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師爺請自重】結局.分集劇情11~26



師爺請自重》劇情改編自酒小七小說《調笑令》,講述古靈精怪的富家女譚鈴音機緣巧合下結識男神縣令唐天遠,一對歡喜冤家鬥智鬥勇攜手破案,維護正義並收穫愛情的故事。

師爺請自重




 

【相關文章】

師爺請自重~分集劇情1-10

 

【分集劇情】 

第11集唐天遠輕吻譚鈴音,譚鈴音親自下廚

鄭少封發覺了唐天遠對譚鈴音情不自禁的關心,唐天遠一臉的不自然加以掩飾,恰好這時譚鈴音過來找唐天遠,她想讓唐天遠跟她試下其他話本子裡的戀愛情節,可唐天遠卻故作高冷地拒絕,譚鈴音有些悶氣地剁腳離開。

朱大聰讓周如意幫他挑一份禮物,他想討譚鈴音的歡心,周如意幫朱大聰挑了一份手鐲,而唐天遠則向鄭少封取經,想要討回譚鈴音的開心。譚鈴音因白天被唐天遠拒絕而大感難過,她想到酒鋪買醉,卻偶遇了女裝的周如意,二人一同偷偷來到唐天遠的酒窖,譚鈴音往酒壺中加了她自己自釀的苦瓜汁,準備讓唐天遠嘗嘗苦澀的滋味,正在譚鈴音努力加苦瓜汁時,周如意暗中盜走了譚鈴音髮髻上的同心簪。

次日,唐天遠向譚鈴音道歉,可譚鈴音卻拒不消氣,二人來到河邊,唐天遠發現了譚鈴音戴在手上的手鐲,他頗為吃味地讓譚鈴音摘下,譚鈴音卻賭氣地不肯聽從唐天遠的話,二人推搡之間不慎滾落入一山洞,發現了眾多骷髏和黃金,唐天遠猜測他們是誤打誤撞進了桑傑採礦的山洞。

鄭少封送了一方自己織的手帕給周如意,手帕上的鴛鴦雖然十分笨拙不成樣,可周如意還是感動於鄭少封的心細,收下了鄭少封的手帕。之後,鄭少封知曉唐天遠和譚鈴音消失不見,他匆忙帶人搜尋,將掉落山洞的譚鈴音跟唐天遠解救上來。回府後,唐天遠將自己為譚鈴音準備的驚喜展示出來,他非但為譚鈴音準備了兔兒燈,更是將她話本裡的情節都投影到了紙上,譚鈴音心底意外感動,而唐天遠發現了暗處正在偷聽他們講話的周如意,故繼續跟譚鈴音演起了一出恩愛戲碼,輕吻了譚鈴音的額頭。

銅陵的孫員外家中接二連三丟失黃金,還投河自盡,此案報到官府,唐天遠倍感蹊蹺,他率全衙的人到河邊捕撈孫員外的屍體,可一整天下來一無所獲。 回到縣衙後,譚鈴音因唐天遠在河邊受了些風寒,故親自下廚做飯,準備為唐天遠補一補,剛好書社明天也要重新開張,她要搬回書社住,這頓飯正好感謝全縣衙的人。譚鈴音的心意令縣衙的人都備感溫暖,只不過譚鈴音幾道菜色過於另類,所有人都不敢下嚥,包括她親自為唐天遠準備的補湯。看著所有人都不敢吃喝的模樣,唐天遠也不敢下嚥,他想推托掉這碗補湯,譚鈴音卻讓所有人都必須吃下她所做的菜,香瓜暗中將唐天遠的補湯倒掉,唐天遠逃過一劫,可縣衙裡的其他人卻少不了跑茅房的難忘經歷。

第12集鄭少封感動周如意,譚鈴音為唐天遠熬補藥

鄭少封到藥館抓藥,他意外碰到了妙生樓過來的小廝,聽聞周如意生病了,鄭少封急忙拉著大夫過來醫館治病。周如意的身體之狀猶如中毒,大夫也沒有把握治好周如意,周如意醒來時臉色不佳,只趕走了眼前幾人,不願意多談自己的病情。鄭少封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拉住了大夫,在得知周如意的病並不是不能治,而是需要試藥時,他準備親自為周如意試藥。

唐天遠準備給譚鈴音一份驚喜,他在得知譚鈴音話本裡有送花的情節,故在書社門口擺了一堆菊花,想效仿話本裡送花的情節。譚鈴音看到一堆菊花臉色不悅,唐天遠還沒有察覺到其中不妥,一直站在雨中等著譚鈴音回應。譚鈴音看著周圍圍觀的百姓,她還是忍不住地放下一切,上前緊抱著唐天遠,唐天遠一邊抱著譚鈴音一邊對譚鈴音說著心裡話,譚鈴音一臉嬌羞地埋在了唐天遠的懷中。

宗應林的眼線前來找周如意,他給了周如意一份解藥,這份解藥能解周如意一時的毒,如今銅陵的孫員外已經跑了,宗應林料定孫員外一定會回來投靠唐天遠,故要求周如意想辦法讓孫員外閉嘴。周如意迫不得已只好接了宗應林的這個任務,她臉色惆悵之時得知鄭少封正在廚房親自為她做飯,心底裡再次被鄭少封感動,雖然鄭少封從來沒有做過飯,可他卻為了周如意一次次地努力著。

孫員外暗中來妙生樓找唐天遠,他給了唐天遠五千兩銀票,希望唐天遠不要再查礦井之事。唐天遠開口就是問起黃金案的事情,二人的談話被門外的周如意聽到,周如意暗中在二人的飯菜裡下了藥,唐天遠還未從孫員外口中問出什麼,孫員外便吐血而亡。唐天遠料定孫員外吃的桃花羹有問題,他讓鄭少封徹查桃花羹一事。

京城的滿大夫過來給唐天遠調理身子,唐天遠讓滿大夫先行瞞下他身份的事情,譚鈴音從滿大夫口中知道唐天遠有隱疾,她料定唐天遠定是那方面有難言之隱,故在晚飯時為唐天遠端上了一碗滋腎補陽的湯藥,全縣衙的人都一副嘩然模樣,沒有想到二人已經親密到了這個地步。不料,唐天遠喝完湯藥之後立馬跑了茅房,滿大夫看到碗裡的食材後才知道誤會大了,唐天遠並不是那方面有難言之隱,而是前幾年患有熱秘之症。

譚鈴音知道自己的誤會後,她端來了滿大夫熬的藥,親手喂唐天遠喝藥,唐天遠再次向譚鈴音解釋自己的隱疾並非那方面,二人感情在不知不覺中升溫。與此同時的另一邊,周如意拿著藥過來質問宗應林,她分明說過不替宗應林殺人,這包藥也說好只會讓人失聲,可這包藥卻奪走了孫員外的命。

 

第13集譚鈴音遭誣陷,眾人奔赴池州救譚鈴音

周如意不願意替宗應林再辦任何草芥人命的事情,哪怕宗應林以她的性命相威脅,周如意也不願再做傷天害理之事。宗應林深知周如意的脾氣,他以銅陵全縣衙的人來威脅周如意,令周如意不得不聽他吩咐做事。

次日,鄭少封來妙生樓尋周如意,看著周如意一副世態炎涼的模樣,他出言開導周如意,並再次對周如意表明真心,於他而言世間最美好的便是周如意,他願日日夜夜呆在周如意的身旁,陪著周如意。另一邊,譚鈴音在街上發現了一身懷墨刑痕跡的男子,這個墨刑跟礦洞裡死去的屍體一模一樣,故她匆忙回縣衙向唐天遠稟報。唐天遠得知譚鈴音跟身懷墨刑的男子發生了點衝突,他出言關心譚鈴音,讓譚鈴音遠離這些危險之人。

縣衙裡傳來妙妙生遇刺身亡的消息,池州官府的人也來到銅陵縣衙,稱翰墨印社的劉公甫昨夜遇刺身亡,經過池州官府的調查,發現兇手藏於縣衙裡,她就是縣衙裡的譚鈴音。池州官府的人言之鑿鑿,譚鈴音辯解不得,唐天遠只問了譚鈴音一句信不信他,得到了譚鈴音肯定的回答,唐天遠讓譚鈴音跟著池州官府的人離開,心底裡已有救譚鈴音之法。譚鈴音前腳剛被帶出衙門,後腳鄭少封便攔下了池州官府的人,周如意更是怒氣砍斷了譚鈴音身上的枷鎖,不肯讓譚鈴音受此冤枉,二人人微言輕,雖然有想解救譚鈴音之心,可到底還是奈何不了池州官府的人,只能眼睜看著譚鈴音被帶走。

鄭少封臉色焦急過來廚房找唐天遠,可唐天遠卻一臉淡定神色,他沒有救譚鈴音的意思,故鄭少封準備自己先去池州救譚鈴音,他出門之時遇到了女扮男裝的周如意,他跟周如意提起他要去妙生樓跟故人道別,周如意為怕自己的身份暴露,只好匆忙帶著女裝趕到妙生樓見了鄭少封一面,鄭少封當面向周如意道別,哪怕周如意不在乎他的道別,他也想讓周如意心安。與此同時,妙妙生也得知了譚鈴音被抓,他帶上了譚鈴音親手寫的手稿和話本,準備趕往池州。

縣衙裡,唐天遠準備上池州救譚鈴音,香瓜不願意唐天遠為了譚鈴音得罪宗應林,她打從心底裡認為譚鈴音只是一個跟他們不相關的人,唐天遠不可能會一輩子留在銅陵的。唐天遠聽完香瓜的話後眉頭緊皺,他明確告訴香瓜,譚鈴音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不相干的人,而是這二十幾年來唯一一個想要留在身邊的人。這番話並沒有被譚鈴音聽到,譚鈴音此時正身處池州府的大牢中,牢裡的慘淡生活令譚鈴音備感不適合,可譚鈴音還是機靈鬼怪地利用自己說書的能力疏通了牢獄裡的捕快,讓自己的生活好過點。

譚鈴音在牢獄裡遇到了桑府的廚子,只見他被打成重傷,他奄奄一息之際準備將得知私采黃金案線索之人告訴譚鈴音,可他還未將人名寫出來,便在譚鈴音面前口吐鮮血而亡。與此同時,唐天遠已經趕到池州,他夜訪劉公甫家,暗中查驗起了劉公甫的屍體,認為其中甚是蹊蹺。

第14集唐天遠救譚鈴音,二人正式走到一起

唐天遠夜探池州知府,只為見譚鈴音一面,譚鈴音因話本子而牽扯出的這麼多人命而倍感難過,她在唐天遠表面將自己的脆弱都表面出現,依靠著唐天遠的肩膀。唐天遠能看出來譚鈴音的害怕,他知道自己委屈了譚鈴音,但他向譚鈴音保證自己一定會救出譚鈴音,讓譚鈴音名正言順地走出這個門。分別之時,唐天遠低頭親吻了譚鈴音的唇瓣,二人因這次的事情而感情升溫,唐天遠也認知到了自己對譚鈴音的感情。

次日,譚鈴音被提審公堂,池州知府呈上譚鈴音之前所掉落的同心簪為證據,再加上劉公甫的妻子作證,想要讓譚鈴音當堂伏法。譚鈴音拒不認下這個莫須有的罪名,朱大聰按照唐天遠的吩咐在這時擊鼓鳴冤,他呈上譚鈴音的手稿,力證譚鈴音的清白,她從來都沒有盜劉公甫的手稿佔為己有,更不可能殺害劉公甫,宗應林哪會聽朱大聰的話,他巧言辯駁了朱大聰,並從朱大聰口中得知譚鈴音曾經跟劉公甫發生過口角,乾脆當場下令想判譚鈴音秋後斬首。

眼見令牌就要落地,唐天遠及時出現阻止了宗應林,他帶來了劉公甫的屍體,以劉公甫屍體的傷痕證明了譚鈴音的清白,令宗應林無話可說,當場釋放譚鈴音。譚鈴音無罪釋放,唐天遠知道譚鈴音的心結,她帶著譚鈴音來見她的讀者,譚鈴音臉上逐漸被笑容填滿,她將自己是妙妙生的身份公佈於眾,並當場向唐天遠表白,二人終地正式走到一起。

唐天遠跟周如意因押解人犯而晚回縣衙,譚鈴音帶著全縣衙的人到妙生樓一聚,所有人在譚鈴音的慫恿下喝得酩酊大醉,周如意回到縣衙時,鄭少封喝得大醉,他緊抱著周如意訴說著他的單相思之意,周如意對鄭少封何嘗無情,她不忍鄭少封如此難過,故提點著鄭少封追自己,而唐天遠回衙時看到喝得大醉的譚鈴音,心底頗為無奈,眼底裡卻滿是寵溺的愛意。

鄭少封帶著周如意外出打獵,可卻遇到了大雨,二人到山洞躲雨,還一同打了一隻野雞吃。周如意有心將想自己的身份告訴鄭少封,可她百般試探鄭少封,還是決定先隱瞞自己的身份。

銅陵縣安然無事,可周邊卻有眾多災民,譚鈴音想為唐天遠分擔,故在妙生樓施粥行善,救濟災民。妙生樓施粥引起一陣騷亂,譚鈴音到妙生樓查看情況,在得知朱大聰給災民施的粥都只是表面功夫的湯水而已,她心底氣憤,進妙生樓跟朱大聰理論了一番,並讓所有災民進妙生樓吃飯。

 

第15集譚鈴音知曉唐天遠真實身份,拒絕唐天遠

唐天遠跟譚鈴音親密無間的模樣被譚清辰撞見,譚清辰單獨跟唐天遠談話,他認為唐天遠沒有本事保護好譚鈴音,而且譚鈴音一直喜歡的是唐天遠,聽到譚清辰提起唐天遠的名字,唐天遠只好亮出自己的真實身份。黃金案牽扯眾多,譚鈴音一知半解便已屢陷險境,譚清晨如今已經知道唐天遠的身份,可還是希望唐天遠能夠先瞞著譚鈴音,一方面是因為他知道譚鈴音接受不了唐天遠隱瞞身份的事情,另一方面是他不想讓譚鈴音陷入險境。

周如意想跟宗應林一刀兩斷,宗應林卻設法將周如意帶來,他將調解周如意身子的藥交給了她,並給了她一瓶無色無味的毒藥,稱只要這件事情過了,他便願意放了周如意,從此以後他跟周如意再無任何關聯,周如意緊捏著手中的這瓶毒藥,心底裡不知做何選擇。

譚鈴音執意要跟唐天遠在一起,譚清辰暫瞞了唐天遠的身份,唐天遠卻為此陷入煩惱中,深怕譚鈴音得知自己的身份後會不肯原諒自己,他向衙役委婉地咨詢了此事,在聽到衙役的回答後,唐天遠更加心慌,深怕譚鈴音真的會不原諒自己。

周如意告假,譚鈴音過來妙生樓臨時扮演舞姬,唐天遠跟朱大聰兩大情敵面對面相見,二人都看彼此十分不爽,只目光轉向舞台欣賞著譚鈴音的舞蹈。譚鈴音在空中舞動著,可布條卻突然斷開,眼見譚鈴音即將摔倒,唐天遠連忙上前抱住了譚鈴音,二人得到了一片喝彩跟祝福。隨後,二人一同逛夜市,唐天遠為譚鈴音買了髮簪並親自為她戴上,二人感情越發親密。

次日,唐天遠在院子裡教譚鈴音扎馬步練武,他想讓譚鈴音有足夠的本事保護自己,生怕譚鈴音再遇到流氓。譚鈴音自小嬌生慣養,她不是練武的角色,看著譚鈴音十分煩悶的模樣,唐天遠決定帶著譚鈴音外出打獵。

銅陵衙門,一女子擊鼓鳴冤,稱自己的夫君逃婚,想請唐天遠主持公道。唐天遠跟譚鈴音正在院子裡,譚鈴音得知了衙門門口的事情,她自告奮勇,過來為女子解決麻煩,可一到門口才知道,原來此女子名叫江暮春,她是唐天遠的未婚妻,而唐飛龍就是唐天遠。

譚鈴音接受不了事實而跑開,唐天遠過來書社找譚鈴音,但譚鈴音卻拒見唐天遠,譚清辰也希望唐天遠能夠給譚鈴音一些時間,唐天遠站在雨中背影落寞。與此同時的另一邊,周如意以周縣丞的身份回到縣衙,她一回到縣衙,鄭少封就向她問周如意的事情,鄭少封對她的關心她都看在眼裡,她心底裡何嘗不感動,只是她更明白她跟鄭少封之間的距離,只怕二人這一輩子都不可能。

 

第16集唐天遠拒絕江暮春,譚鈴音被劫

江暮春跟唐天遠並無任何婚姻關係,她口中的未婚妻只是她跟她父樣的一廂情願而已,唐天遠並不接納江暮春,也不打算留江暮春府中居住,可江暮春到底是女兒家,她的臉面較薄,唐天遠考慮到江暮春,只好讓她暫住縣衙。

鄭少封突然流鼻血暈倒,周如意匆忙為鄭少封請來大夫,這才得知鄭少封一直在為她以身試藥,導致自己身中多種毒藥,她心底裡滿是感動,卻不能向鄭少封表明心意和身份。

江暮春留住在縣衙裡,她非但沒有任何大小姐脾氣,更是親自為衙役們做糕點、補衣裳,想讓衙門裡的人都接納她。經過一整夜徹想,譚鈴音這才想清楚重新踏進衙門,唐天遠也向譚鈴音說清楚隱瞞身份的原因,雖然譚鈴音不再生唐天遠的氣,可衙門裡所有人的心都偏向江暮春,再加上香瓜對她的冷嘲熱諷,譚鈴音心底煩悶,對唐天遠置之不理。

唐天遠查出搶孫府黃金的人正是桑傑的家丁老鐵,

譚鈴音到妙生樓吃飯,她鬱鬱寡歡, 朱大聰一直陪在譚鈴音的身邊,譚鈴音想讓朱大聰死了娶她的心,二人義結金蘭,朱大聰苦笑出聲,他一心想娶譚鈴音,可譚鈴音卻只想和他當姐妹,他知道譚鈴音這時的難受,但他的難受又怎麼會輸給譚鈴音,同樣因這段感情而難過的還有江暮春,江暮春就如同他一般,他希望譚鈴音能夠多諒解一下江暮春。譚鈴音本是想過來這裡簡單吃頓飯,聽完朱大聰的話,譚鈴音心底更加煩燥,起身離開了妙生樓。

江暮春向唐天遠表明心意,她百般獻慇勤,想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能夠一直陪著唐天遠,成為唐天遠的妻子。唐天遠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江暮春,不是江暮春不可以,是這世上除了譚鈴音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他的心早已經給了譚鈴音,再也容不下其他人。

譚鈴音在街上被鳳凰寨所劫,她醒來之時對身邊的情況倍感不解,更何況鳳凰寨的人還想要她留在寨中當山中第一女大王。正在譚鈴音不解之時,段風出現在了譚鈴音的視線裡,稱自己是她的夫君,而段風正是之前身懷墨刑之痕的男人。

 

第17集段風欲強娶譚鈴音,朱大聰被擄

譚鈴音被段風綁到鳳凰寨,段風要定了譚鈴音,不管譚鈴音同不同意嫁給他,明晚都是他們的成親之日。譚鈴音被關在房裡,桑傑的管家老鐵也來到鳳凰寨裡,他知道譚鈴音的身份,警告段風不要因為一個女人引火上身,段風年少輕狂,根本沒有將老鐵的話放在心上。

妙生樓裡,叢順過來將唐天遠的真實身份告知周如意,原來叢順一直都是宗應林埋在縣衙的暗線,而唐天遠也知曉了譚鈴音失蹤一事,他立即派人尋找,衙門的人在鳳凰山腳下找到了譚鈴音的一隻鞋子,而鄭少封一邊派人找譚鈴音時也把自己這陣子所有的積蓄都交給周如意,這是他辛苦存下來準備為周如意贖身的錢。

鳳凰寨裡,譚鈴音提起段風脖子上的流民墨刑,她知道段風之前一直在幫桑傑私采黃金,只不過桑傑過於貪心想殺人滅口,段風卻帶人逃了出來,立居於鳳凰寨。段風死活不肯放了譚鈴音,老鐵暗中拿了一套衣服過來給譚鈴音換上,他不想惹上官府,故準備放譚鈴音離開。譚鈴音跟著老鐵離開,她本以為老鐵是想救她,可沒有想到老鐵真正意圖是想殺了她,譚鈴音被段風綁到鳳凰寨,段風要定了譚鈴音,不管譚鈴音同不同意嫁給他,明晚都是他們的成親之日。譚鈴音被關在房裡,桑傑的管家老鐵也來到鳳凰寨裡,他知道譚鈴音的身份,警告段風不要因為一個女人引火上身,段風年少輕狂,根本沒有將老鐵的話放在心上。

妙生樓裡,叢順過來將唐天遠的真實身份告知周如意,原來叢順一直都是宗應林埋在縣衙的暗線,而唐天遠也知曉了譚鈴音失蹤一事,他立即派人尋找,衙門的人在鳳凰山腳下找到了譚鈴音的一隻鞋子,而鄭少封一邊派人找譚鈴音時也把自己這陣子所有的積蓄都交給周如意,這是他辛苦存下來準備為周如意贖身的錢。

鳳凰寨裡,譚鈴音提起段風脖子上的流民墨刑,她知道段風之前一直在幫桑傑私采黃金,只不過桑傑過於貪心想殺人滅口,段風卻帶人逃了出來,立居於鳳凰寨。段風死活不肯放了譚鈴音,老鐵暗中拿了一套衣服過來給譚鈴音換上,他不想惹上官府,故準備放譚鈴音離開。譚鈴音跟著老鐵離開,她本以為老鐵是想救她,可沒有想到老鐵真正意圖是想殺了她,幸虧段風及時出現,救了譚鈴音一命,譚鈴音跑到街上,她喊了唐天遠一聲,可還未等唐天遠反應過來,譚鈴音再度被擄走。

譚鈴音失蹤不見,唐天遠焦心如焚,他斷定譚鈴音是被鳳凰寨擄走,可鳳凰寨處於鳳凰山最深處,朝廷援兵還未到,鄭少封不肯讓唐天遠帶人涉險,只自己先去鳳凰山探清虛實,鄭少封並未找到鳳凰寨的下落,唐天遠焦心想以欽差大臣的身份先去池州調兵五百,鄭少封擔憂唐天遠的身份暴露,辜負了聖上跟百姓的期望,他不同意唐天遠此舉,唐天遠只好帶著縣衙二十五人趕往鳳凰山救譚鈴音。與此同時,朱大聰帶著二筒想上山找譚鈴音,可二人卻路遇土匪,被土匪直接打暈帶到鳳凰寨。

段風想讓人殺了沒用的朱大聰,可譚鈴音跟段風周旋,她救下了朱大聰的命,可朱大聰得知段風今晚要強娶譚鈴音,他心底裡鬱悶不已,大發脾氣,卻又無能為力。

第18集唐天遠鳳凰寨救譚鈴音,譚鈴音吃醋

夜晚,段風成親前過來見老鐵,他提起老鐵派人殺他一事,指責老鐵跟桑傑並沒有什麼區別,但今晚是他大喜之日,他還是敬了老鐵一杯酒。另一邊,譚鈴音暗中發出了煙花信號彈,守在鳳凰山的唐天遠看到了信號彈的位置,匆忙帶著衙門的人前往鳳凰寨,趕在二人拜堂成親的前一秒將鳳凰寨拿下,可唐天遠還是晚來一步,他雖然救了譚鈴音,老鐵卻早已暗中逃跑。

唐天遠在救譚鈴音之前就發信件前往京城,可信件發出三天還未有任何回應,正在唐天遠疑惑之時,送件之人返回衙門,原來是有人故意想讓他們折在匪窩,那封信在半途中就被攔截下來,根本沒有送到京城。這件事情讓唐天遠提高了警惕,令唐天遠備感安心的是譚鈴音的平安歸來,他拿著糖葫蘆向譚鈴音道歉,並保證以後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譚鈴音哭著向唐天遠訴說她的委屈跟害怕,唐天遠心疼將譚鈴音擁入懷中,答應這一輩子永遠只做她的唐飛龍。

唐天遠跟譚鈴音和好如初,江暮春卻一直攪和在二人之間,她一副惺惺作態之相,以做朋友之名接近譚鈴音,話中有意地讓譚鈴音放棄唐天遠,她提起了她跟唐天遠相識以來的種種事情,料定唐天遠也是懂她心意,所以她希望譚鈴音能夠成人之美。江暮春離開後,譚鈴音心底裡十分鬱悶,譚清辰開導著譚鈴音,讓譚鈴音要相信唐天遠。

江暮春知道了周如意的身份,也知道了她是宗應林的眼線,故她半夜約了周如意到後院一談,她威脅周如意幫她殺牢裡的段風,若是周如意不肯為她辦事,她便會向鄭少封揭穿周如意的身份。

牢獄裡,譚鈴音過來問段風關於黃金案的事情,段風沒有說黃金案的任何情況,反跟譚鈴音提起她跟唐天遠之間的差距,認為唐天遠是絕不可能跟譚鈴音有結果的,譚鈴音本就沒有自信,再加上段風這番話,譚鈴音心底裡更加沒底。

唐天遠得知譚鈴音去牢房找段風,他心底裡十分吃醋,故問起了譚鈴音,譚鈴音臉色不改,她提起江暮春十四歲就對唐天遠一見鍾情的事情,語氣中的醋意更加明顯,唐天遠將譚鈴音擁入懷中,要論初識,當初譚鈴音可是八歲就認識了他,他們相識比江暮春對他一見鍾情的時間還早。聽到唐天遠的話,譚鈴音瞬間釋然

【圖片cr:師爺請自重,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1,458 times, 3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