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無心法師3】結局.分集劇情13~28*古裝玄幻劇



無心法師3》改編自尼羅同名小說,劇情講述身在唐朝背景下民間的捉妖故事。

強盛的大唐帝國已經步入黃昏,煊赫的大氏族日漸沒落。權貴與百姓都在不甘的掙扎, 追求著虛妄的永生, 而無心(韓東君飾),卻一心求死。在此期間,他邂逅了神秘的柳家姐弟,姐姐青鸞(陳瑤飾)英武果決, 弟弟玄鵠孱弱腹黑。

無心和青鸞聯手解決了一系列離奇事件,彼此惺惺相惜。青鸞愛慕無心,卻不敢表白,無心欣賞青鸞,卻不願耽誤她。 一封神秘來信打破了日常生活,無心護送姐弟倆返鄉。他們本想查明真相,不料卻被捲入種種殘酷詭譎的事端。 幾經艱險,幕後黑手終於浮出水面一一竟是和無心結有宿怨的白琉璃。而白琉璃身後,居然還有著一一個關於長生不老的驚天陰謀。 決戰中,無心意外找到了取死之法,本可以獲得夢寐以求的解脫,卻在最後關頭為了青鸞而毅然放棄。此時的他還不知道,青鸞玄鵠姐弟和千餘年後的岳綺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

無心法師3




 

【相關文章】

無心法師3~分集劇情1-12

 

【分集劇情】 

第13集玄鵠慘遭毀容 八姨娘無故失蹤

無心將細針從青鸞母親遺體內取出,將鮮血滴在針尖上,感受著死者生前的遭遇。無心斷定,青鸞母親在當初中風病倒時,就沒有恢復的可能了,有人將這根帶有邪術的銀針強行插入她的頸內,還強行給她注入一絲生機,讓她成為了傀儡。青鸞不解,如果母親早就變成傀儡,又怎會給自己寫信呢?無心歎了口氣,想必是母親對兒女的思念過於強烈,才會短暫地掙脫法術控制,給兒女寫信預警。

這時,尚青天忽然聞到房間內有火油味道,似乎是從炭盆中散發出來,玄鵠好奇地撥弄炭盆,無心阻止不及,熾熱的火焰席捲了整個屋子,更是向玄鵠迎面撲來。玄鵠撕心裂肺地慘叫,尚青天卻怎麼也打不開門,原來,那門被一道符封死了。無心急忙施法破門而出,這才闖出一條生路,正在眾人救火時,柳家主母盧佩華冷笑著注視著這一切,彷彿都在意料之中。

尚青天盡力給玄鵠醫治,但是,玄鵠英俊的臉龐已經無法挽回,血紅色的燒傷疤痕將一直伴隨著他。一場大火燒下來,青鸞母親的遺體也化作了骨灰,青鸞小心翼翼地收著,心如刀絞。事到如今,青鸞已經猜出,盧佩華就是幕後黑手,為了給母親和弟弟報仇,她衝動地提著劍出去,無心趕緊跟在後面追了過去。盧佩華面對青鸞的種種質問,卻表現得滴水不漏,做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好在青鸞並沒有失去理智,準備暫且按兵不動,順籐摸瓜找出證據。

青鸞回憶起八姨娘曾經暗示過自己,母親的死因另有蹊蹺,她便同無心一起去問個究竟,誰知八姨娘卻矢口否認。無心發現八姨娘在收拾錢財,猜測她是被大火嚇到,準備攜財潛逃,八姨娘見計劃被看穿,索性答應與無心和青鸞合作,但是要索取黃金百兩。青鸞愁眉苦臉地回去籌錢,卻偶然從秋纓口中得知,父親曾私下裡給了母親一個小木匣子,那也許就是母親被害的關鍵所在。事不宜遲,青鸞趕緊尋找,但是一無所獲,看來那木匣子八成是落在盧佩華手裡了。

玄鵠摘下了臉上的紗布,他望著自己恐怖的容顏,嚇得失聲尖叫,一心只想尋死。青鸞流著淚安慰鼓勵弟弟,可玄鵠心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已經無緣科考了。柳家大哥給玄鵠買了上好的燒傷藥,青鸞非常感激,同時提出希望大哥出面制住盧佩華,否則不知這瘋女人還會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無心見青鸞籌不到錢,便將一塊昂貴玉珮給了她,讓青鸞去換錢。兩人好不容易籌集百兩黃金去找八姨娘,可八姨娘卻無影無蹤,只有她的傻兒子白鶴攥著一隻簪子,似乎在懼怕什麼。

大家四處都找不到八姨娘,青鸞認為是盧佩華殺人滅口,可無心已經調查過,盧佩華昨晚並沒出門,他推測盧佩華一定還有幫兇。青鸞想起白鶴的神情,想必這孩子一定是看見了什麼,便打算讓無心用祝由術一探究竟,但白鶴顯然十分痛苦,無心的祝由術進行到一半就失效了。當無心與青鸞返回時,看見大門開著,無心臨走前施的障眼法也不見了,只有玄鵠呆呆地坐在地上,稱自己只是出去了一下,回來就看見秋纓的屍體躺在地上。無心與青鸞深信不疑,卻不知道玄鵠剛剛用屠總管的靈器在修煉。

第14集盧佩華與金鵬勾結 柳父回府主持公道

無心開始在柳家宅子裝神弄鬼,宣稱柳家最近頻繁現血光,乃是因為背後有一個通曉邪術的法師在興風作浪,自己只要在園子裡的石頭山上施法,不出三日,必能找出兇手的藏身之處。果然,這招引蛇出洞很是有效,盧佩華按耐不住了,她悄悄回到房間,將一根銀針插進黑貓身體,開始對著黑貓講話,讓對方趕緊想應對的辦法,誰知黑貓竟也開口說話,提醒盧佩華被人監視了,她回過身去,這才發現尚青天就站在門口窺探。

尚青天嚇得拔腿就跑,好在成功逃脫,無心聽了他的話,認為盧佩華是利用動物和神秘法師偷偷聯繫。晚上,無心用幻術製造了一個自己,仍舊在石山上手舞足蹈,他的真身則陪伴柳家姐弟守在房中。沒過多久,一隻利爪從屋頂掏進來,無心等人聯合力量制服來人,但最後還是被她給逃跑了,不過大家已經發現,這個可怕的半人半妖,竟然是失蹤的八姨娘。無心一路追出去,看到那個操控八姨娘的法師戴著可怕的面具,正在亭子裡施法,兩人馬上展開一場惡鬥,但由於八姨娘糾纏不休,無心分身乏術,讓法師逃掉了。無心只好暫顧眼下,剷除了八姨娘身上的妖邪。

妖邪被剷除後,八姨娘也隨之了無生息,緋鳶路過此地,開始不分青紅皂白地大呼小叫,盧佩華隨之趕來,稱是無心殺害了八姨娘,還買通官兵,把無心送進了大牢。無心只好跟著官差離開,囑咐青鸞趕緊帶著玄鵠和尚青天離開這裡,去找柳父回來主持大局。正當三人準備離開時,白鶴又出現了,這一次,他終於費力地表達清楚,曾經看見盧佩華爭搶木匣子,還推青鸞母親摔下樓梯。青鸞為之一振,馬上想帶著白鶴去大哥面前作證,抓住盧佩華,誰知白鶴卻更加害怕,斷斷續續地說出了柳家大哥殺害八姨娘的事實。青鸞驚呆了,她終於明白,盧佩華的幫兇就是大哥。

果然,等青鸞幾人離開後,柳家大哥和盧佩華這才趕到,他們發現屋子裡人去樓空,不禁氣得暴跳如雷。原來,這柳家大哥柳金鵬與盧佩華之間產生了一段不倫之戀,二人暗通款曲許多年,種下孽緣,事到如今,紙再也包不住火,柳金鵬想帶著盧佩華遠走高飛,但盧佩華不願愛人多年籌謀落空,執意讓金鵬先離開,自己留下來善後。另一邊,青鸞等人已經找到柳父,柳父見到兒子容貌變得如此猙獰,不禁心疼地落淚,表示一定要想辦法治好玄鵠的臉。無心被打入大牢後,隨即就被判了死刑,青鸞在父親的幫助下救下無心,一同回到柳家捉拿兇手。

但是,畢竟過去了這麼多天,盧佩華已經將現場打掃乾淨,毀滅一切證據,就連那木匣子都原原本本還了回去。柳父十分氣惱,將盧佩華痛罵一頓,責令她閉門思過,不得出來。晚上,玄鵠告訴大家,自己注意到那木匣子上有一個印記,似乎是長明派的標誌。第二天,柳父怒氣沖沖地拿著盧家的家書去見盧佩華,原來,盧家是名門望族,所以柳父才會如此忌憚續絃的妻子,如今妻子剛被軟禁,盧家就來家書稱要探親,當真欺人太甚。盧佩華笑著看著惱怒的夫君,卻並不放在心上。柳父一直在找醫生給玄鵠醫治,但醫生們都束手無策,玄鵠漸漸看出,父親已經放棄自己了。

 

第15集無心婉拒青嵐愛意 緋鳶中邪變得瘋癲

青鸞跑去祠堂寬慰父親,就算找不到名醫來醫治弟弟,自己也會一直守護著他,可柳父神情疏離,並不願意搭理女兒。這時,青鸞見到祠堂的油燈即將燃盡,便拿起燈油準備續一些,誰知柳父發瘋般將女兒推搡開,痛罵她是個小丫頭片子,不配給列祖列宗延續香火。青鸞被父親嚇了一跳,柳父老淚縱橫,他恨玄鵠毀了容,也恨青鸞為何是女兒身,不能擔起柳家的重擔。

青鸞被父親趕出了祠堂,她回憶起小時候的事情,自己因為天煞孤星被旁人排斥,只有父親對自己倍加呵護,還讓自己拿著油壺給祖宗添香火,如今,父親怎麼就性情大變呢?正當青鸞渾渾噩噩之際,無心趕來安慰她,青鸞再也控制不住情緒,崩潰地嚎啕大哭。無心為了讓青鸞有好心情,特意給她做了很多美食,讓她換個角度思考,雖然柳父放棄了青鸞姐弟,但對於青鸞來講,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她終於卸下了沉重的負擔,可以重新開始一段嶄新的人生。

青鸞低頭沉思,的確,在她從前的日子裡,一直是為了父親和弟弟而活,從未想過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樣。現在,青鸞開始幻想,她想去美麗的江南,想去壯闊的大漠,想去所有未曾踏足的廣闊天地。無心一一讚同,青鸞有些羞澀地靠在無心身邊,其實,去哪裡並不重要,只要能和無心在一起,青鸞就是幸福的。青鸞春心萌動,不由自主親吻了無心,一直在門外的玄鵠忍不住嫉妒地闖了進來,無心十分窘迫,竟然奪窗而逃,玄鵠冷冷地警告姐姐,無心並不愛她,不要白費心思。

青鸞想找到無心好好聊一聊,但無心卻總是躲著她,讓青鸞感到非常氣惱。柳父將全家人聚集在一起,聲稱家裡確實如傳聞所說有祖傳之寶,並且打算明天午時在後花園湖心亭揭開謎底。等到眾人散去後,玄鵠開口詢問父親,家傳之寶也許不是俗物,會不會是靈丹妙藥和長生之法呢?柳父神色一驚,隨之恢復正常,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緋鳶一直心繫英俊的十七公子,金鵬特意給她帶了十七公子的書信,並且表示公子最近被諸事纏身,有些心煩。天真的緋鳶一心想為心上人排憂,金鵬陰險地笑著,指給她一條明路。

第二天,金鵬也被柳父找回了家,所有人聚在湖心亭,柳父展示了園內密道,表示誰敢下去,裡面的寶物就歸誰所有。玄鵠躍躍欲試,但是被青鸞擋住了,只有緋鳶站了出來,表示願意下去一探究竟。無心察覺到裡面有危險,好言提醒,但緋鳶根本聽不進去。就這樣,緋鳶獨自一人進了密道,卻許久沒有出來,三姨娘擔心女兒,也下去查看,沒想到等母女倆再出來時,竟然變得滿頭白髮,容顏蒼老,瘋瘋癲癲,把所有人都嚇得魂飛魄散。

青鸞攔著無心要好好談一談,無心只好無奈表示,青鸞是這世上難得的好女子,可自己並非良配。青鸞心情低落,鬱鬱寡歡,玄鵠悠悠走來陪伴姐姐,希望她能明白,外人是靠不住的,只有彼此姐弟倆才能相依為命。

現在,三姨娘和緋鳶始終沒有清醒,無心知道她們是被密道中的邪氣所侵蝕,只能為她們開一些安神的藥。無心告訴青鸞,自己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等到處理完柳家這團亂麻,自己便會離開。十七公子聽說緋鳶病了,前來柳府探望,結果被緋鳶嚇得不輕。無心不忍,用障眼法讓緋鳶以為自己容貌如初,讓她有短暫的信心去面對心上人。

第16集玄鵠設局引敵上當 金鵬佩華更高一籌

十七公子安撫緋鳶服下用阿芙蓉製成的安神藥,緋鳶這才安靜地沉睡過去,不再瘋癲,在場眾人無不歎息。十七公子好奇地與柳父提起柳家祖傳寶物一事,柳父謙虛地表示,那不過是祖上留下的一點遺產罷了,可十七公子顯然非常感興趣,他很想知道,到底是怎樣的遺產,需要用這般凶險邪門的法術,僅僅下密道轉一圈,就弄得不人不鬼。柳父本想搪塞一番,十七公子卻追問得沒完沒了,甚至打算動用節度使力量幫助柳家清理邪祟,柳父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冷冷地拒絕了他的請求。

無心詢問尚青天,是否知道阿芙蓉是什麼東西,尚青天回答道,阿芙蓉產自遙遠的西域,具有安神鎮痛收斂止瀉的作用,但是服用久了會上癮。另一邊,玄鵠自信滿滿地去找父親,聲稱知道父親的心結是大哥,所以要為父分憂。柳父沒有說話,玄鵠繼而表示,大哥今天帶著十七公子來家裡敲山震虎,父親雖然不怕十七公子,但一定忌憚節度使的力量,所以才會憂心忡忡。

柳父示意玄鵠說下去,玄鵠分析道,以目前情況來看,節度使一定還沒有掌握柳家秘寶究竟是何物,否則怎會只讓區區的十七公子前來打探消息,而且,父親先前假意開啟密道試探大哥,如今大哥則帶著十七公子來亂父親陣腳,雙方不過是禮尚往來,未分輸贏罷了。

柳父讚許地點點頭,稱讚玄鵠果然是最聰明的孩子,此時此刻,他更加心痛玄鵠的臉,若是沒有這可怕的疤痕,玄鵠必定能直上青雲。這時,玄鵠才鄭重地說出自己的心事,願意幫助父親拿下大哥,但希望父親能將祖傳秘寶交給自己,用以恢復容顏,振興柳家門楣。

第二天,三 姨娘和緋鳶竟然離奇身亡,十七公子因與緋鳶有婚約,便氣勢洶洶地前來討要公道,誓要找到柳家秘寶,看看是什麼邪物。另一邊,無心總覺得這兩人的死和十七公子帶來的阿芙蓉藥丸脫不了干係,他特意從緋鳶房中拿了剩下的藥丸,準備調查清楚。無心意識到柳家種種背後凶險頗多,叮囑青鸞要多加小心。

柳父一直擔心十七公子會動用節度使的力量,玄鵠便為父親出謀劃策,先是解了盧佩華的禁足,又故意在這個女人面前演戲,讓盧佩華誤以為那祖傳的神秘木匣子已經落入青鸞姐弟手中。果然,盧佩華中了計,命人送密信去節度使府中。另一邊,無心與尚青天在研究阿芙蓉藥丸,卻沒發現什麼異常,無心靈機一動,認為可能是蠱蟲作怪,便讓尚青天想辦法把蠱蟲從三姨娘母女的屍體中引出來。

於是,尚青天拿著誘餌來到屍體旁邊,果然,沒過多久,細細長長的蠱蟲便爬了出來,看來,這就是三姨娘母女忽然自殺的原因。另一邊,玄鵠故意做出悄悄拿到秘寶的假象,一直盯著他的金鵬和盧佩華馬上把秘寶搶了過來,誰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柳父及時趕到拿下了這對狗男女,金鵬與盧佩華這才知道是上了當。

柳父終於抓住了這對心腹大患,他欣喜若狂,當即允諾將家傳之寶傳給玄鵠,可是,應該怎麼把秘寶從密道裡拿出來呢?玄鵠向父親提議,讓盧佩華和金鵬下去取寶,然而,青鸞認為此舉不妥,就算大哥有千錯萬錯,也應該交給官府處置。這時,金鵬陰森地笑了,原來,他早有防備,早就讓十七公子帶人來助陣。就這樣,柳家上下都被金鵬控制了,包括無心,也抵擋不住十七公子帶來的大批節度使人馬。

 

第17集玉俑融入玄鵠身體 神秘法師是白琉璃

金鵬獰笑著告訴柳父,其實,關於河東柳氏的秘寶,外人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而且,無論誰得到那秘寶,便會長生不死。原來,是那個神秘法師跟金鵬提起了秘寶一事,金鵬這才串通盧佩華,一起殘害柳青鸞的母親,就為了得到小木匣子。後來,盧佩華費盡心機偷到了木匣子交給法師,卻發現裡面只是鑰匙,法師猜測青鸞母親或許知道秘寶藏在何處,便施法讓她變成自己的傀儡,聽任擺佈。

金鵬說完這些,他恨恨地盯著青鸞姐弟倆,如果不是他們執意趕回來,又怎會發生這後面的種種?青鸞算是明白了,正如白鶴所說,八姨娘也是死於大哥之手,還被做成了不人不鬼的怪物。金鵬倒是絲毫沒有悔改之意,他走到柳父面前,當著在場眾人的面,揭穿了自己的身世秘密。

原來,柳父為了振興家族,千方百計找各大氏族聯姻,金鵬母親就是其中一個,可是柳父並不是一個長情之人,日久天長,金鵬生母便愛上了別人,甚至懷上了金鵬。金鵬生母犯下大錯,本想與丈夫和離,但柳父執意不肯,還把金鵬生母囚禁起來,活活凍餓而死。不僅如此,柳父也視金鵬為眼中釘,當他還是個孩子時,柳父就故意縱馬,想置金鵬於死地,沒想到只弄斷了他的腿,令他殘疾終生。金鵬怒斥柳父,明明心懷仇恨,卻還要對外裝出一副父慈子孝的假象,就是怕柳家嫡長子是野種這件事被宣揚出去。

說著,金鵬眼中的恨意越來越重,他拚命地毆打柳父,要讓柳父嘗到母親當年所受的痛苦。於是,金鵬押著眾人來到花園的湖心亭,逼迫柳父打開密道,讓青鸞和玄鵠進入密道拿出秘寶。柳父試圖阻止,但金鵬態度堅決,這時,無心主動站出來表示,除了自己,沒有人有本事拿到寶物,如果青鸞姐弟倆在密道中慘死,自己也斷然不會配合金鵬。

金鵬想了想,答應讓無心進入密道,無心一進去便感受到一股邪風撲面而來,他便割破手掌,用自身鮮血抵擋邪氣侵擾,最終拿到了密道中的小盒子。無心滿身傷痕地爬出去,十七公子興奮地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是個小小的玉俑,與此同時,玄鵠偷偷從屠總管那裡得到的靈器也開始叮噹作響。

無心看準時機挾持了十七公子,逼迫金鵬讓手下退後,準備施展隱身術帶領眾人逃跑,然而,神秘法師從天而降,與無心展開打鬥,金鵬的手下也萬箭齊發,射中了無心的身體,令他敗下陣來。玄鵠猛然衝過去想奪取那玉俑,沒想到玉俑在摔碎後竟然化作一道黑煙,就這樣竄進了靈器中,融入到玄鵠體內,玄鵠頓時抽搐起來,昏迷不醒。

金鵬又扳回一局,他將柳父鎖在母親去世的房間,準備以牙還牙,報仇雪恨。另一邊,十七公子的父親大發雷霆,怪罪兒子私自用兵動柳府,神秘法師出面解圍,稱從前有位老神仙遭到奸人陷害,被封印在溟山,只要拿著五尊玉俑前去,就能破除封印,求取長生之法,這第五尊玉俑就是柳家宅內的秘寶,現在已經融入柳玄鵠體內,也就是說,玄鵠就是這尊玉俑的替代者。

玄鵠聽到法師的話,眼前忽然天旋地轉,暈了過去,等他醒來時,才發現是神秘法師救了自己。玄鵠明白了,法師是投鼠忌器,這才沒有傷害自己的性命。於是,玄鵠承諾去溟山找老神仙,但要求法師保證讓柳家人全部活著。法師答應了,然後去地牢折磨無心,他似乎早就認識無心,並且知道無心的異常之處,特意準備了很多殘忍的法術讓無心痛苦。

法師允許柳青鸞在院子裡走動,青鸞終於和弟弟見面了,也得知了玉俑和長生之法的關係,玄鵠表示,自己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不再受命數的束縛。另一邊,無心痛苦萬分,還是沒有想起來神秘法師到底是誰,法師這才拿下面具,竟然是白琉璃。

 

第18集無心陷入往事回憶 與白琉璃淵源頗深

無心見到白琉璃,難免大吃一驚,不知他怎麼變成了這副不人不鬼的模樣。白琉璃冷笑一聲,聲稱這一切都是無心害的。原來,在許久之前,無心曾找到白琉璃,求他設法殺死自己,還付了許多金子當做酬金,白琉璃經不住無心的死纏爛打,只好答應了,但條件是讓無心給自己當牛做馬。無心答應了,從此進入白家,忍饑挨餓做苦力,受了不少折磨,但這些對無心來講都是小菜一碟,根本傷不到性命。

無心發現白琉璃把府內的很多雜役都弄成了啞巴,懷疑他的房子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白琉璃卻稱自己只是喜歡安靜而已,況且,自己可是付給雜役們足夠報酬的。無心感歎著,有錢可真好啊,能使鬼推磨。白琉璃卻不搭理無心的冷嘲熱諷,沒過幾天,竟然從外面帶回來一個嬰兒,自稱是兒子。無心忍俊不禁,像白琉璃這樣的人,哪個女人肯為他生孩子呢?白琉璃自顧自地開始帶孩子,還不停地喊無心幫忙,經過許多日夜後,白琉璃告訴無心,自己的父親是狐妖,母親是人,自己身為妖人,本來是活不成的,是父親把妖丹給了自己,但也因此去世了。此後,白琉璃就如同一個異類行走在人間,與無心相識時,他已經活了一百多年,如果不出意外,還能再活兩三百年。

然而,孩子並沒有白琉璃想像得那麼好帶,兩個大男人粗手笨腳,根本搞不定一個小小的嬰孩。後來,孩子生病了,白琉璃便從外面帶回來一個叫倩娘的女人幫忙帶孩子,等到孩子痊癒後,白琉璃就要把倩娘送走,可倩娘並不情願。原來,倩娘就是孩子的親生母親,白琉璃對她有恩,當她得知白琉璃想要個孩子後,就自願幫忙,生下孩子後,白琉璃給了倩娘一筆重金,算是完成了兩人之間的交易,但倩娘已經陷入這場感情,無法自拔。

無心聽了白琉璃的話,感到不可思議,這世上的感情並不是用錢就能買到的。在倩娘的苦苦哀求下,白琉璃答應讓她再陪孩子一晚,可是第二天,倩娘與孩子都不翼而飛了。白琉璃趕緊下山去找,發現倩娘抱著孩子在逃跑,他急忙過去阻攔,誰知倩娘出其不意地給白琉璃貼了一道符,讓他動彈不得。這時,兩個捉妖師出現了,就是他們攛掇倩娘來算計白琉璃的。

倩娘本以為捉妖師只是要廢除白琉璃的法術,沒想到他們竟然是要害白琉璃的性命,便攔在前面不答應,關鍵時刻,無心及時趕來救下白琉璃和倩娘,事到如今,倩娘只好認錯,她還說出了一個秘密,那孩子根本不是白琉璃的骨肉,是自己找來的。原來,倩娘每當懷有身孕,在四個月後就會莫名其妙消失,她實在愛白琉璃,只好想出了這麼個蠢辦法。

白琉璃十分憤怒,讓倩娘帶著孩子離開了。無心安慰白琉璃,在世上活得越久,就越不可能有孩子,不用太難過。白琉璃心中無限唏噓,答應幫助無心實現去死的願望,不過這需要去溟山找被封印的長明老祖,只有這位老神仙才有能力弄死無心。無心很高興,就這樣送白琉璃上路了,自己則留下來為白琉璃看守宅子。白琉璃在溟山受盡千辛萬苦,被一團帶邪氣的黑霧侵入身體,甚至還毀了容貌,可當他狼狽回到家時,卻發現無心不見蹤影,白琉璃馬上覺得自己受騙了。

第19集青鸞欲與無心斷情 開啟赴溟山行程

無心回憶往事後,無奈地對白琉璃解釋,自己當初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只好趁著白琉璃不在家的時候跑掉。白琉璃氣得瞪大眼睛,無心逃跑也就算了,竟然還偷走了那筆當做酬金的金子!無心哭笑不得,這才表示自己將那些金子悉數給了倩娘,希望她和孩子好好生活。白琉璃噘著嘴,並沒有原諒無心的意思,他繼續說道,自己在溟山並沒有成功見到長明老祖,只是把封印老祖的法陣打出了裂痕,長明少祖見自己能力非凡,便與自己聯手,集齊了所有玉俑,玉俑中藏著老祖的元神,只要將五縷元神匯聚,就能喚醒老祖。無心趕緊提醒白琉璃,稱長明派是歪門邪道,千萬不要輕信。可白琉璃一意孤行,並不聽勸阻。

玄鵠在房中忽然吐血暈厥,白琉璃為他療傷,玄鵠昏昏沉沉地睡著,夢見一個白鬚白髮的老者,笑瞇瞇地看著自己。青鸞聽說白琉璃抓了許多人嚴刑拷打,更加擔憂無心的狀況,等到玄鵠甦醒後,便向弟弟提出營救無心。玄鵠不願支持姐姐,青鸞鄭重表示,只有救了無心,自己和他才能兩不相欠,從此把這段情斷得乾乾淨淨。玄鵠將這當做姐姐對自己的承諾,這才答應允許姐姐去救無心。

青鸞潛入地牢,在無心的指揮下弄出火苗,毀掉了可怕的蠱蟲,讓無心掙脫出來。無心看著搏鬥得傷痕纍纍的青鸞,心疼地將她擁入懷中,他終於訴說了對青鸞的愛意,緩緩吻了她的唇。青鸞心中驚喜震動,忘情地與無心擁吻,片刻後才忽然清醒過來,她一把推開無心,劃清了兩人的界限,堅定表示將與玄鵠等人共赴溟山,尋找長生之法。無心試圖以未婚夫的身份加以阻攔,但青鸞決絕地撕毀了契約,她的內心痛苦萬分。

晚上,青鸞難以入睡,她分明還愛著無心,卻不得不說出那些狠話。而無心也在回憶青鸞的一顰一笑,無法忘懷。最終,無心決定不離開,他要與白琉璃做一場交易,跟著他們共去溟山。十七公子的父親節度使一直被頭疼病困擾,終於允許兒子去溟山找尋長生之法來醫治頭疼,於是,柳家姐弟跟隨隊伍一起啟程,沒想到無心也厚臉皮地跟著,讓青鸞無可奈何。

玄鵠在出發前又發作暈倒了,白琉璃只好出手相救,無心馬上出主意,讓白琉璃和玄鵠乘坐一輛馬車方便照顧,自己則悠悠地與青鸞同乘。一路上,無心伴隨著馬車的顛簸漸漸入睡,不停地靠在青鸞身上,兩人在狹小的空間裡擠來擠去,好不有趣。晚上,大家安營紮寨,青鸞和無心坐在火堆旁烤火喝酒,很快醉意朦朧。無心酒後吐真言,希望青鸞再給彼此一次機會,青鸞眼中閃爍著光芒,不由自主地撅著小嘴,往無心面龐靠攏,結果三秒鐘不到就醉倒了,無心只好把她抱回營帳,青鸞迷迷糊糊不肯放手,乾脆摟住無心,呼呼大睡。

 

第20集金鵬害青鸞墜崖 玄鵠偷練陰狠法術

第二天,青鸞醒來後,才發現自己睡在無心懷裡,她大吃一驚,羞答答地跑了出去,無心笑瞇瞇地睜開了眼睛,然後又倒頭大睡。玄鵠發現自己只要接觸到一個木盒子就會不適吐血,他好奇地冒險打開盒子,發現裡面是四尊玉俑。白琉璃比體內的黑氣折磨得十分痛苦,無心毛遂自薦幫忙,稱自己的鮮血可以祛除妖邪,於是,兩人把手腕割開相對,想讓無心的血液融入白琉璃體內,可是,白琉璃的反應很強烈,他無法承受這股力量,猛地推開了無心。

這時,手下忽然來報,稱玄鵠又要不行了。白琉璃氣得要命,只好咬著牙讓人把玄鵠抬來,給他救治。很快,隊伍啟程,卻有士兵接二連三受到莫名其妙的攻擊身亡,玄鵠在隊伍的最後面,他仔細觀察死亡士兵的屍體,忽然發現一股黑藍色的煙霧竄了出來,玄鵠急忙閃躲,那煙霧追著他,最後融入靈器鈴鐺中。

黑氣並沒有減弱,而是變得越來越多,越來越猖狂,眾人與黑氣展開了殊死搏鬥,青鸞被黑氣逼到了懸崖邊,她本來尚有一絲生機,但金鵬卻下黑手令她摔了下去,玄鵠大叫著想去救姐姐,卻被白琉璃死死困住,無心見狀也跟著跳了下去,兩人就這樣摔到了崖底。青鸞甦醒後,發現無心沒有動靜,嚇得趕緊搖晃他,無心這才悠哉醒來,還謊稱自己胳膊脫臼,讓青鸞架著自己前行。沒多久,青鸞就發現自己上當了,不禁氣鼓鼓地撅起了嘴。

青鸞和無心投奔在一戶農家落腳休息,農夫兩口子誤以為他們是私奔出來的,令青鸞臉上泛起紅暈,無心則大咧咧地笑著,乾脆一口承認下來,並且自稱和青鸞既度過了大風大浪,也有柴米油鹽的平淡浪漫。晚上,兩人背靠背睡在簡易的房子裡,各自懷著心事,難以入睡。

另一邊,白琉璃等人到達一個荒廢的村子,但這裡奇怪得很,所有設施一應俱全,不像是因為搬遷而荒廢的。白琉璃給村子設下結界,只要眾人好好呆著,便能安然無恙。金鵬走進村子裡仔細勘查,玄鵠卻握著匕首衝過來刺殺,想要為姐姐報仇。金鵬輕而易舉地拿下了玄鵠,還把他關了起來。玄鵠本來十分氣惱,卻無意中發現身上的鈴鐺具有巨大的威力,能夠輕而易舉殺死麻雀。玄鵠好奇地用了幾十隻麻雀試驗,最後,他逃出屋子,開始偷偷對外面的士兵下手,毫不留情。那股可怕的黑氣也隨之而來,縈繞在玄鵠周圍,顯然,它把玄鵠當成了同類。

從此以後,玄鵠便開始用鈴鐺來修煉陰狠的邪門法術,沒過多久,他臉上的傷疤竟然都痊癒了,令玄鵠喜出望外,但這效果只維持了短短數秒,玄鵠頓時倍感失落。這時,青鸞和無心一路追了過來,玄鵠與姐姐重逢,喜不自勝。晚上,玄鵠繼續修煉操縱黑氣,導致士兵接二連三地死去,大家陷入恐慌,玄鵠卻趁亂來到金鵬房內,拿出鈴鐺想置他於死地。這時,無心聽到了鈴鐺聲音,與青鸞一路尋來,玄鵠急忙收手,暈倒在地,金鵬則倒下暴斃。

第二天,十七公子的手下開始不滿鬧情緒,認為白琉璃的結界根本毫無用處,白白死了許多兄弟,大家正在劍拔弩張時,幾個捉妖師忽然出現了。

 

第21集長明少祖現身 青鸞無心定情

原來,這個捉妖師就是傳說中的長明少祖,他自稱長明派有防禦之法,所以才能抵禦可怕的黑氣。說著,長明少祖拿出一道符,稱這道護身符能掩蓋人的氣息,讓黑氣感知不到人的存在。白琉璃將長明少祖和無心帶到帳篷裡,向少祖展示了吳昕的長生不死功能,令少祖大為驚訝,眼中射出貪婪的光芒。少祖告訴無心,溟山的法陣雖然和柳氏家中的密道相似,但是要厲害百倍,不過憑藉著無心的不死之身,要破除法陣應該也不是難題。

白琉璃陰險的笑著,他告訴無心,自己之所以動用節度使的力量,派了這麼多士兵前來,就是想把這些人全部填入溟山的法陣中,只要法陣的力量變得飽和,攻打起來會容易得多。無心沒想到白琉璃要走如此奸詐的一招,看得出來,少祖拿出的那道生死符也並非善物。少祖與白琉璃私下裡談論玄鵠的命運,兩人都認為玄鵠難逃一死。他們並不知道,這番對話被玄鵠聽見了,他害怕死亡,急匆匆地準備逃走。玄鵠來到姐姐的門前,卻聽見無心再勸青鸞離開,他覺得姐姐快要被無心搶走了,不由得十分憤恨。

玄鵠不願苟且偷生,他乾脆直接去找長明少祖,想要死個明白。少祖解釋了生死之道,感慨玄鵠雖然悟性頗高,但是卻沒有好身體,如同佈滿裂縫的杯子,是留不住水的。玄鵠卻不這麼認為,如果有源源不斷的能量注入體內,他相信自己能夠永生。

很快,眾人隨著少祖抵達溟山,無心決定去破法陣,他飛身入內,卻如同陷入龍捲風中,被一道道鋒利的風刃割得遍體鱗傷,青鸞知道無心不會死,但他也會疼,哭天喊地不想讓無心繼續犯險。然而,無心還是拚命用力量與法陣對抗,過了許久,狂風忽然靜止,烏雲也頃刻消散,無心成功破除了法陣,長明少祖大喜,連忙去準備後續工作。青鸞飛奔過去抱住無心,無心看著梨花帶雨的心上人,他再次表明了愛意,後悔不該曾經拒絕青鸞的表白,無心能夠確定,他愛青鸞,希望永遠不分開。青鸞的眼眶紅了,她再也不想掩飾自己的心意,只想一直和無心在一起,兩人熱烈擁吻,卻沒有注意到旁邊的玄鵠一臉震怒。

玄鵠認為姐姐沒有遵守諾言,欺騙了自己。青鸞感到非常抱歉,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又怎麼是自己控制得住的呢?玄鵠十分激動,他警告姐姐,青鸞的一生在無心眼裡不過是一瞬間罷了,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才能真正陪伴青鸞。可想而知,姐弟倆最終鬧得不歡而散,青鸞不知為何,隱約有一種不詳的預感。玄鵠神神秘秘地找到長明少祖,表示要跟他做交易。少祖本來不屑一顧,但玄鵠拿出了能控制黑氣的鈴鐺,讓少祖大吃一驚。

玄鵠見過少祖後,破天荒地去找姐姐道歉,表示讓自己接受無心沒有那麼容易,但是願意做出改變。這晚,柳家姐弟和無心聚在一起喝酒吃飯,卻忽然察覺外面有人,竟然是尚青天。尚青天給大家講述自己的逃亡經歷,還八卦地提起無心的情史,其中有洛陽花魁、嬌滴滴的公主、嫵媚狐妖,青鸞聽後非常不開心,獨自一人放下筷子,出去透氣。無心趕緊去哄青鸞開心,青鸞雖然綻放笑顏,但心裡總是空落落的

 

第22集無心講述過往情史 玄鵠設計困住無心

第二天,長明少祖開始做法,將四尊玉俑投入法陣,稱煉化玉俑需要幾天,還要耐心等待。無心察覺到少祖身上散出妖氣,認為他一定有問題,可白琉璃卻不以為然,他認為也許是少祖練功闖出了簍子,需要放出老祖來收拾爛攤子。真正讓白琉璃頭疼的是另外一件事,又有人神秘失蹤了,他雖然暫時把事態壓下來,但紙包不住火,還需要盡快調查出真相。青鸞始終悶悶不樂,她覺得無心似乎有心事,便去找尚青天要答案。尚青天告訴青鸞,無心有一個十分寶貝的大箱子,裡面全是他往昔情人的東西。青鸞歎著氣,想來,無心定然也無法忘記那些曾經的過往。尚青天開導青鸞不必吃死人的醋,青鸞表示自己並沒有吃醋,只是認為無心有心結想為他打開。

無心找到了莫名其妙失蹤的人,發現那些人都變成了猙獰的屍體。無心檢查後發現有人利用黑氣殺人,他便將此事告知白琉璃,可是,白琉璃認為這是捕風捉影的事情,沒有真憑實據也抓不到兇手,兩人大吵一架。無心離開白琉璃房間,便與玄鵠去見少祖,發現一個長明派弟子進入少祖房間後,就一直沒有出來,無心越來越懷疑少祖。另一邊,青鸞躡手躡腳地進入無心房間,好奇地打開了大箱子,沒想到就在這時,無心回來了,青鸞有些束手無策,還好無心沒有責怪她,而是將箱子裡的東西拿出來擺在桌上,一件件講述著它們的故事。

無心告訴青鸞,在自己往日的生涯中,曾有一次收養了很多孤兒,還偶然認識了洛陽花魁玉笛。玉笛是從軍妓營中逃出來的,遇到無心後,便和他一起照顧孤兒們,兩人過著和和美美的生活,無心一度非常滿足,以為生活能夠這樣柴米油鹽地過下去,誰知有一天,亂軍過境,無心又下山去給玉笛買禮物,就這樣,玉笛和孩子們都死在了亂軍的刀下,等到無心趕回來為時已晚。青鸞沒有想到,無心的往事如此心酸淒慘,無心歎著氣,這樣的生離死別,充滿了他的生命,每次回首都是一次心碎。青鸞流淚抱著無心,儘管她也會離開,但她一定會找到辦法幫助無心脫離痛苦,不再讓他的感情千瘡百孔。

尚青天慌裡慌張地跑來告訴無心,接二連三有士兵失蹤了,長明少雖然知道,但卻不管不問。無心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猜測,懷疑是玄鵠在利用黑氣殺人。青鸞難以置信,認為弟弟根本不懂法術,無心卻指出在金鵬遇害的現場,只有玄鵠一人在那裡。青鸞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先讓無心調查。無心跟蹤玄鵠,果然發現他在利用鈴鐺操縱黑氣害人,玄鵠被抓了現行,但是還理直氣壯稱自己只有這樣才能獲得痊癒,達到永生的目的。無心將他捆了起來,帶到青鸞面前。玄鵠面對姐姐,他說出了長明少祖的秘密,原來,少祖根本就沒打算復活老祖,而是要把老祖煉成金丹,只要服用這金丹,就能獲得老祖全部的法力。

無心用符咒鎮壓住玄鵠,讓青鸞好好看管他,自己則去將此事告知白琉璃。然而,無形前腳剛走,玄鵠後腳就想辦法騙取了青鸞的信任,破除了符咒,成功掙脫出來,去找長明少祖想對策。但無心和白琉璃闖進少祖房間時,發現他竟然挾持了青鸞,無心救人心切,沒有意識到眼前的人是玄鵠假扮的,就這樣被騙進了密室,與白琉璃一起跌入了機關陷阱中。

 

第23集無心逃出萬妖池 長明少祖自爆身亡

當真正的青鸞醒來時,發現自己被弟弟帶到了一處山洞裡,玄鵠表示自己要進行一場豪賭,不想姐姐牽涉其中。青鸞斥責弟弟是在拿性命做賭注,玄鵠無奈說道,以自己的命格,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放手一搏。青鸞沒有看見無心的身影,便著急地詢問弟弟,玄鵠對姐姐有些失望,到了這個關頭,她還是心心唸唸惦記著無心。

另一邊,無心和白琉璃被困在陷阱中,無心發現裡面有個名為「引仙陣」的法陣,感到十分蹊蹺,白琉璃則認了出來,這陷阱就是長明派的萬妖池。青鸞逃脫出來想去營救無心,正好遇到了尚青天,尚青天昨天偷偷跟在無心身後,親眼目睹他墜入萬妖池,於是,兩人便結伴一同去尋找無心。這時,白琉璃已經漸漸堅持不住了,他虛弱地口吐鮮血,倒在了無心懷裡。

此時此刻,玄鵠和少祖已經開始做法煉化玉俑,周圍忽然地動山搖,玄鵠臉上現出喜色,他貪婪地吸取玉俑帶來的力量,並且想將全部力量佔為己有。青鸞和尚青天終於找到了萬妖池的出口,他們好不容易打開門,看見無心正費力地背著白琉璃爬上來,白琉璃脫離萬妖池後明顯好了許多,急忙趕去阻止長明少祖。

此時,長明少祖將玄鵠打成了重傷,他還攝入了玉俑的能量,擁有了長明老祖的功力。少祖哈哈大笑,自認為天下無敵,只要加以修煉,必定能長生不死。尚青天和青鸞聯手制住少祖片刻,無心借此機會以法術侵入他體內,喚醒了一直在沉睡的長明老祖。老祖甦醒後,這才知道自己的徒弟在外面反了天,他斥責少祖不知道循序漸進,卻想著走歪門邪道,把長明派的臉面給丟盡了。

長明老祖見徒弟不肯聽自己的勸告,便在少祖體內翻湧起來,沒多久功夫,少祖就如同膨脹的氣球,砰地一聲爆炸了,灰飛煙滅,一個白鬚白髮的老者則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就是長明老祖。白琉璃讓老祖把自己體內的黑氣逼出去,老祖無奈地發現那黑氣和白琉璃已經融為一體,如果強行抽出,恐怕白琉璃會斃命。

玄鵠也甦醒了,他看到了少祖的下場,知道自己追求的都是一場空,便決絕地跑掉了。青鸞急忙去追,兩人一起遇見了在逃亡的十七公子等人。十七公子此行損兵折將,又沒有拿到長生之法,氣急敗壞地把責任歸咎到玄鵠頭上,玄鵠用鈴鐺練就的邪門法術輕輕一揮,便扼住了十七公子的脖子,青鸞勸阻無用,玄鵠還是用邪術殺了他。

長明老祖從白琉璃口中得知無心是不死之身,他一邊吃驚一邊竊喜,竟然將無心體內植入黑氣,企圖讓無心陷入沉睡,聽從自己的擺佈。

 

第24集玄鵠寄存青鸞體內 盧佩華報復柳復之

十七公子死後,金鵬率領人追殺青鸞姐弟,一路追至懸崖邊,無心趕來幫忙,在一片混亂中,金鵬挾持著玄鵠跳下萬丈懸崖,青鸞緊隨其後跳了下去,無心自然也生死相隨。在下墜的過程中,青鸞的頭部撞到了石頭,她瞬間流血昏迷過去,玄鵠用盡最後一絲法術,將青鸞的身體向上托,無心正好一把抱住她,飛身回到地面,可玄鵠卻落在崖底,身下湧出了一灘鮮血。

尚青天發現青鸞的傷勢很重,推測她短時間內無法清醒,然而,青鸞竟然出乎意料地甦醒了,只是她感到後脖頸處似乎有些異樣,那裡閃耀著光芒。無心見青鸞沒有大礙,終於不再擔驚受怕,轉而去探望一直專心修煉的白琉璃,白琉璃的狀態還算可以,準備以潛心修煉來對抗體內黑氣。

就這樣,玄鵠生死未卜,無心陪著青鸞回了柳家,卻發現這裡淒涼破敗,那些姨娘下人,見到柳家大勢已去,竟全部離開,只有傻乎乎的白鶴,還留在這裡。青鸞走上前摟住這個可憐的孩子,誰知白鶴卻將青鸞認成了玄鵠。青鸞去見父親,多日未見,他的容顏蒼老了許多,整個人再也不復當年意氣風發之態。青鸞詢問父親為何要給癡傻的白鶴定親,柳父儼然已陷入癲狂,稱自己無論如何也要讓柳家後繼有人。青鸞見父親頑固不冥,氣得跑了出去。

青鸞待在空蕩蕩的房間裡,不由得開始想念玄鵠。青鸞不知怎的,總是會聽見玄鵠的聲音,她的生活習慣也發生了改變,往日裡喜歡吃酸口的她,竟然開始像玄鵠一樣愛上了甜食。無心見到青鸞這副樣子,不禁十分擔心,可是他並沒有在青鸞身上看到玄鵠的執念。尚青天認為青鸞只是憂思過度,他給青鸞把脈,囑咐她注意休息,不要熬夜彈琴,青鸞驚訝地表示自己根本不會彈琴,那是玄鵠擅長的技能。

青鸞越來越察覺到玄鵠並沒有離開,為了找到真相,她索性賭一把向湖水中栽倒,沒想到安然無恙地從湖水中出來,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青鸞正在驚訝,玄鵠終於現身了,他披頭散髮,一身黑衣,雙眼通紅,自稱也是搞不清楚怎麼和青鸞融為一體的,反正現在只能依托在青鸞體內才能繼續活下去。青鸞希望弟弟恢復正常的生活,想去向無心尋求幫助。然而,玄鵠認為無心一定會除掉自己這個異類,阻止姐姐告訴無心。

青鸞試探無心對於靈魂附體的看法,果然,無心認為應該遵循天道自然,讓該走的人離開,青鸞一驚,更加不敢將玄鵠寄存於體內的事情說出來。晚上,盧佩華將無心叫到房中,她想知道,金鵬臨死前是否留下什麼話。無心如實回答,金鵬摔下了懸崖,根本來不及留下遺言。盧佩華淚流滿面,她的身世也頗為可憐,明明是妙齡少女,卻要為了家族聯姻嫁給年紀很大的柳復之,後來雖然遇到了真愛金鵬,卻也是一段不為世人所接受的不倫之戀。盧佩華知道金鵬死之前沒有受到太大的痛苦,便也了結了心願。

盧佩華在這個世界上已經了無牽掛,相思讓她病入膏肓,決定和柳復之同歸於盡。於是,盧佩華孤身去祠堂找柳復之,兩人爆發了爭吵,推搡中將祠堂燒起大火,盧佩華哈哈大笑,她恨毒了柳復之,恨他毀了自己和金鵬的一生。

 

第25集長明老祖現身 白琉璃命不久矣

盧佩華決定和柳父玉石俱焚,祠堂燃燒起熊熊大火,青鸞忍不住闖進去救父親,可柳父說什麼也要與祠堂共存亡。這時,附在青鸞體內的玄鵠現身,厲聲命令父親離開祠堂,免得連累姐姐,這才保全一家人性命,只是盧佩華命喪火海。無心見到玄鵠出來的一幕,這才知道青鸞一直將此事瞞著自己,不由得很是氣惱。無心勸說青鸞不要讓玄鵠寄居在體內,可青鸞就是不肯,尚青天上前解釋,如果青鸞一意孤行,就會體力不支,性命堪憂。然而,青鸞念在姐弟一場,始終不忍心把弟弟送上死路,無心也只能暫時依了她。

第二天早上,青鸞在梳妝打扮的時候,玄鵠的聲音一直干涉著她,青鸞微微一笑,還是按照弟弟的意思打扮了。青鸞和無心一起上街,玄鵠總是冒出來搗亂,故意捉弄無心,令無心哭笑不得。青鸞表面上嗔怪弟弟,實則身體已漸漸承受不住兩個靈魂。等到了晚上,玄鵠徹底出來了,他用青鸞的身體闖到街上,用妖術吸人精氣,致人死亡,隨後冷笑著離開。很快,無心發現青鸞的身體出現異常,神思也變得恍惚,便在夜裡暗地跟蹤,發現玄鵠利用青鸞的身體作怪,吸取他人精氣來延續青鸞的性命。

無心阻止玄鵠濫殺無辜,玄鵠並不害怕,表示如果無心驅除自己,那就是害死自己的殺人兇手,就連姐姐也會性命不保。這時,青鸞的意識出來了,嚴厲地教訓了弟弟。無心想了個辦法,不如把玄鵠的靈魂引出來放在一個物件裡,就像長明老祖那樣,也許能夠兩全其美。於是,無心做了個稻草人,想把玄鵠的靈魂引到上面,然而毫無用處。激動的玄鵠和無語的無心一言不合便又打又吵,互相大罵對方是狗。

這時,白琉璃過來告訴無心,自己身體裡的黑氣已經沒有了,他見到無心彷彿有心事,願意聽一聽並加以幫忙。白琉璃得知事情的緣由後,不由得哈哈大笑,表示這只是小事一樁。於是,無心強行把玄鵠帶到白琉璃準備好的法陣中,白琉璃正在做法,忽然被無心用符咒給抓了起來,白琉璃大吃一驚,無心和玄鵠卻一起笑了,原來他們早就識破這個白琉璃其實是長明老祖附體。

無心施展法術,把長明老祖的靈魂從白琉璃體內逼出來,卻還是讓老祖逃脫了。尚青天為昏迷的白琉璃把脈,發現他因為承載了兩個靈魂,渾身經脈處在爆裂的邊緣,最多只有兩個月可活了。玄鵠大吃一驚,這才知道自己也會這樣害了姐姐。於是,玄鵠想奪取白鶴的身體,可是在關鍵時刻,青鸞恢復意識阻止了弟弟的殘酷行為,禁止他再用法術害人。

白琉璃終於甦醒了,對眾人講述了自己的經歷。原來,白琉璃本來就要煉成妖丹了,但是遭到長明老祖的偷襲,這才功虧一簣,還被老祖附體,導致命不久矣。白琉璃告訴無心,長明老祖此次前來的主要目的,是想奪去無心這副長生不死的身軀,從而長長久久地在世上活下去。果然,城中逐漸有人被不明力量所殺,無心等人意識到就是長明老祖所為,玄鵠提議去城裡搜尋,一定能抓到他。

 

第26集玄鵠附在無心體內 長明老祖附體柳父

玄鵠和無心一起上街尋找黑氣,可是他無時無刻不在找機會捉弄無心,害得無心被當成了流氓追打。無心恨不得痛打玄鵠一頓,可是他附在青鸞的身上,無心又不能動手,氣得牙癢癢。最後,玄鵠終於感受到了長明老祖的氣息,他就在柳宅內,但卻沒附在任何人體中。無心忍受不了玄鵠的胡鬧,他告訴玄鵠,真正的愛是甘願為了對方付出,而不是讓青鸞一直為了玄鵠而隱忍,為了玄鵠放棄真正想要的生活。玄鵠指責無心是一個外人,不配談論他們姐弟之間的感情。無心承認自己是外人,但卻懂得什麼是真正的愛。

此時,白鶴聽到了外面有貓叫,便好奇地追趕出去,沒想到被長明老祖附體了。無心聽到白鶴的慘叫聲,趕緊出去營救,沒想到卻中了調虎離山之計,青鸞被真正的長明老祖襲擊了。無心急急忙忙往回趕,與長明老祖展開了殊死搏鬥。但最終還是讓他逃走了。無心再次警告玄鵠盡快離開青鸞的身體,卻沒想到玄鵠提出過分的要求,要寄生在無心的身上。這時,青鸞擺脫玄鵠的控制,禁止弟弟打無心的主意,玄鵠對姐姐非常失望,認為姐姐不再相信,不再偏愛自己。青鸞承認自己對弟弟沒有百分百的信任,玄鵠很難過,用法術控制了她。

無心決定答應玄鵠附體的要求,青鸞甦醒後發現弟弟附在無心體內,十分生氣。晚上,無心在泡澡的時候,玄鵠又跑出來搗亂,戲謔無心的胸大,令無心哭笑不得。不僅如此,玄鵠還故意大吵大鬧,大半夜唱戲,就是不讓無心好好睡覺,無心被煩得鬱悶不已,痛苦不堪。第二天,無心想出去找青鸞,卻被無理取鬧的玄鵠阻攔,兩人用著同一具身體,吵得不可開交。

青鸞去探望鬱鬱寡歡的父親,她見到父親垮掉的樣子,忍不住淚流滿面地勸告,父親一直想振興柳家,但苦心籌劃卻換來這樣的結果,那些留不住的還是放下吧,如果繼續執著下去只會更痛苦。柳父老淚縱橫,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自己錯了。另一邊,無心在費心思地給青鸞撿石頭,可總是被玄鵠給打翻,無心氣得把玄鵠帶到自己的密室,將他困住後,準備出去跟青鸞過二人世界。

無心趁著玄鵠被困,趕緊跑出來給青鸞烤栗子吃,可憐巴巴地懇求青鸞的原諒,青鸞這才不再怪罪無心。無心將青鸞摟在懷中,鼓勵她給玄鵠一些信心,如果青鸞對玄鵠失望,玄鵠一定會自暴自棄的。青鸞很感動,沒想到玄鵠這麼捉弄無心,無心卻還是為他說話。在臨別時,無心和青鸞互相親吻,等無心回去後,玄鵠便氣憤地打他,兩人正在鬥嘴,長明老祖的黑氣忽然襲來,無心趕緊割破手掌,用鮮血擊退了黑氣,他正想繼續追,沒想到卻被玄鵠制止了,這黑氣一路逃竄,最後附體到柳父身上。

玄鵠察覺到無心似乎另有安排,無心只好告訴他,自己打算以玄鵠為誘餌,以自己的身體為牢籠,永遠地困住長明老祖。玄鵠十分氣憤,認為無心要把自己和長明老祖囚禁在一起,等於是把自己推進虎口,兩人很快打鬥起來。

 

第27集柳父為護女兒犧牲 無心為愛選擇失憶

無心四處搜查柳府,但還是沒有發現老祖黑氣的蹤影,便來到柳父房間繼續尋找。被長明老祖附體的柳父不懷好意地盯著無心,這時,無心忽然感到體內的玄鵠一陣折騰,他踉蹌著從柳父處出來,幾乎體力不支,便急切地訓斥玄鵠不知道輕重緩急。

晚上,無心在熟睡的時候,玄鵠趁機控制了他的身體,讓無心走出屋外,兩人又吵又打,柳父則如同幽冥般飄了出來。無心鎮定自若地轉身看著柳父,他笑道,其實,自己和青鸞姐弟早就察覺了柳父的異樣,這才故意假裝不和,引柳父上鉤每每想到這彫蟲小技真的奏效了。

長明老祖最恨被人耍弄,氣得乾脆折磨柳父的身體,無心指責老祖的行為沒有任何意義,還會累及無辜,他願意獻出自己的軀殼,換取柳父的平安。可是,老祖已經識破無心想要囚禁自己的圈套,斷然不肯輕易上當。就在這時,青鸞從天而降,拋下一張貼滿符咒的大網,然而這符咒也鎮壓不住法力高深的老祖,老祖很快掙脫出來,與無心和青鸞姐弟展開激烈搏鬥。

青鸞想呼喚父親甦醒,誰知卻被失去神智的父親用匕首威脅。正當老祖要對青鸞下殺手時,柳父用自己最後一絲神智,將匕首插入了胸膛,保全了女兒的平安。青鸞大哭著撲向父親,柳父臉上殘留一點笑意,在生命的最後關頭,他終於做了件正確的事,如今了無遺憾,只希望青鸞以後為了自己而活,展翅高飛。在彌留之際,柳父拉著無心和青鸞的手,他把最寶貝的女兒交給了無心,無心承諾會一輩子對青鸞好,柳父終於沒有牽掛地離開了人世。

柳父用匕首把長明老祖封印在自己體內,無心又在他的遺體上加了鎖仙咒,兩人出門後發現漫天飛雪,青鸞的眼光逐漸變得銳利,無心認出來,那是玄鵠的眼神。原來,當老祖要傷害青鸞的時候,玄鵠第一個衝出去對抗,一番搏鬥後,又寄居在了青鸞體內。無心見到玄鵠還沒死,激動地一把抱住了他。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玄鵠也認識到無心沒有那麼糟糕,逐漸允許他和姐姐在一起,令無心很高興。

只是事情遠遠沒有無心想的那麼簡單,青鸞在查看父親靈柩時,竟然被長明老祖附體,無心感受到異樣,馬上去營救她。青鸞的身體被老祖的靈魂霸佔,她真正的意識也奄奄一息,是玄鵠拼盡力氣將姐姐的意念救出,兩人一起漂浮在意之界,玄鵠咬牙切齒,認為無心辜負了自己的囑托,沒有好好照顧姐姐。沒過多久,無心找到了被長明老祖附體的青鸞,他為了讓老祖放過青鸞,甘願貢獻出自己的軀殼,消除所有的記憶。老祖開始動手施法,無心沒有想到,自己終於即將擺脫長生的困擾,只是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

 

第28集無心忘卻前塵往事 無心青鸞再度相遇(結局)

無心閉上眼睛任憑長明老祖擺佈,青鸞用意識拚命和無心對話,希望他不要助紂為虐,而是努力活下來,陪自己相濡以沫。無心猛地睜開雙眼,發覺不能讓老祖得逞,他用盡力氣將正在做法的老祖靈魂抽出青鸞的身體,將其封印在自己體內,得以讓青鸞恢復清醒。然而,現狀還沒維持多久,長明老祖就突破了無心的身體,無心被一股邪力所控,竟然出手傷了青鸞。無心眼看著老祖的黑氣升騰,只好先抱著受傷昏迷的青鸞回去,和尚青天、白琉璃一道躲進了大丹爐中,黑氣在外面層層圍繞,叫嚷著讓無心滾出來。

隨著黑氣的侵蝕,丹爐壁也在慢慢變薄,無心想把自己的鮮血抹在大家身上,一起衝出去來場殊死搏鬥,但是被白琉璃制止了。事到如今,白琉璃準備犧牲自己,他要在自己身上畫引仙陣,此陣法會將白琉璃的法力全部抽出,附在無心身上衝出去對付老祖。無心不忍犧牲掉白琉璃的性命,可是白琉璃心意已決,並將這看成是自己和常明老祖之間的對決,如果能夠幫助無心獲勝,也算是死得其所。

就這樣,無心在白琉璃的幫助下,終於打敗了長明老祖,青鸞也恢復了正常,尚青天決定啟程回家看望愛人和孩子,還打算自己創立一個新的門派,無心鼓勵他加油,大家互道珍重。無心和青鸞過著神仙眷侶般的生活,他們在一起描眉作畫,詩情畫意,無比甜蜜。時間一天天過去,青鸞的美貌也抵擋不住時間的侵蝕,她的頭髮逐漸變白,臉龐也爬上了皺紋,無心卻還是那副年輕俊朗的模樣。

很快,青鸞的生命快要走到盡頭,她躺在無心懷抱中,感慨自己的一生太過短暫,對無心而言,就是彈指一揮間。無心輕輕抵住青鸞的額頭,心中十分酸澀,青鸞喃喃說道,其實,無心想要擺脫永生帶來的痛苦,根本不需要尋死,只要忘卻就好。無心淚流滿面,他說什麼也不願忘記青鸞,但青鸞卻執意讓無心忘了自己,只有這樣,無心才能真正解脫。就這樣,青鸞死在無心懷裡,世界之大,又剩下無心一人飄蕩,形單影隻。

無心安葬了青鸞,去找尚青天,此時此刻的尚青天,已經是個白髮蒼蒼的老頭了。無心告訴他,自己決定聽從青鸞的建議,開始沉睡,沉睡後便會忘卻一切,所以特意來見尚青天一面。尚青天一聲歎息,也許這是最好的辦法。無心告別尚青天,又來到白琉璃死去的地方,沒想到見到了白琉璃的元神,原來,他在當年一戰中失去了軀體,但是用內丹練就了不散的元神,也算是個圓滿的結局。

就這樣,無心開始沉睡,當他再度甦醒時,已經忘記了所有前塵往事。無心如同一個沒見過世面的孩子,高高興興上街吃麵,見到了一個和青鸞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兩人心有靈犀般對望,女子露出甜美的笑容,無心也朝著她擺手,雖然人海茫茫,但好在緣分未斷,還能找到你,還能在一起。

【圖片cr:無心法師3】



(Visited 858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