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愛是點點滴滴 結局】愛是點點滴滴分集劇情81~120

愛是點點滴滴》劇情講述一個女人愛上接受他心愛戀人心臟移植的男子所展開的故事。



 
愛是點點滴滴




【分集劇情】 
 
 【分集劇情】 
第81集韓博士懷疑羅英淑
千剛子聽見羅英淑對叮噹說的話後十分生氣,她就要當著彩林的面拆穿羅英淑那虛偽的外表,千剛子說羅英淑生下一個孩子就不管了。羅英淑很害怕她會再說出什麼,拉著彩林就離開了,還叫彩林不要聽信千剛子的胡言亂語。韓博士覺得羅英淑最近很不正常,於是就約千剛子出來喝酒。韓博士試探著對千剛子說他上次看見一張照片和一個嬰兒帽,千剛子覺得羅英淑還算有點良知,於是就沒對韓博士說出實情。幾杯下肚,千剛子就喝醉了,韓博士就把她帶回了家。千剛子開始胡言亂語,她說自己以前喜歡過一個男人,然後和他生下孩子就走了,現在那個男人死了,她很傷心。千剛子分明是在指桑罵槐,羅英淑情緒失控,拖走了千剛子。
 
叮噹帶著小星去看公演時,會長又訓斥了小星一頓,小星十分害怕會長,回家後一直抱著桐俊媽媽哭泣。看著自己的孫子哭得如此傷心,桐俊媽媽決定去找會長說清楚。會長明確地對桐俊媽媽說是不會接受小星的,桐俊媽媽來到賣場,將所有的氣都發在叮噹身上,叮噹難過極了。尚哲看著叮噹如此難受,就讓她一人獨自散散心。叮噹一個人想了很多,她不會放棄小星,也不想放棄佑赫,處於艱難的位置。
 
第82集小星的心理陰影
彩林看見叮噹和一個陌生男子約會,於是詢問叮噹那名男子是誰,叮噹說那是刑警,他們因為一些私事見面。彩林擔心刑警是來調查她害得叮噹失去味覺的事情,於是想測試叮噹。彩林來到樓下買咖啡,故意給叮噹的咖啡中加很多的糖,但是叮噹一點也沒有嘗出來,彩林確定叮噹已經失去味覺。彩林步步逼近,她向會長舉薦叮噹,讓叮噹去參見海外競賽,理由是叮噹有絕對的味覺。會長叫來了叮噹和佑赫,佑赫一直在為叮噹推脫這件事,但是會長卻說她十分看好叮噹,叮噹無法下台,只能硬著頭皮接受。
 
羅英淑將一大筆錢摔在千剛子的臉上,讓千剛子消失在她的生活中,千剛子怒不可遏,她發誓一定要將羅英淑逼上絕境。小星一大早起來就開始哭泣,原來是做噩夢夢到會長在打他,看來會長對他的打擊很大。桐俊媽媽心疼自己的孫子,再加上東民不能生育,桐俊媽媽對佑赫說絕對不能讓會長傷害小星。桐俊媽媽提議讓佑赫和叮噹結婚後不和會長住在一起,佑赫很為難。吃飯時,宥京對會長說她和宣友莞領證了,會長很生氣,覺得宥京做法草率,無奈女兒就是這樣的性格,會長也不好多說什麼。佑赫趁熱打鐵,提出分家事宜。
 
第83集彩林利用智妍
佑赫趁熱打鐵,向會長提出分家的事情,會長很生氣,堅決不同意佑赫這樣做,還是說這一切都是叮噹指使佑赫做的,佑赫替叮噹辯解,結果越描越黑。會長後來找到叮噹,質問叮噹分家的事情,叮噹說她對這件事毫不知情。智妍一大早就起來做飯,桐俊媽媽覺得十分驚奇,智妍以前是從來不會做飯的人,如今像變了個人似的。智妍說從前對不起桐俊媽媽,覺得自己不能為桐俊家開枝散葉,所以十分內疚,桐俊媽媽聽了這話後心裡反而更加難受了。
 
羅英淑聽說了佑赫家裡的事情,於是想趁機插一腳。彩林得知智妍不能生孩子後,決定利用智妍,於是她給智妍買了一個包包,表面上是為了安慰智妍,實際上是想讓智妍收養小星。如果智妍收養了小星,那麼叮噹家裡一定會大亂。羅英淑藉著智妍的面子來到了叮噹家中,她對桐俊媽媽十分熱情,故意說出佑赫因為分家的事情和家裡鬧翻了。桐俊媽媽很著急,她不想會長虐待小星,於是前來找佑赫,讓佑赫來做決定。會長剛好來碰見他們,兩個婆婆叫吵了起來,會長對桐俊媽媽說,她同意叮噹嫁過來,但是小星不能過來。
 
第84集會長對小星的排斥
桐俊媽媽不忍心小星受委屈,所以和會長大吵了一架,會長對桐俊媽媽說只讓叮噹嫁過來,小星就不用帶過來了,桐俊媽媽很生氣,摔門就走。會長和桐俊媽媽都不肯妥協,佑赫在中間夾著十分難受。佑赫將這件事告訴了叮噹,叮噹很傷心,她不想失去小星,也不想失去佑赫。桐俊媽媽對叮噹做思想工作,她讓叮噹嫁過去,小星就不帶過去了,叮噹一下子就急了,小星是她的生命,她怎麼可能丟下小星。回到房間後,叮噹將小星摟在懷裡,內心充滿了愧疚。
 
宣友莞準備搬進宥京家中,兩人算是正式結婚了。彩林藉著自己叔叔的名義隨意來到佑赫家中,千剛子十分討厭彩林。千剛子叫宥京不要和彩林過於親近,因為彩林不是一個好人。會長將叮噹叫到家裡來,給了叮噹兩個選擇,要不就和佑赫分手,要不就不帶小星,叮噹很為難。出門時,千剛子拉著叮噹的手,讓叮噹暫時先嫁過來,然後再生一個小孩,等到時機成熟了,再把小星帶過來。叮噹不同意千剛子的說法,覺得這樣做愧對於小星。兩人的談話恰好被彩林看見,彩林質問千剛子為什麼對叮噹這麼好,千剛子不想對彩林多說什麼,彩林怒火中燒。
 
第85集逼著叮噹做出選擇
韓博士早上出門時問了羅英淑關於銀章浩的事情,羅英淑撒謊說是千剛子很愛銀章浩,所以才有後面很多的事情,韓博士明顯發覺羅英淑是在撒謊,但是他沒有戳穿羅英淑的謊言,逕直走出了家門。韓博士出門後,羅英淑很緊張,趕緊打電話給千剛子,要求千剛子出來見面。千剛子坐在羅英淑的車上,羅英淑很生氣,瘋狂飆車,她以為韓博士知道的事情都是千剛子說的,停下車來後,羅英淑打了千剛子一耳光,千剛子很生氣,她對羅英淑說她只跟韓博士說了天堂家園,其他都沒說。羅英淑很慌張,看來韓博士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而在另一個角落,韓博士剛才親眼目睹了羅英淑和千剛子見面的全過程。
 
桐俊媽媽召開家庭會議,關於叮噹的問題,桐俊媽媽建議叮噹一個人嫁過去,把小星留下來讓他們撫養。智妍也乘機說可以將小星收為養子。叮噹急出了眼淚,她不想失去小星,無論如何她都不會丟下小星,在小星和佑赫兩者之間,她選擇小星。佑赫夾雜在中間很為難,他思考了很久,佑赫回家向會長跪下,請求會長同意叮噹帶著小星嫁過來,會長堅決不同意,於是佑赫就一直不起來,會長還是沒有心軟,佑赫就跪了一夜。
 
第86集兩人的決定
桐俊爸爸向會長求情,希望會長能夠同意叮噹帶著小星嫁給佑赫,會長對桐俊爸爸很客氣。她對桐俊爸爸說出了自己的顧慮,因為她家裡的情況比較特殊,不像其他家庭那樣簡單。如果以後她不在了,將來的繼承問題該如何處置。桐俊爸爸覺得會長情有可原,他去賣場找叮噹商量。桐俊爸爸希望叮噹將小星交給東民夫婦撫養,但是叮噹不想放棄小星。之後,宥京又找到叮噹,宥京拜託叮噹早點下定決心,她告訴叮噹佑赫昨晚在客廳跪了一夜,叮噹很心疼,她獨自一人想了很久。
 
佑赫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他想了很久,最終還是做了決定。佑赫來到叮噹家中,當著叮噹家人的面拿出了一張房產證,他已經下定決心了。佑赫準備和叮噹結婚後就搬出來,他們不會和會長生活在一起。叮噹和家人聽見這個消息十分震驚,叮噹將小星拜託給尚哲照顧,她和佑赫出去約會。叮噹帶著佑赫來到她以前和桐俊去過的地方,兩人重溫了一下浪漫的從前。看著佑赫越是開心,叮噹心裡越是難受。第二天,叮噹登門拜訪,她拿出了一個信封,並且將自己的戒指取了下來,當著大家的面向佑赫提出了分手。
 
第87集叮噹提出分手
叮噹當著會長的面向佑赫提出了分手,佑赫堅決不和叮噹分手,叮噹的態度很堅決,轉身離開。會長鬆了一口氣,因為叮噹終於放手了。佑赫和會長大吵了一架,因為他覺得今天這個局面都是會長造成的,會長想讓佑赫暫時冷靜一點,她不理會佑赫的話,佑赫回到自己房間,喝得酩酊大醉。叮噹回家之後向家人說了這件事,表情異常的平靜,桐俊爸媽覺得十分心痛。叮噹躲在被窩裡面哭泣,直到第二天一早,小星對桐俊媽媽說叮噹發燒了。桐俊媽媽很著急,來到叮噹房間一看,叮噹全身滾燙,不停地冒汗。小星哭著叫叮噹醒來,叮噹一直陷入昏迷狀態。
 
佑赫來到幼兒園門口,他想見叮噹,但是沒有看見她,尚哲請求佑赫不要再糾纏叮噹,佑赫心裡很難受。叮噹在家修整幾天後就去上班了,沒想到佑赫在賣場等著叮噹,叮噹沒有理會佑赫,逕直走進賣場。叮噹將自己關在洗手間裡哭泣,悲痛欲絕。羅英淑跟蹤韓博士,發信韓博士來到了療養院。待韓博士走後,她看見了孤兒院的院長,但是院長一直昏迷不醒,羅英淑鬆了一口氣。彩林得知叮噹和佑赫分手後十分開心,她下一步的目標就是將叮噹從公司趕出去。
 
第88集叮噹和彩林鬧翻
桐俊媽媽跪在地上求會長,但是會長還是不為所動。叮噹在研究室開發醬料,彩林對叮噹說桐俊媽媽在會長辦公室,叮噹趕緊去了會長辦公室。看見桐俊媽媽跪在地上,叮噹很心痛,她急忙拉走了桐俊媽媽,發誓自己以後絕對不會讓小星受到委屈,並且會好好照顧桐俊的父母,婆媳兩人相擁而泣。桐俊爸爸接到保險公司的電話,負責人說智妍的不孕不育治療費用沒有辦法報銷,桐俊父母這才得知原來是智妍不孕。回到家後,東民夫婦向父母承認了錯誤,大家都十分難過。佑赫極力地想挽回叮噹,他整天茶不思飯不想,但是叮噹對佑赫很冷漠。
 
彩林對叮噹說會長待會要過來試吃醬料,儘管之前練習了很多次,但是叮噹依然很緊張。這時候,狀況突然發生了,叮噹發現調味料全部弄混了,她沒有味覺,現在是沒有辦法嘗出來的。這時候會長來了,叮噹只能憑著感覺做,沒想到突然就恢復了一些味覺,大家都覺得她的醬料好吃。彩林不相信叮噹做的菜好吃,於是自己嘗了一下,頓時臉色就變了。叮噹觀察著彩林的一舉一動,待會長走後,叮噹質問彩林是否偷換了她的醬料,彩林起初不承認,後來叮噹威脅她要去查看監控錄像,彩林終於承認了,叮噹很生氣,於是就打了彩林一巴掌,彩林也不服氣,也打了叮噹一巴掌。叮噹後來將這件事告訴了尚哲,尚哲警告彩林不准再傷害叮噹。
 
第89集意外的兩億
尚哲打電話給叮噹,約叮噹一起吃飯,結果叮噹到了地方之後發覺不是尚哲,而是佑赫。叮噹轉身就要離開,佑赫拉住了叮噹,說盡對叮噹的思念。叮噹對佑赫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她不想因為他們的戀情讓周圍的人受到傷害。佑赫回到家中,剛好看見彩林也在家裡,佑赫心生厭惡,躲進了自己的房間。彩林趁機給佑赫送點心,佑赫拒絕了彩林,彩林很生氣,向會長訴苦。桐俊媽媽拿出了自己全部的積蓄,她想讓東民夫婦一起去做試管嬰兒。看著婆婆如此盡心盡力,智妍覺得十分內疚。
 
會長將叮噹叫到辦公室,給了叮噹一個信封,說這是為了獎勵叮噹為公司做的貢獻,希望叮噹務必收下,叮噹不好推辭,收下了信封。叮噹回去將信封拆開,發現裡面竟然有兩億,叮噹驚呆了,同時覺得十分生氣。叮噹約佑赫出來,將信封還給了佑赫,她覺得這筆錢是一種羞辱,會長將這筆錢當做是叮噹和佑赫的分手費。佑赫當著會長的面將信封摔在桌子上,他和會長大吵了一架,然後將自己關在房間裡面不吃不喝。千剛子不忍心看著佑赫這樣折磨自己,於是就去找叮噹。叮噹很熱情的接待了千剛子,並且拜託千剛子提供給她親生母親的線索。
 
第90集彩林懷疑佑赫的心臟來源
叮噹拜託千剛子幫她打聽親生母親的事情,千剛子很緊張,儘管她知道叮噹的生母就是羅英淑,但是羅英淑不願意見叮噹,她在中間也十分為難。千剛子回來面見羅英淑,她讓羅英淑去見叮噹,羅英淑很生氣,她不想去見叮噹,但是千剛子的態度很堅決,她給了羅英淑一個地址,威脅羅英淑去見叮噹。羅英淑沒有辦法,於是就叫人偽裝成劫匪,本來是想打傷千剛子,結果叮噹幫千剛子擋了一下,叮噹的手臂就被打骨折了,千剛子很內疚,叮噹還像沒事的人似的,反而安慰千剛子不要往心裡去。
 
會長在理髮店和羅英淑談話,她們談及了佑赫和彩林的事情,剛好被智妍聽見。智妍很生氣,她這才知道彩林一直喜歡佑赫,原來彩林一直是在利用她。桐俊爸爸來到醫院找韓博士,他想去看看受助者,但是韓博士說規定是不允許的。彩林在暗處聽見他們的談話,懷疑佑赫的心臟就是叮噹丈夫的心臟,她堅決不能讓佑赫知道這件事。佑赫整天在家不吃不喝,整個人都消瘦了,大家都很擔憂,千剛子給叮噹打電話。叮噹很心疼佑赫,她偷偷地為佑赫送了蟹肉粥。千剛子謊稱是她做的,但是佑赫一嘗就知道是叮噹做的。
 
第91集智妍說出真相
佑赫嘗到叮噹做的蟹肉粥,他頓時來了精神,趕緊從床上下來,一路飛奔去找叮噹。但是叮噹不接受佑赫的心意,佑赫心裡十分難過,他決定放手。佑赫一邊開車一邊哭泣,他做出了艱難的決定。尚哲看著叮噹如此難過,於是就叫叮噹不要去廚房了,就在收銀台,叮噹不好意思推辭。叮噹想把自己的頭髮紮起來,但是一隻手很不方便,尚哲就幫助叮噹扎頭髮。彩林在櫥窗外看著尚哲為叮噹扎頭髮的樣子,她不禁想起了自己和尚哲的過往,尚哲過去也幫她扎過頭髮,但是如今她喜歡的是佑赫,所以這種想法瞬間就消失了。
 
智妍得知自己被彩林利用後很生氣,於是就去找彩林,兩人大吵了一架。智妍覺得應該將這件事告訴叮噹,於是就對叮噹說出了她當初想要收養小星的動機,叮噹聽了之後十分生氣。第二天,叮噹在實驗室做料理,彩林剛好進來了,叮噹十分生氣,就將蔬菜倒在了彩林的頭上,叮噹警告彩林以後不要再插手她的事情,彩林覺得叮噹不可理喻。佑赫拿錢叫千剛子為叮噹置辦點東西,千剛子就買了一些東西給叮噹。叮噹對千剛子說自己已經去做了DNA登記了。隨後,千剛子叫羅英淑也去做DNA登記,羅英淑十分氣憤,大聲斥責了千剛子。
 
第92集叮噹的委屈
叮噹給智妍送化妝品,出來時剛好碰見了羅英淑。羅英淑一臉嫌棄地看著叮噹,似乎要把叮噹吃了似的。羅英淑警告叮噹不要再去糾纏佑赫,因為叮噹和佑赫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更過分的是,羅英淑讓叮噹從公司辭職,不要打擾彩林和佑赫。叮噹聽了之後十分生氣,她覺得羅英淑沒有資格這樣說她,叮噹也毫不示弱,極力反駁羅英淑。調查銀章浩案件的警官來找佑赫,因為叮噹的電話關機,於是就給佑赫打了電話。警官交給了佑赫一份資料,經過長時間的調查,已經逐漸縮小了銀章浩案件的嫌疑人範圍。拿著那份資料,佑赫心中百感交集,卻還是忍不住打電話叫叮噹出來。看到叮噹的那一刻,佑赫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只可惜叮噹還是一如既往的冷漠,拿了資料就轉身離去。剛好他們見面的場景被會長看見,會長惱羞成怒,打了叮噹一耳光,警告叮噹不准再和佑赫見面,此時的叮噹有苦說不出。
 
彩林想要再次利用智妍,於是假惺惺地給智妍買了禮物,假裝去看望智妍。智妍起初不待見彩林,彩林在智妍面前搬弄是非,單純的智妍就聽信了彩林的花言巧語,兩人重歸於好。會長向羅英淑倒了一肚子苦水,她抱怨叮噹不信守約定,都已經和佑赫分手了還繼續見面。羅英淑順著會長的話,兩人一起責罵叮噹。經過深思熟慮之後,千剛子決定告訴叮噹真相。千剛子對叮噹說她已經找到了叮噹的母親,但是叮噹的親生母親已經改嫁了,她並不想見叮噹。聽見千剛子是這樣的答覆,叮噹再也控制止不住心裡的委屈,放聲大哭。對於叮噹來說,她心心唸唸的母親竟然不認她,這無疑是五雷轟頂。
 
第93集彩林的計謀
為了撮合叮噹和尚哲,桐俊父母故意不去參加小星的演出表演會,讓尚哲和叮噹一起去看小星表演。彩林無意間得知小星在今天會表演,她故意試探佑赫,遺憾的是佑赫並不知道今天是小星的演出日。佑赫趕緊買了花趕到小星的幼兒園,卻看見了自己不想看見的一幕。映入眼簾的是尚哲和叮噹一起牽著小星,他們看起來像極了三口之家。佑赫躲在車裡不敢出來,悲傷至極。桐俊媽媽將尚哲和叮噹還有小星三人的合照洗了出來,故意在大家面前說他們郎才女貌,尚哲好不尷尬。尚哲送給叮噹一束黃色小蒼蘭,借口說是自己在路邊順便買的,叮噹也沒有多想,收下了尚哲的好意。當後來得知小蒼蘭的花語後,叮噹似乎明白了什麼。
 
佑赫認為叮噹即使離開了自己也可以過得很幸福,她和尚哲看起來才是真的一對。佑赫獨自一人來到酒吧買醉,最後不省人事。彩林偷偷監視著佑赫,看著佑赫倒下了,彩林趁機打電話給佑赫,然後將佑赫帶到了酒店。隨後彩林讓酒保打電話給尚哲,讓尚哲將佑赫帶回家。尚哲趕到酒店時,彩林衣衫不整的出來開門,尚哲瞬間就明白了,他以為彩林和佑赫發生了關係,憤然離去。其實這只是彩林的小心機,她根本沒有和佑赫發生關係,只是為了讓尚哲誤會他們的關係。彩林又在一旁對佑赫煽風點火,說尚哲和叮噹有不清楚的曖昧關係,佑赫信以為真,本想找尚哲好好談一下,尚哲卻不給佑赫面子。如今雙方都產生了誤會,彩林的目的達到了。
 
第94集叮噹得知羅英淑是她的親生母親
看著別人家的孩子都有父母的疼愛,而自己的父親逝世,母親不認,叮噹的命運可謂十分悲慘。經歷了愛情上的失敗,叮噹更加想見自己的親生母親。叮噹拜託千剛子讓她能夠遠遠地看著自己的母親也好,千剛子於心不忍,答應了叮噹的請求。千剛子將叮噹帶到了羅英淑的美容院,指著遠遠的羅英淑說,那就是叮噹的母親。叮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想當初羅英淑是怎樣諷刺和奚落叮噹,沒想到竟然是叮噹的親生母親。叮噹氣得大聲哭泣,她一個人跑了出去。千剛子擔心她的安全,於是就打電話給尚哲。尚哲急忙跑出去找叮噹,看著叮噹孤單的背影,尚哲發誓一定不會再讓其他人傷害她。叮噹得知千剛子送的禮物都是佑赫指示的,於是拜託尚哲將禮物退還回去。尚哲將禮物退還給了佑赫,警告佑赫不要再插手叮噹的事情。
 
羅英淑將車子拿去保修,保修人員告訴她,在她的車上發現了追蹤器,羅英淑很驚恐,看來韓博士在監視自己。羅英淑想了想,決定還是不將這件事告訴韓博士,她要繼續隱瞞下去。千剛子怒斥羅英淑沒有人性,同時也告訴羅英淑的親生女兒去看了她,羅英淑簡直整個人都要瘋了,她責怪千剛子不顧她的感受,要將她推下山崖,千剛子則認為羅英淑已經失去了她的人性。佑赫和彩林到賣場去試吃新品,叮噹精神恍惚,不下心將醬汁倒在了彩林的身上,彩林說那是她媽媽買的裙子,叮噹心中受到了強烈的打擊。彩林看見叮噹和尚哲出門倒垃圾,趁機就吻了佑赫,叮噹一氣之下就跑了進去,佑赫本想去追,但是尚哲阻止了佑赫,尚哲承認了自己對叮噹的感情,佑赫一怒之下打了尚哲一拳。
 
第95集彩林被拒絕
彩林親吻佑赫的場景被叮噹和尚哲看見,叮噹瞬間就跑了回去,佑赫想去追趕叮噹,被尚哲一把拉住。兩個男人之間開始對決,佑赫質問尚哲為什麼不讓他去追趕叮噹,尚哲說佑赫沒有資格,既然佑赫都和彩林做出那樣的事了,就沒臉面見叮噹。佑赫一臉茫然,他不知道尚哲說的什麼,尚哲也不想多說,留下佑赫一人獨自懊惱。儘管自己的親生母親是羅英淑,叮噹還是想瞭解一下她的生活狀態。叮噹來到羅英淑的店裡做頭髮,羅英淑很生氣,但是迫於智妍的面子,也只能幫叮噹做頭髮。就像剪斷和佑赫之間的關聯一樣,叮噹剪短了自己的長髮。叮噹試探著詢問羅英淑的生活狀態,羅英淑說自己現在過得很好。羅英淑責怪叮噹總是阻礙佑赫和彩林的事情,她警告叮噹離開佑赫,全力維護彩林。看著自己的親生母親如此辱罵自己,叮噹哭著跑回了家,抱著婆婆哭泣,這個世界上叮噹只有一個媽媽,那就是桐俊的媽媽。
 
佑赫想來想去覺得尚哲不應該對他發那樣的脾氣,他覺得這件事有蹊蹺。佑赫先是試探著問彩林在酒店發生的事情,彩林說佑赫那天晚上喝醉了,於是她打電話給尚哲,讓尚哲將佑赫帶回去。佑赫不相信彩林的話,他決定找尚哲證實一下,沒想到尚哲根本不想對佑赫多說什麼,他堅決認為彩林和佑赫已經在一起了。佑赫很無奈,只能去調取酒店的監控錄像。親眼看到那晚的監控錄像,佑赫才得知尚哲為什麼大發脾氣。佑赫將彩林帶到了河邊,他質問彩林是否做過這樣的事情,彩林理虧,不得不承認。佑赫生氣急了,他決定和彩林斷絕一起來往,彩林苦苦哀求佑赫,佑赫絲毫不心軟。
 
第96集彩林自殺
遭到佑赫拒絕後,彩林以死相逼,跳進了河裡。佑赫本在氣頭上,看見彩林跳下去後一下子就慌神了。佑赫趕緊跳入水中,將彩林救了起來,救起彩林時,彩林已經不省人事了。韓博士夫婦知道彩林出事後十分著急,將這一切的責任都推到佑赫身上。本來愛一個人沒有錯,不愛一個人也沒有錯,錯就錯在愛的那個人愛得太深,愛得太荒唐。佑赫心中有種愧疚感,也是一種無奈。羅英淑像瘋了一樣拉走了佑赫,破口大罵佑赫不負責任,佑赫向她解釋事情的起因,羅英淑才肯善罷甘休。羅英淑請求佑赫不要將這件事說出去,給她的女兒留點顏面,佑赫只能點頭答應。韓博士卻對佑赫恨之入骨,他只有彩林這麼一個女兒,如今彩林昏迷不醒,韓博士十分擔憂。會長也認為這一切都是佑赫造成的,對韓博士一家深感抱歉。現在最大的罪人就是佑赫,大家都指責他的過錯。
 
為了讓叮噹上下班方便一點,尚哲買了一輛七座汽車。尚哲將備用鑰匙給了東民,這樣東民夫婦出行也方便一點。再加上桐俊媽媽在飯桌
 
上說的那些話,智妍越發覺得尚哲和叮噹的關係不一般。在智妍的逼問下,東民才說出尚哲單戀叮噹,智妍又有了主意,她要努力撮合叮噹和尚哲,這樣她就有理由去美國了。智妍邀請叮噹和桐俊媽媽一起去美容院做頭髮,叮噹本來不想去,經不住桐俊媽媽和智妍的哀求,只好一同前去。羅英淑回到美容院,看見叮噹在做頭髮,氣不打一處來,再加上彩林一直昏迷不醒,她的心情很糟糕。羅英淑扯住叮噹的頭髮,要將她拖出了美容院。桐俊媽媽一把抓住羅英淑的頭髮,兩人打了起來。最後,桐俊媽媽帶著智妍和叮噹離開了美容院。叮噹一路上都在哭泣,她心中十分委屈。
 
第97集彩林失憶
昏迷已久的彩林終於醒了過來,驚奇的是,彩林好像失憶了,她的記憶只停留在和佑赫交往的那段日子。為了幫助女兒恢復記憶,韓博士拜託佑赫假裝還在和佑赫交往,佑赫不忍心拒絕韓博士,只能答應。回到家後,佑赫想起彩林在酒店所做的那些事情就覺得噁心,他堅決不要和彩林交往。佑赫讓宥京跟彩林的叔叔說清楚,他不想和彩林在一起。宣友莞起初覺得佑赫過於無情,他想了一夜,還是決定尊重佑赫的決定。第二天,宣友莞打算告訴彩林真相,羅英淑阻止了他們,她說讓她來告訴彩林真相。話剛說到一半時,彩林的情緒十分激動,羅英淑不想刺激彩林,於是只告訴了她失憶的事,彩林還以為自己和佑赫在交往。彩林正常去上班,對佑赫十分慇勤,佑赫卻反感至極。
 
早上桐俊媽媽告訴叮噹,今天是尚哲的生日,她竟然忘記煮海帶湯了,婆媳兩人商量晚上給尚哲一個驚喜。桐俊媽媽讓智妍幫忙做晚餐,智妍竟然愉快地答應了。叮噹之前從來沒有送過男性朋友禮物,她不知道該送什麼禮物給尚哲,於是去徵求竹松的意見,竹松給她推薦了幾樣,叮噹還是猶豫不決。到了晚上,叮噹假裝頭暈,讓尚哲送她回家。兩人一回到家,家裡人就將燈打開了,一起祝賀尚哲生日快樂。看著一大桌子菜,尚哲十分感動。飯後,叮噹想幫忙洗碗,桐俊媽媽和智妍反而讓她去和尚哲出去喝咖啡。叮噹趁機送給尚哲一個名片夾,尚哲愛不釋手。
 
第98集扭曲的戀愛關係
羅英淑之前將肇事車輛賣給了一個男人,現在那個男人回來找羅英淑,威脅羅英淑拿出三百萬給他,否則則就會報警,羅英淑十分恐慌,極力想辦法籌錢。韓博士發現羅英淑的車總是停在美容院附近不動,他覺得十分可疑,趁羅英淑不在美容院時,韓博士詢問智妍羅英淑最近的去向,智妍回答說羅英淑最近都坐出租車外出。羅英淑時常接到那個男人的威脅電話,整天提心吊膽,害怕事情被韓博士知道。叮噹和尚哲本來陪同桐俊的父母在家吃點心,中途接到東民的電話,東民讓尚哲帶著叮噹一起去公園滑冰。兩人到了公園後卻沒有發現東民夫婦,其實這都是大家設好的局,家人們想讓叮噹和尚哲單獨約會。尚哲教叮噹練習滑冰,兩人不小心就摔倒在地,叮噹撲到了尚哲身上,尚哲的心開始劇烈跳動。
 
彩林一直以為她和佑赫還處於合約戀愛期間,總是有意無意接近佑赫,佑赫卻反感至極。彩林還到佑赫家教會長插花,佑赫也是愛理不理。彩林回家後就十分傷心,向父母訴苦。佑赫再也無法忍受這樣的生活,他不要和彩林在一起,他覺得現在和彩林的關係十分扭曲,佑赫再也忍不下去了。佑赫直接當著家人的面攤牌,他要告訴彩林真相,宣友莞拜託佑赫幫忙,佑赫堅決不肯。為了幫助彩林恢復記憶,羅英淑找到了叮噹,她請求叮噹幫忙勸誡一下佑赫。看著羅英淑來請求她幫助不是親生女兒的彩林,叮噹心灰意冷,悲傷至極。
 
第99集韓博士懷疑羅英淑出軌
看著彩林失憶後生活過得十分不如意,羅英淑心如刀割,她前來找叮噹幫忙。羅英淑希望叮噹能夠在佑赫面前說好話,讓佑赫假裝和彩林戀愛,這樣有助於彩林的治療。叮噹既氣憤又傷心,和羅英淑大吵了一架,尚哲在旁看著心裡也不好受。自從早上見過羅英淑後,叮噹一整天都不在狀態。晚上下班時,佑赫邀請叮噹一起看悲情電影,叮噹哭得稀里嘩啦。尚哲的目的就是讓叮噹將自己的情緒釋放出來,不想讓她憋在心裡。第二天,叮噹和尚哲一起去釜山見調查銀章浩案件的警官,叮噹告知警官她已經和佑赫分手了,希望警官不要接受佑赫律師的幫助,警官卻對叮噹說佑赫的律師十分有用,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排除了十個嫌疑人。叮噹聽聞這個消息後驚呆了,為了盡快破案,叮噹還是選擇接受佑赫的幫助。
 
鄭鋒秀打電話威脅羅英淑拿錢,羅英淑不得不赴約。韓博士發現羅英淑又外出,於是趕緊跟蹤妻子。鄭鋒秀和羅英淑互相交換彼此的信物,在外偷看的韓博士就以為羅英淑是在和銀章浩偷情,氣不打一處來,衝進去就大罵鄭鋒秀。羅英淑解釋這是以前工作的前輩,不是銀章浩,韓博士不信,非要鄭鋒秀拿出身份證。韓博士依然不肯善罷甘休,於是和羅英淑就爭吵了起來,無意間提到了嬰兒帽和照片的事情,羅英淑借口說是千剛子和銀章浩生了孩子,將孩子拋棄了。羅英淑借口丈夫對自己不信任,堅決和韓博士分居。韓博士在上班時接到了療養院的電話,對方聲稱有孤兒院院長的遺物需要認領,聽聞遺物是日記本時,韓博士趕緊將它拿了回來。院長的日記本上竟然記載著羅英淑和銀章浩同居的事實。
 
第100集尚哲表白叮噹
韓博士從醫院拿到了孤兒院院長的日記本,當他看見裡面的內容後十分生氣。院長的日記中記載著銀章浩和羅英淑一起同居的事實。韓博士找到羅英淑進行對峙,沒想到羅英淑死不承認,一口咬定是千剛子和銀章浩結婚生了孩子,韓博士氣得摔門而去。韓博士一定要將這件事弄清楚,他氣沖沖地將千剛子叫出來對峙。千剛子意識到韓博士和羅英淑可能吵架了,她圓謊說是自己和銀章浩生了孩子,還說嬰兒帽和照片是她給羅英淑的。看見羅英淑如今過得十分幸福,千剛子說自己心裡很嫉妒。乍一聽千剛子的話,韓博士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可是仔細一聽就發現不對勁,千剛子是怎麼知道嬰兒帽和照片的,肯定是事先和羅英淑串通好的。韓博士覺得千剛子的話不可信,偷偷地在羅英淑的辦公室安裝了竊聽器,他要將羅英淑抓個正著。
 
聽說彩林很久沒有來上班,再加上大家的一陣責罵,佑赫決定去看望彩林。韓博士讓佑赫帶著彩林去醫院檢查一下,彩林十分開心,似乎病都好了一大半。巧合的是,彩林和佑赫在醫院遇見了東民夫婦,彩林趁機向他們介紹佑赫是她的男朋友。第二天,智妍和東民想要給尚哲舉辦一個告白儀式。智妍恰好遇見了彩林,於是就將這件事告訴了她,彩林本來就想撮合叮噹和尚哲,於是硬拉著佑赫一起去看他們的告白儀式。佑赫看見這一幕後十分生氣,轉身離去。面對尚哲突如其來的告白,叮噹十分恐慌。叮噹心裡對佑赫還有留念,她拒絕了尚哲。尚哲的告白失敗,所有人都為之遺憾。
 
第101集佑赫提出離開韓國
尚哲想幫助叮噹找到撞死銀章浩的肇事司機,他想起那時候好像是和彩林在一起,於是順便就把宣傳單給彩林看了,想問彩林是否想起什麼。彩林接過宣傳單後十分恐慌,懷疑自己撞死人的事情會被暴露出來。尚哲將銀章浩的事件放到了網上,希望有目擊者能夠提供一些線索。彩林也看見了網上的信息,想起身邊姓銀的人好像就只有叮噹一個。第二天上班時,彩林藉故詢問叮噹父親出事的原委,竟然和自己撞死的那個人符合,彩林一下子嚇得站不起來了。彩林趕緊詢問羅英淑是否將肇事車輛處理好了,她懷疑自己撞死的那個人就是叮噹的父親。彩林嚇得不敢去上班,想要急切逃避事實,甚至做夢都會夢到叮噹找自己報仇。
 
尚哲快要下班時接到了佑赫的電話,為了不讓叮噹傷心,尚哲支走了叮噹。佑赫向尚哲解釋他和彩林的關係,叮噹突然就闖了進來。佑赫心灰意冷,以為叮噹和尚哲已經在一起了,他決定離開。佑赫向家人提議自己離開韓國,會長表示同意。佑赫回到自己的房間,取下了戒指,想將眼前的煩心事拋得一乾二淨,無奈怎麼也無法忘記叮噹。彩林聽聞佑赫要離開韓國,向會長提議和佑赫一起,並且暫時對佑赫保密,會長答應了她的請求。智妍做了很多次試管嬰兒都沒有成功,她不想再做,提議放棄懷孕,桐俊父母堅決反對。
 
第102集彩林承認假裝失憶
所謂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彩林晚上做夢時夢見叮噹知道是自己撞死了銀章浩,來掐住她的脖子,要求彩林償命。彩林嚇得大喊大叫,羅英淑趕緊到彩林房間查看究竟。彩林告知羅英淑自己做了可怕的夢,羅英淑警告彩林不要再和叮噹見面。彩林說叮噹和尚哲已經在一起了,現在不會和她搶佑赫了,她要趕緊離開這裡,和佑赫雙宿雙飛。羅英淑發覺彩林的話不對勁,彩林不是失憶了嗎,她怎麼知道叮噹和佑赫有過一段。彩林這才承認其實自己沒有失憶,這一切都是騙人的,她只想要佑赫。羅英淑認為彩林的做法十分冒險,卻還是經不住彩林的哀求,答應幫她保密。
 
隨著公司規模的擴大,佑赫決定向社會發起慈善活動,以此來提高公司的名氣。佑赫準備以尋找失散兒童和尋找肇事逃逸車輛為由開展,得到了會長的支持。其實佑赫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叮噹,他希望能夠找到撞死叮噹父親的逃逸司機。當會長得知佑赫的真實目的時,大發雷霆,和佑赫大吵了一架。尚哲突然想起銀章浩出事那天和自己去別墅的日子相吻合,他覺得銀章浩的死和他脫不了干係,尚哲心中十分內疚。一名陌生男子找到了彩林,他要求彩林拿錢給他,因為他手中有證據,彩林不肯拿錢,男子就抓住彩林的手,恰好被尚哲遇見,尚哲打退了男人,彩林卻暈了過去。一直想懷孕的智妍沒能懷孕成功,決定放棄懷孕,東民勸誡智妍再次嘗試試管嬰兒。宥京最近吃得很多,到醫院檢查一看,竟然懷孕了,全家都替她高興。
 
第103集韓博士得知羅英淑生子
韓博士知道羅英淑生了孩子,十分惱怒,拿著錄音器找羅英淑當面對質,羅英淑害怕極了,趕緊解釋自己不是故意騙韓博士的。韓博士覺得眼前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恐怖了,羅英淑為了能夠成為院長夫人竟然騙韓博士說自己是處女,隱瞞自己生過孩子的事實。韓博士要和羅英淑分開,羅英淑跪在地上哀求韓博士不要趕她走,甚至以彩林作為擋箭牌,韓博士摔門而去。彩林急匆匆從醫院回來,告訴羅英淑關於肇事逃逸的事情,現在那個男人要求羅英淑拿出五千萬的巨額,可是羅英淑哪來這麼多錢,之前就給過那個男人三千萬,現在又要五千萬,母女合計一起貸款應付。韓博士想來想去,他想面見羅英淑的親生女兒,他請求千剛子告訴他真相,千剛子以為韓博士會傷害叮噹,謊稱自己不清楚羅英淑的親生女兒。
 
智妍一直做試管嬰兒,可還是沒能夠懷孕,她不想再做試管嬰兒。東民處於兩難的境界,既不想傷害父母,也不想讓智妍受到委屈。智妍和東民因為此時大吵了一架,智妍搬到叮噹的房間去住。小
 
星見智妍的情緒不高,將叮噹的項鏈拿出來給智妍看,智妍發現一條項鏈被打了結。為了慶祝宥京懷孕,會長邀請彩林一家來吃飯。飯桌上,韓博士和羅英淑像沒事的人似的,裝作很恩愛的樣子。會長無意間提起醬料的事情,彩林接了幾句話,佑赫產生了懷疑,彩林怎麼會知道醬料的事,難道她已經恢復記憶了。羅英淑趕緊打圓場,借口說彩林是無意說出這些話的。叮噹將打結的項鏈拿了出來,怎麼也解不開,尚哲發現這條項鏈竟然是他之前送給彩林的那條。
 
第104集一條項鏈
叮噹想將打結的項鏈解開,可是怎麼也解不開,尚哲前來幫忙,竟然發現這條項鏈和他送給彩林的項鏈一模一樣。為了確認這個事實,尚哲試探著問叮噹這條項鏈哪裡來的。叮噹回答說本以為是父親的遺物,但是看見上面的英文縮寫就覺得可能是兇手留下來的東西。尚哲驚呆了,趕緊去找彩林確認。彩林得知項鏈在叮噹的手中,嚇得整個人都癱軟在地上了。為了掩蓋真相,彩林找到了當初買項鏈的那家店,只可惜沒有一模一樣的項鏈,現在也沒有辦法做出一模一樣的項鏈,彩林慌神了。雪上加霜的是,買走肇事車輛的那個男人來找彩林要錢,彩林沒辦法拿出那麼多的錢,只能去貸款。之前銀行說能夠貸款三千萬,現在只能貸款兩千萬,彩林和工作人員發生了衝突,恰好佑赫也在銀行,佑赫慷慨地將自己的錢借給彩林。
 
自從佑赫和叮噹分手後,小星就再也沒有見過佑赫,他十分想念佑赫,忍不住給佑赫打了電話。佑赫趕緊來到幼兒園,小星送給了佑赫一幅畫,佑赫送給小星一大袋的牙刷,他即將離開韓國,騙小星說只要小星用完了牙刷他就回來了。為了幫助叮噹找到車禍現場的目擊者,千剛子到處拜託人張貼傳單。千剛子想到羅英淑店裡的客流量應該十分龐大,拜託羅英淑將傳單貼在店中。羅英淑看見傳單一下子就慌神了,她明知道這就是彩林撞死的那個人,羅英淑憤怒地拒絕了千剛子,千剛子責怪羅英淑不近人情。
 
第105集尋找一模一樣的項鏈
彩林發現佑赫桌上有關於肇事逃逸車輛的資料,出於好奇就拿過來看,在嫌疑人名單上竟然有羅英淑的名字,彩林驚恐萬分,拿走部分資料。彩林急忙找到羅英淑證實,羅英淑反而顯得十分淡定,安慰彩林放寬心。彩林本想躺下好好地睡一覺,突然尚哲就來電話了,彩林嚇得不敢接,尚哲肯定是詢問她關於項鏈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條一模一樣的項鏈,可是那條項鏈已經是幾年前的產品,如今沒有廠家生產。彩林在網上發佈收購項鏈的消息,自己也暗中找小作坊趕製項鏈。無奈項鏈是機器生產的,小作坊做出來的明顯不同。正當彩林焦急萬分的時候,羅英淑打電話來說有人有一模一樣的項鏈。遺憾的是,那人的項鏈雖然和彩林的一模一樣,卻刻了字。
 
彩林看見叮噹的脖子上戴著項鏈,她想偷梁換柱,但是沒能成功。不僅是彩林覬覦叮噹的項鏈,連小偷也想偷走項鏈,幸好尚哲及時制止,尚哲連忙讓叮噹將項鏈收起來。經過長時間的努力,終於有目擊者稱看見了肇事車輛,目擊者說她的兒子看見是一輛白色轎車。叮噹萬分感激,目擊者也婉言謝絕了叮噹的酬金。佑赫準備到國外去,他將國內的一些事項都交代完善。佑赫準備讓李律師直接將銀章浩的案子報告給叮噹,順便拿了一份資料給叮噹。韓博士懷疑千剛子和羅英淑之間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暗中派人跟蹤他們。發現千剛子和叮噹有接觸,千剛子還幫叮噹發傳單,韓博士感到很疑惑,於是試探著問叮噹銀章浩是否是她的父親。
 
第106集韓博士發現叮噹是銀章浩的女兒
韓博士懷疑叮噹就是銀章浩和羅英淑的孩子,為了確定自己的猜想,韓博士特意找到叮噹確認此事,叮噹卻說自己不認識銀章浩,韓博士感到十分納悶。韓博士走後,叮噹趕緊打電話給千剛子,正在喝水的千剛子接到電話後直接噴了出來,她害怕極了,好在之前有將這件事給叮噹說過,要是被韓博士知道真相的話,叮噹就有危險了。佑赫來到了桐俊爸爸的代理店,他向桐俊爸爸做了最後的道別。桐俊爸爸心中百感交集,將佑赫找過他的事情告訴了叮噹,叮噹心中的所有悲傷情緒一下子就迸發出來了。半夜,叮噹本想一個人出去走走,在門外碰見了尚哲,兩人一起去喝酒。叮噹一邊喝酒一邊哭泣,佑赫的離開給叮噹帶來了極大的傷害,雖然叮噹和佑赫分手了,叮噹卻一直沒能忘記佑赫。
 
佑赫去醫院檢查身體,韓博士順便就問了一下叮噹的親生父親是否就是銀章浩,佑赫給了確定的回答。韓博士惱怒至極,回家就將羅英淑奚落了一頓。經過一段時間的思考,東民簽署了離婚協議書,他將協議給了智妍後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出門了。看著上面清晰的幾個大字,智妍泣不成聲,桐俊父母知道這件事後也十分痛心。彩林一直憂心項鏈的事情,這時候接到了一個好消息,有人說有一條一模一樣沒有刻字的項鏈,彩林趕緊拿回了項鏈,發覺真的是一模一樣的。彩林還自作聰明的認為自己可以逃過一劫,拿著那條項鏈去刻字,隨後拿給尚哲查看。尚哲看到項鏈後整個人都驚呆了,彩林的這條項鏈是假的,因為和他之間送的那條中間的符號不一樣。
 
第107集彩林得知羅英淑還有一個親生女兒
彩林拿著假的項鏈去找尚哲,尚哲一看就知道這是假的項鏈,他沒有當面拆穿彩林,只是覺得十分奇怪,彩林有什麼理由來騙他呢,難道彩林和肇事逃逸的事情有關。尚哲逼著自己回憶起之前和彩林的一點一滴,就是想要想起彩林之前開的什麼顏色的車。叮噹一家商量如何處理東民和智妍的事情,智妍卻提著行李走出了家門,她在離婚協議上簽了字。一家人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想方設法挽回智妍。之前被彩林賄賂過的保安找到彩林,他說自己的孩子死了,他覺得心裡有愧疚,於是就給本部長寫了一份信。彩林大罵保安瘋了,急忙想去阻止,無奈佑赫還是看見了那封信,彩林假裝自己失憶不記得這件事,佑赫也拿她沒有辦法。
 
會長在飯桌上詢問關於羅英淑的事情,她覺得羅英淑對她不夠坦誠,會長也是最近才知道彩林不是羅英淑的親生女兒。宣友莞說羅英淑是個十分善良的人,將彩林視為己出,千剛子接話說羅英淑從小在孤兒院就很善良。話一出口,千剛子就發覺自己做錯了事情,趕緊報告給羅英淑。羅英淑和千剛子在辦公室裡爭吵,兩人談及了親生女兒的事情,剛好被門外的彩林聽見,彩林得知羅英淑還有一個親生女兒,她徹底奔潰了。原來羅英淑之前對自己的好都是騙人的,都是出於她對親生女兒的愧疚,虧自己還那麼信任羅英淑,現在根本沒法面對羅英淑。彩林哭著來找尚哲,尚哲的心一下子就軟了,只能默默地安慰彩林。
 
第108集露出狐狸尾巴
彩林得知羅英淑還有一個親生女兒,心情十分悲傷,從外面冷靜一下回來後,彩林在門口遇見了羅英淑。彩林故意裝作沒有看見羅英淑的樣子,逕直走進家裡,羅英淑一把拉住了彩林的手,她說會一直支持彩林,不管彩林是不是親生的,她依然只愛彩林一個。韓博士看見女兒眼睛紅腫的進來,他十分心疼,責怪羅英淑讓彩林知道了真相。韓博士對羅英淑的態度十分惡劣,認為她是一個心機深重的女人。智妍親眼所見韓博士家中發生的一切,彩林用惡劣的語氣將智妍趕出了家,智妍無家可歸,只能去住酒店。為了節省一點錢,智妍選擇了一家便宜的賓館,結果裡面有蟑螂,智妍被嚇得哭了起來,她此時十分想念東民。
 
叮噹在電梯裡碰見了佑赫,兩人都選擇沉默,最終還是叮噹開口,她祝福佑赫幸福。佑赫一直都以為叮噹在和尚哲談戀愛,尚哲向他解釋清楚,佑赫心中百感交集,原來叮噹還沒有忘記自己。尚哲一直在努力回想當時彩林開的什麼顏色的車子,卻始終想不起來。尚哲試探著問彩林,彩林一下子慌了神,連忙說自己開的是銀灰色的車。事後,尚哲越想越不對,終於回想起來彩林當時開的是白色車。尚哲將項鏈和車子兩樣東西聯繫起來,推斷出彩林竟然就是肇事司機。尚哲氣勢洶洶地前去質問彩林,面對突如其來的指證,彩林嚇破了膽。
 
第109集尚哲勸彩林自首
尚哲氣憤地找到了彩林,他指證彩林就是撞死銀章浩的兇手,彩林始終不承認,認為尚哲是在誣陷她。尚哲勸誡彩林去自首,彩林心中十分恐懼,但是不敢表現出來,恰好羅英淑回家碰見了他們,彩林藉機用羅英淑當擋箭牌,呵斥走了尚哲。彩林回到自己房間後渾身瑟瑟發抖,她實在不想再過這樣的生活,她要向警察自首,羅英淑勸誡彩林再堅持一陣子,只要過段時間就平息了,並且彩林也不想去坐牢,只能每天偽裝著生活。叮噹在實驗室接到了警官的電話,彩林在一旁聽見後整個人都嚇傻了。佑赫以為彩林是身體不舒服,提議將彩林送回去,彩林害怕佑赫看出破綻,拒絕了佑赫。彩林無意間談及了宣友莞向宥京借錢的事情,佑赫感到驚奇,她怎麼記得這件事,難道彩林已經恢復了記憶。佑赫將自己的想法給家人說了,宥京決定去試探彩林,卻沒有試探出什麼結果。
 
東民和智妍給了彼此一個月的時間思考,東民不想失去智妍,他不想離婚,智妍卻鐵了心要離婚。桐俊媽媽想去挽留智妍,智妍絲毫沒有回心轉意,一家人陷入了焦慮。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彩林還沒有給尚哲一個答覆,尚哲心急地去找彩林,彩林依然是一副死不承認的樣子。尚哲認為他應該將這件事告訴警官,警官得知事情的經過後找到羅英淑談話,沒想到羅英淑巧舌如簧,竟然將矛頭指向了尚哲,指證尚哲才是撞死銀章浩的兇手。
 
第110集尚哲被小人陷害
警方聽信了羅英淑的指證,認為尚哲有很大的嫌疑,因此依法拘捕了尚哲。尚哲陳訴當時的情況,七年前尚哲和彩林是戀人,彩林很不喜歡自己的繼母羅英淑,因此向尚哲哭訴。兩人一起在別墅喝了點酒,結果因為意見不合大吵了一架,彩林生氣就駕車離開。沒想到鄭鋒秀說尚哲開車撞死了人,還將車子賣給了他。尚哲十分生氣,據理力爭,警方因為證據不足將尚哲釋放。佑赫和叮噹還有律師一起商量尚哲的事情,現在很多的證據都對尚哲不利。尚哲認為這一切都是彩林故意陷害他,沒想到彩林在警察面前搬弄是非,指定尚哲就是兇手,尚哲有理說不清。發生了這件事後,佑赫才知道尚哲原來和彩林以前是戀人,他認為尚哲對他隱瞞了太多的事情,他不得不懷疑尚哲的說辭,叮噹卻全力維護尚哲。
 
現在一個對尚哲更加不利的證據出現了,鄭鋒秀交給了警方一張帶血的抹布,抹布上的血跡和銀章浩的DNA相吻合,警方證實了鄭鋒秀買走的那輛車就是肇事車輛,而鄭鋒秀硬要說是尚哲將車賣給了他,尚哲的情況更加不容樂觀。李律師找到了尚哲,他希望尚哲在一周之內最好找到澄清自己罪名的證據,要不然會被警方依法逮捕,尚哲陷入了深淵。佑赫邀請叮噹一起吃飯,兩人談及了尚哲,佑赫認為尚哲可能是兇手,而叮噹則認為彩林才是兇手。佑赫一番說辭後,叮噹開始猶豫自己的判斷。叮噹一個人走在大街上,突然就碰見了尚哲,叮噹轉身就跑,尚哲心裡明白,叮噹不相信自己。第二天,尚哲給叮噹留了一張紙條,他離開了家,出去尋找證據。
 
第111集尚哲離家出走尋找證據
叮噹盯著尚哲留下來的那張紙條發呆,她心中百感交集,雖然叮噹知道尚哲不是兇手,但是她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安慰尚哲。尚哲此時正在大川尋找線索,他要找到當初看守別墅的李大爺,但是李大爺在尚哲家道中落的時候就離開了他們家,找到他談何容易。好在上天總是眷顧好人,別墅的附近有一家開了很多年的超市,超市的老闆竟然認識李大爺,並且他和李大爺還有來往,尚哲欣喜若狂,終於拿到了李大爺的聯繫方式。李大爺的兒子找到了尚哲,告訴尚哲一個好消息,李大爺現在在飛機上,估計兩天後就會回來,尚哲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來。離開家的生活總是過得十分艱辛,尚哲整天都喝酒吃泡麵,叮噹發短信問候尚哲,尚哲十分感動。
 
千剛子得知了警方將尚哲定為兇手,她替尚哲打抱不平。羅英淑的心裡卻像是落下了一塊大石頭,總算是有人抵罪了。羅英淑從千剛子口中得知佑赫已經知道尚哲和彩林的過往,她驚恐萬分。彩林故意去拜訪會長一家,在飯桌上提及了這件事,借口說只是自己當時的不理智,會長卻認定尚哲是個輕浮之人。佑赫無意中得知叮噹為會長和彩林做了一頓海鮮宴,他藉機試探彩林,看彩林是否知道這個事情,沒想到彩林反而記得這件事,話一出口彩林就知道自己說錯了,連忙補救,佑赫卻已經明白了彩林在假裝失憶。韓博士拿到了羅英淑和叮噹的親子鑒定,叮噹就是羅英淑的親生女兒。
 
第112集鐵證如山的親子鑒定
韓博士將羅英淑帶到了叮噹的賣場,故意將叮噹叫到羅英淑的面前,當著大家的面拿出了一份親子鑒定,羅英淑看過親子鑒定後徹底奔潰了,眼前的叮噹竟然就是自己的親生女兒,羅英淑悔不當初,一下子衝了出去,坐在地上痛哭。千剛子受邀來吃飯,剛好看見羅英淑在馬路邊哭泣,千剛子急忙勸誡羅英淑。韓博士氣憤地拉走了羅英淑,將她帶回家後一頓羞辱,羅英淑沒有反抗,這是她應得的報應。羅英淑將自己關在浴室裡,任憑冷水的衝擊,想起自己以前對叮噹的種種過分行為,羅英淑後悔萬分,自己竟然做出了這樣的殘忍的事情,她才不配做母親。
 
警官再次詢問彩林一些問題,彩林這次又改了口供,謊言稱自己的記憶不好,所以不是很清楚。當叮噹得知尚哲已經被警方通緝時,她立即給尚哲發短信,希望尚哲能夠回來,尚哲卻執意要多等一天,直到等到李大叔回來。李大叔面見了尚哲,遺憾的是在案發當晚,李大叔早早的就回家了,沒有任何有用的線索提供給尚哲。尚哲獨自飲酒買醉,他真的是命運多舛。羅英淑要為自己犯下的罪孽負責,她勸誡彩林自首,彩林堅決不去自首,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彩林是無論如何不會自首的。彩林站到樓頂上,她威脅羅英淑做出選擇,到底是選擇她還是選擇叮噹。
 
第113集羅英淑拿錢善後
彩林從羅英淑和韓博士的爭吵中偷聽到叮噹就是羅英淑的親生女兒這件事,彩林無法接受,站在天台上逼迫羅英淑做出選擇,是要她還是要叮噹,羅英淑害怕彩林會做出傻事,她選擇了彩林。母女兩人一起合計去美國的事情,彩林要求羅英淑和她一起去美國,這樣就可以暫時躲避風頭,羅英淑口頭答應,其實心裡不這麼想。羅英淑將賣土地的20億分成了幾部分,拿了一部分錢給千剛子,拿了五億給彩林,隨後又拜託佑赫轉交給叮噹五億。羅英淑知道自己最後會一步一步走向盡頭,因此做些善後。韓博士得知羅英淑將地買了20億,他惱羞成怒,準備以欺詐罪起訴羅英淑,彩林阻止了韓博士,將起訴書撕毀,誓死保護羅英淑。
 
尚哲還沒有找到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的清白,他心灰意冷,難道後半生就要在牢裡度過。尚哲來到了警察局門口,他不想再過這種顛沛流離的生活,他選擇自首。偶遇一對情侶在門口拍照,尚哲突然想起自己之前也和彩林拍過照片,那時彩林還戴著那條項鏈。半夜,尚哲偷偷回到了家中,找到了之前的手機,好在照片還沒有刪除,那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尚哲的房間裡還放著桐俊媽媽做的飯和桐俊爸爸留下的信,桐俊爸爸鼓勵尚哲回家和他們一起面對困難,看著這封信,尚哲泣不成聲。尚哲找到彩林,當面給她看了這張照片,彩林一下子變了臉色。
 
第114集佑赫出車禍
尚哲將舊手機裡的照片給彩林看,他希望彩林能夠親口承認自己的犯罪事實,沒想到彩林反而嘴硬,硬說是尚哲無中生有,照片是合成的,尚哲看著彩林死性不改的樣子十分生氣,他堅決要將彩林送進監獄。彩林以為尚哲手裡只有這麼一個證據,她心中絲毫不畏懼,現在警方掌握的所有證據都對尚哲不利,尚哲僅憑一張照片是沒有辦法定彩林的罪。沒想到尚哲還給自己留了一手,他將彩林剛剛所說的話都錄了下來,這下彩林徹底慌神了,她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尚哲,尚哲頭也不回的走進自己車裡,彩林看見尚哲沒有心軟,一下子衝進尚哲的車裡,搶走了尚哲的錄音器,立即將錄音器丟到了路邊。彩林和尚哲見面的這一幕恰好被佑赫看見,他感到十分震驚,當看見彩林將錄音器丟了出來時,佑赫趕緊去撿,一輛車疾馳而來,佑赫被撞倒在地上。
 
尚哲看見佑赫被車撞後趕緊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為他止血,彩林卻偷偷地拿走了尚哲的手機。會長得知佑赫被車撞後十分心痛,擔憂佑赫會出事,手術在緊張地
 
進行當中。桐俊爸爸和東民喝酒聊天,兩人談及了桐俊捐贈心臟的事情,恰好被回家的桐俊媽媽和叮噹聽見,兩人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桐俊媽媽整天不吃不喝,叮噹也以淚洗面。警官給叮噹打來了電話,他們已經逮捕了尚哲,這個消息對叮噹一家人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更讓叮噹痛心的是,佑赫昏迷不醒。叮噹想看望佑赫,卻被會長一陣羞辱。羅英淑在暗處看著叮噹被羞辱的樣子感到十分內疚,她做出了一個決定。羅英淑來到了會長的辦公室,告訴會長一個驚天大秘密,叮噹的丈夫就是佑赫心臟的捐贈者。
 
第115集核實佑赫的心臟來源
宥京偷偷打電話給叮噹,現在會長不在,希望叮噹能夠來看望一下佑赫。叮噹剛好和桐俊爸爸在一起,兩人就一起看望了佑赫。當兩人一起從病房出來時,恰好碰見了韓博士,韓博士這才知道叮噹是桐俊爸爸的兒媳,頓時明白了這一切事情的緣由。會長也從羅英淑的口中得知佑赫的心臟是桐俊捐贈的,羅英淑不想韓博士的聲譽受損,希望會長不要將這件事告訴韓博士。會長試探著問叮噹關於桐俊的血型,不出意料地和佑赫一模一樣,會長不得不向韓博士證實這件事,韓博士給了肯定的回答。會長心生愧疚,痛苦不已。叮噹似乎也感覺到了事情有些蹊蹺,向宥京打聽佑赫心臟移植手術的日期,竟然和桐俊死亡那天一模一樣,現在叮噹確定佑赫身體裡跳動的那顆心臟就是桐俊的。
 
會長心生愧疚,來到叮噹的家中道歉。她對自己以前的所作所為感到愧疚,希望得到叮噹一家的原諒,善良的叮噹和家人原諒了會長。當彩林知道叮噹已經知曉佑赫的心臟源時,她以為是韓博士洩密,羅英淑主動站出來說是自己對會長說的。彩林惱羞成怒,拉著羅英淑就是一陣暴打,羅英淑覺得自己犯下的罪孽深重,任憑彩林的數落和羞辱。彩林明顯已經感覺到了會長對她的冷落,她的嫉妒心在一叮噹滋長。叮噹給會長做了一些營養粥,會長這次沒有拒絕,反而邀請叮噹去病房看望佑赫。叮噹拉著佑赫的手,訴說著他們以前的叮噹滴滴,佑赫竟然奇跡般地醒了過來。
 
第116集肇事逃逸案的轉機
愛情的力量是龐大的,佑赫似乎聽到了叮噹的呼喚,他醒了過來,佑赫撫摸著叮噹的臉龐,為她拭去臉上的淚水,發誓一定不會再讓叮噹受到傷害。佑赫醒來的第一件事便是打聽尚哲的情況,聽聞尚哲被關進了牢裡,佑赫焦急萬分,趕緊叫來了律師商議。他親眼看見彩林和尚哲發生的爭執,現在他相信尚哲不是兇手。佑赫出院後又向尚哲確認了之前叮噹失去味覺的事情,佑赫懷疑是彩林做的手腳,於是將彩林和叮噹叫到辦公室當面對質。彩林理虧,承認是自己幹的,叮噹一怒之下打了彩林兩耳光,彩林自覺羞辱,趕緊逃離了現場。現在,彩林所擁有的一切都將慢慢失去。經歷了車禍這件事,會長決定尊重佑赫的決定,同意他和叮噹在一起。會長隨後勸誡彩林放手,彩林誓死不放手,她一定要得到佑赫的心。
 
佑赫從未放棄過叮噹,他想要和叮噹復合,叮噹很糾結,她暫時不想再談戀愛。會長認為這一切都是她的錯,會長單獨找到了叮噹,希望叮噹能夠答應和佑赫在一起,叮噹猶豫了,她對自己沒有信心。叮噹現在將全部的心思都放在銀章浩的案子上,她知道尚哲不是兇手,所以盡力幫警察尋找證據。黃天不負苦心人,叮噹在佑赫出事的現場發現了一家便利店有監控,監控正好記錄了當晚發生的一切,再加上佑赫的口述,警方隨即將彩林定為新的嫌疑人。羅英淑感知事情遲早都會敗露,她想要將彩林送往美國。當彩林即將登機時,警官依法逮捕了彩林。
 
第117集彩林被捕
正當彩林準備上飛機時,警察一行人剛好趕到將彩林依法拘留。彩林大喊大叫自己說不是兇手,指認尚哲才是兇手。當韓博士得知這件事時他很驚訝,自己的女兒怎麼可能是兇手,並且這件事發生在七年前,顯然是羅英淑隱瞞了此事。羅英淑不敢面對叮噹,她心存愧疚,本就是有罪之人,現在害了叮噹,也害了彩林,羅英淑自認為應該下地獄。韓博士強烈要求羅英淑去求叮噹寫請願書,希望叮噹能夠在法庭上說好話,讓彩林減刑。羅英淑沒臉面對叮噹,她已經心力交瘁。羅英淑日漸消瘦,竟然咳出了血。經過醫生檢查,羅英淑竟然得了肝硬化,時間已經不多了。
 
尚哲終於洗清了冤屈,當他從牢裡出來時,家人們為了準備了一大桌子的菜,尚哲很感動。面對種種證據,彩林依舊不承認自己的罪行,她不願意坐牢。韓博士親自找到叮噹,沒想到叮噹對彩林深入痛覺,她不願意寫請願書,叮噹認為彩林應該得到懲罰。韓博士很無奈,只能勸誡彩林坦白從寬。韓博士打算利用彩林失憶的事情做擋箭牌,彩
 
林卻自己承認了她假裝失憶,剛好被佑赫和宥京聽見,佑赫再也不想見這個惡毒的女人。佑赫去美國的日子已經定下來了,他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叮噹和他擦肩而過,佑赫說只要叮噹不讓他走他就不走,但是叮噹卻放手讓他走。叮噹心裡很難過,明明自己愛著佑赫,卻不敢把佑赫留在身邊,她擔憂自己會給佑赫帶來不幸。尚哲從中牽線,鼓勵叮噹勸誡佑赫留下來,尚哲設計將兩人約在一起,叮噹和佑赫最終打開了心扉,有情人終成眷屬。
 
第118集叮噹和佑赫結婚
由於尚哲的撮合,叮噹和佑赫最終在一起,即使最後叮噹沒能和尚哲在一起,尚哲依舊祝福叮噹和佑赫能夠幸福。佑赫和叮噹手拉著手一起見桐俊的爸媽,桐俊媽媽泣不成聲,叮噹終於有了一個好的歸宿,她替叮噹高興。週末,叮噹一家到佑赫家吃飯,會長十分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大家都很開心。小星起初有點害羞,後來會長帶小星來到他的大房間,小星很快就融入了這裡的生活。叮噹和佑赫決定將婚禮的資金捐助出去,然後就在庭院裡舉辦一個簡單的婚禮就行了,他們的決定得到了大家的支持。會長還給叮噹準備了豐厚的結婚禮物,叮噹有點受寵若驚。不僅是會長給叮噹準備了新婚禮物,智妍送給了叮噹一套情侶睡衣,東民贊助叮噹和佑赫的新婚旅行,大家都沉浸叮噹新婚的喜悅之中。
 
叮噹家裡的喜悅氣氛和彩林家中的陰鬱氛圍形成了鮮明的對比。彩林被其他的犯人欺負,整天以淚洗面,她終於意識到自己犯下的錯誤,誠心悔過。彩林給每人都寫了一封道歉信,叮噹發覺彩林在信中的語氣不對,果然不出所料,彩林在牢裡自殘了。最終,叮噹心軟了,寫下了請願書,彩林被判處三年有期徒刑。而羅英淑自己也得了絕症,已經無藥可救。當千剛子得知這個消息時,她十分悲痛。羅英淑偷偷地來到了叮噹的婚禮現場,看著叮噹和佑赫結婚,她誠心祝福他們,結果羅英淑突然一下子就暈倒了。
 
第119集叮噹得知羅英淑身患絕症
羅英淑本想偷偷地看著叮噹步入婚姻的殿堂,沒想到在婚禮現場暈倒了,千剛子趕緊將她送到了家裡。大家這才得知羅英淑已經得了肝硬化,必須接受肝臟移植手術,在旁的叮噹聽到這個消息後很難受,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羅英淑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叮噹和佑赫也沒有心情去新婚旅行,兩人就在別墅待了一夜。羅英淑偷偷地離開了家,她將離婚協議書放在了韓博士的桌子上,然後去看望了彩林,她認為自己有罪,拒絕治療。彩林發覺羅英淑的臉色不對勁,羅英淑只說自己沒有休息好,母女兩人交談一會後,羅英淑就離開了。她找了一處地方,準備好好度過自己剩下的日子。
 
尚哲認為應該將這件事告訴彩林,當彩林得知羅英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的時候,她急切地想見到羅英淑,這時候才意識到羅英淑對她是多麼重要。彩林甚至從監獄打電話給叮噹,希望叮噹能夠去勸誡羅英淑做移植手術,叮噹很生氣地掛斷了電話,她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做。羅英淑曾經帶給了她那麼多的傷害,現在又想讓她去救羅英淑,叮噹做不到,可是羅英淑又是自己的親生母親,血濃於水 ,叮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叮噹找到了桐俊爸爸,希望他能夠給自己一點建議,桐俊爸爸也感到很為難,無論讓叮噹選擇哪一條道路都是叮噹受傷害。
 
第120集最美好的結局(結局)
佑赫通過律師找到了羅英淑,羅英淑此時的狀態非常不好,自己又不願意接受治療,寧願就這樣等待死亡的到來。叮噹雖然很恨羅英淑之前對她做的一切,但是羅英淑畢竟是叮噹的親生母親,血濃於水,叮噹不可能不管羅英淑。叮噹強行將羅英淑送到了醫院,大家聽說羅英淑的情況後紛紛去做了匹配,叮噹也不例外,遺憾的是只有叮噹的肝臟和羅英淑的匹配。叮噹想給羅英淑捐獻肝臟,會長不同意,在佑赫的勸誡下,會長最終還是尊重叮噹的決定。羅英淑認為自己有罪,不肯接受叮噹的肝臟,叮噹好說歹說,最終羅英淑還是接受了肝臟移植手術,手術很成功。
 
一晃三年的時間過去了,大家在這三年裡發生了很多的改變,叮噹和佑赫一直遵守著當初新婚時的約定,他們沒有再生孩子,只想好好地疼愛小星。小星也很乖巧,大家都很喜歡他。智妍接手了羅英淑的理髮店,生意做得風生水起。尚哲的生意也經營得很好,三年的時間就開了三家分店。叮噹靈敏的味覺也發揮了極大的作用,經常作為嘉賓上電視。桐俊一家和會長一家的關係也處得很好,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宥京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兒,起名為藝恩。彩林刑滿釋放,叮噹將彩林認做自己的妹妹,大家都很開心地生活著。彩林出獄後,叮噹的和佑赫決定履行三年前的誓言,拍一張全家福,將美好的畫面定格在這一刻。
 
【圖片cr:SBS】
(Visited 20,306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