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河神2/河神Ⅱ】結局.分集劇情13~24*民國奇幻冒險網絡劇



河神2》劇情改編自天下霸唱小說《河神:鬼水怪談》,承接第一部《河神》的故事,講述惡水之源爆炸因果未明,津門事變,懸案再起,郭得友、丁卯、顧影、肖蘭蘭津門天團再次聚首,探尋「九牛二虎一雞」連環大案背後真相的故事。

九河下稍,民國津城,「小河神」郭得友、「漕運大少」丁卯繼續追查惡水之源爆炸迷案,豈料崔瘋子化骨身死,外交官自燃焚亡,海河裡衝出水下墓塚。樁樁大案接踵而至,一時間天津衛滿城風雨、人心惶惶。

在此期間舊人深陷囹圄,新人粉墨登場,案件的背後天津衛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昭然若揭,而關於「九牛二虎一雞」的驚天秘密也逐漸浮出水面,且看郭、丁二人能否揭秘追兇、再續傳奇 。

河神2




 

【相關文章】

河神2~人物介紹、簡介

河神2~分集劇情1-12

 

【分集劇情】 

第13集老河神胡總管和肖硯同時離奇死亡 郭得友丁卯肖蘭蘭搜尋線索查找真兇

丁卯帶肖蘭蘭見了父親,告訴他自己即將結婚,同時肖秘書長還想給女兒過一個特別的生日,肖秘書長囑咐丁卯,老一輩不能常伴左右以後的日子需要二人相互扶持,丁卯讓他放心,三人一起拍了張合照,記錄了這個有意義的日子。

張神婆為顧影親自製作鳳冠,手藝十分靈巧,她一想到顧影嫁過去就要住在破爛的龍王廟裡過日子,心裡就堵得慌,顧影安慰她,龍王廟剛剛粉刷完,十分漂亮,希望她能放心,張神婆只能囑咐她結婚前的注意事項,回憶起當年把顧影抱回家時的情景,轉眼的功夫就要嫁人了,頓時暗自神傷,二人相擁而泣。

郭得友找老河神詢問顧外交官的死因,可老河神並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告訴他,真的假不了,假的也不能成真,而後回到房間抽起煙斗,誰知煙絲剛被點燃,房子就發生了爆炸,威力之大把門外的郭得友震到飛起,郭得友拚命的想要扒開廢墟找到師父老河神的蹤跡。

另一邊,丁卯找廚師給胡總管做他愛吃的西湖醋魚,誰料胡總管也突然被炸彈炸飛,丁卯也被炸彈威力影響到暈了過去。而蹊蹺的是,肖蘭蘭在餐廳等父親肖硯,也發生了爆炸。

近日華北旱情持續加重,津城地區尤甚,海河水勢日趨走低,裁彎取直工程已收效甚微,農漁和漕運皆受影響頗深,市內要聞中,在一生門門主崔豐之、外交官顧唯良意外暴斃後,漕運商會原副會長胡海江、老河神郭淳及此前曝出假死脫殼政局醜聞的原津城秘書長肖硯皆離奇死亡,特飲津城警局聲明,街巷四起之,九牛二虎一雞鎮守破,旱魃現世津城危等留言煽惑,皆屬妄議聯繫,無必然邏輯。

喜事變喪事,郭得友和顧影送走老河神,十分悲痛,肖蘭蘭將父親的骨灰撒入河中,付隊長覺得胡總管一直在監獄裡呆的好好的,偏偏在鄭副隊長神兵天降之後就死了,覺得他應該出席喪禮,表現的坦坦蕩蕩,此時丁卯來到警局,詢問二人此案查到了些什麼,可卻並未得到想要的結果。

丁卯來到監獄,據悉因爆炸炸斷了電線,電工正在搶修,警察來來回回找了十幾遍,都沒有找到一個火藥渣,不知道為何就會爆炸,丁卯發現地面平整,四處都有焦黑痕跡,爆炸殘留物在現場均勻分佈,固體爆炸通常會有炸坑,可找不到火藥渣,就證明是氣體爆炸,但通常氣體爆炸,都發生在密閉空間裡,在這裡應該不會發生,此時丁卯發現維修的電工很有可疑,便追了上去,被人打暈,醒來後他大叫著「付來勇」的名字,眼前出現了被擊暈的胡總管,原來是戎醫生的銀鈴封治療,讓他產生了幻覺。

鐵牛讓郭得友喝了給師父的送行酒一起為老河神報仇,可郭得友卻不讓他們去查,否則以後就甭想進龍王廟,顯得十分頹廢,爆炸的那一晚只有郭德友在老河神身邊,鐵牛需要他給大家一個交代,打了他,希望他能振作起來,郭得友回到房間,彷彿看見了老河神昔日與自己談笑風生的樣子,很是傷感,突然他發現了自己手上有黑色的灰,頓時想到了些什麼。

肖蘭蘭本打算和父親一起過生日,沒想到父親卻這樣離去,傷心之餘,她來到案發現場搜尋線索,發現了一個奇怪的鐵片。就這樣,郭得友、丁卯和肖蘭蘭開始了各自搜證,尋找線索。

第14集三起命案的嫌疑犯離奇死亡 丁卯懷疑大表哥的身份可疑

郭得友想起老河神曾說過佛頭在龍王廟的由來,記得那年發大水,山上的廟被沖崩了,石像腦袋掉下來,直接滾進了龍王廟,這十分稀奇,奇在佛頭不偏不倚,滾進了正院裡,沒傷到人,龍王老爺也沒受驚擾,如此說來神與佛都有自己的命,何況是凡人,命裡有因果,老河神早知道自己無法躲過這次災劫,郭得友也無法幫他渡劫,不希望他為自己報仇,想讓他守好自己的命,就算是給了一個交代。

丁卯和付隊長發現有一根可疑的線,覺得是電工把院子的線路改成並聯,兩條共用一個開關,就像火車扳道一樣,其中一路斷了,另一路也不受影響,此時院子裡變成了一個電廠,走動的時候兩腿之間電壓不一樣,電流就會流經身體,電廠內的電荷分佈是不均勻的,電線接地的周邊是電量最高的核心區域,電弧擊穿空氣產生的空氣爆炸,產生的能量能達到三萬度的高溫,金屬都能熔斷,威力十足。

肖蘭蘭將找到的金屬片拿給大表哥做研究,大表哥說爆炸產生的高溫,會讓人造半永久磁體消磁,這個金屬片就是一根磁針,就好像一個指南針,炸彈放在禮盒裡,觸發機關就是這根磁針,正常情況下磁針靜止不動,所以不會爆炸,但如果靠近一個磁極相斥的磁場,磁針就會發生偏轉,然後發生爆炸,不出意外的話,現場應該還有一塊磁石,肖蘭蘭和大表哥來到現場,果然發現了門上的磁石,回到家,她發現了父親肖硯要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很是傷心,痛苦流涕。

付隊長帶著肖蘭蘭、大表哥、鐵牛和丁卯來認屍,據說是三個事件的嫌疑犯,肖蘭蘭發現有一具屍體是肖硯的司機,鐵牛也發現了給龍王廟盤炕的灰匠的屍體,而之前打傷丁卯的電工也死了,三起爆炸案的兇手都被滅口,而且發現屍體的地方,都是人來人往的熱鬧地界,兇手根本就不想藏屍,倒像是曝屍示眾,丁卯檢查過三具屍體,覺得很是奇怪,正常情況下人的體溫下降到二十五度左右的時候,大腦的溫度調節中樞會出現散熱調節,皮膚血管擴張,在體內,溫度較高的血液會向下流動,體表溫度會因熱血的流入處於高溫狀態,人會有發熱的反應,所以人通常在凍死前,會做出反常脫衣的舉動,可這幾具屍體結膜充血,皮膚潰爛跟凍死沒什麼關係,應該是被什麼導致皮膚潰爛的東西弄暈之後再被凍死的,丁卯囑咐付隊長,對案件的線索保密。

肖蘭蘭來找顧影,覺得三個兇手都是被凍死的,六起命案看起來顯然是精心設計過的,就像是某種儀式,於是二人開始研究起了三起爆炸案地點的地圖坐標,顧影用線標記了地圖上的幾處標點,發現顯現出了二十八星宿北方七宿的第二宿牛宿,牛宿一共分六顆星,三顆屬於牛郎,三顆屬於織女,龍王廟,吳總管的監獄和肖蘭蘭過生日的西餐廳,這三個地方是爆炸案發生的地點,牛郎屬陽,陽火為雷,雷為爆,另外三個地方是凍屍發現的地點,織女屬陰,陰水為霜,霜為寒,果然是某種儀式,這銅牛、火牛,現在是牛宿,都是牛,也許九牛二虎一擊的傳聞是真的,海妖要現身了,看來有人要把這個鬼神之說應驗。

大表哥覺得屍體的潰爛,創口呈現咖啡色,膠狀液化,是典型的液氨腐蝕,液氨氣化後,高濃度氨氣引發了人體黏膜灼傷進而導致結膜充血,所以這些人應該是氨氣中毒後被放進低溫環境裡凍死的,液氨是冷凍庫裡最常用的冷凍劑,第一案發現場是個冷庫。

丁卯覺得大表哥在顧唯良被燒死之後,第一時間就確定了是磷粉自燃,女子學院也是他發現了紅色生物毒素,這一次他又發現了液氨腐蝕的創口,三起案件他都參與其中,而且都發現了關鍵性線索,著實讓人懷疑,大表哥解釋說,自己比較擅長化學研究,但丁卯對磁力炸彈還有氙燈電路設計表示懷疑,因為這些並不屬於化學範疇,需要精準的計算,並非常人能做到,直指大表哥有重大嫌疑,他一直給大家以正直無私的感覺,一心幫助自己的表妹,面對兒女情長不為所動,滿腦子只想著實業報國,心懷天下,悲天憫人,這個完美的設定著實有點過了。

鐵牛在屍體中發現了花屁股釘螺殼,得知只有南洋貨裡有,而江蘇老闆東海和會昌常年進南洋貨。

肖蘭蘭發現大公報上刊登了「旱魃現世,津門大旱,民間拜龍王,終解旱情」的文章,裡面提到了九牛二虎一雞,覺得很是可疑。

另一邊,鐵牛調查案子被人發現,命懸一線。

 

第15集鐵牛離奇死亡 郭得友誓要查出真相

付隊長告訴丁卯,基本可以確定司機、灰匠和電工是這三起爆炸案的兇手,但是凡是跟這三根冰棍有關的人,都找不到了,丁卯要他們繼續接著查下去,加大警力,擴大範圍,縮短時間。

海河乾旱,居然還能淹死人,案子一個接一個,很是邪門,大家發現屍體竟是撈屍隊的鐵牛,又死了一牛,大家覺得鎮守要破,海妖也許要來了,此時郭得友聞訊趕來,撈屍隊的弟兄們很難過,說鐵牛是想為老河神報仇,才遭此毒手,不光是他,撈屍隊的弟兄們都在查,也許明天就輪到其他的兄弟們了,大家覺得郭得友居然不參與調查,很沒有義氣,無法得到大家的理解,使得郭得友很心痛,只能默默的離開了。

魚四告訴丁卯,他們給德國人租的公寓都空了,人連個招呼都沒打就全跑了,查了出港記錄,西格蒙德和他的助手都回德意志了。

商會出現危機,合夥人集合開會,陰陽怪氣的指責丁卯辦事不力,沒有盡力解決目前重要的事情,丁卯承認是自己疏忽了,以後會全力著手解決商會事務,大家給他看了期貨單,固貨無妨,送不出去頂多陪個初頭的運費,但是商會的期貨都是穀物和水果,送不出去,只能是壓倉,貨爛了商會賠三倍貨款,自打有漕運商會那天,這就是規矩,期貨就是漕運的命,可是目前這些貨已經開始壞了,大家覺得要單單是大旱就是天災,只能無奈接受,可目前是丁卯把船令全部都簽了,說好的這個月裁彎取直完事,就解令通航,可結果卻不如人意,魚四替丁卯說情,老天爺大旱,會長也並沒有料到這個情況,況且目前丁卯全情投入在為胡總管查案上,疏於管理,可大家卻一致決定讓丁卯按賠率清盤,而後便離開了,丁卯來到胡管家的靈位前,念叨著漕運商會最終還是垮了,傷心的流下了眼淚。

郭得友對著老河神的靈位發呆,之前老河神不讓他查自己的案子,可如今鐵牛死了,他一定要努力找回點煙辯冤的本事,為鐵牛找出真兇。

丁卯決定上交辭呈,想逃避目前所發生的一切,不想繼續查案,也不希望肖蘭蘭繼續再查下去,讓她跟著自己一起離開這裡,去德意志,因為曾答應肖硯會保護肖蘭蘭周全,肖蘭蘭問他是不是也不想跟她結婚了,表示自己一定會把父親的案子查到底,丁卯覺得自己既沒有完成答應胡總管運營好商會的事,也沒有保護好自己想保護的人,如今兇手死了,線索斷了,不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很是難過,肖蘭蘭只好與他說了再見。

丁卯來見郭得友,二人打了一架以洩心頭之恨,而後二人一起喝酒解愁,丁卯告訴郭得友自己即將離開去德意志,安安靜靜的做醫學研究,不問世事,郭得友覺得,就算沒有點煙辯冤,也一定用其他方法找出真相。

郭得友和丁卯來到停屍間查看鐵牛的屍體,覺得水性很好的他一定不是淹死的,鐵牛的驗屍報告中寫著,他全身都有燒傷,包括呼吸道,應該是死後被拋屍河中的,並且在他的胃裡,發現了刻有「壹冷」的印章,看起來是燒傷的時候被一隻手蓋住了右臂,所以屍體上留下了一個手印,目前可以順著出現的這兩條線索查下去。

第16集郭得友丁卯顧影各自查探案件 幾人順籐摸瓜搜尋線索

郭得友和顧影來到壹號冷庫外調查,郭得友覺得師父駕鶴,做徒弟需要守孝三年,所以婚事需要暫時拖延。

重新振作的丁卯來找魚四,交代他兩件事情,第一是把全天津最好的精算師找出來,第二是找一個右手有燒傷又跟壹號冷庫有關的人,決定暫時不去德意志了,魚四看到少爺恢復了以往的狀態,很是欣喜,急忙著手查探。

郭得友、顧影和肖蘭蘭為了摸清壹號冷庫的事情,決定以報社記者的身份去調查,藉著酒樓中毒事件,跟壹號冷庫的主管接洽,肖蘭蘭覺得這一次的事件雖然發生在不同的酒樓,但經過一番調查,發現了一個共同點,就是所有的酒樓都在壹號冷庫存貨,事情發生到現在,依然有人在嘔吐和腹瀉,這次食物中毒事件影響非常惡劣,可冷庫的主管表示對自己的貨源絕對放心,希望肖蘭蘭能弄清原委後再報導真相,替壹號冷庫證明清白,會吩咐下人重新檢查和清點貨品,肖蘭蘭想入庫檢查,拍攝照片以用於報道,主管解釋庫裡太亂,沒落腳的地方,再加上一些冷卻設備很危險,覺得不太方便,可又迫於輿論壓力,只好硬著頭皮答應了,但他接著就找來了幾名打手,可郭得友他們早就離開了。

郭得友為了查案,帶著肖蘭蘭和顧影去酒樓吃飯,顧影告訴他,之前尋找的穩婆找到了,距離真相又近了一步。

魚四找到了在壹號冷庫工作過的趙栓,他的右手有燒傷,便把他抓去見了丁卯,趙栓的手印完全符合鐵牛身上的痕跡。

晚上,郭得友和丁卯來找壹號冷庫的主管,告訴他經逼問,趙栓經已經承認是主管教唆他殺人,可主管卻矢口否認,此事與他沒有半點關係,郭得友拿出傢伙逼問他,主管只能無奈承認了是他們將液氮澆在鐵牛身上,但只是想嚇唬嚇唬他,沒想弄死他,但當時手忙腳亂,液氮澆下去,就分不清是身上還是嘴裡了,受傷的鐵牛用盡自己的最後力氣把冷庫的印章吞進了肚子,想給郭得友留下搜索的證據。

郭得友生氣的打了主管一拳,告訴他,他們去過所有冷庫旗下的酒店,其中五家海鮮數量與進出貨單上的不符,他們根本沒有在這裡訂貨,是黑戶,之前被凍死的人身上有南洋釘螺,一共只有三家冷庫會進這種海鮮,其中兩家都是在事發之後才進的貨,只有壹號冷庫是在案發前,直指死亡的三人是在這裡凍死的,主管說是有人逼他這樣做的,而後便奮力反抗,將液氮罐子澆在郭得友和丁卯身上,趁機逃跑,還鎖上了冷庫的門,緊接著他打斷逃離的時候,卻驚訝的發現了讓他恐懼的事情。

丁卯和郭得友身上大面積接觸了液氮,皮膚處於低溫狀態,只要接觸到常溫,溫差就會導致重度燒傷,鐵牛身上的燒痕就是這樣來的,為了不被凍死,二人在冷庫裡做運動來提升體溫,幸虧付隊長及時出現救了二人。

付隊長告訴二人,冷庫主管死了,是他自己在太陽穴裡插進了一左一右的兩隻金筆,懷疑他就是幕後黑手,因案情暴漏畏罪自殺,可二人覺得此事不會這樣簡單,冷庫主管死相很像一隻牛,目前出現了金銅鐵三種死法的牛,崔瘋子的銅牛書立、冷庫主管的金筆牛角再加上鐵牛,就差銀牛了。

話音未落,肖蘭蘭出現,覺得目前的丁卯振作了精神,替他開心,丁卯一把抱住了她,希望她能跟自己一起走未來的路。

郭得友來找王美仁詢問顧唯良來天津除了結婚之外,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王美仁說他們本來計劃婚禮之後馬上去歐羅巴蜜月,但顧唯良有一個重要的約談,所以船票定在婚禮之後三天,但自己並不知道約談的人是誰。

漕運商會的合夥人來到商會,看到丁卯和精算師正在計劃,丁卯覺得既然商家最大的需求是將貨物賣給別人賺取利潤,那麼將貨物賣出去才是最重要的,現在天津大旱,這批貨無論如何也無法正常的回到原來的貨主手裡,這筆生意注定是做不成了,但如果漕運商會出面,以比市場稍高的價格訂購這批貨,那商家就不需要千里迢迢把貨物轉運他處,目前大旱,農民之後肯定會欠收,在查庫的過程中發現很多都是穀物和水果,可以用很低的價格賣給農戶,按照原先的賠款條例,等期貨腐爛,需要賠償三倍的費用,但如果把這些貨物全部買進,可以跟貨主把價格談到一倍以下,那樣就省下了兩倍的罰金,給農戶的期貨可以半賣半送,雖然回款是杯水車薪,但最起碼能解決了倉儲問題和處理腐物的費用,打算之後改進商會船隻的調度模式,有信心在一年之內運價不變的情況下,讓整體利潤提升三個點,會開丁傢俬庫,自己承擔損失,大家表示同意,而後發現胡總管之前有一批中藥黃柏的貨還在,丁卯覺得很是奇怪。

肖蘭蘭打聽到曾有位沒透露姓名的人給西湖飯店送來一幅畫,顧唯良之前很是喜歡,郭得友也發現顧唯良特意將結婚照擺在了臨時的住所內,出於懷疑打開了照片,裡面竟有一個文件袋,袋子裡是一份記錄了高官、富商等人的名單。

丁卯、郭得友和肖蘭蘭分析,之前黃柏缺貨是因為胡總管屯了貨,所以店家把黃柏換成了虎杖,導致顧唯良過敏,在西湖飯店舉辦婚禮是因為一幅畫,這幅畫是肖硯買的,匿名送給西湖飯店,過敏藥膏的方子是老河神配的,懷疑是他們三人合夥設計殺死顧唯良,

通過印章大家開始分析起來,西方印刷術的鼻祖古登堡致力於像印刷術傳播文明一樣,把先進事物傳播到全球,二十年前谷登堡協會進駐中國,協助共同抗擊魔古道病毒,而後卻人間蒸發,去世的三位老人都是當年參與剿滅魔古道的功臣,此時顧影在門外聽到了這一切。

 

第17集戎傲霜竟與魔古道有很大淵源 都督暗中派人殺死鄭副隊長

陸老闆幫忙郭得友判斷所謂的印章應該就是洋門派的印,玉珮和印章都是肖蘭蘭父親的遺物,肖蘭蘭用玉珮換取印章的來歷,得知乃與流離所有關,流離所裡都是煙鬼、殘疾、重病和走投無路的人,進了流離所就等於一條腿邁進了閻王殿,說白了無非是些苦命的主兒,郭得友陪肖蘭蘭進到鬼市,他也想弄清楚古登堡的秘密,流離所裡到處都是戴著鬼臉面具的人,十分駭人,二人也配戴面具進入。

流離所隱蔽在一處石洞中,洞內黑漆漆的,光亮全靠火把,好似永遠見不到白天的陽光。

此時肖蘭蘭看到有一個蒙面人在製作一種特別的紅色石頭,便想拿來瞧瞧,卻被面具人阻攔,面具人感歎肖蘭蘭是難得的水命者,命納諸水者也,眾水因此再度相連,熄滅眾神之火,肖蘭蘭奉上金錢想打聽印章的來歷,面具人告訴郭得友,老河神郭淳、漕運商會的丁義秋、胡海江和肖硯秘書長都是當年引古入津的始作俑者,打著傳播文明的幌子,古登堡培植的在華代理人,滲透各個行業。

二十年前,魔古道病毒氾濫,疾病得不到控制,愈演愈烈,古登堡協會就像一場及時雨,帶著醫學和科學技術順理成章進入中華,洋醫洋藥的確控制了病毒的蔓延,但誰都沒意識到古登堡的野心是要通過醫藥技術控制中華民生,就像讓國家患病的病毒,控制權越大,國家越是積重難返,十年前古登堡協會組織銷聲匿跡,這是一場有組織的準備,應該是在謀劃更大的佈局,三個老頭,一個吃著牢飯,一個假死避世,一個破廟苟活,愣是把一個外交官給殺死了,連飛鴿傳書的手段都用上了,所以老河神出事以後,還是有鴿子飛來,不肯離去,郭德友之前在龍王廟的柴房裡翻到了他們幾人來往的信件,仨老頭要殺顧唯良的原因,一方面是為了阻止古登堡入津密謀,另一方面就是為了彌補當年的過失,顧唯良是火牛,屬九牛之一,肖蘭蘭猜測九牛案是這三個老頭策劃的,可郭得友推翻了這一想法,因為他們三人本來就是九牛牛宿,而且牛宿之後九牛仍在繼續,看來這三個老頭是被真正的兇手給利用了,也成為了九牛的一環,郭得友猜測,冷庫主管一定是偷偷的在做什麼買賣。

第二天,丁卯把冷庫主管還沒來得及入庫的那批貨送到了郭得友住處,郭得友打開一看上面就是一層就是普通的干鮮,可裝干鮮的箱子下面卻有個暗倉,撬開後竟是一層密密麻麻白四虎養的紅螞蟥,十分可怕,郭得友不料被咬,只能去醫院救治,但這種特殊的病例十分罕見,丁卯只能來求大表哥用紅水蛭素救郭得友。

在醫院昏迷的郭得友被一個神秘女護士打了藥劑竟然有了好轉,而後被大表哥消毒清理,看來很快就能恢復。

顧影之前托人打聽福綱的信息,恰巧遇到了一個穩婆,她看了福綱之後,告訴郭得友自己並不是外交官的女兒。

鄭副隊長告訴都督,經查探,老河神、肖硯和胡總管是自燃案的真兇,這自燃案是九牛案之一,所以猜測這三老是九牛案的幕後黑手,所以想替都督剷除三人,但沒曾想卻出現了個牛宿,他聽信神秘人言,釀成大禍,悔之晚矣。

這個神秘人告訴鄭副隊長,當年三個老頭聯手滅了魔古道,魔古道花了二十年才再次起勢,現如今又再次功虧一簣,神秘人要讓三人給魔古道陪葬,而魔古道主連化青其實還活著,說著便把連化青的隨身之物奉上,想讓鄭副隊長找個替死鬼,邀一個剷除魔古道餘黨的功,說罷,這個神秘人的真面目被揭開,她竟是戎傲霜。

因此,鄭副隊長先安插一個電工進入監獄,然後控制了肖硯身邊的人,接著找來龍王廟爆炸中的鎂粉,如此說來,這個給鄭副隊長消息的人才是九牛案的幕後黑手。

都督覺得鄭副隊長這一番操作,恰好讓丁卯覺得自己是他的殺父仇人,很是憤怒,派人暗中殺了他。

顧影告訴郭得友,她娘跟辦拜河大典的李大善人李鳳城頗有淵源,據說李大善人以前在山西是個紈褲子弟,可後來妻離子散,他便有所改變,一心唸經求佛,施粥捨面,還敗在一個老和尚門下進山清修,學了一門做鼓的手藝,後來走到天津,發現天津老百姓靠水吃飯,敬河畏河,很有感觸就決定留下來,辦拜河大典,碼頭上大大小小的鼓都是他做的,李大善人的徒弟遍佈各行各業,其中黃木匠十分刻苦,繼承了他的手藝,據說現在是做棺材的,藥香木變成了藥香棺,郭得友覺得現在如果能知道誰做的冷庫主管運送的水產箱,就能找到九牛案的兇手。

此時,張神婆突然說起天津有個荒島,形狀很像個大牛蹄子,取名牛蹄島,外國人看上了島,嫌名字土,就把名字改了,還在上面蓋了個學校,郭得友以此分析,應該還有三牛要死。

 

第18集郭得友勇探自封棺 丁卯調查黃金丟失案

金城銀行的負責人告訴老百姓,九牛二虎一雞都是迷信,讓大家不必恐慌,踏踏實實的把錢存到銀行,話音未落,有一人從天而降,摔死在地上,在場的記者急忙上前拍照,發現死者是倒騰皮貨的吳有義老闆,他當年靠一捆黃牛皮白手起家,他的表弟是警局隊長,另一邊石犀寺的住持也死在了廟裡,石犀就是石牛,石牛鎮水,大家擔心海妖這是鎮不住了。

肖蘭蘭也得到消息,又死了一牛,死者是銀牛號的艦長,被吊死在艦艇上,目前金銀銅鐵都湊齊了。

金城銀行被百姓們圍得水洩不通,大家都想立刻取錢,工作人員極力維持秩序,讓大家稍安勿躁,宣佈金庫重地,破例開放,而且由白市長親臨開庫,希望各位記者如實報道,讓最近銀行空庫的謠言不攻自破,白市長希望市民放心,津城各大銀行存取無礙,誰料開庫後發現金子不翼而飛,大家很是震驚。

銀行空庫,軍隊欠餉,都督覺得天津這是要大亂,要丁卯幫忙去查案。

郭得友經打聽確定了黃木匠擁有李大善人的藥香木獨門手藝,但他卻用藥香木打棺材,買賣很吉利,有手藝有綵頭,可這日子卻越過越窩囊,據說是因為干了損陰德的勾當,他的壽材鋪不乾淨,養了屍為了招陰氣,而且黃木匠白天不幹活,專挑半夜裡打棺材,說罷,郭得友便和顧影來到了黃木匠的棺材鋪。

一進棺材鋪便能聞到強烈的藥香木味道,並沒見到黃木匠的身影,而且新棺材都已經封好蠟,釘好釘,按理說這些步驟都是下葬時候該走的程序,可棺材鋪裡的新棺材,為何要走這道工序,郭得友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丁卯正在搜集銀號金錢丟失的案子,發現金條從入庫到開箱,並沒有人進來過,封條也是完好無損的,據介紹金庫的防盜頂級標準都是符合要求,而且安保都是全天輪班值守,定時報崗,不應該會有紕漏,此時丁卯發現箱子有損壞,他覺得金條不是在庫中被偷,而是入庫之前就已經被人用乾冰給調包了,固體乾冰氣化箱子裡面密封空間氣壓上升,把箱子頂開一個小縫,氣化乾冰通過小縫揮發,消失於無形。

此時軍隊來人前來銀行要第二天發餉日的錢,大家一核對,發現之前接金時間吻合,地點正確,可銀行的接金人並沒見過軍隊的送金人,丁卯猜測也許最後送到的並不是金城銀行,可卻有存單能證明,這可把大家搞得一頭霧水,丁卯確定軍隊的送金人見的是賊而非真正的接金人。

鄭副隊長的死無人知曉,付隊長以為他是突然被調走,他正派手下來黃木匠的棺材鋪撬開新密封上的棺材,不料棺材裡傳出陣陣惡臭,是個死人,但早已爛的不成人樣去,無法確認身份是否就是黃木匠。

丁卯和郭得友來找銀行林主管家,想詢問接金那天的細節,可不料這個林主管日子過得十分窮苦,郭得友通過觀察覺得他很奇怪,竟能清楚的記得那天所有細節的具體時間,過度地強調了時間,對他有所懷疑,打聽周圍的的夥計得知,曾有一個神秘的穿旗袍的女子來過。

晚上,顧影和郭得友來到黃木匠的棺材鋪,這時偷偷潛入一個鬼祟之人,抓住一詢問,這人說只是想藉機偷點陪葬品。

第19集郭得友丁卯喬裝進入藏翠樓 李大善人幾個徒弟身份成謎

陸老闆告訴郭得友,李大善人的大徒弟倒斗張——張呈篆能搞到藥香木,倒斗的每月十五午夜三刻會給空墳燒紙錢,同行之間見個面交流經驗,這叫見天光,倒斗的都會給自己立塚,一為壯膽,不怕土下事,二是因為他們一到天黑就跑別人家的墳,搞不好哪天自己就入土了,這叫未雨綢繆,只有一個地方的內行才分的清楚,哪邊是普通的墳地,哪邊是倒斗的空墳,在陸老闆妖雞的指引下,二人夜訪深山老林,一些人正在撒紙錢,陰森駭人,他們看到了一個人正在張呈篆的墳前燒紙,覺得應該就是此人,便上前去想打聽情況,不料這個人突然回過頭給二人撒了一把土,便消失了。

郭得友發現這個張呈篆的墳前有奇異的圖案紙錢,一般的紙錢無非就是元寶錠子,七銅八鐵九金銀,卻從未見過畫有如此特別的圖案,顧影認為剛才那個人一定不是張呈篆,因為這個人的身上有很濃郁的脂粉氣。

丁卯喬裝打扮成老頭進入了煙花之地——藏翠樓,想找那個穿旗袍胸口有痣的女子,老鴇說此人正是小月紅,她正在招待客人,需要排號等待。

郭得友把畫有奇怪圖案的紙錢拿給陸老闆看,陸老闆認出這是藏翠樓的花茶票,窯子裡面的窯姐如果遇到自家心動的客人,就會送這種花茶票,下次再去的時候就不用排隊,也不需要茶水錢,但是關鍵不在這幾個錢,關鍵在於這個花茶票只能是姑娘自己送出去,妓院和老鴇都做不了主,手裡有花茶票的,就算不是頭牌也是公子哥們爭搶的大紅人,逛窯子有錢沒用,兜裡揣著花茶票才是真的體面。

郭得友便拿上花茶票也喬裝打扮來到藏翠樓,這個花茶票的主人正是丁卯要找的小月紅,二人在妓院相遇,郭得友打算讓丁卯和他一起去見小月紅,沒想到推開房門,小月紅竟然被五花大綁死在了房裡,死因應該是服用了過量的春藥,殺人者應該與死者生前打鬥過,還受了傷,丁卯囑咐老鴇保護好案發現場,而後會通知警局的人來查驗。

丁卯再次來找銀行林經理詢問案發細節,發現他的口供很有問題,讓他再好好想想說出實情,經理坦言接金那天早上感覺確實比平時早了一些,走到大鐘正準備對表時,遇見了小月紅前來討要逍遙錢,但很快他就反應出有人在他身上動了手腳,不光是時間還有肚子,那天什麼也沒吃,只喝了一瓶牛奶,走在街上肚子很不舒服,但怕耽誤接金就沒敢上廁所,到了銀行後,遇到送金的軍爺好像在故意拖延時間一樣,幹什麼都不慌不忙,後來他知道金庫失竊屬於重大失職,只好撒了謊,待丁卯走後,林經理打算燒炭自殺,他不想讓家裡人因此而顏面全失,幸虧丁卯反應及時返回救下他,還想邀他去漕運商會當銀行經理。

張神婆跟郭得友和顧影講起了李大善人的四個徒弟,其中有兩個不爭氣的男女,心術不正,學藝的時候廝混到一起,後來偷了李大善人的傳家寶跑了,再後來這個男的干了倒斗盜墓這缺陰德的行當,女的則淪落到煙花之地,看來這倆人一個是張呈篆,另一個就是小月紅。

黃木匠、倒斗張和小月紅三人一起干回收藥香棺的勾當,所以才有了陪葬品孝敬老鴇,郭得友把撿到的木頭拿給張神婆看,張神婆嚇得直說那是一寸木,祖師爺降罪的東西。

郭得友分析是倒斗張殺死的黃木匠,而後夫妻反目成仇,又滅了小月紅的口,顧影覺得九牛完了就該二虎了,除了黃木匠,混墳地的還有青樓那倆敗家玩意兒,除此之外李大善人應該還有別的徒弟。

張神婆說,黃木匠還有個師弟,叫劉呈懋,很是聰明,在李大善人那學了個蒙鼓面的手藝,進了皮影班,唱皮影戲去了,郭得友便和顧影一起去查探皮影劉的下落,發現了與捆綁小月紅相同的的鹿筋線,郭得友覺得也許殺小月紅的是皮影劉。

 

第20集黃金案迷局得破 祖師爺降罪殺人

皮影戲的老闆發現了有人做好了劉關張的皮影擺在了水缸蓋子上,不料打開蓋子後裡面竟有一個死人,仔細一看居然是皮影劉。

撈屍隊從水中撈起一個沉水的卡車,丁卯郭得友來到現場,丁卯發現卡車裡有幾個皮影,猜到應該是有人藏在車裡,操縱皮影,從外面看影子就像是做了一車的押運士兵,林經理就是這樣被欺騙了。

丁卯趕到皮影戲班查探屍體,屍體頸動脈被利器劃傷,失血過多致死,皮影戲主告訴郭得友,皮影張的死法算是祖師爺降罪,干皮影戲這一行有個講究,皮影做好之後,要用活物來定魂,一般來說是把活雞的喉嚨割破扔進缸裡,再把皮影放在缸口,蓋上紅布,之後再使其活來,這皮影演起來就好像是有了魂兒一樣,其實它就是圖個綵頭,這樣看來,皮影張是拿自己的命給劉關張三人定了魂。

郭得友覺得師兄弟四人一塊偷了黃金,目前就剩倒斗張沒死,一個皮匠、一個木匠、一個倒斗的和一個妓女,他們又是如何知道軍金交易,又是從哪弄來的軍車,著實讓人百思不得其解,也許這其中有高人指點,假軍車去了真銀行,難不成幾人連銀行都造了假?

接金的軍官矢口否認銀行會有假,表示自己是嚴格按照指示前去送金,事後怕有貓膩,又專門帶人走了一次,郭得友前去探查,發現沿途的牆上有鹿筋線。

丁卯來找大表哥幫忙化驗林經理那天喝的牛奶,發現奶裡摻雜了巴豆水,會造成腹瀉。

肖蘭蘭正要出門,發現茶商商會會長前來,他知道蘭蘭在查白市長和伍司令,他說為了給兒子梓壬報仇,他幾乎傾盡家財來調查二人的把柄,希望能和肖蘭蘭合作,相互幫助,肖蘭蘭的津蘭時報是天津最乾淨的報紙,想讓她幫忙揭露真相,但那天梓壬死的時候除了二人在場外,丁卯也在場,但會長用直覺判斷丁卯應該是個好人,但如今津城名利場,他信不過任何人,除非丁卯能指認那天開槍的人,目前白市長和伍司令一定察覺到有人在查他們,應該很快會採取行動,他想盡快把查到的信息告訴肖蘭蘭。

肖蘭蘭處理好報道的事情,便急忙趕來和丁卯吃飯,暗自提醒他,不要因為一些所謂的站隊表忠心,就讓無辜的人蒙冤受屈。

郭得友、丁卯、顧影和肖蘭蘭四人,晚上來到銀行後身調查軍車為何不知道自己走錯路的原因,在牆上看到的東西和鹿筋線應該是用來掛牆擋路的,不然不會讓送金子的軍官錯過維多利亞到第二個路口,而在第三個路口右轉,拐到了一個神秘的廠房外,顧影用石頭砸開門鎖,幾人走了進去,發現裡面竟是假銀行的高仿金庫,更是用畫報印了一面假牆,心思十分縝密。

那天,林經理比提前早到了半小時到達開頓教堂接金,所以他遇到的是假軍車,留在車裡操縱皮影軍人的是小師弟皮影劉,二師兄黃木匠缺了兩顆門牙,特徵太明顯,不能開口,只能打打下手,所以假扮軍官的一定是大師兄倒斗張,林經理早上喝的牛奶被摻了巴豆水,腹痛難忍,所以在沒有開箱驗金的情況下就讓倒斗張拿到了自己親筆開具的存單,伍司令和白市長的這筆軍金交易就算是完成了,但存進銀行的其實是一箱乾冰,這些事情都需要控制在半小時之內完成,因為接下來就該假扮林經理回到開頓教堂,去接真軍車了,而後拉起假牆,這樣一來就能確保真軍車錯過真銀行後面的路口,這樣一來,一箱黃金順利到手,瞞天過海,沒想到這幾個人真夠能演戲的。

但這四個人不可能知道軍金交易,更不可能弄到軍車,他們背後一定有人指引,假裝祖師爺給各行各業降罪賞罰,祖師爺跟二虎有關,既然九牛已經齊了,那二虎也該開始了,九牛丟的是性命,二虎丟的是金子,所以虎是指黃金。

目前假銀行找到了,可真黃金又去了哪裡,郭得友覺得師兄弟四人只剩下生死不明的倒斗張,找到他就能找到金子。

郭得友聽撈屍隊的兄弟們說起了有個很像已死的黃木匠的人出現,便想設計引他出現。

晚上郭得友和丁卯抓住了中計的黃木匠,他竟真的沒死,死得應該是倒斗張,是黃木匠殺死了他,再把屍體偽裝成了自己,這是兄弟四人究竟與九牛二虎一雞有沒有關係?

 

第21集黃木匠告知黃金劫案細節 郭得友顧影被困水塚

黃木匠說起張呈篆和師妹小月紅私下通好,壞了規矩,但是規矩不能破,可念在他是大師兄,大家也只能看在眼裡,但是他但凡有點散錢,一定會拿去賭,經常被債主追著打,不管師父怎麼勸誡教訓,他都沒有半點悔改的意思,還變本加厲,串通小月紅去偷師父的傳家寶,害怕被師父發現,索性私奔,家醜不可外揚,師父雖然沒有報官追究,但被自己的徒弟偷了傳家玉印,他心裡頭憋得慌,沒過一年師父就去世了,打那個時候起,四人注定要遭報應,後來幾人各自自立門戶,劉呈懋進了皮影戲班,黃木匠開了棺材鋪,把師父做藥香木的手藝用在做棺材上,結果被缺德倒斗的張呈篆給盯上了,他威脅黃木匠要師父的壽木,想要份主家名錄,打起了盜墓的主意,黃木匠害怕他,只能幫他弄主家的信息,張呈篆則去盜新墳。

而後,黃木匠說起水產木箱的事,也是張呈篆要求他用藥香木打一批暗箱,劫黃金也是受他們逼迫,消息都是張呈篆告訴的,幾人合起伙來在林經理身上做了手腳。

看來黃金劫案算是縷清了,至於事後倒斗張的死,黃木匠說都是規矩,張呈篆背著大家把黃金都藏在了師父的水塚裡,黃木匠一氣之下起了殺念,殺死了張呈篆,自己被小月紅重傷,而小月紅終被劉呈懋殺死,黃木匠請求郭得友把師父的屍骨葬回去,遂了他老人家伴著海河的願望,臨死前黃木匠將水中的位置全盤托出,說罷人便死了。

第二天,郭得友決定下水塚把棺材放回去,幫黃木匠完成心願,水下寒冷,郭得友奮力游進水塚,發現裡面有一個石門,根據「當為鑼,勾為鼓,秋為鈸」的文字提示,開啟了石門,門裡有一處石棺,上面寫著「天下疾苦,唯善不怠」,搞了半天是個疑塚,郭得友思量片刻,又再次跳入水中,找到了另一個水塚,這裡有一口棺材,他輕輕打開後發現了隱藏的黃金,沒想到棺材的機關突然啟動,他掉了進去,裡面是個很深的通道,郭得友連摔到滾的滑到了半空,突然發現顧影也在這裡,二人都被困,只能縱身躍入下面的水中,這個墓道的機關,稍微增加或減少力量,秤桿就會傾斜,盜墓者就會掉下去,二人一落水,頭頂的木板瞬間封死,郭得友只能安慰顧影,讓她不要害怕。

撈屍隊的兄弟們覺得郭得友下水好久都沒有音訊,決定前去幫忙。

丁卯去找戎醫生進行最後一次水下復健,待丁卯卸掉支架,戎醫生的工作就結束了,此時丁卯發現戎醫生的手受了傷,她解釋說被玻璃劃傷,話音未落,魚四匆匆趕來,告知郭得友下水多時未上岸,撈屍隊弟兄們多次下水未搜索到人,丁卯一聽,急忙離開。

丁卯帶上西式潛水員和撈屍隊的兄弟們一同入水,但都沒有搜索到郭得友的身影,被困在狹窄密封處的顧影,已經逐漸失去意識,暈了過去。

 

第22集郭得友打破銀鈴封技能升級 戎傲霜兇手身份逐漸浮出水面

在水下的郭得友逐漸進入了幻境,龍王廟變成了純白色,顧影穿著一身紅衣,在房梁的繩子上掛紅色布帶,她說老河神曾說過龍王廟每走一個人就要往這個繩子上系一根紅布,上面每一根紅布都代表一個人,她正要替自己和郭得友繫上紅布,想讓郭得友幫忙,沒成想郭得友剛走上梯子,梯子就像是瘋了似的加速往高空升起,速度很快,郭得友順著梯子爬了上去,顧影指責他說話不算數,沒有保護好老河神給他的這條命,不應該輕易的就放棄,實屬不孝。

如今海河大旱,靠水吃飯的老百姓苦不堪言,眼看著海河落難遭災,身為小河神,不應該撒手不管,是對海河的不忠,撈屍隊這麼多兄弟等著開鍋,鐵牛又剛死沒多久,如果隊長再沒了,那這幫兄弟真的就要解散,這是對撈屍隊的不義,對顧影來說,他倆不過是一紙婚約沒有實現罷了,郭得友如果就這麼死了,真的就算是不忠不孝不義不仁了,說罷,郭得友的四周又變成了四四方方的牆壁,上面掉下來一塊板子,壓得他快喘不過氣來,一時間耳邊響了各種聲音,他一咬牙,用力震碎了板子,回到現實世界,他成功解開了銀鈴封,也打碎了他和顧影頭上的木板,顧影昏迷多時,最終被郭得友喚醒,而後遇上了撈屍隊弟兄們,把二人和金條都一起撈了出來。

晚上,顧影跟丁卯和肖蘭蘭說起白天在水塚裡的遭遇,此時一旁的郭得友突然五官變得的敏銳起來,視力聽力極佳,甚至能看清昆蟲扇動翅膀,感受聲音的力量,此時他發現丁卯頭上有極其微小的鹽顆粒,和皮影劉頭上的一模一樣,他和丁卯來到戎醫生的理療處,發現池子邊上有大量的粉晶岩鹽,它只在西域出產,是稀有食鹽,戎族人把它用於治療已經有上千年的歷史,天津衛別的地方見不著,說明皮影劉也在這個池子裡泡過,懷疑戎傲霜有很大問題。

這時大家發現茶商會會長也被綁在這個池子裡,郭得友發現他也中了銀鈴封,嘴裡喃喃自語道「西華建工區,八五七」,那個地方是大表哥的化肥廠,幾人趕到化肥廠。

郭得友和丁卯被困在一個廢棄的房間,此時喇叭裡傳來一個聲音「之前都是用假人試爆,後來發現還是真的好,之前白市長跟我搶黃金,我便讓他在這個房間裡閉上嘴」,這個熟悉的聲音是伍司令,他正在私造白磷彈,不料被二人撞破,想殺人滅口,幸好大表哥、肖蘭蘭和顧影出現,救了二人,幾人急忙逃跑。

大表哥突發奇想,生產白磷彈產生的廢氣有劇毒,要大家用水打濕衣物堵住口鼻,釋放毒氣,趁亂逃出去,接著幾人把伍司令騙入了試驗房間,決定第二天向都督和北京政府匯報此事,不料此時,突然有人向房內投入了白磷彈,將伍司令燒死,此人正是戎傲霜。

丁卯查看伍司令的屍體,發現他身上的紋身很像是兩個沒有腦袋的老虎,身體周圍散落著麥穗虎頭,是文玩核桃裡面的四大名核之一,二者結合正好拼湊出兩隻老虎,白市長管錢,伍司令管槍,把軍金兩條腿都卸了,天津自然也就亂了,原來這就是二虎。

此時付隊長手下發現一封寫有泰伯簽字的信,這家軍工廠是伍司令和泰伯合辦的,泰伯是給崔瘋子開阿司匹林的那個西醫,兜了一大圈,搞不好這個泰伯就是戎傲霜,丁卯越想越生氣,很是自責,他和戎傲霜同在一個屋子呆了那麼久,竟然一點兒都沒發現端倪,而兇手就在身邊。

這時丁卯回憶起之前看到戎傲霜手上的傷痕,傷口形狀前後寬窄一致,應該是細線或細繩之類的勒痕,郭得友對整個案件進行深入的思索,分析認為戎傲霜指引了黃金劫案,一些列的死亡都與她有著密切的關係,目前九牛二虎都死了,剩下的一雞應該是什麼?

 

第23集裁彎取直是古登堡的奸計 戎傲霜綁架肖蘭蘭未遂

付隊長帶領手下四處張貼告示通緝戎傲霜,讓百姓們幫忙留意。

在丁卯的協調下,連租界都破天荒的配合天津警察辦案,但是搜遍了整個天津城,都沒有發現戎傲霜的蹤跡,付隊長猜測說不定她早已經溜出了天津城。

肖蘭蘭認為過度的裁彎取直會導致河流流域面積大幅度減少,地上和地下的水位都會降低,生態和氣候都會因此受到影響,仔細研究發現德意志水利專家的工程方案,這次裁彎取直看起來完全就是為了讓副作用最大化,如果水位持續下降,很可能會引發海水倒灌河水的鹽分會迅速提升,無法用於農業灌溉,也不能用於工業冷卻。

同時,丁卯調查了洋人的醫療檔案,發現天津衛生部的西醫醫師資格裡沒有泰伯這個人,應該是偽造的,但是有一單藥品接收記錄是大劑量的阿司匹林,醫師名字是泰伯,用的是戎傲霜的理療診所接收,因此戎傲霜應該就是泰伯,大量服用阿司匹林會導致胃潰瘍,所以,崔瘋子化成兩節,並非巧合,九牛二虎一雞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的。

西格蒙德也並非普通的水利專家,他還是古登堡協會的,德意志是產藥大國,阿司匹林最早也是從德國引進的。

丁卯找到水利專家西格蒙德,據瞭解德意志軍醫學院最擅長就是將西醫與中醫融會貫通,學院會定期錄取中國學生秘密培養,戎傲霜就是其中之一,這些學生有一個叫做古登堡的協會統一引入,而這個協會的中華總理是,就是西格蒙德,這就能很好的解釋了西醫泰伯與軍閥伍司令合開一家軍工廠的原因,有了古登堡在背後支持,一切都能說通。

二十年前,西格蒙德等人借助魔古道的病毒氾濫,打著幫扶中華的旗號進駐中國,如今方法依舊沒變,假扮水利專家進行裁彎取直,加上之前九牛二虎帶來的恐慌,天津的自然條件和政治環境都會變得一團糟,屆時,他們在暗中製造白磷彈,發起戰爭。

丁卯很疑惑「一雞」究竟是什麼,可西格蒙德告訴丁卯,他們也是被他人耍了,甚至就連實施裁彎取直都是因為被人在內部篡改了數據,白磷彈也是那個人造的,古登堡培養精英,卻不料培養出一隻旱魃來。

眼見大旱,張神婆想辦場法事求雨,請龍王爺來鎮旱魃,郭得友來到戎傲霜治療的診所,發現了在流離所裡一樣的紅色石頭,便急忙來到流離所,可這裡卻並沒有人,他又去找陸老闆想見之前戴面具的人,陸老闆十分緊張,馬上緊閉門窗,跟他說起了一段往事。

十幾年前,天津有場大旱,還出了些事情,老河神出於好意,認為是鬧了海妖,海妖就是旱魃,必須要祭拜,但是那些相信海妖的人,藉著這個說法壯大聲勢,開始求井,井是連接所有水源的眼,地下水才是最純淨的,那時魔古道正好是過街老鼠,這種說法正好和魔古道地下水是惡水之源的說法衝突,所以很得民心,只有把井水淨化了,才能重建九牛二虎一雞的鎮守,鎮海妖,守旱魃,因此祭祀祈水要在井邊,在旱的最凶的時候,找一個同流格或者是一個日柱為癸亥的女人丟到井裡,然後參加祭祀的人每人拿一塊紅石頭砸進去,最後封井淨水。

如今天津大旱,和當年差不多,搞不好會再有個水命的女人要落井下石,這時郭得友突然想起肖蘭蘭之前被面具人說過,她是難得的水命,於是丁卯顧影和警局的人開始四處尋找肖蘭蘭,但都沒有消息。

郭得友經過一番思考,最終和丁卯顧影找到了肖蘭蘭被綁的地方,是一處地下井,而綁架者正是戎傲霜,她正帶領信徒們手舉紅色石頭,進行著某種儀式,此時郭得友幾人出現,打斷了儀式,驅趕了信徒,丁卯卻被戎傲霜的銀鈴封困住,與此同時,郭得友也看到了戎傲霜的童年噩夢,她也是苦命之人,而她的背後有隱藏更深的幕後黑手在引導她,當丁卯回歸現實,他用刀刺死了戎傲霜,幾人也險被燒死,幸虧付隊長及時派人救了大家。

 

第24集大表哥為替母報仇成為幕後黑手 郭得友成試驗成功樣品開始進化(結局)

郭得友幾人逃過一劫,癱軟在地上休息,這時郭得友從戎傲霜那裡拿到的書中發現了「堯之為君也,出自泰伯篇」的語句,和大表哥范君堯的名字很相近,他想起在戎傲霜的銀鈴封中,那個神秘的人就是大表哥,所以泰伯不是戎傲霜,是大表哥,看來之前丁卯的猜測沒錯。

肖蘭蘭帶郭得友來到當年封印的那口井旁,當時的人們就是在這裡祭祀水命的女子,也就是大表哥的母親,據說范家舉家去了德意志,大表哥從那時起與家人分開,接受西格蒙德的培訓,他和戎傲霜一樣,是被古登堡協會派返中國執行任務的棋子,戎傲霜的病人都是達官顯貴,借助銀鈴封這種精神控制手段,幫助古登堡協會取得了大量情報,大家懷疑,大表哥想利用戎傲霜把當年祭拜九牛二虎一雞的人都聚在一起通通燒死,給他娘報仇,郭得友幾人都被他耍的團團轉,可目前還尚有諸多疑點,不過眼前即將到來的龍王大會,一定是大表哥下手的絕佳機會。

天津衛開始籌備龍王大會,晚上,一切準備就緒,張神婆站上龍船,念起符咒,開始祭拜龍王大典,郭得友幾人也暗自布好了陷阱,等著大表哥上鉤,他們猜想大表哥想把德產白磷彈發射設備運到龍船上,再偽裝成紅紙炮,果然,他們在一艘船倉裡發現了喬裝打扮的大表哥,大表哥覺得龍並非是傳說,也許會有一種活體疫苗,可以打破物種之間的壁壘,讓一種生物同時擁有鹿角、駝頭、兔眼、蛇項、蜃腹、鷹爪、牛耳、虎掌、魚鱗,人也可以像鳥像魚一樣,當初丁卯懷疑自己,列舉的證據其實都是事實,可他卻並沒有堅持,此時他突然釋放了一種氣體,迷霧散去後,出現在郭得友禾丁卯眼前的是裁彎取直新聞發佈會的現場,大表哥開始一一向他們解釋這一切的起因經過。

大表哥覺得,天津人相信九牛二虎一雞,所以裁彎取直是第一步,崔瘋子跳出來阻止裁彎取直,所以他必須死,接著,他向顧唯良提議,婚禮全程拍攝,算作王小姐息影前的最後一部作品,可西湖飯店光源亮度不夠,攝影機拍不出影來,這時王美仁就會去劇組借高溫燈,順理成章,三老本想把顧唯良的死未造成意外,但大表哥指使汪梓壬把伍司令送的禮物換成了火牛圖,把顧唯良也歸進了九牛,顧維良是古登堡的人,古登堡是想通過培養精英滲透中華,再從中獲利,銀鈴封不光是用來止痛的,戎傲霜早就趁著幫丁卯治療,複製了古登堡人員名單。

至於牛蹄島,也是大表哥一手策劃,還看了一場郭得友和丁卯鬧翻的好戲。

白四虎給顧影紋身用的顏料是紅水蛭提煉的,紅水蛭的中樞神經麻痺作用,還可以造成假死現象,能讓鮮活生命假意死去。

大表哥施計讓三位在天津德高望重的老前輩,按照大表哥的方式合力殺掉一位外交官,然後再利用急功近利的鄭隊長找到三個小人物殺掉三位老前輩,然後找一個管冷庫的把三人凍死,再拋屍在指定地點,前前後後算起來,磷粉自燃、煤粉爆炸、電弧爆炸、磁力引爆、液氨中毒、液氮冷凍,還要克服一系列意外的因素才能達成火牛和牛宿很是不易,接著借軍餉充軍庫的主意是大表哥側面提供給白市長的,把軍餉存在銀行一段時間,自己能賺一大筆利息,也是大表哥提醒伍司令的,剩下的就看李大善人四個寶貝徒弟了。

大表哥認為他母親的死是集體之惡,所有人都有份參與,誰也跑不了,十幾年前,就因為老河神的一句「海妖就是旱魃」,讓很多人信以為真,堅信大旱就是海妖引起的,用水命的母親去祭祀九牛二虎一雞,殺她的人,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此時,郭得友和丁卯回歸現實,他們發現大表哥身後有白磷彈的傳動發射裝置,一旦爆炸會波及整個碼頭,為了保護百姓周全,他們倆分工行動,丁卯去改變穿上大炮的發射方向,郭得友則托住大表哥,二人打了起來,最終大家成功避開了一次大爆炸。

九牛二虎一雞隻是迷信,但大表哥用科學把它們都一一實現,想讓百姓在最虔誠的時刻迎來毀滅,所以「一雞」是個時辰,而大表哥選取了不同的人作為聖童的候選人,郭得友也是被實驗人之一,連化青也被研製成了怪物放入河中,差點要了郭得友的命,還好最終被制服,這時郭得友卻成為了試驗成功樣品,開始了所謂真正的進化,此時,河神將不復存在。



 
(Visited 257 times, 3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