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時光分集劇情】鍾漢良、張鈞甯、賈乃亮~最美的時光 01-25



最美的時光》改編桐華的小說《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劇情講述的是,外企「白骨精」蘇蔓在一次相親中遇見了自己暗戀多年的清華才子宋翊。為了接近宋翊,蘇蔓不惜放棄自己的大好前程,來到MG的格子間當小文員,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女追男之路。
唯一知道蘇蔓底細的陸勵成是她在MG的頂頭上司,並且是宋翊的競爭對手。陸勵成在兩人一點一滴的交往中對蘇蔓漸生情愫,開始對蘇蔓發起攻勢…



最美的時光




  【分集劇情】
 
第1集
  蘇蔓在睡夢中夢到了宋翊在打籃球,當他嘟著嘴快要親到自己的時候,麻辣燙打來了電話,麻辣燙著急的告訴她,客戶早到了該怎麼辦?蘇蔓讓她放心,二十分鐘內她一定趕到,讓她現在點杯咖啡優雅的坐到窗戶那裡。麻辣燙告誡她,如果十五分鐘不到的話,客戶她就不談了,直接砸她們家玻璃去。蘇蔓假裝信號不好掛斷了電話,之後她抱怨,只差零點零一秒就可以親到宋翊了,恨死麻辣燙了。
  陸勵成在公司準備著,這時他站到執行董事的辦公室外發呆,林達走過來問陸勵成,執行董事的位置都空了一年,他要不要試試?陸勵成則說不是想不想坐的問題,而是誰有能力坐上這個位置。宋翊站在許家外一直等候著,管家讓他離開,因為許總就算回來也不會見他的。正在這時許總的車子回來了,當他看到宋翊時命司機停車。許總指責宋詡還有臉來?宋翊說他只是想看看伯母他們,許總生氣的打了宋翊一巴掌,指責他六年前害死了他們的女兒,就算他死一百回也洗刷不了他的罪名,這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的。宋翊請求許總的原諒,許總生氣的讓他滾。
  吃飯的時候媽媽告訴蘇蔓,年齡不小了,讓她明天去相親,對方可是個海歸。蘇蔓故意裝做又抽煙又喝酒的樣子,當宋翊出現的時候蘇蔓愣了。宋翊伸出手跟蘇蔓打招呼,蘇蔓緊張的伸出手跟他握手。服務生送來了二鍋頭,蘇蔓解釋,她平時不喝酒的,袁阿姨向宋翊解釋,宋翊則說年輕人壓力大,喝點酒減輕壓力。袁阿姨讓他們兩個互留一下電話,蘇蔓拿出手機看到自己的樣子嚇了一跳,借口趕去衛生間用水洗掉臉上的妝,因為她等了宋翊十年了。
  麻辣燙跟蘇蔓一起吃串燒,蘇蔓後悔不已,因為今天的相親對象可是她暗戀十年的籃球一號,而她連對方的電話都沒有要到。
  姐姐給宋翊打電話,問起今晚的相親對像如何?宋翊說他不感興趣,同時讓她謝謝袁阿姨的好意,不過希望她以後不要再介紹相親對象了,因為他此次回國是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完成。蘇蔓動用一切方法,讓大家幫忙尋找宋翊。蘇蔓收到了電郵,得知宋翊的資料,興奮的叫了起來。
 
 
第2集
  蘇蔓看到報紙上麥古招聘支援部文員的新聞十分的激動,所以向麻辣燙遞交辭職信。麻辣燙數落蘇蔓一通,蘇蔓不顧反對執意要辭職。蘇蔓去麥古應聘,大家都選擇有凳子坐的地方,而蘇蔓一屁股坐到地上填表格。陸勵成去樓下無意中看到蘇蔓,於是向工作人員問起是怎麼回事?工作人員說這是HR設的應變式測試,故意不設桌子,而她是第一個主動坐到地上的人。
  公司分配了蘇蔓工作,蘇蔓向同事打聽宋翊的地址,同事告誡她,一定要先做少帥吩咐的工作,而且不能有半點的差錯,否則她會被罵死的。蘇蔓問為什麼?同事說陸勵成是投資部的三駕馬車,連總裁都得讓他三分。同事交待秦主管,下午一點半他們要用小會議室,讓他預留一下。秦主管有事,把此事交給蘇蔓去做。蘇蔓正在忙著手頭的工作,接到了海倫的電話,得知下午兩點她要用會議室,放文件的時候不小心將秦主管留下的那張單子掉到地上。
  宋翊跟大家正在開會的時候,陸勵成的手下也趕去會議室,大家爭執著非要用到會議室,陸勵成趕到態度非常堅持,宋翊說他們爭取半個小時之後結束會議,將會議室讓給他們用,陸勵成命海倫去查一下是誰安排的會議室?蘇蔓害怕的走過來,當她看到宋翊時十分的緊張。陸勵成要求蘇蔓手寫一份檢查,而且提出了一些要求。宋翊決定將會議室讓給他們用,陸勵成則說不用了,同時他命手下去旁邊的酒店訂會議室。
  海倫向陸勵成報告,蘇蔓的確是許氏事務所的總經理,而且她跟老闆的關係一直很融洽,這次不知道她為什麼不能正常的去上班,所以她會不會是商業商諜?陸勵成則說哪兒有這麼笨的商業商諜,同時他交待海淪,這件事情先不要告訴別人。
 
 
第3集
  蘇蔓請求陸勵成不要公報私仇。陸勵成奉勸她在公司小心做事,這樣才可以在公司長久。蘇蔓還給他兩百塊錢,並說以後兩不相欠。
  蘇蔓緊張的去給宋翊送東西,可是宋翊並不在辦公室裡,這令蘇蔓十分的失望,當她轉身離開的時候剛好撞到了宋翊身上。蘇蔓問她還記得自己嗎?同時為了上次會議室的事情向他道歉。宋翊問她叫什麼名字?蘇蔓回答,可是宋翊根本不記得她,蘇蔓哭著離開。
  陸勵成獨自一人喝咖啡的時候宋翊走了過去,宋翊說如果他們的工作能像白天那樣攜手合作該有多好,陸勵成則說公司無兄弟,辦公室無女人,這個社會充滿廝殺。海倫向陸勵成報告,蘇蔓之前在的事務所做過權金礦業的案子,所以要不要把蘇蔓的身份說出來。陸勵成則說一個小文員能掀什麼風浪,倒要看看這個蘇蔓玩什麼把戲?
  夜裡聚會的時候宋翊關心蘇蔓,蘇蔓為了白天溺水的事情向他道謝,陸勵成走過來說他謝錯人了。林達走過來在陸勵成和宋翊身邊跳起熱舞,宋翊走開吹起了口琴,當蘇蔓聽得正入迷的時候陸勵成拉她一起跳舞。
 
 
第4集
  蘇蔓謊稱對權金礦業根本不瞭解,也不想瞭解。陸勵成說對於麥古公司的一個小文員來說,對權金礦業的確不會有想法,而對於一家事務所的總經理來說,沒有一點想法,她的演技也太高了。
  陸勵成給蘇蔓兩個選擇:一,加入自己的項目組。二,離開麥古。在陸勵成的威逼和利誘下,蘇蔓承諾在下班之前一定會給他答覆的。宋翊和陸勵成去見總裁,總裁說他們可以像挑對象似的,挑選意中人組成他們的隊伍,整個公司都是他們的資源,他們可以盡情的發揮,提交自己的方案,誰的方案好,權金礦業的案子就是誰的。
  開會的時候孕婦楊洋突然肚子疼了起來,陸勵成命人趕緊打120,蘇蔓則有條不紊的安排工作。路上的時候楊洋非常擔心會有事情,她說萬一有問題的話一定要保她的孩子。蘇蔓問她希望她的雙胞胎是公子還是千金?楊洋希望孩子是一對龍鳳胎,像她和少帥一樣出色。陸勵成為她唱起了英文歌,蘇蔓也跟著一起唱平復楊洋的心情。
  陸勵成問蘇蔓,她放棄高薪職位來到麥古的目的是什麼?蘇蔓說她沒有目的,陸勵成勸她最好別搞出什麼事情。蘇蔓從宋翊身邊經過,十分的得意,此時宋翊轉身回來,叫起了蘇蔓的名字,令蘇蔓十分的激動。
 
 
第5集  
  宋翊也聽說了蘇蔓臨危不亂救人的事情,表現出了對蘇蔓的讚賞,說以後有問題可以找他幫忙,蘇蔓十分高興,於是來到他的辦公室,說出想要讓宋翊幫忙調進他的組,宋翊客觀地說需要陸勵成的首肯和向公司申請後才能由他考慮,沒有辦法幫忙。
  晚上陸勵成送蘇蔓回家,在車上,蘇蔓猶猶豫豫,最後說出自己來麥古沒有任何關於生意上的原因,而是單純私人原因,被陸勵成一針見血地指出是因為某個人的原因,蘇蔓一口否認,要求在路邊停車。
  蘇蔓發現MSN有了宋翊的回應十分激動,猶豫再三也沒敢說出自己就是喜歡了他很多年的蘇蔓,而只是說自家是小他兩屆的學妹,兩人聊了幾句,約定宋翊有什麼問題可以找蘇蔓。蘇蔓高興地尖叫。
  蘇蔓想找機會去看宋翊,假借幫忙結果聽說宋翊沒有上班,蘇蔓十分擔心,大家猜測是否宋翊佳人有約。
  原來宋翊是去祭拜逝去的女友許秋,許秋媽媽十分不歡迎他,跟他說希望他以後不要再出現他們的面前,宋翊十分傷心並作出了保證。
  蘇蔓在樓梯間聽到有人說話,才知道原來琳達早就和秦主管結婚了,為了升職一直隱瞞著這個消息,十分吃驚。
 
 
第6集
  夜裡蘇蔓通過MSN與宋翊聊天,她說每天晚上給他講一個故事,今天先講一千零一夜的第一個故事:一個女追男的喜劇故事,宋翊問她那個故事是電影嗎?蘇蔓說是下一站說愛我。蘇蔓問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宋翊回復:今晚有月全食,天有異象,奇跡往往會發生。蘇蔓激動的告訴他,他們都下樓,順著紅月亮的方向走,試試能否碰上對方,如果他們能相遇,就證明彼此有緣。宋翊穿上衣服臨出門的時候對著許秋心想,他這樣做會惹她不高興嗎?
  蘇蔓著急的出門,在心裡祈求著碰上宋翊,月食開始了,蘇蔓停下觀看,無意中跟陸勵成碰到了一起。宋翊沒有出現,令蘇蔓十分的失望。陸勵成叫住蘇蔓告訴她,權金項目已經下來了,接下來需要封閉兩周的時間,蘇蔓不想去,陸勵成則說這個項目需要她這種能力的人,還有他已經跟總裁說過,從現在開始她只做封閉式的工作。蘇蔓執意不想去,陸勵成問她執意留在公司的目的是什麼?蘇蔓說那是她的私事不想告訴他,並罵陸勵成是個獨裁者,伏地魔。
  宋翊去公司,發現有人給他準備了半個月的文具,還有一杯熱騰騰的綠茶。陸勵成開車載著大家走在路上的時候,蘇蔓接到了麻辣燙的電話,麻辣燙交待她,如果那個剋星欺負她的話就趕緊打電話,自己立馬去接她。蘇蔓捂著電話害怕讓大家聽到,麻辣燙在電話裡抱怨他們的公司就跟法西斯一樣,身邊的同事聽見電話裡的聲音不禁偷笑起來。陸勵成建議大家以後少打電話,因為電話對身體輻射大,還有打電話的時候盡量戴上耳機,這樣電話就不會露音了。
 

第7集
  陸勵成將蘇蔓等人帶到了一幢酒店下面,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一行人來到酒店前台等待陸勵成辦理入住手術。
  陸勵成將幾個員工召集到房間開會,他提議眾人以後不要亂走,必須足不出戶待在房中工作。慧敏非常為難,家人生病她希望可以打電話回去問侯一下,陸勵成不同意她的要求,責怪她當初來工作的時候沒有處理好家中瑣事。
  陸勵成帶領員工在酒店工作的時候,宋翊等人也準備開始新的工作,與陸勵成雷厲風行的工作方式相比,宋翊非但沒有一絲嚴厲做風,反而和藹可親與幾個員工們談話,將工作內容簡單說了一遍,他提出承擔員工們的一部份費用。
  陸勵成繼續與員工們開會,蘇蔓看不慣他的獨裁行為,當眾希望陸勵成聽取員工們的建議,陸勵成露出微笑看著蘇蔓,詢問員工們是否有意見,幾個員工沒有說話默認了陸勵成的獨裁方式,蘇蔓雖然有些無奈,依然將自己的建議說了出來,待她將個人建議說完,陸勵成認為她的建議很有建設性。
  與陸勵成緊張兮兮的工作情況相比,宋翊的工作組非常輕鬆,到了下班的時候宋翊讓員工們回家,員工們非常感激,認為宋翊是一個非常有人情味的領導。
  林達見宋翊按時讓員工下班回家,心中非常不滿,來到總裁身邊將宋翊的工作方式說了一遍,本來她以為總裁會對宋翊有意見,不料總裁卻非常贊同宋翊的行為方式。
  新項目遇到了一些問題,幾個員工一至反對陸勵成處理問題的方法,陸勵成面色嚴肅聽取員工們的觀點,由於一時無法做出決定,他提議所有人暫時離開會議室,待他做出了決定想出了新方案再知會所有人。
 
 
第8集
  蘇蔓與幾個同事回到房中閒談,男同事憂心忡忡談論尋找合夥人,女同事則談起了慧敏家中發生的事情,慧敏非常希望能打一個電話回家,礙於陸勵成有言在先,她又不敢擅自打電話回家。
  宋翊不想在街上走著走著,他忽然想起了已改女友發生車禍的事情,剛剛想完以前的事情,前方一輛汽車忽然傳來呼救聲。宋翊定睛一看,呼救者竟然是林達,林達抱著一個秦川神色慌張,一見宋翊出現立即求助。
  宋翊趕緊幫助林達將秦川送到了醫院裡面,醫生經過一番檢查詢問林達是否是秦川的親屬,以便到時替秦川做手術,林達看著宋翊拿不定主意是否透露真實身份,不過一想到秦川情況危急,她只得向醫生透露與秦川的夫妻關係,站在一邊的宋翊沒有料到林達已經結婚,一時之間有些驚訝地看著她。
  深夜蘇蔓起床發現陸勵成生病,於是建議他應該去醫院看病,陸勵成不將蘇蔓的提醒放在心上,認為一點小病沒有必要去醫院,待他回到房間,發現有人送了一瓶感冒藥過來。
  蘇蔓一大早甦醒過來,眼見天色大亮,她想起了開會的事情,當即從床上跳下來顧不上穿衣服,直接跑進了會議室裡面,陸勵成等人已經在房中開會,一見蘇蔓衣冠不整從外面衝進來,同事們不由捂嘴偷笑,陸勵成則是嚴肅的看著蘇蔓,數落她不注重衣著。
  陸勵成行事雷厲風行,即使慧敏患病依然不放慧敏離去,幾個同事非常著急,蘇蔓亦是憤憤不平指責陸勵成殘酷無情,慧敏見陸勵成不同意她回家,只得主動放棄回家想法。
 
 
第9集
  陸勵成離開露天場所回到酒店裡面,不知不覺來到了游泳池裡面,蘇蔓就在水池中游水,由於生得美艷動人,吸引了旁邊的一個男顧客觀瞧。
  陸勵成來到水池邊向水中看了過去,觀瞧蘇蔓的男顧客立即提醒他不要遮住視線,陸勵成趕緊離開男顧客向前走了幾步,發現水中的人正是蘇蔓,蘇蔓來到水池邊準備上岸,全身上下濕漉漉性感十足。
  陸勵成站在水池旁邊一見是蘇蔓,眼見她出水之勢美艷動人,心中不由怦然一動上前與蘇蔓搭話,蘇蔓對陸勵成沒有好感,來到地板上披上毛巾包住身子沒好氣地與陸勵成說話。
  陸勵成見蘇蔓拿著一瓶酒外出,立即悄悄跟在後面,蘇蔓並不知道陸勵成在後面跟蹤,來到花園中將酒送給了慧敏,不等她繼續與慧敏說話,陸勵成面色嚴肅出現在後方,要求蘇蔓與慧敏回辦公室開會。
  慧敏非常害怕,認為會被陸勵成開除,她的男友耐心勸說她,認為陸勵成頂多只是出言責怪幾句罷了。陸勵成回到辦公室宣佈慧敏欺騙他的事實,希望給予重罰,蘇蔓憤憤不平,毫不畏懼與陸勵成理論,幾個同事七上八下站在一邊看著她與陸勵成理論,本來大家都以為陸勵成會大發雷霆,不料最後陸勵成竟然宣佈不再追究慧敏的責任。
  待陸勵成離去,幾個男同事誇讚蘇蔓厲害,慧敏也是感激不已的看著蘇蔓,連聲向她道謝。
 
 
第10集
  陸勵成項目組的成員非常輕鬆的吃了飯,陸勵成不停的朝蘇蔓看。陸勵成看過報告非常滿意,他宣佈權業礦業的案子提前三天完成,同時向大家表示感謝,也為項目過程中自己的某些過激行為向大家道歉。陸勵成出去買江南菜請大家吃,大家推著蘇蔓跟他一起去。
  陸勵成要求蘇蔓晚上參加慶功。蘇蔓問他怎麼認定會贏呢?陸勵成自信的說一定會贏的。員工們在那裡打賭,有賭少帥贏的,有賭艾利克斯贏的。
  總裁看過陸勵成和宋翊兩人的報告,誇獎他們做的都非常好,之後讓宋翊二人互相點評對方的報告,最後總裁做出決定,權業礦業的案子由陸勵成跟進,同時艾利克斯組會得到一筆資金,做為創新的一種獎勵。總裁讓大家晚上一起去唱歌,他請客。
  總裁對蘇蔓問起,晚上他準備唱什麼歌?蘇蔓正在拒絕的時候同事過來告訴總裁,蘇蔓唱歌一定很好,因為她跟陸勵成對峙的時候連氣都不喘,總裁意外,因為沒人敢跟陸勵成對峙。
  大家一起開車去KTV,陸勵成邀宋翊坐他的車一起去,蘇蔓無奈的坐上了他的車。路上的時候麻辣燙給蘇蔓打電話問她在哪裡?蘇蔓說她現在跟剋星還有籃球一號在車上,感覺這種氣氛像在捉姦一樣。唱歌的時候陸勵成唱了一首英文歌,之後他將話筒將給宋翊,宋翊說他離開國內好多年了,都不會唱歌了,蘇蔓提議讓他唱《朋友》。蘇蔓被人撞倒,宋翊走上前關心,蘇蔓激動的說,她是他清華的學妹,他不記得自己了嗎?
 
 
第11集
  蘇蔓摔倒,宋翊上前關心,蘇蔓感動的哭了起來,宋翊感歎,她那麼敢於挑戰的人竟然為了一點小事而流淚。蘇蔓說她是他清華的學妹,知道他畢業之後去了美國,之後再也沒有他的消息,他還記得自己嗎?宋翊發呆的時候陸勵成走了出來,他告訴宋翊,他嘴裡那些讚不絕口的讚揚,都是蘇蔓提出的設想,都是她指著自己鼻子罵出來的結果。宋翊離開後蘇蔓指責陸勵成什麼意思?陸勵成讓她死了那條心,蘇蔓指責他,是他說只要自己完成了任務就可以去艾利克斯組的?陸勵成則說他改變主意了,同時提醒她,不管她來這裡的初衷是什麼,請她忘掉那些。
  宋翊洗漱完後看到了桌子上面的那份礦業報告,這時他想起了蘇蔓晚上說過的話,之後他拿起清華大家畢業照看了起來。陸勵成交待海淪,前段封閉時間取消的約會重新安排,慧敏的年假可以同意,但是要讓她做出一份詳細的交接報告。同事問蘇蔓,陸勵成是不是要做執行董事?蘇蔓說自己怎麼會知道?同事說蘇蔓現在可是陸勵成提起來的新星,所以當然會知道一些內幕。
  許總回到家,老婆說霜霜今天也回來吃飯,同時勸老公,霜霜想開事務所就由她去吧。許總卻說霜霜的公司跟幼兒園似的,早晚得讓她摔幾個跟頭。許總收到了快遞,老婆不知道這是誰寄來的,許總看過戲票說那不是自己喜歡的,而是秋秋喜歡的。老婆問他晚上還去不去看戲?許總說當然去。許憐霜回到家,爸爸問她的事務所怎麼樣?許憐霜說好的很,爸爸說她從小做事就莽撞,況且她的身體不適合開什麼事務所。憐霜指責爸爸,無論自己做什麼,在他的眼裡,永遠是那個拿來被比較的,畢竟誰也沒辦法和她爭。媽媽阻止憐霜跟爸爸爭執,並說晚上一起去看戲。憐霜看過那三張戲票十分生氣,指責爸爸他們就那麼在乎她嗎?她死了也要看她最喜歡看的戲,他們家就是那個悲慘的世界……許仲晉生氣的打了憐霜一巴掌。
 
 
第12集
  許憐霜被爸爸打了一巴掌,她生氣的告訴爸爸,自己是不會做她的替代品的,之後她生氣的離開了家。許仲晉感歎,憐霜畢竟有他們兩個,可是秋秋……這些年他想盡力的彌補她,可是現在看來,有些事情是無法做到的。許憐霜開車走在路上,她因為心痛趕緊停下車撿起掉落的藥吃下。林達在上洗手間的時候聽到同事議論,得知蘇蔓要做艾萊依項目。同事說蘇蔓膽子夠大的,想自己去碰那個客戶的女人就是找死。林達聽此偷笑。
  空姐向陸勵成感到抱歉,由於空中管制問題,他的航班要推遲兩個小時才能起飛。飛機還是不能起飛,陸勵成著急的給蘇蔓打電話,可是對方電話卻無法接通。空姐叫醒睡著的陸勵成,祝他一路平安。蘇蔓請陳平告訴她,一年前他們麥古錯在哪裡?自己會量身幫他訂作一套新的方案,保證給他創造最大的利益。陳平說麥古總算找了個有腦子的過來,不再跟他玩什麼美人計。海倫給陸勵成打電話,說陳總在酒店有一間常用包房。
  蘇蔓跟陳總喝紅酒的時候,陸勵成打來了電話,蘇蔓趕緊掛斷了電話,陳平問她是她男朋友打來的?蘇蔓否認,並說他是自己的上司。蘇蔓一直陪著陳總喝酒,她請求陳總,如果自己把那一杯酒乾了,他就在方案上簽字如何?陳總接方案的時候握住了蘇蔓的手,蘇蔓並沒有退縮,反而說別人都說他是色狼,可是自己偏不信,之後把手也放到了他手上。陳平說蘇蔓一直很大膽,她這個丫頭有點意思,之後兩人繼續喝酒。
  陸勵成去酒店打聽陳總的套房,可是服務員並不透露這些信息,陸勵成生氣的訂下了陳總隔壁的總統套房。蘇蔓假裝喝醉,陳平將她送到了總統套房。蘇蔓偷偷的給陳太太打電話,這時外面的門被打開了,蘇蔓躲在那裡拿垃圾筒砸他。陸勵成倒在了床上,蘇蔓無意中壓到了他的身上。
 
 
第13集
  蘇蔓倒在了陸勵成的身上,陳總走過來問二人唱的是哪出呀?陳太太淑芬走過來令陳總十分的意外,陳太太對陳總說,他們都老夫老妻了,還搞什麼驚喜?蘇蔓說她知道今天是陳太太的陽曆生日,所以安排給她這麼一個驚喜,陸勵成謊稱這是蘇蔓二人商量好的,蘇蔓跟陸勵成假扮情侶,陳平說也給他們安排一個活動,來感謝他們的良苦用心。
  陳總將總統套房安排給二人享用,蘇蔓聽此緊張,陸勵成感謝陳總的好意。臨走時陳總對陸勵成說,早就看出他們是情侶了,要不剛才他那麼緊張。蘇蔓去樓下開房的時候,剛好遇到了陳太太,陳太太將準備好的果盤送給她。
  蘇蔓想要向陳總解釋她跟陸勵成的關係,陸勵成說連情侶關係都能是假的,那陳總怎麼相信合約是真的?當務之急是把合約給簽下。蘇蔓要求他在簽了合約之後立馬把自己給放了。陸勵成說他決不食言,但當務之急是要把眼前的戲演好,說完他將蘇蔓按倒在沙發上,蘇蔓叫了起來,陸勵成提醒她隔牆有耳。
  蘇蔓故意叫床給陳總聽,陳總躲在隔壁的套房裡偷聽,他對老婆說,現在的年輕人可真能折騰。睡覺的時候,蘇蔓把陸勵成趕到了沙發上。
  蘇蔓穿著陸勵成的襯衣出門,她怎麼穿都感覺彆扭,陸勵成說他們今天一定要演好情侶,不要讓陳總有一種被愚弄的感覺。陳平夫婦走了過來,陸勵成故意攬著蘇蔓的肩膀,並親吻她的臉蛋。陳太太跟蘇蔓在那裡聊天,而陳總和陸勵成坐下一起釣魚。陳總說不知道他們兩個是不是真的情侶,但看得出來,他現在還沒有完全把蘇蔓搞定。陸勵成說自己的事情就不勞陳總費心了。陳總說蘇蔓很聰明,至於漂亮嘛,還沒有到讓人挪不開眼球的地步,但是她貴在勃勃生機,看著就讓人很舒服。
  陳總要陸勵成拿出方案來,他們是時候該談談項目的時候他。陸勵成說這個項目一直是蘇蔓跟進的,中途換人不太好吧。陳總說蘇蔓的方案故然有新意,但是他是個生意人,談合作還得跟他陸勵成談。陸勵成願意讓出百分之十個點,然後合約還是讓蘇蔓簽,同時他請求陳總,這個事情只有他們兩個知道。陳總說他做出這麼大的犧牲,蘇蔓知道嗎?陸勵成則說男人做事情有必要告訴女人嗎?
  陳總送給蘇蔓二人見面禮,陸勵成親自為蘇蔓戴上了項鏈,之後他們大家開心的照相留念。去機場的路上蘇蔓問陸勵成,這次他應該說話算話了吧,放自己離開他那個組。陸勵成說蘇蔓現在處事還不是太成熟了,所以留在他的組可以照應她,蘇蔓聽此指責陸勵成出爾反爾,並說這個案子只有她蘇蔓才可以拿下,他唯一做對的就是派自己前去談合作。
 
 
第14集
  文傑告訴蘇蔓,別人都在傳,因為她和陸勵成上了床,所以才會爬那麼快。蘇蔓生氣的說那是污蔑。文傑還說了大家另外的傳言:陸勵成早就知道青島的客戶難纏,他為了爭奪執行董事的位置,連自己的女人都可以犧牲。
  蘇蔓給陸勵成打電話約他出來,問他打算怎麼辦?陸勵成說既然她不是自己的女人,為什麼要去澄清呢,只會越描越黑。蘇蔓指責他太自大了,可以不顧及別人的看法,但自己不能像他這樣全無顧及。陸勵成問她是在顧及艾利克斯的看法嗎?蘇蔓問他真的不打算做任何的處理嗎?陸勵成說他會在職權範圍內,把流言壓下去的,但謠言只會越描越黑,她只能等時間來沖掉流言。蘇蔓指責陸勵成老是強迫自己做不情願的選擇,簡直太霸道了。
  麻辣燙去跟張總談合作,無意中得知張總竟然在看在爸爸許總的面子上才選中她的事務所,她說張總大可不必這樣,說著說著便整理合同。張總說這些錢不是白白送給她的,代表他們公司的一樣都不會少提出來的。麻辣燙向他道歉,並說以後只要不是關於爸爸的,她一定會全力幫忙的。許憐霜給媽媽打電話,讓爸爸不要多此一舉幫倒忙。
  許憐霜給蘇蔓打電話約她一起吃飯,蘇蔓有氣無力的說她正在加班呢。許憐霜說呆會兒給她送外賣,陪她一起加班然後送她回家。蘇蔓說她真好。陸勵成給海倫打電話,要求她給公司裡加班的人送去一些三明治。許憐霜去了蘇蔓公司,看到電梯門快要關上時她趕緊衝進去,宋翊在後面幫她按住了電梯,許憐霜轉身道謝的時候宋翊已經離開。
  海倫給蘇蔓送去了三明治,並說這是陸總私人報賬。麻辣燙感歎陸勵成對蘇蔓真不錯,派心腹秘書給她送飯。蘇蔓說她完了,因為公司裡有規定,外人是不能進入公司的。會議上陸勵成點名批評蘇蔓,因為她昨天帶非本公司人員進入公司。蘇蔓解釋,陸勵成對她大發脾氣。
 
 
第15集
  蘇蔓猜測宋翊的上司不會是個美女吧?宋翊說現實比她想像的要糟糕的多,因為他的上司是一個德國的老太太,她喜歡黑頭髮黑眼睛,瘦身材的男人,所以那段時間他成為辦公室的焦點。聽完宋翊的這些話,蘇蔓偷笑了起來。宋翊勸她遇到難事要笑著面對,之後他起身伸出手拉蘇蔓起來。
  公司裡大家在議論蘇蔓跟陸勵成的事情,有人傳言陸勵成對蘇蔓沒有什麼意思,有人傳言蘇蔓被陸勵成甩了,更有人傳言蘇蔓跟陸總上完床之後就被甩了。蘇蔓給麻辣燙打電話,她抱怨一早上就被陸勵成臭罵了一通。麻辣燙給她放假一天,讓她早些回去洗洗晦氣。陸勵成向蘇蔓按喇叭,蘇蔓拒絕坐他的車離開。後面的車子一直在按喇叭催促陸勵成趕緊走,可是陸勵成停在那裡一動也不動,蘇蔓不得已坐上了他的車子。
  陸勵成向蘇蔓道歉,因為照片的事情。蘇蔓感歎,真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靠色相吃飯。陸勵成說麥古最忌諱辦公室戀情,雖然她吃些苦頭,可是她不得不承認,他這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吃飯的時候宋翊邀請蘇蔓到他的組,正在吃飯的蘇蔓為此而嗆了。宋翊問她是不是不願意?蘇蔓激動的說她很願意,非常的願意。宋翊二人舉杯,相信他們一定會合作的很愉快。蘇蔓擔心陸勵成那邊……?宋翊相信陸勵成一定會信守承諾的,他會到麥克那邊說清楚的。
 
 
第16集
  蘇蔓跟宋翊聊天,問他吃過晚飯了嗎?宋翊說跟一女同事吃過晚飯了,蘇蔓問他是否對女同事有好感?宋翊否認。蘇蔓讓他給自己講故事聽,宋翊望著許秋的照片,講起了他們的故事。聽完宋翊的故事蘇蔓十分的感動。  陸勵成被叫到了辦公室,總裁說艾利克斯想調一個人去他的組,所以問問他的意思。陸勵成猜到那個人是蘇蔓,他不得不答應,宋翊向他道謝。總裁建議蘇蔓的試用期再延長兩個月,宋翊同意。看到人事調動公告,員工們在那裡議論蘇蔓真是不簡單,上次被陸總罵成那樣,這次到艾利克斯的組竟然連升三級。林達上電梯的時候聽到了他們的議論。 同事們連連向蘇蔓道喜,蘇蔓承諾請大家喝下午茶。宋翊向同事介紹新來的同事–投資專員蘇蔓。林達走過來告訴大家,以後都要向蘇蔓為學心榜樣,一定要人財兩得。宋翊說經濟效應理論很簡單,就是人才製造錢財,相信蘇蔓就是一個非常有天分的製造者。大家聽此為宋翊的發言而鼓掌,林達離開。
  陸勵成向麥克問起執行董事的結果,總裁說陸勵成的確很優秀,可是跟有些人相比,他缺少在國外的機會。陸勵成明白他所說的人是艾利克斯,總裁說他為麥古做了許多事情,自己都記在心裡,執行董事的位置早晚會定的。
  艾利克斯想要跟陸勵成商議一些案子,陸勵成讓他去找助理海倫去談。林達追上宋翊,把那盆送給他,宋翊則說他對花粉過敏。林達說起陸勵成目中無人,要是讓他坐上執行董事的位置,誰都沒有好日子過。宋翊則說至於誰做執行董事,公司自有定奪。林達向宋翊明示,如果他有什麼明示,自己可以助他一臂之力,把陸勵成送出局。宋翊感謝她的好意,但是他沒有這個需要。
 
 
第17集
  蘇蔓調入宋翊的部門非常開心,晚上來到一家小餐廳遇到了陸勵成,陸勵成擔心蘇蔓開心過度胡亂接一些業務,蘇蔓不聽他的勸說反而提起陸勵成馬上出差的事情,陸勵成見蘇蔓無心聽他人說話,二話不說起身離開了小餐廳。坐車回家的路上,陸勵成回想到了當初與蘇蔓在一起點滴時光,兩人雖然認識的時間不長,但相處在一起至少非常快樂。
  宋翊在工作過程中發現公司賬目出現了問題,情急之下趕緊來到麥古總裁的辦公室,將發現公司賬目不對的事情說了一遍,雖然他非常焦急,麥古總裁卻是一副鎮靜自若的模樣,宋翊見總裁不著急,立即提議將賬目問題上報給總部,麥古總裁認為宋翊是小題大作,提議先內部調查一下賬目的問題,到時如果實在無法調查出原因再找總部不遲。
  與宋翊商議完比,總裁來到公司大廳向著所有員工宣佈公司進行賬務審計,員工們聽完總裁的話如臨大敵。
 
 
第18集
  麥古總裁將蘇蔓喚到辦公室問話,林達負責詢問蘇蔓,她問蘇蔓之前與陸勵成出差的時候是否有備用金,得到肯定的答覆之後,林達故意詢問蘇蔓是否挪用備用金給客戶,坐在一邊的麥古總裁認為林達問話過頭了,趕緊提醒她不用再繼續問下去,林達沒有辦法只得停止問話,麥古總裁讓蘇蔓先退出去,待她一走,總裁對兩個監聽調查人員透露公司員工出差都會準備備用金。
  蘇蔓心事重重來到了許憐霜的公司,許憐霜正在教訓一個員工,一見蘇蔓來了,她立即喜出望外,稱蘇蔓不來幫忙公司將會越來越亂,蘇蔓心事重重坐到一張椅子上,將麥古公司進行賬目審查的事情說了出來,一想到公司賬目不明不白少了一些金額,蘇蔓認為決對不是陸勵成吞了公款。
  宋翊在公司中遇到了林達,林達叮囑宋翊不要多管閒事,免得到時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說完話不等宋翊提出一些疑問,林達得意洋洋向辦公室走去。
  蘇蔓在洗手間遇到了林達,林達得意洋洋看著蘇蔓,提醒蘇蔓的好日子已經到頭,她的兩個靠山即將要下馬,蘇蔓知道林達說的人是陸勵成與宋翊,憤然之下反駁林達不要得意太早。
  宋翊來到辦公室主動幫助蘇蔓調查對陸勵成有利的資料,經過一番調查終於查到了一個名叫趙俊的人。宋翊與蘇蔓趕緊來到趙俊的公司與趙俊相見,將身份和來意說明,希望趙俊能出面做證幫助陸勵成。海倫接受林達盤問,林達幾乎每句話都針對陸勵成,事後海倫離開辦公室發短信給陸勵成。
 
 
第19集
  海倫緊張的告訴蘇蔓,剛才林達找她談話,句句都針對少帥,她感覺少帥難逃一劫。蘇蔓說她手裡有一些線索,所以她們分頭行動,一定要幫陸總找出一條生路。
  蘇蔓約宋翊下班後見面。見面的時候她將資料給了宋翊,並說趙俊答應自己要到麥古作證。宋翊問她,趙俊為何會答應?蘇蔓說他可能是良心發現了吧。蘇蔓猶豫分享者影視,明天是不是真的要讓趙俊到公司作證?那份東西由他來決定陸勵成的前途。蘇蔓心裡在想,不管宋翊做出任何的決定,都不會站在他的對立面上。宋翊要求她把這份資料交給審核部,陸勵成知道後會感激她的,蘇蔓說自己並不需要陸勵成的感謝,她只是想安心的工作。
  總裁向大家宣佈,此次的審計工作已經非常圓滿的結束,讓他們繼續工作。蘇蔓問文傑為何悶悶不樂?文傑說陸總是沒事了,可是他回來後知道是艾利克斯舉報的怎麼辦?蘇蔓說趙俊是艾利克斯帶到的。林達走過來,蘇蔓諷刺她,說艾利克斯可不是給人背後便絆子的小人。海倫聯繫到了陸勵成,得知他明天就回來。
  陸勵成回到公司,宋翊歡迎他回來。陸勵成對宋翊說,知道他暫時代替了自己的位置,肯定很辛苦,幸好他現在回來了,他就不用那麼辛苦,畢竟他的位置不是那麼容易讓人代替的。宋翊說他回來就好。
 
 
第20集
  陸勵成拎著行李包回到了公司,總裁專程將他帶到了工作部門,海倫等人一見陸勵成回來了,人人臉上露出了興奮的笑容。
  蘇蔓與幾個同事相處的時候,聽到同事們在談論宋翊,所有人一至認為陸勵成一定會把宋翊當成敵人,因為之前有人放消息正是宋翊舉報陸勵成貪污,蘇蔓將同事們的話聽在耳中,事後來到海倫身邊主動替宋翊說好話,海倫一臉為難看著蘇蔓,聲稱不知道陸勵成的心中所想。
  蘇蔓想找陸勵成談話,恰好陸勵成從辦公室走了出來,雖然發現蘇蔓站在面前,他卻裝作沒有看見一樣大步向前走去,蘇蔓有些驚訝的停下腳步,大聲向陸勵成說話,希望能約請陸勵成晚上吃飯,不料陸勵成卻是充耳不聞,逕直走過了一個拐彎角。
  蘇蔓與陸勵成離開公司來到餐廳見面,蘇蔓再次提起了陸勵成受到舉報的事情,希望陸勵成不要誤以為是宋翊在幕後做祟。在蘇蔓的解說下,陸勵成終於打消了對宋翊的懷疑,決定將幕後元兇查出來。
  經過一番努力,陸勵成找到趙俊弄清了事情經過,離開趙俊之後,他已經不再懷疑是宋翊舉報他。為了讓蘇蔓放心,陸勵成當晚約見蘇蔓,將之前跟趙俊相見的經過說了一遍。
  第二天回到公司上班,陸勵成開始執行新任務,在安排職務的時候,他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一份重要職位交給宋翊。
 
 
第21集
  陸勵成當著所有員工的面透露即將執行四個項目,由於宋翊以前在國外工作有一定的工作經驗,陸勵成當眾將其中兩個項目交給宋翊完成,總裁一聽陸勵成不計前嫌如此信任宋翊,驚訝之下不由露出了不解的目光,林達更是有些惱火,心中非常不願意看到宋翊與陸勵成成為朋友。
  陸勵成宣佈完自己的計劃看著宋翊,希望他可以接受項目,宋翊見陸勵成如此信任他,感激之下露出笑容表態同意。
  蘇蔓見陸勵成與宋翊成為朋友,心中欣慰之下露出了開心的笑容,陸勵成與宋翊談完話,扭頭向蘇蔓傳遞了一個眼神。
  蘇蔓回到家中上網聊天,宋翊也在上網,兩人聊了一會兒宋翊心情鬱悶下線,蘇蔓離開電腦冥想片刻,立即打電話給好友許憐霜,邀請許憐霜去D廳玩耍。
  許憐霜還沒來到蘇蔓已經來到了D廳裡面,眼見舞池中有一幫人跳舞,她在不經意間發現其中一人是陸勵成,看著陸勵成與幾個舞女熱舞的模樣,蘇蔓心中又驚又奇,趁著陸勵成在舞池中跳舞,蘇蔓走上前呼喊陸勵成,陸勵成扭頭見是蘇蔓,並沒有露出過多的驚訝,而是鎮靜自若與蘇蔓聊天。
  秦川的身體已經完全恢復,林達打算跟老公一起渡假,由於渡假需要經過公司允許,林達與秦川來到公司一個去辦公室報到,一個坐在大廳等候,由於身體起了不良反應,秦川險些昏倒過去,緊急關頭中陸勵成出現,眼見秦川情況危急,他立即用人工呼吸的方式搶救秦川。
  林達趕到大廳的時候醫生已經來到,由於搶救秦川,她被逼透露了兩人的夫妻關係。公司同事們一聽林達與秦川是夫妻,事後回到辦公室竊竊私語談論這件事情。
 
 
第22集
  林達得知秦川昏倒在公司大廳中,情急之下離開辦公室來到了大廳裡面,眼見老公昏迷不醒,她急得不顧同事們在場,親自將老公放到膝蓋上察看情況,片刻過後醫生趕了過來,其中一人檢查完秦川的情況,透露是過敏的原因,隨後醫生希望能替秦川立即做手術,同時需在患者家屬在手術治療單上簽字。
  林達一聽醫生提出簽字,已經顧不上隱瞞結婚的事情,趕緊透露自己與秦川的夫妻關係,站在大廳的同事們一聽林達與秦川是夫妻,驚訝之下回到公司開始議論林達的事情,所有人都認為林達與秦川必須要被開除一個。
  秦川見林達又責怪陸勵成,於是將之前如何發生過敏的事情說了一遍,主動勸說林達不要再誤會陸勵成,林達見老公也幫助陸勵成說話,心中的怨恨才消減了許多,秦川見林達恢復情緒,趕緊帶著她回到公司上班。
  蘇蔓來到許憐霜的公司,提議她錄用即將離職的秦川,秦川根本不知道蘇蔓正在替他謀劃新工作,他被公司開除之後打算跟林達一起旅遊。
  許憐霜決定錄用秦川,趁著與蘇蔓泡溫泉的時候,她有些不解的問蘇蔓為何推薦秦川,蘇蔓早就料到許憐霜有此一問,立即將心中想法說了出來,原來她雖然與林達不和,但秦川的為人全公司有目共睹,因此她非常放心秦川到許憐霜的公司工作。
  蘇蔓在公司工作的時候接到陸勵成的電話,陸勵成讓她去一個地方,她只得離開公司坐上一輛出租車向陸勵成指定的地方趕去。
 
 
第23集
  蘇蔓在公司工作接到了陸勵成的電話,陸勵成要她離開公司去一個地方,蘇蔓趕緊離開公司叫了一輛出租車向目的地趕去。
  出租車司機搭載蘇蔓來到一條小路外面,眼見小路路況不好,司機讓蘇蔓下車,蘇蔓只得下車走到小路中,一邊觀察周圍的環境,一邊打電話詢問陸勵成在何處。
  好不容易來到陸勵成指定的莊園中,看著別有洞天的莊園,蘇蔓不由有些驚訝,陸勵成面色平靜向蘇蔓透露了莊園的背景,原來在多年前他掏錢購下了莊園。
  蘇蔓一聽陸勵成成了一個莊園主,不由又是驚訝又是羨慕的看著陸勵成,陸勵成帶著蘇蔓回到屋中擺上一些糕點好酒,眼見蘇蔓津津有味品嚐糕點,陸勵成欣慰之下透露幾個前曾經花了很多時間學做糕點,蘇蔓見陸勵成如此竟然還是一名糕點師傅,驚訝之下愈發改觀了對陸勵成原來的看法。
  蘇蔓喝完酒躺在床上休息,陸勵成坐在一邊陪她聊天,蘇蔓聊著聊著昏睡過去,看著蘇蔓迷人的熟睡模樣,陸勵成產生心動慢慢向蘇蔓靠近,但是最後還是克制住了內心的燥動,關愛的看著蘇蔓離開了房間。
  新的一天來臨,陸勵成開車送蘇蔓回公司上班,蘇蔓心情非常好,與一個女同事邊走邊聊,兩人在聊天的時候發現陸勵成走了過來,回想到之前曾經在陸勵成的莊園過夜,蘇蔓立即上前與陸勵成打招呼,不料陸勵成像是沒有看到蘇蔓一樣,逕直大步向前走去,看著陸勵成越走越遠,蘇蔓不由氣從中來,身邊的女同事則對陸勵成的行為見怪不怪,認為陸勵成人長得英俊並且是公司高層,所以沒必要跟屬打招呼,蘇蔓並不認同女同事的觀點,她形容陸勵成是冷酷無情的冰山陸。
 
 
第24集
  蘇蔓知道陸勵成是因為籃球比賽的事情才煩悶,事實上陸勵成不完全因為比賽的事情煩悶,主要是因為蘇蔓在比賽的時候大聲向宋翊表達愛意,一想到蘇蔓喜歡的人是宋翊,陸勵成愈發悲傷聲稱喜歡上了一個女人,蘇蔓並不知道陸勵成所說的女人就是她自己,眼見陸勵成不顧形象躺在地板上休息,蘇蔓氣急之下叫了一輛出租車。
  在司機好心的勸說下,蘇蔓打消了扔下陸勵成不管的想法,起身離開出租車將陸勵成扶回到私家車中,主動開車將陸勵成送回到家門外面,陸勵成已經喝得爛醉如泥,根本沒有能力掏鑰匙開門,蘇蔓無奈之下只得從陸勵成的口袋中換出鑰匙,拿起鑰匙打開了樓房大門。
  陸勵成被扶回到家中休息,蘇蔓來到另一處躺下睡覺,不知不覺中,她慢慢進入到了夢鄉中,此時陸勵成已經醒酒恢復清醒,從房間中走出來發現蘇蔓躺在一邊休息,他的臉上露出了關愛的神色。
  陸勵成與宋翊來到總裁的辦公室,將一項任務說了出來,希望陸勵成與宋翊好好執行任務,任務的另一方正是許仲晉,得知要跟麥古公司合作,許仲晉想到了宋翊就是害死女兒的兇手,於是憤然將手下人喚到辦公室,聲稱無論如何都不會跟麥古公司合作。
  蘇蔓並不知道宋翊與許仲晉相識,趁著開會過程她提起了許仲晉,宋翊一聽合作對象是許仲晉,心中一驚趕緊離開了會議室。
 
 
第25集
  麥克勸解宋翊,拿下無煙之城,不僅事關個人的名譽,而且事關公司的聲譽,而他是自己最器重的投手,他多麼希望他和陸勵成有一個項目被許仲晉選中,他不應該退出,而應該由許仲晉做選擇。
  宋翊約蘇蔓晚上一起吃個飯,吃飯的時候蘇蔓不斷的提起拿下無煙之城的方案,宋翊阻止她再說下去,並說起他不想和陸勵成競爭這個項目,而蘇蔓是這個投行裡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她真對這個項目感興趣的話,可以幫她調到陸勵成組。蘇蔓問他為何要讓自己離開?宋翊說也許這是他們的另外一種合作。蘇蔓堅持不肯離開,只要呆在他的身邊就行。
  許仲晉向手下做出指示:立刻放風出去,想要拿下無煙之城的投行,立刻提交申請,而且必須當面跟他談。男子說哪個投行都可以提出申請嗎?許仲晉說唯獨那家不行。夫人抱怨許仲晉,憐霜好不容易回來一趟,他又在家談工作。許仲晉提起了無煙之城項目的重要性,希望憐霜的事務所密切合作一下。憐霜出門的時候看到了媽媽的檢查結果,發現一切指標都正常。
  許仲晉去慈善拍賣會,發現個那塊羊脂白玉。盧總將玉的藏主陸勵成叫了過來,跟許仲晉交談了起來。聽完陸勵成的一番話後,許仲晉說他願意做這個羊脂白玉的第二個主人,陸勵成決定次當年賣家,將這塊玉送給他,許仲晉則說他是商人,不會白白欠別人人情的,陸勵成說與其談交易,不如交個朋友。許仲晉很欣賞陸勵成的直白,但是他不能接受他的情誼,三天後定會給他一個答覆。陸勵成走後許仲晉要求張秘書,立刻去查一下陸勵成的背景。
  張秘書將那塊寶玉還給了陸勵成,並說許總領了他的那份好意。陸勵成請他轉告許總,許總的欣賞他很感激,許總的拒絕他能理解。張秘書說許總一直誇獎他,要是他哪天不在麥古工作的話,他們一定會有合作的緣份。
 

 

(Visited 129,167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