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Missing:他們存在過】結局.分集劇情1~12.人物介紹*懸疑奇幻劇



Missing:他們存在過》劇情以失蹤的亡者靈魂聚集之村莊為背景,講述了去尋找失蹤者並追查事件真相的故事。

Missing:他們存在過




 

【人物介紹】

Missing:他們存在過




金旭高洙

天才詐騙師。

 

 

Missing:他們存在過

張畔錫-許峻豪 飾

整起事件神秘的中心人物。

連接靈魂村和外界的紐帶,與金旭成為騙子搭檔。

 

 

Missing:他們存在過



李鍾雅安昭熙

通過困難的公務員考試後就在社區中心工作的公務員。

白天作為公務員工作,晚上則變身「白帽」駭客,協助天才騙子金旭利用自己的技能做好事。

 

【分集劇情】 

第1集申俊浩撞飛金旭 金旭誤闖入亡者靈魂村

金昭熙失蹤了十天,警方和消防局進行全方位的搜查,沒有找到任何線索。按照警察廳透漏,失蹤報案數在過去的五年一直都在增加,到目前為止,沒有回到家人懷抱的無故失蹤者約有七千多名。「金錫勳」每個月都會找客戶來說一下世界證券市場的動向,和關於投資前景。公務員聚在一起,討論商人詐騙人朴社長。警方在居民樓裡發現一名女屍,正好是一年前報失蹤的金美玉。失蹤專案組白日斗刑警來到案發現場,詢問申俊浩調查結果,申俊浩回答,金美玉年齡為三十三歲,出版社職員,未婚,聚餐後回家之後,斷了聯繫。

申俊浩去拿婚服,卻不想婚服已經被新娘崔汝娜取消了。客戶發現被「金錫勳」騙了,四處尋找「金錫勳」。「金錫勳」看到一名女子被人打暈,放到了車上,他偷偷拍下視頻,被綁架女子的人看到,「金錫勳」逃跑,一個轉身遇到了客戶。兩方為了「金錫勳」打起來,「金錫勳」趁機逃跑。「金錫勳」逃跑途中,被突然出現的車撞飛。申俊浩下車,看到被自己撞飛的「金錫勳」,立馬打119。「金錫勳」被送到醫院,由於搶救不及時,「金錫勳」停止了心跳,醫生拼了命搶救,終於將「金錫勳」救活。

申俊浩坐在床邊,等「金錫勳」醒來,看到「金錫勳」沒事,鬆了一口氣。白日斗剛回到失蹤專案組沒多久,失蹤專案組闖進一名女子。女子拜託失蹤專案組找河那,隨後女子的丈夫也來了,白日斗讓女子提供河那的照片。河那被張畔錫帶到夏威夷咖啡廳,拜託夏威夷咖啡廳的老闆照顧河那。失蹤專案組,拿著河那的照片,四處尋找河那。申俊浩在「金錫勳」口袋裡看到名片,用金錫勳的名字掛號。醫生叫「金錫勳」,「金錫勳」沒有反應過來。申俊浩提醒「金錫勳」,「金錫勳」才知道醫生在叫他。「金錫勳」來到醫生面前,告訴醫生,他叫金旭。

申俊浩在死者金美玉家看到姜明進的名字。夜晚,金旭出院後,去派出所報案。金旭給妹妹打電話,綁架女子的人突然出現,把金旭抓走。金旭偷偷解開身上的繩索,被綁架的人發現了。金旭逃跑,沒有注意到前方的懸崖,最終掉下了懸崖。掉下懸崖的金旭,落在一棵大樹上,被張畔錫所救。申俊浩跟鍾雅尋找金旭,金旭醒來發現手機不見了,根據張畔錫提供的線索,金旭來到大樹下,剛找到手機不久,客戶就來了。金旭躲起來,客戶沒有找到金旭。

金旭誤闖入禁止進入的樹林,來到夏威夷咖啡廳。夏威夷咖啡廳沒有聯繫外界的工具,金旭點了一杯咖啡後,看到一名女子拿著手機,金旭立馬跑出去。到了外面,金旭沒有看到女子,反而見到了張畔錫。張畔錫把金旭帶回家,金旭穿上西服,跟張畔錫打聽哪裡能打到滴滴,張畔錫說沿著路走半小時,會有公交車站。金旭到了公交車站,最後一班公交車剛走。金旭偶然看到車站旁張貼著尋找河那的畫像。沒有坐上車的金旭,又去了夏威夷咖啡廳。金旭沒地方住,夏威夷咖啡廳的老闆讓金旭住在咖啡廳。

金旭聽到孩子的哭泣聲,有著強烈好奇心的金旭,打開門,看到河那放聲大哭。河那找不到媽媽,金旭為了不讓河那哭,答應河那,幫河那找媽媽。金旭注意到河那胳膊上有傷痕,詢問河那幾歲,河那回答幾歲,金旭想起在車站看到的尋人海報。夏威夷咖啡廳老闆走來,讓金旭回去睡覺,他會照顧河那,金旭回到房間,好奇失蹤的孩子,為何被關在夏威夷咖啡廳。金旭打開窗戶,看見夏威夷咖啡廳老闆跟張畔錫談話。張畔錫不想讓金旭留在此處,夏威夷咖啡廳老闆表示金旭不知情,他明天一定讓金旭離開。

次日清晨,金旭醒來離開夏威夷咖啡廳後,看到河那被照顧的很好。奶奶悄悄來到金旭身邊,嚇到了金旭。奶奶讓金旭小聲點,如果被他們發現,會神不知鬼不覺的被殺害,昨晚也死掉一個人。奶奶把金旭帶到她家裡,金旭不認識奶奶,奶奶卻認識金旭。金旭的媽媽經常在奶奶面前說起金旭,金旭不相信奶奶認識媽媽,媽媽在他五歲時,就離開了他。金旭正跟奶奶(崔美子)談論昨晚死去的人是,照顧河那的女人進來了。金旭趁人不注意,偷偷帶走河那。金旭將河那裝在箱子裡,到了村莊外,金旭打開箱子,發現河那不見了。金旭攔截一班公交車,借用司機的手機報警。

金旭報完警,又去村莊把河那抱走,在崔美子的幫助下,金旭抱著河那進入一扇門,金旭注意到門內跟門外的景色不一樣。張畔錫看電視,得知警方早已經發現患有老年癡呆症的崔美子的屍體。金旭抱著河那,離開了崔美子的家。走在路上的金旭,看見張畔錫,立馬把河那放下,去追張畔錫。金旭從他人口中得知,整個村莊的人都死了。金旭親眼看到死去的人,前一秒秒還在喝紅酒,後一秒就消失不見了。被嚇到的金旭,問河那是不是也死了,河那沒有回答。

第2集金旭報案被人認作瘋子 金旭完成河那的心願

武昌高速道路開工現場,發現一具屍骨。站在金旭面前的亡靈,悄無聲息的消失了。金旭不相信,自己在村莊的所見,都是亡靈。白日斗拿到金旭報案的錄音。張畔錫告訴金旭,人雖然死了,但屍體卻不知道在什麼地方。王者靈魂村,只有張畔錫跟金旭是活人,金旭認為張畔錫瘋了。金旭好奇警察為何還不到,張畔錫說活著的人,看不到死了的人。申俊浩來到姜明進家,申俊浩拿到運貨單,運貨單上有姜明進的名字,姜明進涉嫌殺害金美玉,被警方逮捕。上級讓卜刑警收尾金美玉的案子,讓申俊浩協助失蹤專案組,尋找河那。

金旭上網查武昌高速道路開工現場,發現一具屍骨的新聞,隨後又查詢河那失蹤的新聞。申俊浩來到失蹤專案組,通過監控,看到金旭報案的畫面。金旭去派出所報案,警方不相信金旭看到了河那。金旭說出自己的名字,警方立馬打電話聯繫白日斗和申俊浩。白日斗和申俊浩來到派出所,金旭講述自己被人追殺,掉落懸崖,後來在一家咖啡廳看見了河那。根據金旭所說,頭溫村沒有咖啡廳,頭溫村是一處深山老林,只有一人家住在那裡。白日斗不相信金旭說的話,金旭再三聲明,自己在頭溫村看到帶有疤痕的河那,申俊浩看金旭的表情,不像是說謊。

金旭帶白日斗和申俊浩去頭溫村,到了頭溫村,金旭指著山下的樹林,說山下有田園住宅和遊樂園,人走來走去的,河那就在那裡。申俊浩和白日斗只看見山下的樹林,沒有看到金旭說的遊樂園跟田園住宅,兩人覺得金旭瘋了。金旭說能看見的不止他一個,金旭帶白日斗和申俊浩找張畔錫,張畔錫去咖啡廳喝完咖啡,回到家裡,看到了金旭。金旭讓張畔錫跟警察講講亡者靈魂村,張畔錫把白日斗單獨叫到一邊說,金旭從山上摔下來後,精神不正常,白日斗相信了。

白日斗回到金旭身邊,看到金旭一個人對著空氣說話,卻不知道金旭正跟一隻老白狗說話,本來半信半疑的白日鬥,看見金旭的樣子,確信金旭瘋了。金旭看到河那的傷口,成了失蹤專案組的迷。金旭回到南國家裡,南國把金旭的手機,還給金旭。金旭怕被仇家追殺,睡在帶有監控的南國家。南國帶著鍾雅離開金旭,金旭聽見報警聲,立馬躲起來。金旭躲過仇家的搜捕後,去警局報案。金旭死裡逃生,南國提議一起去喝酒慶祝,金旭同意了。喝完酒的兩人,走在路上,談論起往事時,看見了綁架金旭的人。金旭跟南國躲起來,金旭怕連累南國,打算去張畔錫躲避仇家。

金旭來到張畔錫家,跟張畔錫確認老白狗已經死掉了。金旭常住張畔錫家,看到繳費賬單,想起張畔錫說過手機沒信號。金旭拿著賬單質問張畔錫,張畔錫打開路由器,金旭連網,沒想到信號挺強的。金旭拿手機拍眼前的村莊,手機只能拍到一片樹林。金旭來到咖啡廳看到老闆受傷的手,自動癒合了。金旭跟老闆打聽村莊的事,老闆告訴金旭,村莊是客死他鄉的鬼魂們聚集的地方,失蹤的亡者會在村莊停留些時日再走,等到有人找到他們的屍體,他們會自動消失。張畔錫找到李智恩的屍體,給李智恩燒紙錢後,李智恩從村莊消失了。

金旭擔心河那孤單,老闆帶金旭去遊樂場看河那跟一群孩子們玩耍。太陽馬上下山,金旭送河那回家。申俊浩把河那的診療記錄拿給白日斗看,金旭看到河那手上有疤痕,診療記錄上卻沒有,申俊浩覺得奇怪。河那送金旭禮物,金旭偶然看到河那包中帶血的玩具。河那跟金旭說對不起,帶血的玩具是繼父的,他弄壞了繼父的東西,繼父生氣了。申俊浩和白日斗去河那家裡,尋找河那失蹤的線索。金旭連網,偶然看到破舊的本子上,寫著任賢勝,三十五歲,二零零五年八月死亡,無職的字樣,又撿到失蹤的高中生的書。

張畔錫一直默默為那些含冤死去的亡魂尋找屍骸,替他們尋找殺害兇手,完成亡魂的心願。金旭想給河那買玩具玩,張畔錫告訴金旭,亡魂收不到玩具。死者會在死的那一瞬間,帶來生前的東西。河那背著幼兒園的書包來到亡者靈魂村,金旭根據帶血的玩具,找到了安真浩。申俊浩和白日斗去醫院調查發現,河那的監護人安真浩帶河那一起去過醫院,醫生懷疑河那遭受到家暴。金旭誘騙安真浩上鉤後,讓張畔錫去交易地點,將安真浩繩之以法。

申俊浩找安真浩,安真浩不在家,金旭打電話約申俊浩見面。申俊浩按照金旭的要求,帶河那媽媽來到頭溫村,另一邊的金旭,拉著河那見媽媽。張畔錫偷偷拍下安真浩尋找作案的工具。金旭遵守約定,帶河那見到媽媽,何馬還沒有跑到媽媽身邊,就消失了。申俊浩跟河那媽媽,都沒有看見何馬,申俊浩懷疑金旭再騙他時,接到一通電話,隨後告訴河那媽媽,河那已經找到了。河那失蹤十天的屍體被找到,作案人是河那的繼父安真浩,安真浩已被警察抓捕。申俊浩查到金旭設計讓安真浩落網事情後,去跟金旭對質,金旭不承認自己做了那些。金旭看到之前被綁架的女人,向申俊浩跑去。申俊浩開車,女人攔在車前。

 

第3集崔汝娜不接受死去的事實 金南局被撞死

崔汝娜被人殺死後,來到了亡者靈魂村,夏威夷咖啡廳老闆(托馬斯)迎接崔汝娜。崔汝娜問托馬斯,此處和什麼地方,托馬斯回答,亡者靈魂村,崔汝娜不相信自己死了。托馬斯把崔汝娜帶入一間空房子,空房子隨著崔汝娜的思想,呈現出跟崔汝娜生前一模一樣的房子。崔汝娜攔截申俊浩的車,申俊浩看不見崔汝娜,直接從崔汝娜身體裡穿過,金旭這才知道,被綁架的女人已經死了。金旭因為崔汝娜來到了亡者靈魂村,他不知道對方叫什麼名字,便跟張畔錫,托馬斯描述對方長相,托馬斯根據金旭的描述,得出金旭所說的人,是崔汝娜。

張畔錫不想讓金旭一直住在他家裡,便讓金旭去找殺害崔汝娜的人。金旭偶遇崔汝娜,主動跟崔汝娜搭話,崔汝娜說她要去面試,金旭問崔汝娜面什麼試,崔汝娜回答,夏威夷咖啡廳找職員。金旭只想玩,崔汝娜卻說她想出去,在夏威夷咖啡廳裡的房間裡有進入村子的門,崔汝娜懷疑,夏威夷咖啡廳的房間裡,也會有出去的門。金旭套崔汝娜的話,崔汝娜住在馬賢洞,有一天家裡來人,崔汝娜以為是快遞才開的門,打開門後,發現門外站著不認識的人,後來崔汝娜失去了記憶,等崔汝娜醒來,發現在車裡,崔汝娜害怕,假裝睡覺。事後,金旭讓李鍾雅調查崔汝娜。

張畔錫跟朴刑警討論河那的事,說起孩子,朴刑警身上頓時充滿了父愛,張畔錫似有感觸。張畔錫喝的醉醺醺的回家,想起朴刑警的話,雖然河那媽媽抱著河那的屍體難受,但是他羨慕河那的媽媽能抱著孩子。張明輝下班回家,被人殺死在路上。警方接到消息,趕去現場調查。申俊浩調查發現,死者名為張明圭,韓英日報的記者,案發現場附近沒有監控,他懷疑是慣犯。張明圭家中只有一個妻子,不抽煙,也不喝酒,只在家和公司間往返,沒有社交賬戶。

申俊浩拿到張明輝的通話記錄,發現張明圭有聯繫過崔汝娜。申俊浩給崔汝娜打電話,電話不通,申俊浩趕緊去崔汝娜家。金旭來到崔汝娜家,看見申俊浩找人撬崔汝娜家的鎖。申俊浩走進房間,回想起跟崔汝娜呆在家中的畫面。崔汝娜問托馬斯,人進入村子時會有提醒嗎?托馬斯回覆沒有。申俊浩調查監控,監控室只能調到七號的監控錄像,沒有八號的監控錄像。張畔錫發傳單尋找女兒張賢智,傳單大多數被人扔掉,張畔錫把扔掉的傳單撿起,帶回家給整平。

夜晚,金旭和張畔錫聽見聲音,立馬跑出去。金旭和張畔錫來到夏威夷咖啡廳,看到一名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子。紅衣女子剛被人捅傷,就來到了夏威夷咖啡廳,沒有回過神來,俊秀媽媽安撫紅衣女子。紅衣女自不知道自己是被誰殺死的,托馬斯沒有找到犯人。金旭想起崔汝娜下班要在夏威夷咖啡廳附近逛逛,尋找出去的通道,怕崔汝娜遇上傷害紅衣女子的人,金旭趕緊去找崔汝娜。金旭找到崔汝娜,崔汝娜正被黑衣人控制,金旭一腳把黑衣人踢開。黑衣人拿刀捅金旭,金旭讓崔汝娜去找人幫忙。

金旭兩三下將黑衣人制服後,恐嚇黑衣人。崔汝娜叫來了人,金旭趁大家還沒有過來,放走了黑衣人。崔汝娜親眼看到金旭被刺中,擔心金旭有事,崔汝娜檢查金旭的身體,崔汝娜沒有看到傷口,金旭說身上的傷,是擦傷造成的。經過此事,崔汝娜下班之後,不敢在外逗留。金旭好奇崔汝娜想回家的原因,崔汝娜告訴金旭,她跟申俊浩有個約定,要去參加婚禮。金旭跟崔潤那道完別,來到夏威夷咖啡廳,找托馬斯要一把刀,驗證自己即使被刀刺中,也不會流血。托馬斯看到金旭瘋狂的舉動,便說他們不能受外界影響,這也是大家的痛處,沒法接觸活人。

張畔錫來到夏威夷咖啡廳說,沒有找到黑衣人,托馬斯告訴張畔錫,黑衣人是雨佴析,他本想給雨佴析介紹一下村子,雨佴析卻摔門說不用。讓亡者靈魂村的人消失,只有找到死者的靈魂。托馬斯把雨佴析身上的東西畫出來,金旭猜測雨佴析腳上戴的是電子腳環。金旭上網查找雨佴析的資料,雨佴析三十五歲,性騷擾,強姦致死。張明圭的通話記錄裡,申俊浩嘗試很多遍,崔汝娜跟金南局的電話打不通。

申俊浩去金南局的店裡,卻不想看見金旭坐在金南局的店裡。申俊浩好奇金旭跟金南局的關係,金旭說他跟金南局雖然不是血緣關係,但是兄弟關係,在同一個孤兒院長大的。申俊浩找金南局金旭卻說金南局休假了。申俊浩擔心金南局處在危險之中,金旭把申俊浩支開。托馬斯畫一張跟雨佴析不符的畫像,張畔錫拿著畫像找雨佴析。金旭看到之前追殺他的人圍在金南局家門口,金旭先報警,後趁人不注意,在車下安裝GPS。

三島港的金南局坐在河邊釣魚,悠閒自在。金旭給金南局打電話,說之前追殺他的人圍在金南局家門口,問金南局最近有沒有出事,金南局回答沒有。金南局告訴金旭,陽光之家孤兒院二十年沒有聯繫了,前不久給他打了一通電話。俊秀難過,金旭好心安慰俊秀,俊秀媽媽卻一下子把金旭推開,隨後哄著俊秀,離開來了金旭。托馬斯對金旭說,俊秀一見到陌生人,就會想起可怕的會議,金旭說俊秀媽媽粗暴,托馬勸導金旭。金旭從托馬斯口中得知,俊秀媽媽跟俊秀不是親生母子,俊秀從來的第一天起,俊秀媽媽像照顧自己兒子一般,照顧俊秀。

李鍾雅出了網吧,打電話約金旭見面。金旭見李鍾雅,順便捎上張畔錫。根據申俊浩的調查發現,張明圭跟崔汝娜、金南局都來自同一家孤兒院。申俊浩拿著孤兒院的照片,詢問媽媽認不認識照片上的張明圭和崔汝娜、金南局,申俊浩的媽媽如今還能認出照片上的人。金旭剛把李鍾雅接到車上不久,根據GPS提示,發現之前追殺他的人去了三島港。金旭開車趕去三島港,金南局被追殺金旭的人發現。

金南局趁對方不注意,偷偷開車離開,對方開車緊跟其後。另一邊,申俊浩開車往三島港趕去。金南局擺脫了身後的車,金旭打電話讓金南局離開,金南局還以為自己已經逃離了對方的掌控。就在金南局鬆懈時,一輛大卡車向金南局開去,金南局被車撞死。申俊浩先發現被撞死的金南局,金旭隨後趕到。金旭趕到案發現場,金南局的屍體被警方拖走。金旭和李鍾雅難以接受金南局死去的消息。

第4集申俊浩尋找崔汝娜 金旭找到媽媽

申俊浩在金南局的葬禮上安慰金旭,金旭問申俊浩,綁架他的那些人為什麼要殺害金南局,申俊浩也回答不出來。金旭在綁架他的那些人車下安裝了GPS,讓申俊浩去追蹤一下,申俊浩讓金旭把位置發給他。申俊浩根據金旭提供的位置,只找到代駕司機。沒有抓到兇手,申俊浩非常氣憤。張畔錫祭奠已故妻子吳允京,張畔錫很像去找已故的妻子,可惜女兒下落不明,張畔錫不能拋下女兒置之不理。審訊室內,白日斗逼問姜明進殺害金美玉的理由,姜明進不說。剛好這時,申俊浩急事找白日鬥,白日斗被申俊浩叫走。

申俊浩找白日斗申報失蹤案,擺脫白日斗尋找崔汝娜。根據申俊浩的陳訴,申俊浩懷疑崔美娜捲進了連環殺人案,連環殺人案的事,白日斗讓申俊浩去找刑警部,他們只負責失蹤人口的調查。崔汝娜問托馬斯,通往村子的路只有她進來的那個房間嗎?托馬斯回答,村子的存在不是由他們決定,也不是他們想要的。金旭找申俊浩確認一下,警方有沒有找到殺害金南局的兇手,警方沒有找到,金旭後悔當初不該相信警方。金旭來到金南局留下的店,看到李鍾雅正跟電話裡的人發火。李鍾雅告訴金旭,她已經辭去工作,替金南局打理店。

李鍾雅把金南局的電話記錄拿給金旭看,金旭發現金南局跟張明圭聯繫過。據李鍾雅所說,張明圭跟金南局來自同一家孤兒院,前不久死了。金旭讓李鍾雅上網查孤兒院的名字,李鍾雅搜到孤兒院的名字陽光之家,當年陽光之家發生火災,死了很多人,而崔汝娜跟金南局張明圭都來自陽光之家。托馬斯歡迎一位剛進入村子的男子,男子自殺跳入漢江裡之後,不知道自己為何莫名其妙的來到詭異的村子。金旭跟崔汝娜來到夏威夷咖啡廳,看到剛進來的男子,金旭趕緊離開,崔汝娜緊跟其後。

金旭跟崔汝娜說起金南局,崔汝娜不記得金南局是誰,金旭又說出張明圭的名字,張明圭聯繫過崔汝娜,崔汝娜記得張明圭。金旭對崔汝娜說,張明圭跟金南局都死了,他懷疑殺張明圭金南局的人,跟殺崔汝娜的人,是同一批人,崔汝娜不敢相信。金旭在張畔錫的安慰下,心情好了很多。申俊浩的媽媽從警方口中得知,金南局和張明圭都死了,崔汝娜至今下落不明。申俊浩的媽媽坐在電視機跟前,看著裡面播放三十歲的高某跳下漢江,警方還在尋找高某的屍體。畫面一轉,申俊浩媽媽看到崔汝娜失蹤的新聞。申俊浩媽媽想起崔汝娜哭著對她說,只要崔汝娜消失,她心裡會好受點嗎?

警方一邊尋找崔汝娜,一邊尋找殺害張明圭和金南局的兇手。高某跟別人聊天時,看見了金旭。高某追上金旭說,他跳下漢江之前,看到外面尋找崔汝娜的新聞,還讓金旭轉告崔汝娜,外面的人很努力的在找她。金旭對高某愛理不理的,高某熱情的握住金旭的手,讓金旭把他的話轉告給崔汝娜,不久之後,高某消失了,這一幕剛好被雨佴析看見。范洙把外面尋找崔汝娜的消息,告訴崔汝娜,崔汝娜猜測,一定是申俊浩在找她。

韓汝熙立遺囑,崔勝建設的股份全部繼承給孫女或孫子,一旦遺囑人死之前沒有找到孫女和孫子,股份平分給韓尚吉、劉誠浩和李東民繼承。金旭把張畔錫帶回自己家,趁機整理一下媽媽留下的東西。申俊浩找金旭談話,張畔錫幫金旭整理東西時,李鍾雅來了。張畔錫接到一通電話,李鍾雅帶張畔錫離開。申俊浩不管金旭能不能看見鬼,都讓申俊浩幫他給崔汝娜帶話。張畔錫沒有找到女兒,很難過。

金旭帶申俊浩來到日工冷凍,申俊浩看到一名男子,非常在意金旭的存在。崔汝娜為了讓申俊浩能找到她,在空地上點火。范洙見崔汝娜不開心,找金旭來陪崔汝娜。金旭建議崔汝娜放孔明燈,崔汝娜認同了金旭的想法。金旭幫崔汝娜做孔明燈,崔汝娜在孔明燈上寫了自己的心願,孔明燈升起,全村的人都看見空氣飛起了孔明燈,場面十分壯觀。范洙跟俊秀撿孔明燈,卻不想遇見了雨佴析,雨佴析拿俊秀做人質,逼出金旭。雨佴析讓金旭放他離開,俊秀父母從雨佴析手中救下俊秀。金旭撿起俊秀媽媽掉落的項鏈,打開一看,發現項鏈中有自己的照片。

 

第5集雨佴析離開了村子 張畔錫被騙

金旭小時候,跟媽媽一起過,沒有爸爸的日子,有媽媽陪在金旭身邊,金旭每天過得都很開心。突然有一天,金旭看到媽媽留下的信,媽媽要離開一段時間,把金旭托給孤兒院照顧,金旭不知道媽媽把他扔掉,每天堅持坐在孤兒院門口等媽媽,日復一日,直到有一天,金旭回家找媽媽,看到拆遷二字,才明白,媽媽不會回來了。金旭看到一群孩子,跟媽媽一起開開心心的聊著天,想起跟朋友的對話,即使在見到媽媽,多年不聯繫,感情也會變淡。托馬斯把雨佴析關進倉庫,雨佴析想見金旭,托馬斯數落雨佴析一頓後,離開了倉庫。

張畔錫看了一眼賬戶,賬戶沒錢,張畔錫想起之前有人說,看見跟女兒長得很像的人在店舖打工,那人讓張畔錫準備好錢,他幫張畔錫確認,在店舖打工的女生是不是張畔錫的女兒。金旭把家族關係證明拿給李鍾雅看,順便讓李鍾雅調查一下母親金現亹。夜晚,金旭偷偷看了一眼金現亹後,去倉庫找雨佴析。金旭問雨佴析,是誰殺了雨佴析,雨佴析回答不知道,當時有個女人求雨佴析放過她,突然有人在背後打了雨佴析,等雨佴析醒來,已經到了亡者靈魂村。

申俊浩得知警方發現一名不知名的女性屍體,申俊浩懷疑那人是崔汝娜,立即趕去發現屍體的所在地。申俊浩到了現場,發現屍體已經死了六個月,崔汝娜失蹤不到一個月,屍體不是崔汝娜,申俊浩也不能放鬆警惕。托馬斯斷絕崔汝娜通知外界的希望,崔汝娜卻不想一直呆在村子,總想弄出點事情,讓外面的人知道。金旭扒張畔錫的衣服,為明天抓雨佴析做準備。次日,金旭西裝革履,張畔錫卻穿的花裡花哨,畫面別有一番風味。

張畔錫扮成土豪,去警局確認,警方關押的一名戴手銬的牢犯已經逃跑了。這時張畔錫接到一通電話,之前聯繫張畔錫的那人,已經確認,在店舖打工的就是張畔錫的女兒賢智,張畔錫按照約定地點等對方,對方借口出了交通事故,來不了。張畔錫為了女兒,先給對方打錢,對方給張畔錫一個店舖地址。金旭假扮律師,來到雨佴析最後失蹤的地方,讓差點被雨佴析侵犯的女子去自首。張畔錫來到店舖,發現在店舖工作的人不是賢智,對方給的照片是合成的,張畔錫這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張畔錫聯繫不到詐騙犯,便把此事告訴白日鬥,白日斗配合張畔錫抓詐騙犯。金旭找托馬斯打聽俊秀媽媽的事,托馬斯不回答,反而放金旭親自去問俊秀媽媽。張畔錫回到家,金旭發現早上給張畔錫一條純金的項鏈不見了,張畔錫不敢告訴金旭,他把金項鏈當了,便跟金旭謊稱,他把金項鏈藏起來了。金旭大清早醒來,看見李鍾雅出現在房間裡,嚇到了金旭。金旭還以為李鍾雅死了,李鍾雅卻讓金旭趕快起床。金旭帶李鍾雅參觀周圍景色,李鍾雅找到崔汝娜跟張明圭、金南局之間的共同點,三人除了在同一家孤兒院,三人還沒有親生父母記錄。

韓汝熙來趙明秀家找趙明秀,申俊浩把張明圭手機的搜索記錄拿給同事看,張明圭搜索了很多次崔勝建設,同時告訴申俊浩,張明圭六個月前找過申俊浩的母親。韓汝熙懷疑孫子或者孫女在陽光之家孤兒院,便詢問趙明秀有關孤兒院的事,趙明秀告訴韓汝熙,孤兒院因事故死了很多人。金旭跟李鍾雅搶生菜吃,張畔錫為了不讓金旭跟李鍾雅搶生菜,便讓金旭去摘生菜。金旭離開了房間,李鍾雅問張畔錫,金旭知道張畔被騙的事嗎?張畔錫裝傻,李鍾雅卻說張畔錫打電話說被騙的事,剛好被她聽見。

張畔錫拿著李鍾雅的名片來到「真的好當鋪」,李鍾雅給張畔錫看詐騙犯的信息,詐騙人叫河槍授有三次詐騙前科。李鍾雅帶張畔錫來網吧找到正在打遊戲的河槍授,張畔錫二話不說,直接上手打河槍授。河槍授被張畔錫拖出網吧,白日鬥出面將河槍授抓走金旭守在差點被雨佴析侵犯的女人家門口,看到女人去警局,金旭猜測,女人應該去自首了。警方根據女人提供的消息,找到了雨佴析的屍體。張畔錫贖回金項鏈。崔汝娜坐在夏威夷咖啡廳,跟大家一起聊天。

白日斗見申俊浩調查崔勝建設,翻開筆記本,上面寫著1992年9月13日,半夜1點失蹤的朴永浩,跟崔勝建設有關,至今還在搜查中。深夜,金旭告訴金現亹,雨佴析走掉的事,金現亹表示已知道雨佴析走了。金旭問金現亹什麼時候來的亡者靈魂村,金現亹回答描述一個孩童身高。金旭又問金現亹怎麼過來的,金現亹不知道。張畔錫跟朴刑警談起金美玉的事,金美玉說姜明進的眼睛看起來像惡魔,張畔錫根據金美玉的提示,找到了金美玉的屍體。申俊浩聽到韓汝熙要把遺產給孫子或孫女的事,便去找韓汝熙。申俊浩找韓汝熙,卻被人攔著。被攔著的申俊浩剛好看到金旭問韓汝熙還記得金現亹嗎?

 

第6集金旭不跟媽媽相認 申俊浩調查崔汝娜失蹤案

托馬斯陪金旭喝酒,金旭在托馬斯面前說起了媽媽。金旭喝醉酒,張畔錫去夏威夷咖啡廳,把醉酒的金旭拖回家。金旭酒後吐出真言,媽媽拋棄他,如今他長大了,媽媽還是沒能認出他,張畔錫聽到金旭的話,也不作出回應。次日,金旭醒來問張畔錫來此地多久了,張畔錫回答,有十年了。金旭又問有人比張畔錫先到嗎?張畔錫說朴刑警和他的老婆,來此處有二十年了,兩人是來到此處,才交往的。張畔錫對金旭說,俊秀媽媽的房子,房主換人了,還上了報紙,聽說是崔勝建設的會長,金旭根據張畔錫的提示,去找韓汝熙。

金旭見到韓汝熙,問韓汝熙好記不記得金現亹,二十七年前住在韓汝熙家,韓汝熙沒有回答金旭。申俊浩找韓汝熙,卻不想聽到金旭媽媽在韓汝熙家工作的事。李鍾雅把張畔錫叫來看店。張明圭和金南局的案子沒有進展,上級讓申俊浩不要管張明圭和金南局的案子了。申俊浩來到署長辦公室,署長把崔勝建設李東民介紹給申俊浩認識後,離開了辦公室,讓兩人好好溝通。申俊浩跟李東民交談,得知韓汝熙對孤兒院的案子好奇的原因,是韓汝熙想找孫子或者孫女。

金旭來到夏威夷咖啡廳,聽大家討論裝飾咖啡廳的事,金旭不明情況,崔汝娜為金旭解答疑問,亡者靈魂村每年舉行一次紀念日。金現亹聽崔汝娜喊金旭為小旭,便問金旭是哪個旭,金旭謊稱崔旭。金旭不想暴露真實身份,便去找托馬斯。追殺金旭的人來到金南局的店裡,張畔錫假裝自己就是店裡老店,對方見店主換人,便離開了。對方走後,張畔錫趕緊打電話讓李鍾雅過來。金旭跟大家一起商量紀念日的事,到了飯點,崔汝娜打算煮包面,金旭的口味和金現亹一致。金現亹見其他人不在跟前,有意跟金旭搭話,金旭不理金現亹。

金旭回到家裡,收到張畔錫的短息,得知有群奇怪的人去了店舖,滿口朝鮮語,而追殺金旭的人,也說朝鮮語,金旭怕李鍾雅出事,立馬趕去店舖。金旭到了店舖,看到李鍾雅沒事,便放心了。申俊浩來到店舖,跟申俊浩一起看監控,發現對方就是追殺金旭的人。申俊浩為了不讓金旭出事,便拿出警察的身份,去日工冷凍把追殺金旭的人(王英哲),帶回警局審問。審訊結束,申俊浩告訴金旭,殺害金南局的人,對日工冷凍的職員,如今已逃去中國了。金旭很是生氣,申俊浩則說,即使知道對方在說謊,還是把對方放出,是為了釣更大的魚。

金旭想親自處理金南局被殺案,申俊浩勸金旭不要擅作主張。金旭讓申俊浩不用找崔汝娜了,崔汝娜讓人給綁架,至今生死不明,申俊浩氣金旭不早說。次日,金旭帶申俊浩去尚元市場,描述當時看見崔汝娜被綁架的畫面。托馬斯送崔汝娜一把椅子,知道崔汝娜一直都想離開,還特意把椅子放在崔汝娜過來的房間,崔汝娜對於托馬斯早就知道她想離開的事很吃驚。托馬斯也想離開,可惜多了多年,托馬斯都沒有離開過。托馬斯放棄了離開的想法,崔汝娜有想離開的想法,托馬斯便鼓勵崔汝娜。

白日斗跟朴刑警一組,調查薔薇失蹤案。申俊浩調到搜查組,金旭打電話,恐嚇王英哲。白日斗把崔勝建設的資料拿給申俊浩看,韓汝熙的女兒金秀妍在家失足而死,案子不了了之。白日斗因朴瑛護刑警,自願來了失蹤班。朴瑛護失蹤多年,警方至今沒有任何線索。李鍾雅調查日工冷凍,日工冷凍有過轉包單位的爭議,也偷換過標籤,之前來店舖的人不是日工冷凍的職員,而是王英哲僱傭的,金旭打算先惹惱王英哲。

夜晚,金旭帶上李鍾雅和張畔錫,偷偷潛入日工冷凍,偷換標籤。張畔錫跟李鍾雅一起吃飯,偶然從李鍾雅口中得知金旭的母親金現亹是五七年出生,又想起金旭醉酒說的話,最後嚇得讓自己噎到了。到了紀念日那天,崔汝娜穿上裙子,脖子上戴著申俊浩送的項鏈,看著項鏈,崔汝娜忽然回憶起當時申俊浩送項鏈的畫面。金旭和張畔錫穿正裝出席紀念日,在此期間,崔汝娜等人拍了很多照片。托馬斯忙活了好久,終於在紀念日那天,坐上自己親手製作的熱氣球。

金旭把申俊浩帶到頭溫村,兩人討論金現亹,一九九三年金現亹在韓汝熙家工作過,韓汝熙的女兒金秀妍在二十七年死了,金現亹離開的時間跟金秀妍十分相近,金旭好像記得小時候聽媽媽提起金秀妍。崔汝娜坐在熱氣球上,看見了申俊浩,不管崔汝娜怎麼呼喊,申俊浩都聽不見。夜晚,燈光照射亡者靈魂村,使亡者靈魂村看起來跟白天一般。崔汝娜把大家請到房間,看她用照片做成的幻燈片。張畔錫聽到屋內一片歡聲笑語,自己卻沒有找到女兒,很是難過。幻燈片結束,張畔錫幫金旭詢問金現亹。

第7集金現亹找到兒子 托馬斯秘密被金旭崔汝娜發現

張畔錫想起當年,他下班後,為了給女兒賢智過生日,和妻子一起帶賢智去遊樂園玩。到了遊樂園,妻子去洗手間,張畔錫把賢智放在一邊,給賢智買冰淇淋。等張畔錫買回冰淇淋,卻發現賢智不見了。不管張畔錫在遊樂園怎麼著,都找不到賢智。張畔錫知道俊秀媽媽就是金旭的媽媽金現亹,他不想看到金旭跟他一樣,跟親人分開,便幫金旭找回媽媽。金旭看到張畔錫找金現亹搭話,趕緊把張畔錫拉走。金旭讓張畔錫幫他保密,等時機成熟,他才跟媽媽相認,張畔錫同意了。

崔汝娜兩次看到申俊浩來頭溫村,她好奇申俊浩是怎麼知道她在頭溫村的。申俊浩熬夜分析崔勝建設的案情,第二天,白日斗來警局,看到熬夜分析案情的申俊浩,申俊浩思考一晚上,假設金秀妍不是失足而死,被朴瑛護看出來的話,去找崔汝娜,申俊浩懷疑朴瑛護跟崔汝娜有關係,卻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關係。申俊浩調查崔潤那和朴瑛護的關係,沒時間陪金旭去調查王英哲,便讓白日斗代替他去調查王英哲。

警方收到舉報,來調查日工冷凍,身為負責人的王英哲出現處理此事。白日斗趁亂混進王英哲的辦公室。金旭正要去日工冷凍時,看到逗狗玩的李鍾雅,不想讓李鍾雅經常來找他,便拉李鍾雅離開。范珠看到金旭,讓金旭陪他玩,李鍾雅看不到范珠,只能看見金旭對著空氣說話。金旭把范珠趕走後,李鍾雅知道金旭為了自由行的,方便找媽媽,才氣王英哲的,便說今日崔勝建設南北和平文化財團出台儀式,能看到韓汝熙。

張畔錫裝扮記者,和李鍾雅,金旭一起去崔勝建設南北和平文化財團出台儀式現場,尋找韓汝熙。在李鍾雅和張畔錫的協助下,金旭尋得跟韓汝熙單獨想出的機會。金旭對韓汝熙說,二十七年前,媽媽是韓汝熙家保姆,名叫金現亹,金秀妍去世後的幾天,金現亹也跟著失蹤,準確來說,金現亹是死了。金旭詢問韓汝熙是否知道金現亹的死因,韓汝熙表示不知道,金旭堅信媽媽的因跟崔勝建設有關。金旭擔心自己被抓到,趕緊跟李鍾雅、張畔錫一起離開現場。

白日斗在王英哲辦公室沒有找到什麼有利的線索,申俊浩便去找韓汝熙談話。申俊浩開門見山的問韓汝熙找孫子是真的嗎?韓汝熙承認後,申俊浩說金南局和張明圭不是死於交通事故,而是他殺,兩人可能是韓汝熙的孫子,韓汝熙不知道是誰會下如此狠毒的手段。為了確認受害者有沒有韓汝熙的家屬,申俊浩請求做進行基因檢查,只好奇結果的韓汝熙,答應了申俊浩的請求。托馬斯注意到正在倒水從崔汝娜發呆,以至於水滿了出來,便提醒崔汝娜,崔汝娜好奇申俊浩怎麼知道她在此處,申俊浩是托馬斯讓金旭找來,完成崔汝娜的心願,他不想讓崔汝娜知道自己做的好事,便對崔汝娜說,申俊浩來此處,是愛的力量。

金現亹從范珠的談話中,懷疑崔旭就是金旭。金現亹趕到咖啡廳,從崔汝娜口中確認,崔旭就是金旭,她的兒子。金現亹回想起和金旭在一起的畫面,發現金旭早就知道她是媽媽,卻不說出來,如今金旭來到亡者靈魂村,她認為金旭跟她一樣,是被人害死的,哭著抱怨蒼天為何讓金旭來此地。夜,崔汝娜偶然發現一處房子。韓汝熙回想申俊浩說的話,二十七年前,金秀妍死後,朴瑛護和金現亹都消失的話,警方懷疑金秀妍不是失足而死。金旭為了弄清楚媽媽死因,已做好心理準備,去問金現亹。

崔汝娜白天又去那處房子查看,房子看起來,被鎖住好多年,崔汝娜聽到從房子內傳出的聲音,非常害怕。崔汝娜離開了房子,來到咖啡廳,看到正在磨刀的托馬斯,由於先前的害怕沒有消失,現在看到托馬斯磨刀的樣子,有點恐怖。金旭見張畔錫背包離開,還以為張畔錫又跟李鍾雅一起做什麼事,他打電話給李鍾雅,李鍾雅沒有跟張畔錫在一起。李鍾雅想起張畔錫尋找人的畫面,立馬上網搜索尋找張賢智的報道,才知道張畔錫的女兒張賢智失蹤了。

張畔錫去警局發尋找張賢智的傳單時,看到了白日鬥,白日斗把張畔錫拉進屋,給張畔錫看尋找薔薇的海報,張畔錫沒想到,外面還有人找薔薇。姜明進開庭受審,申俊浩代替作為證人的福前輩出席,姜美玉的父母不想看到姜明進,便讓白日鬥出庭。金現亹不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金旭眼前,只好偷偷看金旭一眼。張畔錫把有人找薔薇的事,告訴了托馬斯和金旭,托馬斯和金旭沒想到薔薇失蹤了一年後,還有人找她。

基因檢查結果出來,申俊浩得知金南局和張明圭,崔汝娜都不是韓汝熙的孫子後,立馬打電話告訴韓汝熙。下班後,崔汝娜借用托馬斯的棍子,和金旭一起去調查房子,兩人在房子裡,看到被鎖起來的人。金旭和崔汝娜從對方口中得知,對方是被托馬斯關起來的,托馬斯對方關起來的原因是,對方沒死。

 

第8集張畔錫跟托馬斯生氣 王英哲抓住金旭

金旭和崔汝娜相信託馬斯的為人,知道托馬斯不會平白無故就把人關起來,於是兩人不理會被托馬斯關起來的人。金旭和崔汝娜分頭合作,崔汝娜去找托馬斯,金旭去找張畔錫。金旭詢問張畔錫,除了他們,還有沒有活著的人,張畔錫不知道。托馬斯告訴崔汝娜跟金旭張畔錫,被關起來的人叫黃道哲,張畔錫問托馬斯為何把人關起來,托馬斯解釋,因為惡魔。金旭等人從托馬斯口裡,只能探到黃道哲還活著的消息,除此之外,什麼都探不到。

張畔錫把金旭和崔汝娜支開後,對托馬斯說,托馬斯關活人的事,嚇到了他,黃道哲應該接受警方的懲罰,托馬斯卻說黃道哲狡猾得很。張畔錫讓托馬斯不要一個人承受太多壓力,托馬斯表示他是一個人,對於他來說,張畔錫跟過客沒有什麼兩樣,張畔錫本以為自己跟托馬斯是同一路人,可聽到托馬斯的話後,張畔錫對托馬斯很失望。崔汝娜沉思,是托馬斯說了假話,還是黃道哲說了假話。為了避免讓托馬斯知道金旭和張畔錫是活人,兩人決定今後謹慎點,不能讓托馬斯知道他們還活著。

張畔錫帶朴瑛護去見黃道益,朴瑛護一聽見黃道哲的聲音,就知道對方是他苦苦追尋的仇人。朴瑛護進入房間,拽著黃道哲的領子說,要不是黃道哲搶走媽媽的房子,媽媽也不會被氣死,黃道哲好奇朴瑛護是怎麼知道的,他懷疑此處,除了他,還有其他活人。張畔錫怕身份敗露,趕緊拉著朴瑛護離開。趙明秀問申俊浩案子的進展,申俊浩不說。趙明秀想起韓汝熙的話,感歎為何發生這種事!

為了防止再發生慘案,韓汝熙約見申俊浩的同時,把遺囑複印一份給申俊浩看。申俊浩問韓汝熙把財產分給孫子的原因,韓汝熙回復,她偶然看到金秀妍的一本日記,日記上金秀妍把孩子生了下來。韓汝熙想知道金秀妍死因,便對申俊浩說,保姆的兒子金旭來找過她,金旭親口說母親在金秀妍死後不久也死了,申俊浩聽後非常吃驚。托馬斯關人的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了。大家坐在一起議論托馬斯關人的對與錯。托馬斯聽到大家的討論,氣得說他再也不管大家的死活,黃道哲關還是放,由大家投票決定。

托馬斯走後,金現亹替托馬斯打抱不平。張畔錫對金現亹說,警察一直在尋找薔薇,金現亹想起薔薇對她說過把證據藏起來了。就在金現亹不知道薔薇把證據藏到哪裡時,薔薇來了。金現亹問薔薇把證據藏到哪裡?薔薇回復,藏到USB裡。即使找到證據,犯人落網,薔薇也不想出去了。薔薇在跟大家相處的過程中,對大家產生了感情,捨不得離開大家。金現亹發現照片裡沒有金旭和張畔錫的照片,崔汝娜幫金旭和張畔錫圓謊。托馬斯心情不好,金旭來安慰托馬斯。

金旭回到張畔錫家,張畔錫讓金旭叫上李鍾雅,一起去逮捕殺害薔薇的兇手,金旭同意了。李鍾雅接了金旭電話後,立即去見金旭。張畔錫和金旭帶李鍾雅來薔薇藏證據的餐廳,薔薇把USB藏在女洗手間,張畔錫和金旭不能去,只能讓李鍾雅去拿USB。李鍾雅將USB插入手機,看到薔薇被兇手施暴的視頻。李鍾雅離開洗手間,遇見殺害薔薇的兇手。兇手搭訕李鍾雅,李鍾雅不買賬。兇手要出手打人,金旭和張畔錫來到李鍾雅面前,替李鍾雅教訓兇手。

李鍾雅跟金旭、張畔錫離開餐廳後,說剛才遇到的男子就是兇手,她建議直接去報警,張畔錫和金旭不同意,兩人打算將兇手一網打盡。王英哲找人跟蹤金旭三人,看到金旭跟李鍾雅,張畔錫一起歡笑的照片,王英哲讓手下對付李鍾雅,先放著金旭跟張畔錫不管。申俊浩調查金秀妍的死因。姜明進的案子已經結了,白日斗懷疑姜明進不止殺害姜美玉一個人,還殺了其他人,為了讓姜明進殺人的事情敗落,白日斗尋找姜明進殺人的證據。

崔汝娜瞞著大家,偷偷去見黃道哲,還讓黃道哲證明自己還活著,黃道哲讓崔汝娜拿兜裡的刀捅他,崔汝娜向黃道哲的手刺去,試了兩下,黃道哲的雙手還是沒有變化。黃道哲騙崔汝娜說他是好人,讓崔汝娜放他離開,崔汝娜信了黃道哲的話,放黃道哲離開。張畔錫和金旭看了薔薇被兇手毆打的視頻,非常生氣。薔薇不想離開大家,張畔錫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金旭建議張畔錫找薔薇談一下。崔汝娜來到咖啡廳,對托馬斯說,她把黃道哲放了,托馬斯看見鑰匙不見,便知道崔汝娜去找了黃道哲。崔汝娜故意放走黃道哲,讓黃道哲去聯繫申俊浩。

金旭找申俊浩談話,申俊浩聽了金旭的一番話,懷疑金現亹知道金秀妍的死因。金旭好奇本來執著崔汝娜的申俊浩,為何去調查金秀妍的死因,申俊浩解釋。申俊浩接到黃道哲的電話,黃道哲拿崔汝娜所藏之地,敲詐申俊浩。托馬斯把崔汝娜放了黃道哲的原因,告訴了朴瑛護和張畔錫,朴瑛護注意到托馬斯跟張畔錫兩人之間的氣氛跟以往不同,托馬斯也不跟朴瑛護解釋,他提出一起喝酒,張畔錫和朴瑛護同意了。

喝酒之前,張畔錫先去見金現亹。張畔錫把自己找到殺害薔薇的證據告訴了金現亹,薔薇不想離開,張畔錫詢問金現亹的意見,金現亹建議把薔薇送走。李鍾雅把張畔錫找女兒的事,告訴了金旭。李鍾雅和金旭分別後,被王英哲的人抓走了。金旭收到李鍾雅發來的SOS求救信號,又根據王英哲的電話,往李鍾雅綁架的地方趕去。路上,金旭打電話告訴申俊浩,李鍾雅被王英哲綁架,申俊浩只想跟崔汝娜見面,其他的事一概不理。金旭迫不得已把崔汝娜死去的消息說了出來。

醉酒的張畔錫回到家中,打開手機,看到李鍾雅的求救信號。申俊浩接到黃道哲的電話後,約好地點,聯合警察去見黃道哲。金旭解開李鍾雅身上的繩子,讓李鍾雅先離開,他留下來對付王英哲的人。被打暈的金旭想起小時候看到金秀妍被人陷害的畫面。

【圖片cr:OCN】



 
(Visited 5,263 times, 86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