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玻璃面具結局/玻璃假面】玻璃面具分集劇情介紹、劇情大綱61-122



玻璃面具》講述了一個殺人犯的女兒在艱苦的環境下生存與展開復仇的故事。
 
玻璃假面




【分集劇情】 
第61集
  素妍因為鄭會長單獨跟理敬吃飯,而在家跟河俊大吵,結果鄭會長剛好回來聽到兩人的爭吵。河俊找了善宰喝酒,訴苦對生活的不滿,喝醉後一直嚷著不回想回家的河俊,河俊只好帶他回自己家。
 
  隔天早上理敬幫河俊準備瞭解酒的蜂蜜水,一起上班時被素妍遇到,素妍又大發了脾氣。沒想到鄭會長又指定理敬跟河俊一起出差選定產品的布料。素妍媽幫姜仁哲送飯,這時下屬進來跟他說金道植的內部線人竟然車禍死了。
 
  河俊跟理敬出差時,河俊喝了酒說出自己的心聲,說起自己對理敬的愧疚,理敬送喝到醉倒的河俊回他的房間,河俊一邊喊著理敬不要走,對不起,讓理敬心情激動,而出了房門,卻剛好遇到來查勤的素妍。
 
第62集
  除了素妍,原來善宰也不放心的偷偷跟來。理敬回房後,接到善宰關心的電話。隔天起來,河俊看到素妍在房裡感到奇怪,素妍說她只是心悶出來散心。
 
  隔天鄭會長到公司,發現素妍不在公司裡。吃完早餐理敬自己先離開,留下河俊跟素妍兩人。姜仁哲一早接到金道植的電話,早飯也沒吃就出門了。理敬先回到公司,向鄭會長報告材料探購順利完成,鄭會長問河俊怎還沒回來,才得知原來素妍昨晚也跟去了。
 
  鄭會長出席了官夫人的聚會,在那之前大家對素妍最近傳出的負面消息而議論紛紛,議長夫人還約了理敬出席,貴夫人們對理敬都誇讚有加。
 
  回家後,善宰跟理敬談到,鄭會長之前賣掉的股份,也都被收購下來了。善宰到醫院看真的靜雅,希望她醒來時可以原諒他做的一切。
 
第63集
  善宰要離開醫院時,卻看到靜雅的手指動了。放假日,姜仁哲難得在家休息,素妍媽卻一早就出門,原來那天是她已故前夫朴聖道的生日,她前去掃墓。
 
  在公司會議裡,決定下季主推商品,素妍跟理敬做了不同的推薦,但河俊跟鄭會長卻都支持了理敬的選擇,讓素妍覺得顏面盡失,事後又因理敬問題,在公司跟河俊大吵一架。
 
  申基泰終於接受許京八的會面,並要京八幫忙打聽雙胞女兒另一個的下落。
 
  心情不好的素妍竟約了善宰在路邊攤喝酒,還拜託他希望理靜能到別的公司上班,不然會導致她跟河俊之間的矛盾。善宰聯絡了河俊把完全醉倒的素妍接回家。鄭會長看到素妍醉著回來,要河俊多體會女人的心情,要他多給自己的老婆一些支持。在房裡的素妍原來是裝醉,偷偷的在房裡聽婆婆對河俊的訓話​。
 
  醫生對靜雅的檢查出來了,卻說仍沒轉醒跡像,甚至建議善宰該放手讓靜雅走,不要再讓她受病痛之苦。鄭會長在家親自下廚,沒想到她要招待的貴客,就是理敬跟善宰。
 
第64集
  鄭會長在晚餐裡再次提出,希望徐會長可以在股東會上支持她。金道植打電話給姜仁哲,說有人看到許京八的下落。素妍媽向貴婦人們提起將退出義工活動,大家忙著聊新加入的會員京畿廳長夫人。
 
  真熙打了幾次電會徐會長都沒接。善宰因為煩惱靜雅的事,跟金院長喝了不少酒。河俊在家看著素妍家合照裡的理敬,把照片放在皮夾中,素妍在無意間看到。許京八向理敬提出要她去看申基泰,理敬卻拒絕了。
 
  當善宰決定聽從醫生建議,放手讓靜雅走,靜雅卻在此時睜開了眼…
 
第65集
  靜雅雖睜開眼睛,卻仍無意識。
 
  公司裡,素妍再次在公事上刁難理敬,理敬卻都完美的完成了。理敬把手機落在河俊辦公室,河俊接到了真熙打來的電話,原來善宰因為人在醫院沒去接真熙,河俊於是去接真熙,而幼兒園老師誤以為是真熙的爸爸。
 
  徐會長其實已回韓國,正在打聽他在醫院看到背部有燙傷的女病人,查到病人因5年前的意外一直沒有意識,且是善宰帶她入院的。金道植派人前去歐打許京八,卻被許京八和善宰連手打退了,但在忙亂中善載被打中頭部。
 
第66集
  理敬因為善宰跟靜雅的事而心煩。
 
  素妍瞞著河俊,在下班後約理事們在公司會面,提出如果大家同意河俊的調職案,她將會把手上的股份部份無償的分給理事。素妍媽接到素妍寄去的公司新產品十分開心。
 
  素妍媽在家做菜招待貴婦人,沒想到她們也找了理敬一起來。原來打算跟素妍一起看電影的河俊,卻因為接到真熙的簡訊,改變心意去看真熙幼兒園的發表會,真熙開心的叫河俊爸爸,沒想到卻被偷跟來的素妍看到了。河俊冷不防的抱住了理敬向她告白,讓素妍更是怒不可言。
 
第67集
  看到河俊擁抱理敬那一幕的素妍,一直不能釋懷。
 
  許京八前去找申基泰,說金道植已經發現了自己行蹤。素妍媽收到了以金道植名義寄來的快遞,裡面還放著錢。河俊一家人去河俊父親的墓前掃墓,善宰在一旁等待他們離去。姜健去找之前發現理敬屍體的人問話,那人卻說他也只是拿錢辦事,讓姜健起了疑心。素
 
  妍私下找了車秘書要他私下幫忙,然後以鄭會長的名義,再度找來理事密談。
 
  徐會長到靜雅的病房,心中有許多的疑問,靜雅靜靜的流下眼淚卻沒其他反應。河俊向善宰說出,他喜歡理敬,善宰對河俊大為發火,問他怎麼面對他的母親及妻子。
 
第68集
  姜健找了真熙幼兒園的老師問有理敬的問題。善宰聽完河俊的告白後,更擔心理敬會因此而動搖。真熙打給了徐會長,徐會長推說還有點事忙會晚點回韓國。
 
  河俊跟素妍回素妍家拜年,結果姜仁哲又因為金道植而外出了。姜仁哲不放心又去探訪申基泰,想探聽許京八的消息。
 
  理敬打給河俊約他見面,河俊借口說善宰找他出門了,素妍跟姜健借了車偷偷跟去。理敬拒絕了河俊的告白。善宰怕理敬動搖而要許京八多多注意她的行動,這時許京八對善宰說出,理敬跟素妍是雙胞胎…
 
第69集
  善宰知道理敬跟素妍的關係後,難以置信,也要許京八先不要將此事告訴理敬。
 
  素妍又找了善宰,表示理敬跟河俊仍私下見面,她不會放過他們兩人。素妍還要車秘書找尋5年前因河俊而昏迷的那人下落,以及想辦法把蘇記者從獄中救出來。善宰將素妍跟理敬的DNA送去比對。
 
  姜健到幼兒園找真熙,剛好遇到許京八來接她。理敬又帶真熙去醫院看靜雅,在真熙的陪伴下沒想到靜雅醒過來了。
 
第70集
  沒想到靜雅的醒來只是一時的,沒一會又回到一樣狀態。理事會前,河俊跟理事們聚餐,理事們似乎都因為素妍的提議轉向河俊這邊。素妍因為河俊的種種,加上理敬的扇動,有了自己獨大公司的念頭。
 
  理敬把她自己的股份轉交給議長夫人,要她幫忙行使意見權。姜健又去幼兒園找真熙。醫院裡,靜雅開始回憶起過去,而變得激動。姜仁哲約了京畿廳長吃飯,兩人話中有話的暗中交鋒。徐會長再次到醫院看望靜雅。
 
  肢東會上,雖然議員夫人投了反對票,但素妍收買的理事紛紛倒戈,在看來河俊就要成功當上社長時,卻播放著河俊當初過失傷人後在車裡的那段錄音,接著警察進來把河俊帶走了。
 
第71集
  鄭會長拜託善宰救出河俊。徐會長向金院長質疑女病人的身份。京畿廳長打給姜仁哲,說他的女婿正在局裡。姜仁哲貿問素妍,當年那件事原來不是理敬做的而是河俊。姜仁哲跟鄭會長見面,發現原來親家母也知道此事,不過他也答應會幫河俊。
 
  徐會長從醫院回了家,問善宰那位傷者的事,善宰否認了,為了讓徐會長相信,善宰還安排了一對假父母出現在靜雅的病房。善宰調查素妍跟理敬DNA出來了,確實是雙胞胎。
 
  公司因河俊的事而意論紛紛,理事們竟提出由素妍接任的意見。
 
第72集
  股東們提出由素妍接任社長,理敬接任本部長。理敬向徐會長說明股東會的決定。兩家人都為了河俊的事擔心著。京八向申基泰說另一個女兒結婚了,過的很好,別人也不知道她生父是誰。素妍去局裡看河俊,並告訴他理事們決定讓她擔任社長位子。因為被害人一直沒出面,河俊順利的離開警局了。
 
  醫院裡,徐會長已經知道真實靜雅的身份並移走了她,金院長連忙通知善宰。徐會長回到家,氣憤的打了善宰巴掌。
 
第73集
  知道理敬並不是自己孫女的徐會長激動得昏倒了。公司裡素妍完全已社長姿勢出現,知道理敬請假,素妍神經質的打電話問河俊在哪。
 
  因為素妍當上了社長,議員夫人特地登門祝賀,卻發現素妍媽竟然不知道此消息。素妍吩咐秘書好好的打聽善宰理敬跟徐會長的事。河俊聽到素妍說理敬今天沒上班,借口說要找善宰就出門了。素妍一家人都因為這消息驚訝。善宰問車子裡行車紀錄的事還有誰知道,河俊回想起素妍也知道這件事。
 
第74集
  靜雅逐漸回想起之前的事而清醒過來,回想起自己的女兒真熙,緊張的想尋找。理敬回公司裡向素妍請幾天假。徐會長不見理敬跟善宰。善宰找到靜雅所在的地方,想跟靜雅談談。
 
  素妍跟設計部開會,要他們新一季產品全部重新構思,把之前鄭會長與理敬定案的全部打翻。
 
第75集
  徐會長終於肯見理敬,善宰表示一切都是他策劃的是他的錯。許京八去接真熙,河俊卻早一步把真熙接回家了。善宰警告河俊要他別再接近理敬。徐會長打給鄭會長,並急著出院了。
 
  河俊回到公司上班,看到設計部的提案與之前完全不同,才知道是素妍更換的,問了素妍,卻說那些已經過鄭會長的同意。鄭會長打給車秘書,要他查一下行車紀錄是誰做的,素妍要他保密。
 
  理敬跟善宰再次去找靜雅,徐會長要他們走,並說不會再幫助他們,於是善宰說出,把靜雅傷成這樣的人,就是河俊。
 
第76集
  徐會長從善宰那得知意外發生經過,以及之後理敬被陷害甚至被推下懸崖的事。議員約了姜仁哲吃飯,沒想到也同時約了金道植。設計部同事打給理敬訴苦,沒想到卻被素妍聽到。
 
  靜雅想見見自己的女兒,因此跟徐會長到幼兒園見真熙。理敬想去母親撒骨灰的地方,卻在出門時又遇到河俊來糾纏,善宰看到把河俊揍倒在地。
 
第77集
  徐會長、靜雅跟真熙一起用餐。素妍約徐會長見面,問理敬這幾天請假的理由,卻看出徐會長似乎有難言之隱。善宰再次去跟徐會長下跪道歉,但徐會長仍不接受。姜健在母親介紹下去面試工作。
 
  素妍幫忙蘇記者出了獄,並拿錢給他封口。蘇記者假裝是善宰同事接走了真熙,被河俊看到。徐會長來找善宰,這時許京八從幼兒園回來說真熙不見了。
 
第78集
  河俊跟蹤蘇記者,卻反被發現而綁了起來。徐會長跟善宰忙著趕去幼兒園,原本以為是理敬的弟弟做的,卻發現不是。理敬接到要求贖金的電話,跟靜雅兩個人帶著錢去找蘇大勇。
 
  鄭會長親自找了理事們,要理事們多幫忙素妍。蘇記者逼問理敬真實身份,理敬承認她就是理敬,在隔壁房的河俊也聽到了。
 
第79集
  理敬帶著真熙回來,徐會長再次重提要他們快點搬出這個家。蘇大勇打給善宰,放理敬自白是理敬的錄音給他聽威脅他。被車秘書接回來的河俊,要他不要告訴鄭會長跟素妍此事。正當理敬跟善宰要搬出去時,靜雅要他留下來。
 
第80集
  徐會長跟靜雅決定讓善宰與理敬留下來,且真的靜雅將以金荷拉的名字過活。姜健的面試過了將開始上班。理敬也重新回到公司,卻發現之前策劃活動全都變更了。
 
  許京八開始查之前送去河俊自白影帶是誰送去的。善宰去找了申基泰,希望他為女兒著想,不再背負殺人犯女兒的污名,把一切真相說出來。
 
  鄭女士也找姜仁哲想查出是誰送CD去的。快遞最後認出是車秘書要他送去的CD,於是找來了車秘書,問他是誰要他這麼做的,車秘書說出這一切都是素妍交待他的。
 
第81集
  理敬從車秘書那知道CD跟綁架真熙的事,跟素妍都有關。理敬鼓動理事們,要發起職員投票來決定新一季的產品。河俊找善宰見面,問他為什麼要騙他,他已經知道靜雅就是理敬的事。
 
  鄭女士認為河俊一直低迷是因為五年前的事,責怪車秘書一直沒查出密報的是誰。
 
第82集
  公司裡開始匿名投票。善宰找了理事代表,並給他看了代表繼承戒指,告訴他是之前會長的大兒子。真熙在家陪靜雅做復健。
 
  開票結果,理敬的設計獲勝了,素妍生氣的從會場離開。善宰找吳議員重新談申基泰出獄的事,打算揭發申基泰代罪的事實,借此把姜仁哲拉下台。
 
  善宰回到家,發現大家幫他準備了生日驚喜。而理敬到鄭會長家,打算告訴她寄送CD的正是素妍。
 
第83集
  理敬要車秘書對鄭女士及河俊說明一切,素妍剛好在此時回到家,知道真相的鄭女士生氣的打了他一巴掌,素妍跑回娘家然後暈倒了。
 
  送到醫院後,素妍要家人不要通知婆家,但素妍媽後來還是打給了河俊,要他到醫院來。姜仁哲去公司問鄭女士發生了什麼事,鄭女士不願回答他,叫他去問自己女兒。
 
  鄭女士把理敬找來,把公司事務托給她。素妍回家求鄭女士原諒,說這一切都是因為看到河俊向理敬告白,才這麼做。
 
第84集
  理敬跟職員一起去給素妍探病,理敬向素妍表示,會要她為所做的一切付出代價。河俊向善宰說,將不會改變對理敬的心。河俊向鄭女士表示要跟素妍分開,鄭女士要他考慮公司的形象,慢點再做打算。
 
  河俊跟素妍回公司上班,鄭女士看到素妍,要她離開公司。素妍向家人坦白,是她舉報河俊的,家人都感到不敢相信。河俊約理敬出去,向她訴說自己對理敬的愛意,善宰趕到,兩人差點大打出手。
 
第85集
  素妍媽聽到素妍說河俊喜歡上別的女人,把一切的錯都認為是河俊的錯。素妍爸則擔心素妍這件事將會影響他的升職。鄭會長從回公司,聽從河俊的意見讓南秘書從回公司上班。
 
  車秘書把之前河俊傷了靜雅時的真實錄影給了善宰。素妍跟素妍媽到了之後,兩人到餐廳大鬧了一場。
 
第86集
  素妍騙家人說她懷孕,想借此挽回河俊。正常她想跟河俊說時,卻收到了她幫忙掩飾犯罪的視頻而中斷。素妍媽愈想愈不干心,到公司找理敬大吵。吳議員向善宰表示,願意站在他這邊,要善宰一定要勸申基泰提前出獄。
 
  為了說服申基泰,理敬親自去見了他。姜仁哲帶素妍去向鄭會長賠罪,並說出素妍懷孕的事。
 
第87集
  申基泰終於出獄,善宰一行人去接他。申基泰出獄後去見了姜仁哲。鄭女士因為素妍有了河俊的孩子打算原諒素妍,也要河俊重新接受素妍。
 
  申基泰從理敬那得知她這幾年的生活,原來姜仁哲說的都是騙他的,並對大家說出那天殺死理敬媽媽以及另一位警察的,其實就是姜仁哲。
 
第88集
  一直跟蹤申基泰等人的蘇記者,也偷聽到這些秘密。河俊問素妍,之前五年前的事,是不是都是她做的,表示不會原諒她。理敬偷偷調查了素妍,得知素妍並沒懷孕。
 
  素妍回到家裡,河俊卻重提離婚的事,鄭女士對河俊說,你不要像你父親一樣做出遺棄妻女的事。河俊在公司裡再次向理敬告白,表示為了她可以放棄所有的事,鄭女士剛好聽見了。
 
第89集
  鄭會長質問理敬她跟河俊之間,理敬要他們處理好家裡的事,別冤枉別人。申基泰打給姜仁哲,說要把三十年前的真相全都說出來。姜仁哲要金道植去把申基泰找出來並殺他滅口。
 
  公司召來理事,為素妍是否復職一事開會,河俊跟理敬帶頭大家一致反對,結果將由河俊與理敬一起代理社長事務。蘇記者以理敬之前承認自己是理敬的錄音,跟善宰要錢。而素妍則是找蘇記者,要他找出靜雅就是理敬的證據。
 
第90集
  善宰向申基泰坦白自己喜歡理敬,希望他能接受他對理敬的愛,理敬剛好進屋聽到他們的對話。河俊又重新查五年前公司發生的事,鑽石商表示那全是蘇大勇叫他做的。申基泰到妻子灑骨灰的地方,在懸崖邊,善宰向理敬說出他的愛意。
 
  金道植找善宰,表示願意站在他們這邊,但條件是要見申基泰,申基泰信不過他。理敬去給姜仁哲送禮,說請他轉告夫人別誤會她跟河俊的關係,並想找他跟申基泰一起吃飯,在這時有人給姜仁哲來了快遞,是素妍未懷孕的報告。蘇記者則把理敬承認自己身份的錄音帶給素妍聽。
 
第91集
  姜仁哲把素妍叫回家,確認她並沒懷孕的事實。姜仁哲生氣的打了素妍。蘇記者把理敬跟申基泰會面的照片交給素妍,素妍要他搜集申基泰受害者的資料。
 
  素妍聽到父親的話,得知理敬掉下懸崖時原來父親也在場,以此要父親別把假懷孕的事告訴親家。素妍跟河俊到娘家拜年,一家人氣氛尬尷。
 
第92集
  理敬帶禮拜訪鄭女士。在真熙的鼓舞下,靜雅逐漸可以自行走路。素妍連絡了蘇記者,說好明天會帶之前申基泰的受害者去公司。許京八答應帶申基泰去看另一個雙胞胎女兒,而來到公司。受害者家屬們在門口遇到理敬,對理敬一陣拉扯,申基泰前去阻止,接著河俊跟素妍也到了,河俊幫忙澄清她並不是理敬。
 
  河俊晚上加班時收到快遞,裡面是素妍沒有懷孕的報告書。
 
第93集
  正當河俊想告訴母親素妍假懷孕時,收到之前過失傷人的錄影而中斷。素妍去找徐會長,把理敬承認是理敬本人的錄音給他聽,沒想到徐會長反而對她說,那錄音是真熙被綁架時被逼錄下的,若素妍跟綁架有關一定不會放過他。
 
  公司網站上出現消息,說鄭會長掩蓋前會長有私生子一事。京八禁不起申基泰要求,帶他去偷偷看了素妍。素妍找理敬攤牌,說知道她就是理敬,理敬則指她更多的謊言也將都會被知道,在外面的鄭會長聽到吵鬧聲進來,聽到素妍假懷孕一事。
 
第94集
  得知素妍是假懷孕的鄭女士,氣到暈倒進了醫院,醒來後,要河俊跟素妍離婚。素妍將此事告訴父親,父親跟他說鄭女士二十年前殺過人的事。素妍跟蹤善宰,看到靜雅跟善宰一起,於是照下靜雅的照片傳給河俊。
 
  善宰準備著記者會,並聯絡金道植打算一舉揭發姜仁哲。金道植聯絡姜仁哲,姜仁哲要他再今晚把申基泰解決掉。素妍找善宰,要他就此放手,善宰反而跟他說,她父親明天就會完蛋了。
 
  素妍要蘇記者用計把申基泰帶走。許京八前來找不到申基泰,卻剛好遇到金道植的打手。
 
第95集
  素妍向鄭女士說,靜雅就是理敬,鄭女士半信半疑。善宰發現申基泰被綁架不見人影。申基泰沒想到綁架自己的,就是自己的雙胞胎女兒,素妍對他說他殺了自己的父親朴聖道,當申基泰否認時,素妍還打了申基泰巴掌。
 
  善宰去找姜仁哲打探消息,而理敬則去素妍家找素妍下落。正當理敬找素妍理論時,申基泰給素妍來了電話。
 
第96集
  理敬連忙趕去申基泰被綁地點,而素妍也打給父親,騙說她被申基泰綁架。善宰河俊先趕到,救出申基泰。大批記者跟警察趕到,播出申基泰綁架素妍的新聞。素妍向家人說,靜雅就是理敬,也是她叫申基泰來綁架她報仇的。
 
  姜仁哲跟素妍去找鄭會長跟河俊談判,向他說三十年前她為了戒指而殺害的那個女人,就是善宰的母親。理敬跟善宰正打算下一步怎麼做時,申基泰卻說算了,因為姜素妍是她的雙胞胎妹妹。
 
第97集
  申基泰因為素妍是另一個雙胞胎女兒,而打算就此放棄,知道這驚人消息的理敬,也因此動搖了。善宰要許京八找出蘇記者,讓他在申基泰面前說出對理敬做的一切壞事,以改變申基泰的心意。
 
  理敬去找素妍媽,告訴她,三十年前她從醫院裡偷抱走的女兒素妍,正是她親生雙胞妹妹,也是申基泰的女兒。許京八終於找到蘇記者下落,而申基泰則是去找了素妍,跟她說,他才是她的生父。
 
第98集
  素妍完全不相信申基泰,認為是理敬叫他來的。鄭會長去找理事,要他們在她跟徐會長之間選邊站。河俊代替母親向善宰道歉,但善宰不能接受。素妍回家跟母親說申基泰說素妍是他女兒的事。
 
  姜健去找了理敬,痛哭著跟理敬相認。蘇記者去找姜仁哲,跟他說素妍被綁架的事是假的,而善宰現在正因此在找他,要姜仁哲幫他躲藏,而姜仁哲表面上幫他,卻因為蘇記者知道了他跟申基泰的秘密而想殺他滅口。
 
第99集
  理敬跟靜雅到鄭會長家,說出真正的靜雅就是之前被河俊傷害的那個人,以交換要他們撤回對申基泰的通緝。鄭會長同意了,打給姜仁哲要他取消通緝。
 
  素妍媽對申基泰的話一直耿耿於懷,忍不住去她三十年前生小孩的醫院,打聽他抱來的小孩的事,從護士那得知理敬媽當年生的果然是雙胞胎,且被人抱走了一個。素妍媽回家後,也自己回想起那天的事。而善宰接申基泰回家時,發現金道植派人在家門口等著,於是決定先去避避風頭。
 
第100集
  理敬找姜仁哲,質疑他表面上說放了申基泰,卻暗中派人追殺他,誤殺了她的親生母親,還把罪推給她的親生父親。公司不好的傳聞愈來愈多,擔心的理事去找善宰,善宰要他放心並表示徐會長會出手幫忙。
 
  素妍媽去公司找理敬,告訴理敬自己確定素妍是申基泰女兒的事,並向理敬下跪求原諒。申基泰的行蹤被發現,跟著許京八兩人再次逃亡。姜仁哲請吳議員及之前的競爭劉廳長一起吃飯,拉攏他們。理敬當面跟素妍媽說,當年殺了她的親媽跟朴警官的,正是姜仁哲。
 
第101集
  素妍媽再次對理敬說的感到不相信,心裡卻動搖了。姜仁哲下班後帶了花跟戒指給老婆,素妍媽卻異常的冷淡,並問他朴警官不會是他殺的吧,姜仁哲否認,最後卻失口說,那是事故,素妍媽聽了昏了過去。
 
  鄭女士問理敬,她跟善宰,徐會長到底目的為何,是想搶走公司嗎,理敬對她說,只是把公司還給真正的主人。京八帶申基泰到朋友開的飯館暫時躲避。河俊從姜仁哲那聽到口風,連忙打給善宰,要他快點連絡申基泰,姜仁哲似乎已打探到他的躲藏處。
 
第102集
  素妍媽醒來後,似乎神智不清,一直叫著別帶走我的孩子。在金道植找到申基泰時,還好善宰即時趕到,但為了幫申基泰逃走善宰被抓住了。理敬找申仁哲,要他放了善宰,不然把他的事都說出來。
 
  申基泰打給兩個女兒約見面,並當面跟素妍說了當天的真相。這時金道植也聞訊前來打算殺掉申基泰,在理敬跟申基泰拉扯下,槍聲響了。
 
第103集
  金道植開槍打中申基泰,此時姜仁哲進來,一槍打死了金道植。中傷的申基泰昏迷不醒。素妍媽似乎完全認不出素妍,還把她帶來的飯菜全打翻。河俊向鄭女士及素妍表示,應該向理敬與善宰道歉求得原諒,素妍借此向鄭女士說,將公司將給河俊將有如轉手送給善宰。
 
  公司發佈人事命令,設計部整個被調動,河俊跟素妍大吵,鄭女士卻說這是她的意思。同事打給理敬,理敬忙趕到公司,沒想到素妍媽竟帶著自己做的便當來給理敬。
 
第104集
  醒來後的素妍媽似乎只認識理敬。鄭女士接到銀行來電,說如果今天內不處理財務問題,公司將面臨破產。河俊來求徐會長,要他幫忙別讓公司倒掉員工們失去工作。
 
  為了解決理敬跟善宰給的金錢壓力,素妍去求父親,幫他找出理敬跟善宰的弱點。鄭女士則找朴理事,希望他買下公司的股份幫公司度過難關,朴理事則開出以市價一半的要求。理敬去公司物流找了設計部同事,要他們先忍著,會讓她們回到原來的位子。
 
  素妍從銀行回來,說公司已面臨第一次破產了。
 
第105集
  素妍媽又到公司找理敬,被攔住後遇到了河俊,素妍看到母親又來公司找理敬,忍不住對他大吼大叫被河俊制止。姜健去找父親,問他跟素妍是不是在掩飾著什麼。鄭女士拿出了自己私藏的不動產以換取現金。善宰告訴理敬要小心點,姜仁哲正派人跟蹤他們。
 
  素妍媽醒來,似乎重新想起所有的事了。理敬聽河俊說母親在找她,於是去看了她,卻剛好遇到前來的姜仁哲,大罵理敬後,素妍媽卻站在理敬這邊。
 
第106集
  理敬因為擔心姜仁哲對徐會長及靜雅不利,想拜託徐會長帶靜雅跟真熙去美國。真熙卻不為反彈。善宰找到姜仁哲以前的班長,希望他能幫申基泰洗去冤屈。
 
  素妍媽狀況時好時壞,一轉眼又自己離開醫院不見了,說是要去找理敬,還好理敬去小時候母親丟下她的地方,找到了素妍媽。
 
  姜仁哲以前的班長去找了姜仁哲,並告訴他他去看了申基泰,理敬還說他是被冤枉的,問他是怎麼一回事?
 
第107集
  姜仁哲進到申基泰的病房,想加害於他,結果被素妍看到拉他出去。經過搶救後,申基泰還是死了。素妍去了親生父親的告別式,但卻仍有著理敬跟她只能留下一個人的心態。善宰對申基泰的病臨時惡化感到懷疑,看了監視器卻看到在那之前姜仁哲跟素妍進過病房。
 
  素妍媽情況一直沒有好轉,對素妍理敬兩人的態度大變。稅務人員到公司查稅,素妍跟鄭女士不知所措。
 
第108集
  徐會長帶著靜雅,真熙回美國,真熙捨不得離開理敬。
 
  因為被查稅,河俊一家吵吵鬧鬧的。素妍回家找父親幫忙,沒想到父親要他從社長退下來並離婚。許京八去找姜仁哲報仇,還好理敬善宰即時阻止了,卻也變成落在姜仁哲手上的把柄。檢查廳給素妍來了電話,說要偵查她,鄭女士要她先撐著給她時間想辦法。
 
  河俊打給善宰要求幫忙被拒。素妍跪下求理敬,但仍沒被原諒。河俊也來到申基泰告別式,說明天將會代替素妍去檢查廳,給果被看素妍看到,再次誤會他們,更想開車衝撞他們。
 
第109集
  為了不讓河俊到監查院,鄭女士不惜向善宰下跪求饒。河俊把素妍做的事全都承擔,說是自己做的。為了不讓公司破產,鄭女士決定把公司股份全轉給善宰,善宰把河俊因為自承而被拘留的事告訴他們。
 
  素妍媽又開始吵著要找理敬,姜健只好把母親先送去理敬那。許京八給在美國的真熙打電話,卻有人在此時進來刺了他一刀,送醫後死了。素妍因為還不起理事的錢,可能能房子都不保,因此回家求父親幫忙,父親卻只是要她快點離婚,跟親家分割。
 
  善宰回家後跟理敬說,公司已經轉入他們之手。
 
第110集
  理敬跟善宰出門時,發現素妍竟在他們家門邊暈倒了。姜仁哲去看河俊,並希望他能和素妍離婚。出醫院後,善宰接到電話,才得知許京八死亡的消息。債主再次找上門來,要鄭女士要不就還錢,要不就賣掉這房子。素妍去看了河俊,河俊向她提出了離婚。
 
  理敬跟善宰以公司新主人身份回到公司。素妍爸轉交給素妍,河俊已簽好的離婚證書。素妍去找河俊,說她不會離婚,但她會自己離開的。
 
第111集
  鄭女士去找姜仁哲,並表示不同意素妍跟河俊離婚。鄭女士去求善宰幫忙讓河俊出來,善宰卻說除非有人出來承認不然他也幫不上忙。素妍去向母親道別,母親似乎又認得她了,但要她跟理敬好好相處,素妍聽了只是連忙離開。
 
  鄭女士回到家卻發現家已經轉手賣人,新主人還要她馬上出去,在車秘書幫忙先,而暫時找了住所。鄭女士還想拉攏朴理事,但朴理事早就倒向善宰,而且當上副社長。
 
  素妍站在某處頂樓,給理敬打了電話,但理靜電話不在身旁因此沒接,當理敬回撥時,素妍的手機卻從高樓掉到地面了。
 
第112集
  鄭女士為了讓河俊出來,前去承認全都是她指使的。姜仁哲要把素妍媽送去療養院,姜健不肯。理敬把申基泰死亡前,姜仁哲進去過病房的影帶交給記者,要他仔細的報導。廳長也得知此事,要姜仁哲跟記者好好說清楚。
 
  河俊出來後,善宰把申基泰生前留給素妍的信給他看,信裡要素妍跟理敬別再爭鬥下去,這時醫院來了消息,說之前素妍檢查報告出來了,素妍的腎臟有很嚴重的問題,要找點找到她才行。
 
  素妍媽親自做菜,並邀請理敬來吃飯。這時姜仁哲回家了,看到理敬並要趕她出去,沒想到素妍媽反而打了姜仁哲而且趕他出去。
 
第113集
  姜仁哲生氣的要姜健連絡醫院,把素妍媽快點送走,理敬表示她會帶走母親。記者給理敬打電話,說報導全都被換掉了,於是他們求助於議員,議員卻表示現在大家對姜仁哲一面倒,這次他很難幫的上手。
 
  姜仁哲去看了鄭女士,要她封口,之前才能有機會幫她。姜仁哲要姜健帶他母親回家,姜健不肯,於是姜仁哲打了他耳光。
 
  理敬跟善宰最後直接找廳長,廳長擔心姜仁哲如果有了什麼問題,會害他也糟受影響,要他把消息完全堵住,姜仁哲拿著槍,出門找理敬。
 
第114集
  原本想對理敬開槍的姜仁哲,最後沒下手,默默的走開了。河俊擔心素妍想不開而一直打給她,卻都沒人接聽。吳議員來了電話表示願意幫他們了。素妍媽去求姜仁哲,要他停止所有的事,不要再傷害理敬,為了權力不顧一切的姜仁哲卻沒法就此打住。
 
  素妍在申基泰的納骨堂前昏倒,被理敬看到帶回了醫院。
 
第115集
  素妍媽來醫院裡看素妍,回家後求理敬捐腎給素妍救救她。素妍醒來後,說要跟河俊分開,河俊不願。善宰跟議員會面,說對於姜仁哲的證據還是太薄弱,善宰則表示他還有人證。
 
  素妍也去找了姜仁哲,要他就此放手。素妍媽看到電視上播出明天就是廳長聽證會,也去找姜仁哲,要他別再錯下去,但權利薰心的他,什麼都聽不下去…
 
第116集
  聽證會上,議員重提申基泰的事,並叫進了姜仁哲之前的班長為證人,原本以為會說出所有實話的班長,卻因為對姜仁哲的同情,幫姜仁哲圓了謊。
 
  聽證會上一面倒向姜仁哲有利,順利的落幕了。理敬決定明天自己親自作證,怕理敬因此受到傷害的善宰,去找素妍希望她代替理敬說真所有的真相,素妍不肯。
 
第117集
  聽證會第2日,沒想到素妍媽竟然也陪理敬來了。吳議員再次提起金道植被槍殺那天,然後理敬以證人身份說明當天發生的事,以前過往的冤屈,但卻因沒有直接證據,而不被採信,這時素妍媽站起來說理敬說的都是實話。就在此時,河俊來求理敬捐腎給素妍。
 
  聽證會暫時休息會再次開始,換素妍媽以證人身份出席,證實姜仁哲親口說過他誤殺了朴聖道跟申基泰的妻子。姜仁哲卻說自己妻子神智不清。
 
  素妍留下離別信給河俊離開醫院,看到外面螢幕上直播的聽證會畫面,在正要投票前也來到了這裡,說她親眼看到姜仁哲用枕頭悶死了申基泰,於是情勢大變,姜仁哲在聽證會上發瘋似的看著自己殺的人一個個出現在面前,情緒崩潰,也當不上廳長了。
 
第118集
  河俊告訴素妍媽,素妍因為腎臟病危。素妍儘管如此也不願道歉或求理敬救他。即使都報了仇,理敬卻一點都沒感到高興。
 
  姜仁哲打給素妍媽,素妍媽勸他去自首。接著去醫院看了素妍。素妍病情再度惡化,素妍媽跟河河俊都求理敬能救救素妍。姜仁哲到申基泰的塔前,打算開槍自殺。
 
第119集
  剛好在這時,理敬跟善宰也到塔裡,即時阻止。然後警察也到了將他逮捕。河俊去求善宰,在明天母親審訊時可以幫他,被善宰拒絕。
 
  鄭女士被判兩年,但善宰卻也沒感到開心。
 
第120集
  沒想到徐會長帶著真熙回韓國了,理敬很是開心。姜仁哲見了理敬,希望理敬原諒妹妹素妍,別再恨她。理敬想救素妍,對善宰說了之後,善宰卻非常反對她又對素妍心軟。
 
  素妍要姜健拿以前的照片給他看,看著以前照片回想起以前往事,突然又昏倒了。
 
第121集
  理敬還是又到醫院裡看了素妍,正當她要走時,素妍拉住她的手,求她原諒。理敬最後還是決定捐腎給素妍。善宰雖然擔心理敬,卻也只能尊重她的決定。徐會長也勸說善宰,他也該放下仇恨,輕鬆面對自己未來,想了很多的他,決定擔任鄭女士律師,最後減刑至一年。
 
  理敬帶真熙去見素妍等人,一家人和樂的吃了飯,回家後,理敬跟真熙說荷拉才是她的母親,終於到了手術的那天。
 
第122集結局
  手術順利完成了。公司同事來醫院看望理敬,告訴她新商品完售的消息。善宰也在這時,拿出準備已久的求婚戒,向理敬求婚。素妍也醒來了,兩個人一起去看了姜仁哲。
 
  到了姜仁哲判決的那天,最終被判無期徒刑。之後,姜健以記者的身份來到理敬的公司採訪。而河俊到布坊工作,素妍剛是在成衣廠開始新工作。素妍媽催促理敬跟善宰快點結婚。理敬答應了善宰的求婚,說等暑假靜雅與真熙回來時舉行婚禮。
 
  素妍媽跟姜健去看望姜仁哲,跟他說了個人的近況。雖然在工作合作上,理敬跟素妍仍時有爭吵,但四個人終於放下過去的仇恨,開始新的生活。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tvN】
(Visited 9,73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