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謊言的謊言】結局.分集劇情1~16.人物介紹

謊言的謊言》劇情講述財閥媳婦一夜之間變成殺害丈夫的犯人,出獄後爲了找回被領養的女兒成為她的新媽媽,與女兒的養父展開一段由謊言開始的愛情故事。

謊言的謊言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謊言的謊言~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謊言的謊言



贊助商連結



池恩秀李幼梨

「過去被偷走的媽媽的身份,我會全都找回來。」

D.O化妝品前媳婦。

她忍受著丈夫沒有理由的疑妻症和暴力,過著地獄般地日子。

有一天,丈夫死了,她背上了殺人的罪名。被冤枉地關押在監獄裏並生下女兒。

為了不讓孩子被扣上殺人犯女兒的帽子,將孩子託付給婆婆金浩蘭。

出獄後才發現孩子被初見的男人收養了。為了找回女兒,開始了虛假的愛情。

 

 

謊言的謊言

姜智敏延政勳

「雖然她滿是謊言,但是我⋯⋯愛她。」

親切有正義感的A頻道文化部記者。

妻子的出軌,讓養女宇宙差點喪命。

經歷事故後,他告別妻子,為了宇宙努力地生活。

這時,恩秀來到了他身邊。

原以為是愛情,沒想到她卻是宇宙的親生母親。

 

 

謊言的謊言



贊助商連結


金浩蘭-李壹花 飾

「那麼,請拭目以待,真正的秀現在才開始。」

池恩秀的前婆婆。D.O化妝品公司會長。

對她來說世上沒有什麼可怕的,唯獨輸給了兒子。

殺死那樣的兒子的恩秀,她無法原諒,所以她拋棄了孫女宇宙。

就這樣,她堅信,她徹底毀掉了恩秀的人生。

但是,有些不尋常,收養了孫女的那個人身邊有恩秀,於是決定再次用一切來毀掉恩秀的人生。

 

 

謊言的謊言

殷世美-林珠銀 飾

「如果能夠回到他們身邊,惡魔的手我也會牽起。」

智敏的前妻,體育經紀人。從被判定為不孕症的那一天起,患上了憂鬱症,最終說服智敏收養了孩子,就這樣成為了宇宙的媽媽,她相信心靈的病也痊癒了。然而雖然裝作若無其事,已根深蒂固的憂鬱症又抬起了頭。很不安,感覺這男人會被別人搶走,擔心深夜才進來的智敏襯衫沾上女人的氣味,為此費盡心思。智敏手機上的女孩名字都讓她很緊張﹑害怕。性格好又長得帥,抓得越緊,卻好像越抓不住,甚至還想像到了智敏抱著其他女人的孩子進來的樣子。

然後⋯⋯又悲慘又孤單,就這樣給智敏留下了無法磨滅的傷口。

 

 

謊言的謊言



贊助商連結


金延俊-權華夽 飾

PGA職業高爾夫選手,喜歡恩秀。

8歲時,父母在事故中死亡,他被送到了唯一的親人爺爺家。

在與酒精中毒和暴力的爺爺相處中,金延俊能做的事情只有隱藏。但是⋯⋯把那樣的他拉到外面去的隔壁姐姐就是池恩秀。

給他準備一頓熱飯,教他兒歌,教了他世上不是只有孤獨還有「一起」。

被領養到美國離開的當天,年幼的他下定決心,一定會成功然後回國找到姐姐。

現在金延俊想要實現這個夢想,成為在美國成功的PGA選手,甩掉所有響噹噹的美國企業的贊助,選擇韓國企業,回到韓國。

當人們問他為什麼選擇韓國企業時,理由只有一個,為了實現兒時的決心。

 

 

謊言的謊言

姜宇宙-高娜熙 飾

智敏的養女、池恩秀的親生女兒。

外表天真爛漫,其實內心住著一個小大人。

她認爲自己要保護獨自一人的爸爸,所以當媽媽從家裡消失後她從來沒有提起過媽媽,因為一旦提起,爸爸一定會很傷心。

有一天,一個叫池恩秀的奇怪的阿姨出現了,嗚嗚哭著,說宇宙很像她走失的女兒。

 

【分集劇情】 

第1集池恩秀含冤入獄 金浩蘭報復池恩秀

D.O.化妝品公司全基范副社長被害,其妻子池恩秀被發現拿著刀暈倒在屍體旁,警察將其當作兇手捉拿回了警局,並在池恩秀的手機上發現了她想要殺死丈夫的信息,以及她曾搜索過殺夫方式,對她進行了十年有期徒刑的判處。因兒子去世崩潰的金浩蘭會長生氣的想要掐死池恩秀,全然不聽池恩秀的解釋,爭執間,池恩秀受傷早產,生出了女兒,並將其帶到獄裡照顧。獄裡的池恩秀並未放棄證明自己的清白,寫了投書給記者,希望能夠在二審揭開真相。記者雖有猶豫但還是去見了池恩秀,但剛被獄友欺負完的池恩秀並不知道此事,因為消息被金浩蘭攔截了。

雖然很多人都認為池恩秀就是殺人兇手,但姜記者依舊認為證據不足,並表示她替人背了鍋。池恩秀爸爸來探望她,希望她可以承認自己因為長期忍受不了家暴殺了人,這樣子池恩秀就可以早點出獄,聽聞此,池恩秀並未多言。夜裡,池恩秀想著自己被家暴以及與他對峙的場景,心裡貌似有了想法。隔天,姜記者拿著照片來到案發現場發現了一些新的線索,急忙跑去找池恩秀,無奈又被金浩蘭的人截住了,姜記者只好讓獄警將信交給池恩秀,但又被人扣掉了。

得知金浩蘭派人將女兒池恩秀被家暴的醫治記錄刪除掉,池父很是生氣的找她質問,無奈金浩蘭油鹽不進,池父生氣不已。這時,一個護士打電話給池父,直言自己看到了池恩秀被家暴留下的傷,並表示自己可以出庭作證,聽聞此,池父很是驚喜,但開庭當日,證人突然拒絕出庭,池恩秀的上訴被駁回了。池父很是難過,池恩秀並未多言,只道姜記者對自己的案件很感興趣。殊不知此時來探望的姜記者再次被人攔截。池恩秀爸爸寫信給姜記者並約他見面,無奈中途發生車禍去世。得知姜記者頻繁去找池恩秀,金浩蘭急忙聯繫報社社長,將姜記者升為特派員。

金浩蘭來監獄裡要孩子,池恩秀果斷拒絕,直言自己不會讓她回到地獄一樣的地方,並再次否認自己殺了人,無奈金浩蘭不相信,執意要帶走孩子。夜裡,池恩秀看著身邊的孩子,想起了自己和孩子爸爸相遇及結婚時的場景,心裡很是失落。這時,孩子哮喘發病,無奈之下,池恩秀只好同意將孩子送出去交由金浩蘭撫養。離開前,傷心的池恩秀拜託獄警幫自己和女兒拍了合照。送走了孩子的池恩秀覺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一無所有,想要上吊了結自己,無奈最後繩子斷了,摔到地上的池恩秀看著自己和女兒的合照崩潰大哭,放棄了輕生的念頭。

日子一天天過去,池恩秀靠著女兒的照片活了下去,終於在十年後她出獄了。出獄的她拿著女兒的照片去學校門口看孩子,卻發現她管別人叫媽媽,慌張的跟了上去。生氣的池恩秀將來找金浩蘭質問,金浩蘭只道池恩秀踐踏了自己精心打造的花園,自己也不想守住她的花園,於是就將她的女兒扔掉了,聽聞此,池恩秀失望不已。

第2集池恩秀瘋狂尋找女兒 姜宇宙是池恩秀女兒

池恩秀被金浩蘭的保鏢趕了出去,並報警告她私闖民宅,無奈之下池恩秀只好再次來找金浩蘭,下跪求她告訴自己女兒的下落,並表示自己並沒有殺了她的兒子,但金浩蘭並未心軟。D.O.化妝品捐贈會十週年慶上,姜智敏戳穿金浩蘭作秀,金浩蘭很是尷尬。姜智敏開車來接女兒宇宙,想起了自己撿到的池恩秀掉落的照片,急忙拿給了她,池恩秀生氣撕碎並將其扔到地上離開了。這時,池恩秀的親生女兒,也就是姜智敏的女兒宇宙和她擦肩而過,開心的擁抱了爸爸姜智敏。得知爸爸可以陪自己玩一天,宇宙很是開心。另一邊的池恩秀則找到金浩蘭的保姆,向她詢問尹秘書的地址。拿到地址的池恩秀急忙過去找尹秘書,無奈他已經搬家了。

池恩秀拿著花去爸爸墓地,向他哭訴著自己的遭遇,意外得知每年都有人來看自己父親,經過多方打探,池恩秀在正氣餐廳找到了正在劈柴的尹秘書,急忙向他詢問自己女兒的下落,以及為什麼他每年都去看望自己的父親,無奈尹秘書什麼都沒說。晚上,姜智敏帶著女兒宇宙看星星,宇宙無意間提到了自己的媽媽,姜智敏便想起了自己妻子世美出軌的畫面,以及因為她的看護不周,宇宙煤氣中毒的事情,心裡很是生氣,急忙將家裡世美的照片撕碎,不料這一幕被宇宙看到。

池恩秀鍥而不捨的追問尹秘書自己女兒的下落,倆人爭執間,尹秘書得知自己病重的兒子正在搶救,急忙趕去醫院,池恩秀也跟了過去。看著尹秘書拽著自己兒子的手痛哭,池恩秀心裡很是傷感。晚上,尹秘書將當年的事情經過告訴了池恩秀,十年前,金浩蘭以幫他兒子聯繫醫生醫治為條件讓他將池恩秀的女兒處理掉,尹秘書便將其扔入了河裡,池恩秀崩潰的讓他將孩子救回來。

池恩秀留了封信給尹秘書,然後開他的車來到醫院,就在她想要拔掉尹秘書兒子的呼吸機時想起了自己和女兒之間的事情,心軟的放棄了,於是便開車去找金浩蘭。池恩秀跟著金浩蘭來到墓地,拿刀將其逼到懸崖邊,眼看著倆人就要一起掉下去,金浩蘭的司機出現,將池恩秀打倒在地。尹秘書看到了池恩秀的信,察覺到自己兒子可能會出事,急忙趕到醫院,看著正常呼吸的兒子,尹秘書心裡很是感動,便將池恩秀女兒還活著的事情告訴了她。池恩秀拿著收養自己女兒的家庭住址來到宇宙餐館,看著宇宙抱著池爸爸買給她的小被,池恩秀確認宇宙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急忙上前抱住她痛哭,這時,姜智敏趕來,推開了池恩秀。

 

第3集 姜宇宙哮喘發作 池恩秀跟蹤姜宇宙

姜智敏推開抱著自己女兒姜宇宙的池恩秀,並將她趕走。看著自己的女兒離開,池恩秀心裡很是失落,急忙走進宇宙餐館,意外得知宇宙得了家庭親情繪畫大賽的第一名。回到家的姜宇宙找到了自己媽媽世美的照片,喃喃道自己很想媽媽。姜宇宙和姜智敏提起池恩秀,直言她看起來很悲傷。晚上,池恩秀想著白天見到宇宙時的樣子,心裡很是激動。隔天,池恩秀來到姜宇宙所在的希爾維亞美術學院偷偷看著可愛的宇宙,心裡很是滿足。此時宇宙的爸爸姜智敏被自己妹妹催婚,姜智敏生氣的表示自己和世美徹底結束了。姜智敏孤獨的站在窗前,回想起自己回家捉姦在床時的場景,心裡很是失落。

被領養高爾夫球員金延俊和世美一起回到了韓國,並且召開了發佈會。發佈會上,記者們詢問金延俊初戀的事情,但被世美攔住了。原來,金延俊要找的人正是池恩秀,得知池恩秀是自己的贊助商的兒媳婦,並且被判入獄,金延俊很是焦急,直言自己要立馬找到她。此時的池恩秀一路跟著姜宇宙和她的小伙們,看著開心的宇宙,池恩秀回想起十年前她剛出生時的樣子,心裡很是感動。察覺到池恩秀一路跟著自己,姜宇宙詢問她那天為什麼抱著自己哭,池恩秀只道因為她太像自己的女兒了。聽聞此,姜宇宙便問她的女兒在哪裡,但池恩秀並未多言。

得知池恩秀見到了自己的女兒,並想將她認回去,尹秘書阻止未果,只好詢問她希望自己怎麼做。池恩秀開始為自己和宇宙的未來做打算,開始租房、找工作。得知池恩秀離開了醫院,金浩蘭打電話約她見面,直言對於自己來說殺了池恩秀很容易,但自己想讓她體會孩子死去的痛苦,痛苦活在地獄裡的感覺。聽聞此,池恩秀只道就算是地獄自己也要活下來,並表示一定親眼看到金浩蘭受到處罰的樣子。金浩蘭直言這個世界上池恩秀什麼都做不到,就算死了的女兒活過來又有什麼用,簡直生不如死。池恩秀來找姜智敏,並向他表達了自己的歉意和謝意。

姜智敏買了蛋糕來接姜宇宙,姜宇宙心裡很是開心,這一切都被池恩秀看到了。池恩秀回想起金浩蘭和尹秘書對自己說過的話,心裡開始猶豫到底要不要去認自己的女兒。經過思考,池恩秀認為自己的出現對於孩子來說只會是傷害,像傻子一樣。作為前科者的女兒沒有一點好處,因為自己絕對給不了那個孩子幸福,但自己已經看到了她笑的樣子,這就夠了。世美打電話給姜智敏的妹妹,妹妹直言姜智敏對她完全不留戀,並讓世美不要再聯繫自己。聽聞此,世美掛斷了電話,看著曾經的全家福,心裡很是難過。

世美來找姜宇宙,宇宙看到她後急忙跑走,一直跟著宇宙的池恩秀上前追她,眼看著宇宙暈倒在地,池恩秀急忙上前護住她,並將她送到醫院。姜智敏發現宇宙不見了,心裡很是著急,一家人都出來找她。得知宇宙因為小時候得了哮喘,這次才會犯病,池恩秀心裡很是愧疚。醫院裡,姜宇宙跑了出來,查了監控趕來的姜智敏急忙趕來,看著身上有傷的宇宙很是心疼,生氣的質問池恩秀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了自己不被帶到警局,池恩秀直言自己可以將全部事情告訴姜智敏。

第4集 池恩秀姜宇宙野餐 姜智敏池恩秀重逢

就在池恩秀就要將事情說出來的時候,姜宇宙從車上下來看著她,池恩秀便停止了自己的解釋。池恩秀被警察帶走後,醫生找到了姜宇宙,並將其帶回病房。護士將池恩秀落在病房的包拿給姜智敏,姜智敏看到包裡的火車票,誤以為池恩秀想要畏罪潛逃。警察局裡,得知池恩秀有殺人前科,警察們更加確認她就是那個誘拐犯。面對警察的詢問,池恩秀只道宇宙並非看到自己才逃走的。姜宇宙醒來後之言池恩秀並未做過對自己不好的事,但她並未告訴姜智敏自己看到了世美才會逃跑。世美很是擔心宇宙,急忙打電話給姜智敏的妹妹,無奈妹妹並未接聽。姜宇宙出院了,看著瘦了一圈的兒子,姜媽媽很是心疼,也很是疑惑為什麼姜智敏突然就和世美分開了。

金浩蘭和金延俊聊天時,金延俊接到了一通很重要的電話,急忙離開了。世美挽留金延俊時,意外見到了姜智敏,倆人對視的場景被金浩蘭看到了。金延俊趕到了監獄,卻得知池恩秀已經出獄了。世美和姜智敏坐在咖啡廳,聽著世美對自己訴說著思念,姜智敏心中並未動容,而是覺得可笑,明明在宇宙那麼小的時候拋開她,先逃走了,帶給宇宙整個世界都在坍塌的絕望,現在又跑來和自己矯情宇宙和她不親近。姜智敏警告世美不要再去找宇宙,世美很是難過。

意識到自己冤枉了池恩秀,姜智敏很是氣自己,急忙去找池恩秀,並向他道歉。面對池恩秀的解釋,姜智敏直言自己相信她,並提議讓她和宇宙一起吃頓飯。金浩蘭叫來尹秘書,直言自己很是疑惑池恩秀為什麼突然變得安靜,便讓尹秘書監視池恩秀的一舉一動。此時的金延俊也在托人尋找池恩秀的下落,世美阻止未果。

姜宇宙回想起自己見到世美媽媽的場景,心裡很是失落。得知爸爸要讓自己和池恩秀一起吃飯,宇宙直言可以帶著池恩秀去野餐。路上,姜宇宙和池恩秀聊天,並告訴她自己的爸爸是女兒奴。世美想到了自己和姜智敏在一起時的點點滴滴,急忙跑去找姜智敏妹妹詢問姜智敏的手機號,並表示自己要見姜智敏。野餐時,池恩秀為姜宇宙編了花環,做了拼盤。看著照顧宇宙的池恩秀,姜智敏很是觸動。飯後,姜智敏將自己離婚的事情告訴了池恩秀,聽聞此,池恩秀心裡開始有了新的想法。分別時,姜宇宙告訴池恩秀如果她還想自己的女兒就去找自己,池恩秀很是感動。

面對爸爸姜智敏的詢問,姜宇宙只道自己不想見世美媽媽。池恩秀拿著姜宇宙的照片去墓地見爸爸,向爸爸訴說著自己和姜宇宙一起度過的歡樂時光,並表示自己想待在宇宙身邊,作為她的媽媽活著,也想成為姜智敏的女人。出差在外的姜智敏再次見到了池恩秀,倆人相視而笑。

 

第5集池恩秀開始誘惑姜智敏 金延俊尋找池恩秀未果

為了能夠陪在女兒身邊,不讓她因為沒有媽媽而受到傷害,池恩秀決定誘惑姜智敏,以此成為姜宇宙的繼母。池恩秀故意將自己的襯衫扯壞,從而穿上姜智敏的襯衫。倆人漫步在浪漫的櫻花樹下,池恩秀直言自己很久之前丟了自己的女兒,找了很久,但現在覺得沒有意義想要離開了,聽聞此,姜智敏只道自己曾經也弄丟過姜宇宙一個小時,那一個小時裡,自己感覺快死了,所以自己特別理解池恩秀。許願樹下,姜智敏和池恩秀寫下了自己的願望掛了上去。姜智敏將池恩秀送到車站趕最後一班車,臨近發車還有10分鐘,姜智敏才想起池恩秀沒有吃東西,急忙幫她買壽司,並叮囑她等自己,但回來時車已經開走了。姜智敏失落的往回走時,意外發現池恩秀還在等自己,心裡很是驚訝。

由於酒店沒有空房間,姜智敏便讓池恩秀住在自己房間,自己則去海邊追著風喝著酒。池恩秀拿著啤酒來到海邊找他,主動幫他包紮右手的傷口,誇他手很暖,像他的心一樣,讓自己感到很溫暖。就這樣,倆人在海邊待了一晚。姜宇宙班裡來了一位新同學,正是自己的鄰居全振國,而且全振國還送了姜宇宙自己家產的護手霜。得知池恩秀離開首爾,姜宇宙很是失落,直言自己很喜歡她,因為她讓人愉悅。聽聞此,姜智敏陷入了思考,回想起自己和池恩秀之間的點滴。姜智敏發現池恩秀歸還的襯衫裡夾了她寫的感謝信,看著池恩秀縫好的襯衫扣子,姜智敏很是感動。此時的池恩秀失落的回到了出租屋。

自從金延俊成為金浩蘭公司的代言人後,D.O.的化妝品賣的越發的好。金浩蘭趁機提議D.O.可以進行與環境相關的活動,比如舉辦兒童美術大會,直言配合新上市的環保系列產品,可以將公司的形象過渡為親環境優秀品牌。世美回想起自己因為出軌導致姜宇宙煤氣中毒的事情,難過的哭了。姜智敏拍的海浪聲中摻雜了自己和池恩秀的對話聲,不巧被同事們聽到,面對同事們的調侃,姜智敏再次想起了池恩秀對自己說過的話。殊不知,此時的池恩秀也在努力的研究姜智敏和姜宇宙玩過的地方。

全振國的媽媽鄭美珍將他和全爸爸送走後來到監獄找池恩秀,得知她已經出獄了,鄭美珍生氣的表示不要讓自己碰到她,否則自己不會輕易放過她的。鄭美珍來到監獄的畫面被金延俊的人拍了下來發給他,但卻被世美在中間截掉了。原來,池恩秀在金延俊挨打時幫過他,所以金延俊才想找她。

池恩秀故意來到超市偶遇姜智敏,並主動提出幫他給姜宇宙做紫菜包飯。作為交換,姜智敏答應幫她給房子刷漆。池恩秀主動幫他擦掉了臉上的油漆,姜智敏害羞的離開了。池恩秀拿著自己給姜宇宙畫的畫來找姜智敏,姜智敏很是感動,急忙將畫拿給了宇宙,宇宙看後很是激動,想要讓池恩秀教自己畫畫,聽聞此,池恩秀很是開心的同意了。

第6集池恩秀約姜智敏看電影 金浩蘭開始懷疑姜宇宙的身世

尹秘書來到墓地看池恩秀的父親,為了表達自己的歉意,尹秘書將一個信封塞到了池爸爸的骨灰下,並表示自己會在金浩蘭那裡守護住池恩秀的。原來十年前,池爸爸和尹秘書發生了爭執,尹秘書間接導致池爸爸被車撞。

池恩秀來為姜宇宙補習,看著開心畫畫的兩個人,姜智敏很是感動。池恩秀拒絕了姜智敏給自己的補習費,但姜智敏還是偷偷的將其放進池恩秀的包裡,池恩秀心中有所觸動。尹秘書拍下了池恩秀和姜智敏的照片拿給金浩蘭看,得知他們倆個在談戀愛,金浩蘭很是驚訝,也想起了姜智敏曾經諷刺自己的事情。尹秘書離開後,金浩蘭將他拍的照片拿給金室長去確認。

姜智敏的媽媽去新沙洞為兒子薑智敏算卦,得知兒子身邊有兩個女人,姜媽媽很是傷心。世美回想起自己在姜智敏家門口看到姜智敏送一個女人出門,心裡很是疑惑那個女人到底是誰。此時的池恩秀很是想念女兒姜宇宙,恰好姜宇宙發來信息表達了要上課的意願,池恩秀很是開心的去給女兒補習。池恩秀和姜宇宙聊天時,意外得知姜宇宙和自己一樣愛吃桃子,心裡很是驚訝。得知姜智敏不能回來給姜宇宙做飯,池恩秀主動提出自己做飯給姜宇宙吃,看著開心吃著自己做的飯的女兒,池恩秀很是欣慰。姜智敏回家後看著池恩秀做的飯很是感動,這時,全振國的媽媽鄭美珍來給姜宇宙送好吃的,意外發現了池恩秀。

池恩秀和鄭美珍是同期獄友,池恩秀為保護鄭美珍挨了其他獄友的毒打,還將自己的錢拿給即將出獄的鄭美珍,鄭美珍叮囑池恩秀出獄後一定要找自己,但池恩秀並未立即找她。再次重逢的兩個人很是激動,鄭美珍給池恩秀買了很多吃的,並將自己老公在金浩蘭公司工作的事情告訴她,趁機詢問她女兒的事情。聽聞此,池恩秀並未多言,只道自己不想活在過去。得知姜宇宙因為沒有媽媽被同學排擠的事情,池恩秀很是失落。姜宇宙因為自己沒有媽媽被同學欺負,自己獨自躲起來哭,池恩秀看到後很是心疼,便請求鄭美珍帶自己參加姜宇宙班級的媽媽會談。

池恩秀順利成為了姜宇宙班裡的一日教師,開心的教孩子們用花生醬、咖啡等食品畫畫。課後,排擠宇宙的那個女生錫媛想讓池恩秀教自己畫畫,但池恩秀為了姜宇宙直接將其拒絕,姜宇宙很是開心的向爸爸炫耀這一切。晚上,池恩秀跟著姜智敏來到便利店,再次製造偶遇。倆人聊天間,姜智敏向池恩秀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並答應了陪她去看電影。得知金浩蘭將爸爸的骨灰移走,池恩秀很是生氣的去找她。面對金浩蘭的諷刺,池恩秀並未聽之任之,而是生氣回懟。

得知池恩秀確實在和世美的前夫姜智敏談戀愛,金浩蘭很是驚訝,但也很疑惑為什麼尹秘書沒將孩子的事情透露給她。姜智敏本來和池恩秀約好看電影,但由於要臨時加班,不得已在三個小時後才去赴約。看著一直在等自己的池恩秀,姜智敏很是感動。世美因為金延俊的事情向金浩蘭道歉,金浩蘭意外得知姜宇宙不是世美的親生女兒,心裡很是驚訝,急忙趕去姜智敏家。姜宇宙用花生醬畫了池恩秀,池恩秀看到後很是感動。看著池恩秀滿臉母愛的看著姜宇宙,金浩蘭開始懷疑姜宇宙是自己讓尹秘書處理掉的孩子。

 

第7集金延俊池恩秀相認 姜智敏池恩秀感情升溫

尹秘書在給金浩蘭送池恩秀和姜智敏的照片時,金浩蘭詢問姜智敏孩子的事情,尹秘書只道自己以為不重要就沒告訴她。聽聞此,金浩蘭並未在尹秘書面前表露出自己對孩子的懷疑,轉而卻讓自己的手下去調查姜宇宙的身世。

姜智敏的同事們帶著姜宇宙和池恩秀去參加D.O.的美術大會,而本來約定好陪宇宙一起去的姑姑則被宇宙放了鴿子。到了D.O.集團的池恩秀很是慌亂,但姜宇宙激動的跑了進去,池恩秀只好跟了進去。比賽現場,金浩蘭故意停留在姜宇宙面前詢問她的名字,單純的姜宇宙一一作答,但池恩秀並不那麼自在。再見到金浩蘭的池恩秀止不住回憶起往事,一時間呼吸難耐,產生了錯覺,昏了過去,還好姜智敏及時趕到,將其送回家。晚上,恩秀夢到了前夫金基范家暴自己,倆人扭打在一起的畫面。放心不下池恩秀的鄭美珍趕到池恩秀家,看到了做噩夢的池恩秀滿身是汗,心疼的將其叫醒,抱著她安慰道忘記過去,重新開始。

得知池恩秀生病了,姜智敏很是擔心,下班路上買了粥去看她。姜智敏本想將粥掛到門把手上離開,但卻看到池恩秀家的門開著,擔心的走了進去,意外發現發燒的池恩秀。暖心的姜智敏照顧生病的池恩秀,還為其做了飯,醒來的池恩秀看到桌上的藥和飯菜,心裡很是感動,衝動的將姜智敏留下來。池恩秀向姜智敏表達了感謝,面對姜智敏的詢問,池恩秀直言自己有心理陰影,以前被前夫家暴過,不管怎麼想要忘記,還是會偶爾做噩夢想起來。聽聞此,姜智敏只道刀割的傷口會恢復,但心靈上的傷口不會恢復,時而想起的噩夢會讓人痛苦。金延俊不聽世美的勸阻,急忙跑出去打探池恩秀的下落,恰巧目睹了池恩秀送姜智敏離開的畫面,激動的抱住了池恩秀。

回到家的姜智敏回想起金延俊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的話,再聯繫他抱著池恩秀的畫面,心裡很是驚訝。金延俊看到了池恩秀簡陋的房子,很是心疼的讓她跟自己去酒店住,但被池恩秀拒絕了。回到酒店的金延俊很是開心,但也很是疑惑站在池恩秀身旁的那個男人是誰。得知金延俊找到了自己一直在找的人,世美很是驚訝,急忙詢問他怎麼找到的,但金延俊並未告訴她。

池恩秀做了紫菜包飯給姜宇宙,還為她買了一條項鏈,姜宇宙很是開心,作為回報,姜宇宙將自己的照片集送給了池恩秀。看著慢慢長大的姜宇宙,池恩秀感動的哭了。得知姜宇宙患過哮喘,回想起池恩秀獄裡的孩子也有哮喘,金浩蘭更加懷疑姜宇宙的身份,急忙派人去調查她被收養的時間。尹秘書來到孤兒院,請求院長將姜宇宙被收養的全部信息抹掉。

姜智敏如約採訪金延俊,金延俊主動談及自己和池恩秀的關係,直言池恩秀是把自己撈出泥潭的女人,也是從現在開始自己要守護的女人。聽聞此,姜智敏勸他不要和別的記者提及此事,並表示金延俊根本不知道怎麼去守護一個人。世美攔住結束採訪的姜智敏,面對世美的懺悔,姜智敏並未理睬,只道自己有約。姜智敏回想起姜宇宙差點被煤氣毒死的事情,心裡很是生氣。

池恩秀帶著有壓力的姜智敏去輪滑,倆人很是開心的玩耍。回去的路上,姜智敏將自己前妻出軌的事情告訴了池恩秀,池恩秀將自己和金延俊的關係告訴了姜智敏,直言自己不希望姜智敏誤會。得知池恩秀只是將自己當成弟弟,金延俊很是失落,攔住了準備離開的姜智敏,生氣的表示自己不喜歡他看池恩秀的眼神。姜智敏來到父母家和爸爸喝酒時,姜爸爸直言自己希望姜智敏的內心變得溫暖,聽聞此,姜智敏陷入了思考。

得知手下並未查到姜宇宙的領養記錄,金浩蘭虛情假意的找世美聊天,從姜宇宙的照片中看到了池恩秀爸爸送的毛毯,心裡很是驚訝,急忙出去找姜宇宙。姜智敏拜託池恩秀去接姜宇宙,並約了她看電影。池恩秀趕到學校門口,意外看到了金浩蘭帶姜宇宙上車的畫面,急忙上前拉住了金浩蘭。

 

第8集姜智敏池恩秀在一起 姜宇宙和池恩秀的關係暴露

金浩蘭故意拿了姜宇宙的頭髮去做DNA檢測,喃喃自語自己不會讓她如願當上後媽的。姜宇宙姜金浩蘭摸了自己頭的事情告訴池恩秀,但池恩秀並未多想。池恩秀帶姜宇宙來自己家上美術課,上完課的兩個人曬著太陽聊著天,池恩秀將自己有一張不能給任何人看的照片的事情告訴了姜宇宙,並答應姜宇宙等到合適時機會第一個拿給她看。姜宇宙拍了照片發給姜智敏,看著照片中的池恩秀和姜宇宙,姜智敏很是觸動。同事們看到了姜智敏手機裡的照片,八卦的詢問他和池恩秀的關係,姜智敏害羞的跑開了。姜智敏來接姜宇宙,並和池恩秀一起吃了烤肉。

金浩蘭將尹秘書叫到河邊,詢問他是否真的將池恩秀的孩子扔進了河裡,並將姜宇宙的頭髮拿給了他,讓他親自去檢測DNA。為感謝池恩秀,姜智敏買了紅酒送給他,並約好看電影的時間。池恩秀洗了很多葡萄要做葡萄酒,鄭美珍拿著餅乾來找池恩秀,並將姜宇宙和海英吵架的事情告訴了她。得知姜宇宙因為沒有媽媽被同學欺負,池恩秀急忙跑去找姜宇宙,正趕上她被海英的媽媽教訓著。聽著海英媽媽尖酸刻薄的話語,池恩秀很是生氣的回懟了她,急忙將姜宇宙帶走。目睹全過程的世美並未下車幫宇宙,而是對池恩秀的出現驚訝不已。

姜智敏媽媽為了給姜智敏介紹女朋友,執意要讓姜宇宙和自己生活,因為她認為只有這樣,姜智敏才有時間追求自己的幸福。池恩秀將姜宇宙送到爺爺家後,姜宇宙抱住了池恩秀,向她表達了自己的喜歡,池恩秀很是感動的回抱了姜宇宙,直言自己也很喜歡她。一路跟著池恩秀和姜宇宙的世美突然出現在池恩秀身後,警告池恩秀不要越界,並不知廉恥的將自己準備和姜智敏復婚的事情告訴池恩秀。聽聞此,池恩秀並未妥協,質問她姜宇宙需要媽媽的時候她在哪,姜宇宙被冤枉被罵的時候她在哪,直言她雖然是宇宙的媽媽,但沒辦法理直氣壯的站在宇宙身邊,並表達了自己對姜智敏的喜歡,直言自己賭上了全部來贏她。

姜智敏看到有一個叫金香奇的不知長相的作家的美術作品「媽媽」被拍賣到20億元,急忙打電話給相關記者打探此事。借了投影儀的姜智敏來到池恩秀家找她,無意間得知池恩秀想要做葡萄酒,姜智敏便提議和池恩秀一起做葡萄酒,倆人開心的踩著葡萄,互相攙扶,很是開心。姜智敏將投影儀放在池恩秀家的天台,倆人一起看了池恩秀想看但沒看上的電影。趕來找池恩秀的金延俊看到池恩秀和姜智敏在一起,很是失落的離開了。看完電影的池恩秀詢問姜智敏是否還想姜宇宙的媽媽,面對姜智敏的否認,池恩秀衝動的和姜智敏表白,但被姜智敏拒絕了,姜智敏認為自己的傷口還沒癒合。

回去的路上,姜智敏回想起自己和池恩秀之間的點滴,急忙趕回去找池恩秀,無奈卻在門口聽到金延俊和池恩秀的談話,失落的獨自去喝酒。世美等在姜智敏家門口,將自己去見池恩秀的事情告訴了他,姜智敏很是生氣,直言自己和世美之間真的結束了。晚上,池恩秀髮信息詢問姜智敏是否到家,姜智敏並未回復。之後姜智敏並未聯繫她,直到姜宇宙奪得美術大會冠軍時,倆人才陰差陽錯的見了面。得知姜宇宙被欺負時池恩秀主動保護她,姜智敏很是感動。面對池恩秀的詢問,姜智敏直言自己和池恩秀在一起時會不知不覺的笑起來,聽聞此,池恩秀只道姜智敏是她人生中遇到的最暖心的人。眼看著池恩秀哭著離開,姜智敏攔住了她,倆人緊緊相擁。

池恩秀和姜智敏陪姜宇宙來領獎,世美很是嫉妒,這時,金浩蘭將池恩秀和姜宇宙的DNA鑒定拿給世美,肆意挑撥她和姜智敏的關係。回去的路上,姜智敏主動牽了池恩秀的手,倆人親密抱在一起。金浩蘭得知尹秘書背叛自己的事情,面對尹秘書的請求,金浩蘭並未答應。世美派人將池恩秀抱著剛出生的姜宇宙的照片偷了出來給姜智敏,並開車等在姜智敏家門口觀察姜智敏的反應。

 

第9集尹秘書被害 姜智敏池恩秀分手

姜智敏看著池恩秀抱著剛出生的姜宇宙的照片,一時間疑惑不已。這時,池恩秀打電話詢問姜宇宙是否在家,姜智敏並未多言。池恩秀看著自己和姜智敏一起做的葡萄酒,想著姜智敏對自己說過的話,一時間有些失落,因為自己不是真心愛姜智敏。得知金浩蘭一個人生活,鄭美英意識到池恩秀的女兒不見了,急忙將此事告訴池恩秀,池恩秀只好將姜宇宙是自己女兒的事情告訴了她。得知池恩秀想要通過嫁給姜智敏來守護自己的女兒,鄭美英很是驚訝。

姜智敏拿著照片來質問世美,警告她不要因為這件事傷害池恩秀,聽聞此,想要復合的世美很是不能接受,生氣的表示池恩秀接近他是有目的的,但姜智敏並未理睬。聽到姜智敏和世美的談話,金延俊心裡很是驚訝,急忙去給池恩秀換鎖。姜智敏約池恩秀來自己家吃飯,看著坐在一起開心吃飯的池恩秀和姜宇宙,姜智敏心裡很是糾結。金浩蘭以尹秘書兒子的性命為條件威脅尹秘書,為了保護自己的兒子,尹秘書不惜跪在金浩蘭面前求她,並答應幫她處理掉姜宇宙。

姜智敏家,姜智敏看著池恩秀和姜宇宙開心玩耍的畫面,心裡很是不舒服。姜智敏拿著姜宇宙被抱養時的被子將姜宇宙被領養的事情告訴了池恩秀,直言每次姜宇宙說自己抱著這個被子有安全感時,自己心裡特別心疼,也很憤怒什麼樣的父母才能遺棄這麼漂亮的孩子,聽聞此,池恩秀心裡很是慌亂。池恩秀和姜智敏簽手的畫面被姜智敏的妹妹看到,妹妹激動的拍下了照片拿給姜爸爸和姜媽媽看,倆人很是激動。

姜智敏看著池恩秀對自己含情脈脈的樣子,心裡很是糾結,面對池恩秀的詢問,姜智敏直言池恩秀看起來很愛自己,並提議要和她更進一步,池恩秀也同意了。就在池恩秀脫衣服時,姜智敏制止了她,面對池恩秀的詢問,姜智敏拿著照片質問她。池恩秀當即表示自己早就知道姜宇宙是自己的女兒,也承認了自己想要借姜智敏留在姜宇宙身邊。聽聞此,姜智敏生氣的不想聽池恩秀的任何解釋,並讓她再也不要出現在自己面前。回想著池恩秀對自己說過的話,姜智敏心裡很是難過,崩潰的哭了起來。

意識到這一切都是金浩蘭的操作,池恩秀生氣的跑去找她,面對金浩蘭的冷嘲熱諷,池恩秀直言不論她怎麼做都不會搶走自己的女兒,而且自己一定會嫁給姜智敏。聽聞此,金浩蘭將尹秘書拍下的照片扔給她,直言不要太相信尹秘書。看著尹秘書拍下的照片,池恩秀很是生氣的質問尹秘書為什麼那麼做,尹秘書本想解釋,但看到了金浩蘭的人一直在監視自己,無奈之下只好任由池恩秀誤會。

姜宇宙偷偷打電話給池恩秀,但被姜智敏掛掉了。姜宇宙姑姑從姜宇宙的口中打探到姜智敏的女朋友是姜宇宙的美術補課老師,三個人還一起去野餐了,得知此事的姜爸爸和姜媽媽很是開心。池恩秀向姜智敏表達了歉意,並表示所有的心動瞬間都是真的,但姜智敏並未相信。

得知十年前是金浩蘭派自己去當特派記者,姜智敏很是驚訝,急忙詢問金浩蘭為什麼贊助自己。姜智敏跑去警局詢問金基范案件的主犯,另一邊的池恩秀則被世美威脅不要再去接近姜智敏。尹秘書拿著自己掌握的金浩蘭的罪證威脅她不要傷害池恩秀母女,聽著錄音,金浩蘭有些慌亂。尹秘書聯繫姜智敏,準備將金浩蘭和池恩秀的事情告訴他。池恩秀打電話給姜智敏,但姜智敏沒接。池恩秀打電話給尹秘書,面對池恩秀的詢問,尹秘書只道自己會揭露真相的。池恩秀準備將自己坐牢的事情告訴姜智敏時,尹秘書從樓上掉了下來。原來,十年前,尹秘書就瞭解了一些實情。

 

第10集尹尚奎去世 姜智敏質問金浩蘭

姜智敏和池恩秀目睹了尹尚奎墜樓的畫面,急忙報警並將尹秘書送去醫院搶救。醫院裡,姜智敏意識到尹秘書就是給自己打電話的人,心裡面疑惑不已。尹秘書搶救無效去世了,池恩秀難過的哭了。看到電視上播報的尹秘書被定為自殺,池恩秀急忙跑去警局報案,得知此事的姜智敏也趕去警局,看著難掩悲傷的池恩秀,姜智敏心中很是疑惑倆人的關係。面對姜智敏的詢問,池恩秀忽然想起了尹秘書和自己說過的話,意識到尹秘書的死和金浩蘭有關,急忙趕去找金浩蘭。得知尹秘書去世,金浩蘭急忙打電話給自己的下屬詢問尹秘書手裡的資料去了哪裡。

世美來找金浩蘭,希望她能幫忙將金延俊簽名會辦在姜智敏妹妹的賣場,因為姜智敏妹妹是為了讓自己和宇宙相處得更好必須要拉到自己這邊的人。世美趁機詢問金浩蘭為什麼討厭池恩秀,聽到答案的金浩蘭急忙打電話給律師,向他打探池恩秀的具體情報信息。池恩秀來找金浩蘭,質問她是否害死了尹秘書,金浩蘭矢口否認,並栽贓到池恩秀身上,直言都是因為池恩秀,尹秘書才死的,並表示下一個受害者很有可能就是姜宇宙,聽聞此,池恩秀很是生氣的警告金浩蘭不要碰姜宇宙,否則自己就和她同歸於盡。姜智敏來到尹秘書被害現場,意外發現了可以拍攝到當時情況的行車記錄儀。經過核查,尹秘書被害後確實有人從樓頂下去。

世美向金延俊打探她和池恩秀的關係,金延俊只道池恩秀已經結婚了,聽聞此,世美驚訝不已。姜智敏妹妹帶著父母去看姜宇宙,試圖從她嘴裡打探到池恩秀的信息,卻意外得知姜智敏疑似分手的信息。得知尹尚奎做過金浩蘭的秘書,池恩秀是金浩蘭的兒媳婦,姜智敏急忙找出自己曾經和獄裡的池恩秀之間往來的信件。池恩秀悼念完尹秘書後看到了待在自己家的金延俊,金延俊直言自己知道這十年裡池恩秀髮生的事情,也知道她和姜智敏在一起的原因,並表示自己會幫助她的。聽著金延俊的話,池恩秀很是感動。

姜智敏在看池恩秀的案子時,金延俊發信息約他見面。金延俊直言池恩秀一定不是故意欺騙姜智敏的,面對姜智敏的詢問,金延俊只道自己知道池恩秀想要的人不是自己。姜智敏來到父母家接姜宇宙,面對爸爸的詢問,姜智敏只道以後會告訴他的。回到家的姜智敏準備查看金延俊拿給自己的文件時,警察打來電話告訴他池恩秀案件的信息。姜智敏媽媽來找池恩秀,向她詢問為什麼和姜智敏分手,這時,姜智敏打電話將姜宇宙住院的事情告訴了她。得知姜宇宙住院,姜媽媽和池恩秀急忙趕到醫院。

池恩秀將自己以前的事情告訴了姜智敏,並將金浩蘭讓尹秘書殺死自己女兒的事情說了出來,得知此事的姜智敏趕到福利院去打探姜宇宙被收養前的情況。姜智敏拆開了金延俊拿給自己的文件,發現裡邊都是池恩秀寫給自己的信,心裡很是驚訝。金香奇畫家新作招待展上,姜智敏當眾質問金浩蘭關於信件等一系列的事情,金浩蘭心裡很是生氣。為了報復姜智敏,金浩蘭隻身來到醫院,面對池恩秀的詢問,金浩蘭大言不慚的表示自己是來看孫女的。

 

第11集金浩蘭誣賴池恩秀 世美挑撥離間

為了報復姜智敏,金浩蘭隻身來到醫院,面對池恩秀的詢問,金浩蘭大言不慚的表示自己是來看孫女的,趁機質問池恩秀是以什麼身份站在醫院的。姜智敏生氣的將金浩蘭趕走,並表示池恩秀作為自己愛的人留在醫院。聽聞此,金浩蘭很是驚訝。金浩蘭離開後,姜宇宙和家人打開了門,看到池恩秀的姜宇宙哭著抱住了她,希望她不要離開自己。見此景,躲在角落裡的世美很是崩潰。面對媽媽的詢問,姜智敏直言池恩秀是自己喜歡的人,但希望媽媽給自己些時間。為了更好的保護宇宙,姜智敏決定和池恩秀做筆交易。

世美生氣的質問金延俊為什麼欺騙自己,並表示自己不想讓殺人犯待在自己老公和孩子身邊,聽聞此,金延俊生氣的表示姜智敏已經不是世美的男人了,而且這些事情也不需要世美管。池恩秀打電話給警局試圖從尹秘書自殺為切口翻案,另一邊的姜智敏因為刁難金浩蘭被暫停工作。為了報復姜智敏,金浩蘭讓下屬去調查姜智敏和世美離婚的原因,試圖找到更大的條件威脅他。姜智敏找到了池恩秀坐牢時管理監獄的管理指導員,詢問她為什麼阻止自己和池恩秀見面。

得知尹尚奎被害後有人拿走了他手裡的文件,姜智敏很是疑惑。池恩秀拿走了尹尚奎的遺物,面對姜智敏的詢問,池恩秀只道尹秘書去世之前說過想要揭開真相,自己也想知道,聽聞此,姜智敏直言自己會幫她揭開真相的。得知姜媽媽想和自己吃飯,池恩秀果斷答應了。金延俊給姜宇宙買了衣服送到池恩秀家裡,倆人在一起的畫面被金浩蘭的下屬看到,並且報告給了金浩蘭。得知此事的金浩蘭質問世美為什麼不將此事告訴自己,看著猶豫不決的世美,金浩蘭直言她沒有資格戰勝池恩秀。聽著金浩蘭的話語,世美生氣的離開了。

夜裡,姜宇宙抱著被子來找姜智敏,詢問他為什麼要讓池恩秀和爺爺奶奶見面,雖然姜智敏只是說普通見面,但姜宇宙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態度,那就是同意池恩秀當自己的媽媽。第二天,雙方見面時,世美來找姜智敏妹妹,得知姜智敏父母去和池恩秀見面,心裡很是驚訝。吃完飯後,池恩秀送了禮物給姜智敏父母,這一幕被急忙趕來的世美看到,世美很是失落。姜智敏允許池恩秀可以隨時去看姜宇宙,池恩秀很是感動。世美生氣的去找池恩秀,威脅她離開,但池恩秀絲毫沒有害怕,反而警告世美不要去傷害姜宇宙。晚上,姜智敏和池恩秀互相想著對方入眠。

得知尹尚奎去世前嘴裡一直在說一串數字6049,姜智敏很是驚訝。姜智敏去找金浩蘭,將看守所所長叫到了金浩蘭公司。聽著姜智敏說的話,金浩蘭有些慌亂。池恩秀來看姜宇宙,答應她以後隨時可以見面。世美去找姜智敏媽媽,求她讓自己和姜智敏復合,並將池恩秀坐牢的事情告訴了姜媽媽。金浩蘭接受採訪時將自己孫女還活著的事情說了出來,並不要臉的誣賴池恩秀欺騙她。聽聞此,記者們紛紛跑去池恩秀家堵她,關鍵時刻,姜智敏出現,將她保護了起來。此時,咖啡廳裡,世美試圖告訴姜宇宙真相。

 

第12集姜智敏池恩秀結婚 姜宇宙質問池恩秀

姜智敏將池恩秀帶到了自己家,安慰她不要太擔心,並表示這只是戰前預警。面對池恩秀的詢問,姜智敏直言十年前池恩秀一直說要去見的記者就是自己,兩個人之間的往來信件被金浩蘭攔截了,並表示自己去找金浩蘭並不全是因為尹秘書的死,還和十年前池恩秀的案件有關。得知自己的案件要重新調查,池恩秀很是驚訝,便將當年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姜智敏。為了躲避老公金基范的暴力逃跑後住在了別的地方,案發當天,金基范找了過來,池恩秀雖然是為了保護肚子裡孩子拿刀嚇唬他,但絕對沒有捅他。池恩秀直言自己失去意識再醒來後就看到了金基范死在自己面前,控訴的時候說要證明家庭暴力的護士沒有出庭,父親也車禍去世,自己很是絕望的想要自殺,但為了重新見到自己的女兒,全都堅持了下來。聽聞此,姜智敏很是心疼。

姜媽媽崩潰的去找姜智敏,質問池恩秀是否真的坐過牢。得知池恩秀是姜宇宙的親媽,姜媽媽很是驚訝。看到金浩蘭孫女還活著的新聞,世美很是驚訝,這時,金延俊來質問世美,並警告她不要傷害池恩秀。正北區幫助少年少女家長的分享愛心盒飯服務活動上,姜智敏主動提出要去採訪金浩蘭。面對姜智敏的詢問,金浩蘭恬不知恥的謊稱尹秘書將姜宇宙和池恩秀的DNA報告給了自己,但姜智敏並未相信。姜智敏直言自己覺得金浩蘭很可怕,為了保護姜宇宙,姜智敏答應不再針對金浩蘭。池恩秀去找當年的律師,向他詢問當年的證人的事情,意外得知當年的護士辭職之後去了金浩蘭的公司,急忙趕去公司找她。面對池恩秀的詢問,證人吳恩淑直言自己有不能去的理由,聽聞此,池恩秀並未多言,只是將自己的手機號碼拿給了她,並表示隨時可以聯繫自己。

姜智敏來到基因研究所,得知尹秘書做過兩次DNA檢測,心裡很是疑惑。池恩秀來看姜宇宙,意外看到了姜智敏媽媽,姜媽媽生氣的表示自己不會同意她和姜智敏在一起的。得知姜媽媽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池恩秀慌亂不已。世美將姜宇宙帶走,遲遲不給送回來。池恩秀來找鄭美珍,但鄭美珍為了自己著想,假裝不認識池恩秀。回到家的姜智敏發現池恩秀不見了,急忙跑出去找她,終於在鞦韆處發現了池恩秀。第二天,池恩秀給姜智敏做好了早飯,倆人吃飯時,姜智敏將自己的新調查告訴了池恩秀,得知尹秘書死前一直在念6049,池恩秀很是疑惑。同樣疑惑的還有金浩蘭,金浩蘭讓自己的屬下去調查此事。

世美帶姜宇宙吃飯時,因為有事著急離開,將姜宇宙一個人扔到了餐廳。就在姜宇宙準備打電話給池恩秀時,金浩蘭出現將姜宇宙帶走坐船,並將照片發給池恩秀,以此威脅她。池恩秀將姜宇宙背回家後暈了過去,姜智敏細心照顧她,並表示自己會守護住她和姜宇宙的。聽著姜智敏的深情告白,池恩秀很是感動,但不想拖累他,好在姜智敏主動抱住了她,倆人深情相擁。看到這一幕的姜媽媽心裡很是驚訝,但沒有阻止。姜智敏叮囑姜宇宙不要和陌生人走,特別是今天帶走她的那個會長。

面對世美的道歉,姜智敏並未多言,只道自己想和池恩秀幸福的在一起。姜智敏媽媽哭著來找池恩秀,質問她為什麼這樣,聽著姜媽媽的話語,池恩秀很是慚愧,跪著向她道歉。姜媽媽同意池恩秀和姜智敏在一起,並叮囑姜智敏不要將池恩秀坐牢的事情告訴其他人。姜智敏和池恩秀帶著姜宇宙拍了婚紗照,並且去看了池爸爸。兩個人的婚禮如期舉行,大家都很開心,但姜宇宙卻當場質問池恩秀是否真的殺了人。

 

第13集池恩秀金浩蘭大打出手 姜宇宙病情加重

姜智敏和池恩秀婚禮如期而至,姜智敏一家都非常開心,池恩秀也答應和婆婆自己會和姜智敏好好生活的。看著池恩秀和姜智敏的合照,金浩蘭急忙打電話給殷世美,面對殷世美的詢問,金浩蘭只道她沒有遵守和自己的約定。為了破壞池恩秀的幸福,金浩蘭將池恩秀和自己兒子的結婚照寄給她,但被池恩秀生氣的撕碎了。急忙趕到婚禮現場的殷世美碰到了金浩蘭,警告她不要傷害姜宇宙,並表示自己無力阻擋姜智敏和殺人犯結婚,殊不知倆人的對話被姜宇宙聽到。姜宇宙當場質問池恩秀是否是殺人犯,慌亂間,姜宇宙的哮喘發作,暈了過去。看著被搞砸的婚禮,金浩蘭似乎有一種報復的快感。

醫院裡,姜爸爸想要去找始作俑者殷世美質問,但被姜媽媽阻攔了。得知姜媽媽早就知道池恩秀是殺人犯,姜爸爸很是驚訝。金延俊質問殷世美為什麼那麼做,殷世美愧疚的表示自己只是想阻止金浩蘭,並不知道姜宇宙在那裡,聽聞此,金延俊猜到這一切都是金浩蘭設的局。意識到自己被當作棋子的殷世美很是生氣的要去找金浩蘭理論,金延俊急忙將其攔下,當即表示自己會去對付金浩蘭的。得知姜宇宙的病情變得嚴重,姜智敏很是擔心,但並未將此事告訴池恩秀。回到家的池恩秀回想著姜宇宙質問自己的畫面,心裡十分難受,一時間淚流滿面。

姜宇宙醒了過來,但並不理會姜智敏和池恩秀。池恩秀向姜宇宙道歉,直言自己曾經過得很糟糕,直到遇到了姜宇宙,生活才變得美好起來,為了不傷害姜宇宙,自己才沒把以前的事情告訴她,並向她保證自己絕對沒殺過人。姜智敏一家成了小區的八卦對象,姜智敏妹妹生氣的發信息給殷世美,指責她的所作所為。醫院門口,殷世美打電話求姜智敏見自己一面,但被姜智敏拒絕了,就在她想要離開的時候,卻碰到了同樣趕來醫院的姜媽媽。姜媽媽生氣的打了殷世美,警告她不要再來傷害姜宇宙,也不要再來破壞姜智敏的婚姻。

金延俊主動約李會長打球,無意間向她透露了自己不想繼續和D.O.集團續約的想法。池恩秀給姜智敏打電話時忽然想起了金基范被害現場的一切事情,急忙將自己在失去意識之前聽到口哨聲音的事情告訴了姜智敏,姜智敏直言自己一定會將兇手找出來,還她一個清白的。殊不知,倆人說話的畫面被金基范的司機樸司機聽到了,而且樸司機一直跟著姜智敏來到姜宇宙的病房。察覺到異常的池恩秀堵住了他,詢問他為什麼跟蹤姜智敏,樸司機只道尹秘書去世前找過自己,並將金基范和金浩蘭吵架,質問她裝媽媽遊戲是否好玩的事情告訴了池恩秀。

經過多項檢查,姜宇宙被確診為原發性肺動脈高血壓,並且已經發展到晚期,如果藥物治療不起作用的話,姜宇宙就只剩下最後一年的時間了。得知此事的姜智敏很是傷心,一個人坐在醫院門口哭。藥物治療對姜宇宙完全不起作用,無奈之下,醫生只好提出生體肺移植,但危險係數極高,聽牆角的池恩秀急忙提出自己給姜宇宙移植,但由於醫院規定供植者只能在家人之間進行,池恩秀並不符合條件。姜智敏一個人接受著移植前的各種檢查,池恩秀很是心疼,便拜託金延俊找人幫自己做配型檢查。得知姜宇宙病情很嚴重,金浩蘭特意跑到池恩秀家諷刺她,池恩秀生氣的打了她,並趁機揪下了她的頭髮,想要檢驗她和金基范的關係。

姜宇宙詢問姜智敏第一次知道池恩秀是殺人犯時的心情,姜智敏直言自己相信池恩秀,因為她那個時候是為了保護孩子才背下的罪名。聽聞此,姜宇宙詢問那個孩子在哪裡,就在姜智敏想要將姜宇宙的身世告訴她時,護士急忙來找他。姜智敏的配型並未成功,池恩秀提議自己給姜宇宙捐肺,姜智敏雖然很擔心池恩秀,但又沒別的辦法,心裡糾結不已。

 

第14集金浩蘭秘密曝光 倫理委員會順利召開

姜宇宙無意間聽到姜智敏和池恩秀討論給自己捐肺的對話,心裡很是失落,便向姑姑詢問自己的病情,但毫不知情的姑姑並未多想。回想起池恩秀和自己說過的話,姜智敏心裡很是糾結。看到如此憔悴的哥哥,姜智敏的妹妹很是疑惑,急忙將姜智敏的狀態告訴了姜媽媽。金延俊向李會長詢問金香奇畫家的事情,李會長直言金浩蘭會長全力支援金香奇,三年前的金香奇是像彗星一樣登場的新人,也因為不露臉的畫家而有名,其實他的畫並沒有什麼令人關注的點,只是因為D.O.藝術部門一直在持續買進,金香奇畫家的身價才會一直漲。面對金延俊的詢問,李會長只道傳聞中金浩蘭和金香奇關係不一般,並將金香奇的工作室在南揚州的事情告訴了他。

得知倫理委員會正在討論是否允許池恩秀救姜宇宙的事情,金浩蘭又開始動搞破壞的心思了。金浩蘭來到姜宇宙所在的醫院找院長,故意將姜宇宙是自己孫女的事情說了出來,假裝很好心的表示要帶姜宇宙出國救治。姜宇宙拒絕吃藥,而且也不願意和姜智敏說話。看著憔悴的姜智敏,池恩秀暖心安慰他。倆人說話間,病房裡的姜宇宙哭著鬧著要回家,崩潰的表示反正自己都是要死的,並將自己聽到姜智敏哭泣的事情說了出來。就在姜智敏父母疑惑不已時,池恩秀急忙出現,主動提出自己要和姜宇宙談談。看著哭泣不已的姜宇宙,池恩秀只道她不會有事的,自己一定會救活她的,並勸說姜宇宙接受自己的移植。

姜智敏將姜宇宙的病情告訴了家人,得知姜宇宙需要肺部移植才可以繼續活下去,姜媽媽一行人很是難過。面對家人的詢問,姜智敏便將池恩秀是姜宇宙親生母親的事情說了出來。看著睡著的姜宇宙,池恩秀暗暗道自己一定會救她的。為了感謝金延俊幫自己找醫生做配型檢查,池恩秀特意買了他小時候愛吃的核桃餅乾給他,金延俊只道池恩秀想做什麼就去做,自己會幫她掃清阻礙。殊不知,倆人的對話被殷世美聽到,面對殷世美的詢問,金延俊並未多言。

為了證明自己是姜宇宙的親生母親,池恩秀將自己保存的關於姜宇宙的東西都整理了出來。池恩秀來到大法院記錄閱覽室查看金基范的屍檢報告,試圖從其中查到些蛛絲馬跡。姜智敏媽媽陪姜宇宙曬太陽,姜宇宙向她詢問為什麼要池恩秀給自己配型,奶奶並未將池恩秀的真實身份說出來,只道那是因為池恩秀愛她。金浩蘭主動給姜宇宙提供去日本做手術的機會,但前提是讓姜智敏趕走池恩秀,得知此事的姜智敏直言如果金浩蘭再耍花招,自己就讓她死在自己手裡。

喝醉的殷世美找到池恩秀,求她一定要救活姜宇宙。金浩蘭約金延俊見面,金延俊想要趁去洗手間的時間找關於金香奇的線索,但被金浩蘭的屬下發現了。為了救活姜宇宙,又不讓池恩秀受傷,姜智敏決定相信金浩蘭,並將此事告訴了池恩秀,主動和她提出了分手。

池恩秀主動找了院長,求他重新召開倫理委員會。在金延俊和姜智敏的努力下,倫理委員會重新召開,金浩蘭通過金香奇製造出秘密資金的事情暴露,金浩蘭陷入了輿論之中。倫理委員會上,鄭美珍前來為池恩秀作證,池恩秀非常真誠的作了闡述,經過討論,大家一致通過了池恩秀的活體肺捐贈。就在池恩秀感謝大家時,金浩蘭急忙出現,想要以患者奶奶的身份阻攔這次手術,無奈池恩秀早就知道了金浩蘭和金基范並非親生母子的事情,當即將DNA報告拿給金浩蘭,生氣的表示她沒有任何資格插手此事。

 

第15集金浩蘭教唆殺人 池恩秀洗脫冤屈

得知池恩秀和姜智敏一行人做了一場戲給自己,金浩蘭很是生氣。東部支檢樸泰鎮檢察官拿著金浩蘭漏稅的壓收搜查令狀來到D.O.集團,將會長室、秘書室、D.O.物流中心、市場組的資料全部帶走。池恩秀帶著花和姜智敏一起來到醫院看望姜宇宙,但她害怕宇宙不想看到自己,只好拜託姜智敏幫自己帶花給她。得知池恩秀將會將肺移植給自己,姜宇宙很是擔心她。姜智敏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並將此事告訴了池恩秀,池恩秀暗暗發誓自己要成為不讓姜宇宙羞愧的媽媽。病房裡的姜宇宙趴在桌子上睡著了,殷世美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在床上,為其蓋好了被子,並且寫了信給她。醒來後的姜宇宙看到了媽媽留下的信,上邊寫著殷世美對她的歉意,以及池恩秀被冤枉成殺人犯的事情。

金浩蘭準備出發去檢察院,池恩秀急忙來找她,詢問她隱瞞金基范的身份是害怕別人的指指點點,還是害怕給D.O.化妝品帶來負面影響,並且生氣的表示金基范被害的真相自己一定會查清楚。事到臨頭,金浩蘭還面不改色的向記者們否定了自己的負面新聞。警局裡,文刑警無意間發現了尹秘書被害當晚的嫌疑人黃科長,急忙打電話通知姜智敏。姜智敏急忙趕去警察局和警察一起審問黃科長,質問他是否受金浩蘭指使謀害尹尚奎,但黃科長死活不開口。

池恩秀帶著姜宇宙的朋友們來醫院看望姜宇宙,看著姜宇宙很開心的和小朋友們聊天,池恩秀很是欣慰。鄭美珍勸池恩秀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告訴姜宇宙,但池恩秀認為比起宇宙相信自己,健康最重要,並表示自己答應過姜智敏,既要救活姜宇宙,也要保護好自己。聽著池恩秀對未來的暢想,鄭美珍很是觸動,同樣被感動到的還有姜智敏的媽媽。

經過調查,金浩蘭幾乎沒有破綻,查了所有的賬戶,沒有錢轉進來的痕跡,打給金香奇的錢是從美國的銀行轉到越南的銀行,很難追查,她的洗錢嫌疑證據不足。

姜智敏將黃科長的事情告訴了池恩秀,並將他的貼身物品拿給她看,池恩秀意外發現了金基范的手錶。姜智敏派人偽裝成金浩蘭的下屬將黃科長帶到偏僻的地方,質問他為什麼會拿著金基范的手錶。就在黃科長準備慌亂的逃跑時,池恩秀和警察趕到了現場,無奈之下,黃科長只道自己失手殺了尹秘書,但並未殺害金基范,也承認自己受人指使在計劃的時間殺害金基范。按照黃科長交代的線索,姜智敏和池恩秀成功拿到了金浩蘭和他的錄音,也得知金浩蘭雇他殺死金基范,然後嫁禍給池恩秀的事情。就在警察準備以教唆殺人罪名逮捕金浩蘭時,金浩蘭主動來自首,而當年在監獄裡欺負池恩秀的獄警也被抓了起來。一時間,金浩蘭教唆殺人的事情傳遍了全國。

金浩蘭當著姜智敏的面承認自己教唆黃科長殺害尹秘書和金基范,因為她覺得他們沒達到自己所期待的那樣。原來,金基范的爸爸整日家暴金浩蘭,家裡只有金浩蘭和金基范相依為命,但金基范卻變得整日酗酒,患有嚴重的心理疾病。為了不讓自己親手帶出來的D.O.集團毀在金基范手裡,金浩蘭才派人殺了他。回憶著自己在獄裡的時光,池恩秀很是崩潰的哭了起來,姜智敏很是心疼的抱住了她。

池恩秀帶著花來看望自己的爸爸,將自己無罪的事情告訴了他。殷世美發信息給池恩秀道歉,姜宇宙原諒了她,姜智敏媽媽也接納了她,一切都在朝著好的方向發展。鄭美珍幫姜智敏給池恩秀準備了浪漫的燭光晚餐,姜智敏將家屬關係證明書拿給了池恩秀,並將戒指給她戴上,池恩秀很是感動的向姜智敏表達了自己的感謝。池恩秀陪著姜宇宙畫畫,金延俊帶著玩具來看她。姜智敏來到墓地看望池爸爸,意外得知6049就是池爸爸的墓地位置,急忙讓人將其打開,果然在裡邊發現了一個帶有優盤的信封。經過查看優盤,姜智敏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秘密。

 

第16集姜宇宙手術順利 金浩蘭金雄雙雙入獄(結局)

十年前,金基范將池恩秀打暈過去後,金浩蘭手下的室長金雄持刀捅死了金基范,然後將自己手上的血抹到池恩秀的手上,最後用池恩秀的錄音打電話報警。金雄將此事告訴了池恩秀,直言如果早知道這樣,自己就殺完金基范之後再殺了池恩秀。聽聞此,池恩秀想要逃跑,但被金雄逮了回來,就在池恩秀被他勒得昏過去的時候,姜智敏急忙趕來,將金雄打跑了。姜智敏急忙將池恩秀送到醫院,昏倒前的池恩秀將金雄殺死金基范的事情告訴了姜智敏。

醫院裡,醒來後的池恩秀得知自己父親的死並非意外,而是金雄撞死的,一時間難以接受,崩潰的哭倒在姜智敏的懷裡。得知金雄被全城通緝,金浩蘭慌亂不已。姜智敏父母帶著燉好的湯去看池恩秀,看著關心自己的姜爸爸和姜媽媽,池恩秀很是感動。得知金香奇畫家親自管理的人是金雄,姜智敏急忙和權刑警去看那些畫,意外的發現了UNG這個線索。金浩蘭的律師提議將罪責都推到金雄身上,但金浩蘭並不願意,她希望律師繼續為金雄辯護,並且不擇手段的幫他逃脫罪名。

姜智敏和權刑警來到金浩蘭家查看是否有金香奇的畫作,意外看到了滿身是血的金雄正在瘋狂的畫著畫,畫上是金浩蘭懷抱著一個嬰兒。金雄被抓後交代了所有的事情,得知此事的金浩蘭崩潰不已。原來,金基范一早就知道金雄是金浩蘭的親生兒子,並以此威脅金浩蘭,金浩蘭警告他不要動金雄,否則自己就殺了他。

金浩蘭的審判將於15天後開庭,金雄是殺害金基范的真正證人,以及他和金浩蘭的關係都被暴露出來,金雄使用金香奇這個假名的目的就是為了非法繼承巨額財產。對此,D.O.集團工會進行譴責集會,要求給金浩蘭和金雄重罰。池恩秀簽了臟器移植和屍體移植的合同書,因為捐贈一個人的肺是很危險的手術,她還委託醫院負責自己的屍體,得知此事的姜智敏很是低落。回到病房的姜智敏看到池恩秀悄悄在門口看姜宇宙,心裡很是心疼,索性將池恩秀受傷的事情告訴了姜宇宙,並準備將姜宇宙的身世告訴她,不料姜宇宙早就知道自己是被領養的。得知池恩秀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姜宇宙回想起自己和她相處的點滴,很是難過的哭了。

池恩秀來到監獄找金浩蘭,質問她為什麼要陷害自己,金浩蘭很是偏執的表示池恩秀欺騙了自己,她認為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為池恩秀。看著幾近崩潰的金浩蘭,池恩秀並未多言,只是讓她好好感受與孩子分離的感覺。家庭聚會,姜宇宙讓池恩秀來參加,看著為自己唱歌的媽媽,姜宇宙很是觸動。

姜宇宙的肺移植手術馬上開始,鄭美珍很是捨不得池恩秀,叮囑她一定要活著出來。姜智敏很是不捨的來到池恩秀的床前,看著情緒低落的姜智敏,池恩秀安慰他道能夠陪在他和姜宇宙身旁,自己就已經很滿足了,希望他不要因為自己傷心。手術室門口,姜宇宙叫了池恩秀媽媽,並向她表達了自己的感謝。手術中,池恩秀各項指標下降,是姜宇宙支撐她度過了危險時刻。

一年後,健康的姜宇宙和姜智敏帶著花去墓地與池恩秀會和,一家三口很是幸福的去祭拜池爸爸,尹尚奎的骨灰也被遷到了池爸爸的墓旁。金延俊再次得獎,殷世美依舊陪在他身旁。生活回歸正軌,幸福還在繼續。

【圖片cr:Channel A,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33,397 times, 18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