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從結婚開始戀愛】分集劇情1~15.人物介紹~周雨彤、龔俊*先婚後愛愛情劇



從結婚開始戀愛》劇情講述家居集團霸道女總裁鹿方寧和溫柔外科醫生凌睿,因契約結婚,婚後相愛的愛情故事。

年近三十卻從未有固定男友的霸道女總裁鹿方寧信奉「有錢和掙錢即王道」,一心想在公司內發展新家居品牌的她,卻被要求必須先結婚生子才能獲得機會,高智有顏的溫柔男醫生凌睿成為她的目標,鹿方寧使盡性感招數想要撩動凌睿就範,本以為凌睿不為所動是冷情冷感,不料凌醫生早在伺機反撩。

從結婚開始戀愛




該劇根據泰國作者Ms. Pitchaya Turdkwanchai文學作品《Samee Ngern phon》(譯文:這個平凡的男子)改編。

 

【相關文章】

結婚開始戀愛~分集劇情1-15

 

【劇名】:從結婚開始戀愛

【首播】:2020年10月29日

【類型】:都市愛情劇

【原著】:Ms. Pitchaya Turdkwanchai「Samee Ngern phon」

【主演】:周雨彤、龔俊

【集數】:35集

【簡介】:家居集團霸道女總裁鹿方寧和溫柔外科醫生凌睿,因契約結婚,婚後相愛的愛情故事。

 

【人物介紹】 

從結婚開始戀愛




鹿方寧-周雨彤 飾

鹿鳴集團千金兼總經理,冷面傲嬌、說一不二的霸道女總裁。

她兼具美貌與智慧,既富有女性魅力,又擁有毫不遜色於男人的魄力。

看似完美,內心敏感孤獨。她看上去總是毫無畏懼,直來直往,但內心十分懼怕受傷,所以她總是以先行攻擊的方式來避免失敗。

她三餐不定、拒絕生病,直接忽視了作為女性的性別優勢。

 

 

從結婚開始戀愛

凌睿-龔俊 飾

私人醫院外科大夫

 

 

從結婚開始戀愛



鹿亦堯-金澤 飾

對鹿方寧感情特殊的名義上的叔叔

 

 

從結婚開始戀愛

蔡思雨-吳曼思 飾

娛樂雜誌記者,後成鹿方寧閨蜜

 

【分集劇情】 

第1集一眼相中對象,霸道總裁追夫之路開始

婚禮現場,服務生紛紛猜測著今天的新娘:鹿方寧,作為鹿鳴集團的總經理,鹿家千金。其雷厲風行的行為舉止引來眾人猜測,這樣完美到不可思議的新娘將會走向誰的懷抱呢?走過潔白的長廊,鹿方寧穿著潔白婚紗,端莊地走向對面的身影,待凌睿與鹿方寧並排站住,鹿方寧果然不同常人一般,將凌睿拉入懷中,向眾賓客大聲宣示主權…

兩周前,鹿方寧來到公司巡查,有條不紊地安排工作,並且對自己弟弟鹿方宇亂花錢亂借錢的行為嚴加管教。可老鹿總卻仍催促著女兒相親。不顧父親的建議,鹿方寧來到董事會,董事們不滿年輕的鹿方寧主管大權,可鹿方寧同時也看不慣這幫老頑固,可自己所重視的英菲尼特項目卻被卡在了董事會投票的環節,為了拉票,鹿方寧帶著助手來看望剛生完孩子的董事之一:肖穎之,可肖穎之還未等鹿方寧開始勸說,便表示自己不會投贊成票。鹿方寧不屑於肖穎之口中的生兒育女圓滿生活,肖穎之卻莞爾一笑,讓鹿方寧與自己的孩子嘗試著共處一室。第一次近距離接受嬰兒的鹿方寧剎那間便被孩童稚嫩的哭聲打得落花流水。懵得團團轉得鹿方寧正手足無措,醫生凌睿便走進來緩緩地將嬰兒抱起,溫柔哄著,原本不停哭喊著得嬰兒看見凌睿得臉後卻面露笑容。為了哄小孩,兩人親密地湊在一起看著孩童,這一幕便被肖穎之拍了下來。見母親來到,鹿方寧扔下一張銀行卡便離開,根本不給肖穎之說話的機會。

一邊接著電話,一邊走在醫院中,誤打誤撞之下,鹿方寧走到了凌睿的辦公室,看到了凌睿更衣現場。凌睿對於眼前這個目不轉睛盯著自己的女人,感到十分神奇。鹿方寧不僅不避嫌,甚至饒有興趣地提醒凌睿繼續,本打算質問鹿方寧,可誰知此時,同事帶著文件來到了凌睿辦公室,情急之下,凌睿與鹿方寧躲在更衣簾後,本想和凌睿開個玩笑,誰知一拉開簾子,同事便看見了衣冠不整的凌睿以及貌美如花的鹿方寧。看著同事匆匆逃走,凌睿害羞不已,可鹿方寧卻一直大方地向凌睿表達自己想要與其相識的心思,主動要起聯絡方式。老實正經的凌睿只是勸告鹿方寧下次小心以防遇見有心人而吃虧。嘴上答應著,但鹿方寧的心頭終究是多了一個念頭。

離開醫院,鹿方寧去見自己的父親,與父親的關係不合,鹿方寧與父親針對結婚的事情吵了起來,父親以一票否定英菲尼特方案的條件命令鹿方寧在一年內結婚生子。與父親的矛盾,與後母的生疏以及弟弟的不爭氣,單獨一人回家的鹿方寧並不是住在完美的城堡裡。微波爐發出的暗淡燈光顯示出鹿方寧獨身一人的孤獨。癱坐在沙發上啃著薯片。回想到父親的話語,鹿方寧有些悶悶不樂,此時助手高爾凡的來電通知到父親果真暫停了自己的心血,鹿方寧徹底癱倒在沙發上。自己心心唸唸想要創造的家居品牌並不能就這樣倒下,鹿方寧一咬牙拿起電話,憤憤地給父親打起電話,雖然自己接受了父親的要求,但仍不會選擇向命運低頭。

一邊激烈運動,一邊篩選著自己的相親名單,完美主義至上的鹿方寧一味拒絕,始終沒有定下合使的人選。正在直播的「小萍萍」來到跆拳道練習場,為了向直播粉絲展示自己的訓練成果,卻又無奈於教練的缺席,「小萍萍」只能被迫與鹿方寧一同訓練。看著眼前的女強人,小萍萍一秒就被放倒。被再一次過肩摔的唐蘋蘋一秒就哭出聲,哀求著鹿方寧送自己去醫院,無奈於其身份為董事千金,鹿方寧本是千萬個不甘心,可轉念一想,醫院中的主任凌睿正是自己心儀的結婚對象,鹿方寧駕車帶唐蘋蘋來到醫院。

唐蘋蘋一到醫院便開始大吵大鬧,引來凌睿的注意,認真制止唐蘋蘋無理行為的凌睿再次引起鹿方寧的注意,可一心工作的凌睿並沒有再注意到鹿方寧,原本是即將錯開的兩人,可凌睿卻突然注意到鹿方寧脖子上被唐蘋蘋撓出來的傷口,賣起苦肉計的鹿方寧如願地回到凌睿的辦公室,上藥之後,鹿方寧一開口便問起凌睿的婚姻狀況。又一次莫名其妙的對話,凌睿覺得眼前這女人很是突然,但胸有成竹的鹿方寧不顧凌睿充滿疑惑的神情以及滿口的拒絕,滿面笑容地向凌睿告別。等出了辦公室,轉頭便吩咐自己的助手高爾凡查清凌睿的家世。看來無論如何,凌睿都無法飛出鹿方寧布下的網。

第2集為了夢想與心血,鹿方寧誤飲迷藥

凌睿回到家與父母相聚,一家人生活美滿其樂融融。可自己的小姑姑雅之卻苦悶著臉,原來是雅之拿了與前夫的分家費去投資而虧了四百萬。債主正是鹿方寧的弟弟鹿方宇。雅之拜託凌睿隱藏秘密,凌睿向姑姑承諾自己將一同想辦法。另一邊,鹿方寧嚴厲指責弟弟的不懂事,但還是在內心暗喜這一切之中的緣分,看著文件夾中凌睿的所有資料,鹿方寧竊喜不已。

第二天,債主與欠款者相見,鹿方寧與凌睿坐在辦公室。鹿方寧終於正式提出自己的計劃,用全部債務換兩人一年的婚姻約定,在暗自的心理交鋒下,凌睿還是拒絕了鹿方寧的方案,決定自己安排還款計劃。此時,唐蘋蘋突然闖進辦公室,叫囂著讓鹿方寧給自己道歉,父親唐董事聞聲趕來,看著不成氣數的女兒,唐董事心火上湧,百般勸說不聽,血氣攻心,唐董事捂著胸口說不出話。一旁站著的凌睿扶過唐老先生,咨詢起病狀,這時唐蘋蘋才知道自己的行為過火,看著唐蘋蘋對凌睿的諸多問題,鹿方寧開始察覺到事情不對勁,便迅速讓凌睿離開。

凌睿與同事聊起天,同事再次八卦起上一次鹿方寧的事情,可債務纏身的凌睿無力陪笑,眼前的解決辦法顯然只有一個,便是被總裁娶進門…

跆拳道館中,鹿方寧洩憤般猛擊拳包,和凌睿談判的失敗給以往都百戰百勝的鹿方寧失落不已,在高爾凡的提醒下,鹿方寧選擇走談情路線。

凌睿下班後便遭到唐蘋蘋的阻攔,可猶如鐵牆一般的凌睿油煙不進,正準備賣苦肉計的唐蘋蘋被後來的鹿方寧抓了個正著,看著唐蘋蘋的垃圾演技,鹿方寧一言拆穿,可此時鹿方寧同樣捧著一大束玫瑰花,想要感動凌睿。凌睿無奈下只能叫走鹿方寧,兩人坐在咖啡店,鹿方寧以自己三寸不爛之舌繼續勸說凌睿,可凌睿仍放不下自己對婚姻的看法,婚姻必須是兩個相愛的人的結晶。在執著的凌睿反覆拒絕下,鹿方寧無奈地坐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凌睿無情地離開。

唐老先生勸說自己的女兒唐蘋蘋不要再去公司搗亂,可唐蘋蘋卻想到利用自己的父親去醫院檢查,順便滿足自己見見凌睿的想法。獨寵女兒的唐老先生如女兒的願,再次來到醫院。看到朋友圈中唐蘋蘋偷拍到凌睿的照片,鹿方寧氣不打一處來,一怒之下便選擇採取高爾凡的建議,尋找律師追債。

寧靜的凌家被律師的到來攪亂,凌睿怒氣沖沖地找到鹿方寧,原以為凌睿即將就擒,可凌睿卻更堅定了自己拒絕鹿方寧的想法,遭到凌睿指責的鹿方寧頓時說不出話來,自己的做法確實有些強硬,但一貫的作風以及思維使得鹿方寧沒有別的做法。等到鹿方寧回到家,從沙發上驚醒時,眼角卻默默留下了眼淚。

家裡的氣氛顯得有些低沉,凌睿的沉默使得母親十分不滿,雅之心懷愧疚,內心彷彿處在熱鍋上,焦慮不已。家人的開朗與樂觀使得這家庭雖然有沉重的負擔在身,但一家人仍然在苦境中樂觀,其樂融融。

鹿方寧為了項目投票的事情開始與合作夥伴見面,油膩的外表以及十分唐突的行為使得鹿方寧在心裡更加思念凌睿。誰知這時,凌睿正巧出現在了同一家咖啡廳,原來是與教授見面。聽說了凌睿的難處,教授準備拿出自己的資產幫助凌睿,卻被凌睿冷靜拒絕。兩人談起正事,凌睿本應該擁有大好前途,到頂尖的研究所學習、增進技術,但一切卻很有可能被如今的狀況所擊破。想到這兒,凌睿忍不住望向鹿方寧的方向。鹿方寧向合作夥伴談起項目投票的事情,可另一邊卻想要以談合作的事情,約鹿方寧來到頂樓套房「深聊」,在廁所無意間聽到油膩男想要下藥來陷害鹿方寧,凌睿的內心糾結不已。

在頂樓套房中,油膩男提到兩人結婚的方法來保住項目,兩人身世與地位符合,觀念也相同,可鹿方寧此時卻提到了感情基礎,面對自己實在不喜歡的對象,鹿方寧也無可奈何,為了工作、為了夢想,鹿方寧只得端起那杯有問題的白開水,一飲而盡。

 

第3集凌睿與鹿方寧即將成婚

凌睿在百般思索下,仍然是放不下鹿方寧,趕到酒店房間門口,焦急的內心催促著凌睿砸門的動作,此時,鹿方寧卻一臉疑惑地打開了門,妄想不軌的猥瑣男早已被武藝高強的鹿方寧所制服。兩人離開酒店,鹿方寧卻胃疼地蹲在地上,一臉痛苦。不顧凌睿的關懷,鹿方寧執意趕到下一個飯局。為自己的音樂英菲尼特而奔波。等最後的飯局結束,早已是深夜,鹿方寧無助地在飯店門口。而凌睿並沒有那樣冷漠,而是帶著胃藥及時出現,在鹿方寧的眼裡,此時的凌睿只能用「天使」來形容。

凌睿送鹿方寧回家,被胃痛折磨地苦不堪言,鹿方寧狂奔去廁所吐得一塌糊塗。看著實在不忍心的凌睿只好親自下廚,熬湯煮粥,還一把將昏迷的鹿方寧抱到寢室休息。可正是這時,凌睿瞅見鹿方寧臥室中擺放的照片,此時自己面前陷入沉睡的鹿方寧正是自己兒時親密無間的玩伴,兩人之間的緣分早已在十幾年前結下。凌睿看著鹿方寧的面容,驚訝不已。

將菜餚擺上桌,收拾了房間,凌睿又再去將鹿方寧叫醒,兩人來到餐桌前,鹿方寧誇獎著凌睿賢惠。此時眼前的鹿方寧順眼了不少。鹿方寧打開手機,猥瑣男正語音轟炸著自己。凌睿在鹿方寧的講述下,才明白鹿方寧拼盡全力所堅持的事物與決心,原來眼前的倔強女孩從小到大都沒有變過。

鹿方寧早起後在廚房的桌面上發現了凌睿留下的紙條。雖然明白凌睿在字面上答應了自己的要求,但為了一個乾淨簡潔的親口回復,鹿方寧來到凌睿的住處找上凌睿,羞於開口的凌睿拖著鹿方寧回家,在母親、小姑姑等人的見證下,凌睿剛想開口,卻被鹿方寧風風火火的作風打斷,在鹿方寧的霸氣發言以及強悍的自我介紹下,眾人皆被打動。一輪又一輪的討論下,母親才明白自己眼前的女人正是鹿方寧,自己的兒子凌睿原來是為了債務而獻身。可凌睿卻解釋到,原來自己與鹿方寧是兒時就結識,凌睿想要借此機會更加去瞭解鹿方寧,承諾自己是自願與鹿方寧結婚。在舌戰之下,凌母終於答應。

終於談妥的鹿方寧回到公司便一臉春風得意。可猥瑣男的父親楊董卻為了兒子楊明的事情趕到辦公室。為了遮蓋兒子的醜行,楊董想要以投票權來說服鹿方寧。可得到凌睿結婚相助的鹿方寧早已不再害怕投票權的威脅。一個電話叫來了鹿父,事後還順便通知了自己即將結婚的事情。鹿父生怕自己的女兒不過兒戲一場,要求與凌睿的父母來一場飯局。

凌睿在醫院巡房,在同事的詢問下,凌睿風輕雲淡地透露到自己即將結婚的事情。就是為了結婚,凌睿只得乖乖去參加婚前體檢。鹿方寧焦急地在男科檢查門口偷聽。凌睿與鹿方寧在車上討論著明天的飯局,可即使是瞭解了明天出場的主要人物,凌睿的心裡還是感到緊張不已。

第4集凌睿與鹿方寧的婚禮成功舉行

雅之與鹿方宇是一起學習芭蕾舞的夥伴,雖然兩人身世等條件各不相同,但不妨礙兩人成為好朋友。討論起第二天兩家人相聚的飯局,兩人不禁討論紛紛。

第二天,兩家人在餐桌相見。老鹿總率先發言,兩家人寒暄客套。老鹿總提出更加深入瞭解凌睿,凌睿保持鎮定,對答如流。可鹿方宇的後母卻不識時務地提起凌睿的薪資,甚至加以一番嘲笑。護犢子的鹿方寧一下便反駁回去,將他人懟得啞口無言。

唐萍萍氣急敗壞地趕到鹿家,指責鹿方寧搶走自己的目標。為了宣示主權,鹿方寧當眾摟過凌睿,在各位家長的面前展示了一場激吻,一下便擊破所有猜測。

凌睿與鹿方寧來到公司簽約專屬兩人的婚姻合約,雖然鹿方寧的口氣與氣勢咄咄逼人,但凌睿同樣不落人後,劃掉了鹿方寧頗有歧義的條例,正式簽下自己的名字。

老鹿總來到凌睿工作的醫院,想要與凌睿更深一層接觸,從凌睿這方瞭解這看起急促所成的情侶,可凌睿卻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一下便改變了老鹿總心裡的固執看法,最終也是點頭答應。

一切準備就緒,鹿方寧的英菲尼特計劃也正式在董事會開始進行投票。老鹿總鹿文賓推門而進,以坐鎮的架勢開始旁聽,可誰知,即使如此,卻也沒有過多的票數。此時,肖穎之踏進會議室,帶頭投出贊成票,見局勢改變,董事們這時才紛紛見風轉舵。一致通過了項目。待問起肖穎之,鹿方寧才知道,原來是在凌睿與肖穎之的談話中,才改變了她的想法,準備將贊成票作為結婚禮物送出。

一切看來都順利了起來,鹿文賓卻趁機向在場所有的董事發送了結婚請帖,準備在這週末就辦起婚禮。無奈父親的意願,但鹿方寧還是準備利用自己的婚禮來一次好好的項目宣傳。

婚禮現場,鹿方寧一邊打扮著新娘服飾,一邊聽著助手高爾凡報告著此次婚禮的項目宣傳計劃。未來婆婆一行人走來送上結婚賀禮。可此時,想要砸場的唐萍萍身穿一身粉紅紗裙,妄想硬闖。可此時路見不平的記者蔡思雨一把拉住唐萍萍,阻止了一切意外發生。待唐董急忙拉走唐萍萍。面對及時出手的蔡思雨,鹿方寧網開一面,特許這唯一的記者入場。

婚禮開始,鹿文賓牽著鹿方寧來到凌睿的面前,百感交集的三人面對面,鹿文賓將女兒的手遞了過去。看著眼前貌美如花的鹿方寧,凌睿不禁在內心緊張起來,終於在眾人的見證下,兩人結下一生的諾言。

到了夜晚,鹿方寧還在不斷宣傳項目的電話中周旋。不小心崴到腳踝,凌睿擔心地看著鹿方寧,一把將其抱起。想到了凌睿小姑姑雅之送來的「秘籍」,鹿方寧迅速順勢示弱,以苦肉計引來凌睿的疼惜。看著凌睿取來冰袋溫柔地照顧自己。鹿方寧露出滿意的笑容。長夜漫漫,一切皆有可能……

 

第5集凌睿與鹿亦堯暗中較量,互相嗆聲

鹿方寧望著凌睿貼心的為自己揉著腳踝,不禁在腦子裡想入非非。等回過神來,自己便開始實施小姑姑雅之送來的「新婚指南」的建議,決定以酒精為開局方式。等拿出酒杯,凌睿卻不中鹿方寧的圈套,以自己為誘餌,凌睿不忍鹿方寧胃病未痊癒卻仍狂喝酒,於是凌睿便奪過鹿方寧的酒杯。酒過三巡,凌睿醉的不省人事,嘴裡唸唸有詞那些醫科術語。糾結於最基礎的道德倫理,鹿方寧最後還是放過了凌睿的衣服扣子…

一大早醒來,凌睿便衣冠楚楚地躺在床上,兩人的新婚生活也正式開始。一出門,兩人便十指相扣,鹿方寧的笑容還未持續多久,便看到了自己的叔叔鹿亦堯,凌睿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老婆跑向一個年輕英俊男子的懷中。望見鹿亦堯與鹿方寧親切的動作,凌睿的心中充滿了疑惑與不滿。聽著鹿方寧介紹著鹿亦堯的身世,鹿亦堯是領養而來,與鹿方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聽著鹿方寧滿心歡喜的語氣,凌睿不禁醋意橫生。堅持向鹿方寧提出自己為兩人的新婚假象而著想的人設:恩愛夫妻。

鹿方寧的後母、鹿方宇的生母楊宜走進鹿方宇的房間,即使鹿方宇一心向著芭蕾,楊宜仍是幻想著讓自己的兒子鹿方宇從鹿方寧的手中接過公司,千方百計地思索著。

一家人來到了飯桌前,鹿亦堯與凌睿坐在鹿方寧的兩旁,可此時的鹿方寧只顧著與剛回來的鹿亦堯聊天。此時的楊宜鼓勵凌睿與鹿方寧早些準備生孩子的事情。鹿方寧見招拆招,接過話頭,鹿亦堯看著凌睿與鹿方寧之間的親密互動,心裡不禁感覺堵得慌,兩個見面不過幾個小時的男人正暗自較勁。

來到海邊,鹿方寧與凌睿正交談到兩人的計劃,鹿亦堯提出敘舊,插進鹿方寧的身邊,凌睿說是讓出機會給兩人敘舊,但看著兩人走近的身影,凌睿化身為巨大醋罈,迅速打開了噴水裝置,讓兩人遭遇一場急雨,凌睿也趁機出現,將鹿方寧接到懷中,鹿亦堯見到凌睿暗自認真的模樣,便不準備再糾纏,簡單道別後便低頭離開。

夜晚來到,鹿方寧點起香薰,噴起香水,為了勾引凌睿到床鋪上,鹿方寧可謂是想盡了辦法。可凌睿硬是油鹽不進,抱著枕頭被褥打起地鋪,無論鹿方寧怎樣瞎鬧,凌睿都無動於衷。想到了那本寶貴的婚後幸福指南,鹿方寧準備主動出擊,一個翻身便滾到了地鋪上,可誰知棋高一著,凌睿迅速將鹿方寧「五花大綁」,用硬招讓她冷靜。

走出房間,凌睿遇見了鹿亦堯,兩個男人又激起暗戰,鹿亦堯自顧自地聊起從小對鹿方寧的印象,看似自強但實際脆弱的鹿方寧是鹿亦堯再清楚不過的性格,雖然不太清楚凌睿與鹿方寧之間到底存在著怎樣的隱情。鹿亦堯堅持向凌睿警告著不要傷害鹿方寧,聽著鹿亦堯頗具敵意的發言,凌睿同時也不甘示弱,語氣堅定無比,說道自己絕對不會成為傷害鹿方寧的那一個…

第6集蔡思雨與鹿亦堯冤家路窄

凌睿擲地有聲的話語讓鹿亦堯捏緊了拳頭,拿著熱好的牛奶走進房間,回想起鹿亦堯提到鹿方寧心中不為人知的故事,凌睿盯著鹿方寧的睡顏,久久無聲。

蔡思雨在電腦面前苦惱不已,原來,得到鹿方寧獨家允許進入婚禮現場作報道的蔡思雨在無意中錄下了鹿方寧與凌睿提到兩人合約婚姻的事情。不敢相信現實、不敢寫下事實,可另一邊卻又要面對著來自老闆的壓力,蔡思雨這可是想破了頭。

第二天,睡醒的鹿方寧糾結著自己的計劃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準備利用每分每秒再次出擊的鹿方寧解開了自己的拉鏈,向凌睿求助。可誰知凌睿這時卻碰上了醫院最繁忙的時候,表示自己一周都要加班,晚上不能夠回來睡覺。噩耗來襲,鹿方寧生子計劃遇上了前所未有的阻礙。

等來到公司巡查,蔡思雨追上了鹿方寧的背影,正準備趁著人群矇混過關,蔡思雨卻不小心抓住了鹿亦堯的衣領,兩人摔倒在地,蔡思雨甚至不小心吻上了鹿亦堯的耳垂。急忙逃開的蔡思雨意外地落下了自己的錄音筆。等想起這件事時,蔡思雨似乎很難再走進這大公司…

鹿亦堯與鹿方寧站在電梯中,鹿亦堯拿起手上的錄音筆,點開了播放鍵,聽到自己的聲音出現,鹿方寧警惕性十足地奪過錄音筆,向鹿亦堯解釋到自己與蔡思雨相識,準備將此物歸還。可實際上,鹿方寧迅速撥打了蔡思雨的電話。兩人坐在咖啡廳中,談判的氣勢再次出現,鹿方寧說道自己已經將所有錄音文件銷毀,可眼前的蔡思雨仍是一個麻煩。本想要好好勒索鹿方寧一番,可卻被鹿方寧提出的打工方案打動,看著眼前鹿方寧一副霸道總裁、說一不二的氣勢,蔡思雨迅速棄暗投明,選擇轉戰鹿鳴集團。

同事看著凌睿脫下婚戒,問起這神秘妻子的身份,可凌睿卻一臉沉默,說到自己對象的情況特殊,百般隱瞞。

唐蘋蘋在家十分不安分,唐董看著自己女兒即將又要發作,唐董說到自己醫院檢查結果出現問題。這時候,任性無比的唐蘋蘋才安頓下來,跑去醫院尋到凌睿,哀求凌睿盡快為自己的父親做手術。得到凌睿的口頭保證,唐蘋蘋這才放心離去,懷著滿滿的崇拜之情。

在鹿家的餐桌上,鹿文賓問到凌睿的去向,鹿方寧只能解釋道凌睿忙於工作,可碰巧此時凌睿又趕到了現場。本該是甜蜜夫婦的人設卻被兩人口供不一致的真相給打破,本來打算多說幾句的鹿文賓也一下沉默起來,鹿方寧也暗自惱怒,看著凌睿離去。

唐蘋蘋買來了一堆禮品,說是要犒勞醫院的工作人員,但實際還是心心唸唸那一位,一旁的同事早已認識唐蘋蘋幾次多番出現的身影,還特意幫凌睿留下了唐蘋蘋準備的心形麵包…

鹿方寧糾結於凌睿遲遲不回家,鹿方宇在一旁吹起風,提出讓鹿方寧主動出擊來搶回凌睿的方法。雖然嘴上拒絕,但鹿方寧還是認真裝扮,準備將凌睿接回家。可到了醫院,鹿方寧卻見到了唐蘋蘋,兩人在爭吵之下,唐蘋蘋故意刺激著鹿方寧,說到凌睿隱藏婚戒不過是為了日後更好分別。本該鎮定的鹿方寧還是被這三言兩語給刺激到,來到辦公室,看到了桌上的心型蛋糕,轉身望見凌睿走來,手指上果然空空如也,幾天以來受盡冷漠對待的鹿方寧一下便爆發,義正言辭指責起凌睿,隨後便揚長而去。凌睿在鹿方寧咄咄逼人的詞藻下也不禁懷疑自己的「避險」計劃是否過於僵硬。

第一天工作的蔡思雨又再次踢到鐵板,一杯咖啡把鹿亦堯從頭澆到腳,鹿亦堯很是無語,多虧路過的鹿方寧打了個圓場,可蔡思雨又無奈地失去了一個月的獎金。新人村出身的蔡思雨來到策劃部,林奇作為組長,忍不住對蔡思雨開始思想教育。順便給蔡思雨普及鹿亦堯的身世,包括鹿亦堯的身世以及那個突然分手的未婚妻。誰知道此時,鹿亦堯悄悄來到蔡思雨的背後,緊盯著滔滔不絕的林奇。林奇自知理虧,迅速閉上嘴,可是蔡思雨聽到興頭上,忍不住再逼問,卻聽到鹿亦堯的聲音從背後想起,一時情急,蔡思雨一轉身,便再一次給鹿亦堯潑了一身水…

 

第7集凌睿與鹿方寧開始「造人」嘗試

鹿亦堯看著自己濕漉漉的西服,也不想再多言,只是冷靜地給林奇加大了工作量,便沉默地離開。暗自苦惱於自己的厄運,鹿亦堯與蔡思雨都不禁苦惱起來。

凌睿向同事楊醫師問起新婚夫婦應有的模樣,兩人的話語惹得凌睿不禁思考起來。自己始種要做出一些改變,於是凌睿便主動來到了鹿鳴公司。看著鹿方寧一絲不苟檢查著商場中的傢俱擺放以及產品性能等等,凌睿凝視著鹿方寧認真的模樣,不禁思索起來。

等鹿方寧工作結束,已經天色已晚,等找到凌睿,鹿方寧與凌睿正準備離開,鹿方宇作為僚機,便迅速將一切電源關閉,存心為兩人製造一個單獨相處的機會。帶著凌睿來到自己創辦的傢俱世界,兩人坐在沙發上,百無聊賴下,兩人玩起遊戲,順便互相問起問題增進感情。鹿方寧問起凌睿關於唐蘋的想法,凌睿卻只是說到無感,等兩人的遊戲繼續,問題越來越深刻。被問到結婚目的,鹿方寧直白地說道想要與凌睿有更深入的瞭解,凌睿聽著便紅了耳根。

遊戲結束,兩人坐在沙發上一齊看著視頻,就如同居家小情侶一般。疲憊襲來,鹿方寧打起瞌睡,倒在凌睿的肩頭,在鹿方寧打造的舒適傢俱世界中,兩人在沉默中感受到情愫暗生,幸福感襲來。

兩人一覺睡到天亮,凌睿看著員工走近,故意裝睡,讓員工看清兩人親密的模樣。凌睿甚至提出讓鹿方寧與自己來到醫院一齊吃早飯。此時的凌睿在心底已經下定決心,為鹿方寧在醫院定下一個名分。眾人看到鹿方寧的出現果然議論紛紛,在凌睿的肯定下,鹿方寧在心裡暗爽。凌睿解釋道自己當初摘下婚戒不過是為了手術方便,自己低調的性格同樣導致鹿方寧的身份被隱瞞,但今時不同往日,此時的凌睿已經放下一切芥蒂,大大方方地牽著鹿方寧的手,在醫院中和同事介紹著鹿方寧。在眾人的祝福下,兩人這才有了蜜月期的喜悅感受。

告別了凌睿,鹿方寧來到唐董的病房,看望生病的長輩。可這時出現的唐蘋卻氣不打一處來,急忙拉出鹿方寧,此時的鹿方寧看著氣急敗壞的唐蘋,還特意現出自己與凌睿的結婚戒指,果然又惹來一陣哀嚎…

蔡思雨被林奇指揮著去西餐廳排隊,等下樓,蔡思雨便瞄到了一旁的鹿亦堯,為了不再讓水的魔咒發生,蔡思雨像是魔怔了一般撲向鹿亦堯,想要防止其被水淋到。鹿亦堯看著蔡思雨鬼鬼祟祟的模樣,感覺奇怪不已,想著還是保持距離為妙,鹿亦堯專門與蔡思雨保持距離。可蔡思雨卻對眼前這神秘帥氣又多金的鹿亦堯產生了興趣。

唐蘋來到凌睿的辦公室,故意想要湊近更加親近凌睿,同事卷毛幫助凌睿躲避這爛桃花,還順便支走了凌睿、逃離地獄。看著自己的詭計紛紛失敗,唐蘋氣得憤怒離開,可卷毛拿起錦旗,仔細閱讀起來,覺得眼前這唐蘋頗有意思。

鹿方寧想到用廚藝來鎖住凌睿的心。喝了鹿方寧專門準備的湯,凌睿還頗為滿意。可等到鹿方寧叫凌睿來到浴室為自己送毛巾來時,凌睿卻仍是刀槍不入,用桿子吊著毛巾送進浴室。凌睿隱隱約約覺得自己的心跳加快,燥熱從心底竄上腦袋。看著桌上空空如也的湯碗,鹿方寧知道自己的計謀奏效,迅速開始了「誘惑」階段,不光是言語上的刺激,加上身體接觸以及眼神暗示,凌睿終於忍受不住,一把將鹿方寧抱到床上…

 

第8集凌家眾人齊上陣,鹿方寧「被迫」進浴室偷看凌睿

凌睿正緩緩湊近鹿方寧,可鼻腔卻湧出一股熱流,看著流鼻血的凌睿,鹿方寧隱隱感歎到自己準備的湯竟然這樣上頭,聽到此話的凌睿這才明白鹿方寧的意圖,正是為了與自己有結晶。準備與鹿方寧正經商談,聽到鹿方寧說道願意生養孩子,並且不需要凌睿負責。聽著鹿方寧冷血又缺乏考慮的計劃。凌睿這才發現自己成了鹿方寧的「工具人」,性格不合且觀念不合的兩人展開了爭吵,凌睿甩下一句拒絕後,便匆匆離開了鹿家。回到自己的家中。

凌母自從看著凌睿半夜回家的時候便心生疑問,誰知一大早,凌睿竟然埋頭做起家務,一絲不苟且一言不發。眾人疑惑,紛紛上前詢問起凌睿關於個中緣由。此時,鹿方寧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來到凌家,笑臉相迎。鹿方寧並不打無準備之戰。打開禮盒,全部都是準備好的嬰兒用品,鹿方寧用動作以及言語刺激著凌母,想要借父母的壓力逼迫凌睿從了自己,可凌睿也心生計謀,用言語勸說自己的母親。實在搞不懂情形的凌母不準備參加這場混戰,在凌家百戰百輸的鹿方寧無計可施,看著凌睿得意的笑容,鹿方寧還是準備從凌母繼續深挖。

來到凌母房間,鹿方寧與凌母偷偷交流起來,凌母的內心實際十分想要一個孫輩,可此時鹿方寧卻告訴自己,不「靠譜」的正是凌睿一方。聽在耳裡、擔憂在心裡的凌母迅速為凌睿泡起「自強」的藥方。礙於母親壓力,凌睿也只好一飲而盡。

凌睿來到浴室洗澡,眾人迅速給鹿方寧打起暗號,幫鹿方寧佈置場景,製造氣氛,凌母親自將鹿方寧送進浴室。看著浴簾後面若隱若現赤裸的身影,凌睿此時一把便拉開了簾子。鹿方寧緊張地往下看,誰知凌睿早有準備,穿上了一切護身的衣服…

凌睿與鹿方寧坐在房間中,凌睿仍然在頑強抵抗。鹿方寧想要拿合約來說事,卻無奈一切有利於自己的條款已經被凌睿改變。鐵娘子也有撞鐵板的一天,鹿方寧此時也無可奈何。

蔡思雨對自己準備提交給鹿亦堯的方案信心百倍。可展會準備的瑣事導致所有員工必須留下來佈置展會。看著鹿亦堯身先士卒,脫下西裝親歷親為的模樣。蔡思雨心動不已。在工作中,蔡思雨發現了產品標籤的錯誤。為了防止錯誤繼續,蔡思雨只得一人將標籤全部換下。原以為一切只是自己的默默付出,但其實一切都被鹿亦堯看在眼中,在最後的集合中,鹿亦堯也即刻提到這件事,聽到鹿亦堯的話語,蔡思雨不禁滋生好感。拿著餐食遞給鹿亦堯,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那樣恰巧、那樣頗具偶像劇氣氛,蔡思雨不禁在心裡暗自感歎兩人奇妙又老套的緣分,也正是此時,一顆吊燈鬆動墜落,鹿亦堯眼疾手快將蔡思雨一把拉開,躲過一劫。蔡思雨倒在鹿亦堯的懷裡,英雄救美的情節雖然老套卻百試百靈,蔡思雨嬌羞地拋開,可鹿亦堯卻看著頭頂上的吊燈組,仔細思考著。

佈置到了尾聲,鹿方寧突然出現提出要檢查,眾人來到沙發前,提出讓負責人李總坐在沙發上。李總雖然保持臉上笑容,但頭頂上晃悠悠的吊燈卻暗示著危險。原來是吊燈被人刻意做了手腳。李總雖然明白一切都是自食其果,但是看著詭計被拆穿,李總惱羞成怒,迅速離開。

鹿方寧與鹿亦堯閒聊著,看著一旁路過的蔡思雨,鹿方寧突然心生一計,一把拉走蔡思雨,匆匆與鹿亦堯道別。

 

第9集鹿亦堯神秘前未婚妻出現

鹿方寧與蔡思雨站在辦公室,鹿方寧不斷打量著眼前人,甚至詢問起蔡思雨是否談過戀愛。原來鹿方寧意在找蔡思雨做軍師。雖然鹿方寧一切以匿名述說故事,但蔡思雨一下就猜出了鹿方寧口中說的便是自己的故事。閱讀無數小說的蔡思雨迅速滔滔不絕地為鹿方寧提供方案。順便拿出了一系列的珍藏小說,以供鹿方寧閱讀參考。此時的鹿方寧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依照書中計劃行事。

一身霸道裝扮的鹿方寧來到了醫院,可誰知凌睿的病人在手術後出現了併發症,痛苦不堪的病人當眾指責凌睿,看著當眾受到責罵的凌睿,鹿方寧正想要上前幫忙反駁,可卻被一旁的卷毛攔住,雖說一切皆有可能發生,但這也是醫生的指責之一,聽到這話,鹿方寧也只得放下自己的怒氣。凌睿落寞地站在窗前,鹿方寧這時突然出現,拉著凌睿來到了遊樂園,為了哄凌睿開心,鹿方寧帶著凌睿玩遍各類遊樂設施,本是哭喪著一張臉,在五花八門的設施中,凌睿也終於綻放了笑容,看著鹿方寧的臉龐,凌睿又再次想起了兒時的情景。參照著書中的霸道總裁招式,鹿方寧展開攻勢,但是卻被路邊的小孩吐槽老土,凌睿看著鹿方寧吃癟的樣子,終於也露出笑容。

凌睿與鹿方寧坐在城堡前,鹿方寧不小心透露出自己為凌睿請假的事情,但凌睿卻不滿鹿方寧操控自己的生活,鹿方寧聽著凌睿始終保持著合約關係的冷淡,忍不住脾氣爆發。兩人爭執著又開始賭氣,看著鹿方寧倔強又好強的語氣,凌睿的倔強也上了頭,賭氣般答應了鹿方寧生孩子的要求。

場景換到床上,鹿方寧卻開始了臨陣脫逃,幾次勸說自己卻始終無法放下。鹿方寧向蔡思雨哭訴著自己的失敗。而此時,高爾凡卻通知到江城集團秦總的到來。秦雨江一身紅衣打扮,乾淨利落,氣勢不凡。風風火火來到鹿方寧的辦公室。兩人閒聊著,秦雨江提出要與鹿亦堯奇親自談判此次合作。曾經與秦雨江訂婚卻又無緣取消的鹿亦堯風輕雲淡地接受了此次商談的要求,面對鹿方寧的八卦提問,鹿亦堯仍然只是說到兩人的不合。

等到談判的時間,秦雨江竟然消失無影無蹤,沒有在公司,鹿亦堯只得無奈下撥打了秦雨江的私人電話。可秦雨江卻提出了一個神秘要求。

公司大廳,鹿亦堯捧著兩束花朵等待秦雨江的到來。蔡思雨瞅見卻誤以為鹿亦堯是打算給自己送花。等到秦雨江到來,鹿亦堯滿臉尷尬地提出共進晚餐以談判的要求,秦雨江卻讓鹿亦堯放下花朵,果然只是為了挫挫鹿亦堯的銳氣。等兩人離開,蔡思雨便偷偷撿走了花朵…

蔡雨江聽著鹿亦堯滿嘴都是工作,遲遲沒有真正將自己放在心中,這麼多年以來,蔡雨江都沒有等到鹿亦堯的改變。蔡雨江告別了看似得體卻實際冷漠的鹿亦堯,心寒地離開。原來當初婚約取消便是鹿亦堯提出的,不顧兩人多年情感,一個短信便通知取消婚約,被迫得體又理智的蔡雨江遲遲嚥不下心中那口氣,看著鹿亦堯一心想著鹿鳴集團、想要鹿方寧,蔡雨江暗自咬緊牙關。等平復心情之後,蔡雨江撥打了鹿方寧的電話,和氣地提出與凌睿、鹿方寧兩人共進晚餐的邀請…

 

第10集凌睿意外得知鹿亦堯隱藏秘密

鹿方寧與凌睿同時來到與蔡雨江約定的餐廳,再次見面的鹿方寧與凌睿略顯尷尬,但為了婚約,不得不再次假戲真做。蔡雨江將三人的合照發送給鹿亦堯,鹿亦堯便發覺事情不簡單,急忙打電話質問蔡思雨的意圖。鹿方寧順勢接過話頭。鹿亦堯知道話不能多說,便決定親自前來,蔡思雨便掛斷了電話。等鹿亦堯來到,蔡思雨便給各位滿上了酒。蔡思雨詢問起鹿方寧與凌睿的相識,兩人又開始表演起恩愛夫妻的戲碼。此時的鹿亦堯卻如坐針氈,默默叫走了蔡思雨,想要私下談談。

鹿亦堯質問起蔡思雨的真正意圖,蔡思雨猜透了鹿亦堯的心思,鹿亦堯心裡心心唸唸的只有鹿方寧,結婚對象是誰都無所謂。報復心極強的蔡思雨提出,否則鹿亦堯能夠再次愛上自己,否則就要告訴鹿方寧關於鹿亦堯心中真正所愛的對象。兩人之間的爭執卻被此時路過去廁所的凌睿聽得一清二楚。騎馬難下的鹿亦堯只得將苦悶憋在心中。

知道真相的凌睿真正看清了眼前的鹿亦堯正是自己的情敵,糾結之下,凌睿還是決定將秘密保留在心中。

蔡思雨再次來到公司,得到情報得知蔡思雨再次找向鹿方寧,鹿亦堯急忙趕來到了公司,看著鹿方寧沉默的神情,原來是蔡思雨所代表的江城集團決定取消合作。鹿亦堯看著鹿方寧為了英菲尼特苦惱不已的表情,還是決定撥打蔡思雨的電話,可誰知蔡思雨還是堅持昨晚與鹿亦堯提出的條件,否則自己將曝光一切秘密。

公司眾人討論著其他合作方案,失去江城集團的合作,將心血品牌發揚光大的想法很有可能打水漂,此時的鹿方寧感到疲憊不已。

凌睿準備出發去同學聚會,由於恩師出現,凌睿出於想要再見恩師的想法,凌睿出現在同學聚會。英俊帥氣的面貌瞬間被女同學圍包。偷聽到凌睿同學聚會計劃的鹿方寧早就在隔壁間準備好,靜待出面時機。等到凌睿與恩師回到包廂,卻恰巧聽到同學對自己的家世以及有錢老婆的身份議論紛紛。聽著同學的暗地中傷,凌睿雖然眉頭緊皺,但仍然忍住了出面反駁。可此時,鹿方寧聽到了一切便推開眾人來到同學們的面前,面對那些惡意中傷,鹿方寧一一反駁,想要為凌睿正名,一旁的同學惱羞成怒地想要出手傷害鹿方寧,卻被凌睿一把攔住,看著眼前男子氣概非凡的凌睿,鹿方寧心動不已,只得乖乖任由凌睿拉走。

凌睿與鹿方寧在這一次的同學會撐腰事件中意外地化開了兩人之間的隔閡。可此時,鹿方寧的生理期到了,為了照顧鹿方寧,兩人回到家中,雖然第一次遇見這樣的情況,凌睿在慌亂中仍然嘗試保持鎮定,為鹿方寧貼心準備著暖水袋。看著疼地直打滾的鹿方寧,凌睿說什麼都不忍心。看著鹿方寧哀求著自己留下,凌睿此時怎麼也說不出拒絕了。只得乖乖地躺在床的另一邊。早已結婚多日的兩人,卻在此時,迎來了同床共枕的第一次。

【圖片cr:從結婚開始戀愛,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4,858 times, 313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