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機智醫生生活】結局.分集劇情1~12*醫療日常職業劇



機智醫生生活》劇情以醫院急診室為背景,講述醫生、護士和患者之間,圍繞著生命進行拼死奮鬥的溫馨故事。

Netflix於3月12日起全球同步上線。

機智醫生生活




 

【相關文章】

機智醫生生活~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機智醫生生活




李翊晙曹政奭

肝膽胰外科助理教授/40歲。

雖然最不愛念書,還總是跑去跳舞,但實習考試都是第一名。

個性好、會讀書、朋友很多、社會生活滿分。

 

 

機智醫生生活

安政源 柳演錫

小兒外科助理教授/40歲。

對患者來說是天使醫生,但是! 和朋友在一起時是超級敏感王。

 

 

機智醫生生活



金雋婠 鄭敬淏

胸腔外科副教授/40歲。

以醫生來說實力高超,但是個性超級挑剔。

 

 

機智醫生生活

楊碩亨金大明

婦產科助理教授/40歲。

隱藏的不合群者,是個媽寶。

 

 

機智醫生生活



蔡頌和田美都

神經外科副教授/40歲。

醫大五人幫中唯一的女生,最大的缺點是沒有缺點,五人幫實際的精神支柱。

 

 

【分集劇情】 

第1集安政源真實身份被曝光 律帝醫院組建VIP部門

雷鳴閃電之際,暴雨傾盆而下,別墅區看似一派和諧,殊不知婦產科助理教授楊碩亨家中的吊燈還在鬧著一月一次,一次幾天的莫名情緒。閃爍的燈光,積灰的傢俱,明明可以上演一出驚悚鬼片,結果因為維修工人的到來,險些從鬧劇變成慘案。

工人因在維修燈泡時忘記關閉電源,以至於觸電暈厥,工人同伴頓時慌亂,僅憑滿腔丹田發出無助吶喊。幸虧好友蔡頌和臨危不亂,不但嫻熟開展心肺復甦,還可鎮定指揮他人撥打急救電話,待到醫療隊趕來,又再簡明扼要地闡述出工人當前狀態。

雖說人是暫且脫離生命危險,但需送到醫院繼續觀察,蔡頌和接到神經外科臨時加班電話,所以最後需由楊碩亨陪同前往。同伴還在車上慶幸祈禱,期間發現工人持續顫抖,就在大家一籌莫展之際,楊碩亨不善言辭,磨蹭半響才慢悠悠通知醫護人員將空調溫度加到最高。

與此同時,金雋婠本想趁著假期要和女友約會,奈何宋PD酗酒成性,就連開車也不忘叮嚀大醉。恰巧病人恩雅突發肺水腫,需得安排人工心臟手術,由於費用巨大導致家屬無力負擔,金雋婠被醫院緊急召回瞭解事情原委,隨即立馬聯繫公益項目申請資金支援,從而解決當前燃眉之急。

金雋婠約會泡湯,此事又在朋友之間傳開,李翊晙忙完外科手術後自然前來安慰,安政源還在電話中和蔡頌和八卦打趣,結果實習生前來告知兒科重病室的敏英已經出現生命垂危特徵。安政源匆匆掛斷電話,蔡頌和不免感慨一番,緊接便在網絡新聞中看到律帝財團的安秉宇會長因急性腦溢血被送進醫院。

此時院長朱傳及腦外科主任早已趕到VIP病房,由於會長情況不容樂觀,會長夫人鄭羅莎立即通知所有子女到場,大家也都紛紛猜測將由誰來接管財團,結果意外發現會長五位子女中,只有三兒子任職醫生,其他均是神父修女。

就當外界媒體都在大肆報道之時,律帝醫院也算忙的不可開交,蔡頌和作為神經外科副教授,除了隨時周旋在幾個同行好友中噓寒問暖,還要每天面對各式各樣的病人,就在這些病人之間,卻有一位女家屬引起她格外關注。女家屬的母親患有腦癌,兒子則需要肝臟移植,平日不但經常進出醫院照顧,還要按時回家給婆婆丈夫做飯,蔡頌和雖然很是同情,但也只能安撫對方消極情緒。

好在皇天不負苦心人,女家屬的兒子順利找到匹配肝臟,只是臨在手術前夕,負責主刀的醫生突然遭遇車禍骨折,蔡頌和擔心患者希望即將落空,於是說服院長允許李翊晙代替主刀。院長這邊雖然同意,可是李翊晙的頭盔因被兒子李宇宙塗上膠水,以至於黏在頭上拿不下來,最後只能帶著頭盔完成手術。

安秉宇會長去世,蔡頌和和楊碩亨、金雋婠前去弔唁,安政源作為家屬出席,當眾宣佈接手律帝醫院經營,並且組建VIP病房樓招收優秀醫生。金雋婠等人大為吃驚,萬未料到當初騙吃蹭喝的窮小子竟是財閥會長家的小公子。

安政源下班後聚集幾位好友,想要邀請他們加入VIP部門,大家看在薪資可觀的份上也就同意,唯獨楊碩亨要求組建樂隊,金雋婠和蔡頌和當場拒絕,轉身離開。好在安政源通曉對方弱點,於是便以海景度假和蔡頌和擔任主唱的條件順利說服,李翊晙想到蔡頌和五音不全的歷歷往事,瞬間想死的心都有了。

蔡頌和喜歡唱歌,即便時過多年仍舊毫無長進,但這次組建的樂隊卻讓大家徹底彌補心中遺憾,重溫當年回憶。當年還在青年時期的安政源等人均屬首爾大學醫科新生,因為不想在新生聚會上尷尬表演,於是悄悄溜出聚會,前後腳躲進一個窄小且擁擠的雜貨間裡。五個年輕人因緣相遇,他們曾經為化解尷尬氣氛的老舊合影,如今也變成了十幾年的深厚友誼。

一行人聚會結束,各自搭車離開,安政源因為沒能挽救回敏英生命而再度陷入自責,他獨自前往教堂哭訴,身為神父的大哥只能帶他來到那家熟悉的餐館,每到安政源在面對生死離別後想要放棄醫生工作時,大哥總會默默吃著美食,一如既往地讓他繼續堅持幹一年,於是,三年過去了。

第2集蔡頌和被劈腿恢復單身 五人醫生組各有煩惱事

「地鐵義士」孔炯宇去帝律醫院急診中心被判定為腦瘤「打擊」,因為屬於典型的TSA患者,所以蔡頌和所在科室的閔基俊教授則需要擔任這場手術主刀,他在電視台專訪面前竭力扮演著和藹可親的醫生,但在私底下卻對助手龍碩民十分苛刻,甚至因為疏於幫韓勝赫患者做腦脊液引流,從而將背鍋推到龍碩民身上。

帝律醫院的生活依舊多姿多彩,五人醫生組也整日在急診病房忙個不停,他們與各種患者周旋的同時還要處理身邊繁雜瑣事。安政源的患者突發意外,當他著急忙慌地趕到急診科時,結果發現竟是普通便秘,像是這種無關緊要的小事還有很多,但是念在大部分家屬都是初為父母,所以經常要和其他醫生們耐心開導。

蔡頌和因為男友張醫生劈腿以至於恢復單身,雖說剛剛處於分手狀態,可她情緒並無多少波動,彷彿從未發生過一般,給予母親的回應也是寥寥幾句搪塞。李翊晙岳母去國外旅遊,家裡只剩下他來照顧兒子李宇宙,每天除了要做好早餐以外,還要馬不停蹄地趕去上班。金雋婠手下的實習醫生幾乎從不靠譜,今天又因為涂材學的失誤而大發雷霆,幸好患者呼叫讓他暫且離開,這才勉強逃過一劫。

此時神經外科剛迎來兩位剛畢業的實習生,男的叫張弘道,女的叫張潤福,醫生們還在八卦這倆人可否是情侶關係,許善彬則要帶著他們熟悉各個科室。孔炯宇開顱手術前夕,幾個教授各執己見,閔基俊打算用翼點入路切除腫瘤,可是其他人則認為這種方法風險極高,即便可以有效拯救患者,但視覺神經和垂體莖將會出現嚴重問題,唯一最為穩妥的便是用經蝶竇入路。然而閔基俊對於經蝶骨手術並不熟悉,龍碩民懇求蔡頌和主刀,怎料蔡頌和還有其他手術要做,日程根本排不開。

李翊晙對住院醫生張冬天感興趣,於是想邀請她去參加自己的手術,沒曾想原本答應好的事情竟被老教授臨時橫插一槓。恰好李翊晙熟識的食堂阿姨突然有事外出,李翊晙利用頂班的功夫對張冬天各種獻慇勤,就連香腸也比別人多出不少。

張冬天緊急接診遭遇交通事故的七歲男童病患,由於男童傷情太過嚴重,現下已有生命垂危的症狀。安政源聽到張冬天妄下結論以至於男童母親情緒崩潰,立刻將她叫到旁邊訓斥,他表示作為醫生的職責就是竭盡全力搶救,要為自己所說的話負責。

蔡頌和的高中同學葛清風因為癌症轉移來做手術,然而丈夫卻遲遲未能出現,同病房大嬸們難免有些八卦議論,蔡頌和從中瞭解情況,結果得知葛清風丈夫遠在新加坡,根本不可能趕回韓國。

孔炯宇的手術馬上就將進行,龍碩民再次懇求蔡頌和出面主刀,雖然蔡頌和此時略顯疲憊,但是出於對患者負責,最終還是同意。奈何孔炯宇家屬只相信閔基俊教授,對於龍碩民的好心並不領情,就連閔基俊也都表現出極度不滿。萬般無奈下,蔡頌和只有另想一計,她找到閔基俊,表示自己在某些領域裡有所欠缺,希望能有機會向他學習並且當助手,閔基俊向來為人自負,聽後只是稍作猶豫便馬上答應。

新來的張弘道和張潤福是對異卵雙胞胎,因為母親多年前在一場手術中去世,因此倆人決定報考醫科大學,除了挽回更多人的生命,還想尋找已經淡忘長相的主刀醫生。蔡頌和對於倆人很是欽佩,更在工作上多加照顧,與此同時,葛清風發現同病房的大嬸們只是對自己出於關心,而丈夫也從新加坡趕了回來,夫妻倆人見面後抱頭痛哭。

朱理事長的妻子去世,安政源帶著朋友們前去拜祭,朱宗秀得知五個人是同期同學,對此也是羨慕不已。梁碩亨以前追求過蔡頌和,但是蔡頌和不想影響大家以後的相處,從而委婉拒絕,雖然兩個人沒能在一起,但是他們的友誼並沒有因為這件事發生變化。

幾天後又到蔡頌和生日,母親打來電話慶祝,就當她回到辦公室時,突然發現桌上放著一雙新鞋,起初以為是別人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沒曾想鞋子竟然沒有署名。

 

第3集生死離別聚散輪番上演 愛與責任已成醫生信仰

安政源的科室總是在無趣中逐漸繁忙,前腳剛在桌上玩著紙牌,後腳便要迎來哭鬧不止的尚宇,他用盡各種方法來配合家長哄孩子,一邊扮演著壞人,一邊被家長當成出氣筒,怎料還沒有正式診療,病房又通知安政源去給患者做PEG替換。

年紀較大的患者感染心內膜炎,因為無法繼續使用抗生素,金雋婠立刻安排手術時間,但由於老人的女兒即將舉辦婚禮,老人不想因此錯過,剛要提議手術推遲便被金雋婠當場拒絕,雖然說出的話不是很順耳,但也屬於為老人生命著想,結果老人女兒在出門後就忍不住開口抱怨。

78歲的林基英爺爺因為蛛網膜下腔出血住院,但是三天前突然感到腿腳無力且有癡呆現象,由於兩位實習助手的知識生疏,蔡頌和對此有些不滿,當場要求他們在下次巡房前整理好類似論文和手術案例。金雋婠要為嬰兒燦英做開胸手術縫合,可在手術前夕發現燦英患上肺炎,金雋婠想讓助理與燦英父母溝通,怎料對方居然非常年輕,看起來好像尚未成年,張弘道默默站在病床旁禱告,結果燦英彷彿有所感應,小手緊緊握著張弘道食指。

金雋婠忙完工作便回到休息室,此時安政源已經為大家準備好飯菜,蔡頌和播放著當年樂隊首次登台表演的歌曲,正是因為這首歌曲,逐漸勾起大家的回憶。李翊晙興致大發,想邀請大家在下班後去KTV唱歌,然而每個人都有各自事情,這讓李翊晙十分尷尬,趕忙謊稱自己也很忙,但大家都知道其實他一定會去唱歌。果然就在當晚,李翊晙蠢蠢欲動,最終還是帶著李宇宙來到KTV門口,但是兒子卻說KTV很像爸爸以前住的夜店,李翊晙立馬用吃熱狗的方式將他哄走。

美好的一天再度到來,安政源本在摩拳擦掌準備馬拉松比賽,結果就在開始的前一分鐘突然背道而馳,旁邊安保人員笑他精神有問題,但實際上卻是他接到醫院助理短信,得知賢浩手術出現問題。蔡頌和按照之前的設想去野外露營,豈料剛剛搭好帳篷還未來得及享受,立馬接到醫院電話,無奈之後又得匆匆收拾東西回去。

院長、周理事長好不容易約上金雋婠一同打高爾夫球,就在倆人因為親屬關係正在爭執是走路還是坐車的時候,金雋婠早已開車匆匆離開。楊碩亨正在餐廳裡舒適地休息,不曾想醫院女同事也來這邊,大家嘰嘰喳喳地聊起他大學參加喜劇表演的事情,楊碩亨被說的害羞,隨便找個借口,落荒而逃。

李翊晙妻子即將回國,這讓他十分開心,金雋婠發現安政源正在看神父推薦的書籍,不免懷疑他是否準備辭職去當神父,然而安政源則表示就算離開也要做好這一年的工作。恰巧此時張冬天約見李翊晙,安政源和金雋婠還在擔心李翊晙搞婚外情,沒曾想原來張冬天喜歡的人是安政源。為打聽安政源喜好,張冬天親自拿光州肉餅賄賂李翊晙,不管李翊晙如何說安政源任何缺點,在她眼中都是極其完美,李翊晙正無語時,安政源突然跑來勸說李翊晙不該搞婚外情,李翊晙彷彿在看智障般看向他,反問安政源是否喜歡張冬天,安政源愣在原地。

鄭秀范老人即將手術,金雋婠提前將可能存在的後果告知家屬,助手涂材學認為他應該多些人文關懷,或者說些好聽的話來安慰家人,然而金雋婠表示醫生需要理性,萬不可用感情代入去解決問題。燦英情況貌似有所好轉,金雋婠讓涂材學通知家屬進行術前談話,得知那對年輕父母早已離開醫院,此時門外只有外婆和奶奶,金雋婠略感氣憤,堅持要讓孩子的監護人來溝通。

醫院從部隊調來一名叫做安治弘醫生為蔡頌和打下手,蔡頌和對大家非常嚴厲,但是安治弘看起來並不在乎。結束手術後,大家發現門外正在擺放鮮花,難免有些感慨,蔡頌和認為自然界的鮮花和蝴蝶是最美,於是邀請大家有空去露營。

李翊晙妻子從國外回來,但是倆人見過面後,金雋婠總感覺李翊晙狀態不對勁,仔細詢問後才知李翊晙妻子向他提出離婚,明明看起來還算完美和諧的家庭,李翊晙苦惱彼此問題出在哪裡。燦英母親久久未曾出現,直到醫院下班時才來,金雋婠起初有些埋怨,但這年僅二十歲的女孩首次展露柔弱姿態,一再哀求他能救救燦英,原來當初燦英的父母就因為年紀非常小,所以被奶奶外婆強行分開,生怕隨時表現出不冷靜。金雋婠表示理解,詳細為她解說燦英手術事項,並且請她放心,醫生一定會盡力而為。

兒童節轉眼就到,李翊晙接到家裡阿姨電話,得知兒子因為食物過敏發燒,他立即要來餐廳電話詢問情況,沒曾想竟從老闆那裡得知妻子今天和陌生男人陪同兒子吃飯,這件事情讓李翊晙徹底弄清妻子想要離婚的真正理由。

器官捐贈室的醫生打電話給李翊晙,表示陸希寬因為車禍被再次送進醫院,現在他生命已經走到盡頭,因為之前簽署過器官捐贈協議書,他們要摘取他的器官,由於李翊晙是陸希寬的主治醫生,所以特意通知他一下。李翊晙來到手術室外,陸希寬的兒子嚷嚷著要吃炸醬麵,李翊晙帶著他離開,陸希寬妻子這才放聲大哭起來。李翊晙和器官移植的醫生商量,在兒童節過完後再做摘取器官手術,不能讓孩子以後的兒童節都在想念父親的眼淚中度過,大家紛紛理解。金雋婠經過不懈努力,鄭秀范老人手術非常成功,女兒也沒有去度蜜月,強忍著眼淚站在父親的面前。

週末到來,天空下起大雨,神經科的同事們以雨太大為由,拒絕去露營,然而蔡頌和堅持前往。大家都覺得下雨天露營沒有意思,但是蔡頌和卻很享受在山間喝著咖啡聽著雨聲的感覺。安治弘醫生找到蔡頌和,坦言蔡頌和腳上穿的鞋子是自己送給她的,蔡頌和突然聽他提起,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第4集楊碩亨悲劇人生遭曝光 醫生忙裡偷閒生活不易

李翊晙忙完手頭的工作,抽空前去探望妹妹。張陽光本想一起做電梯,李翊晙堅持讓她坐下一班,果然李翊晙剛走安政源就過來了。李翊晙的妹妹根本就沒有一個病人虛弱的樣子,李翊晙到病房的時候她正胃口大開狼吞虎嚥。兄妹兩一見面就互相嗆嗆起來,妹妹說今天有人已經過來四次了,嚴格的來說已經是五次了。這個人就是金雋婠,他總覺得兄妹兩吵架就像說rap,不想李翊晙還說他們真的有過組合,不過最後失敗了。李翊晙想不明白妹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妹妹說自己來看病同期的戰友的。話音剛落,安志雄就出現在門口。李翊晙對於安志雄很有好感,明確的表示自己贊同兩人在一起,氣的妹妹直接將他趕走。

醫院的低年資醫生對於五人組非常的好奇,他們在聚會上的時候向五人組同期的醫生打探情況。在同期醫生的眼中,這五個人的人生中分別缺少一種東西,比如蔡頌和,一切都很完美,對待工作、對待同事總是將別人的事情當成自己的事情解決,她沒有缺點。這天,醫院收治了一名顱內出血的外國人,可是他沒有錢也沒有正式工作的地方,所以治療費用成了大問題。安志雄去找蔡頌和商量此事,蔡頌和馬上打電話給社會福利部,幫忙申請長腿叔叔的援助資金。金雋婠發現安政源剛發了工資就沒錢了,開玩笑的問他是不是在外面有家庭,卻不知道長腿叔叔的資金全部來源於安政源。楊碩亨接診了一名媽媽陪同的少女,在媽媽面前,少女表現的非常靦腆害羞,可是等到媽媽一離開就原形畢露,這讓楊碩亨一時反應不過來。

李翊晙在本科時候即使天天泡在夜店,他的各科成績依然是第一名,這讓其他的人都很鬱悶。中午吃飯的時候,教授對於實習生買來的飯菜表示不滿,李翊晙見狀主動替實習生解圍,實習生對此感激不已。金雋婠是個沒有禮貌的人,雖然他的手術實力一流,但是對待同事卻非常的沒有禮貌,在他的眼中,醫生一絲一毫的分心都事關著病患的生死,所以不容有任何的疏忽。可是在教訓往學生後,他又會給學生安排資料學習,讓他們真正的掌握到相關的知識。楊碩亨是個完全沒有社交能力的人,就算是在電梯裡遇到熟人,他也會選擇轉身就跑,這讓其他的人非常鬱悶。

這天,律帝醫院的VIP室迎來了一位大客戶,是國會議員沈明株要進行肝移植手術包下了四間病房,安政源和金雋婠商量著是否要買些禮物去看望,畢竟是大客戶啊。金雋婠也聽說這次的捐贈者是沈明株的兒子沈明宇,是以前經常和李翊晙進出夜店的人,雖說以前很混賬,但現在也懂事成人了。安政源要去婦產科開會,金雋婠提醒他千萬不能將這個消息告訴楊碩亨,他會瘋掉的。

其實這件事情楊碩亨早就從新聞上看到了,大家都覺得教授之間開會的氣氛非常緊張,不想楊碩亨和安政源開會就像兩人在撒嬌一樣,這讓大家都跌破了眼鏡。這次的會議是因為一個腹腔破裂的胎兒,胎兒一出生就面臨著馬上手術,所以安政源希望盡快的把時間確定下來,這樣到時候自己才能調整時間。安政源無意中說出沈明株要進行肝臟移植的手術,楊碩亨對此表現的非常平淡。晚上,護士站忙得不行,大家都沒有吃飯的時間,李翊晙見狀主動替她們執勤,讓她們可以吃上飯。李翊晙其實很想去看看沈明宇,但是護士說沈明宇脾氣古怪的很,據說是不想給父親捐贈,除了必要的檢查根本就不准任何人探視。

週末的時候,李翊晙帶著兒子宇宙一起玩耍,李翊晙特意叮囑兒子,要是想媽媽了一定要告訴自己,不想宇宙說媽媽不想他他也不想媽媽,他只要有爸爸就夠了。李翊晙覺得心酸不已,告訴宇宙媽媽一直都很愛他,不想因為兩人離婚給他造成心理上的陰影。安政源去教堂找了大哥,他覺得自己要是告訴母親想當神父應該不會被反對,反正之前哥哥姐姐們說的時候母親都接受了。大哥笑笑沒有說話,安政源回去和母親一說,結果連人帶行李的被趕出了家門。楊碩亨陪著媽媽去了寺廟,下台階的時候執意要背著媽媽下去。蔡頌和一如既往的去了教堂,她在唱頌歌時誇張的動作讓台下的弘道和福源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又到了週一的時候,婦產科的生育之神回到了久別的工作崗位,大家在一起說起楊碩亨,有助手說楊碩亨是個非常心狠的人,因為接生無腦兒,要求她在孩子出生後摀住孩子的嘴巴不讓她哭出聲來。兒科急診室送來了一位骨折的孩子,父親說他是從餐桌上玩鬧摔下來的。無腦兒孕婦發作了,楊碩亨給她接生完,護士抱著孩子出去了,一點聲音都沒有讓他發出來。產婦對於自己即將失去的孩子自責不已,楊碩亨握著她的手,溫柔而堅定的告訴她,她是一個很棒的媽媽,一直陪著她走到現在,不管從哪方面來說都應該是無怨無悔了。生育之神告訴年輕的醫生們,自己曾經問過產婦是否要見見孩子,產婦自己說不要見,因為害怕日日飽受良心的折磨。楊碩亨當時也拜託過自己,還拜託了其他的人,他這麼做是不想給產婦留下心理陰影,他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好醫生。

蔡頌和等人說起楊碩亨,他其實也不容易。當年他的妹妹被摔死,他接到消息往家裡趕,卻發現父親和情人在一起濃情蜜意。他一直想要將這件事情告訴媽媽,其實媽媽早就知道了,但是她堅持不離婚,不給父親和情人正大光明在一起的機會。雖然媽媽說的很要強,但楊碩亨知道,自己就是媽媽全部的精神支柱,所以他竭盡全力的對媽媽好,不想媽媽有任何的不開心。媽媽很喜歡蔡頌和,一直撮合她和楊碩亨在一起,楊碩亨只得一次次的解釋兩人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

讓大家津津樂道的還是五人組建樂隊的事情,明明都是五個不通音律的人,卻硬是組成了一直樂隊,雖然一直登記在搞笑社團的名下,但是一直都沒有公開的表演過,卻又一直在堅持練習。說起樂隊的組建,蔡頌和原本什麼都不會卻成了主唱,楊碩亨只會彈奏一首完整的曲子成了鋼琴手,安政源的架子鼓更多的時候是自娛自樂,但是聚在一起,這就是他們表達友誼和術法情感的陣地。

之前骨折的孩子因為交通事故又被送來了,安政源覺得不對勁,將父親請了出去。安政源檢查了孩子的傷勢,發現他竟然遭受著嚴重的家暴,這讓安政源不能忍受。沈明株的手術定在明天,李翊晙給他們講了手術的基本流程,醫院的妻子一直關注著丈夫的預後情況,全然沒有提起兒子,這讓李翊晙感到不對勁。

 

第5集五人醫生各有感情煩惱 蔡頌和疑似患有乳腺癌

經過詳細檢查,安政源發現小孩身上的淤青來源於家暴,並非是車禍所致,他讓張冬天報警,豈料此時張冬天發現小孩父親想逃跑,於是趕忙脫下鞋子瘋狂追趕,就當倆人還在撕扯之際,蔡頌和從對面走來,隨手用礦泉水桶將他打倒在地,並讓保安將其制服。

警察以懷疑虐待孩子為由讓男人到警局配合調查,怎料男人據理力爭,堅持自己作為孩子親生父親,根本不會使用暴力,甚至譴責醫生在不瞭解情況下胡亂污蔑。安政源認真地跟警方敘述孩子受傷部位和新舊淤青的推測,果然根據警局調取的犯罪記錄顯示,男人曾經有過家暴前科。男人臨被警方帶走前,惡狠狠地回頭威脅安政源,然而安政源並不在意,反倒對張冬天一臉冷漠,張冬天有些發蒙,但她卻不知安政源是在擔心她方纔的衝動,氣還未消。

李翊晙忙完工作,便在更衣室裡與安政源討論沈議員的肝臟移植問題,兩個人針對於沈議員找人代替兒子盡孝的行徑表達痛斥,認為對方極其虛偽。安政源無意間在新聞中看到肝臟捐獻者居然就是楊碩亨父親公司的職員,楊碩亨對此也深感無奈,幾個人到外面吃飯,安政源想要轉移話題,但楊碩亨還在揪著沈議員事件不放,蔡頌和趕忙調侃李翊晙離婚事情,李翊晙反倒開始裝傻。

吃過飯後,五人醫生組興致爆棚,他們相伴去唱歌,沒曾想一曲還未完,李翊晙和楊碩亨因為醫院電話呼叫而匆忙離開。楊碩亨本以為是有急事,結果居然是婦產科同事們為他舉辦生日party。小彬父親心疼女兒,所以不想接受手術,李翊晙則很耐心地安慰他,就連小彬也都現身勸說父親,果然在手術結束後,小彬和父親都很順利,父女倆重獲新生,忍不住痛哭。

楊碩亨的患者在詢問腹中胎兒情況,得知楊碩亨目前單身,剛想牽線介紹卻被他謝絕。患者丈夫希望能在妻子分娩當天唱歌,可是患者覺得太過尷尬,強行將丈夫拉走。金雋婠在手術過程中發現涂材學不在狀態,雖然知道涂材學是為近期趕論文的緣故,但還是讓他先專注眼前工作。蔡頌和聽著實習醫生匯報工作,幾個人結束後準備離開,安治弘則請求能和蔡頌和一起吃飯。

安政源在家中陪母親吃飯,鄭羅莎將女朋友叫來聚餐,同時又讓朱傳和朱宗秀幫忙打下手。四個人在餐桌上聊天時,鄭羅莎還在埋怨兒子至今沒結婚,安政源反駁母親,表示自己已經愛上了上帝,結果遭到鄭羅莎一頓暴打,朱宗秀趕忙護著安政源。聚餐結束,大家無事可做,安政源建議玩狼人殺,豈料遊戲剛開始,鄭羅莎率先被淘汰,朱宗秀反倒贏得遊戲,這讓鄭羅莎很是不爽,新仇舊恨全都拋給朱宗秀。

張冬天成為醫院裡的吃貨,每天都要帶各種美食,同事們投來驚訝又疑惑的目光,好奇她為何久吃不胖。外科急診患者因為心臟停搏,金雋婠立刻前往詢問原因,涂材學說明患者家庭情況,恐怕很難承擔起醫藥費用,患者爸爸哭著請求金雋婠救下孩子,金雋婠頗為感動,當場承諾並安慰他。

楊碩亨接生順利,母子健康,患者丈夫開心不已,在產房內放聲歌唱。蔡頌和工作到半夜還未走,李翊晙見她忙著為實習生準備課題,於是勸她多休息。安治弘親自買好咖啡送來,蔡頌和好奇反問他是否喜歡自己,沒想到安治弘居然不假思索地承認,這讓蔡頌和又驚訝又無奈。

李翊晙和金雋婠正要回家時突然接到醫院電話,得知患者藥液出現變色,於是立馬趕回,只剩金雋婠獨自來李翊晙家裡,他剛要跟李翊晙的妹妹李翊純開玩笑,但是卻被李翊純一腳踢翻,半邊臉都腫了起來。李翊晙回家看到後大肆嘲笑,等到次日一早,金雋婠被手機鈴聲吵醒,仔細詢問後,才知原來是李翊純將手機落在家裡。金雋婠匆忙將手機送過去,順便又跟李翊純告白,希望能和她談戀愛。

蔡頌和發現自己患上乳腺腫瘤,至於良性與否,需要進一步才能確認。楊碩亨接到父親情人的電話,於是便和她在醫院後花園見面,秋敏夏暗戀楊碩亨,原本準備追到花園表白,結果就被眼前場面所震驚,繼而產生誤會。楊父情人已經懷孕,所以開門見山地說明來意,她希望楊碩亨能說服楊母成全她和楊父。

第6集蔡頌和癌症檢查為良性 李易順答應金雋婠交往

蔡頌和剛停好車,李翊晙就騎著車跑了過來,大聲稱呼她為停車王,讓她幫自己把車子放好,順便給自己買一杯咖啡,他則跑去換衣服。蔡頌和無可奈何,只好幫他停了車,然後買了咖啡在餐廳等他,李翊晙很快就趕來了來了,因為有緊急任務,他飛速地換好了工作服,李翊晙對一旁剛睡醒的醫生開起了玩笑,覺得他剛休完假為什麼會如此疲憊而感到很疑惑,結果是他還沒去休假,想等著暑假一起來休,大家都在幻想休假時能做些什麼,但醫生的工作就是這樣,隨時可能會改變決定和行程,計劃沒有變化快,這不,大家開始忙碌起來,因為巡診的時間到了。

金雋婠向李易順表白後,正熱切地期待著她的回復,但李易順表示要好好考慮一下,讓金雋婠給自己一點時間,一番商議後,二人約定了七天為限,到時李易順會給他一個明確答覆。安政源正跟母親通著電話,他得知母親要做體檢,便想抽空去陪她,但母親抱怨道要不是醫院非要讓監護人陪著,她自己也能做,埋怨醫院多管閒事。金雋婠還沒說他戀愛的事情,竟然被安政源一眼看出來他戀愛了,這讓金雋婠一臉愕然,難道自己的臉上寫滿了戀愛的字樣。

李翊晙在給患者做著檢查,因為患者發燒了,所以肺部還沒張開,他讓患者要努力吹氣球,患者稱因為喝粥而導致沒有力氣,李翊晙馬上表示明天就可以換米飯,適當吃些肉類,他對一旁護士叮囑著,提到了一些注意事項,這時,他突然聞到了一股烤肉味道,拉開簾子後發現旁邊病床的大叔正準備大快朵頤,因為他明天就要手術了,今天必須要禁食,否則手術就會出現麻煩,他急忙勸阻患者家屬收走這些食物,這也是為患者所著想。李翊晙出門後,患者家屬追出來要送給李翊晙兩杯咖啡,護士上前表示不能收,但患者家屬堅持讓他收下,李翊晙不想傷老人的心,便以下不為例而收下了。

李翊晙帶著宋秀彬去了VIP室,患者的女兒高雅拉表示要請他吃飯,因為二者之前熟識,並且談過一段時間戀愛,李翊晙便同意了。另一科室的安政源醫生的病患情況有些不妙,嬰兒病情加重有可能撐不過一周,安政源非常苦惱。張月佳表示嬰兒的母親在外面很是痛苦,同時自己也安慰過她,但效果不理想。安政源踟躕了半天,不知道該如何將孩子的情況告訴孩子媽媽。李翊晙和高雅拉在餐廳吃飯,因為高雅拉是明星,很多醫生都過來問好,讓李翊晙有些不太自在,二人正說話時,朱宗秀過來了,李翊晙嚇得連忙站了起來,朱宗秀也是衝著高雅拉來的,他拉著安政源的母親一起與高雅拉自拍,因為不熟悉拍照功能,好半天才完成,安政源母親直接埋怨他不懂裝懂。隨後,二人去停車場取車,朱宗秀找了很久也沒找到,安政源母親嘲笑他後自己去找也沒找到,這才想起今天自己是坐出租車來的,二人在停車場大笑不已。

龍碩民給母親打電話正聊著發現一旁安政源醫生的情緒不太好,因為出生六個月嬰兒情況不理想,現在救活他的辦法只有進行肝臟移植,可是母親血型不匹配,父親又患上了肝炎,這讓安政源十分苦惱,孩子的母親都要放棄了,但安政源想要堅持。蔡頌和與金雋婠在閒暇時間都在給母親通話,李翊晙進來後三人一起吃飯,安治弘也走了進來,李翊晙以為他與李易順在談戀愛,便一口一個妹夫地叫著,讓金雋婠非常彆扭,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倆。李翊晙向安治弘暗示,現在追李易順的人很多,但她對安治弘的感覺很特別,但安治弘表示,二人之間只是純粹的戰友關係,並不是他所想像的那樣。李翊晙自作主張為妹妹向安治弘求愛,金雋婠實在看不下去,二人一言不和地打了起來,蔡頌和好不容易地拉開了他們,二人都不同程度地掛了彩。

餐廳內,一群醫生對安治弘瘋狂進行八卦,安志通也被問得頭昏腦漲,眾人開始轉移話題,提到好奇金雋婠醫生喜歡什麼,有人講金雋婠醫生對什麼都不喜歡,唯獨喜歡打高爾夫,而後,醫生五人組幾乎全部的喜好都被扒了出來。李翊晙在家裡煮飯,幫宇宙換著衣服,朱宗秀和安政源母親一起伺弄著花,安政源母親看朱宗秀一直在對著花拍照,讓他也拍拍她本人,二人開始打鬧起來。金雋婠醫生讓都載夏主刀,他在一旁輔助,但都載夏一直非常緊張,直到手術開始,他還沒有完全放鬆下來,金雋婠一直在旁輔助並安慰著他,不久後,金雋婠因為ICU有急事便準備離開,在走之前,他表示都載夏做的比自己想像中的要好很多,這讓都載夏如釋重負。

護士告訴安政源,嬰兒智雅的情況不太好,但他有事走不開,讓其再輸液觀察。實習生洪東和尹福仍然在辦公室等著蔡頌和,總有教授過來與他們搭話,二人誠惶誠恐。都載夏跟老婆炫耀自己第一次主刀,此時金雋婠走了過來,兩人邊走邊聊,都載夏突然提到金雋婠戀愛了,這讓金雋婠非常吃驚,因為這已經不是第一個人這樣說了。

張冬天因為痛經導致臉都腫了,李翊晙過來後發現她有些不對勁,她瞬間病發暈倒,李翊晙急忙把她抱起後急救。楊碩亨對患者講述她的病情,病患是習慣性流產,楊碩亨的直白讓病患覺得很冰冷,但隨後的暖心安慰讓患者和家屬放下心來,只要他們好好配合治療,下次就不會出現這樣的症狀。金雋婠正在買東西,胸外科出現緊急情況,他飛快的奔向病房,發現有醫生正在給患者做心肺復甦,還好患者醒了過來,金雋婠才放心離開。張冬天躺在病床上,她的閨蜜吃完後飯便陪在了身邊,張冬天醒來後打開手機,發現了安政源關心的短信問候,閨蜜由此發現張冬天喜歡安政源,但她並不太看好二人之間的感情,覺得安政源不一定喜歡她,否則早就來病房看望了。蔡頌和約幾個好友出來,鄭重地告訴他們,說自己可能得了癌症,大家都非常關心,正在議論著如何處理後續治療,卻傳來了患者出事的消息,大家急忙四散奔去。

第二天,蔡頌和緊張地等待著檢查結果,李翊晙非常擔心,一大早就在醫院等著了,二人說起了往事。檢查結果是良性,這讓蔡頌心情非常愉悅,醫生五人組逐一過來問候蔡頌和的病情,下班後五人組又在老地方練習樂隊,她們一起唱著、聊著學生時代的事情。當時他們一起去找工作,一起在彈著唱著歡樂的歌,想當初他們也是這麼瘋過來的。李易順終於給金雋婠發來了消息,她同意與金雋婠正式交往,金雋婠樂得合不攏嘴,與此同時,安政源治療的嬰兒也等來了資源,她的母親激動得哭了起來,一切正往好的方向發展,但隨之不幸的消息傳來,護士打電話稱捐獻者的肝臟過大,可能不符合手術要求,安政源再次陷入苦惱之中。

 

第7集李翊晙勸患者配合治療 安政源給患兒移植肝臟

安政源滿懷希望地給等著給患兒移植肝臟,沒想到卻等來了壞消息,患者捐贈的肝臟太厚,即使切掉一半都有些厚,這讓安政源很無奈,但眼下沒有更合適的肝源,為了救活患兒,他只能一試,所以他跟護士表示手術照常進行。李翊晙帶實習生去看肝移植,在過去的途中給實習生尹福進行了肝臟移植的講解,還提到此次肝臟移植因為捐獻肝臟過大,手術可能會很嚴峻,但為了嬰兒這是不得已的最後辦法。患者父母在外面焦急地等待。手術緊張的進行,張冬天氣喘吁吁地把捐獻者的肝臟送到了,安政源開始了移植手術,在手術過程中患者出血有些多,他讓大家都不要馬虎,經過搶救,嬰兒終於活下來了,安政源想跟患者父母講述一下手術過程和患者可能出現的情況,但患者的父母更關心孩子的狀況,於是實習醫生很快向患者說明了情況,讓患者父母非常感謝安政源,安政源則表示最應該感謝地應該是那個在交通事故中受傷的年輕生命。

楊碩亨讓秋敏夏去檢查患者情況,此時患者家屬出來對秋敏夏說患者腹痛難忍,但她表示五分鐘之前才去檢查了沒有問題,稱稍後會再次檢查,患者家屬請求她進去查看一下,秋敏夏只好聽從了患者家屬的要求。明恩媛護士一直跟患者聊天,想以此緩解她的心理壓力,這時,一名孕婦出來說要做檢查,秋敏夏看這種情況,就告訴明恩媛現在大家都很忙,言外之意讓她抓緊時間工作,不要再閒聊,明恩媛馬上站起來去工作,那名患者對秋敏夏有了意見。

中午,張冬天和實習生們終於等來了李翊晙的午餐,張冬天想要多吃一份,沒想到金雋婠推門走了進來,讓張冬天飽餐一頓的念頭落了空。餐廳內,安治弘和幾位醫生又在聊起醫生五人組的往事,張冬天關心安政源,安治弘關心蔡頌和,而秋敏夏則關心楊碩亨的事。安治弘因為要主刀手術忙到凌晨還沒睡覺,金雋婠跟患者家屬說明情況後就進手術室了,另一科室,安治弘做手術十分緊張,蔡頌和在一旁指導,但由於安治弘的失誤沒有做好她便親自上手。安治因為沒做好手術很失落,同事進來安慰了他幾句。

金雋婠手術過程中,因為瓣膜太小,讓金雋婠手術完成很困難,手術時間導致延長,金雋婠出來跟患者家屬說明情況,都載夏覺得金雋婠講的都不是重點,急忙替他向患者家屬進行了說明,稱手術非常成功,讓患者家屬感激不已,金雋婠第一次覺得都載夏插話插得很好,但是他仍然堅持要把手術的相關情況要向患 者家家屬說明。在休息時,安政源進來跟金雋婠提到了千明泰教授,說他被舉報拿回扣,重點提到了金雋婠是否也捲入其中,特別是他打高爾夫時是否與千明泰有關聯,但這時金雋婠正在跟李易順聊天,他沒空搭理會安政源,讓他更是擔心不已。安政源問到金雋婠打高爾夫的事,他表示是自己掏的錢,折算成現金結的賬,並沒有用千明泰的會員卡,是不會有事的,安政源害怕他被高爾夫弄的神志不清,金雋婠安慰他說自己沒事的。

李易順放假的時候與金雋婠約會,她帶著金雋婠去吃雜醬面,兩人開始了甜蜜約會,金雋婠貼心地幫李易順拌雜醬面,告訴她這是自己第一次給別人拌面,李易順覺得很甜蜜。安治弘向蔡頌和說明病患的情況,蔡頌和表示開顱手術的進程應該告訴患者及其家屬,患者稱一切都聽從醫生的安排,家屬表示好了就能工作了,蔡頌和表示自己一定會盡力讓他康復,重新回到喜愛的工作崗位上。李翊晙的患者因為沒有按時服藥而導致身體狀況越來越差,這樣下去,剛剛移植的肝臟就會失去效用,李翊晙想讓她住院觀察,但患者表示她不想住院,就是一心求死,李翊晙只好耐心地安慰她不能這麼想,也不要這樣做,要為自己而活。

裴俊熙醫生約安政源去看電影,安政源同意了,張冬天看到後一臉失落,覺得安政源好像是與裴俊熙交往了,可實際上,在一旁的護士揭開了答案,因為安政源比較好說話,無論是誰讓他請吃飯或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都會欣然同意的,這並不意味著關係有多近,自己也曾單獨與安政源吃過飯,還看過電影,張冬天這才放下心來。

金雋婠在辦公室裡跟李易順用信息聊著天,這時安政源走了進來,兩人調侃了幾句後,金雋婠便取車去接蔡頌和與李翊晙幾人。車上,大家都在猜測金雋婠一定是戀愛了,但金雋婠卻極力反駁自己沒有,這時李易順打來了電話,李翊晙接了起來,金雋婠馬上把手機搶了過來,避免提前暴露戀愛信息。吃飯時,楊碩亨在考慮要不要告訴母親,父親找的那個女人懷孕了,他擔心說了後會讓母親的病情更嚴重,其他的人都表示應該告訴她這件事。最後,楊碩亨還是決定告訴母親,好在母親只是吃驚並沒有加重病情,金雋婠進來後告訴楊碩亨,他的父親裝病住進了VIP病房,這讓楊碩亨很是無語,在臨走之前,他讓金雋婠別做父親的主治醫生。

李翊晙帶著患者巡房,此時患者想要給他介紹女朋友,讓他哭笑不得,此時患者家屬還拿出了一個金龜作為禮物要送給李翊晙,李翊晙拒絕後快速離開了。李翊晙的患者沈義珍拒絕配合治療,因為她的老公出軌,她生病後老公給她捐贈了肝臟,她非常矛盾,拒絕服用藥品,李翊晙耐心地和護士一起勸說她多吃點飯,她活著並不是為了老公,而是為了她自己,為了所有關心和愛她的人,沈義珍聽後若有所思。

梁會長在VIP室大吃大喝,為了讓病裝得更像一些,他讓助手找護士給他輸液,小三跟他撒嬌,這時,楊碩亨的母親來到了醫院,她用清潔工的一桶水把小三澆成了落湯雞,然後與梁會長爭吵起來,楊碩亨急忙過來勸解,梁母表示自己死也不會離婚。蔡頌和給患者做手術,讓安治弘跟患者聊天緩解緊張,手術過程中安治弘跟患者談及自己的往事,並安慰患者,想不到卻等來了患者的安慰。

李翊晙走之前再次來看沈義珍勸解她吃藥,讓她不要因為丈夫而放棄自己的生命,他也講出了當時老婆出軌的事,讓患者感同身受,勸慰她要過好自己的人生,此時患者主動要求吃藥,讓李翊晙很欣慰。安治弘找到蔡頌和,蔡頌和表示自己查過他,知道他以前因為一些事導致身體機能出現了狀況,安治弘表示怕傷自尊心,蔡頌和安慰道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讓他別難受。同事告訴安治弘讓他別擔心今晚有人替他值班,讓他出去放鬆。安政源接到急診,此時張冬天在外面等候,告訴他沒有急診,但是請求安政源週末他請自己吃一次飯,是兩人穿著自己的衣服很正式的那種,安政源答應下來,但他沒弄清張冬天的意圖。

楊碩亨正在聽著歌放鬆自己,此時五人組的其他幾人也來到這個地方,五人組又開始輕鬆愉悅的開起了只屬於他們的演唱會。都載夏這些天來一直沉浸在房子交了全租的喜悅之中,沒想到卻突然接到了房主的電話,說他月租還沒有及時交,這讓都載夏有些六神無主,意識到自己可能受了騙。

 

第8集楊碩亨指導秋敏夏手術 安涏援申請神職被通過

面對張冬天的主動邀約,安涏援雖有吃驚,但仔細想過後還是委婉拒絕,謊稱週末要去楊平探望母親,隨即便不再去看張冬天的失望神色,轉身匆匆離開。由於不動產中介私吞涂材學年租保證金,如今涂材學不但背負著銀行欠款,還要隨時可能面臨流落街頭。安治弘等人都在私下討論,既憎恨中介騙子,又同情他的處境。

胸部外科科長位置懸空,院長首先將金雋婠作為推薦人選,奈何金雋婠毫無興趣。涂材學被房租糾紛惹的心煩,以至於手術期間都會分神,慘遭金雋婠斥責。蔡頌和對金雋婠女友產生好奇,就當倆人在醫院門外吃早餐時,安涏援則因為在熙病情恢復樂觀,心情變得極好,甚至將情況過程如實描述一遍,惹得倆人頓時反胃,直接走人。

鄭羅莎七十大壽,安涏援提前準備好用於旅行的存折作為賀壽禮物。然而鄭羅莎十分關心安涏援婚事,並且還打算撮合他跟蔡頌和,沒曾想安涏援手機落在辦公室,恰好鄭羅莎通過電話得知兒子申請神父的推薦已經獲得批准。安涏援重返回辦公室,面對母親的質問,只好承認,鄭羅莎泣不成聲,直言過壽的意義在於兒孫在側,她不希望到最後連兒子的面都見不到。看著母親含淚離開,安涏援有些動容,陷入深深的思考之中。

朱宗秀在浴室裡摔傷,因不想麻煩子女,索性獨自前往醫院進行簡單包紮。鄭羅莎前來探望老友,結果發現兒子們都在忙著各自的家庭和事業,對於父親的遭遇根本毫不關心,當初就算媽媽病重,也不過來問候一兩次而已。鄭羅莎見此情景,既氣憤又心酸,雖然她為朱宗秀抱打不平,可她自己的兒女們也都不在身邊。

五人醫生約定下班聚餐,安涏援提及自己已經接手父親每月捐助幼助院的事情,其他人對此行為大加讚賞,楊碩亨也決定主動買單。而在另一邊,秋敏夏因為楊碩亨對明恩元醫生失蹤之事十分掛心,心裡很不是滋味,尤其她還被要求連續加班,整個人幾乎累癱。秋敏夏前腳剛埋怨當初選擇醫生的錯誤決定,後腳聽到楊碩亨的召喚,立馬精神抖擻。

李翊晙的患者經過詳細檢查,結果確診為肝癌,幸好目前發現較早,所以及時手術還算來得及。他對下一步病情發展和治療方案提出建議,患者家屬們聽聞情況並不容樂觀,全都悲痛不已。由於李翊晙雙手之前被熱水燙傷,導致一整天都沒辦法洗臉,見安涏援和金雋婠都找借口推辭,最後只能來找蔡頌和幫忙。

涂材學因為和患者家屬交流不當,導致被家屬投訴。由於患者女兒是名律師,所以很容易被對方抓到把柄,院長和幾名醫生開會研究解決辦法,但是大家卻對此事感到棘手。萬般無奈之下,院長又找金雋婠和千明泰尋求意見,結果得知家屬之前準備去電視台告發,幸好被人及時攔下。涂材學坐在門外自責,打算主動提交辭呈,沒曾想金雋婠以擔任科長為條件,懇請院長給涂材學減薪三個月,故而保住他的職位。

明恩元醫生之所以失蹤,不過是生了一場小病,如今她重回醫院,大家對她也是十分熱情。只不過明恩元負責的都敏英孕婦卻在這兩天各種作妖,秋敏夏不但要替她繼續值班,還要忍受著都敏英的各種無理要求。秋敏夏不看疲憊,想要提出辭職,恰巧此時都敏英突發大出血,秋敏夏慌亂不已,趕忙打電話向楊碩亨求助。事關人命,秋敏夏一邊聽著楊碩亨在電話裡指揮,一邊強打精神做手術,幸好楊碩亨及時趕到,確保母子平安。

秋敏夏向楊碩亨表達歉意,而楊碩亨坦露想法,表示他很看重秋敏夏,認為她是個有責任心的好醫生,同時也害怕因為產婦得不到救治,最後導致秋敏夏離開。所以楊碩亨平時看起來寡言少語,但其實心思更為細膩,甚至知道秋敏夏最近很辛苦,經常會偷偷為她買來炒年糕作夜宵,秋敏夏無意間得知這個秘密,大為感動。

李翊晙的患者再次排查,確定癌細胞沒有擴散,這也就意味著只要手術就能痊癒,家屬們激動不已。小勳屬於遺傳缺憾,不但心臟的大動脈瓣膜逆流嚴重,甚至出現腦損傷,經過全力搶救,仍是無法繼續存活。為了不讓此類事情再次發生,金雋婠含淚請求家屬能夠捐獻患兒心臟供醫院研究。

張冬天自知告白被婉拒,於是決定退出安涏援的生活。涂材學得知金雋婠為自己所做的一切,又愧疚又激動,他剛想找金雋婠道謝,結果金雋婠讓他穿好西裝,待倆人來到樓下後,只見虛弱的小勳靠在父親懷中,小勳母親泣不成聲,最終同意捐獻心臟。

 

第9集父親健身只為女兒捐肝 李翊純金雋婠感情危機

吳胥敏的父親想要為她肝臟移植,奈何父親年紀太大且患有肝臟脂肪,根本不適合做手術。李翊晙為緩解他的激動情緒,過來耐心解釋緣由,當得知吳胥敏在MELD肝臟移植順序的評分中很高,這才稍微放心下來。

好不容易勸走吳胥敏父親,李翊晙和同事簡單聊上幾句,隨後又去探望趙英惠。由於趙英惠因為心律不齊而住院,醫生五人組負責輪流看護,安涏援怕趙英惠還糾結於離婚的痛苦,於是想要請她出去吃飯,奈何趙英惠根本沒有任何胃口,就在倆人爭執不下之時,鄭羅莎突然帶著牛骨湯來。鄭羅莎在病床前陪著趙英惠聊天,醫生五人組則相約出去吃飯,楊碩亨表示母親已經擺脫楊父出軌陰影,決意離婚,幾個人對此開心不已,但又想起楊泰陽名下還有股份,將來如果楊泰陽去世,股份便會落到別人手裡。楊碩亨對於股份根本沒興趣,可李翊晙卻勸他一定要爭取遺產。

張潤福和張弘道分別在不同手術室觀摩,因為手術條件不同,所以一個人冷得全身發抖,一個惹得直接暈倒。李翊晙得知吳胥敏父親失蹤,他憑借自身多年經驗,斷定患者父親臨時打退堂鼓,以後恐怕不會再來。雖然李翊晙很能理解這種行為,可眼見吳胥敏病情越發嚴重,還是有些心寒,然而讓他沒想到的是,吳胥敏父親為了能夠恢復身體正常指數,最近幾天都在健身房裡健身,他靠著強大的意志力,僅僅一周便減掉六公斤。吳胥敏父親坦言自己年輕的時候忙於賺錢,疏忽對女兒的管理,這才導致女兒酗酒成性引發疾病,他自知有愧,所以想要以此來彌補過錯,李翊晙深受感動,答應幫他完成心願。

李翊晙約蔡頌和一起吃麵,就當倆人談及給蔡父買助聽器時,蔡頌和突然接到急診電話,等她匆忙趕到後,才知患者竟是十三歲的小女孩,由於腦動脈畸形,需要盡快安排手術。女孩父母焦急等在門外,經過幾天觀察治療,幸好女孩年紀小且再生速度很快,壓迫到延髓的部分問題解決,往後只要做好復健便不會影響日常生活。女孩母親激動不已,恰好瑜伽館要在明天開業,為表達感情,於是邀請蔡頌和前往。

安涏援剛從機器上取完錢,回頭就見李翊晙站在身後,因為想要去看棒球比賽,臨時向安涏援借了一萬元、幾根煙和打火機。安涏援忍不住開口打趣,剛準備出門回家,沒曾想外面竟下起大雨,張冬天也被「男朋友」送回來。李翊晙和金雋婠看到這一幕,紛紛猜測男朋友身份,李翊晙通過買咖啡為由,套取張冬天男友的信息,奈何張冬天閃爍其詞,似乎不太願意多說。

安治弘見雨下不止,提前為蔡頌和準備好雨傘。李翊晙待在車裡等蔡頌和下班,無意間看到張潤福坐在一輛汽車裡,男朋友因為張潤福手機短信而吃醋,非要查看內容,倆人因此發生口角。與此同時,李翊純與金雋婠約會時也遇到同樣問題,部隊戰友給李翊純發來信息,但李翊純卻及時解釋起來。金雋婠表示自己尊重女友隱私,可當提到李翊純將要出國讀博士五年,心裡不免有些失落,甚至開始重新估量彼此之間的關係。

張冬天為患者母親耐心介紹膽管手術的流程和原理,安涏援看到後對她微微一笑。龍碩民接診的患者需要做彈簧圈栓塞術,為了手術前避免感染,所以需要把鼠蹊部的毛髮除掉,結果實習生搞錯重點,直接給患者剃了光頭,幾名醫生見到後目瞪口呆。蔡頌和向患者家屬說明情況,由於自己沒有交代清楚才出現這種問題,表示家屬可以申請賠償,然而家屬並未追究,反倒認為孩子的病情更為重要。

千明泰要和振勇信用金庫的陳敏珠代表結婚,金雋婠對於此事十分不屑,直言千明泰人品極差。事實上,千明泰的確讓人難以恭維,就從他在問診時表現出的不耐煩態度,以及將病人打發到其他醫院裡,如此就能看出他在工作時的荒誕。

李翊晙向安治弘打聽妹妹的事情,得知妹妹曾在部隊和男友交往五年,就在倆人準備談婚論嫁,結果男方母親迷信算卦,聲稱李翊純剋夫,從而戀情無果,男友棄她離去。因為這些事情,李翊純對婚姻有些排斥,李翊晙認為自己沒有盡到哥哥的責任,索性做好便當去部隊看望妹妹。起初李翊純以為是金雋婠,但見到哥哥後,既驚訝又感動,忍不住哭了起來。

眼見又到美好的週末,醫生五人組相約下班,只是這次鄭羅莎拉著朱宗秀來看演唱會,這是他們組建樂隊以來的第一批正式觀眾。幾個人努力克服緊張,結果表現極為優異,他們不但唱的開心,就連鄭羅莎和朱宗秀也帶動起來。蔡頌和和安治弘首次約會,臨見面前特地去患兒母親新開的瑜伽館祝賀。

 

第10集金雋婠戀情險些被發現 楊父突發腦溢血送醫院

李翊純的部下曾在律帝醫院鬧過事,為向金雋婠賠罪,特地舉辦聚會款待,並且送他一盆新鮮蔬菜作為禮物。由於宴餐主食均以生吃為主,金雋婠一時之間難以適應,但也只能跟著女友「入鄉隨俗」。

蔡頌和在吃飯時談及安治弘傷勢,幸好目前已無大礙,頂多偶爾會吃兩片止痛藥。龍碩民和許善彬之間關係曖昧,蔡頌和從中看出貓膩,起初龍碩民想要解釋清楚,可卻被他越描越黑,等到他大方承認與許善彬已經交往,反倒讓蔡頌和等人不相信。

李翊晙被兒子萌的心花怒放,他準備約大家吃飯,然而金雋婠只顧著跟李翊純煲電話粥,待李翊晙敲門進屋時,嚇得他差點把手機摔在地上,忍不住大聲責怪。金雋婠如此膽戰心驚,不過是怕李翊晙成為倆人相愛的絆腳石,好在李翊晙沒有過多懷疑,只是詢問關於長腿叔叔的事情,因為他有一位長期住院的老人,由於情況太過特殊,不符合資助標準,所以想要找長腿叔叔協商救助。

金雋婠答應幫忙找出聯繫方式,但安涏援卻還在休息室裡矛盾不已。他一面是想去從事神父工作,一面又不捨得醫院和母親。此時鄭羅莎打來電話,金雋婠匆匆搪塞幾句便掛斷,雖然他沒有將決定告訴母親,但是鄭羅莎心知肚明,朱秀宗坐在旁邊亂出主意,建議她暫時離開躲幾天,先不給安涏援說出口的機會。

蔡頌和知道安涏援非常喜歡小孩,也在勸說他盡快成家生子,而安涏援並未正面回應,只將自己是長腿叔叔的身份告知,並且希望蔡頌和保密,之後幫他繼續經營慈善事業。安涏援把後續資金扶持的計劃詳細盤出,蔡頌和對他既敬佩又不解,可當得知安涏援要在年底辭職後去國外學習,瞬間陷入沉默。

第二天一早,張冬天被男友送花告白的事情傳遍整個普外科室,所有人為之欣喜,甚至以飲料作酒,慶祝外科終於破除單身詛咒。安涏援見此情形,表面雖是鎮定,可心裡卻不是滋味,大家都在關心張冬天這次手術會選擇哪位教授,沒想到她竟直接選擇安涏援,似乎在為自己還未萌芽的愛情做著最後努力。李翊晙開門見山地點破安涏援想法,希望他能正視自己的內心,從而跟張冬天交往。安涏援有些猶豫,但他卻不知,所有的一切都是李翊晙提前佈局。當初李翊晙得知經常送張冬天上下班的男子居然是親弟弟,索性提醒張冬天繼續隱瞞,隨後再以「男友」送花來引起安涏援注意,使他感到不安。

千明泰的患者礙於羞恥,堅持拒絕灌腸,以至於鉀指數超高,隨時可能面臨死亡。千明泰氣得轉身離開,放任不管,涂材學不知所措,趕忙去找金雋婠想辦法,然而金雋婠則表示用盡任何辦法都要說服患者灌腸,否則就是醫生的失職。

安治弘和龍碩民回到辦公室,看到涂材學一臉落寞地呆坐著,起初以為他說服失敗,沒曾想涂材學居然向患者下跪,成功獲得患者體諒。只是礙於這種方法太過屈辱,涂材學擔心安治弘他們會笑話自己,但大家對涂材學非常佩服。幸好在涂材學不懈的努力下,患者成功撿回一條命,他在出院時送給涂材學一箱草莓,並在草莓裡夾著寫滿感謝話語的卡片,正是因為這番話,讓涂材學覺得一切都值得。

金雋婠想跟李翊晙坦白他和李翊純戀愛的事情,可當聽聞李翊純已經考上博士的消息,心情瞬間不爽,萬未料到自己作為男友,竟從安治弘口中得知。金雋婠主動給李翊純打電話,看似裝出很大度,實則又格外矛盾,他約李翊純在週末見面,希望能在其中找出最妥協的辦法。

李宇宙高燒不止,恰好李翊晙被醫院叫去做手術,蔡頌和立馬來幫忙照顧,等到他做完手術回家,看著蔡頌和摟著兒子睡覺的樣子,瞬間感到很溫馨。倆人在吃夜宵的時候,蔡頌和說起自己最近達成的心願,結果李翊晙則表示他的心願就是與蔡頌和共進晚餐。

秋敏夏在回家路上向楊碩亨表白,楊碩亨當場愣在車上,心緒不寧。教育部長的妻子需要做手術,於是點名讓李翊晙主刀,恰好最近病人格外多,李翊晙忙得焦頭爛額,一個月就要負責八台手術。趙英惠跟楊泰陽離婚前夕,楊泰陽突發腦溢血被送往醫院,因為大動脈出血嚴重,人還處於危險觀察期,趙英惠思前想後,決定撤銷離婚請求,因為她還愛著楊碩亨的父親。

 

第11集蔡頌和陷三角感情糾葛 鄭羅莎跟張冬天談兒子

宋秀彬護士長帶著女兒敘美來醫院檢查身體,蔡頌和發現敘美是因為腦部腫瘤壓迫才導致視野出現問題。由於敘美年紀不大,對於目前情況比較害怕,蔡頌和安慰解釋腦腫瘤並非一定要做開顱手術,只需要從鼻腔插入內視鏡即可挖掉腫瘤,讓她不必多慮。恰巧此時,蔡頌和得知楊泰陽病危消息,她匆忙趕去安慰楊碩亨,並在第二天隨同大家一起參加追悼會。

楊碩亨雖然痛恨父親薄情寡義,可他終究是自己的親人。鄭羅莎和朱秀宗前來祭奠,期間倆人感慨頗深,想起當初也曾挨過的相似場面。好友們都在關心楊碩亨和他母親的繼承權,當得知小三金泰妍也到現場,所有人都忿忿不平,而楊碩亨並不想將怨氣遷怒在無辜孩子身上。

距離年底辭職還有一段時間,但安涏援卻提前向院長說明情況,因為目前小兒科教授稀缺,院長再三挽留,奈何安涏援早已下定決心,表示臨走之前會把相關工作做好。安涏援離開後,院長又將此事告知朱秀宗,即便鄭羅莎早就料想到會有今日,然而結果擺在眼前,仍是很難接受。鄭羅莎在朱秀宗的陪同下來到醫院,正準備跟兒子好好交談一番,豈料竟見安涏援和張冬天在外面交談甚歡。眼前的畫面讓鄭羅莎瞬間充滿希望,她心裡馬上下定主意,二話不說便跟朱秀宗離開醫院。

蔡頌和在接診時碰到一名男性患者,此患者腦部出血嚴重,需要緊急手術。由於手術過程中可能會引發很多後遺症,蔡頌和只好向家屬說明情況,患者妻子用情至深,只希望丈夫好好活著。金雋婠跟李翊純在煲電話粥,李翊晙想要偷聽無果,依舊不知好友究竟和誰戀愛。然而金雋婠掛斷電話沒多久,李翊純突然告知哥哥將要來首爾看侄子,並且還叮囑李翊晙提前買好長腿蟹。李翊晙正困擾去哪裡買長腿蟹,沒想到金雋婠親自帶著一箱長腿蟹上門。

李翊晙對於金雋婠的不請自來感到驚詫,甚至不明白他為何會如此熱情,只不過醫院臨時有事,待不得過多思考便得離開。眼見李翊晙好不容易出門,金雋婠徹底放鬆之前繃著的狀態,他和李翊純在廚房裡濃情蜜意,互相抱在一起,沒想到李翊晙突然返回,嚇得他馬上趴在地上擦起地板。李宇宙睡著後,李翊純和金雋婠則坐在客廳聊起以後的生活,由於李翊純要去英國讀博士,雖然二人表面還在繼續交往,但心裡都明白以後將要面臨很多困難阻礙。

安治弘約蔡頌和吃晚餐,但卻發現她和李翊晙之間過於曖昧,哪怕從日常言行中都能看出很多端倪。蔡頌和所在科室舉辦聚餐活動,李翊晙也被受邀參加,他與大家在玩真心話大冒險時抽中,當被問及對蔡頌和是否有超越朋友之間的感情時,李翊晙起初沒有直接回答,而是一口喝乾杯中酒,等到第二次又被抽中,安治弘替他擋酒,並且追問方纔的問題。就在眾人聚精會神地等待答案,李翊晙毫不掩飾地承認自己喜歡蔡頌和,這讓現場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蔡頌和準備送不省人事的李翊晙回家,途中卻被安涏援叫到KTV,原本蔡頌和想關掉點歌台,但李翊晙主動點起一首表達愛意的歌曲。就在這首歌中,蔡頌和心起波瀾,李翊晙追憶過往,金雋婠則考慮著他和李翊純的未來,手裡緊緊握著之前買好的戒指。安治弘獨自坐在宿舍床上,想起自己初見蔡頌和的場景,不免陷入難過。

崔允需要心臟移植,幸好金雋婠所在科室送來一名病重女嬰,經過搶救後,宣佈無效死亡,並且願意成為捐獻者,崔允父母得知後喜極而泣。李翊晙負責的患者李昌學患有肝癌,目前只有換肝才能挽救生命。李昌學家屬們推三阻四,要求患者妻子捐獻,可是李翊晙卻觀察到妻子的狀態很不好,等到所有人離開後,李昌學妻子請求李翊晙謊稱自己的配型不合適,因為她考慮到孩子還小,如果丈夫故去,自己身體再出現問題,那麼孩子就沒人照顧。

張冬天雖然首次主刀,但過程十分順利,鄭羅莎找到張冬天,希望她能勸說安涏援放棄神父工作,因為鄭羅莎看出安涏援其實很喜歡張冬天。蔡頌和想躲避目前的感情糾葛,所以準備去束草分院工作,好友們深感惋惜不捨。

 

第12集安涏援張冬天互相告白 醫生五人組各有新生活(結局)

休息室裡,金雋婠望著對戒良久,直至李翊純打來電話問候,方才回過神來表示立馬去見她。李翊晙與蔡頌和正準備找楊碩亨吃飯,然而楊碩亨卻若有所思地呆坐著,原來楊泰陽早在去世之前便已立好遺囑,不但要把名下所有財產留給楊碩亨母子,更希望楊碩亨能夠繼承父業,打理公司。趙英惠可笑丈夫居然對小三金泰妍如此無情,好歹她還懷著孩子,但楊碩亨卻十分糾結,當被問及是否會辭掉醫生工作時,瞬間猶豫不決。至少從目前來看,安涏援做好辭職打算,安治弘也因為蔡頌和決定離開,更坦言會隨她一同前往束草分院。

因為鄭羅莎的到來,張冬天也陷入迷茫之中。安涏援依舊像往常般忙碌,他負責治療的患兒智妍因鈍器受傷,雖然還有清醒意識,可腹腔內出血嚴重且患有肝熱傷,張冬天接到安涏援安排後,馬上聯繫好麻醉科和手術室進行應急開腹手術。

與此同時,李翊晙正接診一對年輕的新婚夫婦,由於倆人沒及時登記註冊,所以目前還不算合法夫妻,即便女方想要給丈夫治病也被拒絕。根據KONOS的規則,夫妻雙方需在登記一年後才能進行活體肝臟移植,主要原因是怕防止出現器官買賣等行為,李翊晙建議先在內科觀察治療一年,待得一年後再做手術。

旁邊的實習生很好奇這對夫妻為何沒有登記,陪同在旁的男方母親則主動坦白,兒子早在戀愛時期便已得到肝硬化診斷,但女孩深愛對方,即使兩家都進行阻攔,仍是義無反顧地舉行婚禮。男方母親不想耽誤女孩青春,女孩卻再三哀求李翊晙能答應主刀一年後的手術,她保證會好好運動,讓身體各項指數達到最健康,這番話令在場所有人為之動容。

教授會館新出排骨湯,蔡頌和約走其他人,唯獨留下龍碩民和許善彬,龍碩民趁此機會向許善彬表白。由於醫院週末太忙,醫生五人組也無暇去搞樂隊,李翊晙看出秋敏夏喜歡楊碩亨,於是忍不住八卦起來,楊碩亨表示自己離婚後不想涉入任何感情,早就跟秋敏夏明確拒絕。李翊晙恨鐵不成鋼地拍著胸脯,勸他應該組建家庭,至少在無助受挫時有人安慰,可楊碩亨害怕會給他人帶去傷害,所以才會選擇放棄。金雋婠忙到深夜才下班,他邊走邊跟李翊純打電話,沒想到竟看到李翊純站在不遠處,倆人幸福地抱在一起接吻。

智妍手術後轉入重症室觀察,幸好並無任何大礙,智妍父母看著安涏援在床邊逗著女兒,既感動又欣慰。蔡頌和三年前的患者被檢查出腫瘤復發,家屬想要安排住院,但患者卻表示考慮,旁邊的實習生們都明白,放射性治療帶來的痛苦也是常人難以忍受。

金雋婠本想跟李翊晙坦白他和李翊純戀愛的事情,奈何臨到關鍵時刻被電話打斷,由於患者忠民大動脈破損,現下正從其他醫院轉到律帝。涂材學在旁邊金雋婠打下手,經過十多個小時的手術,俊敏總算保住一條命,只不過出血量非常多,還需再作觀察。

婦產科週三問診最是繁忙,孕婦崔智恩因為排隊時常問題,以至於她略有埋怨,楊碩亨耐心為其解釋,秋敏夏則忍不住出言維護楊碩亨。另一位孕婦最近時常感受不到胎動,楊碩亨通過檢查發現腹中嬰兒竟無心跳,具體原因未知,需等孩子生出後才明白,而那些原本排隊問診的孕婦及家屬們,當聽到屋內傳來孕婦的哭聲,紛紛陷入沉默。

DDLT患者原本要做肝臟切除手術,結果突然昏迷不醒,鹹德珠聯繫CS重新選定受惠者,意外發現竟無合適人選,就當她正煩惱,李翊晙想到李昌學和目前肝源血型一致。所謂幾家歡喜幾家愁,李昌學康復有望,但俊敏始終無法止住血,眼見他越來越虛弱,迄今之計只有再做最後一次手術。忠民父母悲傷不已,將他小時候穿過的嬰兒服帶來,一邊把嬰兒服鋪在忠民身上,一邊哀求忠民活下來。

患者白善正出現嚴重腦浮腫,即便蔡頌和努力挽救,仍是無法改變她一個星期後的死亡。看著白善正女兒和丈夫悲痛欲絕,蔡頌和心情極其沉重,因為她初來醫院時也曾接診過一位叫做白善正的患者,也正是因為她的失誤,才導致白善正離開。張潤福在旁邊聽著蔡頌和的闡述,眼淚流個不停,原來她和哥哥尋找的醫生就在眼前。

金俊敏痊癒後重回警察崗位,隨即來到醫院向安治弘表達感謝,安治弘看著他親手贈送的鋼筆,感慨良多。李昌學妻子等在手術室門外,幸好手術很是順利,李翊晙則用手語跟李昌學兒子互動起來,場面極其溫馨。

幾天來的忙碌總算有所停頓,蔡頌和跟安涏援談及每個人的優點,秋敏夏在楊碩亨準備吃泡麵時端來晚餐,金雋婠也因手術而錯過李翊純飛機。看著李翊純發來的十幾條信息,金雋婠氣惱自己太馬虎大意,恰好涂材學來找金雋婠聊天,使得金雋婠深受啟發,緊接就將戒指郵寄到李翊純所在地址。

蔡頌和即將前往束草分院,臨在搬家時,李翊晙趕來表白。安治弘已經決定陪伴蔡頌和,所以他也提早收拾好行李,結果在行李中看到蔡頌和曾經叮囑自己的醫生守則紙條,腦海裡回溯著倆人的點點滴滴。

醫生五人組聚餐,大家都擔心楊碩亨是否會因為繼承公司,最後辭掉醫生工作,但楊碩亨則表示公司已經交給其他人管理,他喜歡醫院的工作;喜歡現在的生活;喜歡和大家一起組建樂隊,放任青春,留下美好。一番話說盡,五個人笑逐顏開,他們又開始了鬼哭狼嚎的排練,盡情揮灑著歌喉和激情。

平安夜當天,智妍跟媽媽來到醫院看望安涏援。忠民也在金雋婠的努力下,不但從鬼門關回來,甚至徹底痊癒。李翊晙帶著一幫醫生闖進病房宣佈出院手續,原本還在吃午飯的李昌學有些愣住,但又馬上反應過來。之前已有早產特徵的孕婦再次進行檢查,最後確診身體各指數正常,孕婦丈夫喜極而泣。

金雋婠收到國外退回的郵寄包裹,隨之便落寞離開。楊碩亨因有事無法參加聚會,提前給好友們發去短信告知。張冬天思前想後,最終決定跟安涏援表白,看著張冬天小心翼翼地神色,聽著張冬天誠懇的話語,安涏援慢慢抬起手,將她緊緊擁吻在懷。李翊晙讓張冬天變得勇敢,蔡頌和讓安涏援學會面對,就在這個充滿著祝福的夜晚,每個人都做著不同的選擇,神會保佑世人,也會保佑所有相愛及善良的人。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34,791 times, 12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