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劇 大漢賢后衛子夫】大漢賢后衛子夫人物介紹、分集劇情01~20



大漢賢后衛子夫》劇情講述了平陽公主府上出身低賤的歌伎衛子夫,因機緣巧合被武帝相中後帶入宮中,期間雖多次遭遇構陷仍化險為夷,並逐漸獲得皇上的寵愛,最終成為一代賢后。
大漢賢后衛子夫




 
【人物介紹】
大漢賢后衛子夫




漢武帝林峯
西漢的第七位皇帝,傑出的政治家、戰略家、詩人。
少年登基,一心勵精圖治,強國安民,卻遭守舊大臣聯同後宮施以制肘。
他天資聰穎,風流多情,是雄霸天下的天之驕子。
 
 
大漢賢后衛子夫
衛子夫王珞丹
劉徹的第二任皇后,沒有嬌艷媚態,沒有顯赫家勢,但卻憑著睿智蘭心和建立「和諧後宮」的決心,令一代雄主漢武帝與她相守48年。
她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有獨立謚號的皇后。
 
 
大漢賢后衛子夫



段宏徐正曦
瀟灑俊逸、秉節持重、忠君愛國,智謀出眾。
對衛子夫情深意篤,總是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現,為了她的安危,出生入死,不離不棄。
 
 
大漢賢后衛子夫
衛青沈泰
英武魁岸、謹慎內斂、智勇雙全。
衛子夫的弟弟,姐弟情深,他是驍勇善戰的大司馬大將軍。
他抵抗外敵,戰功赫赫,是一個可以為國為家而犧牲自己的血性好男兒。
 
 
大漢賢后衛子夫



平陽公主周麗淇
美艷華貴、端莊大方,熱衷權力,是女中豪傑。
她雖貴為皇帝胞姐,卻心懷大志。她渴望真愛,曾屢次示愛衛青,深愛她的衛青因擔憂姐姐的處境皆婉拒之。
但她的執著可以為愛不惜代價,最後感動衛青,兩人終成眷屬
 
 
【分集劇情】

第1集
劉徹不得志鬱鬱寡歡
入宮之前的衛子夫命運命運多舛,其父迷信命運相信一名算命先生的話,認定衛子夫是一個災星連累家人,堅持要將衛子夫送走,儘管衛子夫對父親不滿,但也只得依照父親的命令離開生活多年的家庭。
 
衛母帶著幾個兒女趕了過來找到了衛子夫,衛子夫的弟弟衛青發誓日必須出人頭地不讓家人受苦。
 
劉徹平日處理國事卻總是被皇太后干涉,皇太后每次上朝無視劉徹在場,一次處理國事,皇太后不顧劉徹的感受堅決處決幾名罪臣。
 
當天晚上,劉徹悶悶不樂在宮中舞劍發洩內心不滿,此時傳來皇太后治罪的官員在獄中自殺的消息,劉徹心灰意冷決定撒手不理朝事,任由皇太后獨自一人管理朝事。
 
衛子夫與弟弟衛青在京城賣酒為生,一天韓大夫在街上逗玩貧困百姓,衛子夫見百姓們圍在馬車後面跑個不停,心中升起不安上前驅散,在驅散過程中衛子夫招惹韓大夫不悅,王親貴族派出士兵捉命衛子夫,衛子夫與弟弟衛青分兩個方向逃跑。
 
一路奔逃來到一座樓中,衛子夫在三個王親貴族的幫助下逃脫一劫。
 
第2集
劉徹被曼妙子夫吸引
衛青來到王府中意外遇到了韓大夫,韓大夫二話不說命令一名官員上前捉拿衛青,緊急關頭中衛子夫趕到衛府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韓大夫,平陽公主及時出現軟硬兼施逼得韓大夫放過了衛氏姐弟。
 
衛子夫在宮中當選一名地位低下的歌女,段宏來到平陽府,意外遇到了衛青,衛青與段宏曾是兒時玩伴,二人相見之下格外高興,衛青帶著段宏入府的時候,衛子夫正與一幫歌女表演舞藝供劉徹觀賞。
 
衛青帶著段宏來到大廳,正好看到衛子夫與舞伴不慎跌倒在地上,平陽公主勃然大怒想責罰衛子夫,劉徹對衛子夫一見鍾情,當晚將衛子夫帶入偏房秉燭夜談。
 
第二天,衛青帶著段宏與姐姐衛子夫相見,衛子夫沒有認出段宏,衛青見姐姐衛子夫不認識段宏,趕緊指出段宏是衛子夫兒時的玩伴。經弟弟衛青提醒,衛子夫恍然大悟記起了段宏,多年以前,衛子夫離開家鄉的時候,段宏曾經在馬車後面一路追趕送別衛子夫。
 
第3集
子夫被皇后打耳光
劉徹在平陽府欣賞歌舞對衛子夫一見鍾情,衛子夫與劉徹秉燭夜談,劉徹被衛子夫憂國憂民的胸襟感動。從此以後,劉徹時常帶著衛子夫出門玩樂,皇后得知劉徹被衛子夫迷惑,趁著劉徹不在宮中將衛子夫召入宮中。
 
衛子夫來到宮中向皇后請安,皇后忽然抬手煽了衛子夫一個耳光,咬牙切齒痛罵衛子夫勾引了劉徹,許多妃子巴不得衛子夫被皇后治罪,不約而同責罵衛子夫是個妖媚的女人。緊急關頭中劉徹趕了過來從皇后手中救回了衛子夫。
 
劉徹決定出宮視察天下百姓的生存狀況。出宮之前,劉徹與衛子夫在宮中欣賞夜空,看著滿天繁星,劉徹情真意切叮囑衛子夫保重身體。
 
衛子夫入宮照顧芮姬,芮姬是先皇的妃子,當年不知因為什麼原因患上瘋癲病被關入北宮被禁四十一年。芮姬疾病發作抓住衛子夫的手腕咬住不放,衛子夫忍著劇痛沒有推開芮姬,芮姬發洩完怒氣恢復平靜,向衛子夫講述當年淒慘的經歷。
 
第4集
芮姬毒發身亡
芮姬向衛子夫講述完淒慘的人生經歷,吐出一口鮮血死在衛子夫懷中,衛子夫因為芮姬之死受到牽連,衛青來到平陽公主的府上求助,平陽公主雖然一直偏護衛氏姐弟,但對於芮姬之死也是無可奈何,衛子夫得罪的是皇后,平陽公主想出手搭救衛子夫難於登天。
 
眼看衛子夫就要被斬首,平陽公主來到皇后府上阻攔皇后處決衛子夫,皇后借口平陽公主沒有聖旨不能干涉她執法,平陽公主奇跡般的拿出聖旨救下了衛子夫。
 
劉徹來到皇后府上談論衛子夫殺人的事情,皇后一口認定是衛子夫毒死了芮姬,劉徹不相信皇后的推斷,要求皇后出示有力證據,皇后早就想好了如何除掉衛子夫,面對劉徹的盤問對答如流,劉徹心知皇后有意置衛子夫於死地,當場提醒皇后不能口說無憑,必須找到真憑實據才能治衛子夫的罪。
 
衛子夫入宮向太后講述芮姬死因,太后召見皇后,在皇后面前提起芮姬,當年太后獲先皇寵愛芮姬功不可沒,本來太后想讓芮姬在北宮頤養天年,豈料芮姬不明不白死在了衛子夫手中,這是太后不願意看到的事實。
 
第5集
樊娘被斬首
劉徹繼續調查芮姬的死因,段宏查到皇后的爪牙樊娘與芮姬的死有關,段宏強行把樊娘帶到了太皇太后面前。太皇太后審問樊娘毒害芮姬的過程,樊娘心知不能供出竇太后與皇后,當即將所有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太皇太后見樊娘認罪毫不客氣命令押走樊娘斬首。
 
劉徹見樊娘非常爽快就將芮姬之死攬到身上,總覺得其中另有隱情,太皇太后與劉徹的想法相反,提醒劉徹以後無需再調查芮姬的死因,樊娘被處決已經足夠撫慰芮姬的冤魂。
 
劉徹與皇后發生爭吵,皇后悲痛欲絕掏出匕首自殘,劉徹趕緊傳喚太醫醫治皇后。劉徹坐在床邊一臉關懷與皇后交談,皇后之前雖然與劉徹鬧不和,但還是撲入到劉徹懷中,希望能與劉徹長廂廝守,劉徹因為皇后自殘改觀了對皇后的看法,在皇后的柔聲細語中,劉徹摟住皇后安撫。
 
第6集
衛子夫被劉徹說服
衛子夫以為劉徹已經不再愛她,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決定出宮歸家,皇宮每年都會放一批宮女出宮歸家,衛子夫與一批宮女穿上白色長袍戴上白色斗蓬向皇后辭行。
 
劉徹無法理解衛子夫出宮的行為,衛子夫認為自己沒有能力幫助劉徹建功立業,所以才產生離開王宮的念頭。劉徹見衛子夫一心一意想幫他建功立業,心中大受感動蹲下身深情凝視衛子夫,要求衛子夫與他再也不能分開,衛子夫被劉徹感動,撲入劉徹懷中痛哭。
 
劉徹與衛子夫談心,衛子夫義無反顧願意幫助劉徹治理國家,二人在房中談話之時,皇后帶著幾個奴婢上門尋找劉徹。劉徹不想跟皇后見面,衛子夫來到房外攔住皇后,提醒皇后不能打擾劉徹,皇后見衛子夫膽大包天阻攔她,勃然大怒與衛子夫發生爭執。
 
第7集
段宏險被太皇太后殺頭
劉徹閉門不出不肯見人,衛子夫與段宏站在門外護衛劉徹。皇后帶著幾個奴婢來到門外,借口送糕點給劉徹,衛子夫不肯放皇后進屋,提醒皇后不能打擾劉徹休息。皇后見衛子夫不肯放行,氣急敗壞轉身離去。
 
太皇太后在皇后的陪同下趕了過來,太皇太后位高權重冷酷無情,眼見段宏不肯放人進屋探視劉徹,太皇太后命令護衛拖走段宏斬首,緊急關頭中劉徹願意與親人相見,皇太后等人走進屋中過問劉徹遇到的煩心事,劉徹一五一十將處理國事遇到困難的經過說了一遍。
 
在親人的幫助下,劉徹處理好了一些國事,晚上劉徹坐在衛子夫身邊喝酒聽曲,衛子夫坐在旁邊撫琴奏樂,時值中秋佳節,劉徹提議可以宣召衛子夫的親人入宮,衛子夫正因為過節無法出宮陪親人悶悶不樂,一聽劉徹允許親人進宮過節,衛子夫立時掃除心中陰霾轉憂為喜。
 
在大好的心情驅使下,衛子夫在屋中唱唱跳跳非常開心,劉徹來到屋外與段宏談論衛子夫想跟親人過節的事情,段宏一臉深情看著在屋中唱唱跳跳的衛子夫。
 
第8集
衛子夫懷孕
佳節之夜,劉徹設下酒宴款待衛子夫的親屬,衛青在酒席上講述家鄉的一些趣事,劉徹認真傾聽聽到結髮定情的趣事之時,腦海中忽然想起不久之前遇到段宏的情景,當時劉徹發現段宏隨身攜帶一捆髮絲,段宏解釋是遇到關外的一個女人一見鍾情,後來收下女人的髮絲做為定情之物。
 
皇后身體不適,太醫認定皇后懷上了龍種。劉徹得知皇后懷上了龍種,劉徹喜出望外,皇后趁機出言挖苦衛子夫,故作姿態提起衛子夫深受劉徹喜愛卻未能懷上龍種。
 
劉徹沒有將皇后的言語放在心中,面帶喜色叮囑太醫好好照顧皇后,太醫欲言又止跪在劉徹面前,透露皇后其實沒有懷上孩子,之前的診斷都是誤診,太醫將誤診的經過說了一遍,皇后本來非常高興認為自己懷上了龍種,聽完太醫的話面色失落無法語言。
 
劉徹準備出宮私訪,衛子夫依依不捨與劉徹話別,劉徹感概萬分與衛子夫提起了皇后,之前皇后懷孕的時候得意忘形嘲諷衛子夫,劉徹對皇后的素養非常失望。
 
劉徹出宮辦事不久,易叔來到宮中替衛子夫把脈,驚訝萬分發現衛子夫已經懷上了劉徹的孩子。衛子夫喜出望外向太皇太后透露自己懷上孩子的事情,太皇太后非常高興,思前想後讓皇后管理衛子夫的起居飲食,皇后其實非常痛恨衛子夫懷孕,不過在太皇太后的要求下,皇后只得同意負責管理衛子夫起居飲食。
 
第9集
衛青被俘險遇害
皇后找來一幫異族人表演節目供衛子夫觀賞,段宏持劍站在一旁目光警惕注視異族人,異族人在表演過程中施展幻術變出許多花朵,衛子夫看著撲面而來的花朵嚇得尖聲驚叫,坐在一邊的皇后裝摸作樣保護衛子夫,段宏抽出寶劍做好應敵準備。在衛子夫的驚叫聲中,竇太主喝退了異族人,皇后看著驚魄未定的衛子夫,心中竊喜裝摸作樣撫慰衛子夫。
 
衛青騎馬在林中小道遇到幾個陌生男人,幾個陌生男子上前俘走了衛青。衛子夫得知弟弟衛青被俘,心神不安無心進食,段宏來到宮中安慰衛子夫,保證一定會救回衛青,衛青一臉感激看著段宏,提醒段宏也要平安回來。
 
易叔懷疑是皇后與竇太主找人綁走了衛青,衛子夫來到宮中要求皇后與竇太主找回衛青,否則就與二人同歸於盡。衛子夫在皇后面前跪了一天,皇后又氣又急要求衛子夫回宮,衛子夫不肯回宮,面色堅定要求皇后找回衛青,皇后情急之下推倒了衛子夫,衛子夫倒地不起腹部滲出鮮血,緊急關頭中劉徹來到宮中帶走了衛子夫。
 
衛子夫受了一些輕傷保住了肚中的孩子,段宏將衛青帶回宮中,衛子夫得知弟弟衛青歸來,喜極而泣精神大振。
 
第10集
衛青陞官
衛子夫懷孕險些滑胎,劉徹外出歸來決定調查衛子夫受傷的真相,皇太后在太皇太后的暗示下謊稱自己就是綁架衛青的人,劉徹知道皇太后不想讓他繼續調查衛青被綁架的真相,心中升起焦急繼續與太皇太后爭執。
 
劉徹非常賞識衛青,宣封衛青為建章宮監,建章宮監的職責就是監視宮中所有建築之事。坐在一旁的竇太主對劉徹升衛青官極是不滿,當場挖苦衛青身份低微走了狗屎運平步青雲成為建章宮監。
 
平陽公主與丈夫曹時發生矛盾,衛青幫助曹時在平陽公主面前說好話,平陽公主不相信衛青的話,堅持認定曹時在宮外有了新歡。曹時面對平陽公主的猜疑一臉悲痛,如實承認在宮外有新歡。新歡難產替曹時生下了一個孩子,曹時眼中含著淚水勸說平陽公主允許孩子入宮成長,平陽公主見曹時一心一意想撫養新歡生下的孩子,悲痛欲絕痛罵了曹時一頓。
 
平陽公主心情煩惱出宮散心,衛青擔心平陽公主出事,心急如焚騎馬不慎跌倒在平陽公主身上,平陽公主對衛青升起好感,沒有責怪衛青蠻撞的行為。
 
衛青陪伴平陽公主替一匹母馬接生,母馬生下了一匹小馬,平陽公主被來到世上的小生命打動,改變主意收留了丈夫曹時的私生子,劉徹得知姐姐平陽公主收留曹時的私生子,憤憤不平打算找曹時算賬,平陽公主沒有同意劉徹去找曹時算賬,堅持收養丈夫曹時的私生子。
 
第11集
衛子夫產下一女
劉徹經過一番調查,終於查到了綁架衛青的人是韓嫣的部下,韓嫣對待劉徹經常心口不一,劉徹打算治韓嫣的罪,衛子夫不贊成劉徹的主意,勸說劉徹以大局為重,以其懲治韓嫣,倒不如重用韓嫣。劉徹採納了衛子夫的建議,開始重視韓嫣。
 
劉徹準備外出狩獵,為了獲取韓嫣的好感,劉徹故意安排韓嫣一起出城狩獵,韓嫣見劉徹越來越重視他,心中升起得意忘呼所已。人越得意就越容易犯錯,某日韓嫣犯下濤天大罪,皇太后勃然大怒欲剛韓嫣死罪,劉徹見韓嫣不知悔改胡作非為,趁機親手殺死了韓嫣。
 
衛子夫生下了一個女娃,皇后與竇太主喜上眉梢幸災樂禍。雖然衛子夫生的是女娃,劉徹依然非常開心,太皇太后等人都對小公主喜歡得不得了。
 
劉徹因為衛子夫產下一女想封衛子夫為夫人,太皇太后不贊成劉徹的打算,提醒劉徹如果封了衛子夫為夫人,皇后一定顏面掃地更加嫉恨衛子夫。太皇太后決定另行封賞衛子夫,衛子夫抱著女兒來到大殿聽封,皇后受太皇太后之命封衛子夫的女兒為衛長公主。
 
第12集
太皇太后還劉徹權力
沈葭對衛青暗生情愫,送了一雙布鞋給衛青,衛青猜到了沈葭的心思,進宮拜見劉徹的時候沒有穿上沈葭贈送的布鞋,沈葭一臉不解詢問衛青為何不穿上她贈送的布鞋,衛青是擔心穿上了沈葭的布鞋造成不好的影響,外界會誤會沈葭是衛青的心上人,如此一來衛青就影響沈葭擇偶戀愛,沈葭聽完衛青的話心中升起一絲悲痛,萬萬沒有想到衛青對她毫無情意。
 
衛青參加一場比武大會,劉徹蒞臨比武現場,衛青武藝高強打敗了強勁的敵手,劉徹非常賞識衛青的武藝,當場宣佈衛青以後負責訓練士兵。
 
太皇太后將劉徹等人宣進宮中參加酒宴,在酒宴過程中,太皇太后看向劉徹,高聲宣封了「准奏」二個字給劉徹,「准奏」二個字對於劉徹來說無疑是天大的封賞,在此之前太皇太后一直取代劉徹管理朝事,從不讓劉徹自行做主處理朝事,如今太皇太后允許劉徹向百官說「准奏」二字,暗示已將權力轉給劉徹,劉徹喜出望外接受太皇太后封賞,當場封了衛子夫為夫人。
 
第13集
太皇太后逝世
太皇太后心知自己不久將離開人世,晚上獨自與衛子夫見面,故意盤問衛子夫是否願意與皇后等人一起共享劉徹的愛,衛子夫知書達理願意與皇后等人一起共享劉徹的愛,太皇太后滿意的點了點頭,感概萬分在衛子夫面前提起劉徹,劉徹的為人太皇太后非常清楚,數百年以來,劉家還從未出現過像劉徹這樣的明君。
 
不久之後,太皇太后仙逝,滿朝一片悲聲人人無不心痛太皇太后仙逝,一向目中無人的皇后跪在靈堂前哭天抹淚思念太皇太后,太皇太后臨終之時將皇后喚到身邊,慈愛的贈送了一件禮物給皇后,皇后接過禮物哭成了淚人,太皇太后在皇后的哭聲中駕崩。
 
竇丞相到客棧喝酒,衛子夫忽然出現,竇丞相一看到衛子夫,臉上立即升起一絲驚訝,一二年之前,衛子夫尚未入宮,當時衛子夫與弟弟衛青在街上得罪了王親貴族,姐弟二人各自分頭逃走,衛子夫逃入客棧遇到了竇丞相,竇丞相幫助衛子夫趕走了士兵,衛子夫寫了一行毛筆字深受竇丞相賞識。
 
衛子夫也認出了竇丞相,雙方來到包廂談論往事,竇丞相感概萬分誇讚衛子夫從平凡百姓變成一國之母。
 
第14集
田丞相與魏其侯針鋒相對
魏其侯參加田丞相的喜宴,田丞相對魏其侯不理不睬,平陽公安帶著賀禮祝福田丞相新婚快樂,田丞相起身向平陽公主敬酒,站在一邊的灌夫見田丞相客氣對待平陽公主,心中升起火氣再也無法控制情緒,當著所有人的面幫助魏其侯痛罵田丞相是勢利眼區別對待不同身份的人。
 
劉徹得知灌夫在喜宴上與田丞相發生衝突,猜測灌夫一定性命不保人頭落地,灌夫得罪的人是劉徹母親的弟弟,劉徹母親是皇太后位高權重自然不會輕饒灌夫。
 
入夜,劉徹來到後宮散心,皇后一改平日與劉徹敵對的姿態,小鳥依人先是彈曲子給劉徹聽,接著與劉徹在後院散步,自責以往任性總是惹劉徹生氣。劉徹見皇后開始意識到自身犯了錯誤,臉上升起欣慰與皇后閒聊。
 
第15集
為義竇嬰求皇上賜死
愛慪投到竇太主門下,幫助皇后討劉徹歡心,劉徹與皇后和好,竇太主喜出望外誇讚愛慪善於用計是不可多得的人才。愛慪受到竇太主的誇讚非常開心,不久之前他本來打算投奔田丞相,奈何田丞相不肯收留他,他只得投到了竇太主的門下。
 
竇嬰即將被斬首情況危急,外出從軍的段宏得知竇嬰惹上麻煩,馬不停蹄趕往京城。行刑士兵手起刀落斬殺了竇嬰,段宏無法接受竇嬰死在眼前的事實,田丞相命令官兵搜段宏的身,段宏身上沒有攜帶皇帝聖旨,田丞相勃然大怒趁機命令士兵處決段宏,段宏因為竇嬰之死無心反抗,再加上虛傳皇上聖命,段宏心知自己大難臨頭,只得一聲不吭任由田丞相處置。
 
段宏來到劉徹身邊賠罪,劉徹得知事情經過有意偏護段衛兩人,略施小計化解了段衛兩人的罪名。在劉徹的默允下,段宏在田丞相必經之路祭拜竇嬰,田丞相遭到段宏的怒罵嚇得落荒而逃。
 
第16集
田丞相暴斃
沈葭喜歡衛青,衛青姐姐衛子夫察覺到了沈葭的心思,沈葭見衛子夫已經知道她的心思,只得坦誠多年以來一直迴避衛青,衛青似乎不喜愛沈葭,沈葭只得盡量不跟衛青見面。衛子夫自責多年以來從來不關心沈葭的私事,如果她知道沈葭喜歡衛青,肯定會幫助沈葭牽線搭橋,。
 
段宏白天的時候借祭拜竇嬰的機會痛罵田丞相陷害忠良,田丞相回到府上犯下心病,晚上睡覺的時候夢到竇嬰索命,皇太后來到房中看望田丞相,田丞相神色惶恐死在皇太后眼前,皇太后親眼目睹弟弟田丞相死在眼前,皇太后厲聲要求劉徹懲治段宏。
 
劉徹偏護段宏,皇太后又氣又急大罵劉徹不孝,劉徹面對皇太后的痛罵面不改色引用一些大道理反駁,皇太后聽完劉徹的話從憤怒中恢復過來,靜靜思考是否應該繼續要求劉徹處死段宏。衛子夫見皇太后遲疑不決趁機幫助劉徹一起勸說皇太后,在衛子夫的勸說下,皇太后怒氣消減不再責怪劉徹不治段宏的罪。
 
竇太主從皇后口中得知衛子夫勸說皇太后的事情經過,在皇后的陪同下來到皇太后居住的宮殿門口,陰陽怪氣誇讚衛子夫母儀天下處事得體說服了皇太后。
 
楚服是竇太主找來的女巫,皇太后在竇太主的引薦下見到了楚服,楚服按照竇太主的意思謊稱宮中有災星,皇太后認定衛子夫是災星,決定不再讓衛子夫撫養女兒。
 
第17集
平陽公主與衛青惹上風言風語
曹時患上嚴重疾病,手部各處出現許多肉豆,平陽公主來到床邊細心照顧曹時,心中已是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曹時自知對不起平陽公主,冥留之際想跟衛青見上一面,曹時一臉愧疚與衛青談起平陽公主,回想自己多年以來的所作所為,曹時自責沒有給予平陽公主幸福快樂的生活,希望自己去世之後衛青可以照顧平陽公主。
 
衛青與曹時坐在房中秘談之時,平陽公主站在門外悄悄偷聽,聽著曹時與衛青說話的聲音,平陽公主已是心碎欲絕。
 
曹時逝世,皇太后來到宮中安撫平陽公主,平陽公主忍著心中悲痛接待皇太后與劉徹,皇太后安撫完了平陽公主,叮囑劉徹好好操辦曹時的喪事。劉徹趁機在皇太后面前提起衛青與平陽公主有私情的傳聞,提醒皇太后不要相信傳聞,平陽公主也在一邊勸說皇太后,聲稱自己與衛青關係清白日月可見。
 
劉徹離開後宮繼續處理國事,皇后將衛子夫召到宮中熱情款待,散席之後帶著衛子夫與兩個女兒見面,兩個女兒活蹦亂跳與母親衛子夫相見,衛子夫喜出望外與兩個女兒玩樂,兩個女兒成長健康沒有問題,皇后與衛子夫坐下談話,坦誠自己不想再與衛子夫鬥爭。
 
第18集
衛子夫中毒頻生幻覺
皇后在楚服的幫助下哄騙衛子夫喝下致幻食物。衛子夫喝下致幻食物屢次產生幻覺行為異常。衛子夫意識到自己患者上了疾病,憂心忡忡擔心以後還會犯病,。
 
傍晚時分,衛子夫在房中休養,女僕來到房中向衛子夫透露二個小公主已被皇太后帶走,衛子夫愛女心切想去找回女兒,在女僕的勸說下,衛子夫蹲在地上失聲痛哭,意識到自己已遭劉徹冷落。
 
衛子夫養病的時候,皇后細心服侍劉徹,劉徹在皇后面前提起衛子夫,為衛子夫的病情深深擔憂,皇后聽在耳中喜在心裡,故意扮出一副同情衛子夫的模樣開導劉徹。
 
衛子夫在皇后的毒害下性格大變企圖自殺,段宏與劉徹及時趕到,劉徹緊緊拉住衛子夫,段宏不顧手掌劇痛握住衛子夫手中的刀刃,衛子夫回過神來癱倒在地上昏死過去,劉徹在皇后的煽風點火下問責御膳房的主廚易寒,易寒被關押入獄侯審,衛子夫昏迷不醒情況危急。段宏與衛青猜測很有可能是後宮之人毒害衛子夫,劉徹決定暗中調查衛子夫中毒的真相。
 
第19集
皇后與竇太主案發
平陽公主守孝回宮,衛青在宮外拉下平陽公主,將衛子夫患上疾病頻生幻像的經過說了一遍,衛子夫患病嚴重隨時有可能撒手辭世,衛青希望平陽公主想辦法成全衛子夫與兩個女兒見面,以免兩個女兒再也沒有機會與衛子夫相見。
 
衛子夫病情嚴重眼圈發黑,看著鏡中面色憔悴的自己,衛子夫失聲痛哭難以自持。平陽公主帶著兩個公主與衛子夫相見,衛子夫一臉慈愛叮囑兩個女兒好好做人,與兩個女兒見面結束衛子夫回到後宮,劉徹來到後宮探視衛子夫,衛子夫躺在劉徹懷中,劉徹發誓一定會好好照顧衛子夫,衛子夫感動萬分願意與劉徹百頭到老。
 
負責幫助劉徹調查的官員張湯已經查到了楚服的背景,楚服是西域之人擅使蠱術害人,衛子夫患上的疾病正是中蠱症狀。楚服仗著有解藥在手不肯搭救衛子夫,劉徹勃然大怒腰斬楚服。楚服生前供出幕後元兇是皇后與竇太主,劉徹對皇后與竇太主的所作所非痛心疾首,決定處死皇后與竇太主。
 
第20集
衛子夫說服劉徹饒過皇后
皇后見劉徹立場堅決,只得提出與衛子夫見上一面,劉徹同意了皇后的要求,皇后見到衛子夫面色黯然,皇后心知是自己對不住衛子夫,臨行之前哀求衛子夫放過竇太主一命,竇太主多年以來撫養照顧皇后,皇后寧願自己一死也不願意看到竇太主跟著她一起死。
 
衛子夫雖然險些死在皇后手中,但還是寬宏大量替皇后說情,希望劉徹可以饒過皇后與竇太主一命。皇后與竇太主焦急不安在大殿等候皇帝處置,段宏帶著聖旨來到大殿念讀聖旨內容,劉徹判竇太主永世不能進入皇宮,皇后則退位永久冷宮。
 
楚服五花大綁被段宏帶到法場,段宏拿起聖旨念讀楚服犯下的過錯,愛慪來到人群中悲痛欲絕看著愛人楚服受刑,楚服臨死之前看向愛慪,提醒愛慪為她報仇。愛慪忍住心中悲痛衝著楚服點了點頭,楚服被處決之後,愛慪來到河邊舞劍發洩心中怒氣,暗暗決定一定要讓劉徹與衛子夫血債血償。
 
衛青準備出征,平陽公主與衛青牽著馬匹一邊行走一邊閒聊,平陽公主送了一件物品給衛青,衛青保證一定會平安歸來。辭別了平陽公主,衛青入宮與姐姐衛子夫告別,衛子夫依依不捨送別衛青,衛青當場保證一定會凱旋歸來。
 
(Visited 20,800 times, 1 visits today)





1 個回應

  1. NAOMI表示:

    女主角衛子夫照片放錯哩哈
    那是平陽公主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