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漂亮書生】分集劇情1~18.人物介紹~鞠婧禕、宋威龍*陸版成均館緋聞.古裝校園愛情劇



漂亮書生》劇情改編自小說《成均館儒生們的日子》,講述家境貧寒的雪文曦,陰差陽錯地進入了唯有男子才可進修的雲上學堂。她與風承駿、雨樂暄、雷澤信等一眾堂生,克服困難共同成長,譜寫一群心懷抱負的年輕人肆意青春的浪漫故事 。

家境貧寒的雪文曦以抄書代寫為生,卻陰差陽錯地撞見了雲國刺史之子風承駿。風承駿賞識她的才華,暗中設局,令雪文曦通過考試,進入了唯有男子才可進修的雲上學堂。

雪文曦為隱藏女子的身份,終日如履薄冰,幸好有風承駿的幫助,才能安心修學,她聰慧善良、頑強樂觀的人格魅力,使瀟灑不羈的雨樂暄找回了尊嚴、桀驁不馴的雷澤信重燃心中的希望。四人組成「雲上四傑」,在克服種種困難的過程中相互影響、共同成長。

雪文曦暴露了女子的身份,與風承駿互生愛慕,並牽扯出上一輩間的恩怨是非。四人為了繼承先輩的遺志,實現心中理想,陷入危機四伏之中……

漂亮書生




 

【劇名】:漂亮書生

【首播】:2020年7月23日

【類型】:古裝校園愛情劇

【原著】:韓國小說「成均館儒生們的日子」

【主演】:鞠婧禕宋威龍

【集數】:36集

【簡介】:家境貧寒的雪文曦,陰差陽錯地進入了唯有男子才可進修的雲上學堂。她與風承駿、雨樂暄、雷澤信等一眾堂生,克服困難共同成長,譜寫一群心懷抱負的年輕人肆意青春的浪漫故事 。

【播放平台】:愛奇藝

 

【人物介紹】 

漂亮書生




雪文曦鞠婧禕

在清秀溫婉的小家碧玉與儒雅俊俏的學堂書生間切換自如。

 

 

漂亮書生

風承駿宋威龍

本能靠家境和顏值養尊處優,卻偏偏靠智商和才華治國為民的學霸男神。

 

 

漂亮書生



雨樂暄-畢雯珺 飾

極具商業頭腦的風流貴公子。

 

 

漂亮書生

雷澤信-王瑞昌 飾

桀驁不馴、武藝高強的叛逆少年。

 

 

漂亮書生



韓勝智-陳奕龍

 

 

漂亮書生</p

穆小漫-朱聖禕 飾

花魁,多才多藝,是城內趨之若鶩的存在。

 

 

【分集劇情】 

第1集雪文曦女扮男裝養家 承駿擾文曦賺錢計劃

雲國南部的雲州,有一所云上學堂,雲上學堂文風盛行,學習氛圍濃厚,是培養男子出仕為官的地方,也是文人學子們最嚮往的修學之所。今年,雲上學堂的入學考試又開始了,許多人躍躍欲試,都想通過學堂的考試。雲州貴族首領刺史風繼昌之子風承駿也來湊這個熱鬧,好巧不巧,他與女扮男裝的少女雪文曦在集市偶遇,雖然只是一面之緣,風承駿卻對這個翩翩「少年郎」充滿了好感。

雪文曦是坊間流行的話本《情起月語風止處》的作者,她的背包裡本來放著剛寫好的話本,誰知由於和風承駿的小廝碰撞,導致話本陰差陽錯進了風承駿的箱子。當雪文曦發覺話本丟失後,她並沒有慌亂,而是憑借高超的記憶力,馬上又寫了一本交給茶館的潮掌櫃,掌櫃喜笑顏開,馬上付給雪文曦一筆稿酬,同時對她不去參加雲上學堂的考試感到惋惜。

雪文曦回到家裡,只見弟弟文彬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文曦這才知道,母親未經自己同意就收了聘禮,讓自己嫁人。原來,雪文曦父親早逝,家境貧寒,只能和母親、弟弟相依為命,偏偏弟弟身體又不好,所以,文曦只能女扮男裝上街賣話本謀生,貼補家用。即便如此,文曦卻倔強得很,堅決不答應嫁人,可母親又把聘禮的錢花掉了,文曦只好再次上街看有沒有價格更高的話本,賺稿酬償還禮錢。潮掌櫃偷偷告訴文曦,過幾天就是雲上學堂的初試,有考生出高價求人以口述答案的方式來作弊。文曦大吃一驚,還是無法接受這種舞弊的行為。

有人來到雪文曦家中打砸,文曦這才知道,母親為了給弟弟看病,竟然去借了高利貸。債主見到文曦美貌,起了覬覦之心,要拿她來抵債,文曦自然不從,答應七天內還錢,債主便把文彬帶走當做人質。文曦沒有辦法,只好跟隨潮掌櫃去學堂見僱主,只見僱主是城中幾個有權有勢的公子哥。他們不相信年紀輕輕的雪文曦有通過考試的能力,文曦便當著他們的面證明了實力。

雪文曦在準備偷偷離開學堂時,不巧被侍衛發現了,還誤打誤撞碰見了風承駿,雪文曦狼狽地逃了出去,又在樹林裡遭遇打劫,多虧遇到桀驁不馴、武藝高強的叛逆少年雷澤信,才化險為夷。很快,雲上學堂的考試開始了,按照規矩,每名考生可以帶一名男性小廝作為陪考。雪文曦便聽從潮掌櫃的安排,進入考場找自己的僱主,誰知她竟然找錯了人,來到了風承駿身邊。

風承駿發覺雪文曦是來幫人作弊的,他眼中容不下沙子,當場站起來揭露這種行為,並對那些熟視無睹的考官也大加批判。考官本來勃然大怒,可當他得知風承駿是刺史之子,便馬上換了一副笑臉,迅速整頓考場,把所有陪考的小廝都清理出去。雪文曦硬著頭皮回去見潮掌櫃,潮掌櫃哭笑不得,這次舞弊的幕後主使是雲上學堂的學掌韓公子,這次得罪了他,以後不知道有多少麻煩。

第2集承駿佈局讓文曦入學 文曦與承駿同住一屋

風承駿去找潮掌櫃,想瞭解雪文曦此人的品行,潮掌櫃並不知道雪文曦的真名,只知道她自稱姓文名彬,一副很需要錢的樣子,然而,就算再窮困潦倒,也從不違背原則,只有這次考場代考,算是破了大忌,也許是真的遇到了什麼大麻煩。風承駿聽了潮掌櫃的話,心情複雜地離開了,一出去就碰見了公子哥雨樂暄,雨樂暄知道風承駿在尋找雪文曦,便告訴他今晚到三神廟前,一定會如願以償。

晚上,風承駿抵達三神廟,雪文曦也帶著寫好的話本前來,她見到面前之人是風承駿,不禁大吃一驚,原來,是雨樂暄以兩百錢為報酬,讓雪文曦寫書,並且準時送過來。兩人還未說話,一隊禁軍忽然追來,聲稱要捉拿交易禁書的人。二人知道中了雨樂暄的圈套,趕緊逃跑,慌亂之中逃進一處狹窄的山洞,風承駿緊緊地貼著雪文曦,令她臉紅心跳。

等到禁軍走後,風承駿終於向雪文曦說明自己的來意,他知道雪文曦是個有才華的人,幫人作弊也是有難言之隱,所以,風承駿希望雪文曦堂堂正正去參加雲上學堂的考試,靠自己的努力出人頭地。雪文曦心中有苦難言,她沒有說出自己是女兒身的實情,欣然謝過風承駿的好意便離開了。

風承駿回到雲上學堂,學掌等公子哥圍住了他,這些人看不慣出風頭的風承駿,更恨他讓自己的舞弊泡了湯,不禁對他冷嘲熱諷,風承駿不予理會,義正辭嚴,一定要糾一糾考場的風氣。風承駿為了讓雪文曦心甘情願參加學堂考試,特意暗中找了潮掌櫃,讓他以豐厚報酬誘惑文曦再去考場。很快,雲上學堂的複試開始了,風承駿左顧右盼,終於找到了文曦的身影,他見文曦前來,便笑意盈盈地給考官遞上了自己和父親的推薦信,推薦雪文曦免初試直接進入複試。

雪文曦對考試無意,她通過詢問考官,得知自己就算通過了複試,也可以放棄三試,並且不會受到懲罰,心情頓時放鬆許多。誰知最後的主考官對文曦的文筆非常讚賞,點名讓她留在雲上學堂,這讓雪文曦大跌眼鏡,不知如何是好,直到她得知自己如果成為學堂的堂生,身價起碼翻十倍,這才開心起來,這樣的話,就有錢給弟弟治病了。

就這樣,雪文曦進入了雲上學堂,這裡都是男子,她不免有些無所適從,生怕自己暴露女兒家身份。幸運的是,雪文曦被安排和一個年長的學子同屋,眾人傳聞這學子力大無窮,精通武藝,卻是個粗人,好幾年都沒有順利畢業,如今也不常回來住。文曦喜不自勝,她巴不得自己一個人居住,趕緊把屋子打掃乾淨,卻沒想到風承駿也被安排到了這個房間。

 

第3集風承駿維護雪文曦 文曦幫承駿免受懲罰

雪文曦見到風承駿來到自己房間,不禁大吃一驚,她本以為尊貴的風承駿會去上房居住,沒想到竟然也來了普房。雪文曦哭笑不得,想盡千方百計要把風承駿趕出去,但風承駿堅持住下,怎麼也趕不走。當堂生們一起洗澡時,雪文曦更是無所適從,她看著赤裸上身的同學們,不由得面紅耳赤,趕緊溜走。

晚上,雲上學堂的入學禮開始了,說是入學禮,其實就是學掌們變相收取新生的東西。雪文曦不敢怠慢,無奈家境貧寒,只帶了母親親手做的點心,沒想到卻被學掌們嫌棄,隨意扔在了地上。雪文曦怒目圓睜,指責這些學掌不把窮人當人看,還要求他們向自己道歉。學掌見雪文曦膽敢反抗,伸出手來準備扇她耳光,關鍵時刻,風承駿站出來為她出頭,並撿起地上的點心吃了一口,要求學掌們也照做。其他人面面相覷,雨樂暄出來解圍嘗了點心,讓入學禮得以繼續下一個環節。

入學禮的下一個環節便是每個新生都要完成密令的任務,在天亮之前返回學堂,將完成任務的所得之物交於學掌,任務完成得最完美的新生,掌議會會滿足他的心願,相反,如果完成得不好,就要脫光衣服跳進荷花池。此言一出,大家躍躍欲試,其他人的任務都平平無奇,風承駿的任務卻有些奇怪,要潛入韓家取雲端閣中三朵奇花,而雪文曦的任務則很有難度,邀請頭牌姑娘穆小漫在大射禮的時候來到學堂做義演。

風承駿並不知道,那些學掌就是故意刁難他和雪文曦,他們埋伏在韓家暗處,準備等風承駿翻牆進來後,就放一把火,將韓家的侍衛們都引出來,抓風承駿一個措手不及。學掌們胸有成竹地埋伏著,遠遠地看見一個黑衣人翻牆進來,便趕緊按照計劃點火吸引侍衛,殊不知那黑衣人並非風承駿,真正的風承駿,此刻憑著英俊的外貌讓韓家小姐一見傾心,幫助他藏了起來。

韓家小姐拉著風承駿進了雲端閣,風承駿無意打擾她,韓家小姐笑意盈盈地自報家門,她叫韓淑敏,雲上學堂的韓學掌便是她的哥哥,而任務中提及的雲端閣就是她的閨房,也就是二人此時藏身之處。風承駿嚇了一跳,趕緊向韓淑敏賠禮道歉,起身便要離開,韓淑敏對他充滿好感,將三朵奇花拿了出來,原來,是一幅畫著三朵花的畫卷。眼看著任務就要完成,風承駿卻決定放棄,如果他真把畫卷帶回去,就說明他進過韓淑敏的閨房,會讓她清譽受損,所以,風承駿寧願回去受罰。韓淑敏見風承駿果然是正人君子,對他更加傾心。

此時,雪文曦也找到了穆小漫,穆小漫正被一個醉醺醺的客人糾纏,雪文曦沒有多想,便上前保護,為她解圍,穆小漫非常感激,答應幫雪文曦完成任務,去學堂義演,雪文曦沒想到任務完成得如此迅速,心花怒放。另一邊,闖進韓家的神秘黑衣人正在四處射箭,每隻箭頭上都紮著傳單,上面寫滿了對貴族子弟可以越級入學的不滿,以及對當下教育制度的批判,黑衣人甚至驚動了羽林衛,羽林衛開始全城搜捕他。

雪文曦在路上遇到了黑衣人,看了他寫的傳單,深有同感,因此,她便沒有向羽林衛揭發黑衣人的行蹤,幫助他順利逃跑。雪文曦拿著穆小漫的扇子回到學堂,眾人見她搞定了高冷的穆小漫,紛紛表示很服氣,認為她的任務完成得最好,理應得到許願的特權。學掌無奈只好答應把特權給雪文曦,不過,風承駿可是沒有完成任務,他們壞笑著讓風承駿去跳荷花池,那可是下人們洗馬桶的地方。風承駿二話不說寬衣解帶,雪文曦不忍見他受辱,便用特權讓他免受懲罰,風承駿對此十分感激,許諾欠雪文曦一個願望。

第4集雷澤信回到學堂居住 雪文曦體驗多門課程

晚上,雪文曦不得不和風承駿住在同一個屋簷下,風承駿嫌棄學堂給自己的被子味道太重,便把枕頭靠近雪文曦,閉上眼睛準備睡覺,誰知就在這時,這間房原來的住戶竟然回來了,而此人就是雷澤信,他也是昨晚四處散發傳單的神秘人。當雷澤信得知自己要和他們同住時,不禁大發雷霆,他能勉強容忍曾幫助過自己的雪文曦,但是對養尊處優的風承駿充滿了敵意,堅持要把他趕出去。最終,雪文曦不願單獨和雷澤信同屋,可憐巴巴地跟著風承駿一起走出了房門。

此時此刻,雨樂暄等學掌都在看熱鬧,他們還定下賭約,看風承駿和雪文曦能否在三天內回到房間居住。雨樂暄見風承駿和雪文曦今晚實在沒地方住,便欣然邀請雪文曦跟自己同住,文曦笑嘻嘻地拉著風承駿同去,讓雨樂暄無可奈何。夜深人靜,雪文曦早已熟睡,雨樂暄卻夜不能寐,他搞不明白,雪文曦沒有家世和背景,到底為何能讓穆小漫言聽計從呢?雨樂暄忍不住好奇地起身,想看看雪文曦熟睡的模樣,不料一不小心趴在了風承駿和雪文曦身上,兩人面面相覷,有幾分尷尬。

第二天,風承駿想把雷澤信的行為報告給老師,其他學生趕緊阻止,他們紛紛表示,學堂裡沒有人敢惹雷澤信,因為雨樂暄是雷澤信的多年好友,雨父又和學掌韓勝智的父親是同僚,相互之間總要留點面子。風承駿對此不屑一顧,認為這些人是沆瀣一氣。學堂裡的學子們一起洗腳,雪文曦只能硬著頭皮脫了鞋襪,露出了白嫩的雙腳,大家驚詫不已,還以為雪文曦是體虛,連男子常見的腿毛都沒有。

雲上學堂正式開課,四書五經和雲國大典是學生們必須主修的課程,另外,大家還需要在禮樂射御書數等選修科目中再選一門主修,然後在剩下的選修科目中再選出三門,這些科目的及格分都很高,只有達到標準才能有殿試的資格,如果學生在四年時間裡都拿不到殿試資格,那就只有退學了。

雪文曦對自己未來要面對的課程有些擔心,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雲上學堂的新生演武活動又開始了,教官柳謙義十分嚴厲,讓大家進行體能訓練,所有人都苦不堪言,特別對文曦來說簡直是地獄般的煎熬。此時,雷澤信則獨自一人對著大哥的牌位飲酒,他發誓要為枉死的大哥洗刷冤屈,報仇雪恨。雨樂暄是雷澤信的好友,得知他又賒賬去飲酒,趕緊去把他帶回來,囑咐他不能自暴自棄,如果在一年內還不能畢業,就徹底無法出仕了。雷澤信卻沒有心思管這些,他掏出一本書遞給雨樂暄,十八年前,雪定坤和自己的哥哥等人一起撰寫了這本書,結果沒多久,就被集體問斬,這其中一定另有隱情。所以,雷澤信說什麼也要找出其中緣由,還哥哥清白。

第二天,大家一起上珠算體驗課,雪文曦在算術方面有著極高的天賦,但她卻沒有選擇這門課程主修,而是對醫術充滿了興趣。

 

第5集文曦送酒討好雷澤信 風承駿保護醉酒文曦

令雪文曦吃驚的是,新生們竟然像是約好了一樣,共同推薦自己當這一屆的管事,可她並不想管理這些事務,如果能當個掛名的副管事就更樂呵了。晚上,風承駿與雪文曦聊天,他很好奇,雪文曦的書法功底不錯,為何卻在白天的丹青課上出醜?雪文曦歎著氣,家中父親早逝,家境貧寒,母親供自己學習寫字讀書已是不易,哪裡還有錢去學習丹青。風承駿聽了這番話,更加同情雪文曦。

風承駿帶著雪文曦回到房間,消失好幾天的雷澤信也回來了,他一看到風承駿就對忍不住吹鬍子瞪眼睛,就在兩人針鋒相對險些動手的時候,雨樂暄及時出現勸和,憑著三寸不爛之舌,緩和了緊張的氣氛。雷澤信好不容易答應讓風承駿睡在屋裡,但絕對不能跟他挨著,於是,雪文曦只好硬著頭皮睡在兩人中間,將勢如水火的二人隔開。然而即便如此,風承駿和雷澤信還是口角不斷,互不相讓。

雪文曦一想到自己以後要在這兩人中間掙扎,不由得連連叫苦,她知道只有雨樂暄和雷澤信有交情,便去找雨樂暄求助,想知道怎樣能讓雷澤信和風承駿變得融洽一些。雨樂暄告訴雪文曦,雷澤信最喜歡銘仁酒館的真液酒,但是卻因為賒賬上了酒館的黑名單,再也買不到酒了,如果雪文曦能買到真液酒,保準把雷澤信治得服服帖帖。

雪文曦聽了雨樂暄的話,皺起了眉頭,因為她根本就沒有買酒的錢。雨樂暄倒是早有準備,大大方方地將錢袋拿給雪文曦,不過有一個條件,以後,雪文曦更新的話本必須交給雨樂暄,到時候售書所得,二人再分成。雪文曦滿口答應,急忙拿著錢奔向酒館,買到了真液酒,回去送給雷澤信。可是雪文曦並不知道,她買酒的一幕被韓勝智看見了,他早就想抓文曦的短處,這下可是高興得很。

雷澤信見到真液酒便馬上心動,答應以後不再針對風承駿,還拽著雪文曦陪著自己一起喝。雪文曦只好喝了幾口,沒想到醉得一塌糊塗,在庭院裡嘔吐起來,韓勝智過來找茬,風承駿挺身而出幫雪文曦辯解,稱學堂只是禁止帶酒入內,並沒有規矩要求不能在外醉酒歸來。韓勝智氣得臉紅脖子粗,拿風承駿毫無辦法,只能氣呼呼地走開了。等到雪文曦醒酒後,她拉著風承駿和雷澤信的手,高興地表示從今以後,三人就是朋友了。

 

第6集韓淑敏向承駿示好 雪文曦被扣品格分

雪文曦睡了許久,終於醒來,雷澤信瞧了她一眼,多虧雪文曦喝的是好酒,否則一定會頭疼欲裂。雷澤信勸告雪文曦不要和風承駿來往,雪文曦苦口婆心地表示,風承駿雖然是富家子弟,但卻為人正直善良,雷澤信不應該對他抱有成見,而且,雷澤信如果真的對風承駿不服氣,就應該從學業上奮發圖強,超過風承駿,才是正確的做法,也是最有力的挑戰。

第二天上課前,雨樂暄告訴雪文曦,韓勝智已經把她醉酒的事情上報給審愆廳了,審愆廳的掌事厲虎先生是個十分了不得的人物,如果他發飆了,一定會讓雪文曦生不如死的。雪文曦心中非常忐忑,也只能硬著頭皮去上厲虎的課,她發現厲虎先生雖然表面笑的很溫和,實際卻十分嚴苛,還給大家定下了品格分的標準,如果因為品行不端扣除品格分,就要扣除相應的月俸,嚴重者還會被趕出學堂。

此時,雷澤信又沒有來上課,他來到了雪定坤的故居,這裡一片荒蕪,雜草叢生。雷澤信好不容易從村民口中得知雪定坤的墓碑所在,前去祭拜,發現墓碑前有剛燃盡的紙灰,看來不久前有人曾來過這裡。雷澤信正欲離開,忽然有黑衣人給他傳遞了字條,上面寫著「秦北川,柯士君」。雪文曦因為醉酒,被厲虎扣了十分品格分,相當於整整一百大錢,她十分心疼自己的錢,不禁垂頭喪氣,鬱鬱寡歡。

明天就是雲上學堂的拜師禮,按照規矩,新生們都要為恩師準備六禮束修,分別是芹菜、蓮子、紅豆、紅棗、桂圓、瘦肉乾。雪文曦低著頭小聲嘟囔,沒想到又要花錢了,風承駿體貼地告訴她,如果錢不夠可以跟自己說。新生們一起去集市上採購這些東西,偶遇穆小漫,她邀請雪文曦去彩雲居小坐,雪文曦只好前往,還和穆小漫聊起自己醉酒一事,穆小漫表示自己有一種神藥,吃下可以千杯不醉,甚是管用。

由於彩雲居正在拍賣任畢疏大師的畫作,喜歡繪畫的風承駿便去競買,韓淑敏正好也在這裡,她高價拍下畫作後,迫不及待跑去跟風承駿搭訕,一番寒暄後,便害羞地詢問風承駿是否有心儀之人。風承駿並未明白韓淑敏的心意,坦言自己尚未婚娶,也沒有心儀之人,韓淑敏高興得心花怒放,覺得自己有機會了。

拜師禮結束後,雪文曦回到家中探望,母親很擔心女兒在學堂的處境,如果被人發現是女扮男裝,就會大事不妙了。雪文曦也很苦惱,她還沒想到離開學堂的好辦法。在音樂課上,先生讓雪文曦吹奏笛子,雪文曦根本沒有學過,吹得十分刺耳,雷澤信為她解圍,也吹了難聽的音樂,結果被先生和其他同學嫌棄,雷澤信可不會忍耐,一腳把同學踢翻,還差點跟老師動手。雷澤信在下課後便跑到存放所有先生手稿的書房,他想找出和自己收到的字條相同的筆跡,但卻一無所獲。

第7集雪文曦酒館闖禍 惹麻煩害怕退學

丹青課的老師讓雪文曦畫一幅室友的畫像,無奈她對繪畫真的是一竅不通,風承駿主動幫忙,讓雪文曦以自己為臨摹對象,雪文曦瞇著眼睛拿著筆打量著風承駿,忽然心中泛起一絲漣漪,對他似乎有了不一樣的情感。雪文曦為了讓自己像雷澤信一樣被老師討厭,甚至被逐出學堂,開始模仿雷澤信的行為,但她在老師們眼中是個好學生,丹青老師見她對繪畫一竅不通,還準備為她單獨補課,讓雪文曦哭笑不得。

雪文曦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她開始模仿雷澤信的穿衣風格,整天跟在他後面混,嚷嚷著要雷澤信不管做什麼都帶上自己。雷澤信無可奈何,讓雪文曦去打一個新生。雪文曦只好壯著膽子過去挑釁,被打的新生見雷澤信在一邊,也是敢怒不敢言。雪文曦卻在打人後才知道,這個新生剛剛收到家書,剛知道父母病重。雪文曦心中頓時非常內疚,大家都對她指指點點,指責她不應該欺負同窗。雷澤信拍了拍雪文曦的肩膀,跟自己比起來,雪文曦更適合做一個乖學生。

晚上,風承駿找雷澤信談話,他指出雷澤信家世不俗,父親是都尉大人,可雪文曦只是一個寒門學子,如果被學堂退學,前途將是一片黯淡,所以,風承駿希望雷澤信不要把雪文曦給帶壞了。雷澤信聽了風承駿的話,感到非常生氣,索性直接帶著雪文曦去喝酒。雪文曦跟著雷澤信來到酒館裡,韓淑敏也在此處,她見到兩人穿得邋遢,疑惑他們是否有錢喝酒。這時,酒館裡有惡霸覬覦民女,雷澤信和雪文曦路見不平挺身相助,可是卻在混亂中打碎了酒館的祖傳的酒公像,酒館老闆不依不饒,雷澤信便將自己的學牌留在這裡,明天帶錢來贖回。

當雷澤信和雪文曦翻牆回到學堂時,韓勝智早就帶人等著他們,雪文曦一心希望自己被趕出學堂,大大方方地承認了自己動手打人又出去喝酒的事情,雷澤信感到很驚訝,看來雪文曦是真的不想留在學堂。第二天,酒館的掌櫃找上了門,雪文曦主動承認是自己在酒館闖了禍,她巴不得馬上被學堂趕走,風承駿嚴肅地告訴她,如果被雲上學堂退學,就會被官冊除名,永遠不可能出仕了,也不可能進入其他任何學堂了,就算以後想做個師爺,也是不可能的。雪文曦這下子才傻眼了,因為她一直以來冒用的都是弟弟文彬的名字,如果真的被官冊除名,豈不是害了弟弟。

風承駿認為是雷澤信連累了雪文曦,他去警告雷澤信,不要再帶著雪文曦胡鬧,否則就是耽誤了她的前途。此時,雪文曦正在等待處罰結果,她不想連累弟弟,只好懇請院長和先生們再給自己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院長對雪文曦最近的表現非常失望,決定讓她和雷澤信一起退學,然而,厲先生等人還是覺得可以再給文曦一個機會,於是,院長準備讓全體師生舉手表決態度,來決定他們的去留。

雪文曦害怕被趕出學堂,於是四處找同窗幫忙,可大家對她避之不及,有同窗好心提醒雪文曦,是因為她的名字和雷澤信在一起,大家都希望雷澤信退學,這才連累了文曦。

 

第8集承駿幫雪文曦找證人 文曦澤信改過自新

風承駿去酒館裡瞭解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從店小二口中得知,雷澤信和雪文曦的確是在酒館內救了人,雪文曦是因為被惡霸推了一把,才無意碰倒了酒神像,而酒館老闆知道無法向惡霸索賠,這才纏著兩個堂生不放。此時,雪文曦在學堂內唉聲歎氣,雨樂暄過來給她出主意,雷澤信吃軟不吃硬,只要雪文曦裝可憐賣慘,也許他就能心軟,答應陪雪文曦一起挽回在大家心目中的印象了。

於是,雪文曦去找雷澤信撒嬌賣萌,雷澤信禁不住她的軟磨硬泡,只好答應下來。另一邊,風承駿四處尋找昨晚的見證人,一路找到了韓淑敏這裡,韓淑敏願意為雪文曦兩人作證,說著,她還羞答答地掏出親手繡的荷包,想送給風承駿。風承駿不想跟韓淑敏談兒女私情,委婉地拒絕了荷包,韓淑敏趕緊解釋,現在只要和風承駿做知心朋友就好。

風承駿將韓淑敏帶回學堂作證,證明雷雪二人不是故意滋事,而是在酒館見義勇為,院長這才答應網開一面,給了文曦和雷澤信一次留校察看的機會,需要他們在此期間保持良好的成績,否則還是會被除名。經過此事,雪文曦很感激風承駿,雷澤信卻堅持認為風承駿這是假仁假義,收買人心,在雪文曦的強烈要求下,雷澤信才跟著她乖乖回到房間,不再惹事。

文曦下決心不再讓風承駿失望,以實際行動改過自新,但雷澤信明確表示不願配合做「好學生」,雪文曦煞費苦心,甚至聯合雨樂暄和風承駿一起動員,雷澤信終於招架不住順從了。老師們也看到了兩人的改正,僅懲罰二人打掃學堂後院。下午就是新來的丁若揚學士為大家上四書五經課,雷澤信本來不想上課,無奈雪文曦纏著他不放,雷澤信只好同她一起去上課。

課堂上,丁若揚的講課方式非常新穎,他拿了一個罈子,讓大家把它裝滿,學生們誤以為他是變相索要錢財,都心生怨懟,沒想到丁若揚用罈子給大家變起了魔術,所有人都在津津有味地看魔術,唯有風承駿站出來勸他好好上課,不要耽誤大家的時間。丁若揚讚許地表揚了風承駿,原來,他之所以這麼做,就是看看哪個學生敢站出來質疑自己,這堂課只有風承駿是合格的,其他人全部不及格。

樂理課的考試快要開始了,雪文曦和雷澤信一起練習吹笛子,他們倆吹的都非常難聽,讓所有人苦不堪言。於是,大家只好去找風承駿求助,希望他能阻攔雪文曦和雷澤信吹笛子,因為實在是太擾民了。風承駿沒辦法,便主動去教導雪文曦吹笛子,文曦學會後,再去教給雷澤信,這樣一天天下來,兩人吹的笛聲竟然也可以入耳了。

 

第9集文曦澤信留在學堂 文曦幫韓淑敏寫情書

其他學生見到雪文曦吹笛子進步神速,也想向風承駿請教,風承駿知道他們平時不努力,就想在考試前找竅門,便一一拒絕了。雪文曦告訴風承駿,只要同窗們有努力學習的心,就不應該拒人於千里之外,然後,雪文曦便獨自去教那些同窗,大家對她感激不已。很快,樂理課的考試開始了,雪文曦和雷澤信進步神速,令老師十分驚喜,讓他們通過了考試。經過院長等人的商議,決定結束雪文曦和雷澤信的觀察期,讓他們繼續留在學堂。

當韓勝智得知自己討厭的人又要繼續留在這裡,感到怒不可遏,決定以後也不讓他們好過。此時,雪文曦正在美滋滋地跟風承駿道謝,風承駿也很高興,認為不只是自己的功勞,雪文曦也的確很優秀。雪文曦寫完了話本的第四冊,她一直把自己想像成話本中的女主角,把風承駿和雷澤信想像成為了自己爭風吃醋的兩個角色,陷在其中不能自拔。

雪文曦告訴風承駿,自己打算辦簽售會,並且保證等辦完簽售會,自己一定認真修學,風承駿只好答應了她。在雨樂暄的組織下,許多讀者蜂擁而至,都想一睹作者的風采,雪文曦依舊是女扮男裝的模樣,還貼了幾縷假鬍子,看起來風流倜儻,惹得廣大少女讀者為之傾倒。韓淑敏在簽售會上見到了雨樂暄,她知道雨樂暄和風承駿同在學堂,便希望他幫自己出謀劃策,和風承駿牽線搭橋。雨樂暄滿口答應,條件是韓淑敏要出一筆報酬。

雪文曦把自己在學堂學習到的知識都整理成冊,拿回家給弟弟文彬看,希望等弟弟養好了身體,兩人就把身份互換回來。雪文曦本來一直在學堂給文彬領藥材,無奈最近一些藥材稀缺,學堂不肯繼續提供,文曦很著急,又沒有錢去買稀缺高價的藥,只好再次接了雨樂暄的單子,幫助韓淑敏寫情書,但她並不知道這情書是寫給風承駿的。

等到風承駿收到了情書,他一頭霧水地來找雪文曦分析,雪文曦大吃一驚,這才發現韓淑敏喜歡的人是風承駿,於是,她一字一句地給風承駿解釋情書的意思,並且直言這暗戀他的女子就是韓淑敏。風承駿連連搖頭,要馬上給韓淑敏寫回信,表示自己要專心於學術,不能談情說愛,還打算勸韓淑敏不要找文筆簡陋的寫手來代寫情書了。雪文曦哭笑不得,沒想到自己給自己挖了坑。

雨樂暄受韓淑敏所托代收信件,所以,風承駿的回信就落到了他手裡,他沒有把信和風承駿的真實意思告訴韓淑敏,而是傳了個口信,假稱風承駿非常感動,而且誇讚寫手妙筆生花。韓淑敏十分高興,便讓雪文曦繼續每天寫情書給風承駿,沒想到這天晚上,當雪文曦和韓淑敏在潮掌櫃這裡商量寫什麼內容時,風承駿竟然來到了這裡。

 

第10集風承駿和文曦冷戰 雨樂暄幫澤信調查

風承駿來到潮掌櫃這裡,雪文曦無處可躲,剛想跑掉,就被風承駿揪了回來。風承駿一本正經地告訴韓淑敏,自己現在只想專注學業,在出仕之前都不想談情說愛,希望韓淑敏體諒。韓淑敏心中十分難過,傷心地離開了。等到韓淑敏走後,風承駿黑著臉怪雪文曦這種行為是欺騙捉弄自己,雪文曦噘著嘴,小聲嘀咕著自己本意並非如此,風承駿還是很生氣,讓雪文曦把賺錢的心思用在學業上,君子愛財,也要取之有道。

韓淑敏去找雨樂暄要說法,自己花了這麼大一筆銀子找人寫情書,結果還搞砸了,應該怎麼處理?雨樂暄接著開始忽悠韓淑敏,稱風承駿就是喜歡有原則有個性的女子,韓淑敏應該化悲憤為力量,努力改變自己,一定會讓風承駿另眼相看。韓淑敏頭腦簡單,被雨樂暄迷惑得又要繼續掏錢,這時,雪文曦和風承駿吵嘴後從屋子裡出來,堅決地破壞了雨樂暄的計劃,不讓他繼續欺騙善良的韓淑敏,更不讓他接著賺昧良心的錢,雨樂暄無可奈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雪文曦拆自己的台。

第二天,雪文曦悶悶不樂地一個人琢磨怎麼才能賺點錢,雨樂暄跑過來蹲在她身邊,表示自己可以既往不咎,給她找一些價格比較高的寫手活,不過,厲虎先生最近正在嚴查坊間熱傳的話本,雪文曦可要避一避風頭,別被抓個正著。雨樂暄回到房間裡,雷澤信過來拜託他幫忙調查柯士君和秦北川這兩個人,雨樂暄雖然從未聽說過,但願意盡力幫忙。

另一邊,風承駿和雪文曦開始冷戰,就算雪文曦端著飯碗和他坐在一桌,風承駿也會冷漠走開,讓雪文曦很苦惱。雷澤信見風承駿整天冷著臉,又開始看不慣他,打算跟雪文曦聯手把風承駿趕出去,雪文曦連連擺手,不願意這麼做。雨樂暄幫雷澤信打聽到,柯士君、秦北川、李互都是被朝廷通緝的欽犯,他們和雷澤信的兄長雷澤勳一樣,都是雪定坤的門生,這三人在當年雪定坤一案後就銷聲匿跡了,恐怕是藏了起來。

風承駿跟雪文曦冷戰多日後,終於願意主動跟她說話了,兩人一起來到潮掌櫃這裡,風承駿掏出了許多親手抄寫的本子,原來,他為了幫雪文曦賺錢,才抄寫了這麼多,這讓雪文曦非常感動。雷澤信和風承駿都看了雪文曦寫的話本,並且猜出了裡面的角色原型就是自己,於是,他們為此爭論不休,都讓雪文曦在下一冊裡把自己的形象寫得更好,讓雪文曦哭笑不得。

 

第11集雪文曦學堂內偷寫話本 承駿澤信為話本爭論

雨樂暄和雷澤信以幫助老師打掃衛生的名義進入勤勉堂,卻根本沒有找到有關那三個人的記載,雷澤信認為審愆廳裡也許會有線索,兩人便準備今晚去好好查一查。雷澤信想從雨樂暄那裡得到雪文曦寫的其他話本,正當他們拿著話本談論得津津有味時,風院長忽然推門而入,要沒收他們手中的話本,雨樂暄靈機一動,聲稱這也是自己從新生那裡沒收來的,風院長讚許他做得對,不能讓這種話本在學生中廣泛流傳。

雪文曦收到了弟弟文彬的信,得知文彬在幾天前又發了病,而醫館的藥材比往日貴了數倍,雪文曦寄來的錢遠遠不夠,母親為了給文彬治病,又沒日沒夜地給別人幹活,以至於也累倒了。雪文曦看完家書,不由得十分惆悵,她知道母親性子倔強,唯有趕緊寄錢回去,才能讓她不再去外面做活。無奈之下,雪文曦只好又去找雨樂暄求助,她決定冒險在學堂裡面寫話本,雨樂暄也很大方,先支付了她五百酬金,讓她解了燃眉之急。

有學生在學堂裡抄話本,結果被厲虎先生發現,打得皮開肉綻,雪文曦聽了以後心驚膽戰,僅僅抄寫就這麼嚴重,那如果自己寫話本被發現,後果豈不是更嚴重嗎?另一邊,雨樂暄和雷澤信來到審愆廳「打掃衛生」,厲虎先生見他們無緣無故這麼勤勞,不禁起了疑心,他隔一段時間後返回查看,見到二人的確在掃除,便打消了疑慮,卻不知這兩人早就找到了有關秦北川等人的記錄,得知了他們離開雲國後的去向。

晚上,雪文曦趁著雷澤信和風承駿熟睡後,偷偷起來繼續寫話本,卻壓根不知道他們都沒睡著,就等著雪文曦寫完後再去偷看。第二天,雷澤信找到雪文曦,他要求文曦在下一冊話本裡把風承駿的角色給寫死,就寫成被牛撞死。雪文曦啞然失笑,沒想到風承駿又過來找她,建議她的話本不要拘泥於情情愛愛,應該以天下蒼生為大計。雪文曦哭笑不得,自己寫話本就是為了銷量,風承駿實在想太多了。晚上,雷澤信和風承駿還是因為話本內容爭來爭去,雪文曦只好讓他們每人寫一本,自己再把兩本融合起來。

穆小漫想拜託雨樂暄把雪文曦帶到彩雲居看自己的演出,雨樂暄答應下來,並提出一個條件,希望穆小漫幫雪文曦的話本出一個推薦帖。韓勝智聽說學堂內有人在偷寫話本,便派人去挨屋搜索,結果在雪文曦居住的普二捨搜出了三本話本,並且送到了院長那裡。

 

第12集雷澤信被人刺傷 文曦接到小漫繡球

風院長拿著三本話本,質問雪文曦等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風承駿首先承認,藍色那本是出自自己之手。風院長先是一愣,隨即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稱讚風承駿的文筆了得,志向高遠。然後,雷澤信也承認黑色的話本是自己寫的,風院長自然知道雷澤信之父也是高官,不由得讚歎雷澤信文武雙全,話本也寫得俠骨柔腸。直到雪文曦這裡,風院長終於瞪大了眼睛,皺起了眉頭,把文曦嚇得連連後退。最終,此事暫且按下,韓勝智見雪文曦等人沒有挨罰,氣得牙癢癢。

雨樂暄告訴文曦,最近書市低迷,不過自己想到了一個提高銷量的辦法,那就是讓穆小漫出一個推廣的帖子,想必會有很多男人都會去看的。雪文曦本不想欠穆小漫人情,但她又的確需要賣話本來賺錢,只好聽從雨樂暄的建議。穆小漫的生日到了,韓勝智花了很大心思給她送禮物,可穆小漫對他的態度十分冷淡。原來,穆小漫和韓勝智曾經是一對戀人,由於韓父看不上穆小漫,所以執意反對,而韓勝智也因此放棄了她,這讓穆小漫非常寒心。

晚上,穆小漫要在生日會上跳舞拋繡球,眾人議論紛紛,不知這麼美麗的女子會花落誰家,韓勝智更是虎視眈眈,不准任何人接到穆小漫的繡球。正在這時,雪文曦匆匆趕來,穆小漫早就鍾意於她,便笑著將繡球拋了過去,正好拋進了雪文曦懷中。文曦一時間懵住了,愣頭愣腦地把繡球丟在地上,大家大吃一驚,指指點點,穆小漫也是又驚詫又難過,雪文曦不想讓她下不來台,只好把繡球撿了起來,韓勝智氣得臉色發青,險些和她動手。

雷澤信找到了柯士君,他本想逼問出十八年前事情的始末,誰知卻被柯士君暗算刺了一刀,雷澤信跌跌撞撞地回到普二捨,屋內只有風承駿在看書,他見到雷澤信臉色慘白,便為他蓋上被子,雷澤信嘴硬不肯領情,表示永遠不會和風承駿成為朋友。此時,雪文曦正在雨樂暄這裡寫話本,她竟然寫了整整一夜,而雨樂暄也一直陪著她。

很快,雪文曦搶到穆小漫繡球的事情在學堂內傳開了,大家都跟在文曦後面議論紛紛,讓她不勝其擾。此時,穆小漫正在彩雲居內思念著雪文曦,可是她卻全然不知文曦是女兒身。厲虎先生與雪文曦談話,責怪她以堂生身份去搶繡球,不知道注意影響,雪文曦也很無語,自己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那繡球竟然就落在手裡了,實屬無奈。

韓淑敏想見風承駿,雨樂暄答應幫忙把人約出來,而他的辦法就是讓雪文曦出面,雪文曦感到有些為難。

【圖片cr:漂亮書生,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4,197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