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愛是點點滴滴劇情】電視劇 愛是點點滴滴分集劇情41~80



愛是點點滴滴》劇情講述一個女人愛上接受他心愛戀人心臟移植的男子所展開的故事。



 
愛是點點滴滴




【分集劇情】 
 
 【分集劇情】 
第41集叮噹煤氣中毒
佑赫來到賣場看見叮噹暈倒在廚房,趕緊將叮噹送到醫院。對叮噹進行急救後,醫生說是一氧化碳中毒,只要叮噹清醒過來就行了。佑赫十分擔心叮噹會醒不過來,期待叮噹不要離開他,時間過去了很久,叮噹還是沒有醒過來。佑赫緊緊抓住叮噹的手,這一次,他決定不再放手,會守護叮噹一輩子。叮噹迷迷糊糊的在夢裡聽見桐俊的聲音,醒來看到的卻是佑赫。叮噹打完點滴後,佑赫將叮噹送到了家門口,叮噹不讓佑赫進門,佑赫還是進去了。桐俊的母親看見了佑赫,十分感謝佑赫救了叮噹。
 
千剛子掌握著羅英淑的把柄,一直都在要挾羅英淑給她錢。千剛子和宥京的關係很不好,所以一直在催羅英淑幫她找房子,她要搬出去住。羅英淑幫她找了一個房子,簽下了合同。不巧合同被彩林的爸爸看見,羅英淑借口說是給小叔子找的房子,彩林的爸爸開始時懷疑羅英淑。第二天,佑赫提著禮物來到叮噹的家門外,遲遲不敢進去,一直在門外躊躇著。尚哲從外面鍛煉回來,看見佑赫在門外,佑赫感到很驚奇,尚哲說他在這裡租房子,覺得早就認識叮噹這種小事沒有必要告訴佑赫。佑赫鼓起勇氣提著東西進入叮噹的家,佑赫對桐俊的媽媽說他想和叮噹交往,希望桐俊媽媽能夠同意。
 
第42集追求叮噹
佑赫登門拜訪,請求桐俊的媽媽同意他和叮噹交往。桐俊媽媽被佑赫的話嚇了一大跳,桐俊媽媽問佑赫是否真的喜歡她的兒媳婦叮噹,佑赫這才得知桐俊媽媽是叮噹的婆婆,但是沒關係,即使是這樣,佑赫也想跟叮噹在一起。佑赫說自己也是媽媽帶著,父親早就離世,他和叮噹交往母親一定會同意的。桐俊媽媽一下子沒有辦法接受這件事,叮噹將佑赫拉了出去,拒絕了佑赫的好意。桐俊爸爸之前就跟桐俊媽媽說過讓叮噹再婚的事情,桐俊媽媽擔憂叮噹會離開,叮噹對桐俊媽媽說自己是不會和佑赫在一起,她只想好好地帶著小星。
 
佑赫被叮噹拒絕後也不氣餒,繼續對叮噹進行攻擊。佑赫每天晚上都會給叮噹發一張自拍,然後說一句晚安,叮噹十分煩惱,將佑赫的短信刪除。尚哲得知佑赫來到叮噹的家中表白後,他請求佑赫不要和叮噹交往,因為不想讓大家都受到傷害。佑赫依然堅持自己的初衷,甚至帶著禮物來到小星的幼兒園送給小朋友們。佑赫覺得叮噹知道他送了小星禮物應該就會理睬他,叮噹依然當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佑赫將自己的辦公室搬到了叮噹的廚房裡,陪著叮噹一起工作,時不時的還逗叮噹笑。晚上,叮噹坐公交車回家,佑赫就開著車一直跟著公交車,都快把叮噹逼瘋了。
 
第43集彩林的前男友
彩林在地下停車場準備開車回家,突然她的前男友成振就出現了,成振想跟彩林和好。當初彩林是因為對佑赫一見鍾情所以就和成振分手了,如今成振覺得自己還是愛著彩林,於是回來找彩林。彩林已經不喜歡成振了,成振想帶走彩林,剛好被尚哲看見,尚哲替彩林解圍。彩林藉機說尚哲是她的男朋友,叫成振不要來糾纏她,成振不相信彩林已經不愛他了,尚哲打倒了成振,帶著彩林離開。第二天,彩林上班的時候收到了一束花,她打開信一看,裡面竟然是成振和她在床上的照片,彩林害怕極了,打電話約成振出來。彩林對成振說她下個月就要結婚了,他們已經結束了,成振傷心欲絕。
 
佑赫繼續對叮噹發起攻擊,佑赫給叮噹送咖啡,將自己的照片印在咖啡杯上,每天都會準時給叮噹送過來,還對廚房裡面的員工說喜歡叮噹,弄得叮噹十分尷尬。佑赫拜託尚哲寫下叮噹和小星愛吃的事物,尚哲糾結了很久,沒有答應佑赫的請求。佑赫獨自來到叮噹的家中,家裡只有桐俊的母親和小星,佑赫說自己本來不喜歡吃路邊攤,路過時看見有賣地瓜的,於是就買下來送給桐俊的母親。小星不讓佑赫離開,佑赫陪著小星玩耍,桐俊母親端來了甜米露,小星發覺佑赫竟然和他一樣是用左手,小星說他的爸爸也是用左手。
 
第44集似曾相識的感覺
小星看見佑赫和他有著相同的習慣,覺得佑赫是個好人,小星喜歡和佑赫玩耍。佑赫走後,桐俊的媽媽看見他送來的地瓜,不禁睹物傷感,以前桐俊在的時候每次路過那家賣地瓜的店舖都會給她買地瓜回來。自從桐俊去世後,桐俊媽媽就再也沒有去買過地瓜吃,一想起桐俊,桐俊媽媽不禁淚流滿面。桐俊爸爸叫她將地瓜扔掉,桐俊媽媽說自己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雖然不是桐俊送的,但還是捨不得扔掉,看著佑赫就想起自己的桐俊,含著眼淚一口一口地吃著地瓜。
 
佑赫每天都會在幼兒園準時等著小星和叮噹,叮噹叮囑小星不准和佑赫說話,待叮噹走後,小星偷偷地跑出來對佑赫說他們會在週六的時候去遊樂場。週六,叮噹和小星在幼兒園玩耍,佑赫也跟著來到了遊樂場。小星想玩一個玩具,結果被另外一個小孩子嘲笑沒有爸爸,小星哭著過來找佑赫幫忙,當著那個孩子的面叫佑赫爸爸,佑赫教導孩子們要好好地玩耍。叮噹問小星為什麼叫佑赫爸爸,小星說他覺得佑赫就像爸爸一樣。叮噹的心裡有點難過,找來尚哲聊天,叮噹說自從上次煤氣中毒被佑赫喚醒後,之後就一直在佑赫身上感覺到桐俊的影子,似乎很熟悉。
 
第45集桐俊爸爸被騙
桐俊爸爸退休後覺得十分無聊,一直都想點事情做。他的學生朴英燦找到他吃飯,朴英燦原先是一個小職員,如今變成了一個洗車店的老闆,他請桐俊的爸爸到他這裡來玩。桐俊爸爸終於找到事情做了,桐俊爸爸每天都到洗車店去幫朴英燦收錢,覺得他的洗車店生意還很不錯。有一天,朴英燦對桐俊爸爸說他想去國外陪伴自己的妻兒,想將洗車店轉手賣了,桐俊爸爸想到反正也沒什麼事情,於是花了兩億買下了洗車店。剛開始的時候,洗車店的生意非常好,直到有一天一個老人過來說這是他洗車店,桐俊爸爸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桐俊爸爸很傷心,又不敢跟家裡人說,只能每天都出門躲避家人。
 
佑赫和小星的關係越來越好,小星要佑赫給他做風箏,佑赫從來沒做過風箏,花了一個晚上將風箏做好,本打算給小星的,但是佑赫媽媽說彩林生病了,希望佑赫前去看望。彩林其實不是真的生病,是因為彩林的前男友成振還在糾纏著彩林,成振來到彩林的家裡,想要博得彩林爸爸的同意,彩林爸爸準備起訴成振。彩林不想讓成振說出以前的事情,又不想被成振糾纏,乾脆就在家裡躲著不肯出門。佑赫帶著叮噹來到江邊看夜景,佑赫竟然說出了和桐俊以前對叮噹說過的一模一樣的話,叮噹不禁想起了以前和桐俊在一起的日子。佑赫此時突然暈倒,嚇壞了叮噹,叮噹放聲大哭起來,佑赫又站了起來,他說是在跟叮噹開玩笑。叮噹抱怨說以為再也見不到佑赫了,佑赫緊緊地抱住了叮噹。
 
第46集互通心意
叮噹被佑赫的突然暈倒嚇壞了,說出了自己的心意,叮噹說自己很擔憂佑赫,佑赫突然就明白了,原來叮噹還是很在乎自己,佑赫高興極了。佑赫送叮噹回家,分別的時候,佑赫在叮噹的額頭上輕輕一吻,這一次,叮噹沒有拒絕。這一幕恰好被尚哲看見,尚哲心中十分不快,一個人獨自喝悶酒。尚哲遇見了同樣鬱悶的桐俊爸爸,兩人就在一起互相說出心事,尚哲決定要重新整理對叮噹的感情。彩林的爸爸將對成振提起訴訟,彩林希望尚哲能夠出來作證,證明成振是個跟蹤狂,她想解決掉這個麻煩。尚哲心情本來就不好,他在木樁上打了一拳,堅決不肯幫彩林,彩林被他的舉動嚇到了。
 
佑赫和叮噹互通心意後,佑赫對叮噹更加好了。佑赫給叮噹的廚房佈滿了氣球,寫下了對叮噹的愛意和承諾,廚房的員工們十分羨慕。收到佑赫的驚喜,叮噹也十分開心,她發送了一條短信給佑赫,叫佑赫好好吃飯,佑赫收到短信開心極了。回家後,從來不跳舞的佑赫拉著宥京跳了起來,還給了宥京錢,宥京覺得佑赫十分奇怪。開會時,佑赫給叮噹的資料中寫著對叮噹的思念,讓叮噹很不好意思。桐俊的母親發覺小星在玩風箏,得知是佑赫送的,她似乎明白了什麼。叮噹回家後,桐俊的媽媽就將叮噹叫來,詢問叮噹是否在跟佑赫談戀愛。
 
第47集戀愛被發現
叮噹被桐俊媽媽質問是否在跟佑赫談戀愛,叮噹承認了,桐俊媽媽情緒一下子就激動起來,桐俊媽媽說叮噹口口聲聲說著不會和佑赫在一起,結果背著他們竟然還是和佑赫在一起了,這樣做是否對得起桐俊。叮噹被桐俊的媽媽罵哭了,回到自己的房間,叮噹看著桐俊的照片,淚如雨下。桐俊媽媽來到洗車場給桐俊爸爸送飯,這才得知桐俊爸爸被騙的事情,桐俊媽媽回家後和桐俊爸爸吵了一架,整天在房間裡面不吃也不喝,叮噹接到電話後立即趕回家,大家都安慰桐俊媽媽,既然已經報案了,警察會處理這些事情,在大家的安慰下,桐俊媽媽重新振作起來。
 
佑赫得知桐俊爸爸被騙的事情,他沒有直接出面,而是叫自己的律師幫忙查找朴英燦這個人,自己默默地幫助叮噹。佑赫的媽媽有意撮合彩林和佑赫,叫他們一起出來吃飯,在飯桌上,佑赫吃得很少,吃飯時也不挨著彩林一起坐。吃過飯後,佑赫帶著便當來找叮噹,他覺得和叮噹一起吃飯才是最幸福的事。佑赫答應小星在週末的時候會帶他去放風箏,由於叮噹和佑赫的事情被桐俊媽媽知道了,叮噹不想她不開心,於是不允許小星出門。小星和叮噹鬧脾氣,桐俊媽媽最終還是同意小星出去。小星玩耍了一天就睡著了,佑赫就抱著小星回家,恰好被桐俊的媽媽看見,桐俊的媽媽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第48集桐俊媽媽的反對
佑赫送叮噹和小星回來的時候碰見了桐俊的媽媽,桐俊媽媽看見佑赫抱著小星,心裡十分不開心,斥責叮噹為什麼要將自己的孩子給別人抱著,叮噹很尷尬,剛好尚哲也從外面回來,桐俊媽媽叫尚哲抱走了小星。尚哲準備將小星抱到叮噹的房間,桐俊媽媽叫尚哲將小星抱到她的房間,叮噹和桐俊媽媽的關係降到了冰點。桐俊媽媽對桐俊爸爸說看見佑赫抱著小星就覺得有一種桐俊的孩子被別人抱走了的感覺,桐俊爸爸安慰她說叮噹遲早是要離開家中的,他們不可能陪伴叮噹母子一輩子。
 
彩林一直想盡力地挽回和佑赫的關係,於是找到宥京,宥京想和彩林的叔叔吃飯,彩林想和佑赫吃飯,於是兩人就互相打電話約彩林的叔叔和佑赫出來。佑赫接到宥京的電話,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彩林的叔叔也答應前來。就在佑赫即將出門的時候,叮噹說要給他送便當過來,佑赫激動極了,趕緊將宥京的飯局推掉。宥京叫彩林將飯菜打包回去給佑赫,彩林來到佑赫的辦公室,剛好看見叮噹帶著便當過來,尚哲連忙打圓場說是他叫叮噹帶過來的。就這樣,四個人一起坐著吃飯,飯桌上誰也不說話。佑赫認為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說服叮噹的公婆,於是佑赫就找到桐俊媽媽,桐俊媽媽提著水果,佑赫本想幫她提水果,但是桐俊媽媽不讓,水果就掉在了地上。佑赫趕緊買了一箱水果登門道歉,桐俊媽媽不讓佑赫進門,小星請求她不要這樣做。
 
第49集叮噹吃醋
桐俊媽媽不讓佑赫進門,小星幫忙讓佑赫進了家門。佑赫當著桐俊媽媽和桐俊爸爸的面再次說出了自己喜歡叮噹的事情,希望能夠徵得他們的同意,他對桐俊爸媽承諾會像對待自己父母那樣對待他們,也絕對不會讓叮噹和小星吃苦。桐俊媽媽似乎還是很不開心,桐俊爸爸送佑赫出門,桐俊爸爸對佑赫說支持他們在一起,佑赫高興極了。東民作為家中的長子,想要承擔起家裡的重擔,於是就給桐俊爸爸簽下了代理酸奶的合同,每個月進行還貸,智妍知道這件事後對東民十分不滿,東民被智妍打了一頓,並且用其他條件進行交換,得到了智妍的同意。叮噹和尚哲也決定每個月承擔貸款的一部分,桐俊爸爸覺得很欣慰。
 
中東的經銷商要和佑赫進行談判,為了讓談判進行地更加順利,彩林給佑赫準備了一條和中東國旗顏色一樣的領帶,她對佑赫說戴上和他們國旗一樣顏色的領帶,表示對他們的尊重。佑赫換上了領帶,在電梯裡,彩林發現佑赫的領帶打歪了,於是幫他整理,電梯門突然開了,叮噹就站在門外,佑赫趕緊打圓場,叮噹一句話也沒說。晚上,佑赫發短信給叮噹,叮噹也不回復佑赫的短信,佑赫覺得十分奇怪。第二天,佑赫約叮噹出來,叮噹一路上也不怎麼說話,氣氛很尷尬,佑赫問叮噹為什麼這樣,叮噹抱怨彩林跟佑赫打領帶,佑赫聽見是這樣的原因,頓時就明白了,叮噹是在為他吃醋。
 
第50集找到朴英燦
佑赫得知叮噹是在為他吃醋,心裡高興極了,原來叮噹還是在乎自己的。叮噹讓佑赫向她解釋和彩林的關係。佑赫向叮噹說明之前和彩林有過一個月的契約戀愛,他想證明自己的感情,所以才和彩林有交集,如今只是彩林一廂情願罷了。佑赫和中東的談判十分成功,佑赫送了開發小組每人一個杯子,但是叮噹的杯子最為特殊,因為在叮噹杯子的底部有佑赫的貼紙。一天,叮噹拿起杯子喝水的時候就被彩林看見了底部的貼紙,彩林氣不打一處來,她認定是叮噹在勾引佑赫。
 
一天,佑赫接到律師的電話,律師說已經找到了朴英燦,佑赫叫律師將朴英燦的地址發給他。佑赫找到了朴英燦的住處,朴英燦一開門就被佑赫抓住了,佑赫帶著朴英燦來到叮噹的家中。東民看見朴英燦就立即叫桐俊爸爸出來,桐俊爸爸看到朴英燦,首先不是責怪他騙了錢,而是詢問他拿走錢的原因。朴英燦說之所以騙走兩億,是因為他的母親生病,他借了高利貸為母親治病,沒有能力償還。然後他用了一億還高利貸,即使沒錢吃飯,剩下的一億他一分也沒動。家人準備報警,桐俊爸爸阻止了,而是問朴英燦有沒有吃飯,朴英燦的淚水一下子就流了出來。桐俊爸爸將朴英燦帶到了飯店,請他吃麵條,他知道朴英燦從讀書時就是個孝子,所以決定不再追究此事。
 
第51集叮噹被算計
彩林總是碰見叮噹和佑赫在一起,於是懷疑叮噹是在勾引佑赫,所以決定和叮噹好好的談一下。彩林藉著佑赫的名義給叮噹寫了一張便條,約叮噹來天台進行見面。彩林將便條放在了研究室,這個舉動恰好被尚哲看見,尚哲覺得彩林肯定沒有好意。叮噹來到研究室看見了字條,準備來到天台,尚哲及時阻止了叮噹,故意說是佑赫有事不能來。尚哲來到天台看見彩林,彩林十分驚訝,尚哲警告彩林不要去做傷害叮噹的事情。彩林不甘心就這樣,於是拜託羅英淑去賣場監視叮噹和佑赫。尚哲得知彩林的陰謀,及時告知了佑赫,羅英淑在賣場沒能夠看見叮噹和佑赫。
 
佑赫之前幫助桐俊的爸爸找到了朴英燦,為了表示感謝,桐俊爸爸準備邀請佑赫來家裡吃飯,這一次,桐俊的媽媽也贊同。佑赫得知自己受到了桐俊一家的邀請,開心地快要跳起來了。彩林得知叮噹沒有上當,她自然不會善罷甘休,於是下一個計謀正在進行中。BH集團和中東的合約十分成功,彩林藉機請買家吃飯,讓叮噹做飯。那一晚,彩林將買家邀請至自己的家中,佑赫也被邀請。單純的叮噹不知道佑赫會來,完全被蒙在了鼓裡。結果佑赫來到彩林的家中,看見了叮噹,佑赫十分驚訝。
 
第52集關係緩和
彩林為了設計叮噹,故意對叮噹說中東的買家要來家裡吃飯,需要叮噹親自做料理給大家吃。叮噹以為只是單純的飯局,沒想到在飯局上遇見了佑赫,佑赫見到叮噹的那一刻就驚呆了。羅英淑叫叮噹坐下一起吃飯,叮噹婉言拒絕,此時的叮噹就像是個灰姑娘看著公主和王子的晚宴,倉皇離開了彩林的家。出門的時候,叮噹碰見了尚哲,尚哲驚奇叮噹為何在彩林這裡,叮噹告知原因後,尚哲發覺彩林的壞心思。飯後,佑赫專門找到了彩林,佑赫對著彩林大吼了一陣,他極力地為叮噹打抱不平,彩林覺得佑赫對叮噹很特殊,心中的憤懣更加地濃郁了。
 
宥京十分喜歡音樂劇,每天都堅持到宣友莞那裡學習音樂劇,久而久之,宥京就對這個又霸道又不講理的音樂劇老師產生了好感,總是默默地為宣友莞付出。宣友莞知道宥京對他的感情,他不敢承認自己也喜歡宥京。宥京想要一個娃娃,卻總是抓不起來。宣友莞背著宥京為她抓住了一個娃娃,借口說是別人送的然後自己不喜歡就轉送給了宥京,宥京十分開
 
心,兩人的感情持續升溫。時間一天天過去,週日那天很快就到來了,佑赫來到叮噹家吃飯,在飯桌上,小星發現佑赫和他有很多相似之處,桐俊爸爸也覺得兩人十分投緣,想起和佑赫在爬山的時候見過,兩人飯後攀談起來,關係更進一步。聽說桐俊爸爸在做乳酸菌的代理,佑赫用假名買了很多乳酸菌,這件事被桐俊媽媽知道了,桐俊媽媽想了想,最終還是將佑赫叫來,桐俊媽媽同意叮噹和佑赫在一起,佑赫終於將叮噹家的最後一道阻礙打通了。
 
第53集桐俊媽媽同意兩人交往
桐俊的媽媽將佑赫叫到家裡來,再次問佑赫是否會一輩子對叮噹母子好,佑赫向她承諾會照顧叮噹一輩子,桐俊媽媽對佑赫說同意他們交往,佑赫高興極了,緊張的心情終於可以放鬆了。佑赫向桐俊的媽媽要了一杯甜米露,佑赫直誇桐俊媽媽的甜米露是他喝過的最好喝的米露。桐俊媽媽一下子就想起了桐俊,這個世界上除了桐俊會誇她做的東西好吃之外,沒有第二個人說她做的東西好吃,桐俊去世後,佑赫是第一個誇她的人,心中難免有些傷感。佑赫和叮噹的愛情終於得到了家人的同意,佑赫帶叮噹來到高級餐廳吃飯,叮噹還是第一次來到這種地方,十分緊張,佑赫反而覺得叮噹的扭捏看起來十分可愛。
 
會長發現宥京的錢少了五千萬,於是質問宥京錢到哪裡去了,宥京是個單純的孩子,她就說將錢給了宣友莞,會長十分生氣,雖然她相信宣友莞不是這樣的人,但還是心存芥蒂,於是叫來彩林,希望彩林替她問清楚。彩林來到宣友莞的住處,宣友莞說自己沒有拿錢,只是突然就有了一份創業基金,打電話求證後得知那筆創業基金是宥京給的。彩林的爸爸知道這件事後十分生氣,覺得宣友莞破壞了他和會長家的關係,決定湊齊五千萬還給會長。彩林發覺叮噹不僅和尚哲的關係很近,和佑赫的關係也很近,為了確定她是否在勾引佑赫,彩林一直在暗中觀察。叮噹的嘴角有東西,尚哲伸手幫叮噹弄掉,剛好被彩林看見,彩林確定是尚哲和叮噹在交往。
 
第54集產生誤會
智妍來到BH公司辦事,剛好碰見了從公司出來的叮噹,兩人攀談了幾句,叮噹有事先離開。彩林看見智妍和叮噹似乎認識,於是就打聽叮噹和智妍的關係,智妍說叮噹是她的那個寡婦弟妹,最近和同事談戀愛了,但是不知道同事是誰。彩林以為智妍說的是尚哲和叮噹談戀愛,心中暗自竊喜。為了得到更加確切的消息,彩林還藉機詢問尚哲和叮噹的關係,尚哲知道彩林的壞心思,既不承認也不否認,讓彩林誤會尚哲和叮噹已經在一起了。智妍的好奇心徹底被點燃了,她急切地想知道叮噹是在和誰談戀愛,東民害怕她會鬧事,極力迴避這個話題。
 
叮噹開發的新菜單賣得十分火爆,佑赫請求會長和叮噹一起吃飯,不僅僅是為了讓會長表揚叮噹,更重要的是想讓叮噹和會長見面,試探一下會長的態度。宥京將自己喜歡宣友莞的事情跟家人們說了,她以為家人不會同意,沒想到佑赫一如反常的同意宥京和宣友莞交往。宥京說自己不確定宣友莞是否喜歡她,懷疑自己只是單戀。為了試探宣友莞的感情,佑赫單獨找到了宣友莞,鼓勵他勇敢的說出對宥京的感情。第二天,為了表示之前對宥京的歉意,彩林的爸爸和宣友莞來到了佑赫家中。宣友莞承認了自己對宥京的感情,會長也表示同意他們交往。
 
第55集佑赫通廁所
佑赫為了讓叮噹和會長見面,借用工作的緣故將兩人叫到一起吃飯。在飯桌上,會長詢問了叮噹很多問題,問及叮噹的父母時,叮噹低下了頭,故意逃避這個話題。會長嘗到一碗南瓜粥的味道很特別,佑赫叫叮噹嘗一下,叮噹嘗了一口就說出了裡面的配料,叮噹的味覺讓會長十分驚訝。飯後,叮噹向佑赫說起自己父母的事情,之前看到一個和母親長相相似的人,但還是沒有勇氣去登記遺傳因子。佑赫接小星回家,小星回到家之後就想上廁所,結果馬桶壞了,叮噹說她去修理一下。佑赫自告奮勇的說自己去修馬桶,一進去,佑赫就快要被裡面的臭味熏暈了,但還是硬著頭皮修理了一下。當佑赫以為修好了之後,沒想到馬桶裡面的水漫了出來,佑赫嚇得趕緊後退,結果還是弄在了身上。尚哲送佑赫回家,聞到他身上的臭味,佑赫沒有生氣,反而是一種幸福的樣子,以前的佑赫完全不是這樣的。
 
宣友莞向宥京表白後,宥京就急切地想和宣友莞結婚,會長也考慮到兩人的歲數不小了,於是找到羅英淑,希望羅英淑能夠幫忙勸勸宣友莞改行。宥京整天都想著結婚的事情,整天纏著宣友莞結婚,宣友莞卻一點也不想結婚,並且也只想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劇。警察一直在追查幾年前銀章浩的那件案子,追查到一架白色可疑車輛是以羅英淑的名字購買的,於是前來找羅英淑。羅英淑不承認自己開車到過那個地方,只是女兒後來要留學就將車子賣了。事後,羅英淑嚇得不輕。
 
第56集公演偶遇
彩林將音樂會的演唱票給尚哲,尚哲沒有接受,於是彩林就將演唱票給了叮噹,叫叮噹帶著自己喜歡的人去看。到了公演那天,叮噹和佑赫一起去看演唱會,在演唱會門口碰見了彩林和宥京。彩林驚奇叮噹怎麼會跟佑赫一起來,這時候尚哲趕緊出來救場,借口說是他和叮噹一起來的,但是佑赫很想看,就和他們一起來了。宥京看出彩林想和佑赫一起看演唱會的心思,藉故離開了現場。演唱會過後,佑赫為了圓場,請大家一起喝咖啡,還故意謝謝彩林給的票,實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叮噹家的馬桶總是出問題,桐俊媽媽就想讓桐俊爸爸叫工人來修理一下,桐俊爸爸為了省錢,拒絕了這個請求。有一天,工人來到家中修馬桶,桐俊媽媽以為是桐俊爸爸叫來的,結果桐俊爸爸說不是,並且家裡的人都說沒有叫工人來,最後得知是佑赫叫來的工人,桐俊媽媽十分感動。
 
宥京向宣友莞逼婚,起初宣友莞不同意結婚,後來宣友莞想了想還是決定結婚,但前提是不會放棄自己熱愛的音樂劇,宥京被她感動了,全力支持宣友莞的決定。彩林向佑赫打小報告,說發現尚哲和叮噹的關係很曖昧,佑赫遲疑了一下,搪塞了過去。晚上的時候,佑赫送叮噹回家,跟叮噹說了這件事情,叮噹向他解釋說是因為彩林多次看見她和尚哲在一起,所以會誤會,佑赫選擇相信叮噹。
 
第57集彩林的態度轉變
警官告訴叮噹,他在首爾的調查已經結束了,現在鎖定幾個嫌疑人,叮噹聽見這個消息十分開心,自己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叮噹將這件事告訴了佑赫,佑赫也替叮噹高興,提議幫助叮噹,叮噹謝絕了佑赫的好意。彩林現在更加肯定叮噹是在和尚哲談戀愛,她特別開心,因為這樣就沒有人可以阻礙她和佑赫的愛情了。彩林對叮噹的態度也一改從前的惡劣,叮噹發覺彩林對她的特別之處,彩林借口說是覺得叮噹的能力出眾,對人也很親切,所以才會一改從前的態度。羅英淑去商店看見彩林最喜歡的香水,於是就給彩林帶了一瓶回來。彩林看到香水後,謝絕了羅英淑的好意,因為這款香水是以前尚哲最喜歡的,因為尚哲喜歡,她才總是買這款,但是現在兩人分手了,所以再也沒有用過。彩林順手將香水送給了叮噹,叮噹十分感動。
 
宣友莞向宥京承諾,當他的音樂事業開始走上正軌了就和宥京結婚,他將會長讓他放棄音樂劇的事情告訴了宥京。宥京回到家後就對會長發火,責怪會長不應該讓宣友莞放棄音樂劇,他們就是因為音樂劇才相遇,她是決不能夠答應的。之後的幾天,宥京都不跟會長說話。佑赫從日本出差回來給叮噹的家人帶了點禮物,智妍回家剛好看見了佑赫,佑赫做了自我介紹,智妍驚奇叮噹怎麼會找到這麼一個完美的男人。事後,智妍將她見到佑赫的事情跟彩林說了,彩林十分驚愕。
 
第58集彩林的跟蹤
彩林聽見智妍說叮噹的男朋友就是佑赫,她覺得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平時的確看到叮噹和佑赫的關係很近,於是彩林就決定跟蹤他們。彩林看見佑赫從停車場上來,急忙去佑赫的辦公室,尚哲說佑赫不在辦公室,彩林以為尚哲是故意為難她。尚哲被逼無奈,告訴她佑赫在會長的辦公室。彩林故作姿態地前來拜訪會長,當著會長的面讓佑赫說出和叮噹的關係。因為宥京的事情,佑赫暫時不想將他和叮噹的事情公開,於是選擇迴避。佑赫約叮噹一起吃飯,提及將他們的事情告知父母時,叮噹猶豫了,她和佑赫的家境不同,她很難保證會長會同意他們交往。飯後,佑赫送叮噹回家,臨走時佑赫和叮噹接吻,彩林一直跟蹤著他們,看見了這一幕,氣得直流眼淚。
 
彩林堅決認為是叮噹在勾引佑赫,她找到佑赫,質問佑赫是否是叮噹在勾引他。佑赫說他是真心愛著叮噹的,並且是他一廂情願的愛著叮噹,並無勾引之說。彩林氣急敗壞地說叮噹是一個寡婦,即使這樣,佑赫還是愛著叮噹。聽了佑赫的一席話,彩林傷心不已。佑赫覺得是時候將他們的戀情告知會長,但是叮噹說還沒有準備好,叮噹從心裡很懼怕會長。彩林想不通這一切,於是找到尚哲,見面就打了尚哲一耳光,責怪尚哲欺騙她,明明叮噹是在和佑赫談戀愛,卻一直讓她誤會,尚哲覺得這個女人不可理喻。驕傲的彩林一定要奪回佑赫,於是騙會長說她和叮噹有事情要說,會長和彩林一同找到叮噹,叮噹見到會長,不知所措。
 
第59集叮噹的尷尬
彩林帶著會長來到研究室,叮噹正在裡面認真地做料理,看見會長來了,叮噹十分緊張。彩林對會長說叮噹最近做料理很辛苦,希望會長能夠鼓勵一下叮噹。會長覺得彩林不僅長得十分漂亮,心地也是十分善良。於是會長就鼓勵了叮噹,叮噹有點受寵若驚。彩林叫叮噹把料理給會長嘗一下,由於十分緊張,叮噹就將材料掉在了地上,場面十分尷尬,會長對叮噹的影響更加不理想了。中午吃飯時,叮噹跟佑赫說了這件事,於是佑赫就找到彩林談話。佑赫對於彩林的做法表示感謝,他覺得彩林不僅沒有排擠叮噹,反而叫會長鼓勵她,彩林的目的達到了,嘴角微微上揚。
 
桐俊的媽媽不小心將腰閃了,尚哲買了骨頭回來給她補身體,沒想到佑赫比他先買來,尚哲的心裡有點失落。宥京的事情逐漸有了結果,佑赫決定將叮噹帶回家見會長。回到家後,本想說這件事。宥京卻說週末的時候宣友莞會來拜訪,彩林一家也會前來,佑赫不得不將他的事情推辭。為了避免見面時引起尷尬,羅英淑拿錢叫千剛子請假,千剛子藉故暫時離開了佑赫家裡。彩林打電話給叮噹,叫叮噹給她送醬料。叮噹急忙的按照地址送過來,拿到醬料後,彩林故意說這是佑赫的家裡,還十分炫耀,叮噹一下子就愣住了。
 
第60集發生矛盾
叮噹好心給彩林送醬料,結果看見彩林穿著圍裙出來,彩林還故意說這裡是佑赫的家,諷刺叮噹是第一次來佑赫的家中,她炫耀說自己已經來了很多次了。叮噹的心情一下子就失落起來了,一個人默默地走了回去。彩林將醬料拿回來後就邪笑了一下,因為是她故意偷看叮噹的行程,知道這個時間點,叮噹是在研究室,故意讓叮噹送醬料過來,她隨手就將醬料扔進了垃圾桶裡,這一舉動恰好被宥京看見,嚇了彩林一大跳。佑赫去接宣友莞到家裡吃飯,兩人一進家門,佑赫就看見彩林穿著圍裙,佑赫心中十分不快。佑赫責罵彩林在他的家中不應該如此隨便,這讓他很不舒服,彩林趕緊摘下了圍裙,場面十分尷尬。
 
小星想和佑赫一起去放風箏,於是拜託尚哲打電話給佑赫,佑赫在家裡吃飯,不能陪他一起放風箏。為了不讓小星失望,尚哲帶著他去放風箏,結果小星不小心摔倒了,風箏也飛走了,小星很傷心。叮噹去上班的時候碰見了彩林和會長,彩林將會長送給她的胸針戴在了身上,當叮噹知道胸針的來歷後心裡十分難受。晚上,叮噹約尚哲一起喝酒,叮噹心情不好就喝了很多酒,佑赫碰見他們,責怪尚哲,叮噹十分生氣。
 
第61集關係惡化
心情不好的叮噹遇到了尚哲,兩人一起喝酒,叮噹心中鬱悶,喝了很多的酒,尚哲就送叮噹回家。佑赫碰見叮噹和尚哲,尤其是看見叮噹醉醺醺的樣子,十分生氣,責怪尚哲沒有勸誡叮噹,趕緊帶走了叮噹。叮噹對著佑赫就是一陣哭訴,叮噹說看見彩林穿著圍裙出現在佑赫的家中,還戴著祖傳的胸針,這讓她覺得自己在彩林面前顯得如此地渺小和卑微。佑赫將哭泣的叮噹擁在懷裡,對叮噹說是因為宥京和彩林的叔叔在談戀愛,所以會長才會對彩林格外關注,兩人重歸於好。隨後,佑赫就找到彩林談話,希望彩林能夠注意點分寸,彩林生氣極了。回家之後,彩林讓羅英淑想辦法將叮噹的身份告訴會長。
 
為了成為一民合格的妻子,宥京極力地想成為一個賢內助。她為宣友莞的音樂劇努力賺錢,將自己的衣服拿到羅英淑的店中請她幫忙售賣,還將宣友莞的作品上傳到網上,並且努力學習料理。宥京向千剛子請教料理的做法,兩個急性子遇到一起,難免會發生一些摩擦,宥京不想跟著千剛子學習,於是叫佑赫推薦一位料理師。佑赫覺得這是一個機會,能夠讓叮噹嘗試著和家裡人相處。叮噹來到佑赫的家中教宥京料理,兩人志趣相投,宥京十分喜歡叮噹。佑赫覺得時機已經成熟了,於是週末叮噹正式來家拜訪,會長一聽叮噹是個寡婦,堅決反對他們交往。
 
第62集會長反對交往
佑赫覺得時機已經成熟,是時候叫叮噹來登門拜訪了。叮噹在週末那天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來到佑赫的家中。之前佑赫說過會長是一個十分通情達理的人,她應該會支持他們的戀情。沒想到會長知道佑赫跟叮噹交往時情緒突然就變得十分激動。她問叮噹是否是寡婦,明明之前誰都沒有跟她說過這個問題,佑赫感到十分奇怪,會長是怎麼知道叮噹是寡婦這件事。會長大罵叮噹這種身份的人不應該和佑赫交往,讓叮噹滾出她的家。叮噹哭著跑了出去,佑赫趕緊追出去,善良的叮噹自己受了委屈還替別人著想,她擔心會長會氣壞了身體,讓佑赫回家勸會長。佑赫覺得叮噹才是委屈最大的人,他不能讓叮噹一個人承受這麼大的委屈,一路跟著叮噹。
 
叮噹回家後,家人詢問她去會長家的情況,叮噹撒謊說會長對她很好,實則叮噹十分委屈,自己卻一個人默默承受。尚哲看出了叮噹的異樣,送給叮噹一把定制的刀,叮噹十分感動。佑赫決定好好地勸誡會長,沒想到會長的反應如此大。會長是通過羅英淑瞭解到叮噹是個寡婦這件事,佑赫知道後找到彩林,之前叫彩林保密,沒想到彩林卻將這件事說了出來,佑赫十分生氣。佑赫在門口等著會長下班,會長知道是佑赫在開車,立即叫佑赫停車,除非佑赫和叮噹分手,否則她是不會原諒佑赫的,佑赫苦惱極了。
 
第63集叮噹被暗算
佑赫和會長的溝通失敗了,他很沮喪地來到了叮噹的廚房,告訴叮噹這個不好的事情。叮噹沒有氣餒,反而安慰佑赫要一步一步地說服會長,想到佑赫應該還沒有吃飯,叮噹趕緊給他熬了蟹肉粥。當粥熬好後,叮噹發現佑赫已經睡著了。看著佑赫熟睡的樣子,叮噹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臉龐,佑赫被驚醒了,吃著叮噹做的蟹肉粥,佑赫的心都是暖暖的。即使兩人的戀情讓很多人反對,他們也要堅持下去。對於會長的固執,佑赫感到精疲力盡。彩林故意諷刺叮噹被會長趕出家門,叮噹也不甘示弱,反駁說他們的事情不需要別人來嚼口舌,讓彩林無言以對。
 
公司準備推出新菜,發佈會定在一天後。因為叮噹的醬料排骨需要醃製24小時,所以她的肉暫時還沒有做好,到了發佈會的那天,叮噹早早地來到研究室,發現自己的肉竟然壞了。她嘗了一下,發現是菠蘿的量放多了,明明她是按照比例放的,怎麼會變成這樣。為了讓叮噹的菜品能夠成功發佈,佑赫向會長申請將發佈會推遲兩個小時。尚哲則去叮噹工作的廚房拿備用的肉,看到叮噹的菜品成功發佈,彩林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事後,大家一起聚餐,叮噹說懷疑自己的肉被人動了手腳,佑赫吩咐尚哲去調查監控錄像。尚哲調取了監控錄像,發現叮噹離開研究室後再也沒人進去過,尚哲覺得疑惑,來到研究室一探究竟,竟然找到了彩林的耳環,那麼到底是否是彩林所為呢?
 
第64集叮噹被刁難
佑赫和叮噹一起面見了宥京,佑赫對宥京說叮噹雖然結過婚,但只是事實婚姻,戶籍上沒有明確的寫明已婚,所以在法律上還是未婚,佑赫希望宥京旁敲側擊的跟會長說一下,宥京表示支持他們交往,但是會長那裡也不好交代,所以不能直接跟會長說這件事。宥京回到家後對會長說想和叮噹學料理,會長很生氣,不同意叮噹來家裡,宥京就對會長說了叮噹的戶籍是未婚這件事。晚上的時候,會長一個人想了很多,覺得自己的做法似乎有點過分,她決定還是讓叮噹來家裡教宥京學做料理。叮噹和佑赫聽到這個消息覺得十分開心,認為會長的態度似乎開始改觀了。
 
會長來到羅英淑的理髮店,羅英淑說彩林答應和檢察官相親了,會長一下子就震驚到了,她不想失去彩林這個準兒媳。週末正是叮噹教宥京做料理的日子,彩林也被會長邀請到了家裡。會長說飯店在裝修,故意叫叮噹做飯給他們吃。飯後,會長硬塞給叮噹一筆錢。叮噹立即跑出了佑赫的家,這時候佑赫打電話來,叮噹也沒有說什麼,自己一個人承受著委屈。佑赫晚上回到家,宥京對他說了這件事,佑赫頓時火冒三丈,決定找會長說理。千剛子來到桐俊爸爸的店中買牛奶,剛好桐俊媽媽也在,她看見千剛子覺得十分眼熟,於是詢問她叫什麼名字,千剛子告訴了她名字。回到家後,桐俊媽媽詢問叮噹的母親叫什麼名字,叮噹說是千剛子,桐俊媽媽震驚到了。
 
第65集叮噹當選年度優秀社員
佑赫聽宥京說了叮噹給彩林和會長做飯的事情後十分生氣,他找會長要為叮噹討回公道。會長以為是叮噹唆使佑赫挑事,其實叮噹將苦水咽在了肚子裡,什麼也沒有對佑赫說。佑赫覺得叮噹此時一定很委屈,急忙出來面見叮噹,叮噹卻責怪佑赫的行為傷害了會長,讓佑赫回家跟會長道歉,看見叮噹如此善良,佑赫將她緊緊擁在懷裡,心中充滿了感激和愛意。自從千剛子知道羅英淑對她的好只是片面的時候,她決定報復羅英淑。千剛子總是在沒事的時候就去找彩林的爸爸,跟他提起她和羅英淑還有銀章浩小時候的事情,一點一點地洩露羅英淑的秘密,羅英淑知道千剛子的行為後十分恐懼。
 
經過各個部門的投票,叮噹當選了公司的年度優秀社員,大家都替她高興,唯獨彩林覺得嫉妒,彩林以為這次勝出的一定是她,沒想到叮噹當選,彩林生氣極了。優秀社員要為公司拍攝海報,所以佑赫就帶著叮噹來到宥京的店中為叮噹買衣服。到了拍攝海報的那天,佑赫和會長先來上班,一個男子想要面見會長,會長拒絕不見,男子惱羞成怒,拿出包裡的石灰準備撒在會長身上,叮噹發現男子的異動,替會長擋了一下,石灰全部撒在叮噹的新衣服上。事後,會長想起叮噹所做的一切,開始起了惻隱之心,她將叮噹叫到辦公室,想叫她和佑赫分手,叮噹不同意,佑赫聽聞消息後來到了會長辦公室。會長說對於他們的相處,她同意一半,前提是叮噹必須到紐約學習兩年提高水準,佑赫堅決不答應。
 
第66集叮噹猶豫是否出國
會長表示對叮噹和佑赫的事情做出讓步,前提是她有個條件,那就是讓叮噹出國留學兩年提高水準後再回來。叮噹和佑赫聽到這個消息表示很為難,會長暗藏著的目的就是讓他們分開,佑赫堅決不同意叮噹出國。會長說給叮噹時間考慮,叮噹陷入了沉默。回到家後,叮噹想了很多,在吃飯的時候將這件事給家人說了,家人以為是公司派遣優秀員工出國學習,桐俊的爸媽表示支持,但是智妍不支持,因為叮噹出國後,她去美國的希望就更加渺小了。隨後,會長找到彩林和羅英淑,會長說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在叮噹出國期間,彩林能夠把握住機會,贏取佑赫的心。羅英淑表示對此不支持,因為她覺得這樣傷害了彩林,彩林卻不以為然,覺得這是一個機會。彩林的爸爸知道這件事後想找佑赫討回公道,幸好羅英淑和彩林及時阻止,才沒能將事情鬧大。
 
這幾天叮噹想了很多,為了能夠和佑赫繼續交往下去,叮噹決定帶著小星一起去紐約。叮噹將這件事給佑赫說了,佑赫頓時情緒失控,堅決不肯讓叮噹出國。隨後在叮噹的勸誡下,佑赫同意叮噹出國。佑赫回家跟會長商量,他要和叮噹一同出國,會長拒絕了佑赫的請求。佑赫又不放心讓叮噹一人出國,於是拜託尚哲和叮噹一同出國,尚哲同意了佑赫的請求。在叮噹出國之前,佑赫想請叮噹的家人吃飯,智妍覺得小星的頭髮長了,於是就帶他到羅英淑的理髮店去理髮,羅英淑意外得知小星是叮噹的孩子,立即打電話給彩林。彩林帶著會長直奔飯店,會長見到叮噹就給了她一耳光。
 
第67集會長得知小星的存在
彩林接到羅英淑的電話就趕緊帶著會長來到了賣場,會長看見叮噹此時正在和佑赫吃飯,旁邊坐著一個小孩,當得知小星就是叮噹的兒子時,會長情緒失控就打了叮噹一耳光,小星大聲哭喊著不要打他的媽媽。桐俊的爸媽正好此時趕來,看見了這一幕,雙方都很生氣。之後,佑赫到叮噹家登門拜訪,他向桐俊的爸媽道歉,希望桐俊的爸媽能夠原諒他。桐俊媽媽說只要想起叮噹被打的樣子就覺得很心疼,當初佑赫說好的不讓叮噹流淚,如今叮噹卻承受著這麼大的委屈,佑赫對此感到很抱歉。小星看見叮噹被打後,留下了心裡陰影,和佑赫不再像以前那樣親近,佑赫很悲傷。
 
佑赫回家之後又向會長求情,希望會長讓他和叮噹在一起。會長的態度十分堅決,對佑赫說除非她死了,否則絕對不會讓他們在一起。佑赫責怪母親的鐵石心腸,會長的血壓一下子升高了很多,暈了過去。宥京打電話給彩林的爸爸,彩林爸爸趕緊到會長家對會長進行救治,好在並無大礙。但是會長整天不吃不喝,身體逐漸消瘦。桐俊媽媽覺得叮噹處在一個十分艱難的位置,她勸誡叮噹和佑赫分手。叮噹堅決不答應和佑赫分手,叮噹說自從桐俊死後,佑赫是第一個讓她心動的人,她在佑赫的身上看到了桐俊的影子,這一次,她是不會分手的。為了讓叮噹和佑赫分手,彩林找到叮噹談話,對叮噹說會長暈倒的事情,叮噹聽見後十分震驚。
 
第68集提出分手
彩林找到叮噹進行談話,彩林先是將自己裝作好人,她要叮噹明白自己和佑赫的身份地位是不一樣的,所以他們的戀情不會有好結果。叮噹很固執,她感謝彩林的提醒,但是絕對不會和佑赫分手,即使知道會長因為他們的事情暈倒,她也不會放棄佑赫。彩林徹底生氣了,她認為叮噹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於是露出了她的真面目。她大聲呵斥叮噹和佑赫分手,否則會讓叮噹一點一點失去她所擁有的東西。叮噹的心裡很難受,她覺得快要堅持不下去了,於是向佑赫提出了分手,佑赫堅決不同意分手,他鼓勵叮噹要堅持下去,他們一路走來如此辛苦,不能說放棄就放棄,聽了佑赫的話,叮噹決定打起精神來,戰鬥到底。知道會長有高血壓,於是叮噹就去網上找適合高血壓病人吃的料理,自己做了之後偷偷地放在佑赫家門口,默默地對會長好。
 
會長終於打起了精神,但是以她的個性,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會長上班時將尚哲叫來,大聲訓斥了尚哲,並且將尚哲調到了地下收發室。尚哲搬運自己的東西時碰見了彩林,彩林對尚哲一陣嘲諷,尚哲心中十分不快。佑赫知道尚哲被調走後很生氣,立即來到會長辦公司,但是會長的態度強硬,佑赫無能為力。叮噹知道尚哲被調動後十分內疚,尚哲反而安慰叮噹說沒有關係。一天,叮噹上班時接到了會長電話,叮噹趕緊來到約定的地點,沒想到彩林也在,當著大家的面,會長對叮噹說彩林才是她認定的兒媳。
 
第69集事情複雜化
千剛子叫羅英淑去尋找她的親生女兒,羅英淑說她的女兒只有彩林一個。佑赫要去找會長理論,彩林拉著佑赫,讓佑赫再給她一次機會
 
第70集抓住彩林的把柄
會長將叮噹做的便當扔掉,說叮噹是在故意傷害她,叮噹百口莫辯。佑赫起床後,千剛子跟他說叮噹送便當的事被會長發現了,佑赫趕緊來到門口,剛好看見會長在奚落叮噹。佑赫十分生氣,阻止會長。佑赫說他從來沒有覺得人與人之間有什麼高低之分,不要因為擁有幾個公司就可以數落別人。佑赫甚至對會長說身為她的兒子是一種恥辱,會長徹底生氣了,打了佑赫一耳光。佑赫立即拉著叮噹離家出走,即使晚上的時候,佑赫也是待在公司不回家。會長決定將所有和叮噹有關的人都除掉,尚哲是第一個,而東民是第二個。東民上班時接到被辭退的通知,上級說BH集團的負責人要求他辭掉東民,否則將終止與他們的合同。東民有苦說不出,自己一個人喝悶酒。
 
上次彩林賄賂保安,讓保安刪除監控視頻,那個保安現在又來找彩林,因為他的兒子做手術急需要錢,所以希望彩林再給他一筆封口費。彩林覺得是保安自己的事情,而不是她的事,於是拒絕了保安的要求。他們在樓道的談話剛好被尚哲聽見,尚哲威脅保安交出視頻。隨後尚哲將彩林叫到地下室,他對彩林說要將這件事告訴佑赫和會長,彩林哀求他不要告訴佑赫和會長,尚哲心軟了,不打算交出視頻,但是要彩林向叮噹道歉。彩林來到賣場,當面向叮噹道歉,雖然叮噹很生氣,但是事情已經過去了,所以叮噹原諒了彩林。
 
第71集東民失業
東民喝醉酒後回家發酒瘋,他指責叮噹不應該和佑赫談戀愛。叮噹這才知道東民丟失了工作,並且這件事是會長所為,叮噹心中十分內疚。第二天早上,東民起床後覺得一陣頭疼,桐俊媽媽就對他說了昨晚發生的事情,東民一下子就清醒過來了,東民覺得自己的話說重了,東民認為叮噹現在肯定很難受,立即來到賣場向叮噹道歉。叮噹在賣場心不在焉的工作,東民找到她後,誠摯地向叮噹道歉,現在叮噹心中更加內疚了。佑赫給叮噹打電話,聽見叮噹的聲音不對勁,叮噹搪塞了過去,她不想讓佑赫擔心。
 
桐俊媽媽來到公司直接就去找會長,桐俊媽媽要求會長立馬恢復東民的職位,否則就會給新聞社打電話,說完就摔門走了。彩林一直在門外偷聽她們的談話,會長責備彩林這麼久還沒有得到佑赫的心,彩林心中畏懼,決定實施報復。叮噹請求會長恢復東民的職位,會長說除非叮噹和佑赫分手,否則她會讓叮噹身邊的人都受到傷害,叮噹堅決不和佑赫分手,會長十分生氣,拿起桌上的一杯水倒在叮噹的頭上,這一場面剛好被佑赫看見,佑赫將杯子摔碎,拉著叮噹離開。佑赫對自己感到很生氣,他又讓叮噹受傷了。叮噹卻說沒關係,他們要繼續堅持下去。晚上,彩林打扮得鬼鬼祟祟的出門,她用公共電話給報社打過去,第二天一早,佑赫和叮噹的事情就被發佈到了網上,文章上寫著叮噹勾引佑赫。
 
第72集戀情被曝光
叮噹看見自己被編輯寫成花蛇時,心裡十分難過,即使造成了如今的局面,叮噹還是決定迎難而上。佑赫以為這件事是會長所為,找到會長大鬧了一頓。因為叮噹和佑赫的事情,導致公司的名譽嚴重受損,股票一直在下跌,會長將這件事責怪到叮噹身上。如今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這件事,叮噹依舊照常來開會,在會議上,佑赫向大家公佈了他和叮噹的戀情,大家一陣唏噓。彩林本想因為這件事拆散叮噹和佑赫,如今反而成就了他們,頓時氣得咬牙切齒。彩林一個人走在樓梯上,尚哲上樓時碰見了她,尚哲懷疑這件事是她做的,彩林堅決不承認。
 
佑赫和叮噹一起回家面對叮噹的家人,佑赫向他們道歉說是自己過於軟弱,他會處理好這件事。第二天,佑赫就發出了一篇他和叮噹正式交往的聲明,會長因此大罵了佑赫一頓。第二天,叮噹還在賣場的時候接到了家裡的電話,桐俊媽媽說叮噹有一封從法院寄過來的信,叮噹叫他們打開來看,沒想到是BH集團對叮噹提出的天價賠償,對方稱由於叮噹,他們公司的股票持續降低,所以讓叮噹賠償,叮噹徹底被這個天價數字嚇懵了。佑赫知道這件事後,拿著傳票找到會長,他對會長感到很失望,母子又大吵了一架。深夜,佑赫一個人喝悶酒,第二天一早,佑赫收拾好自己的東西,他對會長說從今天開始,不再做會長的兒子,說完就離家出走了。
 
第73集佑赫離家出走
佑赫提著行李箱離開了家門,會長卻十分平靜,宥京覺得會長太可怕了。佑赫打電話給尚哲,他想得到桐俊父母的同意,住在尚哲的房間裡。桐俊媽媽看見佑赫來了,並且還要住在他們家,於是桐俊媽媽很生氣,她拒絕了佑赫,因為佑赫的媽媽給叮噹造成了巨大的傷害。好在桐俊爸爸通情達理,讓佑赫先進來將事情說清楚。佑赫說他和會長鬧翻了,並且他會處理會長起訴叮噹的事情,雖然他可以住酒店,但是他想表現誠意,於是選擇住在叮噹的家。最終,桐俊爸媽同意了佑赫的請求。
 
佑赫爸爸在外推銷乳酸菌,佑赫也去幫忙,結果晚上的時候,佑赫心臟開始出現疼痛,尚哲趕緊打電話給彩林爸爸,彩林爸爸接電話時彩林也在旁邊,於是彩林和她爸爸一起來到叮噹家。看著佑赫生病的樣子,彩林十分心疼,責怪叮噹總是讓佑赫受傷,她執意要帶走佑赫,但是被拒絕了。隨後彩林就去找會長,告訴會長佑赫如今住在叮噹家中,會長十分生氣。尚哲對叮噹說出了佑赫做過心臟移植手術的事情,叮噹震驚到了,尚哲想讓叮噹勸誡佑赫去做檢查,叮噹同意了。第二天,叮噹帶著佑赫去做檢查,在醫院碰見了羅英淑,羅英淑警告叮噹不要和佑赫在一起,叮噹被她的一番話徹底傷透了。
 
第74集佑赫複查身體
叮噹陪著佑赫一起到醫院檢查身體,佑赫進去後,叮噹碰見了羅英淑,羅英淑斥責叮噹,她勸誡叮噹和佑赫分手,叮噹堅決不分手,羅英淑十分生氣。之後,千剛子前來找羅英淑,千剛子突然對羅英淑說讓彩林好好把握住機會,如今叮噹和佑赫的這種情況算是同居,如果叮噹懷孕了,彩林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羅英淑覺得千剛子說得有道理,她認為彩林如果輸給了叮噹就很沒有面子,所以她要彩林盡力把握住機會。彩林總是無意識的想接近佑赫,在上班時也隨意進入佑赫的辦公室,佑赫直接對彩林說除了辦公以外,不能進入他的辦公室,彩林心裡一陣失落。
 
叮噹家裡住了很多人,但是家裡只有一個衛生間,由於佑赫從小嬌生慣養,於是在衛生間裡面洗澡洗了一個鐘頭,桐俊爸爸想上廁所,又不好意思去敲門,於是跑到外面去上廁所。事後,佑赫知道後很內疚,於是就在叮噹家的院子裡面修了一間衛生間。對於會長起訴叮噹的事情,佑赫聘請了他最好的律師朋友,會長得知佑赫要和她對抗,心裡十分難受。會長接到韓博士的電話,韓博士說佑赫身體狀況不是很好,最好近期不要酗酒或者壓力過大,會長想了想最近發生的事情,她決定認輸。第二天,會長將叮噹叫到辦公室,佑赫以為會長要傷害叮噹,趕緊跟了過來,結果會長說她決定認輸了。
 
第75集會長認輸
會長決定同意佑赫和叮噹的戀情,兩人得到會長的允許後十分開心,佑赫抱著叮噹轉了好幾圈。佑赫和叮噹一家舉杯慶祝,大家都替他們高興。飯後,佑赫接到宥京的電話,宥京說會長回家後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裡面,哭得十分傷心。佑赫很擔心,於是立即回到了家中,佑赫回來直接撞開了會長的房間門,看見會長哭得如此傷心,佑赫心裡也很難受。佑赫走後,桐俊媽媽一個人喝悶酒,叮噹陪同她一起,桐俊媽媽說她擔憂小星以後會受苦,並且叮噹和小星就要離開了,她覺得心裡很難過。
 
第二天,會長叫彩林和羅英淑一起出來吃飯,會長告訴彩林她已經同意佑赫的事情了,彩林十分傷心,出去飆車。羅英淑叫彩林不要開得那麼快,結果就撞到了一根柱子上,幸好人沒有事。彩林回家後就開始摔東西,沒有得到佑赫,彩林心裡十分憤怒。第二天,組長宣佈叮噹被選為公司的審核員,要上一個美食節目進行點評,並且,佑赫給了尚哲一家直營店,尚哲如今成了直營店的社長了。叮噹家可謂是雙喜臨門,大家十分開心。彩林邀請叮噹一起喝茶,沒想到叮噹喝下第一口就發覺味道不對,立即到廁所開始嘔吐起來。
 
第76集叮噹失去味覺
佑赫立即帶著叮噹來到醫院,醫生檢查了之後對叮噹說她的舌頭被燒傷了,可能會失去味覺。叮噹和佑赫聽見這個消息後十分震驚,作為一個熱愛料理的人來說,失去味覺無疑是一個晴天霹靂。醫生說這種損傷可能會是永久的,但是每個人的身體素質是不一樣的,所以叮噹也是可以恢復味覺,只是暫時的時間問題。叮噹很沮喪,佑赫發誓一定要查明真相,為什麼叮噹喝的茶裡面竟然會出現酸性物質,於是佑赫將這件事交給尚哲調查。尚哲覺得這件事有蹊蹺,他認為這是彩林做的,於是當著大家的面宣佈要將這件事交給警方。聽見尚哲的話後,彩林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但她還是不露聲色,假裝自己也是受害者。
 
千剛子前來找羅英淑,兩人的談話剛好被前來的彩林聽見了,彩林質問羅英淑是否有那樣的事情,千剛子大聲說她是羅英淑孤兒院的朋友。彩林質問羅英淑,那個卑賤的人就是媽媽的朋友嗎?千剛子很生氣,就打了彩林一巴掌。彩林哭著跑出去,獨自一個人喝酒,她覺得人生各種不幸,佑赫被叮噹搶走,還要受一個大嬸的氣。彩林喝醉後就去找佑赫,她哭著要和佑赫復合,抱住了佑赫,佑赫一把推開了彩林。這一幕剛好被叮噹看見,佑赫走後,叮噹走了過來,彩林想打叮噹,叮噹抓住了彩林的手,她警告彩林不要再試圖破壞她和佑赫的感情。彩林內心很受傷,乘車離開了。
 
第77集佑赫求婚
佑赫神秘地對叮噹說要帶著她和小星去見一個特殊的人,叮噹很緊張,以為佑赫要帶著她去見會長,佑赫承諾說不是去見會長,只要到了就知道了。佑赫帶著叮噹和小星來到了桐俊的墳前,當著桐俊的墓碑,佑赫拿出了戒指,他向叮噹求婚了,叮噹感動得淚流滿面。之後,佑赫和叮噹去見桐俊的父母,佑赫告知他們他已經向叮噹求婚的事情,桐俊父母也沒有反對。晚上佑赫走的時候,尚哲在門外告訴佑赫,警方那邊出結果了。警方在叮噹,彩林,楊阿林的杯子裡面發現都有酸性物質,但是叮噹杯子裡面的酸性物質最多,杯子上只有叮噹和楊阿林的指紋。楊阿林本人不承認對叮噹下了毒,所以此事還待定。
 
彩林將自己打扮得十分美麗,她要驕傲地去會長家裡。彩林到會長家時,會長明顯有點推辭,彩林卻振振有詞,說即使她和佑赫分手了,但是宥京和叔叔在談戀愛,作為一家人,她還是隨時可以來這裡。佑赫回家後聽說彩林今天來了家裡,佑赫十分生氣,不分青紅皂白地就責怪會長。會長向他解釋,會長答應佑赫週末的時候讓叮噹和小星前來拜訪。週末時,叮噹帶著小星來到了會長家裡,他們十分拘束,會長似乎也不太高興。千剛子招呼大家吃飯,看到千剛子的那一剎那,叮噹十分吃驚。
 
第78集叮噹見到親生母親
叮噹和小星來到了會長的家中,叮噹見到了她的親生母親,她情緒一下就十分激動,於是就跑到衛生間去整理一下。佑赫想去看看叮噹,被會長制止了。佑赫給小星夾菜,會長問小星自己是不是不會夾菜,叮噹說小星自己會用筷子。會長說那就讓小星自己夾菜,小星很害怕會長。飯後,大家一起喝茶,會長讓叮噹學習英語,小星說他會英語,他可以教媽媽英語。會長呵斥了小星,大人說話小孩不准插嘴。小星被會長的呵斥嚇得一直打嗝,叮噹去廚房給小星拿糖,她藉機想問千剛子的名字,但是小星突然進來拉走了叮噹。
 
叮噹將她母親的照片給佑赫看了,照片上的人竟然和千剛子長得一模一樣,叮噹說還不知道千剛子的名字,她拜託佑赫回家問一下。佑赫回家後試著問了一下千剛子,得知她名字後,佑赫暫時不打算告訴叮噹。廚房長因為有事先離開了,但是剛剛接了一筆大單子,尚哲建議叮噹先試著用夠感覺做東西。結果顧客吃著味道不對,要求全部換掉,叮噹很失落。佑赫想了幾天,決定還是讓叮噹知道真相,他帶著叮噹來到了家裡。叮噹試探著問了千剛子名字,得知名字的那一剎那,叮噹差點站不穩。叮噹詢問千剛子是否有孩子,千剛子說沒有孩子,叮噹以為千剛子是不想承認有女兒。
 
第79集叮噹和千剛子去做親子鑒定
叮噹因為見到了千剛子後十分難受,她認定千剛子就是她的親生母親。佑赫看著叮噹整天如此焦慮,他心裡也覺得難受。叮噹認為千剛子是想拋棄她,所以說自己沒有女兒。佑赫讓叮噹和千剛子去做親子鑒定,叮噹不想面對真相。佑赫就勸誡叮噹,如果叮噹以後和佑赫結婚了,會經常看見千剛子,那樣會更尷尬。在佑赫的堅持下,叮噹終於答應去做親子鑒定。佑赫讓千剛子喝下了一瓶飲料,他拿著千剛子喝過的瓶子和叮噹頭髮一起去做鑒定,結果顯示的是,千剛子的DNA和叮噹的DNA完全不符合,叮噹驚訝極了。
 
總公司派人來賣場進行調查,上次的烤羊腸事件被總公司知道了,讓公司的聲譽受到了影響。尚哲獨自為叮噹擔起了責任,他沒有將這件事告訴叮噹。為了盡早恢復味覺,叮噹在實驗室試吃各種刺激性的東西,但還是沒有任何感覺。佑赫對叮噹說賣場出事了,叮噹才知道自己闖了大禍,兩人的談話被彩林聽見,彩林暗自竊喜。得知叮噹失去味覺後,彩林步步逼近,她極力誇讚叮噹的味覺靈敏,讓叮噹開發醬料,這讓佑赫十分頭疼。
 
第80集叮噹和千剛子面談
看到親子鑒定結果顯示的是不符合,叮噹的心都碎了,在悲痛之後,叮噹叫佑赫將千剛子叫出來一起面談。千剛子覺得很奇怪,但是也沒有多想,所以就答應了佑赫的請求。叮噹詢問千剛子是否知道銀章浩,千剛子的情緒十分激動,她就是想見銀章浩,但是苦苦沒有找到。兩人終於把話說開,千剛子知道了叮噹就是銀章浩的女兒,並且也知道銀章浩已經死了,千剛子傷心欲絕。但是叮噹提及她的生母時,千剛子說她並不知情。
 
千剛子後來找到了羅英淑,她告訴羅英淑銀章浩已經死了,並且找到了羅英淑的女兒,羅英淑不相信千剛子的話,並且說彩林才是她的女兒,她不想找回自己的親生女兒。千剛子十分生氣,決定對羅英淑實施報復。彩林叔叔要舉行公演,於是邀請了大家去參加。到了公演那天,千剛子也來參加了公演。羅英淑在上洗手間時遇見了叮噹,她辱罵叮噹是個不知廉恥的人,並且說叮噹不配做母親。千剛子在旁聽見羅英淑的話後十分生氣,她決定跟羅英淑撕破臉皮。千剛子跟在彩林和羅英淑的後面,然後大聲叫羅英淑,羅英淑讓她避諱著彩林,千剛子揚言說就是要當著彩林的面來說這件事。
 
【圖片cr:SBS】
(Visited 13,993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