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女人的秘密 分集】電視劇 女人的秘密分集劇情36~70



 《女人的秘密》劇情講述一位曾經單純的女人為了替父親報仇、找回被奪走的孩子,變得堅強強硬,與背叛之人展開鬥爭的故事。



 
女人的秘密




【分集劇情】 
 
【分集劇情】 
第36集蔡書琳即將變回洪順福
  卞日久驚慌的看著蔡書琳,蔡書琳解釋說自己也不知道姜智宥居然還活著,且說明姜智宥已失去記憶。卞日久責怪蔡書琳沒有向他匯報,且要讓蔡書琳回到洪順福那個臭水溝的位置上。劉江宇來到姜智宥家,朴福子要將劉江宇趕走,宋淑賢聽到聲音,立馬衝出房間,見著劉江宇就潑一盤水。劉江宇突然跪下道歉,宋淑賢瘋狂的控訴劉江宇的罪過,將家裡的東西一樣一樣砸向劉江宇。朴福子和姜智宥為了穩定宋淑賢的情緒,趕走了劉江宇。吳東秀回家後,從蔡書琳口中得知了一切,無奈的幫蔡書琳追劉江宇時受傷的腳包紮了,並勸蔡書琳去醫院。蔡書琳哭著摀住胸口說著心痛。卞日久的電話打來,蔡書琳要吳東秀一個人逃走,逃的遠遠地。朴福子去買菜發現劉江宇還沒走,讓姜智宥把他勸走。
 
  姜智宥把劉江宇勸走後哭了,對朴福子說自己喜歡劉江宇,朴福子抱著姜智宥安慰。卞日久找來吳東秀,要了斷自己與吳東秀變質的十年交情,讓吳東秀被拳手打。但吳東秀拒絕穿保護裝備,請求卞日久放過蔡書琳。在吳東秀奄奄一息之時,卞日久又反悔。卞日久特地去找劉江宇,劉江宇表示必須與蔡書琳離婚,已經準備訴訟。吳東秀去見蔡書琳,想帶蔡書琳走,蔡書琳卻拒絕,讓吳東秀重新看看自己是怎麼飛翔的。卞日久為了確認真相,詢問姜智宥過去五年住院的情況,姜智宥察覺到了端倪。蔡書琳以這麼多年同流合污幹過的事情威脅卞日久,而這一切,都被姜智宥看見……
 
第37集劉江宇請求與姜智宥重新開始
  姜智宥回到屋子,拿著照片,疑惑著蔡書琳和卞日久之間存在著什麼關係。蔡書琳不再是卞日久的傀儡,蔡書琳決定要利用卞日久解決姜智宥。宋淑賢向韓南子訴說著自己救活姜智宥的不容易,朴福子卻一直在強調是自己救活姜智宥的。劉萬浩在和劉江宇閔先浩開會時,挑明了自己的想法,讓閔先浩來茂盛集團工作是為了讓劉江宇全身心投入工作。姜智宥拜託了自己的高中同學,請求她幫一集查一下蔡書琳和卞日久。另一邊的卞未來一直打擾著姜智燦工作,姜智燦得知卞未來家很有錢之後,突然有些後悔沒讓自己的姐姐成為財閥家的兒媳婦。
 
  突然劉玫瑰和高司機闖進咖啡店,抓走了卞未來。劉江宇約姜智宥下班後去咖啡店,而姜智宥拒絕了,劉江宇卻在咖啡店一直等。姜智宥回家以後,看見朴福子一直在給洪順福的娃娃打扮,詢問起來,朴福子一直向姜智宥責怪自己是個壞媽媽,對洪順福一點也不好。夜深,姜智宥猛然想起劉江宇,衝出家門,與劉江宇會面。閔先浩準備和朋友出來喝啤酒,結果看見了姜智宥和劉江宇在見面。劉江宇提出要和姜智宥重新開始,姜智宥一開始避而不談,想到劉心,便知道自己越界了。而姜智宥和劉江宇擁抱的那一幕,被卞日久看見。跟蹤著的吳東秀也偷拍到了,蔡書琳看到照片,又開始埋怨起姜智宥……
 
第38集宋淑賢要姜智宥與閔先浩結婚
  閔先浩和宋淑賢一起吃早餐,宋淑賢挑明了自己的想法,說閔先浩很想姜璟益,希望閔先浩能成為自己的家人,並懇求閔先浩千萬不要放棄姜智宥。劉心因發燒沒去幼兒園,去便偷偷去找了姜智宥,劉心異常開心,要姜智宥給自己講童話故事。突然,吳東秀出現了,劉心馬上變了臉色,猛然跑走。韓南子正安慰著閔先浩,卞日久走進湯飯店,想打聽姜智宥,韓南子卻表示無可奉告。蔡書琳再次要求卞日久早點解決掉姜智宥,卞日久卻在考慮,到底誰更適合留在劉江宇身邊。此時,劉萬浩讓姜智宥幫忙給劉江宇送一份文件,而蔡書琳也因為擔心劉江宇想給劉江宇送衣服。正在這時,劉江宇拉著姜智宥到了沒人的天台,並撫摸著姜智宥的頭髮。
 
  一切都被蔡書琳看見,蔡書琳責罵著姜智宥,不小心扯開了姜智宥的衣服。劉江宇連忙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姜智宥身上,指責著蔡書琳,帶姜智宥離開了。而被拋下的蔡書琳又在埋怨吳東秀當初救活了姜智宥。姜智宥回家後,捧著晚飯哄宋淑賢吃,宋淑賢要求姜智宥和閔先浩結婚,否則不吃飯。姜智宥表示自己清楚閔先浩很好,卻無言以對。蔡書琳回到家裡,要求劉萬浩不要再讓姜智宥去公司,劉萬浩卻覺得蔡書琳在諷刺自己有病。姜智宥此時也到家了,劉萬浩公佈姜智宥成為自己的私人秘書。姜智宥的高中同學作為記者準備隔天採訪蔡書琳,打探蔡書琳底細。劉江宇為表達自己的抱歉,給姜智宥買了一件新裙子。隔天,記者準備去採訪蔡書琳,吳東秀為了給蔡書琳開脫,借口要開會,蔡書琳就此心虛的甩開了姜智宥。劉江宇決定,如果這次與閔先浩的計劃案比賽勝利,就公開與姜智宥的事情……
 
第39集姜智宥向宋淑賢坦白自己對劉江宇的愛
  朴福子看見劉江宇送給姜智宥的裙子,說姜智宥穿上一定是仙女下凡。姜智宥為了不讓劉江宇傷心,穿上了那件裙子。原本打算不接受採訪的蔡書琳又改變主意了,認為逃避只能讓記者的疑心更大,於是接受了採訪,又把自己擬造的假簡歷拿去採訪。閔先浩和劉江宇的計劃案比賽中,劉江宇輸了,劉萬浩對劉江宇無比失望且生氣,閔先浩成了新本部長。閔先浩為慶祝自己成為本部長,請所有設計企劃案人員一起吃飯,所有人都認為閔先浩這個本部長當之無愧。姜智宥擔心劉江宇,便打電話問候,兩人又出來會面。
 
  劉江宇本想好好表現,沒想到落得這樣下場,姜智宥鼓勵劉江宇不要放棄,劉江宇似乎感覺姜智宥已經是以前的姜智宥了,兩人欣喜的擁抱在一起。劉江宇牽著姜智宥的手送她回家,兩人心裡各有所思,各有所想,但都在訴說著對對方的愛。姜智宥回家後,宋淑賢發現姜智宥的新裙子自己沒見過,姜智宥坦白是劉江宇買的,並請求母親讓自己和劉江宇重新交往,宋淑賢很生氣,拚命責罵姜智宥,姜智宥卻沉默著。
 
  深夜,宋淑賢想著姜智宥和劉江宇的事情,夜不能寐,拿著姜璟益的照片哭泣。隔天,宋淑賢約劉江宇見面,劉江宇表明了自己對姜智宥的愛,請求宋淑賢再給自己一個機會,宋淑賢控訴著五年前劉江宇的罪行。劉江宇震驚不已,突然跪下,宋淑賢勸劉江宇離開姜智宥,不希望劉江宇毀了姜智宥一輩子,並表示會讓姜智宥和閔先浩結婚,讓劉江宇死心。
 
  卞未來為了實現自己的歌手夢,再次登上了電視。劉玫瑰的同學李明熙打電話給劉玫瑰嘲笑卞未來,劉玫瑰找到卞未來,答應卞未來讓她做歌手,並決定在一年內培養卞未來。卞未來一高興跑到姜智燦家,不小心說漏嘴姜智宥在劉江宇家工作。宋淑賢和姜智燦一氣之下讓卞未來帶路到劉江宇家。
 
第40集蔡書琳身份險些暴露
  吳東秀馬上把蔡書琳拉開了。高司機聞聲開門,宋淑賢從高司機口中確認姜智宥在劉萬浩家工作,立馬衝進劉萬浩家裡,與劉玫瑰發生了口角。姜智燦覺得在別人家鬧不是好事情,把宋淑賢和姜智宥帶回家。回到家後,宋淑賢表示寧願餓死也不要姜智宥去那家工作。姜智宥無奈之下打電話給劉萬浩,劉萬浩很理解姜智宥,准許姜智宥放幾天假。劉萬浩檢查了一番賬本,覺得姜智宥整理的非常利索,讓卞日久安排姜智宥的工作。劉江宇突然闖進房間,直白的告訴劉萬浩自己要離婚。劉萬浩被氣的把房間東西都扔在劉江宇身上,並叫來了律師和蔡書琳。姜智宥和高中同學再次見面,高中同學具有強烈的女性記者直覺,並告訴姜智宥蔡書琳很像洪順福,並懷疑蔡書琳和洪順福是同一人。
 
  姜智宥整理了一番前後所發生的事,已經十有八九確定蔡書琳和洪順福是同一個人。蔡書琳要求離婚分到茂盛集團一半的股份以及劉心的撫養權,劉萬浩自然是不同意,律師也告訴劉江宇訴訟也只能是一片狼藉。失意的劉萬浩去找姜智宥,提出要私奔,給了姜智宥隔天下午的機票。宋淑賢和朴福子買菜回來不見姜智宥,吃晚飯時姜智宥還是沒有回來,閔先浩便出去找,結果看到了從姜智宥手上掉落的機票。姜智宥告訴了閔先浩事情一五一十的經過,閔先浩詢問姜智宥是否想走,姜智宥知道這不像話,閔先浩覺得姜智宥對自己太殘忍,怎麼可以為了劉江宇在自己面前哭。但閔先浩表示不會告訴宋淑賢,自己沒有權利干涉姜智宥,隔天早晨,蔡書琳偷偷潛進劉江宇辦公室,在辦公室桌底下發現了一袋美金。
 
  姜智宥收到劉江宇的信息,準備出發。姜智宥擔心著若是沒有自己宋淑賢和姜智燦怎麼辦,找回記憶的事情怎麼辦,那麼多還要完成的事情怎麼辦。但糾結了一番過後,她還是決定去找劉江宇。而劉江宇在來的路上,被一個黑衣人打暈,即使還有一絲絲意識,但身體卻已動彈不得。姜智宥在約定地點等了許久,卻依舊不見劉江宇身影,打電話也不接……
 
第41集姜智宥劉江宇準備私奔被發現
  姜智宥拜託閔先浩給宋淑賢一封信,閔先浩覺得有些荒唐,讓姜智宥再想想,姜智宥卻還是執意要離開。吳東秀拍暈了劉江宇,阻止了劉江宇離開。劉江宇得了輕微腦震盪,劉玫瑰勸劉萬浩同意他們離婚,一直責罵蔡書琳是狐狸精。卞日久指責劉玫瑰不會說話,劉萬浩一氣之下回了房間。蔡書琳刪掉了姜智宥打給劉江宇的未接記錄,偷看了劉江宇和姜智宥的信息,到了他們的約會地點警告姜智宥。閔先浩去找姜智宥,告訴姜智宥劉江宇出了事故,姜智宥覺得自己是遭到了報應,心裡萬分難受。劉江宇突然醒來,蔡書琳扶住劉江宇,劉江宇一把將蔡書琳甩開,得知了又是蔡書琳妨礙了自己,蔡書琳撒謊告訴劉江宇姜智宥沒有來,而劉江宇再也不會相信蔡書琳的鬼話。
 
  姜智宥因為勞累過度,一回家倒頭就睡,姜智宥夢見了自己以前和劉江宇在一起的記憶。卞未來告訴姜智燦劉江宇要離婚,姜智燦又告訴宋淑賢,宋淑賢倍感驚訝。另一邊,卞日久和蔡書琳又在談判,就趁此時劉江宇逃走。宋淑賢發現了姜智宥留給自己的信,跑到客廳斥責姜智宥,劉江宇的電話打來,宋淑賢急忙搶了手機掛掉。劉江宇無奈之下到了姜智宥家門口,請求閔先浩幫忙。閔先浩最終同意,以吃午飯為由讓姜智宥出門,劉江宇一見姜智宥立馬擁住……
 
第42集宋淑賢發現蔡書琳真實身份
  宋淑賢讓姜智宥與閔先浩一起去吃中午飯,走到門口時,閔先浩問智宥的心是否還在劉江宇那裡,姜智宥沉默良久,告訴閔先浩自己和劉江宇度過了很多快樂時光。接著,姜智宥又反問閔先浩他在哪家醫院,過的好不好,傷的重不重。她很擔心,想去看看他,既擔心又好奇。閔先浩最後還是告訴了姜智宥劉江宇在哪裡。姜智宥和劉江宇一見面,劉江宇就把她緊緊抱在懷裡,並反覆向姜智宥道歉。而姜智宥家裡,宋淑賢彈鋼琴時感到了不安,懷疑智宥又要被劉江宇帶走,於是追了出去,看到時,姜智宥已經上了劉江宇的車。不料,宋淑賢在後面跟蹤他們,而此時,蔡書林也知道了這件事。來到那個地方,劉江宇與姜智宥講了許多,對姜智宥說出承諾,並與智宥深情表白。
 
  另一邊,宋淑賢沒有找到姜智宥反而看到了洪順福,一把拉住她。蔡書琳害怕有人認出她,於是把宋淑賢拉到了一個矮山上,講出了對姜智宥一家的多年恩怨,並與宋淑賢發生了口角,一不小心把宋淑賢推下了山腳下。這時的姜智宥也感到了不安,立馬跑過去找宋淑賢,找到宋淑賢時發現宋淑賢摔下山腳,滿臉血,痛哭起來。這時的劉江宇聽到了姜智宥在痛苦的喊著宋淑賢,馬上跑去找她,找到時姜智宥已經暈倒,最後被送往醫院進行治療,另一邊的蔡書琳回到家裡,因後怕一路都在自我催眠,並把這一件事情告訴了吳東秀。姜智宥家裡,姜智燦因打不通母親電話而馬上趕回家看看宋淑賢在不在,不料回家後只看到了閔先浩和朴福子,就在這時,閔先浩接到了劉江宇的電話馬上趕到了醫院。趕到醫院的姜智燦暴怒指責劉江宇,閔先浩出來緩解情緒,讓劉江宇去看看姜智宥。而正在家裡睡覺的蔡書琳此刻也因為宋淑賢的事正在做惡夢……
 
第43集宋淑賢因事故去世
  正在睡覺的蔡書琳因今天早上的事故而徹夜做噩夢,醒來後害怕宋淑賢告訴姜智宥她就是洪順福,可後來想一想就算宋淑賢告訴了姜智宥她就是洪順福,姜智宥也不能怎樣,但是仍然感到了不安。此時正在醫院昏迷中的姜智宥也漸漸甦醒,想起媽媽摔下山腳的事故,激動得又一次暈了過去。手術室,宋淑賢的手術已經成功,只是還要觀察幾天,閔先浩在知道這個消息後第一時間通知了家裡人。急症室,姜智宥昏迷不醒。
 
  隔天,蔡書琳安慰自己不要害怕,這只是一個事故,並與吳秀東密謀著不讓宋淑賢醒來,否則會暴露了她的身份。另一邊,劉萬浩正因沒有姜智宥的照顧而煩心,卞日久答應會讓姜智宥回來,但劉萬浩卻叫他在他秘書室安排一個位置給姜智宥。醫院裡,姜智宥漸漸想起了更多以前的事,醒來後告訴了劉江宇,兩人緊緊相擁。劉江宇也問出了當時發生了什麼事,那一枚紐扣是唯一的線索。宋淑賢漸漸醒來,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把姜智宥托付給閔先浩,而一旁的劉江宇無能為力,宋淑賢告訴姜智宥,劉江宇絕對不可以和和她在一起,這是她的心願。剩下最後一口氣時,宋淑賢告訴姜智宥洪順福還活著。
 
  蔡書琳也得知宋淑賢去世的消息,非常驚訝,也努力的安慰自己那只是一個事故,運氣不好遇到的一個事故而已。宋淑賢的葬禮上,姜智宥大哭了一場,最後劉江宇在宋淑賢面前承諾,為了姜智宥,他做什麼都可以,這也是為了得到她的認可……
 
第44集姜智宥查明真相
  朴福子想去買菜時,一直念叨著宋淑賢。大家沉默良久,最後回到各自的房間。姜智宥。姜智宥拿著毛巾捂著哭紅的眼睛,想起以前母親對自己說過所有的話,跪著拚命拍心口,抱著姜璟益和宋淑賢的合照,撕心裂肺的哭著。蔡書琳因宋淑賢的事故夜不能寐,獨自一人喝著酒。吳東秀捂著蔡書琳的手想以此安慰,蔡書琳卻大罵吳東秀,警告吳東秀把喜歡自己的心思藏起來。
 
  隔天早晨,韓南子在姜智宥家做著早餐,朴福子叫姜智宥吃飯時,發現姜智宥房門鎖著。姜智燦似乎意識到了不對勁,閔先浩此時也來了,內心不安的撬著門。姜智宥聽見了聲音,又突然想到宋淑賢曾經對自己不要和劉江宇在一起的警告。突然暈了過去。另一邊,劉玫瑰和卞未來想作為偶像組合出道,積極的順服王代表,王代表卻委婉的表示她們不適合。蔡書琳發現了劉玫瑰的心思,蔡書琳嘲諷劉玫瑰不公私分明,卞未來卻挺喜歡蔡書琳的直爽。劉萬浩得知宋淑賢去世,認為姜智宥肯定很痛苦,又要給她多加錢。此時昏迷已久的姜智宥醒來,姜智燦姜智宥姐弟倆互相道歉,緊緊相擁。劉江宇來到咖啡店和鄭朱莉訴苦,覺得自己是害姜璟益和宋淑賢的罪魁禍首,只會讓姜智宥傷心。鄭朱莉覺得很奇怪,一切事故都是從蔡書琳出現開始,她建議劉江宇去做一個親子鑒定。
 
  姜智宥又夢見了從前可怕的記憶,突然驚醒時,再次找到蔡書琳的照片,確定了蔡書琳就是洪順福。蔡書琳帶著劉心等劉江宇吃飯,劉江宇看著劉心總覺得是吳東秀的孩子,吼走了母女兩。姜智宥記起了一切記憶,且知道自己父母的死肯定跟蔡書琳有關。姜智宥把母親送給自己的戒指串成項鏈掛在脖子上,暗示自己勿忘初心。隔天,姜智宥華麗麗的出現在蔡書琳面前,蔡書琳質問姜智宥為什麼出現在自己家,姜智宥卻淡定從容的回答……
 
第45集姜智宥恢復記憶
  姜智宥決定在弄清楚真相之前,忍著蔡書琳。劉萬浩安慰著姜智宥,並讓姜智宥做自己的私人秘書,姜智宥也開始打算做一做公司的事情。蔡書琳偷聽姜智宥與劉萬浩的談話,要求姜智宥辭職,姜智宥拒絕。
 
  蔡書琳開始忐忑不安,以為姜智宥又要和劉江宇私奔,急忙跑到劉江宇辦公室翻出了劉心的親子鑒定,似乎預料到了什麼。姜智宥在去公司的路上碰到了劉江宇,兩人相互對視著,心裡都不好受。看著兩人對視的卞日久,若有所思的上揚起嘴角。閔先浩接到姜智宥的電話,得知姜智宥來到公司,馬上去接待。
 
  姜智宥感到疑惑,自己的記憶裡居然沒有閔先浩,閔先浩說出了當年自己偷偷暗戀的事情。姜智宥與閔先浩聊完之後,無意中聽到蔡書琳指責劉江宇做親子鑒定。劉萬浩從律師口中得知現在劉江宇和蔡書琳離婚並不是好時機,會產生財產問題和繼承問題,對公司也有很大影響。高司機再見姜智宥,提起在姜智宥家看見老家姐姐朴福子的事,姜智宥為了不影響自己搞清楚真相,讓高司機保密。
 
  突然,劉萬浩召開家庭會議,宣佈劉江宇成為茂盛集團的代理會長,並讓姜智宥協助。韓南子到姜智宥家想要幫忙整理宋淑賢的衣服,不明真相的朴福子卻緊抱住宋淑賢的衣服嚷嚷著讓姜智燦趕緊打電話讓宋淑賢回家。姜智宥回想起從前的快樂時光,下定決心必須弄清楚一切事故的真相。
 
  姜智宥把自己的一切想法告訴了姜智燦,姜智燦對姐姐感到欣慰,也支持姜智宥的做法。姜智燦拿出當年放在自己家門口的信,朴福子看到匆忙逃走,姜智宥扯住朴福子,質問朴福子為什麼要撒謊……
 
第46集姜智宥得知殺害父母的兇手
  姜智宥狂扯著朴福子質問為什麼撒謊,朴福子慌張的躲進房間。姜智燦拉著姜智宥詢問到底怎麼回事。姜智宥癱在地上哭起來,不一會兒又走進了房間,告訴朴福子宋淑賢已經去世了,並拜託朴福子一定要幫自己找到兇手。
 
  姜智宥從姜璟益的日記中找到五年前酒店女人的電話,決定去見一見這個女人,並搞清楚洪順福是怎樣見到劉江宇的,又是怎樣變成蔡書琳的。於是,姜智宥再次拜託了閔先浩。閔先浩成功的用茂盛集團時裝代言的借口釣那個女人上鉤,姜智宥質問酒店女人裴民秀五年前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裴民秀避而不談,慌忙逃走。劉江宇成功的坐上代理會長的位置,劉萬浩要求卞日久好好協助劉江宇工作,卞日久憤怒至極,發誓絕對不會一直坐在這個位置上。
 
  劉江宇看見閔先浩和姜智宥在一起,千方百計想讓姜智宥和自己待在一起,姜智宥卻永遠都有借口迴避。在蔡書琳準備等姜智宥和劉江宇一起去市場考察時,裴民秀出現了。吳東秀馬上扯走裴民秀,待姜智宥和劉江宇走後,蔡書琳二話不說甩了裴民秀一耳光,裴民秀表示自己只是來提醒蔡書琳,因為蔡書琳的一耳光,裴民秀獅子大開口要求兩倍賠償,否則把真相告訴姜智宥。
 
  蔡書琳開始懷疑姜智宥恢復記憶為什麼不找自己,忐忑不安。姜智宥到劉萬浩家時發現蔡書琳衣服上的扣子和當時與母親出事時撿到的扣子一模一樣。蔡書琳質問姜智宥為什麼找裴民秀,姜智宥謊稱自己只恢復了一部分記憶。隔天,姜智宥帶朴福子來到劉萬浩家,蔡書琳見到了自己日夜思念的母親……
 
第47集蔡書琳再見母親朴福子
  劉江宇回家了,蔡書琳表示劉江宇回來了很開心,劉江宇卻擺明事實接受代理會長只是為了和蔡書琳離婚。姜智宥把朴福子帶到劉江宇家,被蔡書琳看到。朴福子嚇得一下子癱倒在地上,慌張地喊著洪順福。蔡書琳拉著朴福子責罵,姜智宥扯住朴福子的手,說是已經得到劉萬浩同意。
 
  朴福子拒絕了在劉萬浩家醃泡菜,姜智宥摟著朴福子帶她回家了。蔡書琳派吳東秀跟蹤,吳東秀打電話給蔡書琳告訴她朴福子住在姜智宥家。蔡書琳吩咐吳東秀找個房子給朴福子住,並找個能照顧朴福子的人。
 
  閔先浩和劉江宇見面聊了聊,劉江宇表示還想和姜智宥在一起,並覺得是自己害宋淑賢死的,閔先浩卻覺得當時如果不是自己讓姜智宥去見劉江宇,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吳東秀帶著蔡書琳來到姜智宥家,蔡書琳一直逼問朴福子,直至朴福子躲進房間。吳東秀撬開房間門,朴福子卻精神失常。蔡書琳狂扯著朴福子要帶她離開。不料,這一幕被韓南子看見,馬上通知了姜智宥。姜智宥和閔先浩趕回家,卻已經來晚。
 
  姜智宥得知是吳東秀和蔡書琳帶走了朴福子,並告訴閔先浩和韓南子,洪順福就是蔡書琳。隔天,姜智宥故意在蔡書琳說要報警找到朴福子,蔡書琳強裝淡定的走了。姜智宥和劉江宇在公司見了面,姜智宥告訴劉江宇那天晚上酒店還有別的女人。劉江宇衝進蔡書琳辦公室質問,此時,裴民秀出現了……
 
第48集朴福子逃離吳冬秀監控
  裴民秀看見蔡書琳和劉江宇,很自覺地離開了。蔡書琳把劉心這個借口搬出來說,揪心證明了那天蔡書琳確實在酒店。裴民秀獅子大開口,以劉江宇威脅蔡書琳,要更多的錢。劉江宇覺得現在自己很迷茫,姜智宥決定向劉江宇隱瞞蔡書琳是洪順福的事實。蔡書琳一個人在窗邊思考人生,她不想讓自己回到過去,回到洪順福那個時候。
 
  卞日久懷疑閔先浩要幫助劉江宇成為會長,於是找到蔡書琳,要求繼續合作。卞日久握住蔡書琳的肩膀威脅她,正巧被閔先浩看見。朴福子想要逃走,給吳東秀捉個正著。閔先浩向韓南子打聽卞日久,據說卞日久的父親曾是個善良的人,因向借了劉萬浩借了高利貸,店舖到了劉萬浩手裡,隨後卞社長便自殺了,卞日久的母親也死了。
 
  朴福子要保姆給她做紅豆粥,還要求放白糖,就在這時,朴福子故意把粥灑在保姆身上,讓保姆去洗洗。朴福子趁機逃走,保姆怎麼追也追不上。劉萬浩讓姜智宥和劉江宇一起做年糕生意,雙方都表示同意。蔡書琳和吳東秀一起去找朴福子,結果看見姜智燦,便打算隔天再來。姜智宥回來發現朴福子在家,激動地抱住朴福子。姜智宥打算讓朴福子重新去劉萬浩家工作,畢竟蔡書琳也不敢在劉萬浩眼皮底下對朴福子怎樣。隔天早晨,朴福子打扮好,準備去劉萬浩家,她不能再讓自己的女兒再作孽……
 
第49集朴福子進入劉萬浩家工作
  朴福子在劉萬浩面前自賣自誇,劉萬浩覺著朴福子和蔡書琳一樣淳朴,便同意朴福子留在家裡做事。蔡書琳見到朴福子,驚慌的手上湯勺都掉了,朴福子故作淡定得將湯勺遞給蔡書琳。劉萬浩宣佈此以後朴福子接管家務,蔡書琳拉走朴福子勸她辭職,朴福子卻堅決不肯。卞日久發覺了什麼古怪,質問蔡書琳與朴福子是否有事瞞著他,蔡書琳嘲諷著暗示卞日久不要多管閒事。劉江宇找借口與姜智宥見面,提起美好的往事,姜智宥覺得劉江宇很瞭解自己,自己卻並不瞭解劉江宇。劉江宇解釋道自己家太寬所以不曾向姜智宥坦白。
 
  朴福子開始向保姆打聽一家人的情況,得知所有人對蔡書琳都不好,不禁暗地裡心疼。朴福子偷偷潛進蔡書琳的房間,發現了蔡書琳床頭的安眠藥和眼罩,後知後覺蔡書琳每晚都睡不好。房間外卞日久吼蔡書琳的聲音突然響起,朴福子心疼蔡書琳,勸蔡書琳好好活著,蔡書琳卻執意不願回到洪順福的生過。朴福子聽說當初是吳東秀救活了蔡書琳,決定每天照顧吳東秀。劉江宇送姜智宥回家,劉江宇表示想看看姜智宥笑,姜智宥一時心軟帶著感動笑了。隔天,劉玫瑰發現端倪,試探蔡書琳,發現蔡書琳果然有問題。裴民秀突然約來蔡書琳,蔡書琳給的錢不夠,裴民秀威脅蔡書琳,並質問蔡書琳的孩子是怎麼來的,那天在酒店什麼也沒發生。這一切被姜智宥聽到,她想到了劉心……
 
第50集朴福子發現蔡書琳搶走姜智宥未婚夫
  面對裴民秀的威脅,蔡書琳最終妥協,決定準備錢給裴民秀。裴民秀離開時,被姜智宥拉走,姜智宥與裴民秀協商,希望裴民秀為自己作證。裴民秀被姜智宥的真誠打動,有些心軟,但還是拒絕了。蔡書琳決定動用卞日久的秘密基金,結果被卞日久發現,卞日久火冒三丈,警告蔡書琳乾乾淨淨處理掉裴民秀。朴福子陪同保姆出門偶遇劉江宇,才得知蔡書琳搶了姜智宥的未婚夫和兒子。劉心和姜智宥與劉江宇一起做年糕,其樂融融。朴福子看見這一幕,覺得一家三口在一起很好,差點掉眼淚。
 
  蔡書琳突然回家,看到這一家三口般的畫面,二話不說扯走劉心。朴福子阻止蔡書琳,讓蔡書琳別把過錯都歸於孩子,蔡書琳卻氣急敗壞趕走朴福子。蔡書琳和裴民秀見面,給了裴民秀一筆錢,把裴民秀打發出國,裴民秀提醒蔡書琳已經被姜智宥發現。蔡書琳懷疑姜智宥是否已經恢復記憶,剛好姜智宥和劉江宇談完生意回公司,蔡書琳便跟蹤姜智宥。蔡書琳以為姜智宥在跟劉江宇告狀,突然推開辦公室的門,不料是姜智宥劉江宇和劉萬浩在為年糕生意開會。裴民秀打電話給姜智宥,約定與姜智宥見面。裴民秀答應為姜智宥作證,可這一幕卻被吳東秀看見,吳冬秀把照片發給卞日久……
 
第51集蔡書琳發現姜智宥恢復記憶
  卞日久吩咐吳東秀找回自己的錢,並且乾乾淨淨處理掉裴民秀。。裴民秀將一切真相告訴姜智宥,姜智宥整理了一番,大概已經知道真相是怎樣。她感到無比憤怒,蔡書琳怎麼能這樣欺騙自己和劉江宇。姜智宥開始懷疑劉心為什麼會是姜智宥的孩子。姜智宥因此請了半天假,劉江宇撥打姜智宥電話未接。閔先浩發現姜智宥不對勁,詢問姜智宥身體狀況,姜智宥卻強裝鎮定裝沒事。
 
  姜智宥走進劉江宇辦公室,劉江宇有些生氣質問姜智宥怎麼不接電話,劉江宇將額頭靠在姜智宥額頭上,發覺姜智宥有些發燒,讓姜智宥請假,姜智宥卻拒絕了。朴福子看見蔡書琳在家裡被人指使來指使去,看別人臉色做事,心裡有些憤憤不平。閔先浩也發覺姜智宥有些發燒,給姜智宥送了藥,這一幕被劉江宇看到。朴福子為了給蔡書琳報仇,故意將辣椒醬灑在劉玫瑰身上,於是在劉萬浩家引發一場口舌大戰。裴民秀在回家路上被殺害,兇手以裴民秀名義發信息給姜智宥告訴她不能為她作證。
 
  姜智宥把一切經過告訴韓南子和閔先浩,三人決定謹慎行事處理真相。朴福子心疼姜智宥和姜智燦,對著姜璟益和宋淑賢的全家福發誓,一定會好好照顧姜智宥和姜智燦。劉江宇向蔡書琳坦白第一天見面起就開始懷疑她,並挑明一定會調查真相。蔡書琳懷疑姜智宥是否和劉江宇說了些什麼,質問朴福子薑智宥是否已經恢復記憶,並向朴福子投訴自己被綁架當天的事情,下套讓朴福子問姜智宥是否已經恢復記憶。而當蔡書琳知道姜智宥已經恢復記憶揭穿姜智宥時,姜智宥也開始揭穿蔡書琳……
 
第52集姜智宥告訴了江宇洪順福就是蔡瑟琳
  恢復了記憶的姜智宥告訴蔡瑟林,她知道她是洪順福,會把她的一切謊言揭露出來,她不會在忍著了,可是蔡瑟林卻死都不承認她是洪順福,看著發狂的蔡瑟林,姜智宥離開了,蔡瑟林的母親認為蔡瑟林應該求姜智宥原諒她,看到姜智宥被劉江宇的父親喊進了書房,蔡瑟林擔心她說出一切,躲在外邊偷聽,劉江宇的父親準備把公司給劉江宇,希望姜智宥幫助劉江宇,可是蔡瑟林卻威脅姜智宥不要說出真相,否則他會讓劉江宇什麼都得不到,姜智宥再去公司的路上,聽到司機說他這麼多年很少看到少爺和父親關係那麼好,這讓一心為劉江宇的姜智宥陷入了沉思。
 
  姜智宥來到公司看到劉江宇,在猶豫要不要把一切告訴他,閔先浩他們卻擔心蔡瑟林再陷害姜智宥,剛說到這姜智宥就進來了,告訴他們蔡瑟林拿劉江宇來威脅她,可是不管怎樣,她還是會想辦法揭露真相的,閔先浩把裴閔秀的照片拿給姜智宥,讓她拿給劉江宇看,看到照片,他並不認識,但是他說他會盡力確定那天晚上的事,蔡瑟林認為姜智宥只知道她是洪順福,卻不知道她和卞日久和心兒的事,她並不害怕她,劉江宇讓人查裴民秀,卻瞭解到原來裴民秀當時來過公司,還以為是公司的時裝模特,劉江宇想到了什麼,來找蔡瑟林,問她裴民秀的事,可是無論他怎麼問,蔡瑟林卻不給他說實話。蔡瑟林聯繫裴民秀,可是怎麼都聯繫不上,她告訴吳東秀讓裴民秀管住自己的嘴巴,劉江宇在查她,吳東秀卻告訴她,卞日久讓他處理了裴民秀,他沒有照做,還被弄傷了。
 
  蔡瑟林找到卞日久,問他怎麼處理的裴民秀,警告他不要在動她這邊的人,另一邊,劉玫瑰想讓自己的女兒出道,可是女兒的節奏感還不如她,怎麼也沒想到,讓女兒出道的,最後卻讓她出道。蔡瑟林的媽媽朴福子看到姜智宥的全家福,不禁的想到要是姜智宥知道了她的孩子是被蔡瑟林帶走的該怎麼辦,她不敢想後果會是怎樣,姜智宥回到家問洪順福的媽媽,洪順福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又是怎麼和劉江宇結婚的,她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她希望她把一切告訴她。蔡瑟林把姜智宥喊了出來,威脅她如果敢揭露她是洪順福的話,就曝光她和劉江宇的事情,姜智宥找到劉江宇,還是告訴了他,她找的洪順福那個女人就是蔡瑟林。
 
第53集劉江宇知道了真相
  姜智宥告訴了劉江宇,蔡瑟林就是他們要找的洪順福,這雖然另劉江宇感到吃驚,可是他還是理順了蔡瑟林就是洪順福,洪順福就是姜智宥以前的朋友,在她家做事情的朴福子的女兒,一切都是蔡瑟林的謊言,江宇再也無法淡定,決定去揭穿蔡瑟琳,可是姜智宥卻不讓他去,她需要劉江宇的幫忙,這邊一直找不到劉江宇和姜智宥的蔡瑟林,擔心劉江宇知道真相。可是知道真相的劉江宇卻怎麼都無法保持冷靜,自己被蔡瑟林的謊言所欺騙,還結了婚,想想自己和姜智宥的現狀,他都無法冷靜,姜智宥讓劉江宇冷靜,為了她忍一忍,她爸媽的事故都和蔡瑟琳有關,還有很多事情要從蔡瑟林那查,現在還不能動她。
 
  蔡瑟林見到了回公司的姜智宥,質問她和劉江宇幹什麼去了,別忘了她和劉江宇結婚了,姜智宥告訴她,不論怎麼掙扎,她都無法擺脫她是洪順福的身份,蔡瑟林篤定姜智宥不敢,可是姜智宥告訴她她不在是以前的姜智宥了,平復了心情的劉江宇,想到以前蔡瑟林說的話,再想想姜智宥對他的請求,儘管在痛苦,為了姜智宥他還是要忍,回到家,看到心兒畫的畫,儘管心裡很痛苦,可是劉江宇還是不忍心傷害孩子蔡瑟林認為只要有心兒在一切都會好的,心兒是他的親生兒子,蔡瑟林和劉江宇說話,想到姜智宥之前的請求,原來姜智宥讓劉江宇幫她查明洪順福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並且接近他的目的是什麼,想到這些,劉江宇就忍下了要揭開蔡瑟林真面目的衝動,看到劉江宇沒表現什麼,這讓蔡瑟林鬆了一口氣。
 
  看到父親如此看重劉江宇,這讓他姐夫卞日久起了壞心思,洪順福的媽媽卞福子看到心兒,誇他長的向姜智宥,被蔡瑟林聽到了,讓她不要亂說,可是她媽卻勸她,把真相告訴姜智宥,她會原諒她們的,這時劉江宇過來了,看到盡力掩飾謊言的蔡瑟林,他還是忍了下來,這時卞日久過來,想替蔡瑟林掩飾,故意讓蔡瑟林邀請她媽媽到家裡來做客,劉江宇還是感到奇怪,他都沒聽蔡瑟林提起過她媽,他姐夫卻聽過,蔡瑟林質問卞日久為什麼要邀請她媽來家裡,卞日久卻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洗脫劉江宇對她懷疑的方法,偷偷躲在背後看到卞日久出去的朴福子,問蔡瑟林那是誰,她告訴她媽媽那是讓她變成蔡瑟林的人。蔡瑟林準備再次用錢僱傭人來當自己的媽媽,並準備了這幾年所要記的東西。帶著假扮的媽媽來到了家裡,剛介紹,就看到了朴福子也在,這時劉江宇也從屋裡出來。
 
第54集在現場發現的紐扣和襯衫讓蔡瑟林很不安
  蔡瑟林帶著找來的媽媽來到了劉江宇家,大家互相介紹送禮物,只有朴福子看到自己的女兒喊著別人為媽媽,很不是滋味,一旁的劉江宇想安慰幾句。閔先浩找劉江宇簽文件,他不在碰到了姜智宥,她正好要去劉江宇家有事,順便帶過去簽,劉江宇家卻很熱鬧,由於蔡瑟林的媽媽過來,可是劉玫瑰卻並不高興,結婚5年了才露面,朴福子給蔡瑟林媽媽端水的時候一不小心打翻了杯子,也讓假扮的媽媽瞬間暴露了本性,飯桌上的每個人都各懷心思,這時姜智宥來了,才知道原來蔡瑟林找人假扮她的媽媽,飯桌上的蔡瑟林並不順利,生怕被拆穿,就連卞日久都在給她下絆子,在一旁的朴福子看到這場景不但緊張還難過,站在門口的姜智宥看著這一切卻很心疼朴福子,善良的姜智宥讓她先回去,姜智宥把蔡瑟林拉進了朴福子的房間,責怪她誰是她媽媽都分不清了,可是蔡瑟林看到躲在角落哭泣的朴福子,不但不心疼,還怪她媽媽自己要到這個家裡來,朴福子看到女兒這樣,傷心的離開了,姜智宥對於這樣的蔡瑟林很是痛恨,可是蔡瑟林卻認為一切都是姜智宥的錯,姜智宥質問他父母的死給她是否有關係,為什麼在現場看到了吳東秀和她的紐扣,可是蔡瑟林什麼都沒告訴她。
 
  蔡瑟林慌忙離開,想到了當時是她失手把姜智宥的母親打下了懸崖,一想到姜智宥找到了紐扣,頓時緊張起來,可是她認為光靠一個紐扣證明不了什麼,準備把衣服扔掉,劉江宇扔掉了送的禮物,回到家裡的朴福子,對自己女兒不認,女婿也不能叫,孫子也不能喊,感到很是悲哀,借酒焦愁,想想以前,覺得自己真的錯了,姜智宥找來閔先浩,告訴他,他想重查她母親去世的事,閔先浩說靠紐扣證據不足,姜智宥準備找其他線索,閔先浩決定去找線索。看到朴福子又準備去上班,姜智宥勸她都這樣了不要去了,可是朴福子說她要去阻止女兒做壞事,蔡瑟林怎麼都找不到那件掉紐扣的衣服,最後才知道是姜智宥拿走了。
 
  劉江宇準備見見裴民秀的家人,對於劉江宇和姜智宥在工作上的努力,他的父親很是滿意。蔡瑟林對於紐扣和襯衫很是不安,吳東秀告訴他律師說靠那兩樣東西不足以成為證據,劉江宇來見了裴民秀的姐姐,可是卻一無所獲,回到辦公室看到姜智宥還在,就送她回家了,分別時,姜智宥告訴劉江宇她正在找尋證據。
 
第55集蔡瑟林偷走雪紡衫
  蔡瑟林讓朴福子去取那件襯衫,瞞著姜智宥拿過來,回到家的朴福子,翻箱倒櫃的找那件雪紡衫,可是怎麼也找不到,這時姜智宥回來了,知道朴福子再找什麼,告訴她那件衣裳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希望她不要只聽朴福子的話,什麼都幫她。這也證明了她媽媽的死和蔡瑟林脫不了關係,劉江宇找到車子的記錄儀,可是裡面的東西卻被人動過手腳,什麼都沒看到,這邊蔡瑟林認為現在行車記錄儀被刪,只要在拿回那件襯衫,就不用擔心什麼了,劉江宇卻不放棄尋找那個時段的行車記錄儀及監控錄像,他見到姜智宥,把情況告訴了她。
 
  姜智宥抱著劉江宇失聲痛哭,明明知道誰是兇手可是卻沒有證據的那種心理,真的很痛苦,朴福子借吃飯之機,狠狠地整了一把卞日久,一旁的蔡瑟林把朴福子拉倒一邊,問她找到衣服沒有,非但沒有找到,還罵她又在犯罪,劉江宇找來姜智宥,想知道以前洪順福是什麼樣子,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姜智宥告訴他,她一個人是無法改變身份的,她的背後一定有人,並告訴他蔡瑟林背後的人,就是卞日久,姜智宥找到閔先浩,告訴他自己對卞日久的懷疑,讓他幫助調查卞日久,劉江宇想通過南科長來調查洪順福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
 
  看到心兒,朴福子很喜歡,不自覺的就想到長得太像她親媽姜智宥了,準備給心兒做草莓冰激凌,可是剛拿出來,有人告訴她心兒吃草莓會過敏,這讓朴福子認為連過敏都隨了親媽姜智宥,可是蔡瑟林卻不過敏,這時姜智宥進來了,知道了原來心兒吃草莓會過敏,而朴福子怕說漏嘴,悄悄的走開了,劉江宇找來了後援韓國留學生,試探蔡瑟林。蔡瑟林再次警告姜智宥不要說出她是洪順福,,儘管認為姜智宥不會把她是洪順福的事說出,可是蔡瑟林還是感覺不安,最讓她不安的還是襯衫,她決定親自去姜智宥家找,她騙過了朴福子,翻箱倒櫃的找那件襯衫,工作的姜智宥打電話給朴福子,知道了洪順福在他們家,姜智宥匆忙的趕回家,被在門口的吳東秀看到給蔡瑟林報了信,襯衫還是被蔡瑟林找到了。不過剛回來的姜智宥把蔡瑟琳堵在了門口。
 
第56集姜智宥找到了新的證據
  蔡瑟林騙過了姜智宥,帶走了襯衫,她走後,姜智宥才發現襯衫不見了,等追出來已經晚了,洪順福已經走了,他們找到一個廢車庫燒掉了那件襯衫,傷心的姜智宥責怪朴福子為什麼帶蔡瑟林進來,她把她媽可能是蔡瑟林害的告訴了朴福子,這讓一向忠心夫人的朴福子痛苦不已,劉江宇查看蔡瑟林的包,可是她已經處理了那件襯衫,什麼都沒找到,朴福子找到蔡瑟林,為自己沒好好教育她而生氣自己痛打自己,姜智宥也找到她,告訴她別以為偷走襯衫就一切結束了,她是不會放棄的。
 
  姜智宥和閔先浩再次來到了事發地,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證據,卻讓他們發現了一個監控,公司生意很好,看到劉江宇把生意做的那麼好,他的父親非常高興,可是他的姐夫卞日久卻不高興了,他認為江宇能做這麼好,給姜智宥有很大關係,江宇讓她不要打她的主意,看到劉江宇那麼被重視,卞日久又重新開始了 他的計劃,謀取公司。蔡瑟林不准心兒和姜智宥接觸,心兒來找自己的爺爺,告訴他她媽媽不讓他接觸姜智宥。
 
  卞日久本來是利用蔡瑟林,來奪取公司,可是她卻不按計劃行事,就準備把她踢掉,可是洪她又怎麼就這樣放棄,她手上留著卞日久的秘密賬本,而卞日久手上掌握著她的秘密,彼此利用不是很好,看到蔡瑟林竟敢威脅自己,卞日久異常氣憤,姜智宥他們拿到了監控的視頻,通過監控視頻看到蔡瑟林和自己的媽媽拉扯在事發現場,她失聲痛哭,在和卞日久撕破臉後,洪順福突然意識到她可能真的做錯了,在她從洪順福變成蔡瑟林的時候就錯了,她讓吳東秀離開他,省的被牽連,這邊姜智宥決定繼續追查母親的死因,決不放棄,姜智宥想到了為什麼每次她給心兒接觸,洪順福都會那麼緊張,這裡邊肯定有什麼問題,姜智宥請求劉江宇的父親讓她來照顧心兒,蔡瑟林不同意。
 
第55集蔡瑟林偷走雪紡衫
  蔡瑟林讓朴福子去取那件襯衫,瞞著姜智宥拿過來,回到家的朴福子,翻箱倒櫃的找那件雪紡衫,可是怎麼也找不到,這時姜智宥回來了,知道朴福子再找什麼,告訴她那件衣裳對她來說非常重要,希望她不要只聽朴福子的話,什麼都幫她。這也證明了她媽媽的死和蔡瑟林脫不了關係,劉江宇找到車子的記錄儀,可是裡面的東西卻被人動過手腳,什麼都沒看到,這邊蔡瑟林認為現在行車記錄儀被刪,只要在拿回那件襯衫,就不用擔心什麼了,劉江宇卻不放棄尋找那個時段的行車記錄儀及監控錄像,他見到姜智宥,把情況告訴了她。
 
  姜智宥抱著劉江宇失聲痛哭,明明知道誰是兇手可是卻沒有證據的那種心理,真的很痛苦,朴福子借吃飯之機,狠狠地整了一把卞日久,一旁的蔡瑟林把朴福子拉倒一邊,問她找到衣服沒有,非但沒有找到,還罵她又在犯罪,劉江宇找來姜智宥,想知道以前洪順福是什麼樣子,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姜智宥告訴他,她一個人是無法改變身份的,她的背後一定有人,並告訴他蔡瑟林背後的人,就是卞日久,姜智宥找到閔先浩,告訴他自己對卞日久的懷疑,讓他幫助調查卞日久,劉江宇想通過南科長來調查洪順福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
 
  看到心兒,朴福子很喜歡,不自覺的就想到長得太像她親媽姜智宥了,準備給心兒做草莓冰激凌,可是剛拿出來,有人告訴她心兒吃草莓會過敏,這讓朴福子認為連過敏都隨了親媽姜智宥,可是蔡瑟林卻不過敏,這時姜智宥進來了,知道了原來心兒吃草莓會過敏,而朴福子怕說漏嘴,悄悄的走開了,劉江宇找來了後援韓國留學生,試探蔡瑟林。蔡瑟林再次警告姜智宥不要說出她是洪順福,,儘管認為姜智宥不會把她是洪順福的事說出,可是蔡瑟林還是感覺不安,最讓她不安的還是襯衫,她決定親自去姜智宥家找,她騙過了朴福子,翻箱倒櫃的找那件襯衫,工作的姜智宥打電話給朴福子,知道了洪順福在他們家,姜智宥匆忙的趕回家,被在門口的吳東秀看到給蔡瑟林報了信,襯衫還是被蔡瑟林找到了。不過剛回來的姜智宥把蔡瑟琳堵在了門口。
 
第56集姜智宥找到了新的證據
  蔡瑟林騙過了姜智宥,帶走了襯衫,她走後,姜智宥才發現襯衫不見了,等追出來已經晚了,洪順福已經走了,他們找到一個廢車庫燒掉了那件襯衫,傷心的姜智宥責怪朴福子為什麼帶蔡瑟林進來,她把她媽可能是蔡瑟林害的告訴了朴福子,這讓一向忠心夫人的朴福子痛苦不已,劉江宇查看蔡瑟林的包,可是她已經處理了那件襯衫,什麼都沒找到,朴福子找到蔡瑟林,為自己沒好好教育她而生氣自己痛打自己,姜智宥也找到她,告訴她別以為偷走襯衫就一切結束了,她是不會放棄的。
 
  姜智宥和閔先浩再次來到了事發地,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證據,卻讓他們發現了一個監控,公司生意很好,看到劉江宇把生意做的那麼好,他的父親非常高興,可是他的姐夫卞日久卻不高興了,他認為江宇能做這麼好,給姜智宥有很大關係,江宇讓她不要打她的主意,看到劉江宇那麼被重視,卞日久又重新開始了 他的計劃,謀取公司。蔡瑟林不准心兒和姜智宥接觸,心兒來找自己的爺爺,告訴他她媽媽不讓他接觸姜智宥。
 
  卞日久本來是利用蔡瑟林,來奪取公司,可是她卻不按計劃行事,就準備把她踢掉,可是洪她又怎麼就這樣放棄,她手上留著卞日久的秘密賬本,而卞日久手上掌握著她的秘密,彼此利用不是很好,看到蔡瑟林竟敢威脅自己,卞日久異常氣憤,姜智宥他們拿到了監控的視頻,通過監控視頻看到蔡瑟林和自己的媽媽拉扯在事發現場,她失聲痛哭,在和卞日久撕破臉後,洪順福突然意識到她可能真的做錯了,在她從洪順福變成蔡瑟林的時候就錯了,她讓吳東秀離開他,省的被牽連,這邊姜智宥決定繼續追查母親的死因,決不放棄,姜智宥想到了為什麼每次她給心兒接觸,洪順福都會那麼緊張,這裡邊肯定有什麼問題,姜智宥請求劉江宇的父親讓她來照顧心兒,蔡瑟林不同意。
 
第57集蔡瑟林被警察帶走
  蔡瑟林不同意姜智宥照顧心兒,可是劉江宇的父親準備把劉江宇一起喊回來商量心兒的事情,閔先浩準備在會上公開找到的那個監控視頻,劉江宇找到閔先浩,兩人聊了一些關於姜智宥和以及蔡瑟林就是洪順福的事。閔先浩告訴他要是他的話,他也會繼續忍受下去,因為姜智宥還有事情要查。
 
  儘管蔡瑟林不同意讓姜智宥照看心兒,可是在劉江宇父親與劉江宇都同意的情況下,她也沒辦法,看到她不安的樣子,姜智宥就知道心兒一定有什麼問題,蔡瑟林認為是朴福子告訴了姜智宥心兒的事,才使得姜智宥要照顧心兒,她把朴福子拉到一邊質問,可是朴福子並沒告訴姜智宥什麼,被走過來的劉江宇看到,他希望朴福子多幫幫姜智宥,不安的蔡瑟林一直在想著為什麼要打心兒的主意,難道姜智宥查到什麼了嗎,連劉江宇進來了都不知道,江宇看到了站在她身後的吳東秀,並看到了他脖子後面的紋身,也看到了蔡瑟林身後的紋身,結合之前的調查蔡瑟林就是洪順福還和吳東秀在一起過一段時間,江宇質問吳東秀為什麼他身上的紋身和蔡瑟林的一樣,問他們倆是什麼關係,可是吳東秀說洪順福死了。
 
  蔡瑟林收到了她和姜智宥媽媽拉扯的視頻,原來是姜智宥發給她的,劉江宇約姜智宥見面,姜智宥把會上準備公開的事情告訴了江宇,並把監控視頻拿給他,讓他提前知道,姜智宥的弟弟決定完成她媽媽的心願,參加高考,蔡瑟林找到姜智宥,準備爭執,這時警察來了,帶走了蔡瑟林,在帶走的路上,碰到了吳東秀,洪順福讓吳東秀聯繫卞日久,她手裡掌握著卞日久的秘密,她認為卞日久一定會幫她的,吳東秀告訴了卞日久,同一邊劉江宇看到監控視頻,怎麼也沒想到是蔡瑟林害了姜智宥的媽媽卞日久來到警察署,蔡瑟林讓他把她弄出去,卞日久卻不想管,可是她卻認為,她做這一切全都是為了成為蔡瑟林,為了讓卞日久獲得公司股份,讓卞日久幫他弄成證據不足,一切都是事故造成的,姜智宥照顧起了心兒的生活,這邊劉江宇的父親也知道了蔡瑟林被關在警察署的事,為了不讓她影響自己奪取公司,卞日久決定幫她,姜智宥來監獄見蔡瑟林,可是都這時候了她還是不知道悔改。
 
第58集蔡瑟林從警察署放出來
  朴福子求姜智宥原諒蔡瑟林,可是蔡瑟林連自己錯了都沒意識到,她又怎麼能原諒呢?知道真相的劉江宇,很難想像姜智宥是怎麼忍受的,蔡瑟林不但騙了她,還害了她的父母。劉江宇來到警察署,不是看望蔡瑟林,也不是幫她,而是想知道她是怎麼對姜智宥的媽媽動手的,可是蔡瑟林並不認為自己有錯,想著卞日久一定會把她弄出去的,劉江宇離開了警署,可是在警署門口卻看到了卞日久進了警察署,本想跟進去,可是卻收到了父親暈倒的電話,趕回了家,醫生告訴他,他父親剩下的日子不多了。
 
  姜智宥接心兒放學,對心兒越來越疼愛,心兒也越來越喜歡姜智宥,可是蔡瑟林卻被警察署放了出來,原因是證據不足,從警察署出來的蔡瑟林像瘋了一樣,拉著姜智宥開車狂飆,千鈞一髮之際,姜智宥扭動方向盤才使車停了下來。劉江宇聽到蔡瑟林被放了出來,衝到警察署,才知道原來是卞日久讓蔡瑟林出來的,卞日久卻認為為了公司,他不得不這樣做,這也是為公司好。
 
  姜智宥儘管很傷心,可是堅強的她不會放棄,會繼續找尋線索,讓真兇受到法律制裁,這樣堅強的她讓劉江宇很心疼。回到家的蔡瑟林想再次提起心兒的照顧權,可是沒有成功,朴福子勸說蔡瑟林把心兒還給姜智宥,請求她的原諒,可是她威脅她母親,如果說出真相,就死給她看。卞日久拿這次的事威脅蔡瑟林,要乖乖聽他的操縱。卞日久想從閔先浩身上發現點什麼,想拉攏他,可是閔先浩會如他願嗎?劉江宇回到家中,看到蔡瑟林,恨不得掐死她,他想像著掐死蔡瑟林的樣子,可是最終忍了下來,離開了房間。同時閔先浩也意識到了卞日久的陰謀,想靠接近他,來幫助姜智宥,不過像卞日久和蔡瑟林,都不是省油的燈,要對付他們還是要小心。
 
  姜智宥抱著父母的照片在傷心中睡著了,睡夢中好像聽到了朴福子的聲音,說一定會救活她的孩子的,想到自己以前在的江陵和平醫院,說不定那裡還有一些她的記憶還,她一定要找回來。
 
第59集姜智宥生過孩子
  姜智宥決定找回自己失去的那一年記憶,她想從朴福子這開始,她告訴朴福子,她開始以為由於事故孩子可能不在了,可是現在她感覺她的孩子還活著,想知道孩子在哪裡,可是朴福子並不敢和姜智宥說出真相,姜智燦卻從來不知道她的姐姐竟然和劉江宇有過一個孩子,可是在發生車禍和被找到這中間的一年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閔先浩知道了姜智宥要去以前她住的醫院,決定陪她一起去,在姜智宥的意識中她昏迷那段時間朴福子知道什麼,可是她就是不肯告訴她。
 
  知道姜智宥開始注意孩子了,這讓朴福子心事重重,她告訴蔡瑟林,她實在忍不下去了,與其讓姜智宥查到真相,還不如告訴她,這樣還能求得原諒,她準備告訴她真相,可是蔡瑟林還是以死相逼。姜智燦也不相信他姐姐和劉江宇有孩子,當時那麼嚴重的車禍。他們來到了江陵和平醫院,可是卻沒有她生下孩子的記錄,包括當時的護士也都退休和轉院了,只有負責醫生還在。卞日久找來蔡瑟林,威脅她做事情,不然就會成為殺人犯,這一切被劉江宇看到了,對卞日久產生了懷疑,
 
  醫生也懷疑姜智宥生過孩子,可當時她的父母說是車禍留下的,也沒檢查,這讓姜智宥更相信自己的孩子還活著,通過檢查,她確實生過孩子,可是孩子又在哪裡呢,這讓她很傷心,同樣劉江宇也在調查他的姐夫卞日久。 
 
  看到劉江宇,在想到自己不知道在哪的孩子,姜智宥傷心的不知道該怎麼給他說。,儘管如此,閔先浩也沒有放棄喜歡姜智宥。姜智宥回到家,哭著求朴福子告訴她孩子在哪,可是女兒拿死相逼,想說出真相的她卻不敢,姜智燦回來就看到姐姐哭著求朴福子,姜智宥把自己有過孩子的事告訴了弟弟,包括朴福子可能也知道什麼,他弟弟提醒她她不肯說,可能還有其他人知道,這讓姜智宥想到了一個把她當成洪順福的護士。
 
  蔡瑟林發現了心兒腳上的痣,擔心姜智宥認出心兒是她的孩子。
 
第60集姜智宥找到了護士
  蔡瑟林到處找不到兒子,才發現兒子和劉江宇在一起睡覺,她擔心兒子被搶走。劉江宇拿話試探他姐夫,覺得蔡瑟林和他姐夫很可疑,可是卞日久卻感覺劉江宇發現了什麼,兩人表面無事,事實上各懷心思,姜智宥來到劉江宇家,看到心兒那麼黏她,和她那麼好,躲在一旁的蔡瑟林,又在想壞主意。看到補習女老師和姜智燦那麼融洽的在學習,卞未來心裡一點也不高興。可能是母子連心吧,心兒哭著要求姜智宥留下來陪他,看到心兒這樣,姜智宥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決定快點找到那個護士。
 
  劉江宇找到了那個假扮蔡瑟林媽媽的女人,知道了這一切就是一個預謀好的騙局,劉江宇警告她不要在站在蔡瑟林那邊,否則就報警,回到家故意讓蔡瑟林帶她媽媽過來吃飯,想看看這個女人如何說謊。閔先浩他們也在幫著找那個可能知道姜智宥孩子的護士。劉江宇在公司市場開拓上取得的業績讓卞日久很是不爽。朴福子認為卞日久害她女兒做壞事,決定在食物上整他,在他的湯裡放了很多辣椒,卞未來把姜智燦拉倒了家裡來吃飯,這時蔡瑟林也回來了,姜智燦沒想到洪順福還活著,還嫁給了劉江宇,當場就認出那是洪順福,儘管她說她是蔡瑟林,原來是劉江宇讓卞未來把智燦帶到家裡來的,他想讓更多的人知道蔡瑟林就是洪順福,劉江宇把洪順福變成蔡瑟林並和他結婚的事告訴了姜智燦,姜智宥也把父母的事故這一切告訴了他。
 
  看到那麼多人知道蔡瑟林是洪順福,朴福子勸她離開吧,可是蔡瑟林還是威脅她媽媽只要她不說,沒人能證明她是洪順福。智燦不能原諒朴福子幫著蔡瑟林,不肯說實話。閔先浩告訴姜智宥找到了那個護士,可是看到沒走多遠的蔡瑟林就沒再說了,蔡瑟林想知道姜智宥他們找到了什麼,可是姜智宥不會告訴她。
 
第61集姜智宥見到 那個叫金賢珠的護士
  閔先浩來姜智宥家吃飯,告訴她那個護士在釜山醫院,決定和她一起去找,姜智燦還是不高興朴福子不告訴他們真相,不怎麼理她,並且他告訴姐姐他要上大學,畢業了好保護姐姐。蔡瑟林擔心姜智宥找到什麼對她不利的,想從姜智燦那打聽出姜智宥到哪去了,去幹什麼去了,還好姜智宥之前告訴過弟弟要忍,蔡瑟林威脅姜智燦最好什麼都不要給劉江宇說,否則她會曝光他姐姐和他的事。
 
  姜智宥和劉江宇陪心兒一起去玩了很久,看著熟睡的心兒,讓姜智宥想起了她和劉江宇的過去快樂時光,可是這邊蔡瑟林怕姜智宥搶走心兒,準備送心兒出國。劉江宇找來了姜智宥的同學金敏珠,同時也是洪順福的同學,來公司採訪他和蔡瑟林,以此來折磨蔡瑟林。朴福子對於犯罪的女兒,對於知道真相不能說,天天做事都提不起精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
 
  劉江宇請金敏珠到公司來不光是為了折磨她,還是想拜託金敏珠準備揭穿蔡瑟林是洪順福的真面目,不過還有一些需要準備。閔先浩找卞日久拿簽約合同,卻發現卞日久在看什麼東西,看到他進來匆匆忙忙收了起來,這讓他覺得卞日久一定在看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回到辦公室,把卞日久的情況告訴了他的同事,正好他們會開抽屜。姜智宥準備去釜山,可是閔先浩早都把車票給她準備好了,他們來到了釜山醫院,可是金賢珠護士已經下班了,在樓梯上金賢珠看到了姜智宥,扭頭就走,原來吳東秀讓她不要再見姜智宥,還好姜智宥看到了她,最終還是見到了金賢珠。
 
第62集朴福子準備告訴姜智宥事情
  姜智宥見到了護士,可是她和護士的見面,也被蔡瑟林的人給監視了,並傳了照片給蔡瑟林,這讓蔡瑟林很緊張,責問吳東秀為什麼沒有阻止,吳東秀打電話給護士讓她閉嘴,這邊閔先浩發現了監視者,並讓他傳話給蔡瑟林說護士什麼都沒說,收到傳話的蔡瑟林認為姜智宥什麼都查不出來,可是事實上護士把什麼都告訴了她,朴福子是怎麼拚死照顧她的,以及她生下了一個男孩,可是孩子在哪還是不知道,只有朴福子才知道。
 
  劉江宇怎麼都聯繫不上姜智宥,想到前幾天閔先浩說她有事情要打聽,感覺有事情瞞著她。姜智宥讓劉江宇代她去陪心兒,回到家劉江宇的父親把所有人都喊到了書房,宣佈了自己的病情,並準備宣佈繼承公司的人,這讓原本就知道父親病情的劉江宇心裡更加悲傷,最後留下劉江宇,準備把公司交給他,卞日久坐不住了,準備提前收購股份讓蔡瑟林,可是他們的秘密談話卻被劉江宇給看去了。朴福子一邊做飯一邊哭,覺得對不起姜智宥兄妹,姜智宥回來就看到這一幕,她告訴了朴福子她知道的一切,讓她告訴她她的孩子在哪,可是一想到蔡瑟林,朴福子就什麼都不敢說,只說孩子還活著,這邊蔡瑟林一直擔心孩子被認出,經常夢到姜智宥帶走心兒,害怕她媽媽早晚會說出來的,準備弄走她媽媽。
 
  姜智宥聽說孩子還活著,身體在也受不了就暈了過去,善良的朴福子也想通了,自己不能為了自己的孩子,而讓別人的孩子受罪,只有自己才知道真相,她不說,還有誰來說呢,可是蔡瑟林帶走了她,準備把她送走,好在路上跑了,但是朴福子卻迷路了,可是蔡瑟林卻不死心,要把她媽送到療養院,姜智宥找不到朴福子,來找蔡瑟林,才知道是蔡瑟林想弄走她,卻在路上跑了,迷路的朴福子一心想著要回姜智宥父母的家。
 
第63集劉江宇揭穿了蔡瑟林的真實身份
  姜智燦來閔先浩家打印東西,看到了蔡瑟林拉扯他母親的視頻,一氣之下就去找蔡瑟林報仇了,可是還沒接近蔡瑟林,就被吳東秀給打倒了,這時劉江宇趕了過來,阻止了吳東秀,收到電話的姜智宥也趕過來拉走了姜智燦,再也忍受不了的劉江宇,揭穿了蔡瑟林就是洪順福,無法隱瞞的她,想請求劉江宇的原諒,都這時候了蔡瑟林還在為自己的欺騙找借口,還拿心兒來說事,一想到還有心兒劉江宇很氣自己的無能。
 
  蔡瑟林和卞日久想在公司搞鬼,以竊取資金取得股份,可是卻被閔先浩他們發現了,悄悄去卞日久的辦公室拍下了照片。另一邊姜智宥還在自責朴福子的走丟,可是姜智燦卻想到了朴福子可能去的地方,他們來到了以前的家,看到了坐在門口,可憐兮兮的朴福子,姜智宥就更自責了,不該為了孩子,那樣的去逼她。閔先浩看了拍的卞日久的資料,知道了他們是在做非法交易,同時也拍下了卞日久父親的遺囑,知道了他對劉江宇父親劉萬浩的怨恨,閔先浩準備告訴劉江宇。
 
  姜智宥兄妹把朴福子領回了家,像對待自己父母一樣照顧精神失常的她,以後都不會在逼迫她了。姜智燦找到了劉江宇,對於自己的衝動做了道歉,兩人談開了所有的誤會。身份被揭穿後,蔡瑟林想求得劉江宇的原諒,重新開始,親自煮東西給他吃,可是劉江宇卻已經準備離婚了……
 
第64集姜智宥知道了心兒是她的孩子
  劉江宇準備和蔡瑟林離婚,劉萬浩讓劉江宇做好準備,好接管公司,卞日久來向劉萬浩報告買畫的事情,想從中撈取錢財,可沒想到劉江宇說以後這件事他來負責,劉萬浩也同意了,卞日久儘管心裡不甘,可是也沒辦法。姜智宥來到劉江宇家照顧心兒,卻發現了剛洗完澡的心兒的右腳上有顆痣和自己腳上的一樣,心兒告訴她蔡瑟林要讓他去美國。
 
  劉江宇接管了美術館買畫一事,同時閔先浩也告訴他,畫是假的,讓他不光關心畫的真偽,還要在價格上多看一下,閔先浩把這段時間卞日久和蔡瑟林通過美術館交易拿走秘密資金的證據交給了劉江宇,並把自己搜集到的卞日久和蔡瑟林的資料交給了他,劉江宇認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並把這件事告訴了自己的父親,蔡瑟林知道了朴福子又回到了姜智宥的家,就過來要帶走朴福子,多虧姜智燦在,才讓她沒有得逞,善良的朴福子,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又會精神失常想在自己清醒的時候把真相告訴姜智宥,姜智宥知道了心兒是她的孩子,知道真相的她怎麼都無法相信,自己的孩子就在自己的眼前,都沒能認出來。這邊蔡瑟林還在想著早點送心兒出國。
 
  劉萬浩決定在生日那天把公司交給劉江宇,把秘密資金也交給劉江宇。朴福子告訴姜智宥真相後,就不在說了,這讓大家又信又不信,姜智宥一心想著早點見到心兒,公司交給了劉江宇,讓卞日久發火,劉玫瑰還以為她老公出軌了,姜智宥懷著無比激動的心情來到劉江宇家卻沒看到心兒。
 
第65集蔡瑟林、卞日久的陰謀被拆穿
  姜智宥並沒有衝動的說出心兒是她的孩子,只是在徵得劉萬浩的同意下把心兒帶回家吃飯。得知真相的劉江宇再想想之前自己的愚蠢行為,知道了就是他姐夫讓洪順福變成了蔡瑟林。
 
  劉江宇找人弄走了門口那幅畫,剛好卞日久過來,劉江宇就試探著告訴他這幅畫不值錢,準備扔了,因為是偽造的,可是卞日久說他不知道,事實上不管他怎麼說,劉江宇已經知道了他為了得到公司而做的事情,準備一一揭開他虛偽的面具,包括他讓洪順福變成蔡瑟林欺騙他。窮凶極惡的卞日久對劉江宇的做法異常惱怒,沒想到一向不喜歡管理公司的劉江宇,現在卻成為自己得到公司的絆腳石,他找來蔡瑟林,讓她們想辦法收購公司股份,蔡瑟林擔心卞日久對劉江宇做什麼,讓吳東秀看好劉江宇。蔡瑟林聽說心兒去了姜智宥家,就趕了過去,帶走了心兒,姜智宥明知心兒是自己的孩子,卻無法說出口,並不是她不想,而是她怕傷害孩子,為了進一步確認姜智宥悄悄的拿心兒用過的牙刷去做了親子鑒定。
 
  這邊一直都找不到的裴民秀也出現了,來到了劉江宇辦公室,說出了當年那晚的實情,他和蔡瑟林什麼都沒發生,可是又怎麼解釋心兒是他的孩子呢,還做過親子鑒定,劉江宇突然想到了姜智宥給他說過他們之間或許有過孩子,那麼心兒如果是他的孩子的話,有可能是姜智宥的孩子。這邊姜智宥也拿到了結果,心兒是她的孩子,姜智宥找到心兒,告訴蔡瑟林心兒是她的孩子,可是蔡瑟林卻讓吳東秀帶走孩子,還好劉江宇回來了,阻止了吳東秀,對於蔡瑟林的欺騙,劉江宇為這5年來沒有好好愛心兒而自責,姜智宥卻對於從來沒做過當媽媽該做的事情而自責,可是這時候的蔡瑟林卻還是沒意識到自己錯了,還想通過法律來要到孩子,一點都不為孩子著想,還想著讓心兒出庭,她已經不是在為了得到孩子,而是想得到心兒名下的遺產。
 
第66集為了心兒的姜智宥決定暫時不認心兒
  看到心兒睡熟的樣子,劉江宇想到了姜智宥給他說的,對於心兒他們倆都該說對不起,心兒那麼小,他們作為父母什麼都沒陪過他,並告訴劉江宇現在應該保護的是心兒,不讓心兒受到傷害。大家知道了心兒是姜智宥的孩子,就讓她帶回來,可是那樣的話,蔡瑟林又會鬧,對心兒不好,她也不想心兒上法庭,她不想那麼小的孩子受到傷害。劉江宇準備和蔡瑟林走法律程序,還準備告訴劉萬浩,可是蔡瑟林卻拿心兒威脅他。
 
  一直怕傷害孩子的姜智宥,夢見了自己的爸爸,她爸爸給她講了一個故事,兩個女人爭孩子的故事,只有擔心自己孩子受傷而不敢認孩子的人才是孩子真正的媽媽。就在這時候心兒卻生病了,姜智宥細心的照顧著孩子,可是這時的蔡瑟林卻在給律師商量著離婚但卻必須徵得孩子的撫養權的事,多虧了姜智宥的照顧,心兒才沒有什麼事,她也從趙博士那瞭解到了由於蔡瑟林給心兒的負擔過重,使得心兒從小就承受了很大的壓力,這也使得他遇到壓力就很敏感,如果再有什麼壓力,情緒上會出問題。
 
  姜智宥讓劉江宇把蔡瑟林帶到了她媽媽遇害的地方,看到這個地方,蔡瑟林很害怕,在姜智宥的一再追問下,她承認了是她害死了姜智宥的媽媽,可她並不認為自己錯了,姜智宥告訴她本來她還有機會求得原諒,可是蔡瑟林死不悔改,她的朋友洪順福死了,現在剩下的只有不擇手段的蔡瑟林,她不會在原諒蔡瑟林的。姜智宥決定放棄爭奪心兒,為了不傷害心兒,她決定保守秘密,並不是放棄心兒,準備等心兒在大點,能接受這個事情為止,現在就這樣照顧心兒。可是蔡瑟琳怎麼也沒想到劉江宇對於剛才他們的談話錄了音,為了防止以後蔡瑟林有什麼想法。可是狠毒的蔡瑟林會就這樣認輸嗎?
 
  看到心兒那麼喜歡姜智宥,蔡瑟林氣的不行,拉走了姜智宥,可是她和姜智宥的談話被卞日久聽到了,他聽到了心兒是姜智宥的孩子,卞日久擔心自己的謀劃被劉萬浩知道了可是為了守住自己的利益,蔡瑟林寧願什麼都聽卞日久的。劉江宇帶心兒和姜智宥來到了安放姜智宥爸媽的靈位前,想讓他們看看心兒,也想再次求得原諒。
 
第67集蔡瑟林送心兒出國
  卞日久認為蔡瑟林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決定向劉萬浩表明心兒的事情,可是蔡瑟林又怎肯在變成洪順福,她求卞日久不要這樣做,讓她做什麼都行。朴福子精神失常,常常有什麼想對姜智宥說,可是張嘴就忘了要說什麼,姜智宥準備帶她去看醫生。儘管蔡瑟林不放棄,不管怎樣都想守著劉江宇妻子、心兒媽媽的位置,可是知道真相的劉江宇只想早點和她離婚。走投無路的她和卞日久加快了謀取公司的步伐,不斷拉攏公司領導層到他們這邊,想在劉江宇繼承公司之前拉他下台,蔡瑟林知道劉江宇握著他的弱點,準備刪掉那段音頻錄音,她害怕如果那段音頻公開,卞日久就會拋棄她,獨佔一切,這邊閔先浩也意識到了卞日久想吞掉茂盛,決不能把公司交給卞日久,閔先浩一直在想著卞日久準備吞掉公司的事。
 
  這邊吳東秀為了幫助蔡瑟林,不惜在路上搶走了姜智宥的包,可是卻發現手機裡並沒有那個錄音。閔先浩看到了這一幕,很擔心姜智宥的安全。蔡瑟林趁劉江宇不在的時候偷偷進到他的辦公室找錄音,可是不但沒有找到,還被進來的劉江宇看到了,蔡瑟林在離開的路上看到了卞日久,怕卞日久懷疑她是告密,就說是處理心兒的事,卞日久告訴她如果想徹底解決,就送心兒去出國,可是蔡瑟林有把柄落在劉江宇手裡,他又怎麼會允許送心兒離開。
 
  蔡瑟林準備秘密的把心兒送出國,她認為只要送走了心兒,一切都會按她的計劃來,可是就在他們送心兒離開的時候,心兒卻跑了,正好被趕來的姜智宥和劉江宇碰到,他們帶走了心兒,劉江宇再也無法忍受蔡瑟林利用心兒,準備公開一切。劉江宇告訴了劉萬浩心兒是姜智宥和他的孩子。
 
第68集蔡瑟林被揭穿
  為了能守住心兒,姜智宥他們只好向劉萬浩坦白了一切,包括洪順福是怎麼變成蔡瑟林的,匆匆忙忙趕來的卞日久,看到劉萬浩知道了一切,為了不影響到自己,想法和蔡瑟林撇清關係,看到這樣的卞日久,蔡瑟林什麼都明白了,想揭穿卞日久,可卞日久不給她機會,找人把她拉了出去,儘管如此,卞日久還是不放心,怕把自己也捲進去。
 
  儘管劉萬浩很生氣,可是他相信姜智宥說的話,這邊儘管一切都揭露了出來,可是蔡瑟林還是不放棄,來到姜智宥家想帶走心兒,多虧了朴福子才讓她沒有得逞,這時姜智宥和姜智燦回來,被吳東秀攔在門口,多虧了姜智燦,姜智宥才進到屋裡,就看到蔡瑟林,蔡瑟林想帶走心兒,可是心兒卻不願跟她走,蔡瑟林被趕了出來,連自己的母親都沒有站到她那一邊,就這樣眾叛親離,可是蔡瑟林卻不肯回頭,還是不願放棄,蔡瑟林東窗事發,卞日久怕被牽連 ,在想著怎樣才能除掉她,另外找人幫他,他把電話打給了閔先浩,閔先浩將計就計以站在卞日久這邊,獲得他的犯罪證據,可是蔡瑟林怎肯輕易放過卞日久,就是死,她也不會自己死,她也要拉上卞日久。
 
  心兒晚上和姜智宥住在了一起,儘管不知道那才是自己的媽媽,可是心兒就是很依賴姜智宥,很喜歡和姜智宥在一起,這邊蔡瑟林一人在借酒焦愁,身旁只有一個對她始終不離不棄的吳東秀,蔡瑟林還是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埋怨所有人都沒站在她這邊,可是始終認識不到自己錯了。為了防止蔡瑟林帶走心兒,一早就有保安守在門口, 蔡瑟林一來就被擋在了外面,姜智宥從裡出來,告訴她不要再打心兒的主意,可是狠毒的蔡瑟林,卻說她得不到的,別人也休想得到。
 
第69集為了自己的慾望 蔡瑟林不肯放棄心兒
  這邊劉萬浩準備讓劉江宇離婚,娶姜智宥,有姜智宥呆在劉江宇身邊,他很放心,他希望姜智宥早點過門,可是為了心兒,姜智宥還是決定在等等。蔡瑟林來到公司,發現自己的辦公室,也被整理掉了,她去找劉江宇,可是劉江宇警告她如果不想成為殺人犯,最好馬上離開公司,不要在想什麼壞主意,被趕出公司的蔡瑟林並不放棄,決定去見記者。
 
  這邊卞日久把閔先浩介紹給了公司很重要的股東,以此讓閔先浩幫助他,同時也讓閔先浩覺得接近卞日久是對的,只有這樣才能阻止他做的事情,蔡瑟林也把姜智宥和劉江宇的事舉報給了記者。從風光的蔡瑟林一下被打回洪順福,這讓蔡瑟林不能接受,可是她還是不放棄心兒,跑到姜智宥家找心兒,她讓朴福子幫她找到心兒只有有心兒她才能在回到那個家,朴福子不幫她,她就責怪朴福子一心只想著姜智宥,從來沒想過自己的女兒,這讓朴福子很傷心,可是蔡瑟林還是不知道對自己的媽媽好,還是不知悔改。
 
  沒辦法的蔡瑟林守在劉江宇家搶心兒,可是卻被保安攔了下來,可是她找心兒並不是沒有心兒不行,她是怕沒有心兒她就不是蔡瑟林了,她救活心兒把心兒養大,都是為了自己的慾望,不管她在怎麼喊,都進不了劉江宇的家。無地方可去的她,最後只有跟著吳東秀走了,這邊心兒在問媽媽去哪了,姜智宥不敢告訴她她就是,只好說出差了,這邊劉萬浩覺得洪順福變成蔡瑟林,不是她一個人能做到的,一定有人幫忙,同時對卞日久的懷疑越來越大。
 
  蔡瑟林約見記者,關心她提供的報道什麼時候出,還提供了追加資料,可是她卻不知這一切都在金敏珠的監視內。飯桌上劉萬浩宣佈了讓劉江宇和姜智宥準備結婚,聽到這個消息,劉江宇很高興,可是這時候靠吳東秀進來的蔡瑟林卻來了,但是劉萬浩把劉江宇離婚的事情交給了卞日久來處理。
 
第70集蔡瑟林還在做最後的掙扎
  蔡瑟林來鬧事不成,還被趕了出來,劉萬浩把卞日久叫了出來,從側面告訴他,敢欺騙他劉萬浩的,他一個都不會放過,甚至會要了他的命,聽得出來的卞日久,想從台階上把劉萬浩推下去,現在要了他的命,劉萬浩也意識到了,他到希望他現在露出真面目。
 
  這邊金敏珠也把蔡瑟林讓記者公開的事情告訴了劉江宇,劉江宇也覺得蔡瑟林都這樣了,他們也不能在忍讓了,決定公開蔡瑟林的事情,他們隱去了名字,登了報,蔡瑟林被趕出了家,可是還有個卞日久沒有處理,雖然登報沒寫名字,但是大家海都知道了是誰,姜智宥看到心兒過的一點都不快樂,什麼都要按照別人的想法來做,決定給心兒換個幼兒園,因登報的事不成,蔡瑟林來找姜智宥,剛說兩句,就下手要打姜智宥被吳東秀給攔下了,連吳東秀都勸她停手。
 
  閔先浩看到媽媽留下來的日記,原來曾經因為劉萬浩 很多家庭過的不幸,可是劉萬浩卻一無所知,閔先浩把他調查的卞日久的情況告訴了劉江宇,可是要想弄得更清楚,必須讓卞日久認為他們倆的關係不好,這樣閔先浩才能更接近卞日久,於是兩人在卞日久面前上演了一出敵對的戲碼,蔡瑟林來幼兒園找心兒,發現心兒換了幼兒園,姜智宥見到吳東秀告訴他只有他才能讓蔡瑟林停下來,不要再繼續錯下去了,蔡瑟林來找姜智宥卻看到吳東秀從裡邊出來,她責怪姜智宥給心兒換幼兒園,姜智宥希望蔡瑟林說出一切,是誰讓她變成蔡瑟林的,說出一切請求原諒,不要在錯下去了,可是蔡瑟林卻不認為她錯了,吳東秀也勸蔡瑟林說出一切,就此停手,可是這時候的蔡瑟林誰的都不聽,他只好走了。蔡瑟林去見卞日久,可是久等不到,她打電話過去,威脅卞日久,可是卞日久卻說劉江宇和劉萬浩已經知道,就在這時一輛貨車開了過來。
 
【文中圖片轉載KBS】
(Visited 17,731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