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華麗的誘惑 分集劇情】電視劇 華麗的誘惑分集劇情16~30



華麗的誘惑》劇情講述一名女子受到神秘的吸引而來到華麗世界,並非本意地進入了原本並無交集的1%上流社會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華麗的誘惑




【人物介紹】
第16集日珠幫韓英愛解圍 權武赫發現日珠秘密
恩秀當著姜錫賢的面指出賬簿是偽造的,姜錫賢把韓英愛帶到客廳去找姜日道算賬。亨宇和恩秀獨自留在書房,他問恩秀為什麼著急向姜錫賢匯報,為什麼不肯再等一等,恩秀告訴他其實姜錫賢早已知道這一切,只是利用賬簿試探她。
 
姜錫賢把姜日道夫婦從臥室叫出來,質問他為什麼收韓英愛的200億,把打給恩秀的電話錄音放給他聽,姜日道不承認錄音的聲音是他的,姜錫賢狠狠揍了姜日道,要韓英愛要麼去坐牢,要麼去死。這時日珠出來,告訴爸爸聲音雖然和哥哥很相似,但不是哥哥的。
 
在這之前她偷偷錄過姜日道的聲音,找專業分析師和電話錄音進行了對比,證實兩份聲音是有差別的。姜錫賢看著日珠的檢測報告,韓英愛也解釋給姜日道錢只是想幫他參選,不是要姜日道調查姜錫賢的秘密資金。姜錫賢暫時打消了懷疑,要世英把錢退給韓英愛,他把韓英愛單獨叫到書房,警告她不要重蹈丈夫的覆轍。
 
權武赫一直想知道日珠保險箱的秘密,但試了幾次密碼還是不對。日珠能出面救韓英愛和姜日道是恩秀去找她求情,並以放棄和亨宇交往為條件的,姜錫賢的書房裡裝有監控,恩秀和亨宇的言談姜錫賢調出錄像看得一清二楚。
 
姜錫賢突然流鼻血,恩秀給他拿了藥,幫他清洗白襯衫上的血跡,姜錫賢感慨如果人生能及時清洗污跡該有多好。姜錫賢一大早開車去接恩秀,帶恩秀來帶農莊,恩秀的境遇總是讓他想起從前窘迫的生活,喝了酒的恩秀回憶起自己從前的夢想,說起自己的家因為一份莫名其妙放到自己書包裡的文件崩塌,很是痛苦。
 
權武赫終於打開了日珠的保險箱,發現裡面除了一個音樂盒外只有一份文件,而這份文件的複印件他在父親那裡見過。
 
日珠指責韓英愛當初把自己送回父親身邊只是為了利用自己,韓英愛也毫不客氣的猜測出當初恩秀書包裡的文件是日珠放進去的,告訴日珠還是互相信任吧。日珠聽韓英愛提起那份文件,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開保險箱,但卻發現裡面已經空無一物。而此時的權武赫發現了這份文件和亨宇爸爸當年自殺有關係。
 
姜錫賢送恩秀回家,亨宇在樓下等她,但恩秀沒聽亨宇的解釋,恩秀媽媽帶美萊回家,看到亨宇很生氣,丈夫的失業和死都和亨宇一家有關係,她不希望女兒再和亨宇有什麼聯繫。亨宇給恩秀打電話不接,執意的在外面等她,恩秀的手機沒電關機,亨宇冒雨在外面等了他一夜。早上恩秀醒來開機看到亨宇的短信,來到外面只看到亨宇留下的紙飛機。渾身濕透的亨宇到姜錫賢書房,質問他為什麼要利用剪輯的錄音拆散他和恩秀,恩秀恰巧來上班聽到他們的談話,她告訴亨宇她不想繼續糾纏下去了,因為她忘不了父親,而恩秀也不會背叛母親。
 
權武赫回家,帶回了玫瑰,日珠問他是不是他拿走了音樂盒和文件,武赫承認,他已經知道了是日珠的原因亨宇爸爸自殺,日珠希望權武赫把音樂盒和文件還給她,但權武赫已經把音樂盒用快遞寄給了亨宇。
 
第17集日珠受權武赫挾制 亨宇欲帶恩秀移民
日珠急匆匆趕到亨宇的辦公室,看亨宇正在打開音樂盒的小抽屜,裡面是空的,日珠一顆懸著的心放了下來。她告訴亨宇音樂盒是她還給亨宇的,從前恩秀搬家的時候讓她轉交,因為她愛亨宇所以保管至今,現在知道亨宇是利用她,所以要還給他。日珠回家去找權武赫要文件,權武赫告訴她這一次是警告,不可能把文件給她。
 
亨宇凝視著分別了十五年的音樂盒,想起十五年前的往事和恩秀最近的舉止,他去質問日珠,那天她肯在姜錫賢面前幫他們母子是不是和恩秀做了交易,十五年前恩秀書包裡的文件是不是和她有關,日珠驚愕他的猜測,只能說他胡說八道。
 
權武赫邀請亨宇和日珠吃飯,還邀請了恩秀,他拿那份文件要挾日珠和他好好相愛,他要撮合亨宇和恩秀。飯桌上日珠表現的和權武赫很親密,亨宇和恩秀很尷尬。
 
新的一天來臨,姜錫賢給恩秀放假,飯桌上少了恩秀大家都感覺少了點什麼。吃過早飯姜錫賢把亨宇叫到辦公室,質問他既然愛恩秀,為什麼還要接近日珠,是不是利用她。亨宇說從前愛過日珠,但她現在已經為人妻,這時從前的戀人出現,燃起舊情所以喜歡恩秀。不知為什麼,亨宇和恩秀總會讓姜錫賢想起從前的他和青美。
 
恩秀在集市買菜,碰到姜錫賢,她陪姜錫賢吃炒年糕。姜錫賢開車把恩秀送到樓下,和恩秀在一起,他感覺不是高高在上的總理,彷彿找回了從前清貧時的時光。
 
亨宇約恩秀出來,他再一次把音樂盒送給恩秀。恩秀拿著分別了十五年的音樂盒百感交集,她在音樂盒的抽屜裡發現五張機票,亨宇向恩秀承諾可以放棄復仇,可以離開媽媽,因為沒有他,媽媽一樣能過得很好,他要帶恩秀一家遠走高飛,離開這過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亨宇把恩秀緊緊的擁在懷裡,告訴她那天一定要到機場來。
 
姜錫賢一家一起吃飯,世英指責姜日蘭因為討厭他們的兒子,所以讓鎮宇去了美國,傭人們議論世英利用懷了兒子的手段,逼姜日道離婚娶了她,管家斥責傭人閉嘴。日珠在權武赫的房間裡翻找那份文件,權武赫進來,他告訴日珠想要她的心,要重新開始他們的愛情,生了兩個孩子後就會把文件還給她。
 
恩秀向姜錫賢請假早離開一會兒,她把亨宇帶到家裡,亨宇希望恩秀的媽媽和弟弟以及美萊一起和他們去外國,他有國際律師證,可以養活一家人,恩秀的弟弟范秀因父親的死對亨宇很有敵意,媽媽則擔心亨宇有多少財產,能不能養活她們一家人。
 
韓英愛到兒子房間看到亨宇的海外移民申請書,才知道兒子要和恩秀移民,亨宇告訴媽媽自己放棄了為父親復仇,要尋找屬於他和恩秀的幸福。韓英愛向姜錫賢求救,希望他留下亨宇,因為亨宇最瞭解秘密資金,姜錫賢讓趙部長冒充神秘人給恩秀打電話,說在一個儲物櫃有能逮捕姜錫賢的證據,告訴了她密碼要她要去取,他知道亨宇會監聽到這個電話,看他選擇復仇還是選擇愛情。亨宇知道了電話內容,還是忍不住去儲物櫃取走了賬本。這一切被趙部長躲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
 
恩秀的媽媽告訴女兒,自己和范秀不準備移民,要恩秀、美萊和亨宇一起走,恩秀帶著美萊到機場等亨宇,卻不知道此時亨宇正被叫到姜錫賢的辦公室。
 
第18集恩秀亨宇出國計劃再生波折 美萊失足從台階跌落
亨宇來到辦公室見到姜錫賢,問那本賬簿是不是他設下的陷阱,姜錫賢告訴亨宇恩秀在姜家等他,亨宇不得已跟隨姜錫賢回到姜家。深夜恩秀回家,恩秀媽媽看她和美萊回來很吃驚,恩秀解釋亨宇有急事晚走幾天。恩秀媽媽看到女兒回來了,又喜又悲,她回想過去的日子,覺得虧欠女兒很多,她希望女兒能和亨宇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
 
韓英愛對兒子決定放棄復仇很失望,但亨宇為了和恩秀的幸福對媽媽的勸說不為所動,韓英愛去找恩秀媽媽,譏諷恩秀配不上亨宇,結果被恩秀媽媽斥責,碰了一鼻子灰。亨宇在恩秀家吃過晚飯,二人在車上互送項鏈表達對即將到來的幸福的期望。權會長找到韓英愛,告訴她他有辦法能讓亨宇和恩秀不移民。
 
姜日蘭因為恩秀要出國去找恩秀,在樓下碰到馬社長,二人又吵架,姜日蘭氣呼呼的坐車走了,馬社長聽說恩秀要移民很意外。
 
姜錫賢找到亨宇和恩秀,告訴他們恩秀的出國禁令已經解除,給了他們後天的飛機票,還給了恩秀一筆錢。權武赫和日珠要給他們開一個派對,但在日珠的心裡,她不甘心句這樣對亨宇放手。為亨宇和恩秀送行的派對來了很多人,權武赫故意要日珠致辭,日珠只能送出祝福。姜日蘭故意找茬,說找恩秀那天晚上受到了侮辱,恩秀道歉也不依不饒,恩秀媽媽過來一頓吼叫,嚇得姜日蘭急忙閉嘴,恩秀急忙拉走媽媽。姜錫賢獨坐喝悶酒,恩秀扶他上床休息,喝醉的姜錫賢問恩秀能不走嗎?能呆在他身邊嗎,恩秀對姜錫賢的話很吃驚。
 
權武赫哄美萊玩,美萊在沙發上睡著了,醒來發現了權武赫衣服兜裡的文件,因為類似的文件她看媽媽拿過,所以美萊認為文件是媽媽的。日珠正巧進來,看到美萊手裡的文件正是權武赫從保險箱裡拿走,自己苦苦尋覓不到的,急忙向美萊要,美萊說什麼也不肯給,跑到姜日蘭的房間衣帽間躲藏起來。日珠追到姜日蘭房間被姜日蘭看到,姜日蘭趕走了她。
 
美萊把文件藏在衣帽間的一個皮包裡,她從姜日蘭房間出來,日珠在等她,還是要那份文件,美萊跑到大廳,日珠急匆匆追到大廳,眾目睽睽之下日珠謊稱美萊拿走了她的結婚戒指。美萊嚇得跑著去找媽媽,跑到外面的台階上,日珠和一群人追了出來,驚恐的美萊失足從高高的台階上跌落,聞訊趕來的恩秀抱著頭部出血的女兒失聲痛哭。
 
第19集美萊昏迷不醒 恩秀察覺真相
美萊被日珠追趕跑到外面的台階上,從高高的台階上跌落,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急救。
 
姜錫賢召集家人問美萊為什麼會從台階跌落,日珠說美萊拿了她的結婚戒指所以才追著要,但權武赫知道日珠想要的是什麼,回到臥室的武赫扒開日珠的手掌,戒指就握在她的手裡,日珠指責權武赫把那麼重要的文件竟然放在衣兜裡。
 
急救室的門開了,大夫的一句已經盡力了,讓所有的人擔心變成絕望,美萊因為腦出血病灶過大,處於半昏迷狀態,可能永遠也醒不過來,恩秀情緒激動衝到美萊的病房要喚醒女兒,亨宇把她勸出病房,但他除了安慰恩秀也束手無策。恩秀的媽媽後悔沒有看好孩子,恩秀從媽媽口中知道了戒指的事。
 
姜日蘭要參加聚會,對她的一個個名牌包左挑右選,卻不知道日珠處心積慮尋找的那份文件就在她的一個乳白色的包裡。
 
到了探視時間,恩秀換上無菌服去看望女兒,她突然想起什麼,急匆匆的衝到大街上,亨宇在後面跟著,拉住差點被車撞到的恩秀,原來恩想起女兒明天就要上學了,去給女兒買書包。
 
日珠擔心那份文件的下落,夜不能寐,她跑到恩秀家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份文件,結果碰到范秀,范秀說姐姐陪美萊在醫院,日珠趕到醫院,遠遠看到恩秀給美萊買了新書包和新文具。亨宇看恩秀不吃不喝,心思都在美萊身上,又心疼又難過。大夫來查房,告訴恩秀美萊已經從半昏迷狀態轉為昏迷狀態,隨時可能腦死亡。聽到大夫建議考慮捐獻器官,恩秀再也控制不住悲傷,大吵大鬧美萊一定不會死。姜錫賢趕到醫院,告訴大夫無論花多少錢,都要救這個孩子。醫院外面,恩秀自責對女兒關心太少,姜錫賢不知道怎麼安慰傷心欲絕的恩秀。
 
亨宇給恩秀帶來吃的,恩秀吃不下,甚至把即將失去女兒的痛苦發洩到亨宇身上,亨宇理解恩秀的痛苦。姜日蘭和世英去醫院看美萊,把恩秀叫出病房,給她帶來了飯菜,但恩秀什麼也吃不下,馬社長趕來和姜日蘭又吵起來,恩秀回到病房,發現日珠正在病房翻找什麼,看恩秀進來,日珠只能說美萊拿了她的戒指,恩秀指責日珠戒指會比命還重要嗎?從美萊摔倒她一直跟著女兒,並沒有發現什麼戒指,日珠訕訕而去。
 
范秀和媽媽來看美萊,聽了弟弟的話,恩秀突然意識到自己不能倒下,她要吃飯要陪女兒活著,恩秀媽媽要把美萊衣服拿回去,突然在衣服口袋裡掉出一枚戒指,恩秀拿著戒指,想起媽媽曾經仔細的翻看過女兒的衣服,但什麼都沒有,那麼現在戒指怎麼又會從女兒的口袋掉出來,想想日珠那天來的情形,恩秀猜測日珠不僅僅是想誣賴女兒偷她的戒指,她還在尋找什麼重要的東西。
 
恩秀的好姐妹在開派對那天拍了視頻送祝福,發到了恩秀的手機上,看著錄像中的女兒,看著家裡的女兒畫的木槿花,恩秀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是那份文件的原件上印有黃色的木槿花,女兒見過那份文件,曾經問她是什麼花,她告訴女兒是木槿花。她回憶起那天在救護車上,美萊最後一句話是,媽媽我看到木槿花了。
 
恩秀放大視頻,視頻中日珠正端著酒杯看著窗外,手上的戒指拍的清清楚楚,恩秀內心轉念,回想和日珠在一起的一幕幕往事,應該是美萊看了那份文件的原件,日珠追要,美萊才從台階跌落,日珠為了掩飾真相,跑到醫院把戒指塞到美萊的衣兜裡。
 
第20集恩秀回繼續姜家工作 日珠準備總統大選
恩秀看了好姐妹開派對那天拍的視頻,聯想到日珠的反常舉動,猜測出應該是美萊看了那份文件的原件,日珠追要,美萊才從台階跌落。她去找救護車司機,問有沒有什麼東西落在車裡,救護車司機說沒有,還奇怪昨天姜日珠議員也來問有沒有文件掉在救護車裡,救護車司機的話證實了恩秀的猜想。
 
恩秀請求姜錫賢要看一下美萊出事那天的監控錄像,聽說恩秀要調監控,日珠急忙趕到保安室,保安調出了美萊在台階上掉下的畫面,恩秀內心難過就離開了。日珠要和恩秀談一談,她告訴恩秀戒指的事不要擔心,恩秀質問她即使一個七歲的孩子拿走戒指能做什麼,為什麼緊追美萊不放,難道戒指真的那麼重要嗎?
 
恩秀回到醫院,亨宇陪著昏迷的美萊給她講故事,恩秀自責因為那天和亨宇在一起女兒才出事,因為愛亨宇女兒才躺在這裡,她把怒火發洩到亨宇身上,趕走了他。亨宇很痛苦,不知道該怎麼辦。
 
姜錫賢找到亨宇,希望他繼續做日珠的輔佐官,直到選舉,亨宇拒絕了,他告訴姜錫賢不要給恩秀墊付醫藥費,恩秀是他的女人他會負責,然後告辭離開了。日珠找到亨宇希望他繼續做輔佐官,亨宇拒絕並質問日珠是否感到愧疚,如果不是她追美萊,現在他和恩秀早已離開,開始新的生活了,既然不愛權武赫,那戒指有那麼重要嗎,日珠生氣的轉身離開。
 
恩秀對著病床上的女兒發誓,要讓害女兒躺在這的人得到報應。她去找姜錫賢希望他給雇一個護理員,她回來上班,姜錫賢答應了。早餐桌上,姜錫賢要世英把以前恩秀管理的賬目交出來,恩秀要回來工作了,聽到這個消息只有姜日蘭很高興。大選在即,日珠要在電視台接受訪問,然後舉行後援會。姜日道向父親要錢,姜錫賢拒絕了。恩秀要一起工作的慧靜盯著日珠。
 
恩秀要去醫院,姜錫賢要他坐趙部長的車去。恩秀出門碰到日珠,問日珠是不是美萊拿走了不不該拿走的東西,大選在即,是不是不能給敵方看的重要文件,要不要幫忙找一下,日珠情急之下說不必要,恩秀反問那美萊拿走的就不是戒指是文件了,日珠後悔失言,急忙說不必要幫忙找戒指。日珠又去姜日蘭的房間尋找,但裝文件的包被姜日蘭拿著去逛街了。
 
恩秀回醫院看到亨宇在照顧美萊,她把亨宇叫出來,告訴亨宇無法原諒自己,現在唯一能做的是做一個媽媽,沒有資格愛別人,也沒有資格被人愛,望著恩秀離去的背影,亨宇傷心難過。
 
亨宇去看美萊,護工說孩子的媽媽不讓他見,他給恩秀打電話,恩秀沒接。管家送來衣服,說總理要她穿著參加後援之夜,恩秀拿著衣服問自己去是否恰當,姜錫賢說可以不去,要恩秀自己決定。恩秀看著電視上日珠和權武赫燦爛的笑臉,決定去參見宴會。姜錫賢一家在宴會門口迎接客人,看著盛裝而來的恩秀,所有人都驚呆了。
 
第21集姜日道帶人大鬧病房 姜錫賢要和恩秀結婚
姜錫賢一家在宴會廳門口迎接客人,恩秀盛裝而來,挽住姜錫賢的胳膊,和他一起走進大廳。亨宇要把恩秀拉出去,恩秀拒絕,她主動和姜錫賢說要上台致開場白,恩秀站在麥克風前,向大家介紹日珠,日珠上台,二人互相擁抱,恩秀在她耳邊說還知道她很多秘密。宴會上的李檢察官因為六年前的案子認識恩秀,說恩秀是個騙子,對恩秀再三侮辱,亨宇忍無可忍揍了他,姜錫賢也上前給他一記耳光,其實李檢察官的所為是權會長授意的。
 
亨宇把恩秀帶到樓梯間要他離開,姜錫賢也來看恩秀,恩秀不顧亨宇的阻攔執意和姜錫賢回到宴會廳。宴會結束後姜錫賢把恩秀送回醫院,看著恩秀走進樓門,亨宇走過來指責姜錫賢竟然要玩弄一個如此年輕的女孩,讓他不恥。姜錫賢回家,日珠也來責問他為什麼要讓恩秀去宴會,姜錫賢只是說恩秀作為秘書參加,沒有什麼值得意外的。
 
日珠回到臥室告訴權武赫,文件在恩秀手裡,如果找到文件,她就會成為他真正的妻子。范秀回家,發現家裡有兩個陌生人在翻找什麼東西,撕打中陌生人逃跑。范秀到醫院包紮,恩秀一下子猜到家裡的陌生人是受誰的指使,目的是什麼。
 
恩秀辦了新手機號,把音樂盒快遞給亨宇。亨宇撥打恩秀電話,變成空號,他去找恩秀,恩秀看到他也看到姜錫賢散步回來,她招呼姜錫賢,姜錫賢沒回應就走了,恩秀髮現姜錫賢不和她一起用餐,有什麼事要別人辦,把新換的電話號碼給他也沒要,處處刻意迴避她。姜錫賢看恩秀獨自喝酒,恩秀好像醉的要跌倒,姜錫賢去扶她,亨宇進來扶走恩秀,恩秀出門告訴亨宇她沒有醉,亨宇問她是要誘惑姜錫賢嗎,恩秀反問為什麼不可以,為了美萊,為了給美萊討回公道她現在不惜一切。
 
護工在護理美萊,突然發現美萊心跳不正常,恩秀接到孩子病危的消息急忙趕到醫院,姜錫賢聞訊緊跟而來,恩秀伏在姜錫賢肩頭痛哭,姜錫賢安慰她。這一幕恰巧被給姜錫賢送衣服的高室長看在眼裡。聽到醫生說美萊恢復正常,恩秀如釋重負。
 
清晨姜錫賢去散步了,沒和家人一起去用餐,高室長趁機和他的子女說恩秀誘惑總理,昨天她在醫院看到了。恩秀進來,姜日道侮辱恩秀,亨宇護著恩秀,揍了姜日道,姜錫賢散步回來,日珠直接問他恩秀是不是誘惑他,姜錫賢罵他們都瘋了。
 
恩秀在書房,日珠來找她,恩秀告訴日珠家裡進小偷了,但什麼都沒少,她把美萊交給她的黃色木槿花藏起來了,日珠不知道恩秀的話是真是假,但她肯定恩秀一定知道了什麼。
 
姜錫賢去向醫生瞭解美萊病情,回來在病房門口聽到恩秀母女對話,知道家人來鬧了,他問恩秀有人打她了嗎,恩秀說因為太累了,妄想得到總理大人的庇護,所以應該挨打,姜錫賢凝視著哭泣無助的恩秀,承諾自己會成為蔭蔽他的大樹,如果成為他的家人就沒人敢再說什麼了,他讓恩秀和他結婚。姜錫賢的話被來看美萊的亨宇聽到,他緊緊抓住姜錫賢的衣領,問他剛才說了什麼。
 
第22集亨宇調查誰對美萊下黑手 姜錫賢力排眾議和恩秀結婚
恩秀回到病房,媽媽要她和亨宇結婚,美萊她來照顧,恩秀告訴媽媽,自己和亨宇分手了。亨宇進病房,媽媽要恩秀有什麼誤會和亨宇說清楚。亨宇告訴恩秀,姜錫賢偷錄了他和媽媽的談話,剪輯以後給她聽,很早就對她用心了,但恩秀卻不想聽他解釋,丟下亨宇走了。
 
第二天一早,恩秀來到姜家,當著大家的面把錢還給日珠。姜錫賢和大家一起吃早飯,他質問姜日道是不是打了恩秀,姜錫賢告訴他競選江南取消,如果再做過分的事,雲江財團董事長的職位也不要做了,姜日道不敢再吭氣。姜日道的子女聽說爸爸要和申恩秀結婚,異口同聲的反對。
 
趙部長奉姜錫賢的命令送恩秀回家,恩秀走到樓梯上發現亨宇在等她。亨宇告訴恩秀,為了她放棄計劃了15年的復仇,放棄了媽媽,為什麼要和他分手,他沒有自信能度過沒有恩秀的日子。恩秀只能含著眼淚祝福亨宇能遇到更好的人,組建幸福的家庭。回到家的恩秀喃喃自語,她對不起愛她的亨宇,不能讓亨宇捲入這場復仇中,希望他原諒她的放手。
 
姜錫賢詢問送完恩秀的趙部長對這件事的看法,趙部長對總理的決定從不懷疑。范秀質疑姐姐為什麼要嫁給一個老頭,他不理解一向堅強的姐姐為什麼要這麼做。姜日道和權武赫來找亨宇,他們要亨宇趕快去追回他的女人,
 
恩秀要去和姜錫賢結婚,媽媽罵恩秀是在懲罰她,范秀則起身就走了。晚宴上權會長和兒子不請自到,畫好妝的恩秀走進宴會廳,姜家人個個表情凝重,亨宇在走廊默默看著心愛的女人成為別人的新娘,內心痛苦萬分。馬社長來找恩秀,碰到姜日蘭,聽說恩秀和她爸爸結婚了,和姜日蘭跑到烤肉店喝酒。
 
晚宴結束後,日珠對恩秀嫁到姜家心焦如焚,她要武赫幫忙處理恩秀,姜日道也發誓絕不善罷甘休。亨宇不顧一切跑到姜錫賢家裡,卡著姜錫賢的脖子質問他是不是他為了佔有恩秀,指使趙部長推美萊的。姜錫賢昏了過去,這時恩秀看著櫃子上一個雕像搖搖欲墜,她撲在姜錫賢的身上替他擋住那個雕像。
 
第23集亨宇因故意傷害被刑拘 日珠為恩秀亨宇設陷阱
亨宇被警察帶走。姜錫賢醒來關心恩秀傷情,關照這件事不能洩露出去。姜日道對父親和亨宇的事幸災樂禍,韓英愛十分擔心兒子,姜錫賢和權會長商議怕亨宇在法庭上說出他們的秘密,權會長建議讓亨宇永遠在監獄呆著。恩秀在臥室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韓英愛去見亨宇,問他已經忍了十五年為什麼不能再忍,亨宇說恩秀是他活下去的希望,是他的全部,他不明白恩秀為什麼不回頭,他甚至拒絕媽媽為他請律師。姜錫賢看恩秀醒來,問她希望如何處置亨宇,他試探恩秀對亨宇還有沒有感情,恩秀看出了姜錫賢的用意,她假稱怕亨宇出來會再次傷害姜錫賢,不希望他把亨宇放出來。
 
姜日蘭一覺醒來發現赤身裸體的和馬社長睡在一張床上,馬社長也很吃驚自己酒後亂性,他獨自開車走了,把姜日蘭丟在酒店門口。
 
姜錫賢去見亨宇,亨宇稱後悔沒早殺了他,他質問姜錫賢父親臨死前看到的字條「我會對你兒子負責」是怎麼回事,姜錫賢要亨宇去國外,他告訴亨宇恩秀對他沒感情,自己也會照顧好他媽媽。亨宇回應姜錫賢,他已經無谷底可跌落了。要想封住他的嘴就殺了他,不然姜錫賢很快會下地獄的。
 
日珠派人把亨宇帶到她的辦公室,佯裝要詢問他,要人解開他的手銬。日珠給他車鑰匙希望他逃跑,亨宇不想接受她的幫助,但聽說是恩秀叫她這麼做的改了主意。日珠假裝被亨宇打倒,外面看守聞聲進來也被亨宇打倒,亨宇又打倒了攔截他的警官,開車逃跑了。
 
飯桌上,姜錫賢和恩秀聽到亨宇逃跑的消息都很吃驚。亨宇開車逃跑,在車裡發現了一個包,裡面有衣服現金,還有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今晚九點在美萊病房見,字跡是恩秀的,這一切是權武赫幫日珠精心為亨宇和恩秀設下的陷阱。
 
晚上喬裝打扮的亨宇來到美萊病房,日珠和權武赫通過病房監控監視著病房的一切。恩秀看到亨宇很吃驚,這時姜錫賢進來,亨宇躲到櫃子後面,姜錫賢告訴恩秀請了外國專家給美萊看病,恩秀勸姜錫賢時間太晚了,要和姜錫賢一起回家。
 
恩秀和姜錫賢走了,亨宇看著美萊脖子上的項鏈,想起從前和美萊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他來到醫院外面,看到美萊和姜錫賢坐車離開。姜錫賢和恩秀到家下車,他告訴恩秀要給她母親買了一套房子,恩秀可以偶爾回娘家看看。
 
日珠要女傭洗衣服,恩秀要女傭熱牛奶,日珠生氣的摔碎了牛奶杯子,恩秀看姜錫賢在門外觀看,故意激怒日珠,日珠打了恩秀一個耳光,恩秀撲在地上手被碎玻璃扎出了血。
 
第24集日珠向恩秀下跪道歉 姜錫賢懷疑亨宇恩秀舊情未斷
姜錫賢看到日珠打恩秀,立刻走出來,看到恩秀受受傷,嚴厲的要日珠必須正式道歉,日珠只好跪在地上請求恩秀原諒。她回到臥室向權武赫發誓,一定要恩秀加倍償還。
 
恩秀去看美萊,趙部長跟隨保護。恩秀見到媽媽,說起姜錫賢要給她買房子的事,媽媽不願意接受,恩秀拿出錢,說這是自己做秘書的工資,媽媽接受了。姜日道因為世英討好恩秀要揍她,恩秀阻止,他要出手揍恩秀,姜錫賢警告兒子,如果再敢對恩秀不敬,就要他離開這個家,恩秀反而勸姜錫賢對兒子好一些,令姜錫賢更感到恩秀的通情達理。
 
吃晚飯的時候,姜錫賢告訴姜日道可以參加江南競選,姜日道喜出望外,聽父親說是恩秀的建議,心裡覺得意外,姜錫賢建議日珠和權武赫要個孩子,武赫很高興。吃過飯世英對姜日道能參選很高興,姜日道也覺得世英討好恩秀自己受益匪淺。日珠和權武赫策劃讓恩秀在這個家消失,慧靜偷聽到他們的談話,告訴了恩秀。
 
亨宇躲開傭人的視線跑到姜錫賢家找恩秀,姜錫賢半路不舒服回家吃藥,看到恩秀和亨宇在屋子裡,他要恩秀進臥室,命令亨宇離開,這時候姜錫賢心臟病發作,趙部長進來被亨宇打到在地,逃跑的亨宇遇到日珠,日珠支開追趕的趙部長,告訴亨宇恩秀的手是因為哥哥受傷,爸爸對她也懷疑,恩秀是為了美萊不得已才留在這裡的。亨宇要日珠幫忙見恩秀,他要帶恩秀走。
 
姜錫賢吃過藥好些了,他看到恩秀對他關心,看到恩秀怕他出事,他要活得久一些保護恩秀。日珠和權武赫商議晚上把恩秀騙到醫院和亨宇見面,慧靜偷聽到他們談話,告訴了恩秀。日珠找到恩秀,要她晚上9點去醫院,謊稱推美萊的兇手會去醫院,在那坦白。
 
日珠去找姜錫賢,告訴父親亨宇沒忘記恩秀,恩秀每天晚上借口去看孩子是和亨宇見面,要他監視恩秀。晚上恩秀穿好衣服去醫院,姜錫賢問她今晚不去可以嗎,今晚他身體不舒服,恩秀稱和美萊約好了,馬上會回來。恩秀到了醫院,告訴跟著她的趙部長說要獨自去病房,趙部長給跟蹤而來的姜錫賢打電話,報告恩秀的行蹤。
 
恩秀推開病房的門,果然看到亨宇,她告訴亨宇從來沒說過和他見面,亨宇拿出字條,姜錫賢推門進來,問恩秀是不是欺騙了他,為什麼兩個人會在這見面,這時檢察官和警察衝進病房,抓住亨宇給他戴上手銬。
 
第25集日珠被趕出家門 姜錫賢手術出意外
亨宇問檢察官是怎麼找到他的,檢察官告訴他是申恩秀舉報的,亨宇沒有帶到檢察院,而是去見權會長和韓英愛,韓英愛告訴亨宇是日珠幫他逃走的,日珠這麼做只是為了讓姜錫賢懷疑恩秀,但亨宇還是不願意相信是恩秀向檢察院舉報他。
 
病房裡恩秀告訴姜錫賢,是日珠叫她來,說在病房可以見到害美萊的兇手。姜錫賢回家問日珠為什麼幫亨宇逃走,日珠堅決否認,趙部長把醫院的監控找到拿給姜錫賢。日珠不得不承認,但卻指責姜錫賢為了得到恩秀指使趙部長去推美萊,這話徹底激怒了姜錫賢,他要日珠滾到她的夫家去。權武赫聽到要和日珠去他家非常高興,但日珠稱爸爸的秘密資金還沒到手。
 
姜錫賢見權會長,權會長問他為什麼要兒子媳婦回家住,姜錫賢稱結婚住婆家很正常,要日珠到權會長選區參選,姜錫賢問怎麼處理陳亨宇,他不希望亨宇把他的秘密暴漏出去。權武赫和日珠回家,看到喝得醉醺醺的亨宇,知道是爸爸安排住在家裡的,他生氣質問好不容易把日珠和亨宇分開,現在兩個人又住進一個家裡是怎麼回事。
 
姜錫賢最近心臟病發作的越來厲害,為了能長久的守護恩秀,他去看醫生決定手術,但要承擔很大的風險。在恩秀的陪伴下,姜錫賢被推進手術室。姜錫賢在進手術室前修改了遺囑,在日珠的威逼利誘之下律師給她看了遺囑內容,當日珠看到雲江集團1000億非法資金全部都給申恩秀時非常吃驚,律師告訴他姜錫賢把青美秘密資金都留給她了。
 
姜錫賢在手術室心臟驟停,雖經搶救脫離了危險,但因心臟停播影響血液輸送大腦,引起腦損傷,有可能處於植物人昏迷狀態。姜日道跑到恩秀房間要她出去,他揪著恩秀的頭髮把她拖到客廳,宣佈這個家的主人現在起是他,要傭人把恩秀拉出去,姜日蘭看不下去,不許她們這麼對待恩秀,恩秀要傭人放手,自己走出了房間。
 
恩秀來到醫院,看著昏迷在病床上的姜錫賢,希望他快點醒過來,她去美萊病房,亨宇跑到姜錫賢病房,他告訴姜錫賢他們的賬還沒算完,要他快點醒過來,要親手送他走。
 
亨宇被姜錫賢手下拖到門外,昏迷的姜錫賢聽著亨宇暴怒的聲音,腦海裡閃現他和恩秀在一起的一幕幕,終於睜開了眼睛。守候在美萊床邊的恩秀聽到姜錫賢醒來的消息急奔出去,和坐輪椅來到走廊的姜錫賢緊緊擁抱在一起,而這一切被一旁的亨宇無奈又心痛的看在眼裡。
 
第26集姜錫賢康復出院 把一千億巨款轉贈恩秀
亨宇看到恩秀和醒來的姜錫賢緊緊擁抱在一起,決定改變自己。他去找權會長,權會長看亨宇面貌煥然一新,感歎他終於活過來了。亨宇要幫權會長找到姜錫賢的秘密資金,權會長非常感興趣。亨宇要他幫忙解除通緝令,安排一個合適的職務,並提出了不菲的薪水,權會長答應了。
 
亨宇在權會長家用餐,武赫看到亨宇很介意,日珠則有些尷尬,吃過飯亨宇和權會長家人打牌,武赫在牌桌上要求亨宇輸了就離開這個家,結果亨宇大勝,贏了很多錢。武赫很生氣,他實在不希望亨宇留在這個家。
 
權會長請姜錫賢和恩秀吃飯,姜錫賢沒想到亨宇也來了。亨宇恭喜姜錫賢手術成功,譏諷他和年輕女人生活要有個好身體,告訴他自己被聘為權會長的財務擔當律師,薪水也多了許多。恩秀看到亨宇很吃驚,借口去洗手間,她以為亨宇還在監獄,現在看他安然無恙放下心來。
 
姜日蘭去馬社長的烤肉店,因為對一個老奶奶不禮貌遭到馬社長的斥責,馬社長問她為什麼要追他,姜日蘭稱因為一夜情,馬社長要他把一份禮物轉交恩秀,說著關上門進屋了。
 
姜錫賢教恩秀下圍棋,他叫日珠來問她知道亨宇去權會長那做財務律師嗎,日珠很意外。姜錫賢要恩秀先出去,告訴他青美財團的財產都歸她,但不要抱怨恩秀,恩秀偷聽到了他們的談話。她去見韓英愛,告訴她亨宇處境危險,問青美財團是怎麼回事,韓英愛只說是讓日珠當選總統的巨大資金。
 
姜錫賢要趙部長把一千億秘密資金的賬簿燒掉,把保險櫃的資金轉到女主人名下。亨宇帶檢察官去搜查保險櫃,裡面空空如也,姜錫賢還是先下手一步。恩秀和姜錫賢說拒絕那一千億資金,姜錫賢要恩秀收下,將來他死了美萊也需要錢。
 
第27集恩秀涉嫌獲取非法資金被審查 姜錫賢放棄一千億換恩秀自由
亨宇舉報了姜錫賢,他帶檢察官搜查了姜錫賢的手下辦公室,獲取了證據。他利用權會長的勢力,帶檢察官到姜家,以非法資金的罪名要姜錫賢去警察廳協助調查,並且指控申恩秀涉嫌獲取非法資金和逃稅,也帶走了恩秀。韓英愛聞訊趕來,狠狠扇了兒子一個耳光,亨宇對媽媽說要各走各路,帶檢察官們離開。
 
亨宇去見恩秀,說姜錫賢到處找關係但沒用,恩秀下跪懇求亨宇懲罰她,不要為難總理,不然美萊該怎麼辦。權俊赫把恩秀給亨宇下跪的視頻給他看,姜錫賢要見權會長,他知道權會長要的是錢,同意把那一千億給權會長。權會長目的達到,姜錫賢和恩秀回家了。
 
恩秀回家後問自己為什麼會被放出來,姜錫賢告訴她給了他們想要的,他不想自己的事牽連恩秀。權會長和權俊赫、亨宇慶賀拿到姜錫賢的一千億,權武赫和日珠也回家。日珠去亨宇房間找他,願和他聯手對付恩秀,亨宇向她伸出了手。權武赫派傭人跟蹤日珠,日珠從亨宇房間出來,他很介意他們兩個單獨在一起。亨宇獨自坐在車裡,他沒有因為報復恩秀而快樂,反而十分痛苦。
 
姜日蘭把馬社長的禮物給恩秀,才知道馬社長叫馬吳光。她知道馬吳光喜歡恩秀,故意穿成恩秀的風格去見他,她到烤肉店幫忙端盤子,把烤肉撒到顧客身上,看到顧客和姜日蘭發火,馬吳光挺身而出幫姜日蘭。
 
恩秀約見亨宇,希望他收手,不然他會受傷,亨宇說他貓哭耗子假慈悲,他現在聽不進恩秀的任何話。恩秀知道慧靜的孩子有病,給她一筆錢。
 
日珠看到恩秀拎著姜日蘭送的白色的包。日珠那份文件會不會在那個包裡。醫院裡恩秀媽媽喜歡那個包,恩秀就把它送給了媽媽。恩秀媽媽和老姐妹打牌輸了錢,把恩秀送的包做賭注,結果把那個包輸了。
 
日珠看恩秀媽媽從醫院出來把那個包拿走了,跟蹤到恩秀家,看恩秀媽媽的朋友走了,就向恩秀媽媽說這個包是她丈夫給她的,知道她送人很生氣,要再買一個給她,知道包讓恩秀媽媽的朋友拿走了,日珠追出去尋找。恩秀接到媽媽電話,一下子猜測包裡有秘密文件的原件,在樓梯上遇到拿到包的日珠,恩秀上去搶奪,日珠險些墜下樓梯,恩秀抓住她的手,問她放手會是什麼後果。
 
第28集亨宇挑起姜錫賢和權秀明爭鬥 恩秀偷走文件救亨宇
恩秀沒有放開日珠的手,而是把她拉了上來。她告訴日珠,不能這麼讓她受傷,而是要在總理公開文件的時候,她要在場。恩秀轉身下樓,日珠卻去追了上來,推倒恩秀,搶走了手提包,然而手提包裡卻沒有那份文件。就連恩秀也不知道,她把這個包送給媽媽後,媽媽以為裡面的文件是垃圾,把它扔進垃圾桶裡,後來又把它揀出來來,怕弄髒了桌子,墊在飯盒下面。
 
恩秀質問日珠,十五年前是不是她把那份文件放在自己的書包裡,日珠知道恩秀已經猜到了事情的真相,索性承認,十五年前因為太喜歡她身邊的亨宇,想把她趕出那個家,知道那份文件很重要,就偷了它複印了一份,塞在她的書包裡。她反問恩秀沒有證據,能怎麼樣,恩秀告訴她,該贖罪的不是那份文件,而是為了隱藏文件對美萊的傷害,她一定會讓她受到懲罰的,說完把那個手提包扔到日珠懷裡,轉身離開。
 
權會長給亨宇五十億的股票,作為亨宇給他贏得一千億的回報,這時武赫回家,看到這一幕威脅要去監察廳告發,權會長警告兒子,如果他敢去就撤掉他專務的職位,權武赫去了酒窖。亨宇稱他和日珠相愛了十五年,現在日珠也沒忘了他,看著權武赫冒火的眼睛,亨宇把紅酒倒在自己身上,摔碎酒瓶,佯裝受傷倒在地上,權會長和大兒子聞聲趕來,帶亨宇換衣服上藥,無論武赫怎麼說不關自己的事,權會長父子都不相信。
 
恩秀陪姜錫賢來到他和青美曾經就讀的大學,背誦姜錫賢和青美曾經背誦過的詩歌,姜錫賢很驚訝,接到日珠電話的亨宇心痛的遠遠的注視著著這一切。趁姜錫賢走開,亨宇來到恩秀身邊,嘲笑她像個狐狸精刻意模仿青美,他要讓恩秀嘗一嘗自己遭受到的痛苦。回來的姜錫賢看到二人在一起怒不可遏,亨宇告誡姜錫賢恩秀笑裡藏刀,能拋棄自己也能拋棄他,不明真相的路人看三人吵架以為是爸爸阻止女兒戀愛,令姜錫賢和恩秀更尷尬。
 
韓英愛在亨宇的授意下,把他管理秘密資金時的違法資料給了姜錫賢,他要挑起權秀明和姜錫賢之間的戰爭。姜錫賢知道亨宇刪除了對他不利的證據,但還是交給趙部長要他好好研究,他要報復權秀明,要把亨宇送進監獄。趙部長找到朴商務偷拍的三張亨宇在金庫的照片,這是亨宇和秘密資金相關的唯一證據。
 
姜錫賢要召開新聞發佈會,公開承認自己的錯誤,稱只是想通過雲江集團把錢用在有意義的地方,但陳亨宇協同權會長把雲江集團的秘密資金據為己有。恩秀在姜錫賢辦公桌上發現了一個材料袋,知道裡面有亨宇和秘密資金相關的唯一證據,為了保護亨宇,她拿走了材料袋。
 
恩秀約見亨宇,把那三張照片給他,亨宇不明白對自己表現的如此絕情的恩秀為什麼又幫自己,恩秀稱只是為了償還亨宇從前為自己所做的一切。恩秀離開,亨宇凝視著手裡的照片,想起美萊,去醫院看望美萊,卻在無意間發現了恩秀媽媽放在桌子上墊飯盒的那份文件,這不是十五年前爸爸失蹤的那份原件嗎?怎麼會在這裡?
 
第29集亨宇無意中發現重要文件 恩秀希望姜錫賢替她討回公道
恩秀從媽媽口中知道了文件被媽媽當垃圾墊飯盒,所以被亨宇無意中發現,也確認了美萊是發現文件被日珠追趕,她發誓一定要替女兒報仇。
 
亨宇回到權會長家,權會長正和兩個兒子正焦急的商量對策,亨宇建議不要召開記者會,發表一個聲明,是因為亨宇舉報才搜查,但因為姜錫賢是大人物,所以沒公開搜查,然後把錢交給國家。這樣權會長什麼也沒得到,亨宇承諾會給他找到更多資金,權會長權衡利弊,採納了亨宇的建議。
 
恩秀和姜錫賢下棋,問起亨宇是不是住在權會長家裡,她建議現在不利於戰爭,希望和權會長和解,姜錫賢感覺恩秀言之有理,帶恩秀一起去權會長家。權會長還在慪氣,指責他連累了兒子,讓自己雞飛蛋打還受到輿論的譴責,姜錫賢要恩秀出去一會,權會長也支開了權俊赫,兩個人要單獨談一談。
 
恩秀來的目的是希望找到那份文件。這時恰巧亨宇從自己房間裡出來,亨宇到客廳意外的看到姜錫賢,姜錫賢指責權秀明用陳亨宇對付他,告訴他陳亨宇能背叛他也能背叛權會長,權會長則嘲笑他們因為女人吵架,要他把那個女人叫來再吵,亨宇知道恩秀也來了,猜到她是為那份文件而來,他回到房間果然看到恩秀在翻箱倒櫃的尋找,他質問恩秀當年為什麼拿走那份文件,恩秀只懇求他什麼都不要問。
 
姜日蘭她把標示懷孕的驗孕棒給馬吳光看,馬吳光非常高興,要雙方見家長商量婚事。
 
恩秀懇求亨宇把文件還給她,願意拿任何條件交換,恩秀抱著亨宇的大腿跪在地上,懇求亨宇把文件還給她,要讓害爸爸和美萊的兇手受到懲罰,亨宇以為恩秀又在騙她。他看恩秀這麼想要文件,把文件拋到車道上,恩秀不顧性命去揀,幸虧亨宇抱著她滾到路邊才躲過一劫,看著拿著文件離開的恩秀,亨宇不明白為什麼在恩秀的眼裡這份文件比生命還重要。
 
權會長撤了權武赫的職位,權武赫去找爸爸質問,權會長指責兒子毫無用處,權武赫稱自己在日珠的音樂盒裡找到過一份重要文件,但後來就消失了,搜查了恩秀的家也沒再找到。他們的談話被失魂落魄回家的亨宇聽到。
 
亨宇回想曾經的一幕幕,終於想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他到醫院去找恩秀,問她為什麼要瞞著自己獨自報仇,恩秀不希望牽連亨宇,要把文件拿給姜錫賢,給爸爸和美萊討一個公道,但亨宇告訴她姜錫賢不會為了她放棄日珠。
 
恩秀沒有聽出亨宇的勸告,逕直跑去找姜錫賢,告訴他是因為想報復才和他結婚的,是要借住總理的力量懲罰把美萊害成植物人的人,她拿出了那份文件,告訴姜錫賢十五年前偷走文件陷害自己的人是日珠。
 
第30集姜錫賢袒護日珠 申恩秀被趕出姜家
恩秀拿著文件徑直去找姜錫賢,告訴他十五年前偷走文件陷害自己的人是日珠,是她把文件藏在房間裡被美萊發現,並把美萊推下台階。恩秀拿出手機,裡面的視頻證明在酒會的當晚戒指一直戴在日珠的手上。日珠卻否認這一切,說戒指的確當時是戴在手上的,後來回房間洗手摘下來了,所以被偷走。並反問恩秀和爸爸結婚是不是就是為了找自己報仇。
 
姜錫賢要日珠留下來單獨和她談話,他從剛才恩秀的話裡確信十五年前是日珠把文件放在恩秀書包裡,日珠追趕美萊也是因為文件而不是戒指。日珠不得已承認這一切,稱當時放文件只是為了得到亨宇的愛,姜錫賢為日珠所作所為震驚,更為恩秀和自己結婚只是為了利用自己報仇生氣,他要走了恩秀手裡的文件,獨自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拿著青美曾經戴過的眼鏡,陷入痛苦之中。
 
第二天,姜錫賢叫住要離開的日珠,告訴她還有未完成的大業,為了目的可以不擇手段,可以原諒並幫她掩蓋她犯的錯誤。恩秀在房間外面聽到了他們的談話。恩秀來到醫院,亨宇早已等候在那裡,他問恩秀為什麼這麼傻為了報仇選擇放棄愛情,恩秀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亨宇,推開他來到美萊病房,面對昏迷不醒的女兒,她不知道該怎麼為女兒討回公道。既然姜錫賢要自己離開,恩秀只好回到娘家。
 
日珠在權會長家見到亨宇,告訴他恩秀被趕出家門了,以後要各走各的路。亨宇拿出人工衛星拍到的照片,告訴她從照片輪廓可以推測出是日珠推了美萊,如果找專家可以鑒定出來。其實照片是亨宇偽造的,但日珠非常恐慌,否認推美萊,說即使是她做的,他父親也有掩蓋真相的能力。此時權武赫找她,看著日珠離開,亨宇內心告訴她這僅僅是一個開始。
 
恩秀告訴亨宇,既然已經嫁給了姜錫賢,就不會這麼輕易放棄復仇。這時她聽到醫院說美萊有生命危險,恩秀一下子暈了過去。姜錫賢聽到趙部長說醫院來電話,美萊病危恩秀暈倒,匆忙趕到醫院,醒來的恩秀看到守候在病床前的亨宇,告訴他一定自己要回到姜家,讓罪魁禍首得到懲罰。姜錫賢急匆匆趕到醫院,在病房的窗戶上看到亨宇和恩秀,震驚生氣之餘沒有進屋。
 
看到姜錫賢為恩秀借酒消愁,姜日道覺得只要美萊死了,恩秀就沒有必要留在姜錫賢身邊了。恩秀到美萊病房,聽護士說美萊轉到普通病房,也不用治療了,急忙去找女兒,碰到正走出來的姜日道夫婦,恩秀顧不得他們的冷嘲熱諷,急匆匆去病房尋找美萊,可是美萊的病床上卻空無一人。美萊其實是被亨宇轉院治療了,亨宇問醫生美萊可以在有氧氣的情況下堅持三十分鐘嗎,得到肯定的回答後,亨宇設了一個局,要幫恩秀回到姜錫賢身邊。
  
【文中圖片轉載MBC】
(Visited 3,598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