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陸劇 從前有座靈劍山】結局.分集劇情21~37

從前有座靈劍山》劇情講述身懷世間罕見的空靈根的男主王陸,拜靈劍派長老女主王舞為師,開始了一段獨樹一幟修仙之路的故事 。 
 
末法大劫降臨、九州大陸面臨危機之際,身懷絕世天分的王陸(許凱飾)進入五大古裝門派中最弱小的靈劍派,拜在外表絕美但性情不羈,常惹是生非且十分毒舌的五長老王舞(張榕容飾)門下學藝,二人在無窮無盡的爆笑互懟中經歷冒險,最終成為九州強者的故事。
 
從前有座靈劍山





【分集劇情】 
 

【人物介紹】

第21集琉璃仙險些獻祭萬血法陣
得知自己狐假虎威撞在鐵板上的王陸趕緊轉換口風,本想搬出自己師父是靈劍派的五長老王舞來矇混過關,卻不想天輪真君記得王舞曾毀了千靈教分部的事情,想要王陸來還債。王陸正想見風使舵,跪地求饒,但天輪真君還是毫不留情地將他們拿下。
 
另一邊正在歷練的王忠打聽到了王陸創辦愛心教的事情,他將此事告訴了朱秦,朱秦覺得王陸肯定心術不正,創辦的是邪教,於是他們商量著要將此事上報給長老,讓靈劍派處置王陸。
 
而海雲帆與聞寶雖然找到了琉璃仙,琉璃仙卻不肯承認她認識海雲帆,海雲帆無計可施,但他深知千靈教危險重重,不管琉璃仙到底是誰,他都要把她帶出千靈教。就在琉璃仙拒絕他,告訴他千靈教教主正是她爹時,天輪真君來了。
 
天輪真君本想讓海雲帆留下陪他的女兒,但琉璃仙嘴上卻不稀罕,於是他改變主意,讓海雲帆和王陸等人作伴,這個決定讓琉璃仙心生不忍,她擔心的看向海雲帆,慌忙開口阻止了父親,借口要將他們獻祭,也因此為他們爭取了存活的機會。
 
海雲帆和聞寶被關進了王陸和何長老被困的牢中,海雲帆對於琉璃仙的絕情行為很是失望,但王陸卻分析得頭頭是道,琉璃仙之所以這麼說,就是為了救他們一時,若非如此,他們很有可能直接被殺。他一語點醒了海雲帆,若是琉璃仙真的想殺他們,在一開始就可以動手,這讓海雲帆內心中重新升起了希望。
 
在大家都無計可施的時候,王陸只好再次向師父王舞求救,甚至還搬出了歐陽商作為籌碼來威脅王舞。王陸並不知道王舞還在療傷,而王舞一遇上歐陽商還是失了理智,還沒能完全痊癒便匆忙離去。
 
獻祭前,琉璃仙偷偷將他們放了,但她並沒有和王陸等人離開,她只是不想更多的人為此事犧牲。面對海雲帆的追問,琉璃仙直接動手毀了徽章,這一次海雲帆不肯再丟下琉璃仙離開,兩人僵持不下,王陸只好出手將海雲帆打昏,幾人才順利出逃。
 
出了千靈教,海雲帆也終於恢復了意識,但他很氣憤王陸就這樣將他帶出,讓琉璃仙獨自去獻祭。但其實王陸是緩兵之計,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他留下何長老在外接應,這才帶上海雲帆和聞寶前去獻祭台解救琉璃仙。
 
獻祭的吉時已到,天輪真君念起咒語,開啟陣法。黑潮即將到來,等待他們的將是一場惡戰,只有當琉璃仙最終完成了獻祭,他們所有做的努力才可以不白費。正在天輪真君要割下琉璃仙的獻血獻祭時,王陸三人趕到阻止了他們。
 
海雲帆救人心切,直接上前攔住了天輪真君,但資歷尚欠的他一下就被天輪真君打傷。王陸上前拿出了冰凍符威脅天輪真君放了琉璃仙,就在這時,黑潮即將突破封印,天輪真君只好將王陸和琉璃仙困在結界中,先去應對黑潮。結界內,王陸得知黑潮將至,也是一驚,黑潮一出,必將禍害蒼生,王陸也隨即猜到了天輪真君設下法陣的真正原因。
 
事已至此,琉璃仙這才將所有事情的真相都告訴了王陸。原來天輪真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蒼生百姓,他為了維護青木印的封印,他殺了出了琉璃仙之外自己所有的親人,趕走所有長老,想盡辦法建立邪教收集獻血,來開啟萬血法陣,甚至不惜犧牲自己有著純正血統的女兒來重新封印黑潮。
 
原本見女兒在靈劍派過得開心自在,天輪真君便沒有將她帶回身邊,但如今血月將至,他們等待已久的時機終於到來,天輪真君才將女兒找回,因為這個陣法必須有琉璃仙才可完成。
 
天輪真君的陣法沒能支撐很久,黑潮傾入了天輪真君體內,讓他是非不分,成了見人就殺的大魔頭。
 
第22集葉璃犧牲封印黑潮
天輪真君雖然被黑潮侵蝕了意識,但此時的他尚存一絲人性,他沒有直接殺死下屬,只是將他們擊飛,但海雲帆和聞寶不同,他轉身向他們走去。王陸自然第一個不肯,他拔出了昆山劍奮力劈開了天輪真君設下的結界,衝向了正朝昏迷的海雲帆走去的天輪真君。
 
王陸和天輪真君大戰一場,他雖然持有昆山劍,但仍然不是天輪真君的對手,直接被擊成重傷。琉璃仙見天輪真君就要上前殺了王陸,想也沒想地挺身而出,擋在了王陸面前。她哭喊著想要喚回父親的意識,女兒的哭喊聲,果然讓天輪真君恢復了一會兒的意識,但只是一瞬,他還是將琉璃仙擊倒。
 
就在這時,王舞終於趕到,來不及讓王陸交代,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將被黑潮侵蝕意識的天輪真君制服,否則他們誰都別想好過。王舞傷勢剛恢復,但也沒有痊癒,她頂著一口氣,與天輪真君打鬥,不慎被反攻,恰巧這時,王舞體內的六芒血毒收到天狗吞月的影響,已經是自顧不暇。
 
但若是讓黑潮衝破了禁制,天下都將生靈塗炭,王舞定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她與王陸對視一眼, 默契地舉起劍一同攻向了天輪真君,只是他們聯手仍敵不過天倫真君。危急關頭,琉璃仙再次上前想要阻止天輪真君,但這次天輪真君已經失去了理智,連她也無法靠近半分。琉璃仙牽制住了天輪真君,王舞和王陸也趁機將天輪真君剿滅,魔頭終於被兩人制服。
 
黑潮暫時被控制,琉璃仙決定要犧牲自己,她讓王陸照顧好海雲帆,自己則走向了獻祭台,獻出了自己的血。沒等她反應過來,便看見王陸也獻出了自己的血,她來不及阻止,只好任由王陸。萬血法陣在他們獻祭後成功封印了青木印,阻止了黑潮出世。
 
獻祭成功以後葉璃也難逃一劫,但她體內的小琉璃卻還是可以存活下來,她托付王陸照顧小琉璃,並讓五長老給海雲帆施法忘記曾經與葉璃的一切。
 
雖然她與海雲帆的回憶是那樣的美好,讓她也同樣難以忘懷,海雲帆對她的細心照顧和關懷百倍讓他成為了她生命中的光明。她不敢將自己的姓名告訴海雲帆,甚至下了忘情咒讓他忘記了和自己相處的一切。自此之後,她發現自己很難面對殺戮,還因為海雲帆的關係有了琉璃仙的人格,她借用琉璃仙的人格在靈劍派對海雲帆十分照顧,卻沒想到這次歷練海雲帆還是發現了那枚徽章,想起了那段回憶。
 
葉璃不願讓海雲帆難受,覺得自己罪孽深重,她也不願讓琉璃仙承受這些,說出了她心中深藏的這些真心話,葉璃再也支撐不住自己。而王舞也遵守約定將海雲帆腦海中關於葉璃的記憶消除,海雲帆醒來,眾人只裝作事情都解決的樣子,讓海雲帆現行將琉璃仙帶了回去。
 
事已至此終於落下了帷幕。王陸問及王舞身上的傷勢,王舞毫不在意,王陸趁王舞不注意,餵了她一顆麻沸散,可以短暫的緩解疼痛,這原本是用來緩解女生月例來時的疼痛,卻誤打誤撞緩解了王舞傷勢的疼痛。
 
王舞臨走前告訴王陸,靈劍派已經知道了他創立愛心教的事情,並派長老前來調查,王陸將計就計,告訴聞寶該做什麼,自己便去找長老。方鶴長老和七長老一同找上了初癒的琉璃仙,將她父親死亡的真相告訴了單純的琉璃仙,琉璃仙經不起打擊,再次昏倒。
 
王陸將天輪真君建立邪教,屠殺百姓的真相是為了修復青木印,封印黑潮的真相告訴了長老,他們用靈劍派的星辰大衍術探尋了事情的經過,確認實情後,長老還是不肯放過他們。於是王陸用雞蛋打了個比方,將這件事分析地有理有據,長老一時無語。
 
為了檢驗琉璃仙是否是葉璃假冒的,方鶴長老用盡辦法,總算相信了王陸,葉璃已經死去並無法再取代琉璃仙。這件事告一段落,關於王陸自成一教的事情,也該有一個了斷了。
 
第23集王陸了卻塵緣
面對長老的問話,王陸拒不承認,他所成立的愛心教,並非邪教,雖然他已經讓聞寶和何長老前去光明府拿到註冊文書。但還未拿到前,他寧願承受問心劍來自證清白,也不願認愛心教為邪教。
 
方鶴長老召出問心劍,但王陸對於他殺害的那些罪有應得的人問心無愧,他心智堅定,且堅韌不拔,出乎方鶴長老所料,竟通過了問心劍的考驗,證明了自己的清白。
 
另一邊的聞寶與何長老被光明府毫不留情地趕了出來,無論他們怎麼爭辯,光明府的人都不肯讓他們通過。就在他們求助無門時,曾經誤入歧途的千羽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而如今的她改頭換面,成了千戶大人李娜娜。原來她的父親是光明府的,她曾與聞寶有約,如今她並未嫁人,她便提出只要聞寶娶了她,她便幫他們省去註冊流程,直接蓋章。聞寶雖然猶豫,但為了愛心教,為了王陸,終於還是在何長老的催促下答應了。
 
他們成功拿到愛心教註冊許可證,趕去給王陸時,長老正打算讓他解散愛心教,並和他回靈劍派閉關三年。有了官府許可證,他們的愛心教成為了名門正派,靈劍派的長老再沒有理由讓他們解散。長老們因萬法仙門出的大事,也只好作罷,先行離開。王陸雖創立了愛心教,但他並沒有留下的意思,他將改名為智教的愛心教傳到了何長老手中,正當何長老欣喜萬分,對他感激不盡時,王陸卻突然昏了過去。
 
王陸剛醒來,就聽聞母親已經私自給他和小蘭定了親,為了不再讓母親操心,王陸甚至決定放棄自己的修仙的旅程,陪在自己父母身邊,滿足他們的願望,他不願等到以後父母離世時才後悔沒能好好陪他們。
 
靈劍派中,掌門請來了萬法仙門的地輪真君,並使用星辰幻影大發召喚五大掌門對萬法仙門遭暗算的事情共商對策,地輪真君分析了自己兄長天輪真君所做的事情,並得出結論,一定是有人在背後搗鬼,引誘天輪真君走上不歸之路,而此人,一定是唯一知道這個秘密的五大門派中的人。
 
王舞追上了偷走萬血靈珠的神秘人,她制服了神秘人,正想看看他的真面目,神秘人卻突然消失,留在原地的竟是一個萬法仙門的替身傀儡。黑影消失前對王舞設下的卻是軍皇山的六杖光牢,雖然被其逃跑,但王舞已經在他身上設下了追蹤術,立馬追了過去。
 
而王陸在答應了母親留下成親過日的要求以後,只好對海雲帆和聞寶撒謊,將他們兩人氣走。他聽從了父母的安排,每日悠閒自在,陪著父母開開心心,無憂無慮地生活,並準備著和小蘭的婚禮。
 
這天,小蘭單獨找到了他,告訴他她就要追尋自己的夢想去學習音樂了,她看出了王陸心中有事,勸王陸要遵循本心,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躲在暗處偷偷聽他們聊天的王陸父母這才知道原來兒子心中有著這般的宏圖大願。
 
在小蘭和梁秋的勸告下,王陸終於有所鬆動,但他還是不忍向父母開口,他不想讓父母傷心失望,但對於自己的夢想又猶豫不決。卻不想父母刀子嘴豆腐心,想要將他趕走。心思細膩的王陸知道,父母這麼做是為了讓他追尋自己的夢想去,為了讓他放下才說出嫌棄他的話。一家人都深知彼此的愛,默默各退一步。
 
第24集季陽城再遇風鈴
王陸再次踏上歷練的道路,海雲帆與聞寶偷偷在王家村外等待他們,他們並不肯相信王陸真的放棄修行,於是暗中觀察著他。所幸王陸終於還是回來了,他們又可以一同歷練了。
 
接下來他們來到了第一旅遊城市——季陽城。他們本想在這裡大快朵頤,卻意外地發現全城的都是素食主義者,在他們的餐桌上不能出現肉,如此奇怪的事情,讓他們心生疑惑。同時海雲帆還發現,吃素並不是他們自願的,飯桌上的人吃得愁眉苦臉的,這背後一定隱藏著什麼。在王陸的逼迫下,店小二終於說出了實情。
 
原來在季陽城外的雲台山上,有一個門派叫馭獸宗,季陽城的百姓都受他們的保護,但同時,他們也要遵守條約,剛開始只是不許他們虐貓虐狗,但今年開始,就連吃肉都是在虐殺動物,所以全城的人都只能被迫吃素。
 
吃完飯,王陸三人在季陽城中隨處閒逛,遇到一個姑娘指責他們虐殺螞蟻,這讓他們很是無語,不經意間不小心將那姑娘推倒在地。就在這時,季陽城的四少攜人馬趕到,並斥責他們調戲良家婦女。他們剛打算動手,風鈴卻阻止了他們,並將他們帶回了季陽城薛府。
 
王陸三人因為風鈴的關係被好生招待,風鈴向王陸三人介紹道,薛伯仁竟成了她的未婚夫,王陸對此出言不遜,這讓維持著淑女形象的風鈴再也撐不下去,擼起袖子就沖王陸大發脾氣。眾人也不歡而散,薛伯仁顧及風鈴,讓她與朋友們先敘敘舊再做打算。
 
風鈴初入人世,便與薛伯仁在雨中相遇,有了一段不解之緣,薛伯仁將傘借給了她,並丟了東西被風鈴作為信物。鳳嶺女扮男裝來到馭獸宗學習,竟再次和薛伯仁命運般的重逢。她和薛伯仁有了一場偶像劇般的劇情,薛伯仁對恢復女兒裝的風鈴一見傾心,並向風鈴求了婚,風嶺陷入了愛河。
 
在所有人眼中完美的愛情故事,在王陸看來卻充滿了詭計,充滿了愛與和平的季陽城,季陽城四少,每一樣都奇奇怪怪,讓王陸有一股不祥的預感。就連海雲帆等人都對王陸的說法不敢恭維,王陸無奈,只好先將此事告知了師父王舞。
 
王陸等人在下人的帶領下參觀了薛府,在下人的解釋中,他們才知道,薛伯仁竟為了討風鈴歡心,專門建了一個與薛府相通的玲府,作為聘禮,以防風鈴在此地沒有娘家,感到孤獨。不論這個薛伯仁對風鈴再怎麼百依百順,王陸始終覺得他這個人有問題,他告訴海雲帆和聞寶,晚上警惕一點,第二天立馬將人救走。
 
而王舞並不是對風鈴不關心,只是現在的她正在應付刺殺她的刺客,根本分身乏力,雖然她無相劍骨已經練到一百零八重的她,對付幾個金丹刺客並不在話下,但就在她逼著被她打倒的刺客說出背後指使者時,卻一個不留神被刺客偷襲。



 
第25集薛府異象百出
王陸一直覺得薛少接近風鈴是不懷好意的,府裡的一草一木都顯得格外有嫌疑,他一見有風吹草動就疑神疑鬼的,他大早上的懷疑聞寶被綁架,誰知聞寶突然出現打破了他的猜疑。隨後他又覺得丫鬟的話就是想把他們留在薛府,誰知下一秒丫鬟就讓他們出門採購,終於他的懷疑不攻而破。
 
王舞受到偷襲後被軍皇山大皇子所救,大皇子似乎與大師兄歐陽商是很好的兄弟關係,但王舞並不相信他。原來海天闊也想知道黑衣人的身份,王舞告訴他,黑衣人為了隱藏身份,使出了各大門派的獨門絕技,甚至使出了盛京仙門的不傳秘術。
 
海天闊離開後,遇上手下許敬天的兄弟,他閉關剛出就得知兄長被其殺害,海天闊對此只說是許敬天違反軍紀,於是他決定要向海天闊發起挑戰。他的出手招招致命,但海天闊明顯更勝一籌,但他並沒有對其下殺手。所有人都以為是海天闊殺死了自己的父母,卻不知那晚有所有人不為所知的真相,只是黑衣人殺人後便離開,才讓大家錯怪了海天闊。
 
許澤方知道真相後,終於放下了對海天闊的芥蒂,從此忠心耿耿,不敢再有二心。而海天闊深知自己的這個秘密頗為重大,如今天下動盪不安,此事更不能在此時隨意公開,於是才有了他被人誤會殺父殺母的事情謠傳在外。他們並不知道,王舞正在一旁偷聽,她決定要查清楚這些再離開軍皇山。
 
王陸與海雲帆、聞寶在季陽城飯館吃飯時,聽聞有人說季陽城中有狼出沒,此事很是蹊蹺,讓他們疑慮重重。這時,有個老婦人衝了進來,還帶著一群官服的人,一進來就指著王陸三人大喊,說他們綁架了她的女兒。
 
在官兵的描述中,海雲帆這才想到了之前和他們有過口角之爭,祭拜螞蟻的那個女子,原來那個女子就是失蹤的阿苗。阿苗留下的手帕成了最後的線索,海雲帆發現這手帕上佔了不知名的動物的毛髮,疑點重重,但卻沒人相信他們是清白的。因為他們是最後和阿苗有過爭吵的人,所有人都將矛頭指向了他們,覺得他們最具有作案動機。
 
誰知他們一聽到王陸幾人是薛府的客人,立馬不敢多有得罪。官兵也終於向他們坦白,原來季陽城有一起連環的少女失蹤案,失蹤的都是為婚配的妙齡少女,若是再將阿苗的失蹤也歸為此類,那他們也會大禍臨頭,面臨殺頭之罪。細心的王陸立馬察覺到其中的不對,這季陽城一定藏有秘密。
 
眾人進薛府前,王陸發現,丫鬟有一個和薛少一樣的動作,就是觸碰那門環。隨後進府後,他又觀察著周圍的一切,竟被他察覺出了不對之處。王陸薛府中的觀察到這裡的一切都毫無變化,在他的提醒下,海雲帆也發現了這一異常。
 
他們發現本應該掉落的海棠花第二天仍然開得很好,路中間被踢開的石頭第二天仍會回到原處,蝴蝶的只數永遠不變,就連院中的鳥叫都每日一模一樣。不僅僅是府中的一花一木,甚至連府中的丫鬟下人都是每天一個模樣的出現在他們面前,一成不變的招待他們,就彷彿被設定好劇情的傀儡。這樣詭異且駭人的情景,讓人毛骨悚然,他們決定借口丟了東西出門想要驗證一番,果然當他們如王陸所料,府中的一切又歸回原位。
 
王陸找到了風鈴,旁敲側擊想讓風鈴也意識到季陽城和薛府中的異常,但風鈴卻以為王陸是想勸她悔婚,對他愛答不理的。墜入愛河的風鈴早已對別的事情滿不在乎,但她還是一一回答了王陸的問題。
 
王陸從風鈴口中得知,薛府的商業竟是少女的香膏,他們對香味尤其敏感,能分辨出任何一點氣味。這與海雲帆從阿苗失蹤的手巾上聞到的異香有了關聯,風鈴還說薛府有一個密室,連她不能進,這讓王陸格外在意。
 
第26集迷失少女阿苗回歸
風鈴腦海中似乎有過前所未見的畫面,感覺自己體內的禁制鬆動過幾次,只是那時風鈴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如今王陸的到來,才終於讓她有人可以傾訴。她本應離開季陽城或者回到靈劍山,但她早已經愛上了薛伯仁,不忍心離開他。
 
奇怪的是,風鈴的病情每每早晨醒來就會好轉,這不禁讓王陸懷疑背後可能是薛伯仁在搗鬼,但他還沒來的及說出口,就被早已察覺的風鈴打斷,風鈴怎麼也不信薛伯仁會害她,更不許王陸污蔑他。
 
王陸回來後,還沒和海雲帆將事情講清楚,就被聞寶打斷。聞寶抱著一包肉跑了進來,剛想和他們分享,卻被王陸扔到了門外,這肉怕是有很大問題。王陸決定晚上去會會薛少,卻不想梨花一步不離的守在門口,他們只好用隱身符逃了出來。
 
躲過了梨花,又引誘走了侍衛,他們才終於來到了薛少的屋子前。期間海雲帆體內的禁制也鬆動了一下,他感到這裡有一股腥臭味,很是可疑。
 
為了探尋其中的秘密,又不打草驚蛇,王陸請出了劍靈梁秋,搬出了那些失蹤少女為由,請她進去一探究竟。梁秋暗自潛入,果然發現密室中有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她在密室中發現了正在對阿苗下手的薛伯仁,立刻驚動了王陸等人,他們二話不說闖進了薛少的屋子,想要打開密室解救阿苗。
 
聞寶在外攔著想要阻止他們的下人,王陸則在房內翻箱倒櫃,尋找進入密室的機關。奇怪的是,還沒等成功找到打開密室的門,本應該在密室內的薛伯仁就從門外走了進來。
 
面對薛伯仁的質問,王陸並沒有退卻,他之所以來到薛伯仁的房中,就是為了找他謀害花季少女的證據,他猜測薛伯仁在季陽城製造連環殺人案,專門綁架季陽城的花季少女,並將他們關進施加陣法的密室中,吸取他們的精魄。他謊稱這是他做的一個夢,所以才想來一探究竟。只是沒想到薛伯仁竟然大方的打開了密室,讓他們進入其中。
 
他們進入密室中,但並沒有發現阿苗,王陸只好就此作罷,但薛伯仁以及薛府的疑點重重,沒有找到證據的王陸只好從長計議。他剛和聞寶回到房中,卻發現海雲帆沒有與他們一同回來。海雲帆竟靠著自己的隱身術,跟隨薛伯仁進入了密室。
 
他們剛打算去解救海雲帆,海雲帆就回來了,他告訴王陸兩人,原來密室中有二重密室,裡面到處都是動物的毛髮,一股奇異的香氣正是阿苗手帕上殘留的香氣。王陸根據季陽城的流言和今日他們薛府中發現的種種異常,猜測薛伯仁很有可能也是妖,但他們唯獨沒有對老闆娘風鈴下手,更是蹊蹺。
 
隔日,王陸三人再次來到阿苗家中,卻發現阿苗已經回到家,三人頓時有了希望,也許可以從阿苗口中得知些什麼,阿苗的母親將他們帶進房中,他們才知道,大娘之所以無精打采,是因為阿苗雖然回來了,卻空洞無神。
 
王陸稍稍一刺激,阿苗竟然醒了過來一般,回過神來,但對之前發生了什麼事居然什麼都不記得了。王陸他們用閃回術幫助阿苗進行回憶,奇怪的是,阿苗記憶出了差錯,忘記了重要的片段。但根據瑣碎的記憶,海雲帆還是知道了薛伯仁是狼妖,對妖恨之入骨的他當下就不滿王陸瞞著他的這件事情。
 
遇到妖的事情,海雲帆就像失控了一般,一味地認為所有的壞事都是妖所做的,哪怕薛伯仁在阿苗的回憶中警告了阿苗別在靠近馭獸宗,但海雲帆聽不進任何解釋,也不相信王陸是秉公辦事,他認為妖都不是善類。
 
第27集結伴探尋馭獸宗
海雲帆已經對妖有了執念,哪怕這個妖是好妖,是他的朋友,他都選擇寧可錯殺也不放過。王陸盒海雲帆因為這件事發生了爭吵,不歡而散,聞寶夾在中間不知該如何是好,他不願看到他們三人組就這樣解散。
 
風鈴找到了獨自一人的王陸,她同王陸吐槽自己在府中遇到的所有做作的要死的人和事,她之所以能忍下這些自己不喜歡的東西,都是因為她對薛伯仁愛之深切。她向王陸坦白,她理解王陸對她的擔心,也懷念靈劍山的一切,但在風鈴心中一直渴望著是一段毫無雜念的有著平常心的感情,不會因為她的身份對她別樣對待。
 
海雲帆在離開王陸和聞寶後,獨自包下了酒樓,期間他遇上了薛家的二少爺和三少爺,他想也沒想的跟蹤了他們,想要對兩人下手。兩人故意將海雲帆引到小樹林中,剛把海雲帆制服,就被人打斷。來人是盛京仙門的杜松子,薛家二少被打得措手不及,狼狽逃離。
 
杜松子見海雲帆是同道中人,便出言提醒海雲帆,他剛剛在打鬥時發現薛家二少身上有妖氣作祟,並許諾,若是海雲帆斬妖除魔需要幫手,他一定會出力相助。但海雲帆並沒有將實情說出,他編了個理由便借口離開了。
 
王陸打發了著急等待海雲帆的聞寶,他至今沒有和師父王舞取得聯繫,一面心機急,一面擔心,想了又想又用了個傳音符給王舞。其實王舞並不是故意不回復他,海天闊將她困在了軍皇山,消息只能進不能出,她也百般無奈。
 
原來之前王舞主動找上海天闊,想要討個說法,但海天闊油鹽不進,對她的行為很是不解,只以為她真的要找他比武。原來這個王舞只是她的替身紙人,被王舞耍得團團轉的海天闊並沒有意識到,真正的王舞已經潛入了海天闊府中,想要尋找線索,還翻出了歐陽商曾給海天闊的書信。
 
還沒等王舞找到更多,海天闊就先行告辭了替身,瞬移回到了海府。來不及逃跑的王舞只好躲進了房間中的酒桶內,好巧不巧聽到了海天闊和屬下的對話,海天闊好似知道王舞的存在,故意拖延時間,等到王舞躲不下去時才起身離開。海天闊還給王舞留下字條,他果然知道王舞躲在了酒桶之中,他甚至借此機會用鐵血瓊漿助王舞化解六芒血毒。
 
王舞剛打算離開,卻發現海天闊在房內設下陣法,將她困在了裡面,借口要幫她徹底療傷。正是因為這盤絲聚源陣,王陸才一直沒能聯繫上她。
 
王陸再次給王舞傳音後還是沒有等到回音,便和聞寶一起等待海雲帆回來。誰知海雲帆帶著傷回來了,王陸對他一頓訓斥,表示了他的關心。王陸見海雲帆仍然不滿,便提議明天一起去馭獸宗調查線索。
 
他們被請進馭獸宗,假意想要學習馭獸宗的御獸術,馭獸宗的長老耐心地為他們解答,他的說法與海雲帆的觀點不謀而合,認為妖無惡不作。他將狼狐傳說告知三人,恰巧與季陽城的現狀相符,這時,王陸突然假裝肚子疼,藉機離開向梁秋求助觀察馭獸宗的地理情況。在梁秋的幫助下,王陸獨自闖進了馭獸宗的靈寵放置地。
 
第28集風鈴以身試險被困馭獸宗
海雲帆和聞寶則繼續向馭獸宗的道長求教,海雲帆急切地想要知道如何降服狼妖。聞寶原本想見識見識道長的靈獸,卻被告知道長的雪貂剛剛在訓練中累死。海雲帆聽聞道長救人心切累死靈寵的說法,便一心想告訴道長他所知道的信息,剛開口卻被趕回來的王陸及時打斷。
 
王陸只是想讓海雲帆稍安勿躁,不要打草驚蛇。他詢問道長他們的訓練秘密基地,道長大方地告訴了他們,並邀請他們前去參觀。對於這樣的回答,海雲帆更是覺得馭獸宗是名門正派,王陸的猜疑是多餘的。
 
王陸回想到他在秘密基地看到的符,竟與少女們求姻緣的符是一樣的,這讓他們聯想到了阿苗曾經告訴他們她在失蹤的那天早上也曾喝過這符水,這就讓這簡單的符紙變得可疑了起來,王陸猜測那些被關著的靈獸很有可能就是喝了符紙變身後的少女。王陸本想拿到符紙一試,但卻失敗而歸。
 
沒能拿到符紙,王陸三人只能另尋出路,聞寶說他曾聽他父親提到過,有人將孩童變成動物賣藝賺錢的事情。王陸還是與海雲帆意見相左,海雲帆對王陸的想法很是不解,在他的觀念裡,馭獸宗和道長都一點問題都沒有,但王陸卻始終針對他們,並對薛家很是保護,最終兩人不歡而散。
 
王陸將自己猜測馭獸宗把少女變成靈寵的事情告訴了風鈴,風鈴立馬暴走就前往馭獸宗。但風鈴並沒有硬來,她假裝要求姻緣,求得符水,親身試驗這符水的效果。
 
夜晚降臨,王陸再次聯繫師父王舞,用紙鶴傳音給王舞。王舞十分不解海天闊告訴她歐陽商的消息,又將她關在軍皇山的行為。想來想去,她還是決定想方法離開,她設計威脅了海天闊的屬下,叫來了海天闊一問究竟,但海天闊對她毫不留情,硬要將她留下。
 
海雲帆深夜買醉,他好不容易有一個王陸這樣可以托付性命的好友,有了兄長的背叛,他對妖族恨之入骨,他對聞寶傾訴衷腸,卻一邊的杜松子聽得清楚。
 
馭獸宗的道長暗地裡誘拐少女見他們變成靈獸,並用他們收集靈獸魂玉。另一邊風鈴在和薛伯仁談情說愛後,薛伯仁剛離開,風鈴就像中了魔一般雙眼無神地往外走去,可怕的是竟然沒人發現她的異常。
 
王舞為了離開軍皇山的限制, 將七天的修煉壓縮成了一天,終於逼迫他解開了陣法讓她離開了。只是還沒等王舞趕到,他們就得知風鈴半夜不見蹤影,薛伯仁聽聞王陸的解釋後,來不及指責王陸,趕緊帶人去馭獸宗救人。而王陸帶著聞寶和醉得不省人事但卻勉強撐著的海雲帆緊跟在後。
 
王陸阻止了大家橫衝直撞,海雲帆及時醒過酒來,有了他隱身術的幫助,王陸給大家制定了周密的作戰計劃。此時風鈴已經被困在了馭獸宗的訓練基地中,就在道長準備動手之際,風鈴體內的狐妖突然驚醒。
 
第29集王陸大戰馭獸宗
海雲帆帶著薛家三兄弟來到馭獸宗內偷取天師爐,而聞寶借口找到狼妖,向馭獸宗請求支援,海雲帆等人藉機大鬧馭獸宗,幾人聲東擊西給王陸和薛伯仁創造潛入秘密訓練基地的機會。薛伯仁救妻心切,闖入了道長設下的陣法中,被逼的陷入了妖的原型,既然如此,他也在沒有什麼顧忌,與道長決鬥了起來。
 
他們兩個勢均力敵,不相上下,王陸進來時,他們正僵持著,於是王陸假裝要幫忙,偷襲了道長。誰知道長並沒有死去,他用靈獸魂玉使用吞天大法讓自己功力大漲,為了風鈴的安全,王陸讓薛伯仁先一步離開,自己留下來獨自對抗道長。他本以為自己有梁秋的幫忙,拿下道長一定小菜一碟,誰知梁秋一點不給他面子,關鍵時候就是不出來。
 
王陸來不及抵擋道長的一擊,昏了過去,靈肉分離來到了紫金天師爐內,與天師爐之靈一番交談,得知了道長左夏的作惡行為,他為了提高自己的修為,將靈獸都殺害煉製,靈力不夠以後,就將少女強行妖化煉製為己用。
 
方纔的左夏強行使用了靈獸魂玉,破壞了封印,天師爐之靈這才有機會來助王陸一臂之力。王陸因禍得福,醒來後不但一舉打敗了左夏,他的修為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他拿著天師爐,將爐內的受害少女都帶回了薛府。
 
這時,王舞也已經趕到了薛府,她將少女們從紫金天師爐中放出來,將海雲帆、聞寶和薛伯仁打發去安置少女們。王舞竟然一眼就看出了薛伯仁的真身,但她很是開明,竟然沒有反對他和風鈴的婚事。
 
雖然王陸替薛伯仁掩飾身份,告訴海雲帆不要誤會好人,但海雲帆還是心存疑慮地離開了。薛伯仁為了表示對王陸的感激,將他設置時間法陣的原因告訴了他,這只是為了穩定風鈴的病情,還告訴他,他們並非狼妖,卻是犬妖。
 
身為風鈴好姐妹的王舞在風鈴醒來後與她談了談心,為她解決心中的疑慮,婚前的風鈴非常緊張,擔心許多還未發生的事情。王舞幽默風趣地逗著她,開玩笑說,若是薛伯仁背叛了她,王舞就來帶她私奔,終於讓她不再想那些煩惱。
 
庭院中,海雲帆看見了行蹤鬼鬼祟祟的柴齊,他不動聲色地跟蹤他進了密室,發現正如他心中所想,受了傷的柴齊恢復了犬妖的模樣正在療傷。他還沒能有所動作,就被薛伯仁襲擊打昏了過去。
 
院子裡被王舞和梁秋狠狠嘲諷了一頓,雖是如此,王陸還是將自己為王舞專門買的緩解疼痛的藥拿了出來,但王舞卻告訴他,她的傷已經好全了。王陸聽後激動地將她抱住,一時間,兩個人都靜止了一般,空氣中瀰漫著奇怪的曖昧感,王陸趕緊移開話題。王舞也對這個時間法陣有了疑慮,總感覺有哪裡不太對勁,但現如今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把風鈴的婚事給完成了。
 
第30集婚禮在即九尾狐解開封印
薛伯仁夜半找風鈴吐訴衷腸,他對風鈴許下了愛的誓言,此時的風鈴就是一個沉浸在愛情的小女人。她聽了薛伯仁的話,終於鼓起勇氣說出了自己體內有妖族的禁止這一事,不料薛伯仁早已離開。
 
昏迷在密室的海雲帆也在此時醒了過來,剛巧聽見薛伯仁與兄弟的對話,他們竟然知道風鈴體內有九尾狐的封印,想借婚禮用法術將封印解開。風鈴的這段感情居然都是他們設下的陷阱,海雲帆從他們的對話中確認了他們妖的身份,也知道了他們的計謀,本想去通知王陸等人,卻發現自己被困在了密室的結界中。
 
大婚在即,風鈴緊張又期待,王舞就像是她的親人,有王舞的陪伴,現在她才可以更加安心。而另一邊的王陸沒有找到海雲帆,深感奇怪。被關在密室海雲帆知道此時他只能靠自己,他借用動物的習性將柴齊制服,找到陣法的漏洞跑了出來。
 
婚禮如期舉行,進行到兩人喝交杯酒時,海雲帆闖進來制止了他們,並將薛伯仁他們的計謀全盤托出,請求五長老阻止婚禮。王陸和王舞聽聞薛伯仁竟想放出九尾狐,一時有些左右不定,海雲帆本不應該知道風鈴體內有九尾狐的封印,若是他說的話沒有道理,那麼他有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呢?
 
聽了海雲帆的話,風鈴根本不敢相信,她看向薛伯仁,只希望從他口中知道真相。海雲帆見薛伯仁還在否認,便指出,若是薛伯仁敢當著大家的面將酒喝下,便可以證明他的清白。只是還沒等他喝下,風鈴就先行一步喝下這杯酒,她告訴薛伯仁,只要是他想要的她就一定會做。不過這一次,薛伯仁沒再遲疑,他真心誠意地對風鈴發誓對她的真心,隨後也一起喝下了酒。
 
只是喝下酒的兩人,一點變化都沒有,海雲帆深受打擊,不再說話。正當大家準備繼續慶祝的時候,柴齊也闖了進來,給風鈴下了一個定身符,他拿著匕首直衝向風鈴,喊著要她喚回大嫂,若不是有薛伯仁在一旁及時擋住,風鈴必有生命危險。
 
但柴齊情緒激動,講述了一番大嫂九尾狐對他們的情分,更是激起了他對風鈴的不滿,一個衝動便刺了下去。只是他萬萬沒想到,薛伯仁竟為了救風鈴挺身而出替她擋下了這致命一擊,柴齊後悔不已。
 
風鈴看到薛伯仁的死深受刺激,薛伯仁的死讓他所設下時間凝固陣法失效,風鈴體內的掌門的心頭血再也抑制不住她體內九尾狐的封印。九尾狐現身,卻告訴王陸等人原來風鈴就是她,她就是風鈴,從來沒有掌門將九尾狐封印在她體內這一說法。
 
當年她本打算和五大仙門談判,卻被盛京仙門的人突襲絞殺,為了報仇,她一路殺到了靈劍山,卻被掌門鑽了空子,封印了起來。誰知她竟因薛伯仁贈送的禮物變成了一個嬰兒,才有了之後的這些事情。
 
如今她終於可以報仇雪恨,她要用王陸等人為她的族人償命。王陸等人的修為根本無法與她對抗,只有王舞能拖延一些時間。王舞與她回憶曾經的美好生活,她陪風鈴度過的酸甜苦辣,九尾狐雖一陣子分神,但回過神來時還是出手重傷王舞,王陸挺身而出接下了這一擊。但九尾狐毫不念舊情,依舊要對他們痛下狠手。



 
第31集風鈴與薛伯仁自毀妖丹
化為九尾狐的風鈴其實還記得曾經的一切,王陸的真情回憶,與隨後趕來的掌門對她的付出的一切,都讓風鈴的內心分外掙扎。雖然她時刻記得自己的血債,但同時她也無法無視掌門與王舞曾經與她的點點滴滴,妖也是有感情的,對於這樣已經深入她骨中的感情,她再也無法說假裝自己不在乎。
 
這一切掙扎在掌門主動承擔責任,將匕首刺向自己時全部煙消雲散,剩下的便只有她無盡的悔恨和覺悟。若不是她的執念,掌門和薛伯仁也不會因此喪命,而她其實早就真的將掌門看做了她的父親。
 
此刻終於覺悟的她,決定放下這一切的仇恨,風鈴將自己的內丹吐出給了薛伯仁,決心要放下過去的一切,放棄自己九尾狐的身份成為一個平凡的人。得到風鈴內丹的薛伯仁剛醒過來,兩人終於相聚,但沒一會兒,風鈴就昏了過去,狐妖的特徵一一蛻變,終成凡人。
 
薛伯仁早已看開,冤冤相報何時了,只可惜他沒能早一些遇到掌門等人。他心意已決,一舉毀掉了自己的內丹,決定以後和風鈴以凡人的身份共度餘生,他抱起風鈴離開後,薛家三兄弟追隨他也毀掉了自己的內丹,隨後一起離開。
 
面對風鈴的離開,王舞哭成了淚人,也許是因為她與風鈴的這段友情,也許是因為風鈴和薛伯仁這段感天動地的愛情。王舞後悔自己沒有多做一點,或許那樣結局回改變許多。
 
夜晚,王陸回到房中時,看見海雲帆正在等著他。面對海雲帆的質問,王陸啞口無言,因為知道海雲帆對妖的執念,所以他確實沒有告訴他風鈴的真實身份。王陸細數風鈴對他們的好,但海雲帆心中只有對妖的仇恨,他始終認為,妖就是無惡不作的。因為在這件事上與王陸觀點相反,他決定和王陸分道揚鑣,各自歷練。
 
王陸並沒有挽留,但也確實傷心。海雲帆離開後,與杜松子相遇,杜松子對他一番誇獎,並熱情地邀請他加入盛京仙門,他挑撥離間,但海雲帆仍存一絲理智,最後拒絕了他。杜松子執意想要留下他,海雲帆可算看出了他圖謀不軌,杜松子故意等候在此,肯定不安好心。果然,海雲帆剛揭穿杜松子,杜松子就對海雲帆出手。
 
事情終於告一段落,風鈴和薛伯仁帶著三個弟弟一起離開了季陽城,她和薛伯仁總算可以安心地在一起了。這時,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他們面前,他放出話來說可以讓風鈴九尾天狐的功力恢復,見風鈴不願妥協,便直接出手,將薛伯仁打成重傷,此時失去妖丹的幾人完全不是黑衣人的對手。黑衣人沒有戀戰,直接將身為九尾天狐的風鈴帶走。
 
風鈴的離開讓掌門和王舞都很不捨,王舞對掌門一頓懟,想乘機撈他一筆。為此,她將自己調查到黑衣人的信息告訴了掌門,掌門卻在這時感受到了風鈴有危險。當他們趕到現場時,薛家四少已經不幸死亡,而風鈴也已經不見蹤影。
 
第32集王舞成為代理掌門
 
電視貓 時間: 2019-11-29 23:39:01
掌門借助影像看到了剛才發生的一切,卻不慎被黑衣人留下的暗器所傷,他命王舞和王陸先拿著能感應到風鈴位置的一滴血先去解救風鈴。而另一邊被黑衣人帶走的風鈴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一個陣法中無法動彈。
 
王陸和王舞趕到了當年黃金一代隕落的地方,梁秋向王陸訴說了當初發生的一切,原來牛家村竟是黑潮的發源地。她讓王陸通過影像看到當年他們大戰黑妖王的全過程,在大戰中,黑妖王雖然深受重傷,但還是要自爆解開黑潮的封印想要毀滅人類,同歸於盡。歐陽商不願讓王舞和他一起赴死,決定犧牲自己阻止黑妖王,拯救蒼生。
 
牛家村喚起了王舞這段滿是遺憾的回憶,王陸知道王舞心中一定是不好受的,便主動安慰王舞,希望王舞不要再委屈自己。隨後他們便出發向風鈴所在的地方前去。風鈴在黑衣人的操控下,現出了九尾狐的真身。黑衣人感受到了王舞和王陸的到來,但他的法陣還需要一會,便撤出身來陪他們先玩玩。
 
王陸和王舞一時不慎,掉進了黑衣人設下的亞空間中,在亞空間中,他們想要出去便只有打敗空間的守護者。這個空間的詭異讓王陸很是懊惱,空間的守護者近在眼前,確實一個死者,究竟怎樣才算打敗他呢?王陸對他出招,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為了讓守護者先活過來再打敗他,王舞給他注入了靈力,一個不小注入了過多的靈力,讓守護者活了過來,對他們大打出手。王舞不慎被他打傷,只留下王陸一人獨自對付守護者,守護者的功力是王舞的九成,王陸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但王舞正在療傷,梁秋告訴他唯一的辦法是許下心魔大誓,從今以後任何情況下都不能主動攻擊別人,來提高自己的修為。
 
王陸二話不說照做了,他衝到王舞面前擋下了那一劍,而王舞也在此時調息好,出手將守護者打敗。王陸隱瞞了自己為何能接下那一劍的原因,風鈴已經沒有太多時間了,王舞來不及探究,眼下救下風鈴才是最重要的事。
 
而另一邊的黑衣人在風鈴體內發現了掌門留下來保護她的最後一道屏障,但也只能垂死掙扎。當他們趕到時,已經晚了,黑衣使出奼紫嫣紅逃離了現場,留下已經被害的風鈴。雖然目標人物很有可能就是盛京仙門的人,但他們此時沒有能力去對抗。
 
撇去這些先不說,王舞還是提及了為何王陸能當下剛剛那一劍的問題,才知道王陸許下了毒誓簽下了心魔大誓。雖然生氣,但王陸的初衷是為了保護她,這讓王舞內心掙扎。
 
救下了風鈴,他們也該先回靈劍派了。但海雲帆卻在此時失去了蹤跡,梨花的描述中提到了盛京仙門,讓王陸很是氣憤。掌門也是受了重傷,加上他自傷了元神,拿盛京仙門也沒有辦法。如此形勢下,王舞認真地提出要代理掌門。
 
盛京仙門中,杜松子將海雲帆關了起來,作為他們的一個棋子。一年後的五絕大會,不知盛京仙門究竟在密謀些什麼,而被關在試煉之獄的海雲帆深受折磨。
 
一年的時間過得很快,五絕大會即將開始。王舞現任靈劍派的代掌門,五絕大會也將由她主持。
 
第33集問心劍試探盛京仙門
五大門派的掌門即將齊聚靈劍派進行五絕大會,王舞有掌門金令在手,行事囂張,在五絕大會的規則中對盛京仙門處處針對。各大門派的人陸續到齊,盛京仙門來了後,王舞對其一陣嘲諷,讓水月真人氣憤離場。
 
王陸讓聞寶在五絕大會開幕式以後趁亂去找海雲帆,但卻在途中遇到了四大金剛,按照王陸的吩咐,他趕緊求助長老們。長老們為了保護聞寶,一舉將四大金剛殲滅,絲毫沒有理會一旁阻止的水月真人。事後,王舞虛情假意地對水月真人道了歉,水月真人只好作罷,但卻抓著聞寶不放。
 
王陸上前認罪,說是他逼聞寶去的,為的是拿回王舞丟失的衣衫。為此,他請方鶴長老請出了問心劍,大費周折地將在靈劍山的所有人都檢驗了過去,經過漫長的檢驗,輪到最後一人杜松子時,王陸卻改變了問題。他的問題是,盛京仙門是否綁架了他的兄弟海雲帆,杜松子回答沒有,結果他卻出乎意料地通過了問心劍的檢測。
 
就在王陸疑惑不解時,一個蒙面人站了出來,要求王陸也要自證清白。王陸無法反駁,只能承認是他偷的。在王陸的追問下,蒙面人拿下了面具,他居然正是失蹤已久的海雲帆。
 
原來海雲帆面對盛京仙門能夠揭開他體內的禁制的誘惑,選擇了自願加入盛京仙門,為了變強,為了報仇,海雲帆背叛了王陸,也背叛了靈劍派。大殿上,他甚至出手打傷了王陸,證明自己實力的增長,向王陸證明自己的選擇沒有錯。
 
仇恨已經佔據了海雲帆的全部,王陸所謂的那些感情對於海雲帆來說一文不值。如今他只想報仇,只想將天下的妖都挫骨揚灰,為此,他不惜修煉萬鬼噬心大法,短短一個月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來造就自己的成功。
 
王舞將海雲帆逐出師門,下令他五絕大會以後再也不能踏入靈劍派。盛京仙門的水月真人也順勢將海雲帆收入自己手下,同時他也不放過王陸的行為,王舞只能將計就計鞭打王陸一百棍,打在徒弟身痛在師父心。
 
海雲帆的回歸並不是一件讓人開心的事,相反卻讓王陸和聞寶失去了一個好兄弟,海雲帆翻臉不認人的舉動深深地傷害了王陸,沒有想到海雲帆會被仇恨蒙蔽了雙眼,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王舞前來安慰王陸,誰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王舞本想用問心劍問出水月真人的秘密,但這個計劃因為海雲帆的出現而落空,但好在他們解決了水月真人的四大金剛,也算是一個好的開始了。另一邊,水月真人對海雲帆一頓誇獎,並給海雲帆繪製了美好的前程,海雲帆並不知道,其實他只是水月真人手中的一枚棋子。海雲帆離開後,水月真人和杜松子密謀,決定先行對王舞和王陸下手。
 
而王舞和王陸也開始準備五絕大會,王舞身為這次大會的設計者,她對有實力的競爭對手都有了一定的研究,此次比賽必定要讓王陸奪得頭籌。
 
第34集真假眾生之門
王舞被方鶴長老等人喚去,被告知王者之塔竟然被人毀壞八成,就算要修復也要七天。但五絕大會第二天就要召開,事關重大,他們請來了幾位掌門說明了情況,順便尋找解決方法。正當大家束手無策 之時,水月真人拿出了自己的眾生之門,借靈劍派應急。
 
五絕大會的法器被替換,王舞所有對付盛京仙門的設計全都泡了湯,他們只能聽天由命,另尋出路。盛京仙門順利地破壞了王舞和王陸的計劃, 但他們也沒有辦法預料考驗的內容,如此一來,大家都只能夠靠實力取得成績,公平公正。
 
第二天五絕大會正常召開,但換法器一事還是讓王陸心中一驚,計劃突變,不知接下來他們會面對怎樣的挑戰。通過關卡獲得積分,積分居高者獲勝,在王舞宣佈了比賽規則後,試煉正式開始,五大門派的試煉弟子一同前往眾生之門中。
 
在眾生之門前,杜松子一再挑起許澤天的怒火,幸虧許澤天及時被阻止,不然大戰在他們進入眾生之門前就要展開。試煉倒計時開始,眾生之門打開,也打斷了他們的僵持,眾人重新將目光投向眾生之門。
 
隨後,大家陸續走進眾生之門,開始他們的歷練。王陸卻攔下了聞寶和琉璃仙。正準備進入眾生之門的盛京仙門,卻被許澤天用六杖光牢困住,許澤天等人進去之後,王陸才反應過來這眾生之門有詐,他的呼喚沒能阻止進去的人。原來是杜松子設下計謀,使大家進入他所設下的陷阱,於是比賽還未正是開始,就淘汰了一大批人。
 
王陸和杜松子一番理論之後,剩下的人這才進入真正的眾生之門。他們首先來到了八德大廳,大廳中有孝悌忠禮義廉恥,只有具有這八大美德居多的人才能獲勝。
 
有了盛京仙門之前的那一舉動,導致剩下的門派人數難以敵眾,他們只好向王陸幾人求助,想要聯盟一起通過考驗,王陸唯一的要求就是讓他們聽他的指揮。王陸分析起了局勢,決定先從「孝」開始,眾人跟隨他的腳步,一起進入了孝門。
 
孝門中是以子女和父母牌為基礎的一場賭局。此時場上分成了兩隊,局勢不容樂觀,所有人的目標都是拿到子女牌,王陸將朱秦推到眾人面前,這一輪,只能看財大氣粗的朱秦發揮了,只是沒想到朱秦還是敵不過盛京仙門的財富。但王陸隨機應變,讓大家靠運氣抽牌。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王陸本想讓朱秦用他的破幻之瞳看清牌面,卻沒想到杜松子複製出了許多同樣的牌,讓朱秦分不清哪個是真哪個是假。想要抽中其中的母牌,可以說比登天還難。
 
琉璃仙卻在此時說這些牌好像西夷聖餅,讓王陸知曉了其中的奧秘,也知道了該如何選擇。他利用玉米讓琉璃仙從中選擇母牌,沒想到幾下功夫就拿到了子女牌,還沒等王陸等人慶祝,杜松子突然大笑了起來。
 
第35集眾生之門王陸大放異彩
雖然王陸拿到了五張子女牌,但杜松子留了一手,洗牌時在牌上做了手腳,王陸拿到的牌只剩下了兩張子女牌。王陸只好承認自己技不如人,但同時他也面臨了一個巨大的選擇,兩張子女牌分給誰都很難定奪。
 
王陸最終決定讓財大氣粗的朱秦和聞寶兩人使用父母牌,反正怎麼也得有人出局,那就趁機敲詐盛京仙門一筆。盛京仙門也是財大氣粗,將錢雙倍給了他們,確認了以後,盛京仙門的人卻遭到了淘汰,事情有了一大反轉。原來王陸早就參破了孝門的規則裡的漏洞,利用這其中道理讓盛京仙門的人出局。
 
但聞寶和朱秦中還是有一個人需要出局,朱秦對自己破幻之瞳沒有派上用場這一事趕到愧疚,於是主動退讓,把得分的機會讓給了聞寶。
 
就在這時,眾生之門突生異變,水月真人利用五大掌門給眾生之門注入靈氣之際,將黑潮傾入了四大掌門的身體,控制了他們。王陸他們在試煉中每過一關,陣法就會升級,而通關之時,四大掌門都會心智盡失,淪為傀儡。王舞雖然嘗試反抗,卻遭到了陣法的反噬,水月真人用四大掌門的徒子徒孫威脅他們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眾生之門內對外面的情況一概不知的試煉弟子們仍在繼續,接下來他們進入了「悌」字的門中。又是一輪賭局,這一次大家再也不敢掉以輕心。王陸將自己的想法告訴了自己的隊友,只要他們進入空間後一招制敵,將對手擊昏,他們便可以輕易過關,比試也隨即開始。
 
巧合的是,試煉將海雲帆和王陸分到了一組,王陸率先做下決定,留給海雲帆的只有兩個選擇,要麼與他同歸於盡,要麼與他一同對外。最後海雲帆下定決心,就算自己犧牲也要讓王陸出局。海雲帆自然不願讓王陸得逞,於是他和王陸同歸於盡。本以為盛京仙門可以靠人多勢眾獲得這一局的勝利,但奇怪的是,王陸一隊除了他因為對上海雲帆出局外,其餘人在王陸的暗示下都順利通關,這讓海雲帆和杜松子氣絕。
 
王陸憑借他異於常人的智慧在試煉中大放異彩,但他怎麼都沒想到他的努力都是在一步一步地讓他的師父和其他三大掌門陷於苦海之中。面對心懷不軌的水月真人,用靈力維持著眾生之門,同時又在被黑潮入傾的四大掌門都有些力不從心了,但試煉仍在緊張得進行,接著,他們進入了忠門,在這個門內,他們需要選擇一個效忠的對象並質疑他人。
 
王陸在成功質疑第一個上陣的杜松子後,自己瞎編亂造了一個效忠的對象,矇混過關,在他的帶領下,所有的人都模仿他效忠了一個不存在的對象。杜松子看著自己盛京仙門人多,本以為這一關就要在大獲全勝的時候,王陸卻突然站了出來,說要質疑自己。他成功質疑了自己剛才所說的,他頭頂上的忠當下也破裂。
 
第36集復活歐陽商
王陸在讓自己的忠字破裂後,隨後質疑了所有人的忠,他們的忠在他話音落下時全部破裂,王陸打好了算盤,如今只要接下來沒有人再得分,此時佔優勢的他們便可以輕而易舉地取勝。不但如此,王陸還讓琉璃仙毀了所有的門,沒有了這些門,便沒有人再有獲勝的機會。他利用鬥毆出局的規則激怒杜松子讓眾人鬥毆出局,以此結束眾生之門的試煉。 打鬥中海雲帆與王陸相視一笑,原來這全是他們設下的局。
 
早在很久之前,海雲帆就偷偷與王陸秘密相見,海雲帆和王陸用密語互通,表明自己要潛伏在盛京仙門,雖然王陸很不贊同,但海雲帆堅持,王陸轉身時,海雲帆已經離開。但有了海雲帆在盛京仙門的臥底,他在水月真人身上設下了竊聽符,王陸才能在試煉時和海雲帆消息互通,得知了水月真人的詭計。
 
如此一來,他們便不能再讓試煉進行下去,必須盡快結束試煉。這才有了現在的這一幕,如王陸所料,他們果然被眾生之門逐出。水月真人的詭計因此破滅,陣法被破壞他也遭到了反噬,此時眾人終於可以聯合起來對付水月真人。
 
誰知,當王舞質問水月真人時,水月真人卻意外地供出了海天闊,海天闊趁地輪真君等人不注意,一下將他們打得重傷。此時的王舞孤立無援,同時面對水月真人和海天闊。但海天闊並沒有如水月真人所願,將王舞變成傀儡,反而將水月真人打傷,他的目的似乎與水月真人不同,他拿到了水月真人的女媧石,綁走了王舞。
 
離開眾生之門的海雲帆和王陸立馬趕到了殿內,卻從重傷的地輪真君口中得知這都是海天闊的手筆。王陸這才想明白,原來海天闊就是傷害過風鈴的黑衣人。
 
海天闊將王舞綁到了牛家村,說要讓王舞看著他將歐陽商復活。海天闊告訴王舞他和歐陽商的過往,在一次歷練中,他們遇到了黑妖王,歐陽商為了救海天闊不慎被其咬傷,海天闊將詛咒轉移到自己身上,本想等十年之後一起消除邪祟。卻不想在這期間歐陽商卻為了救王舞和蒼生與黑妖王同歸於盡,而海天闊卻因十年後未能將邪祟消除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
 
海天闊剛想對王舞動手,王陸和海雲帆就趕了過來,本想讓海雲帆拖住海天闊,自己去解救王舞,卻不想王舞是被捆仙鎖困住的,而海雲帆實力不敵海天闊,他只好先與海雲帆一同作戰。就在他們合力攻打海天闊,海天闊卻使出了最高境界六丈光牢,將他們困住,並帶著王舞進入了王舞的夢境中,意圖復活歐陽商。
 
為了救出王舞,海雲帆使出了乾元燃血功破了海天闊的六丈光牢,雖然意外海雲帆為何會習得此功,但此時王舞危在旦夕,他來不及多想,便進入王舞的夢境。
 
在王舞的夢境中,王陸憑著她對王舞的認識很快找到了她。王舞醒來時錯把王陸當成了歐陽商,直接吻了上去,讓王陸愣在了原地。直到王舞喊出「大師兄」時,他才如夢初醒,將王舞推開。
 
海天闊便從一邊將王舞掠走,關進了六丈光芒中。王陸逼得海天闊對他動手,他這才有機會還手,只是他終究打不過海天闊,被打得重傷。海天闊不管不顧地想要找出歐陽商,他剛打算殺了王舞逼歐陽商現身,王陸突然醒來擋下了這一擊。原來此刻的王陸已經成了歐陽商。
 
歐陽商見海天闊始終執迷不悟,只能替天行道廢了海天闊的修為,同時為了彌補海天闊,他從王陸身體中幻化了出來,走向海天闊。
 
第37集海陸分道揚鑣,妖王即將出世(結局)
歐陽商將海天闊身上的詛咒重新轉移到自己身上,並將海天闊送出了王舞的夢境,此時的海天闊修為盡失,壽元也只剩下了兩個月。出來後他便要面對海雲帆,海雲帆對他的仇恨已深,對他出手招招致命,就在他即將可以報仇雪恨時,許澤天出現攔下他。並告訴他殺他父母的並不是海天闊,雖然海天闊及時阻止了許澤天說出真相,但海雲帆隱約好像知道了真相。許澤天趁機帶著海天闊離開了這裡。
 
夢境中,王舞終於可以和她等待已久的歐陽商相聚,但她並不知道復活的歐陽商只有一炷香存活的時間。歐陽商將王舞打昏,並把她交給了王陸,他把真相告訴王陸,並讓王陸知道她對王陸的真心,歐陽商對王舞很瞭解,他很羨慕王陸可以時刻陪在王舞身邊,他知道王舞總是口是心非,但他也知道王舞是因為王陸的出現才有了努力活下去的希望。
 
王舞執著於等待歐陽商,也執著於這個夢。歐陽商狠心結束了這段夢,希望王舞可以開心快樂地度過今後的每一天,並將王陸和王舞送出了這個即將崩塌的夢境。
 
夢醒人散,王舞醒來時卻刻意的逃避了話題,假裝自己忘記了發生的這一切。王陸也不再勉強她,順著她的話繼續陪她做她喜歡的事情。
 
如家客棧中,王陸、王舞、海雲帆以及聞寶組成一桌麻將桌,樂不思蜀地打著麻將。出關了的風鈴帶著化為真身的薛伯仁也回到了客棧,這一局牌聞寶的運氣可佳,王舞藉機打亂牌局,假裝和風鈴敘舊,風鈴的傷勢已好,掌門自然也出了關,但卻因此次盛京仙門的事情重大, 他剛出關就被幾大掌門叫去商談此事。
 
這時,海雲帆將王陸單獨叫了出去,說有事要告訴王陸。海雲帆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告訴王陸他是前來告別的,這一次,他必須離開。王陸是因愛修煉,海雲帆卻是因恨修煉,這就注定了他和王陸不是同道中人,他怕自己繼續和王陸在一起將永遠無法報仇。於是他終於下定決心,真的與王陸分道揚鑣,去完成自己的目標。
 
好兄弟的離開讓王陸內心充滿感傷,在無相峰中一人飲酒醉。他回憶起曾和海雲帆同生共死的往事,所有的感動都歷歷在目,只是沒想到他們之間的友誼竟然就這樣說斷就斷了。
 
王舞來到王陸面前,想要安慰王陸,可已經喝得微醺的王陸在海雲帆的離去,讓他更加珍惜身邊的人,更何況身邊之刃還是自己喜歡的人,情到深處,王陸一把拽住了王舞,吻了上去。
 
獨自一人離開的海雲帆對自己產生了很大的疑惑,究竟是誰殺了自己的父母,為何許澤天會說出那樣的話,此時,他體內的禁制再次鬆動,他再也無法克制,彷彿有什麼就要從他體內衝出。
 
與此同時,靈劍派掌門使用星辰大衍術觀測到妖王即將出世,天下必有大劫。
 
【圖片cr:從前有座靈劍山,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630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