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錯愛一家親分集劇情 01-50



錯愛一家親》講述了本來是小姑子和嫂子關係的兩個女人,變成兒媳和婆婆關係而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錯愛一家親




【分集劇情】
第1集
在大學校園裡拚命奔跑的順盈遇到朋友惠淑,抄襲順盈作業的惠淑被教授發現,事後惠淑對順盈道歉。順盈來找教授求情,在教授辦公室裡遇到奎振。順盈誤以為奎振是教授,懇求她放過自己。

第2集
世俊成功研發維生素化妝品,順盈高興地和他慶祝,端著世俊的補藥走進來的銀實不滿地看著順盈,抱怨她不照顧丈夫的身體。
銀實對萬吉說順盈和公婆住在一起太不小心,萬吉告訴她他們年輕的時候也那樣,勸她理解順盈。昌夑和州銘見面,遞給他化妝品開發資料和樣品。

第3集
世俊拚命追趕昌夑仍被他跑掉。發表昌夑給的研發技術資料的州銘在酒吧度過愉快的夜晚。順盈對偷了研究技術的昌夑感到憤怒,要去警察局告發他,世俊告訴她也許昌夑會後悔,表示再等一等,世俊告訴順盈對父母保密。

第4集
接到世俊電話的州銘急於要掛斷電話,這時在一旁的女職員對他說這次產品會大賣,州銘急忙搖手讓她不要說。州銘警告世俊不要再打來電話。世俊生氣地要刪除州銘的號碼,突然想到女職員的話後停了下來。順盈在電話裡告訴敏慈下次和世俊一起去看她,敏慈表示不用來,還要把咖啡機和之前從世俊那裡收到的零用錢還回去。

第5集
奎振在報紙上看到維他命化妝品即將面世的報道後大發雷霆,他憤怒地下指示一定要找出洩露機密的人,州銘得知後不禁感到慌張。銀實看著世彬驚呆,順盈安慰病倒的銀實。銀實告訴她不要遲到,催促她趕快去上學。

第6集
銀實催促順盈去領養世彬生下的孩子,不知緣由的順盈慌張地表示拒絕。銀實見世俊也拒絕領養孩子,抱怨順盈從中作梗。喝醉的世彬回到家,銀實慌張地帶著她躲起來。

第7集
世俊看到耍酒瘋的世彬驚呆,感到慌張的銀實說出要領養的孩子就是世彬的孩子的事情,懇求他來領養。州蘭得知銀實強求順盈領養孩子的事情後告訴母親敏慈。敏慈憤怒地表示不放過銀實。州銘接到世俊要見面的電話後感到緊張。

第8集
州銘對世俊謊稱社長奎振在出差,想以此拖延時間。順盈和世彬去買嬰兒服,看著一對親密購物的婆婆和兒媳婦感到難過。
奎振得知從銷售部裡洩露的機密給公司帶來損失後大怒。州銘看著生氣的父親,擔心被他發現自己闖的禍。世俊堅持要見社長,州銘指示高室長除掉世俊。

第9集
接到世俊出事消息的順盈和銀實急忙來到醫院,銀實把世俊的死去怪罪於順盈。整夜因世俊的事故沒有入睡的州銘從噩夢中驚醒。結束葬禮後銀實大聲表示不能和順盈繼續生活,讓她立刻離開。

第10集
順盈在電話裡問州銘認不認識王世俊,州銘急忙掛斷電話。順盈撫摸著世俊的研究筆記,發誓要實現他未完成的夢想。決定休學的順盈來找教授說出情況,從教授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再次遇到奎振。
半夜感到腹痛的順盈敲開銀實的房間,隨即被送到醫院。
 

第11集
順盈和草莓在浴室裡開心地玩耍,銀實在一旁不滿地看著她們。順盈不顧反對自己工作的銀實,告訴萬吉想在化妝品公司就職。奎振問升職當上市場部組長的州銘能不能做好。
州銘嘲笑來面試的順盈沒有學歷,憤怒的順盈質問他既然這樣為什麼要登出不限學歷的招聘廣告。世彬對洗壞衣服的順盈發火,草莓哭著說最討厭姑姑。

第12集
順盈收到錄取通知書後高興不已,銀實告訴她做夢也不要想去工作。萬吉告訴順盈找工作很難,鼓勵她去上班。艱難說服銀實後上班的順盈第一天就被指使去拿貨。卻不小心撞到州銘,把粉撒在州銘的臉上。
世彬去幼兒園接草莓,看著一臉不高興的草莓不禁發火。草莓怒視著世彬說她整天只會折磨媽媽,說完自顧離去。隨後世彬發現草莓不見後慌張不已。

第13集
順盈發現流血暈倒的州銘急忙打119。晚回家的順盈不敢進屋,輕輕敲世彬的房間,忙著工作的世彬沒有聽到,順盈無奈翻牆進屋。這時從屋裡出來的世彬誤把順盈當成小偷,家裡一陣騷亂。銀實抱怨家裡因為順盈一天也不安寧,警告她不要再去上班。順盈懇求她理解自己。

第14集
世彬對州銘謊稱從倉庫救出他的人是自己,見州銘深情望著自己不禁感到高興。過一會回到家的順盈從草莓那裡聽到有客人來過的話,於是問世彬是什麼客人。擔心謊言被揭穿的世彬急忙轉移話題。不知道真相的順盈告訴她自己被解雇,打算告訴州銘自己救過他的事情。著急的世彬勸順盈不要再去上班。

第15集
順盈告訴銀實要重新上班,銀實讓她不要再固執,如果想再婚可以把女兒留下來。順盈問她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草莓聽到順盈的哭聲跑出來,大聲說奶奶是壞人,順盈抱著草莓流淚。萬吉問銀實為什麼突然改變,銀實躲避著不回答,萬吉用懷疑的目光看著她。

 
第16集
順盈聽到銀實讓自己離開家的話驚呆,銀實說每次看到順盈就會想起死去的世俊,順盈默默地回到房間。難過地看著世俊的照片。萬吉對銀實說沒有想到她會這麼難過,但是對順盈有些過分。銀實反過來生氣地說總比不讓順盈再婚強。世彬問銀實如果順盈離開草莓怎麼辦。

第17集
世彬抱怨順盈接了州銘打來的電話,她接到州銘想見面的短信高興不已。銀實看著興奮的世彬不禁擔心,世彬告訴她自己有信心讓州銘被自己迷倒。
銀實和世彬得到州銘的邀請來到他的家,看到房子的規模不禁張大嘴巴。世彬聽到奎振問起順盈還在不在公司倉庫裡工作的話,吃驚地掉下手中的碗。

第18集
世彬聽到州銘要單獨感謝順盈的話感到不快,她躲到洗手間用自來水擦眼圈假裝流眼淚。奎振聚精會神地看著順盈提交的企劃案。州銘提議讓世彬來公司上班。順盈得到社長的面試。

第19集
州銘在社長辦公室裡看到順盈,大聲地問被開除的人怎麼會在這裡。世彬安慰因為順盈而惱怒的州銘。正和銀實一起打掃世彬房間的順盈發現了超音波圖片,銀實見狀急忙撕掉照片。世彬來到州銘家去討好洪女士,聽到州蘭讓州銘去見銀行行長女兒的話,不禁感到緊張。

第20集
世彬看到順盈不禁大吃一驚,他責備順盈作為新員工竟然遲到。順盈看到世彬後上前和她打招呼,但世彬假裝不認識她。隨後世彬帶著順盈來到洗手間,順盈問她什麼時候開始上的班,世彬告訴她以後在公司裡假裝不認識。

第21集
州銘問世彬為什麼隱瞞和順盈是朋友的事情,世彬告訴他不喜歡順盈,以後等州銘瞭解後也不會喜歡順盈。州銘問她昨天發火的原因,世彬假裝昨天發生了什麼事情,表示不想再提及。
彩英讓世彬打印設計圖,世彬表示現在有事,說完逕自離開。彩英諷刺著說因為組長的關係進公司的人的確不一樣。

第22集
順盈看到草莓和奎振在一起後鬆口氣。奎振讓她趕快帶著孩子回家。回到家後奎振和州銘喝酒,問他市場部的氛圍如何,州銘對順盈表示不滿。第二天早晨銀實讓萬吉出來吃飯,萬吉拒絕吃飯,說讓世彬立刻辭職。順盈問世彬怎麼認識州銘,世彬生氣地問她是不是連自己的私生活都要報告,萬吉默默望著她們。

第23集
州蘭質問順盈雕塑品怎麼處理,奎振稱沒有在雕塑品上裝安全設備的公司也有責任,讓順盈回去。世彬拜託州銘把自己調到設計部,並表示在公司內部談戀愛會很麻煩,提議今後在公司裡不要表現親熱。
第二天州銘宣佈世彬調到設計部,吃驚的順盈問世彬為什麼沒有告訴自己,世彬冷冷地離開。順盈鼓足勇氣進社長室,不料看到州銘坐在裡面。

第24集
州銘掉車頭回去看世彬,查看她的情況後吐口氣。正巧銀實和萬吉也來到醫院,州銘表示要開車送他們回家,銀實慌忙表示坐出租車回去,世彬在一旁也表示想和州銘呆在一起,讓萬吉和銀實先回家。回到家後萬吉對州銘認識銀實感到懷疑。奎振問勇柱州銘的下落,知道了州銘沒有去農場,順盈一個人去的事情。順盈從農場回來後熬夜整理調查資料,奎振在窗外望著順盈

第25集
世彬告訴州銘因為不安不想回家,奎振知道州銘沒有來上班後勃然大怒。世彬告訴州銘想讓他一直呆在身邊,渾身飄飄然的州銘告訴世彬她是自己的命運。職員們擔心被奎振責罵,把需要簽字的資料全部推給順盈。走進社長室的順盈看著生氣的奎振猶豫,奎振突然問她當實習員工時被解聘的原因。

 
第26集
州銘和奎振大吵起來,說曾在倉庫救自己的世彬是命運般愛情。正在社長室門外聽到父子吵架的順盈大吃一驚。順盈準備去仙人掌農場。銀實對世彬感到不安,問她如果州銘不能負責怎麼辦。世彬在洪女士面前含著淚拜託她不要責備州銘。對世彬的舉動感到不滿的州蘭諷刺她。

第27集
順盈告訴世彬自己有可能把救州銘的人是自己的事情說出來,讓世彬感到不安,她警告順盈不要在州銘周邊出現。順盈忠告世彬要真實地愛一個人。奎振叫來州銘和世彬,他告訴世彬自從州銘和她交往之後便無心工作,自己無法信任世彬,州銘生氣地拉著世彬走出去。

第28集
萬吉看到臉色煞白的順盈,對銀實和世彬說去求順盈原諒,銀實和世彬大跳著說不可能。奎振聽到州銘和世彬要結婚後一口拒絕。深思之後順盈對銀實表示要搬出去住。世彬拿著花來祝賀州蘭的展覽會,但州蘭拿到花後立刻扔進垃圾桶。

第29集
敏慈問順盈搬出來的原因。銀實為世彬的嫁妝感到苦惱,見萬吉每天喝酒後擔心順盈,忠告他要忘記順盈。世彬來到州銘的家,她拜託州蘭今後要遵守姑嫂之間的禮儀,州蘭聽後哭笑不得。世彬問順盈自己結婚之後是不是應該換公司,順盈反問她是不是又想用謊言來把自己趕出公司。

第30集
醒來後的順盈看到奎振後大吃一驚,奎振告訴她因為看起來很冷,所以給她蓋上毯子。奎振告訴順盈不要總熬夜加班,說完帶著順盈去吃晚餐。奎振問順盈為什麼沒有來參加州銘的婚禮,順盈沉默以對。奎振說起五年前在洪教授的房間裡見到順盈的事情,順盈這時才想起當時誤把奎振當成教授的事情,露出歉意的表情。
州蘭告訴恩京如果喜歡奎振就大膽表白,洪女士也勸她要積極。喝醉的順盈對奎振說起世俊,告訴他世俊被後輩搶走了化妝品研究技術之後還原諒了他,最後發生交通事故死去的事情。

第31集
州銘看到順盈感到詫異,世彬急忙拉著順盈走到外面。萬吉想對州銘說出實情,但遭到銀實的反對。世彬告訴順盈不要再來家裡,順盈傷心地離開。蒙在鼓裡的州銘問世彬順盈來這裡的原因,世彬謊稱順盈來借錢。
敏慈對順盈提起贍養費的事情,順盈告訴她自己不奢求這些。喝醉的萬吉問州銘如果世彬做錯事會不會原諒,州銘問他世彬做錯了什麼。

第32集
銀實讓順盈寫下不放棄對草莓的撫養權和責任,也不會再婚的保證書,順盈寫下後和草莓見面。
奎振來找順盈要送她回家。順盈一回到家敏慈擔心地問起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順盈說出寫下保證書的事情。敏慈說可能是不想給養育費的陰謀。州蘭故意在洪女士和恩京面前讓世彬下不了台,世彬生氣地告訴了州銘。州銘要找州蘭理論,被洪女士制止。

第33集
奎振一拳打到纏著順盈的醉客,恩京和尚秀看後大吃一驚,奎振和恩京去喝茶,他告訴恩京找一個愛她的男人。早晨晚起的世彬急忙去廚房,對洪女士說對不起。
州蘭故意在世彬調好味的湯裡撒一大把鹽。奎振毆打醉客的新聞刊登在報紙上,奎振感到難堪。順盈來找他道歉,奎振笑著安慰她,擔心奎振的恩京走進社長室,看到這一幕不禁感到詫異。

第34集
洪女士問奎振有沒有心儀的女人,奎振猶豫一下說沒有。州蘭聽到隔壁房州銘和世彬的笑聲感到不耐煩,告訴洪女士搬到別的房間。搬到敏慈家的順盈和東秀、州蘭喝酒,隨後順盈告訴他們要進去陪草莓睡覺。第二天早晨州蘭和東秀髮現睡在一個房間後大吃一驚,州蘭表示自己會負責,東秀急忙逃離州蘭家。順盈看到後問州蘭打算怎麼辦,州蘭回答說結婚就可以。

第35集
洪女士再次詢問奎振是不是有了喜歡的人,奎振告訴她有,但並沒有說出是誰。
第二天早晨世彬勸州蘭喝自己做的綠豆汁,州蘭一口拒絕,世彬把杯子摔在地上,隨後謊稱是州蘭所為。州銘跑過來責備州蘭,州蘭告訴他是世彬撒謊,但州銘根本不聽。世彬問州蘭對自己投降如何,州蘭嘲笑著說她是一個演戲的高手。順盈來到社長室,問奎振中午有沒有時間。

 
第36集
州銘在會餐的地方大聲對奎振說要好自為之,順盈慌張地起身離開。奎振跟隨她離開,順盈告訴奎振因為自己讓他陷入尷尬,奎振表示自己確實把順盈當成特別的人。回到家後州銘質問奎振是不是為了順盈準備的會餐,奎振讓他清醒之後再談。世彬得知後給銀實打電話說奎振和順盈的關係不一般,要想對策,銀實擔心順盈對奎振說出一切,讓世彬假裝不知情。

第37集
奎振和順盈在電梯裡相遇,不禁感到尷尬,過一會一群人走進來,奎振拉順盈到自己身邊。順盈不小心在奎振的襯衫上留下口紅印。奎振回到家,家人看到他襯衫上的口紅印大吃一驚,奎振想起順盈想要告訴他口紅印的樣子,忍不住露出微笑。
順盈感到胃不舒服,尚秀幫順盈用針扎手,州銘大聲警告順盈要注意舉止,正巧進來的奎振帶著順盈離開。順盈擔心別人誤會,奎振告訴她自己明白自己的感情,即使對方是兒媳婦的朋友也沒有關係。

第38集
洪女士看著心情愉快的奎振對順盈表示謝意,順盈告訴她雖然喜歡社長,但希望他能遇到和自己般配的對象,洪女士聽後大吃一驚。對順盈感到滿意的洪女士告訴了世彬,世彬謊稱順盈有交往的男人。
奎振來到順盈所在的農場,告訴她自己有信心讓她不躲開自己,讓順盈大感慌張。

第39集
奎振知道世彬和順盈的關係之後大吃一驚,順盈流著淚離開。世彬對奎振謊稱原本想說出真相,但順盈不讓說出來。州銘知道後生氣地離開,他來找順盈質問,並讓她辭職。
銀實得到世彬的聯絡來公司懇求順盈。奎振冷對順盈,難過的順盈對尚秀說出實情。銀實讓世彬把真相告訴洪女士,世彬再次對洪女士謊稱是順盈不讓說出來,經不住打擊的洪女士暈倒過去。

第40集
洪女士得知奎振對恩慶求婚的消息後高興不已。世彬為州銘挑選領帶,州銘冷冷地甩開她後去上班。
世彬來找順盈嘲笑著問還能不能上班,順盈指責說撒謊的人是世彬,世彬告訴順盈要有自知之明。奎振和恩慶舉行訂婚儀式,順盈來找尚秀吐露傷心之情。

第41集
恢復知覺的順盈拔掉針要離開,奎振拉住順盈的手。奎振問她是不是隱瞞關於世彬的事情。第二天州銘生氣地讓順盈放棄項目計劃,順盈告訴他給自己時間。
恩京從世彬那裡聽到奎振把順盈送到急診室的事情,她來找奎振,故意在順盈面前親吻他。萬吉決定把真相告訴州銘,世彬謊稱自己懷孕,阻止父親說出來。

第42集
順盈提交辭呈,奎振告訴她結束正在進行的項目之後再離開,把辭職信還給她。奎振在遠處望著順盈拿著東西出去,內心感到難過。回到家後順盈終於忍不住流下眼淚。
洪女士讓世彬和恩京一起去婦產科,世彬慌張地表示和媽媽一起去。奎振喝醉後來找恩京,告訴她盡快舉行婚禮。恩京告訴他如果是因為忘不了過去的女人而喝醉,就讓他回家。

第43集
恩京把信封遞給順盈,順盈誤會是奎振送來的錢,憤怒地來找奎振說不要拿錢來計算真心。奎振因順盈的事情和恩京吵架,聽到順盈在餐廳裡工作後感到難過。
世彬和銀實來到醫院,醫生問她以前有沒有懷過孕,世彬不禁感到慌張。奎振和恩京結束見面禮,恩京拜託他愛自己,奎振回答說選擇權始終在恩京手裡,恩京聽到不禁傷心。

第44集
恩京追著奎振跑出來,憤怒地打奎振耳光,隨後還要打順盈,這時奎振擋在前面。洪女士告訴奎振恩京喝醉後打來了電話,勸他不要讓恩京傷心。
第二天順盈告訴州蘭提交辭職信的事情,洪女士來叫醒奎振,發現奎振昏迷不醒後急忙送到醫院。醫生表示奎振需要心理上的安定,讓她去瞭解是不是有什麼苦惱。尚秀告訴順盈社長住院的事情,順盈不禁擔心起奎振。

第46集
對順盈不滿的州銘生氣地離開社長室,奎振鼓勵順盈和尚秀認真工作。重新回來的順盈和大家打招呼,州銘生氣地怒視她。順盈傷心地對尚秀說起苦惱,尚秀在一旁鼓勵她。奎振看到後心情複雜,他想起恩京說順盈應該找個合適的對象過幸福的生活,努力讓自己接受現實。
世彬從州銘那裡聽到順盈重新回公司的話後感到不安,她對洪女士故意說起順盈的事情。萬吉告訴世彬順盈連找房子的錢都沒有,讓世彬幫助順盈,世彬聽後發火。

第47集
順盈告訴世彬不會再上當,之後用力甩開她,世彬不小心從樓梯滾了下來。世彬告訴順盈要去醫院,讓她去找出租車,順盈要跟著去醫院,被世彬用力推下車,奎振看到摔倒在地上的順盈。
世彬跑去告訴銀實自己流產。順盈擔心地給世彬打電話,見世彬不接電話更加難過,尚秀在一旁安慰她。

第48集
銀實和世彬聽到敏慈說順盈可能會成為順盈的婆婆後心情混亂。
世彬無奈回到婆家,對洪女士說順盈推開自己後獨自離開,洪女士擔心奎振。順盈接到洪女士的電話後去見她。洪女士叫來奎振,她訓斥兩個人不顧流產的世彬還偷偷見面。順盈走後洪女士告訴奎振不要再見順盈,奎振告訴她能讓自己敞開心扉的人只有順盈。

第49集
世彬假懷孕的事情被揭穿,洪女士生氣地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州銘也憤怒地告訴她現在聽起來一切都像謊言。
奎振聽到順盈昨天喝酒的事情,拿解酒藥放在順盈的座位上,這時接到州蘭的電話後回到家。萬吉和銀實跪在奎振和洪女士面前求情。回到公司的奎振問順盈怎麼能默默承受一切,讓順盈感到莫名其妙。

第50集
奎振告訴順盈以後只在自己面前喝酒,順盈從州蘭那裡知道了奎振來過的事情,順盈抱怨她不該叫奎振,州蘭反過來教順盈應該抓住喜歡的人。
順盈帶著草莓去玩的時候遇到尚秀,尚秀高興地說新產品開始生產。洪女士問奎振什麼時候結婚,奎振告訴她只有順盈能讓自己敞開心扉。奎振拿著玩具貓去找順盈,看到帶著草莓玩的尚秀和順盈,忍不住嫉妒起來。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Visited 174,159 times, 1 visits today)





5 個回應

  1. Marie表示:

    您好:
    請問您知道劇中順盈和世彬所使用的手機品牌型號嗎?
    想說您對手機及韓劇應皆屬達人級,
    所以想向您請教一下囉~
    感恩ㄋㄟ…

  2. wang表示:

    世俊是怎麼死的

  3. JOE表示:

    不好意思,請問州蘭使用的手機是哪一隻呢?我都看不出來..

  4. 遊客-子表示:

    pps也有 這部片嗎? 名子一樣嗎?

  5. 許薇欣表示:

    我們家也是錯愛一家親的粉斯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