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布穀鳥之巢分集劇情大綱31~60



布穀鳥之巢》劇情講述了因哥哥的死而被趕出家門成為代理孕母的女人和因過去愛情而不能生育陷入無限痛苦的女人,二人之間所發生的糾葛以及互相治療傷痛的故事。

布穀鳥之巢




【分集劇情】 



第31集
  和映十分強勢的來到鄭家,她不接受鄭母的錢款,妍熙歸來與和映碰個正著。鄭母希望妍熙能繼續忍耐,妍熙想通過忍讓來使老公回心轉意。和映讓秋子將錢款交出來,和映不同意移民的事。
 
  鄭母再一次給和映錢望其離開,但被和映當場撕碎。鄭母怒責和映被小植聽到,小植向真淑說明了他們的關係。真淑無法接受小植是和映舅舅的事實,真淑選擇和小植分手。
 
第32集
  真淑心情鬱悶和小植一起喝酒,喝醉了酒的真淑睡在了餐廳,小植幾度想親吻真淑都沒有成功。和映勸妍熙離開秉國,和映承諾會給秉國生很多孩子,妍熙聽聞秉國說深愛和映心裡十分難受。
 
  小植未按時上班真淑感到很不適應,孔希似乎發現了真淑和小植的關係。俊希告訴白哲秉國出軌的事,但秉國卻說一切只是誤會。和映致電找秉國,妍熙接電話怒罵小三。
 
第33集
  妍熙回憶起和秉國在一起的點點滴滴十分心痛,她無法接受丈夫的改變。真淑前來裴家找小植,不料竟看到小植的囧樣。白哲找女婿單獨談話,白哲希望女婿能整理好自己的感情。秉國收到了妍熙和成彬親密的照片,秉國氣勢洶洶的前來咖啡廳責怪妍熙。
 
  白哲和和映談生意的事,和映勸白哲同意女兒離婚。妍熙和秉國在家大吵,鄭母前去勸架得知了吵架的原由。
 
第34集
  秋子阻止和映夜晚外出,秋子不希望女兒再當第三者,和映怒責秋子給了自己不好的生活。索拉前來秋子工作的地方給秋子送飯,索拉在咖啡廳與妍熙相遇,妍熙想起她和東賢的孩子不禁落淚。
 
  妍熙前來靈堂看望東賢,成彬也趕到了靈堂,成彬勸妍熙和秉國離婚。妍熙身體不適險些暈倒,成彬順手攙扶,誰知這一幕剛好被秉國看到,秉國怒罵了妍熙並和成彬動起了手。
 
第35集
  小植因和映的事被迫和真淑分手,小植為此感到十分不甘心,他責怪侄女所做的一切。秉國離婚的態度十分堅決,妍熙為了孩子不願離婚,秉國因此和妍熙發生了爭執。鄭母開始插手公司的事,她想用這樣的手段迫使秉國回心轉意。
 
  和映的氣焰越來越囂張,她不害怕妍熙更不害怕鄭母。白母前來找鄭母談話,誰知鄭母卻惡語相加,白母回家後竟暈倒眾人都很擔心。
 
第36集
  真淑因為和小植分手的事生起了病,小植也難放棄真淑。索拉向秋子訴說自己的心酸,和映處處為難索拉。白哲正式和美國的簡慕斯公司接洽,成彬也是這個項目的一員。和映前來學校接振宇放學,對於此事妍熙十分傷心。
 
  妍熙怒罵和映不應接振宇放學,誰知和映竟動手抽了妍熙,秉國看到此景連忙責怪妍熙。索拉騎自行車載著振宇,不料兩人摔倒後受傷。
 
第37集
  索拉和振宇同時受傷,和映並沒有關心索拉而是極力保護振宇。因為振宇受傷的事鄭母責怪妍熙,妍熙為自己辯解反被婆婆和老公嫌棄。秋子得知了妍熙是東賢前女友的事,秋子一時難以接受。
 
  和映在美國的朋友羅伯特前來和映家做客,尚順顯擺自己的英文還不斷的給羅伯特喝米酒。秋子希望和映不要報仇,而和映態度很堅決。和映前來鄭家看望振宇,妍熙得知和映是東賢的妹妹。
 
第38集
  妍熙得知和映是東賢的妹妹十分驚訝,和映指責妍熙沒有愧疚之心,妍熙悲傷過度竟暈倒在河邊。路人將妍熙送至醫院並通知了家屬,白母得知女兒的狀況十分傷心。妍熙拔掉吊針前去找東賢,成彬看到痛哭流涕的妍熙十分心疼。
 
  白哲欲讓女兒離婚,但妍熙想給振宇一個完整的家。鄭母就代孕母的事情向妍熙道歉,妍熙表示原諒。秉國欲和和映撇清關係,但和映似乎給自己留了一手。。
 
第39集
  妍熙得知和映是代孕母的事,秉國希望妍熙原諒他。妍熙來到店裡見到和映的媽媽,和映媽媽想起了東賢很傷心,妍熙給和映媽媽拿了果汁,看見和映媽媽哭了。
 
  和映給振宇買了禮物,妍熙說不要再來了。和映表示振宇是她生的,見他是理所當然。妍熙說東賢的事她也很傷心,但是也愛過東賢。秉國來了,和映說趁此機會說出真相,妍熙求和映不要說。
 
第40集
  秉國在床上想來想去還是想不通,妍熙會不會做那樣的事,卻聽見妍熙說夢話叫東賢。秉國讓別人查妍熙十年前的事。
 
  秉國資料看著調查資料發現了東賢兩個字,還有錄音。秉國坐在車裡想這一切,又傷心又生氣。回到家裡,妍熙帶著振宇出去了。妍熙回來了回到房間,秉國說妍熙是有生以來的第一個愛的女人,秉國扇了妍熙一巴掌,問東賢是誰,不能對秉國說,因為是妍熙愛的人嗎。
 
第41集
妍熙往事被揭開
  妍熙解釋以為秉國可以原諒,有哪個男人會接受一個女人骯髒的過去。秉國把妍熙推了一下,妍熙的手碰到玻璃流血了。鄭母進來了,秉國說妍熙結婚前和被的男人同居過,鄭母很激動,讓妍熙出去從她眼前消失。
 
  秉國找妍熙出來,問她結婚之前知道她的事是什麼意思。妍熙說結婚前給秉國信,秉國說只是接到妍熙要和他結婚的信,妍熙也很疑惑。原來是妍熙爸爸換了那封信。白會長對秉國說那封信是他寫的,妍熙把過去的事寫了下來,他把信的內容改了。
 
第42集
  秉國提出離婚,妍熙還是愛過秉國的,秉國說騙過他才是妍熙真正的面目,妍熙讓他原諒自己一次。和映來了,秉國讓和映出去,妍熙走了。秉國要追和映攔住他,秉國先讓和映去餐廳。
 
  和映來找妍熙,妍熙說和映不愛秉國,放過他吧。和映說愛秉國,所以想搶妍熙的位子。和映和白會長見面,白會長問故意接近他的嗎,什麼都知道了。
 
第43集
  白會長和和映見面,打了和映一巴掌,說和映就是要把公司搞垮,還用公司股票當抵押。和映說可沒逼迫白會長簽約,是白會長自願的,和映只是介紹。
 
  秉國不讓妍熙把振宇帶走,妍熙把離婚申請書撕了,說不會放棄振宇的,秉國說振宇是他家的血脈,妍熙說沒有振宇絕對不走。
 
第44集
  白會長接到銀行的電話,要白會長還帳,妍熙來了,白會長說會讓律師準備資料離婚的。妍熙讓秉國幫幫白會長,秉國說白會長的公司會幫的,但是要妍熙離婚和放棄振宇。
 
  妍熙最終還是簽了離婚協議書籤,但是要求一個星期見振宇一次。
 
第45集
 和映接到電話知道白會長的股份要被拍賣了。秉國希望媽媽幫助白會長,鄭母不同意,做生意的人都知道白會長和他們是親家,鄭母說就只有這一次,不要輕易離婚,為了振宇也要忍。
 
  秉國說決定要幫助白會長了,和映很生氣。鄭母回到公司讓秉國馬上停止打錢,打電話讓妍熙馬上回家。妍熙回來了,鄭母罵妍熙有別人孩子還嫁給秉國,讓傭人收拾妍熙的東西,不要讓妍熙再回來,把門鎖也換了。
 
第46集
  妍熙來公司找秉國,卻見到和映。和映指出妍熙已經簽了離婚協議書,她馬上就會成為振宇的媽媽,到時候結婚也要來參加。振宇叫著媽媽一直哭,鄭母說什麼都不聽。
 
  秉國來找姑姑,問妍熙媽媽沒有和妍熙聯繫嗎,是和媽媽一起做的嗎。姑姑問怎麼回事早上還好好的,秉國不知道該怎麼做,覺得傷心自責。白會長喝酒,妍熙說現在怎麼能喝酒,白會長表示都怪他。
 
第47集
  妍熙媽媽問和映為什麼要這樣,和映說東賢不會不認識吧,她就是東賢的妹妹。妍熙媽媽暈倒在地上,來人把妍熙媽媽送到醫院,妍熙和家人趕到醫院,正在做手術,要觀察一下,才知道結果,不過要做好心理準備。
 
  振宇又叫著媽媽,秉國回到家裡,傭人說振宇哭了半天才睡。和映來參加股東大會,白會長被革職了。
 
第48集
  秉國前來醫院看望岳母,妍熙不接受秉國的施捨。妍熙希望秉國能讓自己見兒子,秉國答應考慮一下。真淑喝醉酒後被小植送回,鄭母對真淑的行為表示不滿。秉國欲帶著振宇去醫院看望岳母,誰知和映突然帶著行李來到鄭家。
 
  和映讓振宇給妍熙打電話,妍熙聽聞兒子的聲音痛哭流涕。尚順欲帶著行李住進秋子家,秋子雖不願意但是看著孤單的尚順又不好拒絕。
 
第49集
 妍熙夢見振宇不認自己只粘著和映,妍熙感到前所未有的無助。妍熙前來幼兒園看振宇,誰知鄭母百般阻撓她們母子見面。前任男友追問和映孩子的去向,和映告訴前任孩子已經死了。鄭母看見和映和陌生男子交談,但和映只說那是哥哥的朋友。
 
  和映取代了白哲的職務,雖然和映這樣的做法讓俊希很生氣,但俊希仍堅持留在公司。
 
第50集
  前男友找上門威脅和映,他希望和映能給自己找份工作。和映當年挺著大肚子和男友分手,男友意外將腿部燙傷。鄭母與秋子在餐廳相遇,孔希挑明了真淑和小植的戀情。鄭母要求真淑和小植分手,小植與真淑堅持不分手。
 
  妍熙找不到工作只能在餐廳洗盤子,妍熙的同學幫妍熙找了份工作。振宇不喜歡和映戴妍熙的發卡,和映斥責振宇被鄭母發現。
 
第51集
  鄭母拿出照片讓兒子相親,秉國對此很頭疼。真淑將振宇帶到餐廳與妍熙見面,見到兒子的妍熙痛哭流涕。真淑謊稱讓振宇和小植見面,和映趕到餐廳看到妍熙後責問真淑。和映欲帶走振宇,妍熙和真淑同時反擊和映。
 
  妍熙帶著振宇前來看望母親,和映致電告訴鄭母,振宇被妍熙帶走。鄭母前來醫院阻止振宇見外婆,語言勸說無效時鄭母讓司機強行將振宇帶走。
 
第52集
  鄭母讓真淑和小植分開,真淑致電找小植,誰知小植的電話竟掉進了碗裡。和映自稱是振宇的媽媽,振宇反駁和映並哭鬧著要找妍熙。真淑醉酒後住進了小植家,小植與真淑欲接吻被秋子發現。
 
  妍熙夢見白母甦醒了,但嘴邊一直叫著和映的名字,當妍熙趕到醫院時白母已經離世。秉國前來祭拜岳母,妍熙怒責秉國。妍熙看到和映送來的花瞬間崩潰,秉國前去責怪和映。
 
第53集
  白母去世後振宇就和妍熙住在了一起,有了孩子的陪伴妍熙增添了許多樂趣。鄭母前來妍熙家接孫子,白哲與妍熙都不願將孩子送回去。妍熙帶著振宇來找俊希,俊希希望姐姐能將孩子送回婆家養。
 
  秉國與妍熙爭起了孩子的撫養權,為了讓孩子更好的生活妍熙同意將孩子送到婆家養。妍熙和振宇一起數天上的星星,振宇對妍熙十分依賴,振宇不願跟鄭母回去。
 
第54集
  妍熙公司的律師熱情的給妍熙打招呼卻遭冷眼,男子去買東西硬幣頻滾向妍熙,妍熙對其產生了誤會。白哲在家裡發現了和映的照片,他本想掩飾卻被妍熙發現。得知母親暈倒和和映有關,妍熙將消息告訴了白哲。
 
  和映勸舅舅和真淑分手,小植堅持和真淑在一起。振宇畫了妍熙的頭像,和映將其畫作撕掉,秉國得知詳情十分生氣。振宇為了找媽媽跑了出去,妍熙與秉國都很著急。
 
第55集
  妍熙前來警局接振宇,鄭母看到妍熙和振宇在一起十分氣憤,她當眾抽妍熙耳光。振宇離家出走的事傷到了妍熙,妍熙欲告秉國通姦罪,秉國聽聞後十分怯懦。
 
  和映的前男友找到和映追問孩子的去向,和映警告前男友不要糾纏,成彬敲門看到了兩人略感驚訝。律師李明勳與妍熙在警局偶遇,他想幫妍熙打官司,明勳熱情的行為讓妍熙很不自然。
 
第56集
  秉國在街頭遇見了岳父,他幫岳父付了酒錢並將其送回家。明勳犀利的話語傷了妍熙的自尊,但他想讓妍熙迅速走出悲痛。妍熙與明勳在街頭互相拉扯,秉國見之起了醋意揚言要告妍熙通姦罪。
 
  小植和真淑的感情越來越好,真淑希望基燮能好好對孔希。秋子工作時偶遇妍熙,她心裡十分複雜不願與其一起工作。看到振宇畫妍熙的圖像和映怒責了孩子,振宇恐懼的尿了褲子。
 
第57集
  振宇告訴妍熙是和映將自己推到,得知和映傷了孩子,鄭母也十分氣憤。秋子前來公司看望和映,和映給母親錢讓其迅速離開,秋子怒責和映不懂珍惜親情。和映告訴振宇是自己生下了他,振宇追問妍熙真相令妍熙十分震驚。
 
  白哲不服氣前來以前的公司鬧事,和映惡言凌辱白哲被她前男友看到。妍熙將振宇接去與自己同住,振宇和妍熙在一起十分開心。
 
第58集
  明勳將醉酒的白哲背回家,妍熙十分感激明勳能幫忙。小植欲送給真淑禮物真淑十分期待,誰知小植竟用小黃花給真淑做了個戒指,真淑希望小植能送大鑽戒給自己。和映的前男友崔尚斗在路邊糾纏和映,小植與真淑看到和映與其拉拉扯扯。
 
  和映希望秉國能將振宇接回家,秉國並沒有同意。白哲外出帶著振宇,和映將白哲推倒並強行將振宇帶走。
 
第59集
  明勳將醉酒的白哲背回家,妍熙十分感激明勳能幫忙。小植欲送給真淑禮物真淑十分期待,誰知小植竟用小黃花給真淑做了個戒指,真淑希望小植能送大鑽戒給自己。
 
  和映的前男友崔尚斗在路邊糾纏和映,小植與真淑看到和映與其拉拉扯扯。和映希望秉國能將振宇接回家,秉國並沒有同意。白哲外出帶著振宇,和映將白哲推倒並強行將振宇帶走。
 
第60集
  和映帶離婚協議書讓妍熙簽字,明勳則讓秉國自己來拒絕了和映。真淑向小植道歉,兩個人和好如初。妍熙主動來找秉國離婚,希望秉國可以將振宇的撫養權給自己。
 
  白哲向李明勳保證自己會戒酒,會重新做人但在家裡沒有人的時候服藥企圖自殺,妍熙到家中查看,緊急將白哲送往醫院。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Visited 18,122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