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時光結局】最美的時光劇情、最美的時光分集劇情 26-47

最美的時光》改編桐華的小說《被時光掩埋的秘密》
劇情講述的是,外企「白骨精」蘇蔓在一次相親中遇見了自己暗戀多年的清華才子宋翊。為了接近宋翊,蘇蔓不惜放棄自己的大好前程,來到MG的格子間當小文員,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女追男之路。
唯一知道蘇蔓底細的陸勵成是她在MG的頂頭上司,並且是宋翊的競爭對手。陸勵成在兩人一點一滴的交往中對蘇蔓漸生情愫,開始對蘇蔓發起攻勢…

最美的時光




  【分集劇情】



 
第26集
  海倫向陸勵成問起,那個許總真的對麥古有那麼大的敵意嗎?陸勵成肯定,海倫說難道傳聞是真的,麥古公司誰跟他有這麼大的過節?張秘書向許仲晉報告會見陸勵成的事情,許仲晉感歎陸勵成真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之後他命張秘書去憐霜的公司,把這兩年的賬都拿過來,此事不要告訴憐霜。
  許憐霜請求爸爸給蘇蔓一個見面和展示的機會,爸爸答應,並說這只是一個見面,到時候還要看她的能力。  蘇蔓在高爾夫球場攔下了許仲晉,喋喋不休的向他講述了自己的方案。許仲晉誇獎蘇蔓的方案很獨特。得知蘇蔓在麥古工作,許仲晉愣了。蘇蔓說傳言有人得罪了他,所以才拒絕與麥古合作,許仲晉說他是對事不對人,他會好好考慮這個方案的。蘇蔓興奮的向麻辣燙說起,許總足足聽了她十分鐘都沒有打斷方案。
  許憐霜向爸爸問起,是不是打算把項目給蘇蔓?爸爸說他只是答應去跟蘇蔓談談,並不是要把項目給她,麻辣燙指責爸爸這是在刁難誰?許仲晉說投行比麥古優秀的有的是,生意上的事情他自有考慮。許憐霜指責爸爸怎麼這樣,許仲晉說他已經夠累夠煩的,讓她不要再談工作的事情,許憐霜生氣的離開家。
  陸勵成在電梯內遇到了蘇蔓,他走到辦公室要求海倫趕緊去查一下,哪個高爾夫球場是許總常去的地方。蘇蔓興奮的向宋翊說起的昨天的事情,她說自己這個馬前卒已經探好了路,現在就讓他一舉將許總拿下。宋翊向蘇蔓表示感謝,蘇蔓說她願意為他做這些事情。
  宋翊向許仲晉問起,無煙之城的項目,是不是因為有他的存在,所以他才不給麥古機會?是不是只要他走了就會給麥古機會?許仲晉要求他再也不要回來。
  陸勵成開車追上了宋翊,約他談一談,宋翊則說他喜歡開車,而自己喜歡走路,沿途看到的風景不一樣,在他看來,開車的人比走路的人更快一些,所以就不耽擱他了,希望他如願得到他想要的,預祝他成功。林達回公司上班,支援部新來的主管朱子墨上前給她打招呼。林達給麥克帶了禮物,麥克說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希望她向前看。會議上林達拒絕了麥克分配的項目,她申請調離投資部,換一個清閒一點的工作。麥克不同意她的申請,林達說如果這樣,她只能辭職了。
 
 
第27集
  秦川著急的向林達問她為何要辭職?並坦言一定會好好支持她的工作。林達說她想要的已經有了,因為自己不僅有一個愛她的老公,而且還有屬於他們兩個的孩子。秦川聽此激動不已,他讓老婆趕緊辭職,實施保胎計劃。林達說她會向麥克說的,申請調離一個清閒的工作。
  許仲晉去了許氏事務所,看到員工在上班的時間竟然吃零食看報紙聊天的,他生氣的要求他們領導來見自己。秦川出去見許仲晉,被他數落了一通。正在睡覺的許憐霜看到爸爸過來覺得意外,爸爸向她問起外面是怎麼回事?許憐霜說輕鬆活潑是他們工作的宗旨,這叫間隙休息。爸爸向她問起事務所關門的事情考慮得如何了?許憐霜指責爸爸,自己熬夜加班的時候他看不到,他的眼裡只有許秋一個。
  許憐霜再次在爸爸面前舉薦了蘇蔓成為無煙之城項目的合夥人,許仲晉指責蘇蔓利用家人來找突破口,許憐霜辯解,並說蘇蔓在自己人生最低谷的時候安慰她,就像親姐姐一樣,許仲晉十分的生氣,說沒有人可以跟她攀上姐妹關係,他的親姐姐只有一個,麻辣燙聽起指責起爸爸。最終許仲晉答應讓蘇蔓去找他談項目的事情。
  酒會上,男子邀請蘇蔓跳舞,陸勵成走過來拒絕。他和蘇蔓跳舞的時候與她商量,他們兩個一起聯手爭取拿下無煙之城的項目,蘇蔓答應,但她說她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艾利克斯組。許憐霜給爸爸發短信,希望他幫幫蘇蔓。
  見許總來到酒會,陸勵成上前極力的推銷麥古,可是許仲晉卻讓他不要再談工作上的事情。見蘇蔓一臉失望的樣子,許仲晉上前跟她打招呼,並以伯伯自稱,這令蘇蔓感到十分的意外。許憐霜著急的向爸爸問起,他是否將項目給了蘇蔓?爸爸說雖然沒有答應她,但是剛才在酒會上給足了她面子上,明天酒會上整個金融圈都會知道她蘇蔓的名字,憐霜興奮的向爸爸道謝。
 
 
第28集
  陸勵成向蘇蔓問起,許仲晉跟她是什麼關係?蘇蔓說這是商業機密。陸勵成誇獎許仲晉真是厲害,表面上什麼都沒有做,實際上什麼都做了,明天一早整個圈內都知道蘇蔓跟許仲晉關係緋淺,衝著她無煙之城的項目就是麥古的了。
  麥克激動的向宋翊說起,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蘇蔓有那麼強的人脈,所以一定要留住既有人脈又有能力的員工。宋翊向麥克提出辭職,麥克不明白,眼看就要拿到無煙之城,又是他下屬拿下的,他完全可以憑借這個拿下執行董事,為何要選擇在這個時候辭職?宋翊說他已經想好了。麥克誤以後是其它投行來挖宋翊,宋翊辯解,並說不想因為他則影響麥古拿下無煙之城,之後他說蘇蔓是個得力的人才,希望自己走後把她調到陸勵成的組。麥克答應,但是他不同意宋翊辭職,讓他回去休息幾天再來告訴他的決定。
  蘇蔓向宋翊講起酒會的事情,宋翊宣佈決定:無煙之城項目負責人由海波接手,後援支持負責人夏雲,而蘇蔓在完成宋組的工作後近期會轉到陸組。蘇蔓納悶,她可是宋組的人,宋翊告訴大家,從今天起沒有宋組,希望大家一如之前的努力,配合陸勵成跟麥克,完成無煙之城的項目。
  陸勵成約宋翊出來,問他為何會選擇在這個時候休年假?宋翊說他有他的原因。陸勵成猜測宋翊是不是跟許氏有什麼過節?宋翊承認,但不方便告訴他。麥克恭喜陸勵成拿下無煙之城項目,並說董事會決定,無煙之城項目跟執行董事息息相關。陸勵成向他問起宋翊休假的原因?麥克說宋翊本來要辭職的,休假是他百般挽留下來的。陸勵成問起他為何要辭職?麥克認為是金融界的挖人。
  麥克向宋翊說起,許總希望麥古接手無煙之城項目,不過他提出一個條件:要求陸勵成做執行董事。宋翊聽此說理解,並服從安排。會議上麥克向大家宣佈,由陸勵成擔任執行董事一職,陸勵成拒絕。
 
 
第29集
  總裁將公司各個高層領導召集到辦公室開會,宣佈將執行董事長的位置安排給陸勵成坐,總裁的話剛剛說完,宋翊立即帶頭鼓掌,陸勵成卻一點也不開心,有些氣惱的看著宋翊,隨即反對總裁的提議,總裁沒有料到陸勵成會不願意做執行董事長的位置,散會之後立即將陸勵成喚到辦公室,質問陸勵成為何不願意接受上級的安排。
  經過一番商議,蘇蔓拿著無煙之城的項目計劃來到宋翊身邊,希望宋翊能繼續在公司中跟進新項目,不料宋翊立場堅決,無論蘇蔓如何勸說都不肯再跟進無煙之城的項目。
  蘇蔓將心中火氣發洩到了陸勵成身上,認為是陸勵成希望升職才逼得宋翊離開公司休假,一想到無煙之城的項目即將被陸勵成接管,蘇蔓氣急之下拿著項目資料來到陸勵成的辦公室,含著眼淚將資料書扔到辦公桌上,暗諷陸勵成為了升職爭奪了宋翊執行無煙之城項目的資格。
  陸勵成沒有料到蘇蔓會帶有色眼鏡冤枉他,氣惱之下並沒有將真實原因說出來,蘇蔓見陸勵成不解釋,惱怒之下離開辦公室來到洗手間擦眼淚。
  海倫心知蘇蔓誤會了陸勵成,於是跟到洗手間裡面看著蘇蔓,詢問蘇蔓對陸勵成的看法,蘇蔓一聽海倫又提起陸勵成,立即沒好氣地認為陸勵成是想把她調回到原來的部門,所以才想方設法拆散宋翊的工作小組。
  海倫見蘇蔓對陸勵成的成就非常深,無奈之下只得將總裁安排陸勵成做執行董事長,再到陸勵成當眾拒絕總裁任職的事情說了一遍。
  陸勵成與許忡晉相見,認為是許仲晉專門針對宋翊,所以才造成了宋翊離開麥克公司,許忡晉沒有料到陸勵成如此關心宋翊,心中產生敬意之下誇讚陸勵成是一個識大體的人。待陸勵成離去,許忡晉打電話給助手,讓助手將無煙之城項目轉給麥克以外的一個公司。
  總裁得知許忡晉的做法沮喪透頂,將陸勵成喚到辦公室,無奈的把許忡晉不合作的事情說了一遍。
 
 
第30集
  蘇蔓向陸勵成道歉,因為上次冤枉他的事情。陸勵成說難得看到她不這麼張牙舞爪的時候。蘇蔓說自己錯了就是錯了,而且他拒絕執行董事這個位置真的很了不起。陸勵成說麥克說他是個蠢驢,蘇蔓說麥克這隻老狐狸當然那麼說。陸勵成也為當天說的話向蘇蔓道歉。
  蘇蔓趕去見麻辣燙,秦川納悶二人的關係,蘇蔓坦承的告訴他,自己跟許總是好朋友,也是合夥人。秦川納悶,蘇蔓為何屈尊去麥古做一個小職員?蘇蔓說她去麥古是因為個人原因。秦川問她,自己此次應聘成功是不是她的功勞?蘇蔓承認是她推薦了秦川,但應聘成功也是他個人的能力強。秦川答應蘇蔓保守秘密。
  秦川回去跟同事們說起剛才許總生病的事情,趙萍偷偷的給許仲晉打電話。許仲晉去了蘇蔓家裡接憐霜回家,蘇蔓納悶,許仲晉說出他跟憐霜是父女關係的事情。蘇蔓說憐霜從來沒有提過他是她的父親,所以有點太突然了。許仲晉說憐霜很倔,她不想通過自己的關係在外面交朋友。
  許憐霜向蘇蔓問起,自己沒有說爸爸是許仲晉,她會不會瞧不起自己?蘇蔓摸著她的腦袋說她不傻吧,她爸爸可是有名的企業家呀,之後她忽然明白,假簡歷還有酒會的邀請函……她抱怨自己簡直就是豬腦袋。
  蘇蔓去上班,發現了桌子上面的那杯咖啡,宋翊出現在她身後,蘇蔓十分的激動。蘇蔓擔心,因為艾利克斯組的組員都不在了,宋翊說他這個組成還在,最強的組員蘇蔓還在,就像當初她來這個組一樣。蘇蔓與他約定,拿下最難的項目,做麥古最棒的小組。
  宋翊正式銷假上班,陸勵成走上前歡迎他回來。宋翊和蘇蔓二人走在街上,他說陸勵成就像一塊石頭,光明磊落。蘇蔓說陸勵成肯定不相信他這樣誇獎他,宋翊相信,如果不是麥克把他們放到競爭的位置,相信他跟陸勵成會變成好朋友的。此時有輛車子經過,宋翊趕緊抱著蘇蔓躲到一旁。
 
 
第31集
  蘇蔓恢復安全激動的看著宋翊,多年以來她一直就希望親近宋翊,感受著宋翊雙手的餘熱,她激動的帶著宋翊來到一處聲音檢測儀器旁邊,提議宋翊高聲呼喊測底色一下儀器,宋翊只覺哭笑不得,認為蘇蔓是在玩小孩把戲,眼見蘇蔓不肯離去,他立即轉身離去。
  蘇蔓見宋翊要走,立即把心一橫站在儀器旁邊高呼喜歡籃球一號,宋翊已經忘記當年打球的號碼,聽到蘇蔓的呼聲並不知道蘇蔓呼喊的是誰,於是停下來狐疑的看著蘇蔓,蘇蔓喊完話只覺心情痛快,隨後將宋翊帶到儀器旁邊,讓宋翊觀看儀器上的聲音檢測指數。
  回到家中休息,蘇蔓上網與宋翊網聊,一想到之前在路上的經歷,她再次橫下心提出與宋翊見面,本來她是隨口說說不抱任何希望,不料宋翊竟然回信息同意見面,蘇蔓不敢相信地看著電腦屏幕上的信息,經過短暫的震驚之後,猛然回過神又笑又哭,有如一個精神病患者一樣。
  由於即將要跟宋翊見面,蘇蔓激動之下出門來到許憐霜的住處,將宋翊同意見面的事情說了一遍,許憐霜卻覺得見面是非常普通的事情分享者影視,沒必要大驚小怪,蘇蔓見許憐霜不理解她心中的感受,立時一臉悲痛透露自己做夢都想跟宋翊見上一面,說到動情處她難以自持流下了眼淚。
  本來蘇蔓以為會能順利跟宋翊見面,不料公司安排了一項出差任務,要求文傑跟蘇蔓一起出差,蘇蔓立時吃了一驚,來到陸勵成的身邊提出異議,以週末有事為由希望不去出差。
  讓蘇蔓意想不到的是,宋翊忽然改變週末見面的打算,上網發短信給蘇蔓使用的網名,取消了見面的計劃。
  蘇蔓並不知道宋翊已經取消見面計劃,她與宋翊來到天台上談話,如實透露週末要跟一個非常重要的人見面,宋翊不知道蘇蔓要見的人就是他,疑惑之下讓蘇蔓找陸勵成談話。
  陸勵功依然不同意蘇蔓不出差的要求,蘇蔓悲痛之下趁夜來到宋翊樓下上網表白,表白的時候下著大雨,宋翊在網上與蘇蔓聊完,來到窗戶旁邊看著全身濕透的蘇蔓,心中感動之下衝出門與蘇蔓會面。
  蘇蔓站在雨中高舉手機,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看著宋翊跑過來。
 
 
第32集
  大雨傾盤的晚上,蘇蔓來到宋翊居住的樓下,一邊上網一邊向宋翊表達愛意,宋翊與蘇蔓網聊完方才知道蘇蔓一直暗戀他,經過一番堅難的思想掙扎,宋翊從家中跑了出來,淋著大雨來到蘇蔓身邊,蘇蔓見宋翊終於肯相見,激動之下依然冒雨舉著手機。
  宋翊將蘇蔓帶回到家中,找來毛巾替蘇蔓擦拭濕淋淋的身子,擦乾淨了蘇蔓的身子,宋翊坐到沙發上依然有些為難。
  蘇蔓見宋翊面色遲疑不決,立即意識到了是自己自作多情,於是從沙發上站起來打算回家,宋翊見蘇蔓要離去,立時把心一橫從後面抱住了蘇蔓,蘇蔓沒有料到宋翊會接受她,又驚又喜之下放聲大哭。
  蘇蔓待在宋翊家中的時候,陸勵成獨自一人坐在屋簷下淋雨,他完全不知道宋翊已經接受了蘇蔓。
  第二天早上蘇蔓一覺睡醒,眼見床邊放著一張紙條,她在好奇之下拿起來一看,原來是宋翊寫下的留言,看清了留言的內容,蘇蔓還以為自己在做夢,於是抬手張嘴咬了一下手指,直到指間傳來劇烈的疼痛,她才發出歡呼聲意識到自己不是在做夢。
  宋翊來到公司上班精神飽滿,幾個同事見他精神狀態非常好,一齊笑稱他一定是在談戀愛,與同事們嘻嘻哈哈的舉動相比,陸勵成顯得頗為不快,板著面孔坐在一邊一言不發。
  蘇蔓梳洗完畢出門向公司方向走去,路上她遇到了一個賣水果的商販,得知商販妻子過生日,蘇蔓二話不說掏出一張錢買下了一箱蘋果。
  宋翊知道蘇蔓即將要出差,於是專程帶著蘇蔓去逛街,兩人來到路上的時候有些羨慕的看著牽手的情侶,蘇蔓產生了跟宋翊牽手的想法,但是一路上始終不敢伸手拉住宋翊的手。
  兩人來到一家餐廳用餐,其間宋翊伸手撫摸蘇蔓的臉龐,蘇蔓沉浸在宋翊撫摸的幸福當中之時,陸勵成忽然打來電話給蘇蔓,希望能跟蘇蔓見上一面,蘇蔓正處在與宋翊相處的悅快時光中,一聽陸勵成想見面,立即毫不客氣回絕了陸勵成見面的請求。
  在餐廳用完餐蘇蔓與宋翊繼續購物,宋翊買了一大堆衣物給蘇蔓,兩人邊走邊聊來到了蘇家樓下,蘇蔓離去之時投入到宋翊懷中感受戀愛的喜悅。
  蘇蔓出國的時候宋翊專程趕到國外跟蘇蔓見了一面,當晚又匆匆坐飛機回國,蘇蔓一覺醒來收到了宋翊留下的紙條和鮮花,欣喜之下打電話給宋翊,由於宋翊將手機放在辦公桌上,陸勵成接聽了宋翊的電話,蘇蔓以為接聽者就是宋翊,直接親熱的稱呼宋翊。
 
 
第33集
  蘇蔓去美國出差想打電話給宋翊,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宋翊竟然出現在了不遠處,眼見宋翊也來到了美國,蘇蔓先是沒有回過神來,過了片刻她才發出驚喜的歡呼聲向宋翊奔了過去。
  宋翊笑容滿面看著蘇蔓奔過來,伸出雙手抱住了蘇蔓,蘇蔓驚喜的看著宋翊,依然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
  宋翊深情地將蘇蔓摟在懷中,隨後從掏出一扎花送給蘇蔓,待蘇蔓接過花朵,他從身上拿出相機與蘇蔓拍照紀念。蘇蔓深情的看著宋翊,宋翊亦深情的看著蘇蔓,兩人對視片刻當街深情相吻。
  隔天早上蘇蔓甦醒過來,一見宋翊已經離去,她立即從床上爬起來,服務員隨即進入房間,將宋翊留給蘇蔓的花和紙條拿了出來,蘇蔓接過紙張和花朵,看完紙上的內容之後,欣喜若狂在屋中手舞足蹈。
  一想到自己已經成功追到暗戀十年的宋翊,蘇蔓決定一周之後就回國與宋翊團聚,由於心情非常好,她打了一個電話給許憐霜,將宋翊飛到美國陪她過夜的事情說了一遍。
  許憐霜聽完蘇蔓的話羨慕不已,認為蘇蔓找到了一個專一的男友,宋翊回國回到公司上班,同事們已經知道他之前去了一趟紐約,紐約正是蘇蔓出差辦事的地方,陸勵成得知宋翊去了紐約,心中非常不是滋味,板著臉孔什麼話也沒說。
  總裁有事找宋翊談話,宋翊將手機放在辦公桌上,轉身跟著總裁走出了會議室,恰好蘇蔓打電話給宋翊,陸勵成拿起電話猛然聽到蘇蔓稱呼宋翊為「親愛的。」。
  蘇蔓稱呼完宋翊沒有聽到電話中傳來人聲,於是停止了說話,陸勵成一聽蘇蔓不說話,主動將自己的身份說了出來,蘇蔓聽出了陸勵成的聲音,心中一緊謊稱找宋翊談業務上的事情。
  宋翊回到會議室與蘇蔓通電話,陸勵成看著宋翊歡樂談話的表情,心中愈發不是滋味,事後他回到家中打了一個電話給蘇蔓,蘇蔓接聽電話等待片刻,陸勵成什麼話也沒說,僅是靜靜地聽著蘇蔓詢問的聲音,蘇蔓見來電者不說話,於是嘀咕了幾句掛掉了電話。
  陸勵成心情非常失落,放下手機看著身邊的狗兒,自言自語與狗兒聊天。許憐霜一次深夜外出遇到了宋翊,由於許憐霜在坐車過程發生了意外,坐在另一輛汽車上面的宋翊趕緊下車查看情況,最後將許憐霜送到醫院治傷。
  許憐霜對宋翊產生了好感,趁著第二次在醫院跟宋翊見面,她帶著宋翊去獻血,藉機哪宋翊拉近關係。晚上許憐霜心情煩惱,在酒吧喝完酒之後,她打電話要求宋翊出來見面。
 
 
第34集
  宋翊接到憐霜電話,跑出來和她見面!當看到醉酒的憐霜時,就想把她送回家,問話當中宋翊知道了憐霜的父親是許仲晉,後來他把醉酒的憐霜接到家裡。
  回到家中宋翊開始回憶起憐霜蒙著眼睛在醫院躺著,受傷的宋翊在床邊握著她的手哭著說:「你一定會好起來的,你要好好地活。」憐霜聽到這些話,微微地笑了!接著他又回憶起他和許秋在車上的爭執,中間許秋因為生氣提到分手,宋翊就說:「你那麼想和我分手,那我永遠不想見到你,永遠!」然後就發生了車禍。
  美國這邊蘇蔓做噩夢驚醒,醒來之後就給宋翊打電話,多通電話之後終於打通了,蔓蔓說做了夢,非常可怕,說宋翊躺在紅色的海水上面,海水非常稠非常沉,然後慢慢的沉下去,直到聽到宋翊的聲音之後她才踏實!
  宋翊把家中擺在桌上的許秋的照片收起來並準備了貼心的早餐,憐霜問他:「你是天生願意照顧人還是願意照顧我。」宋翊上前憐愛地抱住她說:「我願意照顧你。」
  蘇蔓在美國接到麻辣燙電話,說她遇到自己的摯愛,說是因為蘇蔓的蘋果,認出了自己暗戀了多年的聲音。
  憐霜回到家中,說出最近認識的人好像是當年給她捐腎的人,說要去美國查消息,許仲晉答應他幫他查信息,並開始懷疑是宋翊的出現。
  接下來幾天裡蘇蔓打不通宋翊電話,據說臨時出差新加坡,她也打不通麻辣燙電話,說是出國,還是跟男朋友一起。幾天後宋翊打電話給陸勵成說還要請假一周,陸勵成要求宋翊和他面談。
 
 
第35集
  晚上,蘇蔓的家裡,蘇看著魚缸自言自語:說你游來游去到底去哪了,你到底什麼時候回來,然後回憶起他們在紐約的甜蜜,看著宋翊照片,看著沒有回復的MSN,含著眼淚說:「你到底在哪?」
  蘇蔓的窗外,宋翊深情、想念、愧疚地望著,此時收到蘇蔓發的信息:「親愛的你在哪裡,我很想你,我擔心你,我一遍一遍告訴我自己,你只是出差,不方便聯繫,但我忍不住害怕,親愛的你在哪裡?」宋翊剛想去找蘇蔓,轉身恰碰上一輛從身邊擦過的車,就想到許秋出車禍的事,還有宋和秋之間的點滴,最終眼含淚水地跑開了。
  次日早會,陸勵成說宋翊有事再次休假一周,所有工作由陸勵成接手。蘇蔓有些失落,陸勵成告訴蘇蔓艾利克斯很好,只是個人安排。
  晚上,蘇蔓一個人赴約參加麻辣燙組織的四人飯局,在宋翊和麻辣燙聊天的時候,蘇蔓已經來了,蘇蔓看到宋翊的一剎那,難以置信。麻辣燙說他就是她的男朋友,是他的天使,是她找了六年的聲音,並做了相互介紹,之後蘇蔓和宋翊尷尬地握手,然後說去趟洗手間,之後毫無思緒地跑開,這時候陸勵成跑來拉起蘇蔓的手,帶她到一個房間,說她不是就要找一個別人看不見的地方哭嗎,想哭就哭吧。陸勵成細心地照顧著,給他肩膀讓她哭泣,說會好的,別太激動!哭過之後,蘇蔓要回去吃飯說,請允許我脆弱一會,我哭完了,我當然還是要回去,一個是我的好姐妹,一個是我愛了是十年的男人,幾個禮拜之前他們還是我最大的幸福,現在他們卻成了彼此最大的幸福。陸說她是傻瓜,傻瓜從來不會逃避。後來陸說了兩個答案,一用實際行動表示不高興,二當做什麼也沒發生過,陸說會選擇第一,但是他知道她會選擇第二,所以讓她擦乾眼淚高高興興吃完飯,祝福他們,之後什麼也不過問。
  蘇蔓說:「我不會被任何人打垮的,可是我走不出這個房間,我沒辦法坐到桌子旁吃飯。」
  陸勵成說:「我陪你!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陪你回去,談笑風生地吃完這頓飯;如果你願意走,我陪你不打招呼地回家,甚至你願意推翻桌子。我陪著你去譴責那個辜負你的人,不管你選擇哪個辦法我都會陪著你。」他們一起走出了屋子。
  蔓蔓向麻辣燙介紹陸勵成是她的男朋友。用餐期間,麻辣燙一直談蔓蔓的暗戀史,蘇蔓和宋翊尷尬相對,並作答。飯後,他們乘坐陸勵成的車回來,醉酒的麻辣燙在車上和宋翊撒嬌,蘇蔓坐在前面假裝堅強,默默地流淚,卻還要裝作若無其事,在看見宋翊抱著醉酒的麻辣燙回家的時候,蘇蔓終於忍不住了,想要下車討公道卻被陸勵成強行帶走。
 
 
第36集
  宋翊把憐霜送回家,憐霜說:「我想要你留下來陪我,可以嗎?我要你陪我見我父母,如果你肯見他們,證明你對我是認真的,你不願意嗎?」宋翊答應明天去拜訪她的父母。
  陸勵成的車上,蘇蔓掙扎著地想要回去殺了宋翊,陸勵成強烈阻攔著不惜讓蘇蔓狠狠咬傷了手,蘇蔓掙脫開跑下車,說她冷靜不了,她的心好痛。陸追上去,從後面扣住她,讓她冷靜點,他說他知道她能控制你自己。蘇蔓歇斯裡底,抽泣地說:「我要辭職,我要離開麥古,我要離開你們所有的人。」陸反問他說:「你覺得現在辭職是個好主意嗎,你這麼辛苦在許憐霜面前裝。」蘇說:「我去麥古是為了你呀,你是我的籃球一號。」陸說要是這樣的話,他會告訴麻辣燙原因。蘇蔓哭著說:「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艾利克斯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情,他坐飛機坐了十幾個小時來美國看我,待了一夜就走,我不明白這不是談戀愛嗎,我不明白,是我會錯意了嗎,難道是我一廂情願,是我自作多情,為什麼是麻辣燙,如果是別人我可以去洩憤,我可以去質問,為什麼破壞我美夢的人是我最好的姐妹,一定是我上輩子做錯了什麼事情,老天要這麼懲罰我,為什麼?」陸勵成給了她一記痛心的耳光,而後憐愛心疼地看著懷裡安靜下來的蘇蔓。
  陸勵成說要為蘇蔓煮東西吃卻發現冰箱是空的,準備下樓買東西又想起那件裙子,然後撿起那件剪壞的裙子扔進樓下的垃圾箱裡,此時宋翊看到了那件裙子,問陸蘇蔓還好嗎?陸反問:「你覺得呢?那你好嗎?你要是好,就不必理會她的死活,你要是不好,也是活該,他剛睡下,不要打擾他。你既然之前什麼也不說就選擇拋棄她,那麼現在也不必急著表現你的憐憫,現在你站在這,都是對她的打擾,我建議你最好走開,否則我不介意再跟你打上一架。」
  憐霜家裡,宋翊登門拜訪,許仲晉人在公司,許母看到宋翊時十分錯愕說怎麼是你,然後宋翊迴避說不認識,只不過有親切感,憐霜介紹宋翊是他的男朋友,許母不知道該怎麼說,也沒怎麼說,兩人之間說話十分客氣。宋翊希望有機會照顧許家二老和憐霜。
  許母告訴許仲晉宋翊進家門了,許仲晉千算萬算算不到宋翊會這麼進家門,許仲晉說,作孽,老天爺幹嘛要這麼開玩笑,他們到底怎麼得罪宋翊了,還說只要有一口氣,宋翊休想進許家門。許仲晉主動去見宋翊,要求宋翊必須馬上離開憐霜,越遠越好,許家大門不向他敞開。宋翊說他還是會跟憐霜在一起。許仲晉對秘書說要在上海對宋翊趕盡殺絕。
 
 
第37集
  麥谷公司,許仲晉會見麥克,說認認路,談談合作項目,並說明宋翊和自己過不去,而且明確表態只要宋翊出現,合作將會終止,麥克也保證一切以客戶為先!
  陸勵成為蘇蔓煮了粥,叫蘇蔓起來吃飯,讓蘇蔓吃飽了再睡,但是蘇蔓卻毫無動靜,他伸手觸摸蘇蔓的額頭,發現蘇蔓發燒了,立馬抱起她送進了醫院。
  宋翊回到公司後發現電腦密碼無法登陸,桌子上的東西被清理一空,組員也被調離,就去找總裁麥克詢問情況。麥克托辭說,一山不容二虎,陸勵成和他兩個人有不同的風格,放在一起是浪費人才,說是讓宋翊去跟京西有機農場的案子。其實京西農場案子早已擱置,宋翊剛來公司就分析過是個失敗的投資,無發展可言,明顯是讓他休假白拿工資,後來麥克講出是美國總部決定,宋翊可以考慮帶薪休假。
  麻辣燙打電話給陸勵成,陸告訴蘇蔓發燒在醫院,麻辣燙說要過來,並告訴宋翊,宋翊明顯露出了關切之情,但是這種局面他不適合去看他,無奈拗不過麻辣燙,所以最終跟麻辣燙一起去看蘇蔓。
  陸勵成帶蘇蔓去吃東西,逗她開心,並告訴她要好好的。陸勵成走後,宋翊突然來訪,蘇蔓見到宋翊後,傷心和委屈頓時湧上心頭,伸手打了宋翊一耳光,她哭著捶打著宋翊,發洩著心中的不滿:「你就這樣拋下我,為什麼?你還欠我一個為什麼,十年,我愛了你十年,我一直都跟在你的後面,你喜歡什麼我就喜歡什麼。儘管你都不認識我,我還是費力討好你,你為什麼要傷害我,我的心好痛,在美國時那麼美好,那麼美好的晚上,你怎麼轉身就可以忘掉,你怎麼可以愛上麻辣燙,她是我最好的姐妹,你回來,我們把這一切都忘掉,我們當做什麼都沒發生,我好愛你!」宋翊面對這樣的蘇蔓眼含淚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第38集
  宋翊在蘇蔓冷靜之後坐下來解釋道,在美國移民的日子並不輕鬆,尤其是在金錢第一的華爾街,後來者身份更加明顯,不過他還算是成功的後來者,能夠以華爾街新貴的身份回到中國,但在這裡依然是後來者,他說不想再做後來者,他選擇麻辣燙,因為她爸是許仲晉,他說對不起蘇蔓,但他必須這樣做。蘇蔓表示懂了,並告訴宋翊,麻辣燙是她最好的姐妹。
  回到公司,宋翊表示接受公司安排,準備休假,然後打電話約見憐霜,說是有時間陪她去玩了。憐霜就給蘇蔓打電話,說要請吃飯,今晚八點,記得叫上陸勵成。蘇蔓跑來找陸勵成,說晚上一起吃飯。陸清楚是麻辣燙約她,她拉他當擋箭牌,並問她這種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事要拖到什麼時候。蘇蔓說,總要結束,但不是現在,明天的事明天再說,她不打算在麻辣燙面前拆穿宋翊。陸勵成還聽到蘇蔓對宋翊的辯解:或許宋有什麼苦衷,他只是被我一時感動,她愛的是麻辣燙。陸說道蘇蔓真不錯,宋翊到底有什麼好,你就一點都不恨他,無法想像他們的一見鍾情。晚餐期間,麻辣燙一直讓蘇蔓講籃球一號的故事,說以前三句離不開籃球一號,現在都不願意分享了,還說最近心不在焉,讓他們一起去旅行,蘇蔓說有事抽不開身,陸勵成說閒不著最近有項目在跟進,後來宋翊說假期是特批的,最後陸勵成只能祝福宋翊和麻辣燙在三亞好好享受二人世界。
  三亞,泳池旁,宋翊為憐霜拍照,然後憐霜自拍合照發給了蘇蔓,蘇蔓收到後表情明顯不自然。麻辣燙說去幹什麼,宋翊都說好啊惹的憐霜不高興。晚上,艾利克斯為憐霜準備了玫瑰浴,憐霜高興地抱住宋翊,之後憐霜雀躍地說著什麼,而宋翊腦海裡想起的都是他和許秋之間的點點滴滴。憐霜讓宋翊和他一塊泡或者陪著她,然後開始解上衣扣子,思想掙扎的宋翊片刻後推開憐霜,憐霜生氣了,說不玩了,明天就走。宋翊說好啊,憐霜就發活說,不要老說好啊,好啊,能不能別再說這兩個字,每次一說幹什麼,你就像復讀機一樣,為什麼一直遷就我,一道這個時候卻這麼堅決。宋翊說他沒有遷就她,也沒拒絕她,他只想對她好,如果要回去,明天就走。憐霜生氣地哭、叫著。
  陸勵成和許仲晉會面,表面上說是談項目合作,其實許仲晉真正的目的是想讓陸勵成當他的女婿。麻辣燙和宋翊回來後被許仲晉接走,許仲晉說反對她和宋翊在一起,憐霜說認定宋翊了,即使關掉事務所,斷絕父女關係她也不在乎。
 
 
第39集
  麻辣燙跟家裡鬧翻之後跑來找蘇蔓,撒嬌地說我想你,想你,這輩子都不能沒有你。蘇蔓問她怎麼就回來了呢。麻辣燙就說她在那陽光沙灘享受著,一想到蘇還在公司加班,心裡一陣愧疚就回來陪她了,還讓蘇幫她掏耳朵。
  蘇蔓知道憐霜今晚來肯定不是為了耳朵和負罪感,問憐霜,憐霜也不應答,本以為憐霜睡著了,當憐霜臉上的眼淚滑落到蘇蔓手上時,蘇蔓就問是不是宋翊欺負她。憐霜忽然讓蘇蔓答應她無論發生什麼都不能離開她,她告訴蘇她多愛宋翊,她等了他六年並告訴自己將來一定要成為他的新娘,她不明白家裡為什麼反對,但她已經做好準備和家裡抗爭到底。
  陸勵成和許仲晉交談,說前一段時間麥古和無煙之城失之交臂,但無損雙方合作前景和誠意,為了打消外界疑慮,舉行項目發佈會恰當其實。許仲晉也說道上次無煙之城沒有合作成非常遺憾,但通過這麼長時間的接觸,有了新的瞭解,就問陸勵成是不是想和許氏集團長期合作。陸勵成當然對許氏有長期規劃。然後許仲晉又說道,外界對許氏集團有商業王國的美稱,但其實許氏真正的產業是他的女兒,他一生的摯愛,除了商人的身份外,他還是父親,說將來有誰能給他女兒帶來幸福,就把許氏作為嫁妝,毫不吝嗇,並坦言像陸先生這樣的蠻合適,還說要把女兒介紹給他。儘管陸勵成說自己有喜歡的人,許仲晉還是說只要沒結婚就有選擇餘地,陸勵成還要說什麼,許仲晉打斷,說發佈會照常進行,一切照陸勵成意思做。
  憐霜帶宋翊來到她辦公的地方告訴他公司表面看起來風風光光,其實已危機重重,不過不用擔心,說蘇蔓追到籃球一號就回來幫她。晚上憐霜想和宋翊一塊吃飯,但宋翊有事不能陪她,卻說明天可以陪她一整天。憐霜的那位員工向許仲晉報告著憐霜和宋翊的行蹤。
  酒會開始前,許母為許仲晉一邊整理著裝一邊說,憐霜上次鬧僵之後,沒電話,沒聯繫。許仲晉說已經封殺了宋翊,斷了事務所支援,再讓她折騰一段時間,新鮮勁過了之後,總會回來,並且另外給他找了人選,說是陸勵成,讓許母放心吧,許仲晉還說把話跟陸勵成說清楚了,說他這樣從農村出來的鳳凰男,極其需要成功,只要有許氏集團的面子,他不會不動心的。
  發佈會開始之前許仲晉找陸勵成單獨談,問上次提議的跟她女兒認識並深一步交往的事覺得怎麼樣了。陸勵成說對不起,就像上次說的那樣,他已經有心愛的人了。許仲晉說知道很突然,說人總要講感情,他的女兒是非常優秀的。陸說不希望和許仲晉的女兒有感情上的發展,並問為什麼選擇他。許仲晉說,他從陸的雙眼裡看到慾望,成功的慾望,說陸的成功只是時間問題,這對陸來說是一個機會,只要抓住這個機會,將要改變整個人生。許仲晉說從來沒有人對他說不,說不的人會付出巨大的代價。陸勵成說道他很清楚許仲晉的能量,拒絕他之後,也許在國內陸將永遠無法立足,但是他還是會拒絕,他說,其實之前他自己並不知道他有多在乎她,她並不是一個物件,如果硬要說,在他在心中是無價之寶,他告訴許仲晉,他現在的一切都是為了她,他讓陸反思自己心中最直面的內心.許仲晉想不到銅臭的金融街也講起傲骨的事情,陸勵成說對於專業來說不鼓勵許仲晉放棄麥古…
  許氏和麥古正式簽約成功,憐霜帶宋翊來到答謝酒會,許仲晉見狀立刻迴避,宋翊說如果真的為他好,現在就走,說有些事情不是她想像的那麼簡單。這會媒體時間,當陸勵成講話時,憐霜說道怎麼只有你站在這裡,你不配站在這裡,現在站在這的應該是宋翊而不是你這個偽君子。
 
 
第40集
  許憐霜指責陸勵成,他是怎麼樣用感情換取交易?怎麼樣排擠宋翊才會站在這裡?蘇蔓說她不清楚內幕不要亂說,許憐霜不顧她的反對,指責陸勵成要靠女人上位,陸勵成氣的握緊了拳頭。宋翊批評許憐霜,知道她剛才做了什麼嗎?陸勵成是無辜的,而她今天的所做所為,很可能把陸勵成拍死在金融界。許憐霜說她只是想為宋翊做點事。
  蘇蔓回家吃飯,爸爸問她不是說帶男朋友回來嗎?蘇蔓說爸爸真是聰明,怎麼知道自己是在跟他開玩笑。媽媽說五一的時候她跟爸爸報了團,要去雲南旅遊,所以讓她帶男朋友回家看一看,早點找個人照顧她。
  許仲晉堅持不答應讓憐霜跟宋翊在一起,許憐霜問爸爸,宋翊到底哪一點得罪他了,為何別人都可以選擇自己的感情?她愛宋翊就要愛他一生一世。許仲晉生氣的打了許憐霜一巴掌,告訴她休想和宋翊在一起。
  陸勵成送蘇蔓回去,蘇蔓下車,卻轉身追上陸勵成的車子,問他去安徽缺個伴嗎?陸勵成問她真想去嗎?蘇蔓說朋友是講情義的,當初自己困難的時候他一直陪著她,現在他有困難的時候,自己不能不講情義。陸勵成問她不怕孤男寡女有危險嗎?蘇蔓說她已經做過風險評估了。陸勵成打電話,要求把他的機票換成兩張的。
  蘇蔓走到宋翊家樓下,給他打電話說想見他。宋翊向蘇蔓說對不起,雖然這三個字微不足道。蘇蔓問他有沒有喜歡過自己?哪怕是一點點的愛過她?宋翊望著她無語,蘇蔓說她大概已經知道答案了,無論如何還是要謝謝他。
  陸勵成二人到了安徽,外甥海濤前去接他們,聽到海濤喊她阿姨,蘇蔓趕緊上前,讓他喊自己蘇蔓就行,海濤則喊她舅媽。蘇蔓跟陸家人一起吃飯,海濤不停的喊她是小舅媽,蘇蔓向奶奶解釋,說她跟陸勵成只是同事,奶奶卻裝做聽不見。夜裡他們放了煙火,看蘇蔓開心的樣子,陸勵成也會心的笑了。
 
 
第41集
  陸勵成把蘇蔓安排到了姐姐的房間,她洗完澡吹頭髮的時候停電了,陸勵成準備下樓合電閘的時候蘇蔓阻止,勸他早些休息。夜裡蘇蔓與陸勵成二人斬輾難眠。第二天一早蘇蔓坐在那裡獨自喝酒,陸勵成走了過去,蘇蔓感歎這裡好安靜,她都快不適應沒有噪音的生活。陸勵成說他們過著快節奏的城市生活,以為他們發了,其實他們丟掉了最寶貴的東西。
  蘇蔓低頭在想艾利克斯,陸勵成問她有沒有想過接受新的人?蘇蔓問那個人是他嗎?陸勵成問她敢嗎?蘇蔓以為他是在安慰她,陸勵成則說他喜歡蘇蔓的種種缺點,蘇蔓感歎她沒有機會親耳聽到艾利克斯對她說這些。蘇蔓靠在陸勵成的肩膀上,她轉過身來吻他。
  宋翊跑老遠的路,排了好長的隊才買來了餛飩,許憐霜卻抱怨著他回來的太晚了,所以不吃了。宋翊說等她想吃的時候熱一下就行了,許憐霜則要求他現在就倒掉。宋翊去倒餛飩的時候許憐霜拿著刀子衝過來指著他,可是宋翊還是不會生氣,還是不會說不。宋翊說在他的字典裡,沒有不這個字。許憐霜說他是在跟自己談戀愛,不是奴隸,他們是平等的,不是贖罪似的千依百順。
  蘇蔓喝了些酒靠在陸勵成身上睡著了,這時她的手機響了,陸勵成接通了她的電話。陸勵成著急的要帶著蘇蔓回上海,蘇蔓不明白現在為何要回上海?陸勵成說他有些事情,叮囑蘇蔓簡單收拾東西立刻走。
  出租車停在了醫院門口,蘇蔓不明白他為何帶自己來這裡?陸勵成告訴她,她父母旅遊的時候出了車禍,據說傷勢很嚴重,正在裡面搶救。得知母親在車禍的時候當場去世,而父親處於深底昏迷,蘇蔓一時接受不了,她發瘋似的大叫要見媽媽,陸勵成抱著她安慰她。在陸勵成的勸說下,蘇蔓在手術單上簽字。
  蘇蔓拚命的吃飯,她一定要堅強不能被打倒。陸勵成說殯儀館打電話說明天阿姨的身體火化,蘇蔓傷心的吃著那些飯,陸勵成阻止說夠了。蘇蔓帶媽媽的骨灰回家,陸勵成一直陪著她。見陸勵成坐在沙發上睡著了,蘇蔓上前為她蓋上了毯子。蘇爸爸醒來,第一件事情就是向蘇蔓問起老伴的情況,蘇蔓謊稱媽媽沒事。
 
 
第42集
  醫生告訴蘇蔓,她爸爸頭部的瘀血已經散掉,但癌細胞擴散得非常厲害,今後面對的將是長期的治療跟休息,而龐大的醫療費用讓她一定有心理準備。蘇蔓請求醫生一定要用最好的藥跟治療方法。陸勵成在門外聽到了醫生說的話,隨後他打電話交待對方,放掉那幾支股票,儘管對方提醒陸勵成,說那幾支股票漲勢非常好,可陸勵成堅持要那樣做,並說他需要現金。
  蘇蔓向麥克預支下半年度的薪水,麥克當面拒絕,並問她家裡是不是出現困難了?蘇蔓說那是她的私事,麥克說他會向公司反映,但不代表總公司會同意,這件事情需要一個過程。宋翊問蘇蔓是不是需要錢?如果需要的話可以幫她。蘇蔓當面拒絕。
  蘇蔓給爸爸燉了湯,不一會兒麻辣燙帶著紅燒茄子趕到,蘇爸爸說他們真是好姐妹,買個菜都會撞到一起。蘇蔓送麻辣燙和宋翊離開,麻辣燙感覺她現在和蘇蔓有些生疏,因為她爸爸生病的事情竟然不告訴她,而宋翊做為同事都知道此事。宋翊讓她不要想太多了,並說他也是無意中才知道的。麻辣燙坐電梯先行離開,她要去找媽媽聯繫一下腫瘤方面的頂級專家。宋翊問蘇蔓為何不告訴他?可以讓自己幫幫她。蘇蔓則說不需要。宋翊問她不能把自己當普通朋友嗎?護士過來通知蘇蔓,醫生讓她去辦公室一趟。
  醫生說蘇爸爸的癌細胞擴散得非常厲害,不適合現在做手術。蘇蔓自責不已,蘇蔓靠在宋翊的肩膀上安慰她,此時許憐霜走了過來,她指責蘇蔓躺在自己男朋友的懷裡,為何會這麼的下賤?蘇蔓說不是這樣的,宋翊阻止許憐霜說下去,許憐霜更加生氣,因為宋翊為了蘇蔓發脾氣,蘇蔓上前辯解的時候被許憐霜打了一巴掌。
  麻辣燙趕宋翊出去,宋翊指責她有真的關心過別人嗎?他和蘇蔓真的沒有什麼,而蘇蔓今天下午只是在傷心她的父親跟母親,因為他父親活不了多長時間了。麻辣燙聽此知道她錯怪蘇蔓二人了,此時她的病犯了,宋翊趕緊給她服下藥。麻辣燙自責,她究竟做了什麼?宋翊勸她過幾天給蘇蔓道個歉。
  陸勵成去蘇蔓家裡看到了她腦上的傷,問是不是麻辣燙打的?蘇蔓說這跟他沒有關係。陸勵成說,本以為被人撞破姦情好歹也該惶恐一下,蘇蔓罵他混蛋並趕他出去。陸勵成指責蘇蔓,她父親現在還躺在醫院裡,她卻跟艾利克斯親親我我的。蘇蔓大叫讓他滾出去。
  陸勵成生氣的離開,他發動了車子卻以停下來,之後去了蘇蔓家門外,他向蘇蔓道歉,並說她喜歡艾利克斯應該大大方方的說出來,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去追求他,何必這樣藏著掖著。蘇蔓說宋翊愛的是麻辣燙,自私自終他都是在自己和麻辣燙中間做選擇,不是自己沒有選擇他,而她和麻辣燙之間的姐妹感情正在一點一點的瓦解。
 
 
第43集
  蘇蔓戴著口罩去醫院,看到宋翊跟許憐霜在那裡,爸爸問她怎麼戴著口罩?蘇蔓謊稱小感冒。陸勵成帶著鮮花過來,並說蘇蔓昨天跟他一起去挑花,結果把臉都掛花了,說完他拿掉了蘇蔓臉上的口罩。宋翊向陸勵成問起,昨天晚上蘇蔓怎麼樣了?陸勵成指責他,這樣連續傷害兩個女孩子不覺得過分嗎?等兩個女孩子都傷透了心,到時候他會為今天的所作所為後悔的。宋翊說知道他在做什麼。陸勵成告訴宋翊,蘇蔓沒有流眼淚,比他想像中的要堅強。
  得知憐霜還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姐姐,蘇蔓十分的吃驚。許夫人請求蘇蔓,讓她勸勸憐霜,無論如何都要跟宋翊一刀兩斷。蘇蔓不明白,宋翊可是一個很好的男人。許夫人承諾,如果蘇蔓答應幫她,蘇蔓父親的病她一定會全力以赴的。蘇蔓說憐霜跟爸爸對她來說都很重要,不是應該討價還價的,雖然她今天帶著專家來自己很感激,但是不能答應她的要求。
  許憐霜拿著許秋的照片給蘇蔓看,並說她之所以不願意提起許秋,是因為她從小就欺負自己,在人多的時候她就表現得非常乖巧,在沒人的時候就欺負她。在爸爸的眼中許秋才是最完美的女兒,只有她才配做許仲晉的女兒。蘇蔓問她是怎麼樣認識到宋翊的?許憐霜說起六年前她腎臟衰竭,爸爸無奈帶她去美國,在美國找到了合適的腎臟。蘇蔓猜測那個人就是宋翊?許憐霜說是,並說宋翊是她的天使。聽完憐霜的故事,蘇蔓抱著她哭了起來。
  夫人告訴許仲晉,憐霜一直以為是宋翊把腎捐給了她,許仲晉生氣的站起來說:是她姐姐死去把腎捐給了她。宋翊打電話告訴中介,不管誰買那套房子,他都比別人多出一萬。蘇蔓跑去問宋翊,他到底愛的是麻辣燙,還是給她腎的許秋?宋翊說她們都知道了?蘇蔓說他們都瞞了這麼久,怎麼敢讓她知道。
  宋翊向蘇蔓講起了他和許秋的故事,並說他對許秋說過的最後一句話竟然是:我們分手吧,再也不想見到她。宋翊自責,他說如果時間可以倒流的話,他願意付出任何的代價。蘇蔓問他愛麻辣燙嗎?愛自己嗎?宋翊則說他愛許秋,他之所以來到麥古,是因為許秋的目標就是麥古的執行董事,而他的時間都是以許秋為坐標的。蘇蔓說死亡可以讓思念凝結成永恆,她永遠都比不過許秋。
 
 
第44集
  蘇爸爸把陸勵成叫到醫院,他說上次蔓蔓說要結婚的喜慶話,他分得清楚是真是假,自打上次勵成說他不是清華畢業的,就知道他不是蘇蔓愛了十年的籃球一號,而那個人就是宋翊,不過蔓蔓有他這樣一個踏實穩重的人照顧,他就算走了也安心了。陸勵成答應叔叔,一輩子照顧蘇蔓,即使她日後結婚了,也會和她是一輩子的朋友。蘇爸爸說要是有緣份的話,人總會是在一起的。蘇蔓提著飯站在門外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蘇爸爸被推了搶救室裡,蘇蔓坐在門外祈求爸爸不要丟下她。陸勵成走過來握住蘇蔓的手安慰她。許憐霜和宋翊也趕到了醫院,醫生走出來讓家屬做好心理準備,蘇蔓聽此雙腿發軟,陸勵成將她扶住。蘇蔓對著昏迷的爸爸說話,發現爸爸的手動了一下,蘇蔓向爸爸承諾,一定會找一個好男人嫁了,生一個女兒給她講姥姥還有姥爺的事情,之後她勸爸爸好好的跟媽媽去吧。望著停止呼吸的爸爸,蘇蔓跪在地上十分的冷靜。
  麻辣燙趕到醫院望著叔叔離開人世,傷心的哭了起來。蘇蔓向爸爸道謝,並說再見了。蘇蔓醒來,她向陸勵成問起爸爸呢?陸勵成說叔叔已經被醫院的人推走了。蘇蔓讓他們都回去,麻辣燙擔心蘇蔓一個人呆著不行,陸勵成答應讓她一個人好好的靜一靜。
  麻辣燙幫宋翊打包行李,她無意中看到了宋翊抽屈里許秋的照片。宋翊去蘇蔓家裡找許憐霜,卻得知她不在這裡,得知麻辣燙已經知道了許秋的事情,蘇蔓著急的給許夫人打電話尋問憐霜的下落,許夫人說她很久沒有回家了。蘇蔓給陸勵成打電話,讓他趕緊開車過來尋找麻辣燙。蘇蔓三人找過所有的地方都沒有找到麻辣燙,宋翊給麥克打電話,說不能去巴黎了,麥克生氣的說髒話。蘇蔓突然想到了一個地方,三人匆匆趕了過去。
  麻辣燙獨自一人坐在地上,宋翊想要走過去蘇蔓阻止。蘇蔓告訴他,麻辣燙恨許秋,如果他因為此而對麻辣燙說出一些難聽的話,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蘇蔓走到麻辣燙面前,麻辣燙說她想明白了,六年前宋翊的哭聲打動了她,而他哭泣的對象卻是許秋,還有她之所以會和宋翊相遇,不是因為蔓蔓的蘋果,而是因為她–蘇蔓。因為那天宋翊一直站在蘇蔓家樓下,宋翊思念的人是許秋,而想念的人卻是蘇蔓,所以麻辣燙向蘇蔓道歉,因為她的快樂是架在蘇蔓的痛苦之上,可是她還是非常感動,因為蘇蔓自始至終選擇的人都是她。
  見麻辣燙昏倒,蘇蔓著急的叫她,陸勵成三人趕緊把她送到醫院。許仲晉夫婦趕到醫院,許夫人發瘋似的拍打著宋翊,陸勵成勸阿姨不要這樣激動。許仲晉不明白憐霜為何會突然這樣?蘇蔓說憐霜已經知道宋翊跟許秋,還知道她的腎臟是許秋的。
  院長告訴許仲晉幾人,許憐霜移植的腎臟出現了嚴重的排異,目前排異的原因還不能解釋。
 
 
第45集
  許仲晉告訴蘇蔓,有時候看到她跟憐霜嘻嘻哈哈的,他就會產生一種幻覺,以為是他的兩個女兒在一起,而現實中,憐霜和小秋從來都不會這個樣子。蘇蔓向他問起,向憐霜隱瞞她的腎臟來自於小秋是他的主意嗎?許仲晉承認,他說憐霜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好,六年前她得腎病的時候,用了半年的時間眼睛都看不見,而這次僅僅只用了半天的時候她的眼睛幾乎就看不見了,而她此次腎臟排斥主要是她痛恨和拒絕小秋給她捐的腎臟。蘇蔓明白他所說的話,認為解鈴還需繫鈴人,還需要憐霜打從心底裡接受小秋給她捐的腎。許仲晉拿出了小秋的日記給蘇蔓,蘇蔓問他是不是一直都知道小秋對憐霜的傷害?許仲晉自責,這一切都是他的錯,他請求蘇蔓一定要留住憐霜,因為他已經失去一個女兒,不能再失去另外一個女兒了。
  夜裡蘇蔓坐在那裡看許秋的日記,她感歎,想不到飛揚跋扈的麻辣燙,小時候還是一個受氣包。宋翊請求醫生,把他的腎捐給許憐霜,醫生說他不符合器官移植的條件,捐獻器官必須是病人的配偶,直系血親,或者三代以內旁系血親,而他符合哪一條?宋翊說現在人都快沒了,還講什麼條條框框。護士過來向醫生報告,說病人許憐霜有情況。
  醫生告訴許仲晉夫婦,說病人快不行了。宋翊給蘇蔓打電話,說憐霜剛被推進手術室,醫院已經下病危通知書了。許夫人給醫生跪了下來,請求他一定要救救女兒,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醫生向許仲晉說起,他們夫婦包括憐霜的朋友都不適合給憐霜捐腎。許仲晉此時才知道宋翊願意給憐霜捐腎一事。
  宋翊站在憐霜的病床前不停的向她說對不起,此時許仲晉透過門縫看到了他的所做所為。蘇蔓不顧麻辣燙的反對,堅持向她讀了許秋的日記,麻辣燙哭了起來,蘇蔓說許秋的內在出現了一個異常寂寞的靈魂,她渴望溫暖,卻又不停傷害給她溫暖的人。麻辣燙說他們分開的太早了,如果可能的話,真想拉許秋和爸爸心平氣和的聊一聊。
 
 
第46集
  蘇蔓給麻辣燙念起許秋的日記,麻辣燙哭個不停,蘇蔓將許仲晉保留的許秋捐獻腎臟的單子給了麻辣燙,她說許秋臨死之前作的最後一個決定,就是拯救她唯一妹妹的生命。許憐霜不相信這一切,蘇蔓說如果她死了,她永遠都不會原諒宋翊,如果她把自己當成姐妹,就不要讓她痛苦,所以她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繼續堅持下去,接下來的路只能由她自己走,希望再見面的時候,她還是那個自己最討厭最喜歡的麻辣燙。
  宋翊一直坐在醫院的走廊上等候著,此時他面色憔悴。秘書給許仲晉夫婦送去了飯菜,可是許夫人根本吃不下去,許仲晉勸她,她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女兒,他們絕不能在女兒面前倒下去。許仲晉要求秘書將飯給外面的人送去,夫人阻止,許仲晉勸她不要跟宋翊再計較了,因為他本身對憐霜和許秋也不是有意去傷害的,要怪只能怪命運,是命運捉弄了他們三個人。許夫人聽此將另外一盒飯也給了秘書,讓他一同給宋翊送過去。
  許夫人感慨,的確不能完全怪別人,如果當年他們能讓許秋和憐霜把心結打開,現在也不會這個樣子。張秘書將飯給宋翊送了過去,得知這些是許總和夫人讓他送過來的,宋翊十分的吃驚。張秘書勸宋翊先回去,並說小姐有什麼情況會通知他的。宋翊突然想起了什麼,他飛快的跑了出去。
  蘇蔓去開門,當她看到宋翊推著麻辣燙來時,激動的抱著麻辣燙哭了起來。蘇蔓握著她的手說好像做夢一樣,麻辣燙問她是不是以為自己不在人世了?而她今天來就是興師問罪的。蘇蔓不明白她問什麼罪?許憐霜說她在自己生病的時候竟然教訓自己。蘇蔓問她打算怎麼罰自己?麻辣燙罰她每個星期都得給她打電話,匯報她的生活。蘇蔓哭著說,她讓自己每天蹲在她家門口,早報告晚匯報的她都願意。麻辣燙說她還得繼續治療,媽媽打算帶她去瑞士。
  宋翊離開麥古,他站在麥古的樓下靜靜的望著身後的公司。陸勵成將車停在他面前,問他要搭車嗎?宋翊笑著上了他的車。陸勵成感歎,沒想到他這麼快決定離開麥古,問他接下來會有什麼打算?宋翊說不想呆在國內了,陸勵成說麥克真不應該放他走,這樣他一個人在麥古就太寂寞了,之後他勸說宋翊去送一下麻辣燙,因為她現在已經放下了。
  蘇蔓問麻辣燙,宋翊也來送她了,她不會當面罵他吧?麻辣燙說無論他是不是喜歡自己,她都要提出分手,而分手對他們兩個是最好的結果,之後她說自己是解脫了,而蘇蔓是愛他愛慘了。蘇蔓說他從來都沒有打算忘記過去。
  許憐霜請陸勵成爺們一點,所謂依人不會永遠在河邊等她。陸勵成說麻辣燙的金玉良心,他會銘刻在心的。麻辣燙叫住了宋翊,她要求宋翊看著她的眼睛,宋翊抬起頭叫她憐霜,憐霜要求他叫自己麻辣燙。聽完麻辣燙的一番話,宋翊感謝她的寬容,並說她馬上要去英國了,如果可能的話,一定會去瑞士看她。麻辣燙則說他千萬別去瑞士,還是像以前一樣做回朋友吧。蘇蔓要求去機場送麻辣燙,麻辣燙要求他們誰都不要去,並說之所以不跟蘇蔓告別,就是因為她永遠都在自己心裡。
  許仲晉對蘇蔓說,這段時間辛苦她了,以後有用得著自己的地方儘管開口,之後他對陸勵成說,希望許氏跟麥古的合作合作愉快。許仲晉離開的時候停在了宋翊的身旁,宋翊尷尬的站在那裡,許仲晉對他說:年輕人,路還很長,以後要好好努力。許夫人沖宋翊微笑後離開。看到這些宋翊會心的笑了起來。
  蘇蔓請陸勵成和宋翊二人吃飯,因為這是頓送別酒。陸勵成說消息好快呀,艾利克斯剛遞知辭呈她就知道了。宋翊說他要去倫敦發展。蘇蔓說這頓送別酒原本是為她自己準備的,陸勵成問她也要走?蘇蔓說爸爸剛過世的時候她申請了山區邊遠支教,現在申請下來了,她打算過幾天就走,也許一年,也許兩年。陸勵成問她,邊遠山區是哪裡?蘇蔓說她可以不說嗎?
  陸勵成三人喝酒,蘇蔓祝他早日拿下執行董事的位置,陸勵成則說宋翊走了他勝之不武,應該祝他早日取代麥克。蘇蔓笑稱他是野心家。陸勵成祝宋翊早日在英國成立一家麥古,到時候他們在世界的金融圈下再一決高下。宋翊二人舉杯祝福蘇蔓成為最好的支教老師。
  陸勵成三人走在路上,他說宋翊進麥古的第一天就看他不順眼,想著辦法想踢他出去,可是現在他真要走了還有點捨不得。宋翊開玩笑的說,讓他把執行董事的位置讓給自己。陸勵成開玩笑的說算了吧,他真要回來了,自己還得想辦法把他踢出去。
 
 
第47集(結局)
  陸勵成工作的時候命海倫給他送過去一杯咖啡,此時他在盤子裡發現了一封辭職信,海倫說下面還有。陸勵成在辭職信下面發現了請柬,海倫說她要結婚了,因為一直等不到愛的人,只能把他藏在心裡,退一步做個朋友吧。陸勵成最後拜託她做一件事情:自己有個朋友要去山區呆很久,自己要為她準備些什麼?海倫問是很重要的朋友嗎?陸勵成說是比生命更重要的朋友。海倫告訴他不光要準備東西,還應該有最想對她說出的話。陸勵成發呆,海倫說自己被少帥呼來喚去這麼長時間,臨走前也做回主,勸他親自去找她,把心裡話對她說出來。
  蘇蔓跟父母道別,之後拉著行李離開,她走到郵政報亭那裡,將給宋翊和陸勵成的兩封信寄了出去。陸勵成提著大包小包去蘇蔓家裡,怎麼敲門都沒人開,鄰居走出來告訴陸勵成,說蘇蔓已經去機場了,要好幾年都不回來了。陸勵成聽此激動的開車趕去機場。
  宋翊在收拾行李的時候看到了那個籃球,此時他想起了蘇蔓,想起了這麼長時間與她發生的點點滴滴的故事,忽然他轉過身衝了出去。陸勵成趕去機場,找遍每個角落都找不到蘇蔓的身影。他跑去前台查航班,空組問他要查哪個航班?此時陸勵成轉身離開,因為他自己根本都不知道蘇蔓坐的是哪個航班。宋翊向工作人員咨詢,向山區孩子捐款需要辦什麼手續?工作人員讓他先填份材料,並說這筆款項用於山區建設,收到款項後會向他開張收據的。宋翊向他打聽朋友會去什麼地方支教?工作人員說如果沒有經過本人的同意,他們是不能透露的。
  兩年後,宋翊下飛機,麻辣燙在門口等待著他,宋翊問她此次回來何時走,麻辣燙說她在瑞士治療效果挺好的,不用老往瑞士跑,況且她的事務所需要她,她的員工需要她。宋翊向她打聽陸勵成和蘇蔓的消息,麻辣燙說蔓蔓很好,她已經結婚了,自己此次回來就是為了她肚子裡的寶寶的,她要做寶寶的乾媽。宋翊說真替蘇蔓高興,麻辣燙問宋翊愛蘇蔓嗎?宋翊說他愛蘇蔓,可是現在只能祝福她跟陸勵成了。麻辣燙說不跟他玩了,並說剛才是騙他的。宋翊聽此激動的笑了起來。
  林達將報告給總裁陸勵成送了過去,陸勵成說他想回老家看看,林達說會盡快讓人事部給他安排年假的。陸勵成回到老家,得知晶晶的英語學得不錯,晶晶不願意透露蘇老師的姓名,得知那個老師姓蘇,陸勵成激動的跑了出去。蘇蔓給學生上完課後去了那片花海,她獨自一人享受著大自然的清香與美麗。宋翊跟在蘇蔓的身後,當蘇蔓看到他時衝他微笑,問他怎麼找到這裡來的?此時陸勵成也跑了過來,蘇蔓望著那兩個男人,衝他們微笑。
 
 
(Visited 107,019 times, 3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