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親愛的自己】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劉詩詩、朱一龍*都市情感勵志劇



親愛的自己》劇情講述都市青年在經歷事業、家庭、愛情等現實圍城下拚搏改變和成長,最終找到適合自己生活方式的故事。

李思雨與男友陳一鳴相戀多年,同所有在大城市的年輕人一樣,外表光鮮亮麗,職場前途無量,實際上面臨事業、感情的雙重困惑與壓力。張芝芝和顧曉菱是李思雨的姐妹兼閨蜜,她們的三觀與李思雨截然不同。張芝芝是最普通的上班族,她的人生目標是守護好自己家庭的一方小天地,但丈夫劉洋的固執與種種行為卻慢慢的破壞著張芝芝最初的夢想。而外形漂亮的「女神」顧曉菱全部精力都放在解決自己婚姻大事上,卻遇上雷浩文這個看起來紈褲不羈的「哥們兒」。

在人生的黃金時期,都市裡打拼的他們面臨著來自生活、工作的壓力和抉擇,朋友和家人的陪伴讓他們從未放棄,他們焦慮、迷茫卻從未迷失,始終對身邊的人充滿善意。歷盡挫折,他們終於徹底醒悟,學會順從內心,善待他人,才能擁抱最親愛的自己,最終都成長為更好的自己。

親愛的自己




 

【劇名】:親愛的自己

【首播】:2020年9月7日

【類型】:都市情感勵志劇

【導演】:丁黑《那年花開月正圓》

【主演】:劉詩詩朱一龍

【集數】:45集

【簡介】:都市青年在經歷事業、家庭、愛情等現實圍城下拚搏改變和成長,最終找到適合自己生活方式的故事。

 

【人物介紹】 

親愛的自己




李思雨劉詩詩

與男友陳一鳴相戀多年,同所有在大城市的年輕人一樣,外表光鮮亮麗,職場前途無量,實際上面臨事業、感情的雙重困惑與壓力。

 

 

親愛的自己

陳一鳴朱一龍

陽光開朗帶著一些理想主義的氣質,年紀輕輕就坐上了策劃總監的位置,心懷夢想的創業青年,遭受挫折後,重拾夢想,在大上海重啟,闖出一番天地!

 

【分集劇情】 

第1集陳一鳴求婚計劃泡湯 李思雨挽回公司訂單

李思雨是一家電池公司的銷售經理,她的公司綠寶電池原本和騏驥電動車公司簽訂了五百萬的合同,但騏驥的老闆張堰洲得知綠寶給騏驥的競爭對手雲海更低的成交價後,他便表示不再和綠寶合作,轉而和綠寶的競爭對手飛羽合作,李思雨為了挽回訂單,立馬從上海坐飛機到無錫。而此時,李思雨的男朋友陳一鳴正在準備著求婚驚喜,陳一鳴叫了兩人的好友到現場,準備在眾人的見證下向李思雨求婚。但李思雨顧不上接陳一鳴的電話,見飛羽的人已經到了騏驥,而自己的人還被攔在樓下,李思雨便裝作飛羽的人上了樓。

李思雨在從秘書那得知張堰洲去廁所了,便咬牙去廁所堵張堰洲,張堰洲得知李思雨的身份後,有些憤怒地說自己不會再和綠寶合作,李思雨死皮賴臉地堵著門不讓他離開,一番糾纏之下才得到十五分鐘的機會和張堰洲交談。李思雨提出可以把綠寶新研發的電池優先提供給騏驥,並保證第一條生產線只給騏驥供貨。但張堰洲看上去卻很平靜,並沒有什麼表示,正當李思雨覺得談判失敗準備離開時,張堰洲的秘書叫住李思雨,說張堰洲想和她再談談。

張堰洲問李思雨知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針對雲海,李思雨點了點頭,她知道雲海現在兩個最大的股東是當初張堰洲的手下,離開時還以不道德的手段偷走了騏驥當時的核心技術。張堰洲見李思雨知情,便說自己手上有十萬隻次品電池,希望通過綠寶把這批電池轉讓給雲海,事成之後,他可以私下給李思雨一百萬的報酬,張堰洲給了李思雨一分鐘時間考慮。李思雨站起身,表示自己不會幫張堰洲做這種沒有道德的事情,張堰洲聽了李思雨的話卻笑了,原來這是張堰洲在故意試探李思雨,見李思雨拒絕了自己,證明了她的人品,張堰洲決定和綠寶繼續合作,甚至有意要挖李思雨到自己公司來。

李思雨談完了工作,在去機場準備回上海的路上才發現陳一鳴給自己發了幾十條消息,李思雨心覺不妙,趕緊給陳一鳴回了電話,但陳一鳴情緒卻不高,說自己有重要的事情找她,可惜都已經耽誤了。等李思雨趕了最近的飛機回上海後,陳一鳴已經在機場等著她了,李思雨見陳一鳴冷著一張臉,便一直撒嬌哄著陳一鳴,陳一鳴漸漸地也消了氣,不過他還是對李思雨的工作有些意見,覺得李思雨實在太忙了,想讓她換一份輕鬆點的工作,李思雨聽了這話卻生氣了,覺得陳一鳴就是不相信自己,當下也沒了去看電影的心情,直接在路口下了車。陳一鳴趕緊把車停好去找李思雨,還沒說幾句話,李思雨的朋友張芝芝突然來了電話,說顧曉菱和別人打了起來。

張芝芝和李思雨是同事,張芝芝和丈夫劉洋,孩子雨薇一家人被陳一鳴邀請到現場見證,而顧曉菱則是李思雨異父異母,重組家庭的妹妹。顧曉菱也是受邀來到求婚現場,陳一鳴的朋友兼同事雷浩文是個花花公子,見顧曉菱長得漂亮就動了心思,但顧曉菱已經有男朋友了,對雷浩文十分冷淡。而顧曉菱在現場等陳一鳴和李思雨時有些無聊,便讓無人機操作員教她使用無人機,結果就看到了自己的男朋友蘭克在車上和別的女人麗莎接吻,也不知道是故意還是不小心,無人機掉到了蘭克的車上,蘭克一時驚慌,又撞上了路邊另一輛車。等蘭克下車後,顧曉菱就和蘭克爭執起來。

兩人到了警局才知道原委,張芝芝見這場求婚是徹底泡湯了,便和李思雨說了情況,在這種情況下知道求婚的消息,李思雨的心情有些複雜。另一邊陳一鳴和律師打完電話,得知現在這樣最好是私下和解,畢竟是顧曉菱先動手打人。李思雨心裡再為顧曉菱打抱不平,也只能坐下來和蘭克和解,最後蘭克決定不起訴顧曉菱,由李思雨她們賠償他和另外一個車主的損失。

事情解決後,陳一鳴還想繼續向李思雨求婚,但李思雨卻還沒有準備好,便攔住了陳一鳴,而且她希望以後自己回想起求婚時,是一個美好的回憶,而沒有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陳一鳴只好放棄,說自己會再找時間。

第二天早上,李思雨照常去公司上班,張芝芝找了個機會問李思雨後來陳一鳴有沒有再求婚,李思雨說了昨晚的情況,說自己還沒有準備好為人妻為人母,兩人正在聊著,有同事找到李思雨,說潘總找她去辦公室。潘總告訴李思雨,綠寶的銷售一直在下滑,如果再沒有足夠的訂單,他們即將面臨停產的危機,潘總為了提升銷售部的積極性,決定把銷售部一分為二,讓李思雨的上司袁慧中和她各帶一個組,三個月後哪個組的業績第一,哪個組的組長就是下一任的銷售總監,潘總對李思雨寄予厚望,私心裡更希望李思雨能贏。雷浩文對顧曉菱念念不忘,但顧曉菱卻已經把雷浩文拉黑了,雷浩文便想讓陳一鳴幫他約顧曉菱,陳一鳴知道雷浩文就是個花花公子,而且顧曉菱想交往的人都是真正的富人,肯定看不上雷浩文,便拒絕了他,這會人力資源的王總給陳一鳴發了消息,讓他來辦公室一趟。

 

第2集陳一鳴從公司辭職 潘總安排李思雨袁慧中競爭

李思雨覺得和袁慧中競爭有些不太妥當,自己的資歷畢竟沒有袁慧中老,但潘總卻說綠寶公司不是一個論資排輩的公司,他也知道李思雨和袁慧中關係好,但是一個企業沒有競爭就遲早會完蛋。但李思雨還是有些接受不了,讓潘總給自己一點時間想想。

陳一鳴公司董事會決定把每個部門的人都裁掉一半,王總叫陳一鳴來辦公室也是說這個事情,但陳一鳴卻覺得公司這種一刀切的做法很不科學,陳一鳴的策劃部一共就八個人,而且每一個人都是再超負荷地工作,但王總也沒有辦法,讓陳一鳴下班之前給自己一個裁員名單,陳一鳴心裡十分不情願,那幾個人都是他親自招進來的,沒有讓手下賺到錢已經讓他很內疚了,現在再讓他裁員更是不可能,陳一鳴想以自己辭職來威脅,沒想到王總不但沒有挽留,還馬上同意了陳一鳴的辭職申請。雷浩文得知陳一鳴被裁後替他打抱不平,但陳一鳴卻說自己現在自由了,這幾年一直有獵頭找他,他叮囑雷浩文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李思雨,等他找到了新工作再說。

李思雨還沒有想好怎麼和袁慧中說潘總的安排,新的麻煩又來了,蘭克的車已經定損,但是蘭克沒有給車買保險,修車的錢李思雨和顧曉菱的錢加起來都不夠賠。李思雨又覺得這是自己的事情,不想去麻煩陳一鳴。結果李思雨下午和陳一鳴見面時,李思雨去洗手間時,李思雨的電話響了,陳一鳴見是銀行的小倪,便隨手接起了電話,這才知道李思雨要貸款賠償的事情。等李思雨從洗手間回來,陳一鳴便直接問了李思雨到底要賠多少錢,陳一鳴表示自己攢了一筆錢,可以幫李思雨賠這筆錢,至少他想幫李思雨承擔一半的賠償,李思雨從小獨立慣了,下意識要拒絕陳一鳴的幫助,但在陳一鳴的勸說下,李思雨只好接受了,陳一鳴又說了一個條件,希望李思雨以後遇到什麼困難不要一個人扛著。

李思雨想起自己在苦惱潘總的安排,便趁這個機會和陳一鳴說了自己的苦惱,從她剛進綠寶,就是袁慧中手把手地帶著她,算是她的師傅,但是如果真的能做到銷售總監,在公司就有股份,加上年終獎,這次賠的錢一年就能賺回來。陳一鳴聽李思雨說完,便勸她先和袁慧中說清楚,好好溝通一下,避免誤會。李思雨馬上打了電話給袁慧中,袁慧中此時在醫院輸液,她已經知道了潘總的安排,正等著李思雨來找自己。

劉洋在單位給領導作了項目匯報,領導陸總對劉洋十分滿意,有意讓他做招標組組長,公司也給劉洋獎勵了五萬獎金。劉洋下班後和張芝芝一起去幼兒園接孩子的時候說到獎金的事情,張芝芝便想讓劉洋分兩萬出來給顧曉菱賠償,劉洋卻有些抗拒。到了幼兒園放學,張芝芝看到同班的苗苗媽媽,便趕緊上前解釋昨天因為有事沒參加活動,苗苗媽媽沒有理會張芝芝,接了孩子就走了,張芝芝想要追上去,但老師則叫了她,說雨薇今天在學校和別的小朋友鬧得有些不愉快,讓她回去再安慰安慰。雨薇在學校裡受到苗苗的排擠,張芝芝不明白為什麼,一看手機,發現自己已經被移除了家長群,打電話想問問情況也沒有人接。

張芝芝回家匆匆忙忙地做了晚飯,便急著去找苗苗媽問清楚,一問才知道是因為昨天沒有去參加活動惹怒了苗苗媽,張芝芝為了彌補,大半夜又開始做餅乾,準備明天給每個小朋友都送一份,她還打聽到苗苗姥姥和劉洋一樣是交大畢業的,便讓劉洋明天和自己一起去,順便拉拉交大的關係,但劉洋卻覺得他們和苗苗媽他們明顯不是一個圈子的,主動往上貼太累了,但張芝芝為了雨薇能在最好的環境裡成長,就算再累她也願意。

李思雨幫忙去學校袁慧中的孩子濛濛,又去醫院接了袁慧中,路上,李思雨說起潘總找她談話的事情,袁慧中問李思雨怎麼想,李思雨轉頭說自己都聽袁慧中的,袁慧中卻突然哭了起來。李思雨趕緊在路邊把車停下,袁慧中覺得特別心酸,她在公司待了十三年,十三年來喝酒應酬,拚命工作,公司的業績一年年上漲,但她的生活卻越過越遭,老公出軌和別人跑了,孩子又越來越叛逆,李思雨也很心疼袁慧中,希望她能得到銷售總監的職位,當即表示自己明天就和潘總說清楚,她不做這個組長,如果要競爭,她也一定會在袁慧中的組裡幫忙。

第二天一早李思雨便去找潘總說了自己的決定,潘總猜到袁慧中肯定是在李思雨面前哭訴了,他覺得李思雨就算和袁慧中私交再好,李思雨也不該犧牲自己來成全別人。潘總把李思雨趕出了辦公室,還不顧李思雨的意願,發佈了組長任命的通知。袁慧中看到了公司的通知,對李思雨產生了懷疑,覺得她是當面一套背後一套,李思雨再去找潘總,潘總卻已經不在公司了。袁慧中見事已至此,和李思雨鬧掰對她也沒有好處,又和李思雨說了兩句好話,李思雨心軟下來,說自己這次就為袁慧中陪跑。

雷浩文和同事們組了一個局歡送陳一鳴,飯桌上,雷浩文說起同裡公司唐總對陳一鳴很感興趣,正好他們公司缺一個策劃總監,問陳一鳴願意不願意,陳一鳴卻覺得自己既然從才金公司辭職,至少要找一個比才金更好的公司,便拒絕了這個邀請。李思雨去了4s店,蘭克和另一個車主子茹已經到了,李思雨拿過蘭克的定損單,劃掉了幾處,說這些地方不是這次事故造成的損傷,她不負責賠償。

 

【圖片cr:親愛的自己,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1,593 times, 32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