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不完美的她】結局.分集劇情11~22



不完美的她》劇情以獨立女性為視角,講述了一段在黑暗中尋找光明,守護希望的故事。

為尋找生母而前往大連的林緒之,在海邊遇到了一個特別的小女孩穆蓮生,她們的相逢頗有些宿命的意味,兩人皆在愛裡受傷但依舊對家人、親情無比嚮往。

相似的童年經歷,讓林緒之忍不住想要守護這個孩子,她義無反顧的衝進了穆蓮生的生命之中,將她從黑暗里拉了出來,兩人就此開始了一場愛的流浪。 在這個過程中,一向以冷漠示人的林緒之也在一點點敞開心扉,與養母袁玲(趙雅芝 飾)之間的關係逐漸變親密,還意外與生母鍾惠(趙雅芝 飾)重逢……

不完美的她




 

【相關文章】

不完美的她~分集劇情1-10

 

【分集劇情】

第11集袁玲阻止林亦之人流 林緒之詢問鍾惠真相

人的一生會遇到各種事情,能承受住的,則是人生,可惜有太多人選擇逃避,最終編造秘密,放大怯懦。

林亦之照常去醫院例行檢查,只是近來總會莫名悲觀絕望,就連聽到胎兒心跳也都毫無波動,反而慨歎即便身邊有很多家人,仍舊無法感受到關愛。蔣國棟的臨陣脫逃帶給林亦之極大打擊,因為擔心孩子生下來將要面對單親生活,所以她決定放棄孩子。

袁玲偶然間發現林亦之預約的人工流產報告,作為母親自然不想看到這番局面,然而蔣國棟是個不負責任的人,這一點任由誰也難以改變,最終她只能靜坐下來對林亦之講述一件塵封多年的往事,正是因為這件事情,才會徹底成全了現在的袁玲。

林緒之無法釋懷對於生母的羈絆,索性再次來到理髮店,此時孤獨的鍾惠只能與籠中鳥兒為伴,當她見到林緒之進來時,也有片刻無措,畢竟再次相見的二人已不再是普通關係。林緒之詢問鍾惠當年為何拋棄自己,鍾惠想要極力拖延回答,就當她正陷兩難之地,郭躍突然上門到訪。

郭躍知道鍾惠當年因被通緝,所以在逃亡的時候與女兒走丟,他將這些事情悉數說出,林緒之聽到後頗感意外,於是忍不住追問起來,鍾惠只好坦白曾經縱火燒傷丈夫,迫不得已拋棄林緒之並且坐牢15年的真相。林緒之想要瞭解母親在出獄後的15年裡究竟發生過什麼,但是鍾惠對於這段空白的時間總會緘口默言。

與此同時,田放主動來到理髮店旁邊約見李澤,他認為既然李澤和鍾惠之間源於誤會才釀成悲劇,於是商量著如何化解二人矛盾。李澤覺得此計可行,正想更進一步探討時,田放突然看到理髮店內的林緒之和鍾惠,為防止李澤發現,謊稱要去飯店吃飯,幸好李澤有事需得離開,這才沒有跟林緒之撞見。

林果之想哄林小鷗開心,特地買來白色公主裙作為禮物,怎料林小鷗看到裙子的反應卻是極其恐慌,她想起自己曾被尚武虐待時的畫面,恰巧林緒之也及時趕來丟掉裙子。

思及林小鷗如今心理創傷嚴重,林緒之決定帶她去看心理醫生,醫生頗為專業,當場點破母女倆問題所在,甚至建議林緒之能夠具體說明情況,雖然表面上看到某些人患有顯而易見的疾病,但追其根源就會發現身邊的人往往要比患者本人更加嚴重。

林緒之彷彿被說中心結,當場帶著林小鷗離開,兩個人前腳剛走,田放則後腳跟上,他向醫生打聽情況,謊稱自己是林緒之前夫。醫生反問田放對於前妻的印象,田放則表示林緒之雖然脾氣暴躁且執拗,但她為人善良,不但是個好人,還是一個好媽媽,就是因為有了外界的各種誤解和傷害,才會導致她逐漸封閉自己的世界。醫生看到田放如此處處維護,不禁笑歎田放對於林緒之用情頗深,這句話讓田放瞬間愣住。

第12集田放勸袁玲交出蓮生 尚武與李澤初次相見

鍾惠的閉門羹讓郭躍心灰意冷,他準備回警局走正式程序,然而田放則安慰他稍作等待,或許曙光就在最絕望的黑暗中出現。只不過出現時間越晚,郭建民的脾氣便越發暴躁,他打來電話督促郭躍立刻返回接受處分,眼見郭躍即將無言以對,田放當場搶過電話聲稱目前已有重要線索還待商榷,並且保證三天之內定會找到失蹤女孩穆蓮生。

因有這份保證,田放需得盡快動身前往袁玲家,恰巧此時家中只有林果之和林小鷗二人,自從上次田放嚇跑林小鷗之後,林果之便已受林緒之叮囑,不許再讓田放見孩子。眼見事態火燒眉毛,田放嚴肅表示此事涉及重大案件,倘若林緒之若遲遲不把孩子交還,警方就要協查通報,甚至可能連累家人。

林果之強壓內心震撼,始終不肯退讓半步,就當二人僵持不下之時,袁玲已帶林亦之從醫院回來,緊接就將田放叫到書房,坦誠她與林緒之雖然毫無血緣關係,但卻當成親生女兒看待,本以為時間一久便能淡忘遺棄痛苦,沒曾想她竟私下誘拐犯罪。

田放認為記憶如同佈滿房間的大樓,林緒之以往的人生近乎黑暗,恰巧穆蓮生就是一盞明燈,不偏不倚地點亮房間,逐漸找回溫度,擁有衝動與感情。田放想要詢問袁玲是否認識鍾惠,然而袁玲再無洽談興趣,林亦之和林果之本以為母親偏愛大姐是因私心,沒曾想真相卻與揣測違背,更是令人難以接受。

離開袁玲家後,田放找到鍾惠說明後果,鍾惠氣急攻心,昏倒在地,等到送往醫院才知她已患上急性白血病,如果不抓緊機會治療,恐怕時日無多。長川生物事件已經妥善處理,林緒之婉拒股份邀約的行為對高山來說也算意料之中,畢竟林緒之絕非常人,十幾年如一日的自我封閉,想要徹底將她改變恐怕已成難局。

袁玲準備找律師為林緒之爭取最好結果,同時也要求將林小鷗交給警察,林緒之堅決不肯答應,甚至搶過袁玲手機摔在地上。在她印象中,母親的責任是為保護孩子,就如同當年袁玲對自己一樣關懷備至,如果非要從家庭和林小鷗中選擇,她寧願帶著林小鷗從家裡搬走。林果之支持大姐的決定,但她卻不想看到母女因此感情破裂,林小鷗躲在走廊裡默默哭泣,她在傾聽著樓下大廳的爭執,同時也在承受著未來不可預知的噩夢。

尚武陪同穆靜來到李澤住處,李澤不慌不忙,反倒盡顯家主悠然,這讓只想尋回女兒的穆靜頗為憂慮,她幾次哀求李澤說出穆蓮生所在,誠懇表示會和孩子遠離北京安穩生活。然而李澤卻拿起相機抓拍倆人表情,如果說照片可以看出對方假象,那麼從追焦的瞬間就能發現破綻。

尚武善於偽裝,同時也發現李澤不為人知的一面,他配合李澤將摻有迷藥的飲料遞給穆靜,待到穆靜暈倒後,兩個同類人終於坦誠布公的交談。魔鬼的契約是為利益,但變態的目的則是要將痛苦發洩在他人身上,恰好這個「他人」有著妙不可言的淵源。

 

第13集林亦之準備生下孩子 林小鷗被神秘人擄走

奔馳的汽車上,林小鷗不停地打聽著路邊的指引牌文字。林緒之安慰林小鷗不要著急,一定會盡快讓她上學認字。林小鷗表示並不著急,更喜歡被媽媽教授。林緒之告訴她可以吃一些零食解悶,但她發現一隻死了的倉鼠,突然想起自己曾經餵養的倉鼠兜兜,林緒之趕緊安慰她說一定不是她過去的那隻。

亦之把蔣國棟約出來,蔣國棟一直在不停接打電話,問亦之有什麼事情,亦之反問蔣國棟當初認識時的情況,結果蔣國棟把草坪派對說成了游泳派對。亦之記得是在猜禮物的環節,他居然牽一匹馬出來了,像一個王子,自己一個下午都纏著他,亦之現在明白了,自己太虛榮了。蔣國棟保證一定給她幸福,亦之問他到底喜歡自己什麼,知道他現在已經和媽媽妥協了,回家住了。蔣國棟保證這是暫時的妥協,一定會跟她結婚的。亦之告訴他誤會自己了,這次來是通知他要把孩子生下來,並把訂婚戒指歸還給他。

林緒之找到老闆,說要一筆錢,準備離開北京,房子是唯一值錢的東西,打算賣掉它,不一定回來了,老闆告訴她隨時歡迎回來,求抱一下但被林緒之拒絕了。

林緒之回去後發現林小鷗留言:很高興和她在一起的時光,交了三個朋友,學會了寫媽媽的名字,學會了一個人睡覺不做噩夢,讓自己忘記了很多不開心。長大以後會和媽媽一樣堅強。林緒之突然想起林小鷗一直在記路標,可能是去了福利院。原來林小鷗是去找鍾惠,結果被人擄走了。林緒之突然發現林小鷗還有一句話,說是還要向鍾惠告別。

李澤告訴穆靜去找田放,就能找到女兒,結果被告訴不知道下落,只是有很多疑問,孩子7歲了,不可能被人輕易拐走。懷疑穆靜並不真的愛自己的孩子,因為有了自己心愛的人。因為曾經有自己的粉絲看到疑似是她的孩子,但當孩子看到她的照片時很害怕,表示不認識穆靜。

果之此時進門來,問田老師是不是見了小鷗,突然發現了穆靜,這不正是網絡上苦苦尋找小鷗的人嗎,田放趕緊趁機說要幫忙去找小鷗,擺脫了穆靜的糾纏。可是田放又被醫院通知鍾惠擅自離開了醫院,於是立即趕赴鍾惠家裡。此時,郭躍開始請求北京警察協助破案。

耿平與穆靜攀談的時候差點暴露穆蓮生的情況,果之急忙堵住他的嘴,可是穆靜還是發現了林緒之的一張照片。

田放在鍾惠的家等到了鍾惠,鍾惠推門的時候發現一張綁架穆蓮生的照片,背面寫著不許報警,林緒之此時趕來,問林小鷗是不是在這裡,發現沒有後責怪田放當初闖進家來,嚇走了孩子。鍾惠發現了窗外林小鷗遺失的鞋子,林緒之詢問田放小武是不是跟著穆靜,一定是小武干的綁架,但是小武並不熟悉這裡,肯定是有認識鍾惠的人協助,田放給林緒之一個從小郭那裡得到的電話號碼,林緒之趕緊去找線索去了。

蔣國棟電話打給果之,希望幫助找一下二姐,穆靜趁機向不知內情的耿平那裡打聽到了果之和緒之的關係,並得到了緒之手機號碼。

第14集穆靜登門大鬧林緒之 李澤未告知鍾惠實情

穆靜從耿平的手機上得到林緒之的住址後,立即去找林緒之要孩子。另一邊,在田放那裡,林緒之認為應該先找到穆靜,她才是整個事件的源頭。結果通過定位發現穆靜在一個小酒館,準備連夜在一個區域內排查穆靜。田放攔住她,問她找到穆靜以後怎麼辦,林緒之回答說希望穆靜離開穆蓮生,因為她不是一個合格的母親,穆蓮生在她身邊是不會幸福的。田放認為穆靜畢竟是親媽,不能單方面為穆靜做決定。一個孩子和親媽分離一輩子,就算是從別處得到愛,但也不安心。

穆靜在林緒之家門外猛烈拍門,果之在裡面不敢開門,惴惴不安。穆靜的動靜鬧得很大,結果引來了保安,穆靜聲稱自己的孩子被林緒之藏了起來。穆靜請求保安想辦法讓自己進去,但是被拒絕了,保安希望她立即報警解決。可穆靜不想把事情鬧大,想私下解決。保安只好讓她再試試,但是動靜要小點。

袁玲聽到外邊大叫,得知穆蓮生親媽穆靜來了,知道是耿平說漏了嘴,不該把耿平單獨留在穆靜那裡,蔣國棟更不該打來電話添亂。袁玲只好開門應對穆靜,亦之奇怪穆靜這個人是誰,穆靜直言來找林緒之,是林緒之拐走了自己的孩子,警察通緝的畫像和田老師那裡的林緒之的畫像就是一個人。袁玲硬氣聲稱穆靜可以找警察解決,穆靜頓時蔫了一些,借口擔心孩子危險才不願意報警。袁玲以林緒之不常回家為理由讓穆靜離開,但穆靜認定林緒之就在家裡,剛才果之還在為林緒之尋找孩子林小鷗,林小鷗就是自己要找的孩子穆蓮生。亦之斥責穆靜放肆撒潑,自己家的孩子林小鷗與穆靜無關。可是穆靜就是不走,袁玲只好決定和亦之大姐林緒之打電話,讓她回來解決。

林緒之此時被進門的郭躍攔住,被田放告訴一個人解決不了問題,林緒之生氣認為現在要緊的是找回孩子,好不容易找到了穆靜的定位,擔心小武對孩子不利。但是郭躍不讓林緒之輕易走開。田放告訴林緒之不要著急,自己之所以找小郭來,就是商量救人,正說著亦之來電話,讓林緒之回家與穆靜見面。郭躍覺得林緒之跟30年前的案子有關係。

飯店裡,鍾惠從李澤那裡知道李澤綁架了穆蓮生,他的目的是作為交換,要鍾惠告訴女兒當年真相。等他們走後,警察發現了李澤挑釁留下的東西,田放分析穆靜是從李澤那裡知道了自己的家。

袁玲認為穆靜不是合格的媽媽,因為穆蓮生根本就不喜歡她,而把別人叫成媽媽,穆靜告訴林緒之自己才是穆蓮生的媽媽,穆蓮生最愛自己。她在林緒之家到處找但沒找到孩子,林緒之告訴她是小武綁架了穆蓮生,有視頻證據證明穆蓮生被虐待。穆靜威脅林緒之如果再不交孩子就要報警,林緒之同意了,只要孩子穆蓮生安全,願意接受任何懲罰。穆靜指責林緒之亂放厥詞,就等著警察來抓,然後轉身離開。林緒之想先找到孩子穆蓮生再說,但是郭躍根據定位也沒找到孩子林小鷗,孩子此時其實在小武那裡。耿平為了將功補過,開始跟蹤穆靜,結果在田放家門口睡著了,遇到田放、郭躍回家,就帶著郭躍一起去找穆靜下落,可是沒有結果。此時穆靜正在一個小房子裡,穆靜苦苦追問小武穆蓮生下落,可是小武不願意告訴她。

在綁架孩子的地方,鍾惠慶幸林緒之沒有和父親一樣,成為一個壞人,絕不會讓他再去害任何人。李澤希望鍾惠說出當年真相,作為交換,自己就把孩子放了,鍾惠提出到隔壁去說。

 

第15集尚武逼鍾惠誣陷女兒 林緒之成功解救小歐

穆靜看到窗外郭躍正在向一個收廢品的人打聽自己,又看到林緒之出現了,本想出去找郭躍,讓郭躍去抓林緒之,但是被小武攔住了,小武認為林緒之和郭躍是一夥的。

林緒之想換個方法找孩子,和田放一起走了。小武也出去了,讓穆靜老實在家呆著。另一邊的林小鷗趁機逃跑了,但是沒多遠又被一雙手抓住了。

李澤和鍾惠回想起過去初次相識的場景,當時他所在的出版社整頓,他從一個圖書編輯淪落為一個婚紗影樓的攝影師,偶然遇到了她,她很奇怪他為什麼在拍小草,他說因為小草不會拒絕他,鍾惠看他很孤獨,就想幫助他,他自從認識了她之後學會了照顧人。言歸正傳,李澤堅持讓鍾惠說出當年怎麼和女兒一起縱火殺他的。

小武勒住林小鷗脖子,威脅鍾惠按照自己的意思說1988年和5歲的女兒林緒之放火燒傷了李澤,這才放了小鷗,鍾惠趕緊把小鷗擁入懷抱。

林緒之繼續追蹤上次那個收廢品的人,到了收廢品的老人附近監視,用一把大鉗子剪掉了門鎖,田放認為這是違法的行為,但還是依了她,發現裡面有很多監視器,心想不會進到了一個偷窺狂的家了吧,正想著的時候,收廢品的老人突然到家,厲聲喝問他們怎麼到了自己家?林緒之趕忙解釋別誤會,只是想找到自己的女兒。收廢品的老人表示沒有見她的女兒,要求他們趕緊出去,威脅要報警。田放表示不怕,因為收廢品的老人有偷窺別人隱私的嫌疑,正好讓警察帶走審查,老人生氣明明是他們撬開自己的家,反而倒打一耙,但只怕自己到了警察那裡解釋不清楚了,只好服軟說自己確實不知道孩子的下落。林緒之詢問這些監視器能不能監視到大部分社區,老人趕忙求饒放過,稱自己只是好奇心太重,確實沒幹壞事。林緒之提出只看近三天的錄像,老人後悔沒問清楚林緒之來意,早知道林緒之如此就不這麼害怕了。

穆靜看到小武在家悠閒自得,質問他怎麼沒把孩子找來。小武得意表示自己正在做一件事情,幫助自己和穆靜兩人洗刷罪名。他已經成功搞定:一個5歲女孩放火殺人,長大後又放火拐騙兒童。穆靜立即驚慌起來,擔心孩子被藏起來,擔心被害。小武安慰她說正在網絡上散播消息,爭取網友的支持,到時候孩子才安全。

收廢品的師傅不斷變換著社區,林緒之終於找到了小武的行蹤,記下了他乘坐的車的牌號。田放此時突然看到手機視頻,播放著鍾惠承認女兒林緒之5歲時候縱火殺人,不一會兒,林緒之已經結束查找線索,希望收廢品的師傅盡快刪除錄像,以防警察找他麻煩。林緒之出門後獨自離開,拒絕田放跟隨。

飯館裡,耿平一邊吃飯一邊自責,後悔當初沒有抓住穆靜,應該追問出小武的下落,如果不說就打她,但是估計自己又下不去手。郭躍知道好人和壞人只是一線之隔,耿平和小武不一樣,再說自己,身為一名警察,什麼都要合法、講證據,沒有那些壞人活得爽快,總比他們慢半拍。但也就是因為這一條線,就算自己最終孤老一生,也會安心,活在陽光下。郭躍突然接到田放電話,查到了小武的線索,請求警察立即去出租車公司查詢小武的去處。

另一邊,林緒之趕到林小鷗被綁架的地下車庫,詢問鍾惠小武的同夥還有誰,但是鍾惠執意讓她和孩子快走,說警察的車正在趕來,提醒林緒之說警察會把她和孩子分開,讓她趕緊走,於是她迅疾離開。

出逃的路上,林緒之詢問林小鷗為什麼會和鍾惠在一起,林小鷗回想起鍾惠奶奶的交代,不讓告訴媽媽被綁架的詳細情況,擔心媽媽受傷害,於是就沒說實話。

警察局裡,郭躍批評鍾惠不配合工作,小武到底為什麼連她也綁架了,郭躍表示很想去救孩子,鍾惠告訴他孩子已經安全了,是自己轉移了小武的注意力,讓孩子逃跑了。郭躍告訴鍾惠孩子的親媽正找孩子,要求她告訴孩子逃到了哪裡。鍾惠表示不知道去向,可以把自己當人販子抓走交差,郭躍正告她自己是警察辦案,希望她不要一副寧死不屈的態度。此時田放進門找小郭,被告訴已經找到小武去的倉庫,可是裡面只有阿姨一人,奇怪總是有人搶先一步。田放給他看了手機視頻,是關於鍾惠承認女兒在5歲縱火殺人的內容,推測是小武發給自己的。

第16集袁玲企圖挽回母女情 林亦之決定獨自撫養

郭躍希望鍾惠說明真相,拿著視頻問鍾惠裡面內容的真實性:林緒之是否就是三十年前縱火案的兇手。鍾惠急忙稱這是李澤逼她說的,揭露了三十六年前嫁給李澤後李澤的狠毒,李澤用各種心理扭曲的辦法摧殘她和女兒,她實在忍無可忍之下,就放火想燒死李澤,可惜李澤倖免於難,從此他就和她們母女倆處處作對,想盡一切辦法毀了林緒之。

但是郭躍認定鍾惠在視頻裡說的話不會有假,不然一個父親怎麼會去報復自己的女兒。田放提醒郭躍注意,尚武聲稱一小時後便把這個視頻公佈給大眾媒體,郭躍去找尚武當面問清楚。田放曾是記者,清楚這個視頻產生的社會輿論有多可怕,建議鍾惠考慮重新拍個視頻推翻之前的視頻,這樣就算尚武發出視頻之後,大眾也能瞭解到真相,鍾惠表示贊同。

林緒之回到家後,袁玲立即向她致歉,其實她一直知道鍾惠的存在,裝作不知道是擔心林緒之離開。林緒之非常能感受袁玲並向她表示,無論鍾惠是否存在,她都不會離開袁玲。多少年來,從頭到尾都是袁玲在呵護她,盡心盡力,無微不至,其實她情願袁玲像對待果之和亦之那樣,可以隨便責罵責罰。袁玲坦言不能這樣,因為從見到林緒之後就覺得她很憂鬱,實在不忍心管教,林緒之好像有什麼心事,總是心事重重的,袁玲只想給林緒之快樂的成長環境,不願意再有什麼責怪。袁玲提出林緒之和林小鷗安心留在家裡,林緒之沒有答應,因為自己有拐賣嫌疑,警方正在想方設法找到自己,自己不能給家人再添麻煩。

林緒之鄭重地在田放的公眾號上公佈了一個視頻,林緒之在上面譴責尚武虐待林曉鷗的行為令人髮指,正式宣佈要做林曉鷗的媽媽,她已經決定帶著林曉鷗離開,到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生活,給林曉鷗一個幸福快樂的成長環境。發完視頻後,林緒之隨後開始著手準備帶孩子開車離開。

鍾惠正在收拾行李,看到視頻後想著林緒之要走,就立刻追到林緒之那裡,希望林緒之帶著她也一起離開。林緒之認為鍾惠此時應該去醫院好好看好身體才對,鍾惠再三請求林緒之答應自己,保證自己的身體不會出任何問題,完全能夠幫助林緒之照顧小鷗,她並不奢望能夠原諒自己,只是希望林緒之能夠看到自己的態度,接受自己的誠意,林緒之看著鍾惠充滿不捨的眼神,最終同意了鍾惠隨行。袁玲看到窗外的林緒之最終還是帶著鍾惠走了,不禁歎息原以為自己已經完全得到了林緒之的心,沒想到最後林緒之還是選擇了鍾惠,不由得潸然淚下。果之心疼母親傷感,抱住了媽媽進行安慰。

亦之公司的樓下,蔣國棟買了鮮花早早在此等候,亦之看到後讓他就此打住,永不相見,蔣國棟以為她是在賭氣。亦之認真地告訴他自己是嚴肅的,上次就已經分手了。以前她想成為蔣國棟的最愛,得到像蔣國棟一樣美滿的家庭,獲得父母雙全的關懷,相信蔣國棟會給她這樣的家庭,可是令她很失望,蔣國棟並沒有打算接受他們的孩子。她已經想好了孩子的未來,她決定好好工作,排除一切危害孩子的不良因素,讓孩子快樂地正常成長。

為了進一步尋找線索,郭躍帶著田放再次到收廢品的人家裡,可是他已經在半小時之前處理掉了顯示器和硬盤。郭躍得知他已經把硬盤扔進垃圾桶裡,便不顧髒亂,立即在垃圾桶翻找,田放看到郭躍這麼認真很受感動,建議郭躍還是戴上手套最好,卻看到郭躍已經找到了。根據硬盤上的信息判斷,穆靜最後隨著小武上了一輛公交車,方向好像是北京東站。

 

第17集林小鷗即將送往國外 穆靜與尚武情感疏離

林緒之驅車開往逃離路上,途中雖是漫長艱辛,但好在林小鷗和鍾惠情緒樂觀,倆人在車裡打著拍子、唱著歡歌,灑下全程歡聲笑語,林緒之難得感受到這般家庭溫暖,不禁感慨珍惜。

經過長時間奔波,三人總算到達預期地點,伴著夜色漸濃,林緒之依舊為林小鷗講述睡前故事,林小鷗輾轉反側,愣是難以入眠。她時不時向林緒之打聽目前鐘點,直到時間指針轉向凌晨十二點,林小鷗突然高興地坐起來,鄭重其事地拿出自己提前準備好的精緻禮物,並且透露出鍾惠曾告訴她關於林緒之的生日。

林緒之獨自和鍾惠閒聊,她自幼就待見海鷗,還知道海鷗的許多事情,比如海鷗的名字由外國人命名,海鷗是海洋上的精靈。鍾惠也透露了家事,自己的公爹是海上的巡邏員,每次海鷗低空飛翔在海面,預示著天空將變、雨天來臨。林緒之問鍾惠是不是父親還在人世,鍾惠被問得一時語塞,不知如何應答。林緒之想起曾聽林小鷗說起有一個面目皆非的爺爺非要逼著鍾惠錄製視頻,她問鍾惠30 年前的縱火犯到底是不是她,鍾惠否認了,其實她到家後,屋裡就已經燒起了大火。林緒之找回一些記憶,好像那時她看到屋裡失火了,隨後就爬出來了一個渾身是火的人。想到這裡,林緒之突然感到崩潰,鍾惠立刻抱著她,努力讓她平靜下來。

郭躍接到了父親的電話,告訴他最近的調查進展,曾經有人在大連看到從穆靜家的後窗跳進去一個人,此外,父親囑咐他別忘去醫院檢查身體。和父親通完電話,郭躍回想起往事,那是一個晚上,他去追捕一個搶包的壞人,對方手持匕首對抗,郭躍在與他的對打中被匕首刺傷,從此沒有了生育能力,難怪他對兒童失蹤案如此上心。

尚武還是在家裡熱衷於打遊戲,穆靜魂不守舍地問他到底找到沒有林小鷗的下落,尚武把一段遊戲的視頻讓她看,裡面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尚武告訴穆靜裡面的人就是林緒之,她用了音頻轉換器把聲音變成了男聲。最早他們是在遊戲中認識,她給尚武發照片的同時,在文件包裡設置了定位追蹤的插件,結果被他識破,於是他將計就計,重新設計了定位追蹤,反而找到林緒之的位置。所以他得知現在林緒之已經買了去米蘭的機票,即將帶著林小鷗坐上航班。穆靜坐不住了,本能地想要找回林小鷗。尚武將她一軍,出國不是正好讓女兒過幸福的生活嗎,穆靜一下子被問住了,下意識地說自己是林小鷗的生母。尚武譏笑她謊話說得時間長了連自己也會信以為真。

林緒之為了出國,她找到穆靜,要求把林小鷗的身份證交出來,穆靜求證林緒之是否真想帶著林小鷗出國。林緒之給穆靜看了林小鷗被虐待的視頻,希望她能清醒地重新認識尚武,她敢斷定上次穆靜家裡發生的火災正是尚武所為,尚武最終難逃法律追究,穆靜也會被他連累,一旦穆靜被抓走了,林小鷗將無處安身,穆靜聽後深受觸動。

穆靜回到住處,在門口偶然聽到尚武和李澤的談話。只聽李澤問尚武虐待林小鷗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尚武怪聲怪氣地說只怪林小鷗投胎沒有投好,不該做穆靜的女兒,過去的時候,穆靜為了林小鷗向他求饒,他覺得非常刺激。可是現在穆靜無動於衷了,他便覺得索然無味。後來出現了林小鷗突然失蹤,再次引起穆靜苦苦哀求,希望他能幫助找到林小鷗,尚武又重新找回興奮。

 

第18集尚武對穆靜進行報復 袁玲同鍾惠冰釋前嫌

獵人的快感源於追逐獵物,最刺激的往往不是結果,而是過程。尚武和李澤正因為這份堅定的一致,所以才會成為同類,穆靜曾為愛情趨從,但現下卻悔之晚矣,面對兩個喪心病狂的變態,原始恐懼只會愈發強烈。穆靜想誘引尚武自投羅網,然而尚武早已識破她的計謀,背叛的下場通常很慘,所以未來將有怎樣傷害,無法預料,不敢設想。

由於鑒證科已從微波爐爆炸後的殘留錫紙上採集到男性基因,當前首要任務便是盡快抓捕尚武歸案,如此方能進行比對。田放通過電視新聞背景發現林緒之汽車蹤跡,他假裝以看海鷗為借口,隨即給林果之打去電話,希望耿平父親在交管局定位。

郭躍和同事還在蹲點監守,聽聞田放匆忙離家,忽然想到他在早上看電視時的詭異表情,於是立刻拿出手機翻找新聞回看,果然發現問題關鍵,當即前往交管局盤查。此時林小鷗正從鍾惠口中探尋林緒之童年往事,鍾惠細細道來,談到有趣之處,不免會心一笑,更讓坐在電腦旁的林緒之有所觸動。

林亦之已經成為母親,性格雖說不算完美,但也比以前好上太多,不僅懂得珍惜和責任,更不會拘泥於亂墜天花的男女之情,如果說曾經想嫁給蔣國棟是因虛榮心作怪,可她現在更願意將重心放在孩子身上。袁玲欣慰女兒逐漸成長,同時尊重她的任何決定,就當還要繼續叮囑一二,突然接到鍾惠打來的約見電話。

見面地點定在咖啡廳內,袁玲趕忙搭乘飛機前往大連,待得倆人再度見面,鍾惠直接說明原意,希望袁玲能夠將林緒之帶走。前半生的鍾惠已經背負太多罪孽,她錯過女兒成長,亦難以做出彌補,林緒之和袁玲的感情依舊很深,之所以衝動離開,除了想要保護林小鷗,更害怕連累家人。得知實情真相後,袁玲跟著鍾惠來到藏身住所,林緒之雖有瞬間無措,好在母女二人很快冰釋前嫌,老中幼三代人,就在這一方花園裡,享受著短暫美好時光,袁玲和鍾惠從前的幾十年恩怨,彷彿就在此刻消散。

李澤從房車下找到監聽器,尚武通過特殊手段,故意將穆靜虐待穆蓮生的視頻發佈網絡,然而視頻一經播放,輿論風波大起,同城群眾聚集在酒吧門口拋擲酒瓶,欲行暴力。郭躍及時出面制止,田放則從後門鑽進酒吧內,看著抱膝痛哭的穆靜,忍不住怒聲斥責。

田放原以為她只是因為貪戀尚武半點溫暖才會犯下糊塗,即便面對穆蓮生遭遇也假裝視而不見,但沒曾想穆靜的所作所為猶如始作俑者,不但縱容他人傷害,甚至自己也在女兒心中留下灰暗陰影。穆靜苦苦哀求,希望警方能將尚武判處死刑,隨即又把U盤交給田放,想讓林緒之帶著女兒離開,恰巧此時,田放收到林果之發來的短信,從而得知林緒之詳細地址。

 

第19集田放告白林緒之被拒 林緒之約見李澤尚武

傷害一旦造成,如同破鏡無法重圓,林緒之難以改變的事實真相,就是她親手毀掉母親的人生。以往的三十年裡,記憶通常都被空白填滿,可從何時開始,林緒之不再過度依賴尋找,大概是在得知鍾惠身份的那刻,亦是與穆蓮生相遇說起。

田放通過地址找到林緒之汽車,由於沒有見到本人,索性坐在車旁睡著,林緒之無法理解他為何非要捨命相助,或許就連田放自己也都沒能想通到底出於什麼目的。兩個不顧安危的單身男女,明明年紀不小,卻照樣有著年輕人的衝動,時間一久,總會產生莫名的情愫,還有惺惺相惜。

林緒之願意將內心封閉,因為她曾親手點燃照片,田放善於公佈真相,但始終不忍傷害眼前驚於噩夢的女人,他忍不住伸手撫摸林緒之的臉龐,最終仍是沒有抑制內心悸動,與她互擁而吻,癡迷眷戀。

雖然穆靜主動到警局自首,但是郭躍想要深究視頻背後的真正故事,他堅定認為穆靜即便因有一時犯錯,終究不會將女兒置於死地,畢竟穆蓮生只是年僅七歲的孩子,過早背負著惡毒,還要四處躲藏,擔驚受怕。穆靜思前想後,主動坦白尚武藏身所在,等到警方火速前往,結果發現房車早已廢棄,徒留人去車空,毫無蹤跡。

田放愛上了林緒之,也想要和她互相陪伴,哪怕最後流離失所,四處顛簸,至少不再孤身一人。然而林緒之想到外面還有兩個惡魔蟄伏於黑暗,為了保護田放安全,寧願默默抗下所有,對他絕情回應,刻意疏離。自從林緒之離開後,田放獨自待在賓館多日,郭旭檢查田放背包,循著定位找去,見他一改往昔意氣風發,反倒顯得略有頹廢。

對於穆蓮生的線索追查,田放決定徹底放棄,他表示既然穆蓮生想做林緒之女兒,那便由她選擇,哪怕是個未成年的孩子,仍舊擁有獨立人格和主張。郭躍認為田放是被林緒之灌下迷魂湯,已經失去基本判斷,不免有些失望。

林緒之提前為鍾惠準備好所有銀行卡密碼以及護照,隨後便找借口出門,鍾惠在收拾房間時察覺異樣,立馬打電話給郭建民,希望警方能夠找到林緒之,以免遭遇不測。

與此同時,林緒之按時前去赴約,尚武急於詢問穆蓮生下落,而李澤則以慈父形象示人,用著最溫柔的語氣和微笑去撕扯林緒之過往傷疤。一根火柴,一堆照片,最終照片化作火焰,無情地吞噬著房門,以及房門內那位被稱之為父親的男人。

李澤以為這段控訴會讓他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可是林緒之完全帶著赴死執念而來,她掏出匕首,嚇跑尚武,震驚李澤。林緒之主動將匕首遞給李澤,同時希望他能親手了結這個仇恨三十餘年的親生女兒,還記得當初父女倆看過一部「哪吒鬧海」的電影,其實電影本身並不精彩,只有結局引人反思,因為哪吒的解脫不是成神,而是選擇——割肉還母,剔骨還父。

 

第20集郭躍率人抓獲林緒之 李澤交代縱火案真相

李澤大概從未料到,當年那個稚嫩的女兒,如今卻有著如此複雜多面,從她故意出現在電視畫面裡,再到後面聯繫林果之,從而讓田放找到自己,所有的計劃只為幫助鍾惠爭取逃離時間。警察根據田放揣測,順利趕往現場抓捕李澤,只是現場並曾發現尚武蹤影,而被繩之於法的李澤一反常態,連連驚歎女兒青出於藍。

林緒之終被帶上手銬,鍾惠與林小鷗的遠途安排也未能如願,田放落寞地守在審訊室外,心中既是矛盾,又有擔憂。鍾惠企圖攬下所有指控,奈何林緒之已經交代前因後果,她想成為林小鷗的母親,想讓林小鷗擁有幸福,可恰恰就是這份供詞,完全超出解救孩子脫離被虐待的範圍。

郭躍自認辦案以來公正無私,但當面對如此局面,仍是心有不忍。林緒之蜷縮在拘留室床上,朦朧之中彷彿聽到林小鷗在叫自己媽媽,她一把將其抱住,可惜回過神來,撲個空懷。袁玲委派律師過來交接,力求達成最好結果,然而林緒之無心案情,只想詢問林小鷗情況。

由於穆靜被抓,林小鷗身邊再無親人,田放只能幫忙聯繫福利院。此時他正帶著林小鷗坐在前往警局的出租車上,林小鷗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內心卻比誰都透徹,她默默看向窗外,強忍眼眶淚水,記憶中閃過無數畫面,皆與林緒之有關。

穆靜等在審訊室良久,終於見得女兒一面,林小鷗的抗拒讓她格外痛苦悔恨,同時徹底明白再也無法回到從前。穆靜叮囑林小鷗不忘初心:「記住喜歡的事情,忘記討厭的事情」,她這個母親不配擁有林小鷗的回憶,只有徹底忘掉,才能重獲新生。

三十年前那起火災案存在太多疑點,郭建民如今已從現場找到不少重要證據,李澤看著那張膠卷底片,難掩激動心情,因為底片上的女人是他妻子,一個每日遭受變態凌辱的可憐母親。

李澤喜歡抓拍妻子和女兒的各種驚恐瞬間,他認為這是人性與真實,是人們喜歡用笑臉偽裝的齷齪和陰暗。正是因為這些照片,鍾惠每日飽受折磨,哪怕看到相機也都表現出焦慮緊張,家庭的氛圍使得林緒之感到壓抑,她以為燒燬照片就可以擁有溫暖,沒曾想依舊無法阻擋悲劇的誕生。

警方通過詳細調查,發現案發現場其實藏有兩處起火源,這也就意味著縱火之人尚未確定。李澤想和家人見面,林緒之索性陪著母親走進審訊室,一家三口歷經變故再度團聚,既沒有慰問關心,也毫無融洽氣氛,直到問及火源時,李澤索性坦白當初是因不慎打翻CD液,導致點煙火柴掉落,從而引起火災。

時隔三十餘年的真相曝光,郭建民終於彌補遺憾,李澤的確自作自受,但他仍舊認為在這個家庭裡,沒有絕對的壞人,也沒有絕對的好人,如果不是這對母女起了殺心,怎會一個失憶,一個認罪。

郭躍見情況不對,趕忙率人帶走李澤,臨行前,李澤眼眶微紅,嗓音嘶啞乾澀,他哀嚎著孤獨,希望林緒之能夠時常到監獄裡探望。最終林緒之不堪折磨,撕心裂肺地瘋狂尖叫,她恨不得立刻撲上去,將他全身的肉活剮下來才算甘心。

這個如同來自地獄的魔鬼,將她和母親的人生完全毀掉。

 

第21集福利院發現小鷗失蹤 逃犯尚武綁架林果之

就如李澤所言,這個家庭裡,沒有絕對的壞人,也沒有絕對的好人,林緒之雖然不是縱火兇手,但她仍舊飽受著內心的審判,活在自我懷疑之中。高山始終不明白林緒之作為農業大學高材生,為何偏偏來到網絡公司工作,那是因為她曾有過不堪回首的經歷,關於研究所,關於雲南而來的交換學者。

林緒之愛上這個學者,但卻發現對方早已結婚,直到某天拍下學者再度出軌的照片,她懷著被騙的憤怒郵寄照片,學者的妻子患有嚴重抑鬱,因為此次事件,繼而選擇自殺。沒有誰知道這個秘密,田放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林緒之將過錯歸咎於愛,以至於她不敢再愛,也許某天心結終會打開,但至少不是現在。

由於鍾惠患有癌症未治,醫師希望能夠盡早住院,林緒之好言勸說無果,最終只得作罷。袁玲生日將要到來,特讓林果之給大姐送去松木,謊稱想要房子模型,實則是想圓回林緒之的搭建夢想。耿平幫忙整理時隨口提及要帶林果之見父母,林果之本無結婚打算,當場和耿平爭吵起來,幸得袁玲及時勸阻。

自從穆靜和李澤被抓後,尚武整日東躲西藏,廢品站老闆早前提供罪犯線索立功,故在街上與好友吹噓一番,沒曾想就是因為呈口舌之快,才給自己招惹麻煩。尚武想要滅口,於是先將廢品站老闆綁在屋內,隨後踩點跟蹤林果之,趁其不注意迷暈。

起初林果之自覺白天太過衝動,索性約他在餐廳見面,結果耿平久久沒能等到林果之,就連電話也未打通。林緒之收到尚武短信及照片,當即匆忙驅車前往,恰巧此時林小鷗因為許久沒見林緒之,最終耐不住想念,偷偷背上書包從後門溜走。

福利院宋阿姨發現林小鷗失蹤,趕緊通知郭躍和田放,倆人詳細排查,發現林小鷗離開時正值電閘中斷,所以監控並非留下有用記錄,只不過通過現場丟失物品,堅定推測林小鷗應是去找鍾惠。

耿平通過手機定位追蹤來到廢品站,他在窗外看到女友被綁,而尚武則躺長椅上悠閒看著電視。林緒之匆忙趕來,倆人簡單商討一番,決定讓耿平盡快聯繫郭躍,而林緒之則去面見尚武,試圖穩住局面。

尚武看到林緒之隻身上門,笑她能將親生父親送進大牢,卻為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孩累及自身。林緒之強作鎮定,尚武卻想和她做個遊戲,看看廢品站老闆和林果之倘若腦袋套上塑料袋,到底誰能先被憋死。

與此同時,林小鷗依照iPad上的地圖導航找到理髮店,鍾惠驚訝她從福利院偷跑出來,剛要聯繫宋阿姨,林小鷗立馬抱住她,表示自己太想奶奶和媽媽。鍾惠深受感動,答應等林緒之回來後再做打算。田放和郭躍突然到訪,鍾惠趕緊將林小鷗藏在房中,三人聊上沒幾句,郭躍收到耿平短信。

 

第22集田放成功牽手林緒之 林小鷗擁有幸福家庭(結局)

曾有人說過,上帝沒辦法無時無刻都在,所以創造了母親。尚武的陰暗面源於童年不幸,但他卻將當前困境歸咎於林緒之頭上,甚至想要把自身的痛苦發洩給他人。

眼前的男人徹底陷入瘋狂,林緒之唯一能做的,只有分散他的注意,並讓耿平趁機偷襲。尚武頭部猛遭酒瓶重創,應聲倒在血泊之中,林果之因此獲救,幾輛警車陸續趕來,林緒之向郭躍點頭示意,郭躍則從心底對她佩服。

如今林果之已經脫離生命危險,林緒之精疲力盡地重回理髮店,還未稍作喘息,就見林小鷗從對面撲來,緊緊抱住自己,口中喃喃叫著媽媽,哭喊著不想再回福利院。鍾惠看著傷感,但林緒之歷經多事更有分寸,她因目前尚未完結案情,實在不宜留養身邊,為讓林小鷗能夠接受更為專業照顧,不得不忍痛將其送回福利院。

臨行前夕,林小鷗努力隱藏情緒,然而想到將與母親分別,終究難忍哽咽,含淚詢問林緒之為何不要自己。林緒之表示即便目前暫時分開,母女關係永不改變,她永遠是林小鷗的媽媽,也永遠會陪伴林小鷗長大。

前往福利院的路上,林小鷗認真看著窗外風景,她和林緒之哼著熟悉的歌謠,倆人始終保持微笑。又是這座福利院,只不過院中多出兩把搖搖木馬,林小鷗和林緒之坐在木馬上,面對面說著彼此的開心事,從清晨說到日中,從日中聊到午後,直至太陽西斜,木馬上的人已經離開,林小鷗仍舊流淚述說,彷彿媽媽就在眼前。

林亦之照常去醫院找周醫生孕檢,沒曾想蔣國棟提前等在門口,面露愧色,希望還能和林亦之再做朋友。林亦之彷彿一夜之間成熟許多,對於以往恩怨未再計較,甚至拉著他到房間查看胎兒情況。畢竟兩個人曾經因緣相識,為愛相戀,即便最終沒能步入婚姻殿堂,但依然無法抹去蔣國棟就是孩子父親的事實。

鍾惠與袁玲成為好姐妹,林緒之在家裡起到推動作用,她和林亦之攤開心扉,冰釋前嫌,林果之也徹底接受耿平求婚,所有人都往好的方向發展,大家如同緊密的關係網,牢牢將親情扣住。

郭躍即將要回大連歸隊,他知道田放對於林緒之一往情深,所以特地提醒他如果按照法律規定,單身是不允許領養孩子。鍾惠聽聞李澤在獄中病危,希望求見一面,然而她卻果斷拒絕,表示自己從不認識此人。

林緒之安心回到工作崗位,她和高山一同賣掉房子,籌備「愛心媽媽」的公益項目,希望通過傳播來呼籲社會關注失親孤兒,即便單身也可以嘗試接觸,讓彼此互相治癒,互相陪伴。好在高山眼光毒辣且經驗豐富,沒過多久便將項目開辦的風生水起,名聲越來越大。

與此同時,林小鷗也在福利院中結識許多夥伴,雖然偶爾懷念媽媽,但她知道,無論自己長到多大;無論身處何方;論怎樣變化,林緒之都會如同候鳥一樣,守護,思念,重逢。她是穆蓮生,也是林小鷗,是林緒之的女兒,也是她未來的延續。

海邊,田放親自為大家點放煙花,福利院的孩子們興高采烈,林緒之則拉著林小鷗來到田放身邊。田放深情凝望林緒之表達愛意,而林緒之亦在回眸中展露微笑,林小鷗站在二人中間,幸福且又甜蜜。

【圖片cr:不完美的她,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548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