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韓劇 那年,我們的夏天】結局.分集劇情1-16*不狗血愛情劇

那年,我們的夏天》講述了一對分手十年的戀人,因為高中時期拍攝的紀錄片突然人氣爆棚,兩人被召回到攝影機前再度合作。

這是一部久別重逢,複雜微妙的浪漫愛情喜劇。

那年,我們的夏天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那年,我們的夏天~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那年,我們的夏天



贊助商連結



崔雄崔宇植

筆名「高午」的建築插畫家。

高中時是全校267人中的第267名,卻堂堂登上圖書館借書排行榜第一名,對29歲人生的憧憬為平和放鬆的生活。

 

 

那年,我們的夏天

國延秀金多美

「奔逐」行銷公司組長。

高中全校第一,認為29歲的自己會往人生勝利組的方向前進。

 

 

那年,我們的夏天



贊助商連結


金志雄-金聖喆 飾

紀錄片導演,崔雄最好的朋友,被崔雄的父母如同自己兒子般疼愛著。

 

 

那年,我們的夏天

NJ-盧正義 飾

25歲,準備著人生第二幕的最頂級IDOL。

 

【分集劇情】 

第1集國延秀和崔雄被迫拍紀錄片

故事追溯到十年前,也就是2011年的那個夏天,崔雄還是輝陽中學的高中生,他不思進取,學習成績在全校墊底,5班的國延秀學習刻苦,一直是全校第一名,班主任的朋友是製片人,他要跟蹤拍攝全校最好和最差學生的紀錄片,國延秀得知拍攝會有酬金,才勉強答應和崔雄做同桌。

崔雄強打精神聽了一會,就開始打盹,他像以往一樣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終於熬到了下課,崔雄如釋重負,遭到國延秀的諷刺挖苦,崔雄不服氣,兩個人一言不合就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國妍秀不想再和他同桌,以免影響聽課,崔雄對她反唇相譏。

國延秀第一次見到崔雄這個名字是剛入學在學校圖書館,她每次都借很多書,可還是屈居第二,看書最多的竟然是成績最後一名的崔雄,她覺得崔雄是怪胎。崔雄也清楚地記得第二次見到國延秀是在新生開學典禮上,國延秀作為優秀學生代表上台領獎,崔雄點頭向她示意,國延秀對他嗤之以鼻。

崔雄本來不想和國延秀一起拍攝紀錄片,可製片人事先去通知他父母,父母對崔雄好言相勸,製片人也在一旁軟磨硬泡,崔雄才硬著頭皮答應下來。攝影師全程跟蹤拍攝崔雄和國延秀的學習和生活,第一天就狀況不斷,午飯的時候,崔雄不小心把烤腸撥拉到國延秀的身上,國延秀賭氣把醬汁擠了他一身,緊接著,他們倆在球場發生碰撞,國延秀的額頭被撞了一個大包。國延秀上課積極回答老師的提問,崔雄聽不進去就犯困,他們倆都覺得對方不正常,最後,製片人對他們進行採訪,國延秀直言不諱指出崔雄沒前途,遲早會被社會淘汰。紀錄片發到網上以後,立刻引起了學生和網友的熱議,大家一致要求拍攝第二季。

轉眼十年過去了,國延秀在奔逐廣告公司做銷售組長,她想採用高中時期拍攝紀錄片的方式做前期推廣,巢安公司的組長張道律當眾提出質疑,讓秘書知賢再聯繫其他公司,國延秀從小到大第一次被人否定,她不甘心就此放棄,向張道律詳細講述了第二套方案,想請指名演員NJ和大名鼎鼎的插畫師高午在開幕式上作畫,張道律讓她先把高午請來再說。

國延秀下班去地下車庫開車,誤把張道律的車當成她的,拿著鑰匙鼓搗半天也打不開,再次遭到張道律的冷嘲熱諷,國延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發誓盡快聯繫高午。崔雄父母開了一家小吃店,為了擴大影響,父親特意請來崔雄的同學金志雄幫忙拍攝宣傳片,還讓崔雄摘豆芽,崔雄每天熬夜畫插畫只睡兩個小時,他拒不配合拍攝,金志雄故意把摘好的豆芽弄亂,崔雄氣得追打他,金志雄趁機拍下這一段。

同事很快找到高午的資料,國延秀把高午的插畫作品從頭至尾看了一遍,她被深深感動。崔雄一回家就開始作畫,不知不覺天就黑了,經紀人具恩浩強行拉他出去跑步,金志雄也在一旁起哄,崔雄叫苦不迭,他用高午這個筆名畫插畫,還向父母隱瞞此事,金志雄在網上都查不到他的任何信息,勸他不要再走神秘路線,抓住機會大賺一筆,崔雄顧左右而言他。

意律是國延秀閨蜜,她給國延秀介紹了一個男朋友,國延秀因為工作忙屢次爽約,意律打電話把國延秀叫來,催她盡快和對方見面,國延秀卻不當回事,意律懷疑她還放不下崔雄,國延秀趕忙找借口掩飾。兩個人把酒言歡,一口氣喝了很多酒,國延秀一回家就打開電腦搜索高午,沒有找到圖片資料,只有簡單的文字介紹。

導演找金志雄拍紀錄片,金志雄嫌跟蹤拍攝人的紀錄片太麻煩,想拍攝風景,導演翻出十年前的紀錄片,讓金志雄重拍國延秀和崔雄十年後的生活和工作情況,金志雄不想拍,可又架不住導演的威逼利誘。睿仁和同事們湊在一起翻看崔雄和國延秀當年的視頻資料,把國延秀和張道律相提並論,國延秀無意中聽到同事們的議論,她強壓心中怒火。

NJ是崔雄的粉絲,她主動打電話給崔雄,想參觀一下崔雄的工作室,崔雄誤以為NJ想免費要他的插畫,具恩浩卻開心地合不攏嘴,攛掇崔雄見見NJ,還幫崔雄挑選衣服。國延秀冒雨來咖啡館見相親對像姜閔修,她一進門就看到一身休閒裝的張道律獨自在這裡吃飯,崔雄也在這家餐廳等NJ,他隨手在紙上作畫。

姜閔修隨後趕到,一坐下就一一歷數了國延秀因為工作四次爽約,然後就離席而去,張道律躲在一邊偷笑,國延秀很尷尬,主動坐在張道律對面和他一起用餐。NJ因為拍攝沒結束不能赴約,崔雄把剛完成的插畫放在桌上就走了。

 

第2集崔雄拒絕和國延秀合作

十年前,國延秀和崔雄拍完紀錄片以後就開始談戀愛,國延秀擔心崔雄考不上大學,崔雄要去她上大學的城市復讀,國延秀心裡美滋滋的。

國延秀順利考上大學,崔雄遵守承諾開始復讀,他們倆不離不棄,一有時間就約會,國延秀生病,崔雄無微不至照顧她,兩個人時有爭吵,可是很快就和好了,日子就一天天過去了,他們倆不知不覺已經交往1792天,國延秀想去國外深造,崔雄擔心她會變心,兩個人再次起爭執,最後不歡而散。

國延秀看了高午的畫作,一眼就認出那是崔雄的作品,國延秀多方查證,證實崔雄就是大名鼎鼎的插畫家高午,她一早登門拜訪,兩個人時隔五年未見,都久久愣在那裡。金志雄一早來店裡拍攝,崔雄遲遲未到,父親以為崔雄作畫熬夜病了,想找醫生給他拿點藥。

國延秀說明來意,想請崔雄在巢安店舖開幕式上作畫,崔雄斷然拒絕,國延秀苦苦懇求,崔雄就是不鬆口,口口聲聲稱因為當年拍攝紀錄片留下了心理陰影,他不想再在公眾場合露面,讓國延秀去找別人幫忙。具恩熙下樓認出國延秀,忍不住拿他們倆打趣。

NJ親自登門來找崔雄,具恩浩熱情歡迎她,國延秀趕忙識趣地離開,崔雄追出來,故意往國延秀身上撒鹽,國延秀氣得無語。NJ得知高午的本名叫崔雄,就想參觀一下他的工作室,具恩浩帶她四處參觀,NJ自稱一直睡不著覺,自從看了崔雄的建築插畫,覺得心情豁然開朗,她滔滔不絕講述自己的感受和體會,崔雄在一旁默默陪著她,NJ覺察出崔雄心不在焉,賭氣和他告辭離開。

金志雄正在店外拍攝,無意中看到國延秀匆匆離開。國延秀心煩意亂往回走,她不想再去求崔雄,可又想起她在張道律面前的承諾,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一輛摩托車疾馳而過,差點撞上心事重重的國延秀,多虧金志雄及時趕來護住她。金志雄猜到她來找崔雄,也猜到了崔雄向她撒鹽,因為崔雄和具恩浩練習很多年了,今天終於派上用場,國延秀氣得哭笑不得。

國延秀回家和奶奶一起吃飯,奶奶誇電視劇裡的女演員NJ漂亮,國延秀大為不滿。具恩浩一有時間就來崔雄父親的小吃店幫忙,無意中看到一個姑娘點了很多菜和酒品,還在小本子上記錄,具恩浩猜到她是來窺探商業機密,姑娘趕忙把菜打包離開了。

金志雄送走國延秀就來找崔雄,隨口問起國延秀的事,埋怨他不該向國延秀撒鹽,崔雄不記得自己曾經說過什麼,想知道國延秀說了什麼,崔雄想和金志雄進屋詳談,金志雄借口有事回家了。

國延秀一早上班,奶奶鼓勵她不要向惡人屈服,還要為她撐腰,國延秀頓時信心百倍,她來到公司,進門就看到張道律。不由地想去昨晚醉酒以後的醜態,國延秀醉得不省人事,外面又下起了大雨,她沒有帶傘,傷心地蹲在地上大哭不止。張道律叫來代駕送國延秀回家,國延秀向司機抱怨張道律脾氣很臭,還大罵張道律冷酷無情,整天擺著一張反社會的臭臉。

張道律開車帶國延秀去巢安店舖參觀,一路上,國延秀不停地向他賠禮道歉,張道律始終面無表情。具恩熙仔細翻看了國延秀的策劃案,發現巢安店舖是崔雄最崇拜的建築設計師的作品,他立刻向崔雄匯報,崔雄後悔拒絕和國延秀合作,具恩熙帶他去巢安店舖參觀。

NJ對崔雄念念不忘,她想去找崔雄,可是日程安排得滿滿的,她只好發信息給崔雄,崔雄一直沒有回復,NJ大為不滿,當即決定取消行程去找崔雄。金志雄翻出十年前的紀錄片,仔細觀看了崔雄和國延秀的嬉笑怒罵的學習和生活。張道律帶國延秀來到巢安,迎面碰上具恩熙和崔雄,具恩熙主動和國延秀打招呼,好奇打聽她和張道律的關係,國延秀連連解釋他們只是工作關係。

國延秀向張道律抱歉,她想找其他插畫家合作,張道律清楚地記得國延秀喝醉那天晚上說過她和高午分手五年了,猜到崔雄就是高午,張道律讓國延秀繼續做崔雄的工作,盡快簽合作協議。國延秀硬著頭皮回來找崔雄,兩個人同乘一步電梯,都不知道從何說起,崔雄迫不及待逃走。

崔雄急匆匆回家,在家門口看到NJ,NJ確認他的手機沒丟,埋怨他沒有及時回信息,崔雄一時語塞,NJ著急回去拍戲,就坐車匆匆離開了。金志雄考慮再三,決定繼續拍崔雄和國延秀的紀錄片。

 

第3集金志雄求崔雄和國延秀拍片

金志雄讓崔雄列舉國延秀十個優缺點,崔雄清楚地記得高中時候的那些事,同學們來借國延秀的筆記,她賭氣撕得粉碎也不借,國延秀事事都想贏,就連喝酒和打架也甘示弱,她只要認準一件事,她不達目睹不肯罷休,國延秀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絲毫不顧及崔雄的感受。

崔雄想起國延秀的優點,國延秀不遺餘力幫他複習功課,和崔雄的母親相處很融洽,國延秀還時常給崔雄製造浪漫,就在崔雄享受愛情甜蜜的時候,國延秀突然提出分手,崔雄如墜萬丈深淵,他一時接受不了,可國延秀卻毅然決然離開了他。

具恩浩看到網上對崔雄的不好的評論,就立刻發帖回擊。國延秀向姐姐透露她主動去找崔雄合作了,姐姐好奇地打聽她對崔雄的想法,金志雄突然打電話給國延秀,姐姐也不早追問。NJ看了十年前崔雄和國延秀的視頻,對崔雄有了新的瞭解,沒想到表面上木訥的崔雄竟然還有那麼搞笑的一面。崔雄突然打電話給NJ,答應幫她在房間畫插畫,具恩浩埋怨崔雄事先不通知他,根本不把他這個經紀人放在眼裡,崔雄拉著具恩浩去整理花壇,金志雄突然來找崔雄商量重拍一次紀錄片的事,崔雄斷然拒絕,他不想再和國延秀一起拍片,金志雄只好承認國延秀也不同意拍,還把他罵得狗血噴頭。

具恩浩勸金志雄不要接這個活,他清楚地記得國延秀剛和崔雄提出分手的那段不堪的日子,五年前的那個夏天,崔雄因為失戀傷心欲絕,故意做了很多國延秀最討厭的事,先是喝醉了在街上發酒瘋,然後狂吃冰激凌,還逃課,崔雄買股票賠了很多錢,只好不眠不休作畫還賬,具恩浩不敢想像再把崔雄和國延秀強行拉到一起拍片,會發生什麼不可想像的事,金志雄也見識過崔雄失戀後的瘋狂,他不甘心就此放棄,再次來勸說崔雄。

國延秀翻看十年前的視頻,羨慕那時候的自己真年輕,現在她已經慢慢變老,可崔雄還是老樣子,她很懊惱。與此同時,崔雄也翻看網友們的評論,他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接下來的一段日子,國延秀和崔雄鬼使神差偶遇了很多次,國延秀湊在汽車玻璃上看自己臉上的妝,沒想到崔雄從裡面出來,崔雄騎摩托車被人撞傷,國延秀目睹這一幕,國延秀想打車,結果崔雄拄著枴杖從裡面下來。

國延秀和崔雄拚命想遠離對方,沒想到又在超市不期而遇,他們倆的口袋先後破損,裡面的食物散落一地,崔雄一口咬定國延秀故意接近她,國延秀明確講明她已經在聯繫插畫家努亞,崔雄提醒她努亞是冒牌的,國延秀根本不信,她向室長匯報此事,室長堅持要和崔雄合作。

睿仁發覺同事們每次找不到金志雄,都會來找她打聽,導演也認為睿仁最瞭解金志雄,就說起他們當初一起拍攝紀錄片的趣事,睿仁聽得津津有味。國延秀早早下班去找金志雄,同事們無意中看到,覺得他們倆很般配,可有同事以為她會和張道律在一起。

儘管金志雄苦苦規勸,國延秀還是不同意和崔雄一起拍攝,金志雄也不氣餒,答應給她一筆豐厚的酬金,還能幫她保存人生的某一段經歷,國延秀立刻動心了。崔雄擔心國延秀被騙,就和具恩浩商量阻止國延秀,可他深知國延秀的脾氣,具恩浩勸崔雄答應和國延秀合作,崔雄突然靈機一動想出一個好辦法。

NJ對崔雄念念不忘,崔雄卻像人間蒸發了一樣,幾天不和她聯繫,NJ在網站發帖求助,網友們紛紛支招,NJ打開朋友圈,看到具恩浩發了他和崔雄喝酒的照片,NJ氣得咬牙切齒。崔雄喝酒回來,想在路邊買一罐解救湯,又一次和國延秀偶遇,崔雄藉著酒勁攔住她,苦苦逼問當初分手的理由,國延秀一言不發,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國延秀一早來上班,同事們紛紛向她表示祝賀,得知崔雄派經紀人來拿合約,他已經同意和國延秀合作了,國延秀對此毫不知情,她立刻找上門來找崔雄理論。崔雄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想激怒國延秀。崔雄當面宣佈要和國延秀拍一個月的紀錄片,國延秀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第4集努亞公開誣陷崔雄抄襲

紀錄片開拍之前,金志雄分別對崔雄和國延秀進行訪問,就問起他們倆談戀愛的事,國延秀一口咬定崔雄主動追求她,可崔雄清楚地記得國延秀先向他表明心意。十年前,那是紀錄片拍攝的最後一天,就剩下兩個人的訪談了,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攝像師趕忙帶著崔雄和國延秀找地方避雨,他們倆還是被雨水澆得透心涼。攝影師返回去拿其他器材,國延秀凍得瑟瑟發抖,崔雄想脫下外罩給她,又覺得渾身發冷,國延秀趕忙阻止他,崔雄還是把外罩給國延秀披上,國延秀髮現崔雄發燒了,把外罩還給他,兩個人四目相對,都激動地面紅耳赤。

國延秀不許金志雄把她和崔雄交往的事曝光,否則就不拍攝紀錄片了,崔雄也提了很多條件,金志雄把他們倆的要求整理了一下,國延秀和崔雄一見面就吵得不可開交,金志雄趕忙制止他們,讓他們在協議書上簽字。

紀錄片正式開拍,兩組攝像團隊分別對崔雄和國延秀進行24小時跟拍,國延秀按部就班工作和生活,崔雄一早來到父親的小吃店幫忙,他困得直打盹,緊接著就到工作室畫插畫,金志雄把攝像機擺好就走了

崔雄一直畫到天亮才昏昏欲睡,可他睡不踏實,總覺得做了500個夢,崔雄迷迷糊糊夢到國延秀來工作室找他,崔雄情不自禁撫摸她的臉,國延秀趕忙把他的手推開,崔雄才意識到這不是夢。金哲雄要對他們倆進行訪談,國延秀準時來到崔雄的工作室,崔雄帶她四處參觀,國延秀對崔雄的畫作讚不絕口。

國延秀無意中翻到那副畫,她清楚地記得那是紀錄片拍攝期間的畫作,國延秀不小心碰了一下崔雄的胳膊,他的畫筆在紙上劃了長長的一條,崔雄氣得追打國延秀,國延秀趁崔雄在桌子上打盹的時候,用白色的水彩把那一條蓋上。崔雄搶過畫作,埋怨國延秀當年搞壞了他的作品,國延秀反而取笑他小心眼,當年為了這點小事慪氣好幾天,還把分手的責任都推到崔雄身上,金志雄趁機拍下這一幕,國延秀很惱火。

國延秀不想面對崔雄,也沒有接受採訪就賭氣離開了,崔雄也回樓上作畫,金志雄只好收工,他開車送同事睿仁回家,睿仁勸他不要再繼續拍攝,新來的實習生突然從後排座椅跳起來,金志雄才知道他也是派來幫忙拍攝的,金志雄大為惱火,把他們倆全部攆下去。

攝影師跟著更衣室來參加公司例會,張道律一改往日尖酸刻薄,對國延秀和顏悅色,還邀請她參加派對。具恩浩看到努亞在電視上接受專訪,大聲喊崔雄來看,崔雄不感興趣,沒想到努亞竟然公開誣陷崔雄模仿抄襲他的作品,具恩浩不賭氣,想公開澄清此事,崔雄勸他不要理會這些無稽之談。金志雄很著急,可崔雄卻無動於衷,他只好去找崔父,崔父也無可奈何。

國延秀仔細對比了努亞和崔雄的兩幅畫,連夜寫了一篇文章,證實努亞用平板繪製,可崔雄是用鋼筆畫下來的。張道律看到新聞,請崔雄來公司說明情況,崔雄一早來奔逐公司開會,具恩浩卻遲遲未到,崔雄賭氣要換經紀人,張道律堅持要等經紀人來了再開會,崔雄明確講明他沒有抄襲,張道律讓他拿出證據,崔雄不需要任何證明,張道律對他深信不疑,讓他週五來參加巢安店舖的派對,並且講明國延秀也會參加,崔雄滿口答應,具恩浩姍姍來遲,他連連向崔雄認錯。

崔雄想去買一件參加派對的禮服,就把金志雄和具恩浩都攆走,他需要一些自由時間,金志雄只好和攝影師先走,崔雄從來沒有買過衣服,想找國延秀幫忙挑選,可又不願意找她,就來找NJ幫忙,NJ陪崔雄挑選了衣服和鞋子,然後就開始試穿自己的衣服,她一口氣買了很多。NJ帶崔雄去路邊攤吃飯,她誤以為崔雄買衣服是想在電視裡澄清努亞的謊言,崔雄要參加排隊。

今天是巢安店舖開幕的日子,崔雄特意換上新買的衣服和鞋子,具恩浩頓時眼前一亮,國延秀也打扮得漂漂亮亮了來參加,金志雄帶攝像師也跟著拍攝。努亞主動和崔雄打招呼,還埋怨崔雄不公開澄清抄襲的嫌疑,崔雄對他嗤之以鼻,努亞透露他也受邀來現場作畫,崔雄來找國延秀理論,認定國延秀就想當眾羞辱他,才故意安排他和努亞一起作畫,國延秀被問得一頭霧水,沒等國延秀回答,崔雄賭氣掉頭就走。

【圖片cr:SBS,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1,312 times, 12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