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奇怪的搭檔結局】韓國電視劇 奇怪的搭檔分集劇情21~40



奇怪的搭檔》劇情講述盧智旭(池昌旭飾)為了替父親實現夢想而成為檢察官,外貌與才華並存的他後因故轉行成為律師。殷奉熙(南志鉉飾)是一名跆拳道少年國家代表出身的司法研修生。
因一場神秘事件,殷奉熙意外成為了犯罪嫌疑人。為了找出真兇,現為律師的盧智旭和身為實習檢察官的她便組起了「奇怪的搭檔」。
 
奇怪的搭檔




【分集劇情】 
 
【分集劇情】 
第21、22集殷奉熙得知鄭賢秀是兇手盧智旭遭到殷奉熙的拒絕
清晨,盧智旭在跑步。池恩赫看到後,很狗腿的跑過來和盧智旭一起跑。盧智旭一直叫他滾開。回到事務所以後。殷奉熙看到盧智旭和池恩赫一起回來,說了句早上同時看到兩個一起運動回來的男人真好。盧智旭看到殷奉熙的反應特別吃醋,於是拉著殷奉熙,讓她看著自己做飯。
 
事務所開集體會議的時候,卞代表讓殷奉熙和盧智旭兩人趕緊在一起,這樣自己才好拒絕兩人的事。殷奉熙和媽媽去了爸爸的墓地。也是這一天,盧智旭和卞代表夫婦一起去了盧智旭父母的墓地。盧智旭的母親洪女士哭的很傷心。盧智旭讓房系長暫時不要公開調查鄭賢秀了,因為鄭賢秀已經知道了盧智旭在調查他的事。
 
徐正亞在咖啡店裡喝咖啡,突然有一個人闖了進來。徐正亞就和那個人大打出手。盧智旭的事務所接收了徐正亞的案子。徐正亞說自己可以預見未來,說話間他說了句披薩。卞代表就拿著披薩進來了。盧智旭自己一個人去郊遊了,因為爸媽死的前一天,曾和自己約定好去郊遊。殷奉熙能夠感同身受,他覺得盧智旭一定不想自己一個人。於是,他去找了盧智旭。她讓盧智旭教她騎自行車。
 
騎自行車的時候,殷奉熙看到了那個地鐵變態。他又在偷拍別人。殷奉熙抓到他的時候,他一直在碎碎念殷奉熙之前住的地方的樓頂經常死人。盧智旭來到殷奉熙的房間。殷奉熙笑著說對於盧智旭的告白,自己打算明天就給他回復。盧智旭激動的擁抱了殷奉熙。第二天,兩人為了約會都很精心的準備了。
 
殷奉熙在路上碰見了鄭賢秀。送外賣的小哥差點撞到殷奉熙,多虧了鄭賢秀拉住了她。鄭賢秀的手機因此掉到了地上。殷奉熙聽到了從鄭賢秀的耳機裡傳來的熟悉的旋律。那就是張熙俊死的是時候,兇手經過她的身旁時,她聽到的旋律。她呆呆的看著鄭賢秀。鄭賢秀意識到自己手機裡傳出來的聲音,馬上撿起了手機。殷奉熙一個人回想著之前發生的所有事,她覺得不是偶然。
 
躲在樹後面看著殷奉熙的鄭賢秀祈禱殷奉熙千萬不要認出自己來,要不然他就得對殷奉熙動手了。殷奉熙給橫幅店老闆打了電話。因為之前橫幅店老闆說舉報人是燦昊。殷奉告訴老闆自己不會去找他,問他舉報人是不是鄭賢秀。老闆掛了電話。原來,鄭賢秀曾經威脅橫幅店老闆,讓他告訴殷奉熙舉報人是燦昊。
 
盧智旭最先來到飯店。車宥靜看到盧智旭拿著花,好像在等誰。她走過去打了招呼。殷奉熙看到後,故意裝作生氣的樣子,拒絕了盧智旭的告白。她只是因為意識到或有由於自己的任性,又害了盧智旭放走了真正的犯人鄭賢秀。徐正亞說咖啡廳裡自己打的那個人身上有凶器。房系長去問了搜查官,發現真的有。而且徐正亞在事務所的時候還預言現場有兩個人即將死亡。房系長和卞代表聽說之後,都去了寺廟求佛拜神的。
 
盧智旭為徐正亞辯護結束後,在回去的路上,徐正亞出了車禍。他預言到將要有兩個人死亡,但是沒有想到其中有一個是自己。他說知道自己活命的幾率不大,所以他要看女友最後一面。他恍惚看到了盧智旭在哭,他告訴旁邊的盧智旭之後一定不要哭的太傷心。盧智旭看到徐正亞死了以後,。突然領悟到我們都一定會失去一些人,他給殷奉熙打了電話表示自己一定要見她。見到殷奉熙後,他用力的抱著殷奉熙,問她可不可以馬上答應自己的告白。
 
第23、24集盧智旭殷奉熙相戀又一變態殺手出現
殷奉熙問盧智旭為什麼要在大街上對自己表白,她不打算接受盧智旭。盧智旭問她是不是因為鄭賢秀的事。殷奉熙怪盧智旭為什麼明明知道鄭賢秀有問題還不告訴自己。盧智旭問殷奉熙對於即將到來的事情,是想兩個人一起經歷還是一個人經歷。而盧智旭想兩個人一起經歷。
 
殷奉熙一個人躺在床上,朋友妍友給自己打來電話,說自己出事了。殷奉熙和盧智旭跑到警局。妍友說他要跟男友分手,但是男友堅持不分,還用刀劃傷了她。警察說沒有凶器。如果殷奉熙他們不在48小時內找到凶器或者目擊證人,男友就會被釋放。
 
早上,盧智旭剛洗完澡出來。殷奉熙跑過來吞吞吐吐的說答應他跟他交往。盧智旭高興的合不攏嘴。開早會的時候,房系長和卞代表一副沒有睡醒的樣子。殷奉熙一如既往的懟卞代表。盧智旭把殷奉熙叫到一旁,告訴她把自己養大的父親正是卞代表。殷奉熙覺得自己完蛋了。早會結束後,兩人決定一起去找凶器。兩人廁所、垃圾桶都找遍了還是沒有發現凶器。晚上回來的時候,兩人身上的味道遭到房系長和池恩赫的嫌棄。
 
關於鄭賢秀的調查,盧智旭不讓大家繼續插手。畢竟他們沒有搜查權。池恩赫贊同盧智旭的看法,他決定去找車宥靜幫忙。檢查廳裡,車宥靜看到池恩赫來找自己,十分高興。她答應幫池恩赫調查。池恩赫再三囑咐她要小心。殷奉熙找到羅智海,讓她統計一下近年來的約會暴力案件,做一些宣傳以警示市民。羅智海直言這事不好辦。殷奉熙笑話她沒有能力。
 
池恩赫覺得可以利用社交網絡來找目擊證人。盧智旭、殷奉熙和房系長一臉懵逼,他們三個人都是不玩社交網絡的。池恩赫教會了盧智旭和殷奉熙之後,兩人發了照片,還互相點贊。池恩赫對於兩人秀恩愛的行為很鄙視。池恩赫利用社交網絡找到了東方高中的學生,不過她們說那個女生不會願意作證的。
 
晚上,殷奉熙打算去送妍友回家,因為她擔心朋友的安全。盧智旭不放心她,所以陪她一起去。池恩赫找到了那個目擊證人,警察給他打來電話說48小時到了,嫌疑人得放了。池恩赫拜託警察再等一會兒。有人給房系長打來電話,告訴他李在鎬有消息了。李在鎬就是和高燦昊合影的兩個人中的一個,另一個人已經被鄭賢秀殺了。他接到電話後給盧智旭打了電話,沒有打通,於是,他把他要去找李在鎬的事給盧智旭留了言。殷奉熙和盧智旭聽到留言後,殷奉熙讓盧智旭先去看一看房系長。於是,殷奉熙一人去接了妍友。
 
研友的男友拜託了一個律師,讓警察把自己釋放了。池恩赫找到目擊者,在他的勸說下,目擊者說出了那晚的事情。她說凶器就藏在兇手的石膏裡。兇手又找到研友,殷奉熙和他打了起來。盧智旭接到池恩赫的電話後,著急去找殷奉熙。殷奉熙只是受了一點小傷。研友的男友又被抓了起來。殷奉熙讓盧智旭抓緊去看房系長。另一邊,房系長到了李在鎬的家後發現他已經被殺。鄭賢秀也對房系長下了毒手。盧智旭趕到的時候,房系長已經流血過多休克了。盧智旭看著房系長痛哭。
 
第25、26集盧智旭偽造證據鄭賢秀坦白罪行
兇手刺傷了房系長,他摘下了口罩,此人就是鄭賢秀。盧智旭跟著救護車去了醫院。路上,盧智旭哭的很傷心,看到房系長他想起了爸爸的死。醫院裡,盧智旭在手術室旁幾近崩潰。車宥靜來的時候,他還逼著自己鎮靜的交代她接下來的事。車宥靜去李在鎬家進行了初次現場勘查。醫院裡,醫生出來告訴大家房系長已經度過了危險期,但是由於大腦內有淤血,所以可能造成腦損傷。
 
鄭賢秀僱人替自己當了一天的快遞員,讓對方記住路上發生的一切,看到客戶不可以摘下頭盔,盡量不讓說話。這樣,那個人就成為了自己。因而他鄭賢秀就有了完美的不在場證明。殷奉熙看到盧智旭一個人,於是抱著他安慰他一定會沒事的。
 
車宥靜告訴池恩赫,說警察當時看到盧智旭時,他的眼神很可怕。盧智旭覺得自己不能什麼事也不做,情緒失控決定以牙還牙。車宥靜傳喚了鄭賢秀。鄭賢秀一臉輕鬆的樣子,說著自己的不在場證明。車宥靜無奈只好放他離開,因為沒有任何證據。羅智海走過來說真希望能找到點什麼。盧智旭給鄭賢秀打去電話,表示自己想要跟她見面。
 
鄭賢秀去了房系長的病房,盧智旭直言讓他出去。為了防止盧智旭錄音,鄭賢秀故意選了很喧鬧的地方。他向盧智旭承認了自己的罪行,讓盧智旭不要妨礙他,那麼他就不會動他身邊的人。盧智旭故意和鄭賢秀廝打起來,兩人雙雙進了警局。盧智旭這樣做是為了給池恩赫製造時間,讓他去鄭賢秀家找證據。警局裡,盧智旭故意不跟鄭賢秀和解。
 
池恩赫在警局趁警察不注意拿了鄭賢秀家的鑰匙。殷奉熙和池恩赫去了鄭賢秀的家。兩人並沒有找到任何證據,池恩赫偷偷在鄭賢秀家拿了一把刀。第二天,盧智旭答應和鄭賢秀和解。池恩赫拿來了從鄭賢秀家拿到的刀,還有房系長和李在鎬的血。他問盧智旭確實要偽造證據嗎。盧智旭覺得或許吧。盧智旭、池恩赫和殷奉熙三人都在搶著負偽造證據的責任。卞代表也在自責。本來事發當天卞代表約定和房系長一起去喝酒的,但是由於醫生不讓卞代表再喝酒。於是,他打電話給房系長取消了約定。因此,房系長才有時間去的李在鎬家。所有人都在自責,為什麼自己當時沒有阻止房系長。
 
鄭賢秀來到學校的操場上,帶著耳機,他彷彿又看到了女友對著自己笑的樣子,那麼美好。他回到家以後,發現家裡被別人翻過。他意識到盧智旭故意和自己打架,是為了拖延時間。事務所一起開會的時候,殷奉熙發現了房系長之前整理的一個名單。名單上的人好像都和高燦昊有關。車宥靜感歎真希望出現點凶器什麼的。盧智旭在醫院裡看望房系長。鄭賢秀給他發來自己偷拍的殷奉熙的照片,警告他不要再盯著自己。鄭賢秀告訴盧智旭自己只不過在做正確的事情罷了。池恩赫和殷奉熙在調查房系長名單上的人和高燦昊、鄭賢秀的關係。
 
盧智想要想起殷奉熙案件的時候,檢查廳長也曾偽造證據。他在想偽造證據究竟對不對。最後,他告訴池恩赫和殷奉熙那個從鄭賢秀家拿來的刀子他不準備用了。殷奉熙誇他做得好。鄭賢秀又盯上了房系長調查的名單當中的一個人。有人給車宥靜發來短信說鄭賢秀家有證據。於是,車宥靜申請了搜查權去搜查鄭賢秀家。盧智旭發現從鄭賢秀家偷來的刀子不見了。車宥靜從鄭賢秀家搜出了盧智旭偷走的那個刀子。鄭賢秀意識到是盧智旭搗鬼,撒腿就跑。在路上,鄭賢秀被一輛急速行駛的車撞倒。
 
第27、28集房系長康復出院車宥靜遭領導罵
鄭賢秀被撞,然後被送往了善好醫院。盧智旭問車宥靜舉報者是誰。車宥靜不肯相告。卞代表打來電話說房系長的手指動了。盧智旭到了醫院並沒有發現他說的情況,大家都很失望。盧智旭還在想究竟是誰拿走了從鄭賢秀家偷來的刀子。盧智旭剛想告訴大家關於偽造的凶器消失了的事,這時房系長醒了。
 
鄭賢秀出車禍後,新聞上一直在播放檢方高壓調查的事。鄭賢秀昏迷了。池恩赫說必須等到嫌疑人醒了之後,調查才可以繼續。盧智旭把房系長調查的名單給了車宥靜。名單裡的某個人或許已經意識到鄭賢秀要殺自己,所以先下手為強了。房系長醒了,大家在他的病房裡互相打趣。
 
房系長病情康復出院了。地檢長因為車宥靜和她的上司給檢方丟臉把二人罵的狗血噴頭。地檢長來醫院看鄭賢秀的時候,遭到了記者狂轟濫炸的提問。殷奉熙和盧智旭回到家裡,盧智旭說好久沒有兩人單獨在一起了。話剛出口,兩人就意識到了尷尬的氛圍。晚上,盧智旭和殷奉熙都睡不著,兩人坐在沙發上喝啤酒。盧智旭讓殷奉熙對自己改口。殷奉熙叫了一聲親愛的。盧智旭差點沒忍住笑。殷奉熙困了,於是躺在盧智旭的腿上睡著了。
 
早上事務所開會的時候,殷奉熙又忍不住差點對卞代表開懟,想到他是盧智旭的父親於是才停了下來。房系長想起在自己昏迷的時候,大家都承諾過對自己優待。再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大家都說沒說過,想矇混過關。盧智旭還在想究竟是誰偷了偽造的證據。殷奉熙開玩笑的說現在出現的人就是兇手。卞代表很不自然的站在一旁。盧智旭想起之前的種種,也對卞代表有所懷疑。原來,真的是卞代表把偽造的證據放進了鄭賢秀的家。他也覺得這種做法令人羞愧。但是,有的時候拳頭比法律有效。
 
審訊室裡,車宥靜在審訊李俊輝。2年前他在道富洞放火致人死亡。但是當時其他人替他被抓進去了。車宥靜聽到他的陳述後一陣驚訝。地檢長囑咐車宥靜這次不可以再讓檢方蒙羞了。姜先日就是替李俊輝被抓進去的人。當時的辯護律師是池恩赫,但是一審他敗訴了。姜先日二審又拜託了他幫自己辯護。事務所裡,池恩赫向大家陳述了案件。讓大家幫自己,因為一審敗訴的案件,他沒有信心。盧智旭想到了自己的父親,說他不想負責縱火案。殷奉熙也說自己的父親死於火災。
 
殷奉熙和盧智旭一起去約會。盧智旭玩遊戲始終玩不過殷奉熙,因此項鏈也沒機會送出去。殷奉熙去幫房系長買藥的時候,洪女士來了,盧智旭在和她說活,他坦白了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殷奉熙看到盧智旭的媽媽是母親披薩店的社長後,覺得沒臉面對他的媽媽,於是自己一個人灰溜溜的離開。事務所裡,朴英順給大家送來了很多吃的。盧智旭帶著媽媽進來的時候。洪女士和朴英順又狹路相逢了。殷奉熙進來看到媽媽和洪女士都在,尷尬的不得了。
 
地檢長又想起他年輕時辦過的一件案子。當時,殷奉熙的父親殷萬秀求當時還是檢察官的他好好查查自己的當班記錄,自己不是縱火的人。但是,他還是把殷萬秀判為了兇手。殷奉熙想要去洗衣服,盧智旭陪她一起去的。他把這天一直沒拿出來的項鏈給了殷奉熙。
 
第二天早上,盧智旭醒來的時候,忽然看到了殷奉熙床頭的照片。那上面的人就是地檢長告訴自己的殺父仇人。
 
第29、30集車宥靜違反上級的命令上一代的恩怨逐漸揭開
盧智旭看到了殷奉熙床頭的照片,上面的人就是父母當年去世的時候縱火案的兇手。他拚命的抱緊殷奉熙,努力的讓自己不去想這件事。由於早上做飯的時候,盧智旭一直心不在焉。事務所的人第一次覺得盧智旭做的飯那麼難吃,大家還都懷疑是殷奉熙做的。池恩赫去檢查廳的時候,看到車宥靜在追著一個人跑。他問了羅智海才知道車宥靜最近在跟一起縱火案。盧智旭讓房系長再次調查父母當年因火災去世的事。
 
早上,盧智旭去健身房跑步,回來的時候殷奉熙給他做了果蔬汁。她想要靠近盧智旭,卻被盧智旭給拒絕了。她安慰自己說盧智旭是因為果汁太難喝才生氣的。房系長把調查資料給了盧智旭。盧智旭剛打開資料就看到了殷奉熙父親的照片,資料的最下方家庭關係上赫然寫著女兒:殷奉熙。盧智旭忍不住留下了眼淚。房系長走過來抱歉的說資料自己提前看過了,知道殷奉熙就是兇手的女兒。盧智旭安慰自己說殷萬秀是殷萬秀,他做的事和殷奉熙無關。
 
盧智旭把家裡裡外外都打掃了一遍,覺得自己要找事情做好不讓自己閒著,不閒著的話就不會想亂七八糟的了。他找到池恩赫表示自己要幫他處理案件。池恩赫說目前自己負責的只有姜先日的縱火案了。盧智旭說自己沒有關係,畢竟當檢察官的時候也負責過縱火案。殷奉熙也走過來說自己也要幫忙。
 
車宥靜在自己小區的電梯裡碰見了羅智海,她很意外。她覺得羅智海是把自己當做偶像,於是什麼事情都追隨自己才故意搬來和她同一個小區的。羅智海對於車宥靜的自戀很是無語。池恩赫來到檢查廳找車宥靜,但是她不在。羅智海正好走了過來,她手裡拿著自己的名片,本想給池恩赫的。但是,池恩赫一直在問車宥靜的事。池恩赫告訴了殷奉熙盧智旭曾親眼目睹父親死於火災的事。殷奉熙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盧智旭總是心不在焉的。
 
晚上,池恩赫來到車宥靜的家。車宥靜給了他道富洞縱火案真兇李俊輝的調查資料。車宥靜說上級讓自己放棄調查。池恩赫拿了資料剛想離開。車宥靜開玩笑說要不你睡一覺再走。車宥靜覺得她說這種話才符合自己壞女人的人設啊。池恩赫問她為什麼當年她們明明什麼都沒有發生,她卻不跟盧智旭解釋。車宥靜打趣的問池恩赫他不是也沒有解釋嗎。池恩赫覺得哪怕沒有發生什麼,也對盧智旭造成了傷害。
 
事務所在針對姜先日的案件開會的時候,池恩赫一直想不起來在哪裡看到過李俊輝。因為殷奉熙的一句提醒,池恩赫才想起來李俊輝是姜先日縱火案的目擊證人。於是,他們推斷李俊輝可能是那種先放火再報警的「英雄主義者」。於是,針對這一線索展開調查。
 
法庭上,池恩赫提供了新的線索和證據證明了李俊輝就是兇手。殷奉熙看到後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心不在焉的跟盧智旭說自己有事先出去了。出去後,她想起曾經看過的有關於父親縱火的新聞。當時因火災去世的夫婦就是盧智旭的父母。她不敢相信這猶如晴天霹靂一樣事情,又不敢對母親說。
 
她打電話叫盧智旭出來,兩個人手牽手在街上散步。殷奉熙終究不能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跟盧智旭提了分手。
 
第31、32集盧智旭殷奉熙分手金宰雄目擊殺人案
殷奉熙和盧智旭手牽手走在路上,盧智旭心裡很忐忑,他不知道殷奉熙接下來要做什麼。殷奉熙思考了很久了,她拿開盧智旭緊握著的手說,我們分手吧。儘管盧智旭不接受分手,殷奉熙還是走了。回到家後,盧智旭看到家裡已經不再有殷奉熙的身影,黯然神傷。殷奉熙沒有回盧智旭的家,而是賴在了羅智海的家裡。兩個人雖然互相看不順眼,但是羅智海還是沒有趕走殷奉熙。
 
第二天,殷奉熙感覺自己不舒服。羅智海給了她體溫計,殷奉熙測了之後發現才37℃。羅智海還嘲笑她矯情。殷奉熙去上班的時候給盧智旭遞交了辭呈,盧智旭覺得工作是工作,撕了殷奉熙的辭職信。事務所開早會的時候,卞代表覺得殷奉熙不在還有點不習慣,他讓盧智旭趕緊和殷奉熙和好。又過了一天,羅智海看到殷奉熙很憔悴的躺在沙發上,面色發白。她又看了一次體溫計還是37℃,她覺得體溫計肯定是出了問題。她把殷奉熙送去了醫院,通知了盧智旭和池恩赫。盧智旭來看殷奉熙的時候,殷奉熙迷迷糊糊的捧著盧智旭的臉親了下去。
 
警察局裡,一個小男孩在報警,他說自己目擊了殺人。殷奉熙把他帶回了事務所,小男孩叫金宰雄,父母均死於車禍,姨夫和姨母對他又不好,他不想回那個家。盧智旭對小孩子無法招架,於是拚命的想要把金宰雄讓給其他人看管。但是,大家都不方便,只好讓金宰雄住進自己家。
 
晚上,金宰雄又記起了超市殺人的情景,他當時沒有看清兇手的長相,所以在警局裡無法作證。他當時在超市買東西,一個男子進來殺了超市老闆。當男子朝他走來的時候,他本能的捂緊嘴巴不敢呼吸。兇手聽到自己的手機響了才離開。他抱著玩偶找到盧智旭,最後不得已和盧智旭在一起才睡著的。他問盧智旭是不是自己不做證,兇手就抓不到了,那是不是他的過錯導致的兇手抓不到。盧智旭想起了父親當年的死,地檢長說當時是他做得證。他安慰金宰雄說不是他的錯,無論兇手抓不抓的到,都不是他的錯。
 
金宰雄放學的時候,殷奉熙來接他回家。但是,殷奉新在學校門前等了很久還是沒有等到金宰雄。金宰雄在巷子裡飛快的跑,突然他撞倒了一個人。他看到了那個人的穿著和兇手的一模一樣。這時,殷奉熙也趕來了。原來,那個人是警局的警察。他問金宰雄會不會去作證。金宰雄假裝說自己都不記得兇手的樣子,怎麼作證。聽到金宰雄的話,那個警察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晚上,金宰雄又做了噩夢。盧智旭安慰他不做證沒有關係。第二天早上,金宰雄告訴盧智旭他要作證。金宰雄在警局裡指認了兇手。盧智旭看到金宰雄指認兇手突然想起了自己小的時候,地檢長曾經讓自己看一個人的照片,告訴自己他就是兇手的情景。 

 
第33、34集奉熙重返工作 賢秀最終逃脫
聽到宰雄指認的那個男人是兇手時,智旭好像忽然想起來什麼似得,他拚命地用手按揉著太陽穴,卻怎麼也想不起當年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奉熙接到房系長的電話詢問賢秀的狀況,正在談話中,奉熙忽然有種不祥的感覺,等她轉頭時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賢秀正如殭屍般站在那兒看著自己。奉熙喊出賢秀的名字,賢秀有些奇怪地反問奉熙認識自己?
 
宥靜和智旭都收到了賢秀已經甦醒的消息,等智旭趕到醫院時宥靜已經帶著人準備把賢秀帶走了。賢秀從智旭身邊走過時,如同陌生人般的看了智旭一眼,什麼也沒說。這讓智旭也覺得很納悶。
 
從醫院出來時,奉熙拒絕了智旭要開車送自己回家的請求,自己一個人去坐公交車。開車經過公交站牌時,智旭看到奉熙孤單地坐在那裡等車,智旭儘管有些不忍,但還是走開了。
 
回想起白天發生的事情,智旭心裡亂糟糟的。明明知道賢秀就是兇手而身為律師卻無能為力讓智旭很苦惱,他萌生了重新做檢察官的念頭。但想到要過地檢長那關時,智旭有些猶豫了。
 
在醫院進行了全面檢查後,賢秀的身體並沒有什麼大的毛病,但他所做出種種舉動卻讓大家都捉摸不定倒底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智旭來到醫院見到了賢秀後,賢秀表現了非常想瞭解自己原來的狀況,而對於自己現在的樣子表現出了極度的憤怒。難以判斷賢秀剛才是真實的還是在表演,但智旭可以斷定賢秀的本性沒有改變。
 
做完證的宰雄可以回到自己阿姨家的,但他卻不喜歡那裡的環境,每天放學都來到智旭的事務所裡,奉熙想送宰雄回家,但宰雄卻有些捨不得智旭,大家也都很喜歡這個小傢伙,因為他像極了小時候的智旭,自己懂得照顧自己,完全沒有孩子應該有的淘氣,更重要的一點就是宰雄和兒時的智旭一樣都是目睹了犯罪現場後經常都會做惡夢。
 
智旭要求奉熙結束休假回來上班,不等奉熙同意,智旭就丟下一句要奉熙現在開會的話後離開了。儘管在討論案件的細節,但這次的會議也像前幾次一樣,卞代表的跑題又擾亂了秩序。看到大家都把矛頭指向了自己,讓卞代表很生氣,但在走出會議室時卻說出了多年前一樁類似於賢秀這種假裝失憶的案件後,大家都眼前一亮。
 
恩赫無意中看到獨自一人邊吃快餐邊工作的宥靜後,給她遞上了一瓶水後關注地詢問是否因為上次的案子讓她和同事的關係緊張,在得到宥靜否定的答覆後,恩赫才放下心來,恩赫關切地為宥靜擦去了嘴角的食物殘渣同時還答應幫她整理資料。
 
第一天回來工作的奉熙工作得很晚,儘管遭到奉熙的拒絕,但智旭還是執意要送奉熙,在快到智海家時,他倆碰到了智海,智海正詢問奉熙和智旭的關係時,宥靜和恩赫一起回來了,不約而同地聚在一起,大家感覺很彆扭。智旭先離開了,恩赫也跟著走了。奉熙和宥靜都想讓他們快點走,只有智海還在挽留,最後竟然依依不捨地說再見,這一舉動引來奉熙和宥靜詫異的目光。
 
奉熙和恩赫找到了在賢秀中學附近的一家餐館,在餐館裡奉熙看到吧檯上放著的幾張照片,忽然間傳來的音樂讓奉熙愣住了,這就是她在出事那天晚上和賢秀的耳機裡曾經聽到過的旋律。
 
智旭走出病房門接電話,只留下賢秀一個人在病床上翻看著一本同學錄,當他看到一張印有一個女孩子的照片時呆住了,隨即他好像想起來什麼,在床上傷心地痛哭流涕。
 
智旭重新回到病房時,賢秀又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送走智旭後,賢秀一個人獨自坐著,以前的事情像放電影一樣在他腦海裡掠過。賢秀趁著看守的人不備,打傷了警察,成功地逃出了病房。
 
智旭接到時奉熙的電話,已經可以確認賢秀殺人的動機是因為一個女孩兒,回想起剛才自己臨走時,賢秀有些不太正常的表情和話語。智旭拿出剛才放在病房裡的同學錄仔細翻看時,發現了一個叫朴素英的女孩子的照片被撕掉了,聯想起剛才賢秀剛才說想出去走走的話,智旭感覺到情況有些不妙,忙返回了醫院,在電梯上,發現了在電梯另一側已經換好衣服準備逃跑的賢秀,等智旭追到醫院門口時,賢秀已經混進一輛救護車揚長而去了。
 
第35、36集智旭明白真相 奉熙拒絕諒解
智旭得知宥靜在醫院裡恰巧碰上賢秀而被打傷的消息也很著急,第一時間通知了恩赫,當恩赫心急火燎地趕到醫院時,找到了仍處於昏迷中的宥靜,恩赫瞭解到宥靜可能是輕微的腦震盪時,一時亂了方寸,說話的聲貝提高了很多,還誇張地要把宥靜轉到專門的腦外科醫院,被恩赫吵醒的宥靜看到這樣失態的恩赫,覺得十分難堪,當她提醒恩赫的言行時,恩赫也意識到剛才的不妥,掩飾地說自己剛才是演戲,宥靜心如明鏡似的笑了。
 
恩赫帶著還有些虛弱的宥靜回到宥靜家,一路上,兩個人相互攙扶著,看到宥靜還是非常地虛弱,恩赫想背著宥靜走,但被宥靜拒絕了,這一幕恰好被智海看到了眼裡,她生氣地注視著漸漸走遠的兩人。
 
看到宥靜平安地到家,恩赫想離開,但宥靜卻不接恩赫想要遞過去的包,沒有辦法,恩赫只能跟著進了房間,恩赫再次想告辭時,心力憔悴的宥靜想到自己竟然弄丟了嫌疑犯,很是悲觀,看到這樣的情景,恩赫更加不放心了,他只好留下來陪伴宥靜,直到宥靜安靜地睡著。
 
看著宥靜那如嬰兒般甜美的神情,恩赫非常滿足,他情願這是一個永遠都不要醒來的夢。為宥靜蓋上一層毯子後才放心地離開了。
 
一個人獨自在家的智旭在想著關於賢秀的事情,心情久久不能平靜。而此時的賢秀也在思考著自己身上曾經發生過的自己想不起來的事情,賢秀緊緊握著從同學錄上撕下的朴素英的照片。賢秀毫無意識地回到學校的操場上,看著這熟悉的環境和手中的照片,過去那令他不願意想起的畫面如放電影般地在他腦海裡不停地迴旋。
 
天氣已經很晚了,奉熙還在工作。感覺到有些睏意,剛喝完自己沖了一杯咖啡後奉熙覺察到身後有股莫名的殺氣,她回頭卻看見賢秀正坐在那裡看著自己。
 
賢秀不知道奉熙是誰,但在他心裡卻想著要殺掉奉熙。正當賢秀舉起一個盒子準備砸向奉熙時,智旭衝過來推倒賢秀救下了奉熙,氣急敗壞的賢秀抽出了刀子向奉熙衝去,智旭推開奉熙和賢秀打了起來,最後賢秀被智旭壓在身下制服了,奉熙忙過來幫忙,卻看到智旭的眼神有些恍惚,直到看到智旭身上流出的鮮血時,奉熙才意識到智旭被賢秀用刀子扎傷了。
 
失去意識的智旭腦海中回想起兒時與父親相處的情景,直到最後一刻,他想起來家裡火光沖天的景象,想起了是奉熙的爸爸把自己從熊熊大火的家中救出來後,又回去救自己的父母的場面。這一刻,智旭的意識是最清醒的。
 
手術後漸漸甦醒的智旭看到守在床邊的奉熙心裡覺得十分內疚,奉熙卻搶先向智旭道歉,看著如此的情景,智旭心裡更加不好受了。
 
面對宥靜提供的各種證據,賢秀始終保持著沉默,面對這樣的賢秀,宥靜也是不溫不火,她堅信自己一定會拿出有利的證據讓賢秀伏法的。
 
清晨,夢中醒來的智旭看到守在自己床邊仍在熟睡的奉熙時愛摸著奉熙的頭髮。正準備向奉熙說明事情的真相時,卞代表和房系長帶著宰雄衝了進來。智旭只好把話收了回去。
 
受智旭所托調查智旭父母案件的房系長帶回結果,可能不是人為縱火而是不慎失火,面對這樣的結局,智旭更加無法面對奉熙了,利用一晚下班的時間,智旭向奉熙講述了這件事情的始末。最後智旭也承認了是自己指認了奉熙的爸爸是殺人犯,聽到這個消息,奉熙非常激動,她向智旭要理由,智旭只好了說出了是地檢長讓年幼的他這樣做的。聽到這樣的結局,奉熙心情難以平復,智旭也流下了悔恨的眼淚。
 
來接宥靜下班的恩赫幫著拿了許多文件,口中卻說是偶然相遇。宥靜停下腳步追問恩赫這一切究竟是不是偶然,恩赫有些猶豫回答是偶然。
 
在地檢長的辦公室裡,卞代表向地檢長講述了熙俊被害的真兇是賢秀而不是奉熙,還告誡地檢長以後不要要為難智旭和奉熙兩個人了。
 
奉熙來找地檢長詢問她父親當年的案情,同時質問地檢長當年為了彌補自己工作中的失誤的誤判而導致了一個家庭的命運的改變。說起地檢長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居然不惜偽造證據時,奉熙的兩隻眼睛都在冒火。
 
回到家中,對於智旭年幼時所犯下的錯,奉熙也向智旭明白地說明了,但奉熙並沒有打算就此原諒智旭。
 
第37、38集賢秀自曝案情 智旭奉熙和好
在審訊室裡,賢秀平靜地向宥靜講述著他殺害熙俊的過程,最後還重複著熙俊生前說過的每一句話,而這所有的一切都被在審訊室外的地檢長聽得一清二楚。實在聽不下去了,地檢長回到自己辦公室裡拿出兒子被害案件的卷宗眼含熱淚一頁頁地翻看著。
 
賢秀被人從看守所裡帶了出來,被地檢長開著車帶走了。
 
智訊接到通知,他前段時間申請的檢察官工作已經獲得了批准,重新拿起檢察官的的長袍,經歷了這麼多事情的智旭百感交集。
 
賢秀被帶到了熙俊被害的地方。而苦苦尋找的智旭和奉熙卻是毫無頭緒。無奈之下,奉熙把頭撞向了汽車玻璃希望能讓自己想明白事情的來龍去脈,她的這一舉動讓智旭非常吃驚。但更讓智旭驚訝的是奉熙居然想到了自己以前租住的地方,此時宥靜通過追查地檢長司機的手機信號也證實了奉熙的猜測。
 
面對地檢長的拳打腳踢,賢秀終於明白這個男人是誰了,而賢秀後面的談話卻是令地檢長萬萬沒有想到的。地檢長在十三年前的一次誤判不僅斷送了朴素英性命,更讓賢秀因為仇恨而做了這麼多的錯事。
 
當智旭和奉熙趕到時,地檢長已經癱坐在地上了,智旭忙去追趕已經逃跑的賢秀。
 
面對智旭的窮追不捨,賢秀有些搞不明白,但當他聽到智旭為曾經為他這樣的垃圾而辯護勝利而感到恥辱時也非常地無奈。智旭和賢秀兩人打在了一起,正當智旭處於劣勢時,奉熙趕來飛起一腳把賢秀踢倒在地,這讓智旭有些不相信。
 
地檢長也因非法拘禁等罪名被逮捕。看著曾經發生事情的地方,如今卻成為一切結束的地方時,奉熙感慨萬端。想起這段時間來,智旭始終陪在自己身邊,奉熙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對於爸爸的事情,她決定不再怨恨智旭了,最後奉熙真誠地說出了對不起。
 
為了歡迎重新回到檢察廳上班的智旭,宥靜把賢秀的案子交給智旭處理,但智旭對於他上班第一天見到的頂頭上司並不買賬,表現出極大的不耐煩,讓大家都很難堪。
 
本來已經向宥靜自首的賢秀,當得知現在負責自己的案件的檢察官是智旭時,極度不配合,全盤否認他對宥靜說過的話,當智旭拿出錄像時,賢秀又以自己曾經遭受交通事故腦子時好時壞為由敷衍。
 
面對賢秀的不斷挑釁,智旭拍案而起,最後還是平靜地告訴賢秀他一定會查出證據來證明這一切的。
 
宥靜和大家聚在一起討論賢秀的案子,大家一致認為如果僅以傷害罪起訴的話,證據很充分,但處罰也比較輕,甚至可能緩刑,為了讓罪大惡極的賢秀受到他應該遭受的處罰,智旭決定真正地瞭解賢秀和他的生活。
 
在休息時,恩赫遇到了也喝咖啡的宥靜,當兩人的手無意間碰到一起時,他倆都愣住了,分開後,都還在呆呆地回憶著剛才的情景。
 
房系長費了好大的勁才查出賢秀撕掉的那個女孩照片,同時也發現了在女孩身上發生的當年的一起強姦案。當奉熙和房系長向當年偵查此案的警察瞭解情況時,卻被告知警察好不容易抓住罪犯,但移送檢察院時卻是個不予立案的結果,而審理這個案件的檢察官就是地檢長。
 
正是因為那些男孩家裡有錢有勢才把案件壓了下去,不久後,素英就自殺了,深愛著素英的賢秀把那些沒有受到處罰的男孩作為他報復的對象。
 
為了刺激賢秀講出案件的真相,智旭決定以特殊強姦罪起訴賢秀,起訴他也是當年強姦素英的同案犯。法庭上,在智旭言語的一再刺激下,賢秀在法庭上暴躁起來,他也在不經意間說出了自己殺害另外幾人的事情。最後也說出了他隱藏作案凶器的地點。
 
終於找到了關鍵的證據,智旭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當他看向旁聽席的奉熙時,看到了奉熙讚賞的笑容。鑒於賢秀的供述,奉熙當年的嫌疑也不攻自破了,大家都為奉熙感到高興,智旭更是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
 
奉熙再次來到了曾經審判她的法庭,回想起她和智旭之間發生的所有事情,問起自己的心,奉熙忽然明白從智旭大聲宣佈對她不予起訴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愛上智旭了。
 
正當奉熙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時,智旭已經站到了她的身後,看到智旭,奉熙衝了上去,與智旭緊緊地擁抱在了一起。
 
第39、40集有情人終成眷屬 平淡中亦見真情(結局)
週末,奉熙一直賴在智海家的沙發上不肯起來,當智海詢問她這麼做的原因時,奉熙地含糊地說著害怕、不自信之類的話,搞得智海一頭霧水。
 
智旭詢問奉熙不接自己電話的原因是不是故意躲著自己,在智旭的一再追問下,奉熙終於說出了她這樣做的真相。每次,智旭和她接吻後都會發生一些事情,而大部分是對智旭不利的事情,想到此處,奉熙就不敢再和智旭真心地相處了,她不想再因為自己而傷到了智旭。
 
智旭告訴奉熙,他對可能發生的事情無所謂,最讓他難過的是奉熙對他的拒絕。當智旭再次詢問奉熙是否同意與自己交往時,勇敢的奉熙最終同意了,這讓智旭非常開心。
 
在對地檢長的起訴中,他只承認自己非法拘禁了賢秀,並不承認自己殺人不遂,謊稱自己攜帶匕首只是出於自衛。在種種證據面前,賢秀被判處無期徒刑。從法庭走出來,智旭握了一下奉熙的手向她表示祝賀。
 
奉熙來到媽媽打工的比薩店裡,告訴了媽媽這個好消息。奉熙的媽媽真心地為女兒感到高興。當奉熙抱歉地說想著能同樣為爸爸洗刷冤情時,媽媽卻告訴奉熙只要她過得好,她爸爸一定會感到高興的。
 
作為曾經的工作狂的智旭終於盼著最後一個當事人離開準備下班和奉熙約會時,卻被房系長以桌上的一大摞資料為由攔住了。智旭發來無數條推遲的道歉短信,奉熙耐心地等待著。最後,當看到宥靜和智海走過商量去哪吃飯時,終於決定不等了,同她倆一道走了。在酒桌上,三個曾經有恩怨的女人邊吃邊聊著她們之間發生過的事情。
 
當智旭和恩赫趕到酒店時,三個女人都已經喝醉了。智旭帶著奉熙先走了,留下了恩赫和不斷向他拋媚眼的智海和宥靜。
 
恩赫和宥靜一起先把喝醉的智海送回家,把宥靜送回來後,恩赫正準備離開,卻被宥靜拉住了,面對著自己一直深受的女人,恩赫深情地擁吻著宥靜。宥靜也感受的到恩赫的熱情,熱烈地回應著他。
 
清晨,酒醒的奉熙看到自己躺在智旭的床上,詢問昨晚發生的事情時,智旭平靜地丟下一句自己又不是聖人的話就走了。奉熙儘管覺得有些納悶,但還是開心地笑著。
 
恩赫來找宥靜,宥靜總是有意無意地在迴避他,兩個人坐在一起吃飯時,宥靜推脫自己那天是心裡有些沮喪而失態的,恩赫直截了當地承認了自己已經喜歡宥靜很久的事實。
 
宥靜搞不清楚自己內心對恩赫的愛到底是朋友之間的愛還是對異性的愛,她還在猶豫中。對於宥靜這樣的回復,儘管恩赫心中有些失落,但依舊很高興。
 
奉熙代理的一個家庭暴力案件的檢察官正好是智旭,兩個人就這個案件的出發點不一樣,自然都出於自己的觀點來看問題,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地爭辯起來,最後竟然不歡而散。
 
卞代表給智旭支招,只要女人生氣不管是什麼理由都要首先承認自己有錯,而他的這個態度卻被智旭的媽媽說成了沒有誠意,盲目道歉。
 
在這樣的相處中過了一年,智旭在堆積如山的文件中一再爽約,奉熙每天也在忙著自己的事情,兩個人都只能靠短信聯繫。恩赫成了律師事務所的代表,在以後的會上,卞代表還會一如繼往地打岔,智旭和奉熙、恩赫和宥靜會偷偷地溜出去,只留下房系長陪著。
 
在一個晴朗的夜晚,智旭把一枚鑽戒套在奉熙無名指上,儘管沒有歌聲,但奉熙還是愉快地答應了。
 
【文中圖片轉載SBS】 
(Visited 18,421 times, 8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