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宮結局】後宮 分集劇情21-46



後宮》由安以軒馮紹峰楊怡等主演的深宮女人大戲。
後宮》講述了明憲宗時期,楊永為了替兄報仇,入宮成為樂師相遇人生摯愛邵春華,卻因同在宮中身不由己,有情人近在咫尺卻形同陌路的愛情故事。

後宮




 【分集劇情】
第21集
   錢太后因為周太后宮中日日笙歌而病情加重,周太后知曉後,更加興奮。張太醫牽制其中,十分苦悶,招來方尚儀商量對策。原來,張太醫明知這是周太后一心令錢太后不能養病,知道方尚儀可能成兩宮太后權斗的犧牲品,刻意提醒方尚儀,原來二人年輕之時,正如楊永與春華一樣,在宮中結識,但可望而不可即,張太醫為了能遠遠守著方尚儀,長留宮中,不作他想,及後雖結婚生子,但兩人仍暗藏愛意。

  錢太后雖知周太后一心不良,但無對策,只能把一腔怨氣發洩在樂工身上,令樂工苦不堪言。李尚宮雖知樂工局處境,但也苦無良策。李尚宮拜訪兩宮太后,卻沒有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春華獻計,以暴逆暴。張太醫為錢太后扎針,暫時失聰。在周太后奏響更強節奏的樂曲。數日下來,錢太后相安無事,周太后卻已受不了,終放棄用這方法折磨錢太后。方尚儀對春華的機智讚賞有加,奏明李尚宮後,把春華升職為掌樂。周太后在凌司正的報訊下,知此計是春華所出,心極恨之。汪直自知春華就是當日救自己的小女孩後,暗中觀察她,但卻想起自己曾為小利,出賣其父母,首次出現悔疚感,汪直暗驚,自行對鏡說,要成大事,必先棄婦人之仁,上次放春華一馬,什麼債都已還掉。話雖如此說,但一有空閒,還是忍不住暗地看春華。

  楊永勸慰春華看開和清姿的關係,並講出自己的遭遇,兩人更加親近。  汪直委派馬大人到山西賑災,實則叢中漁利。

  袁放為汪直中飽私囊之事氣結,和周尚書商量找馬福隆指正汪直。七巧見含香受寵,受人尊崇,內心極其不平衡,給含香送鑰匙與宮女鬥嘴,結果上了過失冊,被姑姑凌司正痛罵。


第22集
   七巧努力的討好清姿,以求取陞遷之機。清姿心中有恨,但知無法改變事實,想通後,以練舞作為排遣寂寞之法。春華見狀,暗中幫忙,只要清姿想找人伴樂練舞,樂工局中人卻推搪,暗中譏笑清姿,以為淑女身份為何,只是皇上不要的女人,卻要多人侍候,不知進退,春華卻好言相勸,盡量安排,清姿卻不知道春華在她背後為她做了許多額外功夫。

  袁放扮成鐵面人抓到馬福隆,汪直大怒,全京城通緝鐵面人。楊永從宮中回家路上見有人遇襲,出手相救,發現此人竟是袁放。楊永和忠伯配合袁放逃過汪直搜查,汪直和袁放第一次正面交鋒。萬妃知曉春華平息兩宮皇太后之爭後,覺得春華是可用之人,試圖拉攏。含香不時召春華入宮演奏,其實聚舊,春華知含香雖得寵幸,但心中痛苦,不過這是宮中女人的唯一出路,只有勸含香不要太自苦,含香明白,兩人見面都暫時放開其它,只從樂曲中取得樂趣。

  汪直總是無意中掛住春華的信息。看到春華從萬妃宮中出來,汪直折路去拜見萬貴妃。知曉萬貴妃要拉攏春華,汪直內心替春華擔憂。汪直苦惱自己的心思,但是找不到解脫的辦法。七巧找二喜探詢皇上行蹤,試圖得到憲宗心。袁放告別楊永,兩人相互鼓勵好好活下去。

  忠伯勸說楊永跟自己回家,遠離京城這個是非地。楊永放不下哥哥的冤死案。清姿繼續以舞排解不得志,因過於激烈,傷了腰,春華自樂工口中知道此事,跟張太醫求來藥酒給清姿,但知清姿一定不要,叫樂工代送,七巧假細心,取藥酒與清姿,清姿更以七巧為知己。


第23集
   七巧假細心,拿春華送來的藥給清姿,與清姿的關係更進一步。

七巧想得皇上寵幸之心不息,再在皇上面前走動,但憲宗仍不為所動,凌司正知宮中有人引為笑柄,制止,放了盤水在七巧面前,七巧氣結,司正直言七巧別作非份之想,再鬧出笑話侄女也沒情說。

春華陪含香聊天,兩人坦誠著談論著內心喜歡的楊永。春華勸慰含香,自己也希望和喜歡的人廝守終生,但是深處深宮,這是不可能的。所以鼓勵含香努力的想一些積極的事情。清姿腰傷痊癒,感激七巧,立下誓言,如他日能飛黃騰達,一定不忘七巧。周太后故意找碴,春華在殿前受辱,含香替之不值,春華不以為苦,反而著含香少找自己,怕周太后遷怒含香,含香見春華處處為人著想,怕她終吃大虧。

萬妃聽聞春華在周太后那裡受氣,故意召見春華,勸慰她。何妃和含香相約遊玩御花園,何妃身體有恙,召來胡太醫問診。何何宸懷疑有喜,請胡太醫入宮診斷,胡太醫診後未敢作確實答案,先向萬妃報告,已說明是有喜脈,萬妃再三問道,太醫改口說只是月信不准。萬妃才滿意答案,著太醫好好為何宸調理。

  何宸被用藥小產,痛苦難當,萬貴妃召見胡太醫讚賞他醫術高明。胡太醫報告萬貴妃,何妃娘娘的月訊重來,萬妃心知肚明,讚賞胡太醫醫術高明。

  含香仍未知世途艱險,往探病,見何宸病容憔悴,加以安慰。萬貴妃為求子,出宮到興華寺上香。七巧自知無力得寵,想籍清姿令自己重得權力,在萬妃出宮拜神求子之時,安排清姿與憲宗見面。憲宗夜觀湖畔香花,內心念念不忘萬貴妃。


第24集

   七巧收買皇上身邊小太監,把皇上引至湖心亭,讓皇上看到清姿妙曼舞姿,以為是仙女下凡,皇上大喜,向清姿問過名姓。

清姿因是淑女出身,被封賢妃,地位比含香高了一級。清姿被封妃後第一時間拜見錢太后,感謝她對自己的提攜。清姿非常懂事,拜見錢太后後第一時間拜見周太后,周太后本著為皇家增添子嗣的初衷,要清姿好好侍奉皇上。

  萬妃聽聞皇上再立新妃,急忙回宮。闖到清姿寢宮,看到清姿陪皇上夜宴,大鬧一場後,回到寢宮閉門不出。皇上內心放不下萬貴妃,擺駕萬妃寢宮,跟萬妃求和。萬妃氣急敗壞,依舊和皇上吵鬧,映月勸道她別把憲宗趕往別處,萬妃改作風,只作屈曲,求憲宗別忘多年情誼。憲宗對萬妃仍是愛戀,所以一一答應。清姿自承皇恩後,皇上又多日不見人,清姿心中極為忐忑,但仍守諾把七巧調進自己宮中當掌衣。七巧也極恐押錯注,因萬妃已知清姿受皇恩之事由七巧安排,曾命人掌其嘴以洩憤。

  周太后召見憲宗,為他講明專寵萬妃給其他妃嬪帶來的傷害,尤其提到清姿剛被封,就遭萬妃橫行闖入的事,內心一定惶惶不可終日。憲宗明白周太后的意思,表示會反省。憲宗擺駕清姿寢宮,清姿心底陰霾散盡,傳話樂工局,點名春華奏樂。  風光得意的清姿點名要春華為自己奏樂。刻意羞辱,故意找茬,各種挑剔春華奏的樂曲。春華只得忍氣吞聲。正當清姿吩咐七巧掌嘴春華時,含香及時制止。但含香地位不如清姿,也無奈。清姿當面摔壞春華的琵琶,含香安慰春華。


第25集

   楊永安慰傷心的春華,並為她修理被清姿弄壞的琵琶。楊永交還春華修好的琵琶,兩人相互安慰。含香探望月訊不止的何宸妃,心情低落。晚上同憲宗一同進膳時,亦是心神不寧。翌日,憲宗探望何宸妃,並命令張太醫專門醫治。張太醫知道何宸妃的病情實為用藥過度所致,張太醫為胡太醫的行為感到可恥,找到方尚儀一吐心中不快。

  潘洪入宮見清姿,喜上眉稍,清姿有舊恨,但仍答應依諾當潘家是自己娘家,在皇上面前力保,潘洪高興,把邵仲家書給清姿看,清姿看到家書中說及一直以來清姿托宮中人所寄的錢,剛好及時,作清姿母的醫藥費,否則母性命堪虞,清姿奇怪是誰暗中寄錢。清姿找出寄錢的小太監(小安),知是春華所寄,心中有愧,卻被七巧進讒,以為春華只是補償心中不安,清姿相信。在七巧的挑撥下,清姿和春華,含香的關係接近冰點。

  何宸妃屢醫未癒,從宮女口中暗知自己是遭人下毒打胎,闖到萬妃宮中,當著憲宗面前質問萬妃。

  何宸妃知道自己懷孕卻被萬貴妃指使太醫用藥打掉後,憤怒至極,不顧宮廷禮儀直衝進萬貴妃的寢宮,當著憲宗的面,怒罵萬貴妃。熟料萬貴妃沉著應付,何宸妃反被當成瘋子打進冷宮。含香知道何宸妃的遭遇後,在周太后面前求情,無奈無果。萬貴妃找來汪直為自己的行徑收尾,汪直派人要挾張太醫開出假藥方,徹底消除證據。含香天生心善,為何宸妃抱不平,要去冷宮探望她。夏荷找來春華阻止含香。

第26集
   含香準備去冷宮探望何宸妃,春華認為含香不宜進出那些地方,願為她走一趟,幸被春華阻止。春華代含香去冷宮探望何宸妃,帶去物品。何宸妃其實沒瘋,被這樣困在冷宮,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慘,求春華托含香向憲宗陳情救她出冷宮,春華只得好言相勸。春華為保護含香,隱瞞何宸妃的實際情況。樂譜房裡,楊永和春華相遇,兩人談起何宸妃的事情,春華說出內心對含香的擔憂。春華不敢把何宸妃所求說出,怕含香真的向憲宗陳情,會招萬妃加害,心中難過,楊永開解,兩人知道自己也是籠中鳥,或許沒資格同情別人,黯然。

春華知妃嬪間爭寵比宮女危險多百倍,不禁為含香和清姿安危擔心。清姿為怕再度失寵,刻意討好皇上,加上錢太后與清姿親厚,不時在憲宗面前說好話,憲宗明白錢太后用意,也留情面,對清姿多點恩寵,令萬妃覺得威脅,反而利誘七巧,要七巧把清姿與皇上的一舉一動向她報告,清姿蒙在鼓裡,七巧暗喜,搬弄事非,在雙方取利。

  憲宗發現馬福隆被殺案件為偵破,找來汪直問詢。汪直為寬心憲宗,加強警備,到處搜羅鐵面人,無數無辜百姓被抓,充當亂黨。

  袁放救起險些被西廠侍衛抓去的楊永,忠伯擔心楊永的處境,勸他跟隨自己回鄉。楊永婉言拒絕。七巧稟報萬貴妃清姿,含香和春華的關係,故意重傷春華,誣陷含香之所以能夠被憲宗封賞,完全是春華一手策劃。

第27集
   錢太后和周太后兩宮皇太后依舊你爭我鬥,周太后故意諷刺錢太后靠清姿的得寵維護自己的地位。何宸妃終乘門衛不備,逃出冷宮,不知躲在宮中何處,後宮大亂,四出搜人。萬妃下令何宸妃極度危險,見之格殺勿論。何宸妃走投無路,躲進含香宮中,含香只好找春華商量,兩人也不知如何是好,春華想勸何宸先安靜下來,找周太后評理,誰知何宸妃見含香久久未回,心急出外,就在含香與春華回到含香宮中之時,何宸妃已被汪直手下衛士刺中,何宸妃死前向含香說道最後悔之事是得承聖寵,如是普通宮女,也許可活命,含香大受打擊。

萬妃追究為何宸妃會在含香房中,周太后也不悅萬妃下格殺令,正在交鋒之際,含香百辭莫辯之時,突然暈倒。張太醫入宮診斷,周太后也在場,竟診出喜脈。周太后大喜。春華知含香有孕,擔心,因宮中勾心鬥角,就是萬妃不下手,也有人會對含香不利。周太后更是竭盡全力的想保住含香肚子裡的孩子。召見萬貴妃,軟硬兼施,恩威並重的勸她從大局出發,保護皇上的後代。周太后親自送來燉好的燕窩湯,為含香滋補。

  含香體弱,有孕在身後,噁心嘔吐的現象嚴重。忠伯擔心楊永安慰為他求來平安符。春華知含香有孕,擔心,因宮中勾心鬥角,就是萬妃不下手,也有人會對含香不利。含香因受何宸妃之死刺激,身體一直抱恙,楊永也擔心含香安危,求得一平安飾物,著春華交與含香。含香睹物思人,不禁難過。憲宗自含香有喜後,對之更為珍惜,清姿心有不甘,但無奈。萬貴妃為拉攏汪直,贈送金絲軟甲,並上報憲宗,因汪直生日可宮外慶賀三天。

  .
第28集
   汪直生日,請樂工局的男樂工表演。楊永為調查兄長冤死之事,委曲求全,盡力演出,得汪直欣賞,並送了一枝搜刮回來的玉簫與楊永,楊永即席又吹奏一曲,令汪直十分高興,以後會請楊永過府表演,楊永接納。萬妃以為含香身體不佳,可能會流產,但一月過去,仍未有事,萬妃擔心含香終生下皇子,決意加害,本想借張太醫之手,但張太醫用周太后之名婉轉相拒。  何宸妃的前車之鑒,周太后關注萬貴妃的一舉一動,就怕她有所行動。楊洛三十歲生日,楊永祭拜哥哥。為哥哥的冤死鳴不平,講述自己的處境,以及對現實的不滿。在宮中多日,楊永已經查到蛛絲馬跡,仕子冤死事件後,憲宗成立西廠,汪直任廠公。楊永認定汪直知曉內幕,於是藉機為汪直奏樂之機,打探內幕。楊永請求哥哥保佑自己。

  楊永來到西廠為汪直奏樂。汪直看著楊永進入自己的書房,侍從們拔出腰間的佩劍。屋裡的楊永聽見了佩劍的聲音。

  楊永趁機為汪直奏樂之機私闖汪直書房,雖然及時化解危機,但是還是引來汪直的懷疑。萬妃找來春華,半迫半誘,要春華把補品送給含香進補,春華知道不能當面拒絕,答應,送入含香宮中,但對含香直言這是萬妃所送,叫含香以後別亂吃不明之物,含香明白。萬妃試探出春華果然不受自己控制,原來補品根本無毒,萬妃才不會直接加害含香惹周太后不滿,但決意找機會除去春華。

  因為含香懷孕,清姿自感受到憲宗的冷落,陪伴憲宗在花園裡賞魚,含香又來插足,清姿非常生氣,但亦是無計可施。憲宗還是陪著含香離開。

第29集
   含香雖很小心飲食,但仍遭萬妃用計在含香所經之處倒下油污,含香滑倒,胎兒危在旦夕。含香小產,傷心欲絕,眾雖知是萬妃所為,但無憑據,無人敢張聲,周太后卻不罷休,誓要找出萬妃惡行,趕其出宮,否則憲宗難有後裔。春華被查出曾代萬妃送補品與含香,太后召見查問,春華欲吐真相,但反被含香阻止,因補品已倒去,萬妃一定能推諉,春華見太后時並無說萬妃不是,但周太后卻裝作春華已說原委,責令萬妃,錢太后稱無憑據,難以治罪,憲宗也說情,不了了之。

  含香走不出小產的陰影,春華去找張太醫問詢含香的病情,被告知為醫者,可以醫病,沒法醫心。春華處心積慮的想幫助含香,她想到了楊永。

  春華勸慰含香好好活下,唯有如此,心中的希望才有實現的可能。清姿近日未得見憲宗,心中鬱悶,經過御園,剛見憲宗與含香遊園,並由春華陪伴,清姿氣極,七巧繪形繪聲,認為含香快要將春華推給憲宗,也成妃嬪,到時後宮就由她倆控制。清姿更恨。錢太后身體抱恙,潘洪去往探望的路上遇到劫匪,幸得袁放出手相救。潘洪為答謝袁放,向錢太后舉薦袁放。  清姿召見春華為自己彈奏樂曲,中間故意找茬,七巧更是藉機整治春華。


第30集
   潘洪引薦袁放,清姿來見。七巧覺察到清姿和袁放之間的微妙關係,為討好萬貴妃,極力打探。楊永和袁放再次相遇,兩人斟酒細談,各表內心苦悶。憲宗近日多青睞賢妃,萬妃嫉妒萬分。正巧七巧來報清姿和袁放關係曖昧的事情,萬貴妃心生計謀,告知汪直,讓他徹查此事。

汪直記憶力極好,看到出入宮門冊中袁放的名字,遂想起搜查鐵面人時在楊永家的那個人。汪直招來楊永問詢,楊永知曉汪直心狠手辣,探知汪直已經知道清姿和袁放的關係,雖搬出潘洪,說袁放只是感歎曾在潘府見過溫順的清姿如今變得潑辣無比,看到清姿訓斥樂工的無禮之舉,都覺得羞愧,汪直卻問起清姿訓斥的是何人?

  汪直從楊永口中得知清姿對春華所做惡事,心生怒氣。楊永告訴袁放汪直調查他的事情。袁放把汪直從獵戶劉勇案件到仕子冤死案的過程中如何利用移花接木之計害死五皇叔的事情。楊永感歎事實難辨,決定要找到汪直害死景山仕子冤死案的證據,將汪直繩之以法。

  楊永向樂工局請假,向春華說是要回鄉有急事,但其實去找獵戶,怎知原來獵戶拿了錢走不久,汪直就現身殺人滅口,獵戶裝死才能爬回家中,但被刺中喉頭,既癱又無法說話,此人又是文盲,根本無法說明原委,楊永見獵戶慘況,氣憤,請大夫來醫治獵戶,希望有日能令他開口指證汪直。

  錢太后身體日差,終病死。憲宗感念錢太后是先皇皇后,撫養自己長大,吩咐厚葬錢太后。不想遭到生母周太后的極力反對。

第31集
   周太后堅持自己是皇上生母的身份,不允許錢太后下葬皇陵。憲宗為此事苦惱,萬貴妃給他注意,要他找汪直商量對策。汪直想出「一陵二後」的計謀,加上群臣力諫,錢太后才入土為安。潘洪自錢太后死後,只有依仗清姿。

  錢太后為袁放留下推薦信,袁放感激萬分,卻再無入仕之心。春華不明白女人要爭名份、權勢,竟可爭到死後。楊永一直未歸,含香和春華為其擔憂,含香依舊鬱鬱寡歡,春華盡力陪她解悶

。  春華陪含香玩憲宗賞賜的萬花筒,清姿對此氣憤萬分。七巧雖然每日在清姿身邊陪伴她,但是時不時的去萬貴妃那裡報告清姿和憲宗的情況。清姿無故腹痛,七巧懷疑是不是被人下詛咒,矛頭直指春華。結果真的在春華出找到證據。因為詛咒之事為宮中禁忌之事,事情驚動周太后。清姿和春華都被就去問詢。李尚宮知道春華受委屈,極力為她解脫,但是未有效果。萬貴妃提出辨認字跡,結果查出字跡卻為春華的。萬貴妃想藉機除去春華,於是把春華的行為初衷和含香的小產聯繫到一起,說春華是為含香報仇才詛咒清姿。周太后氣憤之極,把春華交給萬貴妃處置,春華被關到司正局牢房。

第32集
   含香請求李尚宮他們救春華。李尚宮她們想出計策,無奈萬貴妃只想春華死去,春華的命運依舊未知。汪直從貴妃口中探的口風,相近辦法就春華。

  凌司正向來討厭春華,她建議萬貴妃夜長夢多,要當機立斷。於是萬貴妃賞賜白綾給春華。就在最後一刻,汪直拿著皇上的聖旨出現,救下春華。原來汪直對春華小時候救自己的恩情念念不忘,請求憲宗把她賞賜給自己做對食。憲宗覺得汪直政績有功,於是同意汪直的請求。春華不明汪直救自己的緣由。汪直講述自己和她的淵源,並保證自己只想報恩,沒有其他目的。春華才放心。萬貴妃知曉憲宗同意汪直娶春華為對食的請求,氣憤萬分。滿臉怒去的找到憲宗,想聽訊憲宗的解釋。

  萬妃生氣憲宗同意汪直與春華成為對食的事情,找到憲宗那裡出氣。憲宗曉之以理,說汪直為自己辦了好多事,在處理錢太后安葬的事情上又表現出色,所以就答應了汪直的請求。萬妃找不出理由反駁,只好暗自生氣。汪直不想因為自己與春華成為對食的事情與萬妃結仇,親自到萬妃宮中請罪。萬妃不解汪直所做,汪直以喜愛聽春華奏曲帶過,萬妃從自己處境出發,只好忍氣吞聲。

  含香擔心春華安慰,春華告訴自己和汪直的淵源,說自己曾經救過小時候的汪直。含香寬心,依舊要春華小心汪直。兩人談心,春華感歎自己不能夠和楊永有結果。含香安慰春華。

  楊永拜託醫生救治照顧癱瘓的獵戶劉勇,一個人趕回京城、不想回到京城的楊永得知春華要和汪直結成對食的噩耗。楊永忍痛在春華和汪直對食宴上奏樂,內心苦痛不已。

第33集
   含香召見春華,擔心她的安慰。春華為自己與楊永兩情相悅卻相隔萬里的事實難過。

當他得知春華之所以和汪直成為對食的真相後,更加的苦悶,直歎自己無能。兩人相見無語,卻勝似千言萬語。

春華只知汪直權傾朝野,但不知他在外惡行,見汪直對己不薄,也作出少許關懷之情,汪直心中更對春華有好感。楊永回,竟然春華已成汪直對食,震驚。春華也有苦難言,兩人暗自傷心。汪直知楊永與春華有情,裝作不知,但心中頗矛盾。

  楊永接到消息,獵戶傷勢好轉,能夠說話,楊永想到只要獵戶指證汪直,兄便可翻案。於是著急的前往獵戶家,熟知被禁衛攔住。

  楊永趕到獵戶劉勇家時,劉勇一家老小已經命喪汪直手下。楊永在逃亡的路上受傷。汪直知曉鐵面人再次出現,並且調查獵戶的事情,並且楊永牽連其中,大怒,要求手下一定要抓到鐵面人。含香自小產後,身體日差,皇上恩典,可隨周太后到廟中祈福,春華同行。西廠人途追殺楊永,遇太后上香隊伍,不敢驚動,想待眾人過後,才找楊永,原來楊永躲進運物車底,隨眾人進了廟內。春華無意中發現受傷的楊永,大驚。含香猜出春華心思,知道楊永受傷,心裡不忍。含香裝病換的藥物。宮女在外私會男人是死罪,春華一人去照料受傷的楊永。楊永受傷倍感寒冷,春華相擁楊永,兩人靠在一起取暖。


第34集
   春華相擁楊永為他取暖,漫漫長夜過去,兩人再次坦誠相見。凌司正幾乎發現躲藏著楊永,幸的含香急中生智,支開凌司正,解除險境。春華帶著楊永從後門離開,要楊永拋下中怨念,開始新的生活。

  汪直確定楊永和鐵面人之間的關係,因為知曉楊永和春華本已彼此有情有義,已經心生怨恨,得知楊永調查獵戶事件後,汪直下令秘密逮捕楊永。從興華寺歸來,春華因為擔心楊永,鬱鬱寡歡。汪直看著心疼著急,找春華聊天,春華知道汪直對自己真心,但是對於汪直所作的壞事不能釋懷。

  憲宗欲擺駕含香寢宮,卻被告知含香身體抱恙。憲宗只好移駕萬貴妃寢宮。周太后得報此事,心生疑惑,找來太醫問詢。

  周太后問詢太醫含香的病情,希望含香能夠快點恢復,侍奉皇上。含香因為掛念楊永,茶飯不進,太醫送來的藥含香都趁夏荷不注意倒掉。清姿練習作畫增強和皇上的感情,自是得到皇上的愛戀。七巧因在清姿處得勢,欺負春華的事被汪直知道,汪直派人教訓七巧。七巧找凌司正抱怨,被凌司正大罵打狗要看主人,朝廷裡沒人敢和汪直鬥。楊永並沒有遠走,而是躲在袁放處練功,尋找新的報仇的機會。

  含香自廟中回來,托病婉拒憲宗寵幸,清姿乘時崛起,除了萬妃之外,成最得寵之人,宮裡勢力的太監宮女紛紛靠攏清姿。萬妃忌恨,七巧穿梭兩宮之間,既有利又有權,十分快意,凌司正勸她不要兩邊倒,最後弄的屍骨不全。七巧連凌司正也不放在眼內,凌司正氣結,但也無奈。

  清姿得寵,宮裡勢力的太監們巴結她,凡事都以她為先。

第35集
   清姿得寵頗為得意,言語間曾暗示萬妃年老色衰,被七巧加鹽加醋,萬妃伺機整治清姿。

  春華思念楊永,擔心他的處境。汪直猜測春華的心思。楊永不告而別離開袁放,回到京城住處後,安排忠伯回老家,自己一個人踏上復仇之旅。汪直與春華較多時間相處,對春華愛意越深。但日常表現仍落落大方,表示萬妃氣下之後,便會奏請皇上取消對食身份。但一次酒醉後吐真言,想春華長伴身邊。春華愕然,但裝作不知其心意。汪直喝醉酒,對春華吐露心聲,要春華不要離開自己。翌日,汪直知道自己失態。

  汪直承諾春華,時機成熟會請示皇上解除他們的對食身份。春華和含香兩人談心,為楊永祈禱。清姿突然出現,在春華和含香面前大擺威風。汪直內心已經深藏春華, 事事都想著她。官員進貢的物品裡,特意為她留了一塊美玉。

楊永在外伺機,終找到機會欲刺殺汪直,但失手,被關進西廠大牢。

  忠伯見楊永久無音訊,到宮門打聽,被趕,巧遇小安。小安把忠伯找楊永的事情告訴春華。春華到西廠探詢楊永的消息。進到細長牢房,看見楊永受重刑,不禁失控。春華求汪直放掉楊永,但是僅僅以愛惜楊永音樂之才為理由。春華以永遠做汪直的對食為代價要求汪直放掉楊永。

第36集
   春華以永遠做汪直的對食為代價要求汪直放掉楊永。汪直看到春華對楊永的真情,內心嫉妒萬分。

  汪直對於放掉楊永耿耿於懷。他回憶起自己最初成為太監的初衷。原來他是一位假太監。所以他才對春華用情至深,還期望著和春華相守一輩子。

  楊永被放出,但想到自己的命是由心愛女人以自由換來,痛苦,也氣自己無能力,又自暴自棄,老僕知其苦處,也無奈,只默默守護。春華自答應長伴汪直後也鬱鬱寡歡,汪直看在眼內,心中不是味兒,但仍派人監視楊永,一有異動,立時回報。春華見含香久病,擔心是宮中有人加害,請方尚儀幫忙,由張太醫診治一下,但張太醫說含香除了體弱之外,並無大礙,春華放下心來,偶然看到含香所作之詩,才知道含香對楊永仍未忘情,所以不想皇上親近,春華難過。

  汪直對春華用情已深,格外注意春華的小情緒。對於自己的失控,向春華道歉。春華似乎已經無慾無求。春華探訪含香,無意中看見她寫的墨寶,知曉她對楊永依舊念念不忘。春華擔心後宮深似海,希望含香為自己多考慮。含香表示,自己會努力的。

  清姿終懷有憲宗裔,但眼見宮中多次流產事件,暗驚,找潘洪商議,潘洪雖知周太后一直對清姿視是錢太后的人,但事關憲宗裔,也該保護,想向周太后求援,怎料七巧已先一步向萬妃報告,讓萬妃早作準備。周太后聞清姿可能有喜,大為高興,請來太醫把脈,怎料先後三名太醫都說清姿只是腹脹,太后失望,又因清姿是錢太后家中人送入宮的,更形不悅,萬妃笑清姿,可能想得龍裔,想得太多,令清姿難堪。

  七巧送藥進來,但清姿明知自己非腹脹,拒喝藥,七巧露出本來面目,說萬妃要你喝的,你不喝,可知有何後果。清姿方知七巧早被萬妃收買,自己宮中所有人都是萬妃爪牙。七巧把藥硬灌進清姿嘴裡,清姿抵抗不來。


第37集
   清姿被灌藥,向憲宗訴說,被宮人所害,眾口一詞否認,清姿百詞莫辯。憲宗早已被萬妃說服清姿是想得子過度,心智有損,憲宗只叫清姿別胡思亂想。清姿苦不堪言。

  含香見清姿多日不出,向宮人打聽,知清姿抱病,又見七巧與清姿宮中各人在外閒聊,不加伺候,奇怪,向春華透露,春華欲往打聽,卻被七巧攔在門外。

  春華利用汪直關係,用大太監把宮中各人引開,春華得見清姿,見清姿已憔悴不堪,大驚,清姿哀求春華要救救其腹中骨肉,因清姿被灌藥時盡量沒吞下,大部份藥都流出口外,所以胎兒仍保住。春華愕然。

   清姿懷孕後,知道春華一直在幫助自己,認清七巧的口是心非,她請求春華幫助自己保住肚子裡的孩子。春華教清姿,將計就計,扮作瘋癲。在含香的爭取下,清姿住進蕪衡殿。清姿依言,果然被遷往蕪衡殿,春華拜託桂芝照顧她,在小安幫忙下,讓清姿在此間靜養。

  萬妃除去心頭大患,高興,七巧要賞,萬妃問她要何職務,七巧想當司制,統領宮中后妃宮女的衣服製作保養。萬妃向李尚宮提議,李尚宮指七巧在掌衣一職也當不了很久,很難破格升她,萬妃也不為之爭取,轉向七巧回絕,七巧因清姿已遷往冷宮,無主子伺候,地位更差,只好求萬妃收容,萬妃答應,但只作掌燈閒職,七巧心中有氣。小安來報,清姿作小產,春華大驚,暗請張太醫診治,張太醫要清姿七日不能下床走動。


第38集
   清姿作小產,春華大驚,暗請張太醫診治,張太醫要清姿七日不能下床走動,但身在蕪衡宮,當中宮女全是老邁無力,無人可相助,春華乘汪直外出辦事,向樂工局說不適,來照料清姿。清姿一覺睡醒,見春華伏在自己床邊累極睡著,感激落淚。清姿感激春華,春華安慰她,說自從她在市集,一把拉住打她的叔母,春華已把她當成一生的好姊妹。

  清姿後悔自己聽七巧唆擺,誤會春華,春華叫她別想其它事,安心養胎,清姿答允。汪直知曉春華向樂工局請假照顧清姿,自生悶氣,言語中勸春華做好自己本分的事情,不要多管閒事。楊永仍自暴自棄,春華由小安口中得知,心中黯然。兩人各自奏起昔日同作之曲,心中自苦。

  憲宗擺駕含香寢宮,含香已經入寢,急忙接駕。

  憲宗突然擺駕含香寢宮,含香內心彆扭拒絕皇上,皇上憤然離開。宮中紛紛傳言含香失寵的事情。春華勸慰含香要為自己考慮。汪直看著春華的樣子,言語中警戒她要安守本分,不要做逾越規矩的事情。清姿感激春華的無私幫助,內心對自己曾經的所作所為滿懷愧疚。汪直對春華關懷備至,但春華對他總是有三分距離,汪直不以為意,只要能每回到宮中春華就在身邊,已感滿意。汪直回憶自己的所作所為,知道罪惡很深,但是最後悔曾經出賣春華父母之事,而眼前所作的一切,汪直已經分不清楚,到底是在贖罪還是已經喜歡上春華。

  汪直派特務四出搜證,朝中大臣有不順意者,皆安插罪名,憲宗卻以為這樣才有安全感,袁放終被指證在酒館中與人論事,提及憲宗太信任西廠,早晚危及朝政,袁放被捉,卻被人中途救走,原來是楊永,楊永已生無可戀,所以不怕危險,袁放感激。

  含香失寵之事在後宮傳出,又遭人白眼,含香甘之如貽,只不時奏出在廟中與楊永合奏之曲,其它人不明所以,但春華卻知原委。清姿在蕪衡殿養胎,終已回復健康,春華大感安慰。汪直知道春華為清姿所做的一切,會觸怒萬妃,但仍不點破。

  汪直把報復的矛頭指向死對頭周尚書,派人刺殺趕回京城路上的周尚書。幸得袁放救助,周尚書才得以喘息,只是已經命在旦夕。周尚書恨寫血書控訴汪直的罪過,要袁放冒死覲見憲宗獻上血書。憲宗煩悶,與二喜出宮打獵散心。

第39集
   圍場裡,袁放劫持憲宗,獻上周尚書的血書。憲宗因為袁放的出現,以及周尚書的血書而對汪直產生懷疑,汪直心思細膩,覺察出憲宗的不一樣。

  清姿懷孕受到桂芝,張太醫,春華的悉心照顧,內心感恩。蕪衡殿裡的太監和宮女們都悉心呵護懷孕的清姿。張太醫曾說清姿會在月底分娩,春華準備之前數天稟告太后,讓清姿在安全環境下生產,怎料清姿早產半月,消息傳到萬貴妃耳中。

  清姿在春華幫忙下在蕪衡殿中產子,母子平安,春華大喜,正準備通知周太后,萬妃已殺氣騰騰趕至,正欲加害兩母子,周太后突然出現,原來是汪直暗中通知周太后,周太后急忙來到蕪衡殿。周太后看見可愛的皇孫,高興萬分,既往不咎清姿的一切過錯。拷問萬妃到此所為何事,萬妃說也如太后一樣,知憲宗得龍裔,趕來看個究竟。

  萬貴妃對於清姿生子的事耿耿於懷,對功臣春華更是痛恨萬分。知道汪直暗中透露清姿生子的消息給周太后的事情後,找來汪直拷問。汪直以春華碰巧遇見清姿生產為由敷衍過萬貴妃。萬貴妃對於春華和汪直所作的事心知肚明,但是不便點明,只好忍氣吞聲。春華猜到是汪直向周太后透風,回到西廠感謝汪直,汪直知道萬貴妃會召見春華,告訴春華以碰巧遇見清姿生育為理由解釋在現場的原因。

  萬妃親見春華,詢問明知清姿有孕,為何不作回報,春華托詞應付,兩人交鋒下,萬妃找不到藉口治春華罪,但更有決心,不留此人活口。


第40集
   春華,清姿,含香三姐妹重聚,和好如初。七巧在萬妃宮中受氣,這日忘記掌燈,又被萬妃抓到正著。七巧在萬妃宮中已受盡閒氣,正不快,萬妃因清姿暗中生下皇子,更把怒氣宣洩在七巧身上,七巧痛苦,向司正求救,司正說她得罪的是萬妃,可怎救她,不被連累已是家山之福,七巧更慘。

  潘洪進宮探望清姿,向她道賀。經歷過是是非非,潘洪不想再把自己的孩子們帶進宮裡。潘洪最後跟清姿提起袁放想進宮謀職,希望清姿能夠有機會舉薦一下,清姿答應。楊永知道袁放要進宮當差,勸他注意安全。袁放被分配到新華門成為宮中守門侍衛。巡邏到西廠時,看見春華,猜測她是救楊永的女人。

  春華經過清姿的事件後,身心疲憊,終於病倒了,汪直悉心照顧。春華感受到汪直的真心實意,但是對於汪直所有的罪行又不敢苟同,所以與汪直一直維繫著相敬如賓的關係。

  為了摸清西廠的情況,袁放找到春華,希望她能夠幫助自己。春華勸說袁放放棄大膽計劃。袁放詢問楊永,春華是不是他不想離開京城的原因之一,楊永沒有否認,承認和春華之間的情誼。

  憲宗詢問汪直周尚書案件的調查情況,著令他盡快結案,對所有反黨格殺勿論。這個時候,氣急敗壞的萬貴妃亦是逼迫汪直殺掉春華,兩人才可以建立新的同盟關係。汪直左右為難。

第41集
   在江副使的幫助下,汪直偽造了周尚書燒焦的遺體,謊報周尚書一案結案。憲宗滿意,著令汪直盡快查明鐵面人正想,剷除反黨餘黨。

對於汪直亂殺好人結案的行徑,袁放和楊永氣憤萬分,為保住幾位被抓忠臣的性命,兩人抓緊了尋找汪直證據的步伐。在袁放的安排下,楊永入宮,冒險與春華見面,兩人恍如隔世,楊永求春華為他偷取汪直帳簿,春華為難,楊永動之以情,春華一時難以決定。春華明知汪直作惡多端,但無奈他又是自己救命恩人,且待己不薄,要對付他,真是情義兩難。

  汪直見春華滿懷心事,以為只是惦掛楊永,為了給春華慶生,汪直安排春華出宮遊玩一日,春華自入宮以後,只隨太后出遊兩次,皆有任務在身,這次卻是自由自在的在城中走動,非常高興,也感動,汪直見春華喜悅的樣子,也十分開心。兩人寺院祈福,戲院看戲,好不樂哉。

  春華感激汪直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更難下手。春華決定拒絕楊永,楊永難過,追問是否對汪直動了真情,春華否認,但承認知道汪直對己的情誼,不想由自己去對付他,更勸楊永速離京城,免遭不測,楊永不允,說及保住命又如何,春華會逃出這大囚牢嗎?春華難以答辯。楊永向袁放表示春華不願取帳簿,自己也不想春華犯險,自會再想辦法,袁放無奈。

  憲宗非常寵愛小皇子,萬妃想抱一下小皇子,卻被周太后阻止,無辜又受了周太后一肚子氣,憲宗只好從中調節。萬妃生氣,七巧打破宮燈,被萬貴妃賞打五十大板。七巧找姑姑訴苦,凌司正愛在心中無奈。七巧在萬妃宮中受盡閒氣,想吃回頭草,求見清姿得寵。


第42集
  七巧求見清姿,請求她收留自己。清姿當然不答應,反要求若七巧肯指證當日如何受命灌藥打胎,自己或許可答應。七巧見清姿一事很快傳到萬貴妃耳朵裡,萬妃見七巧有異心,已立下殺心。七巧經過池塘,被人按進水中,浮屍湖中。

  含香、春華、清姿知七巧死去,亦感不安,雖不認同七巧為人,但念及同是皇宮之內的籠中鳥,見她如此下場,也感傷心。李尚宮安慰凌司正,凌司正為自保,雖然對侄女的冤死心知肚明,但只能選擇忍氣吞聲。萬貴妃召見凌司正,賞她黃金,給七巧的家人。凌司正知道自己反抗無力,只好接受現實。七巧頭七之日,春華,清姿等人去祭奠,看著淒淒涼涼的樣子,不禁感歎。

  二喜向來和七巧親近,知道七巧往生後,非常難過,回憶和七巧一起時的盛情。含香身體日差,春華清姿頗為擔心,群醫束手,春華、清姿黯然。含香和清姿親近惹來萬貴妃的生恨,得知是春華從中牽線,對春華的恨意更濃。

  袁放窺探西廠被侍衛詢問,春華巧妙周旋,幫助袁放過關,勸他不要再做危險的事情。春華為含香的事情煩惱,汪直心疼,特意關照她。

  春華從張太醫處得知含香命在旦夕,決心幫她完成最後的心願。讓她見楊永一面,春華盡量想了她心願。春華四方聯絡,終找到楊永,假意帶含香出宮到廟中祈福,讓含香與楊永會面。

第43集
   楊永冒險入宮勸說春華偷取汪直賬簿,春華為難。汪直帶春華出宮遊玩,春華十分開心。春華感激汪直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忍下手對付汪直,便拒絕了楊永。萬貴妃想抱抱小皇子,卻被周太后阻止,萬貴妃把氣撒在七巧身上。七巧找姑姑訴苦,凌司正表示愛莫能助。七巧求清姿收留自己,清姿提出的條件是要七巧向周太后指證萬貴妃。萬貴妃得知此事,動了殺念。

第44集
   七巧被萬貴妃害死,凌司正雖對一切心知肚明,但她為自保只能忍氣吞聲。袁放窺探西廠被侍衛發現,春華幫袁放解圍。含香身體每況愈下,連張太醫對含香的病也束手無策,春華決定幫含香完成最後的心願。春華托小安子給楊永送信,自己則向周太后求情,假意說要帶含香出宮到廟中祈福,實則想讓含香與楊永見上一面。興化寺外,楊永吹奏一曲,含香含笑在楊永面前死去。

第45集
   萬貴妃與周太后帶著司正部人員趕到,將春華和楊永捉拿。皇上從萬貴妃口中得知此事後和太后一起審問春華與楊永。汪直得知春華和楊永被捕,想方設法營救春華。萬貴妃嚴加審訊春華,還命人對春華動用大刑。

  萬貴妃與周太后帶著司正部人員趕到,將春華和楊永捉拿。皇上從萬貴妃口中得知此事後和太后一起審問春華與楊永。汪直得知春華和楊永被捕,想方設法營救春華。萬貴妃嚴加審訊春華,還命人對春華動用大刑。袁放探望楊永,楊永請他把忠伯騙回老家。皇上思念含香,原諒了含香,下令厚葬她。周太后為保皇家聲譽,支持皇上的決定。

第46集(結局)
   楊永被釋放,周太后怕春華太過聰明會擾亂後宮,堅持處死春華。清姿與汪直也在為救出春華而多方奔走。袁放入宮偷偷打探春華消息時,因看到清姿失神,被錦衣衛殺死。春華死刑前一晚,汪直用偷梁換柱之計將春華送出宮。汪直得知春華欲與楊永見面,下令殺死楊永。小安得知後去通風報信,身穿楊永的衣服的小安被誤殺。此後,沒人知道春華和楊永究竟去了哪裡……

步步驚心DVD
步步驚心
後宮甄嬛傳 上套 DVD
後宮甄嬛傳
我可能不會愛你DVD
我可能不會愛你
犀利人妻 DVD
犀利人妻
後宮甄嬛傳 下套 DVD
後宮甄嬛傳
醉後決定愛上你 DVD
犀利人妻

【圖片為博客來提供】



(Visited 45,285 times, 3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