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超能警探/Memorist】結局.分集劇情1~16*超能警探VS天才側寫師懸疑劇

超能警探》劇情改編自同名人氣網漫,講述擁有超能力的刑警與精英犯罪心理分析總警,追蹤神秘的連環殺人魔的偵查故事。

超能警探




 

【相關文章】

超能警探~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超能警探



東柏俞承豪 飾

擁有超能力的刑警,能透過身體接觸掃描他人記憶。

當他的超能力在公開首數年時,人們在相信與不相信之間爆發爭論,但現在懷疑他的超能力的國民下降到了7%左右。

因為他的超能力,有26宗長期未完結的大型犯罪懸案最終被破案,自從他出現以來,每年的犯罪率都在大幅度下降。

但是討厭他的不只是兇犯們,還有的財閥、政治、法律和言論等各種勢力,他們團結在一起開始牽制他。

最終,禁止記憶掃描法將提交到國會審議。

他面臨刑事生活中最大的難關,就是超越掃描他人記憶,甚至隨意刪除的稀世罪犯。

 

 

超能警探

韓善美李世榮 飾

歷年來最年輕的總警,司法考試狀元出身。

雖然擁有如此亮麗的背景,但她打消了成為檢察官的念頭,以警政特招進入了警察隊伍,因為只想調查事件真相。

她意識到「橡皮擦」與冬柏的過去有聯繫,從對手變成朋友。

她認為要親手懲戒罪犯的想法,令她成為爸爸的仇敵,不管是什麼傢伙的真面目也要揭開,即使是冬柏也好。

 

 

超能警探



李信雄-趙成夏 飾

警察隊的二把手,是同時具有非考試出身的自卑感和天生的先民意識的惡人。

雖然一生都以獲得權力為目標,並即將登上警察總長的頂點,但持續因為冬柏而推遲了進程。 因而,他非常討厭冬柏,給他「作為狗的最後任務」就是把冬柏限制起來,但是此行動必須不讓任何人意識到。

 

 

超能警探

具慶壇-高昌錫 飾

西部警察局特殊刑事支援組組長,冬柏的負責人。

事實上,特殊刑事支援組的唯一任務是監督著冬柏,防止他闖禍。

從三年前的孽緣開始,他仍然沒有走出冬柏這個深溝。

 

 

超能警探



吳世勳-尹志溫 飾

冬柏周認識最年輕的警察,他的貼身監視人,主要任務是防患於未然,事後報告他的情況,但大抵閉口不談。

他認為自己應該站在冬柏一邊,幫助東伯在現場備份。

 

 

超能警探

姜智恩全烋星 飾

電視臺社會部的記者,在成為記者之前就是冬柏的粉絲。

她幸運地能採訪冬柏時,感到莫大的喜悅,但接到無法理解的上級指示後,開始感到驚慌,那就是不擇手段地抓住冬柏弱點的指示。

她在無法相互對立的組織邏輯和個人信念之間,產生了矛盾。

 

 

超能警探

鄭美子-金允熙 飾

狀況室組長,性格溫文爾雅,對善美僵硬的指揮也總是靈活的接受。

 

 

超能警探

黃奉國-鄭河俊 飾

警察大學學生,背後是一個黑客。

他在小學時期就以黑客行為臭名昭著,但升入警察大學後被曾擔任教授的善美提拔,暫時加入了特殊情況室。

 

 

超能警探

李瑟菲-林世珠 飾

警長,戴著眼鏡幹活的樣子很差,看到惡性事件的資料時經常感到胃不舒服而覺得吃力。

 

 

【分集劇情】

第1集超能力者東柏助警署破案 總警韓善美追查連環殺人案

夜裡,富京地方警察廳審訊室的兩名警員正在對十年前崔豐元的一起陳年舊案進行審訊,奈何審訊因沒有新的證據指證犯罪嫌疑證人而陷入僵局,氣氛一度十分緊張。無奈之下,只好請來超能力者東柏來協助審訊,超能力者東柏一進審訊室,犯罪嫌疑人就知此時已無法再隱瞞下去了,但還是做了最後的掙扎,避免和超能力者東柏東柏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但事與願違,超能力者東柏依舊讀取了犯罪嫌疑證人的記憶。事後,警察火速趕往犯罪人藏身的廢棄倉庫點,並將其拿下。至此,崔豐元涉嫌妨礙公務,以及過失致死教唆殺人的陳年舊案完美告破。

東柏的超能力之前曾在媒體上大肆報道,他可通過身體接觸讀取記憶,令人驚歎不已,經過時間的認證,此能力最終被定義為記憶掃碼能力,並且實屬存在。關於東柏超能力的前途社會各界極度關注,最終通過特聘方式成為警司,塵埃落定為警察。任職後,東柏利用其超能力破獲了眾多塵封舊案,也因此獲得了很多支持他的粉絲,當然也有一些人認為他的超能力反人權,紛紛在警司門口聚眾舉牌要求罷免他的職務。

總警韓善美連夜研究殺人案件的照片,通過細節的推斷她認定這是一起有意識的連環殺人案。江記者來到了東柏為對外曝光的辦公地點,在東柏搭檔的帶領下卻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所有的信件禮物堆了滿滿的一屋子,而另一邊東柏正因為暴力毆打崔豐元事件被警署內部懲戒審查,迫於輿論壓力只能作出停職令,讓東柏多休息幾個月。

心灰意冷的東柏接到停職兩個月後十分難過,這也是韓善美第一次見到東柏的背影,不過兩人並未正面相遇。總警韓善美向上司報道此次有意識連環殺人案件,上司讓其負責此次案件,並讓她去首爾廣搜廳調派人員成立專門調查組。連環殺人兇手仍在繼續作案,警署保潔阿姨闖入東柏的禁足地,苦苦哀求東柏救救她的女兒,因為她的女兒從昨晚和她通完電話後,明明十分鐘的路程到第二天還沒有回家。

東柏深知情況不妙,奈何正禁足期間,喬裝混入義警隊伍,在搭檔的幫助下前往小區調查。不料在小區門口遇到廣搜廳調查人員植牙,東柏用言語激怒植牙出手套取他的調查記憶,獲悉此次始終可能不是簡單的綁架。套取記憶訊息後,東柏和搭檔驅車火速趕往上林人民醫院,不曾巧遇班長和邊英株隊長,交談後一同進入隔離病房,奈何病人氣息微弱,病人的記憶信息讀取十分困難,東柏陷入昏迷。另一邊總警韓善美正抓緊察辦此次案件,並通過錄像監控發現兩部手機的細微不同,在調用第二部手機的定位位置後,火速出警前往,奈何最後只是高中生撿取了失蹤人員的手機而已,案件再次無法進展。

東柏醒後第一時間向廣域搜查隊提供了記憶獲取的關鍵信息點,離開醫院時巧遇病人男友觸發其記憶碎片,東柏以為他是犯罪嫌棄人,隨即開啟追鋪,在街道人口密集處開啟隨即掃碼的能力,最終成功追到病人男友,經過一番打鬥,記憶信息越來越完整,發現其不是犯罪人員,但通過言語對峙,最終冒出了此次案件的關鍵人物錘子,錘子是病人其女友的經紀人。

另一邊眾多記者朋友圍堵邊英株隊長第一時間公佈案件進度,邊英株隊長非常嚴厲的告知此次案件限制報道,因為如果案件信息一旦曝光,失蹤人員的生命可能受到威脅,記者朋友只能在邊英株隊長面前暫時作罷,但作為媒體機構肯定是不會對此次重大案件決口不提,仍對外界發佈案件信息。東柏通過病人男友的信息,找到了在悠閒喝咖啡的錘子,通過獲悉的記憶碎片與他對峙,奈何錘子異常沉穩狡猾,見話拆話,並讓路人圍觀東柏,因為他深知東柏只要再發生毆打事件便會被罷免職務,氣焰十分囂張。交談中,錘子的電話響了,錘子得知事情已敗露,氣急敗壞中打算讓人殺人滅口,情緊中東柏一記掃堂腿怒踢錘子。

 

第2集紅豬記憶碎片初現 尹藝琳生死千鈞一髮

東柏一記漂亮的掃堂腿把錘子吳言卓制服在地後,再次使用自己的超能力套取錘子吳言卓的記憶,圍觀的眾人驚詫不已,當然他此次的衝動魯莽行事也被圍觀的眾人拍下。東柏套取了錘子吳言卓的記憶後,案件的部分開始一點點顯現清晰,他迅速的撿取了錘子吳言卓的手機給自己的搭檔打電話,簡單的告知真兇是金瑞景的性接待對像等一些案件重要信息後,便以奔跑的速度趕往錘子吳言卓的辦公室,那是他們犯罪的候選地點之一,並要求班長幫他的忙查下紅豬信息。

東柏到達犯罪候選地點,發現樓下的小區已拉好了警戒線,警員們已破門進去抓捕犯罪嫌疑人,原來在此前的幾十分鐘,錘子吳言卓已打電話向辦公室裡的金民權通風報信讓其去查看金瑞景的家,金民權怕事情敗露,情急下打開保險櫃拿出犯罪證據放入微波爐裡進行銷毀,然後跳窗懸繩攀爬而下,最後墜樓,幸未喪命。

另一邊關押著保潔阿姨女兒尹藝琳的小黑屋裡,拿著錘子的神秘男子再接了一個電話後便放下了錘子,小黑屋的另一間,另一個受害人告訴尹藝琳,明天是週二,馬上就要處刑殺人了,交代她數理成績一定要考到90分以上,不然會被非常殘忍的殺害,這讓尹藝琳非常的害怕惶恐。總警韓善美在指揮中心跟邊東株隊長分享了自己對此次案件的判斷,她認為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是買方,而不是擁有不在場證據的龜公錘子吳言卓。

再過4個小時就是週二,犯罪模式仍在重複,總警韓善美趕往龜公錘子吳言卓的特護病房進行盤問,原來龜公錘子吳言卓的辦公室不僅有性侵練習生的情況,更為殺人魔提供練習生,因為按目前掌握的證據信息,總警韓善美認定犯罪嫌疑人就是金瑞景的接待對象。不過龜公錘子吳言卓也不是省油的燈,拒不交代事情真相。隨後,總警韓善美又進入金民權的看護病房進行盤問,金民權迫於壓力告知有一個編號13的重要客戶信息,但其他信息他一概未知,只知道老闆錘子吳言卓賬戶進賬1億後,便開始尋找漂亮的女孩兒。

病房外,東柏也來到金民權的病房外,直言要看金民權還和護衛警員發生了衝突,總警韓善美走出病房伸出友誼的小手向東柏禮貌性問好,卻被東柏毫不猶豫的拒絕了。經過一系列溝通說明後,正當東柏伸手要去讀取金民權的記憶時,北部地檢吳碩斗監察官突然闖入病房逮捕了東柏,案件的關鍵點似乎因為北部地檢的插入發生了變化,原來任鍾延地檢長就是金瑞景的性接待人,只是那天剛好被真正的兇手劫持,案件再度陷入了僵局,總警韓善美在指揮中心一遍又一遍的查看資料,希望自己可以理出點後續。

週二的天亮了,東柏看著尹藝琳的媽媽被丟棄滿地的尋人啟事,心裡百感交集。小休憩總警韓善美也醒了,她發現有一處搜尋點還未仔細搜尋,那就是高中生到過的區域溫下裡,再加上東柏之前有告知她還有其他的受害人,便出警截住了之前那批未說實話的高中生,原來這批高中生也在尋找他們失蹤的同伴寶燕。通過盤問總警韓善美得知寶燕在一場性援交中,上了一輛SUV車後便失蹤了,獲知該重要信息後,總警韓善美要求全員出動搜尋溫下裡區域,但她的上級次長卻要求暫緩搜尋,因為那個區域有太多有頭有臉的重要人物,不可輕易搜尋。

另一邊,東柏和搭檔班長三人也在尹藝琳家搜尋紅豬的相關信息,最後和總警韓善美的思路不約而同,分隊前往溫下裡區域找尋紅豬信息,奈何信息太少,搜尋工作毫無收穫。而關押兩位失蹤者的小黑屋氣氛也異常緊張,兩人的教理成績金燕未達要求,被虐畜一樣的洗浴,鬼哭狼嚎的聲音擊垮了尹藝琳的心理防線,她決定上吊自殺,奈何房梁的腐木承重斷裂,摔倒在地,自殺未遂,發現了屋樑上逃生通道的可能,慌張逃竄尋找活命可能。尹藝琳辛苦爬出重見天日,剛睜開眼就見一男子手提一包,掏出了錘子,氣氛萬分緊張。

東柏為了盡快找到紅豬信息,巡遍了溫下裡、溫上裡等等區域,終於在溫上裡的一處發現了紅豬旗幟。千鈞一髮之際,尹藝琳生死未知。

第3集血的洗禮 幕後真兇顯露

東柏在掛著紅豬的旗幟下驚覺這與獲取的記憶碎片中的紅豬一模一樣,便立馬給搭檔打電話,可搭檔和班長正在修車,並未接到他的電話,焦急萬分的他拍下紅豬的圖片發給搭檔,剛想起身與搭檔們會合,哪曾想檢察官禹石道帶著一夥人突然衝出,不問青紅皂白對東柏一頓猛揍,還把東柏強制帶走了。

總警韓善美也驅車到達了溫下裡那輛嫌疑人suv車失蹤的三岔路尋找破案關鍵點,終於在高高的圍牆處發現了一處牛畜捨,裡面空無一人,出於職業敏感度,她推門而入,門居然沒有鎖,走著走著一處帳篷,裡面放著一輛SUV車,牆上掛著一些錘子類的工具,她還發現草地上居然有新鮮的血液,可以明顯感知這裡曾經發生過打鬥的痕跡,循著鋪蓋在地上的草垛,她發現了地下室的入口。地下室樓梯幽閉黑漆,她慢慢的沿著通道小心翼翼警覺的探視,突然地下室通道的燈滅了。一個黑影竄出緊緊壓制著她,她一發子彈,嚇得那黑影立馬躲身。總警韓善美深知此人絕不是善茬,假裝子彈已打空,那黑影誤以為子彈已空,隨即現身,總警韓善美立馬一發子彈命中黑影,黑影略顯痛苦,但還是步步緊逼走進總警韓善美想發起攻擊,總警韓善美有些懼怕,千鈞一髮之際,氣喘吁吁的東柏在黑影的背後戲謔的說,大塊頭我們需要談談。

原來32分鐘前,東柏在任鍾延地檢長車裡利用超能力讀取那些傢伙的記憶,獲知司機的女朋友和任鍾延地檢長有曖昧不清的關係,組員內也是為了各自利益互相舉報,內訌由此激起,而他也獲得了逃脫的機會。地下通道裡,大塊頭輪著錘子對東柏一頓猛打,東柏對著總警韓善美說必須活捉大塊頭,讀取他的記憶。幾個回合下來,東柏假裝暈倒,在大塊頭轉身逼近總警韓善美的時候救了她,大塊頭疼痛難忍逃脫。

東柏和總警韓善美一起向通道內巡視,發現大塊頭穿著一身白色教父服,口裡唸唸有詞,然後往後一倒,掉入深洞一命嗚呼。總警韓善美發現在往裡走,有個小房間,裡面的監控可以看到外頭的牛畜捨和關押的失蹤人員尹藝琳和寶燕,東柏發現尹藝琳早已陳屍鐵床鋪,慘死樣讓他痛心萬分愧疚難當。

尹藝琳的房間一切如常,只是少了尹藝琳平日鮮活的氣息,大批警員們開始進入到事發地點進行調查取證。安置室,尹藝琳的媽媽早已失了魂,她無法接受自己的女兒尹藝琳已離世的現實,驚天動地的哭泣聲打破了太平間往常的寧靜,眾警員難掩歉意。

江記者實時對外播報了此次案情信息:嫌疑人韓萬平,在自己的弄成挖底下坑道,對綁架女性先姦後殺,被殺者至少有4人,唯一倖存者寶燕在已護送醫院接受治療,李申熊次長也通過電視密切關注此次事件進展。

邊英株隊長發現總警韓善美和其他警員一直在事發地,總警韓善美希望邊英株隊長可以更深入的調查此案,因為此案的種種疑點都指向本案還有一位更高深的幕後上層黑手,邊英株隊長對暫時被停職的總警韓善美任命了新的職務,任命她為特搜部副本會長認真調查此次案件,畢竟事先李申熊次長已打電話知會他此事,他不過是順水推舟借花獻佛而已,眾人接此消息,高興不已。

東柏被暫時關押在了北部地監的拘留室,明早移交西部地監局。檢察官禹石道和任中連檢察長攀談,擔心性醜聞案曝光,決定在總警韓善美的新聞發佈會上對媒體的輿論方向做些其他引導,矛頭直指東柏有沒有互助破案,案件前期調查地點有誤等等。鑒於媒體輿論導向,東柏獲釋,東柏第一時間趕往醫院與金寶燕交談,並告知她錯不在她,但她的記憶對破案真的很重要。

總警韓善美接到了72小時內取消特搜部的消息,要求警員抓緊尋找線索,在林中小屋終於可以獲取第二個嫌疑人郭喜裡DNA的煙頭,審訊室裡信仰教徒郭喜裡告知自己與大塊頭韓萬平只是信仰交流,且有不在場證據,因為他一直在進行一場不間斷的40天的網絡直播,案件似乎再次沒有進展。但郭喜裡臨出門一句無心之言卻讓總警韓善美有所警覺,雖然特搜部在30分鐘前已經解散,她重新進行關鍵信息挖掘分析,發現受害人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10歲的時候都曾獲得真理獎學金,案情再度有所進展。

總警韓善美根據案情分析預測,獨自一人驅車前往真理天空殿堂,此時的嫌疑人教主樸基單正在給教徒進行洗禮儀式,而東柏也混跡在教徒中,通過洗禮儀式的接觸,他似乎已明顯感知此事的真相,緊抓著教主樸基單的手不放,空留教主樸基單一臉錯愕的看著總警韓善美和東柏。

 

第4集東柏不畏強權直指殺人魔 大主教樸基單卻突然死亡

一臉驚愕的異端教主樸基單看著總警韓善美,超能力者東柏抓住他的手,通過讀取的記憶他知道了樸基單的惡行,氣憤難耐一拳正欲揍過去,總警韓善美連忙制止他不要衝動行事,此人信徒眾多不容褻瀆,但東柏在眾信徒面前直言大主教樸基單是個殺人魔,經過激烈的言語對峙,東柏直言地獄即將到來,他會送大主教樸基單這個殺人魔下地獄後轉身離開,教堂內各位信徒紛紛驚訝不已,總警韓善美緊隨其後。

真理天空殿堂外,總警韓善美追上東柏,告知他調查大主教樸基單的策略,但卻因為他剛才的衝動打亂了佈局,東柏有點無言以對,讓總警韓善美先從大主教樸基單的別墅開始調查。此時,東柏的搭檔和班長來找東柏,與總警韓善美寥寥數語問候後,驅車離開。總警韓善美派遣警員封鎖別墅,但申請的搜查令卻遲遲不下發,內部負責搜查令的人告訴總警韓善美,搜查令下不來的原因和權力金錢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牽一髮而動全身,這個搜查令很難下發,除非她找到證據。

正在此時,總警韓善美接到正在別墅區待命下屬來電,告知搜查令和大主教樸基單扣押搜查令均已下發。原來在3小時前,東柏和西部地檢部長監察官余智淑做了交易,表示可以維持對自己的扣押和量刑,監察官余智淑認為這是一單高風險高回報的成名交易,就允諾東柏了。

有了搜查令和大主教樸基單扣押搜查令,監管管和警員門破門而入大主教樸基單的別墅進行搜證,但裡面的證據卻已被燒燬,眾人紛紛搖頭懊惱不已,東柏意欲衝入參加調查,但被班長制止。大主教樸基單見事已辦妥,淡定得下車進門招呼這些人,一場權利金錢和正義的較量遊戲開始了。

東柏和搭檔三人驅車離開,在車內東柏有點毫無頭緒,班長卻提議說毒蛇躲進肚裡,得拿鉤子引出來,隨即打電話給將江記者爆料。因為證據銷毀的緣故,西部地檢部長監察官余智淑深知此事自己賭輸了前途,總警韓善美勸說她不要氣餒,但毫無成效,驅車離開被信徒詛咒下地獄,還被砸雞蛋,場面很是混亂。

但對於爆料一事卻沒有那麼順利,江記者的上級負責人鑒於大主教樸基單的社會權威影響力皆不敢吞下這只毒蛇,而另一邊媒體也在報道關於召開東柏的聽證會的消息,眾人覺得兩面夾擊,對破案非常不利,懊惱不已聚在小酒館喝悶酒。此時,總警韓善美找到東柏,要求他共享記憶,找到大主教樸基單自己都沒有發現的殺人記憶,從而在殺人記憶的中找到破案點。四人回到警署,把所有的記憶全部進行整理分析,在金瑞景和尹藝琳的細碎場景還原中發現,大主教樸基單殺人時充滿了儀式感,那是一場充滿性與殺人雙重快感的儀式,金瑞景有幸活命是因為大塊頭扔屍時的一時善意,但大主教樸基單每次銷毀證據中都有13樣,其中有一個小細節是每次避孕套都會反套在手套裡再焚燒銷毀。

發現破案曙光的東柏和總警韓善美立即前往殺人牛畜捨重新搜尋證據,剛有所發現就聽見地面上有人要用混凝土填埋整個地下室,原來一天前,任鍾延地檢長就和大主教樸基單進行了一場交易,東柏和總警韓善美因為沒有搜查令,只能眼睜睜看著證據被銷毀而無能為力。

東柏大受刺激昏迷被具班長送進了醫院,醫生告訴他有失憶的情況,讓他在找到失憶原因前,不可再次使用超能力。總警韓善美找到李申熊次長,希望讓她負責抓捕大主教樸基單殺人魔,但李申熊次長抓捕還需要些火候,兩人發生了激烈的善惡理論辯證。東柏打扮的酷帥酷帥的,在搭檔和班長前往這場硬立禁止掃瞄法不為真相只為侮辱東柏的聽證會現場,聽證會上東柏如實承認自己接二連三毆打嫌疑人,嫌疑人犯罪的證據源自自己讀取的記憶。聽證會上有人認為沒有逮捕令的掃瞄是非法調查中的重罪,東柏對此也認同,但表示這只能明天開始,並在聽證會上向眾人說明此事案件的真兇大主教樸基單,大主教樸基單殺人魔專找美麗的少女進行資助,幾年後以她們墮弱為借口,指使韓萬平綁架她們,並說接觸他的肉體會得到救贖,進行了殘暴的性暴力,並且最後用木製錘子殺死了她們,殺人魔把自己的肉體包裝成神之懲罰,他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此言一出,聽證會上大亂,社會上的一片嘩然,媒體輿論開始雙向。

東柏被停職在家反省接受下一步的審判,這時候警察閔書官來訪,把他帶到了大主教樸基單殺人魔的真理天空殿堂。大主教樸基單居然死了,而在現

 

第5集東柏成嫌疑人 善美發現石膏藏屍

大主教樸基單在房間內為虔誠的信徒們舉行著儀式,眾人紛紛匍匐在地。其中一位信徒的媽媽拉著女兒進入房間,但那個女孩覺得大主教樸基單是殺人魔,並不像她媽媽那麼虔誠。一進房間,大主教就讓她跪在最前排的地上,女孩對大主教的守護祈禱一點興趣都沒有,便跪著閉上了眼,等她睜開眼睛,一模自己的臉,卻發現大主教樸基單躺在血泊中,眾人驚恐不已。

總警善美和東柏一同進入案發現場調查,現場所有人的記憶都被刪除了,東柏便成為了有可能犯案的嫌疑人,東柏表示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於是善美猜測,可能有一個比東柏還厲害的超能力者,覺得此次作案有可能是超能力犯罪。東柏不予理會繼續調查,並在大主教樸基單的辦公室發現了一副非常熟悉的宗教畫作,化作上的聖女手持著錘子卻略顯突兀,似乎在暗示些什麼,便在網路上搜尋聖火畫作的相關信息。

善美回到警局開會,次長要求她盡快查出真兇,距離消息封鎖的時間並不多,必須爭分奪秒破案平息社會的輿論。完會後,次長單獨留下善美,善美報告說廣搜隊已將東柏列入了嫌疑人的名單,根據奧卡姆剃刀原理理論,有可能是超能力作案。警長將東柏的個人檔案的最高機密材料交給善美,並告知善美不必因為想保護東柏而喪失了正確的判斷。善美發現東柏的檔案中有很多的都是空白的,警長說這些空白的地方需要善美去填充起來,他之所以不讓善美特別優待東柏,是因為東柏的存在讓十二萬的警力成為了笑話。善美鄭重的表示她只是想盡快抓到真兇,不管罪犯是誰她都會一視同仁,將其繩之於法。

東柏隱隱覺得掛在牆壁上的聖火畫作似乎有所隱喻,便和搭檔還有班長又去了現場查看了。送貨的工人告知大主教樸基單很喜歡這幅畫,一看就是幾個小時,但送貨工人發現這幅畫上的細節和他送上來的時候不一樣了,聖女手上的寶劍變成了錘子。東柏斷定這幅畫是兩層的,上面一層是兇手撕掉的,決定再去追查送貨火車的信息。半道,遇見了跪在守護祈禱最前排的女孩,女孩願意讓東柏掃瞄記憶,但必須和她合照,東柏答應了,也讀取到女孩的記憶,順利獲取了貨車司機的聯繫方式,通過調查,他們獲取資銀實業別墅的關鍵信息。

與此同時,善美對東柏個人生平的調查也在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他們從東柏小時候被發現入手,直到他的超能力被發現,然後放棄高薪加入了警察,很多事情迷霧團團無法解清楚。善美發現東柏住院期間樓梯的燈亮了幾次,於是推斷東柏可能從樓頂上出去過,認為依舊可能存在超能力犯罪。為了更加瞭解東柏,她去醫院瞭解東柏的情況,但醫生告訴他,治療東柏的醫生數量很多,東柏對他們來說是個榮譽也是個機會,她不可能為了不熟悉的醫生而洩露東柏的個人隱私,除非善美拿到搜查令,提到搜查令,善美再次判定很多事肯定有所隱瞞,醫生其實對於超能力範圍已經有所預判,但醫生矢口否認。

善美找到保安組組長姜日國,威逼他提供東柏住院期間突然離開的一個小時,監控裡東柏拿著一根筆渾渾噩噩的走到樓梯盲區,直到被發現的時候,他就是一個人靠著牆上。善美利用現場還原,來到了樓梯盲區,發現牆壁上畫著一個小人圖像,此時下屬來電匯報,東柏又開始獨自的調查行動了。

東柏和搭檔班長一行人來到資銀實業別墅,東柏發現門沒關就推門而入,卻被現場的一幕震驚到了,一個女人趴在畫室的桌上,身體已經乾枯,腳踝還被鐵鏈鎖住。搭檔吳世勳根據現場情況判斷查詢信息獲悉,此名名為鐮蘭花,二十年前撞死一家五口,卻因為是法官的親戚未被定罪。沒多久,善美就帶著廣搜隊來到命案現場,東柏知道,善美在跟蹤他,東柏想給善美一些破案提示,但善美婉拒了。

東柏根據報紙上留下犯罪嫌疑人的誘餌線索,找到了鐮蘭花當年的採訪報道,班長職責東柏對任何人都太沒禮貌,但對他的推理能力卻是讚歎不已,覺得他就是某一方面的天才。他們順著線索,找到了當年呼籲為了犯罪受害者需要國家支援系統的陰影治療權威人士蘭博士。一行人趕往醫院,發現蘭博士已經完全癡呆狀態非常不好,問話基本不可能。東柏讓搭檔支開護士,擅自套取了蘭博士的記憶,記憶中,蘭博士表示犯罪留下的後遺症非個人能夠承擔的領域,記憶中,蘭博士對一個叫做金松美的女生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她也畫了犯罪現場的素描,另外她在受到驚嚇後,口中會一直念著祈禱的話語。東柏知道廣搜隊的人一直在跟蹤自己,於是藉著班長的嘴巴把線索透露給他們。臨上車的時候,東柏突然想起了,那個圖案居然是鑰匙孔,也就說金松美就是從鑰匙孔中看到殺人的。

驗屍組如實的向善美匯報發現死者體內有混泥土,死亡原因是甲醛中毒。夜裡,善美回到家中,再次認真的查閱了鐮蘭花的相關搜集信息,也找到了當年的報道,另外發現死者留下的畫作,與當年被判緩刑的慶功畫作有所相似,只是畫的方向不一樣了,反過來了。善美決定去別墅一探究竟,卻發現那幅畫作的後面有一個大洞,於是立即請求支援。

東柏正準備上車的時候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於是搶了廣搜隊的車,問清善美的方位,便直奔別墅而去,口中一直嘀咕著那是一個陷阱。而善美此時,已進入了大洞,她看到一扇緊閉的門,上面留著大大的鑰匙孔,從鑰匙孔看進去,當場被嚇到了,推門進去繼續觀察,發現裡面是兩具執刑的石膏雕塑,輕觸石膏,發現裡面居然藏著屍體。善美恐懼極了,口中開始重複著祈禱的話語。

 

第6集善美悲慘童年經歷曝光

恐懼激起了善美兒時的記憶,善美小時候特別害怕打雷,她會偷偷的躲進衣櫃裡,父親會告訴她這是老天爺在炫耀自己會下雨的本事,並告訴她的媽媽在天堂,害怕的時候就禱告祈佑,媽媽會保佑她。善美很優秀,有一天,她在媽媽的遺像前像媽媽分享自己又得獎了的好消息,小時候的善美總是抱著全家福的照片入睡,睡醒後的她通過臥室的鑰匙孔發現了爸爸被殘忍傷害的畫面。

驚慌未定的善美轉身發現東柏也來了,她懷疑為何東柏來的如此之快,東柏解釋說自己是擔心她才來的,上次在真理天空殿堂與大主教樸基單的衝突中,善美的肢體制止讓她讀取了部分殘缺的記憶,但他並不懂那個黑黑的人形形狀是怎麼?善美對於他的說辭依舊非常的警惕,東柏說這個神秘殺人犯非常的囂張,神秘殺人犯把宣戰書也對準了他和她,因為他對於兒時基本都是無印象的,只有一個女人被殺害的畫面,像極了聖火畫作裡躺在地上的那個女人,連悲傷的表情都一樣,他猜想那個女人應該是他自己的媽媽。另外,他通過記憶碎片的讀取,知道了善美就是蘭博士記憶中的那個小女孩,只是改了名字而已。

此時,搭檔和班長也來到了別墅,廣搜隊負責支援的警察也緊隨其後,眾人看到石膏中的屍體震驚不已,鑒定科的人也隨即趕來進行取證。善美跟東柏對現場進行了猜測性的還原,覺得現場之前有過大都,同時對於這個兇手他們一直覺得非常的厲害,有可能就是他和東柏身邊的人,兩人再天台上私聊,善美要求共享信息,同時也希望東柏對於兩人的事情保密。

善美帶東柏回到自己家中,善美雖說對他有所放鬆,但仍表示東柏依舊是犯罪嫌疑人。東柏一進善美的房間,被善美整理在牆上20年的案件震驚了。六年前,17歲的善美就完成了犯罪心理學的全部課程,但請求警察的犯罪嫌疑人證據卻被無情的踐踏了,這讓善美非常難過,當著警察的面,自己一定會親手爪住兇手。後來,善美又去找了趙東成記者,給他看了自己的分析,但記者表示自己沒有辦法幫助他的爸爸,就拒絕了他。善美通過分析,認定這是一起連環兇殺案,但案件仍有無法解開的謎團,比如兇手藉著屍體留下信息,是為了炫耀自己再二十年前的完全犯罪嗎?

東柏認為善美誇大了兇手的能力,建議用惡魔的方式處理惡魔。善美對整個案情進行了抽絲剝繭的分析,同時想到當年獨家報道他爸爸時間的新聞人趙東成有絕對的嫌疑,當年,他父親被執行思維,她曾試圖打電話求救,但電話一直不通,走出屋外,卻發現找東城居然比警察還更快來到現場。當年,他根據推算再次去警局請求幫助,因為殺害他父親的執行者的耳後有一道跟趙東成一樣的傷疤,但趙東成因為又不在場證據無法被定罪。

善美繼續跟東柏分析著自己二十年來追兇的點點滴滴,東柏追問善美就此放棄追兇了嗎?善美說,這些年關於案件她看似總能找到突破口,但最後又都回到了原點。東柏大膽猜測會不會是超能力圈套犯罪呢,因為執行者似乎總是很在意殺人的方式,所有人被殺時都帶著腳銬。另外,東柏分析如果不是超能力圈套犯罪,那麼這個人一定有超級強大的情報分析能力,這個人有可能會是個警察。二十年前的執行者突然消失,放棄了殺人,然後現在又出現了。善美跟東柏分享了調查組在鐮蘭花家裡取證的視頻,他們發現有一輛中介車在視頻中出現,重新了二十年前的殺人方式。

東柏和善美去了江記者所在的報社,報社領導面露難受,表示無法透露他們的情報來源,善美猜測這個信息來源是報社的最高層,消息是社內舉報,報社領導。東柏和善美在報社領導的帶領下見了報社的高層,善美一眼就看見耳朵的疤痕,知道這人就是趙東成。趙東成友好的請他們入座,東柏直接詢問哪些哪些透明的殺人情報從何而來,但趙東成表示這個是機密,同時表示警察也知道這個事,而且如果這個事真相大白後,受傷後的更可能是東柏和善美。趙東成挑釁他們就算是知道了真兇也無法緝拿歸案。善美聽聞他的一番言論,只覺得輿論的噁心,她直言自己總算是知道了為什麼這個世界的輿論會變得如此骯髒不堪。

東柏和善美回去的路上 ,東柏委託班長查找相關案件卷宗,但結果卻並不多,只有部分公文信息,不過可以明確的事當年負責相關案件的人士李次長。東柏和善美再次回到家裡,認為李次長確實有可能是犯罪嫌疑人,畢竟他掌握警察廳的情報系統,但善美表示這基本不可能。突然,東柏覺得可以在善美的記憶裡尋找破案的關鍵點,善美明顯有所抗拒,但最後還是接受了東柏的提議,讓他掃碼了她身上的記憶。在善美的記憶中,東柏看清了執行者的側臉帶著硅膠假面,這也就說通當年相關案件的目擊證人為何看到的罪犯形象不一樣。兩人似乎找到了案件的突破口,但查找硅膠假面卻得花費大量的時間,同時善美提出,為什麼執行者每次殺人都要爆料給趙東成。兩人再次分析了案件的關鍵點:為什麼每次都要找趙東成?卻敏銳的察覺每次的報道都不是同一個人編寫的,東柏再次掃碼善美的記憶,發現有第二現場人出現。

根據推斷,善美讓情報局詳細人肉下第二現場人的相關信息,他與趙東成有過多次合作,也曾在假面劇組供職的經歷,目前就住在廉蘭華別墅區。善美正欲按門鈴,卻看見遠處有一個人影緩緩的走向了他們,兩人有些緊張。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2,852 times, 217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