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心宅獵人】結局19~36*民國懸疑劇



心宅獵人》劇情講述死亡遊戲倖存者江爍與心理醫生秦一恆同神秘勢力鬥智鬥勇的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的故事。

該劇改編自作家貳十三小說。

孤島別墅,七位受邀者的死亡遊戲,唯一的倖存者叫江爍。一年後,北洋時期的港口重鎮——常山洲,一個混混以房屋中介為業。他叫江爍(侯明昊飾),是一個失憶者,卻擅長讀心術。

心理醫生秦一恆(劉冬沁飾)收到一封死亡通知單,裡面是江爍的死亡倒計時以及一張合影。他本不認識江爍,但信封上的標記卻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六指印章。

一年前他的父親和幾個人同時失蹤,此前,失蹤者們都收到了蓋有六指印章的邀請函。在這張合影上有秦一恆的父親和其他的幾位失蹤者,唯一不認識的是江爍,秦一恆決定通過江爍尋找父親。 唯一的線索就是買辦房源的神秘提供者——六指。

江爍利用祝由術進入嫌疑人的心理時空,不僅要在有限時間內搜集線索,還要面對嫌疑人心理世界的防禦系統,幸有秦一恆心理學的輔助以及軍閥之女巡捕房女捕快元慕青(祝緒丹飾)的武力支持。面對著神秘的對手,江爍在好友秦一恆,以及經歷重重挫折走到一起的摯愛元慕青的幫助下一步步接近真相,發現背後居然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操縱一切。

為了保護自己心愛之人,原本只想在這世間尋求安穩的小人物江爍決定挺身而出,同那股神秘勢力鬥智鬥勇,最終揭開了他們的神秘面紗,搗毀了他們的邪惡陰謀,結束了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然而,他們未曾想到,一切還只是開始。

心宅獵人




 

【相關文章】

心宅獵人~分集劇情1-18

 

【分集劇情】 

第19集查清張宗保的死因,許雅安除暴安良

秦一恆和江爍發現張宗保的房間有一些痕跡,應該是有人利用房間的擺設造成了張宗保死後摔下陽台,這時他們聽見有人在樓下大喊,此人是張家的人,認得停在樓下的車是張宗保的新車,在他的話中江爍他們注意到瘋了的司機小吳,於是找到張管家質問。張管家在他們的威逼利誘下,這才說出了小吳的所在地,他被關在了一處片院中。

江爍和秦一恆趕到的時候,小吳正神情恍惚,想要自殺,他們及時出現救下了他,江爍趁機進入了他的心宅中,小吳口中念叨著的女鬼,竟衝進了心宅中對他們下手,秦一恆認出,這個女鬼竟然是秦一恆在白警長檔案上看到的茉莉。白警長和他們一起開到了小吳見到女鬼的地方,大家合力挖了一處地方,裡面赫然躺著兩個人的屍體。

回到警局處理好事情以後,秦一恆便帶著江爍來到了舞廳,調查茉莉的同時順便讓江爍見識一下,他們找到了舞廳的管理,此人將茉莉離開的經過告訴了兩人。查到線索的兩人回到元府,元府中的人已經等不及要離開,但當秦一恆說兇手就在他們之間時,大家又害怕地坐了回去。隨後江爍和秦一恆又在下人口中知道了一個叫詩詩的女子,此人善於用白綾表演魔術。,因為張公子的關係失蹤了。

而元府的花牆時他們隨意佈置的,知道這個流程的只有那個日本人,於是兩人去山田的房間一番搜索,果然在他大衣口袋中找到了致命的劇毒氰化鉀,而能夠下毒的便是參加宴會的山田。可就在他們打算把山田送給張將軍,山田突然吐血,死不承認自己殺了張宗保,在場的人都默不作聲,但元大都督卻明白,此事必有蹊蹺,因為要給張將軍交代,只能先就此結案。

就在宴會上眾人都要離開,白警長拿來了驗屍報告,除了茉莉以外的另一個女子就是會魔術舞蹈的詩詩,而元慕青在元府垃圾桶中找到的白綾,更讓秦一恆確定了真正的兇手。江爍和秦一恆故意在大家出門的時候模擬了張宗保摔下樓的過程,成功讓大家留步,秦一恆將兇手的犯罪過程告訴了大家,並指出真正的殺人兇手——許作家。

許雅詩正是許作家的妹妹,她的妹妹正是被張宗保所害,許作家的鞋底沾有的泥土正是埋葬她妹妹處的泥土,而作案用的工具則藏在了她的輪椅中,事實上她根本不是殘疾人。許作家終於不再隱藏,站起身來,她受六指的指示,精心佈置了這場謀殺,而秦一恆雖然找到了殺死張宗保的兇手,但也幫許作家找到了殺死她妹妹的兇手的唯一證人。

元大都督本來還想追究江爍,但江爍會讀心術,他們要憑此找到六指,元大都督只能退一步要求江爍不能靠近自己的女兒元慕青。許雅安行刑的那天,不少受張宗保迫害的女子都勇敢地站了出來,指責張宗保的惡行。

第20集江爍進入商羽心宅,趙菱不認父親不言

六指的又一個陰謀被他們破了,但等待他們的還會有新的事情,秦一恆提醒江爍,雖然大都督同意他調查案件,但不允許他再接近元慕青。江爍一直為六指針對他害人的事情耿耿於懷,秦一恆安慰江爍,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是否成為善惡都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之後江爍再進入六指的魔方中時,六指提示他下一個線索,竟然和不言師傅的女兒趙菱有關。

白警長在破了張宗保一案後被復職,連元慕青也讓自己復職了,甚至還要加入六指的特別行動小組,這讓白警長非常無奈,元慕青在回家的路上恍惚間看見了失蹤的趙菱,但卻沒辦法追到她。此時大雜院中夥計們無意間說起了趙菱,不言師傅悔不當初,和他們說起了與趙菱的過往,一時間有些懷念,但生活總要照過,他們還是得賣藝求生。

元慕青突然來大雜院找江爍,詢問他是否又趙菱的照片,元慕青說起今天恍惚間見到趙菱的事情,讓被六指提醒過的江爍提高警惕,江爍拿來趙菱的照片,元慕青猜測商羽可能就是趙菱。沒一會兒,不言師傅就帶著眾人回來了,還帶來了一位導演,江爍聽聞是在租界,便想去租界尋找商羽確認一下,但不言師傅聽到後卻極力反對,他也完全不相信趙菱會去那種魚目混雜的地方。

江爍不想讓元慕青一起去租界,是不想元慕青受到傷害,誰知元慕青卻誤會了他,以為江爍嫌他礙事,生氣地離開了。第二天江爍便帶著小泉來到了租界找導演,元慕青則偷偷跟在他們身後,江爍被帶到了化妝間,因為看到了趙菱立馬追了出去,碰巧遇到導演在拍攝,導演見他聽到六指就入戲了,便毫不猶豫把他們簽了下來。

而元慕青地試戲卻不是那麼順利,她誇張的演技直接被人趕了出來,看到小泉和江爍被人送出來,一時間有些不敢看人,她趕緊轉移注意力,問江爍關於趙菱的事情。江爍和小泉確實見到了趙菱,但導演說她叫商羽,而商羽看到他們完全沒有反應,完全沒認出他們,這讓三人一頭霧水。

此時在後台的商羽正在卸妝,但她不允許有人卸她臉上的妝,總會有人來挑釁她的皇后地位,商羽在受到粉絲的禮物以後表情才稍微好一點,可回到家卻發現自己的房間被人翻動過,她趕緊打電話報警。自己的床頭櫃上,有一封信,信上寫的是趙菱收,說六指回來了,讓她要活命快跑,商羽的表情逐漸慌張。

江爍侯在商羽的門口,趁商羽出門的時候用讀心術進入了商羽的心宅中,誰知商羽的心宅中全是無臉人,他完全無法確定此人是不是趙菱,無奈之下他只能先把人帶回了大雜院。趙菱醒來後卻完全不認識自己的父親,和大雜院裡的人,不言師傅看到她這副模樣,心痛不已。

 

第21集江爍為穆青療傷,劇本出自他人之手

商羽完全沒有趙菱的記憶,看到不言師傅也一點反應都沒有,著急著離開大雜院,但她脖子上的百合項鏈,正是不言師傅親手給她做的。另一邊劇組中死人的事情竟然被報社的人給知道了,他們大肆宣傳,秦一恆和白警長非常疑惑。而大雜院的所有人都來到了劇組當群演,不言師傅看著失魂落魄的商羽非常擔心。

奇怪的是商羽不再是女主,導演因為她狀態不好,臨時換成了叫金鳳的演員,商羽在台後傷心流淚,江爍默默地關注著她,而台下的觀眾都因為換角色非常的憤怒,直接在發佈會上大鬧了起來,一時間亂成一團。事後金鳳氣憤地闖進化妝間中,怒斥商羽,認為是她背地裡搞鬼,故意找人來砸她場子,大家都想勸商羽向金鳳道歉,但事實上商羽什麼都沒有做,她不願在人前認輸,只能假裝高傲地離去,角落裡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默默關注著商羽。

秦一恆和元慕青調查了商羽,她是一年前突然出現地失憶歌女,所以常山洲沒有她的資料,元慕青覺得商羽很有可能就是趙菱,於是江爍打算去跟蹤調查。另一邊商羽獨自回到家中,不言師傅從家中走了出來,他正是商羽新應聘的管家,雖然他對商羽的關心無微不至,但商羽心情不佳卻沒能領他的心意。

第二天劇組居然就在現場發現了金鳳的屍體,白警長帶著秦一恆和江爍來到有血跡的化妝間,江爍注意到了地上花束有血跡,猜測屍體曾被拖拽過,兇手會根據電影設計殺人肯定是對電影有一定瞭解的人。此時門外已經被記者擠滿,江爍看到人群中的元慕青,趕緊衝了上去接住差點摔倒的元慕青,背著不小心崴腳的她回到了化妝間中。

隨後秦一恆和兩人一起來到報道常山洲六指新聞的報社,新聞社的人也不是善茬,硬要知道金鳳案子的消息,才肯告訴他們關於六指的事情,江爍和秦一恆拿虛假新聞的罪名威脅他們,他們只好全盤托出,原來六指是電影廠經理拿給他們的。於是江爍和秦一恆又找上了電影廠經理,但導演一口咬定六指就是自己夢到的一個人物。

在嫌疑人商羽那裡,他們瞭解到,商羽最近總是被一個戴帽子的奇怪人跟蹤,但當元慕青提到六指的時候,商羽突然以不舒服的理由離場,而商羽的影迷站在商羽家門口阻止警察辦案。秦一恆又另外問了電影廠的門衛,確實金鳳死的當晚,她有和一個駝背的男子進入化妝間,正好和商羽形容的很像。秦一恆回到化妝間搜查的江爍和元慕青兩人匯合,卻聽到門外一聲慘叫,竟然又有人被謀殺,雖然也是模仿電影情節,但卻有些不一樣,他們猜測有可能是死者留下的線索。

還沒搞清事情的真相,江爍就聽聞自己大雜院的人被當作殺人兇手帶走了,他急忙趕出來,他們很有可能是被陷害,白警長不會冤枉好人,只能安撫江爍,先將這些最大嫌疑人帶回警局。破案迫在眉睫,否則大雜院的眾人就算因證據不足被釋放了,也會就此蒙羞,遭到外人的排擠。

雖然信上提到了趙菱,雖然已經可以確定商羽就是趙菱,但現在的趙菱連不言師傅都有些不認識了,他們便打算讓元慕青去照顧下商羽。元慕青回去後,反覆查看電影,試圖從中找到線索,但電影只放過一次,兇手想要用電影中的手法作案,必定對電影的每個細節都非常瞭解,兇手肯定就在現場工作人員或觀眾之中。秦一恆和江爍在質問了導演以後,導演終於說出實情,原來這部戲根本不是他寫的,而是有些駝背的肖智所寫,他因為換了主角懷恨在心,所以才離開這裡。

第22集揭開商羽真面目,不言師傅還年趙菱

江爍和秦一恆發現了肖智的藏身之處,肖智看到他們立刻逃走,江爍和秦一恆兩面夾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逝迷昏了肖智,進入了他的心宅中。在肖智的心宅中,是一個奇怪的影院,他們一起進入了他的電影中,在他的劇本中,商羽就是唯一的主角,他們發現肖智暗戀商羽,但就在他們去找商羽和肖智的時候,兩人突然變成了小孩子。

他們進入一個房間,肖智躲在暗處觀察者無臉的商羽,兩人剛想離開,卻被他心宅中的殭屍突然開始行動,他不願讓別人看到商羽的秘密,想要將這兩人都殺害在這裡。江爍為了救秦一恆將時間調到了白天,兩人又便回原樣來到了陰間。在肖智的心宅中有六指的痕跡,他們懷疑商羽的這個秘密很有可能和趙菱變成商羽有關,陰間的朝堂上壓上來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女人,正是商羽和趙菱,兩人始終無法得知真相,只好先離開他的心宅,肖智在清醒以後立馬承認了自己殺死金鳳的罪行,但他連凶器都說不出來,可以知道此人並不是兇手。

作為商羽管家的不言師傅正在商羽家中打掃衛生,商羽走進房間,看到他打掃女神鍾時非常緊張,商羽打算出門參加電影皇后的頒獎禮,誰知就在這時,不言師傅發現商羽背後並沒有他女兒曾經燙傷的痕跡,這一發現讓不言師傅丟了魂。而此時電影廠的經理來詢問肖智殺人的事情,在他的介紹下,江爍和秦一恆瞭解到關於那個女神鐘的事情,而百合花竟然是商羽的代表,秦一恆和江爍突然恍然大悟,兇手即將浮出水面。

商羽看到不言師傅失魂落魄進了衛生間以後跟了進去,她否認自己認識趙菱,在不言師傅的不斷糾纏下,商羽乾脆動手將不言師傅按在了浴缸中將他溺死。樓下的元慕青聽到聲音趕緊衝上樓,幸好來得及時,才救醒了奄奄一息的不言師傅,江爍和秦一恆趕到的時候,只聽到不言師傅口中說著,商羽不是趙菱,兩人趕緊前往電影皇后的頒獎典禮。

頒獎典禮上,大家正在為金鳳的死默哀,但頒獎仍要繼續,第一個出場的便是人氣超高的商羽,接著本應該是玫瑰小姐出場的環節,可出來的卻是已死的金鳳,主持人和在場眾人都嚇得躲到了角落中。商羽雖然嚇了一跳,但為了拿到電影皇后的獎盃,她甚至不畏懼金鳳的鬼魂,當知道電影皇后頒給了死去的金鳳時,她奪過獎盃直接往金鳳頭上砸去。

秦一恆即使出現,救了「金鳳」,商羽就是殺了金鳳的真兇,終於認罪的商羽被關進了獄中,原來她殺金鳳的那天,金鳳撞見了她的素顏,她臉上的胎記非常醜陋,為了不讓她洩密,商羽便殺了金鳳,那時候被看門人看到了,看門人就以此威脅商羽,商羽無奈之下再次殺了看門人,但最後竟然被肖智撞見了,肖智因為喜歡商羽,甘願替她頂罪。

而商羽確實認識趙菱,因為兩人長得像姐妹,趙菱與她成了好朋友,便把自己的耳環送給了商羽,但商羽沒有被錄取,被錄取的是趙菱,但趙菱突然被人帶走,留下了百合花的項鏈,原名是劉麗的商羽這才改了名,替代了趙菱進入了劇組。商羽拿出之前威脅自己的那封信,他們猜測可能是六指給他們放了煙霧彈。商羽入了獄,告訴不言師傅關於趙菱的小秘密,並將項鏈還給了不言師傅。

 

第23集江爍獨探亂葬崗,元慕青被蘇閩打昏

六指給的線索到趙菱這就斷了,當年活下的人只剩下了江爍一個人,看到秦一恆有些挫敗地樣子,江爍和元慕青趕忙安慰他,就在這個時候白警長送來了在商羽家中找到的關於六指的線索。江爍三人打開一看,裡面竟是去往陰河的地圖,就像是六指告訴江爍的,「他會在陰河等他」。

江爍不想讓元慕青冒險,於是和秦一恆單獨出發去找陰河,誰知元慕青竟偷偷摸摸上了他們的車,路上元慕青看到了一個奇怪的帶著紅繩的女人,但當大家看過去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三人不再糾結在荒郊野嶺中停留,來到了閆家村中,這裡晚上的集市還是非常熱鬧,他們找了一處酒樓坐下,準備打聽點消息。

幾人在酒樓吃吃喝喝的時候聽到幾人說到極樂宮,進了極樂宮的人出來以後都是力大如牛、錢財滿貫,且進入極樂宮還非常困難,江爍三人見識了村長身邊人的本事後,對極樂宮產生了懷疑。村長給想去極樂宮的四個人送上一條紅繩,說是有人會來接他們去極樂宮,囑咐他們將紅繩繫在手腕上,隨後便帶著老闆娘梅娘去了樓上,邊上看戲的江爍三人也警惕的看著他們離去。

江爍和秦一恆懷疑,這個極樂宮很有可能和陰河有關係,打算去一探究竟,第二天一大早他們三人起來找老闆娘,誰知外頭一個人都沒有,這個村子彷彿一夜間成了荒村。三人四處查找,走進了閆家村的祠堂,元慕青查看他們的族譜,原本只有死去的人才會上的族譜裡,竟然寫著許多他們昨天見過的人的名字。

江爍三人沒再祠堂久留,剛出門就遇上一個人,那人被秦一恆認出,是當年他出國留學時的師兄蘇閩,原本志向廣大的蘇閩如今卻成了一個農夫,秦一恆向他詢問了這段時間的經歷,蘇閩神情詭異,只是勸他們趕緊離開這裡。但三人在沒有找到陰河前,是不會輕易離開這裡的,於是江爍和元慕青回到客棧繼續查找信息,秦一恆則去驛站給白警長傳送資料。

江爍和元慕青在客棧老闆娘那裡什麼都沒有探到,經過一個院子前竟發現死去的王十六,他們想在秦一恆回來之前找他師兄蘇閩幫忙,誰知蘇閩卻不願和他們出門,甚至勸他們不要再調查此事。元慕青亮出自己的警官證後,蘇閩才猶豫著答應,和他們一起去檢查王十六,斷定此人事服用過量藥物後死亡的。

蘇閩似乎知道一些閆家村的內情,在閆家村後山的亂葬崗裡,多得是像王十六一樣死狀的人,這裡的事情遠比他們想像中複雜,但蘇閩不願再跟他們一起去亂葬崗,自己先離開了。江爍為了保護元慕青,故意先支開她,自己前去亂葬崗調查,亂葬崗中所有死人的手腕上都有帶過繩子的痕跡。

原本要去亂葬崗和江爍匯合的元慕青,再回到王十六那兒時看到了返回的蘇閩,看見蘇閩取走了王十六手腕上的紅繩後,便偷偷跟著蘇閩離開,還特意給江爍留下了「救我」二字。江爍和秦一恆看到了元慕青留下的線索,趕緊沖了去了蘇閩家中。另一邊元慕青跟蘇閩進了一個地道,蘇閩見她跟了上來,只好將她打昏。

江爍和秦一恆沒有找到蘇閩,卻在他家中看到了他找的關於兗家村的各種信息,兗族人都有六指,且精通讀心術,他們兩人還看到了一盒子的紅繩。江爍二人只能先回到客棧中找老闆娘,老闆娘在收了兩人的賄賂以後,立馬給他們安排進極樂宮。

【圖片cr:心宅獵人】



(Visited 1,033 times, 1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