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Search】結局.分集劇情1~10.人物介紹~張東尹、鄭秀晶*軍事懸疑劇



Search》劇情講述韓半島最前線非武裝地帶發生了神祕失蹤及殺人案,最精銳的搜索團隊為了揭開祕密而拚搏。

Search




 

【相關文章】

Search~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Search




龍東鎮張東尹

28歲。兵長。

特任隊軍犬兵。過去曾被選為搜查大隊的精銳士兵,現在為等待退伍的晚年軍犬兵。

他是隸屬西部戰線軍司令部部隊連的軍犬兵,因為大學專攻獸醫學科,加上有在野生動物救助中心實習的經驗,他作為軍犬兵的候補在春川陸軍軍犬訓練所接受了8周的訓練後,被派遣到特攻連隊。

退伍前一個月,他被調到上級部隊的軍犬訓練隊,因暫時離崗而發生了軍犬脫營事故,從而被捲入事件。

 

 

Search

孫藝琳鄭秀晶

25歲。中尉,特任隊智囊團。

女大軍團出身,現任生化防防衛司令部特任大中尉。

有著身世之謎。她作為學軍團出身的陸軍中尉赴任西部戰線司令部直轄部隊生化武器大隊所屬CBR作戰將校。

她有著天生的體能和聰明的頭腦,勝負欲很強。

她順利完成大四最後的冬季訓練,以第一名的成績獲得總統表彰。

 

 

Search



宋閔圭尹博

32歲。大尉。

特任隊菁英隊長。司令部最高軍官的最佳範例。

 

 

Search

李俊成李賢旭

29歲。中尉。

特任隊副隊長。隸屬於執行司令部特殊戰的特工隊。

 

 

Search



周文哲崔允在

22歲。下士。

收到宋大尉的召喚加入特任隊,隸屬於搜查中隊中的通信副士官。

 

 

Search

朴基亨李河汩

29歲。中士。

繼承三代軍人的DNA的現役中士。結婚前投入作戰的準新郎。

 

【分集劇情】 

第1集非武裝地帶 孫藝琳和龍東鎮見面

1997年, 21防禦地段,趙民國大尉通過望眼鏡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東西,正準備命人前往查探,突然一聲巨響,利用無線查看,發現北邊的人好像開始前方防禦了,無線信號也總在斷,趙大尉只能讓手下換路線,往上匯報,對方表示,在前方防禦地段,有人進入控制室,有外人進入,發生受傷者,詳細的無法確認,趙民國又讓手下聯繫分部,但是信號徹底斷了,再次嘗試聯繫,終於有聲音了,對方表示現在是處於死角地帶,無法確認視野,大家建議先離開,趙民國同意,這時又傳出聲音,在前面林地發現看似是歸順者的北朝女性軍官,手下拿起望眼鏡,果然看到一名女性,上級要求他們進行現場處置。

搜索隊只能慢慢開始解接近歸順者,女性表示自己是朝鮮人民軍黑氣部隊研究院李莉京所長,趙民國讓韓中尉從現在開始拍攝歸順者移動作戰,李莉京抱著自己的孩子主動歸順南朝鮮。搜索隊打算帶著李莉京回去,突然許多人從草堆裡站出來,讓趙民國把李莉京交出來,雙方對峙不下,李莉京衝到中間,表示自己會重新回到北邊,但是需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南邊,趙民國拒絕,李莉京告訴趙民國自己要取消歸順,把孩子交給他並從口袋裡拿出一本本子放在孩子身邊,就在雙方準備各自往後退的時候,又出現一堆人,開始了激烈的槍戰。

2020年6月,龍東鎮和隊友們吃麵,老么體力太弱,中暑昏了過去,等老么醒來後,龍東鎮把卡給豐樂,讓他幫大家去買點好吃的,龍東鎮的母親開了一家小店,父親已經不在了。吳上兵帶著權一兵來到非武裝地帶找東西,兩人分頭尋找,吳上兵突然聽到權一兵的聲音連忙趕過去,發現權一兵已經死了,吳上兵連忙逃跑但還是被對方抓住。長官讓龍東鎮兵長和搜查隊的隊員們一起,從現在開始到日落之前結束搜查狼,提醒大家這裡是普通人統治區,山勢險峻,野生動物也經常會出沒,非常危險,一旦發現那條狼立刻告知生化房防衛司令部保衛專門組,只有一把麻醉槍。

龍東鎮一個人帶著狗leo走在最前面,找到了狼的位置,突然出現了無人機,龍東鎮打算用石頭把無人機扔下來,另一邊,生化房孫藝琳通過無人機確認狼的位置,立馬帶人前往。吳上兵已經失蹤三小時了,孫藝琳接到上級指令前往,孫藝琳通過種種痕跡,認為他們一定是被某種東西拖走了,並在地上發現了朝鮮的民警軍靴。法醫從孫藝琳給的血樣裡檢測出三個人,除了吳上兵和權一兵,在第三個人的身上檢測出了狂犬病。

三中隊的搜查隊長,指定讓龍東鎮和leo跟著自己的隊伍去搜查,孫藝琳一同前行,進去之前,孫藝琳提醒大家,非武裝地帶有傳染狂犬病的危險,多加注意,龍東鎮告訴孫藝琳等任務完成之後,他們談一談吧,孫藝琳覺得跟背叛者沒什麼好說的,龍東鎮表示先換乘的似乎是她,大家進入非武裝地帶,在蘆葦地理發現了失蹤者的軍靴,繼續往前走,遇到地理爆炸,並發現了活動物體,leo好像聞到了失蹤者的味道,非常激動,龍東鎮拉都拉不住,果然找到了失蹤的吳上兵。回到蘆葦地,突然衝出了很多狗,此時的leo掙脫開繩子,龍東鎮連忙追上去,來到地理區,龍東鎮猶豫再三還是跑了進去。

第2集韓大植秘密約見宋閔圭 吳上兵攻擊孫藝琳

李赫特別演講會上,金有浩讓李赫能解釋一下,97年DMZ故事和越北事件,李赫表示自己在那天失去了一條腿,但是在那也失去了戰友們,這就是真相,那些失去的戰友們對有些人是兒子,對有些人是老公,對有些人是爸爸,不要再因為虛假的新聞侮辱死去的戰友們。Leo在地雷區碰到地雷死去,龍東植非常傷心。國軍生化放防衛司令部,經過法醫的初步鑒定,死者是因為被咬傷出血休克而死,孫藝琳疑惑和狂犬病沒有關係嗎?在作戰中被射死的野狗都能肉眼確認,有狂犬病的症狀,吳上兵屍體上的水泡跟野狗身上的水泡一樣,法醫表示如果是狂犬病需要過三周才能知道。隔天,孫藝琳接到吳室長的電話,吳上兵的血液裡發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孫藝琳看著視頻,疑惑是發生變異了嗎?吳室長並不確定,她一次都沒有見過這種情況,而權一兵和野狗身上並沒什麼特別的。韓大植約見李赫,表示21防禦地區又出事了,李赫卻一點都不慌張,覺得那又怎麼樣,韓大植會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李赫給韓大植倒了一杯酒,讓他放鬆一下。

孫藝琳和龍東植向韓大植匯報當日的事情,李赫也在,眾人看著當時軍犬身上的相機錄下的視頻,視頻裡晃過一個身影,在發現某種物體跑過去的軍犬,被面前身份不明者襲擊,然後把軍犬扔到了地雷區,緊接著引爆,李赫表示看來DMZ的行程要延遲了,看了韓大植一眼,走出去,想不通視頻裡的那個人到底是誰?龍東植感歎如果那個人當時被抓住了,leo就不會死,孫藝琳雖然不確定,但感覺那個人不像是普通人,影像也是,當時的感覺也是。韓大植接到李赫的電話,為了不要到VIP區,請盡快安靜地解決,組成一直特聘隊,在一周之內處理好。韓大植問崔上校,有沒有能夠完成秘密作戰地聰明傢伙,崔上校表示有一個,但是現在在軍事警察裡,宋閔圭大尉。韓大植秘密約見宋閔圭,崔上校提醒宋閔圭,這是最後一次機會了。

金有浩在上班的時候,遇到一群流浪調戲小姑娘,衝上去揍了他們一頓,流氓們想要趁金有浩下班地時候找她算賬,沒想到又被金有浩輕鬆地制服。長官讓龍東鎮去執行任務,龍東鎮表示leo不在,拒絕,自己真的再也不想去那裡了,看到長官沒有反應,龍東鎮繼續說,三周後自己就要退伍了,沒辦法執行任務,長官告訴龍東鎮,到時候會有新軍犬過來的,龍東鎮拒絕,還不如直接讓自己去牢房呢,長官表示是韓大植地命令,龍東植無奈,答應訓練軍犬麥克去執行任務。

一起進入武裝地帶的有龍東植,李俊成和樸起亨,李俊成看到麥克想要摸一下,聽到龍東植答應,李俊成又表示不摸了,原來李俊成看出樸起亨想要摸軍犬,三人一起聊著天,龍東植發現宋閔圭也來了,驚訝。孫藝琳在法醫室看著是三人的血液,想不通為什麼只有吳上兵的細胞出現了不同,這時,一個房間內出現動靜,孫藝琳打算走進去看見法醫從另一個房間出來,轉身離開,又聽到動靜,打開門,吳上兵像是狂犬病發作攻擊孫藝琳,孫藝琳給龍東植打電話,龍東植正打算接,宋閔圭表示一旦進到這個區域,就禁止接聽個人電話,龍東植只能掛斷。

 

第3集龍東鎮失蹤 宋閔圭懷疑韓大植還有別的目的

孫藝琳只能打電話給文志媛室長,文志媛接聽電話,只聽見對面傳來的打鬥聲,意識到不對勁,連忙喊人趕過去,吳上兵被射殺。另一邊,龍東鎮用對話機告訴宋閔圭,好像弄丟了目標,宋閔圭沒有回應,龍東鎮只能利用指南針盡快找到組員,可指南針也沒有反應。

龍兵長失蹤二十四小時前,四人來到21防禦區,無線通信兵周文哲前去報道,宋閔圭讓周文哲在DMZ使用無人機作戰,周文哲表示一周就可以。宋閔圭給周文哲介紹其餘的組員,副組長李俊成中尉,擅長偵查作戰還有特工武術有段者,負責狙擊禾爆炸樸起亨中士,還有軍犬兵,龍東鎮兵長。作戰前,宋閔圭開會,提醒龍東鎮,盡量不要妨礙作戰,要好好行動,一旦見到目標立刻射殺,作戰中不能妨礙天工裡居民們,不要打造,不需要的不和諧感和緊張感,小心說話在任務結束之前,大家氣氛沉重的寫著遺書,龍東鎮為了緩和氣憤讓周文哲介紹一下自己。

第二天,龍東鎮帶著麥克開路,周文哲等人則通過在樹上裝的監控尋找目標,周文哲發現目標正在龍東鎮附近,李俊成建議宋閔圭先去營救龍東鎮,宋閔圭卻表示只要有軍犬的幫助龍東鎮肯定能回到部隊。龍東鎮失蹤22小時前,宋閔圭坐在辦公室,想起韓大植的話,一周內解決目標,如果在21防禦區發現了什麼,不要回報,先拿給他,宋閔圭懷疑這次的作戰除了目標任務還有其他的目的,決定弄清楚,意外發現吳上兵當時手裡握著的地圖和這裡的地形一模一樣。

孫藝琳通過給死去的小白鼠注射野狗的血清,小白鼠又重新活了過來,而孫藝琳當時在跟吳上兵打鬥的時候傷口感染到吳上兵的唾液,卻沒有變感染。龍東植失蹤前十九小時,徐白俊在佈置通信線的時候摔倒,龍東鎮看到立馬過去給徐白俊包紮,沒想到這一幕被周文哲看到,向宋閔圭匯報這件事,龍東植脫離了職務崗位,宋閔圭把龍東鎮喊過來,龍東鎮表示解釋當時徐白俊暈倒了,因為情況緊急,只好先去做急救措施,宋閔圭提醒龍東鎮,軍犬兵就做軍犬兵該做的事,不要隨意走動,有急事匯報給他,甚至還想懲罰龍東鎮,幸好李俊成及時替龍東鎮解圍,表示這件事是自己讓給他去的。

龍東鎮失蹤十二小時前,由於北面的點波干擾,導致無人機不能使用,周文哲突然聽到警報聲,連忙收拾作戰裝備,原來警報聲是村莊的同行限制,第二天,宋閔圭宣佈今天的任務的是熟悉地形,沒有在推定目標可能經過的樹林裝上監控,在戶外進行作戰時,一旦發現目標即刻射殺,大家來到DMZ作戰區域裡,無人機還是不能使用,宋閔圭只能讓周文哲先在主要的位置上安裝好監控,龍東鎮開路,果然發現了目標,就在目標要接近龍東鎮的時候,龍東鎮突然受到干擾,目標也換了個方向,龍東鎮帶著麥克緊追不捨,孫藝琳接到命令來到21防禦地區,得知龍東鎮失蹤了,立馬拿著槍去找龍東鎮。

 

4集找到龍東鎮 怪物出現在營地

在軍犬兵的幫助下,孫藝琳等人終於找到龍東鎮,此時龍東鎮正遭到野人的攻擊,但對方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抓不住。宋閔圭龍東鎮,要是下次再獨自離開便會按照軍法處置,讓他帶著軍犬兵以廢棄樓為主,搜查四周。孫藝琳向宋閔圭建議把對方引到水邊,他有恐水病症狀,孫藝琳猜測對方會怕水,宋閔圭同意,龍東鎮主動提出自己當目標人物,果然龍東鎮成功的把怪物引到了水裡,大家集體朝水中射擊,誰知怪物突然從水中跳出來,徒手爬向了崖壁。孫藝琳把當日自己在實驗室發生的事情發給宋閔圭等人看,宋閔圭認為他根本不是怪物也不是野狗,只是北朝軍人,但李俊成卻不這樣覺得,會議結束,宋閔圭就讓人調查李準成的資料。

周文哲看到孫藝琳和龍東鎮坐在一起聊天,讓龍東鎮幫忙自己想要追求她。龍東鎮母親在餐館裡一直盯著手機看,等著龍東鎮的消息,卻意外的等來了一位很多年沒有見過的老友。孫藝琳回想起遇到野人的情景,睡不著,打電話給文志媛,想讓她幫自己再做個實驗。李俊成一大早就一個在外面練習,正好看到龍東鎮,邀請他跟自己比試一下,龍東鎮答應,兩人不分上下,李俊成突然接到一個神秘電話,說道事情比想得要嚴重,並表示自己會好好監視宋閔圭。龍東鎮和孫藝琳帶著軍犬兵去保衛所打針,孫藝琳在外面和醫生聊天,表示她知道他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希望他以後不要躲著自己,很感謝他對自己的幫助,醫生告訴孫藝琳,要是想要知道親生父母是誰,自己可以告訴她,孫藝琳表示這件事已經不重要了。

孫藝琳和龍東鎮離開,被秀英奶奶喊住,今天是她的生日,兩人只能答應,生日會上大家起哄讓龍東鎮唱歌,當熟悉的音樂想起,孫藝琳想起了當初跟龍東鎮交往的時候,忍不住出去歎氣,卻意外的發現地下有奇怪的腳印。孫藝琳照著腳印往前走,發現了一些血跡,在往前走又看到了動物屍體,突然趕到身後有人,孫藝琳轉頭一看原來是一名酒鬼。秀英母親宋龍東鎮和孫藝琳離開,龍東鎮說起自己從小就跟母親相依為命,並表示自己一年前被人甩了,孫藝琳聽到非常生氣。

晚上,宋閔圭下令讓所有人開始行動,前往樹林,另一邊,徐白俊在指揮中心煮泡麵,崔豐樂走過去,兩人聊起了那個怪物,突然聽到外面的狗一直在叫非常吵,兩人沒在意,徐白俊去監控室確認一下無線電,發現一扇門開門,沒有多想立馬把他關上,剛坐下沒多久,就聽到隔壁傳來很大的動靜,走過去,發現怪物正在襲擊崔豐樂,徐白俊立馬拿起槍,但還是被怪物襲擊,受傷的徐白俊立馬給龍東鎮打電話,收到消息的龍東鎮等人趕回營地。

 

第5集龍東鎮無意間發現當年秘密 李俊成是李赫的兒子

秀英父母聽到發現村裡的狗叫個不停,出去查看,另一邊,龍東鎮和孫藝琳匆忙趕回營地,看到口吐鮮血躺在地上的徐白俊,這時出現異響,龍東鎮連忙帶著麥克朝著怪物的方向跑去,但是沒有追到。秀英父母聽到槍聲,走過去正好看到了龍東鎮,秀英母親看著龍東鎮的表情感到很熟悉,提醒他一定要小心,秀英父親無意間在地上撿到了一樣東西。龍東鎮回到營地,看著已經去世的徐白俊,非常難過,衝去門外想要去找怪物,被宋閔圭攔住,龍東鎮發誓自己一定要抓到他。宋閔圭讓崔豐樂說明一下事情的經過,崔豐樂表示怪物的速度太快把自己撞暈了,但他跟龍東鎮畫的怪物一模一樣,與此同時,韓大植也得知了這件事,讓手下通知宋閔圭匯報情況。

在李準成的請求下,宋閔圭答應讓龍東鎮和孫藝琳帶著徐白俊的屍體回化驗所,宋閔圭繼續部署接下來的行動。大韓民國國防部韓大植對GP隊員死亡事件展開新聞發佈會,李赫覺得韓大植真的是一件小時都辦不妥,有點後悔當初救下韓大植。醫院裡,龍東鎮看著悲痛欲絕的徐白俊父母,想起自己跟徐白俊認識的時候,熱烈盈眶,冷靜後打電話給母親喜羅,順便問她父親當時是怎麼去世的,喜羅疑惑,但龍東鎮卻掛斷了電話,喜羅覺得自從韓大植來店裡,就覺得不對勁,感覺有事情要發生。

孫藝琳從文志媛口中得知在她之後送來的血液裡含有放射性物質,陷入了沉思,直到龍東鎮喊她一起離開。宋閔圭向韓大植匯報,並沒有找到什麼物品,韓大植告訴宋閔圭自己要找的東西是97年遺失的物品,並表示這是他的最後一次機會。周文哲在村裡安裝攝像頭,李俊成安撫村民是野狗進入了村莊,但秀英母親知道他在撒謊,帶著他去被破壞的地方,不僅是野狗會不會是人,李俊成只是說不是間諜,讓她晚上盡量不要出門。回到營地,李俊成告訴宋閔圭,天工裡有部分牲畜遇害死亡而消失,發現和他們這邊的情況很相似,懷疑逃跑的北朝鮮兵來了這裡,宋閔圭聽完後讓李俊成負責他們村民,禮準備意識到宋閔圭可能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秀英父親無意間撿到了一部老式相機,怎麼修都修不好,秀英貪玩抱著攝像機去找美順玩。

龍東鎮和孫藝琳回到營地,龍東鎮發現由於天熱麥克虛脫了,不能執行任務,吩咐隊友好好照顧麥克。宰植走在路上看到了一堆血跡,照著血跡走進去看到那個怪物,嚇得立馬跑開,秀英母親得知這件事,立馬組織村民開會進行對應的防禦措施。龍東鎮鼓勵隊友打起精神為徐白俊報仇,這是,目標出現在天工裡村,龍東鎮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遇到了秀英,擔心會受傷送她回家,並讓她好好待在家裡不要出來,秀英把相機給龍東鎮。果然在夜裡,秀英母親聽到了動靜,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去,遇到了正在執行任務的孫藝琳等人,另一邊龍東鎮無意間發現了當年的秘密,李俊成打電話給李赫匯報情況,原來李赫是李準成的父親。

 

第6集野人抓捕計劃開始啟動甘秀英的媽媽偷偷把一個袋子遞給了孫藝琳,孫藝琳也覺得此事怕是沒辦法隱瞞多久了。甘秀英的媽媽金多情一個人走出家門,打算再出去查查情況,果不其然金多情在奶奶家發現了異響,立馬追蹤了上去,但等她來到奶奶房間的適合,卻發現滿地的狼藉,還好奶奶沒有出事。奶奶告訴金多情,穿著軍服的英真回來了,金多情根據早前所有的線索覺得此事可能是真的。宋閔圭獲悉目標離開了村莊,便帶隊離開回到指揮營地。

龍兵長一回到營地就關注麥克的狀態,等大家都出去了,這才拿出攝像機。宋閔圭誠懇的周哲文道歉,表示自己不該把他帶到危險之地,周哲文希望盡快抓住那只野狗,好助莉宋閔圭升職。龍兵長通過錄像得知這個視頻跟李赫、趙明國、韓大植等人有關,打算如實上報情況的中隊長卻被自己隊友射殺,正看到精彩處,李准正卻突然進來打斷了,李准正讓龍兵長將此物先收歸己有,等作戰結束後再上報情況。

孫藝琳根據金多情偷塞給自己的狼牙,得知金多情肯定也知道目標一事。很快,孫藝琳獲悉了讓目標失去能力的方法,孫藝琳讓文璦把行動針送到天工裡。大家很快就開始部署抓住目標一事,李准正則一直暗中觀察龍兵長把攝像機藏哪裡了。金多情找到龍兵長,並把白醫生托付給自己的東西交給了孫藝琳。金多情跟龍兵長坦誠表示自己以前也是士兵,龍兵長突然詢問金多情關於趙明國的事情,但卻被孫藝琳打斷了。

李准正心神不寧,想起97年事件,自己的父親李赫對自己富有重望。李准正思慮良久告訴李赫自己看到那個97年的清晰影像,李赫情緒有些崩潰,他讓李准正務必把影像交到自己手上,但李准正卻有些猶豫。李赫得知真相後,把韓大植叫到了辦公室一頓怒罵。甘秀英生病了,白醫生打算帶著金多情一起去看病。

龍兵長通過廣播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很快就打開了狼牙讓麥克感受這個音波。龍兵長表示目標一直有歸順的意思,並把自己的理解分享給隊友,表示可以做引誘計劃,現在已經有兩管針,只要目標出現了就有機會。龍兵長提議像村民公佈一部分情報,宋閔圭則有些反對,奈何大家都表示贊同,最後大家在龍兵長的安排下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任務。

李准正執行任務時扭傷了腳,生病中的甘英秀有點不願意去防空洞。李准正一個人坐在指揮室,其他人全部去了天工裡執行追捕野人的人物,金多情拿好娃娃,卻沒有進入防空洞。果不其然,野人出現了,因為有音頻的干擾,野人有了一點點的干擾,像村莊移動,但設備卻意外出現了事故,野人並沒有按照預期路線進入。李准正把攝像機從櫃子裡拿出,狠狠的往地上摔了個稀巴爛。

野人對周哲文發動了襲擊,金多情出現了舉槍像野人開火,龍兵長成功將野人引到倉庫,但哪怕是萬全的準備也會有意外,龍兵長以命相搏,孫藝琳見狀立馬拿出針紮住了野人,野人的頓時失去了戰鬥力,昏厥在地。與此同時,韓大植打電話痛斥宋閔圭為何發現攝像機沒有第一時間告訴自己,還跟李赫聯繫上了,一席話讓宋閔圭一頭霧水,他努力回想97年的遺物信息。

 

第7集目標野人被擊斃

龍兵長匯報目標已經擊斃,李准正也把這條消息發短信告訴了自己的父親,金多情跟著其他人一同進入倉庫,看見躺在血泊中的野人莫名心慌,宋閔圭提醒金多情今日殺死野人一事不能對外透露,因為這條消息是屬於軍事機密,龍兵長跟金多情道謝,感恩她今日的幫忙。

大家回到只會營地,彼此互相說著辛苦了,畢竟此次的行動真的非常的驚險,龍兵長一回營地就找麥克去了,宋閔圭讓人幫自己查21區的事情,得知很多已經斷了,但97年防禦區的事情還是有很多的疑惑點,剛巧韓大植打來電話,質問他為何沒有找到攝像機,97年的丟失品,21防禦區莫名讓他心裡產生了深深的一問。

龍兵長的媽媽打電話詢問龍兵長為何突然問起爸爸的事情,喜羅只淡淡的告訴龍兵長,他的父親是個好爸爸,龍兵長卻覺得自己因為多嘴傷了媽媽的心莫名覺得有些心傷,剛巧白俊的媽媽打來電話,龍兵長把野人已死的消息告訴了白俊的媽媽,讓她不要太過擔心。與此同時,天宮裡躲在防空洞裡的村民們也走出來透透氣。

龍兵長回到宿舍,發現自己的攝影機莫名失蹤了,頓時覺得有些奇怪。他找到李准正,詢問攝像機的事情,李准正告訴他沒有看到,並勸慰龍兵長那只是訓練視頻無需在意,龍兵長則覺得視頻裡有一些真相沒有告知國民,那個人假裝民族英雄,卻殺死了自己的隊員,並且還要參加選舉,李准正因為顧忌到自己的父親的名譽,便指責龍兵長是不是誇大其詞了,只讓他不要管那麼多,戰鬥已經結束了。

炊事房崔兵長為指揮營地的人準備散伙飯,宋閔圭讓大家好好吃飯,吃完後各自歸隊,各位談及回隊後的事宜,龍兵長表示自己打算去野生動物救助中心上班,並且還要幫媽媽打理飯店的事情,另外大家也紛紛跟樸中士道賀,祝福他馬上要新婚燕爾。宋閔圭讓大家要忘記作戰過程中的衝突,孫藝琳跟龍兵長握手告別,龍兵長告訴孫藝琳等自己成為普通人後有話想跟她說,孫藝琳一如既往的冷漠,但其實兩個人心裡都有彼此的位置。

孫藝琳提著白醫生拿給自己的東西打算找白醫生問個明白,但還是很猶豫,那是一張帶血的抱被。孫藝琳回到研究所,野人的屍體和他們之前提取的檢測樣本完全一致,但野狗到底被誰感染了卻仍有疑問,但確定有宿主的存在。金多情回想起龍兵長跟自己提及的越北事件中的趙明國,便搜集了對應的資料後告訴了龍兵長。龍兵長也認真查閱了對應的信息,裡面有李赫的照片,龍兵長雖心存疑惑,但仍無頭緒。

宋閔圭單獨外出進行搜索行動,於此同時指揮營地也接到了李赫要來訪營地的消息,大家都覺得此事非常的微妙,但又猜不出個所以然。李赫得知自己今日的支持率降低了2%,便讓今日手下把支持率提高到4%,李赫來到指揮營地,感慨真是個故地重遊的地方,只是感覺一點都不一樣了。

宋閔圭當著眾人的面表示李准正的父親要來了,大家這才得知李准正的父親是李赫,龍兵長似乎也明白了,為何李准正早前對攝像機的種種言談舉止似有些怪異。天工裡的村民熱烈的歡迎了李赫的到來,並紛紛跟他合影留念。龍兵長自從得知李准正的父親是李赫後,莫名有些生氣,但李准正卻讓他當做怎麼都沒有發生過就好,龍兵長一聽直言李准正像變了一個人後就徑直離開了。

李赫來到營地,跟各位打招呼,並表示各位都是國家引以為豪的英雄。李赫詢問李准正是否還有其他人看過那個視頻,李准正表示只有自己看過,而此時的李准正卻對父親的形象打了大大的折扣,一直以來他都視自己的父親為英雄,可是那段視頻的內容卻完全就是顛覆。宋閔圭找到李赫,匯報朝鮮高管的物資還在,並表示自己會找到那個東西送給李赫,表示自己想要換取上司令的位置,因為之前找到靠山總是出爾反爾。李赫似乎同意了這個交易,並讓宋閔圭重寫一份報告,把有物質的信息全部去除。

大家紛紛收拾歸隊行囊,龍兵長和李准正卻各懷心事,北極星任務已經完成,李准正跟各位舉行告別儀式,龍兵長卻心裡有些不舒服。甘秀英的父親得知自己的女兒沒有去上學萬分著急,原來早前甘秀英在路上看松鼠跟其他小朋友走散了,於此同時金多情接到了甘秀英誤入森林營地的消息,金多情一聽整個人都蒙圈了村民們紛紛幫忙找甘秀英,但找了許久也未見蹤跡,著急萬分的村名動用了大喇叭,龍兵長等人這才得知甘秀英失蹤了。

得知此事的李准正立馬向上級匯報進入防禦區尋找甘秀英的行動,孫藝琳表示野人有兩個,一個是綠眼睛一個是紅眼睛,龍兵長把甘秀英失蹤的消息告訴了孫藝琳,孫藝琳頓覺此事不妙,有可能還有宿主的存在。龍兵長把還有一個目標的事情告訴其他人,金多情一聽非常的緊張,立刻表示自己也要加入搜尋行動當中,經過龍兵長的建議,李准正最後答應了金多情一起加入搜索計劃。孫藝琳帶著麻醉針再次來到指揮營地,龍兵長李准正金多情等人進入搜尋區域,麥克再次把他們帶到了哪所神秘的小屋子門口,但卻怎麼也不肯進去,無奈之下大家只好把麥克放在門口,自行進入小屋一查究竟。

幾人在神秘小屋發現了宋閔圭,莫名覺得很意外。原來宋閔圭也是根據物質探尋器來到了小屋內,小屋內非常的昏暗,綠眼睛的野人也藏在小屋內。

 

第8集李赫殺死同僚視頻被公開

宋閔圭詢問他們為何會出現在小屋,李准正立馬匯報表示是因為有一個女孩誤入軍事區,這才匯報上級進入搜索,宋閔圭詢問為何金多情也在此次隊伍裡,金多情立馬表示此事和李准正等人無關,是自己執意而為,得知女兒甘秀英未出現在小屋裡,莫名有些心慌,大家繼續按照計劃進行搜索。龍兵長告訴宋閔圭可能還有一個目標野人,孫藝琳已經向這個區域靠近了。

李准正和龍兵長一組,但信號卻似乎有些微弱,跟宋閔圭小組聯絡似乎有些聯繫不上,孫藝琳在搜索外區域得知龍兵長已經在小屋內,內心很是緊張。通過搜索,龍兵長成功的找到了秀英,但秀英卻告訴他們是一個善良的叔叔救了自己,李准正想要娶追蹤那個叔叔,那人卻早已經不見了蹤跡。

金多情聽聞已經找到了秀英,立馬鬆了一口氣,孫藝琳告訴宋閔圭,自己這次帶來的麻醉針比上次效果更好,請求繼續任務。龍兵長詢問秀英跟誰學的用拳頭打招呼的,秀英告訴龍兵長,是剛才救助自己的那個叔叔,龍兵長一聽很是困惑,便讓李准正先帶秀英出小屋,自己則打算繼續待在小屋裡確認目標位置。

得知龍兵長還在小屋裡,宋閔圭讓孫藝琳跟自己進入小屋,其他人則在小屋裡保持警戒,金多情讓秀英不能自己偷偷跑出來,秀英則告訴金多情是哪個叔叔救了自己。孫藝琳進入小屋後,就開始準備麻醉針,龍兵長找到了目標,目標似乎很怕強光,龍兵長伸出拳頭,試圖通過拳頭跟對方打招呼,但宋閔圭的意外闖入嚇跑了目標,龍兵長告訴宋閔圭這次的目標似乎跟上次的不一樣。

周下士被目標攻擊了,被緊急送回救助,孫藝琳也通過護士口中意外得知白醫生突然離職了。周下士經過確認是腰部骨折了,大概8周的時間是無法參與作戰的。通過最後錄下的影像,龍兵長告訴大家自己的見解,表示此次的目標跟上次的肯定不一樣,宋閔圭一聽便讓龍兵長寫份報告和分析給自己。

有些士兵聽聞還有一個目標非常的沮喪,本來都要離開各自歸隊了,宋閔圭打電話給李赫,表示還有一個目標,自己一定會逮到他,李准正也打電話李赫,想瞭解下兩人的關係,得知自己無意中幫助了宋閔圭赫自己的父親戰隊,內心莫名的抓狂。李赫讓李大植務必盡快抓到目標,李大植氣到快嘔血。

金多情帶著女兒到指揮部給孫藝琳等人道謝,秀英還送上了一條手鏈跟孫藝琳表達謝意,孫藝琳得知神秘物質似乎對人類會產生流鼻血和皮膚癢的影響,便讓研究所好生再跟蹤下此事。宋閔圭想著物質和目標的事情,龍兵長也想著目標的事情,莫名想起自己小時候的畫面,恍惚之間心煩意亂,便索性去外面透氣。

李准正把自己和父親的事情告訴了龍兵長,但龍兵長卻冷冷的告訴他,自己對別人家的家事不感興趣,有些事情不對就是不對。李赫在為和平演講忙碌著,韓大植也送來了花籃。韓大植似乎把所有的真相都寫了下來,想要對外公佈表示,之前發生的事跟李赫說的壓根就完全不一樣,李赫根本就不是民族英雄,而是殺死隊友的人。李赫似乎猜想出了韓大植的做法,便找到韓大植,韓大植勸慰他應該為早前的罪行負責,李赫卻意味深長的說了一句以後好生生活,便讓手下暗殺了韓大植,還把錄音文件全刪除了。

宋閔圭突然找孫藝琳幫忙找物質,當然孫藝琳卻表明立場,物質歸所裡負責,宋閔圭卻向他施壓。韓大植突然死亡的消息很快就公佈了,警方要求排除他殺的情況,於此同時記者金有浩收到了一盤磁盤。宋閔圭繼續安排搜素任務,喜羅卻突然打電話給龍兵長表示自己會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龍兵長,這讓龍兵長非常的吃驚。另外,媒體對外發佈了李赫殺死同僚的真相視頻,原來這個視頻是李准正寄給金有浩記者的,那日他砸爛了攝像機就讓人送給媒體了。

李赫得知視頻被公佈後大怒,龍兵長看到視頻後也第一時間想去找李准正,在對外公佈的完整視頻裡,龍兵長意外看到了自己媽媽的照片,頓時間各種情緒上頭。因為媒體公佈一事,所有人都對李赫拒接,而李赫早已想好翻盤的手段,讓崔大英幫自己重新剪輯視頻,試圖為自己正聲。李准正跟宋閔圭匯報,表示自己要退出搜索行動。

【圖片cr:OC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3,191 times, 35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