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風起霓裳】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古力娜扎、許魏洲*古裝愛情勵志劇



風起霓裳》劇情改編自藍雲舒小說《大唐明月》,講述了唐高宗永徽年間,極具製衣天賦的胡女庫狄琉璃與少年登科卻多年蹉跎不遇的裴行儉之間的愛情故事。

大唐貞觀年間,前朝製衣大家安氏遭到徒弟卓錦娘陷害入獄,臨危之際將幼女琉璃(古力娜扎飾)托付給了宮中的老友。琉璃以醫官的身份在宮中不祿院長大成人負責宮中防疫工作,並且繼承了母親出神入化的製衣天賦。

就在即將年滿出宮之時,受到奸人猜忌,陷入危機,幸而際遇了能力不凡、但恰值多年蹉跎不遇的裴行儉,幫助她擺脫了陷阱。

琉璃不斷調查安氏案件真相,不惜蟄伏。這時太宗病重,時局敏感,琉璃與裴行儉共同輔佐明君太子李治。兩人一同謀劃,共歷困境,也暗生情愫。當新皇登基,澄清冤案之後,琉璃和裴行儉選擇遠離皇宮,矢志不渝地守護他們的愛情

風起霓裳




 

【劇名】:風起霓裳

【首播】:2021年1月27日

【類型】:古裝愛情勵志劇

【原著】:藍雲舒「大唐明月」

【主演】:古力娜扎許魏洲

【集數】:40集

【簡介】:致唐高宗永徽年間,極具製衣天賦的胡女庫狄琉璃與少年登科卻多年蹉跎不遇的裴行儉之間的愛情故事。

【播放平台】:優酷視頻

 

【人物介紹】 

風起霓裳




庫狄琉璃古力娜扎 飾

極具製衣天賦的胡女。

 

 

風起霓裳

裴行儉許魏洲 飾

少年登科、能力不凡、恰值多年蹉跎不遇的時期。

 

【分集劇情】 

第1集卓錦娘威逼安氏修改褘衣 裴行儉進京趕考遇蘇定方

正值唐太宗貞觀年間,國家興旺富庶,百姓安居樂業,國都長安城更是人傑地靈,繁華熱鬧。如意夾纈店是京城名聞遐邇的製衣店,掌櫃的叫安四郎,他和姐姐安氏共同經營這家店舖,武元華被選為才人,她和母親一起來如意夾纈店定制進宮穿的吉服,琉璃那時候還是懵懂少女,她躲在屏風後面看到這一幕,安氏聽到皇宮字眼心裡咯登一下,她是天下第一針,曾經在皇宮的尚服局做繡娘,她看透了宮裡的爾虞我詐,弱肉強食,最後徵得公孫皇后的恩准出宮,就帶著琉璃隱居在如意夾纈店。

林尚服是尚服局的領班,尚服局專門為宮裡的嬪妃定製衣服,林尚服欺軟怕硬,趨炎附勢,對繡娘們百般挑剔,林尚服聽說楊妃要被封後,不由地暗暗叫苦,當初她對楊妃置若罔聞,擔心楊妃封後以後找她麻煩,要親自給楊妃送衣服, 希望楊妃不計前嫌。卓錦娘是安氏唯一的徒弟,她向林尚服建議給楊妃提前準備封後的褘衣,希望楊妃對她們既往不咎,卓錦娘主動請纓為楊妃製作褘衣,林尚服滿口答應,承諾事成之後封她為大家的稱號。

安氏禁止庫狄琉璃學繡工,動針線,她偷學刺繡手藝,小小年紀就學得安氏真傳,庫狄琉璃只能偷偷繡手帕,小夥伴艷羨不已,想跟著她學習,庫狄琉璃就把那塊繡了茶花的手帕送給她,結果一陣風吹來,手帕被刮走。卓錦娘繡好了皇后褘衣,林尚服對她的繡工大為不滿,逼卓錦娘把安氏找回來,否則就讓她死無葬身之地。卓錦娘費盡周折,終於打聽到安氏的下落,她手捧褘衣親自登門來拜見,安氏硬著頭皮把她請進屋,特意讓丫鬟在家門口攔著庫狄琉璃。

卓錦娘開門見山說明來意,苦苦懇求安氏幫她修改褘衣,安氏拒不答應,卓錦娘威脅恐嚇她,要把她的下落告訴新後,新後肯定會派人把安氏叫進宮聽差,卓錦娘還以琉璃的性命相威脅,安氏考慮再三才勉強答應,提醒卓錦娘不要透露她和女兒的下落,臨走前,卓錦娘竟然獅子大開口,向安氏討要那枚世界上獨一無二的金針,想名正言順做刺繡大家,安氏斷然拒絕。

庫狄琉璃再次偷偷來到安氏房間,想偷走金針繼續繡羅帕,結果被安氏當場逮到,安氏看到她的繡工出神入化,不想她重蹈覆轍,再次攪進宮廷爭鬥的深淵,庫狄琉璃不知道其中緣由,被母親前所未有的嚴厲嚇得大哭不止。裴行儉是一個少年書生,他來京城參加科考,在城門口無意中看到大將軍蘇定方回京覆命,他仰慕蘇定方已久,就緊隨其後來到寺廟,想拜蘇定方為師,蘇定方不勝其擾,就讓他射樹上的一朵茶花,裴行儉竟然射中了掛在茶花樹上的那個手帕,蘇定方認為他徒有其表,不堪大用,方丈極力為裴行儉說情,蘇定方才勉強答應他好好考慮一下。

第2集卓錦娘栽贓陷害安氏 裴行儉冒死救庫狄琉璃

安氏向丈夫庫狄大郎透露了修改褘衣的事,陰險狡詐的小老婆阿曹擔心安氏連累全家,攛掇庫狄大郎寫下休書,和安氏撇清關係,庫狄大郎自私怯懦,他當場給安氏寫休書。

庫狄琉璃看到卓錦娘繡的褘衣,一陣見血指出褘衣繡得死板沒靈氣,讓安氏再繡一隻大鳥彌補缺憾,安氏對庫狄琉璃的聰慧喜憂參半,不知道將來會給她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安氏權衡再三,決定把庫狄琉璃送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把那枚金針交給她,還有自己多年整理的製衣心得一起交給她,對她千叮嚀萬囑咐。

安四郎帶庫狄琉璃給武元華送吉服,武元華打開大紅吉服,看到上面繡著一支栩栩如生的桃花,不禁歎為觀止,武夫人覺得一支桃花太單薄,琉璃連連解釋這是一枝獨秀的意思,武母很滿意,派人賞賜庫狄琉璃,庫狄琉璃想留在武府做領口和袖口的收尾工作,武元華得知她就是大名鼎鼎天下第一針的女兒,滿口答應讓她留在府裡。

琉璃正式在武府住下來,她想起母親臨走前的囑托,不由地傷心難過。安氏答應七天以後來接琉璃,如果她遭遇危險,就讓琉璃去尼姑庵避難。裴行儉來到寺廟拜見蘇定方,得知蘇定方正和方丈在下盲棋,不知道什麼時候能下完,裴行儉就飛簷走壁在寺廟裡穿梭玩耍,他拿出那塊茶花手帕,不禁嘖嘖讚歎,猜不到什麼人繡得如此逼真。

轉眼三天時間過去了,庫狄琉璃來寺廟祈福,她祈求佛祖保佑母親平安無事,裴行儉在房樑上看到庫狄琉璃抽了下下籤,就用石子把下下籤擋了回去,庫狄琉璃再次搖動籤筒,裴行儉再次把下下籤擋回去,直到裡面掉出一根上上籤,裴行儉不小心把那塊茶花手帕掉在地上,庫狄琉璃一眼就認出那是自己繡的手帕,還以為佛祖顯靈,她拿著手帕滿意地離開了。

裴行儉正在感慨的時候,蘇定方下完棋出來,不明白裴行儉為何要替庫狄琉璃改運簽,裴行儉不想庫狄琉璃傷心,更不想她被這支籤改變命運,蘇定方被他的善良和俠義打動,當即決定收裴行儉為徒。裴行儉的父親和武家是世交,他來武府拜見武夫人和武元華,武元華就留他住下來。

七天期限已到,卓錦娘來拿褘衣,看到安氏把褘衣修改得栩栩如生,天衣無縫,她立刻驚呆了,安氏提醒她不要忘了她們倆的約定。庫狄琉璃把武元華的吉服最後收尾,武元華試穿了一下,她看到鏡子裡美輪美奐的吉服,連連誇庫狄琉璃心靈手巧,想帶她進宮,庫狄琉璃婉言謝絕,武元華也不再勉強,她一心就想進宮,將來做自己的主人,就可以指點江山。

林尚服親自來給楊妃送褘衣,預祝她早日登上後位,沒想到唐太宗李世民突然趕來,認定楊妃想篡位做皇后,楊妃百般辯解,還以死明志,楊妃不顧一切撞向大柱子,李世民趕忙把她攙起來,苦苦逼問褘衣出自誰人之手,林尚服和卓錦娘拚命狡辯,極力撇清關係,把一切罪責都推到安氏身上,誣陷安氏想重回皇宮,才製作了褘衣送給楊妃。

李世民下令把林尚服和卓錦娘拉下去問斬,楊妃極力為她們倆求情,李世民才饒過她們的死罪,讓她們倆協同大理寺抓捕安氏。卓錦娘帶大理寺侍衛來抓安氏,給她扣上巴結後宮嬪妃,霍亂宮廷的罪名,安氏當面揭穿卓錦娘栽贓陷害,庫狄大朗和阿曹見狀,趕忙拿來休書,撇清和安氏的關係,侍衛下令把安氏抓走。

卓錦娘不甘心就此罷休,她在安氏的房間裡亂翻一通,也沒有找到那枚金針,庫狄大郎對此毫不知情,阿曹斷定金針在庫狄琉璃身上,卓錦娘苦苦逼問出庫狄琉璃的下落,她帶侍衛來武府抓人。

裴行儉很快找好了考生客棧,他來向武元華辭行,武元華求裴行儉帶著庫狄琉璃從後門逃走。大理寺侍衛進府搜查,武元華拚命阻攔拖延時間,侍衛發現後門有馬蹄印,立刻策馬揚鞭去追。裴行儉把庫狄琉璃藏在裝書的箱子裡,他快馬加鞭逃出武府,侍衛和卓錦娘對他窮追不捨,庫狄琉璃不想連累裴行儉,讓他獨自逃命,裴行儉堅持要帶她一起走。

庫狄琉璃把母親留下的金針和製衣心得包好,悄悄放進裴行儉的書箱裡,她拿出匕首割斷韁繩,從馬上摔下來,裴行儉見侍衛和卓錦娘隨後追來,只能先逃走。阿曹認出庫狄琉璃,卓錦娘在她身上仔細搜查,也沒有找到金針,卓錦娘一氣之下把庫狄琉璃關進大牢。

 

第3集安氏求孫德成救庫狄琉璃 庫狄琉璃和武才人再次相遇

卓錦娘派大理寺衙役去追裴行儉,可他早已經不見了蹤影,而且還蒙著面,卓錦娘只想找到金針,又不想招惹即將進宮做才人的武元華,只好放棄追趕裴行儉。

庫狄琉璃被關進大理寺監牢,安氏看到女兒心如刀絞,卓錦娘逼她交出金針,安氏斷然拒絕,卓錦娘揚言要把她們母女倆殺人滅口。庫狄琉璃一直昏迷不醒,安氏心急如焚,拿出金釵求獄卒去找不祿院的內侍孫德成,不祿院是專門處理屍體的部門。

裴行儉逃回住處,在書箱裡發現了庫狄琉璃藏在裡面的金針和手帕,他暗暗祈禱庫狄琉璃能安全脫身。獄卒把孫德成帶到牢房,安氏苦苦懇求他幫忙救庫狄琉璃,獄卒讓孫德成把死了的女囚順便帶走,孫德成借口還沒有死透,要一個時辰以後再來收屍,他想趁機把庫狄琉璃母女救出來。

庫狄琉璃迷迷糊糊醒來,安氏對她千叮嚀萬囑咐,並且交代了後事,隨後,孫德成派徒弟小順子來收屍,安氏忍痛給庫狄琉璃餵下一顆假死的藥丸,然後緊緊勒住她的脖子,造成她被勒死的假象,隨後,安氏上吊自殺,讓小順子等一會再通知獄卒。

小順子見安氏即將氣絕身亡,趕忙喊來獄卒,獄卒確認安氏和庫狄琉璃已死,就讓小順子把她們的屍體一起帶走。卓錦娘和林尚服得知安氏母女自殺身亡,趕忙來不祿院一看究竟,卓錦娘讓孫德成把她們的屍體燒了,想從骨灰中找到那枚金針,孫德成找各種借口推諉,卓錦娘就亮出大理寺的腰牌相威脅,孫德成只好照辦。

孫德成派人點燃木柴,把安氏當場燒死,卓錦娘剛想讓內侍把庫狄琉璃扔進火堆,高內侍派人來問責,今天是武才人進宮的日子,不許孫德成在宮裡搞污穢之事,卓錦娘只好作罷,庫狄琉璃才僥倖逃生,孫德成和小順子把庫狄琉璃救下來,第一時間給她餵下解藥。

武元華身穿那件繡了一支桃花的大紅吉服來見李世民,李世民對吉服的繡工讚不絕口。庫狄琉璃終於被救活,當她得知母親已經被燒死,傷心地大哭不止,孫德成對她好言相勸,鼓勵她堅強活下去,答應收她為徒弟,給她取名小豆子,庫狄琉璃想起母親臨終的囑托,知道孫德成是好人,孫德成把安氏留下的遺書交給她,安氏讓庫狄琉璃認孫德成為義父,十八歲以後就離開皇宮。從那天以後,庫狄琉璃就以不祿院醫官小豆子的身份留下來,卓錦娘很快就升任尚服局的大家。

轉眼十一年時間過去了,狄才人不幸離世,武才人來給她送別,看到她身穿一件繡工精美絕倫的華服,蝴蝶圍在衣服的花朵上流連忘返,武才人歎為觀止,向孫德成打聽繡娘是誰,孫德成只好承認是小豆子做的,武才人想見一見小豆子。

孫德成來不祿院找化名小豆子的庫狄琉璃,庫狄琉璃藏在棺材裡扮鬼,把小順子嚇得大呼小叫,孫德成從棺材裡找出庫狄琉璃,帶她去見武才人,庫狄琉璃認出武才人就是救命恩人武元華,武元華也覺得她面熟,庫狄琉璃剛想上前相認,被孫德成強行攔住,庫狄琉璃承認幫狄才人繡了那件衣服,就是不想看她穿著舊衣服上路,武才人對她大加讚賞。庫狄琉璃想通過武才人找到當年救她的蒙面的男人,孫德成不許她輕舉妄動,以免暴露身份。

卓錦娘帶著尚服局的繡娘繡花,無意中看到鄧七娘手裡拿著一個繡工精美的荷包,一眼就認出那是失傳多年的手藝,只有安氏能繡出這樣的花樣和針法,卓錦娘苦苦逼問鄧七娘,鄧七娘記起她在不祿院門口撿到的,懷疑是醫官小豆子遺失的,卓錦娘逼鄧七娘找出這個醫官。

庫狄琉璃發現荷包不見了,就到處去找,結果在門口遇到鄧七娘,鄧七娘逼她說出荷包的來歷。

第4集庫狄琉璃遺失荷包引卓錦娘懷疑 孫德成冒險把庫狄琉璃救出宮

鄧七娘口口聲聲稱替卓錦娘來打聽的,逼庫狄琉璃說出荷包的來歷,庫狄琉璃謊稱從小順子手裡買來的,鄧七娘信以為真,還透露卓錦娘是安氏唯一的徒弟,她都繡不出這樣的針法。

庫狄琉璃欣喜若狂,第一時間向孫德成報喜,想通過卓錦娘打聽母親被害的真相,孫德成不便明說,反覆提醒庫狄琉璃不要去找卓錦娘,還讓庫狄琉璃隱藏自己的真實身份,否則會連累很多人。卓錦娘親自來找小順子,小順子按照孫德成事先叮囑的,謊稱在西市一家胡商手中買到的,還拿出幾個花色各異的荷包,卓錦娘看出和安氏的針法有異曲同工之妙,就派鄧七娘去西市仔細查找,結果一無所獲。

卓錦娘派人把庫狄琉璃和小順子叫來,逼問庫狄琉璃為何會如此寶貝這個荷包,庫狄琉璃借口心疼裡面的錢,卓錦娘苦苦逼問荷包的來歷,小順子一口咬定在西市買的。卓錦娘逼問胡商的身份,小順子找各種借口搪塞,還拿出賣剩下的荷包給她。武才人來尚服局定製衣服,無意中得知卓錦娘在到處尋找繡荷包的人,就向鄧七娘要來荷包仔細查看。

武才人及時趕來為小順子和庫狄琉璃解圍,謊稱她也從胡商手中買過一模一樣的荷包,卓錦娘才肯罷休。武才人向庫狄琉璃要來荷包查看,發現這個才是巧奪天工,而且有十幾年的時間,猜到小順子的那幾個荷包是庫狄琉璃仿製的,而且布料和針線都是宮裡的,武才人讓庫狄琉璃再找普通的布繡幾個荷包,也給她送一個,防備卓錦娘來檢查,小順子不禁對武才人刮目相看。

裴行儉來考生客棧,看到大廳裡掛了一幅上聯,給來趕考的學子們兩天時間對出下聯,他藉著酒勁奮筆疾書,很快寫了一首藏頭詩,還巧妙對出了下聯。原來,那副上聯是唐太子李治所出,兩天以後,李治微服來客棧,看到裴行儉的藏頭詩,對他的文采和書法讚不絕口,讓僕人阿勝約裴行儉見面詳談。

庫狄琉璃很快繡好了荷包,她第一時間給武才人送來,沒想到卓錦娘隨後跟來,武才人答應幫庫狄琉璃作證,借此消除卓錦娘的疑心,派宮女把庫狄琉璃從後門送走。卓錦娘看到武才人手裡也有一模一樣的荷包,才消除了疑慮。

卓錦娘和鄧七娘回到尚服局,無意中得知庫狄琉璃會做衣服,而且狄才人的華服就是她親手縫製的,卓錦娘趕忙去檔案局查庫狄琉璃的身份,得知她沒爹沒娘,孫德成幾年前從外面把她撿回來,卓錦娘更加懷疑庫狄琉璃的身份。

劉內侍向孫德成推薦魏林去不祿院,孫德成婉言謝絕,卓錦娘要把庫狄琉璃調到尚服局,孫德成堅決不幹,借口他是自己的義子。庫狄琉璃十八歲的生日即將到來,孫德成做了一碗長壽麵,想提前送她出宮,還借口庫狄琉璃生性頑劣,讓太醫院把她趕出宮,庫狄琉璃不捨得和孫德成分開。

就在這時,內侍院派人來送信,要調庫狄琉璃去尚服局當差,孫德成嚇得驚慌失措,他想讓小順子把庫狄琉璃裝進棺材帶出宮,偷偷在棺材上鑿了幾個洞,魏林從此路過,發現他們倆鬼鬼祟祟,趕忙進去查看,誤以為他們要偷偷把宮裡的東西拿出去賣。

庫狄琉璃假裝醉酒,小順子把其他內侍支走,孫德成把庫狄琉璃裝進棺材,還把安氏的遺物一起交給她,對她千叮嚀萬囑咐。裴行儉準時來醉香樓赴約,李治有事不能來,就派侍衛華天前來說明情況,裴行儉試探了華天功夫了得,苦苦追問他主子的身份,華天只承認主子身份顯貴,裴行儉不甘心,想弄清楚真相,就悄悄跟蹤華天。

孫德成和小順子用馬車拉著棺材出宮,迎面碰上潘內侍,潘內侍以小順子私自售賣宮裡的物件把他抓走,庫狄琉璃不想連累小順子,就在棺材裡大喊大叫,孫德成趕忙把她打暈,趕著馬車把棺材裡的庫狄琉璃帶出宮。

裴行儉一路跟蹤華天,華天騎馬拚命奔逃,迎面碰上孫德成趕著馬車走過來,他使出暗器擊中馬身,馬立刻驚厥,架著車一路狂奔,棺材從車上掉下來,庫狄琉璃從裡面甩出來,孫德成趕忙把她拉走。裴行儉站在屋頂看到這一幕,趕忙下來撿起棺材裡的東西。

庫狄琉璃想回宮救小順子,孫德成不許她去冒險,擔心連累更多的人,孫德成答應盡全力救出小順子,庫狄琉璃跪別孫德成,承諾日後好好孝敬他,孫德成讓她盡快離開長安,兩個人灑淚告別。

庫狄琉璃路過一家製衣店,一眼就看中一件女裝,她想買下來,才發現包裹不見了,只好拿出玉珮交給掌櫃的,才順利買下那件衣服。庫狄琉璃身穿女裝一亮相,立刻吸引了很多男人的目光,她嚇得四處躲閃。

 

第5集庫狄琉璃和安四郎相認 裴行儉和李治一見如故

庫狄琉璃十一年來第一次以女兒身亮相,她走在熙熙攘攘的長安街上,被都市的繁華搞得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庫狄琉璃無意中看到裴行儉留在柱子上的告示,讓遺失包裹的人到四門學找他討要,庫狄琉璃向路人打聽了四門學的具體位置。

庫狄琉璃不知不覺走到庫狄宅門口,爺爺一眼認出庫狄琉璃,他嚇得驚慌失措,勸庫狄琉璃不要回家認親,以免連累家人,只要各自相安無事就好,庫狄琉璃頓時明白了一切,自從母親去世以後,她就覺得自己是沒家的孤兒,今天是不由自主走到家門口,珊瑚回家看到庫狄琉璃,爺爺趕忙解釋她是問路的,庫狄琉璃只好含淚離開。

庫狄琉璃無助地在街上走著,恍惚間看到母親張開懷抱笑吟吟迎面走來,庫狄琉璃想撲向母親,結果眼前是一場空,庫狄琉璃很傷心,她按照記憶找到如意夾纈店,進門就認出貨架上擺著母親生前織的那塊錦緞,安四郎聞訊出來和她打招呼,庫狄琉璃想起爺爺的囑托,她沒有和舅舅相認,連連誇安大家的手藝精湛,安四郎看她很眼熟,也不敢貿然相認,就請她到內院去參觀其他布料。

庫狄琉璃來到熟悉的院子裡,清楚地記得她和母親在這裡生活的一幕一幕,歡聲笑語言猶在耳,眼前卻物是人非,庫狄琉璃傷心地淚流滿面,看到母親每年在柱子上畫著她身高的紅線,庫狄琉璃又比量現在的高度畫了一道。繡娘阿倪送來幾匹布料,庫狄琉璃擔心身份暴露,含淚離開了如意夾纈店。

阿倪發現庫狄琉璃淚眼婆娑,立刻猜到了她的身份,趕忙向安四郎匯報,安四郎急忙追出來,大聲喊住庫狄琉璃,庫狄琉璃飛奔過來和舅舅相認,兩個人激動地抱頭痛哭。安四郎迫不及待要帶庫狄琉璃回家,可她不想連累舅舅,安四郎後悔當年送她去武府,讓她遭遇這麼多的磨難,不容分說拉起庫狄琉璃的手就回家了。庫狄琉璃一五一十向舅舅講述了這十一年來的經歷,她想遵照母親遺囑去西州,安四郎不放心她獨自前往,答應親自送她去西州。

李治再次約裴行儉見面,開門見山追問他那首暗諷大唐科舉制度的藏頭詩,擔心他被官府問責,裴行儉卻不以為然,他想借此機會推動科舉制度的改進,還一一指出其中的弊端,並且指出了整改方案,才能真正做到公平和公正,李治對他的想法讚不絕口,兩個人推杯換盞,越聊越投機。

侍衛急匆匆來向李治匯報李世民病重的消息,李治不敢耽擱,立刻趕回宮侍寢,可他還意猶未盡,答應再找機會和裴行儉暢聊。卓錦娘等了很多天,也不見小豆子來尚服局報到,就派鄧七娘到不祿院找人,才知道小豆子大病一場以後就不見了蹤影,卓錦娘氣得咬牙切齒,認定是孫德成從中搞鬼。

李世民久咳不愈,突然開始咳血,李治寸步不離守在李世民身邊,皇宮上下頓時人心惶惶,武才人和後宮嬪妃一直守在大殿外面,時刻關注著李世民的病情,曹王李明主動要求留下來侍寢。

第6集庫狄琉璃和河東公世子起衝突 庫狄琉璃找裴行儉要包裹起爭執

武才人聽說宮裡有規定,皇帝駕崩以後,凡是沒有子嗣的後宮嬪妃就被趕到感業寺帶髮修行,她向高內侍打聽確有此事,武才人不甘心,決定改變這個規矩。

曹王李明宣稱他已經戒酒一年,想代替李治伺候李世民,並且當著李世民的面歷數了李治的種種劣性,不但喝酒取樂,還流連於醉香樓這樣的風月之地,李世民很不耐煩,讓皇后留下來照顧他,把李治和李明都攆走了。

安四郎帶庫狄琉璃在長安城到處遊覽,他們路過慈恩寺,庫狄琉璃想起小時候在這裡玩耍的一幕幕往事,安四郎就帶她故地重遊,大慈恩寺裡人很多,安四郎去拜訪大法師,讓她四處逛一逛。裴行儉來大慈恩寺拜見大法師,和河東公世子不期而遇,世子盛氣凌人,驕橫跋扈,裴行儉看不慣,對他避之不及。世子遠遠看到庫狄琉璃,對她出言不遜,冷嘲熱諷,庫狄琉璃也不甘示弱,對他反唇相譏,裴行儉看到這一幕,露出不易察覺的笑容。

世子不服氣,悄悄命令手下的僕人去打聽庫狄琉璃的身份。庫狄琉璃信步來到小時候求籤的大殿,懇求菩薩保佑小順子和孫德成不被她連累,庫狄琉璃再次求籤,可她沒看就直接放進籤筒裡,身邊的婦人聲稱這個菩薩是保佑長輩安康的,庫狄琉璃祈求菩薩保佑爺爺庫狄延忠長命百歲。其實這個婦人是世子隨從派來的,她打探出庫狄琉璃的真實身份,裴行儉在一旁看到這一幕。

李治和曹王因為科舉制度的革新意見不和,發生了激烈的爭執,兩個人互不相讓,吵得不可開交。安四郎讓阿霓陪庫狄琉璃去以前的老宅住下來,庫狄琉璃想起小時候的一幕幕往事,心裡百感交集,她向阿霓借了一些錢,答應明天拿回包裹就還給她。

庫狄琉璃一早來四門學找裴行儉,裴行儉把包裹拿出來,庫狄琉璃一眼就認出他是和世子在一起的人,以為他們是一類人,擔心裴行儉因此找她的麻煩,嚇得趕忙躲起來,裴行儉等不到庫狄琉璃,就想拿著這包裹回去,庫狄琉璃只好蒙上面喊住裴行儉。

庫狄琉璃謊稱包裹是在宮裡當差的表兄的遺物,包裹隨著棺材一起帶出來的時候,不料馬車翻了,包裹就遺失在街上,裴行儉確認包裹是她的,當場還給她,庫狄琉璃對裴行儉千恩萬謝,把他誇得天花亂墜。

庫狄琉璃開開心心回家,不小心和路人撞個滿懷,包裹掉在地上,庫狄琉璃才發現裡面裝的除了樹枝就是石頭,她氣得咬牙切齒,返回四門學找裴行儉理論,四門學的薛工和裴行儉素來不和,想趁機把裴行儉徹底打垮,就帶庫狄琉璃來找裴行儉。庫狄琉璃一口咬定裴行儉強取豪奪她的財物,裴行儉矢口否認,還把她當無賴趕出去,庫狄琉璃對裴行儉破口大罵,薛工還在一旁幫腔,裴行儉一氣之下點了庫狄琉璃的啞穴,庫狄琉璃乾著急說不出話,裴行儉把她裝進馬車送到一處無人住的宅子,讓她在原地反省三個小時,穴位會自動解了。

裴行儉剛想離開,庫狄琉璃大罵他和世子是一丘之貉,裴行儉扯下面罩,才認出庫狄琉璃就是大慈恩寺的胡女,提醒她提防世子騷擾,因為世子已經打聽出她家的地址,裴行儉說完這一番話就揚長而去。

卓錦娘派人來找孫德成,逼他交出小豆子,孫德成借口也不知道小豆子的下落,可卓錦娘不依不饒。潘內侍趁機派人去小順子的房間仔細搜財物,結果一無所獲。李治連夜整理裴行儉革新科舉的方法和策略,貼身的內侍勸他不要和曹王李明對著幹,以免李明從中作梗,李治不想辜負裴行儉的報國之心。

庫狄琉璃越想越生氣,她想去找裴行儉要回母親的遺物,阿霓勸她不要衝動,等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再去討要,否則裴行儉再次抵賴,他們又會發生衝突,庫狄琉璃只好作罷。一年一度的胡商大會即將舉行,阿霓精心製作了精緻的花籠裙,要以如意夾纈店的名義參加這次胡商大會,爭取獲得頭籌,為如意夾纈店正名,庫狄琉璃向她打聽其中原委。

【圖片cr:風起霓裳,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311 times, 30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