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結局.分集劇情17~32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劇情講述因為罹患過剩記憶症候群而把一年365天8760小時的全部都記憶下來的男人,以及忘卻了人生的重要時間的女人,帶著同樣傷痛的兩人命運般地邂逅後相愛的故事。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




 

【相關文章】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人物介紹、簡介

那個男人的記憶法~分集劇情1-16

 

【分集劇情】 

第17集河慶和趙一權漸生情愫 河慶向警察舉報朴秀昌

李政勳想從聞成浩口中打聽出跟蹤狂的線索,聞成浩冷笑幾聲就掛斷電話,這讓李政勳再次陷入不安和惶恐之中,呂河珍等了很久,也不見李政勳回屋,就起身出來找他,看到李政勳站在廚房發呆,李政勳不想讓她擔心,趕忙給她倒了一杯熱咖啡。

河慶輾轉反側睡不著,反覆回憶著那個騎摩托車撞她們的男人的體貌特徵,就是猜不到是誰,河慶突然聽到病房外有動靜,她立刻警覺起來,悄悄躲到門後,對進來的人迎頭痛擊,把對方打倒在地,沒想到來人是趙一權。

夜深了,可呂河珍還是睡不著,就把李政勳叫進來陪她說說話,李政勳就講起了自己小時候夢想當作家,結果做了新聞主播,呂河珍也興致勃勃講起她的愛好,李政勳被逗得忍俊不禁,呂河珍最喜歡看到他的笑容,兩個人越聊越投機。

趙一權害怕河慶一個人住院無聊,就買了很多零食,還陪她看電影,河慶放了趙一權最害怕的恐怖電影,她看得津津有味,趙一權嚇得大呼小叫,河慶把馬尾解開,趙一權像看到鬼一樣的瑟瑟發抖,還讓她把頭髮紮起來,可河慶的胳膊難受舉不起來,趙一權就幫她扎辮子,河慶心裡熱乎乎的。

李政勳一早開車帶呂河珍去醫院看河慶,河慶接到電話,才發現昨晚在一起睡在病床上,她在沙發上睡了一夜,當她得知呂河珍馬上就到醫院的時候,趕忙把趙一權喊起來,趙一權趕忙穿上鞋子,裝出剛來醫院的樣子,呂河珍也沒有多問,李政勳讓趙一權護送河慶和呂河珍回家,他去監獄找聞成浩。呂河珍發現趙一權和河慶不自然,懷疑他們隱瞞了什麼事,兩個人都拚命解釋。

李政勳一見到聞成浩就迫不及待打聽跟蹤狂的情況,聞成浩承認收到了呂河珍和李政勳的照片,其他拒不回答,仔細氣得咬牙切齒,聞成浩一眼就看出他喜歡呂河珍,一口咬定他害死了鄭瑞妍,現在竟然和鄭瑞妍的朋友搞在一起,當年如果不是李政勳,他和鄭瑞妍會很幸福,聞成浩越說越生氣,對李政勳惡語相向。

金代表得知河慶受傷,一大早就來慰問,她已經報警抓跟蹤狂,安慰呂河珍不要害怕,呂河珍趕忙打電話把這事通知李政勳,叮囑他要注意安全,李政勳提醒她要向警察申請保護,不要單獨出門等等注意事項,呂河珍覺得李政勳情緒不對勁,就對他噓寒問暖,李政勳趕忙找借口掩飾過去。

警察很快上門拍照取證,記者們聞訊趕來圍堵在呂河珍家門口,警察發現呂河珍家有多次被人潛入的痕跡,懷疑是樹人作案,河慶就把朴秀昌最近的可疑行為匯報給警察。局長看到呂河珍和李政勳被跟蹤偷拍的新聞,建議李政勳在電視上播出此事,號召民眾提供線索,盡快抓到跟蹤狂,李政勳擔心跟蹤狂被激怒,會對呂河珍瘋狂報復,局長也只好作罷。

警察假裝檢查煤氣的工作人員來敲朴秀昌家的門,朴秀昌嚇得從窗戶裡逃走,警察撲了個空,李政勳發信息讓朴秀昌投案自首,否則他今晚要在新聞裡曝光此事,李政勳給朴秀昌四個小時的考慮時間,他一直守在電腦前,看到朴秀昌已經看了他的信息,就焦急地等著朴秀昌的回信。

第18集朴秀昌投案自首 呂河珍被綁架

呂河珍應電台邀請做節目嘉賓,聽眾們紛紛發信息鼓勵她,還有很多粉絲圍在電台門口為她加油,呂河珍很感動,熱情地和粉絲們合影留念,李政勳直播室的音樂總監也是呂河珍的粉絲,他擠進人群要求簽名,還招呼金哲雄一起拍照。

金哲雄偷偷把李政勳約到樓頂,河慶也把呂河珍叫來,讓他們倆單獨談一談,呂河珍接到警察通知,得知朴秀昌已經自首,交代他向跟蹤狂提供照片,呂河珍猜到這都是李政勳的功勞,可李政勳一直向她道歉,呂河珍不許他總是說對不起,否則每次罰款5萬元或者滿足她一個願望,李政勳滿口答應。

劉教授向聞成浩的主治醫生瞭解了一些情況,得知李政勳來看聞成浩以後,他的情緒會很狂躁,可這次見面以後就很安靜,劉教授拿回來聞成浩和李政勳見面的錄音,並把對話整理下來存檔。

劉教授向兒子劉泰恩打聽李政勳和呂河珍的近況,劉泰恩拒不回答,不禁懷疑父親的動機,覺得他不是單單為了給李政勳治病這麼簡單,劉教授趕忙找借口掩飾過去。警察對朴秀昌進行突審,他交代每次和跟蹤狂電話聯繫,從來不見面,朴秀昌記得那人曾經說過,他在呂河珍出道以前就認識了,而且認出照片中的咖啡館是他和呂河珍第一次見面的地方,警察第一時間把這個線索告訴呂河珍。

河慶懷疑小哲和池賢根導演,警察分頭去找他們倆調查取證,金代表收到粉絲們給呂河珍送來的生日禮物,河慶才想起來後天是呂河珍的生日,她們倆把禮物全部拿回家,河慶讓呂河珍把李政勳叫來一起慶祝,呂河珍發信息約李政勳來吃飯,李政勳收到信息沒有回,他想起了慘死的鄭瑞妍,心裡很不是滋味。

當天夜裡,呂河珍夢到她和鄭瑞妍被飛快摩托車撞倒的事,嚇出了一聲冷汗,河慶趕忙爬起來對她噓寒問暖。李政勳一早接到父親的電話,讓他把母親留下的一個小箱子帶走,裡面裝著李政勳小時候的所有玩具,李政勳睹物思人,不由地想起和母親在一起的幸福往事,母親還留下一封信,李政勳一字一句讀完,母親祝福她健康幸福,李政勳的心裡倍感溫暖。

呂河珍一整天都被昨晚的噩夢困擾,她打開手機搜索當年的新聞,想從中找出蛛絲馬跡,結果都無功而返。李政勳從父親家出來,就打電話給呂河珍,答應陪她過生日,呂河珍很開心。李政勳回到家,發現房間被人動過,他很警覺。

呂河珍拍攝結束,金代表來請呂河珍和河慶去吃飯,河慶去地下車庫取車,突然看到有人把她的車開走,河慶意識到情況不妙,立刻打電話給呂河珍,可她的電話一直不通,河慶只好打電話給金代表,金代表正接電話的時候,河慶的車就到了呂河珍跟前,呂河珍想都沒想就上車了,河慶拚命追趕。

呂河珍一上車就發現不對勁,司機回身給她打了一針,把她的頭蒙上,呂河珍立刻暈了過去。河慶和金代表等人一起追趕那輛車,可很快就消失不見了,河慶立刻打電話通知李政勳,李政勳得知呂河珍被綁架,立刻傻眼了。

 

第19集李政勳鎖定嫌疑人是池賢根 李政勳打傷池賢根救呂河珍

河慶和金代表先來到警察局,李政勳隨後趕來,警察也在郊外的樹林裡發現了河慶的車,車上只有呂河珍的手機和一個注射器,警察分析這是預謀作案,李政勳接到趙一權的電話,他趕忙回到電視台,向局長匯報了呂河珍被綁架的事,局長同意他請假去找呂河珍。

警察調查瞭解到小哲已經消失一個星期之久,至今杳無音信,警察調查池賢根案發當時一直在家,沒有發現任何異常,李政勳清楚地看到池賢根偷偷冷笑,警察把目標鎖定小哲,又從案發附近的監控裡看到他的身影,立刻向升級申請了逮捕令,警察迅速趕往小哲家,發現這裡已經很久沒有住人,床上有一個女人的耳環,河慶認出那是呂河珍丟了很長時間的。

呂河珍被關在一間空房子裡,她迷迷糊糊醒來,發現自己被鎖在房間,窗戶外面有防盜網,她急得一籌莫展。李政勳強迫自冷靜下來仔細回憶,越來越覺得綁匪模仿聞成浩綁架鄭瑞妍作案,劉泰恩聽說呂河珍被綁架,他趕忙來找李政勳,李政勳懷疑池賢根,可他有不在現場的證據。

李政勳悄悄來到池賢根家樓下,從郵箱裡發現了案發當天的在江汀湖違章罰單,李政勳因此認定池賢根在說謊,他立刻打電話給警察,沒想到他們已經鎖定了嫌疑人是小哲,而且從小哲的親戚口中得知他預定了江原道附近的山莊,李政勳想一起去排查,警察讓他耐心等消息。

警察很快找到那間山莊,他們撞開大門,當場抓住正在沙發上睡覺的小哲,他們四處尋找,沒有發現呂河珍的身影。

呂河珍拚命砸門,大聲呼救,沒想到池賢根突然開門進來,呂河珍才知道他是綁匪,隨手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和池賢根拚命,把他的手劃傷,池賢根奪下她手裡的刀,勸她好好吃飯,還答應給她舉行生日派對。

李政勳開車來到江汀湖附近排查,遠遠看到池賢根的汽車在一棟別墅前面,李政勳悄悄靠近。警察對小哲進行突審,很快排除了他的嫌疑,警察到攝影棚找池賢根,得知他取消了這幾天的拍攝,警察想公開緝拿池賢根,河慶擔心他做出傷害呂河珍的過激行為。

李政勳打電話向警察報告了池賢根的藏匿地點,他想先進去拖延時間,李政勳悄悄進入別墅,一眼就看到呂河珍的大照片,看到池賢根向一瓶奶裡注射藥水,然後打開了一間上鎖的房間。池賢根拿出一堆情侶戒指,正在幻想著和呂河珍結婚的幸福場景,突然別墅的燈全滅了,他趕忙去合上電閘,李政勳從背後偷襲他,兩個人大打出手。

池賢根出手狠毒,把李政勳打翻在地,李政勳毫不示弱,他掙扎著爬起來奮起反抗,把池賢根重重摔在地上,隨手抓起地上的紙箱子狠狠砸向他,然後把他鎖進車庫,呂河珍聽到外面動靜,向用燭台把門鎖砸開,她連試了好幾次都無濟於事。李政勳聞訊趕來救出呂河珍,呂河珍激動萬分。

第20集趙一權和河慶感情逐漸升溫 呂河珍和李政勳兩情相悅

李政勳把呂河珍救出來,警察隨後趕到,到車庫去抓捕池賢根,河慶看到呂河珍安然無恙,激動地抱著她失聲痛哭,姐妹倆攙扶著一起回家,呂河珍因為體力不支當場暈倒。池賢根拘捕,被警察強行制服抓走。

金代表來看呂河珍,她迷迷糊糊醒來,看到粉絲們送來很多禮物,感覺就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呂河珍才想起來今天是她的生日,河慶想打電話通知李政勳,呂河珍想讓李政勳好好休息,不想打擾他。

局長和金哲雄看到電視裡抓捕池賢根的新聞,不禁大吵一架,沒想到道貌岸然的池賢根竟然是綁架犯,金哲雄讓妻子把池賢根拍的照片全部燒燬,局長想和李政勳一起去看望呂河珍,金哲雄很吃醋,堅決不同意他們倆一塊去。

河慶向呂河珍講述了這次解救她的過程,多虧李政勳幫忙才順利找到她,河慶催呂河珍主動打電話給李政勳,她想再等一等。趙一權看到池賢根被抓,他第一時間打電話把河慶約出來,河慶帶他去吃湯飯,趙一權吃不慣,河慶大力推薦,趙一權試著吃了一口,覺得太好吃了,河慶看到電視裡池賢根被抓的新聞,想衝上去揍池賢根一頓,趙一權就帶她來打沙袋發洩,然後又帶她去玩遊戲,趙一權射中一個布娃娃,當場送給河慶。

河慶,趙一權和金代表為呂河珍祝賀生日,金哲雄獨自來看望呂河珍,好奇李政勳沒來參加生日會。趙一權回到電視台,向李政勳講述了為呂河珍慶祝生日的事。聞成浩看到電視裡的新聞,不由地想起池賢根來看他的時候,首先把李政勳和呂河珍的親密照給他看,還極力慫恿他,之後不久,池賢根給聞成浩寄來了一沓照片,聞成浩沒想到李政勳最終抓到了池賢根,心裡默默祝福他和呂河珍幸福。

呂河珍身體健健康復,河慶陪她去天台散心,呂河珍覺得李政勳是因為跟蹤狂才關心她,現在跟蹤狂抓到了,李政勳也不會和她聯繫了,河慶下樓去拿毯子,沒想到李政勳突然趕來,還特意給呂河珍準備了生日禮物,就是一大盒子助眠的玩偶,呂河珍擔心李政勳這是最後一次來看她,李政勳承諾不會和她分開,想一直陪在她身邊,李政勳情不自禁吻了呂河珍,呂河珍感動地熱淚盈眶,兩個人深情相吻。

 

第21集李政勳連累局長被停職反省 呂河珍和李政勳第一次約會

金代表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把呂河珍的家精心裝扮了一番,還特意準備了氣球和獻花,熱烈歡迎呂河珍和河慶回家,呂河珍回到熟悉的家,心裡說不出的暢快,她打開李政勳送的禮物,想起他深情的吻,情不自禁摸了一下嘴唇,河慶推門進來看到她奇怪的表情,好奇地追問其中緣由,呂河珍趕忙找借口掩飾過去。

李政勳來監獄看池賢根,池賢根揚言呂河珍遲早是屬於他的,一旦呂河珍得知李政勳是她閨蜜的男朋友,一定會離開李政勳的,李政勳威脅要把他向聞成浩取經,進而模仿他犯罪的事曝光,要讓池賢根身敗名裂,把牢底坐穿,池賢根氣得暴跳如雷,衝著李政勳大呼小叫,口口聲聲稱是為了拆散他和呂河珍,向呂河珍曝光他和鄭瑞妍的感情。

李政勳從監獄出來就打電話給呂河珍,呂河珍正抱著他送的玩偶美美地睡覺,呂河珍得知他要去電視台做直播,就想節目結束以後和他約會,李政勳自然求之不得,她立刻跳起來找衣服和首飾,河慶來催她去吃三明治,呂河珍迫不及待把她和李政勳交往的事說出來,河慶也替他們倆高興。

李政勳一早來電視台上班,就接到呂河珍的電話,把約會的地點告訴他,李政勳來到辦公室,從金哲雄口中得知局長被他連累停職反省,李政勳趕忙來向局長賠禮道歉,想去找社長解釋清楚,局長卻滿不在乎,想利用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一下,讓他好好回去做節目。呂河珍得知河慶要和趙一權一起做運動,就認定他們倆之間有貓膩,河慶羞得滿臉通紅,呂河珍覺得他們倆很般配,極力撮合他們倆。

呂河珍精選了一件長長的禮服去約會,河慶覺得太正式,讓她趕快回去換一件。金哲雄聽同事說妻子獨自一人在天台,他趕忙過去一看究竟,遠遠看到妻子坐在是凳子上,肩膀一抽一抽的,金哲雄誤以為她在哭泣,對她好言相勸,連連安慰她,沒想到局長正戴著耳機在看搞笑視頻,金哲雄氣得哭笑不得。

李政勳準時來見呂河珍,教她學習播音,呂河珍學得很認真,李政勳還是不滿意,讓她一遍一遍重複練習,呂河珍叫苦不迭,李政勳就帶她來到直播間,坐在自己的主播台上,親身體驗做節目的感受,李政勳不厭其煩教她做直播的禮儀,還當場和她配合練習,呂河珍拿出劇本台詞,李政勳就用播新聞的腔調讀出來,呂河珍覺得蒼白無感,笑話他的演技太差。

練習結束,李政勳決定週末和呂河珍正式開始約會,今天就算短暫的見面而已,呂河珍滿口答應。河慶帶趙一權去拳館做運動,趙一權始終不得要領,河慶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他打翻在地,也因站立不穩撲倒在趙一權身上,兩個人再次四目相對,趙一權很尷尬,事後,河慶和趙一權去路邊大排檔喝酒,趙一權不勝酒力很快就醉得不省人事,河慶把他背回家,趙一權趁機抱住河慶。

 

第22集李政勳和呂河珍約定不離不棄 呂河珍憶起鄭瑞妍被車撞往事

李政勳接受劉成赫教授的建議來醫院做檢查,劉成赫就從他第一次來就診說起,李政勳還記憶猶新,劉成赫好奇地問起他和鄭瑞妍的感情,李政勳都如實回答,劉成赫擔心他心裡有鄭瑞妍,不能接受呂河珍感情,李政勳想試一試,劉泰恩猜到父親會親自去找李政勳,他打電話把李政勳叫來,提醒他以後不要答應,要隨著自己心願好好活下去,不要被人和人左右。李政勳對劉成赫教授心存感激,覺得這些都無所謂,劉泰恩得知父親吻了李政勳和呂河珍的感情問題,勸他以後不要實話實說,找借口矇混過去就行,李政勳鄭重宣佈他要和呂河珍認真交往,劉泰恩不禁為他捏了一把汗。

原來,劉成赫多年來跟蹤整理李政勳的超憶症,也提到了他和鄭瑞妍的感情經歷,記者採訪劉成赫,希望他進一步探究李政勳和呂河珍的感情,劉成赫覺得李政勳不能全心全意愛上呂河珍,因為他心裡忘不了鄭瑞妍。

呂河珍的新電影開拍在即,她精心挑選適合新聞主播的服裝,也幫金代表選了一身衣服,河慶幫她們拍照,金代表有事先走了,小哲突然來找呂河珍,當場跪倒在地認錯,苦苦懇求呂河珍的諒解,承認他因欠錢偷了呂河珍的東西變賣,呂河珍覺得小哲可憐,不想因此這事讓他受牢獄之災,河慶卻無法原諒小哲。

趙一權酒醒以後打電話給河慶,想知道自己有沒有做出格的事,河慶隱瞞了他的親密舉動,不動聲色約趙一權一起做運動。劉泰恩越想越不安,他打電話約呂河珍出來,隨口問起她和李政勳的事,呂河珍信誓旦旦表示要和李政勳正式交往。

今天是呂河珍和李政勳第一次正式約會的日子,呂河珍預定了很多風格各異的服裝和鞋帽,大包小包給李政勳送來,李政勳覺得這些不適合他,呂河珍興致勃勃逼他一件一件試穿,李政勳只好照辦,呂河珍也覺得那些靚麗的衣服不適合他,只好讓他按照自己的想法換回原來的衣服。

呂河珍帶李政勳來到長長的櫻花路,兩個人都戴著口罩,還是被粉絲們發現了,呂河珍想躲開,李政勳拉起她的手,堅持要走完這條路,還把口罩摘掉,呂河珍一邊走一邊拍照,兩個人手挽手說著情話,完全顧不上觀賞兩邊的櫻花,李政勳提出一個願望,不管以後遇到什麼事,都不要輕易說再見,呂河珍欣然答應,李政勳情不自禁吻住她。

第一次幸福約會很快結束,呂河珍把李政勳手機封面換成他們倆的合影,並且約定不許換掉,兩個人才依依不捨告別。呂河珍一回到家就開始想李政勳,索性打開視頻通話,河慶過來湊熱鬧,曝光了呂河珍在家穿花褲子,李政勳被逗得忍俊不禁。

河慶和呂河珍出去吃宵夜,呂河珍對精美的蛋糕垂涎三尺,河慶只准許她吃一口,呂河珍趁她去買飲料的時候大快朵頤,就在這時,鄰桌的母親喊自己的女兒夏娜,呂河珍覺得這個稱呼很熟悉,眼前立刻出現鄭瑞妍被摩托車撞倒的場景,呂河珍一下子精神恍惚,河慶正好回來看到這一幕,呂河珍連連追問鄭瑞妍是誰,河慶徹底傻眼了,不知道該怎麼向呂河珍解釋。

第23集河慶撒謊暫時騙過呂河珍 趙一權和河慶確定戀愛關係

劉泰恩看到李政勳和呂河珍感情日漸深厚,他的憂慮也一天天加劇,擔心呂河珍得知自己深愛的李政勳是鄭瑞妍的男朋友,她會再次陷入崩潰,劉泰恩向李政勳一五一十講述了呂河珍和鄭瑞妍的故事,自從鄭瑞妍死後,呂河珍因為傷心過度一病不起,病癒之後就患了選擇性失憶,李政勳聞聽劉泰恩的一番話,再次陷入鄭瑞妍被害痛苦之中無法自拔。

河慶架不住呂河珍的苦苦逼問,謊稱鄭瑞妍是小時候和呂河珍一起學芭蕾的同學,呂河珍被摩托車撞傷的時候,鄭瑞妍恰巧就在身邊,之後不久鄭瑞妍就去俄羅斯留學了,呂河珍想要鄭瑞妍的聯繫方式,河慶借口不是很熟,車禍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呂河珍心中有很多不解,河慶不想讓她多問,就趕忙讓她回去休息。

河慶越想越擔心,連夜打電話給劉泰恩,約他明天見面詳談。呂河珍夜不能寐,就打電話給李政勳傾訴心事,李政勳正在呂河珍家門外徘徊,他不知道下一步該何去何從,呂河珍承認想起了一些往事,可那些都是痛苦的,李政勳勸她放寬心,珍惜眼前的幸福,不要糾結於過去,呂河珍才稍稍釋懷,她很珍惜和李政勳在一起的每一天,然後安心睡去。

河慶一早來見劉泰恩,向他詳細講述了呂河珍想起鄭瑞妍的事,劉泰恩想先和呂河珍見面聊聊。河慶回家看到呂河珍已經起床,她精神抖擻錄了一段播音,然後發給李政勳檢查。電視台訓誡委員會分別對局長崔希尚,組長金哲雄和李政勳做出不同的懲戒,金哲雄叫苦不迭,他接受不了減薪的懲戒,李政勳覺得自己連累他們夫婦,答應天天請金哲雄吃飯作為補償。金哲雄向妻子崔希尚訴苦,被狠狠教訓了一頓。崔希尚向李政勳確認他是不是真的和呂河珍談戀愛了,李政勳對此供認不諱,崔希尚認為自己是他們倆的紅娘,逼李政勳給他買一身衣服作為酬謝。

河慶來給趙一權送零食,無意中看到他被前女友苦苦糾纏,趙一權不勝其擾,河慶就躲在一邊看熱鬧,被小區的業主當場壞人,河慶連連辯解,趙一權轉身看到河慶,就像發現救命稻草,口口聲聲稱河慶是他的女朋友,前女友被氣跑了,趙一權情不自禁親了她一下,河慶羞得滿臉通紅,把零食塞到趙一權手裡就跑了。

河慶回家都不敢看呂河珍的臉,趕忙躲進自己的房間,趙一權發信息給她,把今天當做他們第一次約會,河慶心裡樂開了花,隨後就回了一個好。河慶陪呂河珍去參加新電影的試鏡,李政勳發信息給她加油鼓勁,呂河珍信心倍增,圓滿完成了試鏡,她和劇組的導演和編劇喝酒慶祝,呂河珍喝了一點酒,她不想回家,就把李政勳約出來見面,兩個人花前月下漫步,有說不完的情話。

 

第24集劉成赫向呂河珍透露李政勳的事 聞成浩越獄簽售會騷擾呂河珍

自從池賢根綁架呂河珍的事發生以後,聞成浩迫不及待想離開監獄醫院,他趁夜深人靜的時候想破窗逃走,被保安當場發現,聞成浩一氣之下用玻璃碎片劃傷手腕,保安和醫生及時趕到搶救他。

李政勳約呂河珍去看電影,呂河珍瞞著河慶偷偷出來,電影散場以後,呂河珍發現河慶在門口,擔心被她罵,沒想到河慶在等趙一權一起電影,還特意穿了呂河珍的衣服,李政勳和呂河珍都驚呆了,得知他們倆在交往,真心為他們倆高興。

呂河珍還特意給河慶畫了淡妝,河慶第一次要求畫口紅,呂河珍倍感意外,四個人一起吃飯,趙一權親手喂河慶吃蛋糕,呂河珍也逼李政勳餵給她吃,她把河慶和趙一權在一起打鬧嬉戲的瞬間全部拍下來留作紀念。

呂河珍今天要去試播音,李政勳有採訪任務,不能陪她一起去,李政勳工作一結束,就馬不停蹄趕往攝影棚,呂河珍看到他很開心。因為呂河珍不予追究小哲的罪行,法官念他是初犯,很快把他釋放,河慶來接小哲,並轉達了呂河珍的想法,讓他繼續做呂河珍的助理,小哲感激涕零。

劉成赫想拆散李政勳和呂河珍,可又勸不動李政勳,就從呂河珍身上下手,劉成赫以李政勳主治醫生的名義主動約見呂河珍,向她一五一十講述了李政勳初戀女友被跟蹤狂殺死的事,呂河珍驚得目瞪口呆,她對此毫不知情,更讓呂河珍震驚的是李政勳女友竟然是她夢裡那個好朋友鄭瑞妍,河慶一口咬定鄭瑞妍去俄羅斯留學,劉成赫口口聲聲稱是擔心呂河珍。呂河珍把所有的線索從頭至尾捋了一遍,想起李政勳曾經問過她關於鄭瑞妍的事,而且李政勳承認還深愛著死去的女朋友。劉成赫把他和呂河珍的談話錄音,然後打電話給金教授要見聞成浩。

劉成赫不顧金教授的反對,堅持進病房來見聞成浩,開門見山問起鄭瑞妍的事,劉成赫自稱是李政勳的主治醫生,他想知道李政勳,鄭瑞妍和呂河珍之間的關係,聞成浩讓劉成赫湊近一點,就用事先偷的剪刀挾持了劉成赫,保安聞訊趕來制止,聞成浩趁機偷偷溜走了。

呂河珍想起劉成赫的話,迫不及待想見李政勳,兩個人約好參加完簽售會見面。李政勳回到電視台就聽說聞成浩越獄逃走了,李政勳剛想上網查新聞,就接到聞成浩的視頻連線,他正在呂河珍的簽售會現場,揚言要像當年對待鄭瑞妍一樣對付呂河珍,李政勳二話沒說就開車趕往現場。聞成浩排隊找呂河珍簽名,自我介紹是和鄭瑞妍交往的男人,呂河珍不由地想起當年的往事。

 

第25集呂河珍恢復記憶深陷自責 李政勳不遺餘力抓捕聞成浩

聞成浩看呂河珍被嚇得六神無主,聲稱呂河珍害死了鄭瑞妍,現在又和鄭瑞妍的男朋友搞在一起,聞成浩給她拍了幾張照片就離開了,呂河珍因為傷心過度當場暈倒在地。李政勳擔心聞成浩騷擾呂河珍,趕忙打電話給河慶,讓她馬上結束簽售會離開現場,河慶還沒掛斷電話,就看到呂河珍暈倒在地,她趕忙過去救人。

呂河珍迷迷糊糊醒來,她想起了所有的事,當年,呂河珍被摩托車撞傷以後住院,鄭瑞妍來看她,她都避而不見,之後不久聞成浩來找呂河珍,自稱和鄭瑞妍鬧矛盾想和解,向呂河珍要來鄭瑞妍宿舍大門的密碼,聞成浩綁架了鄭瑞妍,然後把她折磨致死,呂河珍越想越難過,想馬上去祭拜鄭瑞妍,河慶拚命阻攔,呂河珍指責她不該隱瞞鄭瑞妍的事。

李政勳想通過他的節目發佈通緝聞成浩的新聞,盡快把他捉拿歸案,崔希尚答應向上級匯報,讓李政勳向警方請求幫助。河慶帶呂河珍來靈堂祭拜鄭瑞妍,呂河珍傷心地嚎啕大哭。劉泰恩到醫院來看父親劉成赫,才知道他去見聞成浩,想完成透露了李政勳和呂河珍的關係,劉泰恩埋怨父親太自私,如果呂河珍和李政勳有任何不測,他絕不會原諒父親的。

呂河珍祭拜完鄭瑞妍就把自己關在房間,她不吃不喝,河慶苦苦規勸也無濟於事。李政勳從監控中翻出聞成浩的照片,讓趙一權找人模擬畫像,緊接著李政勳又打電話向金教授瞭解了聞成浩自殘傷口的位置和他的精神狀況。

呂河珍想看看以前寫的日記及和鄭瑞妍拍的照片,沒想到河慶全都保存著,呂河珍睹物思人,不由地想起以前的往事,李政勳打電話給呂河珍,呂河珍的腦海中閃現出聞成浩的那些話,她立刻掛斷電話,直接到大門口等李政勳,迫不及待想知道他和鄭瑞妍的事,呂河珍不知道怎麼面對他。

李政勳的新聞直播正式開始,金哲雄和工作人員根據李政勳提供的照片和資料重新編輯,把聞成浩越獄的事第一時間在新聞中播出,李政勳詳細介紹了聞成浩的體貌特徵,工作人員很快就收到很多舉報電話,警方經過一一確認都沒有找到有價值的線索。聞成浩捂得嚴嚴實實去便利店買東西,他看到電視裡的新聞,不動聲色離開了。

劉泰恩向李政勳賠禮道歉,都是因為父親劉成赫的採訪,才讓聞成浩越獄成功,李政勳已經無暇追究責任,他很關心劉成赫的傷情,得知他無大礙才放心,李政勳最傷腦筋的是劉成赫向呂河珍詳細講述了他們三人之間的關係,而且呂河珍已經恢復記憶,劉泰恩不禁大吃一驚,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這一夜,劉泰恩,李政勳和呂河珍都睡不著,他們各懷心腹事一直到天亮,李政勳一早接到呂河珍的電話。

 

第26集呂河珍忍痛和李政勳提出分手 呂河珍被李政勳良苦用心感動

呂河珍苦思冥想了一晚上,她終於下定了決心,一早約李政勳見面攤牌,呂河珍提出結束情侶關係,恢復到以前陌路的狀態,李政勳堅決不同意,他已經愛上呂河珍,願意陪她度過這難熬的日子,呂河珍不敢愛李政勳,覺得對不起好朋友鄭瑞妍,李政勳苦苦規勸呂河珍不要自尋煩惱,這一切不是她的錯,呂河珍無法面對李政勳,只能含淚離開了他。

李政勳望著呂河珍落寞的背影,心裡說不出的酸楚。金代表不放心,趕忙來家裡探望,勸呂河珍好好休息一段時間,呂河珍拜託金代表多安排一些工作,一旦閒下來就會陷入痛苦。趙一權打電話給河慶,可她遲遲不接,趙一權連夜來家門口等,河慶出去跑步鍛煉回來,趙一權埋怨她不接電話,害自己瞎擔心,趙一權帶河慶去大橋上欣賞江面上的夜景,兩個人一起衝著天空大聲呼喊。

李政勳的父親身體健健康復,他想見一見呂河珍,李政勳答應幫他安排。李政勳讓趙一權向河慶瞭解一下呂河珍的行程,得知她每天都安排的很滿,李政勳也只好作罷。呂河珍把時間安排的滿滿當當,一有空閒就習慣打開手機,始終沒有收到李政勳的電話和短信,她很失落。

李政勳時常來警局打聽聞成浩的下落,始終沒有任何進展,李政勳焦急萬分。劉泰恩打電話約呂河珍見面,呂河珍忙裡偷閒來見他,劉泰恩一五一十向她講述了李政勳當初知道真相的時候,他苦勸李政勳離開呂河珍,擔心呂河珍恢復記憶以後會受到傷害,李政勳堅持要守在呂河珍身邊,讓她盡快恢復記憶,呂河珍得知李政勳的良苦用心,心裡備受感動。

呂河珍很晚才回家,李政勳開車守在家門口,默默看著呂河珍回家才放下心來。呂河珍正準備剪掉長發出演主播的時候,突然接到投資方的通知,由於作者和電視台合約除了問題,呂河珍的新電影只能擱淺,呂河珍為了這個角色努力了這麼久,結果卻毀於一旦,她把李政勳送的禮物全部裝起來扔到門外。

河慶一早起來發現呂河珍不在家,趕忙打電話給她,結果手機落在家裡,河慶很不安,立刻打電話給李政勳,李政勳二話沒說就開車去尋找,他找了整整一天,也沒有發現呂河珍的人影,天漸漸黑了下來,天上下起了瓢潑大雨,李政勳繼續尋找,們終於在花園的椅子上找到她,呂河珍坐在那裡黯然神傷。

呂河珍後悔和李政勳分手,可又控制不住每天瘋狂地想他,呂河珍想去找他,可又不敢,李政勳很心疼,緊緊抱住呂河珍。

 

第27集李政勳向呂河珍表明心意 劉泰恩撕掉劉成赫文稿

李政勳把呂河珍帶回家,給她找了一身衣服換上,呂河珍後悔剛才說過的話,轉身就想走,李政勳苦苦挽留,讓她和一杯熱茶再走,呂河珍去換衣服,李政勳顧不上換下濕衣服,趕忙用這個時間熬了粥,讓她喝一點暖暖身子。

李政勳鼓勵呂河珍振作起來,相信會有更好的劇本來找她,呂河珍發現李政勳還穿著濕噠噠的衣服,勸他去換一下,李政勳要親眼看著她把粥喝了。隨後,李政勳送呂河珍回家,承認事先就知道了她和鄭瑞妍是好朋友,也知道她們倆之間的事,他不想失去呂河珍,才沒有說出來,呂河珍頓時驚呆了。

河慶聞訊出來把呂河珍接回家,還把她扔掉的一大盒子禮物全部拿回來。第二天一早,李政勳就來找呂河珍要回自己的衣服,還對她噓寒問暖。河慶一眼就看出呂河珍心中的糾結與不捨,她深愛著李政勳,可又不敢大膽去愛,河慶一早就去電視台找李政勳,勸他不要離開呂河珍,呂河珍覺得對不起鄭瑞妍,才不敢接受李政勳的感情,李政勳對此心知肚明,讓河慶河慶好好照顧呂河珍。

小哲重新回來幫呂河珍,金代表一下子收到很多找呂河珍的劇本,她趕忙拿來讓呂河珍挑選。呂河珍準時去拍攝保護流浪狗的公益廣告,沒想到李政勳也來參加拍攝,他還給呂河珍準備了雞蛋三明治充飢,李政勳明確說明要和呂河珍在一起,導演先讓呂河珍拍攝了一組,緊接著讓她和李政勳以情侶身份拍攝,兩個人換上情侶套裝,每人抱一隻流浪狗,順利完成了這次拍攝。

趙一權生病在家休息,發信息把河慶叫來,河慶想給她熬粥,趙一權趁機摟住她,兩個人一起做遊戲,一起吃泡麵,開心地說著情話。當天夜裡,李政勳發來呂河珍公益廣告的照片,再次向她表明愛意。

警方很快查到聞成浩的下落,李政勳接到消息,立刻帶領團隊前去報道,結果聞成浩早已經逃之夭夭,現場留下一個筆記本,上面寫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劉泰恩來到父親劉成赫的工作室,無意中看到他在寫一個跟蹤報道李政勳的書,劉泰恩埋怨父親太自私,竟然利用李政勳的病博取功名,劉成赫卻不以為然,他口口聲聲譴責李政勳為了呂河珍狠心拋棄對鄭瑞妍的感情,劉泰恩一氣之下把文稿撕得粉碎,決不允許父親靠這種不道德的行為牟利,劉成赫氣得大發雷霆。

 

第28集聞成浩把李政勳扎傷 呂河珍精心照顧李政勳

劉泰恩去找出版社編輯,不許她發表劉成赫的書,並且講明裡面的診療記錄是劉成赫非法竊取的,如果編輯擅自出版,他將訴諸於法律,編輯立刻打電話向劉成赫匯報。

夜裡,李政勳一直在呂河珍家門外蹲守,直到房間裡的燈關了才回家,父親一早給李政勳送來自己親手做的椅子,為小時候把他關進大衣櫃的事抱歉,李政勳剛把父親送走,就接到聞成浩的恐嚇電話,李政勳立刻向警察報案,警察根據手機號定位到聞成浩的位置。

聞成浩來到靈堂,把鄭瑞妍的骨灰偷走,李政勳隨後趕來,聞成浩早已經不見了蹤影,他再次打電話威脅李政勳,李政勳擔心呂河珍的安全,打電話提醒河慶保護好呂河珍。聞成浩來到鄭瑞妍跌落身亡的樓頂上面,做好了和李政勳同歸於盡的準備,李政勳和警察先後來到。

李政勳首先來到樓頂,聞成浩把通道的大門鎖死,他揮舞匕首把李政勳扎傷,警察隨後趕來,聞成浩縱身從樓頂跳下去。

河慶勸呂河珍和李政勳和好,呂河珍一時拿不定主意,突然接到警察用李政勳手機打來的電話,得知李政勳在抓捕聞成浩過程中受傷,呂河珍和河慶立刻趕往醫院,經過醫生全力搶救,李政勳終於甦醒過來,呂河珍對他噓寒問暖,埋怨他不該隻身冒險,李政勳緊緊拉住她的手,不許她離開半步,呂河珍讓河慶回家幫她拿衣服。

李政勳掙扎著起來去看聞成浩,發現他全身被紗布包裹著,李政勳獨自來到天台上,呂河珍費盡周折才找到他,埋怨他不該隨便亂跑,呂河珍主動向李政勳認輸,她承認離不開李政勳,兩個人四目相對,露出會心的微笑。

呂河珍堅持要留在醫院陪護李政勳,李政勳自然求之不得,直白地向呂河珍表示很想她,呂河珍羞得滿臉通紅,用手摀住李政勳的眼睛,讓他好好睡覺。朴秀昌被判處三年緩刑,很快被保釋出獄。

趙一權和河慶忙裡偷閒去咖啡館約會,兩個人繼續那天未完成的遊戲,開心地不亦樂乎。經過呂河珍精心照顧,李政勳傷勢痊癒,呂河珍幫他刮鬍子,李政勳乖乖聽話。金哲雄買了一本劉成赫記錄超憶症的書,第一時間拿來給崔希尚分享,崔希尚找借口把他支開,認真閱讀了那本書。

李政勳出院回電視台上班,同事們為他舉行了隆重的歡迎儀式,朴秀昌突然出現,要公開曝光一個大新聞。

 

第29集劉泰恩自首舉報劉成赫侵權 朴秀昌直播曝光李政勳移情別戀

李政勳面對朴秀昌的威脅毫不在意,他頭也不回地來到辦公室,記者們圍住朴秀昌,朴秀昌衝開人群揚長而去。

崔希尚把劉成赫的書拿給李政勳,雖然書中隱去了李政勳的名字,可讀者和網民都認定書裡主人公就是李政勳,記者才來圍堵電視台,李政勳對此事毫不知情,沒想到劉成赫跟蹤他的病情是為了寫書。

金哲雄也好奇地向趙一權打聽書裡的事,趙一權借口剛出院一無所知。呂河珍想做便當和李政勳一起吃,河慶無意中翻到網上報道李政勳的事,呂河珍從頭至尾看了一遍,其中還有劉成赫採訪她的那一段,呂河珍不禁大吃一驚。劉泰恩主動到警局自首,交代自己洩露了病人的就診記錄,甘願接受法律制裁。

劉泰恩親自來向李政勳賠禮道歉,他後悔向父親提供了李政勳的病情,結果造成這樣的後果,劉泰恩建議他起訴父親劉成赫,爭取挽回一點影響,李政勳得知他已經去自首,反而安慰他不要放在心上,

呂河珍對劉成赫的無恥行徑大為光火,擔心李政勳因此受到傷害,她突然出現在直播室,李政勳又驚又喜,節目結束以後,李政勳迫不及待來休息室見呂河珍,呂河珍打碎它噓寒問暖,建議和他一起去郊遊,兩個人手挽手在郊外散步,呂河珍還帶來自己親手做的便當,他們倆坐在草坪上一起品嚐,李政勳很感動,感謝她所做的一切,呂河珍勸他不要把那本書放在心上,人們很快就會忘記。

李政勳和呂河珍躺在草坪上仰望星空,呂河珍情不自禁吻了他,還特別說明這是最後一個程序,李政勳沉浸在這美好的幸福裡。呂河珍得知劉泰恩去自首,就把他約出來,劉泰恩替父親向她賠禮道歉,呂河珍反而擔心他會因此受牽連,感謝他一直以來的幫助。

警察以涉嫌違反醫療法,洩露病人信息的罪名把劉成赫叫到警局問話,劉成赫猜到是劉泰恩舉報他,他從警局出來就直接來找劉泰恩興師問罪,劉泰恩對他反唇相譏。朴秀昌在網上開直播,獨家報道了李政勳,鄭瑞妍和呂河珍三人之間的情感經歷,還拿出呂河珍和鄭瑞妍的高中畢業照,口口聲聲稱李政勳是一個渣男,朴秀昌的直播很快傳得沸沸揚揚,網民們都對李政勳和呂河珍被判朋友的做法口誅筆伐。

呂河珍的新劇見面會被取消,河慶才看到朴秀昌的直播,呂河珍氣得咬牙切齒,記者們堵在呂河珍家門口,多虧李政勳即使趕來解圍,護送著呂河珍回家,河慶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記者攆走,她去公司有事,就讓李政勳留下來陪呂河珍,呂河珍不會做飯,就做巧克力醬麵包和他分享,隨後,呂河珍和李政勳依偎在沙發上看電視,兩個人互相鼓勵,一起面對接下來的暴風驟雨。

 

第30集李政勳和呂河珍被輿論搞得事業受阻 呂河珍忍痛和李政勳分手遠赴美國

劉泰恩考慮再三決定離開這是非之地,他報名參加了志願醫療隊,在去機場的路上打電話通知李政勳,劉泰恩反覆強調不是因為李政勳才離開,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願,李政勳埋怨他事先不說,只能提醒他多注意身體。

呂河珍一早起床打開手機,就看到網上鋪天蓋地都是對她和李政勳的口誅筆伐,呂河珍已經做了思想準備,可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搞得心煩意亂,河慶留言有事先去公司,呂河珍只好獨自前往公司,在門口遇到匆匆跑回來的小哲,呂河珍熱情地和他打招呼。

小哲剛剛去教訓了朴秀昌,往他身上到了一大桶垃圾,朴秀昌氣得大呼小叫,小哲趁機跑走了。呂河珍來到公司,看到金代表和河慶都在忙著打電話向廣告商和製片方解釋,對方讓呂河珍賠償違約金,呂河珍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河慶和金代表只好向她說明此事的嚴重後果,她們面臨巨額的賠償,金代表建議呂河珍接下那個需要去美國拍攝的電影。

李政勳也面臨困境,他的直播節目收視率大幅下滑,電視台社長責令崔希尚把李政勳換掉,崔希尚和社長據理力爭,拚命為李政勳說好話,社長心意已決。金哲雄和直播組的同事受連累,他們怨聲載道,金哲雄得知妻子崔希尚可能會被免職,他很生氣,李政勳得知這個消息,心裡很內疚。

李政勳昨晚新聞直播就來找崔希尚,向她上交了辭職報告,李政勳不想連累她和同事們,崔希尚不接受他的辭職信,可李政勳已經下定了決心。呂河珍夜不能寐就打電話給李政勳,李政勳就把自己辭職的事說出來,他不想讓崔希尚為難,呂河珍替他可惜,還拚命安慰他。

呂河珍輾轉反側睡不著,她在房間裡徘徊,最後在沙發上枯坐了一整夜,河慶一早起床,發現呂河珍坐在沙發上發呆,她嚇了一大跳,呂河珍苦思冥想一夜,終於下決心去美國拍電影。

河慶向趙一權告辭,趙一權竟然要跟她一起去美國,還口口聲聲要以特派員的身份前往,河慶擔心他簽證不能通過,趙一權信誓旦旦保證沒問題。隨後,河慶把呂河珍去美國拍戲的事告訴李政勳,李政勳打電話約呂河珍見面,埋怨她事先不說出來,呂河珍感謝他一直以來的陪伴,勸他忘了這段記憶,如果再在一起,只會讓彼此傷得更重,呂河珍忍痛和李政勳告別。

轉眼兩年時間過去了,涉嫌對丈夫沈載哲使用暴力的車載集團常務姜度英被無罪釋放,記者們爭相報道此事,身為社會部記者的李政勳站出來,當眾質疑姜度英使用暴力,因為重金請了國內最大律師事務所的八名律師辯護才無罪釋放,姜度英百般辯解,李政勳揭穿她收買殺手殺死了自己的丈夫,還拿出錄音和視頻證據,警察隨後趕來逮捕了姜度英,姜度英拚命反抗,警察強行把她帶走了。

李政勳下班回家,不由地想起呂河珍,李政勳突然接到趙一權的電話,得知他在大排檔喝醉了,李政勳趕忙過去把他送回家,趙一權衝著他大發牢騷,都是因為李政勳的緣故,他的女朋友河慶才跟著呂河珍遠赴美國,趙一權只能借酒澆愁。

崔希尚下班以後請李政勳吃烤肉,盛情邀請他重回新聞直播部,新來的社長對李政勳很賞識,李政勳婉言謝絕,崔希尚苦苦規勸,李政勳盛情難卻只好答應下來,李政勳翻看呂河珍的新聞,看到她在好萊塢發展的很順利,暫時還沒有回國的打算,李政勳才安心。

之後不久,李政勳開車經過十字路口,突然看到呂河珍從對面開著一輛紅色跑車擦肩而過。

 

第31集河慶和趙一權重續前緣 呂河珍和李政勳兩情相悅

呂河珍開車來到咖啡館,河慶在這裡等她,金代表隨後趕來,讓她們搬回以前的房子,那棟房子一直是金代表的侄子負責看管,金代表給他一筆錢出去旅遊,安排呂河珍明天去見導演,李政勳開車跟著呂河珍,遠遠看到她正和金代表聊天,就悄悄離開了。

呂河珍回家安頓好就讓向去見趙一權,趙一權正在給向寫信,突然接到下井的電話,得知她已經回韓國,趙一權開心地手舞足蹈,趕忙出來迎接河慶,遠遠看到河慶和一個外國人擁抱了一下,趙一權很吃醋,河慶連連解釋那是呂河珍在美國的經紀人,趙一權還是耿耿於懷,河慶賭氣掉頭就走。河慶正在家生悶氣,突然接到趙一權的賠罪信息,河慶立刻眉開眼笑。

金代表帶河慶和呂河珍去見導演,兩個人聊得很投機,呂河珍很想拍這部電影,可又不捨得放棄在美國的一切,她答應好好考慮一下,金代表和河慶全力支持她的選擇。李政勳接受崔希尚的邀請,重新回到新聞直播節目,今天是他時隔兩年以後第一次上節目,崔希尚給他加油鼓勁,金哲雄和導播們更是信心滿滿。

李政勳採訪的嘉賓是劉泰恩,過去的兩年時間裡,劉泰恩輾轉在海外紛爭地區,為那些飽受戰爭暴力和折磨的人們做心理咨詢和輔導,他向觀眾詳細講述了兩年的經歷,還帶回來戰區孩子們畫的畫,強烈呼籲給這些孩子應有的教育權利,李政勳和劉泰恩兩個老朋友久別重逢,他們談笑風生,金哲雄和導播組的同事也被他們輕鬆愉悅的談話氛圍感染,愉快地閒聊起來。

節目結束以後,李政勳和劉泰恩在天台見面,劉泰恩行程安排得很滿,接下來還有兩個專訪,他勸李政勳主動聯繫呂河珍,不要再錯失良機。呂河珍用手機收看李政勳的直播節目,被河慶逮個正著,呂河珍借口在看劉泰恩的訪問,河慶也不拆穿她的謊言。

河慶精心準備了豐盛的韓國飯菜,呂河珍又聞到久違的味道,她大快朵頤。第二天一早,呂河珍獨自出去閒逛,很快就被粉絲認出來,她謊稱不是呂河珍,只是和她長得像而已,粉絲知道呂河珍在美國發展,也就把她當路人擦家而過,呂河珍自由自在逛街,不知不覺來到書店。

李政勳也在書店,他遠遠看到呂河珍,就不動聲色過來和她相認,還表現得很氣經,假裝事先不知道她已經回國,兩個人四目相對,都激動地不知道說什麼好,李政勳的電話突然響起來,正好有粉絲認出呂河珍,呂河珍趁機快步離開,李政勳轉身發現她不見了,趕忙四處尋找,結果呂河珍早已經沒了蹤影。

呂河珍走出去幾步,突然返回書店,發現李政勳已經離開了。李政勳試著撥打呂河珍以前的電話,提示是空號,李政勳只好開車離開,他心裡想著呂河珍,和一輛車發生了剮蹭,司機趕忙下車,呂河珍也從車裡下來,李政勳又驚又喜,覺得這是上天的安排,如果他們倆在一天之內偶遇三次,那就是愛情無疑。

李政勳開車送呂河珍回家,沒想到她還住在原來的房子裡,李政勳不想再失去呂河珍,當面向她表白,後悔當初答應和她分手,呂河珍承認自己也後悔了,不該把李政勳一個人留在韓國,兩個人情不自禁深情相擁。

 

第32集劉泰恩和劉成赫冰釋前嫌 李政勳和呂河珍公開戀情(結局)

河慶從窗戶裡看到李政勳和呂河珍深情相擁,她激動地手舞足蹈,連連向呂河珍祝賀,呂河珍也開心地合不攏嘴,緊接著,河慶打電話約趙一權見面,當面提出要和他永遠在一起,再也不分開,趙一權欣喜若狂,抱著河慶久久不肯鬆開。

劉泰恩約好和家人一起吃飯,妹妹早早就在飯店門口等他,母親看到劉泰恩很開心,劉成赫坐在那裡默不作聲,劉泰恩對以前的事向他表達歉意,劉成赫早已經不放在心上,父子倆冰釋前嫌。

趙一權得知李政勳和呂河珍已經重歸於好,提醒他要珍惜這短暫的相聚,呂河珍下週一就要回美國,李政勳連夜把呂河珍約出來,想在她走之前多多約會,兩個人手拉手在街上漫步,心情無比愜意,他們互相傾訴相思之苦,有說不完的情話,呂河珍回家以後,還和李政勳打電話聊了很久。

李政勳工作之餘,他抓緊一切時間和呂河珍約會,兩個人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金哲雄榮升為九點新聞節目的組長,崔希尚很開心,親手給他打領帶,金哲雄心裡樂開了花,他無意中看到李政勳和呂河珍約會,趕忙過來和自己的偶像呂河珍打招呼,迫不及待把自己升任組長的事告訴她,呂河珍為他祝賀,李政勳不想聽他繼續囉嗦,趕忙帶著呂河珍去見父親。

吃飯的時候,李父不停地為呂河珍夾菜,感謝她和李政勳交往,三個人一起開開心心吃了一頓飯。飯後,李政勳送呂河珍回家,遠遠就看到家門口圍了很多記者,他們倆手拉手回家,記者們拍下這一幕。

李政勳和呂河珍相約出去露營,呂河珍一口氣選了很多野外宿營的設備和用品,當他們高高興興準備出發的時候,天上突然下起了瓢潑大雨,他們被迫取消行程,在家裡搭起帳篷,支起燒烤爐,營造出野外露營的氛圍,兩個人坐在帳篷裡享受美食,說著情話。

呂河珍受邀和導演一起參加新聞發佈會,她很緊張,事先打電話向李政勳求助,李政勳鼓勵她為她加油。發佈會開始以後,李政勳悄悄來到現場,呂河珍頓時信心倍增,對記者說的問題對答如流,導演當眾承認很欣賞呂河珍,才特意找她拍 自己的新電影,呂河珍明確說明是有人鼓勵她,她才有勇氣接下來,記者追問她會過得原因除了新電影,是不是還因為李政勳,河慶和金代表都為她捏了一把汗,呂河珍對此供認不諱,還當眾向李政勳表明心意。李政勳主動站出來向呂河珍發問,兩個人相視一笑。



(Visited 15,904 times, 4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