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Kairos:化時為機/空洞】結局.分集劇情1~16.人物介紹~申盛祿、李世榮*懸疑劇



Kairos》劇情講述年幼女兒被綁架的金瑞鎮(申成祿飾)意外聯繫了活在一個月前、來自過去的韓愛莉(李世榮飾),兩人決定合力幫助彼此之間的奇幻懸疑劇。

Kairos




 

【相關文章】

Kairos~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Kairos




金瑞鎮申成祿

建築公司最年輕的理事。

一切都很完美、勢頭強勁的他某一天突然失去了一切。

為了挽回自己的不幸,他和生活在過去的韓愛莉交流,經歷無法預測的事情。

 

 

Kairos

韓愛莉李世榮

努力為母親籌措手術費用的打工族。

每天都過得很艱辛,為了籌集媽媽的手術費,她半工半讀,很小就為了生活而奔波。

在艱辛的生活中,她心愛的媽媽失蹤了,陷入絕望的她開始和生活在未來的金瑞鎮聯繫,展開了全新的故事。

 

 

Kairos



徐道均安普賢

瑞鎮的得力助手。

金瑞鎮所在的建築公司的課長,頭腦好且能幹。

他是最先得知勢頭強勁的瑞鎮的項目產生漏洞的人。

 

 

Kairos

姜賢彩-南奎里 飾

瑞鎮的太太,是一個小提琴手,家世背景完美,但原本幸福的婚姻生活遇到了想像不到的情況。

 

【分集劇情】 

第1集金瑞鎮出現的夢境 金瑞鎮家破人亡

金瑞鎮(申成祿飾演)上衛生間,突然之間看到牆壁開始斑駁,上面的燈也忽明忽暗的晃動,金瑞鎮心生恐懼,但看看身邊同樣上衛生間的男人卻是無動於衷的樣子,金瑞鎮強迫自己安定下來,卻聽到砰的一聲響,上面的燈居然爆炸了。而且衛生間劇烈的抖動起來,天花板也開始不停掉下來,周圍的牆壁也變成了一個個碎塊,嚇得金瑞鎮大叫出聲。

金瑞鎮睜開眼睛這才發現自己躺在車的後座椅上睡著了,剛剛過了一個隧道,下屬徐道均說這是距離工地最近的一條路,金瑞鎮吃了一粒安定,催促繼續趕路。

金瑞鎮和徐道均來到工地上,由於陰雨連綿導致工地停工,金瑞鎮不滿工頭居然不提前做好預測,並要求盡快給出預測結果,保證按期完工,同時也要更換掉不合格的建材供應商。

金瑞鎮回到公司的時候會議已經開始了,金瑞鎮向會長匯報了工地的情況,並且希望會長親自去一趟,會長和眾人都是一愣。金瑞鎮趕緊解釋因為上次會長去了工地送去了三百份的慰問食品,大家都比較感動一直念著會長的好,只要會長去說上一句話比得上他們的一百句話。這個馬匹拍得會長很舒服,立刻答應等天稍微涼快點就再準備三百份生魚片去慰問。金瑞鎮的勤奮能幹讓公司很多人都嫉妒,私底下也是冷嘲熱諷不斷,但絲毫不影響金瑞鎮。

多彬是金瑞鎮的女兒,金瑞鎮回到家裡就被女兒纏著要他粘貼天花板上的星星,可是因為金瑞鎮很累了只是簡單應付了幾個,金瑞鎮的妻子薑炫彩是一個過氣的小提琴演奏家。姜賢彩看見多彬纏著金瑞鎮就慌忙帶走了女兒,給金瑞鎮更多休息的時間。為了在公司裡出風頭,金瑞鎮讓妻子去參加公司聚會表演,妻子本不願意再去,總覺得自己已經不如後輩們了,金瑞鎮鼓勵妻子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次日,姜賢彩讓阿姨帶著多彬一起去了晚宴,阿姨忙著看手機忽略了孩子,導致孩子先是打碎了杯子,被金瑞鎮訓斥一頓,後又趁著姜賢彩表演的時候跑掉了。

姜賢彩的表演引來大家的掌聲不斷,這讓金瑞鎮很有面子,但隨之而來的驚嚇就是孩子不見了。金瑞鎮夫婦簡直嚇壞了,立即到警察局報案,但警察要根據流程來走,氣得金瑞鎮和警察大吵一架。

韓愛莉(李世榮飾演)和媽媽郭松子相依為命,媽媽換上了絕症需要換器官,韓愛莉每天拚命賺錢就想讓母親幸福,林建旭既是韓愛莉的愛慕者也是韓愛莉的欠債者,似乎總有還不完的債。這天韓愛莉和林建旭在超市上貨,忽然多彬來了,提出想要冰激凌,但是當韓愛莉去給她拿的時候多彬又離開了,韓愛莉對多彬印象很深,覺得像個洋娃娃。

多彬剛離開,醫院打來電話,找到了適合母親的器官,韓愛莉慌忙帶著母親去了醫院,雖然沒有錢,可她寧願賣了自己的器官也要救母親。

但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郭松子在檢查身體的時候忽然發病,咳嗽不止送去了搶救室,雖然經過搶救郭松子度過了危險期,但是她的身體不足以支撐這次的心臟移植手術,只能將心臟給了下一個需要者。

郭松子被留在了重症監護室,韓愛莉傷心回到家裡,用父親的手機錄了一段音,這樣就會總覺得可以打電話給已經不在人世的父親,希望父親能在天之靈保佑母親。忽然韓愛莉發現不見了自己的手機,就用父親的打回去,希望有人撿到的話能還給她,可是沒想到居然是金瑞鎮正在使用的手機。

金瑞鎮夫婦一直找不到孩子悲痛焦慮,警察日夜守在金瑞鎮家裡,金瑞鎮忽然接到了綁匪的電話,但是由於通話時間太短了無法跟蹤具體位置。此時韓愛莉也打來電話索要自己的手機,生氣的金瑞鎮掛斷了電話,並發送了一張女兒的尋人啟事。隨後,有人寄送了一個手指給金瑞鎮夫婦,經過DNA比對居然就是多彬的,而且還證明是死亡之後切下的手指,金瑞鎮夫婦幾乎崩潰。

韓愛莉雖然不明白為什麼金瑞鎮會發來多彬的尋人啟事,但是還是好心回復了自己曾經見過這個洋娃娃。為了幫助尋找孩子,韓愛莉還特意在自己工作的超市上貼上了尋人啟事。

姜賢彩從昏迷中醒來,指責金瑞鎮一天到晚就知道工作,為了他的工作還硬拉著姜賢彩去參加公司聚會,導致丟失了孩子,也責怪金瑞鎮沒有照顧好在會場的多彬。此時,下屬徐道均來提醒金瑞鎮很多文件需要處理,不行就先請假推一下,可金瑞鎮丟下在醫院的姜賢彩直接回去辦公室處理文件,秘書想要代為處理都被金瑞鎮拒絕了。

醫院給金瑞鎮打來電話不見了姜賢彩,金瑞鎮想要給姜賢彩打電話,卻看到了姜賢彩的短消息,姜賢彩留言向金瑞鎮道歉不該發脾氣,但失去了多彬之後姜賢彩覺得呼吸都是犯罪,她無法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從銅雀大橋上跳下去了。

警察一直幫著金瑞鎮在銅雀大橋下江水中打撈,可始終都沒有見到屍體,只是看見了姜賢彩的絲巾漂浮水中,初步懷疑可能被水沖走了。悲痛欲絕的金瑞鎮也想一死了之,卻忽然接到了韓愛莉的短信,讓她歸還手機,也表示曾經見過孩子。金瑞鎮立刻打電話過去提出見面,兩人一個在橋上,一個在公交車上擦身而過。

第2集金瑞鎮韓愛莉的時空差 林建旭騙韓愛莉救母錢

可讓人奇怪的是在車上坐著的韓愛莉並未拿著手機打電話,而是面容凝重,雙手還戴著手銬綁著麻繩,此時電話那端的韓愛莉提醒金瑞鎮尋人啟事的月份弄錯了,現在是八月份,而金瑞鎮的尋人啟事顯示是九月份。

次日,韓愛莉和金瑞鎮一起到了約好的地點見面,可似乎誰也看不見誰 ,雙方都在那裡等了許久,打電話又無人接聽,或者就是無法接通的狀態。

金瑞鎮到了幼兒園,要了所有關於孩子在這裡活動的照片和視頻,想要從中找出線索,可是結果依然是一無所獲。此時,在醫院的郭松子也不見了,韓愛莉到處去找都未找到,本來心裡就非常傷心,結果卻收到了金瑞鎮的短消息指責她是個騙子,沒有按時間去約定的地方見面,居然拿孩子的事情來騙他,氣的韓愛莉打電話回去對著金瑞鎮大罵一頓,因為她的確是去了那個地方,在韓愛莉看來金瑞鎮雖然丟失了孩子,卻並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否則也不會把孩子丟失的月份弄錯了。掛斷電話,韓愛莉突然覺得好奇,她明明是辦理了那張卡的停機,可為什麼居然金瑞鎮還能打電話過來。

晚上,金瑞鎮再次做了那個奇怪的夢,在衛生間裡出現了坍塌,他掉下了萬丈深淵,同時掉下去的還有一個人,他模糊中能看出一隻手伸出來向他求救。金瑞鎮從噩夢中驚醒,在吃了一些安定片,打開手機聽起了之前幾通電話的錄音,結果聽到裡面在韓愛莉打入電話的時候,電視裡還傳出了當天的天氣預報,是八月九號。韓愛莉也說過他的確去了那個餐廳,還在外面的廣告欄貼上了多彬的尋人啟事,並且修改了日期。

金瑞鎮一大早就去了餐廳,在廣告欄上果真看到了那個被更改過月份的尋人啟事,金瑞鎮立刻打電話給韓愛莉,希望能約見面,他的話被轉去了語音信箱。

韓愛莉一直找不到郭松子,後悔不該為了和金瑞鎮見面而沒有照顧母親,也決定不再理會金瑞鎮,本以為報停的電話卻總是能打來,這讓韓愛莉非常奇怪。金瑞鎮再次打來電話,並且經過再次和韓愛莉確認後,得知自己是生活在韓愛莉一個月之後的人,金瑞鎮急切的懇求韓愛莉幫忙救救他的女兒和老婆,韓愛莉以為自己遇到了瘋子,更加生氣掛斷了電話。

林建旭此時因為躲避債主的追債,把自己鎖在了房間裡,可是不曾想債主依然撬開房門鎖衝進去,對著林建旭是棍棒相加,並警告林建旭以後不許再不接電話,必須隨時能找到他。

為了證明自己是生活在一個月之後的人,金瑞鎮從網上查了很多八月份的大新聞發給了韓愛莉,其中還包含下周的彩票獲獎號碼,可是一切消息發出去都如石沉大海,韓愛莉一條消息都沒有看,已經懶得搭理金瑞鎮。

金瑞鎮的手機號是秘書給辦理的,因此讓秘書想辦法瞭解到原來機主的信息,跑去了韓愛莉的住處,可是沒想到韓愛莉已經離開一個月了。鄰居透露韓愛莉就讀的學校,但韓愛莉已經畢業了,從班主任那裡瞭解到韓愛莉有一個好友叫朴水晶,並打去了電話,可朴水晶一聽是找韓愛莉,立刻表示不認識還掛斷了電話。

林建旭為了還債,謊稱可以幫著韓愛莉找到母親,只是需要一些她身份資料的證明,結果卻騙取了韓愛莉所有的錢。

韓愛莉報警之後站在雨中嚎啕大哭,忽然之間看到了彩票號碼,忽然意識到金瑞鎮果真是生活在未來的人,韓愛莉懇求金瑞鎮幫忙抓住林建旭,找到她的母親,唯有此她才相信金瑞鎮,也會幫助金瑞鎮,金瑞鎮答應了。

一個月之後的韓愛莉的以殺人的罪名被關進了監獄,韓愛莉痛苦絕望之中一言不發。此時,金瑞鎮來到警察局,希望能調查林建旭,同時也要求去監獄探望韓愛莉。

金瑞鎮從監獄裡得到消息,其實韓愛莉是找到了林建旭要錢,卻因為一時失控殺死了林建旭進入了監獄,她當時也被林建旭用磚頭打傷了。金瑞鎮打電話給韓愛莉把這件事告訴她,並且勸說韓愛莉一定要冷靜,他會給韓愛莉錢,如果韓愛莉去殺人就再也無法見到母親了。

韓愛莉的確是按照金瑞鎮說的地址找到了林建旭,但是卻改變了想法,只是責怪林建旭不該拿走她媽媽的救命錢,也發誓一定會把錢都要回來,林建旭自責不已。

金瑞鎮再次去監獄想要探望韓愛莉的時候,得知韓愛莉從未去過監獄,金瑞鎮激動不已,事情終於成功了韓愛莉成功克制了自己。隨後,金瑞鎮給韓愛莉再次打去電話,希望韓愛莉能幫助他,並且對於韓愛莉損失的三千萬,金瑞鎮也給了韓愛莉本周的彩票號碼,讓韓愛莉買了彩票,助韓愛莉獲得了四千萬。

韓愛莉徹底相信了金瑞鎮,並詢問金瑞鎮接下來她能做什麼?金瑞鎮已經琢磨出來他和韓愛莉每天只能在固定的時間內通話一分鐘,其餘時間不能通話。因此金瑞鎮把自己的全家福照片發給了韓愛莉,讓韓愛莉去公司找他。

殺了多彬的兇手忽然自投羅網,聲稱是因為金瑞鎮殺了他的孩子,所以他才會殺了多彬。與此同時,韓愛莉也來找金瑞鎮,但是卻被阻攔在員工通道外面,恰好金瑞鎮陪同會長一起進來,韓愛莉一眼就認出了金瑞鎮。

 

第3集金瑞鎮不相信韓愛莉 韓愛莉被金進好所殺

來警察局自首的人是一個瘸子,名字叫做金進好,但是對於自己殺死多彬的事情並不願多說,而是要求必須見到金瑞鎮。

2020年8月份,韓愛莉看見了金瑞鎮上去打招呼,金瑞鎮根本就不予理睬,此時闖進來一個名叫金進好的瘸腿男人大吵大鬧,指著金瑞鎮的鼻子罵,責怪金瑞鎮殺了他的孩子,他要為孩子討回公道,指責這個企業就是殺人的企業。會長因此很生氣,把金瑞鎮單獨叫到電梯裡訓斥了一頓,金瑞鎮保證會盡快妥善處置,徐道均建議給錢,可金瑞鎮認為一味哭鬧的孩子給奶粉是沒有用的。

公司的保安將金進好拖出去丟在外面,韓愛莉跑過去看到那些人要對金進好拳打腳踢慌忙攔住了。徐道均也跑出來安撫了金進好送他離開,還貼心打了一個出租車給腿腳不好的徐道均,韓愛莉瞭解到其實是金瑞鎮公司的施工地材料不合格導致火災,孩子死了,金進好一直想要討回公道,負責處理這件事情的人就是金瑞鎮。

金瑞鎮接到消息之後慌忙趕去了警察局見金進好,一看見金進好金瑞鎮恨不得殺了他,金瑞鎮痛心疾首的樣子讓金進好覺得好笑,因為他的女兒也是被金瑞鎮害死的,他們的父親都是一樣做著建築工人,憑什麼有錢人家就可以和有權人家勾結,讓他有冤無處申訴。

金瑞鎮追問金進好一個月之前在哪裡?是怎麼盯上多彬的,可是金進好什麼都不肯說,金瑞鎮像瘋了一樣去公司查找金進好的事情,同時也去幼兒園調查出事那天的監控,但是都一無所獲。金瑞鎮只好寄希望於韓愛莉,希望韓愛莉能想辦法見到那個時候的自己,並且告訴韓愛莉見到他要說什麼話,那是多彬曾經說過的,一次多彬出疹子卻不敢吱聲,總覺得父母吵架都是因為她,這讓金瑞鎮一直很自責,而這件事只有金瑞鎮一個人知道。

林建旭一心想要贖罪,什麼活都搶著幹,知道韓愛莉想要去金瑞鎮的公司但是沒有員工卡,就想辦法花大價錢製作了一個給韓愛莉,韓愛莉心裡有了一絲的暖意。當天韓愛莉去了公司,那張卡雖然並不好使,但是保安卻以為是門禁出了問題,放了韓愛莉進去。

韓愛莉好不容易見到了金瑞鎮,說出過幾天多彬就會被誘拐殺害的事情,還說出了只有金瑞鎮和多彬才知道的對話,但是金瑞鎮依然不相信韓愛莉和一個月後的自己有聯繫,讓保安趕走了韓愛莉。

由於金進好被抓,且要求金瑞鎮必須對他女兒的事情道歉,才會說出殺人的過程,所以這件事一時成為了新聞熱點,到處都在播放這件事,重建設公司也成為了重中之重被需要排查的對象。

金瑞鎮忽然腦子裡闖入一些記憶,就是韓愛莉在辦公室向他說的多彬會出事的話,這讓金瑞鎮感到了一陣不適。此時徐道均打來電話,提醒金瑞鎮看一下當天的新聞,看了報道之後金瑞鎮打算親自去和會長解釋。

金進好看到了新聞報道之後,立即招供,承認自己殺害了多彬,而且還讓她和自己的女兒一樣痛苦中死去。警方迅速組織搜索隊去搜索屍體。

郭松子之前所在的療養院告知韓愛莉曾經看見有人在她母親門口停留,懷疑和郭松子的失蹤有關,韓愛莉立刻趕過去調取了監控,發現那個人正是金進好。

警方在搜索地方找到了一些多彬使用的玩具和衣服,但是卻並未找到屍體,金瑞鎮坐在房間裡看著一家人的照片痛苦不已,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金瑞鎮再次想到了韓愛莉,立刻去找他,可是韓愛莉家裡已經是狼藉一片,人也不知所蹤。

警察局通知金瑞鎮去警察局領取東西,金瑞鎮提起了韓愛莉,希望能通過警方找到她,卻不料意外得知韓愛莉已經被殺了,所被殺地點正是金進好的家裡。金瑞鎮趕緊給韓愛莉打電話,可是因為時間不到對方無法接聽,無奈之下金瑞鎮只好發了消息,希望韓愛莉看到能不要去找金進好。金瑞鎮也開車趕過去,但是怎奈不是同一個時空,根本無法看見韓愛莉,金瑞鎮不停的撥打電話,而此時韓瑞麗已經進入了金進好的家門。

第4集林建旭勇救韓愛莉逃生 徐道均姜賢彩曖昧關係

金瑞鎮情急之下也進入了金進好的房間裡,卻發現到處都是警戒線,連房間都被查封了,牆上還有血漬,地上還有屍體已經被清理的痕跡,金瑞鎮著急的大喊,希望韓愛莉能趕緊逃走。忽然之間出現了奇跡,房間裡的一切都發生了變化,警戒線不見了,牆上的血漬也不見了,走出房門樓道裡所有的警戒線都不見了,金瑞鎮鬆了一口氣,擦乾眼淚給警察局朴組長打去電話,詢問有關韓愛莉被殺的事情,結果得知在這個地方並沒有發生命案,反倒是在次日在另一個地方,韓愛莉被害了。

與此同時的8月份韓愛莉當時敲開了金進好的家門,卻忽然發現裡面有人影閃動,韓愛莉剛想要離開,卻被金進好拉著非要拽進房間裡去,此時幸虧林建旭及時趕到拉著韓愛莉就跑,還隨後一個酒瓶子砸過去,打中了追趕的人,追趕韓愛莉的人正是在金進好家中藏匿的男人。

原來,韓愛莉的手機忘在了店裡,被林建旭發現了裡面金瑞鎮發來的消息,林建旭寧可信其有的跑去了這個地點,還在途中接到了金瑞鎮的電話,讓林建旭趕去救出了韓愛莉。韓愛莉並未說出自己和金瑞鎮的關係,而是讓林建旭幫忙盯著金進好,他就是想要知道金進好為什麼要殺她,本來她只是想來詢問金進好在房間裡和郭松子說了什麼。

金瑞鎮連夜去了警察局,謊稱是朴組長讓他來拿東西的,趁著人不注意的時候翻看了一些檔案,查到了韓愛莉被殺的案子並拍照。到了次日,金瑞鎮去了警察局再次要求見金進好,並質問他為何要殺了韓愛莉,可是金進好卻並不承認自己殺人,但是神情有些慌亂,朴組長帶走了金瑞鎮。金瑞鎮隨後去了金進好女兒住院的地方,看到小女孩一直昏迷中需要人照顧,金進好不至於丟下女兒冒險殺人。

金瑞鎮和韓愛莉不方便通話的時候就語音留言,韓愛莉從很小的時候爸爸就去世了,但是她一直都給爸爸的號碼打電話留語音,匯報自己的日常,總覺得爸爸還活著,現在總算有一個人聽她的語音信箱了,韓愛莉認為或許冥冥之中是爸爸的安排。

韓愛莉從媽媽的筆記本中找到了一個電話號碼,撥打過去居然是重建設的電話,但一時並不能查出是哪個部門,韓愛莉認為媽媽的失蹤或許和這個電話有關。

金瑞鎮也在琢磨郭松子和金進好之間是否有著某種聯繫,而且推測不是金進好殺了韓愛莉,或許就是那天晚上追趕韓愛莉的人所為,韓愛莉告知金瑞鎮那個人的臉被打傷了,金瑞鎮鼓勵韓愛莉再次去找他,並為之前自己的無禮向韓愛莉道歉,也承認自己就是一個難以接近的混蛋。此時,檢察院的人忽然來調查金瑞鎮,還帶走了家裡所有的文件和電腦主機。

當韓愛莉再次來到金瑞鎮家裡的時候,恰好秘書送了金瑞鎮回來,正是秘書當時襲擊了韓愛莉。韓愛莉懇求金瑞鎮去見金進好,千萬不要因此才會害了多彬,可卻被金瑞鎮以為是瘋子再次趕走了。秘書遠遠的躲著韓愛莉,並未聽到韓愛莉和金瑞鎮說什麼,但是心裡隱隱不安,打電話給了金進好。

為了進一步說服金瑞鎮,韓愛莉找到了徐道均幫忙,讓徐道均去勸說金瑞鎮向金進好示弱,否則會讓多彬出事的。可是徐道均卻並不同意,而且認為那些建築材料都是合格的,而且又合格的審批材料,如果真有人要對多彬不利應該報警才對,不應該來找金瑞鎮和他。

林建旭躲在金進好家對面的樓上,親眼看見秘書來找金進好,還拿走了一個公文袋,看見秘書離開,林建旭騎著摩托車追趕,但是被秘書發現了甩掉了林建旭。

一直找不到郭松子,這讓韓愛莉很傷心,覺得母親不想要她了,朴水晶一直從旁安慰,勸說韓愛莉,相信不會有父母會遺棄自己的孩子,尤其是郭松子更加不會離開韓愛莉,韓愛莉擔心母親突然暈倒了,生病了,到時候怎麼辦,想起這些韓愛莉就忍不住落淚。

會長特意叫來了徐道均,並認為金瑞鎮在這個世界上誰都不相信,卻一直相信徐道均,讓徐道均也告訴金瑞鎮,不要擔心檢察院的事情,他會想辦法解決的。

韓愛莉一直無法從金瑞鎮這裡找到突破口,就想起了姜賢彩,特地跑來找姜賢彩,但卻看見姜賢彩去和一個男人約會,這讓韓愛莉始料未及。

金瑞鎮著急的想要回自己的手機,眼看時間不多了,馬上就到了韓愛莉被殺的時間,金瑞鎮的手機內容被拷貝之後才還回來。但還沒到金瑞鎮的手裡,就被趕來的徐道均給搶了,恰好此時韓愛莉打來電話,但卻被徐道均掛斷了,金瑞鎮憤怒的搶過電話,想要打回去已經無法接通了。徐道均陰陽怪氣的看著金瑞鎮,反問金瑞鎮是否真的相信他,因為他知道金瑞鎮從不曾相信任何人,當然他也不會例外。

與此同時的韓愛莉準備敲開609室的房門,想要通知姜賢彩趕緊去救人,卻不料忽然收到了來自金瑞鎮的消息,金瑞鎮告知韓愛莉她今天會被殺,被殺的地方就是609室,嚇得韓愛莉趕緊後退。

房間裡,此時此刻真實春意滿室,徐道均正和姜賢彩熱吻之中。

 

第5集徐道均和金瑞鎮翻臉 韓愛莉調查父親死因

2008年8月,正在餐廳打掃衛生的徐道均第一次見到來應聘的姜賢彩就一見鍾情,隨後在一次大雨中體貼的把自己的傘讓給了姜賢彩,一次彈鋼琴的姜賢彩被客人騷擾的時候徐道均打了客人拉走了姜賢彩,也因此被單位開除了,可徐道均絲毫不計較。那天姜賢彩心事重重不願意回家,徐道均只好把姜炫綵帶回家中,在那個破爛的小房子裡姜賢彩安然入睡,徐道均就緊張的躺在地上睡了一夜。次日姜賢彩因為沒有替換還穿了徐道均寬敞的T恤,兩人的感情也是那時候產生。

1個月之前姜賢彩和徐道均偷情,狂吻之時聽到門口有電話聲響起,徐道均打開門去看,嚇得韓愛莉已經躲入了電梯裡。徐道均回轉房間發現了金瑞鎮打來的未接電話,就再也沒有心情和姜賢彩繼續下去了,而是提出送姜賢彩回去。

回去的路上,姜賢彩接到了金瑞鎮的電話故意放了外音讓徐道均聽,證實金瑞鎮不在家中,讓姜賢彩把衣服給送辦公樓去。徐道均心中緊張,生怕被金瑞鎮誤會,特意關閉了車內的音樂給金瑞鎮回了電話,但姜賢彩故意打開音樂,就是想讓金瑞鎮發現她和徐道均在一起,想讓徐道均敢於正視兩人的感情,徐道均卻嚇得緊忙關閉了音樂。

1個月之後, 在檢察院這裡,徐道均厲聲質問金瑞鎮製造出無辜受害者,卻讓自己的職員去背黑鍋,這就是所謂的信任嗎?並且表達了自己對金瑞鎮無限的失望之情。徐道均話裡話外都指責金瑞鎮用了不合格的材料,金瑞鎮看出徐道均是想推卸責任,在檢察院這裡讓人把他抓起來。可沒想到檢察院這邊卻收到了當時材料的合格證明,金瑞鎮被證明了清白離開檢察院,但卻因此看清楚了徐道均,徐道均忙解釋剛才看見被調查的場面有些害怕了,思想混亂了,金瑞鎮不予理睬。

金瑞鎮趕緊向警察那邊核實了韓愛莉並未死亡的消息,也算是放心了。韓愛莉心中不安,不明白為何有人想要三翻四次的要她的命,如果不調查清楚的話讓她寢食難安。

金瑞鎮雖然在檢察院那裡證明了清白,可是上班的時候依然被會長放了假,秘書客氣的送金瑞鎮回去,金瑞鎮忽然想起一個月之前秘書的臉曾經受傷,韓愛莉也曾說過逃命的時候打傷了追殺她那個人的臉,由此金瑞鎮產生了懷疑。

韓愛莉也查到自從金進好見到了郭松子之後,郭松子就不見了,其中必定有某種的聯繫。韓愛莉去醫院找了金進好,想問出究竟和郭松子說了什麼?那天為何那個人要殺她?金進好沒有直接回答韓愛莉的話,反而提醒韓愛莉父親的死也和建築公司有關。

郭松子一直擔心的就是女兒會像她爸爸一樣死去,因此才會離開那裡,但卻打著一個莫名的電話,警告對方遠離自己的女兒,她也絕對不會容許有人傷害她的女兒。郭松子可以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心臟病而死,但是如果有人傷害她的女兒絕對不可以。

韓愛莉來到了十九年前的泰正樓坍塌的地方,當年因為泰正樓坍塌太多人喪生,母親幾乎是帶著她逃離那個地方的,雖然那個時候她還很小,可是卻也能感覺出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再也回不來,韓愛莉來到事故地方,所有遇難者的屍骨都埋葬在那裡,韓愛莉看著韓太吉的名字嚎啕大哭,但也看到了那個建築單位就是劉重建設單位。

韓愛莉查到了她出事那天晚上,一個可疑車輛停在金進好的家裡樓下,金瑞鎮查到那天出現在金進好家樓下的車牌號,正是李秘書的。韓愛莉還把林建旭拍攝到的李秘書的視頻發給了金瑞鎮,確認了和金進好勾結的人就是李秘書。

韓愛莉的父親還是死於劉重建設的泰正樓,韓愛莉懷疑母親的失蹤和這件事也脫不了關係,而李秘書的兩次謀殺必然也和這件事有關,這個消息簡直是驚呆了金瑞鎮。

金瑞鎮想起那個時候他還是一個小工人,在泰正樓幹活施工,上廁所的時候忽然樓層坍塌了,牆壁一條條的裂著縫隙,上面的燈也忽明忽暗,員工都紛紛往外跑,可是很多人都葬身裡面。

金瑞鎮故意讓李秘書開車送他來監獄裡看望金進好,並趁著李秘書去辦理手續的時候,偷偷在他的車裡安裝了定位儀。隨後,金瑞鎮勸說金進好說出實情,他相信一個有孩子的人是不會傷害另一個孩子,尤其孩子還在醫院需要照顧的時候,他不會傻到犯錯被關進來,一定是得到了相應的報酬。為了讓金進好說出實情,金瑞鎮賭上多彬的性命也會想辦法澄清一切來幫助金進好,可金進好依然什麼都沒有說。

金瑞鎮按照追蹤到的李秘書車位置一路開車找過去,發現了一個人吊在上面,這個人或許就是郭松子。之前金進好找過郭松子,但郭松子為自己不能幫助金進好而內疚,可隨後李秘書也出現在了醫院裡。

 

第6集金瑞鎮發現郭松子被殺 徐道均幕後策劃奪愛人

金瑞鎮發現了一個女人的屍體,嚇得冷汗直冒,此時韓愛莉打來電話,得知金瑞鎮跟著李秘書卻發現了一具屍體的事情,勸說金瑞鎮趕緊離開危險的地方。金瑞鎮把屍體拍照後從她口袋裡發現了一些紙帶走,並利用公用電話報警。

金瑞鎮一路跟著跟蹤器到了一個加油站,卻發現跟蹤器被安裝在了大巴士下面,原來金瑞鎮的行蹤已經被李秘書發現,把跟蹤器換了位置。

李秘書打電話將這件事匯報給了徐道均,徐道均安置李秘書趕緊藏起來。姜賢彩出現在徐道均身後抱著他,原來姜賢彩和多彬都沒有死,當時只是設計了多彬的失蹤,再謊稱頭髮是多彬的,把拿來的指頭和多彬對比,以此確定那個死亡的女孩是多彬,後來姜賢彩又假裝傷心過度跳河自殺,用這種瞞天過海的方式騙過了所有人。

姜賢彩希望能和徐道均趕緊離開這個國家,想要盡快擺脫姜賢彩這個名字,小時候姜賢彩就曾經放火燒死了一個在房間裡沉睡的男人,男人想要逃走,可是門被姜賢彩從外面拴上,男人眼睜睜從窗戶看著姜賢彩離開的小小背影。

金瑞鎮回去公司查了一下關於韓太吉和李秘書的資料,驚訝發現李秘書當初來公司的時候推薦人竟然是徐道均。會長要求金瑞鎮把負責的泰正事情交給徐道均處理,他改為負責別的項目。金瑞鎮在調查李秘書的時候發現他給郭松子有過轉賬,而那天死亡女人正是郭松子。

韓愛莉發現郭松子的賬戶匯入了一筆錢,隱隱覺得不安,迅速去銀行調查。晚上,金瑞鎮和韓愛莉通話的時候被追問死者是誰,可金瑞鎮不敢說出是郭松子,韓愛莉心中不安加大,但金瑞鎮卻告訴韓愛莉當年泰正坍塌他是唯一的倖存者。

徐道均查到金進好和兩個孩子都有狼瘡性肺炎,因此找到了金進好,金進好本就不滿孩子因為劉重建設而死了一個,如果這個孩子再死了,他絕對要和劉重建設的人同歸於盡。但徐道均卻開出了條件,反正金進好已經抱著必死決心,只要他殺了一個人就可以幫他出錢救活另外一個孩子。

金瑞鎮調查了郭松子的一切行蹤,知道她曾經在一個飯店打工,最後出現的日子是十四號到二十六號之間,因此打電話讓韓愛莉務必在這個時間去指定那幾個地方找到郭松子。驚慌失措的韓愛莉已經意識到母親出事了,此時朴水晶和林建旭來到,朴水晶還偷接了郭松子的電話,勸說郭松子和韓愛莉聯繫,可郭松子堅持不聯繫,擔心從此會傷害到韓愛莉,朴水晶和郭松子的對話被韓愛莉聽到,韓愛莉聲嘶力竭怒斥朴水晶瞞著她。

韓愛莉和朴水晶、林建旭一起找尋郭松子的蹤跡,同時,在監獄裡的金進好打電話約金瑞鎮想要告訴他真相,可還沒等金瑞鎮過去,金進好就因為身體不適被送去了醫院,趁著警察不在的時候李秘書也去了醫院,緊接著金進好就跳樓自殺了。

警方在勘察郭松子屍體的時候,發現了金瑞鎮遺留下來的劉重建設員工夾子,因此金瑞鎮被列入了懷疑目標。金瑞鎮忙著調查郭松子曾經住過的旅店地址,並發消息告訴了韓愛莉。

金瑞鎮正在旅店房間裡坐著休息的時候,警方接到報案已經發現了金瑞鎮的行蹤。朴隊長一直給金瑞鎮打電話,質問金瑞鎮為何要殺了郭松子,金瑞鎮恍惚了,也想起那個掉落在李秘書車裡的員工夾子。金瑞鎮想要離開的時候警方已經包圍了旅店,金瑞鎮知道自己怎麼解釋也無濟於事,不會有人相信他,因此只能孤注一擲選擇跳樓,還因此摔傷了腿,但終究沒有擺脫被拘捕的命運。

與此同時的另一個時間裡,韓愛莉找到了郭松子,衝上去抱著郭松子,幾乎是同時的圍在金瑞鎮身邊的警察都消失不見了,金瑞鎮受傷的腿也康復了,金瑞鎮知道是韓愛莉成功救了郭松子。

【圖片cr:MBC】



(Visited 11,844 times, 418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