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宅推薦!大愛!】【2020陸劇 旗袍美探】結局.分集劇情16~34*民初探案推理輕喜劇



旗袍美探》劇情講述法租界警務局中央巡捕房探員蘇雯麗和探長羅秋恆一同破解懸案的故事 。

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遊學歐洲多年的上海名媛蘇雯麗,從巴黎回到上海,第二天便受邀去馬敏蘭家午宴,而馬敏蘭的丈夫胡雲朗當天早上在家中浴室跌倒而亡。

警局羅秋恆探長判斷,胡雲朗死於砒霜中毒,因此帶走女僕小桃子調查。雖然洗脫嫌疑,但小桃子還是被胡家解雇,蘇雯麗見她聰明伶俐,收留了小桃子,小桃子成為她的女僕、閨蜜和偵探助手。

蘇雯麗在案情分析時表現出的機敏和見識,令羅探長深為歎服,於是,兩人結成黃金搭檔,聯手破解了一系列離奇案件。

本劇改編自澳洲電視劇《費雪小姐探案集》。

旗袍美探




 

【相關文章】

旗袍美探~分集劇情1-15

 

【分集劇情】 

第16集柳如青好友死亡,小桃子協助破案

蘇雯麗提起之前楊正鈞在日本空軍呆過的事情,他拿到毒藥是十分簡單的事情,而他正是利用了兩種毒藥的混合才讓劉濟美獨自一人斃命於房間內,楊世鈞知道事情敗露想逃跑,沈曉安當場將楊世鈞抓住,將楊世鈞繩之以法。

柳如青的好友溫秋明被捲擋紗機裡死亡,柳如青前來找蘇雯麗,她並不覺得這是一個意外,溫秋明對機器十分熟悉,技術也很成熟,絕對不可能會突然被捲進擋紗機裡,而且她今天早上去給廠長黃渝生例行檢查打針時,黃渝生跟他的手下李金泉正在封鎖全廠,她希望蘇雯麗扮作她的護士,幫她查明真相。

蘇雯麗到紗廠的時候,沈曉安正因死者的死相太過難看而大吐不止,他帶著蘇雯麗進現場查看,溫和明的屍體已經被運走,蘇雯麗例行查看了現場一些細節,也跟黃渝生打了交道,黃渝生一副不願意蘇雯麗多管閒事的模樣。中央巡捕房裡,蘇雯麗認為這件事情並不是一件普通的工傷案,羅秋恆拿出了沈曉安寫的調查報告,認為這件事情的確只是一個意外,蘇雯麗提起報告裡的漏洞,認為件事情絕對有蹊蹺,光是死者的死亡時間就有蹊蹺,而且廠長的態度也有問題,羅秋恆聽完蘇雯麗的話,決定再跟蘇雯麗查一次現場。

羅秋恆跟蘇雯麗來找黃渝生,黃渝生的姐姐黃巧曼也在辦公室裡,二人例行問話,得知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李金泉,黃渝生十分不歡迎蘇雯麗,蘇雯麗也沒有硬碰硬,她讓先行迴避,自己到案發現場拍照取證。蘇雯麗在案發現場看到了李金泉,李金泉提起黃渝生對蘇雯麗的提防,寸步不離守著蘇雯麗,不肯讓她多加調查。

蘇雯麗執意調查起溫秋明一案,她將自己在工廠裡拍的照片給柳如青看,發現工廠裡的設備都沒有裝上安全擋板,柳如青知道工廠為了效率而不裝擋板的事情,但這並構不成謀殺,她提起自己最後一次見到溫秋明,當時溫秋明還提起廠裡的問題,只是她沒有細問,誰能想到會發生如今的事情。現在蘇雯麗已經被黃渝生拉入黑名單,蘇雯麗準備讓小桃子代替她去紗廠查探事情的真相。

小桃子來到紗廠應聘,她化名為杜小鳳,秋芬帶著小桃子熟悉後廚的工作,小桃子跟秋芬前來給黃家姐弟二人送茶湯,姐妹二人均態度不好,小桃子眼尖地看到了黃巧曼在房間裡寫著一本書,只不過看到她來了之後就匆忙藏起來,蘇雯麗得知工廠的情況後決定讓小桃子想辦法把那本書偷出來,她會讓柳如青協助小桃子。

次日,小桃子偷偷過來黃巧曼的房間找那本書,她將蘇雯麗囑咐的信息拿到手,心底裡不由得鬆了一口氣。另一邊,蘇雯麗收到了籃橋監獄寄來的信,殺害她妹妹的兇手丁如山在信中明確告訴她,她妹妹的確已經不在人世,但他可以告訴蘇雯麗關於她妹妹死亡的真相,條件是他必須要得到下半生的自由,

小桃子找上了一名叫楊彩娥的女工,她稱自己急需用錢想讓楊彩娥幫她找份兼職的外快,楊彩娥拒絕了她,而這時黃渝生卻突然從窗戶裡掉落下來,所有人驚叫出聲,小桃子連忙通知了蘇雯麗。

第17集柳如青成嫌疑人,小桃子臥底遇險

蘇雯麗來到案發現場,她想要留在案發現場,羅秋恆卻讓蘇雯麗聽話離開,給他留點面子,他會把調查的結果和蘇雯麗分享。蘇雯麗爽快答應了羅秋恆,她還趁機讓羅秋恆去廚房慰問泡姜茶的女工,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小桃子。羅秋恆照例問起小桃子案發現場的事情,小桃子稱她當時看到玻璃窗前有黃巧曼跟李金泉的身影,沈曉安對於小桃子出現在這裡既意外又擔心,他的情緒屢屢失常,羅秋恆不由得提醒沈曉安他的刑警身份。

羅秋恆跟沈曉安查起了李金泉跟黃巧曼,二人都否認了殺人的罪名,黃巧曼更是稱黃渝生見的最後一個人是柳如青。調查先到這裡,羅秋恆離開時看到了蘇雯麗的身影,蘇雯麗一副誠懇態度地向羅秋恆道歉,她不該讓小桃子過來當臥底,雖然蘇雯麗嘴上這樣說,但羅秋恆早已經習慣身邊這小女人口是心非的模樣,他沒有多問小桃子的事情,只提起柳如青的嫌疑,跟著蘇雯麗過來醫院見柳如青。柳如青聽聞黃渝生死了不由得十分意外,但也沒有為黃渝生感到任何惋惜,她將自己早上的行蹤告訴二人,她早上是去過工廠為黃渝生打針,但她在黃渝生出事前就離開了工廠,有足夠的不在場證明。

柳如青如今還是嫌疑人,蘇雯麗留在醫院寬慰柳如青,她提起丁如山給她寫的信,丁如山希望她能寫一份提前出獄的諒解書,作為條件,丁如山在出獄後會把蘇雯霏失蹤的真相告訴她,柳如青深知丁如山是一個魔鬼,她只讓蘇雯麗不要著了丁如山的道,跟這種魔鬼做交易。

韓法醫驗過黃渝生的屍體,發現黃渝生是因漂白劑而引發催動的心臟病,而漂白劑則是通過靜脈注射的,如此一一柳如青的嫌疑便是最大的。另一邊,小桃子回到家裡,她將自己得到的線索交給蘇雯麗,這個本子正是黃巧曼暗中組織女工加班的名單,而她也發現了李金泉正在暗中給女工銅板,二人猜沒這對姐妹兩並沒有表面的那麼和睦。為了探清楚事情真相,蘇雯麗讓老宋跟小譚夜探紗廠,找出其他線索。

蘇雯麗得知柳如青被巡捕房帶走,她匆忙趕來巡捕房,羅秋恆將黃渝生的死因告訴蘇雯麗,如今柳如青是最大的嫌疑人,蘇雯麗認為柳如青沒有殺人動機,她跟羅秋恆意見不合,更是拿出了黃巧曼的秘密賬本,準備自己去找線索。

小桃子跟老宋、小譚一同蹲點在紗廠外邊,發現了李金泉帶著人過來賺外快,小桃子在老宋跟小譚的掩護下偷偷看到了他們運的貨,發現這些紗布是運往日本的,這件事情絕對不簡單,蘇雯麗決定明日帶著羅秋恆好好地查一查紗廠。溫秋明的案情令蘇雯麗頗為頭疼,可更令蘇雯麗心煩的是丁如山的那封信,她問起了祥叔意見,祥叔只讓蘇雯麗做她決定對的事情。

次日,蘇雯麗過來監獄找丁如山,她要求丁如山坦白對蘇雯霏所犯下的罪行,再接受死刑才能夠從監獄裡走出去,她不會同丁如山做任何交易,丁如山對蘇雯麗的決定並不意外,但他向蘇雯麗表明,就算蘇雯麗今天不幫他,他也會從這裡走出去。

羅秋恆跟蘇雯麗過來紗廠查案,二人看到垃圾桶裡有漂白劑的痕跡,故沈曉安去翻了垃圾場,找那天所留下來的垃圾,而羅秋恆跟蘇雯麗則找上了另一年資質年久的女工,從女工口中得知柳如青跟溫秋明有著非同尋常的關係。蘇雯麗再度來找柳如青,得知二人已經在一起三個月了,之前溫秋明跟柳發青說過要去處理兔子的事情,可他就再也沒有回來過了,而沈曉安也找到了那天的藥瓶,柳如青發現了那個藥瓶上邊有兩個針孔,這便證明除了柳如青之外,還有人碰過藥瓶。

黃渝生的藥一般都是黃巧曼保管的,羅秋恆跟蘇雯麗再次審問起黃巧曼,黃巧曼這才道出她跟李金泉的私情,黃渝生出事那時她並不在辦公室裡,而是跟李金泉去約會了,同時,她還將後勤主管秋芬綽號叫兔子一事道出,蘇雯麗跟羅秋恆暗叫不好,深知小桃子有危險。

工廠裡,小桃子拿到了溫秋明寫給秋芬的信,信中溫秋明拒絕了秋芬的示愛,她的舉動被秋芬發現,秋芬是因愛生恨殺了二人,她為了殺人滅口也決定殺了小桃子。

 

第18集沈曉安捨身救小桃子,服裝店現兇殺案

秋芬想用殺溫秋明同樣的手法殺小桃子,幸虧蘇雯麗一行人及時趕到,沈曉安見小桃子有危險,他二話不說上前護住了小桃子,自己卻險些捲進擋紗機,幸虧蘇雯麗當機立斷關了電源,沈曉安逃過一劫,小桃子哭著撲進了沈曉安的懷裡。兇手已經落網,柳如青也無罪釋放,裘太太代表院方向柳如青表示最誠摯的歉意,更是立即恢復柳如青的職位。

羅秋恆知道蘇雯麗去見了丁如山,蘇雯麗也將丁如山寫的那封信告訴羅秋恆,她第一次示弱地徵求起了羅秋恆的意見,想聽羅秋恆勸她不要答應丁如山要求,可羅秋恆卻只將信交給了蘇雯麗,他知道蘇雯麗會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蘇雯麗當場將信撕碎,心底裡卻難過無比。

服裝店裡,店長越雅麗讓自己的妹妹攝影師趙雅芳拍攝暖色系的衣服,模特李新蕊前來問越雅芳意見,趙雅芳卻讓李新蕊去問趙雅麗,趙雅麗批評起了李新蕊的髮型,並讓設計師盡快修改大股東王太太的衣服。王太太跟丈夫一同來到服裝店裡,趙雅麗讓店員月環將小裁縫阿華叫下來,阿華拿出了剛剛趕製完成的衣服,讓王太太前去專屬試衣間試衣服。巧的是蘇雯麗也同樣在這家店裡試衣服,她在試衣服之時看出了趙雅芳跟趙雅麗姐妹之間的感情不合,卻沒有點破。試衣服本來就是女人的快樂時光,直到月環的一聲尖叫聲傳來,大家才知道王太太盧美芳出事了,她死於試衣間內,蘇雯麗立即報警。

蘇雯麗跟羅秋恆在試衣間裡查起了現場,羅秋恆以為樓下等的人是她兒子,蘇雯麗這才提起樓下的人是她的丈夫,她丈夫足足比她小十歲,之所以娶她也正是因為她十分富有。二人驗屍發現兇手是用的發卡殺人,而案發現場則遺留著一顆帶血的美麗珍珠。據趙雅麗交待,盧美芳來店裡的時候佩戴了珍珠項鏈,至於珍珠是什麼顏色的她們都不記得了,案發後蘇雯麗第一時間封鎖了現場,兇手必在這幾人之中,羅秋恆下令搜身,卻搜不到任何珍珠。沈曉安的帥氣引起了李新蕊的側目,李新蕊多次向沈曉安投去目光,沈曉安也多次將目光停在了李新蕊的身上,小桃子看在眼裡,心底裡滿是醋意。

羅秋恆審問起了服裝店裡的每一個人,他在審問趙雅芳時,越雅麗頻頻插話,她的強勢令越雅芳十分不悅,越雅芳終於忍無可忍提起越雅芳跟王太太一直在打壓她,不讓她才華發揮出來的事情,而且越雅芳之前還跟王太太發生過爭吵,姐妹二人不歡而散。另一邊,蘇雯麗跟小桃子在案發現場視察,發現了小裁縫阿華並沒有在裁縫間裡熨燙衣服,而她們出店門時遇到了花店前來給阿華送花,訂花的人只落款一個邱字,卡片裡還寫著合作愉快,蘇雯麗認為其中必有不對,二話不說就讓老宋跟小譚去查送花之人。

小桃子還在記著沈曉安看李新蕊的事情,她十分醋意地問起她現在跟之前在服裝店有什麼不同,沈曉安答不上來,小桃子吃醋地離開。同時,羅秋恆的審問還在繼續,趙雅麗提起她跟王太太之間的過節,王太太之前以為李新蕊勾起王先生,所以讓她炒了李新蕊,李新蕊是她好不容易挖來的模特,她不同意,王太太就說要撤資,更是要把她從店裡趕出去,她這才跟王太太吵了起來,而李新蕊聽到王太太誤以為她喜歡勾引王先生時不由得一陣氣憤,她才看不上王先生那樣的人。

夜晚,小譚跟老宋回別墅,二人查出送花之人名叫邱京蔚,他是從香港發電報過來說要送花的,如今案情撲朔迷離,羅秋恆跟蘇雯麗認為在場的所有人都有著一定的殺人動機。

第19集蘇雯麗夜探服裝店,服裝店出現偷竊案

羅秋恆來到王先生家中,他問起了王太太死亡的事情,稱王先生有重大嫌疑,王先生提起了服裝店裡的每一個人都不喜歡王太太,口口聲聲稱有嫌疑的並不止是他一個人。同時,沈曉安在王太太的包裡發現了一張鋪面的支付支票,他跟羅秋恆過來查探,發現那天過來看鋪面的並不是王太太,而是趙雅芳。

蘇雯麗以為小桃子量身定製衣服為由過來服裝店調查,她來到裁縫阿華房間,發現阿華的言行舉止很奇怪,她謊話張口就來,故蘇雯麗讓老宋跟小譚跟蹤起了阿華,這家店的每一個人身上都藏著許多秘密。

蘇雯麗請趙雅芳來別墅裡,二人問起了趙雅芳跟王先生之間的關係,趙雅芳聲稱她跟王先生只是商業合作關係,她跟趙雅麗的設計理念不同,而王先生十分欣賞她的設計作品,故決定買下一間鋪面,他出力她出錢。趙雅芳一直否認著她跟王太太有爭吵,她也相信王先生不會殺王太太,只不過王先生之前確實是離開過房間。如今線索又回到了王先生身上,羅秋恆請王先生來問話,王先生稱他當時是跟小裁縫阿華在一起,但他對小裁縫只是玩玩而已,還不至於瘋到殺了自己的太太。

老宋跟小譚將阿華要出去寄的包裹攔了下來,包裹裡邊是一件禮服,收件人落款一個邱字,蘇雯麗決定請趙雅麗來家裡問話,她將那件禮服給了趙雅麗看,越雅麗十分意外這件禮服是抄襲裡自己的設計,但設計稿一共只有兩份,一份被她鎖在店裡,一份在家裡,她相信她店裡所有員工,且之前也沒有發生過設計稿流傳的事情,只是近期胡蝶小姐取消了她店裡所有的禮服定制,她對此頗為頭疼。問完話後,蘇雯麗送走了趙雅麗,她並沒有跟趙雅麗透露案件過多的細節,畢竟嫌疑人還在服裝店裡。

沈曉安過來討小桃子開心,小桃子問起沈曉安對她衣服的印象,沈曉安直男地稱他十分喜歡小桃子初次見面時穿的傭人裝,小桃子聽到沈曉安的話,她氣極地離開,沒有想到在沈曉安的眼裡,她竟然只適合穿傭人裝。

夜晚,蘇雯麗夜探服裝店,她在裁縫間裡發現了隱藏的珍珠,而阿華也死在了裁縫間裡,查看過案發現場後,蘇雯麗從窗口順著繩索離開,羅秋恆跟沈曉安卻在這時來到了裁縫店裡,羅秋恆無奈地看著蘇雯麗,也得知了阿華的死訊。二人連夜將阿華送往韓法醫這裡驗屍,得知阿華是被熨斗砸暈,卻是窒息死亡,從阿華房間裡搜出來的賬本來看,阿華一直剽竊了店裡的設計作品,還有人為阿華的手工出了大價錢。

次日,蘇雯麗跟羅秋恆來店裡巡查,趙氏姐妹得知阿華死訊,二人爭吵起來,趙雅芳想要自己開服裝店,趙雅麗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的妹妹會想成為競爭對手,二人吵得極凶,趙雅芳讓月環將她的包拿來,月環在拿包之時不慎碰倒了相機,相機倒在地上,藏在相機架裡的珍珠也傾灑一地,而那珍珠正是王太太死前所佩戴的珍珠。趙雅芳被帶到了警局,原來趙雅芳認識邱京蔚,她一直暗中將自己所設計的禮服寄往香港的服裝店面,姐妹二人的爭執已經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蘇雯麗查起了之前在服裝店光顧的女人,發現了多數女人都在服裝店裡丟過首飾品,蘇雯麗決定自己出手查清飾品的偷竊者。

 

第20集蘇雯麗羅秋恆共舞,小桃子原諒沈曉安

蘇雯麗故意到服裝店裡顯露出自己有一套紅寶石首飾,還當著所有人的面透露出她這幾天會去天目山度假,引盜竊者前來偷寶石。當晚,別墅裡只剩下羅秋恆跟蘇雯麗,二人按照計劃蹲到了偷寶石的人,他們分工合作共同擒獲了盜竊賊,那人不是別人,正是李新蕊。原來,李新蕊才是這場兇殺案的罪犯,她在香港當模特時就是慣犯,她一直盯著有錢人家的首飾,也知道了阿華剽竊作品設計一事,故威脅阿華將她偷來的首飾縫到衣服上,阿華一直為李新蕊做事,直到李新蕊拿出王太太的珍珠,阿華這才意識到兇殺案跟李新蕊有關,李新蕊為了殺人滅口也殺了阿華,而她之所以殺了王太太的原因是誤以為王太太知道了她盜竊的事情,當場衝動將王太太殺害。

罪犯已經落網,趙家姐妹也相互諒解了對方,蘇雯麗準備讓時裝店重振名聲,她舉辦了一場走秀,小桃子就是秀場的模特,而蘇雯麗也穿起了服裝店本來為胡蝶小姐設計的晚禮服,驚艷了全場,也驚艷了羅秋恆。夜晚,沈曉安誇讚起了小桃子今天的漂亮,他不僅送了小桃子喜歡的御泥坊,更是將一個貴重的手鐲送給了小桃子,稱這是他母親讓他送的,也是他家裡最貴重的首飾了,小桃子臉上帶笑,也原諒了之前沈曉安的直男。與此同時,羅秋恆在蘇雯麗的要求下為她戴上紅寶石項鏈,他跟蘇雯麗在客廳共舞,二人的目光中只有彼此。

水仙小姐大賽進入尾聲,全上海都在期待著究竟是誰家小仙奪得頭魁,而河邊正在洗衣服的婦人卻發現了一具女人的屍體,驚叫出聲。蘇雯麗在水仙花小姐比賽中資助了四名女孩,除了素芸之外還有其他三人,這日素芸跟小敏準時來到別墅裡練習功課,而露露卻姍姍來遲,稱她在約好的河邊等不到玉芳,正在蘇雯麗十分不悅玉芳的遲到時,巡捕房卻傳來了玉芳死亡的消息。

玉芳熟悉水性,她不大可能會是溺水而亡,羅秋恆在別墅裡審問起了三個女孩,露露最後一次見玉芳是昨天晚上,她並不知道玉芳的住處,只約好今天早上在河邊見面,但她卻沒有等到玉芳,小敏也同樣不認識玉芳的住處,只知道玉芳是在別人家裡幫傭,但看玉芳的穿著打扮,雖不是大富大貴但也不窮,她之前也隱約從玉芳的口中得知她有男朋友。問話二人後,羅秋恆問起了素芸,素芸認為玉芬絕對不可能會尋短見,她為參加決賽十分努力,絕對不可能會在這個關頭放棄。

羅秋恆已經查出了玉芬的住處,他跟著沈曉安過來查,發現這裡是露露的家,露露稱玉芬一直在他們家裡幫忙打理家務,而半年前她就搬出去了,如果不是因為水仙小姐的比賽他們也不會有聯繫,昨晚是玉芬約的露露,羅秋恆見過了露露的父親許洪臣,許洪臣並沒能提供什麼有用信息,羅秋恆卻注意到了許家的電話線是斷的,如果那根電話線早就斷了,就證明露露在撒謊。

蘇雯麗來到青年自治會,她向呂俊卿跟呂永源打聽起了玉芬的異常,二人並未注意到玉芬有任何異常,蘇雯麗深怕玉芬的事情會發生在其他女孩身上,她想推遲決賽晚會,呂俊卿卻不肯,認為只有如期進行晚會才是對死者最好的悼念。呂俊卿堅持,蘇雯麗也不好說什麼,只改了舞蹈課的教學,學起了姑娘們防身武術,怕姑娘們遇到意外。



 

(Visited 1,657 times, 12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