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如果蝸牛有愛情 劇情】陸劇 如果蝸牛有愛情分集劇情1~10-王凱、王子文主演

如果蝸牛有愛情》劇情講述高冷刑警隊長季白(王凱 飾)在與警界新人許詡(王子文 飾)在合作中逐漸產生好感,遺憾的是這個天才少女在情感上有如「蝸牛」一樣慢半拍。
就在二人「談情說案」之際,沉寂已久的「天使殺手」悚然重現,將他們捲入極致甜蜜、卻也極致艱險的追兇之旅  。
 
我願將我畢生的堅毅、信念、冷靜、勇氣,留給每一個需要我抓住生,避免死的時刻,我願。
 
如果蝸牛有愛情




【播出時間】
2016年10月24日起
東方衛視 每週一晚22:00,三集連播
騰訊視頻 每週一24點更新三集,會員週二三四每天20點各更新一集
 
 
【人物介紹】
如果蝸牛有愛情
季白王凱 飾
許詡和男主季白是看似關係冷淡的師徒,卻是生死相依的戰友,更是相互欽慕的愛人。
季白是深沉冷酷的資深神探,兩人在聯手破獲一樁大案之後,季白對這個單純睿智的愛徒心生愛慕。
 
 
如果蝸牛有愛情
許詡王子文 飾
許詡是一位犯罪心理研究的天才新人,季白對這個單純睿智的愛徒新生愛慕,奈何無論他如何明追暗奪,這個如「蝸牛」般遲鈍的女孩,就是收不到愛的信號。
 
 
如果蝸牛有愛情
姚檬徐悅 飾
霖市公安局重案一組實習生,許詡的好友,喜歡季白。
敢愛敢恨的可愛警花。


 

 
如果蝸牛有愛情
趙寒于恆 飾
霖市公安局重案一組組長,季白、許詡的好友。
 
 
如果蝸牛有愛情
葉俏武笑羽 飾
葉氏集團三千金,爭強好勝的性格,有千金小姐的做派,但慢慢在劇中的成長。
 
 
如果蝸牛有愛情
嚕哥張棪琰 飾
流走在中國緬甸兩國邊境的一個女毒梟,販毒走私拐賣人口無惡不作,上一秒還是樸實的農村少女,下一秒卻化身美艷少婦開啟罪惡大門,與一眾警察鬥智鬥勇絲毫不落下風。
在一次抓捕行動中,嚕哥趁亂逃過,女主角許詡等人立即越境追捕嚕哥,由嚕哥為由,展開了緬甸的戲份。
 
 
如果蝸牛有愛情
楊宇張曉謙 飾
刀片犯。
向不公平宣戰的叛逆者。
 
 
如果蝸牛有愛情
葉梓夕趙圓瑗 飾
葉氏集團,許詡的好友。 
 
 


 

【分集劇情】
第1集神秘煙斗隱藏秘密
在開往柬埔寨的火車上,一名陌生男子向他人吹牛,誰料竟被歹徒盯上,被偷的他嚇得不敢聲張。坐在一旁的許詡也被歹徒搶走了物品,許詡不服氣追上歹徒欲要回物品。季白默默的吃著水果,但這一切他都看在了眼裡,關鍵時刻季白出手抓住了歹徒。車廂裡突然亂成了一團,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這位帥氣的男生,許詡也躲在一邊看著季白,季白突然亮出了自己的名片,稱他是中國警察。
 
季白驅車來到了緬甸的一家古玩店,他表情凝重的環顧了四周,並告訴店員他想買一個煙斗,店員看了季白給的照片,決定帶他去老闆哪兒碰碰運氣。季白在老闆的辦公室發現了幾張照片,他似乎感覺出了什麼。季白稱他想為朋友買下這個煙斗,但老闆對他警察的身份十分警覺,他不願將煙斗賣給中國警察。季白離開時在樓梯間發現一名男子被抓,於是他迅速去車上脫了緊繃在身上的西裝便趕去救人。受害人被一群緬甸歹徒圍困,季白稱他是受害人的老闆,他三兩下就搞定了歹徒。季白想從受害人的口出套話,但這位同道中人一點也不配合。
 
受害人與季白一同就餐,季白以警察的職業敏感性環顧了四周,受害人稱季白要找的人不在家,但季白並不相信他的話,季白倔強的想找尋老闆,結果受害人塞給季白了一張紙條,這張紙條暴露了案子的線索。季白迅速追了出去,但仍未見到老闆本人。
 
許詡欲進入重案組工作,季白聽聞她體能測試不合格便堅決反對許詡加入,他讓趙寒隨便找個理由將許詡開除,此時的許詡並不知情。姚檬剛進重案組就與同事扳手腕,她的力氣已經讓小方等人折服。趙寒看到許詡體能沒過便上前問話,他發現許詡在畫畫後覺得不可思議,但沉默寡言的許詡竟看透了所有人的心思。趙寒讓許詡看一幅圖來分析前因後果,沒想到許詡全都回答了上來,她用畫圖的方式戲弄趙寒,同事們看到後笑得前仰後合。趙寒同意讓許詡留下,但許詡仍然害怕季白不同意。
 
季白回國後與葉梓夕一起騎馬,他送給葉梓夕了一個煙斗,葉梓夕看後表情突變,她以為季白找到了殺她父親的兇手。季白稱葉父已經去世很久了,他想讓葉梓夕放下心結好好經營葉氏的生意,但葉梓夕仍然相信自己的直覺,他懷疑父親是被人謀殺。葉梓夕拿季白開涮,季白追問葉梓夕葉氏集團虧損的事,但葉梓夕並沒有正面回答他。
 
第2集豪門醜聞另有玄機
一名黑衣男子在夜裡出現在了公園,第二天,警方就在公園發現了刀片。警局的姚檬發現有案子十分激動,但許詡仍然很沉默。趙寒向許詡陳述了公園現場的情況,許詡似乎察覺到了什麼。許詡發現張家店面的石材不同於他處,店員告訴她這是從緬甸進口的東西。趙寒發現所有的刀片都和張士雍有關係,但張士雍的家屬並不配合調查。張士雍的妻子葉俏對於丈夫的失蹤完全不在意,趙寒覺得葉俏很不對勁,葉俏突然提起了趙寒的父親,這讓趙寒很不舒服。趙寒讓葉俏配合調查,葉俏對此不屑一顧,趙寒只好強行對其進行監察。
 
就在眾人都想找張士雍的時候,許詡突然稱張士雍不會回來,並且已經被人綁架,眾人十分驚訝表示很不理解,許詡向眾人分析了葉式集團的情況,也道明瞭葉俏的苦衷。
 
季白與葉梓夕聊天,葉梓夕向季白回憶起了往事,她稱所有人都沒有變,但她已經變了,這讓季白感到困惑。趙寒讓季白迅速歸隊,他讓姚檬好好照顧葉俏。就在眾人將離開之時許詡稱綁匪很快會來電話,誰料一切正如許詡所說。葉俏接到電話後十分驚恐,她癱坐在沙發上不知如何是好。許詡靜靜的分析著案情,綁匪又打來了電話,葉俏聽到丈夫的聲音後很激動,她宣稱不會救丈夫,讓他去死。許詡在旁邊幫葉俏支招,她讓葉俏和綁匪約定地點,葉俏在許詡的幫助下完成了對話。
 
葉俏緊急籌備資金,許詡追問葉俏,張士雍是否得罪過什麼人。趙寒覺得許詡很專業,他好奇的追問許詡是如何分析案情的,許詡將自己知道的都告訴了趙寒,她申請跟隨重案組一起工作,趙寒覺得許詡體能不合格,但許詡還是說服了趙寒。
 
葉俏打扮好自己準備去與綁匪接頭,她表面上不想管丈夫的死活,但內心還是很擔心丈夫。姚檬慢慢的與葉俏拉關係,她欲與葉俏假扮成姐妹與綁匪接頭。趙寒安排眼線跟著葉俏,表面勇敢的姚檬也害怕了起來。
  
第3集心理分析拯救人質
神秘男子默默的靠近葉俏的行李箱,機智的姚檬假裝打翻飲料躲過了一劫。葉俏隱約發現有人一直監視她,姚檬從旁幫葉俏支招。神秘男子拿走了葉俏的行李箱,趙寒立即通知眾人抓人。趙寒逼問男子張士雍的情況,但這名男子並不知情。許詡發現商場的另一頭一位清潔工很不對勁,她默默的跟了出去,誰料竟發現此人脫去了清潔工的衣服。許詡與歹徒在電梯裡正面相逢,內心十分害怕的她仍然假裝淡定。許詡默默的給趙寒發了信息,誰料轉眼間就不見了歹徒,樓梯間的燈忽亮忽暗,許詡警覺的拿起了武器,等她來到頂樓時卻發現空無一人。
 
許詡悄悄的尋找歹徒,頂樓的風吹亂了她的頭髮,她大口大口的吸氣來緩解恐懼,誰料一轉身就看到了歹徒。許詡奮力的與歹徒搏鬥,她用盡全力仍然摔倒在地,趙寒等人迅速趕到,但許詡已經被歹徒劫持。季白憑著直覺望向頂樓,此時的歹徒正與警方針鋒相對。趙寒命令歹徒放下武器,許詡說出了歹徒父親的名字,歹徒瞬間陷入了悲痛,關鍵時刻季白出手救了許詡。許詡被打倒在地,季白藉機諷刺許詡體力不合格。季白不斷諷刺許詡,但許詡仍然當作什麼時都沒有發生。
 
姚檬很崇拜季白,但許詡一句話都沒說,姚檬追問許詡的推理邏輯,許詡發現張士雍被綁架的時另有蹊蹺。
 
警方審問歹徒楊宇,但楊宇拒不招供。季白追問葉俏是否認識楊宇的父親楊成尊,葉俏很不配合警方,季白稱楊成尊曾經是葉氏的創始人,但葉俏對季白的提問仍然愛搭不理。許詡藉故叫走了季白,季白覺得許詡無理取鬧沒有證據。許詡將自己的猜測分析的有理有據,她懷疑葉梓夕是張士雍的情人,而楊宇則喜歡了葉梓夕很久。許詡擔心張士雍會有危險,她請求季白去行動,但季白覺得許詡的推測只是推測。
 
楊宇在審訊室的行為很奇怪,但季白認為這都是犯人的正常反應。季白安排手下鎖定楊宇的手機,張士雍成功獲救,許詡對季白刮目相看。季白追問許詡的猜測成功的可能性,許詡稱自己並沒有什麼數據,她只是憑感覺分析。葉俏與葉梓夕本來就不和,但並不是像許詡說的那樣。季白讓許詡多一點實在的數據,否則只會自討沒趣,許詡對此很氣憤。
 
第4集許詡三月定去留 楊宇背後有同謀
一年前,張士雍在地下車庫,毫無防備中楊宇拿著棍子突然出現並且對其痛下狠手,張士雍多次避躲,最後躲在車底才算逃過一劫,並且及時撥打110報警電話尋求幫助。
 
季白趙寒與醫生咨詢張士雍的傷情後便準備去給張士雍做筆錄,張士雍陳述了事情的起始經過,不知緣由更不知是誰襲擊他,也不記得犯罪嫌疑人的面貌。季白聽過一年前張士雍的報警錄音,所以知道一年前楊宇在思達廣場地下停車庫襲擊過張士雍,季白覺得楊宇不止一次的襲擊過他,他應該對楊宇是有印象的,但是張士雍還是對楊宇沒有印象,季白覺得張士雍有所隱瞞,事情並沒有表面那麼簡單。
 
趙寒與季白從醫院出來後,趙寒表示對許詡分析張士雍出軌的推測十分認可,希望季白可以採取許詡的意見。季白對許詡十分不滿,一直想讓她離開刑警隊,因為許詡體能不好,冒失激進。趙寒堅持自己的立場,並且自攬錯誤,認為許詡擅自行動是因為他領導不當,他欣賞許詡的才能,並且希望季白可以注重許詡的才能,能把許詡繼續留在刑警隊。兩個人在車裡一路玩笑打趣,氣氛歡愉。
 
許詡與姚檬兩人相伴回宿舍,姚檬毫不掩飾對季白的愛慕之情,許詡誠懇的誇讚姚檬很漂亮,並且比葉梓夕還要漂亮,姚檬突然變得嬌羞起來,並且訴說她小時候男子漢般的風光事跡,逗得倆人笑聲不斷。許詡在談論中表示自己覺得葉梓夕並不適合季白,兩個人正在說笑時,許詡收到趙寒的短信,要求許詡必須在三個月之內體能合格,否則趙寒與許詡兩人將會一起被離開刑警隊,許詡只好求助散打冠軍並且五項全能的姚檬為自己進行訓練。
 
姚檬帶著許詡去操場鍛煉,季白和趙寒遠遠看見許詡因體能差勁摔倒在地,季白便前去數落了許詡一番,並略顯激動的對許詡說,要麼三個月後體能測試通過,要麼滾蛋。趙寒覺得季白有點遷怒了,他知道季白如此討厭冒進看重體能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因為在一次活動中,由於如今的傳奇人物站廳長的冒失,導致趙寒的父親失蹤。趙寒雖然傷心但是可以理解,不會仇恨,並對季白表示如果以後兩人也是這種結局,自己也不會仇恨,季白當即打斷說道,「我的人,怎麼出去,怎麼回來!」
 
許詡第二天早上起床收拾好後便出去跑步,停下的時候聽到季白在身後嘲笑:你是蝸牛嗎?這時,正好張士雍開車過來,便說要邀請季白與許詡吃飯。從一見面開始,許詡一直在觀察張士雍,張士雍一直在顯擺自己的能力和地位,在點餐和話語中張士雍多次嘲諷季白故作清高,但是都被季白巧妙應對化解。
 
飯後季白想聽許詡的分析,許詡認為張士雍一直在研究季白。張士雍的作為只是為了在季白面前抬高自己,並且想從季白身上得到優越感,但是顯然張士雍失敗了。季白停下腳步,許詡不小心撞到了季白後背,季白轉頭對許詡笑道如果遲到就會被罰款,許詡便立刻向警局跑去。
 
在葉氏集團的會議上,葉梓夕負責的海外生意虧損了一個億,葉俏便對葉梓夕冷嘲熱諷,兩人便你一句我一句的針尖對麥芒般爭吵,葉瀾遠生氣的打斷了他們,並訓斥他們不應該為了錢而弄丟了親情。
 
季白和許詡去審訊楊宇,楊宇得知張士雍獲救,情緒激動,大喊張士雍才是最該被抓的人,許詡拿出葉梓夕的畫像,楊宇急於撇清葉梓夕的嫌疑,急忙解釋葉梓夕與本案沒有任何關係。隨後許詡去找葉梓夕調查此案,許詡對葉梓夕說他們認為楊宇背後有同謀唆使,並用語言刺探葉梓夕,許詡一直注視著葉梓夕,葉梓夕顧左右而言其他,隨後便借口離去,許詡望著離去的葉梓夕,陷入了深思,或許一切應該都在按照推測那般進行著。
 
第5集葉氏遭遇大危機,案情背後有秘密
夜幕之下,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只聽一個男人一直在說這個女孩太小太小了,並且還是個聾啞人,另一個男人就一直誇讚這個女孩漂亮讓他再多看兩眼,嫌棄女孩小的男人舉著傘走了,另一個男人抓起跑在前面的女孩便實施暴力,最終女孩倒在了夜幕之下。
 
運動完的許詡突然對姚檬說要一起去感受張士雍被劫持的過程,姚檬震驚的眨了眨眼睛。兩人來到了當時張士雍被劫持時所在的餐廳,同一時間同一地點,許詡在推測著當時張士雍所發生的種種狀況,根據楊宇的供述,張士雍就是在這間餐廳用餐期間被偽裝成服務生的楊宇下了藥,許詡疑惑的是,為什麼一個服務生大庭廣眾之下給客人下藥會沒人發現沒人提醒呢?
 
季白等人一直在對著監控查看,終於發現了一點蛛絲馬跡,三條監控中都有相同的一個人,季白下令去尋找去年所有大案要案中的所有犯罪團伙的錄像。
 
許詡一直順著自己的思路在推測著楊宇和張士雍之間發生的事情的動向,最後推測出,楊宇背著昏迷的張士雍出來後,看到遠處有一輛空的出租車在等他們。姚檬質疑為什麼會有空車在等楊宇,許詡也在努力的想出一個合理的理由去解釋自己的這個推測。
 
葉氏集團董事長與志山討論著青蔥年少時期的往事,話鋒一轉,二人對於如今的葉氏也是一籌莫展,不知是誰洩露了關於葉氏樓盤抵押的消息,只怕明天股市會是一片慘淡光景。
 
葉梓夕相約季白明日中午米粉店相見,季白答應不見不散。葉梓夕想著之前與季白的對話,落寞的表情下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許詡綁著沙袋正在操場進行負重跑,季白前去對她進行指導。趙寒接到他媽媽的電話,得知葉氏樓盤降價出售的消息,趙寒不信便向其他人打聽此消息的真實性。
 
休息室裡,季白看到放在桌子上的美食,他與趙寒都誤以為這些美食是許詡為了感謝季白的教導買的,許詡鍛煉回來說破一看就知道是姚檬買的,並向季白表達了姚檬對他的在乎,姚檬過來打斷了許詡的話,不知所措的跑掉了。許詡感覺是自己做錯了,覺得不該戳破姚檬的心事。
 
警隊得到最新消息,之前因為偷竊葉倩錢包而被拘留的趙原居然是521拐賣團伙案件的漏網之魚,剛被同夥供出,由於案情需要,季白還下令抓捕因為在非法賭場打工而被拘留,但是現今期滿釋放的萬大才和劉順。
 
第二天,季白去了約定地點找葉梓夕,但是沒有看到葉梓夕的身影,一會兒葉梓夕打來電話向他表白說一直都喜歡著季白,但是卻傷感的說著永遠不必再相見,季白著急的勸導著葉梓夕,但是葉梓夕掛斷了電話。正在這時季白接到了一個命案電話,與本省人口拐賣有關聯所以下令警隊督察經辦。
 
季白等人到達案發現場,得知受害人名為馬榮榮,聾啞人,季白仔細的勘察案發現場和拍攝的現場照片,便說出了犯罪嫌疑人的身高,穿著,年齡,體型,體重,和帶有包裹的結論。但是季白對於案發處的另一組腳印提出疑問,得知是報案人張壯志的腳印,於是下令立刻找到對其進行詢問。
 
姚檬對於季白在案發現場的專業表現毫不掩飾的讚揚,並提議讓季白收自己與許詡當徒弟,互補的兩人可以成為季白的左膀右臂。
 
許詡審問著趙原,趙原因為說漏了嘴而變得慌張,許詡趁機對他施加壓力。
 
刑警隊提審張壯志,張壯志說他只是花了三萬元讓陳勇給他介紹對象,不知是拐賣人口。這時許詡給季白打通電話,告訴季白趙原承認身後有團伙作案,在西郊的一個叫做家和的勞務市場。
 
張壯志陳述著案發當晚的事情,那一晚陳勇帶來了為自己介紹的小女孩,但是他因為看女孩太小就走了,走時陳勇一直對女孩打罵,自己因為擔心發生人命便沒有走遠。後來陳勇騎摩托車走了,張壯志上前一看,女孩沒有了呼吸。這時季白推門而入問張壯志為什麼女孩衣衫不整,張壯志心虛到眼神閃爍。
 
第6集季白認可許詡 陳勇大魚落網
張壯志在季白與其他警察的輔助下畫出了罪犯陳勇的畫像,季白下令迅速搜查陳勇行蹤。
 
辦公室裡,季白正在與其他警察交談著自己現場偵查的經驗,他看到走進來的姚檬手受傷了,拿出自己隨身攜帶的藥油為姚檬擦拭,並把藥油送給了姚檬。趙寒進到辦公室看到姚檬手中拿著藥油,便把自己準備送給姚檬的藥油藏到了身後,趙寒的小動作被季白看了個一清二楚,季白對趙寒笑道:「你晚了。」
 
警隊大廳內,許詡一直在思考著案情,總覺得有一絲屢不清的線索,正好此時季白給警隊大廳內打了電話,許詡接過電話後便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季白,季白在電話中讓許詡喊自己師父,許詡知道季白不會再趕自己走了,並承諾三個月後自己肯定會通過體能測試。
 
屋外的樓梯上,趙寒一直在跟季白打聽著許詡是可教的原因,季白告訴趙寒,是因為許詡在乎朋友,所以可教。季白回到屋內浴室中洗澡,閉上眼睛便會回想起那日中午葉梓夕在電話中對自己說的話。洗完澡後的季白打開手機,發現有一條未讀信息,閱讀後發現是有了罪犯陳勇的蹤跡,於是季白立刻通知了其他隊友進行集合,抓捕陳勇。
 
監控室內,季白等人通過監控內容得知了陳勇的居住場所,商議了逮捕方案後,季白等人便放下了手機,換好了行動裝備,前往目的地抓捕陳勇。但是此刻的許詡正因為自己突然想通的案情給季白打電話,由於季白去執行任務了,而錯過了許詡的電話。
 
陳勇居住場所居民較多,陳勇回家後把買的飯扔給了人質後便回到自己房間休息。季白等人為了保障群眾的安全,於是喬裝打扮疏散群眾。陳勇的警惕性極高,馬上便發現端倪,陳勇主動出擊失敗後落荒而逃,警方奮力追捕,進行幾番殊死搏鬥最終將陳勇制服。
 
姚檬發現人群中有一個可疑之人逃跑,姚檬與趙寒二人便前去追蹤此人,經過追捕與打鬥,雖然姚檬被此人的匕首所傷,但是還是被二人抓住。
 
審訊室中,陳勇主動承認自己所犯罪行,但是卻嘴硬的說著絕不出賣朋友。季白將陳勇母親去世的消息告知了陳勇,並且用言語刺激陳勇,最後陳勇動搖了,說出了自己的上線是嚕哥。
 
回到辦公室的季白看到趙寒與姚檬在打趣,季白上前誇獎姚檬這次表現很好,但是趙寒卻批評姚檬不夠小心才會被匕首所傷。季白打開了自己的手機,發現葉梓夕給自己發了信息,內容寫著「救我,躍馬路三號」。
 
第7集迷霧懸案 梓夕喪命
蔥鬱的林安山中,隨著歡快悠揚的手機鈴聲響起,一部丟棄的手機映入眼簾,屏幕上顯示著三哥的未接來電。然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手機的主人葉梓夕也許再也無法接到來電。
 
疲憊的季白心頭升起不詳的預感,焦急驅車趕往葉梓夕住處。然而一切都已經太遲。
 
林安山躍馬路一棟別墅裡,葉梓夕披頭散髮的屍體鮮血淋漓橫倒在毛毯上,蓋著一件白色風衣,她的四肢和胸部都插著葉氏出品的特種刀具,慘不忍睹。
 
在訓練場接到季白命令,火急趕到的許詡聽著季白對案發現場、凶器特徵、作案手法的分析,五味雜陳地記錄著案卷。季白注視著不久前千里迢迢為葉梓夕尋來的煙斗,不想今日物是人非,他想起葉梓夕的求救短信,想起她的一顰一笑,想起她曾經意味深長的告白,那曾是他最愛的小妹,不由悲從中來。許詡看得出他的隱忍難過,伸出雙臂抱住並安慰著他。季白婉拒了許詡的好意,他決定親自揪出兇手,為葉梓夕報仇。
 
許詡根據門窗完好推斷出兇手與被害人熟識,並且雙方之間具有複雜情感。她堅信對張士庸綁架案的推測,葉梓夕的情人就是張士庸,別墅就是他們雙宿雙飛的地方。
 
警局的審訊室中,姚檬聲色俱厲地審問著剛剛抓捕的拐賣婦女兒童的關南,趙寒從一旁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關南終於肯鬆口,吐露上家「嚕哥」身材魁梧,且心狠手辣,最近有一批貨要在家和勞務市場交易。
 
葉氏集團的董事會議上,情況急轉劇下,股票行情一落千丈。愁眉不展之際,警察的到來又為他們添了許多煩惱。
 
根據張士庸、葉俏、葉瀾遠的證詞,他們與葉梓夕相識於微時,但案發當晚都在忙自己的事情,也不清楚葉梓夕的冤家。
 
許詡和同事們一起吃著飯,她靜靜聽著大家對葉梓夕一案的看法:「豪門千金恩怨」。許詡小口喝著湯,被狼吞虎嚥的季白調侃著,吃飯也像蝸牛一樣。
 
關押楊宇的審訊室內,季白平靜地告訴楊宇,葉梓夕的死訊。楊宇瞪大雙眼,難以置信,他看著葉梓夕屍體的照片,後悔沒能早些殺掉張士庸,聲淚俱下直指張士庸就是兇手。
 
許詡安靜坐在體育館中,看季白打籃球。但季白腦海中浮現的,都是往日葉梓夕的音容笑貌。似乎為了減輕悲傷,他邀請趙寒姚檬一起打籃球,滿是汗水的臉上才有了一絲笑意。
 
葉氏家宴上,葉瀾遠緬懷著葉瀾清和葉梓夕。遙想當年,大哥被害,只留下葉梓夕一個寶貝女兒,本想替大哥呵護他唯一的骨血,誰知竟也遭此不測。眾人都沒有胃口下嚥。葉俏對父親疼愛懷念葉梓夕的舉動十分不滿,不顧張士庸的阻攔任性離席,惹得葉瀾遠大為不快,家宴終以不歡而散結局。
 
懸案被迷霧籠罩,陰謀被人心謀劃,不知何時大白於天下。
 
第8集案情撲朔迷離 審訊張葉夫婦
空曠的籃球場,季白和趙寒你爭我奪地搶著籃框,季白一個漂亮的騰空跳躍,飛起進籃,同時把趙寒撞倒在地。不擅長運動的許詡跟著打了一會兒球,就氣喘吁吁地癱倒。只有季白,氣定自若地轉身離開。
 
誰又知道,這淡定從容的背後,隱藏的是對青梅竹馬的小妹的思念和懊悔,如果當時他早點看見那條短信,葉梓夕可能就不會命喪黃泉。剛毅如他,此時也只能通過劇烈運動來發洩悲憤。只有找出真兇,也許才是對葉梓夕最好的安慰。
 
夜深人靜,許詡和季白仍在加班工作。瘦弱的許詡凝神注視著那張由葉梓夕照片串聯起來的關係網。季白眉頭緊蹙,雖不願相信,但還是判斷葉梓夕涉嫌夥同張士庸進行經濟犯罪,然後利用拐賣團伙洗錢。張士庸也許在殺害葉梓夕後,慌忙捲走別墅裡屬於他的衣物,但他沒有時間處理掉這些證據,衣物很有可能還存放在車裡。
 
車水馬龍的路段,一場追堵正在悄然進行。警察們一前一後,將張士庸的車死死困在中間。
 
不愧是葉氏集團的三姑爺,即使被警察包圍,依然神態自若戴上墨鏡,緩緩從車裡走出。然而,當要求他打開後備箱時,張士庸臉色一沉,目光也冷峻下來。果然,證據存放在他名下的私車裡。
 
季白決定親自審問張士庸。張士庸無奈地歎了口氣。他與葉梓夕的確是情人,在葉梓夕被害當晚,收到她要求別墅議事的短信。但當張士庸趕到時,迎接他的,是葉梓夕冰冷的屍體和凝固的鮮血。
 
案情似乎陷入瓶頸。唯一沒有不在場證明的,就是葉俏。
 
審訊室裡的葉俏,臉色蒼白,再不是那個囂張驕傲的明艷女子。公路監控拍到她在葉梓夕被害時間去過那棟別墅,顯而易見,她之前說了假供詞。面對季白快准狠的逼問,葉俏臉由蒼白變為慘白,連帶嘴唇也罩上了一層淡淡的青色,她的心理防線全盤崩潰,雙手顫抖,抱頭痛哭。
 
季白給葉俏幾分鐘平靜情緒的時間,許詡陪他坐在審訊室外的台階上,看著身旁男人堅毅如刀削的面容,細長的手指夾著香煙,吞雲吐霧,許詡感覺到他心裡潮水般一浪比一浪高的難受。
 
「隊長,葉俏想要見你」。
 
季白熄滅手中的煙,起身回去。
 
等待他的,是怎樣殘忍決絕的真相?
 
第9集葉俏承認殺人 背後另有隱情
是什麼,讓一個千金小姐拿起屠刀?
 
淡淡橘色籠罩的客廳,葉梓夕和葉俏相對而坐。
 
「你離開士庸吧。」葉俏挺直了脊背。
 
「這個我做不到。」葉梓夕低下頭,輕柔卻堅決。
 
一出原配堂姐與小三堂妹爭男人的戲碼。
 
葉俏冷笑一聲,她打量著葉梓夕的別墅,到處都是她的男人的氣息。葉俏的目光逐漸冷下來。從小到大,葉俏都生活在葉梓夕光環下的陰影裡。她搶奪父親的寵愛,搶奪成績的第一,搶奪姐姐的老公,還有,在校園時光搶奪季白身邊青梅竹馬的位置。
 
葉俏舉起手中的尖刀,對準了在做宵夜的葉梓夕,看著她從求饒,到掙扎,從呼救,到斷氣。葉俏把她像標本一樣釘在地上,這樣的葉梓夕,真是醜極了,那麼,應該讓那些愛她的,她愛的,都來看看,她這副醜樣子。
 
於是,她拿過葉梓夕的手機,分別給張士庸和季白發了短信。
 
審訊室裡,季白目光如利劍審視著葉俏,他皺著眉頭,漸漸,紅了眼眶。
 
季白走出審訊室,點上一支煙。煙是療傷最好的神器。許詡挨著他,坐到石階上,像只小貓。她想疏導季白的心結,作為研究心理學的專家,她竟然猜不透此刻季白的心思。但作為許詡的直覺,他很難過,很痛苦。
 
雖然得到了葉俏的口供和從葉俏車上提取到的血跡,姚檬卻並不開心。她得知葉俏的媽媽因為丈夫出軌而自殺,葉俏又因為老公出軌而變成了殺人犯。姚檬有些同情葉俏。趙寒安慰她,警察即使有同情心也要嚴格執法。
 
警察們開始搜尋葉俏的辦公室和住處,從保險櫃中找到了離婚協議和股權轉讓書的複印件,葉俏很可能知道葉梓夕合謀張士庸掏空葉氏集團的陰謀,一旦發生意外,葉俏的全部股份都轉讓給大哥葉梓強。看來她早都做好了後事的準備。
 
大家都為破案輕鬆許多,唯有季白和許詡還十分沉重。許詡想起張士庸的供詞,他剛進入別墅時,曾聽見微波爐「叮」響了一聲。許詡又想起葉俏的證詞,當晚她進入別墅後,葉梓夕開著空調,室內很冷,對於如何殺死葉梓夕,葉俏言辭模糊。
 
三更半夜,許詡獨自一人來到葉梓夕遇害的別墅,她打開手電,套上鞋套,躡手躡腳打開了門,掃視著房間內的一切。葉梓夕的屍體已經被運走,她轉了一圈後,來到葉梓夕遇害的地方,按照屍體的姿勢,緩緩躺下,感受著死者當時的經歷。
 
另一邊,姚檬回想起葉俏的項鏈,似乎總覺得哪裡有不妥之處,她去警局重新調看了監控,好像有驚人發現,迅速打電話給趙寒。
 
本以為風平浪靜的夜裡,又要掀起狂瀾。
    
第10集真兇浮出 另有其人
夜深人靜的地板上,連一絲月光都沒有,那裡曾經躺著葉梓夕的屍體。
 
現在,許詡躺在那裡,閉著雙眼,她感受著,想像當時兇手是怎樣懷著仇恨一步步走向葉梓夕。
 
許詡的心跳的很厲害。突然,她聽到樓上有聲音!一鼓作氣翻身起來,樓上一隻黑洞洞的槍口瞄準了她。
 
她舒了一口氣,是季白。
 
面對許詡的大膽,季白責備著她的魯莽,眼神裡卻是遮擋不住的關切。是啊,許詡這麼個柔柔弱弱的女孩子,大半夜跑到兇案現場,難免讓人擔心。
 
季白和許詡都認為,葉俏並不是殺害葉梓夕的兇手,單憑葉俏千金小姐的體格,如何能將葉梓夕連刺數刀,拋下天井,自己卻毫髮無損?她應該是替別人頂罪。但是,斷案不能憑直覺,要有證據。
 
許詡想起,張士庸曾提到,進門時聽見微波爐「叮」響了一聲,可是葉梓夕當晚準備的是不需要加熱的三文魚和沙拉。那麼,張士庸聽見的並不是微波爐聲音,而是短信發送成功的提示音。這表明,兇手是利用軟件,設置了短信定時發送,事後自動消除痕跡。
 
許詡又想起,葉俏口供中說,當晚的別墅因為開著空調非常冷,但現在是春天,按理應該開暖風,怎麼會冷呢?冰箱裡又發現了可疑的針劑,難道都是為了推遲屍體的死亡時間?
 
推理許久,季白和許詡分別寫下真兇的名字。心有靈犀般,兩個人寫的,是同一個人。
 
突然,門外響起腳步聲,季白迅速給槍上膛,對準門外不速之客。門外是葉瀾遠和他的老部下——志山,他們是來送別緬懷葉梓夕的。 
 
根據葉瀾遠所述,他與葉梓夕、葉梓強、葉俏都曾達成協議,葉梓夕拿出自己偷偷挪用的錢來填補葉家資金的窟窿,而葉瀾遠要給葉梓夕百分之十的股權。看來,利益的明爭暗鬥,難免會讓人蒙了心智。
 
一個之前被警方遺漏的人,慢慢浮出水面。
 
葉梓強被帶到警局問話,他在警局看到父親葉瀾遠,誤以為警方認定葉瀾遠是真兇,慌亂之下,竟然亮出一把隨身攜帶的鋒利匕首,橫衝直撞。葉梓強人高馬大,又有利器在手,季白為了保護許詡,身上結結實實挨了葉梓強一刀,好在警察們一擁而上,將葉梓強牢牢按住。
 
葉梓強高喊「憑什麼抓我爸,人是我殺的,跟他沒關係!」
 
葉瀾遠和剛從審訊室走出的葉俏聞聽此言,頓時面如死灰。
 
許詡溫柔又小心翼翼地給季白的傷口消毒,季白看著她乖巧的模樣,心有觸動。
 
許詡推理,案發當晚,只有葉梓強沒有不在場證明,據他所說,當晚在和張士庸吃飯。那麼很有可能,是張士庸故意挑撥葉梓夕與葉家的關係,然後透露葉梓夕的別墅地址。葉梓強本來就有過暴力傷人的傾向,可想而知,氣憤填膺的他,會對葉梓夕做出怎樣的事。
  
【文中圖片cr:如果蝸牛有愛情,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3,933 times, 1 visits today)

10 個回應

  1. ysc1029表示:

    不知道有沒有朋友看過後和我有一樣的感覺,那就是雖然號稱小說改編,但實際卻是一部披著蝸牛的皮,改編到完全沒有蝸牛的影的一部劇,說實在的,我有點期望與實際不符的嚴重落差。唉,我還是回去抱著原創小說繼續徜徉在文字的無限想像空間吧!

  2. Ze表示:

    追完3集,好刺激,好看
    不知這個有幾集?

  3. Naomi表示:

    看到小宅把這劇放首頁好興奮~~~凱凱真的帥到沒天良>///< 但看到這劇同樣改編自丁墨小說,有點擔心...因為《他來了請閉眼》 我雖然有追完,但看到中後期就覺得很乏味= =每次男主永遠用中文跟外國人對話,看得我尷尬症都犯了!刑案方面的精采度也不足…大魔王那段的戲也不精采。希望這部凱凱主演的能拍得好一點啊~期待能快點看到宅宅對此劇的心得^___^

  4. 沛沛表示:

    這兩天把原著爬完,劇也追到第六集,對照之下,雖然此劇與原著有些差別,但我覺得能接受,反正我重點是要看凱凱王的帥臉,還有聽化迷人的重低音,劇情只要不歪的太嚴重,就還OK啦!說真的,比起「他來了,請閉眼」中,霍建華用中文與外國人對話的冏劇情,凱凱王第一集就講英文了,兩劇高下立判(對,我的標準很低),所以這部我還是會繼續追的!

  5. tammy表示:

    我覺得改的也不錯押!多了許多愛情內容也更扎實,手法拍攝也國際化,跟:\”琅琊榜\”一樣喜愛~~

  6. Ze表示:

    千尋只更新到6耶,請問哪裡可以追到10集呢?

  7. 表示:

    看到目前算還不錯,就只是怕真的跟\”他來了,請閉眼\”一樣,傻眼的結局,武打的部分凱凱超帥的那修長的雙腿!雖然跟原作有些不同,但多了一些新鮮感(? 希望後期可以給力點!

  8. 娟:)表示:

    想問小宅 在劇情內容中提到的許栩是角色介紹的許詡嗎??

  9. NAOMI表示:

    看完也真的是傻眼了
    劇情介紹不是說….許栩怎樣都不知道季白喜歡她嗎
    但…….演的………
    這個看完仍是一片茫然
    真的太鬧了這部
    枉費期待啊

  10. 沛沛表示:

    那個啊(轉手指),其實我也早就棄劇了,劇情實在矯情,我彷彿看見警校招生廣告,唉……當初大話講太早了,凱凱,我對不起你!(含淚揮手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