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靈魂維修工/靈魂修繕工】結局.分集劇情17~32



靈魂維修工 》劇情將通過精神科醫生和患者之間的故事,尋找「幸福來自哪裡」的答案的溫情劇。

靈魂維修工




 

【相關文章】

靈魂維修工~人物介紹、簡介

靈魂維修工~分集劇情1-16

 

 

【分集劇情】 

第17集李施俊向韓宇宙告白 韓宇宙知道真相大鬧副院長

看見主動找自己的李施俊,韓宇宙有些開心但是又忍不住發脾氣。韓宇宙認為李施俊對院長說的話是背叛自己,面對李施俊的撒嬌示弱韓宇宙還是原諒了他。李施俊向韓宇宙表示自己對於韓宇宙是不一樣的,兩人都是相似的人,希望韓宇宙可以痊癒重回舞台劇。李施俊的認真讓韓宇宙感受到了李施俊的愛意,挑逗李施俊表示看出他喜歡自己,李施俊見狀不好意思的走了。

一名患有嚴重創傷後遺症的消防員白興民,總是能感受到火災現場,由印東赫主治。剛送到醫院當晚就發作大鬧住院部,半夜叫醒患者讓他們趕緊逃離,沒辦法護士長只能叫來住在醫院的李施俊先來治療。李施俊發現白興民總是不自覺地笑出來,他聯想到在前女友的葬禮上自己也不自製的笑陷入沉思。

印東赫安撫好白興民碰到了李施俊,李施俊提議對白興民先行認知行動治療等方案,沒想到觸碰了印東赫的逆鱗,因為本來兩人的醫學理念就有分歧,印東赫拒絕李施俊就自己走了。

韓宇宙一大早就來幫助智善開張,向智善講述了與李施俊和好 經過,但是智善還是不希望兩人在一起,表示如果醫院知道兩人在一起對李施俊影響不好。智善告訴韓宇宙副院長跟李施俊關係不好,韓宇宙聯繫之前副院長和自己的對話,發現李施俊被停職是副院長告狀,很是生氣。

韓宇宙來找李施俊進行治療,李施俊詢問韓宇宙小時候是否被虐待過,韓宇宙遲疑了一下否認了,雖然看出來韓宇宙在說謊,但是李施俊並未拆穿她。韓宇宙離開李施俊的診室看到副院長,對副院長大發脾氣,表示自己和李施俊沒有其他關係,而且也不會辭職,說完便生氣的走了。

白興民在治療中表示自己能看見幽靈,總是很不正常,妻子因此離開了自己。開會時李施俊希望能對有創傷後遺症集中治療,但是印教授認為會出現逆效果,沒想到科長還是同意集中治療。

第18集韓宇宙為消防員親自寫劇本 李施俊承認戀愛關係

印東赫聯繫韓宇宙,給韓宇宙帶來消防員患者資料,希望這次的話劇治療可以瞭解消防員具體的創傷原因。印東赫誇獎韓宇宙共情能力很強,韓宇宙表示自己會努力準備。

李施俊拜託池應援找同場火災的消防員患者,池應援借此提出希望一起旅行,但是李施俊表示對韓宇宙不同的感情,委婉的拒絕了池應援的感情。

李施俊找到韓宇宙說起兼職的事情,韓宇宙表示自己會重回舞台劇,兩人開心的打鬧起來,沒想到被路過的科長看到。

盧有情的出院患者一直不接電話,沒想到剛接通就收到患者已經過世的消息。自責的盧醫生很是崩潰。患者的突然去世讓盧有情的狀態一直不好,還因為沒及時照顧患者被李施俊教授訓斥。

韓宇宙給李施俊看自己寫的劇本,提到自己之前的兼職,就是給創傷後遺症患者擁抱。李施俊告訴韓宇宙這是安全地帶治療法,韓宇宙想到李施俊說過他也有心理陰影,便包住了李施俊。這讓李施俊很感動也很安心。

孔醫生把盧有情患者的事情向李施俊講述,看到痛哭的盧有情,李施俊想到自己的患者死亡時,難過的大醉卻被父親嫌棄沒出息。李施俊帶盧有情出來跑步,盧有情表示因為患者的短信沒有回,就像自己害死患者的,李施俊安慰盧有情即使醫生也是普通人。

科長在對五位在那場火災的消防員進行群體治療,其他患者都是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對這場火災大都釋懷了,只有白興民堅信自己看到的是幽靈,不是情景重現,還埋怨滅火的消防員,兩人扭打起來。印東赫見狀走了,李施俊追了過去被印東赫一頓埋怨。

 

第19集李施俊承認戀情眾人阻攔 李施俊因韓宇宙遲到發火

李施俊把韓宇宙帶出醫院詢問下跪的原因,韓宇宙表示自己在演戲。李施俊告訴韓宇宙開除她不是副院長指示的,但是沒有告訴韓宇宙開除他的人。韓宇宙很開心李施俊能承認兩人的關係,挽起了李施俊的手,沒想到被路過的孔醫生看見。

李施俊找到科長質問開除韓宇宙的原因,科長表示希望李施俊不再重蹈覆轍,李施俊堅信自己可以治癒韓宇宙,並和她在一起,而且韓宇宙也在治癒自己。

池應援在路上偶遇韓宇宙,韓宇宙主動上來池應援的車。韓宇宙為了對池應援發火的事情道歉,還向池應援分享李施俊為了自己副院長宣戰的事情,但是韓宇宙很擔心和李施俊的關係會像以前一樣被拋棄。池應援安慰韓宇宙要相信李施俊,這樣兩才能長久。

精神科醫們在智善的餐館吃飯,眾人談論有情的患者去世的事情,但是智熙一直心不在焉,姐姐看出智熙的心事,向智熙詢問。智熙認為韓宇宙在勾引李施俊,怕教授被拋棄。智善指責智熙沒良心,只想到自己的教授。

盧有情來到孔飯館碰到獨自喝酒的智善,有情向智善分享患者喜歡吃冷面就像參加宴席,智善認為是患者希望發生好事才喜歡冷面的。盧有情很受安慰。

李施俊向副院長提出解雇韓宇宙的事情,但是副院長表示又不想解雇韓宇宙了,希望兩人好好談戀愛,副院長對韓宇宙對隨意讓李施俊很生氣。為白興民的醫治眾醫生有很大的分歧,但是還是決定先進行話劇治療。科長宣佈這是韓宇宙最後一次話劇治療。

科長向印東赫詢問李施俊和韓宇宙的事情,科長很擔心李施俊會再次受傷,但是印東赫確認為這可能是李施俊能治癒的機會。韓宇宙來醫院治療偶遇印東赫,印教授得知韓宇宙離職的事情,很擔心韓宇宙能否參與消防員的話劇治療,韓宇宙表示會做好最後一次。李施俊見韓宇宙來晚十分生氣,認為好好養著是很難拒絕別人的人,但是韓宇宙認為晚一點沒什麼,但是李施俊還是很生氣,趕走了韓宇宙。

韓宇宙找到智善,認為李施俊開始討厭自己,感覺自己又要比拋棄了。

第20集李施俊未接電話韓宇宙崩潰自殘 韓宇宙放棄治療提出分手

李施俊找到白興民的妹妹,希望妹妹可以參與治療中來。妹妹向李施俊分享兩人小時候的事情,因為母親的拋棄哥哥很喜歡放學會擁抱自己的老師。李施俊發現白興民的妹妹有手抖的症狀,這也是創傷後遺症的一種表現,李施俊希望妹妹能來接受治療。

智熙到孔飯館和姐姐講起李施俊和韓宇宙的事情,智熙表示和患者戀愛會讓李施俊在醫學界收到譴責的,而且喜歡教授的人很多,倆人不會長久的。沒想到對話竟然讓韓宇宙聽到,這讓韓宇宙很生氣的走了。

韓宇宙給李施俊打電話,但是由於李施俊治療患者沒帶手機,這讓韓宇宙很崩潰,給李施俊發自殘的照片。李施俊著急的去尋找韓宇宙,焦急地給池應援打電話詢問韓宇宙可能去的地方。池應援阻止李施俊,表示韓宇宙是警惕性人格障礙不能過去找她,否則會症狀加重,而且韓宇宙的人格不可能真自殺,於是李施俊冷靜下來只給韓宇宙發了短信。

韓宇宙沒有參加話劇治療,智善拿著韓宇宙撕碎劇本來找李施俊,表示自己拿韓宇宙沒有辦法,李施俊表明自己會負責韓宇宙一輩子。韓宇宙找到自己最後的稻草池應援,希望可以和池應援聊聊,但是被池應援趕了出來。李施俊給韓宇宙發了很多想她的短信,韓宇宙並沒有回復。李施俊等在韓宇宙家門口想和她見面,但是韓宇宙拒絕了。

李施俊聯想起白興民的笑和小時候的經歷,決定用召喚法治療白興民。印教授為白興民在做治療,印教授讓白興民想像自己的安全地帶。白興民想像小學的時候的老師,就像媽媽一樣包住了自己。這時老師真的來到現場,白興民感動的包住老師大哭。印教授認為這個效果很好,盧有情表示這都是韓宇宙劇本裡的劇情。

韓宇宙辭去兼職找到李施俊,表示自己不想當李施俊的患者,想自己克服障礙,而且不希望和李施俊繼續交往。李施俊很驚訝很傷心,追問韓宇宙是否不自在信任自己,但是韓宇宙向李施俊道謝就走了。

 

第21集徐敏英因職場霸凌自殺 車東日成為真正的警察

李施俊追了出來,發現韓宇宙在門口等著他。原來分手只是韓宇宙在玩笑。另一邊,白興民向老師訴說著對老師的感謝,但是老師說其實25年前是白興民治癒了老師,因為當時老師剛失去兒子,學生的擁抱給老師很大的鼓勵,白興民每天會安慰老師兩次,所以老師很感謝白興民,老師的鼓勵讓白興民受到很大的安慰。

病房中許敏英護看到患者的淤青,給患者放鬆了捆綁的繃帶。沒想到患者突發癲癇差點碰掉呼吸機,被另一位護士羅善京責罵她什麼都幹不好,怪不得害死了自己的患者。這讓徐敏英心情很低落,徐敏英找到精神科護士朋友聊天,但是忙著交班的朋友並沒有時間理會她,徐敏英坐上公交車看著包裡的兩瓶藥淚流不止。

池應援和印東赫喝酒,說起池應援向李施俊告白的事情,池應援向印東赫道歉以前不知道他的感情,沒想到印東赫不打算放棄追求池應援。池應援接到了徐敏英充滿怨恨的短信,打電話過去並沒有人接。

眾醫生開會,印東赫表示白興民的腦部使用召喚法獲得了很大的成功。李施俊還打算把這種方法推廣使用在創傷後應激反應的情況中去。這時科長接到了警察的電話,徐敏英是一位持續性抑鬱障礙患者,以前一直由科長治療,近一年轉到池應援的診所,遺囑中提到了池應援,於是徐敏英的家人正要和池應援打官司。警察走後科長將此事告訴給李施俊。

警察來到醫院調查徐敏英自殺的事情,沒想到徐敏英只給平時喜歡羞辱自己的羅善京發了,只是如何照顧患者的短信。車東日作為實習警察來到醫院調查碰到李施俊,李施俊以為車東日還在生病,向把車東日帶走治療,沒想到車東日拿出了警官證,這把李施俊開心壞了。

副院長瞭解到徐敏英是因為職場霸凌,想對加害者進行懲罰,但是科長表示這種情況是醫院人員不足,是醫院的制度有問題應該進行制度調整,這引起了院長的極其不滿直接把科長趕了出去。院長只想把醜聞遮過去,要求副院長好好處理輿論。

精神科護士長帶徐敏英的朋友來重症監護室取徐敏英的遺物,沒想到正巧聽到羅善京埋怨排班,還埋怨徐敏英死了都給別人添麻煩。被護士長一頓訓斥。

韓宇宙找到李施俊表示自己最近有很大的不安感,感覺見到媽媽會打消自己的不安感。李施俊認為韓宇宙始終帶著不安感生活即使見到媽媽也不能消除,李施俊會治好韓宇宙的,韓宇宙還是不相信會治好。李施俊向韓宇宙講述車東日成為真正警察的事情,這讓韓宇宙充滿信心,也要重新找工作,李施俊提出讓韓宇宙去新院區交患者唱歌。

 

第22集池應援被徐敏英家人訴訟 韓宇宙崩潰大鬧警局

韓宇宙來到孔飯館,發現智善正和盧有情醫生打著甜蜜的電話,韓宇宙對智善一陣調侃。韓宇宙向智善提出交患者唱歌的事情,智善為了鼓勵韓宇宙接受為韓宇宙伴奏的事情,韓宇宙很開心。

副院長找到重症監護室的護士瞭解情況,護士長直接把羅善京招了出來。李施俊看到鄭護士為了徐敏英偷偷的哭泣,安慰鄭護士即使再親近的人也不能面面俱到。鄭護士向李施俊提起徐敏英自從新人時期就被羅善京欺壓,下跪甚至打罵,徐敏英甚至希望來上班的路上被車撞,就不用上班了。

警察向池應援瞭解徐敏英的事情,徐敏英家人已經對池應援進行民事訴訟了。池應援表示埋怨的短信只是醫患之間的正常交流。池應援想到為徐敏英診治的時候,對著滿身傷痕的徐敏英,池應援鼓勵她在職場上去戰鬥,但是這讓徐敏英的處境更加艱辛,徐敏英很埋怨池應援,還中斷了治療,但是池應援認為徐敏英遲早會回來治療。池應援也很自責沒有積極治療徐敏英患者。

車東日和醫生們一起聚餐,智熙詢問徐敏英的事情,車東日表示池應援已經做過調查了,李施俊去找池應援沒想到碰到徐敏英的母親在診所哭鬧,李施俊安撫徐敏英的母親。池應援向李施俊講述徐敏英的事情,李施俊安慰她已經做得很好了。飯後盧有情幫助智善一起收拾餐館,智善問有情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盧有情說以後會對智善更好,智善嬌羞的偷笑。

李施俊找出印東赫和科長出來討論池應援的問題,科長表示會說服院長讓醫院對徐敏英負責,這本身就是工作的忙碌壓迫的成果。李施俊和印東赫也表示會想辦法,三人為了久違的一致乾了一杯。

科長找到院長喝酒,希望趁此機會解決醫院的問題,但是院長一聽轉身就走。李施俊回家看到韓宇宙在門口睡著,韓宇宙在李施俊家院子裡很享受,李施俊表示都是父親的手筆,韓宇宙提出想見李施俊的父親,兩人約定好去見父親。

李施俊找出羅善京詢問徐敏英的事情,但是並沒有責怪羅善京,表示都是制度的問題,希望羅善京幫助他改變醫院的制度,以免出現更多的患者。

李施俊接到車東日的電話,來到警局就看到韓宇宙拿著剪刀對警察崩潰大喊,原來是警察說要把患者都關到醫院,導致韓宇宙崩潰大鬧,李施俊很心疼的擁抱著韓宇宙。

 

第23集李施俊建議醫院進行制度調整 羅善京被醫院推出擋槍

韓宇宙講述自己來警局本是為池應援解釋,但是警察知道自己是患者就無視自己,還認為要應該把所有的患者關進醫院,才會大鬧警局。李施俊讓韓宇宙找池應援,因為醫生最大的安慰就是患者的支持。韓宇宙走後李施俊找到警察,先是詢問韓宇宙是否有損壞的物品,又大聲告訴警察即使精神患者也是應該被尊重的正常人。韓宇宙找到池應援把塑料袋送給她,希望池應援能緩解壓力,池應援沒想到還能被韓宇宙安慰。

羅善京向李施俊講述徐敏英患者死亡的原因,原來是徐敏英得罪重症監護室的護士長,於是護士長就把最遠的床位的病人交給徐敏英,因為工作量很大而且不能聽見警報聲,造成了患者的死亡。李施俊找到精神科的吳護士長,說服護士長可以繼續上次的關於調整護士制度,增加護士人手的運動,吳護士長勉強答應了李施俊。

羅善京剛回監護室就看到副院長和同科室的護士一起討論什麼,她猜到可能是在舉報自己對徐敏英的事情。羅善京找到護士長,想讓護士長不要給自己那麼多的工作量,但是護士長並沒有答應她。這時一個實習護士來找羅善京說弄壞了患者的尿袋,羅善京很生氣這點小事都做不好,護士長訓斥她不要對護士態度那麼差,畢竟徐敏英的事情才剛出。

韓宇宙來到練習室找之前的朋友,朋友希望韓宇宙可以來當話劇老師,還表示孩子們都以韓宇宙為榜樣,這讓韓宇宙很開心。

鄭護士在醫院找護士簽關於增加人手的文件,沒想到被副院長抓個正著,副院長找到印東赫討論此事,希望利用此事可以讓院長和科長的關係惡化。這樣新園區就可以由副院長管理了。羅善京從實習護士那裡得知,醫院都在傳是自己害死了徐敏英,原來醫院想讓羅善京擋槍。羅善京找到李施俊表示自己想辭職,自己是鬥不過醫院的,但是李施俊表示自己和全體護士都會幫助羅善京的,這讓羅善京稍微安心。

科長找到李施俊說起院長對護士制度很決絕的態度,科長也表示院長之前是很正直的人,不知道是怎麼了。科長讓李施俊對韓宇宙的治療要轉到人後,在這個節骨眼不要惹怒院長。印東赫帶著池應援找到徐敏英的母親,講述敏英跟池應援分享和母親的關係,由於父母離婚多年不見母親,和母親的關係很生疏,感覺很對不起母親,也想像其他普通人一樣和母親親近,徐敏英母親聽見一下子就崩潰了。

第24集李施俊帶韓宇宙見父親 羅善京受冤想要投江自殺

李施俊在住院部巡診,沒想到張宥美醫生被患者嚇到尖叫,這讓李施俊很生氣,取消了張宥美醫生的巡診資格。吳護士長拿到了全院護士的簽字,李施俊獨自去找院長交簽字單,這讓吳護士長對李施俊刮目相看。

韓宇宙來複診遇到科長,科長表示由他來治療韓宇宙,韓宇宙知道這是為了李施俊避嫌,表明要考慮一下。韓宇宙怕兩人的關係公開會對李施俊有影響,但是李施俊表示大家都是知道的,他不會把韓宇宙藏起來的,這讓韓宇宙很心動。李施俊接到緊急電話起身去找父親。

兩人來到父親的醫院,但是李施俊父親把韓宇宙認作是妻子,李施俊想把父親分開,但是韓宇宙阻止了李施俊。父親向韓宇宙告白後悔離婚時就讓妻子走掉,兒子找媽媽的時候還打了他,很對不起兒子。

醫生向李施俊轉交父親清醒時對自己說的話,還叮囑李施俊要常來看父親,因為父親的病情正在惡化。李施俊感動的抱住父親,告訴他還會來看他。

李施俊向韓宇宙分享自己的過去,表示外科父親不喜歡自己學精神科,其實自己是為了理解他才學習精神科的。一直鍛煉也是為了釋放多巴胺緩解自己抑鬱的感覺,但是韓宇宙出現後就會主動釋放多巴胺,因為韓宇宙自己很幸福。

院長找到羅善京希望由羅善京轉達醫院體恤金和道歉,但是羅善京很生氣,如果答應就代表是自己害死徐敏英,跑出院長室的羅善京正巧遇見李施俊,質問李施俊答應自己會解決但是院長還是認定是自己害死了徐敏英。李施俊準備拿著簽字單找到院長,正巧碰見科長找到院長理論,原來徐敏英家屬現在要起訴醫院,院長只想盡快解決輿論的事情。

副院長找到印東赫說起科長和院長吵架的事情,果然不用他們出手就打擊了科長,還表示當上中心主任絕不會讓科長和李施俊踏入醫學中心。沒想到這都讓盧有情醫生聽到。印東赫接到急診電話來看患者江振宇,剛剛洗完胃的姜振宇是一位學生,因為考試壓力大對藥成癮,這次又是考了第二名,印東赫沒聽經努力的勸告就直接讓江振宇出院了。

兩人往回走時接到了羅善京的電話,羅善京表示希望跟徐敏英一樣死掉,就掛斷了電話。李施俊沒辦法只能給車東日打電話舉報自殺。

 

第25集李施俊救下羅善京被醫院懲罰 韓宇宙因繼母和智善吵架

警察很快鎖定了羅善京的位置在漢江附近,李施俊趕到漢江利用靈魂維修工的電台,在漢江周圍做直播。李施俊說羅護士並不想死,只是想用死亡說話,死亡並不能代表什麼,李施俊想代替她向世人說出他們的故事。李施俊和韓宇宙找到羅善京,李施俊用電台說出了徐敏英死亡實情,引起了大眾的討論,羅善京被成功救下。

李施俊送韓宇宙回家,韓宇宙很擔心李施俊會受到醫院的懲罰,但是李施俊覺得救人就是最好的結果。院長接受記者的訪問,承認了徐敏英的事情是醫院制度的失誤,還表示李施俊的播客都是自己同意的。院長雖然表面同意李施俊,但是還是對他開了懲戒委員會。副院長眼看著就要扳倒科長了,十分開心。副院長通知李施俊懲戒會,告訴他醫院的規章制度就是這樣,而且還在懲戒會之前中斷了他的會診。李施俊雖然認為很不合理,但是也無可奈何。

韓宇宙在練習室認真的教導練習生,下班後也在孔飯館認真兼職,韓宇宙想到李施俊感覺生活很幸福。韓宇宙在孔飯館突然接到了繼母的電話,智善詢問繼母找她什麼事情,韓宇宙只說是看自己過得好不好,智善不相信之前對韓宇宙決絕的繼母會想問她過得怎麼樣,但是也沒有追問她。

李施俊查房後,護士長問李施俊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李施俊以為護士長說的是簽字的事情,只說讓護士長請喝酒。護士長告訴醫生們懲戒會的事情,醫生們討論李施俊會因為什麼被懲罰,有的醫生認為是和韓宇宙交往的原因。科長知道懲戒會的事告訴李施俊只能接受減薪的懲罰,李施俊表示自己本身就沒有錯,減薪也不能接受。科長警告李施俊要好好解釋,韓宇宙的事情也只能說是醫患關係,李施俊勉強的答應了科長。

智善問韓宇宙是不是繼母又向她借錢了,讓韓宇宙拒絕繼母。這時繼母給韓宇宙打電話,智善搶過手機告訴韓宇宙的繼母不要來打擾韓宇宙,韓宇宙已經忘記她了,而且繼母也從來沒有把韓宇宙當成女兒。繼母把電話掛斷,韓宇宙和智善吵架,韓宇宙生氣的把盤子打翻在地上,讓智善向繼母道歉,智善不同意。韓宇宙生氣的把智善放棄夢想的事情說出來,這時李施俊來找韓宇宙,把生氣的韓宇宙拉出了飯館。

冷靜下來的韓宇宙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智善放棄夢想的事情只告訴過韓宇宙,韓宇宙答應李施俊向智善道歉。韓宇宙知道智善是為了自己好,但是還是相信繼母是想念自己的。韓宇宙告訴李施俊以後在科長那邊治療,只想安心的當李施俊的女友。

印東赫和副院長等人聚會,討論要懲戒李施俊停職6個月的時間。印東赫覺得不應該用韓宇宙的事情對李施俊進行懲罰,副院長認為印東赫只是在裝高尚,印東赫說支持副院長只是因為治療手段一致,不是因為別的,印東赫並不想和他們同流合污。

韓宇宙在家練習如何行智善道歉,智善也因為生氣早早地關門,回家時正巧碰到火大的盧有情,兩人來到酒館喝酒,智善抱怨自己一直以為是選擇了料理,不是別被大提琴拋棄,但是今天發現並不是這樣。盧有情誇智善做飯比藥物都有效果。盧有情很苦惱李施俊的懲戒會,救人還要受到懲罰,都不知道這個世界怎麼了。

第26集-韓宇宙知道了自己的病名 李施俊放棄懲戒會的申辯機會

池應援帶著患者來到急診室,因為咨詢的時候突發的恐慌。池應援告訴李施俊這個患者的兒子三年前在部隊死亡,一年前來心理咨詢,咨詢的時候總是痛哭流涕,兒子是在部隊幫別人裝甲車的時候死去的,患者很後悔教兒子謙讓。李施俊表示這是火病,最難治療的病就是喪子之痛。

科長找到院長說起李施俊的懲戒的事情,不希望因為李施俊的私事懲戒他。院長表示自己現在壓力很大,離婚之後只能靠醫院生活,但是李施俊讓醫院的形象受損,醫院可能會被其他不如陌生人的姐妹搶走。科長還是讓院長為其他患者考慮,不要拿李施俊和韓宇宙的事情懲戒他。

宇宙來到醫院聽到護士說起李施俊懲戒會的事情,詢問科長李施俊會不會被懲罰,科長讓韓宇宙放寬心。韓宇宙講起自己的養母說自己是不幸的種子,現在太幸福的時候也會想起這句話,科長讓韓宇宙不要特意去忘記,順其自然比較好。韓宇宙向科長詢問自己的病名,但是科長沒有告訴他。

姜振宇的父親來找印東赫,詢問他隱瞞兒子癮君子的事情,問他是不是也當過癮君子才幫兒子隱瞞,姜振宇父親剛要動手李施俊阻止了他,印東赫想要解釋,但是姜振宇父親沒聽就走了。印東赫給姜振宇打電話,姜振宇表示自己是怕父親殺了母親所以才說是醫生給的。李施俊建議讓姜振宇住院,但是印東赫表示自己會解決。

韓宇宙找智熙出來詢問自己病名,韓宇宙知道自己不僅僅是簡單的間歇性爆發障礙,懷疑自己是不治之症。智熙被韓宇宙磨得沒有辦法只能告訴韓宇宙邊緣型人格障礙的事情,韓宇宙在網上查出自己的病名,來到其他診所詢問自己的病會不會讓周圍的人很辛苦,醫生並沒有正面回答,只告訴韓宇宙是可以治療的只不過需要時間,一切都取決於患者的心態。

副教授來到護士站詢問李施俊不遵守醫院規章的事情,護士長告訴副院長李施俊都是為了患者的治療,而且這次李教授也治好了很多護士,副教授沒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生氣的走了。

韓宇宙來到孔飯館發現已經打烊了,韓宇宙發現孔飯館前的小花已經枯萎了,讓韓宇宙更加傷心。李施俊回到家給韓宇宙打電話,結果韓宇宙就在門口等著他。韓宇宙告訴李施俊他有多麼優秀,讓自己不敢高攀。李施俊說自己沒有那麼完美,還向韓宇宙唱出給小花的歌。韓宇宙本來絕望的內心有了一絲安慰。

副院長把偷拍韓宇宙和李施俊的照片給印東赫看,希望他能在懲戒會出面作證兩人的情侶關係,但是印東赫拒絕了他還給李施俊講了這件事情。李施俊想了很久放棄了懲戒會的申辯權利。

 

第27集李施俊被停職失意在家 韓宇宙知道病名性情大變

院長和副院長很開心李施俊的表現,要盡快對他進行懲處。韓宇宙還是到處找醫生詢問自己病情,但是醫生都不肯明說。印東赫告訴科長照片的事情,科長生氣的找副院長理論。科長質問副院長,副院長用職位打壓他,被科長一個過肩摔倒在地上。

韓宇宙來到孔飯館,姿態很低的向智善道歉,智善覺得韓宇宙變了很多。智善讓教授來吃飯,但是一直是關機狀態,韓宇宙給智熙打電話,知道了李施俊沒有去懲戒會的事情,來到李施俊家裡找他。韓宇宙剛想按下門鈴,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不知道自己來找他是對是錯,看到李施俊的車就在家門口停著,於是坐在家門口等著李施俊。晚上韓宇宙唱起來只有兩人知道的歌謠,李施俊在陽台看著韓宇宙漸漸走遠。韓宇宙回到家想給李施俊打電話,但是告訴自己要忍住,自己進行情緒調節,李施俊給韓宇宙發短信告訴他自己只是想要休息,韓宇宙十分開心。

李施俊被停職,科長和印東赫十分擔心他。韓宇宙每天都會給李施俊發視頻,告訴李施俊自己過得很好,李施俊也感受到了安慰。智熙告訴李施俊對韓宇宙說出了病名,李施俊想到了韓宇宙對自己說希望李施俊不要如此優秀的話。

姜振宇的父親來到醫院找印東赫,要挾他醫院已經因為博客的事情出醜,要是不想因為私自給兒子開藥的事情曝光,要給他錢來保守秘密。韓宇宙的前社長來她在職的學院選學生,特意刁難韓宇宙說學員不行是導師的問題,韓宇宙沒有發脾氣反而向社長道歉,這都被李施俊看在眼裡。李施俊找到韓宇宙問韓宇宙最近的心情,但是韓宇宙已經決定不當李施俊的患者了,韓宇宙想要自己去尋找兒時的答案。

智善知道智熙告訴韓宇宙的病情,智善不讓智熙告訴自己病因,害怕自己對韓宇宙有偏見,還對智熙大罵一頓,智熙說自己不會犯第二次錯誤,委屈的走了。盧有情的酒精中毒患者突發顫抖症,盧有情遇到印東赫質問他為什麼不幫李施俊說情,被印東赫拒絕並警告。失意的盧有情來到孔飯館,盧有情看到智善很傷心,想要給她放喜歡的古典樂,沒想到智善拿出大提琴為盧有情演奏,盧有情深情的看著智善。

韓宇宙來到小時候的保育院,發現露西亞修女給韓宇宙留下了***媽的親筆信。

 

第28集李施俊幫韓宇宙讀母親的信 韓宇宙知道母親沒有拋棄自己

李施俊打開手機發現醫生們給自己發了安慰的信息,十分開心。科長找到李施俊吃飯,看到李施俊熱愛生活很欣慰。科長告訴李施俊他父親曾經拜託自己照顧他,這就是父親。

池應援的患者因為情緒調節失常找她,身為軍人的兒子意外死亡,女兒想吃兒子生前最愛的煎餅都被媽媽罵,女兒說討厭哥哥又被母親大罵。患者感覺窒息,衝到街上想告訴路人自己的兒子多麼優秀,池應援把她拉回診所。池應援和印東赫出來喝酒,印東赫問池應援可以到她的診所上班,他已經有點厭倦醫院的生活了。這時印東赫收到振東父親的警告短信,讓他十分焦慮。

韓宇宙在保育院住了下來,給孩子們講睡前故事。李施俊給韓宇宙打電話,韓宇宙告訴他信的事情,害怕信中是不好的事情,李施俊想要去陪著韓宇宙一起打開信封,開了一夜的車來到保育院,韓宇宙十分感動。李施俊陪韓宇宙和孩子們打球,一起散步搭帳篷野餐。韓宇宙鼓足勇氣打開信封,李施俊告訴她盡情的做自己就好,想哭想笑都可以。李施俊幫韓宇宙念出母親的信,母親表示韓宇宙就像自己的宇宙一樣,跟宇宙在一起的時間都很開心,曾經母親來尋找宇宙,但是宇宙已經被領養了,媽媽還說宇宙是很好的孩子,每次都給媽媽帶來力量,而且還會再次和宇宙相逢的,韓宇宙很感動因為母親並沒有拋棄自己。

池應援找到李施俊詢問火病怎麼治療,有一個很有名的軍畢治癒中心小組,希望患者能去傾訴煩惱。李施俊答應池應援研究這件事情,還感謝池應援能給自己介紹患者。韓宇宙找到養母,幫養母的小賣部整理東西就走了,告訴她只是來道歉,感謝養母可以養育生病的自己,以後不會來找養母了。養母很感動,向韓宇宙道歉,告訴她養育她的時候不光有壞的事情,兩人互相道別後韓宇宙就離開了。

李施俊找到大熊的長官,拜託他參加大熊母親的治療。醫生們準備參加李施俊的安慰聚餐,碰到了副院長眾人都躲開了他,副院長說他們在孤立自己。李施俊在孔飯館前發現振東的父親找印東赫的麻煩,便上前阻止。

【圖片cr:KBS】



(Visited 1,972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