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純金的地結局】純金的地劇情結局、純金的地分集劇情101~163



純金的地》劇情以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為背景,講述特殊時期的鄉村奮鬥故事。



戰爭不僅分裂了土地,也製造出無數的離​​散家庭。
雖然飽受痛苦卻從不停止尋求治癒的家族之愛,為我們勾勒出那一輩人生活的一個側面,他們心藏著連父母和子女的生死都無法得知的悲痛,卻也在堅強的生活。
純金的地




【分集劇情】
第101集
  宇昌與純金依依惜別,並承諾會在一年後回來。共和黨事務局長致電治秀,治秀喜獲成為國會議員的機會。金司機覺得自己快要鳳凰騰達,他準備將殺害朴社長的罪名嫁禍給宇昌。金司機致電警察局誣告宇昌,警察局出動警力四處抓捕潛逃犯。為幫宇昌頂罪,秀福承認殺害朴社長並被警察抓走。
 
第102集
  警察勸秀福仔細考慮頂罪的後果,秀福毅然頂罪並陳述自己的殺人動機。恩熙請求治秀替秀福請律師,律師看完秀福的供認書後表示無力回天。為了治秀的政途,夫人勸治秀莫管秀福與宇昌。治秀將秀福在獄中的情況告訴正洙,並讓治秀調動全村鄉親替秀福請願。德九母將她懷孕的消息告訴奉達,老來得子的奉達欣喜若狂。
 
第103集
  治秀揭穿了秀福頂罪的動機,秀福勸治秀不要將此事公開。宇昌通過面試,並與越南官方簽訂了一年的勞務合同。開東詐騙的罪行被報紙刊登,得意的德九強吻了香子。無情的夫人以旅店搬走為由賄賂姑姑,門外的仁玉與純金悲憤交加。為了不讓旅店再受夫人威脅,純金將賄賂款歸還,並決定孤身離開世雲。
 
第104集
  純金重操舊業在首爾賣起了草藥,秀福依然在獄中服刑。治秀再次問起朴社長的死因,憤怒的正洙透露了金司機殺姜父的罪行。好友告訴治秀真卿已回國,治秀驚詫不已。詐騙犯開東來到世雲求職,富有同情人的德九答應讓他在旅店暫住。宇昌戰友與治秀見面,治秀得知宇昌已經回國。純金發現了藏匿在旅館的真卿,真卿起身露出懷孕的大肚。
 
第105集
  親家白會長為其子的出軌行為向治秀道歉,夫人顧全大局致電親家緩和矛盾。金司機來藥店大鬧,並欺騙正洙宇昌已戰死。通過觀察真卿,純金猜測她懷上了宇昌的孩子並在其口中得到了證實。恩熙向仁玉打聽真卿下落,卻在路旁遇見了失魂落魄的純金。懷孕的真卿將她與宇昌的事告訴了仁玉,並懇求純金准許她與宇昌結婚。
 
第106集
  正洙遇見了懷孕的真卿,真卿將孕事坦白卻反遭正洙指責。在接生婆的幫忙下,真卿雖順利誕下男嬰卻暈厥不醒。眾人將真卿送往醫院,醫生告訴夫人真卿患上腦腫瘤需立刻治療。正洙再次找到宇昌戰友,戰友聲稱宇昌遭空襲生死未卜。美軍將宇昌遺物送回村,正洙確認宇昌可能已戰死。純金回到旅館尋找嬰孩,接生婆卻謊稱孩子已死。
 
第107集
  治秀再次談起朴社長的謀殺案,金司機仍一口咬定此事與己無關。純金講訴嬰孩喪生之事,悲痛的真卿懷疑夫人是藏匿孩子的真兇。得知宇昌戰死的正洙不願將實情告訴鄰里,殺人兇手金司機卻暗自得知。恩熙來院意外得知全部事實經過,仁玉找接生婆理論無果。正洙將宇昌戰死之事告訴仁玉,收到美軍來信的純金恰巧趕到。
 
第108集
  為了真卿的前途,夫人讓眾人隱瞞真卿生育之事。開東被治秀高薪聘用,德九認為香子很快就能收回欠款。德九母來世雲堂提親,夫人拒絕承認香子來自世雲堂。真卿臨別時將兇案當天金司機的行蹤報告治秀,治秀猜測金司機才是殺死朴社長的真兇。傷心的純金瘋狂的尋找丟失的嬰孩,真卿聽任母命準備啟程回美國。.
 
第109集
  德九與香子的婚期將至,大家都紛紛送上祝福。金司機謊稱宇昌已死被正洙狠狠教訓,報社實習記者欲著手調查正洙藥廠破產案。在治秀的逼問下,金司機承認殺死朴社長私藏手記。接生婆將真卿孩子還給了純金,並將夫人的惡行揭發。純金不顧恩熙的勸阻決定獨自撫養孩子,正洙為此擔心。
 
第110集
  正洙希望與純金共同撫養孩子,純金以保全姜氏香火為由拒絕了他的請求。純金抱著孩子回到世雲堂,心虛的夫人發誓不會將孩子的身世宣揚。喜結連理的香子與德九撞見了抱著孩子的純金大為吃驚,純金稱孩子為她與宇昌所生。金司機欲索要資金獨立門戶,治秀再次遭受威脅。
 
第111集
  數年後,宇昌與英秀從美國回到村裡。振宇與德粉已長大入學,純金成為了種植人參的女強人。治秀改過自新視純金如親女一般,恩熙依然替純金撫養振宇的事感到惋惜。隨宇昌一同歸國的英秀整日在村裡晃蕩,奉達與鄰里不禁對他的身份產生懷疑。宇昌在郊外的小路上見到振宇,振宇講出母親與自己的全名後,宇昌為之一驚。。
 
第112集
  在恩芝的幫助下,正洙終於找到極度製藥的會長,窮困潦倒的會長得知正洙來意後慌忙躲避。宇昌正式回村,振宇與他終於相認。純金探望獄中的秀福,秀福悉心為女兒排解傷痛。德九婆媳懷疑英秀是間諜,她們尾隨英秀闖入民宅卻一無所獲。治秀與美國紅參採購商見面,卻發現此採購商原來正是宇昌。宇昌身份今非昔比,金司機深陷恐慌。
 
第113集
  為了讓真卿幸福,仁玉請求純金隱瞞振宇身世。宇昌與純金相見,並互訴思念。夫人驚聞宇昌並沒有死,金司機卻對殺人之事並無畏懼,還以此威脅夫人。純金刻意保密振宇身世,宇昌表示會視振宇為己出。治秀將秀福入獄的原因告訴宇昌,宇昌確認金司機才是真兇。宇昌到監獄探望秀福,秀福驚悉宇昌並不是兇手。
 
第114集
  秀福頂罪入獄蒙受冤屈,宇昌誓要找回手記將金司機繩之以法。因憎惡正洙拋下自己,英秀拒絕與正洙相認。金司機派人到藥店監視,治秀也因宇昌的回歸而焦躁不安。宇昌購買鑽戒準備向純金求婚,正洙內心卻深受掙扎。秀福獲假釋被監獄釋放,宇昌攜妻兒特意到村口迎接,卻遇見了從美國回來的真卿。
 
第115集
  純金將真卿回村的消息告訴仁玉,真卿坦白自己已與丈夫離婚,夫人悲憤不已。仁玉惋惜女兒生活不幸提及振宇身世,夫人與恩熙堅決反對她將真相告訴真卿。聽說秀福回到村裡,寢食難安的金司機欲拉攏治秀再陷害秀福。英秀搞惡作劇暗整蠱正洙,村裡好友卻因禍得福吃上了雜醬面。德九母提及恩熙是純金生母之事,村裡準備給秀福與真卿開歡迎會。
 
第116集
  真卿忘記自己曾生過孩子,純金髮現她患有選擇性記憶症。宇昌正式向純金求婚,村裡鄉親紛紛送上祝福。金司機向警察局虛報實情陷害秀福,警察深夜造訪驚醒眾人。正洙再次找到極度製造的會長,老人正要揭發金司機之時卻暈倒過去。金司機借治秀之名貸下巨款,治秀與之理論反遭金司機攻擊。
 
第117集
  精神恍惚的真卿忽然提及朴社長的手記,恩熙擔心治秀再回到從前。正洙的誠意打動了極度製藥的會長,老頭向正洙坦白金司機持有手記。恩熙來村裡探望秀福,德九母傳播謠言遭眾人恥笑。宇昌、治秀私下與郡守議事,金司機被拒門外怒不可遏。真卿與振宇一同吃飯被英秀撞見,純金聞訊後倍感焦急,宇昌為此疑惑不解。
 
第118集
  宇昌在家裡找到了振宇與真卿,此景讓純金感到慌張,仁玉將真卿從家趕走。治秀揭露李會長並非善人,並警告宇昌遠離此人,正洙卻不願放棄線索。仁玉與純金發現怪異僑胞的行為與英秀相似,正洙恍然大悟。正洙試圖與英秀相認卻遭拒,宇昌坦白英秀在美國的這些年過的並不如意。大伙欲給正洙慶生,卻發現他早早已離家。
 
第119集
  純金矢口否認真卿的夢境為現實,仁玉難過真卿忽然性情大變。夫人獲悉真卿的記憶正在恢復,卻堅持要維持現狀。親家講訴兒子與真卿離婚的真正原因,治秀明白真卿心中另有其人。金司機用真卿離婚刺激治秀,兩人矛盾更加尖銳。在純金與宇昌的努力下,英秀原諒了正洙。為繼續調查金司機,英秀將繼續隱瞞身份。
 
第120集
  宇昌將酒醉的真卿送回世雲堂,夫人欲趁機打罵宇昌,卻被治秀阻止。香子告訴母親真卿不惜血本送正洙生日厚禮,德九母不滿散播恩熙與秀福的謠言。村裡人紛紛議論真卿,醉酒的仁玉為此向純金撒氣。為避免金司機逃脫,正洙再次找到極度製藥前會長李極度。正洙表明自己身份,兇惡的會長恩將仇報再度傷人。
 
第121集
  金司機諷刺真卿,宇昌為此與他大打出手被抓進公安局,真卿離婚之事不脛而走。從母親與真卿的言語中,恩熙愈發懷疑治秀曾迫害他人,並且私下起草了離婚協議。真卿的記憶漸漸恢復,純金感覺到了危機想要搬走。金司機到藥店來搗亂被正洙哄走,恩芝將宇昌為真卿與金司機打架的事告訴了正洙。正洙悉心照顧住院的李社長,李社長決定助正洙一臂之力。
 
第122集
  秀福含冤入獄的事被證實,離家出走的恩熙正式跟治秀提出離婚。李社長拿出了金司機的犯罪證據,正洙與宇昌獲悉金司機握有解毒湯的秘方。為讓德九與香子感情恢復,正洙特意替德九購買香子喜歡的首飾。秀福採藥歸來的路上巧遇恩熙,恩熙將自己離婚的消息告訴了他。 為避免真卿進一步恢復記憶,純金與正洙提議搬家,卻遭到宇昌與姑姑的反對。
 
第123集
  純金因搬家一事與宇昌發生爭執,秀福讓純金暫時搬到郡所陪伴恩熙。姑姑與仁玉的談話提及恩熙從世雲堂出走的事,恰巧被好事的德九母聽見。恩熙與治秀夫妻不和的事在村裡傳開,金司機趁機挑釁威脅治秀幫他做偽證。宇昌再次問起秀福被誣陷入獄的事,治秀表示不會再包庇金司機。奉達希望秀福與恩熙盡快復合,但秀福則表示自己並無此打算。
 
第124集
  宇昌無意間得知振宇是自己親骨肉,並推測真卿是振宇親母。正洙證實了宇昌的猜測,並將當年夫人惡意丟棄振宇的事告訴了宇昌,宇昌內心無比憎惡夫人與真卿。為引貪婪的金司機上鉤,宇昌讓治秀繼續充當尋找解毒湯秘方的美國僑胞。捕風捉影的楊部長將自己的見聞告訴司機,司機驚喜終於可以大賺一筆。
 
第125集
  秀福坦白宇昌已知道振宇的身世,純金陷入惶恐。治秀派開東調查家富翁英秀,美國富翁尋找解毒湯的信息令金司機如獲至寶。恩熙威脅會揭發殺人惡行,治秀被迫答應簽離婚協議。恩熙傾吐多年來受過的委屈,秀福心碎落淚。真卿回憶起自己曾生過宇昌的孩子,她找到純金求證,純金頓時語塞。
 
第126集
  仁玉欺騙真卿之子已死,真卿痛不欲生。宇昌讓姑姑選定他與純金的婚期,並提議搬去首爾。姑姑為搬家之事煩憂,德九母推測秀福與恩熙和好並大肆宣揚。金司機主動約見英秀商討解毒湯買賣之事,英秀謊稱極度製藥會長已移民,金司機更加放鬆警惕。李會長歸來威脅司機,並索要秘方。仁玉將真卿孩子被剝奪情況說破,致使宇昌更加憎惡夫人。
 
第127集
  酒醉的真卿哭鬧著尋找宇昌,姑姑因此大怒。宇昌來世雲堂聲討夫人時遇上治秀,在治秀的逼問下,夫人承認振宇就是真卿之子。正洙送真卿回家,治秀承諾不會與純金爭奪撫養權。宇昌欲與極度製藥李會長合作,金司機方寸大亂。李會長以手記威脅金司機交出解毒湯秘方,金司機為掩蓋罪行暫且鬆口。真卿承認自己還愛著宇昌,純金驚愕不已。
 
第128集
  純金怒打真卿,並決定與之絕交。宇昌向真卿表示歉意,真卿暗自決定離開故鄉。正洙與檢察官見面,檢察官稱只要抓捕金司機,他就能替秀福找回名譽。金司機準備將解毒湯專利賣給美國,並派人公佈政治金內容牽制治秀。治秀收到法院的離婚傳票後反悔,為了留住恩熙,治秀向真卿坦白振宇就是她的孩子。
 
第129集
  真卿獲悉實情後痛不欲生,恩熙將真卿帶回郡所,治秀表示會不折手段報復恩熙。宇昌提議給恩熙買房,大伙希望恩熙與秀福能再續前緣,卻遭秀福拒絕。德九母造謠秀福與恩熙通姦,楊部長將此事大肆宣揚。秀福替女分析情勢,純金擔心會失去振宇。真卿返回世雲堂教訓夫人,不知情的載日受夫人蠱惑後責備真卿,真卿向載日發出警告遂離開。
 
第130集
  宇昌安慰受傷的真卿被楊部長撞見,金司機猜測兩人另有隱情。夫人謊稱純金是恩熙與治秀離婚的罪魁禍首,載日聽信讒言決定報復。極度治藥李會長與金司機達成協議,金司機同意出讓解毒湯秘方。正洙提煉出新藥,郡守表示會支持他的研究。治秀否認要奪取振宇的撫養權,正洙卻再也不願相信他。
 
第131集
  載日誤會恩熙拋夫棄子對其惡言相向,恩熙不願公開治秀罪行默默承受著一切。真卿不想影響純金一家的生活欲離開故鄉重回美國,仁玉表示支持並願意隨真卿一同赴美。因擔心治秀報復純金,恩熙缺席了法院的離婚儀式。美順告訴金司機真卿與夫人發生矛盾,金司機懷疑他們之間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第132集
  在李會長的幫助下,檢察院成功拘捕了金司機。純金講述自己遭金司機恐嚇的經過,真卿暴怒回家數落夫人,正巧被載日聽見,夫人強加狡辯矇混過關。載日誤認純金與秀福是父母婚姻破碎的元兇,純金不曾想載日也變得如此不講理。治秀再次請求恩熙回家,恩熙卻堅持分居。
 
第133集
  真卿忽然暈倒,宇昌將她送往醫院。李會長重拾良知將解毒湯秘方歸還,姑姑不禁對他刮目相看。夫人帶美順來郡所,恩熙拒絕跟她回家。真卿被送往首爾醫院治療,夫人因此暴跳如雷趁機毆打恩熙洩憤。純金阻攔給以顏色,夫人不滿稱要報仇。為幫金司機洗脫罪名保全自己的官職,治秀幫他做了假時間證人。
 
第134集
  真卿將振宇的身世告訴德九,德九情緒受到影響成天悶悶不樂。因為治秀的假口供,檢察官預測金司機會被釋放,宇昌與正洙更加憎恨治秀。夫人向仁玉打聽真卿近況,仁玉暴怒指責夫人沒有信用。真卿要求治秀將夫人趕出家門,夫人因此慌了神。英秀特意為正洙與恩芝安排約會,吝嗇的正洙最終把約會搞砸。
 
第135集
  真卿將振宇帶回世雲堂,純金誤認兒子丟失心急如焚。仁玉接到真卿來電獲悉振宇下落,宇昌闖入世雲堂狠狠指責了真卿與夫人。德九坦白真卿帶走振宇是自己的主意,宇昌教育德九要分清形勢。真卿回到夫人懷抱,治秀趁勢催恩熙回家遭拒。因證據缺乏,金司機被檢察院釋放。金司機回鄉後派人將恩芝擄走,正洙接到了綁匪的來電。
 
第136集
  恩芝略施拳腳將暴徒打跑,宇昌與英秀也緊跟而來。司機跑到世雲堂避難,治秀與之再次結盟。金司機被無罪釋放的事在鄰里間瘋傳,德母母大呼小叫跑到世雲堂通報,卻與金司機撞個正著。金司機依仗治秀肆意威脅宇昌,彼此矛盾再度激化。家人反對振宇去世雲堂,純金向真卿表明立場,真卿卻毫不領情。
 
第137集
  香子因德九太過關心真卿而吃醋,英秀安慰香子時不慎將自己的真實身份說破。德九終於在咖啡店裡找到了香子,並再次證實了英秀的身份。 為贏得治秀的信任,金司機私下來到郡所欲抓走恩熙,警覺的秀福闖進門將他哄走。金司機稱恩熙與秀福已一同居住,治秀誤會妻子行為不檢點。開東坦白美國華僑的真實身份是英秀,治秀感到詫異。
 
第138集
  真卿腦腫瘤病復發,偶爾還伴隨著失明的症狀,她內心的負面情緒愈發高漲。在大家的通力合作下,解毒湯終於恢復製造,金司機想要販賣秘方的陰謀終未能得逞。為了李會長的安全,正洙逼他回到了以前的處所,不料卻被金司機的手下跟蹤。金司機逼迫李會長交出證據,李會長不從被刀捅傷生死未卜。
 
第139集
  為掩蓋自己謀殺李會長的罪行,金司機特意宴請大伙去飯店吃飯製造不在場證據。與此同時,金司機用秘密賬簿當做籌碼,治秀再次答應幫他作偽證。李會長雖脫離危險但卻昏迷不醒,正洙與宇昌趕忙來到醫院照料。宇昌無意間撞見了來醫院檢查身體的真卿,並獲悉真卿復發腦腫瘤。
 
第140集
  宇昌擔心真卿病情惡化送上安慰,純金誤解心裡很是難過。德粉的班主任老師誤認德九母是她奶奶,德粉自卑哭泣不止。家人改稱德粉是撿來的,德粉變本加厲變得自閉。檢察院派人來調查金司機與李會長謀殺案的關係,缺心眼的村民受楊部長影響幫忙打了馬虎眼,治秀更趁機做假證,金司機再次成功逃脫罪行。
 
第141集
  治秀懷疑真卿隱瞞病情,真卿卻不願說出實情。在治秀的幫助下,金司機再次脫罪回到村子。載日受夫人影響誤解恩熙肆意談起振宇身世,宇昌狠狠將他教訓。李會長終於康復甦醒,治秀讓金司機盡快逃走,金司機卻不願善罷甘休。秀福欲為真卿治療,真卿卻毫不領情。
 
第142集
  真卿頭疼不時發作,並揚言要奪回宇昌與振宇。仁玉責罵真卿缺少良知,真卿難過喝的爛醉。真卿請求夫人搶回振宇,夫人將此話當真。在宇昌的勸說下,李會長終於交出了保證書,檢察院準備實施逮捕。德粉誤信自己是被撿來,她與振宇離家欲尋找親生父母。振宇來世雲堂向真卿求助,夫人將計就計瞞著純金把小孩留在家中。
 
第143集
  開東將夫人撒謊的真相告訴村裡人,德粉與宇昌被家人接回。檢察院欲逮捕金司機,治秀再次將消息洩露,金司機留下家產倉皇潛逃。真卿讓治秀幫自己要回振宇,治秀講明國家以父為主的法制。純金因尋找振宇勞累生病臥床不起,真卿假意探望暗中要挾純金,並表明自己要搶奪宇昌與振宇的立場,純金無法理解真卿為何變成這樣。
 
第144集
  真卿坦言為奪回振宇會與純金爭奪宇昌,純金聽後驚詫不已。真卿假意留下照顧生病的純金,實則製造機會與宇昌碰面。仁玉勸真卿放棄宇昌,真卿獲悉母親為純金製作婚紗生氣離去。真卿再次失明被恩熙撞見,恩熙將她領回家照顧。真卿表露自己搶奪宇昌的決心,恩熙勸說無效。正洙聯繫到一名美國的腦外科醫生,醫生表示真卿的病症有治癒的可能。
 
第145集
  真卿提出要宇昌或振宇陪她前往美國,宇昌表示反對。治秀勸說真卿失敗,他找到宇昌與純金商量對策。純金獨自到河邊冷靜,卻不幸撞見了畏罪潛逃的金司機。純金成功脫困並到警察局報案,金司機與楊部長順利接頭,楊部長回公司尋找錢箱時被開東抓住。為讓真卿放棄振宇,純金提議與宇昌分手。
 
第146集
  宇昌來首爾探望李會長,李會長獲悉金司機再次潛逃憂心忡忡。純金受父親所托到世雲堂送藥給真卿,卑鄙的夫人在載日面前編造謊言數落純金。純金生氣揭露治秀與夫人的醜惡嘴臉,不料載日卻不願相信。夫人欲借德九母之口污蔑純金,幸好德九及時糾正事實遏制了事態的發展。仁玉搬到世雲堂,真卿請求德九母守住振宇的出生秘密。
 
第147集
  宇昌說服真卿教振宇畫畫,並表明了自己與純金廝守的願望。楊部長私會金司機透露治秀不願交出錢箱,困在廢舊屋的金司機快要抓狂。治秀承認自己對不起仁玉,真卿為阻止夫人再次製造混亂談起童年的辛酸往事。檢察官一門心思捉拿幕後真兇,宇昌欲用錢箱引誘金司機露面。在仁玉的幫助下,宇昌終於找到了錢箱。
 
第148~第150集
暫缺
 
第151集
  楊部長因包庇金司機被警察抓捕,夫人為此擔驚受怕。金司機否認自己與治秀合謀,治秀提出面見金司機遭檢察官拒絕。純金與宇昌籌備婚禮,德九家收到一份豐厚的製衣金。白會長到醫院與治秀對峙,他懷疑治秀導演了一場錢箱失竊的假戲,兩人合作關係開始瓦解。恩芝向正洙辭職,不解風情的正洙雖然嘴上答應但卻暗自傷心。
 
第152集
  夫人為讓司機保守自己教唆殺人的秘密,她與白會長暗中聯繫。仁玉親自給純金做好婚紗,真卿見到穿上婚紗的純金後再次失控。真卿躲到德九家喝酒,純金親自把真卿送回了世雲堂。夫人企圖從純金嘴裡套話,純金卻隻字不提金司機。夫人通過白會長的幫忙見到了金司機,金司機稱純金已知夫人曾教唆殺人,夫人趕忙回村找到純金。
 
第153集
  振宇因害怕真卿的教育方式拒絕再學畫畫,真卿以為此事是純金操縱非常生氣。醫藥大學的高材生到英秀藥店應聘,恩芝謊稱正洙是色狼把應聘者嚇走。真卿一時衝動命夫人替自己除掉純金,不料夫人卻將氣話當真。夫人將真卿從家中支開,她邀請純金來家做客。真卿發現情況不妙趕回家中,併吞下了夫人預先給純金準備的毒茶。
 
第154集
  真卿與夫人中毒入院,純金決定替她倆隱瞞真相。宇昌懷疑此事為夫人所為,真卿卻緘口不言。恩熙將自己的想法告訴宇昌,宇昌斷定夫人曾教唆金司機謀害純金。德九因真卿中毒入院而悲傷,香子也隨夫一同去醫院探望。警察局憑借可用線索誤判純金謀殺,無辜的純金被關進監獄。
 
第155集
  載日對純金的誤解與日俱增,治秀譴責兒子卻不願說出真相。宇昌到世雲堂尋找線索,載日承認夫人曾教唆殺人。真卿受良心譴責說服夫人放過純金,夫人謊稱自己眼花而泡錯花茶,隨後警察釋放了純金。宇昌表示自己再也不會原諒夫人與真卿,真卿深感後悔。純金終於回家,村子再度恢復平靜。
 
第156集
  純金提議將婚期推遲,宇昌表示反對。真卿病情惡化被送去首爾的醫院,夫人為此一蹶不振拿純金出氣,恩熙打算搬回世雲堂照顧她。楊部長無意間得知李會長住進秀福家,並將此事告訴治秀。治秀怒斥李會長挑撥他與白會長的關係反遭侮辱,秀福為此被他威脅。因真卿失去生命意志,醫生對她的病情束手無策。
 
第157集
  恩熙忽然暈倒,醫生確認她患上血癌。為讓真卿重燃生命鬥志,純金取消了婚禮。恩熙擲重金給女兒準備嫁妝,她試圖勸純金如期結婚卻遭拒。白會長以權位誘惑治秀將正洙的研究成果賣給國外,治秀最終妥協。解毒湯恢復生產,李會長就此辭別大伙。宇昌來世雲堂送解毒湯,夫人聲嘶力竭的求宇昌接納真卿。恩熙將自己的病情告訴秀福,秀福心痛不已。
 
第158集
  在秀福的勸說下,純金答應如期與宇昌舉辦婚禮。恩熙的病症越發嚴重經常嘔血,秀福難過落淚但卻守口如瓶。夫人坦白自己曾逼宇昌娶真卿,仁玉十分生氣並責備了她。仁玉告訴真卿婚禮將如期進行,真卿心中怒火再次點燃。宇昌與純金在恩熙的住處發現了一張不屬於真卿的化驗單,他們來到首爾醫院獲悉恩熙已患絕症。
 
第159集
  恩熙向真卿坦白病情,並鼓勵真卿堅強生活,真卿深受觸動重拾生命鬥志。醫生確認了恩熙的病情,純金與宇昌悲痛欲絕。純金趁夜回到娘家與母親團聚,秀福與純金演練結婚步伐逗恩熙開心。翌日,裝病的夫人召喚恩熙回家,恩熙回到世雲堂坦白病症,夫人驚訝痛哭。純金與宇昌舉辦婚禮,大伙紛紛獻上祝福。
 
第160集
  婚禮結束後,真卿向純金獻上誠摯祝福。正洙獲悉美國醫生願意提前給真卿手術,真卿打算帶著仁玉一同赴美。真卿讓夫人向治秀坦白恩熙的病情,夫人卻三緘其口。治秀打算將正洙醫療成果賣給美國,宇昌聞訊後十分生氣。幻想發財的德九婆媳因挖出美軍炮彈被警察抓走,德九父子倆連夜趕往警局將婆媳倆帶回。
 
第161集
  恩熙身體每況愈下,她囑咐純金與宇昌忘卻仇恨替她照顧夫人。宇昌再次確認治秀準備倒賣正洙醫療成果的事,正洙對治秀恨之入骨並試圖阻止事態發展。在大家的見證下,正洙終於與恩芝成為眷侶。英秀為自己的不禮貌行為向香子賠罪並送上魚湯,香子直犯噁心,英秀猜測她已懷孕勸她去做檢查。
 
第162集
  治秀跪倒在恩熙床前,並痛下決心贖罪。金司機向檢察院坦白罪行,秀福終沉冤得雪。正洙髮現恩熙患上絕症,純金坦白母親已時日不多。大伙得知恩熙將病逝深陷悲痛,載日也在最後時候趕來探望恩熙。治秀證實郡守已與美國簽訂正洙研究的收購計劃,並決定犧牲自己來阻止事態發展。恩熙臨終前將純金與載日的手握在一起,姐弟倆之間仇恨從此化解。
 
第163集(結局)
  治秀捐出財產支持正洙開發新藥品,並向檢察院遞交秘密賬簿後服刑。姑姑與德九母聊起真卿與振宇的母子關係,不巧卻被德粉聽見。德粉向振宇告密,振宇聞訊後嚎啕大哭。真卿竭力哄騙振宇,純金內心不勝感激。英秀宣佈香子懷孕,德九家老小欣喜若狂。正洙終於向恩芝求婚,大伙齊聚送別真卿與仁玉。10年後,真卿與振宇相認,村裡老小也過得越來越幸福。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KBS】
(Visited 15,285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