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貞傳奇結局】趙麗穎、陳曉-陸貞傳奇分集劇情31~58集



陸貞傳奇》劇情講述了北齊朝陸貞的傳奇故事。陸貞從官商世家的大小姐到躲避追殺入宮,從一個宮女到被孝昭帝高演賞識,步步高陞成為高級女官,並與武成帝高湛相戀。

陸貞傳奇




【分集劇情】 
 
【人物介紹】
陸貞傳奇




陸貞趙麗穎 飾
陸貞刻苦、努力、善良,憑借其聰明,得到了孝昭帝高演的賞識。
同時她的堅忍與善良,也打動了儲君高湛的心,但身份地位的差異,注定了這段感情崎嶇坎坷。
宮女沈碧的嫉妒、高湛初戀情人蕭喚雲的仇恨、與高湛有殺母之仇的婁太后的拉攏等所有的陰謀詭計、愛恨情仇一併交織在了陸貞的身上。
最終陸貞憑借其果敢與智慧成功的協助高湛戰勝了婁太后家族為篡權發動的一系列陰謀行徑,助高湛即位。
雖然她有和高湛成親,但是她同情同昌公主,沒有讓高湛給自己皇后的名分。她一生獻於政治,輔佐幼帝高緯,終此一生。
其原型為北齊女官陸令萱。
 
 
陸貞傳奇
高湛陳曉 飾
高湛是北齊孝昭帝高演的弟弟,生母為北齊郁皇后。
他隱忍、霸氣、機智,面對心腸歹毒的婁皇后害死了郁皇后、幫親生兒子高演搶走與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蕭喚雲,婁氏爭奪皇位這一幕幕沉重打擊他的場景,高湛便堅決與婁氏誓不兩立。
多年後他重回皇宮,邂逅了善良聰慧的陸貞,他和她心心相依兩情相悅,卻要面對著來自宮中更為猛烈的抨擊。
初戀蕭喚雲的羈絆,愛慕自己的沈嘉敏和宮女沈碧的妒恨,親姐姐高湘的阻攔,身份地位的懸殊,以及宮中種種黑暗和爭鬥……
在陸貞的幫助下,他終於避過種種危機,登上皇位,和陸貞相守十年後去世。
 
 
陸貞傳奇



高演喬任梁 飾
婁皇后之子,北齊的孝昭帝。
他宅心仁厚、氣度不凡、深情款款。
身為帝王,一生卻只鍾情一個女子。那一年,他如願所償娶了與高湛青梅竹馬的蕭喚雲,卻得不到她的心。
他對她一片癡心、柔情似水,她卻一直冷若冰霜,在仇恨中迷失自己。
高演的一片真心雖被蕭喚雲一次次撕得粉碎,卻仍願意繼續包容,繼續等待,期待她終有一天能被感動……
最終蕭喚雲被他感動,二人十分恩愛。然而婁太后為篡權發動兵變時,他為了保護萬千北齊子民和深愛的妻子,被自己生母的士兵用箭射死。
 
 
陸貞傳奇
蕭喚雲楊蓉 飾
孝昭帝的貴妃,高湛的初戀情人。
她聰明而有心計,一直喜歡著儲君高湛,因為家仇國恨卻嫁給了自己不愛的高演。
她目睹著陸貞和高湛的心心相惜,嫉妒和無奈充斥著她的內心,她不容許自己的初戀心中最後留下的卻是她的背影,她迫害陸貞,傷害高湛。
後來,她被高演感動,與他和好,並懷有一子,後難產而死。
 
 

【人物介紹】 



第31集
陸貞請皇上給高湛聯絡的時候給自己捎件東西。當皇上看到那個白虎時,不禁說高湛連這個都告訴她。原來高湛的小名叫白虎兒。因為外面傳皇上跟陸貞怎麼怎麼樣,所以宮女勸貴妃向皇上服個軟。
 
夜裡,陸貞獨自一人回青鏡殿,意外發現王尚儀跟一個男人在那裡幽會。王尚儀發現外面有響動,於是便出去查看。當王尚儀得知陸貞發現他們的事情時,不禁愣了。杜衡告訴陸貞,兇手肯定是沈嘉敏和那個沈碧。陸貞又說起了王尚儀幽會男人的事情,她擔心王尚儀肯定會對自己下手。杜衡卻說王尚儀有把柄握在她手裡,她現在肯定不會對陸貞下手的。陸貞請求杜衡教自己門道手腕,並請求拜她為師。
 
陸貞對司衣司進行了改革,她制定了嚴格的獎懲制度,最後她命宮女將自己的書案撤掉。玲瓏前來向陸貞報告,說尚儀大人在外面等她。王尚儀請求陸貞把那天晚上撿到的東西還給自己,可是陸貞卻不明白她在說什麼。
 
臘梅將撿到的那個玉牌交給了婁青薔,婁青薔說那個玉牌是王家才有的東西。臘梅還撿到了一根絲線,那是宮中侍衛劍穗上的絲線。婁青薔一看便得意的說,想不到王璇一把年紀了還能搞出這種風流韻事。臘梅說只要陸貞敢作證,就可以扳道王璇。
 
皇上幾次宣召,陸貞都藉故推辭,所以皇上親自去了青鏡殿。皇上向陸貞訴說了一番話,陸貞明白了,清者自清。皇上向陸貞說起,高湛收到了她的白虎,他讓自己帶回了六個字–定不負,相思意。
 
皇上和陸貞在那裡一起玩瓷泥,玩得不亦樂呼。太后得知此事不禁有些生氣,指責陸貞怎麼可以帶著皇上玩瓷泥?太醫卻告訴太后,這幾日皇上臉上的笑容多了,而且經過把脈發現他的舊疾正在慢慢變好,所以他請求太后不要阻止皇上玩瓷泥。
 
第32集
皇上和陸貞在那裡玩泥巴,元福匆匆的跑過去告訴皇上,黃河地區災民嘩變,長廣王失蹤了。陸貞一聽此,手中的碗不禁掉到地上摔碎了。皇上下令,命德州節度使季周前去尋找長廣王。望著傷心的陸貞,皇上不禁上前安慰她。蕭喚雲看到皇上抱著陸貞,不禁十分的生氣。
 
陸貞想到一個人可以救長廣王,那個人就是長公主。因為她在宮外,所以陸貞建議自己偷偷溜出宮去。皇上對太后大吼大叫,他質問太后為何要攔下自己傳給德州節度使的旨意?太后則說高湛死了最好,省得給他戴綠帽子。
 
皇上向太后問起,難道是她故意派高湛去賑災的?太后承認,並指責高湛一邊跟蕭喚雲勾搭,一邊想著篡奪皇位。皇上質問太后,他們已經欠高湛那麼多了,為何她還是不肯放過他?皇上生氣的叫元福過來,太后卻告訴他,自己的人已接管了昭陽殿,所以讓他以後別出什麼亂子。皇上質問太后,難道就那麼恨阿湛嗎?太后說起當年自己花三年的時候害死了郁皇后,她的孩子自己又怎麼會放過……聽完母后的一番話,皇上不禁說她瘋了。
 
太后告訴青薔,皇上的早朝不上了,而且讓她派幾個有能力的宮女來伺候皇上。皇上請求母后放過蕭喚雲。太后承諾讓她再活兩天,等高湛死了自己再好好的收拾她。
 
元福傳來了消息,皇上果然是被軟禁了,太后不禁攔截了聖旨,而且阻止皇上派兵去救阿湛。陸貞跟上了沈大人,可是沈大人卻不願意擔這個風險。不得已,陸貞偷偷的上了一頂轎子藏了起來。沈嘉彥發現有人藏在裡面,於是把她揪了出來,當他看到此人竟然是陸貞時,不禁幫她出了宮。
 
第33集
元福告訴皇上,長廣王的遺體已經找到了。太后下旨,先密不發喪,等棺木進入京城再舉行葬禮。皇上一聽便傷心的哭了起來,元福上前暗示他趕緊裝做暈倒。元福向太后提議,把貴妃娘娘叫過來跟皇上說說話,太后拒絕,元福又提議把陸貞請過來跟皇上聊聊天,太后一聽便同意。很快,陸貞就被叫到了皇上身邊。陸貞告訴皇上,阿湛已經平安無事,很快就要進京了。
 
陸貞向皇上說起,他已經有兩個月沒有去見貴妃娘娘了。皇上說那件事情明明是喚雲有錯在先……陸貞上前勸皇上,兩個人只要相愛,就別去計較誰先說對不起……喚雲在那裡唸經的時候,皇上走了過去。貴妃蕭喚雲告訴皇上,等自己幫阿湛念完這經之後,無論是毒酒還是白陵,自己都接著。皇上告訴她,阿湛還沒有死,馬上就要回來了。皇上還告訴她,如果她想回到阿湛身邊,自己是不會攔著她的。
 
蕭喚雲提起了陸貞,皇上跪在那裡發誓,自己只鍾愛蕭喚雲一人……不離不棄……蕭喚雲質問皇上,他今天來到底是想自己跟誰在一起?皇上說自己當然希望她跟自己在一起。蕭喚雲罵皇上跟他母后一樣假惺惺,但在愛情和尊嚴面前,她寧願選擇尊嚴。皇上接過喚雲的手,上前跟她抱在了一起。
 
婁青薔告訴太后,昨晚上皇上去了含光殿,而且今早日上三竿才歸來。太后一聽不禁十分的生氣。臘梅匆匆的告訴太后,他回來了。當太后得知長廣王回來時,不禁十分的吃驚。
 
第34集
王璇在那裡幫蕭喚雲更衣,王璇勸公主跟皇上以後好好過,別再鬧了。蕭喚雲不知所措,因為她忘不了是太后和皇上把自己害到如此田地的。正在這時,宮女來報,長廣王殿政帶著太醫去了修廣殿。得知長廣王受傷的消息,蕭貴妃匆匆的跑了過去。
 
高湛在那裡往傷口上面灑藥,疼得抑制不住的大叫起來。這時長廣王模糊中看到陸貞來了,於是便抱住了她。皇上要陸貞把那些傷藥給阿湛帶過去,陸貞邀請皇上跟自己一起進去。高湛把蕭喚雲當成了陸貞,蕭喚雲生氣的讓她看清楚自己到底是誰?蕭喚雲告訴高湛,陸貞這幾天天天跟皇上在一起,昨天他們還在太液池邊親熱。高湛讓她住嘴,並說自己相信陸貞不是這樣的人。蕭喚雲上前抱住高湛,質問他之所以喜歡陸貞,是因為她長得像自己而已?高湛一把將她推開,就在蕭喚雲差點摔倒的時候,高湛又衝上前將她抱住。
 
看到高湛跟蕭喚雲抱在一起,皇上質問他們在幹什麼?高湛請求皇上不要誤會,蕭喚雲卻質問皇上,他不是在神佛面前發過誓嗎,就算自己跟高湛在一起,他也不會有任何怨言的。皇上聽到這些不禁十分的傷心,高湛上前解釋,皇上大叫著說自己不要聽,還是讓她想想怎麼跟陸貞解釋吧?陸貞失望的離開,高湛追了過去。
 
皇上上前掐住了蕭喚雲的脖子,蕭喚雲讓他殺了自己,並說如果自己有什麼錯,都是他害的。皇上聽到這些鬆開了手,然後失望的離開。
 
陸貞站在雨中淋雨,高湛伸出衣袖為她擋雨,陸貞質問他,當初喜歡自己是不是因為自己長得像蕭喚雲?這時蕭喚雲跑過來指責陸貞。儘管高湛不停的向陸貞解釋,可是陸貞都聽不下去,而且執意要離開,高湛想要上前拉住陸貞,可是蕭喚雲上前阻止,生氣的高湛拿刀子割掉了那塊衣服,同時告訴她,她現在變得如此的自私,不僅傷害了皇上,而且傷害了陸貞,所以從今以後他們當做完全不認識。蕭喚雲拿著那塊衣服不禁大哭了起來。
 
陸貞走在雨中不停的哭泣,皇上上前給她披上了衣服,並帶她起來。陸貞請求皇上告訴自己,高湛他們之間的一切。皇上開始給她講起那個很長很長的故事。高湛在青鏡殿外不停的敲門,元祿跑過來告訴他,皇上接陸貞去昭陽殿了。高湛聽到這些,傷口不禁疼了起來之後暈了過去。
 
聽完皇上的故事,陸貞不禁說自己和皇上都是可憐人。陸貞請求皇上,自己不想再見到他,況且之前自己沈嘉敏發過毒誓,所以現在到了該履行諾言的時候了。太醫診治過長廣王后,不禁說他的病著實有些凶險。而此時高湛嘴裡一直說著請陸貞不要誤會自己。
 
因為高湛對自己割袍斷義,所以蕭喚雲十分的傷心。公公向皇上說起,蕭貴妃將鳳印交回,她想閉宮修行,不問世事,如果皇上同意,她還想出宮常年修佛。陸貞看著–定不負相思意,這六個字,之後將它撕碎拿火燒掉。
 
第35集
高湛質問皇上,為什麼要把喚雲的事情告訴陸貞?而昨天真的只是一個誤會。正在舞劍的皇上阻止他說下去,並說高湛今天分明就是來看自己笑話的。皇上再次發瘋似的舞劍,高湛上前阻止,卻被割傷了胳膊。皇上趕緊上前查看他的傷口,並為剛才的行為向他道歉。
 
杜衡在給陸同講課的時候,發現陸貞埋頭在寫–定不負相思義這幾個字。杜衡看後生氣的將她數落了一番。陸貞向杜衡說起了自己跟高湛的故事,杜衡讓她回去好好的想,是整日思念兒女情長,還是用功學習早日當上六品女官?
 
皇上知道隨州的事情是母后所為,不禁有些自責,他決定找個機會把皇位讓給高湛。高湛卻阻止,並說自己再也不會想皇位的事情,而且一心一意的輔佐他。皇上請求高湛放過自己的母后,高湛卻說一直以來不肯放過自己的人好像是太后吧。皇上給高湛跪了下來,不得已高湛答應皇上,只要太后不針對自己,自己什麼都聽他的。
 
蕭貴妃得知皇上生病的消息,不禁去昭陽殿探望。望著睡著的皇上,蕭喚雲想起了皇上為了自己而發的誓,不禁流下了眼淚。皇上醒來,元福給他遞過去一杯茶。喝過那茶,皇上覺得十分的熟悉,他不禁質問元福,是不是貴妃來過?當元福說昨晚上貴妃娘娘來過時,皇上不禁心情大好。
 
玲瓏奉陸貞之命去昭陽殿給皇上送龍袍,公公上前攔下了。婁青薔質問沈碧,多長時間能做起一件一模一樣的?沈碧說自己早就準備好了,只要四個人同時開工一晚上就行。第二天朝堂上,張相給皇上上奏折的時候發現,皇上龍袍上的飛龍只有四隻爪,而只有親王才會穿這樣的衣服。皇上解釋,說自己昨晚與長廣王同眠,不小心穿錯了他的衣服。
 
第36集
陸貞向王尚儀解釋,那龍袍不是自己繡的,因為她繡的龍袍上面沾了一塊血漬,自己專門用線掩蓋了。沈碧上前告訴王尚儀,陸貞做好龍袍之後就交給貼身侍女玲瓏拿去綴扣子,絕無經它人之手。王尚儀告訴陸貞,如果她不能拿出有利的證據,自己定會秉公處理的。
 
元福向貴妃轉達皇上的話,皇上說他對貴妃說過的每句話都是真的,同時他讓元福把鳳印還了回去。皇上命陸貞出宮考查,因為他想在宮外建一座官窖,這樣他們就不需要從陳國買瓷器了。
 
陸貞帶著玲瓏出宮考察,他們坐在李府對面喝茶,這時突然看到妹妹從轎子裡走了下來。陸貞向茶鋪老闆娘那裡得知,陸家陰德不好,二小姐剛進李家,公爹和相公就被眨了官,而且進門一年多都沒懷孕,所以李少爺又娶了兩個小妾,而且他還打算休妻呢。老闆娘又說起,陸家的家產被夫人弟弟揮霍得差不多了。
 
陸貞在那裡向皇上報告瓷窖的事情,高湛衝了過來,他告訴陸貞,那天是她誤會自己了。陸貞不相信,元祿跑過來告訴她,那天殿下跟沈嘉敏在一起,完全是為了還她的人情。得知事情的真相,陸貞不禁明白是自己誤會了高湛。皇上告訴陸貞,自己以大哥的名義保證,阿湛的心裡只有她一個人,而且沒有把她當成任何人的替身。當陸貞看到高湛身上那些疤痕時,不禁明白了一切,激動的上前抱住了他。
 
高湛去了沈國公府,他告訴沈嘉彥,自己只是把嘉敏當妹妹看。沈嘉彥知道,強扭的瓜不甜,所以他會盡力的去說服妹妹。
 
第37集
高湛告訴陸貞,皇上已經答應,只要陸貞三年的孝期一到,就會馬上賜他們成親。同時他提醒陸貞,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他們的事情,她就會遇到越來越多的明槍暗箭。陸貞說自己想跟他在一起,卻不想當什麼儲妃。因為自己不願意跟別的男人分享他。高湛答應會好好的考慮她說的話。
 
沈嘉彥告訴陸貞,陸貞當不了儲妃的,因為歷朝歷代哪一個儲妃不是出自公候之家。陸貞和沈嘉彥在寺門口等待丹娘的時候,有個人走過來告訴她,丹娘在那個酒樓裡面吃喝。陸貞和沈嘉彥被帶到了一處府裡,當他們喝過那茶之後便暈倒在地。吳媽媽走了過來,說自己在這茶裡放了蒙汗藥。當那個男人準備玷污陸貞的時候,沈嘉彥上前拼盡全力將那個男人打倒在地。
 
沈碧交待沈嘉敏這個時候去衝進去救陸貞,然後再宣傳陸貞失節的事情。沈嘉敏害怕事情暴露,沈碧說如果事情暴露了,就把事情推到王尚儀身上。沈嘉彥從那個男人那裡得知,有人花一百兩金子要他把陸貞引到這紅香院。當沈嘉彥看到妹妹帶人走了過來時,不禁質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沈嘉敏謊稱是王尚儀要自己這麼做的。沈嘉彥聽後向玲瓏(陸貞)道歉。
 
陸貞向沈嘉彥道歉,並說出自己就是陸貞。陸貞向沈嘉彥解釋,說自己不是故意要騙他的。沈嘉彥告訴她,自己第一次在宮裡見到她就喜歡上她了。
 
第38集
高湛一見到陸貞便和她抱在了一起,他向陸貞承諾,這輩子只愛她一個女人。陸貞說要不是沈將軍,自己早就……高湛說自己都知道,同時抱著她說別怕。
 
皇上告訴喚雲,阿湛已經決定娶陸貞了,而且只娶她一人,既然他都可以放下對母后的仇恨,而她為什麼就不能呢?蕭貴妃質問皇上,他這個大孝子捨得對自己的母后動手嗎?皇上說自己會的,而且他會用行動證明這一切。同時皇上承諾,自己一直會等她,等到她真心的喜歡自己的那一天。聽完皇上的這番話,蕭喚雲不禁流下了眼淚。
 
婁青薔去找陸貞,告訴她這些年太后的所做所為自己是敢怒不敢言,而且她知道陸貞跟長廣王的事情,自己可是在太后面前一個字都沒有提。陸貞聽後向她表示感謝。婁青薔給了陸貞一粒潤腸散,讓她在夜宴的時候放到吃的東西裡面,到時候好好的整整王尚儀。
 
陸貞猶豫再三,最終還是把那個潤腸散放到了酒水裡面,而臘梅站在那裡偷偷的看著這一切。夜宴上,王璇剛喝下那酒水,便開始肚子疼了起來,不一會兒,她便暈倒在地上。太醫說王璇的病無藥可救。婁青薔交待臘梅,只要王璇一斷氣,就讓她帶著人搜宮,要盡快的抓住陸貞,而此事別讓長廣王知道。
 
得知陸貞偷偷的把酒倒掉了,婁青薔不禁生氣的打了她,指責她壞了自己的大計。婁青薔警告陸貞,說自己以後會好好的收拾她。高湛摸著陸貞的臉問她痛不痛?陸貞說只是一個耳光而已,還好他及時的向王尚儀傳遞信息,否則事情就鬧大了。太后得知此事,不禁指責婁青薔壞了自己的大計,同時罰她去西佛堂頌經兩個月。
 
陸貞向皇上提議,把京城所有的民窖都收集起來一起燒製瓷窖,這樣他們就不用從陳國購買瓷器,每年下來可以省幾萬兩的銀子。皇上說之所以陳國能燒出好的瓷器,是因為他們那裡有好的瓷石。陸貞發現齊國有可以代替瓷石的東西,皇上下令派幾十個內監任由她調遣前去尋找這種東西。
 
沈嘉彥向皇上稟告,隨州一事自己已經抓到七名疑犯,他們承認是受了婁健的指使,企圖謀害長廣王殿下。婁健求饒,並說這都是太后娘娘的旨意,皇上命人堵住他的嘴,這時太后走了這來。皇上指責母后害死郁皇后,害了喚雲,幾次要害死高湛,最後他決定,讓母后遷往西佛堂,從此虔心修佛,要是還有半點非份之想,就恕自己不孝了。皇上下令,婁健及其子罪不可恕,遊街後施斬。
 
第39集
皇上不停的在那裡喝悶酒,這時貴妃默默的站在了他的身邊。蕭喚雲謊稱自己路過而已。皇上拉著她訴說了自己的內心話,他說自己懲治了母后,可是阿湛對這個結果不是很滿意,那自己能怎麼辦?畢竟她是自己的母后呀。蕭喚雲說皇上怎麼能這麼多愁善感,如果他每次都這樣想不開,那麼他還有什麼資格讓自己喜歡?皇上一聽愣了。喚雲命人拿來了風箏,她和皇上抱在一起放風箏。皇上抱著她說,把以前不開心的事情全都統統忘掉,讓他們重新開始。喚雲笑著點了頭。
 
高湛拿著一些土去找了陸貞,並說這是副將在東嶺發現的。陸貞確認這就是做瓷器的土。高湛決定明天讓沈嘉彥派幾名羽林軍陪她一起去東嶺查看。陸貞一到東嶺,呂老闆便上前迎接,之後帶她去了礦裡。呂老闆支開其它人,獨自帶著陸貞去了礦裡面。陸貞突然發現事情有些蹊蹺,於是便出去尋找呂老闆,可這時礦裡發生了爆炸。
 
皇上得到消息,得知長廣王抱著重傷的陸貞回宮。高湛拿著劍在那裡大叫著,讓身旁的人都滾,因為他們都想害死陸貞,貴妃下令把長廣王帶出去,長廣王生氣的拿劍刺了過去。趁長廣王不注意,沈嘉彥拿他抓住。太醫告訴皇上,長廣王的頭部瘀血,而且剛才又受了刺激,所以才會舉止癲狂。而陸貞則情況很不好,不權斷了兩根肋骨,而且右手可能……皇上下令要不惜一切代價救陸貞。
 
高湛醒來,得知自己昨天拿劍砍貴妃的事情。高湛向皇上道歉,向貴妃娘娘道歉,同時他說自己一定會把此事查清楚的。為了查出是誰要害陸貞,高湛和沈嘉彥想出了一個辦法–引蛇出洞。
 
元祿告訴殿下,沈將軍傳來消息,姓呂的礦主在宮門外撞死了。沈嘉敏得知長廣王抱著陸貞告訴大家,陸貞是自己的人時,不禁十分的生氣,他央求著哥哥幫幫自己。沈嘉彥聽後卻將妹妹數落了一番。
 
第40集
高湛一直守在陸貞身旁,太醫告訴他,按理說陸貞應該醒來了,可卻有點像是油盡燈枯之相。高湛命令太醫,如果救不醒陸貞,就休怪自己無情。皇上得知陸貞的病情嚴重,不禁下令讓太醫不惜一切代價救陸貞。太醫說長廣王恐有癲狂之態呀。
 
太后質問婁青薔,是她對陸貞下手的吧?因為能讓陸貞慢慢的衰弱下去,只有婁家的曼陀羅能夠做到。婁青薔承認,太后並沒有怪罪她,反而讓她把高湛神志不清的事情傳得越遠越好。
 
貴妃向皇上提議,必須要把阿湛跟陸貞分開,同時她決定下令把陸貞遷出修文殿。皇上告訴她,這件事情自己來做,如果他要恨就恨自己這個大哥。高湛喝過皇上賜的膳之後便暈倒了。高湛醒來著急的要去找陸貞,可是皇上卻說太醫封了她的軟麻穴,所以只能躺到床上。高湛請求皇上,讓自己去見見陸貞,可是皇上卻不同意,他說在高湛身體沒有恢復之前,他是不能去見陸貞的。
 
沈碧去看望長廣王,高湛一見到她便問起陸貞的情況。當他得知陸貞已無藥可救時,不禁發瘋似的吵著要去見陸貞。高湛上前抱著昏迷的陸貞,杜衡上前告訴大家,如果他想救陸貞,就交給自己試試。杜衡拿冰塊和熱毛巾不停的給陸貞敷身體,不一會兒,她的手便微微動了一下。之後,杜衡趕緊讓太醫在陸貞的腳底扎針。很快,陸貞便醒來。
 
高湛質問太醫,陸貞的右手為何這麼多天都使不上勁?太醫估計她的右手是在石頭下面壓了太久,傷了血脈,恐怕以後……高湛命丹娘不要將此事告訴陸貞。
 
長公主質問皇上,陸貞的右手已經廢了,難道要讓阿湛娶一個廢人當儲妃嗎?皇上卻堅持讓阿湛選擇自己的婚姻。為了陸貞跟高湛的事情,長公主去找了太后。長公主無意中得知陸貞殺過人的事情。長公主在那裡質問陸貞,高湛走過來告訴姐姐,請她以後不要用這樣的口氣質問陸貞,因為她是自己未來的儲妃。長公主在那裡大吼大叫,說出了陸貞右手殘廢的事情,高湛一聽趕緊拉她出去。高湛把實情告訴了陸貞,同時要求她堅強一些,跟自己一起度過這個難關。
 
第41集
長公主宣沈國公進殿,之後她宣讀聖旨,皇上賜沈嘉敏為長廣王妃。當阿湛聽到這些不禁愣了,大臣們都上前向長廣王表示祝賀。高湛走上前質問姐姐到底在幹什麼?長公主說自己不能讓他再這麼糊塗下去。高湛不相信皇上會下這樣的聖旨,長公主讓他好好的看看聖旨。
 
陸貞去了沈府外,看到沈家張燈結綵的,而且百姓們都爭著搶賞銀,陸貞看到這一切不禁暈倒,而此時沈嘉彥從身後抱住了她。
 
貴妃和皇上一起出宮遊玩,蕭貴妃向他道歉,並說自己昨天在皇姐的那道聖旨上偷偷蓋了國璽。皇上得知皇姐賜婚給沈嘉敏時,不禁說他們在胡鬧。蕭貴妃向皇上說起,如果阿湛想順利的繼位,那麼沈嘉敏是最好的儲妃人選。皇上聽後覺得她說的有道理。
 
因為遲遲找不到陸貞,所以高湛十分的生氣,他質問皇上為何要下那道聖旨?為何要替自己做主?同時他指責皇上知不知道什麼叫君無戲言呀?
 
第42集
高湛發瘋似的拔出了劍,皇上長公主還有貴妃匆匆上前勸阻,皇上說此事一定可以解決的。高湛質問他怎麼解決?因為聖旨已下了。高湛生氣的拿劍割斷了自己的頭髮,他要削髮為僧。
 
陸貞醒來,看到沈嘉彥在旁照料,她質問沈嘉彥為何要救自己?沈嘉彥質問她為何要尋死?陸貞說自己什麼都沒有了。沈嘉彥向她表白,並說自己願意娶她,敬她愛她一輩子……看陸貞沒有心思談論此事,沈嘉彥讓她好好的養身體。
 
當陸貞得知高湛削髮為僧時,不禁著急的要出去找他,沈嘉彥上前攔住了她,同時叫門外的長廣王進來。 當陸貞和高湛兩目相視時,不禁衝上前抱住對方吻了起來。高湛把陸貞攬入懷中,陸貞傷心的說,自己的手殘廢了,根本配不上他。高湛卻說自己將來是要做皇上的,他說的話就是天意,所以他說陸貞配得上她就配得上……看著高湛精心為自己準備的一切,陸貞不禁哭了起來,因為她的右手已經廢了。高湛握著她的手告訴說,他的右手是她救回來的,所以從今以後,它就是她的右手。
 
沈嘉敏拿著長廣王府的地圖約陸貞出來,說起自己將來是做儲妃的人,所以到時候可以封她為嬪妃,質問她到底是住西廂房還是東廂房?陸貞告訴她,等她哪天真做了儲妃之後再說這些也不遲。同時陸貞告誡她,如果真想做儲妃的話,回去做做功課再說。
 
婁青薔約沈嘉敏去宮裡見一面,哥哥交待嘉敏到宮裡不要和不相關的人說話,而且不要擺架子。嘉敏想要去修文殿看看高湛,可是哥哥沈嘉彥卻不允許。
 
第43集
婁青薔向沈嘉敏說起素娟的事情,讓她大人有大量忘掉那件事情。可是沈嘉敏卻不依不饒,讓她在自己面前連磕十個響頭,而且還要說奴婢錯了。婁青薔按照沈嘉敏要求做了。可是沈嘉敏卻得意的指責婁青薔太天真了,難道真以為自己就饒了她嗎?婁青薔一氣之下將沈嘉敏從涼亭上面推了下去,而這一幕剛好被芳華看到。陸貞和高湛剛好路過,看到沈嘉敏從上面摔下來,於是趕緊上前查看,婁青薔情急之下大喊說陸貞殺人了。婁青薔威脅芳華,一定要按照自己說的做。陸貞害怕高湛受冤枉,所以讓他趕緊離開。
 
陸貞向皇上提議,將自己發往大理寺天牢,由大理寺審理此案。皇上聽後同意,同時下旨由大理寺卿柳侍遙親自審理此案。陸貞對婁青薔說,她一定會後悔的。婁青薔吩咐臘梅,找到芳華之後馬上將她滅口。
 
得知陸貞的事情,高湛生氣的要站出來替她作證。皇上阻止,讓他想想陸貞的一番苦心,因為陸貞不僅害怕他失去儲君的位置,同時也不想給朝廷惹麻煩。。婁青薔意識到,陸貞故意把自己關到大理寺,肯定是握有自己什麼把柄,所以她要臘梅買通大理寺,她要去一趟天牢。
 
大理寺公審陸貞的案子,當婁青薔看到臘梅的信號,得知芳華沒有被找到殺死時,不禁幫陸貞說了話,說自己沒有看到陸貞親手將人殺死。大家聽到這個結果不禁十分吃驚,沈國公指責婁青薔到底收了陸貞多少錢?竟然當庭翻供。貴妃下令將陸貞重新押回天牢。沈嘉彥偷偷的告訴高湛,已經找到了芳華。
 
芳華向他們說起,是婁青薔親手將小姐推下去的。沈國公生氣的說不殺婁青薔,自己誓不為人。沈嘉彥提醒父親,婁青薔畢竟是太后最貼心的女官,所以……沈國公哭著請求長廣王,難道就忍心看他未過門的妻子這樣冤死嗎?高湛承諾,自己一定會為嘉敏報仇的。
 
第44集
陸貞看到李大膽他們燒製出的瓷器,不禁誇獎確實不錯。大臣們看到那些上好的雕花白瓷,不禁猜測又是陳國來的好貨吧。皇上得意的告訴他們,這是他們大齊官窖產出來的。得知是陸貞燒製出這些雕花白瓷時,大臣們不禁提議為陸貞陞官。皇上下令陸貞升為六品司珍,執掌司衣司。
 
陸貞去大理寺擊鼓鳴冤,目的就是為了讓大理寺重新審理自己爹爹的冤案。陸貞拿出了物證,並請出了人證,指使陸夫人殺害了自己的爹爹。柳大人判陸夫人押入大牢,秋後問斬。陸貞從大理寺走出來,高湛上前抱住了她。陸貞回到陸府,管家和奶娘他們從屋內跑出來迎接。陸貞在那裡跪拜爹爹,珠兒跑了回來,她們姐妹抱在了一起。
 
陸貞發現家裡只有陸夫人一個人的官籍,於是請奶娘找來族長重新寫份證明。族長答應幫她重新寫證明文書,可是當看過族譜之後卻愣了。陸貞納悶,為何族譜上會沒有自己的名字?奶娘向陸貞說起,她娘嫁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了四個月的身孕。高湛得知陸貞的事情後,不禁建議她認陸尚書為嫡女,可陸貞卻不同意,她想找到自己的親生父親。
 
第45集
楊姑姑告訴陸貞,九鸞釵是前朝賜給五品以上高位女官的節禮,所以她猜測陸貞的娘肯定出身不凡。陸貞拜託姑姑查查這九鸞釵是哪個朝代的。陸貞查出當過女官的只有那五個人,可是楊姑姑卻說他們都不是。杜衡走過來告訴陸貞,找時間去拜訪一下那兩個活著的人。
 
國宴上,陸貞目來轉睛的看著高湛,都美兒跑過去質問她,那個男人是不是她的情郎?丹娘告訴她就是。都美兒告訴陸貞,爹爹想買些白瓷回國賣,因為大齊的皇上不做生意,所以她請陸貞走走後門。陸貞給了她一隻鐲子,讓她去西城找自己的妹妹。都美兒告訴她,待會兒給她演場好戲。
 
天上忽然飛過來許多的蜜蜂,大家見狀跑開,都美兒上前給了陸貞一包東西,說是可以防虰咬。蜜蜂都飛到了婁青薔那裡,把她虰的滿身都是包。陸貞指責都美兒竟然可以這樣莽撞?都美兒說,自己不但是替她報仇,也是為了替自己報仇。
 
高湛質問陸貞,那些毒蜂是她放的吧?否則為何她會有驅蜂香囊?陸貞承認是都美兒做的,並說這是婁青薔罪有應得。高湛告訴她,皇上也被毒蜂蟄了,而且現在還在那裡躺著發高燒,同時他指責陸貞現在變得跟婁青薔一樣惡毒。陸貞生氣的反駁他,並決定親自要向皇上請罪。
 
皇上罰陸貞半年的俸祿,高湛卻上前卻說不可。高湛請求皇上削去陸貞的官職,讓她即刻出宮。皇上卻說讓他們先行決定之後再說。陸貞指責高湛不能這樣安排自己的生活,同時她堅持留在宮裡查出親娘的下落。為此他們兩個又吵了起來,陸貞生氣的趕他離開。
 
都美兒告訴陸貞一個好消息,她讓陸貞每年賣給他們一萬件瓷器,同時還拿出了一張十萬兩黃金的契書。沈嘉彥去官窖裡看了陸貞,陸貞向他說起了自己跟高湛之間的事情,沈嘉彥抱著哭泣的陸貞安慰她。
 
第46集
因為陸貞向戶部交了十萬兩的黃金,所以張相拉著她面君,請皇上為她加官。長廣王也站出來請求皇上為陸貞加官。皇上聽後下旨,封陸貞為五品尚宮,同時命她趕緊進宮,讓她處理好宮中奢糜之事。
 
沈嘉彥把自己的娘親從山下接下來,沈夫人看過陸貞的九鸞釵,不禁讓清華將自己的九鸞釵拿了過來。沈夫人提醒陸貞,凡是二品以上妃子的陪嫁侍女,也可享有五官女官的品階,所以她讓陸貞去查查宮籍,說不定,她那位恩人就是先皇某位皇妃的陪嫁侍女。
 
沈夫人將九鸞釵送給了陸貞,臨走時,陸貞將它交還給沈嘉彥。沈嘉彥向她道歉,因為今天自己騙了她,得知陸貞心裡一直想的都是高湛時,沈嘉彥向她保證從今以後自己做好心無二念的大哥。這時沈嘉彥上前抱住了陸貞,並告訴她這是最後一次。高湛站在那裡剛好看到了這一幕。元祿想要衝過去,可是高湛卻阻止,並告訴他眼前的這一切就當沒有看到過。
 
高湛氣沖沖的回宮,不一會便吐血而暈倒。玲瓏匆匆的將此消息告訴給了陸貞。蕭貴妃上前叫住陸貞,並說自己有話要對她說。蕭貴妃指責陸貞,高湛本來向皇上提起取消她認父的事情,可是卻看到她跟沈嘉彥在一起。
 
蕭貴妃建議陸貞離開阿湛,因為她不配和高湛在一起,陸貞上前告訴貴妃,自己雖然沒有顯赫的身世,可是愛阿湛的愛一點都不比她少,所以陸貞請她相信自己,自己一定會為成阿湛的好妻子,好助手。皇上以大哥的身份祝福他們。貴妃請陸貞沒事的時候就到含光殿來。王尚儀把陰印交給了陸貞,陸貞沒有想到自己能把這麼重要的東西拿到手上。
 
陸貞告訴皇上,宮中財務之所以一片混亂,那是因為採買之事全都掌握在婁青薔手裡。同時陸貞上交了自己所寫的條陳。皇上看後讓她大膽的去做。陸貞向皇上提議,請杜司儀重新出山,另外將提玲瓏提為八品。皇上下旨,封丹娘為八品承衣。丹娘聞訊高興,玲瓏卻顯失落。
 
婁青薔去找了陸貞,質問她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陸貞說自己皇命難為。陸貞給她十天的時間讓她把賬目填平,可婁青薔卻說虧空太大了,所以根本就填不平。婁青薔跟陸貞談條件,只要她把賬本上的虧空給抹平了,自己會給她一萬兩的封口費。陸貞卻說恕難從命。
 
第47集
婁青薔收到消息,得知陸貞他們已經查出十萬兩的虧空。婁青薔命臘梅去錢莊走一趟,讓他們先準備錢。沈碧說自己在陸貞身邊還有一條暗線–玲瓏。沈碧拿一處地契給玲瓏,讓她把那幾本重要的賬目給毀了。剛開始玲瓏還有些猶豫,後來聽過沈碧的一番話,似乎有些動搖。
 
賬目終於查清,婁青薔一共虧空了兩萬多兩黃金。陸貞告訴玲瓏,等於冬至時節,她就會知道一件好消息,到時候她就會明白,這些天的努力都是值得的。陸貞走後,玲瓏命下人將賬目箱子抬到偏殿,並說晚上自己親自守著。
 
外面下起了雪,高湛走過去背起陸貞回去。陸貞說婁青薔沒幾天好日子過了。玲瓏想起沈碧說得那番話,不禁拿刀子捅傷了自己。陸貞匆匆趕到偏殿,宮女告訴她,剛才有刺客試圖想要搶走賬本,玲瓏上前阻擋被刺傷。陸貞匆匆去看玲瓏的時候,高湛走了過來,他說賬目出了問題,原來在賬本的最後一頁有張收據,上面寫明她已經還清了所有的虧空,而且上面還有陸貞的畫押。陸貞納悶,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沈碧去了玲瓏那裡,指責她可真能下得去手,把自己傷的那麼重。同時沈碧傳達婁尚侍的話,讓玲瓏繼續跟他們合作。玲瓏說自己不會再跟他們有任何的瓜葛。沈碧卻告訴她,只要她上了賊船,是很難下船。
 
第48集
玲瓏請求陸貞,說自己想要提前出宮。陸貞挽留她,同時拿出了那份御旨給她看。當玲瓏得知皇上封自己為八品掌簿時,不禁流下了激動的眼淚。陸貞告訴高湛,玲瓏說什麼都不肯接旨,她要留在司計司做掌事宮女,等到幹出些什麼功勞再來當這個八品掌簿。
 
陸貞發現婁青薔做了不少的假賬,而這些錢都拿去給太后做胭脂錢了。陸貞去西佛堂見了太后,太后把貼身的侍女都趕出去,單獨給陸貞聊了起來。太后把她最喜歡的邀月鐲送給了陸貞。婁青薔跑見太后,太后拿出賬本給她看,並說陸貞拿自己的錢補那些漏子,自己能不承她這份情嗎?
 
修文殿的房梁坍塌,皇上命元祿按照昭陽殿的標準大修一次,而最近長廣王先移住嘉福殿。宮女們在整理嘉福殿的時候,偷偷在火裡放了東西。不一會兒,高湛的頭便疼了起來。這時沈碧走了過去,高湛把她當成了陸貞。高湛覺得渾身燥熱,沈碧上前給他倒酒喝,之後他們又喝了交杯酒。
 
高湛一把將她抱住,按倒在床上吻了起來。沈碧心裡在想,就算自己用這種方法得到他,自己卻一點都不後悔。第二天,殿下遲遲沒有起床,元祿走過去查看,發現沈碧跟殿下睡在一張床上。高湛醒來吃驚的發現,沈碧竟然躺在自己身邊。
 
元祿告訴皇上,他找人驗了一下,那裡面有催情的依蘭香。皇上命人看著沈碧,不讓她胡說。皇上告訴高湛,沈碧是婁尚侍身這的人,她肯定是一個陷阱。高湛卻說,萬一沈碧是冤枉的怎麼辦?因為自己早上的時候看到床上的元紅了。皇上說這件事情交給自己處理。得知皇上要了避子的湯藥,貴妃不禁生氣。元祿告訴陸貞,長廣王有些傷寒,所以他阻止陸貞進去查看。
 
皇上為了避子湯藥的事情向貴妃解釋,最後他不得已說出高湛跟沈碧的事情。貴妃一聽便覺得這是沈碧故意在演戲給他們看,所以她建議立即將沈碧處死。但貴妃突然想起,沈碧的父親是四品官階,而這個身份,正是儲妃的得力條件。皇上似乎明白了什麼,於是趕緊叫來了元福。
 
太后在跟陸貞商量事情的時候,婁青薔故意匆匆的跑過去告訴她,昨晚上長廣王把沈碧拉到房裡……陸貞聽到這些不禁傷心的流下了眼淚。太后告訴陸貞,這沈碧以後就是儲君的人了,以後她當了儲妃,這點肚量是要有的。陸貞攥緊拳頭哭著離開。元福告訴陸貞,昨天晚上他們發現了催情用的依蘭香,所以長廣王殿下肯定是被人利用了。陸貞哭著說,如果他真的不希望自己知道,那麼自己就真的當做不知道好了。。
 
蕭貴妃命人將避子湯灌到了沈碧的嘴裡,同時讓她回去告訴婁青薔,長廣王不是他們配算計的。婁青薔說沈碧的運氣真不太好,弄了半天連個侍妾都混不上。皇上告訴高湛,喚雲已經把事情處理好了,現在他能做的,就是看看如何應付陸貞。
 
第49集
陸貞趴在楊姑姑身上不停的哭泣,因為高湛一碰她,她就會覺得混身發抖,只要高湛一衝她微笑,她就想大叫讓他別裝了。楊姑姑勸陸貞要學會去面對這些事,就算為了長廣王,也要讓她裝下去,忍下去。
 
陸貞請假歸寧,皇上質問她是不是聽到了什麼議論?陸貞否認,元福跪下來請罪,並說陸大人早就知道此事。皇上質問她,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她才要出宮嗎?陸貞哭著說自己知道阿湛是被陷害的,可是自己真的裝不下去了……皇上恩准她出宮,並說就算要逃避的話,也不應該是她走。
 
高湛不停的在那裡喝著悶酒,因為他感覺陸貞好像知道那件事情,而故意裝做什麼都不知道似的。皇上騙他說陸貞不知道此事,同時他要高湛代自己出使陳國一趟。 陸貞送高湛離開,臨走時高湛一把將她抱住,並說自己去陳國治心病,所以讓她一定等著自己回來。
 
冬至節到了,皇上去了西佛堂,看到母后最近那麼消瘦,心裡不禁有些難受。婁青薔故意在皇上面前說起太后是如何如何的心疼他……婁青薔跑去向太后表示祝賀,雖然皇上什麼都沒有說,但是他多派了十六名宮女前來,而且皇上讓婁青薔重新掌管司膳司。
 
高湛和陸貞回到了宮裡,看到沈碧站在門口等待著。沈碧向高湛哭著表白,高湛卻說自己的心裡只容下一個女人的位置。高湛承諾自己給她找個好夫婿,保她父親一生平安……沈碧大叫著說,這些自己統統都不要,自己只要他……高湛向她說對不起。
 
太后回到了仁壽殿,貴妃帶著各宮娘娘前去給太后請安,長公主也前來表示祝賀。王尚儀帶著各位女官前來請安,這時沈碧故意裝做嘔吐的樣子,婁青薔故意讓人仗打她二十大板,長公主上前阻止。婁青薔傳劉姑姑前來,驗過得知她懷孕的事情。
 
貴妃告訴長廣王,沈碧很可能是假懷孕,但她又擔心沈碧是真的懷孕,高湛該怎麼辦?太醫診過脈後告訴太后,沈貴人已懷有一個月的身孕。
 
第50集
當陸貞得知高湛要打斷那個孩子,不禁指責他太冷血了。高湛說自己寧可負天下人,也不會負她的。陸貞指責他這樣做跟禽獸有什麼區別?同時她勸高湛,孩子是無辜的……。
 
陸貞哭著講起了自己母親的故事,高湛發瘋似的踢打著房間的東西。陸貞上前請求高湛,留下那個孩子,因為沈碧是父親是四品官員,如果他不娶沈碧的話,已經不行了呀。望著傷心欲絕的陸貞,高湛低下身子向她道歉,並說一切都聽她的。
 
高湛決定對婁氏出手,而且他要蕭喚雲和陸貞幫自己演一場戲。蕭喚雲故意當著大家的面告訴陸貞,自己要冊封沈碧為寶林的事情,而陸貞惱羞成怒,和她大吵了起來。蕭喚雲告訴高湛,接下來陸貞就該來找他興師問罪了。高湛向喚雲表示感謝,因為這段時間她為自己做了太多的事情。喚雲為自己以前的所做所為向他道歉。
 
陸貞故意在太后面前哭哭蹄蹄的,太后說自己有個法子可以讓長廣王收收心,說著她拿出了那個定情珠,讓陸貞放到長廣王的香囊裡。陸貞質問她為何要幫自己?太后說起了這其中的原因,而且她提出一個條件,那就是將來她當了儲妃,這個孩子得收到自己膝下撫養。
 
 第51集
父親去見了沈碧,沈碧讓父親想辦法給太后傳個信,因為長公主老找宮外的大夫給自己把脈,她快有些頂不住了。父親質疑,沈碧向他說起,其實那晚上自己跟長廣王什麼都沒有,而那些落紅是自己刺破手臂作的。
 
丹娘去司膳司的時候,無意得知沈碧愛吃蛇肉和山楂,而因為現在找不到蛇肉,所以司膳司的人就用白膳充當蛇肉,丹娘聽到這些不禁有些疑惑。丹娘去找了楊姑姑,向她說起白膳和山楂在一起吃會流產。楊姑姑質問她在懷疑沈碧?
 
琉璃奉丹娘之命去給沈碧送了一件銀蠶緞的衣服,琉璃幫她更衣的時候故意用領子劃了她有脖子,不一會兒她脖子上便出現了一道紅色的痕跡。丹娘興奮的告訴陸貞,自己在衣服的領子上塗了一層厚厚的守宮砂,這樣一試就試出來了,所以殿下是清白的。陸貞一聽便偷樂了起來,而高湛卻格外的輕鬆。
 
朝堂上,高湛狀告沈碧受人指使冒充懷有皇嗣。沈碧上堂作證,同時高湛拿出了多人的證詞,證明沈碧現在是完壁之身。沈碧父親上前告訴皇上,是有人威脅全家性命,所以沈碧才會這樣做的。沈碧上前指責是婁青薔指使自己這樣做的,同時她拿出了和仁壽殿通信的證據。皇上下令將婁青薔拉下去立斬,同時下令此事嚴禁再提。
 
太后威脅玲瓏,讓她答應自己辦一件事情,不然的話她就揭發玲瓏利用苦肉計換走賬簿的事。太后故意跳進冰水裡凍得瑟瑟發抖。陸貞告訴高湛,太后病得牙關緊閉,連湯藥都灌不進去。高湛覺得太后是利用苦肉計放鬆皇上對她的警惕。
 
第52集
陸貞碰到玲瓏無助的走在街上,得知她剛拿了一些藥回來,不禁關心起她來,而且說回頭讓司膳司每天給她煮一些養生藥膳。陸貞走後,玲瓏躲在暗處哭了起來,嘴裡不停的說著對不起。得知太后生病,高湛猜想她肯定是用苦肉計故意想讓皇上解除對她的軟禁。
 
玲瓏哭著向高湛說起,太后說她想陷害貴妃娘娘娘 ,所以讓她往貴妃娘娘的私庫裡藏一些東西。高湛質問她是什麼東西?玲瓏說那是一顆刻著皇后之寶的玉璽,還有一些符咒。
 
司正司的人搜查貴妃的私庫,那名太后內線的宮女著急的從私庫裡拿出了那個玉璽。司正司的女官吃驚,並說私刻皇后之印是大罪呀。貴妃走上前讓她們看清楚,並說這是前朝郁皇后的私印。貴妃將郁皇后的私印還有想陷害自己的那個皇后印交給了皇上,皇上下令送太后出宮。
 
目送著母后的離開,皇上不禁流下了眼淚。蕭喚雲告訴他,以後還有他們的孩子。皇上得知此事不禁樂了起來。高湛帶著陸貞請皇上下旨賜婚之事,不料沒等他們說出口,皇上著急的說魏國十萬大軍連奪關西六鎮之事。高湛決定親自出征,陸貞請求高湛訂完婚再走,可是高湛卻說來不及了,因為還有三天就要出征了。
 
陸貞大叫著說自己愛他,高湛抱著她說,正因為自己愛她,所以不能再訂了親再走,因為刀劍無眼,自己不想她將來當了望門寡。皇上親自送高湛出征,高湛請求皇上照顧好陸貞。陸貞站在那裡哭個不停,蕭喚雲上前給她擦眼淚,並說高湛一定會平安回京的。
 
陸貞拿著司衣司做出來的錦布給皇上皇后查看,皇上非常的高興,並命陸貞負責野蠶絲在全國的推廣,同時皇上給這種錦布起名叫陸錦。
 
皇上希望喚雲肚子裡的孩子是個公主,這樣一來他們不僅有自己的孩子,二來也不用為繼位而煩惱。。
 
第53集
野蠶的事業進展的很快,皇上決定成立一個織染署,同時任命陸貞三品昭儀,直管織梁署,封丹娘為七品掌衣,封琉璃為八品。陸貞成為了大齊的第一個女官,當她走上朝堂之上時,大臣們不禁議論紛紛,有人說她就是未來的儲妃。
 
皇上臥床休息,而長廣王又出征在身,婁太后趁機坐到了朝堂之上。太后命張相回家休養,並說高湛叛國,所以宰相一職由婁昭擔任。
 
沈碧拿沾了鹽水的鞭子不停的鞭打陸貞。臘梅將陸貞帶到了仁壽殿,太后說只要陸貞交出手上的瓷器和絲娟生氣,就會饒她不死,因為沒有陸貞的秘押,就算收到了瓷器,吐谷渾人也不會付錢。陸貞暈倒,長公主和貴妃將她扶到床上。
 
皇后大著肚子照顧生病的陸貞,皇后和長公主看到了那個九鸞釵不禁質問陸貞,她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原來這個九鸞釵是當年郁皇后賜給謹姑姑的。
 
蕭喚雲講起了當年陸夫人幫郁皇后調查毒藥之事,卻慘遭婁氏下毒手,之後陸夫人抱著兒子陸元跳河,沒想到陸夫人並沒有死,原來她嫁給了陸商人做二房。聽完這一切,陸貞不禁明白自己的娘親為何為願意給繼父當二房,為何她會有這支九鸞釵。長公主告訴陸貞,她娘的全名叫薛瑾。
 
沈碧將陸貞帶走,不停的拿夾棍夾她的手指。丹娘和沈嘉彥溜進暗牢裡想要救走陸貞,可是陸貞說什麼都不同意把丹娘留在那裡,不得已沈嘉彥將她打暈帶了出去。
 
第54集
長公主和丹娘被拉到午門外處斬,太后的目的就是為了引陸貞回來。陸貞快馬加鞭趕到了京城,長公主和丹娘正要被行刑的時候,陸貞及時的趕到。
 
婁昭匆匆的向太后稟告,高湛帶著三千精兵把外城高湛帶著三千精兵把外城了。太后拿長公主他們三人的性命威脅高湛,讓他自斷一臂單身走進城裡。長公主大叫著,讓阿湛不要聽婁氏的,讓他以後為自己報仇。長公主被殺死,陸貞傷心不已。
 
婁氏想拿陸貞威脅高湛,怎料陸貞拿劍刺死了婁昭,之後又從城牆上面跳了下去。高湛的人馬跟婁氏的人馬打了起來,太后丟下皇上不管獨自逃命去了。很快,忠叔和沈嘉彥就救出了皇上和蕭喚雲。
 
高湛要求太醫盡一切可能救陸貞,可是太醫卻說陸昭儀的傷勢太嚴重了。生病的皇上和帶著喚雲去看望陸貞,沈嘉彥說太后帶著人從密道逃跑,皇上下令,以叛國之罪全境緝拿婁氏,自己就當沒有這個母親。
 
高湛說,如果陸貞醒不過來,自己就陪著她一起到地下去。皇上勸阿湛不要做傻事。大夫給陸貞診治過之後,提出用天下至寒的東西雪蟾來治病。皇后一聽便說宮裡有幾隻,之後便讓丹娘去取。大夫向長廣王說起,如果陸昭儀用了雪蟾,恐怕一輩子都難有身孕。高湛決定先救人再說。
 
陸貞終於醒來,高湛拜託皇上皇后一定不要告訴陸貞她不能懷孕的事情。皇上和皇后幾經商量好,決定魏國之戰後將皇位傳給他,可是高湛卻說自己不想再過這樣打仗的日子了。皇后向他們說起,陸貞的親叔叔看過陸同的畫像和九鸞釵之後,確定她就是陸謙之女,所以現在正著急趕過來認親呢。叔父和陸貞相認,他們激動不已。
 
高湛和陸貞拜堂成親,高湛承諾,等到時候,自己一定會還她一個熱熱鬧鬧的婚禮。高湛夫婦去了長公主墓前祭拜,高淇說自己想去……陸貞明白他想去關西指揮,她抱著高湛,讓他一定要快點回來。高湛出征之前,陸貞給他戴上了相思結,盼望他早日歸來。
 
第55集
蕭喚雲突然感到腹疼,王璇上前查看,發現她流了好多的血。太醫診治過告訴陸貞,皇后以後要靜心安胎,否則……皇后命王璇將金匣子拿過來,當陸貞看到鳳印時,不禁大吃一驚。皇后告訴皇上,自己生病期間由陸貞執掌鳳印。
 
高湛被綁在那裡,正當他掙扎的時候,一名蒙面女子給她端過去一些水。高湛發現此人竟是沈碧。從沈碧那裡高湛得知,婁太后向魏國借兵想要打回京城,而魏王看中了沈碧,於是婁太后便把她給了魏王。正當他們談論的時候,魏王回來了,沈碧讓高湛趕緊裝死。魏王將沈碧按倒在床上,沈碧掙扎著,可是高湛卻心有餘而力不足。
 
蕭喚雲正在睡覺時聽到外面的人大叫叛軍攻城了。皇上讓蕭喚雲他們趕緊離開,可是蕭喚雲說什麼都不願意丟下皇上,皇上說母后是不會殺自己的,正在這時皇上被劍射中。皇上臨死前托蕭喚雲把那個玉璽交給高湛,同時他拜託陸貞照顧喚雲和孩子。
 
蕭喚雲看著快要死去的皇上哭個不停,皇上告訴她讓她堅強一些,同時告訴她,當年在含光殿的圍牆上,是自己先看到的她。皇上停止了呼吸,蕭喚雲傷心欲絕。
 
 
侍衛在喝酒的時候,沈碧偽裝成侍衛帶走了高湛,侍衛發現了高湛的行蹤,於是便追了過去。高湛他們被追殺的時候,沈碧不幸中劍身亡,高湛匆匆跳入水裡遊走。高湛醒來,看到陳國文帝陛下走了過來。
 
第56集
蕭喚雲產下了小皇子,她握著陸貞的手請求她,讓她好好的照顧皇子阿緯。蕭喚雲下旨,讓陸貞以皇上妃子的名義收養阿緯,這樣陸貞才可以動用國璽,掌握宮裡所有的人。儘管陸貞內心是多麼的痛苦,可她還是答應了蕭喚雲。
 
高湛從陳國皇帝那裡得知了京城所發生的一切事情。陳文帝承諾借給高湛三萬精兵,不過同時他也提出了三個條件。阮娘宣讀皇后旨意,讓陸貞以宮妃的名義收養皇子高緯。不一會兒,皇后便駕崩了
 
官兵前去搜查陸貞和皇子的下落,陸貞讓丹娘趕緊逃跑,可是丹娘卻在她身後將她打暈用草掩蓋,然後獨自一人假抱著孩子引開官兵,丹娘被官兵追到懸崖那裡,她拿石頭將自己的臉劃破,大叫自己乃是陸貞,之後便跳下了懸崖。太后命臘梅趕緊找個孩子來,並說讓她抱著孩子假扮陸貞參加祭天大典,這樣自己照樣可以臨朝執政。
 
祭天大典上,陸貞趕過去揭穿婁氏的陰謀,大臣們大叫殺了婁氏,殺了妖后。婁太后拿起劍自刎。張相請求長廣王遵皇上遺旨,早日繼位。高湛宣佈自己從現在起就是大齊的皇帝,大臣們高喊皇上萬歲,陸貞跪下來將國璽交給了他。
 
第57集
張相阻止皇上冊封陸貞為皇后,因為先皇后冊封陸貞為先皇的妃嬪。皇上為此事而頭痛,元祿給他遞過去一顆陳國的靈藥。高湛吃過靈藥之後便好了許多,陸貞懷疑這靈藥有問題。
 
陳國越國夫人帶著同昌公主前來拜見皇上。越國夫人告訴皇上高湛,陳文帝的第三個條件就是讓他娶同昌公主為皇后,從此永結秦晉之好。高湛和陸貞聽此條件不禁愣了。
 
張相非常贊同讓皇上娶同昌公主為后,並說這是與陳國交好的絕佳機會。高湛站起來將張相指責了一番,同時告訴他,三個月後,自己定會遵鮮卑人的規矩,弟弟娶寡嫂為妻。
 
忠叔告訴陸貞,靈藥裡面含有五石散,這藥服久了就會上癮,所以皇上服藥的次數越來越多。陸貞傳令封鎖消息,並讓太醫院的人盡快找出解藥。
 
第58集(結局)
越國夫人說當年陸貞從城牆上摔下來,皇上給她服用了至陰之藥,從那個時候她就生不出孩子了。越國夫人起誓,只要陸貞說服皇上娶同昌公主為后,她立馬將解藥給皇上,而且將駐紮在那裡的大軍撤退。
 
沈嘉彥送陸貞離開,他說其實陸貞可以和自己……陸貞阻止,並說今生今世只有高湛是她的丈夫。大婚之日皇上揭開了同昌公主的蓋頭,卻發現她是一個癡呆之人。越國夫人跪下來向皇上講起了實情。
 
轉眼3年過去了。皇后一直在那裡追趕阿緯玩,她向皇上問起阿緯乾娘的事情。皇上說她玩累了就會回來的。朝堂,大臣向皇上稟告官窖和織染署都大不如從前了。皇上說那是她的心血,不能說停就停,忽然他暈倒在地。
 
陸貞得知皇上舊傷復發之事,不禁著急的想要回去,當她打開門準備出去之時,發現皇上站在那裡,於是她衝上前抱住了高湛。因為陳文帝已經死去,所以高湛決定立即立陸貞為后,陸貞卻勸皇上,說同昌公主是無辜的,所以她決定仍舊做女官,重新撿起官窖和織染署。高湛承諾不管她做什麼決定,自己都支持她。
 
朝堂上,皇上冊封陸貞官級一品,執掌大齊農商之事。皇上拉著陸貞的手說,這個天下,需要他們一起來治理。
 
河清四年,高湛因舊傷復發,禪位於太子,令女侍中陸貞輔政,3年之後,高湛駕崩於乾壽堂。又是一年宮女選秀的時候,陸貞感歎道,自己已經變老。此時的陸貞彷彿看到了高湛,想起了他們在一起的幸福時光。
 
十五年後陸貞去世,歲月流轉,精巧絕倫的鄴都宮城早已在時光中漸漸的迷失了它原本的樣子,只餘下幾方斷壁殘垣供人懷念,但總有人仍舊記得曾經有位叫陸貞的少女用自己柔軟的雙手推開過她的大門,走進了她傳奇的一生。
 
(Visited 28,325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