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心宅獵人】分集劇情1~18.人物介紹~侯明昊、劉冬沁、祝緒丹*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



心宅獵人》劇情講述死亡遊戲倖存者江爍與心理醫生秦一恆同神秘勢力鬥智鬥勇的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的故事。

該劇改編自作家貳十三小說。

孤島別墅,七位受邀者的死亡遊戲,唯一的倖存者叫江爍。一年後,北洋時期的港口重鎮——常山洲,一個混混以房屋中介為業。他叫江爍(侯明昊飾),是一個失憶者,卻擅長讀心術。

心理醫生秦一恆(劉冬沁飾)收到一封死亡通知單,裡面是江爍的死亡倒計時以及一張合影。他本不認識江爍,但信封上的標記卻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六指印章。

一年前他的父親和幾個人同時失蹤,此前,失蹤者們都收到了蓋有六指印章的邀請函。在這張合影上有秦一恆的父親和其他的幾位失蹤者,唯一不認識的是江爍,秦一恆決定通過江爍尋找父親。 唯一的線索就是買辦房源的神秘提供者——六指。

江爍利用祝由術進入嫌疑人的心理時空,不僅要在有限時間內搜集線索,還要面對嫌疑人心理世界的防禦系統,幸有秦一恆心理學的輔助以及軍閥之女巡捕房女捕快元慕青(祝緒丹飾)的武力支持。面對著神秘的對手,江爍在好友秦一恆,以及經歷重重挫折走到一起的摯愛元慕青的幫助下一步步接近真相,發現背後居然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操縱一切。

為了保護自己心愛之人,原本只想在這世間尋求安穩的小人物江爍決定挺身而出,同那股神秘勢力鬥智鬥勇,最終揭開了他們的神秘面紗,搗毀了他們的邪惡陰謀,結束了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然而,他們未曾想到,一切還只是開始。

心宅獵人




 

【劇名】:心宅獵人

【首播】:2020年11月23日

【類型】:民國懸疑探案愛情劇

【原著】:貳十三「凶宅筆記」

【主演】:侯明昊劉冬沁祝緒丹

【集數】:36集

【簡介】:死亡遊戲倖存者江爍與心理醫生秦一恆同神秘勢力鬥智鬥勇的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的故事。

【播放平台】:愛奇藝

 

【人物介紹】 

心宅獵人




江爍侯明昊

在七位受邀者的死亡遊戲中的倖存者,一年後,失憶,但是卻擅長讀心術。

 

 

心宅獵人

秦一恆劉冬沁

心理醫生秦一恆,親家二公子,後成為了江爍的至交好友。

 

 

心宅獵人



元慕青祝緒丹

軍閥之女巡捕房女捕快元慕青,原來和江爍是歡喜冤家,江爍覺得是瘋婆子一樣的存在,後來與江爍走到了一起,成為了彼此生命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分集劇情】 

第1集江爍越獄成功,引路蟲引去鬼樓

何為心宅獵人?吾心無鬼,鬼何以侵之。鬼神致病,皆由心起。讀心之術,由心醫治。借患者夢境入心,擊潰淫邪,消除病患。擅用此技者,便是心宅獵人。

這天一位老者在墳地中發現了一名昏迷的少年,此人身邊的一個紅布袋上印有他的名字,叫做江爍,他好心將少年帶回家,卻發現這少年竟是失憶了,他便將紅布袋遞給了少年。少年看著「江爍」這個名字,喃喃自語了一聲,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一些不尋常的畫面。

在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一個狼狽之極的人衝進劉信家中求救,劉信打開門看到此人就嚇得關上了門,可一轉頭就看到了滿身是血的翔哥,拿著匕首飄在了他身後的半空中。嚇得劉信立馬向人求救,很快他口中的大師就出手困住了翔哥,但也只是轉瞬,阿翔就衝破了束縛向他們兩人衝了過來。

被叫做大師的少年意識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便向阿翔承諾到,他會幫阿翔找到殺人兇手,一次謝罪,若不成功,便親自帶著劉信來找阿翔,阿翔這才離開。當劉信被人喚醒,睜開眼睛時,他面前正是剛才那位大師,此人正是少年江爍。江爍看出他這個夢的奇怪,但劉信卻不讓他深究,而劉信為了擺脫這個噩夢,便買下了他推薦的豪宅。

在大賭場中,秦家二公子秦一恆正在與一個賭徒開局,賭徒的妻子希望讓丈夫戒賭,秦一恆是一名心理醫生,他通過觀察對方的各種身體細節和微觀表情贏下了賭局,圍觀的人群讚歎不已。另一邊,江爍成功讓劉信買下房子以後,便出門逛街,誰知竟看到一條通緝自己的新聞,被人群圍著的他很快就被認了出來,無奈之下,他只好撒腿就跑。秦一恆走出賭場的陽台,正巧看到了這一幕。

此時大小姐元慕青正在服裝店買衣服,聽到外面的動靜便出來悄悄,聽聞逃跑中的江爍就是連環殺人兇手,她立馬開了自家的車衝了上去,被逼的四處逃竄的江爍竟直接衝進了軍營中,被元大小姐逮個正著。遠在醫院中的秦一恆在自己的病號單中,看到了一張死亡通知單,而這上面寫著的竟是江爍的名字,時間為十月十五日,秦一恆立馬讓自己的手下去查找此人。

原來這些日子不斷的有人被殺害,而最近死的一個人就是剛買了江爍房子的劉信,奇怪的是,在審問江爍的時候,警長又得知這三次死亡的人都互相認識,聽到這裡,江爍也有些疑惑。而醫院中,秦一恆果然找到了江爍的檔案,在他檔案中放著一個帶著扳指的手指頭和一封信,信上讓秦一恆在江爍死之前找自己,因為江爍是找到他父親唯一的線索,落款人是六指。

警長沒有放過嫌疑人江爍,將他關進了牢房,元大小姐與江爍一番鬥嘴,發誓要找到證據治江爍的罪。等元慕青離開後,獄警就來帶走了江爍牢房邊上關著的人,此人暗地給江爍扔了一張寫著「江爍,劉信之後就是你」的紙條,江爍覺得那人就是兇手,但此刻卻沒人相信他。江爍用自己工作的工具迷昏了獄警,等秦一恆和元慕青來監獄找江爍的時候,江爍已經越獄成功。

江爍離開監獄後,回到自己生活了一年多的大雜院,卻發現警長正在盤問不言師父,他身邊的一兄弟看到他手中拿著的東西,認出裡面的蟲子是金斑虎甲,專門用來引路,得知這一線索,江爍不想連累自己的家人們,便主動辭行,跟著引路蟲去一探究竟。兄弟們當然不能讓他一人去冒險,但這時警察已經聽到了他們的動靜,江爍只好和一個兄弟先躲了起來。

留下來的鐵柱遇到了遲來的秦一恆和元慕青,秦一恆從他的動作中猜到江爍來過,立馬追了出去。而江爍已經和隨行的兄弟跟著引路蟲來到了有名的鬼樓前,江爍不管這些,一個人走了進去,江爍在二樓的一間房中找了雌蟲,裡面竟有著死人的牌位,但最上方的竟是自己的名字,江爍。

第2集江爍被關地窖,王家大院風水被亂

就在不久前,江爍收到了一份信,信上的六指讓他賣三套房子,分別給的就是牌位上寫著名字的三人,江爍最後將視線停在了自己的名字上,可沒等他多想,門外就傳來了聲音,一個黑衣男子舉著斧頭向他走來。江爍靈機一動用煙灰擋了一下,爭取到了逃跑的時間,他衝到了天台上,竟看到秦一恆在等著他,江爍還不認識他,但聽聞是來就自己的,生死關頭,他還是選擇了相信秦一恆,跟他跳了下去,來不及寒暄江爍便離開了這不祥之地。

江爍越獄成功,警長正在局裡大發雷霆,元慕青和秦一恆走了進來,元慕青是元家的大小姐,她的父親德高望重,警長不管對她明面上表現不滿,見到他們進來,立刻收斂了脾氣。秦一恆直入主題,告訴警長自己對案件的推斷,江爍大概不是兇手,真正的兇手很有可能是綁架自己父親又是死人宅子的原主人的六指先生,而同樣來找線索的警局眾人卻一無所獲,躲在暗處的江爍便將他找到的信息偷偷送到了他們手上。

警長當晚就帶著元慕青來到了城西王家調查,江爍跟在他們後面偷偷潛入城西王家,正在煉丹的王老爺因警長的來訪被下人打斷,期間一個失魂落魄的木匠老張從他們面前經過,管家幾句帶過,他們沒有猶豫就跟著管家來到室內。在管家要去找房契記錄的時候,偷偷潛在門外的江爍先一步離開,他想去凶宅先調查一下。

江爍在一處凶宅碰上了同樣來調查的秦一恆,他在看過凶宅以後,斷定兇手是個懂風水的人,此處還被兇手特地設計過,江爍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秦一恆帶他去了第一個死者住的房子,他們果然在這裡發現了一個地窖。秦一恆向江爍坦白,這就是自己設的局,故意將自己和江爍都關在地窖中,在地窖中呆了許久的兩人終於互相退了一步,江爍拿出自己的催眠工作,將秦一恆催眠,只是江爍再次醒來的時候,自己正躺在床上,他下意識地抓起床頭櫃上自己的催眠工具。

秦一恆在江爍醒來的瞬間清醒,他向江爍坦白自己發現地窖以後,故意將他關在裡面,是為了治療他的失憶,但秦一恆將江爍對他的催眠當作了兩人產生的幻覺,江爍剛打算離開,就聽到秦一恆手下一聲驚呼,他們所在的這個宅子中,竟然又出現了死人,而這個人竟是昨晚失蹤了的王家老爺。

管家趕來案發現場的時候,舉止怪異,秦一恆發現了他的惺惺作態,所以留意了一下。就在大家都將注意集中在死人身上的時候,江爍偷偷溜了出去,他來到城西王家,看到下人們都因害怕詛咒逃竄離開,他在人群中看見了奇怪的木匠老張,也看到了管家鬼鬼祟祟的身影,於是他跟著管家進了密室,隨後用讀心術知曉了做賊心虛的管家的內心,但管家知道的也不多,最後他只得到了六指有六根指頭的線索。

另外江爍還告訴管家,王家大院的風水被人動了手腳,管家驚疑不定,他回想起唯一能對三所宅子動手腳的人,此人便是他們一直沒有在意的木匠老張。

 

第3集江爍一恆攜手催眠,黑衣人現出真身

江爍從管家這拿到了三所宅子的線索,剛走出房門就遇到了秦一恆,他沒有反抗就把證據交給了秦一恆便離開了。秦一恆帶著線索回到警局與眾人梳理線索,如今有最大殺人嫌疑的便是木匠老張和六指先生,木匠老張的女兒生前曾被剛死去劉信三人強暴,後溺死在王家大院的池塘中,但他多次報案都沒有成功,於是大家便將目光鎖定在了老張身上。

警察們來到老張家中時,老張逃了出去,被江爍和元慕青帶了回來,老張有些神志不清,有人故意要讓老張變成這個樣子,讓他無法說出實情,老張現在已經連自己女兒都認不出來了。這天元慕青帶著修古麗姆來找已經洗脫嫌疑的江爍,專程來感謝昨天他救命之恩,兩人聊起案件時,江爍突然發現兇手是有規律地在作案,就像是在佈陣,這一聯想他們就想到了在醫院的老張,擔心他就是兇手下一個目標,兩人來不及感歎就衝向了醫院。

幸好兩人及時趕到,才沒讓兇手得手,但還是讓兇手逃脫了,為了從老張身上獲得線索,江爍試著將自己的讀心術用在了老張身上,他和秦一恆一起進入他的意識中,讓元慕青在一旁守著。在老張的意識中,他們來到了他的心宅中,作為醫生的秦一恆對此並沒有感到意外,兩人突然看到了老張的女兒,但追尋無果,他們只能尋找老張女兒死去的池塘,或許在那裡他們能找到線索。果然他們找到池塘的時候,便目睹了老張女兒慘死的一幕,老張在無處求助的情況下,接受了黑衣人的幫助,卻不想成了黑衣人的殺人幫兇。

女兒的死,老張無能為力,這便成了老張的心魔,而那個看似在幫助老張的人實際上在佈一個大陣,想要調查清楚,他們就必須通過老張心中的五道門,只是還沒等他們進入最後一扇門,一個黑衣人就操縱著老張來殺他們,作為心理醫生的秦一恆通過對老張的了解說服老張放下了斧頭,老張這才有了自己的意識,他竟掙脫了黑衣人的操縱,不願為黑衣人謀害更多人的性命,如今他大仇已報,便決定永遠陪在了自己女兒身邊,換言之便是放棄了自己的生命,老張的意識即刻便要崩塌。

黑衣人見自己已經無法控制老張,便看向了正在老張意識中的兩人的身軀,元慕青事先被黑衣人迷魂,一時沒有力氣阻攔黑衣人對老張下手,但她意志堅強,所以在黑衣人走向江爍兩人的時候,用盡最後的力氣撲向黑衣人,並給江爍傳遞信息,江爍和秦一恆這才及時醒了過來,兇手在打鬥的過程中露出了真面目,但還是逃了出去。

警衛衝進來的時候,元慕青已經堅持不住昏了過去,江爍緊跟在黑衣人王千身後,已經跑了出去,秦一恆將元慕青交給警衛,自己拿過警衛的武器也跟著衝了出去。

第4集江爍打扮赴約,六指再次佈局

秦一恆想不通江爍是用什麼方法完成的讀心術,這個時候他的大哥闖進了他的房間,想讓他回公司與他一起經營父親留下的業績,當初他的父親就不願意讓他去學西醫,大哥將父親的失蹤都怪罪於他固執地離去,秦一恆心中愧疚,卻不得不打起精神,找到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六指。

事情地發展已經有了些眉目,殺害幾人地真兇正是逃出醫院的王千,他認為自己的家族受了詛咒,為此他聽信六指的指示,想完成陣法一直活下去,知道真相的江爍滿心悲涼,原來王千殺了那麼多人,都是為了自己活命。就在王千打算殺了江爍完成陣法的時候,秦一恆出現開槍阻止了王千的動作。

兩人逼問王千六指的下落,但王千卻一無所知,這時候洞穴中傳來了六指的聲音,他們只聞其聲不見其人,六指告訴他們,自己布下的局,需要兩人一起配合他的遊戲,若是沒能找到他,那江爍和其他無辜人的性命都將受到威脅。很快警察就趕到,將往前逮捕歸案,局長告訴王千,真正使他們王家短命的原因,是他們一直供奉的壽山石,那是一塊散發著毒氣的石頭,聽到這裡,王千頓時失了心智,始終不敢相信,但無論他是否相信真相,殺了人的他總是要受到法律的懲罰的。

了結了此事後,秦一恆勸江爍不要再做房屋買賣,以免又被六指給算計了,怎麼說秦一恆都救了他兩次命,江爍不再對他不客氣,謝過一句後便離開了。晚上元大小姐元慕青來大雜院找江爍,想通過他感謝秦一恆的救命之恩,誰知江爍卻誤以為是來感謝他的,收下禮物後激動地回了房間。元慕青在手錶中放了張紙條,約他的救命恩人去遊樂園遊玩,江爍激動的第二天一大早就爬起來打扮自己。

秦一恆回到醫院中工作時,又收到了六指寄來的信,這一次信封中只有一張照片,上面的人秦一恆都知道,這讓他有些心驚。他找到不言師父詢問江爍出現前後的異常,他懷疑江爍和失蹤案有關係,六指想找他很有可能是因為他的讀心術,因為不知道六指的真實目的,眼下他們只能先確保江爍的安全。

臨近約會時間,元慕青急切地下了班回家準備,她還給管家地女兒小玉買了紅皮鞋作為禮物,隨後她便一直等著時間去約會。另一邊江爍已經在約會地等待一會兒,有人托小丑給江爍塞了紙條,正是六指表示遊戲開始的訊號,還沒等江爍回過神,果然有人經介紹來找他買房子了,這一次是一個姑娘。而小玉偷偷跟著元慕青來到了遊樂園,可誰知卻遇害被人綁架,在這之前已經有不少失蹤兒童的案例,回到家的元慕青又接到了一個綁架電話,她趕緊去找自己父親求助。

阿斌冒充綁架小玉的人被追蹤到後四處逃竄,和他一起的女子也一同落水,但被救起來以後發現她已經失憶了,無奈之下,秦一恆便找來了江爍,想讓他用讀心術調查案件。剛見到女子,他便發現此人正是找他買房的馨兒。

 

第5集江爍尋找線索,共入小玉心宅

江爍再次和秦一恆一起進入了心宅,馨兒的心宅中有許多與阿斌的回憶,隨後他們又來到了一個陰森的教堂中,心宅可以折射出一個人的內心,秦一恆畢竟是心理醫生,對此倒也不是很陌生。他們來到了食堂,裡面坐了十個小朋友,他們要求兩人陪著玩捉迷藏,不然就不告訴他們小玉的線索,他們只能答應。

小朋友們四處躲起來後,一個可怕的修女出現在了他們面前,江爍支開秦一恆,自己和修女作鬥爭,但當秦一恆逃跑後,江爍也立馬逃走,但離開前聽到了歌謠,便走進廚房,誰知被修女抓個正著。江爍來不及多想,趕緊去找秦一恆,途中被一個女孩子拉進了一間屋子,裡面畫著秦一恆遇害的場面,秦一恆現在正在圖書室中查找線索,江爍衝去就秦一恆的時候,修女正在對秦一恆下手,他的到來解救了秦一恆,他們將修女關進了書中,打算去院長辦公室找線索。

現實生活中,警察也在不斷找線索,他們收集了阿斌家中的線索,卻沒有辦法進入洋人的教堂中,只能先行離開,轉頭回到了醫院。此時江爍和秦一恆跟著心宅中的女孩來到辦公室中,她告訴兩人要找到所有的孩子才能告訴他們答案,只能沒等他們問出更多,馨兒就被抓走了。另一個小男孩出現帶他們到了一個地牢中,阿斌和馨兒拿了一本書跳了進去,院長很快就要進入,江爍和秦一恆只能跟他們一起跳了進去。

在一艘大輪船上,江爍和秦一恆在控制室中找到了阿斌和馨兒,可阿斌卻不願告訴他們小玉的下落,而馨兒對院長的恐懼非常根深蒂固,院長化身為故事中的食人魔,感染了車上的眾人,兩人一路逃離到隔板上。秦一恆在隔板上看到了一個圖畫本,根據裡面的內容,他大概猜出了真相,江爍也總算在兩人受傷之前,把秦一恆帶出了馨兒的心宅。

秦一恆醒來後,把他們在馨兒心宅中發現的線索告訴了眾人,小玉根本不是被他們兩個綁架,但他們卻知道,小玉被關在了洋人的育嬰堂中,在他們懷疑馨兒和阿斌與育嬰堂是一夥人的時候,假裝失憶的馨兒終於不再隱瞞,他們只是想拿到贖金,報復育嬰堂。育嬰堂是洋人的地盤,就算元大都督帶人前去都有可能行不通,看著管家心急如焚,江爍和秦一恆當下便決定要去育嬰堂一探究竟。

江爍用小黑教的黑化進入了育嬰堂,他們用計分頭行動,江爍假裝肚子疼到了廁所,正打算動手才發現自己的催眠工具銅錢沒有帶來,此時他的銅錢還在元慕青的受傷,他只好另尋他計,在廁所中轉悠半天,他的視線被一個小窗戶給吸引了過去。而秦一恆則留在修女身邊,在食堂中選孩子,修女雖然非常警覺,但暫時並沒有懷疑他們兩個人。

第6集元慕青找救兵,鐘錶牽扯兩代人

通過這個窗戶,江爍找到並進入了院長的辦公室,在抽屜中翻找出了在心宅中看到了買賣兒童的證據,他來不及多想就有一個人大步走了進來,江爍躲在暗處聽到他電話的內容,隨後又看到一個女孩子走了進來,想讓院長帶她見哥哥,誰知院長竟然不分青紅皂白就要關她禁閉,江爍趕緊出手打昏了院長,讓小女孩帶路去找她的哥哥。

在醫院中,等待許久的管家終於還是沒了耐心,想要衝出去就自己的女兒,剛出門就被阿斌的槍指著腦袋退了回來,為了保證管家的安全,元慕青主動做他的人質,並給他錢,前提是讓他們一起去育嬰堂。元慕青臨行前囑咐警長通知她父親,自己則先一步和阿斌馨兒去了育嬰堂。此時江爍的失蹤已經引起了修女的注意,修女跟著秦一恆上樓,還沒等她動手,江爍就出現在她身後偷襲了修女,秦一恆險些受傷。隨後他們挾持修女,帶著找哥哥的小女孩來到了書房,很快他們在修女心虛的眼神中發現了書房的某處有異常,一番亂找,江爍果然發現了密室的開關,裡面關著的正是那些失蹤了的孩子。

江爍抱起昏迷的小玉,剛打算帶孩子們離開,秘室門口突然出現了被江爍打昏的院長,修女趁機逃走,將江爍和秦一恆都關在了密室中。此時門口已經聚滿了元大都督的人,雖然拿到了錢,但善良的馨兒不肯就此離開,因為育嬰堂中還有不少受害的孩子,若沒有他們,警方不一定能找到密室。馨兒一個人闖進育嬰堂中,正好遇到了準備出逃的院長三人,他們開槍射殺了馨兒,雖然元軍上樓制住了他們,但一切都無法挽回,阿斌暴起殺了院長,但自己也被槍擊。

這一切都巧合地與六指聯繫到了一起,遊戲沒有結束,受傷害的人就不會停下,他們終究還是沒有找到六指。江爍趕回大雜院時發現自己的家人們都癱倒在地,不省人事的樣子,趕忙叫來秦一恆救治,這又是六指給江爍下的一套,若是江爍不按他的想法走,他便要對江爍身邊的人下手,而桌上正是六指給他們留下的下一個線索——關於兩代人的故事。

元大帥舉辦萬國鐘錶大會,伍大師迎戰英國鐘錶大師傑克先生,這邊歌舞昇平時,江爍正在招待來看陰宅的顧客,客戶源源不絕,卻不料突然有人來告訴江爍,他的墓園裡的墳全被人挖了,大家都來找他的麻煩。這下便讓江爍聯想到了「後人」一詞,他打發了其他家屬,在唯一一塊完整的墳上看到了一支鋼筆。

而元大帥此時也遇到了難事,來參加他們萬國鐘錶大會的大師傑克慘死在飯店中,大英帝國代表要求在比賽開幕之前找到真兇,否則拒絕參加此次大會。白警長為此事忙得焦頭爛額,只能將江爍墓園被挖的事情交給了元大小姐元慕青,元慕青沒能在警局中找到「敬軒」這個人,便來到了縣志館,兩人在這裡翻找了大半天都沒有一個叫敬軒的人,直到管理縣志館的人又送來一本冊子,他們才在上面找到了一個叫「裘敬軒」的鐘錶匠人,聯想到六指給的線索,江爍肯定便是這個人,而死者傑克正是當年的奪冠者。

在傑克的衣服上他們找到了一個葉子,正是只有他的墓園中才有的,而秦一恆從江爍在墓園中撿到的鋼筆裡發現了一個膠卷底片,應該是一群人的合照。

 

第7集江爍被反催眠,永恆鐘錶奪冠

白警長因為傑克的案子實在毫無頭緒找上了秦一恆幫忙,秦一恆沒有猶豫地將他們的發現告訴了白警長,所有的一切都圍繞著鐘錶,當初裘敬軒因為沒有奪冠被滿門抄斬,如今死去的傑克又前往他的墓園,而此時又是六指牽引著他們。底片被洗了出來,照相館的老闆還記得這個照片,他們得知了裘敬軒的徒弟小伍。

這個小伍讓元慕青想起來本要參加比賽的伍師傅,他也是修表的人,但當他們來到伍師傅的鐘錶店時,伍師傅並不在,鐘錶店外還標有要轉賣店舖的字樣,店舖裡只有伍良一個人。江爍拿出照片給伍良辨認,但他卻只認識自己的父親,兩人詢問無果,只好在修完表以後離開了鐘錶鋪。

江爍和元慕青回到驗屍房和秦一恆匯合,秦一恆剛找出傑克真正的死因,他是被人掐碎喉管窒息而死的,殺人者手勁必定不小,這讓江爍聯想到在鐘錶鋪看到的一幕,伍良一下接住了特別重的鐘錶,只有修鐘錶的人才會有如此大的手勁。於是眾人立馬回到鐘錶鋪中找伍良,伍良安靜地坐在位置上,看到他們來,也只是把一個很大地鐘錶展露在了他們眼前。

伍良的神情非常奇怪,看出他的不尋常,江爍立馬上前催眠了伍良,在伍良的心宅中,秦一恆和伍良看到了傑克與伍師傅的恩怨,也看到了傑克的死因和伍良父子的打算。於是催眠結束以後,他們便來到了山洞中找到伍師傅,伍師傅手臂上的傷痕果然與白警長猜想的一樣,他們便直接將他帶回了警局。

伍師傅提到的自己師傅的遺產正是傑克一直想要的東西,但江爍想不明白,裘師傅到底是缺了什麼還需要六指的幫忙,正在思考著,元慕青突然來找他,她不相信看著和藹可親的伍師傅會是殺人兇手,覺得裡面還有蹊蹺。兩人決定去鐘錶大會一探究竟,說不定六指就是為了讓他們找到關鍵的鐘錶。

在鐘錶大會上伍良拿出了他的鐘錶,所有人都在他打開鐘錶的一瞬間都昏了過去,唯一清醒的人是江爍和秦一恆,但兩人都反過來被鐘錶給催眠了。江爍在墳地中看到了六指,但他明明記得自己是在鐘錶大會,他立刻反應過來打破了催眠,而他邊上的秦一恆也被催眠了,他看到了自己的父親,父親的離開讓他慌忙追了出去,他被自己的心魔所困,差點掐死了身邊元慕青,元慕青也因此醒了過來,幸好江爍醒來才阻止了他。

伍良終於收了鐘錶,大家也漸漸甦醒,所有人都為之震撼,伍良也當之無愧地奪冠,只是鐘錶的異常引起了江爍三人的注意,秦一恆猜測,他們在伍良心宅中看到的很有可能不是真相,為此,元慕青趕緊去找伍師傅,她本就不相信年老的伍師傅還有那麼大力氣直接掐死人。江爍無法阻止,只能任由元慕青離開,元慕青後又跟蹤伍良來到了英國領事館,但她沒有辦法入內,只能停在門外。

而此時江爍和秦一恆來到了警局,他趁伍師傅不注意催眠了他,秦一恆和江爍一起進入了伍師傅的心宅,他們果然看到了和在伍良心宅中不一樣的動心,傑克威脅伍師傅的話被伍良全部聽見了,伍良跟上去問清了實情,當年伍師傅收了錢出賣了裘敬軒,害得裘家被滿門抄斬,而作為裘家的唯一後人伍良,得知真相後他也殺害了傑克,伍師傅因為良心過不去,替伍良承擔了罪名。

在看清這裡的一切後江爍和秦一恆離開了伍師傅的心宅,伍師傅也告訴他們,自己當年陷害裘師傅的緣由,而幫助伍師傅恢復永恆鐘錶的人正是六指。就在這時,元慕青派來的人告訴他們,伍良已經去了英國領事館,回想起伍良對害死裘家人的仇恨,江爍立馬反應過來伍良的打算。

 

第8集江爍救下元慕青,學校驚現失蹤案

英國領事館中傑克的侄子在看到伍良帶著奪冠的鐘錶來到他們面前時,便下令奪下永恆鐘錶,伍良不再猶豫,直接所有人催眠,並殺害了羅大使,白警長他們趕到的時候,人已經死了,伍良也已經逃逸。元慕青偷偷跟在伍良身後來到了鐘錶鋪,但她被伍良發現了,敲昏關在了鐘錶鋪裡。

白警長帶人去車站抓捕伍良,伍良在被江爍發現以後,立馬打開了永恆鐘錶,所有人再次被催眠,但這一次伍良自己也被鐘錶催眠了,他在夢境中看到了自己與伍師傅的所經歷的一切,伍師傅雖然害了自己一家,但為了他的命,伍師傅還將犧牲了自己的兒子,為了讓他活下來,他四處乞討受辱,伍良再也無法責怪伍師傅。

伍良被伍師傅在現實中喚醒,這一次他們終於上了車,但伍師傅卻被槍擊中喪命,伍良崩潰地抱住斷氣地伍師傅。卻在這個時候,伍良聽到了一個人聲音,江爍告訴他一切都還來得及,再次睜開眼睛的伍良才發現自己竟然是被催眠了。江爍等人告訴他伍師傅還活著的消息,伍良懇請再見一面他師傅,伍良良心發現告訴江爍元慕青還被關在鐘錶鋪中。

江爍趕到鐘錶鋪時,大雨已經將關人的玻璃罐中灌滿了水,江爍直接跳進玻璃罐救人,江爍和元慕青險些喪命,幸好白警長等人及時趕到,才打破了玻璃罐,救出了兩人。事後江爍和元慕青去見了伍師傅,發現了六指留下的線索,他們根據畫上的信息,猜測下一個案件會和貓有關係。

元慕青因為被江爍如此死裡逃生的救了一次,對他有些心動,她特地拿著禮物來感謝江爍,還將她哥哥送給她的手錶再次送給了江爍,江爍本就對元慕青有意思,如今更是心花怒放。而秦家的碼頭眾多,因為秦家老爺失蹤,各家都想分擔這個大利,如今秦家的碼頭被元家吃掉了大半,秦大少爺因此大怒,沒收了秦二少爺秦一恆所有的住房,也辭退了他醫生的職位,秦一恆走投無路之下來到了江爍的大雜院。

另一邊元慕青的學校中臨近期末,她也要回去複習功課了,她聽聞學校中有怪事發生,在同學的講述下,元慕青得知,李靜失蹤,唯一可能直到真相的趙夢卻有些瘋瘋癲癲,喊著劉芳慧就是殺人兇手,元慕青剛打算找趙夢聊聊,就被劉芳慧拉住聊天。元慕青被一打岔忘了自己想做的事情,開始與劉芳慧說話。

下一刻趙夢就衝了過來,揪著劉芳慧說她時殺人兇手,劉芳慧氣憤離場,元慕青抓住趙夢,打算帶她去找秦一恆看病。而與此同時,江爍等人正在擔心大雜院的收入問題,秦一恆就開車進來,在他們大雜院租了房子,說要在這裡開一家懸壺濟世的醫館,江爍本打算狠狠撈一把,誰知不言師傅直到秦一恆的打算後,大手一揮就不打算要錢了。

 

第9集江爍小聰明賺錢,元慕青帶趙夢看病

江爍看到秦一恆的小秘書為了待客,從中找到了商業契機,乾脆搬來了桌子擺在秦一恆門前,給眾人預約掛號,本就是奔著秦一恆人來的女子們聽聞他的掛號要求,紛紛衝上前掛號付錢。元慕青帶著趙夢來看病的時候,江爍正心滿意足地數著錢,元慕青看出了江爍的小伎倆,威脅他若是不讓行就暴露他,江爍只好說服大家離開,雖然他沒有成功,但元慕青的大名確實讓大家不再敢說話。

趙夢被帶到了秦一恆面前,但她卻無法說清事情經過,只能由元慕青先向他們介紹了一下李靜、趙夢和元慕青三人的關係,趙夢可憐被劉芳慧欺負的李靜,於是經常幫助她,還讓她與自己住在一起,李靜為了表示感謝送了趙夢一隻黑貓,但自從李靜出事以後,黑貓就時常晚上出現,還口吐人言,讓趙夢給她報仇,趙夢便有些精神恍惚。

為了更好地一探究竟,江爍只好帶著熟悉學校地形的元慕青進入趙夢心宅中,他們彷彿身處黑貓體內,黑貓引誘著趙夢離開,他們則通過黑貓看到趙夢看到地畫面,畫面中,劉慧芳拖著從樓梯上滾下來的李靜,趙夢卻沒有制止,害怕的她這才有些恍惚不定。奇怪的是,事情結束了,趙夢卻沒有放他們離開心宅,隔壁床上,趙夢被黑貓折磨得將近奔潰,幸好秦一恆及時喚醒他們,他們才能安全出來。

趙夢想要回學校,為了去看看黑貓,並查出事情真相,江爍和秦一恆打算跟他們一起去學校,卻被看門的婆婆攔住了,秦一恆憑借自己帥氣的外表和有錢人的裝扮成功過了這一關,江爍卻沒有那麼好運,無奈之下他只好穿上女裝潛進學校。秦一恆沒有等江爍,逕直來到了畫室找劉芳慧,向她詢問李靜的消息,劉芳慧神情異常,秦一恆一看就知道她在撒謊。誰知劉芳慧竟然認識秦一恆,她覺得秦一恆是為了報復他們家搶了碼頭的生意才來找她麻煩,所以沒有理會他。

另一邊江爍進校以後徑直來到了李靜和趙夢的寢室,等到元慕青三人來到寢室的時候,正好看到女裝打扮的江爍,隨後,元慕青便和江爍、秦一恆一起去找劉芳慧瞭解事情,可劉芳慧卻製造混亂逃出了學校。秦一恆幾人想辦法讓劉芳慧出校,故意說她哥哥出事了,出了學校以後江爍立刻催眠了劉芳慧,和元慕青進入了劉芳慧的心宅中。

原來李靜幫趙夢畫了一幅幫助她獲得出國留學名額的畫,被劉芳慧發現了,劉芳慧拉著李靜去見督學,李靜不肯便一頭栽下了樓梯,劉芳慧本想帶她去醫治一下,誰知回來的時候李靜已經不見了,慌亂的她乾脆毀了李靜的這幅畫離開了這個房間,隨後元慕青也和江爍離開了劉芳慧的心宅。

趙夢和劉芳慧都不知道李靜的去處,他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失蹤的李靜,李靜給趙夢畫的畫被毀了,出國留學的名單落在了劉芳慧頭上,精神恍惚的趙夢晚上再次看到了黑貓,而走在路上劉芳慧看到了李靜的身影便追了上去,誰知卻被趙夢困住,突然出現的李靜撿起地上的匕首,向劉芳慧揮了過去。

就在這危急時刻,江爍和秦一恆出現阻止了李靜,江爍將事實真相告訴了劉芳慧,劉芳慧並沒有打算殺了李靜,劉芳慧想讓李靜殺了自己兩清,但李靜只是打了她一巴掌。而李靜也放下了對劉芳慧的芥蒂,之所以利用趙夢,也是因為她用憐憫綁架自己,讓自己替趙夢畫畫,贏得出國的機會。解釋清楚了這一切後,江爍和秦一恆留下了李靜,瞭解六指給她提供的幫助,猜測六指也有可能會讀心術,果然江爍可以利用同情解開貓身上的讀心術。

晚上江爍和元慕青一起在外面逛街,在一個祭祀的地方,元慕青衝進了祭祀人群中,卻突然有些恍惚,等江爍看出不對的時候,元慕青已經像是變了個人,直接把他踢下水。

 

第10集元慕青失神,江爍催眠陪伴

元慕青失神離開,江爍立馬爬上岸找元慕青,可元慕青就一直往前走,恍惚間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哥哥就站在燈光下看著她,可轉瞬間又消失不見,之後她的口中就一直呢喃著「午時三刻」。好不容易追到元慕青的江爍只好先把她抱到一邊,看著元慕青恐懼不安的模樣,江爍沒有辦法,只能催眠元慕青,去她的心宅中陪伴她。

在元慕青的心宅中,只有一塊斜著的巨石,四周都是封閉的,元慕青的防禦機制太強,江爍沒有辦法,只好先出了元慕青的心宅。江爍把元慕青帶到秦一恆的醫館,然後帶著秦一恆進入元慕青的心宅,這一次他們發現了在元慕青心宅中的跳房子,在踩跳的過程中他們無意中踩到了十和一,而十月一日正好就是今天,江爍身後的大門也在此時打開。

裡面似乎是一個照相館,江爍故意給秦一恆拍了一張照片,可照片出來確實江爍的照片,而另一個房間中竟然是江爍和元慕青的照片,甚至還有江爍救人的那一幕,奇怪的是,元慕青的心宅中有一個還沒有發生過的事情。江爍不知該如何解釋,乾脆和秦一恆進了下一個房間,只是接下來的每一個房間都是江爍和元慕青的照片,彷彿是一個很深的迷宮,而他們越往裡走,光線越暗,秦一恆便讓江爍在房間中的照片來找線索。有幾張照片裡的元慕青身邊有一個男孩,這個男孩他們從未見過,而長大之後的男孩就是元慕青的哥哥元一。

江爍剛想動手拿下相框,卻沒想到觸發了元慕青的防禦機制,只能另找辦法出去,其中一個門帶有日晷,這讓江爍想到了元慕青昏迷前說的「午時三刻」,這個時間果然成功打開了這道門。門後仍然是放著相框的房間,可另一個門外卻傳來了元慕青和一個男人的聲音,江爍兩人剛想打開門,元慕青就和元一一起出現在他們面前。元一拜託兩人帶元慕青離開,自己一個人留下對抗後面追殺的「洪爺」。

江爍和秦一恆跟著元慕青來到了她與哥哥約定的地方,卻始終沒有等到元一,江爍回頭去找元一,但元一已經死亡,但元慕青卻因此再也走不出來,她的這個妄想症很有可能帶有暴力傾向。為了治療元慕青的病,秦一恆便找上了元慕青的姑姑,瞭解些內容以後,他們決定再次回到元慕青的心宅,幫助元慕青接受元一死了的現實。

江爍和秦一恆最終還是沒有成功在心宅中幫助到元慕青,元慕青再次醒來的事情神情都變得不太一樣了,她表示要單獨和江爍說一個秘密,秦一恆便走了出去。江爍以為元慕青想和他告白,卻不想轉頭給她倒水的時候被元慕青擊昏了,秦一恆進屋的時候,江爍已然昏倒在地。元慕青離開以後,在馬路上遇到了秦一恆的秘書,她竟然主動帶元慕青去找洪爺,而洪爺的手下卻給了她一封信。

 

第11集江爍探查真相,探入洪爺心宅

江爍和秦一恆探尋了元慕青的心宅,但始終沒有辦法想到元慕青這個時候能去哪,只能來警局找白警長,白警長拿出一份關於元慕青的綁架案,這是高級機密,其中有一個被秘密槍斃的人正是高參謀,但此人是洩露機密才被殺的。白警長告訴他們可以找白參謀的弟弟問問,這時大雜院裡的人過來告訴江爍,元慕青被秦一恆的秘書十三娘找了回來,江爍便和秦一恆分道,一個回大雜院,一個去找高參謀的弟弟。

高參謀的弟弟非常警惕,以為秦一恆是元家的人,差點把他關在門外,秦一恆趕緊找了別的身份,在與高參謀弟弟的說辭中,秦一恆得知,高參謀的死另有冤情,只是秦一恆卻沒有辦法得知其中真相。而他們並不知道,洪爺已經給元大都督送了信,要求元陣一個人去見自己,否則就殺了元慕青,元陣震怒不讓任何人跟著,逕直出了門。

大雜院中,十三娘已經把大雜院裡的人迷魂,就等洪爺派人去帶走他們,而秦一恆也在大雜院中被洪爺的人圍住,十三娘趁亂給秦一恆上了藥,迷昏了他。而此時江爍正在元慕青的心宅中解救元慕青,元慕青在心宅中向江爍示愛,隨後又與他在心宅中成婚,這一切幾乎就是江爍心中所想,他忍不住得沉浸其中。只是江爍在看到元慕青腳踝上消失的鐵鏈時,猛然醒悟過來,但他已經入了元慕青,不,應該是元一的陷阱中,元一還告訴他,是元慕青的父親殺了他的父母,江爍擔心元一想要佔有元慕青的意識,但他卻無法走出元慕青的心宅。

江爍再房間中尋找元慕青,許久後才找到真正的元慕青,他向元慕青保證,和她一起面對這一切,若是她還是不願意離開,他就永遠再心宅中陪著她。下一刻元一出現再了房間中,他讓元慕青動手殺了自己,這讓元慕青很是崩潰,江爍再也沒有辦法,只能先離開元慕青的心宅。而大雜院中元陣絲毫不懼怕洪爺,他一人站在洪爺的對面,洪爺用元慕青威脅他,他便報出了洪爺手下所有人的家庭住址和親人們做威脅,與洪爺的威脅相比,元陣的威脅讓所有人嚇破了膽,竟是殺了洪爺的得力手下十三娘,向元陣示弱。

洪爺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就在元陣打算殺掉洪爺永絕後患的時候,江爍和秦一恆衝了出來,阻止了元陣,他們還需要洪爺來治療元慕青。趁洪爺還沒有反應過來,江爍便用銅錢催眠了他,與秦一恆進入了洪爺的心宅。洪爺的心宅中,他與元一竟然合作陷害元陣,但是元一到最後後悔,決定放棄他們的計劃,讓洪爺帶人撤退,但洪爺卻不肯就此罷休,他不肯放了元慕青,手下都是洪爺的人,元一一時無法阻止他,元陣的大軍又在他們身後攔著他們,他們現在別無選擇。

 

第12集穆青解開心結,江爍三人遇險

元陣的手下高參謀找到了制高點準備射擊,元一與元慕青約定了時間地點讓元慕青先一步離開,而自己在放走元慕青的那一刻起,就背叛了洪爺,洪爺哭訴自己喪命的三十個兄弟,元一心生愧疚,決定自殺謝罪。知道這個真相以後,江爍和秦一恆又趕回元慕青的心宅中,將這一真相展露在元慕青面前,讓元慕青認清自己哥哥死去的現實。

洪爺在江爍和秦一恆走後,本想偷襲元陣,但被反應過來的士兵壓住,元陣這次毫不猶豫地殺掉了他。在元慕青心宅中,江爍和秦一恆帶著元慕青瞭解了她哥哥死地真正原因,雖然元慕青還是非常捨不得,但還是選擇釋然,只是這一次她沒有再壓抑自己地悲傷。醒來後,元慕青的心情一直很低落,元陣帶她去看望元一,元慕青終於解開了心結,而元陣也對元一道歉,並表示元一永遠都是他元陣的親兒子。

事情結束後,江爍和秦一恆在林間散步,他們兩個再次成為了六指的獵物,永遠都處於被動的局面,這讓秦一恆非常惱火。這天秦一恆在書院中看書的時候,被新聞社的人跟蹤,他找到新聞社社長,瞭解到關於六指的新聞,新聞社還有六指的信件,一直沒有給秦一恆。秦一恆拿到宴會邀請卡後沒有回答社長的好奇提問,直接離開了。

元慕青被邀請去了下午的一個慈善酒會,她很是不樂意,特別不喜歡這樣無趣的酒會,元陣還想給她介紹身邊的年輕人,但這時走來一個舞女,硬要和馮先生說話,馮先生看了眼元大都督和元小姐,只好先一步離開。元慕青也趁這個時候逃出了酒會,溜出去找江爍看電影,誰知江爍完全不領情,一直沒有出現在電影院門前,等來等去都等不到江爍,元慕青氣得撕毀了票根,前去大雜院找江爍。

大雜院的人收到了元慕青送給他們的各種道具,雜院裡的人都玩得不亦樂乎,對元大小姐感激不盡,但是元慕青來找江爍,大雜院的人也完全不知道,連秦一恆都不知道。他們都知道十月十五日是江爍的死結,元慕青趕緊去警局報案,可白警長卻不肯相信他,轉頭又去處理商行老闆馮繆軒失蹤的案件,元慕青跺了跺腳,乾脆自己去找江爍。

元慕青找了大半天都沒有找到江爍,天色已晚,她回到大雜院和秦一恆見面,秦一恆像是知道了什麼,帶著元慕青衝進了報社,果然他們在報社中看到了江爍,但他面前掛著報社社長的屍體,地上則是一個奇怪的陣法。他們找到了一個信封,可打開的時候,裡面的一陣煙卻將他們都迷暈過去,醒來的時候,他們三個人在一條小船上,出現在了一片空空的湖泊中,江爍身上什麼工具都沒有。

江爍看著遠處的一座島,一時間有些恍惚,他彷彿想起一艘大輪船,而六指就站在船頭。

 

第13集江爍身份被懷疑,秦一恆怒懟江爍

江爍、秦一恆和元慕青登上了一座孤島,孤島上有一個詭異的建築,江爍猜測水中有很大很危險的魚類,只能帶兩人先去建築中探險。江爍一走進建築就有些恍惚,入目的一個長桌彷彿存在在他的夢境中出現過,秦一恆和元慕青四處查看,猜測這裡曾經有人居住,但現在卻荒蕪一人,江爍彷彿想起了什麼,立馬衝向了二樓。

所有奇怪又熟悉的畫面讓江爍頭非常疼,他徑直走向一個房間,上面掛著他的名字,他按照夢境中所見的內容找到了抽屜中的邀請函,裡面還有一個匕首。看到這些,秦一恆突然急了起來,他開始懷疑江爍的身份,他與自己父親一樣,拿到了那個邀請函,匕首上還有血跡,他甚至懷疑江爍殺了自己的父親。

元慕青趕緊勸住秦一恆,眼下他們無法判斷任何事情,只能現在建築中查找線索。秦一恆離開江爍的房間後,找到了自己的房間,這個房間竟然就是之前自己父親住過的房間,門口他的名字下就是自己父親秦義的名字。江爍和元慕青本想去碼頭找船,誰知船已經被六指弄走了,隨後他們又聽到了一聲槍響,他們追過去的時候,秦一恆也已經從建築中趕來。

隨後他們才發現,追殺的人就是殺人犯任強,被追殺的人則是馮老闆的翻譯,很快馮老闆和那個舞女也出現在他們面前,幾人面面相覷,只能先一起回到別墅中。秦一恆和江爍三人一直在調查六指,他們猜測這又是六指布的局,六指稱他們都是罪人,是死是活都將看他們的造化。

眾人被頭頂上墜落的紅布嚇了一跳,江爍看向一個奇怪的面具,秦一恆搶先一步拿下了面具,江爍會讀心術,秦一恆第一個懷疑的就是江爍,他覺得有他在江爍在,他們就無法找到幕後黑手六指。秦一恆對江爍的懷疑,讓江爍心情很差,元慕青跟著他回房間,安慰著他,她的樂觀開朗讓江爍恢復了一些。

元慕青離開以後,江爍又拿起了桌上的請柬,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他就發現門外有動靜,有些擔心的他拿起匕首出門查看,誰知任強一打開門就想對他動手,幸好元慕青出現,才阻止了他們動手。元慕青和江爍在別墅中查找線索,突然聽到廚房有動靜,看到一個黑衣人竄了出去,江爍立馬衝了出去,回來卻看見元慕青在任強的房間中昏了過去。

在任強房間中,卻藏著任強的屍體,江爍本不想讓大家發現屍體,誰知秦一恆卻直指江爍,說他心裡有鬼,所以才隱藏自己,還說江爍是在假裝失憶,讓所有人都認為江爍就是殺人兇手。秦一恆拿出一個舊照片,上一次聚會中就有江爍,而會讀心術的江爍很有可能會是六指的土地,所以秦一恆帶著眾人將江爍隔離了起來,元慕青雖然焦急,但卻沒有辦法,只能看著江爍被大家關了起來。

 

第14集元慕青獨自調查,江爍洗清罪名

江爍被單獨關進了一個房間中,還被捆綁了起來,讓他失去了行動力。竹內不讓江爍多說上面,秦一恆與他離開前,竹內還告訴他,馮老闆和嫣紅兩個人有暗中交流,肯定也非常有問題,秦一恆表示知道,但也沒有多說,就去客廳和大家聚集。從竹內開始,馮老闆、嫣紅等人都紛紛吐露自己的罪行,誰知到最後江爍所對應的竟是害命,元慕青氣急敗壞,不允許他們污蔑江爍,乾脆一個人離開前去找證據。

在看過任強的屍體以後,元慕青立馬跑去廚房,廚房中少了的匕首,和屍體身上的刀具長度居然差不多,這讓元慕青非常擔心。而江爍所在的房間中,有人進入解開了江爍身上的繩子,江爍急匆匆跟了出去,在樹林中找了許久,似乎還能回想起上一次上島時,秦義等人逃跑的路徑。

在房間中,竹內和馮老闆將自己的罪行互相坦白,當年就是馮老闆幫偷盜了的竹內銷了髒,如今他們又打算合作,一起逃出這個詭異的小島。而門外,嫣紅獨自走向了秦一恆的房間,想勾引秦一恆,秦一恆毫無憐愛之心,送出了強效鎮定劑。隨後元慕青便將眾人叫到了一起,告訴大家自己找到的證據,誰知江爍竟然不見蹤影,無奈之下他們只好先出去找人,元慕青被嫣紅勸了下來。

在樹林中的江爍找到了六指,在與六指的打鬥中,他彷彿想到了之前的事情,他雖然幫六指做事情,但卻想帶秦義和一個女子離開,六指叫醒了晃神的江爍,江爍一醒來就去樹根下翻東西,誰知卻被身後的人襲擊。襲擊江爍的正是竹內,他已經殺了任強,現在為了活命,又想殺了江爍,偽裝成江爍就是害命者。

此時元慕青正在房間中,和嫣紅一起找證據,嫣紅看到房間中的剪刀,想到自己可能死去的方式,急忙藏起了所有的剪刀,情急之下打翻了一個花瓶,花瓶裡正是竹內殺人的匕首。等江爍和馮老闆回到建築中後,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殺死任強的真正兇手,儘管如此,嫣紅還是不相信江爍,認為江爍是個災星,再次聽到鐘聲的時候,嫣紅差點被嚇得失去神智,趕緊躲到了廁所裡,把身上的剪刀都藏了起來。

鐘聲響起,意味著有人死了,但他們之中卻沒有人死去,江爍和元慕青擔心秦一恆的生死,於是他們立刻出門找人。在一片空地上,江爍向元慕青坦白,他腦海中出現的那些奇怪的畫面,他擔心自己會傷害到元慕青,希望元慕青在自己失控的時候能夠殺了自己,但元慕青卻突然親住了他,不讓他把話說完,她喜歡江爍,無論江爍做什麼,她都會相信江爍。如今他們誰都不能相信,馮老闆和嫣紅不論是誰都不容小覷,很有可能隱瞞了什麼,秦一恆又性命堪憂,江爍和元慕青的心情都非常複雜。

 

第15集江爍被困火場,醒來被困監獄

嫣紅走出房間,馮老闆突然跑了過來,他支開了所有人,打算對馮老闆下手,嫣紅倒了一杯水給馮老闆,假意與馮老闆共同謀劃,誰知道馮老闆對她根本沒有手下留情,直接用她藏起來的剪刀殺害了嫣紅。江爍和元慕青在樹下找到了秦一恆的衣服,卻沒有找到秦一恆,在聽到鐘聲響了以後,只能趕緊跑回住處。

馮老闆用計把江爍吊了起來,威脅元慕青將自己鎖在了床上,誰知這個時候馮老闆突然吐血,嫣紅在茶裡下的毒發揮功效了。於是馮老闆打算與失去行動力的兩人同歸於盡,只見他拿出了打火機,正準備動手,江爍和元慕青使了個眼色,江爍奪過馮老闆手中的刀放下自己,但打火機還是點燃了房間,火海中江爍沒來得及解救元慕青,被砸下的房梁給壓垮了。

江爍與元慕青被困在火海中,這個時候他們不再有別的疑慮,向對方表達了自己的愛意,江爍用盡力氣說出對元慕青的愛,隨後便昏了過去。再次醒來的兩人,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密室中,四周鏡子上的圖預示著之前幾人的死,而江爍也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原來他真的是六指的徒弟,他就是一年前的面具人。

就在此時,一個面具人站在了他們身後,面具人摘下面具,他正是失蹤了的秦一恆,一年後的面具人,秦一恆說他們三個只能活下一個人,隨後便把兩個人再次打昏。江爍再次醒來時,發現自己身處牢房,被一條鐵鏈鎖著,當他回想起自己昏過去之前的事情,卻發現自己殺了秦一恆和元慕青,活下來的只有他,這段記憶讓江爍非常恐懼,但是還沒等他細想,牢門就打開了,一個醫生一樣的人跟在兩個獄警身後走了進來。

江爍被獄警帶出了牢房,來到了一個牢房前,裡面的人都喊他是瘋子殺人犯,這讓江爍百思不得其解,身後傳來開門的聲音,江爍回頭去看,竟看見了死而復生的秦一恆,但面前的醫生卻說,這是他的幻覺加重導致的。醫生告訴江爍,他是因為瘋了才會來到這裡,在獄警們的制約下,他無法動彈,只能被醫生注入藥劑,醫生跟隨江爍進入他的記憶,逼他承認自己殺了秦一恆,但江爍堅信自己不會殺秦一恆,誓死不肯招認。

江爍牢房邊的那個聲音讓江爍不要招惹監獄中得那些人,也不要招認,不然就真的出不去了。在對面牢房的這個人的幫助下,江爍竟成功出了自己的牢房,但外面卻一個人都沒有,彷彿是一個空的牢房。江爍進入一個洗衣房,腦海中傳來秦一恆的聲音,但他卻無法得知秦一恆在哪裡,這時候醫生帶人趕來,再次將江爍鎖了起來。

醫生為了讓江爍相信自己殺了秦一恆,讓他見了秦一恆的哥哥,可他哥哥卻完全聽不見江爍的聲音。江爍感到納悶,完全不知道自己和秦一恆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而對面的那人又給他提供了信息,只要進入檔案室,他便可以調查他想知道的人。

 

第16集識破六指計謀,新的遊戲開始

江爍再生一計,於是大喊自己認罪,醫生立馬讓人將他帶出了牢房,江爍表示自己一時煩悶記不起事情的經過,醫生想了想,於是讓他去洗衣服勞改,江爍收到一張紙條,上面寫著紅紅的一個字「逃」。江爍立馬想到了秦一恆,但這裡人太多,無奈之下,他只好假裝昏了過去,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在病房裡了。

他聽到醫生和院長的對話,在他們離開以後,江爍便只身前往檔案室,在檔案室中,他並沒有找到秦一恆的資料,反倒是看到了六指的空檔案,門外警報聲已經響起,江爍沒有猶豫直接出門,被關會了他的牢房。牢房對面的人又一次開口說話,還給了江爍開鎖的鑰匙,江爍沒有再猶豫,但是打開兩個牢房,面對他的確卻是秦一恆。秦一恆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帶著江爍逃離,就在快要離開的時候,秦一恆又回過頭捅了他一刀。

江爍睜開眼睛,自己並沒有死,面前還是醫生,時間也沒有改變,而他面前還多了一個面具人,江爍終於想清楚了一切。這座監獄其實就是他的心宅,真正的六指現在就在他的面前,若是他真的就這樣承認了自己殺人,那麼他將永遠被困在這裡,現實中的他也再也醒不來。六指也沒有否認,在他承認的這一刻,身邊的一切都變了,六指將江爍歸為與自己一類的人,說他是一個偽善的人。

六指想要逼江爍認罪,永遠呆在他自己的心宅中,但江爍並不服輸。六指說江爍永遠比不過自己,於是把江爍關進了一個魔方中。很快江爍又一次睜開眼,自己已經躺在了床上,不言師傅和秦一恆都在一邊守著他,秦一恆告訴江爍自己在島上的計劃,原來江爍確實是當年的面具人,但江爍卻有幫助秦義和不言師傅的女兒逃離小島,他按照自己父親留下的日記本帶兩人逃離,奇怪的是,在密道裡還留下了其他倖存者的痕跡。

密道裡的三個手印,一個是秦一恆的父親秦義,還有一個是趙菱,最後一個就是江爍。而在江爍曾醒來過的那個有鏡子的房間裡,江爍和秦一恆故意演戲,引出了佈局之人,誰知走出來的竟然是已死之人新聞社社長。社長也沒有想到三人都在演戲,乾脆和他們打了起來,可惜江爍三人都不是他的對手,社長被白警長射殺,但江爍卻被社長用了讀心術,被關在了他自己的心宅中整整三天。六指在他的心宅中傳遞信息,新的一輪遊戲又要開始了,秦一恆拿回了江爍的銅錢,兩人又要再次面對六指的計謀,最後找到六指。

就在這時白警長帶人包圍了大雜院,因為元慕青被六指所傷,元大都督要求帶回江爍進行審訊,不言師傅進門打斷了秦一恆和江爍的對話,趕忙讓江爍藏了起來,而自己則和秦一恆一起攔住白警長等人。

 

第17集江爍被懷疑為六指,假扮司機進入元府

白警長等人並沒有在大雜院中找到江爍,江爍其實藏在了變戲法時用的衣櫃中,誰知元大都督的手下想帶走大雜院裡的人,白警長勸走了他,自己留在大雜院中說幫忙找江爍。江爍看元大都督的人離開,心中為元慕青著急,想去元府找元大小姐,但大家好不容易把他救出來,秦一恆趕緊按住他,代江爍去元府看元慕青。元慕青本就在為江爍擔心,同時又氣憤江爍不來探望她,聽說秦一恆的到來,她終於展開笑顏。

秦一恆和元慕青互傳信息以後,正打算離開元府,卻聽聞一個小警員說,自己的哥哥將無名屍體認回了家,給失蹤的父親舉行了葬禮,秦一恆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父親已死,但自己哥哥僅憑屍體的衣服、砍掉的手指頭,已經認定失蹤已久的父親的死亡,這讓秦一恆也開始懷疑自己的認知。此時元府中元大都督的妹夫替日本人說話,想和元大都督合作,要他手上的碼頭,這讓元大都督非常氣憤。

江爍趁亂逃出了大雜院,大雜院中的眾人照常給百姓演雜技,百姓叫好連連,大雜院也終於大賺一筆,而江爍也利用不言師傅的面具混到了表演的隊伍中,回到了大雜院裡,表演結束後,歡聚一堂他們突然發現小泉不見蹤影,大家出門去找。小泉卻出現在了江爍和秦一恆面前,六指利用掉單的小泉給江爍傳遞消息,要求他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指示完成遊戲,否則他身邊的人就要受到上海,但卻沒有回答秦一恆的問題,秦一恆始終不願相信自己父親死了。但他們現在誰都無法確定,只能讓江爍趕緊調查出六指的下一個計劃。

不言師傅幫江爍去酒店調查,江爍心生一計,他江爍無法進入元大都督的地盤,但如果他不是江爍,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而另一邊的白警長正在被元大都督職責,他因為心裡偏袒江爍和秦一恆,一直沒有抓捕,以至於元大都督開始質疑他的能力。就在這個時候,秦一恆突然大步流星般走了進來,他申請成立抓捕六指的特別行動小組,希望可以還江爍清白,聽他信誓旦旦的保證,元大都督心中有了些鬆動。

很快秦一恆就帶著警員衝進大雜院中,不分青紅皂白地就要抓江爍,大家都被他的行為弄得糊里糊塗,只能看他四處搜尋無果後離開。而江爍這才出現在他們眼前,這一次江爍知道秦一恆肯定是故意這麼做,但秦一恆沒有給他留下信息,他也一頭霧水,不知道秦一恆究竟想做什麼,眼下又傳出元慕青要和張公子結婚的消息,江爍心中一團糟。

江爍在秦一恆的書桌上找到了一個請柬,正是前往元府的請柬,於是他又心生一計,去元府試試運氣,正逢元府派司機去接張公子,於是江爍綁了元府的司機,並易容成他的樣子去接張公子去元府。

 

第18集張宗保離奇死亡,慕青替江爍擋子彈

江爍冒充司機因為開得太猛,差點露餡,路上張公子還神神叨叨,直言見到了女鬼,但路上卻只有一條白布。白警長最近正在調查一個失蹤的舞女案,他與秦一恆隨口提了一句,便開始好奇他為何突然抓江爍,秦一恆沒有告訴他原因,只是告訴他,六指的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在酒店,這讓白警長眉頭一緊。

江爍好不容易把車開到了元府,就在眼前的心上人元慕青卻沒能認出自己,他衝上樓,卻被管家攔下,他只好悻悻地下樓,江爍本以為自己偽裝地夠好,誰知見到秦一恆的瞬間就被識破了。此時元慕青已經和自己父親在元府大廳中會客,與元大都督妹夫相識的日本人不請自來,讓元大都督心情不是很好,在場的人對元大都督都十分恭敬,張公子更是在許作家拿出給元大都督的自傳時,吹捧了一番元大都督,讓他心情大好。

元慕青當然看不起張公子這樣表裡不一的禽獸,本想故意使壞潑他一身水,卻反被張公子給調戲了一下,周圍的人也都看不過張公子平日作風,見此大讚元慕青,唯獨元大都督對張公子好聲好氣地說話。張宗保送坐著輪椅的許作家回房間,江爍給他送行李的時候,他並不在房間,正逢李士官經過,江爍只好先行離去,途中還遇到了氣急敗壞的元慕青,她正在怒罵張宗保的動手動腳,元慕青的姑姑正安慰著她,讓她接受聯姻的事實。

江爍聽到元慕青聯姻的事情,差點沒有忍住衝上前解救元慕青,卻被即使出現的秦一恆攔下,這才沒有暴露自己。他在元府中四處晃蕩,看到有人在一扇門前鬼鬼祟祟,看到他立馬離開,江爍剛打算去看看,樓下就傳來一聲車的喇叭聲,江爍只好下樓查看。管家看到他有些惱火,讓他趕緊把車開走,現在是司機身份的江爍只好認命。

晚上的宴會終於開始,花園裡也被裝扮了一番,歌舞昇平,氣氛很好,但元慕青卻滿臉惆悵,元大都督時刻關心她的心情,張公子卻一直沒有現身,他們只好再等一會兒。元慕青百無聊賴之際,在桌邊看到了一張紙條,江爍約她去張宗保房間見面,她沒有遲疑,立馬離開了餐桌。秦一恆身後站著的正是扮成司機的江爍,他們都在觀察在場的人,江爍見穆青離開便打算上樓,誰知這時候元慕青站的窗前,張宗保摔下了樓。

江爍沒能帶元慕青離開,大家趕到樓上,元大都督差點就槍斃了江爍,幸好元慕青替他擋了一下,但所有人都將嫌疑聚集在了江爍身上。秦一恆在觀察了張宗保的屍體以後,斷言張宗保在墜樓前就已經死亡,在場的所有人都有嫌疑,秦一恆請求讓江爍協助他破案,元大都督為了自己的女兒,最終同意了他的請求。元慕青為了不讓元大都督冤枉江爍,寧願和江爍一起成為罪犯,她想讓江爍先離開,但現在當務之急是抓到六指,不然他們都會有危險,在他們的所呆的房間中,他們還發現了一處奇怪的鐵釘。

秦一恆將來參加宴會的所有人叫到一起,詢問他們的當天的行動,隨後又去張宗保的房間調查作案痕跡。

【圖片cr:心宅獵人,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969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