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錯愛一家親分集劇情、錯愛一家親結局 51-105



錯愛一家親




【分集劇情】
第51集
奎振帶著順盈參加洪女士的生日宴會,忘了拿禮物的奎振把順盈留在庭院裡,這時州銘和世彬出來,看到順盈後大吃一驚。兩個人追問順盈為什麼在這裡,受盡侮辱的順盈跑出來,奎振責備州銘後追了出去。世彬給銀實打電話告訴此事,讓她阻止順盈和奎振在一起。

第52集
銀實告訴順盈如果一定要和奎振結婚就帶走草莓,順盈告訴她奎振和草莓都不會放棄。順盈離開後銀實在屋裡尋找保證書。順盈給州蘭打電話,州蘭鼓勵她不要放棄奎振。
州銘從世彬那裡聽到關於順盈的事情後來找洪女士,洪女士告訴他世彬口中的順盈和自己認識的順盈相差很大。

第53集
銀實和敏慈為草莓大打出手,這時順盈走進來勸銀實。順盈懇求銀實讓自己尋找幸福,但銀實告訴她要遵守保證書裡的約定。這時奎振走進來指責銀實讓順盈寫下保證書。回到家後奎振把這一事情告訴洪女士,洪女士聽後大吃一驚。奎振懇求她接受順盈,洪女士終於表示不會再阻攔。

第54集
順盈戴著奎振送的求婚鑽戒回家,敏慈說州蘭只收了假鑽戒就嫁人,傷心的州蘭回房間,順盈跟過來安慰她。
世彬來找順盈,懇求她為了自己不要嫁給奎振,順盈告訴她自己會處理好關係,讓她接受自己的婚事,世彬見狀警告說自己不會讓順盈過上好日子。

第55集
奎振和順盈度完蜜月後來看洪女士,洪女士告訴順盈今後可能因為州銘和州蘭會很累。
奎振和順盈在客廳遇到正要出門的州蘭,奎振問她去哪裡,州蘭冷冷地表示他的眼中沒有孩子的存在,州銘也對成為自己繼母的順盈感到不滿,回到房間後順盈安慰傷心的奎振,敏慈帶著草莓來到奎振家,在那裡遇到世彬。

第56集
州銘提起倉庫事件,問世彬是不是來見順盈的時候救了自己,世彬不安地點頭,在一旁的順盈也附和著。但是對事件仍有懷疑的奎振問順盈當時在哪裡,慌張的世彬故意把盤子掉地上,打斷他們的對話。順盈擔心手受傷的世彬,世彬叮囑順盈不能說出實情。第二天世彬來到婦產科,卻被告知很難懷孕,醫生勸她接手不孕治療。

第57集
州銘看著草莓脖子上的項鏈感到眼熟。奎振告訴洪女士要帶著州蘭和順盈去看秀妍(死去的妻子)。草莓見自己最喜歡的髮夾斷了忍不住哭起來,順盈努力去哄她,州銘聽到草莓的哭聲不禁感到煩躁,忍不住數落順盈,正在下樓梯的世彬見狀心情複雜。

第58集
州銘越來越對世彬救了自己的事情產生懷疑,再次問起她當時的情況。順盈問在外過夜的州蘭做了什麼,州蘭反抗說不要多管閒事。洪女士責備州蘭無禮,州蘭逕自回自己房間。順盈跟進來告訴州蘭自己不能看著她做錯事,隨後又安慰洪女士說總有一天州蘭會接受自己。

第59集
在119聽到求助聲音的州銘確信救自己的人不是世彬,他把世彬叫出來。感到不安的世彬問順盈州銘受傷時的情況,順盈勸她說出實情。州銘問世彬能不能保證不會對自己有秘密,世彬慌張地表示不會有那種事情,州銘望著世彬陷入沉思。

第60集
感到震驚的州銘自責自己從沒有懷疑過世彬,奎振也感到心痛。奎振來敏慈家吃晚餐,州蘭看著敏慈對待奎振和東秀的態度大不同而感到失落。回到家後奎振告訴順盈知道了在倉庫救州銘的人是順盈的事情,州銘也知道了此事,順盈聽後擔心起世彬。第二天感到憤怒的州銘把世彬的行李送到娘家。

第61集
知道一切的洪女士把世彬趕出家門,也指責順盈不應該瞞著自己。州蘭把世彬被趕出家的事情告訴了州銘,州銘感到心情複雜。奎振告訴州銘自己和洪女士的想法一樣。
擔心州蘭的順盈告訴她如果有奇怪的男人跟蹤就告訴自己,州蘭嗤之以鼻。回到銀實家的世彬看到州銘事故現場的CD後憤怒地粉碎。

第62集
世彬喝醉後對著順盈大喊,州銘看到後起身離開,奎振和順盈把世彬帶回銀實家。回到家後奎振擔心州銘,順盈安慰他。順盈告訴州蘭希望能對自己敞開心扉。第二天州銘表示要和世彬分手,洪女士告訴他分手也會難過,勸他慎重考慮。

第63集
世彬看著離婚申請書說不能接受,州銘告訴她這對彼此都好。
草莓把玩具熊拿給州蘭去安慰,州蘭感受到草莓的真心,逐漸對她敞開心扉。第二天早晨銀實擔心哭了一夜的世彬,她給順盈打電話問發生了什麼事情,順盈告訴奎振要見一見州銘。

第64集
順盈接到世彬吃了藥被送到醫院的消息後叫醒州銘,兩個人一同趕到醫院。銀實哀求州銘說沒有他世彬活不下去。銀實抱怨無辜的順盈,萬吉攔著她讓順盈離開。
洪女士得知後認為世彬以死威脅,更加感到失望,奎振也心情沉重。醒過來的世彬對順盈發火,這時州銘出現,世彬痛哭著說讓自己去死,隨後哀求他如果離婚就真的會去死。

第65集
洪女士看著回來的世彬露出不快表情,告訴她是因為順盈懇求才同意回來。洪女士進屋後世彬反而對順盈發火,但順盈為世彬的回來感到高興。
洪女士看著醃泡菜的順盈稱讚她,世彬也在一旁跟著做泡菜,過一會見洪女士帶著順盈出去,世彬對受寵的順盈感到嫉妒。

第66集
奎振的家人聽到草莓是領養的孩子之後大吃一驚,順盈告訴大家是恩英遠方親戚的孩子,因為有困難所以才領養。洪女士對順盈的寬宏大量再次吃驚。
不安的世彬給銀實打電話,銀實安慰說只有她們兩個人知道這個秘密,讓她不用擔心,掛完電話之後銀實也感到不安。世彬問順盈世俊去世之後為什麼又重新回到家,順盈告訴她不想讓草莓被拋棄兩次。偶然聽到談話的州蘭逐漸對順盈敞開心扉。

第67集
奎振要找出草莓的生母,銀實表示會立刻去找。隨後銀實催促順盈要阻止尋找草莓生母一事。世彬按照銀實的話,也對順盈說推遲找草莓的生母,反而忠告她為了草莓不能生孩子。洪女士告訴家人希望能再有個孫子或曾孫。

第68集
順盈帶著草莓去醫院,聽到醫生說無大礙的話後鬆口氣。
世彬和銀實來到醫院,聽到是不孕症之後大受打擊。世彬表示不能讓正在冷戰的州銘知道此事,銀實回到家後感到世彬是因為自己才無法懷孕,不禁感到難過。世彬喝醉後回到家,洪女士看後說不出話來。世彬聽到草莓發生事故的消息後來到草莓的房間。

第69集
東載聽到世彬結婚的消息後大吃一驚,世彬和州銘來到醫院。州銘告訴她他們之間有個孩子才能維持關係,世彬聽後絕望。
順盈問奎振東載如何,奎振表示他像有陰暗過去的人,露出不滿意的表情。東載對世彬生下的孩子的下落感到好奇,她給州蘭打電話,聽到世彬沒有孩子後陷入沉思。

第70集
正和順盈和洪女士在一起的世彬接到東載的電話後大吃一驚,急忙說打錯電話。世彬生氣地給東載打電話說不要再聯繫,東載問起孩子的下落,世彬沒有回答。不安的世彬給銀實打電話,銀實告訴她不要輕舉妄動。
順盈為工作的事情來公司找奎振,奎振滿懷期待地問她是不是想自己,順盈正色回答說是為了工作而來。

第71集
順盈感到生了孩子會和州銘更加疏遠,州蘭在一旁鼓勵她。這時擔心順盈的奎振打來電話,順盈沒有告訴他懷孕一事,獨自吃著橙子流眼淚。
敏慈知道後告訴順盈懷孕是值得慶祝的事情。東載從世彬口中得知孩子因病死去的事情後難過不已,他約州蘭一起喝酒。

第72集
世彬看到順盈的超音波照片後大吃一驚,順盈告訴她正在苦惱生不生下孩子。這時洪女士出現問起州蘭昨晚幾點回來,說完離開。順盈勸世彬要趕快告訴洪女士不是懷孕的事情。世彬對順盈懷孕一事咬牙切齒,州銘告訴世彬一起吃午餐,讓她感到不安。
草莓見順盈因疲勞而不陪自己玩感到失望,州蘭安慰草莓,把畫冊拿出來給她看。世彬告訴州銘洪女士誤會自己懷孕。

第73集
州蘭看到世彬在東載的辦公室,不禁感到詫異,世彬急忙解釋說是留學時期的同學,東載在一旁附和,州蘭望著兩個人產生懷疑。州蘭在家人面前說起東載,眾人覺得這是緣分。
順盈表示今後要和東載更走近一步,世彬急忙說不用。洪女士從奎振口中得知世彬沒有懷孕之後感到失望,她問奎振是不是也該要個孩子,奎振表示不想要孩子。

第74集
奎振對不和自己商量就想拿掉孩子的順盈感到生氣,問她為什麼要一個人決定,這時洪女士走進來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順盈表示因為聽到奎振不想要孩子的話,所以決定拿掉孩子,洪女士安慰說是誤會。順盈擔心一直希望有孩子的州銘,他拜託奎振先不要告訴家人。東載給順盈打電話,讓世彬感到慌張。

第75集
東載親手把髮夾戴在草莓的頭上,隨後偷偷把幾根頭髮藏在手中。順盈突然感到腹痛,東載把順盈送上出租車,安慰說自己會把草莓送回家。
奎振接到消息後急忙來到醫院,醫生告訴他順盈是因為壓力才病倒,讓奎振心疼不已。世彬看到送草莓回家的東載感到不安,東載對她的舉動更加產生懷疑。

第76集
州銘聽到世彬不孕症的事情後絕望,世彬告訴他自己會聽從他的決定,甚至可以離婚,之後回到娘家。
東載知道了草莓是自己和世彬的孩子,在幼兒園裡遠遠望著草莓痛苦不已。
順盈高興地對奎振說州蘭同意自己懷孕。奎振和尚秀見面,全力去開發新化妝品。正等州銘電話的世彬接到東載的電話。

第77集
奎振和州蘭拿著檢查結果去找東載,東載拜託他們就當沒有看到。對草莓的生母產生懷疑的奎振來找銀實,
東載給世彬打電話告訴此事,世彬哀求東載離開韓國,銀實聽到奎振問起吳東載,不由大吃一驚,隨後鎮靜下來表示不認識。州蘭對東載感到失望,開始懷疑世彬和東載。

第78集
奎振看到世彬和東載見面的視頻後驚呆,隨後叫來銀實、萬吉、世彬三人,質問他們世彬是不是草莓的生母。銀實和世彬始終否認,見奎振拿出世彬和東載見面的視頻後才說不出話,奎振警告他們不要告訴州銘。事先不知道這一切的萬吉對銀實發火,收拾行李離開了家。

第79集
順盈知道草莓是世彬的女兒之後驚愕,萬吉請求她的原諒,感到憤怒的順盈打世彬的耳光。深受打擊的順盈被送去急診室,卻沒有保住孩子。奎振安慰順盈,順盈痛哭著說都怪自己沒有保住孩子。敏慈知道真相後憤怒地跑到世彬家。

第80集
州銘看到世彬抱住東載後憤怒不已,跑到東載的工作室大鬧。州銘帶著世彬回家,把一切告訴了洪女士。州銘告訴世彬不要想著離婚,自己要親眼看著世彬的下場。
正準備出院的順盈從奎振那裡聽到州銘知道了一切後驚呆,奎振表示要斷絕和世彬的恩怨,以後不要再見世彬。

第81集
所有人知道了草莓是世彬女兒的事情,世彬表示要帶著草莓離開家,順盈大聲告訴她如果帶走草莓,自己不會放過她,世彬無視順盈的警告逕自離開。感到不安的洪女士給金司機打電話說要好好保護草莓,搶先一步趕到幼兒園的世彬帶著草莓離開。

第82集
順盈抱著失去知覺的草莓去醫院,世彬隨後也趕了過去。順盈痛哭著說因為世彬草莓才會受傷。接到消息趕來的洪女士和奎振帶著順盈去休息,州銘質問世彬為什麼要帶走草莓。世彬辯解說只是想最後一次和草莓在一起。州蘭給東載打電話說草莓受傷,東載跑到醫院。

第83集
順盈看到草莓的手指動彈,忍不住歡呼,州銘、東載、世彬聽到後也走進病房。但是草莓醒來後認不出順盈,醫生告訴她草莓因一時驚嚇患上暫時性失憶症。

第84集
世彬默默地從包裡拿出機票,銀實問她從哪裡來的機票,世彬告訴她東載要和自己一起離開。州銘喝醉後回到家,他告訴順盈自己今天和世彬離婚,徹底和她結束。

第85集
世彬生氣地來找州銘,銀實和萬吉不由擔心起來。世彬見州銘不接受自己的囑托,生氣地把水扔到州銘的臉上。
奎振讓州銘多關心新化妝品的業務,這時接到順盈的電話,順盈告訴他說草莓好了很多。為東載感到難過的州蘭不去工作室,順盈告訴奎振應多關心州蘭。

第86集
州銘聽到別的公司搶先推出自己策劃的新產品的消息後陷入苦惱。順盈擔心被州銘趕出公司的萬吉。萬吉要出去做事,世彬和銀實堅決反對,世彬告訴他們自己出去找工作,說完拿著簡歷離開家。

第87集
世彬把支票扔給州銘,說自己不需要這些,州銘吃驚地說不是自己給的錢。州銘問順盈到底是誰給的錢,順盈告訴他自己不忍看下去,承認自己給了銀實。

第88集
高室長給州銘打電話說自己失蹤了5年,好不容易出來,應該和自己見一面,州銘告訴他沒有理由見面,讓他不要再聯繫。銀實去超市懇求工作,世彬難過地帶著她回家。銀實問世彬為什麼不接受順盈的錢。

第89集
州銘從夜店裡拉著世彬出來,生氣地問她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世彬哭著讓州銘不要管自己。州銘問順盈如果自己和世彬離開韓國去遠方生活,是不是也不可以,順盈聽後說不出話來。

第90集
州銘看到世俊和順盈的合影后臉色煞白,讓奎振和順盈感到詫異。州銘被眼前的事實感到混亂,這時手機響起,高室長問他如果順盈知道5年前冤死的前夫死去的背後有州銘的話會是什麼心情。

 
第91集
奎振和州銘表情嚴肅地對坐著,州銘顫抖著翻看世俊的開發筆記,奎振告訴他這是順盈的前夫寫的開發筆記,我們對他做了不能原諒的事情。州銘突然想起什麼,急忙翻起衣兜,發現錄音機已經不見。

第92集
在醫院醒來的順盈難過地推開奎振,奎振望著她感到痛苦。奎振安慰喝醉的州銘,說今後發生什麼事都會和他站在一起,讓他不要逃避。州銘來醫院找順盈,猶豫著不敢進病房。

第93集
世彬雖然決定帶走草莓,但內心深處感到失落。感到自責的州銘開車撞到路燈,額頭受傷,他告訴奎振想這樣死掉,奎振聽後大怒。順盈一方面怨恨州銘,一方面又為他是自己深愛的人的兒子而感到難過,無法接受現實的順盈做了最後的選擇。

第94集
順盈帶著草莓離開了家,她拜託敏慈讓自己暫住在這裡。奎振發現順盈放在化妝台上的戒指後跑出去找順盈。順盈和世彬見面,告訴她自己帶著草莓離開了家,以後不要再提帶走草莓的事情,並告訴她州銘有多愛她。

第95集
銀實告訴世彬雖然知道她對州銘有感情,但是絕對不能在一起。州銘來找順盈,告訴她自己會去國外,懇求她搬回來。州銘哭著跪在地上說不要放棄父親,順盈看著心如刀割。奎振看著痛哭的兩個人,不忍心走進去。

第96集
洪女士給順盈打電話說她是永遠是兒媳婦。銀實看著律師遞過來的文件,憤怒地表示不會接受和解,奎振告訴她不論用什麼方法都想表示自己的誠意,但銀實不肯接受。順盈外出的時候草莓來到派出所,要找自己的父親。

第97集
順盈要帶著草莓出去,奎振拉著她,順盈表示如果不這樣就不能和奎振結束。洪女士拖著病弱的身體來找銀實,懇求她原諒州銘,銀實憤怒地表示世界上沒有一個父母會為孩子的死去和解。

第98集
洪女士的突然去世讓全家人陷入震驚,順盈在洪女士的靈堂前暈倒過去。銀實得知洪女士來找自己求情是最後一面後決定和解,並取消訴訟。從警察局出來的州銘聽到奎振和順盈分手的事情後痛苦不已。

第99集
敏慈和州蘭勸順盈把懷孕的事情告訴奎振,順盈拜託她們替自己保密,表示自己會一個人養大孩子。奎振在會議上表示會對影響公司形象和銷售業績負責,提出商量解聘代表一事。

第100集
銀實得知順盈懷孕,她大聲地告訴順盈不要想拿孩子來重新和奎振在一起,順盈告訴她自己會獨自撫養孩子。銀實感到順盈和奎振有可能會復合,於是決定帶走草莓。世彬喝醉後來找州銘,哭著說出自己的痛苦,州銘輕輕地摟住世彬。

第101集
順盈和草莓難得在奎振家度過開心的時光,順盈告訴奎振總有一天會回到他的身邊,讓他等自己,奎振感激地擁抱順盈。萬吉勸銀實把順盈和草莓送到奎振身邊,銀實憤怒地表示自己已經取消了訴訟,不能連孫女也讓給他們,世彬告訴她自己會解決,讓銀實也放棄一切。

第102集
世彬告訴州銘自己給順盈寫下了放棄作為草莓生母的一切權利的保證書,她哭著說自己一輩子也不能再聽到孩子叫一聲媽媽,州銘抱著痛哭的世琳。萬吉把順盈送到奎振家,告訴她一定要幸福,隨後回到家開始收拾行李。

第103集
和州銘分手的世彬陷入失意,銀實生氣地告訴世彬趁早忘記州銘。順盈和奎振在醫院裡看著超音波照片陷入幸福,州銘望著他們感到失落。世彬和州銘見面,世彬突然抱住他說自己沒有提交離婚手續,忍了很久的眼淚流了下來。

第104集
銀實抱著渾身是血的世彬崩潰,結束手術的世彬一直暈迷不醒,州銘聽到世彬的事故後急忙跑來,他流著淚拉著世彬的手。銀實拉住順盈說原諒自己,如果她讓自己死立刻就去死,求她救世彬。

第105集(結局)
兩年後,順盈成為自信的女強人,臥室裡掛著抱著嬰兒的奎振、順盈、草莓的全家福。
州銘一直在找世彬,順盈來敬老院做義工,遇到穿著義工服走進房間的銀實。順盈拉住轉身要出去的銀實,問她兩年前為什麼突然從醫院失蹤。銀實表現不想讓人見到那時的世彬才選擇帶著世彬離開。
順盈和奎振應後,決定讓州銘知道世彬的消息,讓州銘決定要不要再和世彬在一起……

【文章中圖片轉載於SBS】



(Visited 135,894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