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師爺請自重】分集劇情1~10.人物介紹~章若楠、張昊唯*古裝懸疑愛情輕喜劇



師爺請自重》劇情改編自酒小七小說《調笑令》,講述古靈精怪的富家女譚鈴音機緣巧合下結識男神縣令唐天遠,一對歡喜冤家鬥智鬥勇攜手破案,維護正義並收穫愛情的故事。

師爺請自重




 

【劇名】:師爺請自重

【首播】:2020年4月25日

【類型】:古裝懸疑愛情輕喜劇

【原著】:酒小七「調笑令」

【主演】:章若楠張昊唯

【集數】:26集

【簡介】:歡喜冤家譚鈴音和唐天遠攜手破案,維護正義並收穫愛情的故事。

【播放平台】:優酷視頻

 

【人物介紹】 

師爺請自重



譚鈴音章若楠

財迷女作家,勇猛小師爺,癡情小迷妹。

 

 

師爺請自重

唐天遠張昊唯

風流倜儻英俊非凡的全民男神,閨中少女們的夢中情人。

一身正氣,內心詼諧,潔癖又腹黑。

智商情商雙高,外冷內熱,特別愛做菜的完美國民老公。

 

 

師爺請自重



鄭少封-馬聞遠 飾

英姿颯爽武將軍,陽光型男,武力超群,義(損)氣(友)擔當。

智商不夠,武功來湊。

唐天遠的好基友。

 

 

師爺請自重

周如意/周正道-張柏嘉 飾

俊朗男縣丞,卻是女兒身。

為男時英氣逼人,為女時佳人絕代。

本名周如意,身材高挑,氣質清冷,最擅於易容喬裝。

 

 

師爺請自重



江暮春-李莎旻子 飾

禮部侍郎之女,唐天遠的婚約對象。

溫柔如水實則狠辣。

 

 

師爺請自重

譚清辰-王術一 飾

俊秀美少年,貼心小暖男。

護姐狂魔,陽光小少年。

 

 

師爺請自重

段風-戴景耀 飾

逍遙山大王,鳳凰山土匪頭子,義字當頭。

 

 

師爺請自重

朱大聰-劉澤庭 飾

紈褲闊少,囂張跋扈。

譚鈴音的前未婚夫。

 

 

師爺請自重

香瓜-林子晴 飾

唐天遠的貼身丫鬟,少爺的鐵桿迷妹,醋罈子一隻。

 

 

【分集劇情】 

第1集冤家路窄銅陵相遇,唐天遠刁難譚鈴音

熙熙攘攘的京城茶樓,眾多姑娘都圍繞著一位說書先生轉,此人眉清目秀,一副女扮男裝之相,她名為譚鈴音,因不滿包辦聯姻,毅然從老家逃婚來到京城,只見她一折扇子輕輕搖曳,眉眼間皆是爽朗笑意,因擅長講故事而成為京城裡最火的說書先生,而站於譚鈴音身側的男子名為譚清辰,乃譚鈴音的親弟弟。這日,譚鈴音為京城姑娘們講述唐飛龍系列愛情故事,這一系列並非是空穴來風,譚鈴音口中的男主唐飛龍便是街頭這位身騎白馬的翩翩少年郎——唐天遠,唐天遠在京城人氣頗高,凡他出場之地必不了仰慕而來的諸多姑娘,乃是名副其實的京城一哥。

這日,京城武狀元鄭少封陪著以扇遮面的唐天遠光顧茶樓,唐天遠酷愛聽書,他坐於雅間內聽著譚鈴音的說書,令他倍感意外的是譚鈴音口中的男主便是他,他以輕紗遮面上前阻止譚鈴音的憑空捏造,譚鈴音卻不服唐天遠的阻止,她正準備繼續說書時,不慎露出來的繡花鞋卻暴露了她是女子的身份。全京城無一茶樓敢收女說書先生,平日裡滿棚席客的譚鈴音瞬間失去人氣,無一茶樓肯收譚鈴音。無奈,譚鈴音只好帶著譚清辰前往銅陵謀生,她雖愛慕唐天遠,可生計遠遠比唐天遠更為重要。

濟南,濟南之府之子朱大聰從夢中驚醒,他便是譚鈴音被許配的相公,他愛慕譚鈴音已久,哪怕譚鈴音獨自逃婚,他也決定前往京城尋回譚鈴音。譚鈴音雖然離開京城,可她留在了銅陵繼續寫唐天遠的故事,她所寫的故事還是流轉在了整個京城內,鄭少封因此頻頻調侃唐天遠。之後,鄭少封並為唐天遠帶來了聖旨,當今皇上命唐天龍為欽差,出任銅陵縣令,他倒是十分期待唐天遠跟譚鈴音同在銅陵的日子。

銅陵原縣令桑傑無故死亡,他欺壓百姓,且私自開礦,譚鈴音認為此人死不足惜,但近來銅陵不太平,她正好可以以桑傑為題材寫出一部斷案的說書故事。與此同時,唐天遠已到銅陵上任,他得知銅陵也流傳著有關自己的故事,故獨自一人找上了譚鈴音的書社。唐天遠剛到書社便被譚鈴音潑了一盆洗腳水,譚鈴音誤將唐天遠認為找茬者,直到譚鈴音見到唐天遠的一錠大銀子,她這才露出笑顏。誰知,唐天遠是來找譚鈴音的算賬的,他希望譚鈴音不要再胡編亂造,可不知唐天遠身份的譚鈴音只給了唐天遠一個下馬威,請唐天遠離開書社。

銅陵衙門招一名師爺,唐天遠親自面試,可無一人能入得了唐天遠的眼,最後一名面試者是譚鈴音,唐天遠認出譚鈴音,他故意刁難著譚鈴音,要求譚鈴音腳不落地走到他面前,譚鈴音在腳上綁了木板,走到了唐天遠的面前。雖然譚鈴音通過了唐天遠的刁難,可唐天遠還是不願意收譚鈴音為師爺,他再度出題考驗譚鈴音,譚鈴音非但有著獨創的速記方法,更是頭腦靈活地贏得了所有人的稱讚,唐天遠也不好再為難譚鈴音,只以試用期三日留下了譚鈴音。

第2集唐天遠成為妓院老闆,譚鈴音為妓院頭牌

譚鈴音剛上任銅陵師爺,唐天遠要求譚鈴音查清銅陵人口戶籍,可譚鈴音因書社生意太火爆,故一直守在書社沒完成任務。孰料,唐天遠從中攪和,他在知曉縣衙內有多本話本後,低價在書社門口售賣起話本,並以激將法讓譚鈴音立即執行公務。之後,譚鈴音想試試唐天遠的破案能力,故裝死想讓唐天遠過來破案,唐天遠並非無能之輩,他眸光一瞥便知道了譚鈴音是在裝死,離譚鈴音試用結束之日只有一天,唐天遠好心提醒譚鈴音,譚鈴音瞬間清醒,立馬出門將未完成的戶籍查清。

譚鈴音走訪農舍,她在知曉一戶窮苦人家被算計要拿女兒抵押時,毫不猶豫挺身而出,她扮作農戶女兒,隨著兩名壯漢前往天香樓。天香樓之前一直與桑傑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如今唐天遠是新上任縣令,天香樓想故技重施,他們將拜帖送到唐天遠手中,準備拉攏唐天遠。

譚鈴音扮作農舍女兒雲兒被送往天香樓老闆張志遠房間,她在房間中被按著簽下了一份賣身契,而唐天遠也前來天香樓與張老闆一談,他油鹽不進令張老闆頗為頭疼,故張老闆想以譚鈴音的美色誘惑唐天遠,逼迫唐天遠簽下合約。唐天遠並不知道張志遠的算計,他被張志遠的酒灑濕衣裳,故將外衣脫下來,譚鈴音按照張志遠吩咐,她暗中偷出官印,在張志遠給的紙上蓋下印章。之後,二人才看到彼此,可二人的契約書都在張志遠手中,二人一同被賣進天香樓。

池州知府宗應林派義女周如意前往銅陵擔任縣丞一職,她將會是宗應林埋在銅陵的眼線。周如意前往銅陵途中遇匪徒,恰好被鄭少封看到,鄭少封巧合救了周如意,並拾到了周如意掉落的玉珮,他回想起周如意清秀的面孔,嘴角不由得揚起笑意。

譚鈴音上任不到兩天非但把自己變成天香樓的頭牌,更是偷官印讓唐天遠成為一個開妓院的,唐天遠氣極想趕走譚鈴音,但縣衙眾人紛紛為譚鈴音求情,唐天遠只好就此作罷,再給了譚鈴音一次機會。雖然唐天遠一直沒有以真實身份示人,他化名為唐飛龍,但天香樓的那張合約書上蓋著他的官印,他必須盡快想辦法將天香樓這一群烏合之眾抓起來

譚鈴音自知自己惹禍不淺,她百般不得其解合約書上,天香樓的印章會無故消失一事,故準備前往天香樓查探印泥。譚鈴音此次有所收穫,她拿著印泥想離開天香樓時卻身份暴露,遭到了一群壯漢的阻止。

 

第3集唐天遠譚鈴音聯手破案,配合默契

譚鈴音被天香樓的人抓住,恰好鄭少封也在天香樓,他機緣巧合救了譚鈴音,並誤以為譚鈴音是想到天香樓當頭牌。譚鈴音三言兩語解釋不清楚,她先行離開天香樓,前來縣衙找唐天遠。唐天遠批評起譚鈴音所寫的悔過書,認為譚鈴音毫無悔過之意,甚至想要讓譚鈴音離開縣衙,譚鈴音不肯離開,她百般無賴地哭求,硬是讓唐天遠將她留在縣衙。

周如意女扮男裝來到銅陵縣,唐天遠讓周如意擔任縣丞一職,一直守在唐天遠身邊的鄭少封並未認出周如意,只覺得周如意面熟至極。不久後,張志遠被請到縣衙,唐天遠還請來了雲兒,雲兒在公堂之上將自己的苦楚道出,她家已將欠張志遠的錢還清,可張志遠卻賴賬,硬是要將她抓到天香樓賣身。張志遠毫不畏懼,那張借據上沒有天香樓還清債款的印章,這根本無法將罪責怪到他頭上。

此次唐天遠請張志遠前來是早有準備,他已經在天香樓的枯井中打撈出一份天香樓的賬單,光憑這份賬單便可定下天香樓的罪,且譚鈴音還找到了字據印章消除的原因,原來張志遠在印泥上動了手腳,這種印泥一經過風吹日曬便會慢慢消失蹤跡,張志遠已經憑著這個騙了無數百姓。張志遠萬萬沒想到自己所設的局竟會被二人識破,他想拉唐天遠下水,可當時譚鈴音誤打誤撞將兩份印泥調換,唐天遠蓋章的那個印泥正是動了手腳的印泥,故白紙黑字上根本沒有唐天遠的印章,張志遠叫苦不迭,只能狼狽下獄。

譚鈴音將功補過,她自認為自己功不可沒,唐天遠毫不留情地揭開了譚鈴音所犯下的過錯,這次若不是他早有準備,他們便栽在了張志遠的手中。聽完唐天遠的話,譚鈴音自知理虧,她準備捲鋪蓋走人,可唐志遠還是心軟地網開一面,將譚鈴音留下來。

唐志遠查起天香樓的賬本,他發現鄭少封繳獲的賬本都是空賬本,故讓鄭少封查清此事,且要求鄭少封查清周如意跟譚鈴音的底細。夜晚,府衙的小六為唐天遠訂了包間,唐天遠邀鄭少封、周如意跟譚鈴音同赴宴,他在宴會上提起桑傑靠天香樓賺取了很多不義之財的事情,認為賬本是譚鈴音所調換。譚鈴音百口莫辯,這時鄭少封也找到了賬本的下落,原來賬本在天香樓老鴇的手中,老鴇供出了實情,證實了譚鈴音的清白,唐天遠也真正地對譚鈴音放下心來。譚鈴音不屑於唐天遠的猜想,她會憑著自己的實力讓唐天遠刮目相看,再到京城找她心心唸唸的人,唐天遠知道譚鈴音心心唸唸的人便是他,只不過他還是沒有透露身份,只搖頭輕歎,要是每個姑娘都像譚鈴音一樣對待自己,只怕他早已經崩潰。

唐天遠此次到銅陵是為徹查黃金案,黃金案的卷宗一直掌握在唐天遠手中。近期書社有人拿著金子過來買書,譚鈴音認為這些金子肯定跟私采黃金案有關,她夜探唐天遠書房,準備偷看桑傑的卷宗。唐天遠乃機警之人,譚鈴音的笨拙舉動還是引起了唐天遠的注意,她暴露在唐天遠的視線中,故乾脆演起戲來,稱自己是為了唐天遠的美貌而來。唐天遠自是不信譚鈴音的謊話,譚鈴音只好說出實情,懇求唐天遠不要趕她離開縣衙,唐天遠根本拿譚鈴音沒有辦法,他無奈地看著眼前的女人,只讓譚鈴音早些回去休息。

唐老夫命香瓜雪梨二位婢女來銅陵縣照顧唐天遠,恰好譚鈴音剛裝好鞦韆,她興奮的聲音從外邊傳來,唐天遠頗為頭疼地讓譚鈴音砍了鞦韆,譚鈴音不肯如唐天遠的意,她在鞦韆上肆意玩耍起來。孰料,譚鈴音手抓不穩險些跌倒在地,幸虧唐天遠及時抱住譚鈴音。二人靠得極近,唐天遠臉色不自然地鬆開了譚鈴音,譚鈴音重重跌倒在地,臉上一陣小怒氣看著唐天遠離開。

第4集唐天遠譚鈴音共度一夜,譚鈴音遭流言

唐天遠跟周如意去天目山私訪,譚鈴音得知消息後匆忙跟上,唐天遠並不待見譚鈴音,只希望譚鈴音少給他惹麻煩。一路上,唐天遠因出色外貌而引來無數人目光,譚鈴音買來鬍鬚為唐天遠喬裝打扮,而鄭少封也拉著周如意一同離開。

衙役叢順跟著二人一同前往天目山,叢順到前方為二人探路,譚鈴音跟唐天遠誤打誤撞跌落山谷,發現了山谷中的女屍。譚鈴音對這具女屍頗有印象,她便是前幾天拿金子來書社買書的齊蕙,齊蕙乃是富貴人家的女兒,可她身穿粗布麻衣,唐天遠深感奇怪,他讓譚鈴音上前檢驗女屍。譚鈴音在齊蕙包袱裡發現了金子,且齊蕙的致命傷在脖子處,唐天遠認為此案有蹊蹺,他想先回衙門,可譚鈴音卻腳崴了走不動路,唐天遠一臉無奈之色,只上前背起了譚鈴音,將她背回縣衙。

周如意暗中將銅陵的風吹草動匯報給了宗應林,女屍一案令唐天遠十分上心,唐天遠連夜驗屍,前來衙門的譚鈴音誤將唐天遠錯認為淫賊,唐天遠頭疼地將自己身處停屍房的目的告訴譚鈴音,並讓譚鈴音過來協助記錄。

譚鈴音在停屍房中提起先前曾有一名男子到書社找齊蕙,只不過她不知道男子的身份。二人驗屍之時,譚鈴音不慎打翻蠟燭,房間燈光滅了,巡夜的叢順誤以為二人已走,故將院子的門鎖上。譚鈴音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唐天遠想讓譚鈴音離開,可門被鎖了,譚鈴音腳又崴了,唐天遠只好抱著譚鈴音回到台階處坐下。夜晚風涼,譚鈴音凍得渾身發抖,唐天遠不解風情,譚鈴音只好不顧唐天遠意見,強行將唐天遠的外衣扒下來蓋著,二人在停屍房門口湊合著過了一夜。

次日,譚鈴音被噩夢驚醒,她無意識地打了唐天遠一巴掌,唐天遠對譚鈴音十分頭疼,認為將來娶譚鈴音之人十分可憐,譚鈴音也不屑嫁唐天遠,唐天遠為自己捏了一把汗,感謝譚鈴音的不娶之恩。二人從停屍房回來後,潔癖嚴重的唐天遠將自己的外套扔給了譚鈴音,讓譚鈴音將衣服洗乾淨,心心唸唸想要嫁給唐天遠的香瓜更是看不慣譚鈴音,尤其是她在知道譚鈴音的心上人正是她家公子。

銅陵百姓造謠齊蕙之死跟妙妙生的書有關,妙妙生是譚鈴音的筆名,譚清辰為譚鈴音倍感擔憂,譚鈴音卻身正不怕影子斜,根本無懼於市井之談。公堂上,齊家連聲喊冤,要求唐天遠為他們做主,先前齊蕙曾被配給孫家公子孫不凡,可齊蕙的表哥衛子通卻一直心儀著齊蕙,衛子通聽聞齊蕙死訊,他哭喊著來到公堂上,乞求見齊蕙最後一面。齊蕙之死必與衛子通有關係,唐天遠召來孫之凡跟齊蕙貼身丫鬟,齊蕙貼身丫鬟稱齊蕙跟衛子通並無任何情意,衛子通氣憤之人跟孫之凡在公堂上大打一通。

齊蕙之死跟妙妙生所寫的故事一致死法,譚鈴音身為書社之人,她在下公堂之後私自見了衛子通,周如意將此事控告到唐天遠那裡,唐天遠罰了譚鈴音一個月的俸祿,並在衙門門發現了妙妙生所寫故事的初稿。

 

第5集譚鈴音多次表愛意,唐天遠找到案件真兇

唐天遠來到書社,他問起譚鈴音的蹤影,得知譚鈴音正在休息,他乾脆向譚清辰打探譚鈴音之所以仰慕唐天遠的原因,譚鈴音已經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起仰慕唐天遠之事,譚清辰並沒有瞞唐天遠,早先年間譚家遭遇變故,正是途經濟南的唐天遠救了譚家,從那時起譚鈴音便一直仰慕著唐天遠,唐天遠不僅僅救了譚家,更是譚鈴音的希望。聽到這裡,唐天遠也心底動容,他將譚鈴音一直想要的唐天遠親筆折扇留在了書社,並想起了當年初遇譚鈴音之時,當時的譚鈴音還只是一個哭哭啼啼的八歲女小孩,如今已經亭亭玉立。

衙役裡,譚鈴音一邊染指甲,一邊向鄭少封抱怨著唐天遠,鄭少封知道唐天遠的身份,他只搖頭輕笑,讓譚鈴音不要話說得太滿,將來打臉的還是譚鈴音自己。談話之間,唐天遠站在了二人身後,他打發了鄭少封去執行公務,自己坐下來為譚鈴音染指甲,譚鈴音還因扣俸祿一事而賭氣著,唐天遠私自拿了碎銀補貼譚鈴音,讓譚鈴音少給他惹麻煩。譚清辰並非譚鈴音的親生弟弟,他是譚鈴音撿來的,唐天遠提起妙妙生的話本子,認為此事一定是有人在煽風點火,他準備徹查此事,他雖然嫌譚鈴音麻煩,可早已將譚鈴音當成自己人,敢動他銅陵縣衙的人,只怕早已經是活得不耐煩了。

百姓到縣衙鬧事,要求唐天遠抓捕妙妙生,他們都認為齊蕙之死必是受了妙妙生話本的蠱惑,譚鈴音為妙妙生說話,可百姓根本聽不進譚鈴音的話,反讓譚鈴音交出妙妙生。唐天遠一直護著譚鈴音,他以縣衙之名遣散了鬧事的百姓,決心還大家一個真相。縣衙鬧事百姓雖已散,可書社還是圍著一大堆鬧事者,譚鈴音也不由得自責起來,認為齊蕙是因她的書而走上的私奔之路,如果齊蕙不私奔就不會出意外,譚清辰開導譚鈴音,認為此事跟譚鈴音毫無關係,齊蕙有著追求幸福的權利,當務之急他們應該先找出殺人兇手。

妙妙生的話本子因齊蕙之死而不受歡迎,昔日備受歡迎的話本子如今卻被人拿來當柴火用,譚鈴音拚命想救那些即將被燒的話本子,唐天遠從天而降出現在她眼前,他以高價收購了妙妙生的話本子,並已經猜出譚鈴音就是妙妙生。譚鈴音坦承承認自己的身份,這世道對女子不公,她以妙妙生身份寫話本子也是不得已而為之,她也相信唐天遠一定會還她一個清白。二人談話之間,譚鈴音再度提起她仰慕的唐天遠,唐天遠是譚鈴音的精神支柱,在她心底裡,唐天遠無所不能。

唐天遠帶著鄭少封跟周如意查案情,他在衛子通的家中發現了衛子通寫給齊蕙的情書,將情書都一併帶回衙門。譚鈴音在衙門裡發現了衛子通的情書,她想將情書都抄錄下來,可唐天遠卻突然進來,譚鈴音不得已只好將自己抄的情書遮蓋在最底層,她手中的折扇誤傷了唐天遠,故匆忙拿藥為唐天遠塗上。二人在書房中發現了衛子通跟齊蕙私奔的信件,他們再度堂審丫鬟玉環,這才得知衛子通跟齊蕙青梅竹馬,二人情絲難斷準備一同私奔,就在二人私奔之時,齊蕙一直當成寶的那些書信連同盒子都消失不見。

如今種種證據都指向了衛子通,譚鈴音卻認為此事蹊蹺,她跑遍銅陵的紙鋪,發現了衛子通平日裡寫給齊蕙情書的紙跟私奔的紙不一樣,且兩張紙的字跡還有些許不同,故衛子通定是清白的。之後,二人帶著鄭少封來到孫不凡經常來的青樓,二人收買了一名青樓女子,讓青樓女子探得了孫不凡身上的身口。

第6集唐天遠還譚鈴音清白,送出同心簪

周如意來到孫家,她讓孫不凡說出實情,孫員外這才知道孫不凡才是殺害齊蕙的兇手。原來,之前衛子通的私通信是周如意所偽造,周如意有意幫孫家渡過此難關。次日,唐天遠提審孫不凡,要求孫不凡當場露出傷勢,孫不凡當場露出傷勢,可他的傷不是抓傷,而是昨晚新燙的燙傷。孫不凡的傷口已不成證據,且鄭少封傳來玉環失蹤的消息,唐天遠不由得提高警惕,認為如今他們誰都不能相信。

譚鈴音順著孫家送飯的小廝尋到了玉環,她想讓玉環說出真相,可玉環卻深信孫家人,想要跟這件事情撇清關係。譚鈴音料定孫家必不會保玉環,二人還未出房屋,一批黑衣殺手便循跡而來,準備殺玉環滅口。譚鈴音拉著玉環逃跑,幸虧唐天遠帶著鄭少封從天而降,幾人一番廝殺,唐天遠負傷救出了譚鈴音跟玉環。

譚鈴音將玉環安置在書社,她已經猜到玉環思慕孫不凡,只是二人始終是不可能的。之後,譚鈴音過來看望唐天遠,她親手做飯菜喂唐天遠吃,二人的感情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升溫。黑衣殺手刺殺玉環時所使用的暗器是縣衙的銀針,周如意恐自己身份暴露,她過來探鄭少封的口風,並試圖把幕後真兇栽贓到玉環身上,她手執銀針假意為鄭少封艾灸,實則點了鄭少封的穴位,接下來幾日鄭少封將會無法舉劍。

次日,孫不凡跟孫員外再度被請到公堂,齊家老爺也一併到公堂聽審訊結果,玉環當場招供齊蕙之死與她有關,當初是孫不凡偽造衛子通的筆跡,讓她將私奔信送到齊蕙手中,而譚鈴音也當場指出了真實的真相,齊蕙本是準備跟衛子通私奔,可她在得知送信之人是孫不凡時,她又羞又憤想離開,孫不凡卻想輕薄齊蕙,最終二人發生口角,齊蕙抓傷了孫不凡的脖子,孫不凡當場將齊蕙掐死。孫不凡不肯認罪,唐天遠冷笑出聲,他將自己在齊蕙口中發現的翡翠呈為證物,此證物跟孫不凡腰帶上所缺的翡翠正是同一物,由此可見殺人者便是孫不凡。人證物證均在,孫不凡無法再為自己開脫,唐天遠當場判孫不凡斬監候,還了齊蕙一個公道。

譚鈴音過來牢獄見孫不凡,她從孫不凡口中聽到了桑傑因私采黃金而死的消息,故準備跟唐天遠查清此案,她此次立功頗多,想向唐天遠討要俸祿,唐天遠無奈地看著譚鈴音,送了譚玲音一枚同心簪,讓譚鈴音戴好此簪。齊蕙一案已經真相大白,昔日詆毀書社的姑娘都紛紛上門道歉,想見一見妙妙生,譚鈴音也不再瞞著大家,她將自己就是妙妙生的事情道出,此話一出,姑娘們皆是大為詫異,卻也接受了這件事情,願意繼續看妙妙生寫的話本子。

 

第7集唐天遠譚鈴音達成賭約,唐天遠戲耍孫齊兩家

齊蕙一案的結束令衙門所有人大鬆一口氣,唐天遠更是親自下廚為大家做飯,譚鈴音循著飯菜的香味而來,唐天遠卻捉弄起譚鈴音,非但不肯給她吃,更是要求她盡師爺本分抄寫卷宗。譚鈴音豈是聽話之人,她扔下手中卷宗,正準備吃飯,目光卻被一隻大鴨吸引住,這只鴨子是雲兒母女感謝衙門所送,唐天遠不願留下這只鴨子,譚鈴音卻愛不釋手,她向唐天遠要來了鴨子,聲稱三天內會訓練好鴨子會衙門效力。不料,鴨子還沒開始為衙門效子,它便打碎了唐天遠的一個罈子,香瓜氣急敗壞,唐天遠卻沒有追究此事,只讓譚鈴音別傷著手。

次日,譚鈴音想上街買一個罈子賠給唐天遠,可罈子的做工相差甚遠,她一無所獲,而周如意也換回了女裝,她奉自己義父之命想探清譚鈴音跟唐天遠之間的關係,故以女裝身份接近譚鈴音。在得知譚鈴音想親自燒一個罈子給唐天遠時,周如意更是二話不說幫助起了譚鈴音,二人感情迅速增長。

唐天遠徹查黃金案,他抽空來譚鈴音的古譚書社看打文擂,卻看到了擂台上多名才子都擁有他同款折扇,他臉色一沉,瞬間就明白了這又是譚玲音動的手腳。回到縣衙,唐天遠質問起了譚鈴音,譚鈴音大方承認了自己仿製扇子之事,她並不認為自己有錯,唐天遠卻聲稱譚鈴音是唯利是圖的之人,譚鈴音心底失望,她準備帶著將自己辛苦幾日做出來的罈子離開,唐天遠拉住譚鈴音,罈子卻在這時不慎摔落在地,譚鈴音生氣離開,而留在原地的唐天遠知道這是譚鈴音親手所做時,還是自己動手將罈子粘了起來。之後,唐天遠過來書社找譚鈴音,他帶著譚鈴音重新做了一遍罈子,二人的手相觸碰在一起,兩顆心也在不知不覺中慢慢靠近。

古堂書社走火,房子沒法住人,唐天遠讓譚鈴音跟古堂書社所有人都住到縣衙的西廂房,譚鈴音為感謝唐天遠,親自為唐天遠做了一份雞湯。唐天遠雖然不碰隔夜菜,可他第二天看到桌上的雞湯時,還是讓貼身隨從為他熱湯。

齊家老爺子帶著僕人到孫家鬧,想為自己兒子討個出路,孫員外為救兒子孫不凡,故允了齊員外的要求,給了他兒子一個行船職位,但要求他將此事息事寧人。女兒畢竟不如兒子親,齊員外一口應下,二人來到縣衙,希望唐天遠釋放孫不凡,他們兩家已經和好,唐天遠知曉二人的來息,他假意答應。這番話被門外的譚鈴音聽得,譚鈴音誤認為唐天遠是見錢眼開的人,唐天遠懶得跟譚鈴音解釋,只跟她達成賭約,若是他有辦法既不得罪孫員外,又能讓孫不凡伏法,譚鈴音從今往後就必須都聽他的命令。譚鈴音認為唐天遠此次輸定了,她一口應下,二人達成賭約。

孫齊兩家宴請唐天遠,周如意陪同,譚鈴音在隔壁廂房注意著房間裡的一舉一動,她打從心底裡認為唐天遠就是見錢眼開之人,而廂房這邊,孫齊兩家都上演著一出世交的戲碼,鄭少封卻匆忙出現在廂房內,他將欽差大人的手令拿出,唐天遠裝作一副瑟瑟發抖的模樣,說是欽差巡視小組接到匿名舉報,他唐天遠受了重金賄賂,現齊蕙一案要上交京城重新審理。

 

第8集朱大聰為愛追至銅陵,唐天遠湧起危機感

唐天遠以一出欽差戲碼戲謔了孫齊兩家,譚鈴音輸了賭約,她爬到屋簷處,按照賭約內容大聲念出一番阿諛奉承唐天遠的話,唐天遠十分享受譚鈴音的阿諛奉承,他對譚鈴音早已經沒有了最初的厭煩,在看到譚鈴音不慎從屋簷上跌落下來時,唐天遠更是眼疾手快,飛奔上前接住了譚鈴音。

譚鈴音在為唐天遠收拾房間時看到了欽差的印章,她驚喜以為唐天遠來了銅陵,故堵住了鄭少封,想讓鄭少封幫她引薦。鄭少封上茅房心急,他只好將唐天遠做局一事告訴了譚鈴音,欽差聖旨並非偶然,譚鈴音這才明白她誤會了唐天遠,從一開始唐天遠就沒有見錢眼開,只是她始終沒有聯想到唐天遠的真實身份,只誤以為唐天遠手中的欽差聖旨是偽造的。譚鈴音向唐天遠道歉,唐天遠也為自己隱瞞譚鈴音一事而道歉,他帶著譚鈴音過來河邊看兔兒燈,譚鈴音接受吧唐天遠的道歉,她正準備回去之時,漫天的絕美煙花炸開,原來這是唐天遠為了向譚鈴音道歉而準備的。

朱大聰為尋譚鈴音來到銅陵,他初到銅陵便把天香樓裡的所有值錢物品拿出來拍賣,當初他賣給了桑傑一顆假夜明珠,桑傑居然給了他一錠成分不純的假金子,這批被充公的財物正好可以給抵錢用。朱大聰私自拆開官府封條售賣天香樓物品,此舉驚動了譚鈴音和唐天遠,二人到天香樓查看,譚鈴音震驚發覺朱大聰竟追到了銅陵,她對此頭疼不已。朱大聰非但追到銅陵,他還將二人的婚書遞到縣衙,希望唐天遠作主讓譚鈴音辭去師爺一職。 二人談話之時,譚鈴音追到縣衙,她表明心意不願意嫁給朱大聰,唐天遠沒有允了朱大聰之意,只以朱大聰私拆天香樓官府封條一事打了他十五大板。

朱大聰手中的婚書並非白紙,他為譚鈴音追到銅陵來,可見朱大聰對譚鈴音的心意,唐天遠目前暫無其他辦法幫譚鈴音,譚鈴音心底失望從縣衙離開。從縣衙離開後,朱大聰一直纏著譚鈴音不放,他對譚鈴音百依百順,只希望跟譚鈴音夫妻雙雙把歸還,譚鈴音卻打從心底裡不喜歡朱大聰,二人一直上演著冤家的情節。

朱大聰的到來令唐天遠心煩意亂,唐天遠本來認為譚鈴音絕不可能喜歡朱大聰,可經過鄭少封一番話語,他心底裡猛然湧起一陣危機感,生性譚鈴音會被朱大聰所感動,跟著朱大聰回濟南成親。

 

第9集唐天遠力護譚鈴音,朱大聰留於銅陵

朱大聰在銅陵開了家妙生樓,準備時時刻刻譚鈴音身邊。唐天遠經過鄭少封的提點,他也對譚鈴音多了幾分用心,這日唐天遠親自做了蛋羹讓香瓜送去,香瓜把蛋羹交到朱大聰的手中,二人一番小計謀,譚鈴音誤以為蛋羹是朱大聰親手所做,她對蛋羹一番糟蹋,原封不動退了回去,而毫不知情的唐天遠看到被退回的蛋羹,只心底湧起一股危機感。而妙生樓裡,朱大聰請了女裝的周如意過來當舞姬,鄭少封在酒樓撞見周如意,他準備籌集高價五百兩為周如意贖身。

池州知府宗大人過來銅陵查桑傑一案,唐天遠公堂迎接,宗應林雖名為查桑傑之死,可他調查之事都是往黃金錢財的方向,譚鈴音在公堂上心直口快地指責宗應林,宗應林想嚴懲譚鈴音,唐天遠卻力護譚鈴音,他緊拉著譚鈴音的手將她拉到自己身後。既唐天遠執意維護譚鈴音,他也不願意多加計較,但他還是話中有意地提起了孫不凡一案,要求唐天遠輕判孫不凡。唐天遠不願意打草驚蛇,他順著宗應林的話應下,譚鈴音卻誤以為唐天遠判案不公,氣極離開縣衙。

唐天遠仿譚鈴音話本裡的情節,送花求見譚鈴音,譚鈴音還是忍不住見了唐天遠。二人話還沒說上幾句,衙門裡就傳來了朱大聰狀告譚鈴音的消息,譚鈴音不願意嫁給朱大聰,她想起上次唐天遠偽造欽差旨意的事情,希望唐天遠再幫她偽造一份欽差任命書,只要有這一紙欽差任命書,她跟朱大聰的那一紙婚書便可延遲。唐天遠手握著欽差官印,他經不住譚鈴音的軟磨硬泡,還是軟下心來幫了譚鈴音一把,為她寫了一份欽差任命書。

公堂門口,朱大聰要求唐天遠還他一個公道,唐天遠卻準備將朱大聰拉下去杖責二十,譚鈴音亮出手中的欽差任命書,她現在可是為朝廷辦事,若是朱大聰在這時執意與她成親,便是跟朝廷過不去。朱大聰萬萬沒想到譚鈴音還有這招,但是朝廷臨時任命官員都是有三個月期限的,他大不了就等譚鈴音三個月,三個月後再跟譚鈴音成親。

宗應林在妙生樓請唐天遠吃飯,唐天遠帶上了周如意一同前往,宗應林在吃飯時一番客套之後便問起了譚鈴音,認為一個女子拋頭露面實屬不雅,他非但讓唐天遠辭退譚鈴音,更是將自己的眼線陳紹興介紹給了唐天遠,準備讓錢紹興留在銅陵。

 

第10集唐天遠譚鈴音假扮恩愛情侶,鄭少封男扮女裝

宗應林硬要將陳紹興塞給唐天遠,逼迫唐天遠辭退譚鈴音,唐天遠無奈之下只好說他跟譚鈴音之間是兩情相悅,宗應林這才就此作罷,而另一邊的朱大聰也一直纏著譚鈴音,譚鈴音也同樣頭疼不已地表示她跟唐天遠之間是情投意合,希望朱大聰早日回濟南,二人在不知不覺中十分默契。

宗應林準備啟程回池州,他還暗中帶走了桑傑的家丁,試圖從家丁口中打聽到黃金的事情,唐天遠知曉宗應林計謀,他帶人攔住了宗應林,宗應林收買唐天遠不成,只好撂下狠話,他跟唐天遠將來會在池州相見,今日之事,他必牢記於心。宗應林的話令唐天遠耿耿於懷,果然不出唐天遠所料,宗應林雖然放了所有家丁,可早在家丁身上下毒,所有家丁都口吐白沫而亡。

譚鈴音得知了唐天遠拿她搪塞宗應林的事情,她非但沒有生氣,反跟唐天遠達成契約,二人裝作十分甜蜜的模樣,在縣衙大灑狗糧。為怕唐天遠趁機吃豆腐,譚鈴音與唐天遠約法三章,唐天遠要求譚鈴音在假扮情侶期間不得干涉桑傑跟黃金案,且有出官差必須向他報備。譚鈴音不願答應唐天遠要求,可譚鈴音如今有求於唐天遠,只好屈服於唐天遠。

朱大聰因譚鈴音跟唐天遠的事情而備感難過,他借酒消愁,將心底話都說給了鄭少封聽。二人喝酒期間,酒樓裡有人妄圖對周如意行不軌,鄭少封上前護住美人,周如意得已脫身,她設法將鄭少封困在妙生樓,自己前往衙門偷取有關於桑傑黃金案的物證。

譚鈴音翻遍所有的書籍話本,她將所有裝恩愛的辦法都一一告訴唐天遠,並拉著唐天遠外出實踐。二人在街頭引所有百姓關注 ,所有人都迫不及待想知道二人的愛情故事,唐天遠十分默契配合著譚鈴音,二人的恩愛引得街頭眾百姓歡呼叫好。

妙生樓裡正舉辦花魁大賽,周如意以病脫身,鄭少封只好男扮女裝頂替周如意,他出場一舞令所有人都大為驚歎,只不過譚鈴音跟唐天遠的到來還是拆穿了鄭少封,這場花魁大賽非但舉辦不成,譚鈴音和唐天遠還在朱大聰的面前大秀恩愛,朱大聰氣急敗壞。

夜晚,鄭少封喝得酩酊大醉來到周如意房間,並不知道周如意身份的他向周如意大吐苦水,認為唐天遠就是一個見色忘義之人,周如意頗為頭疼地看著眼前的男人,還是收留了他一晚,讓他留於房間裡休息。

【圖片cr:師爺請自重,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3,304 times, 2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