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何以笙簫默】鍾漢良、唐嫣~何以笙簫默分集劇情1~15*不願將就的愛情



何以笙簫默》講述趙默笙初入長華大學那年,偶然原因拍到在樹下看書的何以琛並對他一見鍾情,從此之後開朗直率的她開始「死纏爛打」地倒追,與眾不同的方式吸引了以琛的目光,一段純純的校園愛情悄悄滋生。
而後兩人因誤會而分手後,趙默笙遠走美國,七年後兩人在國內意外重聚,最終冰釋前嫌、重修舊好。
 
何以笙簫默




【人物介紹】
何以笙簫默




何以琛鍾漢良
30歲,長華大學法律系畢業生,「袁·向·何律師事務所」律師。
大學時代學習成績優秀,外表帥氣,因而被長華大學學生稱為長華大學校草。
外表高傲冷漠,做事果敢利落,是法律圈有名的大律師,深受業內人士肯定,追求者眾多。
然而在和趙默笙分離的七年時間裡,何以琛始終鐘情於趙默笙,並未尋找其他女生,因此被稱為上海灘最有名的黃金單身漢。
為了能減輕因思念帶來的痛苦,何以琛讓自己變成工作狂,曾一度因胃出血住院。
趙默笙回國之後,雖然仍對趙默笙的不辭而別而耿耿於懷,但最終因為一直深愛對方,所以和趙默笙註冊結婚成為合法夫妻。
然而因為應輝不放棄對趙默笙的愛,回到國內想重新追求默笙
 
何以笙簫默
趙默笙唐嫣
28歲,長華大學化學系肄業生,「瑰寶雜誌社」資深攝影師。
從小鍾情並擅長於攝影,大學入學當天無意中拍到何以琛而對其一見鍾情,並展開猛烈追求。
何以琛最終在天真善良的趙默笙的百般追求下對她漸生情愫,兩人最終成為情侶。
何以琛因得知趙清源的身份之後遷怒於趙默笙,並說出氣話使得趙默笙誤會,傷心欲絕的她接受父親的安排不辭而別前往美國。
在美國的七年時間裡,趙默笙遇到了應輝,並成為有名無實的夫妻。為了避免製造更多麻煩,趙默笙選擇回國。
仍然愛著何以琛的她重新遇到了他,在揭開誤會之後,與何以琛註冊結婚。
雖然後來因為應輝的介入而與何以琛再次產生誤會,但兩人仍舊相信彼此
 
何以笙簫默



應暉-譚凱 飾
36歲,長華大學學長,INSO集團創辦人兼總裁,趙默笙有名無實的前夫。
大學時代與佟心櫻是戀人,但對方因為他家境不好而選擇放棄,最終放棄保送研究所的應暉則前往美國。
在美期間因生活經費拮据而在報紙刊登廣告尋求求助,而此時同在美國的趙默笙不問原因向陌生人寄去500美元。因為500美元,應暉在創業的第一個月熬過最艱難的日子,最終成功創辦INSO網際網路公司。
幾年之後,趙默笙因鄰居入獄關係,生活陷入窘迫,於是寫信給應暉,請他寄回當初幫他的500美元,應暉請求當面約見趙默笙。應暉最終幫助趙默笙度過難關。
趙默笙因為身份原因無法領養鄰居的小孩,遂接受了應暉的建議與其假結婚,進而取得領養權。
時間告一段落之後,應暉卻漸漸對趙默笙產生情愫,而再一次酒醉之後對趙默笙做出無禮動作而感到壓力甚大。
此時趙默笙也感到如此下去會給雙方帶來麻煩,於是建議趙默笙回國。
趙默笙回國之後,應暉才深深感到自己已經愛上她,適逢長華大學百年校慶,應暉回到中國,除了拓展中國業務之外,此行目的是為了重新奪回趙默笙芳心。但得知她已與何以琛結婚之後,應暉雖然失落,但已經計劃從何以琛手中奪過趙默笙。
 
 
【分集劇情】
第1集
趙默笙何以琛闊別七年初相逢
離開七年的趙默笙以一個女攝影師的身份從美國歸來,何以琛是一名精幹的律師,他為了一樁談判合同從香港趕飛機回來。兩人在機場交身而過終是沒遇到對方。
 
趙默笙成功應聘於瑰寶雜誌社。主編要求她盡快入職,但默笙表示自己需要先找房子,雜誌社的攝影師路遠風說他有個朋友人在國外,房子空著可以先借給她住。
 
安頓好的以笙來到超市購物,同時以玫和以琛也到了同一超市,世界就是那麼小,在同一超市裡兜兜轉轉間三人數次交身而過,終於在酒櫃邊默笙看到了以琛和以玫,她以為兩人已經在一起了,她無意去打擾兩人,但推車突然失控滑出撞翻了貨堆,引起了以琛和以玫的注意,呆立片刻,以玫問以琛不去打個招呼嗎?以琛卻只是淡淡地說「走吧」。
 
默笙的拍攝工作開始了,路遠風專程趕來給她撐場面,他說大模特蕭筱可難對付了,原來這大模特是自己的大學同學兼上下鋪舍友少梅,但蕭筱一臉冷漠,公事公辦的樣子。照片拍了一個多小時,看樣片,路遠風很滿意,但默笙卻認為沒拍出精髓來。這時蕭筱過來約她一起喝咖啡,默笙對著蕭筱萬千話語不知從何說起。
 
第2集
蕭筱替以琛打抱不平
蕭筱表示自己確實變了很多,家破人亡,被人騙財騙色,還被好朋友騙,變成這樣很正常,倒是默笙沒怎麼變,還是一副虛情假意的樣子。蕭筱說她依然記得當初默笙突然失蹤的那段日子,那麼高傲的以琛找她找得就像發瘋一樣,最終等來的是來了幾個人搬走了默笙的東西,告訴他們默笙去了美國,也許再也不回來了,以琛那種絕望的樣子是她從來沒見過的。默笙心裡默默地對著當年的好朋友說,明明當年是以琛說不想再見她的呀。
 
蕭筱說自己很不滿意默笙的拍攝,並當眾撕毀了拍攝合同。蕭筱去找代理律師何以琛咨詢,以琛告訴她撕毀合同的是她,如果上法院對她很不利,蕭筱臨走留下默笙的聯繫方式,以琛看了電話號碼決定自己接手這個案子。
 
默笙她決定親自找蕭筱的律師談談,前台接待員讓她在隔壁咖啡廳稍等,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以琛明明在辦公室看文件就是不去見她,天下起了大雨,默笙依然在等待,以琛坐在咖啡廳外的車內望著窗內,他很想問她等人的滋味如何。
 
編輯顧行紅請默笙和遠風一起吃飯,經過交談默笙才得知蕭筱的代理律師是以琛。以琛問蕭筱是不是要追究到底,鬧上法庭,蕭筱問他看到當事人是不是心疼了?以琛告訴她兩人並沒有見面,蕭筱不明白兩人明明有誤會為什麼不講清楚呢?
 
以琛再次來到超市購物,不慎丟失了皮夾,被保安撿起。
 
第3集
默笙以琛憶當年
默笙下班回到家發現燈泡壞了,只得來到超市購買。超市保安想起之前撿到皮夾裡夾的照片似乎就是眼前這位姑娘,,默笙打開皮夾,費起了思量,如果說這皮夾是以琛的,但他如今似乎都不想見自己了,怎麼還會放著他的照片?她翻過照片看到背後的留言「my sunshine」,筆跡確實是以琛的。默笙決定將皮夾送去袁向何律師事務所,以琛不在,默笙將皮夾交給美婷,讓她轉交。
 
參加完同事的聚餐回家,默笙獨自走在大街上,不禁回想起剛考上大學入學的那天,那天是他第一次見以琛,她邊走邊拍著風景,看到在大樹下專心讀書的何以琛,她偷偷拍他,被發現了還狡辯自己在拍風景,以琛起身說把風景還給她,默笙追著以琛走,非得知道他的名字。
 
默笙對以琛一見鍾情,在校園裡到處可以看到默笙追著以琛走的情景,她巴巴地給以琛送照片,以琛收下照片,她又纏著人家請他吃飯。她一次次地製造著偶遇,但以琛總是對她冷冷的。
 
第4集
以琛默笙初相識
默笙來到法學院抄以琛的課程表,以琛問她為什麼老是跟著自己,而且自己在大學裡不準備找女朋友,默笙連忙說自己可以先排隊。以琛在寢室裡看著默笙給他拍的照片,被同學發現,問他何時有這閒情逸致,他只說是一個意外。
 
學校辯論社招聘,默笙也去報名,她由於攝影特長被錄取了,一度受到質疑,但以琛作為副社長認為不一定法學系的才適合進辯論社,他同意錄取趙默笙。辯論社的許影副社長教育趙默笙,不要把辯論社當成一年級女生追男生的場所,沒想到趙默笙厚臉皮地說,自己一定會在社內好好工作,社外認真追人的。把許副社長氣得不輕。
 
辯論社外出比賽,到了比賽場地以琛發現自己比賽用的提示卡不見了,許影趁機責怪是默笙壞事,但以琛自信地說一個需要提示卡才能贏的選手不是一個好辯手。比賽在緊張地進行著,趙默笙在場下賣力地拍攝著。正在台上作著總結陳詞的以琛突然忘詞了。
 
第5集
默笙和以琛甜蜜相戀
默笙在寢室裡繼續鑽研《經濟法》,希望能和以琛多一些共同語言,室友回來說外面都在傳說以琛的女朋友是趙默笙呢,要她請客。默笙她急急地找以琛去澄清,說這謠言不是自己傳出去的,但以琛說知道,因為這消息是自己放出去的,因為如果注定三年後默笙是自己的女朋友,那何不提早行使自己的權利呢,默笙高興得跳了起來。
 
從此默笙就成了以琛的小尾巴,一起自習、一起上課,溫馨而甜蜜。
 
許影喜歡以琛,所以處處針對默笙,趁著默笙出來扔垃圾向她示威,說默笙得到的只不過是一個窮鬼,連出國交換生的名額也因為交不出學費而讓給她,一向溫順的默笙發怒了,她斥責許影不配得到交換生的名額。以琛聽到了她們的對話,心裡默默發誓一定會讓默笙過上好日子的。
 
期末考試結束了,就要放寒假了,因為兩家都是宜市人,所以默笙絲毫沒有離愁別緒,她覺得寒假裡兩人也可以天天見面的。但以琛拒絕將家裡的電話號碼告訴默笙。
 
以琛的妹妹何以玫約出默笙,跟她坦白自己和以琛並不是兄妹,是以玫的父母收養了以琛,她愛以琛,不想再這麼偷偷摸摸地愛,她問默笙自問是不是抵得過自己和以琛多年青梅竹馬的感情嗎?受了刺激的默笙決定向以琛問清楚。
 
同一天,默笙的父親約了以琛見面。
 
第6集劇情
以琛拒絕以玫不願將就
和默笙父親見面後的以琛心情很不好,他告訴默笙以後不要再來找自己,他說但願自己從來沒有認識過她。默笙一天裡受到了雙重打擊,呆立當地。
 
時間又來到七年後,默笙來到律師事務所把照片交給前台小姐,始終沒有勇氣見以琛。以琛收到照片立馬追了出去。以琛請默笙吃飯,理由是她撿了自己的皮夾,他為她點了最愛吃的糖醋排骨。正吃飯間以玫打電話給以琛,知道他和默笙一起吃飯,以玫問了默笙的聯繫電話。掛斷電話後以琛霸道地要求默笙將手機號碼輸入他的手機。
 
以玫問遠風如果有一個女人陪了一個男人十幾年,但這男人一直沒有喜歡上這個女人,是不是表示這個女人沒有希望了?其實以玫心裡很清楚答案,但十幾年的感情不是說丟就能丟的,她決定再努力一次。
 
默笙按約定的時間來到律所,作為蕭筱的委託律師以琛很是公事公辦地樣子問了默笙幾個問題,他咄咄逼人地問默笙哪年哪月哪日去哪個國家就讀哪個學校,並問她畢業後在哪個城市工作,既然有了很好的工作為什麼又會選擇回國?默笙的頭越垂越低。問完問題,以琛建議瑰寶雜誌社做好應訴的準備,並告訴默笙也許好好找蕭筱聊一聊還有轉圜的餘地。
 
蕭筱和路遠風一見面就像前世的冤家,兩人唇槍舌戰一番不歡而散。蕭筱越想越生氣,拎起電話要求何大律師立刻起訴瑰寶雜誌社。
 
何以琛在電視台做特邀嘉賓,以玫正在給以琛做採訪,問到最後的問題,以玫說這是所有男嘉賓都被問過一個問題,「你心目中未來的太太是怎樣的?」,以琛無奈地回答:「你知道的!」以玫知道自己出局了,只得調節氣氛讓以琛請自己吃飯。結賬時以玫打開以琛的皮夾放零錢,發現了夾在裡面的默笙的照片。
 
路遠風向默笙打聽以玫的過去,默笙表示以玫是挺好的,但她已經有男朋友了,路遠風肯定地說以玫告訴過自己暗戀著一個男人,所以她肯定沒有男朋友的。默笙這才知道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她拎著包匆匆而去。
 
以琛送以玫回家,告訴她,如果有那個人出現過,那麼其他人都成了將就。自己不願意將就。
 
蕭筱爆出緋聞,雜誌社的同事爭相在網絡上看蕭筱的新聞,但默笙相信蕭筱不會是這樣的人。她仔細研究那些緋聞照片,發現照片是被人合成的。
 
第7集
蕭筱成功澄清艷照風波
笙拜託路遠風把照片原圖以一個攝影師的專業角度發佈到網上,並加以分析,相信輿論會慢慢轉好,然後她匆匆趕到律所送去照片。以琛考慮到少梅的職業需要與媒體打交道,建議他們僅將第一家登出照片的品嘉雜誌社告上法庭。默笙安慰少梅不管她怎麼做,都有自己支持她,「只要開心就好,不要勉強自己」,兩個好友之間前嫌盡釋。少梅關照經濟人明天召開新聞發佈會,她要親手將這些證據狠狠地摔在那些誣蔑她的人的臉上。
 
蕭筱打電話約默笙吃飯,蕭筱吃飯故意姍姍來遲,路遠風看到何以琛就認出他是何以玫的哥哥,以琛對默笙說案子已經結束了,她可以不用叫他「何律師」這麼生份,遠風奇怪地問他們認識啊?「前女友!」「校友!」以琛和默笙衝口而出。
 
以琛的鑽石王老五名聲遠播,這天檢察院的老周打電話來說是被老伴逼得沒辦法,非得給他介紹女朋友。以琛說自己有女朋友了,但老周則說任何人都可能有女朋友,唯獨以琛有女朋友他不信。
 
第8集
何以琛決定再續前緣
小紅拉著默笙一起去相親,默笙不感興趣,但小紅說辦公室裡沒結婚的就她們兩人年齡最大,而且今天相親的對象是兩個外科醫生,默笙被小紅弄得沒有辦法只得答應陪她走一遭。
 
其中一位外科醫生送默笙到樓下,愉快告別。默笙還沒走進樓道,突然以琛衝了出來,把默笙摁在牆上,深深地吻上她。他喃喃說,自己還是輸了,輸得一敗塗地。
 
默笙在家工作到七點多才想起沒吃晚飯,出門來到樓梯口發現以琛居然站在那裡,以琛提出讓默笙陪他一起走走。兩人來到大學的操場,默笙說這裡有自己最痛苦的回憶,以前以琛經常帶著她來這兒練八百米,默笙依然記得當初以琛很挫敗地說她跑那麼慢,自己是怎麼被他追上的。
 
以琛送默笙回到家,對昨晚的冒犯很抱歉,默笙說沒有關係,昨天他是喝醉了,以琛上前輕輕地在她唇上印上一吻,輕聲說,自己一直很清醒。
 
蕭筱拖著路遠風來到自己的家鄉拍宣傳照,看著平時風光無限的蕭筱露出質樸可愛的一面,路遠風不禁怦然心動了。
 
第9集
默笙以琛重牽手
袁向何律師事務所的三個合夥人一起吃飯,老袁和向恆紛紛在調侃以琛將前女友變成了准女友。此時以玫打來電話求助,說是文敏師姐因為前夫的債務糾紛被鬧得不知所措,黑社會的人來雜誌社鬧事,還將人給打傷了,以琛直擔心默笙,他對以玫說這事交給他處理就可以了。
 
以琛來到醫院看到默笙沒有受傷終於放心了,他找到文敏瞭解他們夫妻債務糾紛的情況。鄭醫生約默笙吃飯,默笙禮貌地拒絕了,扭頭看到以琛站在邊上,以琛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知道默笙上次是陪小紅去相親的,心裡暗暗歡喜。
 
兩人走出醫院,默笙差點被急診送進來的推車撞到,以琛默默伸出手牽住了默笙的手,這一幕被匆匆趕到醫院的何以玫看在眼裡,心酸不已的她坐在長椅上傷心落淚,趕到醫院看望同事的路遠風此時正好充當感情的寄托,靜靜地陪在以玫身邊。
 
新的一天開始,以琛去攝影棚找默笙,看到了工作中另一個自己所不熟悉的默笙。兩人一起去看望周教授,默笙到廚房幫師母幹活,師母瞭解到她是宜市人,向她瞭解宜市的風情,她回憶起當初父親將她送到美國,卻將護照交給監護人保管,不許她回國的往事,一時分神將周教授家的茶壺摔碎了。以琛很無語默笙的笨手笨腳。
 
和默笙恢復交往的以琛變得更有人情味了,在外錄製節目時還在淘寶上訂了點心給同事吃。
 
第10集
以琛提出和默笙重新開始
以玫來到地下車庫,剛打開車鎖還沒來得及上車,就被一個追求者搶先坐進了駕駛室,路遠風勇敢地英雄救美,並明說自己的目的不單純,自己想追求她。以玫說他們之間可以試試,但請他不要介意自己心中有別的男人。
 
以琛他們和聯合律所的同行一起吃飯,許影故意讓默笙下不來台,她說當年圍觀了默笙追求以琛的全過程,讓她跟大家一起分享,默笙不好意思地說其實以琛很好追的,整天纏著他,他就舉手投降了。
 
老袁卻問默笙當年為什麼拋棄以琛去了美國?以琛一直沉默,默笙覺得自己冤得慌。
 
吃完飯出來,默笙問以琛為什麼不解釋?但以琛卻說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他問默笙是不是當年自己的氣話給了她遠走高飛的理由?以琛告訴她當年說那些絕情的話是因為他父親來找過他,他一直不知道他的默笙原來是富家千金,還有沒有說出口的就是直到那天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父親的死與默笙的父親有關。
 
默笙向以琛道歉。他強勢地問默笙願不願意和他重新開始,他不想在這方面浪費太多時間,但默笙卻認為以琛要跟自己重新開始是因為不想浪費時間,她覺得以琛根本不瞭解現在的她,於是她低聲說出自己三年前結婚了。
 
默笙回憶起美國的生活,當初自己到了美國後父親就因為公司破產而自殺了,卻留了大量的財產給她,她把父親用命換來的錢全捐了,並把自己打工掙的錢捐給了一個在報紙上登求助公告的留學生應暉,只因為他是自己的校友,只因為他和以琛一樣優秀。鄰居娟姐替她不值,把錢都捐了,自己生病了連藥都買不起。
 
以琛也回憶起默笙初離開時的那段日子,自己瘋了一樣找了她好多天,絕望之中只想抓住屬於默笙的一點東西,她到以玫處取回默笙的借書證,把照片撕下珍藏在身邊。
 
娟姐長期受著家暴,為了孩子只有熬著。轉眼過了三年,那天正是中國的春節,娟姐帶著兒子和默笙一起包餃子,默笙仍然思念著以琛。
 
第11集
為收養小嘉默笙和應暉假結婚
娟姐因刺傷老公克魯斯被判入獄三年,她不放心兒子小嘉,拜託默笙照顧,但克魯斯經常歇斯底里地來搶小嘉,把孩子嚇得更加自閉。默笙想爭取到孩子的撫養權,但律師告訴她以她的現狀很難勝訴。
 
急需用錢的默笙想到了幾年前資助過的應暉,她寫信給應暉,說他如果方便的話是不是可以把之前自己寄給他的五百美元寄回給自己。此時已經是INSO網絡總裁的應暉咨詢自己的律師,律師告訴他如果趙小姐能嫁一個符合條件的丈夫會增加取得撫養權的勝算。應暉向可以找個符合條件的人假結婚,自己可以幫這個忙,但默笙不想太麻煩應暉。
 
之後因為克魯斯酒後拿煙頭燙小嘉的照片被房東拍到,克魯斯被取消了監護權,但小嘉被送往了福利院,因為小嘉的智力有點問題,所以他在福利院經常被欺負。默笙下決心打電話給應暉,告訴他自己決定收養小嘉。
 
應暉讓律師史密斯連夜起草一份婚前協議,協議中寫明默笙在這個婚姻中得不到任何好處,相應也不必履行任何義務,應暉明白只有這樣寫默笙才會完全放下戒心,接受他給予的這段婚姻。終於成功收養了小嘉的默笙對應暉十分感激。
 
娟姐出獄後決定帶著小嘉回國,她感謝默笙的幫助,並讓默笙要珍惜眼前人。應暉看出在機場的默笙很傷感,他問默笙是不是很想回國,默笙卻表示如果在異國孤身一人是理所當然,但回國後還是孤零零的那多可悲?應暉說他父母要來美國,他們知道自己已經結婚的事讓她幫著應付一下。
 
在酒會上喝多了的應暉迷迷糊糊回到家,默笙忙前忙後地照顧他,應暉藉著酒勁將默笙摁倒在床上,被默笙掙脫逃走。酒醒後的應暉很內疚自己的行為,傻傻的默笙還問應暉是不是把自己當成以前的女朋友了?應暉面對默笙的後知後覺真的很無語。
 
第12集
以琛為默笙借酒澆愁
默笙向應暉提出要搬走,應暉讓默笙回國去看看,他說她不能永遠當只鴕鳥。應暉送默笙去機場,告訴她如果不回來,那他們之間暫時不要聯繫了,應暉賭何以琛不可能會等默笙七年,他讓默笙回去看看就是想讓她死心。
 
文敏辭職後瑰寶雜誌社新招聘了一個總監——陶憶靜。陶憶靜建議第一期就採訪何以琛。陶憶靜主動接下任務,她自認是長華畢業的,而且在校時有過一面之緣,她覺得何以琛應該會給她這個面子。小紅也想接這個任務,她說默笙和以琛很熟,但默笙不承認。
 
應暉決定回國,正好INSO公司受到美國當局反壟斷指控,公司高層勸他推遲回國行程,但他說應對公司問題不差這一兩個星期。
 
以琛在律所和同事探討宏遠公司的案子,突然胃部極度不適,同事急忙撥打120急救電話。
 
第13集
何以琛因胃出血住院
默笙接到向恆的電話約她見面,向恆問默笙一定奇怪自己為什麼約她出來吧?他說起學生時代寢室裡最熱衷的活動就是賭哪個女生會追到何以琛,但以琛對他們的胡鬧一向置之不理,直到有一天他說自己賭趙默笙,向恆說這是自己第一次聽到默笙的名字。
 
因為以琛是一個比同齡人沉穩的人,他們覺得以琛喜歡的人也應該是一個成熟的女孩,沒想到和默笙好了以後,以琛越來越像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了,他時常會被默笙氣得跳腳,也時時會做出出乎大家意料的事,有一次居然把全寢室同學的衣服全洗了。回憶完往事,向恆給她留了一個醫院的地址,他告訴默笙以以琛的工作方式英年早逝也不奇怪,何況只是小小的胃出血,自己言盡於此,默笙去不去看他就由她自己決定。
 
以玫站在以琛的床前,默默地對著熟睡的以琛說,如果以琛選定默笙了,那自己會幫他們,這是她欠他們的。默笙來到醫院,碰到正準備離開的以玫,以玫約她一起去以琛家拿換洗衣服。以玫打開以琛家的冰箱,裡面空空如也,以玫感慨以琛不會照顧自己,默笙說對待以琛這樣的只有用你不吃我也不吃來對付,以玫挫敗地承認自己確實不如默笙。
 
以玫告訴默笙有一次以琛喝醉酒,把自己當成了默笙,抱著她問為什麼她還不回來。以玫說著帶默笙來到書房,隨手拿了一本書翻開扉頁給她看,上面寫著徐志摩的詩:「悄悄是離別的笙蕭,沉默是今晚的康橋。」默笙再次沉浸到往事裡,這句詩是當初向以琛自我介紹時說的自己名字的典故,原來這麼多年以琛從來沒有停止過想念默笙。以玫告訴默笙以琛父母的死因,並將整理的衣物塞到默笙手裡轉身離開。
 
默笙看著熟睡中的以琛,心中問著他為何如此堅持,難道他不知道七年時間一切都不同了嗎?默笙流著淚吻向以琛,此時以琛突然睜開了眼睛,默笙起身想逃走,以琛抓著默笙的手,大聲質問她這麼做是什麼意思?默笙強自掙脫逃出門去。
 
以琛提前出院,又重新回到可怕的工作狂的角色。
 
第14集
何以琛趙默笙登記結婚
默笙在家無精打采地趴在桌上回想著醫院裡發生的一幕。默笙突然想明白了這世界上根本不會有沒有何以琛的地方。她出門狂奔到以琛的家,以琛下班回家在家門口發現了像小貓一樣蜷縮在那裡的默笙,呆了片刻。
 
以琛讓她進門,默笙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自己和應暉的關係,想了半天只說了一句「我離婚了」,以琛更覺悲哀,他問默笙憑什麼以為他何以琛會要一個離過婚的女人,而如果她想尋求同情和安慰,那麼她找錯人了。默笙低聲說自己回去了,以琛叫住她說要送她回去,以免到時她路上出了意外自己成了嫌疑人,默笙客氣地說麻煩了,以琛賭氣地說這是這輩子最後一次。
 
考慮清楚的以琛穿著整齊,來到默笙家樓下,打電話給默笙讓她帶上所有的身份證明去民政局辦理結婚手續,默笙說借用以琛的話,如果注定他要成為自己的丈夫,那麼何不提早行使自己的權利。
 
經過一番周折,結婚證終於拿到手,走出民政局以琛命令默笙將她的所有東西搬去他家,並將自己的信用卡交給默笙,告訴她自己一小時後的飛機會去廣州出差一周。
 
來到以琛的家環顧四周,默笙似乎還不相信自己結婚了,她急於有人可以分享自己的喜悅,她打電話告訴蕭筱,蕭筱真誠地祝她幸福。
 
應暉看著攝影展,回想起以前默笙替自己拍照的場景,心中有了一個決定。他打電話給史密斯說自己不準備將離婚協議書遞交法院,史密斯不贊同他的做法,因為默笙畢竟已經拿到了法院出具的離婚判決書,但應暉說那是她以為的判決書,其實離婚並未生效,他決定回國為自己再做一次努力。
 
第15集
默笙默默關心以琛
客戶建議再換個地方繼續喝幾杯,但以琛笑著說老婆查崗查得嚴,以琛步行回酒店路上看到兩個女孩在拍照,不禁又想起當年圍著自己轉的默笙,再想到默笙離開的七年和另一個男人的介入,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忌妒得發狂。
 
以琛連夜回家發現默笙在自己的床上睡著了,他幫默笙蓋好被子自己去了客房休息。默笙醒來發現躺在以琛的床上,趕緊起來收拾好希望沒被發現,來到客廳卻發現以琛已經在家了,她連忙向以琛解釋,但以琛表示不介意,並說自己最近出差頻繁晝夜顛倒,會暫時在客房睡。
 
默笙約以琛一起吃飯,以琛說自己還有事沒有處理完,默笙緊追幾步拉著以琛的衣袖怯怯地說自己等他,以琛的心一下柔軟了,他將默笙帶到律所,自己上樓處理公務,默笙說自己修照片不會吵著他的。
 
應暉終於回國了,一下飛機他就買了鮮花急急地趕到默笙之前租住的地方,鄰居告訴他默笙前兩天搬走了,聽說是結婚了,搬去老公家了。應暉失落地將花扔在牆角,沮喪離開。
 
(Visited 32,859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