利用汝菱對付寧清。林昊青來找汝菱,故意挑唆她和寧清的關係,汝菱當場翻臉,狠狠打了林昊青一耳光,林昊青鼓勵汝菱強大起來,就能讓寧清心甘情願臣服於她。

自從那天自殺失敗以後,紀雲禾再也沒夢到那個神秘女人,她喝了空明的藥,感覺身體好多了。長意搬到湖心島以後,每天沒日沒夜處理公文,紀雲禾很心疼,勸他不要太勞累,主動向他示好,想和他像以前一樣和平共處,長意情不自禁吻住她。

空明突然趕來,長意急忙躲出去,紀雲禾慌亂之中不小心把那碗湯藥打翻在地。空明緊隨其後追出來,提醒長意不要沉迷於男女之情,長意賭氣要搬到他的房間辦公,空明強烈反對,他找長意商量作戰計劃,長意一直心不在焉,空明忍不住拿他打趣。

長意很晚才回到湖心島,紀雲禾一直在等長意,只想知道長意為何要吻她,鮫人一向感情專一,一生一世一雙人,長意明確講明紀雲禾永遠是他的人,他在紀雲禾耳朵上留下的鮫人印記也是唯一的,紀雲禾大為惱火,長意寧可孤獨一生也要囚禁她,長意不想聽她囉嗦,強行把她按到床上休息。

洛錦桑放心不下紀雲禾,無意中聽到卿瑤和侍女說起了紀雲禾自殺的事,她急忙來找空明打聽其中原委,空明只好實話實話,紀雲禾自殺未遂,可她也命不久矣,洛錦桑心急如焚,苦苦哀求空明救救紀雲禾,他也無能為力。洛錦桑只好求青姬救紀雲禾,離殊也在一旁幫腔,青姬才答應下來。

青姬帶洛錦桑,離殊和雪三月來湖心島看紀雲禾,長意不忍拒絕青姬的好意,才放他們進去。洛錦桑和紀雲禾久別重逢,激動之情溢於言表,紀雲禾開心地合不攏嘴,洛錦桑對她噓寒問暖,青姬幫紀雲禾把脈,直言不諱說出他的身體已經無力回天了,還不如痛快一刀死了算了,紀雲禾正有此意。長意不想聽這些,強行把他們攆走,紀雲禾求長意多讓洛錦桑他們來湖心島陪陪她。

 

第5集林昊青請命攻打北淵

長意親眼目睹紀雲禾見到洛錦桑等人以後露出久違的笑容,他立刻心軟了,同意洛錦桑他們經常來看紀雲禾,只要不把她帶出湖心島就行,羅素對長意的做法很不解,隨口向空明說起此事,空明勸他不要瞎打聽,長意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想讓紀雲禾好還是不好,只要紀雲禾不離開就好。

洛錦桑從空明口中得知紀雲禾命不久矣,她來找青姬求助,青姬聽說岱嶼有一株珍貴的玉露靈芝能續命延壽,雪三月主動提出去採回來救紀雲禾,離殊想陪她一起去,洛錦桑讓離殊留下來看著長意,保證紀雲禾的安全,雪三月只好獨自前往岱嶼。

寧清準時來給汝菱治臉上的傷,特意帶來用斷續草製成的藥膏,汝菱知道此藥膏敷在臉上會帶來刻骨的疼痛,答應按照要求敷藥,向寧清討一個獎勵,她想煉成和寧清一樣的絕世法術,寧清滿口答應,准許她隨便調用所有的御靈師。

羅素遵從長意的命令,讓洛錦桑等人隨時來看紀雲禾,洛錦桑一有時間就來陪紀雲禾聊天,紀雲禾知道長意心裡還是在乎她的,洛錦桑不想看他們倆繼續這樣互相折磨,勸紀雲禾向長意說明真相。紀雲禾不敢說,當初她在山崖對長意做出那麼絕情的事,長意還對她關愛有加,一旦長意知道她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忍受了非人的折磨,長意會為了她不顧一切,紀雲禾不想讓長意因為她辜負了狐族人的信任,影響了北淵大業,洛錦桑也不再堅持。

離殊放心不下雪三月,每天魂不守舍,給青姬熬魚湯也是心不在焉,青姬讓他去岱嶼找雪三月,答應會保護紀雲禾,離殊立刻出發去追雪三月。洛錦桑親自熬了甜湯討好空明,拜託他好好幫紀雲禾療傷,洛錦桑答應幫空明煎藥,空明糾纏不過只好答應下來。洛錦桑寸步不離守著爐子熬藥,空明感慨她和紀雲禾主僕情深,洛錦桑覺得她們倆早已超出這層關係,是最好的朋友,空明不由地想起自己的昔日好友,洛錦桑以為他的朋友死了,主動提出和他做朋友,空明心裡熱乎乎的。

林昊青派往北淵打探消息的御靈師突然渾身結霜,多虧空明用藥幫他們延緩寒霜發作,思語得知此事,立刻向林昊青報告,沒想到仙師府傳信要拖後幾天送來解藥,林昊青猜到寧清這是敲山震虎,不許他輕舉妄動,林昊青不想坐以待斃,決定鋌而走險。

林昊青向汝菱請命帶兵出征北淵,肅清以長意為首的罪仙,汝菱滿口答應,特別提出讓林昊青殺了紀雲禾,作為投靠她的投名狀,否則就殺了萬花谷所有人,汝菱對林昊青百般羞辱,林昊青只能暫時隱忍。

林昊青回萬花谷宣佈出征北淵的決定,木澤長老和東濂長老等人都勸林昊青先處理好谷裡的事,萬花谷最近不斷有御靈師暴斃,導致人心惶惶,林昊青根本不聽,他一意孤行,思語站出來威脅恐嚇木澤和東濂,他們只好讓步。

木澤和東濂對林昊青趨炎附勢的做法大為不滿,只能私下裡大發牢騷,木澤突然感覺渾身發冷,他聽說萬花谷的御靈師身上都被種了寒霜,害怕自己像六英長老一樣死於非命。瞿曉星無意中聽到他們的談話,急忙來向林昊青匯報,林昊青根本不在乎別人的流言蜚語,瞿曉星猜到他此次出征北淵是想破解寒霜,然後救出紀雲禾,林昊青沒有把此行的計劃告訴他,擔心走漏消息讓汝菱疑心。

寧清故意推遲幾天給萬花谷解藥,就是想讓寒霜的事傳出去,逼林昊青有所行動,畫像背後的神秘人對寧清的做法予以肯定,催寧清盡快幫他重塑人形,不該整天就琢磨怎麼給汝菱治臉,林昊青對他反唇相譏。

林昊青帶兵出征北淵的消息不脛而走,奇鋒埋怨長意不該救萬花谷的御靈師,林昊青竟然恩將仇報。長意詳細分析了北淵天時,地利,人和的局面,當眾承諾會身先士卒,和諸位仙友共同守護北淵,大家一致響應。長意叮囑羅素和空明,不要讓紀雲禾得知萬花谷來襲的事,卿瑤想陪長意去散心,長意婉言謝絕,他著急去給紀雲禾採草藥,卿瑤只好作罷。

洛錦桑和青姬來找紀雲禾閒聊,向她透露了林昊青攻打北淵的事,洛錦桑無意中說出她和空明像長意和紀雲禾一樣一起靈修變美的事,紀雲禾以為他們有了肌膚之親,詢問其中細節,洛錦桑繪聲繪色描述一番,青姬被逗得忍俊不禁,忍不住拿紀雲禾和洛錦桑打趣。羅素看出空明對洛錦桑既愛又怕,就給了他一盒胭脂,空明在洛錦桑再次來糾纏自己的時候把胭脂盒送給洛錦桑,洛錦桑欣然接受。汝鈞在岱嶼潛心修煉,始終不得要領,雷澤神君想起這裡有一棵玉露靈芝,讓汝鈞服下提升修為,沒想到雪三月搶先一步趕到,她要拿走靈芝救人,汝鈞趕忙制止她,靈芝沒有成熟之前貿然採摘,會遭到報復,汝鈞當場試驗了一下,當他得知雪三月采靈芝為救紀雲禾,就給她安排住處,讓她多等幾天。

長意拿來紀雲禾最愛吃的糖蒜,還謊稱自己愛吃,紀雲禾讓長意當場吃下去,長意硬著頭皮吃了一口,實在難以下嚥,紀雲禾感謝他的用心良苦,送給他一件特意準備的軟甲護身,長意有事匆匆離開,紀雲禾叮囑他早點回來。

 

第6集長意不顧一切救紀雲禾

雪三月枯坐在山頂,耐心等著玉露靈芝的成熟,飛廉神君擔心靈芝出現異動危及到她的安全,就過來陪她,飛廉神君對雪三月出神入化的劍法讚不絕口,勸說雪三月和他一起輔佐汝鈞匡扶正義,還仙界以太平。

大歡和小歡陪著離殊來到岱嶼,遠遠看到雪三月和飛廉神君聊得很開心,大歡和小歡就合計讓他們倆生米煮成熟飯,離殊就會對雪三月徹底死心,乖乖跟著他們回崇吾山繼承家業,離殊早就看出他們的心思,及時出手制止他們的行動,大歡和小歡不甘心就此放棄,向離殊強烈抗議。

雪三月聞訊趕來,從大歡和小歡的抱怨中得知離殊把她當做業障,只要消除她心中的怨恨,離殊就可以安心回崇吾山過逍遙自在的日子,她大為惱火,離殊拚命解釋,她根本不聽,向離殊發出一道萬花谷的雷符,把離殊隔在三丈之外,不許他靠近。飛廉神君看出離殊對雪三月的情意,對雪三月好言相勸,雪三月恨離殊口無遮攔,賭氣不再理他,離殊一氣之下帶著大歡和小歡就走了。

卿瑤給長意送來一副軟甲護身,才知道紀雲禾早就給長意準備了一副,她心裡酸溜溜的,只好先把軟甲收起來。紀雲禾的身體每況愈下,她知道自己不行了,昏昏沉沉中再次看到那個阻止她自殺的神秘女人,紀雲禾好奇對方的身份誰,那個女人自稱有風的地方就有她,紀雲禾只有在身體虛弱的時候才能看到她,她拜託紀雲禾幫一個忙。

自稱風的女人給紀雲禾看了一段回憶,原來,寧清和寧若初是同門師兄弟,寧若初和青姬相戀之後,就帶寧清來見青姬,後來寧若初和青姬隱居被萬花谷的御靈師追殺,青姬出手打傷御靈師,導致衝突愈演愈烈,寧清來信把寧若初叫回萬花谷,讓他把青姬騙到十方陣,最後,寧清就把寧若初殺了。

紀雲禾聽完這件事,突然渾身劇痛難忍,自稱風的女人趕忙把紀雲禾送回去,紀雲禾好奇她的身份,女人摘下面紗,她和汝菱長得一模一樣,紀雲禾猜到她就是寧清念念不忘的那個人,女人拜託紀雲禾把事實真相告訴青姬,讓青姬阻止寧清肆意妄為。

長意正和卿瑤商量作戰計劃,耳朵上的印記出現異動,他猜到紀雲禾有危險,立刻趕回湖心島的住處,看到床上昏迷不醒的紀雲禾,他心急如焚。空明檢查發現反噬已經侵入紀雲禾的心脈,他也無能為力,洛錦桑匆匆趕來,求空明救救紀雲禾,空明把洛錦桑,長意和羅素攆出去,他使用靈力把紀雲禾救活。

紀雲禾終於甦醒過來,可她的身體已經千瘡百孔,長意二話沒說就抱起她,把自己的靈力渡入紀雲禾體內的鮫珠,空明拚命阻止,擔心失去靈力的長意在戰場上送死,紀雲禾想把鮫珠還給長意,結果力不從心,空明賭氣要離開長意,羅素死死攔住他。紀雲禾想和長意單獨聊一聊,洛錦桑他們只好先離開,紀雲禾埋怨長意不該救她,不該執著於仇恨,應該為北淵打算,長意承認早就不恨她了,況且他安定北淵靠的也不是鮫珠和靈力。

卿瑤匆匆趕來,得知長意的鮫珠在紀雲禾的體內,長意耗盡靈力救紀雲禾,她氣不打一處來,洛錦桑說明長意早就把鮫珠送給紀雲禾了,卿瑤很痛心,她只好來向被冰封的卿玄傾訴心中的煩悶,卿玄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紀雲禾讓洛錦桑把青姬請來,青姬直言不諱指出即使長意把靈力全部渡入鮫珠,也只能讓紀雲禾看起來精神一些,根本無法幫她續命。

紀雲禾向青姬打聽寧清和寧若初之間的恩怨,青姬透露寧清喜歡寧若初的師父寧悉語,紀雲禾也不再多問,得知青姬對寧若初恨過、怨過,如今已經想開往前看了,也不忍再揭開那段傷痕纍纍的往事讓青姬傷心。長意早就看出汝菱的陰謀,她讓萬花谷和北淵互相消耗,然後坐收漁翁之利,長意找空明商量想和林昊青和談,又擔心林昊青不肯,決定對他們圍而不攻,直到林昊青支撐不住。

離殊多次試圖靠近雪三月,都被雷符擋在三丈之外,離殊連連解釋業障之說是戲言,雪三月根本不聽,還故意放狠話把他攆走。飛廉神君看出雪三月對離殊用情至深,只是擔心採摘靈芝的時候危及到離殊的安全,才故意把他氣走,雪三月被說中心事,只好承認她不想離殊再為她做出任何犧牲。飛廉神君勸說雪三月,她的所想所做不一定是離殊想要的。

長意在密林中排兵佈陣,把林昊青和萬花谷的隊伍困在陣中,他還安排北淵的兵力在外圍蹲守,奇鋒和卿瑤帶隊在北面設防,奇鋒不顧卿瑤勸阻,帶人去圍剿萬花谷的人。汝菱派朱凌做督軍,朱凌逼林昊青交出兵符,要帶隊殺出重圍,林昊青堅決不幹,瞿曉星探查到北面有異動,林昊青下令從那裡突圍出去。

紀雲禾求長意不要殺林昊青,沒想到林昊青已經帶隊伍突出重圍,林昊青派思語來和談,特別提出要見紀雲禾,紀雲禾答應見思語。朱凌逼林昊青一鼓作氣攻入凌霜台,林昊青根本不聽,他堅信早晚會攻下凌霜台,還搬出汝菱來說事,汝菱交給他的任務是抓紀雲禾,朱凌氣得大呼小叫。

思語見到紀雲禾,開門見山說明來意,林昊青同意和談,條件是把紀雲禾帶走,長意斷然拒絕,斬釘截鐵的告訴思語讓他交出紀雲禾、空明甚至北淵庇佑的任何一人都不可能,思語只好回去覆命。

 

第7集林昊青做誘餌要抓紀雲禾

林昊青派人封鎖了進出北淵的所有道路,還擺出了三大陣勢,空明和長意商量破陣之法,紀雲禾很瞭解林昊青的戰術,推斷他會派三大御靈師起陣眼,其餘的輔助為封鎖線,只要抓住陣眼上的三大御靈師,所有的封鎖都會瓦解。紀雲禾深知三大御靈師的厲害,建議空明,長意和青姬分別帶隊各個擊破。長意知道紀雲禾想趁此機會把鮫珠還給他,他擔心紀雲禾的身體沒了鮫珠會撐不下去,可一時又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他決定明天早上開始行動,一個時辰之內結束戰鬥,然後再把鮫珠渡入紀雲禾的體內。

洛錦桑主動請纓去遊說青姬,紀雲禾要把鮫珠還給長意,洛錦桑想助紀雲禾一臂之力,空明不許她瞎摻合,強行把她帶走,紀雲禾想利用這一個時辰再見一次寧悉語,問清楚事情真相。思語回去向林昊青覆命,透露紀雲禾耳後被長意打上了鮫人印記,長意能通過鮫人印記感知到紀雲禾的一舉一動,想要帶走紀雲禾難上加難,林昊青也知道紀雲禾的戰術,決定以自己為誘餌把紀雲禾帶出來。

空明和青姬一早各自帶隊出發,長意吻住紀雲禾,把鮫珠取回來,紀雲禾對他千叮嚀萬囑咐,長意答應一個時辰之內就回來。鮫珠離體以後,紀雲禾的身體瞬間被抽空了一般,她顧不了那麼多,一心只想見到寧悉語。紀雲禾因體力不支暈了過去,寧悉語再次出現在她的夢裡,紀雲禾迫不及待想知道寧清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寧悉語清楚地記得當年的往事,她帶著徒弟寧若初遊歷人間的時候,在樹林被一個年少的惡靈偷襲,寧悉語發現那個小惡靈是御靈師的後代,身上有一些靈力,還畫得一手好畫,就讓他幫自己畫一幅,寧悉語把他帶回萬花谷,給他取名寧清,收為親傳弟子。寧悉語因人施教,傳授寧若初劍法,手把手教寧清各種陣法。

寧清和寧若初長大成人,寧若初違背萬花谷鐵律和青姬相戀,以林氏為首的族人把所有的罪責都推到寧悉語身上,不但廢了她一半的修為,還把她趕出萬花谷,抹去了她做谷主的所有記載,寧清陪寧悉語一起離開,他們在人間四處遊歷,寧悉語寫了很多遊記,其中就有廣物集。

寧悉語和寧清一邊遊歷一邊御靈,寧清想立大功,讓寧悉語重返萬花谷,他使出狠辣的手段御靈,結果遭到惡靈們圍攻,寧悉語當場身殞,寧清傷心地痛不欲生,他發誓要讓林氏和青姬等人陪葬。

寧清把寧悉語的死訊帶回萬花谷,跪了三天三夜才獲准留下來,他開始了瘋狂的報復,先讓寧若初把青姬騙到十方陣,然後殘忍殺害了寧若初。寧悉語拜託紀雲禾把事情真相告訴青姬,讓青姬去阻止寧清的瘋狂行為,眼看一個時辰就要到了,寧悉語感知到長意和空明已經取得勝利,她把眼睛借給紀雲禾,紀雲禾清楚地看到青姬的戰況。

洛錦桑把青姬騙到前線,萬花谷的弟子們看到青姬聞風喪膽,嚇得一溜煙跑走了,青姬直接來到主帳,不容分說把林昊青抓走,這正中林昊青的下懷。紀雲禾心急如焚,她的計劃是抓三大御靈師,沒想到青姬把林昊青抓走了,她著急回去幫長意排憂解難,就向寧悉語保證會傳話給青姬。

紀雲禾突然感覺到鮫珠回到體內,她慢慢睜開雙眼,看到長意把鮫珠渡入她的身體。空明急匆匆來向長意報告,青姬擅自改變行動計劃把林昊青抓回來了,洛錦桑隨後趕來邀功,她助青姬抓到了林昊青,被空明狠狠教訓一頓。

紀雲禾想見一見林昊青,長意給她一炷香的時間。紀雲禾拖著病體來見林昊青,苦苦規勸他盡快撤兵,不要中了寧清的奸計,林昊青找各種借口推諉,紀雲禾猜到林昊青故意被抓,目的就是把她帶回去向汝菱交差,林昊青對此供認不諱,還傳授紀雲禾避開鮫人印記的秘籍。紀雲禾和長意離開以後,林昊青向思語發信號,讓思語帶人佯攻,他想趁亂把紀雲禾帶走。

紀雲禾想到林昊青把她帶走,忍不住笑出了聲,這下激怒了長意,長意以為她看到林昊青高興,頓時醋意大發,長意對紀雲禾苦苦相逼,只要她解釋當初斷崖的事是違心的,就徹底原諒她,紀雲禾始終一言不發,長意只好負氣而去。洛錦桑看到這一幕,心裡唏噓不已,勸紀雲禾向長意說出事實真相,紀雲禾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不想長意因為她的離開傷心。

卿玄突然甦醒過來,卿瑤和奇鋒聞訊趕來,卿玄得知北淵的現狀,派奇鋒去湖心島盯緊紀雲禾,一旦她和林昊青有任何異動,當場格殺勿論,卿瑤擔心長意因此傷心,奇鋒趁機說了長意很多壞話,卿玄大為惱火,卿瑤只好承認長意真正喜歡的是紀雲禾,當初救人心切才謊稱她和長意私定終身,卿玄勸卿瑤放寬心,長意念及救命之恩也不會怪她的。

雪三月耐心等待玉露靈芝的成熟,離殊遠遠看到玉露靈芝的金邊消失,誤以為成熟了,就搶先一步要摘取,沒想到玉露靈芝這是偽裝成熟,離殊此舉遭到報復,引發了無量金雷,天上驚雷滾滾,雪三月擔心離殊受傷,一掌想把他打飛。

 

第8集長意不顧一切保護紀雲禾

無量金雷力量巨大,天地為之震顫,離殊不顧一切衝過去緊緊抱住雪三月,驚雷在他們身邊此起彼伏爆炸。汝鈞親眼目睹無量金雷的威力,他不顧飛廉神君的勸阻,發出先帝留下的仙令擋住金雷,仙令被炸成碎片,在離殊和雪三月的四周設置了保護罩,他們倆安然無恙。

無量金雷過後,天地之間重新恢復了平靜,雷澤神君把仙令的碎片撿起來,嘴裡不停地唏噓,埋怨汝鈞不該把仙令毀掉,雪三月和離殊主動向汝鈞請罪,汝鈞覺得生命遠比仙令更值得珍惜與保護,反過來安慰他們一番,飛廉神君很欣慰,汝鈞終於頓悟了。

汝鈞想起困擾依舊的那張地形圖,在離殊的意外啟示夏,他重新做了調整部署,很快參透了其中奧秘。汝鈞發現玉露靈芝成熟了,親手摘下來交給雪三月,讓她盡快拿回去救紀雲禾,雪三月不敢耽擱,立刻帶離殊離開岱嶼。

思語做了周密的部署,派瞿曉星今晚帶人佯攻,她要趕往凌霜台接應林昊青,思語叮囑瞿曉星處處提防朱凌,以免他破壞林昊青的計劃。紀雲禾從阿鳴口中得知長意和空明商議軍情要到深夜下能回來,她用林昊青傳授的秘籍暫時封了鮫人印記,想和長意不辭而別。

長意一直心神不寧,雖然鮫人印記沒有任何異動,可他還是不放心紀雲禾,想回去看看,沒想到御靈師突然發動夜襲,長意立刻帶空明去一看究竟。紀雲禾掙扎著來到林昊青被關押的無妄窟,林昊青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守衛打暈,他發現紀雲禾被反噬到心脈,急忙帶她離開。

卿瑤和奇鋒帶人突然趕來,他們擋住了林昊青和紀雲禾的去路,奇鋒大罵紀雲禾是叛徒,竟然背著長意跟林昊青逃走,卿玄隨後趕來,紀雲禾連連解釋林昊青和萬花谷的御靈師也都是受害者,他們有不得已的苦衷,卿玄根本不信,奇鋒還在一旁煽風點火,紀雲禾勸卿玄不要再讓北淵遭受戰火,卿玄根本不買賬,下令誅殺紀雲禾和林昊青,決不能讓紀雲禾亂了長意心神,紀雲禾不想戀戰,想在長意察覺之前逃出去。

空明發現萬花谷的御靈師在佯攻,好像在掩飾什麼,長意意識到鮫人印記被封了,所以才感知不到紀雲禾的情況。洛錦桑急匆匆來向長意報告,林昊青和紀雲禾被甦醒過來的狐王卿玄堵住了,長意帶空明立刻趕過去。

紀雲禾使出絕技隱魂針,奇鋒趁機誣陷紀雲禾殺死了卿舒,卿玄信以為真,對紀雲禾痛下殺手,林昊青不顧一切衝過來保護紀雲禾,紀雲禾亮出九尾狐反擊,卿玄被打得口吐鮮血暈了過去,卿瑤下令殺了林昊青和紀雲禾,林昊青攙著紀雲禾突出重圍,思語及時趕來接應。

思語剛想帶著林昊青和紀雲禾離開,狐族弟子們隨後追來,把他們團團包圍,長意和空明從天而降,長意得知卿玄受重傷,派空明去救人。長意很痛心,沒想到紀雲禾費盡心機就是想跟著林昊青逃出去,他賭氣要關紀雲禾一輩子,下令把紀雲禾送回湖心島,把林昊青和思語關進無妄窟。

空明發現卿玄的靈丹已經破碎,短暫的甦醒只是迴光返照,已經無力回天了,奇鋒氣得咬牙切齒,把一切罪責都推到紀雲禾身上,長意早就看出他的陰謀,故意放紀雲禾去無妄窟救人,給她扣上劫獄的罪名,然後殺了她。卿玄拼盡最後一口氣,把卿瑤耗費一半靈力幫長意凝結靈丹的事說出來,逼長意殺了紀雲禾,和卿瑤一起守住北淵,說完這句話,卿玄就撒手人寰,長意沒想到卿瑤為了他付出那麼多,他陷入兩難。

長意來無妄窟找林昊青問責,想知道是不是他策劃了這次出逃,林昊青對長意反唇相譏,口口聲聲稱紀雲禾把長意當外人。就在這時,手下來向長意報告,卿瑤和奇鋒帶人闖進大殿,要找長意討說法,林昊青取笑長意沒能力保護紀雲禾,勸他放了紀雲禾,長意發誓不顧一切護住紀雲禾。林昊青發信號給瞿曉星,讓他帶著隊伍後撤,避免不必要的傷亡。

長意回到大殿,奇鋒號召族人向他議,逼他殺了紀雲禾為卿玄償命,長意不許任何人傷害紀雲禾,卿瑤氣得大發雷霆,長意卻不買賬,當場把半生的靈力還給卿瑤,承諾會保住北淵,不許任何人把紀雲禾帶走,卿瑤很痛心,紀雲禾多次背叛長意,長意還對她不離不棄。

瞿曉星收到林昊青的命令,想帶大家撤離戰場,朱凌堅決不答應,逼他們一鼓作氣拿下凌霜台,瞿曉星強烈抗議,朱凌懷疑林昊青此次出戰另有企圖,他大聲宣佈御靈師身上都有寒霜,早晚都是死路一條,御靈師們嚇得面面相覷。

東濂長老和木澤長老聞訊趕來,讓朱凌說出寒霜的由來,朱凌對他們置之不理,下令明天一早攻打北淵,木澤提出異議,朱凌發功催動了寒霜,木澤的身體瞬間被冰封,還搬出汝菱相威脅,瞿曉星逼朱凌拿出解藥救木澤,朱凌堅決不給。

東濂長老使出渾身靈力救木澤長老,結果都無功而返,木澤知道自己不行了,他拼盡全力制止東濂,很快就仙逝了。長意只剩下一半的靈力,他的體力漸漸不支,只好暫時封住自己的經脈,卿瑤很傷心,一直在門口守候,空明明確講明北淵的敵人不是紀雲禾而是寧清和汝菱,勸卿瑤認清形勢,三思而後行。

紀雲禾昏迷不醒,又一次見到寧悉語,從她口中得知卿玄已仙逝,紀雲禾心裡倍感內疚,寧悉語勸她不要自責,卿玄甦醒過來只是靠著卿瑤一點靈力迴光返照而已,紀雲禾才稍稍釋懷,她迷迷糊糊醒來,看到洛錦桑守在她身邊,她知道自己時日不多,想見長意最後一面,長意不知道內情,他堅決不見紀雲禾,強行把洛錦桑趕走。

洛錦桑出門和空明撞個滿懷,空明對她噓寒問暖,洛錦桑苦苦哀求空明把紀雲禾放走,空明於心不忍只好答應下來,洛錦桑高高興興回去收拾東西。紀雲禾苦苦等待,也不見長意露面,她徹底死心了,拜託阿鳴幫忙送一封信。

長意站在紀雲禾的門前猶豫不決,看到紀雲禾被折磨得千瘡百孔,他心如刀絞,青姬勸長意和紀雲禾好好談一談。御靈師再次來進犯,長意想等平定了這場風波以後,再帶著紀雲禾和青姬痛飲一杯,然後就放紀雲禾離開。

紀雲禾和阿鳴告辭,空明及時趕來救她,紀雲禾求空明幫她恢復一點體力,她想阻止寧清和汝菱的陰謀,空明反覆講明那只是短暫的迴光返照,很快就會香消玉殞,紀雲禾覺得自己萬花谷第一御靈師用這樣的方式退場也挺好。

 

第9集紀雲禾為救御靈師香消玉殞

萬花谷和北淵兩軍對壘,眼看一場大戰即將暴發,紀雲禾想在生命最後時刻阻止這場戰爭,徹底摧毀寧清和汝菱的陰謀,空明被她的一腔熱血深深感動,拿出一枚能讓人靈光乍現的藥丸送給她,紀雲禾拜託空明帶她去見卿瑤。

空明調走了侍衛,帶紀雲禾來祭拜卿玄,卿瑤看到殺父仇人站在眼前,恨得咬牙切齒,紀雲禾明確講明她是將死之人,想把鮫珠還給長意,長意就可以恢復全部靈力,紀雲禾發誓拚死也要阻止這場戰爭,讓北淵免受戰火摧殘,卿瑤被她的誠心感動。

朱凌派人打探前線的戰況,想在萬花谷和北淵兩敗俱傷的時候殺出去,將雙方一網打盡。朱凌逼瞿曉星和東濂長老率領萬花谷的御靈師向北淵宣戰,長意帶領北淵的仙眾沉著應戰,北淵的仙眾士氣高漲,萬花谷的御靈師們情緒低落。長意勸他們馬上退兵,答應把林昊青安然無恙放回去,從此雙方互不侵擾,如果他們執意要戰,長意奉陪到底,讓他們見識一下北淵的實力。

萬花谷的御靈師們面面相覷,瞿曉星和東濂也不想兵戈相向,可他們被朱凌威逼已經沒有退路,瞿曉星一聲令下,萬花谷的御靈師們奮勇向前,雙方劍拔弩張,眼看就要正面交鋒。紀雲禾,卿瑤和空明及時趕來,長意擔心瞿曉星把紀雲禾帶走,急忙衝過來保護紀雲禾,紀雲禾反而安慰他一番。

紀雲禾當眾聲明林昊青此次作戰不單單是為了她,也為了救萬花谷的所有人,寧清用寒霜把他們牢牢控制,只有投靠北淵才會贏得一線生機,否則會兩敗俱傷,就中了寧清的奸計。空明承認他已經研製出壓制寒霜的藥,東濂長老擔心北淵仙眾會報復他們,卿瑤以狐王之女的名義當眾宣佈不計前嫌接納他們,大家齊心協力對抗寧清和汝菱。

紀雲禾以一個御靈師的身份苦口婆心勸說以前的同仁,給他們講明利害關係,鼓勵大家勇敢面對眼前的困境,不要向寧清屈服,長意也當場表態,承諾北淵和萬花谷永不相負。瞿曉星第一個站出來歸順北淵,御靈師們一致要求加入北淵,紀雲禾的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

朱凌突然出現,怒斥瞿曉星背叛他,當場發功催動了御靈師們身上的寒霜,他們瞬間被冰封,紀雲禾不顧一切衝出來,耗盡所有靈力用狐火幫御靈師們化解寒霜,她因體力透支暈了過去,長意趕忙把她帶回湖心島。

紀雲禾奄奄一息,她只想最後再看一眼雪,長意使出渾身解數想救她,結果無力回天,紀雲禾拼盡最後一口氣摸了摸長意,希望長意不要痛苦。內心裡雲禾想告訴長意她從來沒有背叛過長意,只是一開始就撒了一個為大局著想的謊言,之後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長意著想,可是事與願違,長意對她產生誤會,進而恨之入骨,紀雲禾不想長意心懷仇恨,想讓他就此解脫。可最終雲禾還是將真相埋藏在心裡,隨後紀雲禾就永遠閉上了雙眼。長意傷心地痛不欲生,他想再次把靈力輸入鮫珠救回紀雲禾,可鮫珠已經離開了紀雲禾的身體。

長意不肯接受紀雲禾已死的事實,以為她假死想逃走。洛錦桑和空明聞訊趕來,看到紀雲禾已經寂滅,他們也很難受,洛錦桑狠狠數落長意一頓,長意早就不恨紀雲禾,只想把她留在身邊,聽她一個解釋,沒想到卻害了她,長意追悔莫及。

洛錦桑把一腔怒火全撒在空明身上,埋怨他沒有保護好紀雲禾,也知道空明一開始就打算讓雲禾為了大義而犧牲,空明百口莫辯,洛錦桑賭氣要和空明一刀兩斷,她去找青姬訴苦,沒想到青姬已經回樂遊山了,洛錦桑只好獨自借酒澆愁。卿瑤來到卿玄的靈前懺悔,她想起紀雲禾的臨終囑托,紀雲禾拜託她善待萬花谷的御靈師,卿瑤沒想到紀雲禾拚死阻止了這場戰爭,還北淵平安祥和,她反思自己的錯誤,向卿玄承諾會好好保護北淵。

雪三月和離殊帶著玉露靈芝來救紀雲禾的時候,才知道她已經死了,他們倆都很痛心。汝鈞看到天上有流星劃過,猜到有仙殞滅,沒想到是紀雲禾,他心裡唏噓不已。朱凌回來向汝菱覆命,汝菱臭罵他一頓。汝鈞及時帶人趕到,罰朱凌十二道雷刑,讓飛廉神君監刑。汝鈞帶汝菱來到閬風巔那棵菩提樹下,當年,汝鈞的元神被封存在這裡,汝菱對他細心照顧,汝鈞沒想到汝菱現在變得如此凶狠殘暴,他勸汝菱懸崖勒馬,汝菱根本不聽,還振振有詞,汝鈞一氣之下廢了汝菱的仙號,罰她禁足寢殿,汝菱拚命反抗,汝鈞就是不鬆口。

青姬收到紀雲禾臨終前留下的一封信,信裡詳細講述了寧清殺害寧若初的真相,紀雲禾本不想將青姬牽扯進仇恨之中,可最後才明白,這樣對青姬不公平,期望青姬不要貿然尋仇。青姬暗下決心,要等寧清氣數將盡的時候找他報仇。

 

第10集林昊青幫紀雲禾重塑人形

汝鈞帶飛廉神君和雷澤神君來到北淵找長意,長意把自己關在湖心島不肯露面,汝鈞只好耐心等待。

長意苦守在紀雲禾身邊,看著她冰冷的面容心如刀割,紀雲禾最喜歡的「廣物集」裡掉出來一封信,上面記錄了紀雲禾送長意去鹿台山時遊歷人間的難忘瞬間,他們倆一起許願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如今他們倆的願望難以實現,但還有世間千人萬人之願。如今兩人陰陽兩隔,長意睹物思人,心裡百感交集。

長意痛定思痛答應見汝鈞,羅素把汝鈞請到湖心島,汝鈞首先向長意道歉,他沒能阻止這場戰爭,緊接著,汝鈞提出和長意聯手對抗仙師府,還仙界太平,長意沒有馬上答覆,汝鈞讓他好好考慮一下。

長意來到上林,想起紀雲禾帶他來這裡暢遊的一幕幕往事,心裡很不知滋味。長意把紀雲禾葬在她最喜歡的冰天雪地裡,那是紀雲禾逃跑的終點,曾經在這個地方長意目睹了紀雲禾最真實開心的樣子,如今就讓雲禾在此地隨風飄散,剩下的世間桎梏由他來承擔。洛錦桑,離殊,空明,瞿曉星和萬花谷的御靈師們,以及卿瑤和北淵仙眾目睹紀雲禾香消玉殞,他們都為之動容。

羅素把長意的東西全都拿出來,長意就地把紀雲禾住過的房子封存,羅素不小心把紀雲禾經常看的一本遊記掉在地上,長意看到其中一頁折了角,紀雲禾在上面標注了寧清兩個字,長意猜到這和寧清有關,就派人請汝鈞去大殿議事。

汝鈞猜不到遊記的作者是誰,以及t她和寧清的關係,空明及時趕來解釋了這一切,紀雲禾生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告訴他,空明就一五一十講述了寧悉語,寧若初,青姬和寧清之間的恩怨情仇,空明還透露寧清能在短時間內讓自己的修為飛速提升,並且研製出了寒霜,因為他找到了一種既強大又可怕的力量。

原來,寧悉語帶著寧清遊歷的時候,誤打誤撞到了一座荒山,那座山很奇怪,能讓人看到最嚮往的事,也能看到最恐懼的事,寧悉語想去探究原因的時候,才發現他們已經出了那座山,等她回頭去找,那座山消失得無影無蹤。寧悉語死後,寧清竟然找到那座山,他從山裡出來以後,帶了一種神秘的力量,不但修為大增扶搖直上成了御靈師之首,還研製出寒霜,懲罰了林氏,進而控制了萬花谷。

汝鈞仔細端詳那座山的圖紙,突然想起來仙令所指的就是這座山,只要找到這座山,就能查清楚寧清身上的謎團,汝鈞向長意借了那本遊記,想回去好好研究一下,臨走,汝鈞勸長意節哀,預祝他能等到故人歸。

卿瑤把林昊青和思語釋放,承諾會善待那些御靈師,林昊青才放心帶思語離開,他此戰的目的就是把御靈師們送到北淵避難,他決定回萬花谷繼續探尋破解寒霜的辦法。瞿曉星和東濂長老等人願意繼續追隨林昊青,林昊青不想他們跟著冒險,東濂和瞿曉星心意已決,林昊青派東濂長老帶人去尋找破解寒霜的藥材,讓瞿曉星繼續留在北淵照顧那些御靈師,瞿曉星只好照辦。

林昊青帶思語來到密林深處,很快找到了一隻九尾狐,那是紀雲禾的另一個化身,紀雲禾身體內有雙脈,即使仙體寂滅,還有九尾狐倖存人間,林昊青想把九尾狐帶回去修煉,盡快幫她重塑人形。其實,林昊青早就籌劃好一切,他才答應把紀雲禾交給汝菱處置,如果紀雲禾被處死,林昊青就可以瞞天過海把她另一個化身帶回去,思語不禁感歎他為紀雲禾的良苦用心。

雪三月痛失好友紀雲禾,她很傷心,決定去尋找那座山,離殊願意陪她一同前往。洛錦桑因為紀雲禾的死傷心,每天坐在雪地裡借酒澆愁,空明很心疼,對她好言相勸,洛錦桑卻不買賬,還對空明反唇相譏,空明勸她好好保重自己。

林昊青把九尾狐帶回萬花谷,把它安置在花海旁邊的房子裡,那是紀雲禾曾經住過的地方,林昊青在那裡設置了結界,他耗費了半生靈力,終於把九尾狐變成了一個小女孩,林昊青激動地熱淚盈眶,給她取名阿紀。

神秘人本想借助萬花谷和北淵之戰的殺伐之力重塑人形,結果被紀雲禾化解了,他對寧清惡語相向,逼寧清盡快兌現承諾,否則就要另擇盟友。汝菱夢到自己的臉傷痊癒,已經恢復如初,沒想到寧清又把她的臉刺傷,汝菱急得大呼小叫,神秘人的聲音突然出現,用激將法激發了汝菱的鬥志,讓她奪取別人的靈力為己所用。汝菱一覺醒來,她試著奪去了仙侍的靈力,才意識到夢裡的事是真的,她欣喜若狂,立刻派人把朱凌叫來。

【圖片cr:馭鮫記之與君初相識·恰似故人歸,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881 times, 1 visits today)




Advertise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