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結局.分集劇情1~16~金秀賢、徐睿知*有點難理解的愛情劇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劇情講述因為艱難的人生重負而拒絕愛情的精神病院男看護,和一名擁有反社會人格不懂愛情的童話女作家,兩人相遇後治癒彼此的傷痕,如童話般浪漫、超越生死的愛情故事。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相關文章】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文鋼太金秀賢 飾

精神病院護工。他擁有出色的體能、聰明的頭腦、卓越的忍耐力、爆發力和共感力。

看似擁有了一切,但也有著沉重的負擔。

文鋼太從小父母雙亡,獨自照顧大7歳的患有自閉症的哥哥文尚泰。他沒有夢想也沒有希望,只想靠著工資和哥哥一起吃飽,睡安穩,堅強地支撐過每一天。

雖然他在家裡照顧患有自閉症的哥哥,在外面保護傷心的病患,但卻不會照料自己的生活。他總是對哥哥露出無限親切的微笑,但轉過身後就是憂鬱的愁容。

他對突然闖入兩兄弟的生活、頻頻纏繞著他的奇怪的女人高文英強烈拒絕,但卻無法不越來越在意她…他,原來也可以被疼愛嗎?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高文英徐睿知 飾

有反社會人格障礙的人氣童話作家,是兒童文學界的女王。

她的母親是著名的犯罪推理小說作家,父親是著名建築師,雖然家庭環境不錯,但是幼年時期卻相當孤獨、備受歧視。

長大後展現了極端利己主義,變得目中無人、傲慢無禮,且言語粗俗、行動魯莽。

她因天生缺陷而不懂感情,華麗的裝扮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她的自我保護色,掩蓋自己不想被人發現的脆弱的真性情。

直到遇到文鋼太的那天,看到他那充滿「艱苦生活的呼喊」的眼神,她就明白,他是她的命運。她向他學習,她被他治癒。她,能學懂愛嗎?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文尚泰-吳正世 飾

文尚泰是文鋼太的哥哥,患有自閉症光譜(ASD)的單純男。

他不僅具有驚人的背誦能力和天生的繪畫能力,還是高文英作家的忠實粉絲。

他喜惡分明,喜歡繪畫、恐龍、高吉童、條紋衫和高文英作家。

在「那天的事故」後,他的後腦勺就是炸彈開關。如果別人碰到他的後腦勺,他就會像瘋了一樣。

他會通過觀察他人的細微表情來讀取對方的感情,經常會如習慣一樣觀察弟弟文鋼太的臉色。

為了想要買禮物送給弟弟而偷偷去畫畫打工,巧遇了自己最喜歡的高文英作家,並成為她的插畫作家。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南朱里-朴珪瑛 飾

精神病院護士,是文鋼太的同事。

和文鋼太曾在首爾的一家精神療養院一起工作了接近1年,因為是同鄉所以關係很好。

她對本來就對人很防禦的文鋼太連喜歡的痕跡也不敢表現出來,總是戰戰競競的。

直到有一天,高文英出現在文鋼太面前,她害怕了。只在小學和高文英做過短暫同學的她知道高文英是多麼可怕的人。

她想讓高文英離開文鋼太的身邊,可惜事與願違。能讓小心謹慎的她從「傑克(善良的化身)」變成「海德(邪惡的化身)」就是酒。

一旦喝了酒,她隱藏的另一個自我就會走出來…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李相仁-金柱憲 飾

兒童文學出版社「超乎想像」的代表。從高文英的童話編輯開始到現在成為出版社代表,他是想讓高文英成為「名人」而不是「作家」的野心家。

但他擁有一顆一不小心就會暈倒的弱心臟,具有反轉的魅力。

他為高文英犯下的事故做善後工作已經10年了,有著錢能解決一切的庸俗之氣。

但是,他堅持留在高文英身邊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是會下金蛋的雞,而是他也有顆像哥哥和爸爸一樣,想要珍惜和疼愛孩子的心。

他喜歡善良的女人南朱里。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趙載洙-姜基棟 飾

文鋼太唯一的朋友,個體營業者。

他和文鋼太的個性完全不同,是個樂觀的,3秒鐘也不能閉嘴的嘴皮子。

趙載洙和文鋼太的友誼是在鋼太和哥哥在各地流浪時一起送炸雞而結下緣份的。

他是文鋼太唯一能透露心聲的人,如同左膀右臂般的存在,就算被打得半死也一定會站在鋼太的身邊的義氣男。

很多人對他們的關係有誤會,尤其是每當文尚泰叫他的名字「載洙」時,旁人總以為是在叫「弟媳」…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姜順德-金美京 飾

南朱里的媽媽,沒關係精神病醫院的廚師長。

她的丈夫因酒早逝,所以背著年幼的女兒在飯場給工地的大叔們做飯來維生。

但有一天突然心裡堵得慌,生平第一次被送進醫院。醫生說是心律不正,再幹苦活的話可能會死。

她不想女兒成為孤兒,放棄了飯場的工作。得到「村裡的傻瓜哥哥」吳智往院長的幫助成為沒關係精神病醫院的廚師長。

所以對於餓著肚子、沒有房子住的人絕對不會視而不見。她把文尚泰文鋼太兄弟送進了屋塔房,細心照顧他們,做熱乎乎的飯給他們吃。

她給予因為思念母愛而投入她懷抱的文兄弟溫暖的擁抱,是真的媽媽呀!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高大煥-李臬 飾

高文英的父親。

他曾多次獲得建築文化人獎的著名建築師。

他性格倔強,雖然非常愛獨生女高文英但不懂表達,很心疼她但同時很害怕她。

「那天」之後,因為巨大的壓力和失眠症,他像腦子出了故障一樣,腦子裡一扭一扭的,並生了腫瘤。

經過數次手術和復發後,身體和精神都衰竭了,被斷定患上氣質性痴呆,成為沒關係醫院的病人。

 

 

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劉丞梓-朴真珠 飾

兒童文學出版社「超乎想像」的藝術總監,但做的卻是李相仁的個人秘書,成為因為高文英而每天暴怒數十次的李相仁的專用辱罵器。

雖然會怯場,但該說的話還是會說出來。

她看不慣人,因為這樣心裡才會覺得舒服些。對比自己年紀小的南朱里總擺出一副臭架子。

 

 

【分集劇情】 

第1集文鋼太被要求頂包丟掉工作 與高文英多年後再相逢

文鋼太是一名精神病院的護工,從小父母雙亡的他只能一邊辛苦的工作一邊與哥哥相依為命。哥哥文尚泰是一名自閉症患者,因為在職業學校上學期間犯病被開除,文鋼太只能把哥哥帶回家,每天除去工作就是照顧哥哥,日子過得很是艱辛。文尚泰特別擅長畫畫,還特別癡迷於作家高文英的童話。

高文英雖然因為童話書的暢銷聲名遠播,卻因天生缺陷並不懂感情為何物,甚至會把找她簽名的小書迷嚇哭,好在還有一直跟隨她的出版社代表李相仁不停地替她善後,才不致在公眾面前暴露。高文英每天的裝扮都非常華麗,卻不是為了炫耀,而是她的自我保護色,以掩蓋自己不想被人發現的脆弱的真性情。

文鋼太工作的醫院新收治了一名意圖拉著女兒一起自殺的精神病患者,女兒因為受到巨大刺激同時在醫院做心理疏導。

高文英應邀來文鋼太工作的醫院舉辦一場童話朗讀會。文鋼太第一時間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哥哥,並答應文尚泰會幫他要作家簽名。可就在朗讀會正在進行時,新收治的精神病患者突然逃院,全院醫護人員立刻行動起來到處尋找,高文英的朗讀會也被要求中止,緊急疏散現場的小朋友們。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高文英很是氣憤。朗讀會現場也因為緊急疏散混亂異常。精神病患趁機闖入演播廳抱走了女兒,躲避在演播廳後台。回到後台的高文英與父女倆相遇,正碰上父親以不與女兒分離的名義,堅持要拉著她一起去死。

高文英指責了父親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患有精神病的父親惱羞成怒,掐住了高文英的脖子欲置其死地。窒息的感覺再次襲來,讓高文英又想起小時候幾乎被父親掐死的場面。被嚇壞的小女孩趁機逃離,遇上了前來尋人的文鋼太。

文鋼太先電話聯絡同事安置好小女孩,然後迅速趕往現場,救下了高文英的同時制服了患者。沒想到高文英卻想以牙還牙,拿著一把西餐刀紮了過去。文鋼太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刀,制止了一場慘劇的發生,自己右手卻因此負傷血流不止。此舉讓高文英對他另眼相看。

因為患者逃院又搞砸了朗讀會一事,需要有人出面承擔責任。醫院以文鋼太每個工作都不會超過一年為由,讓已經在醫院呆了十個月的他頂包,鋼太被迫辭職丟了工作,一個人坐在路邊鬱悶不已。

好在鋼太還有開炸雞店的好友載洙的陪伴,帶他騎摩托兜風,才讓鋼太的心情稍好了一些。沒想到禍不單行,摩托車突然半路拋錨,兩人只好推著摩托車回了家。快到家門口時,鋼太才想起沒有拿到答應哥哥的簽名。鋼太只好讓載洙模仿了一個高文英的簽名拿給文尚泰,卻被尚泰一眼識破發了脾氣,鋼太哄了半天才安撫了下來。

高文英的父親高大煥罹患老年癡呆症,因為病情加重需要手術,其所在的沒關係精神病院負責護士南朱里多次電話和高文英溝通,請她簽署家屬同意書,卻被高文英無理地要求拿著同意書親自登門才會考慮。

南朱里很是無語,卻也只好在護士長的鼓勵下,帶著手術同意書長途跋涉地登門拜訪高文英。兩人雖然是小時候的同學,但朱里對高文英並無好感。高文英對父親的生死毫不關心,霸道地要求朱里做父親的女兒自己才會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朱里只好委屈地答應了。

李相仁為了給高文英善後,電話聯絡文鋼太見面。鋼太破天荒地答應了,卻不是為了那些封口費,而是想要再見高文英一面,幫哥哥要簽名的同時,確認一下她是不是自己小時候喜歡的那個人。

第2集高文英搞砸出版紀念會名譽受損 鋼太到沒關係精神病院工作

因為高文英那雙熟悉的眼神,讓文鋼太又想起了小時候曾救過自己的小姑娘。鋼太也因此喜歡上了這個眼睛裡不含一絲溫度的女孩,直到被女孩手撕蝴蝶的舉動嚇跑。雖然這段回憶並不美好,卻讓鋼太至今難忘。

鋼太對往事的陳述也勾起了高文英的回憶,她想起了小時候自己搭救落水男孩的片斷,想起了那個自此之後就一直尾隨自己左右的那個帥氣少年。不過,高文英表面上卻不動聲色,反揶揄鋼太故意找借口勾搭自己。感覺被侮辱的鋼太憤然離去,並與高文英相約不再相見。

鋼太出門時正遇外出辦事的李相仁趕回。李相仁為了給高文英善後,給鋼太送上了裝有現金的一箱蜂蜜水作為封口費,卻意外地被鋼太拒絕。鋼太只為了哥哥,收下了一本有高文英親筆簽名的新書《喪屍小孩》。

經過這次會面,高文英對鋼太越來越感興趣了,她不僅在新書上寫下了邀請尚泰來參加出版紀念會的文字,以此種方式製造與鋼太再次相見的機會,還秘密安排李相仁的秘書劉丞梓替自己調查鋼太。鋼太第一時間把拿到高文英簽名的好消息告訴了哥哥。尚泰既興奮又期待。

鋼太暫時找了一份裝卸工的工作維持生計,並不顧自己手上的傷口賣力工作著,同時打包行李準備帶著哥哥再次搬家。因為不想與高文英再見面,鋼太便以收拾搬家物品為由,拜託載洙帶哥哥前往出版紀念會。沒想到載洙一直暗戀著的南朱里突然來訪,載洙一時開心竟然喝醉睡了過去,耽誤了帶尚泰去出版紀念會的時間。

朱里一直心儀的是鋼太,她也是為了打聽鋼太的現狀才來找載洙的。瞭解情況後,朱里找到鋼太,勸說他去自己所在的沒關係精神病院工作,還可以寄住在自家閒置的頂樓上。

醫院所在的成津市對鋼太來說只有痛苦的回憶,因為媽媽就是在那裡意外去世的。自閉症的哥哥說不清媽媽的死因,只嘟嚷著是蝴蝶殺死的。鋼太聽工作人員說要把自己送去孤兒院、把哥哥送去精神病院後,為了不與哥哥分離,連夜帶著他逃離了成津。也緣於此,他禮貌地拒絕了朱里的邀請。

鋼太因為聯繫不到載洙,只好親自帶哥哥去參加出版紀念會。同時為了避免與高文英碰面,把哥哥安頓好後便去角落等待。尚泰排隊時,看到前面的一個小孩身穿著自己喜歡的恐龍衣服,便不受控制地上前,卻被小孩的父母當作怪物抓著頭打,引發了現場的混亂和高文英的注意。

高文英用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方式,主動替尚泰出了頭,卻因此被拍下照片和視頻。本就對高文英心懷不軌的新書評論家用言語挑釁的方式激怒了高文英,高文英不顧鋼太的極力勸阻,追上評論家把他推下樓梯致重傷。

鋼太用蝴蝶擁抱法安撫高文英,好讓她的情緒盡快平靜下來。高文英卻提出了希望鋼太時刻保護自己情緒的要求。鋼太毫不猶豫地拒絕了高文英後,便去與受到攻擊情緒失控把自己關進倉管室的哥哥匯合了,還給尚泰買了他最喜歡的書安撫哥哥情緒。

深夜,鋼太上網查詢沒關係精神病院後,被王院長的治療理念所打動,決定不再逃避,帶著哥哥回到成津。不離不棄的好友載洙也關掉炸雞店一同前往。收到消息的朱里很是開心,她慶幸自己終於有機會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工作了。

高文英當眾施暴的視頻在網上迅速傳播,新書《喪屍小孩》也因內容暴力被禁售,出版社頓時陷入危機。高文英此時卻跟隨鋼太的腳步來到了沒關係病院,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

 

第3集高文英追隨鋼太回到成津 權起范在高文英慫恿下大鬧選舉拉票現場

鋼太對高文英的突然造訪感到非常意外,因為他明確說過不想與高文英再見面。但高文英卻沒打算聽命放棄,反而更想得到鋼太。院長得知高文英來到了醫院,便請她義務出任醫院治療課程中的文學講師一職,並在每次課後都要帶著術後的高大煥外出散步,作為輔助治療。

高文英直接無視院長的提議傲慢離去。護士長從她的表情判斷文英肯定不會答應,而院長卻堅信醫院裡肯定有什麼吸引著高文英的東西,篤定她會應允。

高文英從院長室出來後就擅自闖入了男更衣室,不顧鋼太正在換衣服的尷尬,繼續邀請他共進晚餐。兩人拉拉扯扯的曖昧姿勢正巧被下班路過的南朱里撞個正著。朱里很驚訝,又從與高文英的對話中得知她和鋼太早就認識,心中不免有些吃醋。直到朱里在家門口的便利店遇到鋼太,又聽鋼太澄清與高文英並無曖昧關係後,才轉悲為喜。

晚上,鋼太和朱里兩家人一起在天台聚餐。朱里母親很喜歡鋼太,把他當未來女婿般照顧。可當夜深人靜時,鋼太卻怎麼也睡不著,一個人躺在天台上心事重重。與此同時,高文英獨自開車回到閒置多年的老宅。

這所房子是高大煥為了紀念文英的出生特別建造的。又為了能讓文英母親安心寫作,選擇了地處偏僻的深山,但後來卻因為母親的意外去世和父親的重病幾近荒廢,成了外人口中陰森恐怖的鬼屋。

不過高文英一點也不害怕,拿著從院長辦公室偷來的符咒沉沉睡去,不料中途卻被噩夢驚醒。文英被夢中的母親嚇壞了,恍惚感覺到鋼太來到了自己身邊溫柔安撫,便用鋼太教的蝴蝶安撫法讓自己平靜下來。

載洙在成津市開了一間披薩店。為了吸引顧客,他請尚泰免費為就餐客人畫像,並承諾每幅畫給他一萬元的酬勞。尚泰為了賺錢勉強答應瞞著鋼太。鋼太帶哥哥來找院長看病,院長給尚泰開出了一張特別的處方,就是請他將醫院的美景畫在牆上。尚泰一聽畫好了會有酬勞,愉快地答應了。

鋼太從中聽出了玄機,又見哥哥往存錢罐裡放錢,很納悶他攢錢的緣由。尚泰坦言要攢錢買露營車,這樣兄弟倆就不用每年因為蝴蝶的追趕被迫搬家了,鋼太也不用那麼辛苦了。鋼太感動不已,緊緊地抱住哥哥。

高文英意外地接受了院長提議講文學課,卻在課上不停地語出驚人,其與常人相悖的言論讓聽課的病患都驚愕不已。鋼太態度冷淡地直指她並不受歡迎,卻被高文英大聲回懟鋼太與晚上夢中的熱烈態度截然相反,還當著醫院眾人的面詢問他是否想跟自己睡。

鋼太連忙將高文英帶離公眾區域,制止她的肆意妄為,卻被高文英戳中了他終日偽善生活的心事,一時呆立在原地。按照約定高文英應該在課後帶父親去散步,可當護士去提醒她時,高文英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議員權滿秀的小兒子權起范因為躁鬱症,每年春天都會入住沒關係精神病院。一天,權起范趁工作人員不注意時突然逃院,攔在了高文英的車前。高文英就勢帶著他一起離開。正在上班途中的鋼太和南朱里接到醫院的電話後,鋼太不顧個人安危,中途截住了正高速行駛的高文英的車,並借用朱里的車一路追趕高文英和權起范,意圖阻止他們的瘋狂行為。

兩輛車先後來到熱鬧的中心區,權起范的父親權滿秀正在家人的幫助下,在這裡舉辦選舉拉票活動。在高文英的慫恿下,權起范上台當眾說出了困擾自己多年的心聲。他只是因為先天不足而不如哥哥奶奶優秀,卻因此受到了家人的長期無視甚至是恥辱,最終導致疾病的發生。

權起范前所未有的天性釋放讓本欲阻止他的鋼太感同身受,一時停下腳步,甚至萌生了在高文英的幫助下,來一次肆意妄為的發洩的想法。

第4集議員大鬧醫院鋼太被打 高文英被父襲擊傷心難過

權起范大鬧父親選舉拉票現場的舉動引起了輿論的一片嘩然,相當於提前宣告了權滿秀競選總統的失敗。權起范的母親生氣地打了他一巴掌,可起范卻從這個巴掌裡感受到了久違的母愛。今天的他雖然失去了一切,卻是平生最開心的一天,病情也開始有所好轉。

起范有關母愛的話讓鋼太想起了自己的童年。鋼太自小就被母親告知,他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和照顧哥哥的。母親把全部的愛都給了哥哥,還經常因為鋼太對哥哥照顧不周責罵他,卻到死也沒有給到鋼太所期待的母愛。

起范被送上救護車返回醫院。鋼太卻因為放不下高文英,坐上了她的車。兩人結伴行駛在開滿櫻花的大道上,高文英猜出了鋼太的心事,承諾當他想逃跑時就會像幫助起范那樣帶著他離開。這讓鋼太的心中升起了一絲溫暖和期待。

高文英的新書遭遇禁售和退貨,李相仁決定去成津把她帶回來籌備新作挽救公司。路上,相仁給鋼太打電話,告誡他不能把高文英所說的鋼太漂亮和想得到他的話當真,因為對高文英來說,鋼太只相當於一頓想吃的飯菜而已。

因為高文英無意中表露了不願浪費時間照顧父親的真心,讓鋼太瞬間回到了現實,重新想起了她無情的本質,中途憤然下車離去。高文英為了挽留鋼太脫口而出愛情告白,鋼太卻連頭都沒回,這讓不明內情的高文英暴跳如雷。

院長聚集起醫院的同事一起討論如何處理綁架起范的高文英和沒能成功阻止的鋼太。因為知曉南朱里和鋼太的關係,院長便詢問朱里的意見。朱里為了保全鋼太建議開除高文英,內心卻有些許不忍。

高文英回到老宅時,李相仁已在此等候多時了。李相仁苦苦相勸文英回首爾,文英卻堅持留下。李相仁無奈地來到載洙的披薩店用餐,卻正碰上了來借酒澆愁的南朱里。李相仁對面貌清秀的南朱里一見鍾情,邀請她一起用餐,被朱里禮貌地拒絕。

權滿秀帶人大鬧沒關係精神病院,闖進院長辦公室要求嚴懲高文英和鋼太,還無理地要求院長下跪道歉。得知消息的鋼太阻止了朱里聯絡高文英,準備獨自承擔這一切。鋼太面對權滿秀的蠻橫不卑不亢,直指他要把沒用的起范關在精神病院一輩子的做法不對,被權滿秀扇了巴掌。院長表面上不動聲色,暗中卻把權滿秀暴打鋼太的畫面拍了下來,打算為鋼太報仇。

高文英想讓鋼太消氣,便主動來醫院陪高大渙散步,迎面碰上了正收集畫畫素材的尚泰。尚泰親眼得見喜歡的作家很是開心,兩人在一起玩了好久。鋼太擔心哥哥受到傷害,逼著尚泰離開文英,還向他發了火。尚泰害怕地躲進了廚房,不肯再見鋼太。

高文英看到了鋼太臉上的紅腫,立刻為他抱不平。鋼太卻毫不留情地指出她的關心都是偽裝的,其實高文英並不懂感情為何物。受到創傷的高文英獨自抽煙時,朱里推著高大煥來到。高大煥認出了女兒,拼盡全力掐住了文英的脖子,欲再次置她於死地。

高文英因為父親的舉動流下了傷心的淚水,無比後悔自己來醫院的選擇,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上。鋼太在下班的公交車上看到了落寞的文英,儘管忍住了下車的衝動,可回到家後卻始終放不下她。

做完家務的鋼太拿出《殭屍小孩》的童話來翻閱。書裡的小孩因為沒有感情,活像一具有食慾的殭屍。母親為了養育她,在食物匱乏時不惜砍掉自己的四肢給她吃。最後,殭屍小孩抱著僅剩軀幹的媽媽,感受著那份母愛的溫暖。鋼太看得淚流滿面,自己小時候又何嘗不曾貪戀過母親身上的溫度。

鋼太聽載洙說起文英差點被父親掐死後,終於下定決心冒雨尋找文英。當他把外套披在淋透的文英身上時,文英再也支撐不住,倒在了鋼太的懷裡。

 

第5集鋼太接文英回家照顧 文英欲讓鋼太搬進別墅

鋼太和文英都被大雨淋得渾身濕透,加之夜已深,鋼太本打算把文英帶到附近的一間汽車旅館休息一晚。不想兩人都出門時都忘記帶錢包,鋼太無奈只得把文英帶回了自己家。

鋼太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給文英換上,並再三叮囑她不要招惹尚泰。文英故意以不懂感情為由拒絕了鋼太。鋼太知道她並非是毫無感情的行屍走肉,因為他早已從《喪屍小孩》的書中讀懂了文英渴望溫情的真心,鋼太還體貼從樓下拿飯給餓壞的文英吃。

文英吃飽喝足後,又死纏爛打地非要賴在鋼太家中過夜。鋼太拗不過她,只好應允。安頓好文英後,鋼太主動下樓找哥哥道歉。尚泰仍念念不忘鋼太大吼了自己一事,氣憤又鬱悶,鋼太故意讓哥哥打自己一頓出氣,又以家中水管爆裂為由,把哥哥安置在載洙的屋裡留宿。

文英和鋼太並排而臥。她總能從鋼太偽善的外表中看出一絲真誠,讓她渴望靠近。鋼太坦言因為尚泰很會察言觀色,一直通過觀察鋼太的表情判定他的喜怒哀樂。所以鋼太即使內心再痛苦,也會勉強擠出一副笑容讓哥哥放心。

文英又問起鋼太小時候曾喜歡過的那個和自己擁有同樣眼神的女生。鋼太很後悔自己當時因為膽小而逃跑的過往。所以當他再次面對文英時,鋼太選擇的主動伸出援手,而不再是逃避。

第二天清早,下了夜班的南朱里一回家就看到了站在天台上抽煙的高文英。文英知道鋼太寄住在朱里家後怒火中燒,故意在朱里面前宣佈鋼太是屬於自己的,還揶揄朱里從小就是一個表面佯裝清純無辜,實則虛偽做作的兩面派,激怒了朱里。

兩個女人一言不合就動起了手,被趕來的鋼太厲聲喝止。鋼太根本不聽文英的解釋,塞給她出租車費責令馬上離開,這讓高文英暴跳如雷。哥哥尚泰因為鋼太再次對自己說謊生起了弟弟的氣。回到房中的朱里也因為醋意大發在母親面前哭鬧不止,母親鼓勵她不如早日向鋼太表白。

載洙好心規勸鋼太千萬不要喜歡上高文英,因為鋼太如果和精神有問題的文英交往,人身安全都有可能受到威脅。鋼太很感激載洙的好意提醒。回到別墅的高文英一邊為鋼太前後截然相反的態度氣憤不已,一邊卻怎麼也忘不了鋼太的溫暖。

曾挑釁高文英導致重傷的新書評論家公開了當時與高文英對話的錄音,並提出巨額賠償,如果不照辦高文英可能會面臨作家生涯就此結束甚至做牢的危機,李相仁的公司也會破產。被逼無奈的李相仁和秘書來到文英的別墅,故意上演了一出苦情劇欲說服文英出山。可文英此時滿腦子想的都是如何讓鋼太住進自己的別墅,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李相仁。

朱里在病房照顧病人時,被精神病患者甩了巴掌,鬱悶地來到天台散心。鋼太正巧也在這裡,朱里正想大膽表白愛意,可還沒等開口就被鋼太拒絕。即使這樣,朱里也不願撤回自己的心意,更不希望鋼太因此逃走。

兩人的談話正巧被來找鋼太的高文英聽到。高文英轉身找到了正在醫院牆上作畫的尚泰,直接帶回了自己的別墅。尚泰很喜歡文英家的大別墅,很痛快地就答應了和文英一起住的提議。

鋼太到處找不到哥哥,通過醫院同事才知道尚泰被高文英帶走了。從文英電話中得知哥哥正在別墅時,鋼太立即起身趕赴。

文英從鋼太熟知別墅的地址上,明白了鋼太其實早就知曉自己的身份。她就是鋼太小時候喜歡過的那個小女孩。小時候的文英因為身體缺陷,終日被父母關在別墅裡,但文英卻覺得這裡是監獄,終日乞求能有王子來救自己出去。

所以,當小鋼太手捧採摘的野花出現在別墅門口時,文英立刻欣喜地跑向門外,中途卻被攔了下來。當文英再次出現在鋼太面前時,已經換上了一副冷漠的表情,故意將野花踩在腳下,好讓鋼太死心離去。

 

第6集藍鬍子的秘密

文鋼太走進屋裡,見到文尚泰喝醉躺在沙發上睡著,他脫下外套蓋在哥哥身上。隨後文鋼太上來去找高文英,其實高文英和文鋼太幼小就相識,文鋼太第一次與高文英對視的時候就認出她,讓不想告訴高文英,是因為小時候高文英救了他,他卻向膽小鬼一樣逃走。現在他告訴高文英就是想做個了結,他感謝高文英救了他,他其實一直都沒有忘記,但是現在文鋼太要放下過往,哥哥一個人就夠讓他操心。高文英問他為什麼哥哥可以她不行,文鋼太表示他不想再成為任何人的必需品。

高文英不想讓文鋼太離開,她下樓差點摔倒,文鋼太及時抱住她。文尚泰醒來,文鋼太要帶他回家,文尚泰不願意,並說這裡就是他家,他將合約拿給文鋼太看。文鋼太向哥哥要合約,尚泰不願意給他,鋼太大聲吼道搶過合約將它撕掉。尚泰見狀情緒激動,將鋼太推出屋外,將他按在地上亂打一通,鋼太也不還手任由他打。高文英見狀,阻止了尚泰,讓他住在這裡。尚泰走進屋裡,文英讓鋼太做一起選擇,不要再向從前那樣,為自己考慮一次。

文鋼太獨自走在回去的路上,他想起小時候母親因為哥哥的事情責怪他,他也說過文鋼太才是文鋼太的主人,他扔下東西離開,尚泰拿著東西追上他,鋼太沒有因為母親的責怪而怨恨哥哥。兄弟兩個在冰上玩耍,遠處的高文英看著他們,尚泰不小心掉進冰河裡,鋼太退縮想要離開,但是走在半路他回頭跳進河裡將尚泰救上來。但是尚泰上岸後並沒有將鋼太拉上來,鋼太在水裡掙扎,高文英經過掙扎後去救了鋼太。

尚泰在高文英的家中一直徘徊,他害怕鋼太丟丟下他。文鋼太回到家,拿著撕爛的合約書看著,上面尚泰的條件都是在為鋼太著想,鋼太看著不忍留下了眼淚。

第二天文鋼太在屋頂發呆,南母知道他和尚泰鬧矛盾後,南母準備責備尚泰,鋼太告訴她尚泰不在家,並將尚泰要成為插畫師的事情告訴南母。李相仁和劉星材帶著甜品來找高文英,卻發現文尚泰在高文英家,文英說尚泰是她請的插畫師,專門為她的作品畫插畫,李相仁不同意擔心他們一起闖禍。高文英說有安全插銷,此時文鋼太拿著行李站在門口,文英讓李相仁離開,並讓他留下車鑰匙。

文鋼太這次選擇了哥哥,他要和文尚泰住在這裡,文鋼太提出條件平時會住在這裡,週末就會回自己家,要求高文英要尊重尚泰。才秀知道文鋼太搬走後立馬跑回去,南母一直隱瞞朱莉,但最後還是讓朱莉知道,這讓朱莉更加痛恨高文英。

醫院裡,院長通過一個病人收集醫院裡的信息。鋼太和尚泰住進文英的家,夜晚尚泰想要去地下室,高文英在後面叫住她,問他有沒有聽過《藍鬍子》的故事。在很久很久以前,以為有著藍色鬍子的伯爵,獨自住在一座巨大的城堡裡,雖然他很富有,但大家卻因為他的藍色鬍子而十分害怕,不敢接近他。有一天一個貧窮的女人來到了藍鬍子的城堡,說她願意成為他的新娘,藍色鬍子非常高興,便將每個房間裡的金銀珠寶全數送給了妻子,但只有一個地方除外,那就是地下室的房間。藍鬍子再三警告妻子,絕對不能進入那個房間,但妻子最終還是敵不過好奇心,瞞著丈夫打開了那道神秘的房門。那個房間的牆上整齊地懸掛著一具具女人的屍體,她們就是從前不顧藍鬍子的警告執意打開房門,最後下場淒慘的歷任妻子。尚泰回去後,將文英將的故事告訴鋼太,尚泰不理解為什麼村裡的人都害怕藍鬍子,鋼太告訴他藍鬍子會遇到不在乎他長相妻子的。

第二天高文英早上起床,看到尚泰正在做家務,鋼太已經做好早飯。吃完早飯後,文英送尚泰和鋼太來到醫院,尚泰在牆上作畫,院長走過來說有花就應該有蝴蝶,尚泰情緒激動扔下調色板。文英在醫院看到可以的人影,正是要幫鋼太介紹對象的病患,那個病患對文英說這麼快就不認識她了,她是媽媽。文英正聽的入神,發現她是病患非常生氣,這時鋼太趕來將病人帶走。

那位病患有嚴重的抑鬱,高文英在給病人上課的時候,耳邊一直迴響起那個病患說的話,她忍不住發起火,將當場的病患都嚇到。李相仁和劉星材來到醫院找鋼太,他讓文鋼太離開高文英,文鋼太拒絕了他。文鋼太知道高文英的事情後打電話給她,但都沒人接,來到食堂南母叫他一起來吃飯。文英看到鋼太和他們一起吃飯,那個病患一直跟在高文英身邊,高文英請求她不要再說媽媽這個詞,她的媽媽已經死了,病患受到刺激暈倒在地上。

晚上高文英將自己關在房間,文鋼太想起文英今天在醫院走到裡的表情。夜晚高文英從夢中驚醒,她又夢見母親,母親說會將所以拯救她的王子殺掉,高文英大聲哭起來。鋼太聽到聲音趕到房間,文英讓他趕緊離開,鋼太將高文英緊緊抱在懷裡,並說不會離開的,文英緊緊抓住鋼太的衣服。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11,749 times, 14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