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雁歸西窗月】分集劇情1~16.人物介紹~曾舜晞、梁潔*霸道郡王vs率真少女



雁歸西窗月》劇情講述霸道郡王趙孝謙與率真少女謝小滿的烏龍甜懟戀,兩人從開始的歡喜冤家到逐漸相知相守,攜手歷經坎坷,衝破重重阻礙,最終收穫了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

平凡女子謝小滿(梁潔飾)陰差陽錯之下得罪了吳江府有名的巨鹿郡王趙孝謙(曾舜晞飾),又因他人設局與趙孝謙結下契約婚書,被迫嫁入郡王府。一紙契約讓兩人生活交織,從開始的歡喜冤家到逐漸相知相守,趙孝謙與謝小滿攜手歷經坎坷,衝破重重阻礙,最終收穫了一段浪漫的愛情。

雁歸西窗月




 

【相關文章】

雁歸西窗月~分集劇情17-32

 

【劇名】:雁歸西窗月

【首播】:2021年5月20日

【類型】:古裝愛情劇

【主演】:曾舜晞梁潔

【集數】:32集

【簡介】:霸道郡王與率真少女的烏龍甜懟戀,兩人從開始的歡喜冤家到逐漸相知相守,攜手歷經坎坷,衝破重重阻礙,最終收穫了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

【播放平台】:騰訊視頻

 

【人物介紹】 

雁歸西窗月




趙孝謙曾舜晞

霸道郡王

 

 

雁歸西窗月

謝小滿梁潔

率真少女

 

 

【分集劇情】 

第1集謝小滿被誤會作弊、燒試卷

母親帶著謝小滿姐弟坐車去吳江府,母親讓謝小滿死了回漁陽裡的心罵她不開竅。謝小滿反駁他們家四口人就靠漁陽裡三十畝地養活,謝敬居然狠心奪走,簡直就是土匪。謝小滿不滿說賣地就賣地去吳江府也不問問她,還說要上什麼義學,她漁陽裡的課業還沒完成呢。母親說反正這地已經賣給她大伯了,這吳江府也來了,這吳江府謝小滿不待也得待學不上也得上。父親在城門口等他們,弟弟和母親看見了父親非常高興的抱到一起關心他。

嚴伯陽讓人去找蛐蛐趙巾幗,趙孝謙躺在躺椅上用書蓋著臉說就在門腳底下,讓他們小心點,鍾子硯坐在旁邊沒說話。郡王府管家良吉拿來地契對趙孝謙說之前他幫了謝敬一把,謝敬把漁陽裡的三十畝地拿來孝敬他,府裡的書房一直沒人打掃府裡丫頭一個識字的都沒有問趙孝謙要不要招一個。鍾子硯問趙孝謙汴都連發十三封家書他是怎麼想的,趙孝謙沒說話就聽門邊的嚴伯陽大喊巾幗跑出去了,趙孝謙睜開眼睛把書扔了拿著籠子就追出去了。

謝小滿一家人走在路上,突然前面來了很多人,謝小滿和家人被擠散了。謝小滿在街上找著家人後退的時候踩死了趙巾幗,趙孝謙看見了抓住了她,謝小滿一腳踩在他的腳背上,她轉身快步離開,她身上的收據掉落在地,趙孝謙還想追上去被鍾子硯攔下,收據被趙孝謙撿到了。

第二天,謝小滿姐弟去到學院剛好碰上大考,先生下來看見謝小滿的考卷對她印象不太好了,覺得她淨想著投機取巧旁門左道,他知道她們來讀書的目的,先生讓謝小滿考完試後到六君子齋。趙孝謙三人去六君子齋燒試卷,不巧在門外碰到了被先生叫了六君子齋的謝小滿,謝小滿聞到了燒焦的味道,進去一看試卷被燒著了趕緊撲火。先生回來了看到這場景非常生氣地訓斥謝小滿,謝小滿想解釋但是並不知道那三人的名字無從說起。

謝小滿在靜女閣門口看見了那三人,她便追了過去。兩位同學從趙孝謙等人門前經過談起六君子齋走水的事情,他們得知燒的大部分是靜女閣的試卷而鹿鳴閣的倒是保留下了許多。謝小滿知道是他放的火問出了他的名字是趙孝謙並問他要回收據,可是卻聽他說收據被他燒了非常生氣。

謝小滿出了書院發現蘇家的車走了她只得自己走路回去,她的家人已經到謝敬家裡了,父親起身解釋可能是迷路了。謝小滿到的時候父母趕緊出聲訓斥她讓她給老太太跪下,謝小滿肯定不願意呀,出聲道出大伯苛待他們的事實,這一連串的話讓老太太非常不高興。

謝小滿看著父親淋雨離開的背影非常心疼,她覺得去郡王府應聘賺錢,於是謝小滿在郡王府裡幹起了活。謝小滿問起謝敬給郡王府贈地的事,她跟良吉說起了這件事,良吉理解都是苦難人讓她只要把賬面抹平了,答應幫她留著三十畝桑田。

第2集謝小滿弄壞劍穗重新做了一個

趙孝謙來找謝小滿拿出收據威脅她,不准她去告發他燒試卷偷試卷的事。謝小滿問李師兄春日宴的事,李師兄說春日宴上雖有評等詩詞的慣例,但是她剛來也沒時間準備讓她想說什麼便說什麼就好。謝小滿來到鹿鳴閣找到趙孝謙的位置想要找收據卻翻到了劍穗認出那是巨鹿郡王的,趙孝謙從門口進來大聲讓她放下東西,兩人拉扯的時候扯壞了劍穗,趙孝謙非常生氣找出收據當著謝小滿的面撕了,謝小滿撿了碎紙離開。

謝小滿坐在樹下拼碎紙,鍾子硯過來告訴謝小滿劍穗是趙孝謙兄長遺物,他們兄弟情感深重,趙孝謙兄長去世後他便來吳江府養病,一養就是四年,這些遺物對趙孝謙來說比天還重,今天的事情鍾子硯希望她不要在意,鍾子硯說若是收據對她很重要,明日郡王府會找人來修好。

明姑又不等謝小滿,她只好自己走回去,在路上碰見了父親,父親帶她去吃東西把肉都夾給了她。學堂裡謝如英故意針對謝小滿,讓謝小滿去伙房取點心,謝小滿去伙房被人潑了一身的粉還被關在裡面。春日宴學院裡非常熱鬧,明姑聽見了謝如英讓謝小滿去伙房,看她這麼久沒回來有些擔心地四處張望詢問。明姑沒找到謝小滿便問到了謝如英,謝如英並沒有理會她,明姑聽到有人說徐監院把他們的成績評績拿去跟爹娘說了,原來是她誤會了謝小滿。

謝小滿坐在地上想起了這些時日發生的事情,明姑找到了伙房把她放出去了還給了她手帕擦臉。春日宴開始了先生點名,謝小滿來遲被先生訓斥,李師兄站起來為她說話並帶她洗乾淨。趙孝謙來找山長坦白試卷是他燒的,其實山長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沒查。山長跟趙孝謙說他父親希望他會汴都入太學,趙孝謙說他知道如果山長想說就說吧。山長問趙孝謙希望他說嗎,昔日官家請他入宮為趙孝謙和趙孝劼講學,他記得那時趙孝謙雖然頑劣卻可將《大學》通篇背出,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今大了也有了迷途。趙孝謙轉身對山長笑了笑,沒說話便走了。

謝小滿自己根據書籍自己做了一個一樣的劍穗拿到郡王府,她跟良吉說日後府中的織娘來了按照這個重新修補便可。謝小滿給了良吉一本冊子,那是她整理的什麼書該放哪裡她都寫在上面了,日後府中購進新書告知她就可以了她寫在空白的地方,不過有好多書她看不懂不知道是哪一類,她就統一寫到最後一列了。謝小滿剛走趙孝謙等人就來書房了,被告知是新來的書房女使做的劍穗,他便追了出去,他去找她正巧看到她在換衣服愣了一會便出去了。

白鹿書院和吳江府學又蹴鞠賽,吳江府學的人到白鹿書院插白旗,趙孝謙則帶人到吳江府學射白旗。趙孝謙讓良吉吩咐謝小滿今日來他家做工,嚴伯陽不知道這件事便問他。寒食節的時候有蹴鞠賽,男子蹴鞠女子要為他們準備點心,有助勝之意還有藉著點心暗訴芳心之意。

 

第3集徐戍威脅小滿給趙孝謙下巴豆粉

謝小滿弟弟被人欺負,他來找謝小滿讓她下學送他回家。謝小滿問李師兄喜歡吃什麼點心,李師兄說喜歡當年她娘做的栗子餅。謝小滿幾人女生提著食盒去看男生蹴鞠,謝如英讓她過去問郡王爺喜歡吃什麼口味。明姑也幫謝小滿說話,薛娘子出聲維護謝如英,明姑讓薛娘子別惺惺作態嚼舌根都嚼到她父親那裡去了,小娘子之間吵個架都能扣了她們家的絲綢官文,謝小滿聽到這裡出聲說自己去。謝小滿朝男生走過去,趙孝謙一腳踢飛蹴鞠,蹴鞠砸到了謝小滿的頭,謝小滿被砸暈在地。謝小滿在床上醒過來猛地起身撞到了趙孝謙的頭,兩個冤家鬥起嘴來,謝小滿最後也沒問出來他喜歡什麼口味的點心。

沈琰等人看到趙孝謙他們射在吳江府的白旗,他帶著人決定去給趙孝謙等人報復回去,他準備了巴豆粉準備下到了謝小滿的點心裡。謝小滿做完點心已經下學了,她這才想起弟弟在等她,弟弟被人說他是村莽是屠戶,他拿出官印解釋,徐戍看見了過去趕走了他們。謝小滿出來看見徐戍搶弟弟手上的官印,威脅謝小滿把巴豆粉下在趙孝謙的餐食裡。

謝小滿去郡王府做工的時候,趙孝謙讓她留下在郡王府吃飯,之前看到她太瘦了一直給她夾菜,謝小滿因為徐戍讓她下巴豆粉的事吃飯的時候心不在焉的。從良吉那裡知道丟了官令後果很嚴重,第二天她決定按照徐戍的要求下巴豆粉。眼看著趙孝謙就要吃下了,謝小滿不忍一把拍掉了他手裡的餅,遠處的徐戍也看見了十分可惜。謝小滿在趙孝謙生氣之前趕緊拿出另一盤餅乾,趙孝謙吃了一口說還真挺好吃的。由於趙孝謙沒有吃下巴豆粉,白鹿書院成功贏得了上半場的比賽。

上半場比賽結束,謝小滿去找徐戍拿回官令,可是之前謝小滿揮掉餅乾的那一幕被他看見了,他自然不肯把官令還給她,兩人爭吵間,被趙孝謙看見了。趙孝謙一來徐戍結結巴巴的,在他的威逼下趕緊乖乖的把腰牌還給謝小滿。趙孝謙得知謝小滿剛剛是給他下巴豆粉,非常生氣的離開了。下半場比賽開始了,趙孝謙帶著情緒上場沒向球門踢反倒朝沈琰踢砸中了沈琰好幾次,因此下半場吳江府學贏了。比完賽之後,趙孝謙接受懲罰,趙孝謙帶頭兩個學院的蹴鞠隊的人打了起來。打了一架後,趙孝謙讓官家良吉收拾東西回汴都。

謝小滿想去給趙孝謙道歉,路上看到蘇味被撞倒在地桃花酥也掉在地上髒了,小滿過去幫她撿起來並用自己的食盒幫她裝桃花酥替她送給鍾子硯。謝小滿過去敲門,石登兒開門出來,從他那裡知道趙孝謙非常生氣在屋裡發脾氣砸東西不肯見人,她將食盒交給石登兒讓他轉交給鍾子硯就說是學院裡的一位小娘子送的,並讓石登兒帶句話這次是她不對她知道錯了,但是請他不要辭退她她還想要繼續做工。石登兒忘記謝小滿說的人了,一位她說的是趙公子恍然大悟。石登兒把東西給了趙孝謙,趙孝謙誤以為謝小滿給他示愛,他決定不搬了。

第4集謝小滿失約,趙孝謙生氣

趙孝謙拿著桃花酥去趙毛看,跟趙毛說著話,沒注意看沒想到桃花酥居然被趙毛吃完了,他非常氣惱罰它去拉磨。李師兄去找宴娘,宴娘問他什麼時候參加春闈,她知道他清高不喜官場無心仕途,可是他不參加春闈憑什麼幫她拜擺脫妓籍。李師兄拉著宴娘的手說脫籍之事並非只有入仕才可以解決,讓她放心總會有辦法的。

清明假前的最後一節課,清明過後會有重新一輪的考試,先生讓他們做好準備。趙孝謙三人來了,先生很驚訝不是說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趙孝謙說這不是愛跟他下棋嘛。學生們入座,趙孝謙坐到了謝小滿對面與她下棋。上次靜女閣的考卷保存了下來,楊山長擔心他們有出亂子,便決定讓他們靠策論,靜女閣的學子可以選擇性的參加。這兩天行周會在府裡幫忙補習策論,趙孝謙邀她一起去補習。

謝小滿來郡王府做工也有一些時日了,總不能一直打零工,良吉提議他們簽個協議,日後七日她擇四日來,他按月給她結,謝小滿欣然簽下協議。幾人一起補習,鍾子硯站著講,幾人坐著聽各有各的心思。趙孝謙給謝小滿泡了一杯茶,謝小滿沒想到他還會茶道,其他人離開後,兩人說了好一會話。聽說明天太平樓有人論道,趙孝謙約謝小滿一起去,她答應了。

謝小滿出去與明姑坐馬車回去,打開食盒看到食盒裡面有一張紙條上面寫在明日申時太平樓見,附桃花酥很好吃,謝小滿和明姑都以為是鍾子硯給明姑的紙條。明姑想要去赴約,讓謝小滿幫忙扮蠶女,謝小滿答應了,她讓明姑第二天去了替她道個歉。鍾子硯跟趙孝謙說論道的人已經安排好了,明日他要去見他娘就不陪趙孝謙去太平樓了。

第二天,謝小滿扮作蠶女,趙孝謙早早的就到了太平樓,明姑也在趕往太平樓的路上。明姑看到了鍾子硯一家人悄悄的聽他們說話,明姑聽見鍾子硯妹妹說要吃乳糕便讓丫鬟去買了給鍾蘊。明姑在鍾子硯家人面前誇鍾子硯送走了他娘和他妹妹,明姑說她知道他這麼多年過得不容易,他寒窗苦讀這麼多年就是為了讓他娘過得好一點,她也知道他做伴讀一定不舒服。鍾子硯打斷明姑的話,說與她有何干係簾窺壁聽令人不齒,今天的事他就不計較了,讓他日後不要揣測他。明姑從鍾子硯那裡得知那封信是郡王爺寫給小滿的,她轉身生氣的往回走。

趙孝謙在太平樓等謝小滿卻遲遲沒等來她,被人告知謝小滿今日應該不會來了還沒出門呢,趙孝謙氣沖沖的去了蘇府。常大人帶著李師兄來到蘇府,李師兄看見了謝小滿與她說了幾句話,被趙孝謙看見了他更加的生氣了。趙孝謙打斷了謝小滿氣沖沖的將她帶走了,李師兄向常大人借兵馬圍了郡王府。郡王府裡,謝小滿不肯向趙孝謙低頭服軟。趙孝謙得知府邸被人圍住了,便吩咐鍾子硯去帶兵進城,兩方人馬對峙。

 

第5集謝小滿不想嫁人想請李師兄幫忙

趙孝謙出來了李師兄問他是以什麼名義扣下謝小滿,趙孝謙拿出簽訂的私契,李師兄再沒法管了。李師兄決定自己留下說明日一早送小滿回府,常大人等人便離開了。謝小滿還是不認錯,今日對她舅舅來說很重要,他是郡王爺有權利而她是一介布衣百姓說不了什麼,既然他毀了她的清譽,她說她憎惡他不尊重別人自以為是肆意踐踏別人的尊嚴,日後她會好好做工,但是他們再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趙孝謙更加的生氣罰她到追遠堂跪著,謝小滿氣沖沖的離開,鍾子硯追上去。鍾子硯向謝小滿說起了趙孝謙小時候的事,當年官家無子他五歲的時候就和哥哥一起被接到了宮中,名為養子實為東宮,七歲那年他哥哥去世於東宮,他守著哥哥的屍體一天一夜才被宮人發現,後來官家有了如今的東宮,他在宮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他被送出了宮,家中兄妹並不和睦受父母忌憚冷落,他來吳江府只是為了躲開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鍾子硯希望謝小滿不要見怪,謝小滿內心有些動容,但是怎能因為自己的苦處去為難別人。

母親得知了這件事來找謝小滿算賬了,母親讓她別讀書了,回家呆著準備結親,謝小滿反對不同意結親的事大吵一架。趙孝謙來找謝小滿道歉一起吃飯,兩人冰釋前嫌,謝小滿請他幫忙拿到柳公折扇。沈琰收到汴都來的信,巨鹿郡王不肯回汴都給沈家好大一個沒臉,他決定明天柳公詞會若趙孝謙與那祝行首良宵一夜,他與妹妹的婚事自然回作罷。

第二天,謝小滿扮作趙孝謙的書僮跟在他身邊,鍾子硯給他們準備好之後便離開了。嚴伯陽出去念詩,被小斯嘲諷心情不太好把東西拿回來就離開了。趙孝謙追上去,嚴伯陽覺得他在拿自己當書僮使喚,說出了謝小滿想要折扇是要給李溯。趙孝謙非常生氣回去質問謝小滿,不聽她解釋便離開了。謝小滿想追上去解釋,但是離開了回很可惜,明姑說她去追幫她解釋清楚。徐戍讓春意畫舫那邊準備好,保證趙孝謙進去就出不來了。

徐戍去找趙孝謙卻只看到了謝小滿,他告訴謝小滿嚴伯陽被困在春意畫舫了讓趙孝謙趕緊去救人,嚴伯陽被困久了出意外怎麼辦,讓謝小滿趕緊去通知趙孝謙。謝小滿獨自一人去春意畫舫找嚴伯陽,兩位姑娘聽見了她的話便以為是徐戍說的那個人,他們熱情的上前招呼。沈琰帶著人也來到了春意畫舫,轉頭問徐戍怎麼樣了。徐戍說沒找到小郡王就看到了謝小滿讓她去通知趙孝謙,他自己過去肯定會被懷疑的,不過請沈琰放心趙孝謙只要進了春意畫舫就算沒什麼事也能傳出點什麼。

嚴伯陽在春意畫舫下了三盤棋愣是不走,沈琰看見了要跟他下兩盤。謝小滿被兩位姑娘纏住逼著喝酒,看到了李溯和宴娘站在一起,看著他們一人撫琴一人唱歌,謝小滿內心有些煩悶強硬的離開了。

第6集沈琰設計趙孝謙謝小滿

嚴伯陽和沈琰賭輸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錢,最後想要拿鍾子硯的錢去賭被明姑看見了,明姑護著錢袋。沈琰出聲阻止改了賭注,誰輸了誰就脫了衣服跳湖裡游一遭,周圍的人紛紛起哄他答應了,明姑也阻止不了,只好站在一旁指揮他下棋,贏下了棋局。沈琰賴賬讓人脫了嚴伯陽的衣服扔湖裡,剛準備動手趙孝謙和鍾子硯就趕到了。幾人打了起來,引來了柳公,柳公怒斥他們。謝小滿喝了幾杯酒有些醉了經過門口聽到了動靜便進來替趙孝謙認錯,李師兄提議各退一步兩位書僮各代主子罰酒三杯這事就算過去了。罰完酒之後柳公就走了,趙孝謙等人又鬧起來,李師兄關心謝小滿卻發現有些疏離,謝小滿醉倒後被趙孝謙抱走了。趙孝謙送謝小滿回家,馬車居然是徐戍在趕,徐戍把馬車趕出了城,把馬帶走了。

謝小滿不見了,家裡人非常擔心,鍾子硯發現趙孝謙不見了帶兵出去找。天亮了他們才找到謝小滿他們,謝小滿兩人也都醒過來了。為了不讓謝小滿的清譽受損,趙孝謙讓她躲進馬車裡,找個沒人的地方再下車,但是消息還是被人傳出去了。

趙孝謙要把徐戍扔進牢裡跟死囚犯放一起,嚴伯陽震驚這是要把徐戍往死裡整啊,到時候沈琰肯定跟他們過不去。趙孝謙說那就看看是沈小公爺大還是他巨鹿郡王壓得住了,讓鍾子硯就按他說的辦,沈琰那邊也去盯著給沈琰下個帖子,他要跟沈琰不死不休。鍾子硯提議納謝小滿為妾,趙孝謙說要想一想。鍾子硯讓良吉備一些彩禮去蘇宅提親,讓他大張旗鼓的從正門進去不用避諱。

謝小滿的親人坐在蘇府裡很擔憂,她的父親一聽郡王府要納謝小滿為妾,他非常生氣的拿著掃帚去趕人,謝小滿聽了也出去了。父親讓良吉轉告趙孝謙他們家小滿本本分分清清白白的姑娘,日後是要給人家做正頭娘子的,做妾讓趙孝謙做夢去吧。父親非常心疼,說得眼裡有淚,蘇府老太太也說了小滿不會給人家做妾的。老太太說他們越是這時候越要堂堂正正做人,等小滿辦了及笄之禮後就會漁陽裡避避風頭。

五日後,吳江府的事情傳到了王妃那裡,王妃震怒真是胡鬧還未娶妻就要納妾,埋怨趙孝謙也不想想他們為了他和沈家的親事裡裡外外花了多少心思,他可倒好著汴都城內誰人不知沈家最重門風,他若是納了妾這婚事就成不了。朱嬤嬤覺得郡王爺是在吳江府待久了性子野了,王妃讓朱嬤嬤去一趟,王妃說謝小滿是一個攀龍附鳳的丫頭不足為懼,這次是讓朱嬤嬤去把趙孝謙帶回來。

趙孝謙找謝小滿聊聊問她是怎麼想的,小滿說過幾日她便會離開吳江府讓他忘了她。趙孝謙忘不了謝小滿,他也不想逼她,他最後問她一句願不願意嫁給他,謝小滿拒絕了。鍾子硯逼著趙孝謙納謝小滿為妾,他讓嚴伯陽幫忙封了蘇昌記,謝小滿父親也被官府抓了。

 

第7集謝小滿不得已嫁到郡王府

謝小滿趕回家詢問怎麼回事,還沒解決父親的事有聽說舅舅也被抓了蘇昌記也被封了,趙孝謙在太平樓求見謝小滿,謝小滿去赴約。謝小滿來到太平樓沒看見趙孝謙只看見了鍾子硯,謝小滿從鍾子硯這裡得知之前設計她和趙孝謙的事和她父親的事都是沈琰做的就是為了毀掉趙沈兩家的婚事,她舅舅的事事鍾子硯做的。鍾子硯跟謝小滿說郡王府雖然不是什麼安寧之所但可以護著他們,只要她嫁給趙孝謙就可以幫他們,倘若她不願意那他們的前程也就不在了。趙孝謙趕來說一切都是他做的是他利用了她,趙孝謙要和謝小滿簽活契,給他兩年時間,他下令放了她父親和舅舅,兩年後還她自由身並予她白銀二百桑田也都還給她,謝小滿扇了他一巴掌答應了他。明姑得知謝小滿答應嫁給趙孝謙為妾,她便去質問鍾子硯為什麼,鍾子硯也很難過他喝得有點醉了。

謝小滿嫁到了郡王府,趙孝謙有些緊張去找鍾子硯下了好幾盤棋。趙孝謙來到婚房,良吉三人在門外偷聽裡面的動靜。王妃派來的朱嬤嬤到了,一來就訓斥良吉不懂規矩並讓他通報。鍾子硯趕來大聲的說話,婚房裡的兩人自然也都聽見了。趙孝謙和謝小滿出去,朱嬤嬤刁難謝小滿,趙孝謙維護她讓朱嬤嬤有事衝著他去,朱嬤嬤要謝小滿第二天卯時三刻起床跟著她學規矩,謝小滿反駁要上學,朱嬤嬤步步相逼,就連趙孝謙也奈何不了她。

趙孝謙讓鍾子硯猜猜朱嬤嬤是來幹什麼的,鍾子硯覺得王府還未放棄趙孝謙與沈家女的聯姻,他們想趕走謝小滿,想要趙孝謙迎娶沈照溫。鍾子硯問趙孝謙怎麼打算,趙孝謙說先不要打草驚蛇,他有自己的辦法。明姑來問這件事,趙孝謙說是他娘派來的濮王府的一個老嬤嬤說謝小滿入了郡王府的門再亂跑就失了規矩了還說是管教內務家法,實則不過是他娘派來對付他的。鍾子硯也說了朱嬤嬤是濮王妃的乳母,家中最有臉面的老奴,別說是趙孝謙了便是濮王和王妃都要敬她三分,她的意思不好明著忤逆。趙孝謙讓明姑去陪陪謝小滿,說那老奴不好相與。

李師兄回到書院沒見到謝小滿而且大家都有些古怪,李師兄問了先生才知道謝小滿的事情。朱嬤嬤盯著謝小滿點茶,她說點茶是閨閣基本說謝小滿技藝笨拙。明姑來見謝小滿,謝小滿想要去讀書,兩人一起想辦法。明姑提議找柳先生幫忙,柳先生今日出了一個題目,過兩日就是端午了她讓她們作一篇屈原賦小考那日作答,明姑讓謝小滿在家裡也準備一篇,她幫她帶給柳先生,讓柳先生幫忙求情。

謝小滿點茶點到想睡覺,朱嬤嬤抱著戒尺站在一旁監督。趙孝謙三人經過,謝小滿看見了愣了一會,朱嬤嬤便要打謝小滿的手,看著謝小滿被朱嬤嬤打,趙孝謙心疼想要上前維護被鍾子硯攔下了。

 

第8集趙孝謙請沈琰幫忙說服朱嬤嬤

趙孝謙拿了藥過來給謝小滿上藥,謝小滿覺得朱嬤嬤說的不對不肯服軟。趙孝謙說嫁了人的女子再去上學簡直滑天下之大稽,謝小滿反駁她們本來就是協議婚約兩年之後她們再無旁的干係,她若現在不為自己打算,難不成兩年之後她要從一個後宅到另一個後宅去。趙孝謙一聽謝小滿說兩年之後再無旁的干係有些生氣,讓她別去書院了。

李師兄來見明姑,他今日看到謝小滿沒去書院料想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便來問問有什麼可以幫上的。謝小滿嫁人當日明姑專門差人到小章台去給李師兄送信,可是他還是沒來,現在知不知道已經不重要了小滿已經嫁人了而且現在有了很大的麻煩,汴都來了一個嬤嬤不讓她讀書,柳先生也沒有辦法,只能請楊山長出面了。李師兄讓明姑考試當日想辦法帶小滿去學堂當場考試,他會遞小滿的試卷給楊山長,楊山長乃吳江府大儒當年巨鹿郡王在宮中尚且受他的指點,若說整個吳江府有誰能治得住趙孝謙只有他了。

趙孝謙去找沈琰幫忙和沈琰鬥了一場蛐蛐,他輸了願賭服輸,沈琰也不願意妹妹嫁給趙孝謙也答應幫忙。謝小滿回門那天被明姑帶到書院裡考試了,有一個家丁偷偷的跟著看見她進了書院便回去稟報了。趙孝謙找到了書院裡,他和李師兄起了爭吵,謝小滿聽見了答了一半的題便出來阻止兩人,趙孝謙要帶謝小滿回府。柳先生出來說有話要跟小滿將小滿帶走了,李師兄將謝小滿的文章遞給了山長,山長誇讚謝小滿但是他說不會插手這件事,山長轉手就把文章給了巨鹿郡王。

柳先生和謝小滿都是願讀書愛讀書的人,卻被這世道所阻留言所困,她覺得實乃不公平,兩人說了好一會話,柳先生希望她不要停止讀書,唯有信念和思想才可以支撐她走完一輩子。趙孝謙輸了要給沈琰牽馬,趙孝謙並沒有什麼表情。謝小滿回了娘家,趙孝謙姍姍來遲,幾人開開心心的吃了飯。

嚴伯陽羨慕趙孝謙有媳婦在母親面前提了幾句,嚴家和謝家打算讓嚴伯陽和謝如英結親。趙孝謙生氣了好幾天沒理謝小滿,謝小滿知道是趙孝謙幫的她,她向他示好要給他繡個香囊防蚊蟲。徐先生說過兩天要帶她們去塘角村觀稼,聽說那裡有個鯤巖山寺特別的靈驗,明姑提議讓謝小滿帶趙孝謙去玩玩。

趙孝謙去找師傅,師傅問他真的不加入雄捷營,趙孝謙這個身份根本上不了戰場。師傅挺可惜的教了趙孝謙這麼久他也不上戰場,師傅知道他雖然被困吳江府這麼多年,但是他的騎射和兵法也從未落下。

靜女閣的人談論起這次的觀稼,薛娘子發現謝如英有些反常問他怎麼回事,謝如英說她爹要她嫁給嚴伯陽,她不願意嫁給嚴伯陽說嚴伯陽是草包,明姑一聽和她吵了起來。謝如英說就算是剃了頭髮做姑子都不會嫁給嚴伯陽,她讓薛娘子幫忙。

 

第9集謝如英設計嚴伯陽

白鹿書院的同學們去了塘角村,鍾子硯家就在塘角村他便回了自己家。明姑看到鍾子硯離開讓謝小滿幫忙領木牌後也要跟著鍾子硯回家。謝如英不想嫁給嚴伯陽,便讓薛燕婉幫她約嚴伯陽在村尾角亭相見,嚴伯陽也早早離開開心的去赴約。分發房間的時候,趙孝謙聽到薛娘子說小娘子最怕受涼不然生產的時候一屍兩命的都有,他便讓先生給謝小滿換一間向陽的房間,謝小滿不接受他便當著她的面將向陽的房間給了薛燕婉,謝小滿生氣用了的踩了一腳之後跑開了。

趙孝謙在房間了見到蟾蜍非常害怕,謝小滿給他端來水洗腳,看到他這個樣子有點好笑。趙孝謙害怕蟾蜍可是謝小滿一點都不怕反而拿起它,用它來逗趙孝謙。嚴伯陽等到了天黑都沒有等來謝如英反倒遇到了明姑,明姑將之前自己就知道的謝如英看不上他的事情告訴他,但是他不相信自己一個人在那又害怕便請求明姑留下,兩人在那裡等了一晚上的謝如英都沒有等到。

薛燕婉早上早早的就起來了,出門便看到謝小滿和明姑,她看見明姑掉在地上的荷包問明姑看上哪家兒郎說不定她可以做媒。謝如英著急的跑過來打斷了幾人她說薛燕婉的繡鞋不見了。幾人便一起到了先生面前,突然又學生跑來說在嚴伯陽的書袋裡找到了薛燕婉的繡鞋,那人還說嚴伯陽昨晚沒回來。趙孝謙趕來了聽了這件事說嚴伯陽不可能做出這種事,剛來到的嚴伯陽眾人都不說話了他不明所以就聽見先生語氣嚴肅的問他昨天去哪了。嚴伯陽得知這件事後看了看明姑想要她幫忙作證,明姑猶豫了會就聽先生氣憤地罰嚴伯陽到柴房,明姑沒站出來作證很愧疚。

趙孝謙回到房間裡便和謝小滿說起了嚴伯陽的事,趙孝謙埋怨明姑不給嚴伯陽作證,謝小滿則認為要是自己也不會作證,說起了兩人之前在城外呆了一夜她便成了他的妾,兩人說起這些又吵了起來。明姑心裡愧疚煮了碗麵給嚴伯陽來給他道歉,嚴伯陽也知道女子名節為大他並不怪她。

趙孝謙生氣到了外面,外面下起雨,他又遇到了蟾蜍他非常害怕的爬到竹子上閉著眼睛大喊陞官發財。謝小滿等了很久沒見趙孝謙回來拿著傘便出來找他,帶他去了南冥湖,在路上謝小滿摘了些野果子,趙孝謙被謝小滿氣得飯都沒吃便跑出去了,這時候倒是餓了,謝小滿便把野果子拿出來給他吃,兩人在這裡看到了鯤。村民來找先生,讓先生告訴學生們別亂摘野果子吃,有一種果子吃了會發癔症。

明姑找先生為嚴伯陽作證說出了那天晚上的事,先生將嚴伯陽放出來了,先生來找明姑父母談話,明姑被母親訓斥讓她學汴繡,等她學會了才能出門。趙孝謙四人一起吃飯,嚴伯陽問起明姑的事情。

 

第10集謝小滿跟祝行首學汴繡

謝小滿假裝忘記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趙孝謙說沒事反正過幾天就是蘭夜了,他讓良吉給她送點衣裳首飾過去,他提出到時候他們必須一起玩。嚴伯陽也附和問明姑去不去,謝小滿也不清楚打算晚上到蘇家問問,趙孝謙也要過去。趙孝謙準備了禮物陪謝小滿到蘇家看看,謝小滿陪阿婆舅舅他們說了幾句話便去找明姑了,只留下趙孝謙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謝小滿來找明姑得知明姑要繡荷包在蘭夜那天送給鍾子硯,但是她還要學汴繡,她也知道她和鍾子硯沒有可能就是意難平。謝小滿決定幫忙,她拿走了明姑的團扇替她繡,讓明姑能夠有時間繡荷包。

趙孝謙從舅舅家聽到嬤嬤說蘭夜前放個泥盆播上粟米種子求子,他也學著放個泥盆播種。謝小滿回到郡王府研究起針法,燈芯兒看謝小滿對明姑好便也對她好。嚴伯陽拿著東西來蘇府找明姑,他來關心關心明姑,他說蘭夜那天要一起出去玩,問她如果蘭夜那天可以出去最想玩什麼,明姑說自己最想猜白兔燈。

靜女閣裡李師兄在講課,他給小娘子們說起蘭夜的事,說起蘭夜的習俗,讓娘子們說說蘭夜斗巧。謝小滿在下面研究著團扇上的針法,被李師兄發現她走神了便叫她說說,她說了自己家鄉的習俗反倒被大家笑話,李師兄下課找她談話。謝小滿將明姑被禁足在家要學汴繡她想幫忙的事告訴了李師兄,祝行首之前事汴都的閨秀汴繡對於她來說不在話下,李師兄提出幫忙找她叫謝小滿汴繡。

下學後謝小滿謊稱要去陪明姑便讓趙孝謙先回去了,李師兄帶她去找祝行首,路上被人撞到趙孝謙讓她戴的簪子掉了。謝如英和薛燕婉看見了這一幕撿到了簪子並下車跟著謝小滿他們到了瓦子門口。謝如英正巧看見沈琰便將剛剛發生的一些事情並將簪子交給他讓他幫忙還回去,沈琰便到太平樓找趙孝謙。

太平樓裡嚴伯陽說蘭夜那天就不跟趙孝謙他們出去了,他說自己有事。沈琰到了笑瞇瞇的坐到趙孝謙旁邊,趙孝謙不想搭理他,他便拿出了那個簪子,趙孝謙很氣憤讓他把簪子換回來並且不准外洩這件事。

謝小滿回府被朱嬤嬤看見簪子不見了便問她,趙孝謙喝醉被鍾子硯等人扶著回來也問她簪子去哪了,她之前便謊稱去找明姑便就明姑喜歡留下也想要打制一支,趙孝謙自然知道她說得不是真的,他大發脾氣,讓謝小滿幫他更衣。

謝小滿和趙孝謙吵架了去找明姑,謝小滿問起賈之行作詩諷刺當朝宰相的事,事情鬧得很大可能會殺頭,謝小滿有些擔心李師兄。紅嬤嬤給明姑準備了一樣東西,她拿出來給謝小滿看,一隻蜘蛛在盒子裡織網,明姑還給蜘蛛取了名字叫燈巧兒,她讓謝小滿別想那些不開心的事。

謝小滿去跟祝行首學汴繡又說起賈之行作詩的事情,祝行首想到一個辦法,巨鹿郡王每隔七日便可提前收到官府諜報,她讓謝小滿把諜報抄下來給她好提前想對策,謝小滿答應了這件事。

 

第11集謝小滿抄諜報被趙孝謙發現

朱嬤嬤得知謝小滿回了府便帶著人去抓她,謝小滿剛想悄悄離開被趕來的朱嬤嬤抓了個正著。王員外來找宴娘說了脫籍的事情,他說只要是李溯幫她脫籍這事就不行,他說自己可以幫忙並向宴娘表明誠意,他給她送了一個鐲子還說要用八抬大轎將她迎娶進門,宴娘表示會好好考慮。朱嬤嬤將謝小滿抓去讓人用戒尺打謝小滿,石登兒看見了稟告了趙孝謙,趙孝謙不顧眾人阻攔要去阻止朱嬤嬤。趙孝謙從朱嬤嬤手中救下謝小滿,把她抱回了房間並給她上藥。趙孝謙跟謝小滿說了一些自己的心裡話,他說起了昨天晚上的事他知道她去了小章台他沒有怪她,只是夢到了以前的事情。謝小滿也向趙孝謙坦白昨天的確去了小章台,是為了幫明姑。

李溯去找宴娘,宴娘問起脫籍之事,李溯已經收到騰公拒絕的信件但是卻讓宴娘放心說騰公還沒回信。謝小滿將繡著汴繡的團扇拿到蘇府給明姑,明姑拿去給母親看,母親十分滿意,今天是蘭夜,她允許明姑她們出門,明姑和謝小滿開開心心的出門了。嚴伯陽到街上看到投壺可以贏得獎品,他想要白兔燈問了老闆便付了錢開始投壺。明姑和謝小滿去與趙孝謙和鍾子硯匯合,謝小滿帶著趙孝謙去看魚燈,留下明姑和鍾子硯兩人相處。

謝小滿和趙孝謙去看魚燈,說起魚燈像那天晚上看到的大魚,趙孝謙不知想到了什麼讓謝小滿留在那裡等他,他去去就回。謝小滿等趙孝謙的時候看見路過個祝行首,她把早已抄好的諜報給了祝行首。趙孝謙回來看到這一幕,得知謝小滿回來是為了諜報她不喜歡他,他的內心十分難過。天空中綻放煙火,有人歡喜有人憂。明姑和鍾子硯呆了好一會,她還是沒有鼓起勇氣把香囊給他。嚴伯陽一支在那裡投壺,卻沒能投進。

李溯也看見了宴娘和謝小滿的那一幕,他找到宴娘問她什麼時候變成了不擇手段之人,宴娘反駁若非他講什麼文人義氣她何苦去做這個壞人。宴娘知道騰公幫不了她脫籍,她說他何必騙她,她又何嘗需要他來騙,她傷心的轉身離開。

朱嬤嬤帶著人來闖謝小滿的房間,燈芯兒攔在了前面,正當朱嬤嬤讓人將燈芯兒帶下去的時候謝小滿出來了喝止了她們。燈芯兒告訴謝小滿朱嬤嬤要闖進內室拿走謝小滿的妝奩,謝小滿問朱嬤嬤為何。朱嬤嬤說郡王爺給謝小滿的犀角簪乃御賜貢品,她說丟給旁人便丟給旁人若是流了出去,她便是多長了幾個腦袋不怕問罪,郡王府卻丟不起這個人。謝小滿反駁郡王爺還沒發貨,朱嬤嬤卻帶著人大張旗鼓的來聲討她,大聲質問道這是要下郡王爺的臉面還是要把她趕走,謝小滿說話妝奩裡的確大部分是郡王爺所賜,朱嬤嬤要拿她也攔不住,謝小滿留下話可若是動了她娘家的嫁妝,公堂之上自有她說理的地方,說完便帶著燈芯兒倆開了。

趙孝謙和李師兄發生爭吵,明姑著急的帶著謝小滿來了,趙孝謙並不知道謝小滿也在場。趙孝謙要將謝小滿三文錢賣給一個同學,趙孝謙說的話傷了謝小滿的心,得知謝小滿在場也還是說著氣話,先生趕來喝止,山長請幾人過去。謝小滿說要參加這次的馬球小測,若是得了甲等便請山長助她贖身。

 

第12集謝小滿和趙孝謙欲分開

謝小滿有些懊惱之前說要跟趙孝謙比馬球,聽了柳先生的一番話她明白了,她知道該怎麼做了。謝小滿來到靜女閣她說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被郡王爺厭棄甚至到了發賣的地步,她說她曾想一輩子生活在漁陽裡,農忙時種種桑樹,農閒時讀讀書,嫁一個好人家好好的過日子,一輩子平平安安就好。謝小滿說可是這個世道偏偏對女子十分苛刻,當日她的確與郡王爺共處一夜,那是個意外可是這一輩子因為這一夜就全變了。謝小滿說自己一直喜歡讀書,因為讀書可以明理,可是若是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握不了明理又如何,若一直生活在女誡中只會越來約痛苦,她說女子不是玩意不能被人揉扁搓圓扔來扔去,她明白了讀書是為了什麼,也學就是要這般痛苦這般苦難她們才能想明白,她們也與男兒一樣都是人,她不怕與誰鬥,她只想自己有尊嚴的活下去,今天她拜託同學們幫忙。同學們聽了謝小滿這一番話,紛紛自告奮勇要參加打馬球。

宴娘讓王員外幫忙脫籍的事情,她願意嫁給他,以正妻的身份迎娶進門。王員外很開心,他向宴娘保證一定會對她好不娶妾,讓她做他的正頭娘子。聖人想要令娘進宮, 她母親想讓她父親進宮跟官家說令娘已經定親了,父親大聲的說趙孝謙在吳江府直接納妾這是打他們的臉。聖人已經決定把令娘帶進宮,如今宮中情況複雜。

謝小滿和同學們扎馬步,謝小滿承諾若是來日小娘子們被這個世道不公以待,她一定第一個站出來。謝小滿買了幾本馬球的書,晚上一直在房裡練習。趙孝謙進來問謝小滿就這麼想要離開他,謝小滿反駁是他先不要她,她為何要去喜歡一個拿捏自己命運的人。趙孝謙讓她離開後好好照顧自己,蘇家的人來接謝小滿,趙孝謙讓人趕走他們,要是再來鬧事便封了蘇昌記。

趙孝謙找到之前說要將謝小滿賣給那個人丟給他二百兩銀票和一張地契,趙孝謙說馬球賽之後謝小滿跟了他,讓他放她離開地契還她告訴她再也不要會吳江府。謝小滿她們很認真的練習打馬球,趙孝謙偷偷去看了。

下學後鍾子硯特意回來找山長,他說明日的馬球賽勢必無法更改,可是若想事情不要在愈演愈烈這馬球賽一定不能有結果,所以鍾子硯想請山長終止明天的比賽,他自有安排化解此事。

馬球賽開始這是白鹿書院首次男女對戰,女生們都打得很努力認真,男女畢竟力量懸殊,女生又是剛訓練怎麼可能打得贏。鹿鳴閣獲得二籌眼看著就要贏了,謝小滿和趙孝謙都有點不捨,有些傷感,謝小滿眼裡有淚。還有一球他們就要分開了。突然天空下起雨來,先生宣佈比賽暫停明日再戰。趙孝謙剛才看見謝小滿好像哭了,他過去攔住謝小滿離開的路問她剛剛是不是哭了,謝小滿沒有理會他徑直離開了。

 

第12集謝小滿和趙孝謙欲分開

謝小滿有些懊惱之前說要跟趙孝謙比馬球,聽了柳先生的一番話她明白了,她知道該怎麼做了。謝小滿來到靜女閣她說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會被郡王爺厭棄甚至到了發賣的地步,她說她曾想一輩子生活在漁陽裡,農忙時種種桑樹,農閒時讀讀書,嫁一個好人家好好的過日子,一輩子平平安安就好。謝小滿說可是這個世道偏偏對女子十分苛刻,當日她的確與郡王爺共處一夜,那是個意外可是這一輩子因為這一夜就全變了。謝小滿說自己一直喜歡讀書,因為讀書可以明理,可是若是連自己的命運都掌握不了明理又如何,若一直生活在女誡中只會越來約痛苦,她說女子不是玩意不能被人揉扁搓圓扔來扔去,她明白了讀書是為了什麼,也學就是要這般痛苦這般苦難她們才能想明白,她們也與男兒一樣都是人,她不怕與誰鬥,她只想自己有尊嚴的活下去,今天她拜託同學們幫忙。同學們聽了謝小滿這一番話,紛紛自告奮勇要參加打馬球。

宴娘讓王員外幫忙脫籍的事情,她願意嫁給他,以正妻的身份迎娶進門。王員外很開心,他向宴娘保證一定會對她好不娶妾,讓她做他的正頭娘子。聖人想要令娘進宮, 她母親想讓她父親進宮跟官家說令娘已經定親了,父親大聲的說趙孝謙在吳江府直接納妾這是打他們的臉。聖人已經決定把令娘帶進宮,如今宮中情況複雜。

謝小滿和同學們扎馬步,謝小滿承諾若是來日小娘子們被這個世道不公以待,她一定第一個站出來。謝小滿買了幾本馬球的書,晚上一直在房裡練習。趙孝謙進來問謝小滿就這麼想要離開他,謝小滿反駁是他先不要她,她為何要去喜歡一個拿捏自己命運的人。趙孝謙讓她離開後好好照顧自己,蘇家的人來接謝小滿,趙孝謙讓人趕走他們,要是再來鬧事便封了蘇昌記。

趙孝謙找到之前說要將謝小滿賣給那個人丟給他二百兩銀票和一張地契,趙孝謙說馬球賽之後謝小滿跟了他,讓他放她離開地契還她告訴她再也不要會吳江府。謝小滿她們很認真的練習打馬球,趙孝謙偷偷去看了。

下學後鍾子硯特意回來找山長,他說明日的馬球賽勢必無法更改,可是若想事情不要在愈演愈烈這馬球賽一定不能有結果,所以鍾子硯想請山長終止明天的比賽,他自有安排化解此事。

馬球賽開始這是白鹿書院首次男女對戰,女生們都打得很努力認真,男女畢竟力量懸殊,女生又是剛訓練怎麼可能打得贏。鹿鳴閣獲得二籌眼看著就要贏了,謝小滿和趙孝謙都有點不捨,有些傷感,謝小滿眼裡有淚。還有一球他們就要分開了。突然天空下起雨來,先生宣佈比賽暫停明日再戰。趙孝謙剛才看見謝小滿好像哭了,他過去攔住謝小滿離開的路問她剛剛是不是哭了,謝小滿沒有理會他徑直離開了。

 

第13集謝小滿趙孝謙解除誤會和好

李溯送謝小滿回謝家,父母得知她和趙孝謙比賽的事非常擔心,父親更是自責。李溯自我介紹打斷了謝小滿父親打自己,李溯要跟謝小滿父親單獨說話,父親讓謝小滿回去休息。李溯讓謝小滿的家人放心雖然他與郡王爺不睦,但是趙孝謙選的那個小公子卻與家父頗有淵源,李溯已經私下跟他們商議妥當,若謝小滿真的被賣了,他們自會贖給他們,只是苦了小滿的名聲。

燈芯兒聽石登兒說今天是郡王爺哥哥的生辰,每年的這個是後郡王府都要祭奠一番,謝小滿也想起那天趙孝謙的確說過蘭夜過後就是他哥哥的生辰了。王維成來找謝小滿,他跟謝小滿說自己和靜女閣的郎萌子是青梅竹馬,他答應過她此生絕不納妾,他不可能娶謝小滿。王維成將趙孝謙交代自己的事情告訴了謝小滿,趙孝謙讓王維成馬球賽過後就拿謝小滿的身契把她放了,還讓他把地契給謝小滿,他將趙孝謙給的所有東西都交給謝小滿讓他們自己解決。

謝小滿和明姑去買了做風箏的竹篾和絹子,她給趙孝謙做風箏,拿來郡王府給了鍾子硯。今日是哥哥的生辰,趙孝謙心情不好,他又想起了和哥哥相處的時光。趙孝謙看見了天空中的風箏,他非常激動的朝風箏跑去,卻看到了鍾子硯在放風箏。鍾子硯說謝小滿來過把這個風箏給了他,她覺得或許這個風箏可以緩解趙孝謙對哥哥的想念。趙孝謙正想發脾氣,鍾子硯說他不想趙孝謙後悔並把謝小滿說的話都告訴了趙孝謙,把風箏的線交到了趙孝謙的手裡。

馬球賽結束後,趙孝謙不願意放謝小滿走,趙孝謙給謝小滿準備了很多東西還有煙花,謝小滿很開心兩人和好了。沈照溫以省親的名義去吳江府,王妃想讓趙孝謙和沈照溫成親,得知沈照溫要去吳江府自然高興,並表示如果趙孝謙惹她生氣了會替她做主。

李溯來找宴娘卻看到丫鬟在收拾東西,他這才得知宴娘決意要嫁給王員外了,這次叫他來是想跟他道別。李溯上課也心不在焉的,課文讀著讀著就沒了聲音。趙孝謙有話想跟謝小滿說,但是總得帶個禮物找個由頭,他便帶著鍾子硯和嚴伯陽去逛街。

燈芯兒說起了祝行首不要李溯的事情,謝小滿一聽連忙問她怎麼回事。燈芯兒聽大鵝麵館的老闆說祝行首要嫁人了要嫁給員外郎,家裡良田百十來畝。趙孝謙買了一盞花燈,他把花燈送給了謝小滿。

嚴伯陽給書信好友寫信,他把自己和明姑的事情都寫在信裡了,希望書信好友能夠給他指點迷津。嚴伯陽把信裝進信封裡正在看著那個信封,徐戍經過看見了搶過他的信,徐戍威脅他讓他拿二十貫錢否則就把他的信貼到白鹿書院。煢煢來找謝小滿幫忙,她希望祝行首和李溯能見最後一面,興許事情還有轉機,就算沒有轉機讓他們告個別也好。

 

第14集謝小滿助李溯和祝行首見面

嚴伯陽拿錢去給徐戍,兩人正準備一手交錢一手交信,明姑經過看見了這一幕,她快步走過去拿過嚴伯陽正準備給徐戍的錢。明姑為嚴伯陽出頭,徐戍威脅他要把信撕了,嚴伯陽讓明姑離開。嚴伯陽把錢給了徐戍,但是徐戍對剛剛的事情非常不滿坐地起價沒有把信還給嚴伯陽。

趙孝謙在府裡等謝小滿回來吃飯,趙孝謙跟她說自己訂了個畫舫到晚些邀請她一起去賞燈。謝小滿不想去,趙孝謙強硬的讓她必須去,並把之前買的花燈送給謝小滿,叮囑她不到桂棹坊不許點燈,謝小滿點點頭。謝小滿問趙孝謙有沒有一種可以不顧門第兩情相悅就能在一起的感情,聽了趙孝謙的一席話,謝小滿決定幫一把李溯和祝行首。

謝小滿拿著花燈來找李溯,她勸李溯向前看去見祝行首一面。李溯聽了祝行首填的詞,他匆匆趕去見祝行首。趙孝謙等人在那裡等謝小滿,嚴伯陽聽說中元節有百鬼夜行,讓她到時候害怕可以跟他在一塊,他保護她。

謝小滿帶著李溯去見祝行首,她叫住了祝行首的馬車並把手裡的花燈給了李溯,然後便離開了。李溯把花燈給了祝行首,李溯拉著祝行首跑了,他們跑到了橋上,他想宴娘表白,問她這一輩子他們一起過好不好。祝行首沒有答應,他們說了一會話,她便離開了。

趙孝謙等人等了好久都沒等到謝小滿,他們便去找她。明姑說的話刺激到嚴伯陽了,嚴伯陽要去找徐戍要回錢和信以此來證明自己。明姑怕嚴伯陽手無寸鐵冒冒失失的會吃虧,於是幾人便先去找嚴伯陽了。

趙孝謙等人找到了嚴伯陽,看到嚴伯陽被徐戍打了,趙孝謙幫他把那些人揍了。徐戍威脅嚴伯陽要把信讀出來並說什麼白露為霜根本就不收他的信,明姑看不慣徐戍這麼說嚴伯陽便站出來承認自己就是白露為霜就是看上嚴伯陽了。明姑起哄讓嚴伯陽將白露為霜約出來見面,沒想到白露為霜居然是男的。白露為霜讓嚴伯陽告訴明姑他的心意,並給他出了主意。趙孝謙拉著謝小滿去看河燈,他看到謝小滿手裡的花燈是那個所謂的與君相訣絕拒絕的花燈,他的心情瞬間不好了。這兩天趙孝謙做夢又夢見了哥哥,他突然驚醒,良吉猜測過兩天就是永國公忌日了,趙孝謙到這個時候都這樣,良吉讓石登兒這兩天沒事別往趙孝謙身邊湊。

明姑帶著謝小滿去書院裡的東觀樓,靜女閣都沒人來的,就謝小滿想來。謝小滿隨手拿起一本書看,明姑說這兩天趙孝謙又魔怔了問她們是不是又吵架了。謝小滿說沒有不過趙孝謙從中元節回來那日就有點不大對勁。明姑今天早上看見謝小滿娘了,她讓謝小滿回家一趟。

謝小滿娘已經答應了人家謝小滿會帶著趙孝謙回鄉下參加婚宴,謝小滿不得已只好答應去跟趙孝謙說這件事。

 

第15集謝小滿以身做餌助徐將軍擒賊

謝小滿跟趙孝謙說了回鄉下參加婚宴的事,趙孝謙因為上次中元節的時候謝小滿拿的那盞拒絕的花燈心情不好沒有答應給謝小滿回鄉下。鍾子硯見了趙孝謙和謝小滿不歡而散便過來走趙孝謙怎麼回事,趙孝謙便把花燈的事告訴了他。鍾子硯讓趙孝謙找謝小滿問清楚,別到時候錯上加錯。謝小滿氣沖沖的回家打算告訴她娘這件事,她娘捧著一個雞讓謝小滿帶回去給郡王爺補身子。

謝小滿捧著雞回郡王府被朱嬤嬤攔下了,朱嬤嬤說謝小滿一整天的胡鬧,說她把這污穢玩意兒。石登兒見了趕過來稟告趙孝謙,趙孝謙不以為意,鍾子硯讓他別因為這事寒了人家的心。趙孝謙反駁他就不寒心嗎,鍾子硯讓他去問清楚,趙孝謙出去幫謝小滿。趙孝謙帶著謝小滿離開,兩人坐在台階上說話。趙孝謙本來想問謝小滿花燈的事情,後來答應謝小滿一起回鄉下參加婚宴,決定回來後再問她。

嚴伯陽與吳江府學的人都蛐蛐贏了,那人言語刺激他,他決定第二天的帶著趙孝謙去秋蟲會。謝小滿帶著趙孝謙回鄉下參加婚宴,村裡的人都來迎接他們。謝小滿去到婚宴上就到新娘的房裡,幾個女孩子在那說話。趙孝謙聽到有人說起他和謝小滿的事,那人說謝小滿事為了他的權勢,那人還說起了他哥哥的事,趙孝謙更加生氣了,他出去揍了一頓那人。謝小滿得知那人說了些什麼,她也很生氣踢了幾腳那人狠狠的罵了一頓那人,便去追趙孝謙了。

謝小滿來到雄捷營,她來問徐太尉永國公和郡王爺之間發生了什麼,徐太尉問她有什麼資本問這件事,謝小滿提出以身做餌助他擒賊。趙孝謙回到府中聽聞嚴伯陽在小章台等他,拿了蛐蛐便也去了小章台。府衙裡剛送來告示說吳江府有土匪讓趙孝謙少去城外,之前從石登兒那知道謝小滿去了雄捷營,現在又聽說又土匪趕緊朝雄捷營趕去。

嚴伯陽沒等到趙孝謙便自己進去斗蛐蛐了,徐戍見他來了便包下了斗蛐蛐那桌,想要找回場子。徐戍提議斗一局加彩的他多加五十貫要跟嚴伯陽賭一局,在旁人的起哄下嚴伯陽也不甘示弱答應了。

謝小滿一個人走在荒涼黑暗的路上,沒過一會便有一夥土匪出現圍住了她。趙孝謙騎馬趕到一箭射中了土匪中的一人,謝小滿跑到趙孝謙身後,趙孝謙把這一夥人都打趴下了,徐將軍帶人趕到把人都抓走了。趙孝謙從師傅那裡得知,謝小滿這麼做事想問趙孝謙因永國公的死而痛苦,她問能為他做什麼。

嚴伯陽跟徐戍斗蛐蛐輸了,徐戍說他是趙孝謙的一條狗,嚴伯陽聽了很生氣想要揍他但是抵不過徐戍人多勢眾,嚴伯陽被按著在字據上留下了自己的手指模並威脅他三天之內拿出錢否則就將字據送到府衙去。

趙孝謙和謝小滿在屋頂上,趙孝謙向她說起了小時候的事情,謝小滿讓他不要在想這些事了。趙孝謙問起花燈的事,謝小滿解釋那天是李溯和祝行首分別,她便把花燈給了李溯送給祝行首,誤會解釋清楚了。

 

第16集趙孝謙借鶴廬給謝小滿被她弄丟

謝小滿聽明姑說儺舞祭奠要覆面持劍祝禱詞還能被亡靈聽到,謝小滿找趙孝謙借鶴廬一用給大伯哥說點話,趙孝謙震驚支支吾吾的答應了。柳先生帶著沈照溫來到靜女閣,向同學們介紹了她並說從今日起她便是靜女閣的同窗了。柳先生說秋闈將至,這一次輪到靜女閣的娘子們來準備儺舞,上一次還是靜女閣大一些的娘子們準備的。今年秋闈徐監院想著這一年還未開設過禮儀課程便打算讓娘子們跟著儺舞的教習先生練習順便學一學禮儀。

下學了,謝小滿和明姑一起往外走,明姑覺得沈照溫就是不懷好意她就是想壓謝小滿一頭,明姑讓謝小滿一定要小心。沈照溫叫住謝小滿問她趙孝謙呢,謝小滿回答鹿鳴閣的郎子們已經下學有一會了,沈照溫想與謝小滿同行去郡王府。

嚴伯陽的父親得知這幾天沒有去書院總往小章台跑他非常生氣,現如今轉運使司的都使行至吳江府徹查官員廉政,大罵嚴伯陽這是拿他當靶子使啊。嚴伯陽聽了也來氣站起來,他說自己不如他大哥,他大哥二十歲就考上了春闈,他大哥每年過生辰的時候,他們都鋪天蓋地地給大哥慶生,他反問那他呢,明天就是他的生辰他們誰記得,他也想吃他娘做的長壽麵。嚴伯陽氣沖沖的說不當這個嚴二郎了,快步離開。

徐戍等在嚴府門口一看見嚴伯陽出來便把他帶走了,徐戍用字據威脅嚴伯陽把鶴廬拿來。靜女閣的女子們練習儺舞,謝如英陰陽怪氣的說謝小滿。謝小滿和明姑回靜女閣拿鶴廬,卻發現鶴廬不見了,趙孝謙進來了想邀他們一起去嚴府給嚴伯陽過生辰,謝小滿沒把鶴廬不見的事告訴趙孝謙拒絕了,拉著明姑便往外跑。

趙孝謙和鍾子硯去嚴府給嚴伯陽過生辰,嚴父更是寫了一張書信,趙孝謙幫忙讀了那封書信,母親給他做了長壽麵,趙孝謙給他送了一匹馬。謝小滿和明姑在靜女閣找了好久但是都沒有找到鶴廬,她便打算告訴趙孝謙這件事。

謝小滿跪在趙孝謙的房門前自請懲罰,朱嬤嬤得知這件事也趕了過來,大聲的訓斥謝小滿並要把她帶走。趙孝謙生氣的拉著謝小滿進房間,謝小滿說了很多話,但是趙孝謙還是那個表情。朱嬤嬤讓人把謝小滿拉走,趙孝謙讓他們放謝小滿離開。

趙孝謙吩咐良吉去找秦教頭,讓他掘地三尺就是把吳江府掀了也要把鶴廬給找回來。趙孝謙想起那年冬天,皇后娘娘要給早夭的小皇子做道場,各宮的份例都要縮減,這麼冷的天沒有炭火,哥哥還生著病,趙孝謙出去找炭火。皇后娘娘來找哥哥,趙孝謙也想進去卻被攔住了。趙孝謙進去的時候,哥哥便跟他說或許不能再陪著他了,讓趙孝謙離開這裡去屬於他的地方,以後無論誰叫他回來都不要再回來了。哥哥跟趙孝謙說完話便去世了,回憶完那時候的事,他又想起了師傅跟他說的話。

【圖片cr:雁歸西窗月,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942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