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你喜歡勃拉姆斯嗎】結局.分集劇情1~16.人物介紹~金旻載、朴恩斌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劇情講述名門音樂學院的學生們和他們周圍的人們的故事。

從三、四歲起就接受專業練習、演奏、參加音樂會的學生,以及對這些孩子們付諸才能、支持、愛、關注、執著的家長和老師的故事。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相關文章】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蔡頌雅朴恩斌

就讀於西嶺大學經營系,經過了四次重考後,以新生的身分進入了同校的音樂系。

因為名字「蔡頌雅」發音關係,常常被人誤以為在道歉,但實際上並沒有那麼小心翼翼。

除了就讀音樂系,這輩子沒有闖過一次禍的模範生。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朴俊詠金旻載

在2013年舉辦的蕭邦國際鋼琴大賽中,首次以韓國人身分獲得「第一名從缺的第二名」的著名鋼琴家。

因長相帥氣,常常被人誤會他的人氣是來自於外貌而非實力。

比起自己,總是先察覺到別人的感受,並隱藏起自己的內心。

對俊詠來說,想要擁有某樣東西、某個人,本身就是種陌生的情感。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韓賢皓-金聖喆 飾

總是樂觀且面帶笑容,在純朴且和睦的家庭中度過了充滿愛的童年。

如同自己愛著人們般,相信被愛的那個人也會如此。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李情景-朴智賢 飾

京湖集團會長的獨生女。

受專攻於鋼琴的母親影響,從小就開始學習小提琴,小小年紀就以神童之姿登上國際舞台。

但在母親因事故過世後,回到了韓國。

雖說在國內最頂尖的西嶺大學也總是高踞第一,但比起作為神童備受矚目的童年相比,似乎顯得過於平凡,情景也深知這一點。

 

 

你喜歡布拉姆斯嗎



尹東允-李有鎮 飾

頌雅的朋友兼小提琴老師。

現在在藝術殿堂附近開了一間名爲「Yoon’s Strings」的小型工坊,負責修理和製作弦樂器。

和俊詠、情景、賢皓是國高中和大學同學。

和頌雅是西嶺大學業餘管弦樂團的同期。

 

【分集劇情】 

第1集松雅堅持夢想不畏艱難 俊詠善意幫助松雅圓場

已經二十六歲的蔡松雅已經從西冷大學的經營管理學院畢業了,但心中的音樂夢想讓她又放棄了年齡上的顧慮,重新考取了西冷音樂學院的小提琴專業,成為比其他同學比大七歲的大一新生。

在音樂學院的演奏廳裡表演一直是松雅的夢想,但這個夢想在從小就學習小提琴的同學看來卻極其平常,她們不止一次地在這裡表演過,但對於松雅這個半路出家的小提琴手來說卻是夢寐以求的事情。

怎料事事難料,由於小提琴部分的音量有些大了,指揮決定站在藝術殿堂的演出台上,松雅心情非常激動,他用崇崇拜的目光在打不停的在四周做事著。

指揮覺得小提琴的音量有些大了,決定撤掉最後一排的小提琴架,這樣的話,松雅就沒有辦法在今天圓她的這個表演的夢想了。

朴俊詠作為這所音樂學院已經畢業的學生,在國內外多次獲獎,給母校帶來了極大的榮譽,這一次母校校慶之際,他被母校邀請回來參加匯報表演。演奏開始後,松雅並沒有著急離開現場,她從一個通向演出台的小門看到了俊詠滿腔熱情的表演,感受著俊詠對音樂那發自內心的熱愛,相對自己來說,松雅感覺到了自己跟俊詠之間的差距和不足。

松雅的好友李旻澄準備好鮮花來慶祝松雅的出道,卻因為來遲了並沒有買到現場的門票,只能遺憾地在大廳裡通過大廳裡擺放的電視直播來觀看松雅大堂裡面的表演。

心情不好的松雅一個人躲在衛生間的衛生間裡面,聽到了同學們在悖論背後談論他如此大的年齡,畢業後的工作去向問題。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正當松雅也在為自己的前途擔心的時候,卻收到了那封她申請的研究生的拒絕函。 演奏會結束後,蘇雅看到了正在開心地和俊詠和合唱合拍合照的旻澄。俊詠聽到了旻澄說出慶祝松雅成功出道的話後,十分配合地走上前說,感謝蘇雅的付出,當聽到俊詠親口說出松雅辛苦後,旻澄更興奮了。

俊詠坐在車裡看著車外的大雨,無意中看到了脫下衣服包住琴盒的而自己淋雨的松雅一路狂奔的狼狽樣子,回想起剛才松雅和旻澄鎮靜的談話後,心裡也慨外不已。

松雅和一起去金河文化集團實習的同學金海受到了同事們的熱情歡迎。她在公司認真勤勤懇懇的工作,每天回家之餘,還在堅持地練習小提琴。

松雅再次來到了那個讓她記憶猶新的表演台上時內心也是波瀾起伏的,她希望利用午休的時間在這裡練習小提琴的請求得到了車組長的大力的支持,這讓松雅非常開心。 一天中午,松雅意外的碰到了在這裡練琴的俊詠,本抽身離開的她被俊詠沉醉的表情和美妙旋律深深地吸引了,愣在了當地,直到手機聲打擾了俊詠,松雅才急忙轉身離開。此時俊詠被打擾了興趣也沒有心思繼續在那裡練琴了。

正在家裡練習的松雅接到了好友冬雲打來的電話,還沒等松雅跟東雲多說什麼,東東雲就口若懸河地說出了自己的回國事件,並要求松雅去機場接自己。俊詠也接到了好友賢皓的接機要求。兩個人候機廳相遇後慢慢地閒聊了起來。 事後的蘇雅,每每回想起那天他和俊詠在機場之後的對話,不禁奇怪,當時自己為什麼會詢問俊詠是否喜歡柏拉米斯,卻聽到對方否定的答覆。

原來勃拉姆斯愛了一輩子的女人,卻在心裡愛著他的朋友。松雅並不知道眼前的俊詠正面臨著和主人公勃拉姆斯同樣的遭遇。

第2集靜京做法擾亂俊詠心智 松雅幫助俊詠理解音樂

當松雅和東雲同時向旻澄說出下一步的規劃時,旻澄對於她們兩個人給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議,它支持冬雲放棄之前的小提琴專業而改為專業修理樂器。但對於松雅想要重新開始學習小提琴時,卻極力反對,在她看來,這是一件愚蠢的事情。

雖然沒有獲得好朋友的支持,但東雲不光支持她,更主動提出來願意教她,這樣也就解決了松雅最為苦惱的沒有辦法學籌集到專業培訓的經費問題。

松雅、俊詠五人在機場尷尬的氣氛裡說了幾句話後就各自散去了,旻澄賜組織了一幫好友為東雲接風,而俊詠和賢皓則坐在漢江邊,喝著啤酒聊著心事。

閒聊中,當聽到賢皓無意中提起上個月自己在紐約的那次公演,他和靜京都沒有能去現場為他助威而後悔不已時,俊詠腦海中不禁回想起上個月在那個在紐約公演時靜主動走上前和親吻自己的畫面,俊詠到現在也不知道這吻的真正意思是什麼?從俊詠內心來說,從年少時他就已經非常喜歡靜京了,但自己的好友賢皓現在和靜京已經交往好多年,他不敢想像賢皓知道後會是什麼反應。

在東雲的工作室裡,松雅只拉了一小段琴,冬雲就聽出來小提琴有裂痕,並很快的找到了裂痕所在,冬雲耐心把他對琴的感情講給蘇雅聽,當聽到冬雲讓自己對著琴孔說三聲我愛你時,松雅有些猶豫了,她抬頭看向正在工作的東雲背影,意味深長地說出了我愛你。

鋼琴手承智珉在國外的一個知名比賽中取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績,這一消息傳回國內大家都非常興奮,當年俊詠取得第二名已經打破了韓國在這一比賽中沒有好成績的記錄,現在智珉更是刷新了俊詠的記錄,目前智珉在鋼琴界的知名度已經遠遠超過了俊詠。

俊詠和靜京相約在咖啡館見面,當俊詠詢問那天靜京對自己那非常特殊舉止的真正意思的時候,靜京並沒有說出實情,只是說自己在美國呆的時間久了,看到俊詠比較興奮一些,聽到靜京這樣的話,俊詠也無可奈何,他勸情景早點兒和賢皓結婚。幫同事買咖啡的松雅無意中聽到了兩個人的對話,回想起那天在機場接機時幾個人在一起的尷尬場面,慢慢明白了他們之間的特殊關係。 談完工作後,四個人一起出去吃完飯後大家回到了排練場,賢皓讓松雅點首想要聽的這曲目,松雅點了舒曼的交響曲,這也是靜京最喜歡聽的一首曲子,那是她媽媽生前經常會給她彈奏的曲子,演奏完畢後,俊詠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意有所指地說的,這是他最後一次彈這首曲子了,在場的三個人當中,只有靜京真正聽懂這話的真正含義。俊詠不願意再牽扯進賢皓和靜京的感情世界中了。

松雅和海娜去音響店購買俊詠盤表演光盤,看著音響店到處都貼著承志珉敏的宣傳海報時,海娜也不由得對俊詠的現狀擔憂起來。說了一些不太中聽的話,而這些話恰巧被不遠處的俊詠全部聽在了聽了進去,從音像店走出來的後,俊詠腦海中還時刻回想起剛才聽到的話,他也十分清楚這就是自己目前所面臨的現狀。回想起自己從幼年到現在的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他參加比賽,最簡單的原因就是要靠其中的比賽的獎金來解決自己的生活費,還有他想用自己的付出來回報文淑理事長對他這些年來的資助。

在文淑家俊詠和另一位小提琴選手一起合作為大家表演,俊詠邀請松雅為自己翻樂譜,雖然蘇雅以前沒有做過帶兩個都對音樂懷著美好願望的年輕人,很快就達成了默契,配合起來也是天衣無縫,讓在場的人們都羨慕不已。

俊詠和松雅在回去的路上,俊詠詢問松雅自己今天的演奏效果時,卻意外的聽到松雅說出了和之前別人完全不一樣的話,松雅反問他自己感覺今天的演奏如何?在松雅看來,熱愛音樂的他們首先應該是為自己在演奏,而不是為了取悅於別人進行的表演,松雅的這一番話,讓俊詠立即有了醍醐灌頂的感覺,他這才是他之所以喜歡演奏鋼琴的最真實的想法。

當聽到松雅說上次在演奏大廳裡俊詠的表演更讓她他難以忘懷後,俊詠明白了那天他是帶著對靜京的感情演奏的,自然演奏中帶有了靈魂。

想起松雅的話後,俊詠內心久久不能平靜,他一個人在酒吧裡喝酒時,松雅找到了他,兩個人談了很久,聊得非常開心,當聽到鬆鬆雅說是自己的粉絲,俊詠十分高興,當看到松雅拿著自己的光盤想要她簽名後,俊詠反而不好意思起來。

 

第3集松雅單戀冬雲受到打擊 俊詠安撫為情所傷松雅

松雅和俊詠有著完全不同的人生經歷,松雅善良和性格讓俊詠也慢慢變得放鬆下來,俊詠把自己參加比賽時候複雜的內心波動一五一十地跟松雅講了出來。雖然每次比賽中都能得得非常好的成績,但每次比賽前後,俊詠的內心都非常煎熬,伴隨著他的不光有鮮花、掌聲和獎牌,還有許多不為世人所知的孤單寂寞和靠藥物治療抑鬱與失眠。當聽到這裡時,松雅十分震驚,她怎麼也不會想到,俊詠看似光彩的外表下,竟然承受著如此大的痛苦。

靜京邀請俊詠一起去看賢皓作為首席大提琴手的一音樂會,俊詠不假思索地答應了。松雅回到家時,意外地收到了媽媽的朋友送的兩張同樣音樂會的門票。松雅想要邀請好友旻澄和冬雲,都沒有成功,最後她只能一個人去了。湊巧的是,松雅的座位正好緊挨著俊詠和靜京。

觀看完演出後,俊詠松雅陪著賢皓和靜京一起去東雲的工作室下面的餐廳吃飯。俊詠在去洗手間的時候,無意中碰到了冬雲和旻澄的談話,他想要離開,可是當聽到兩個人談起松雅的名字後他停下了腳步。松雅邀請她們去聽音樂會的那天,東雲和旻澄盛因為醉酒而在一起發生了關係,當聽到冬雲請求旻澄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松雅後,俊詠的內心開始不安起來,他可憐不知真相的松雅。就在俊詠準備出去的時候,恰巧松雅也推門想要去洗手間,俊詠立即把門反鎖,他不讓讓松雅看到眼前這個尷尬的場面。

冬雲故作輕鬆地出現在大家面前時,俊詠看著松雅的表情,十分心疼她,回想起冬雲剛才跟旻澄所說的話,俊詠對冬雲的態度慢慢冷了起來。

鑒於目前俊詠的影響力不如智珉,財團文化中心想要讓俊詠以脫口秀的形式出席一場演出,把他不幸的家庭和受到轢淑文書理事長的資助的事情當做賣點展現給廣大的粉絲,車組長深知俊詠的性格直接替他回絕了這件提議,但提建議的人卻並沒有就此止步,他越過車組長直接找到俊詠,把淑文理事長每年要低聲下氣地向其他贏利公司索要經費的實情告訴了俊詠,而此時的俊詠也因為不爭氣的父親又惹了禍,需要他出錢擺平事情,俊詠最後同意出席這個活動。

到了靜京母親的祭日,俊詠早早就到墓前獻上鮮花,當文淑帶著靜京來到墓前時,看到了已經放在那裡的鮮花。淑文詢問靜京是否知道俊詠會來看望時,靜京只默默地說出俊詠不會讓任何人知道他的想法。在她看來,俊詠是一個用音樂比語言更流暢的人。回到外婆家,靜京撫摸著俊詠彈過的鋼琴,回想起童年時她與俊詠的點點滴滴,那時她剛從美國轉學來到韓國,不久就經歷了母親去世的噩耗。那時的俊詠用他特有的音樂來安慰進靜京悲傷的情緒,陪他走過那段暗無天日的日子。也就是從那時起,靜京漸漸的對俊詠產生了好感。

松雅白天在辦公室裡意外收到了車組長和同事們送給自己的生日蛋糕,這個意外的驚喜讓她非常開心。沒多久,她又收到了朋友們約她晚上一塊兒聚餐為她慶祝生日的消息,下班後,松雅看著時間還有些早,就準備再練一會兒小提琴後再去和朋友們聚會。正在這時,接到了旻澄打來的電話,來到約好的地方後,松雅看到了早已等在那裡的旻澄。

當聽說旻澄突然說參加不了自己的生日聚會時,蘇雅感到十分失望,但收到旻澄送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後開心起來。正在松雅開心地接過禮物時,發現了旻澄眼裡似乎含著淚水,追問之下,閩聖終於把壓在她心裡的猶如一塊巨石的事情告訴了松雅。聽到這裡,松雅想起了那天在東雲的工作室裡俊詠故意擋住門不讓她進去的事情後,她瞬間明白了這裡面的真相,原來俊詠已經知道一切的真相。

和旻澄無話不談的松雅心裡明白,旻澄非常喜歡冬雲,他們過去就曾經交往過一段時間,但後來分開了。即便如此,旻澄心裡還十分牽掛著冬雲。

回家路過的俊詠看到了埋頭痛哭的閩聖和坐在她身旁的松雅也猜出了事情的原由。回到訓練室裡,俊詠也無心練琴。這時,松雅回來取小提琴,看著松雅傷心的背影,想著安慰他,卻不知如何開口。正當俊詠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打破眼下這個僵局的時候,松雅詢問那天在東雲工作室裡的真相,當聽到松雅說出比起心裡難受,被別人當成一個傻子的感覺更 讓她心裡難受。

雖然嘴上說著無所謂,但是俊詠能感受到松雅內心的痛苦,他坐在鋼琴旁為松雅彈了一首她最喜歡的月光曲,雖然松雅口嘴上請求俊詠不要再彈了,可是當安靜的聽完後,松雅的內心慢慢平靜下來,此時她才終於明白原來音樂真的是可以安撫一個人的情緒的。

演奏完畢後,俊詠來到松雅面前,提出要和她作朋友,並摟住了傷心的松雅,兩個同樣在愛情和友情邊緣徘徊的痛苦的人在彼此身上找到了溫暖。

第4集俊詠逃離三人感情糾纏 靜京明白俊詠去意已決

心情不好的松雅不想去參加朋友們的聚會,俊詠支持她按照內心的真實想法決定,但事情往往事與願違,冬雲和另外一個松雅的朋友趕到了松雅單位樓下來接她一起過去聚會。

餐桌上俊詠看著松雅裝作若無其事的跟冬雲交談的尷尬場面,心裡替她難受。切完蛋糕後,松雅用唇語跟俊詠說了謝謝你,俊詠心領神會地點頭接受松雅的謝意。

聚餐結束後,松雅拒絕了冬雲邀他坐同一輛車回去,推說自己和俊詠還有工作要談,送走冬雲後。站在馬路邊的兩個人看著對方不約而同的說出了我們散散步的話,對於他們這種默契兩個人都開心地笑了起來。在面對俊詠時,松雅毫無隱瞞地講述著她和冬雲、旻澄之間的友情,當聽到松雅為難地說自己無法面對現在這個局面時,俊詠不由得想到了自己,他又何嘗不明白松雅此時的心情呢。

當看到松雅用手敲打著自己的心臟,痛苦不已的樣子,一旁的俊詠也是感同身受的。在面對靜京和賢皓三個人之間的感情糾葛時,他又何嘗不是松雅現在這種感覺。

賢皓無意中從車組長那裡得知了靜京去俊詠的演奏會現場後,回想起靜京和自己說話的躲閃和俊詠對於自己問題的支支吾吾,賢皓心裡隱隱產生一絲懷疑,但深愛著靜京的他最終決定不去追究。在靜京生日的時候,他專程選了一對漂亮的情侶戒指送給了靜京後興奮地戴在了手指上,但靜京接受起來卻有些免為其難,遠沒有賢皓那麼開心。

蘇雅在跟進俊詠脫口秀演出的時候,無意中碰到了俊詠、賢皓和靜京三個人在一起排練,當看到情景放在洗手台上的戒指時,松雅立即追了出去還給了靜京。但靜

京卻把它放到了口袋裡,在一起排練時,俊詠看到了賢皓手指上的戒指,而這時賢皓卻盯著靜京沒有了戒指的手指。

當聽到賢皓幸福的說自己要結婚時,俊詠本能的問了一句靜京是否同意了後立即感覺到自己的說話有些不妥,在賢皓的注視下,俊詠有些慌亂,琴譜也險些從琴架上掉下去。三個人在奇怪的氣氛中只練了一小會兒,靜京就感覺到氣氛的不和諧,她提議改天再練。俊詠習慣地說不管她們倆如何演奏,自己都會全力配合。誰知這番話反而苦惱了靜京,她立即指責俊詠任何事情都不主動一回。聽到這裡,俊詠立即站起身來轉身離開了訓練場,雖然背後靜京在叫他,但均俊詠卻根本沒有停下的意思,直到靜京追了出去,俊詠對她依舊是一副冰冷的面孔。

當聽到靜京向自己索要生日禮物後,俊詠直截了當地說自己根本沒有打算寄給她生日禮物,這時松雅從洗手間出來,恰巧撞見了兩個人在一起尷尬的場面,松雅準備離開時,卻被俊詠叫住謊稱要和她談工作上的事情,其實俊詠是想藉著此離開和靜京。

晚上很晚才回來的俊詠看到了等在自己家樓下的拿著酒瓶的賢皓,心裡不痛快的賢皓跟俊詠說了許多他的心裡話,最後,賢皓用近乎懇求的口氣希望俊詠能離開韓國,回美國去。

靜京又發信息約俊詠出來見面,雖然內心有些不太願意,但俊詠還是準時赴約了,見到靜京後,俊詠腦海中不斷回想賢皓在自己家醉酒後可憐的樣子,決定由自己出面結束三個人之間的錯亂關係。當聽到俊詠評價自己不光是個不怎麼樣的人,甚至讓人感到十分非常討厭後,靜京追了出去

 

第5集松雅難掩心中自卑 俊詠找到人生知己

在脫口秀的現場,當聽到有學生問起音樂領域天賦是否比努力更重要時,俊詠含蓄地承認了從事藝術工作天賦的重要性,但最後他依舊肯定了只有堅持付出努力,就一定會實現願望的祝福,現場的孩子們聽了之後更加歡欣鼓舞,對俊也更加信服起來。

身為公司董事的靜京希望借助她的到來讓大家對俊詠的重視起來,但俊詠卻並不領情。靜京明白俊詠的決心,但她還是想盡力挽回一下,但俊詠卻想借這個機會把他們的過去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完完全全解決掉。最後,靜京終於說出了她藏在心裡的那句話喜歡俊詠的話,但得到的卻是俊詠無奈地搖著頭並拜託過她好好地對待賢皓。

工作完成後,俊詠和松雅走一起步行,走在回去的路上。當聽到松雅用羨慕的口氣形容這裡的孩子擁有天賦讓她十分羨慕後,俊詠無心地回應了一句沒有才能才讓人幸福的話,讓松雅心裡難受了起來,他是多麼羨慕俊詠在音樂方面的才能啊。

松雅反駁俊詠無法理解那些沒有才能卻熱愛音樂的人們是一種是什麼心情後,沒有理會他,逕直走開了。

趙秀安作為松雅和海娜的同學,因為有在事務所當代表的父親的關係,舉辦了一場鋼琴演奏會,竟然請到了西冷大學的教授為其伴奏,讓大家羨慕不已。

冬雲和賢皓閒聊時,說起了松雅最開始接觸小提琴時的夢想,當時松雅那癡迷的狀態讓冬雲至今都記憶猶新。冬雲也曾經努力的向松雅一樣愛上小提琴。但最後事實證明,沒有興趣一切努力都沒有都會白費,於是冬雲放棄了小提琴專業,改成一個專業的樂器修理師。 聽到冬雲斷然決定放棄學習多年的小提琴轉為小提琴修理師的時候,賢皓十分羨慕冬雲的勇氣。他無心地用手旋轉著手指上的戒指,明白他和靜京之間的這份感情岌岌可危,他不確定自己是否有勇氣放棄他深愛的靜京。

演奏會馬上就要開場時,秀安因為沒有穿比賽專用的黑皮鞋讓現場亂做一團,還好蘇雅提出讓秀安穿自己的鞋。但得到解圍的秀安對秀松雅卻並不領情。冷嘲熱諷地說出松雅連續考了四年並在班級成績墊底的事情。車組長對於秀安如此的傲慢非常不滿,但松雅卻認為演奏會是頭等大事,在她心目中演奏者是最重要的,她不想因為這點小事影響了秀安的心情。

俊詠也來觀看秀安的表演,在秀安上場時,俊詠看到了站在一旁的腳踩拖鞋的松雅,在演出結束後,俊詠並沒有再次看到松雅,最後在綵排間裡找到了獨自傷神的松雅,當看到俊詠遞給自己的簽名光盤寫著小提琴家蔡松雅時,松雅非常感動,這是他收到的最好的祝福,也更加堅定了她繼續拉好小提琴的信心和決心。

旻澄找到冬雲,鼓了好大的勇氣終於說出了他心裡那句喜歡冬雲的話後卻收到了冬雲的當她什麼也沒有說過的答覆,這回答深深地傷害了旻澄。此時賢皓和靜京坐在一個的大排檔裡。雖然賢皓含著眼淚苦苦挽留,但靜京卻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當得知靜京和賢皓分手的事情後,文淑舉雙手贊成,從一開始她就並不看好這段感情,第二天文淑找到賢皓表達了會支持賢皓競聘西冷大學音樂系絃樂教授這一職位。當聽到賢皓的為難後,意味深長地說,靜京工作應該是財團理事長的位置。

俊詠鼓了好大的勇氣才打電話約宋雅,明天下班後一起吃飯,接到電話的松雅非常開心,直接一頭害羞的一頭鑽進被子裡。掛斷電話後的俊詠也是春風滿面的樣子,他非常期待與松雅的這一次約會。

俊詠因為家裡的一天都在忙著籌錢,但卻始終沒有結果,當他見到宋雅後,原本煩躁的情緒立即安靜了下來,這也是他想要見到松雅的主要原因,當聽到俊詠說自己難過時也可以去找他時,松雅也十分欣慰。不過,松雅更希望俊詠不要碰到什麼不高興的事情,同時,松雅也希望自己在高興的時候去找俊詠並給他帶給歡樂,最後俊詠害羞的要和她拉鉤約定不能反悔後,松雅看到了眼前俊詠的可愛的另外一面。

第6集靜京斬斷賢皓想法 松雅表白自己感情

京厚集團舉辦的選秀活動中由於兩位評委的意外缺席,靜京和賢皓都被邀請了過來,兩個人都不知道對方要來,突然遇見後都顯得非常尷尬。

靜京把她們分手的事情告訴了車組長,並明確提出原定於的財團她們三個人的合作節目要修改,就在靜京準備離開的時候,賢皓叫住了他。當看到賢皓對自己依然留戀的目光時,靜京狠下心來質問賢皓有什麼勇氣想和自己結婚,當聽到靜京詢問他擁有什麼時,賢皓的自信立即被打落到地,直到此時,賢皓也終於對靜京的感情死了心,一旁的松雅恰好看到這一幕,聽到了三個人之間的對話。

俊詠的爸爸到處打著自己兒子是世界著名演奏家的幌子四處借錢,從年幼時俊詠每次的演出收入都會被爸爸全部盤剝殆盡。即便如此,爸爸不斷增長的慾望始終望慾壑難填,俊詠非常苦惱,本來剛接到松雅有好消息的短信後想要回電話,接到了媽媽的催款的電話。沒有辦法,俊詠把自己僅有的一些錢轉給了媽媽。

文淑以那天在他家演奏為借口,給俊詠轉了一大筆錢,雖然這筆錢恰巧恰好可以解俊詠的燃眉之急,但倔強的俊詠卻把錢還給文淑書送了回去,在文淑家裡,文淑對於俊詠的這種行為非常不解,在準備離開的時候文淑突然暈倒在地,被俊詠送到了醫院。

下班回家的松雅一直翻看著信息,明明俊詠已經讀了自己給他短信卻一直沒有回復自己,但松雅卻不知道昨天的俊詠正在遭遇媽媽的逼款,而此時俊詠正在送文沾淑去醫院的路上,宋雅正在狐疑之際。看到了迎面走來的靜京,松雅禮貌地打了招呼後準備離開時,卻被靜京叫住了,當聽到靜京說自己和俊詠相識達十五年之久,希望松雅不要插足他們的感情後,松雅十分納悶。

正在這時,靜京接到了俊詠電話後,急忙打車離開了,晚上松雅在家始終睡不著,她想著靜京和自己所說的事情和這兩天俊詠的表現,十分不解俊詠這樣作的真正目的。而此時此刻,文淑被送進了手術室裡。看到靜京過來後,俊詠準備離開,卻被靜京一把拉住,希望可以陪在自己身邊,看著兩眼滿含淚水的靜京,心軟的俊詠決定留下來陪她。

俊詠在醫院無意中碰到了媽媽,才意外地得知媽媽前兩天要了兩千萬,其實是自己做手術用的,並不是爸爸在闖禍。同時俊詠意外地得知了這段時間文淑一直照應著爸爸文書,之所以這樣做是受了靜京的請求,想著自己原來在靜京面前的驕傲,俊詠心裡十分難受,好勝的他不知今後該如何面對靜京。

俊詠來到松雅的單位接她下班,並解釋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但松雅卻十分釋懷,主動提出了不能再做俊詠做朋友的話。

俊詠找到賢皓把他的苦惱和盤托出,說完之後,他心裡覺得輕鬆了不少,可是卻聽見賢皓說他現在感覺快

要死的快要死了似的,恰巧在這個時候,車組長打電話詢問俊詠是否取消財團演出中三個人的合作節目。這時,俊詠才知道了靜京和賢皓分手的事情,當俊詠向賢皓追問時真相的時候,賢皓只是謊稱兩個人只是吵架,並沒有分手。

松雅和海娜在京厚集團實習很快就要結束了,同事們設宴為兩個人送行,席間幾個人閒聊時,松雅無意中假借她的一個朋友說出了她現在和俊詠之間的自己難以判斷的關係後,得到了同事肯定的回答,俊詠就是喜歡他,時刻想念著她,才會在她面前有這樣的表現,獨自回家的松雅回想起剛才同事們的話後,拿出手機給俊詠發了信息。 俊詠打電話向靜京詢問她和賢皓的事情,聽到了電話裡靜京被男人咒罵不長眼睛後十分擔心,當得知靜京就在自己樓下後,忙把自家的門鎖的密碼告訴靜京,靜京進入房間後,看到了俊詠垃圾桶裡扔掉的寫給松雅的紙條後生氣地離開了。在俊詠家樓下的松雅,看到了生氣離去的靜京,從俊詠家走了出來,她不太理解現在俊詠和靜京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她開始後悔自己剛才給俊詠發的那條短信了。

實習結束後回到學校的松雅,本以為一切都會回歸正常,但她卻無法騙自己,它依舊十分想念俊詠,在校園裡看到被其他女生歡呼包圍的俊詠後,松雅想要避開,卻被俊詠追了上去,當聽到俊詠詢問自己是否有事情後。松雅無法騙自己,她本以為自己的心會和手上因為長時間練琴而磨出的老繭一樣堅硬後,在俊詠的聲音時,松雅知道她無法騙自己,於是鼓起勇氣向俊詠說出了自己喜歡俊詠的實話。

 

第7集松雅主動表白俊詠 靜京提出伴奏要求

松雅一直壓抑著內心的情緒,可是當他看到俊詠看向自己那炙熱的眼神時,終於把自己心裡所想的話說了出來,當聽到松雅說喜歡自己時,俊詠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聽到松雅堅定地說他喜歡自己時,俊詠才明白了松雅是認真地提出和自己交往的願望。

面對松雅的坦誠,俊詠也敞開了他的心扉,把自己學習鋼琴最開始到同靜京、賢皓三個之間的糾葛都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松雅,兩個人現在可以說從之前的精神上相互慰藉,已經變成了目前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了。

為了解決家中的資金困擾,俊詠一不得不拋下他之前說過的一年安息年的聲明,向車組長提出想再次舉辦演唱會請求,在收到不確定答覆後,不得不把希望押到了在參加國外的著名鋼琴大賽上。

俊詠和松雅在大學裡有了很多單獨相處的機會,這樣也更加深了兩人之間的相互瞭解。 他們在學校裡度過了一天愉快的時光後,相約明天晚上一起去吃學校附近有名的冰淇淋,回到家後,松雅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害羞地用被子蒙住了頭。

兩個人走在校園的綠蔭道上,俊詠發現松雅的鞋帶鬆了,主動提出要幫松雅繫鞋帶,卻被松雅拒絕,松雅拒絕的理由非常明確,影視劇裡很多場景都是男生幫女生繫鞋帶後女生被男生所迷住了,她不想變成那樣的女生,所以拒絕了俊詠的好意。當聽到蘇雅拒絕的理由後,俊詠忍不住笑了,兩個人在一起相處總是那麼融洽。

靜京在西冷大學舉行的教師招聘會上,意外的發現了坐在後排的賢皓,兩個人都想著不見對方,卻在這種場合下不期而遇。雖然靜京對賢皓依舊是那副冷冰冰的樣子,但賢皓深愛著靜京,仍然試圖挽回兩個人之間的感情,他們在禮堂裡的大聲對話被門外的俊詠聽到了。當聽到靜京說喜歡自己時,俊詠衝了進去,要拉開氣頭上的賢皓,立即反問俊詠是否也喜歡靜京。看著賢皓對著俊詠動手推搡起來,靜京上前相勸,卻被賢皓誤認為靜京是在幫著俊詠。 為了徹底打消賢皓對自己幻想鏡,靜京違心地說出了他和俊詠已經發生關係,俊詠極力反駁這一切,但賢皓卻失落地離開了,看著賢皓離去的背影,俊詠意外地發現了站在門口傻傻站立的松雅。 看著松雅離去的背影,俊詠剛要動身被靜京一把拉住,俊詠假意說要去向賢皓解釋這一切,後連忙離開了,身後的靜京無力地坐在椅子上。

俊詠追上松雅,否認他剛才靜京所說的話,但松雅的大度卻讓俊詠有些自愧不如。雖然表面上裝作一幅無所謂的態度,可是在轉身離開後,松雅流下了傷心的眼淚。

東雲接到朋友幫他介紹女朋友的電話並沒有開心,他的腦海中時刻迴盪著松雅的面孔,以及均因俊詠和松雅之間那些看似別樣的眼神,冬雲不知道自己應該如何是好。

雖然宋雅一再否認自己沒有心事,但他的表情卻出賣了自己,旻澄一眼就看出了心事重重的松雅今天和平時不太一樣,追問下,才知道松雅終於有了喜歡的人,當聽到宋雅喜歡的人竟然是著名的小提琴家俊詠時,旻澄不禁為好友這段感情擔憂起來。

正在練琴的俊詠看到了靜京送給自己的那塊手帕。現在他已經在把自己和靜京之間的感情畫上了句號,也就是在他把自己連同那塊手絹一起遞到了松雅的手裡,但他自己對這一切卻渾然不知。

雖然靜京和賢皓分手的態度非常堅決,可是爸爸那一句不要傷害對方太深話時還是觸動了靜京的內心。她找到賢皓想要說聲對不起,但賢皓卻並不給她這個機會。

松雅和俊詠交往的事情在校園裡不徑而走,可是俊詠面對松雅教授的詢問時卻以保護松雅為借口矢口否認,他的這一表現讓松雅非常失望,兩個人之前的那些默契也在這件事情上出現了一絲的裂痕。

看著俊詠因為剛才的話語極力辯解,松雅她心裡深藏在在乎俊詠每一句的話,每一個動作的秘密告訴了俊詠。

突然走近的靜京打破了兩個人之間的僵局,松雅藉機離開了,身後她聽到了靜京請求宋俊為自己伴奏和俊詠不假思索地拒絕了的答覆。

 

第8集俊詠出於友情同意伴奏 松雅俊詠一吻最終定情

靜京的大師課上,輪到松雅上台表演了,松雅受到了靜京耐心的指點,這讓她受益匪淺,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下課的時間,直到主持人提醒已經超時後,靜京才停止了對松雅的講授。

俊詠想著松雅無法專心練琴,專程等她下課並告訴松雅他和松雅一樣十分在意對方的每一句話以為每一個不經意的小動作。最後,俊詠給出了不會讓松雅等太久的承諾,並真誠地希望松雅多等自己一下,即使俊詠今天沒有說這番話,松雅心裡也早已下定了決心,她一定會等待著俊詠真正會來到自己身邊的。

旻澄把松雅約出來,告訴她東雲不肯去相親的事情,旻澄誤以為東雲是在乎在意自己才不去相親的。松雅回想起來前兩天東雲曾打電話約自己的事情,她不忍心把這個事情告訴好友,但又不知道冬雲約自己的真正目的是什麼。

在和旻澄的聊天中,松雅無意中說出了最近正在為研究生考試的鋼琴伴奏的事情而煩惱時,卻聽到了旻澄說出了可以俊詠幫忙伴奏的建議,蘇雅覺得自己和俊詠的實力相差太大了,一口回絕了,但在旻澄看來,正處於曖昧期她們應該是心意相通的,又怎會在意什麼實力懸殊問題,聽到這裡,松雅陷入了沉思。

俊詠為了松雅的感受,撕掉了公示欄裡的演奏會座次表,但卻受到了松雅的指責,在俊詠看來不重要的座次卻是松雅前進的方向和動力。

俊詠和松雅交往的事情在學生們之間傳開了,當聽到有同學向松雅求證時,她立即一口回絕了,和松雅一起在今厚集團實習的海娜覺得自己也有機會和俊詠獨處,卻沒有受到俊詠的好感非常生氣,對松雅當場說話也變得不客氣起來。

松雅看著俊詠故意藏起了座次表,突然莫名地生起揶來,她開始指責起俊詠這多此一舉的行為來。音樂天賦的差距讓松雅變得不自信起來,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以後是不是有資格可以和俊並排站在一起,但俊詠這些天卻聽到太多人跟他強調所謂藝術水準這個話題,現在松雅居然也說出這樣的話來,他氣憤地離開松雅,獨自走了。

心情鬱悶的松雅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正在等自己的東雲,這時蘇雅剛想起來自己之前已經和冬雲約好今晚見面了,但自己因為和俊詠的事情卻把這件見面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東雲向松雅坦白了喜歡她的事情,松雅聽到這裡卻非常的害怕,他不想同時失去冬雲和旻澄這兩個最好的朋友。晚上,獨自在家的松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最開始她是喜歡冬雲的,也正因為對冬雲的暗戀,才會一直鍥而不捨的學習的小提琴,可是當俊詠走進她的內心世界時,她才明白自己真正喜歡的人已經是俊詠而不再是冬雲了,加之好友旻澄的關係,松雅現在更不可能對冬雲存在任何想法了。 俊詠當聽到了等在門口的靜京依舊希望自己為她伴奏時,果斷地拒絕了。可是,當聽到靜京聲淚俱下地哭訴這次教授競聘對她的重要性時,俊詠心軟了,同靜京一起長大的他又怎會不明白曾經的那個天才少女淪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所遭受的背後的風言風語。雖然對靜京沒有任何的感情成分,但還是覺得在應該在這時候伸手幫好友一把,也算是為她和靜京之間的感情畫上一個句號。

俊詠約松雅見面,當心急如焚的松雅聽說俊詠居然是怕自己誤會他為靜京伴奏的事情。 松雅非常生氣,一個晚上她心神不寧的居然等到的是這樣一個後果。俊詠看著松雅因為生氣而漲紅的臉終於說出了那句蘇雅一直想聽的,他也喜歡蘇雅的話後,松雅放下心來。 隨著俊詠熱烈的吻到自己唇上時,松雅才終於明白剛才車組長那句俊詠是那種一旦把心付出就不會輕易收回的人。車組長希望松雅可以多等一等俊詠,不光是為了俊詠,也為自己的未來等一個更好的未來。

 

第9集俊詠大方承認二人戀情 眾人知道松雅秘密

在明白了俊詠的心意後,蘇雅也把他心裡一直藏著相讓俊詠為她伴奏的想法說了出來,卻遭到了俊詠的拒絕,其實就松雅要強的個性來講,她是不希望俊詠為她這麼做的,聽守松雅的一番話後,俊詠竟然改變了主意,主動提出來要為松雅伴奏,但這次松雅卻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松雅想要憑借自己的努力在研究生入學考試中獲得成功,而不是借助俊詠這大師的光環。看著如此自信的松雅,俊詠更加堅信著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松雅是一個值得他喜歡並為之付出真心的好姑娘。

旻澄得知蘇雅和俊詠正式交往的事情之後,先是替好友感到感到開心,但很快地她就為自己今後不能跟松雅單獨在一起感到失望了,正在兩個人開心聊天的時候,一旁的俊詠悄無生息的走了過來,把她們嚇了一跳。雖然俊詠和松雅邀邀請旻澄和他們一起,但不願意充當電燈泡的旻澄還是跑開了。

學校食堂裡松雅的兩個同學看到兩個人坐在一起詢問兩個人是否在交往,松雅不知該如何回答,俊詠則大方地承認兩個人確實正在交往,看著俊詠如此堅定的態度,蘇雅害羞地低下了頭。

俊詠故意向松雅要了一塊她用過的舊的擦琴布,松雅明白他這麼做的意義,也十分樂意俊詠可以時刻看到並想起自己來。

賢皓再和同學們一起聚會時,被大家調侃為比俊詠更優秀的京厚集團的駙馬爺,直到最後,賢皓實在聽不下去了,才將事情的真相合盤拖出,大家說著靜京的種種不是來勸導,但賢皓聽到這裡,立即發起火來,雖說兩個人已經分手,但依舊深受著靜京的賢皓卻不願意聽到任何靜京的壞話。

靜京把伴奏樂譜交給俊詠,史俊詠一本正經的地只和她談伴奏的細節,絲毫沒有差點閒聊的意思。談完工作後,靜京邀請俊詠共進晚餐,看到沒有辦法了,俊詠只能說出他和松雅已經開始交往的事情來阻止靜京後面的內容。

松雅幫助教授聯繫賢皓一起聚餐,賢皓詢問她和俊詠交往的事情,樺雅害羞地承認了。賢皓打電話時看到了同時從對面餐館裡走出來的靜京和俊詠,不免火冒三丈,他覺得俊詠一面和松雅交往著,另一面還讓靜京對他心存幻想無法自拔。

松雅曾經害羞地吧她和俊詠交往的事情告訴了車組長,收到了車組長真心的祝福。而當俊詠也有些害羞地說出這件事情後,車組長反而意味深長告訴俊詠松雅是一位值得他愛慕的好的交往對象,她衷心祝願俊詠能成就這段好姻緣。看著俊詠一步步走向今天成功的車組長提醒俊詠不光要在松雅面前表現出優秀的一面,兩個人想要長久,還要把自己所有的想法都要完完整整地告訴松雅,這樣兩個人才能開誠佈公的相處。

準備坐公交車回家的松雅突然改變了主意,他把俊詠約了出來,回想起兩個人在校園裡一起吃著冰淇淋的畫面,松雅又專門買了兩個,但意外地知道了其實俊詠並不喜歡吃冰河,只是為了陪著自己,松雅想要替俊詠吃掉,但俊詠卻執意不肯,兩個人爭執中冰淇淋掉到了地下,就在兩個人深情對視的眼神下,松雅主動親吻了上去,這是她在和俊詠正式交往之後,第一次主動地表白自己的感情。

松雅在參加一個朋友和生日聚會中被旻澄打來的電話洩露了她正在和俊詠交往的秘密,大家聽到這個消息無不驚訝,但最感到無法接受的依舊在等待著松雅答覆的冬雲。

聚會完畢,大家都散去了,只留下冬雲和松雅在一起。松雅感䜒著在過去的時間裡冬雲對自己的陪伴。酒過三巡之後,松雅把她曾經喜歡過冬雲的話說了出來,喜歡冬雲是松雅心裡一直以來一個不願意被別人知道的秘密,但今天他作為和冬雲之間的徹底結束,主動把這個秘密說了出來,得知真相的冬雲用詫異地眼神不停地打量著松雅。但是此時被各種複雜情緒所包裹的松雅冬雲都沒有注意到他們身後同時出現的俊詠和旻澄。

 

第10集旻澄松雅二人形同陌路 靜京俊詠配合天衣無縫

旻澄專程等俊詠,讓他陪自己一起去找樺雅,在出租車上,旻澄分享著她和松雅之間的快樂,可是當她和俊詠小心翼翼地走進聚會的餐廳想要給松雅一個驚喜時,卻意外的聽到了松雅對冬雲所說每一句話。

當旻澄聽到冬雲曾經向松雅表白,但松雅對自己卻隻字未提時,本以為彼此之間是無話不談的朋友,卻沒有想到松雅卻隱瞞了她這麼久,此時,旻澄開始懷疑她們之間到底是不是真正的無話不談的朋友。

一個無意中發出的聲響驚動了正在談話的兩個人,松雅她們發現呆立在原地面無表情的旻澄,看著旻澄轉身離開的身影,松雅連忙追了出去,但旻澄卻沒有原諒她的意思,旻澄傷心地說出就在剛才她告訴俊詠她們之間彼此瞭解,沒有任何的秘密,可是現實卻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讓她無地自容。俊詠走上前扶著蹲在地上的松雅,暖心的安撫著她。

松雅的教授準備開室內演奏會,她讓宋松雅通知學生們每個人在原先購票數量的基礎上每人再加購五張,面對這價值不菲的演出會門票支出,松雅十分擔心大家的承受能力提出異議,但教授卻不以為然,最後松雅巧妙地換了另外一個借口,把每個人的加購數量減少到三張後,教授才最終滿意,與此同時,朴科長 為了提高俊詠的知名度,想讓他在電視上公開他的家庭情來顧不得同情,但俊詠對於這個的建議卻十分不滿,當場回絕,面對如此倔強的俊詠,朴科長無可奈何。

松雅又一次來找旻澄想要向她解釋清楚,卻依舊沒有獲得好友的原諒。她向俊詠訴說著自己的煩惱,俊詠則是十分體貼地讓她多給旻澄一些適應的時間,也許經過一段日子後,兩個人就又會重歸於好了。

參加過教授室內演奏會後,大家都陸續離開了,最後松雅只能搭靜京的車回去,車上松雅收到了俊詠的短信有些不自在,但靜京似乎把這一切看得很淡,反而安慰起松雅來。雖然知道俊詠正在和松雅交往,但在靜京看來,她們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最後兩個人是不可能真正的走到一起的,她有信心俊詠最終還會還是會回到自己身邊的。

松雅把俊詠約出來後提出要去俊詠家看一看,俊詠在松雅進門進門前家,先把家裡大概地收拾了一下後才放心地把松雅請了進去,松雅對於俊詠家的簡單、整潔非常讚賞,聽到這裡的俊詠自然明白自己家裡只是因為東西少才會顯得比較整齊罷了。當聽到松雅說她此行的目的是想對俊詠有進一步的瞭解後,俊詠剛才那顆懸著的心才放了下來。

俊詠在給松雅倒茶時,不小心打碎了杯子,松雅在幫忙收拾時無意中發現了俊詠小心保存著他和靜京的禮物,松雅覺得心裡十分難過,但卻沒有表達出來,就在松雅準備告辭的時候,外面下起了雨。住慣了酒店的俊詠家裡居然沒有一把雨傘可以借給她,這讓松雅覺得十分奇怪。

俊詠無意中也看到松雅剛才愣神的地方,明白了她剛才拿紙巾時突然停頓的那一個動作的真正含義。意味著什麼,俊詠把所有關於靜京的東西都放在一個手提箱裡,鎖進了衣櫃裡,看著緊閉的櫃門,俊詠心裡也是感慨萬千。

在學校,俊詠無意中發現了賢皓的大師課後就走了進去,等到下課眾人散場後,俊詠主動上去向賢皓解釋他和靜京之間的事情,但顯號的態度和旻澄一樣無法接受自己好友對自己的隱瞞,哪怕是出於善意的保護。當聽到俊詠態度誠懇地說出不想失去賢皓這個朋友時,賢皓卻用以冷笑來回應,就在靜京因為俊詠而和他分手時,俊詠就已經失去了賢皓這個朋友。

松雅為了避開冬雲,選擇另外一家小提琴修理鋪去更換小提琴零件,卻還是不湊巧地和冬雲碰見了,兩個人都非常尷尬。

因為始終跟不上鋼琴伴奏的節奏,松雅在鋼琴師員眼中顯得十分不堪,當松雅小心翼翼地送走了那個一直叫著好累的鋼琴師後,看到了一群學生正蜂擁著走向旁邊的教室,原來俊詠和靜京證在這裡合練,兩個人配合的如此默契,讓周圍的學生們讚歎不已,瞬間松雅明白了靜京所說的他們之間的距離到底是什麼,松雅突然覺得自己根本無法真正地融入到俊詠和靜京的世界裡。

 

第11集松雅心生退意自我及時糾正 俊詠坦誠相待告知家中實情

心情鬱悶的松雅回到了自己的練習室後,她隨手關上了練習室的門,好似也關上了自己的心,門一樣。

和俊詠的默契配合,讓靜京重新燃起了對俊詠的感情,她邀請俊詠去和自己喝一杯,卻被俊詠拒絕了,此時俊詠正陪在松雅身邊,但松雅似乎心情似乎仍不太好。

俊詠把靜京一個人喝酒的事情告訴了賢皓,憑著對靜京的瞭解,賢皓找到了靜京呆著的哪個酒吧。賢皓帶著酒醉的靜京來到賓館,一直守在她身邊,直到她醒來,靜京詢問賢皓是否恨自己,但卻聽到了賢皓想恨卻恨不起來的回答,聽著賢皓開門離去的聲音,躺在床上的靜京忍不住哭出聲來。

松雅的研究生入學演奏曲目和靜京的演奏會是同一首曲子,這樣的巧合讓她感到非常難堪,直到看著靜京嫻熟的表演,松雅開始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駕馭這首曲子。

松雅的教授對於她一直沒有通知賢皓離離開樂團的事情非常不滿,松雅想要為信號爭辯幾句,反而受到了教授更嚴厲的指責。

劉太珍教授聽出了俊詠琴聲中的焦慮,他不明白俊詠為什麼無法將自己的感情投入到演奏當中,這樣不光是沒有辦法感染評委,更讓聽者覺得非常不舒服。

松雅因為一直跟不上鋼琴師的節奏,又受到對方的責備,這時朴組長打電話把她約了出來,告訴了松雅她這個半路出家的大齡學員由於學鋼琴的時間太短了,根本比不上那些從四五歲兒就正規拜師學藝的孩子們,他建議松雅放棄小提琴專業,從事自己可以駕馭的事情,聽到這裡,松雅回想起被劉太真教授趕下台的場景。

得知松雅和朴科長見過面後,俊詠擔心心急口快的朴科長不小心說出自己家裡的窘境,讓松雅難受,他找到松雅卻聽到了松雅承認自己學習的時間短,所以演奏水平不如其他人的的自暴自棄的口氣,俊詠心疼地握住松雅的手安慰著她。

雖然朴科長的話對樺雅的刺激很大,曾經一度讓她產生了放棄小提琴的想法,可是當她一個人獨自坐在自己的書桌前,看著俊詠送給他光盤上簽名致小提琴家蔡松雅時,松雅的鬥志立即又被燃了起來。

松雅回想起靜京說的她和俊詠相識已經相識15年的話後,心裡感慨萬千,自己和俊詠識的時間明顯比她們時間短很多,但在不論在她心裡和還是在俊詠心裡,兩個人的感情卻是非常深的,足以超超越了靜京那所謂的十五年的感情。

松雅的教授派松雅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去為自己辦一件私事,松雅把這個消息告訴俊詠,俊詠主動陪她一起去,這時松雅剛想起來,她要去的這個地方恰好是俊詠的家鄉。

等著松雅辦完了教授托付的事情後,俊詠帶著松雅參觀了他兒時學習鋼琴的地方。之後兩個人在路上閒逛時,恰巧碰碰見了俊詠的媽媽,俊詠找出各種借口回絕媽媽讓他們回家吃飯的邀請,但松雅卻不礎俊詠的態度,愉快地答應了下來,跟著俊詠母子二人來到來到他們家的飯店後,松雅的熱情讓俊詠媽媽心裡時時十分舒服,這也減輕了她對於兒子的負罪感,俊詠看著善良的松雅也十分開心。

松雅對於俊詠剛才對媽媽的態度不太理解,說他是一個冷漠的兒子,但俊詠心裡的苦,卻沒法跟別人訴說。聽著松雅對媽媽的廚藝讚不絕口,軍營提議兩個人去喝一杯酒,藉著酒勁,卻因把爸爸做過的事情和他家的囧境緣,和盤托出,告訴了松雅。

一大早,俊詠就給靜京發短信取消了今天合練,靜京一整天,幹什麼事情都心不在焉的。在東雲那裡,靜京無意中得知了可能是因為自己的緣故,賢皓被松雅的教授趕出了樂團。心情不佳的靜京找到了松雅的教授後為賢皓昊說了不少好話。

松雅雖然開始對於教授讓她跑這趟腿的事情並不太高興,但是有了俊詠的相陪和俊詠的坦誠相待,讓她覺得今天這一趟來得非常的值得。在回去的路上,俊詠看著肩膀上熟睡的松雅,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有了松雅的陪伴,他心裡面再多的苦也可以找人傾訴了,不用像以前那樣都由他一個人來承擔。

 

第12集俊詠因為松雅原因形象受損 松雅懷疑俊詠移情別戀

從大田回來後,松雅和俊詠兩個人步行30分鐘才把松雅送回了家,在松雅家門口,當俊詠準備離開時,松雅忽然想起來什麼,讓俊詠等她一下後,跑回了家,取來送給俊詠的禮物,正在兩個人依依不捨的時候不肯道別時,松雅的媽媽和姐姐從外面回來看到了兩個人。俊詠直到目送松雅進門才轉身離開。回到家後,俊詠看到松雅送給自己的禮物是一把雨傘時,俊詠想起來他曾經說過自己以前經常住酒店,習慣了酒店裡有雨傘,自己家中卻沒有。心細的松雅記住了俊詠的話,專程送給他一把雨傘,俊詠忍不住把雨傘撐開來,開心地待在雨傘下面,感受著松雅帶給她的溫暖,而此時的松雅正手拿著他和俊詠從大田回來的車票仔細地看著,邊笑邊看,最後小心翼翼地放進了自己的錢包裡後才結束了今天的幸福回憶。

松雅在一次和俊詠的交談中得知他正在為參加鋼琴比賽而做著準備,後悔昨天不應該讓他陪自己去大田,但俊詠卻不以為然,昨天的事情不但沒有耽誤自己的事情,反而讓他非常享受昨天的那場出行。

給松雅伴奏的鋼琴師實在忍受不了松雅的琴技,最終棄她而雲,眼看著研究生入學考試已經迫在眉睫,松雅非常為難,可是不管她如何請求,對方依舊不肯回來再次為她伴奏,這讓松雅一籌莫展起來。

一上午時間,松雅都忙著聯繫鋼琴師,卻都無法最終確定下來。俊詠無意從松雅同學口中得到了得知了松雅的苦惱,主動提出來要為松雅伴奏。

松雅擔心俊詠最近事情太多,不想讓他太辛苦,為了安慰松雅俊詠不小心說出了松雅的曲目和靜京是同一首曲子,這樣他也可以不用重複練習了。無意提起的靜京的名字讓松雅和俊詠的談話現場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松雅輕輕地說了一句兩個人今天都累了之後就轉身離開了,看著松雅決然離開的身影,俊詠輕輕地歎了口氣,卻又無可奈何。

走到門外看著外面的正下著的大雨,松雅不知道該如何是好,這時俊詠走到她的身邊,看著俊詠手中的雨傘,松雅有有些奇怪,今天的預報並沒有說會有雨。俊詠怎麼會準備雨傘呢?可是俊詠卻給出了他每天都會把雨傘帶在身邊的答案,這讓松雅內心感到非常幸福,她此時才終於明白了自己在俊詠心目中的地位了。

俊詠解釋著他今天的壞情緒,主動向松雅道歉,松雅也跟俊詠輕聲地說出了對不起,兩個相愛的人手牽著手撐著一把雨傘走向了風雨之中。 雖然一直堅持著沒有給俊詠打電話要錢,可是面臨著每天如雪花般的催款信息,俊詠媽媽還是撥通了俊詠的電話,電話中俊詠已經快要瘋狂了,他不住地的喘著粗氣來壓抑自己的憤怒。並沒有注意一旁的車組長,看著這個像姐姐一樣的人俊詠道出了了他心裡的苦楚,車組長建議俊詠去找文淑幫忙想想辦法時,遭到了俊詠的反對,這些年來,文淑和靜京默默地幫了他太多的忙了,他再不能再去麻煩她們了。

朴姚科長又一次動員動員俊詠上電視節目,依舊遭到了拒絕,但是他提出的讓俊詠VIP信用卡高端客戶答謝會時,俊詠同意了。這裡面的原因很簡單,高昂的演奏會的酬金恰好是此時他最需要的,最後俊詠提出了先行支付演出費的請求。

俊詠和松雅交往的事情在學校裡傳開了,並不是因為他們共同的音樂愛好,而是因為二個人天壤之別的演奏水平,尤其是當聽說俊詠要為松雅伴奏時,大家紛紛猜想松雅用了什麼手段才把俊詠勾引到手的。

俊詠也因為這個傳言受到了影響,其中就有即將舉辦的信用卡高端VIP客戶演出。朴科長為這件事情專程松雅約出來把俊詠當前因為她所的面臨的窘境原原本本的告訴了她,並希望她為了男朋友的職業發展,好好管理一下兩個人的關係。 松雅一心一意幫著教授張羅的樂團的事情,但是在聚餐時卻被教授當眾宣佈松雅不是樂團的成員,而只是樂團的工作人員,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松雅一時心裡難以接受。

俊詠媽媽實在忍受不了 丈夫的所作所為。來到首爾投奔俊詠,媽媽的到來讓俊詠取消了今晚和松雅的約會

送走了前來聚餐的樂團成員後,松雅一個人呆呆地站在馬路邊不知該何去何從的時候,看到了路過的一輛出租車裡坐著俊詠和靜京,回想起剛才俊詠的短信,松雅以為俊詠是為了和靜京而編出來謊言來哄騙自己。瞬間,松雅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夢,夢醒後,她和俊詠的關係又回到了最開始的地方。

 

第13集俊詠徹底切斷靜京念頭 松雅一改作風行事果斷

靜京給恩媛上課的事情最後通過松雅教授口中傳到了靜京教授耳朵裡,為此她對靜京非常不滿。她想去教授家當面道歉,俊詠不放心她的狀態,陪著她去了教授的家裡。

松雅這些天都在忙著教授創辦室內樂團的事情,但在樂團成員的聚會上,卻被告知教授當眾宣佈她只是樂團的總務,並不是樂團的成員,這個意外的消息讓松雅一時間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知道自己之前所作所為是否正確,正在松雅心情鬱悶的時候,恰巧看到了坐在同一輛出租車裡的靜京和俊詠。

心思簡單的靜京只是把恩媛看作了兒時的自己,所以盡自己所能的教她拉好小提琴,但在教授眼裡,靜京卻是為了自己的私利。教授卻怎麼都不肯原諒他,最後竟然當著靜京的面說出了恩媛不會像她一樣有著失敗的人生的狠話。

回到家後,靜京看到琴匣裡媽媽的照片,頓時傷感的情緒又湧上心來。她回憶著這些年來俊詠所謂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靜京追問俊詠對自己是否還有感情時,俊詠一時語塞,但最終回想起自己從靜京及文淑這裡收到的錢和鋼琴,曾經使他一度心懷感激的贈與,但卻他卻從來沒有因為這些物質條件而依戀過靜京。聽到俊詠聽到靜京說起自己的爸爸曾打電話的事情後立即聯想起是向靜京要錢,當聽到靜京肯定的答覆後,俊詠那在靜京面前曾經驕傲的內心,再一次被這不堪的原生家庭和貪婪的父親擊得粉碎了。

靜京哭著說俊詠需要自己,而自己也需要他,這時俊詠的思緒一片混亂,一旁的文淑出現後,俊詠急忙藉機告辭。

文淑聽到靜京說出這些年來安慰她的,並不是自己和靜京的爸爸,而是一直在身邊的俊詠和他的琴聲,直到這時,文淑才明白俊詠對於靜京來說意味著什麼,一心都在靜京身上的她覺得愧對自己的女兒,傷感地低下了頭。

從靜京家出來後,俊詠收到了媽媽的短信開心地聲稱爸爸已經籌到了錢。回到家後,媽媽感覺到了兒子所受到的傷害,拉著俊詠的手一個勁兒的道歉,但俊詠的心情始終沒有好起來。

此時的松雅正一個人坐在地上翻看著曾經和好友們一起拍攝的快樂視頻,看著視頻中笑容如花的自己,松雅的心情怎麼也好不起來。

俊詠找到松雅向她解釋昨天手機沒電而沒法聯繫她的事情,開始松雅和以往一樣溫柔的說了沒關係,但是很快的,她轉變了態度,說出了有關係,松雅十分介意昨天看到俊詠和靜京出現在同一輛出租車裡,她詢問原因,俊詠回想起昨晚因為爸爸的事情而受到的不堪,雖然沒有做虧心事,但面對今日如此犀利的松雅倒有些緊張,說話有些結結巴巴的。

經過昨晚的事情,俊詠下定決心不再為靜京伴奏。加之松雅對自己給靜京伴奏這件事情的態度比以前變化了很多。也促使進俊詠下定決心走出這段不再單純的友誼的怪圈中。

文淑在校園裡碰到俊詠主動和他聊起天兒來,試圖以公司董事長女婿的榮華富貴來勸說俊詠回到靜京身邊,但俊詠卻不為之所動,文淑明白了他的真實想法也不再多說什麼了。

此時車組長和松雅正坐在校園的長凳上交談著,卻聽到松雅說她卻非常羨慕那些個性率真的人們,她們可以很清楚地表達自己的喜愛,而不必像自己這樣子過分考慮別人的感受卻忽略了自己內心的真實感受。

俊詠當再次面對松雅時終於下定決心把靜京的伴奏琴譜還給她,並保證以後不再和她見面。

被教授開除了弟子資格的靜京,已經不再奢望什麼教授選拔的演奏會了,她輕鬆地收回了俊詠還給他的琴譜,可是當聽到俊詠說他們以後不再見面時,不解地追問原因,看到俊詠的眼神,靜京明白了俊詠真正理由,她有些嫉妒松雅了。

賢皓和松雅無意中在街邊相遇,兩個人坐在一起邊吃東西邊聊天,經過一段時間的後,賢皓的情緒也慢慢冷靜了下來,她祝福自己的朋友俊詠身邊能有松雅這樣的善解人意的女孩兒相陪。

經過深思熟慮後,松雅向教授提出了辭去室內樂團工作的請求,教授以為她只是鬧情緒,讓她回去再冷靜幾天,但倔強的松雅卻沒有給自己任何迴旋的餘地,堅決要求提出這份工作。她的這一決定讓教授大感意外,看著蘇雅離去的背影,教授自言自語地說松雅不想再學習了。

生性開朗的松雅這些天遇到太多的事情,心情沮喪到了極點,他打電話約軍營出來見面,但此時的俊詠正在為父母的房租,而是四處奔波著,把約會的時間選在了晚上學校附近的咖啡館裡。松雅這天的偏巧下課的也有些晚了,當她下課後急匆匆地跑到咖啡館時,卻沒有看到俊詠的身影。

松雅並不知道靜京發現網上被劉太真教授冠名上傳的鋼琴曲,實際上俊詠演奏的。松雅接到短信後來到了俊詠家樓底下,卻看到了從樓道裡走出來的靜京,松雅一改她之前的風格,直接上前告誡靜京,即使是出於好朋友身份,這麼晚的時間也不應該在這裡出現,當聽到松雅好像宣示主權一樣話後,靜京心裡也是非常得苦悶。

 

第14集俊詠猶豫不決進退兩難 松雅傷心主動提出分手

網上上傳的那首夢幻曲的音頻受到了大家的廣泛好評,劉太真教授的手機裡也不時地傳來許多問候和讚賞的信息,這讓他非常彆扭,最初意外錄製這段音頻的讓他傳給了一個朋友供其欣賞,卻被對方誤以為是他自己的作品,沒有核實就上傳到了網上,但是當俊詠前來和劉教授理論時,對方卻不承認剽竊了俊詠的作品。

靜京氣沖沖地找到俊詠替他鳴不平,但俊詠一臉漠然說這是自己的事情與她無關後直接轉身回去了。沒想到自己的一腔熱誠換來的居然是俊詠如此的態度,靜京失望地離開了,不料卻在樓下碰到了松雅,松雅一改往日的態度,告誡她以後不要在不合適的時間來找俊詠,松雅的這一言論讓靜京的心裡更加難受了。

離開俊詠家樓下,坐在出租車上的松雅翻看手機,下意識地翻開了旻澄的電話,此時她最想傾訴的對象就是自己的好友旻澄了,但猶豫再三,松雅還是沒有勇氣撥通電話。

靜京為了俊詠的事情把賢皓約了出來,跟他商量著如何幫助俊詠解決眼下這件事情,當看到靜京不遺餘力地幫助俊詠的樣子後,賢皓感慨萬千,他倆曾經是相處十年之久的男女朋友,卻沒有得到靜京像幫助俊詠一樣來對待自己,這讓賢皓自行慚愧起來。

俊詠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了車組長,當聽到車組長建議他可以採用法律手段保護維護自己的利益時,俊詠卻拒絕了,不光是為了自己和太真的師生情誼,更多地是不想把這件事情鬧得沸沸揚揚,當車組長進一步追問原因時,俊詠才終於說出是怕松雅為了自己彈奏的這首曾經專為靜京而彈的曲目而胡思亂想。

松雅和俊詠相約在學校見面,松雅詢問起昨天俊詠的爽約和他家樓下碰見靜京的原因,俊詠為了避免提起靜京,只能一個勁地向松雅道歉。但在松雅看來,俊詠的每一句對不起都是那麼的不真誠,松雅轉身離開,不想在和他多說一句話。

俊詠的態度非常誠懇,但松雅依舊不肯原諒,選擇了離開。回到了家後,松雅心情也十分鬱悶,俊詠不停地給松雅打電話,但松雅始終不肯接聽。最後沒有辦法,俊詠只得用請求的口氣發短信請求松雅給他回電話,但蘇雅動怒始終不願妥協。

靜京帶著每年過生日俊詠寄給她的自己彈奏的那首夢幻鋼琴曲的光盤找到劉太真教授並向他說明想要證明那首曲子是俊詠彈奏的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她手裡有足夠的證據。但在走出來看到俊詠對自己依舊是那副冰冷的面孔,靜京十分不理解,明明自己這麼費力的為他奔波,但對方絲毫不領情。

當靜京詢問俊詠為什麼還會彈奏這首曲子時,俊詠卻說出了這十五年來,每次練習前必彈的一首曲子,現在他想在以這首曲子來作為這段感情的結束,但在靜京看來,俊詠是希望松雅不知道他還沒有忘記自己,當聽到靜京一針見血地說出自己心裡曾經的秘密時,俊詠極力否定,主要還是是怕松雅無緣無故的受到傷害,聽到這裡靜京心灰意冷地離開了劉教授的辦公室,也徹底走出了他對俊詠感情的幻想當中。

在學校門前,松雅碰到了靜京,並從對方口中得知了網上上傳的夢幻演奏曲的事情,在臨走時,靜京還補充似地告訴蘇雅,過去她每年過生日,俊詠都會為她演奏這首曲子後郵寄給她。隨後,靜京意味深長地反問松雅這首曲子對俊詠來說象徵著什麼?

松雅去找冬雲修理小提琴,冬雲一下子就看出來松雅今天的異常,於是藉著去便利店的機會把旻澄找來,看到好友後松雅終於無法不再壓抑內心的痛苦,抱住旻澄痛哭起來,門外等候的冬雲看著眼前這一場景,也為松雅擔心不已。

經過認真的思考之後,松雅終於鼓起勇氣向俊詠提出了分手,當聽到松雅說她堅持不下去的時候,俊詠愣住了,他並沒有想到自己的猶豫不決會給松雅帶來這麼大的困擾。

聽到松雅傷心地說出在拉小提琴和對待自己這兩件事情上,松牙都想努力的做好,但是不管她怎麼努力,事情並不會往好的方面發展,反而只會越來越糟,這讓松雅感覺非常疲憊,她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所以主動提出結束這種不安的日子。

松雅留下那句愛你愛得太累,一點都不幸福的話後,轉身離開了。俊詠愣在了當場,當松雅走到門外。發現外面竟然又下起了瓢潑大雨,身旁的俊詠撐開雨傘遞到了她的手上。拿著雨傘的松雅一步步的走進了雨中,一邊走一邊痛苦地流著眼淚。

 

第15集松雅最終放棄昔日信念 文淑意外去世眾人難過

雖然劉教授對俊詠造成了傷害,但俊詠還是像往常那樣的態度和教授作最後的告別,當聽到教授反問自己對即將參加的鋼琴大賽是否有信心時,俊詠按照他內心的真實想法自信滿滿地回答了教授這個問題。

海娜找到松雅勸說她再次回到教授身邊,方便參加研究生的入學考試,但卻聽到松雅堅定的說她依然會參加研究生入學考試時,海娜頗為不解,得罪了教授,那就很難再獲得教授的許可,考取教授的研究生啊。

文淑邀松雅邊散步邊聊天,文淑如實地說出松雅在俊詠心目中的地位,並希望她們兩個最終能有一個好的結局。

雖然離開了室內樂團,但松雅對於自己的收尾工作依然十分上心,她的這一決定,讓車組長非常不理解。但松雅卻非常坦然。最後,車組長想請松雅聯絡俊詠為集團成立慶典表演,卻看到松雅為難地說出自己和俊詠已經分手的現狀,無法再幫車組長這個忙,聽到這裡車主著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松雅。

車組長把俊詠約出來和他談為集團成立慶典演奏的事情,席間聽到了俊詠講述的關於他和松雅之間的故事,回想起松雅的態度,車組長也是感慨萬千。

每到下雨的季節,松雅總會不時的想起在他身邊,曾經為她撐傘的俊詠。而此時的俊詠正在媽媽的懷裡失聲痛哭,原因就是媽媽提到了外面可能會下雨,叮囑他記得帶雨傘,讓他又想起了松雅。

松雅雖然把俊詠送給她的簽名光盤鎖進了抽屜,但時不時會拉開抽屜看上一眼,以緩解對俊詠的思念之情,即便如此,在校園裡不時聽到關於最近俊詠都沒有來上課的消息,還是讓松雅擔心不已。

旻澄和松雅一起吃飯時專門把冬雲也約了過來,送走旻澄後,松雅和冬雲聊起天來,當聽到松雅詢問起了當年他放棄小提琴是否痛苦時,冬雲反過來詢問松雅,在和俊詠分手之後是否痛苦過地,松雅不願意面對這個問題,用風輕雲淡的口氣解釋了她和軍營的段感情經歷。

當松雅鎮重其事的跟家人宣佈她不再拉小提琴後,收到了家人不解的目光。而另外一面,俊詠也打電話給朴科長,表示他將放棄鋼琴。他的這一決定,讓朴科長非常意外,他極力勸說俊詠三思而後行。他之所以這樣說並不是愛惜俊詠的才華,更多地是為著自己的前途考慮。為此,朴科長專門找到靜京,希望她勸說俊詠改變這個的決定。

文淑意外去世的消息讓所有她關心過的人都心痛不已,靜京更像是跟文淑有心靈感應似得,好端端的,靜京的琴弦竟然自己崩斷了。在文淑的靈堂裡,俊詠看到了前來弔唁的松雅,當俊聽到松雅傷感地說,她曾經為愛過俊詠而感受到了幸福,俊詠也被松雅的話感動了,和松雅相處的這段時間,他不何嘗不是感受著來看松雅帶給他的甜蜜的幸福。

當聽到松雅畢業曲目最終選擇的是勃拉姆斯後,孫俊回想起他們那次在機場接機時關於勃拉姆斯三人關係的討論,現實中他和松雅都經歷著這樣即複雜又讓人不好處理和複雜關係當中,還好兩個人最終都妥善地處理好了這層關係。

在畢業會的演出現場,松雅和俊詠一起上台,在絢爛的舞檯燈光和台下觀眾的注目下,兩個人聯手演奏這首經典的勃朗姆斯。功夫不負有心人,松雅在經過刻苦的訓練,加之有俊詠如虎添翼的伴奏,成就這這場非常絢爛的畢業匯報,在場的人都用力地鼓起掌來。

回到後台之後,當軍英聽到松雅勸說他遵循自己的內心的真實想法,並衷心地祝他以後過得自由而幸福,俊詠的內心被打動,他對著松雅說出了我愛你這三個字,在面對松雅時,俊詠一直重複著我愛你這三個字,當聽到俊詠說出他說這話是遵循內心的真實想法後,松雅感動極了,在她心裡對俊詠又何嘗不是這樣的感情啊。

 

第16集俊詠松雅終成有情眷屬 松雅幫忙恢復三人友誼 (結局)

俊詠有時候在演奏彈鋼琴時也有過幸福,但更多地那些令他非常煩惱的時候,而只有在松雅在一起時,他才能真正地感受得到幸福,他想擁有這份幸福,所以更希望可以留在松雅身邊。

聽了俊詠的肺腑之言,松雅深受感動,但這段時間她受到太多的傷害,內心的傷痛無法一下子彌補,所以向俊詠提出給自己多一些時間整理自己的情緒,當聽到松雅詢問自己是否願意等他時,俊詠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為了追憶失去的文淑,俊詠、賢皓、靜京三個人再度同台,為文淑舉辦了一場生動的追思演奏會。松雅在演奏會現場負責為俊詠翻著琴譜,兩個人依舊配合的那麼默契。

俊詠把靜京送給他的琴譜送還給了靜京後也表達著俊詠把自己在靜京身上曾經付出的感情做了一個徹底的了斷,松雅在聽海娜說起靜京被教授開除的事情後心裡很替進靜京婉惜,卻在客廳有沙發裡看到了正在獨自傷神的靜京。兩個人今天終於有機會好好地坐下來聊聊天了。經過交談,靜京對松雅有了更進一步的瞭解,也敞開了心扉,講述了她過去的一些事情,聽完這些話也讓松雅對待靜京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雖然松雅的教授給她打了比起其他考生更低的分數,但松雅還是憑藉著優秀的演奏水平被研究生院錄取了。當她把這個消息告訴俊詠並收到了對方送上的祝福後。松雅卻表示她不會去報到。

俊詠受到了松雅的鼓舞決定放棄原先計劃準備的鋼琴大賽,用心去從事他熱愛的鋼琴事業,兩個都在遵循他們內心的想法,過著各自精彩的人生。

在和松雅的那次交談後,靜京似乎改變了她的態度,在沒有鋼琴伴奏的情況下,她一個人獨自演奏了近90分鐘的小提琴,這讓參加觀看演出的人都讚歎不已。經過這段時間的沉澱,靜京也慢慢接受了俊詠不在身旁的生活,漸漸地,靜京似乎也明白了自己對俊詠的感情只不過是欣賞他在鋼琴方面的天賦並不是她自己之前認為的那種感情。

松雅之前在財團做實習生時的表現非常優秀也得到了車組長的讚許,她請邀松雅能考慮到集團做正式員工的工作。

因為他俊詠具有極高的知名度,他的畢業演出需要持票才能進場觀看,俊詠高超的琴技得到了全場雷鳴般的響聲,但因為給松雅預留的座位一直空著,俊詠的心裡也是空落落的。

在俊詠演奏到最後一個曲目時,松雅來到了演奏廳門外,卻因為遲到而無法進場觀看,當從大屏幕裡看到俊詠拿出琴布擦拭琴鍵時,松雅心裡感受到了幸福。

坐在台下的俊詠媽媽雖然對鋼琴一竅不通,但是聽著俊詠彈奏時依然熱血沸騰,最後眼淚差一點掉下來,此時的松雅也能感受到了俊詠從音樂裡傳遞給他的所有感情,正如俊詠之前那首曾經打動靜京曲子一樣,這首勃拉姆斯也扣動了松雅的心扉,她可以非常清楚地感受著這份來自俊詠的深深的愛戀。

松雅最開始只是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來到休息室向俊詠表達對他演出的成功的祝福,但是當面對自己心愛的人時,松雅終於沒能壓抑自己內心的真實情感,由著她的心對俊詠說出了我愛你三個字,兩個相愛的人深情地擁擁吻到了一起。 正如俊詠預想的那樣,他和松雅在一起的所有日子都讓他感覺到非常的幸福,每天都開心極了。

參加工作後的松雅幾乎沒有練習小提琴,在依依不捨的氣氛中,松雅讓冬雲幫忙為她的小提琴找到那個比她更需要它也更愛它的人,發揮它最大的價值。

俊詠依舊像往常一樣在不同城市之間飛來飛去,松雅的公司就是負責俊詠的日常行程安排,松雅盡心盡力地在幫助著俊詠的同時也成就著自己的事業。

當俊詠拿出情侶戒指打開給松雅看時,松雅即高興又害羞,兩個人在給對方戴上戒指後,再次擁吻到了一起,這一次不管遭受多大的痛苦,松雅也堅定著自己會留在俊詠身邊的信心和決心。俊詠給他帶來的幸福遠大於她之前受過的那些痛苦,這一點松雅是非常明確的。在松雅的策劃下,俊詠、靜京、賢皓三個好友之前一直排練的演奏會終於如期舉行了,這也算是松雅對這三位昔日好友之間重新恢復友誼所盡的最大努力吧。

【圖片cr:SBS,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14,241 times, 4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