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陸劇 心宅獵人】結局19~36*民國懸疑劇



心宅獵人》劇情講述死亡遊戲倖存者江爍與心理醫生秦一恆同神秘勢力鬥智鬥勇的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的故事。

該劇改編自作家貳十三小說。

孤島別墅,七位受邀者的死亡遊戲,唯一的倖存者叫江爍。一年後,北洋時期的港口重鎮——常山洲,一個混混以房屋中介為業。他叫江爍(侯明昊飾),是一個失憶者,卻擅長讀心術。

心理醫生秦一恆(劉冬沁飾)收到一封死亡通知單,裡面是江爍的死亡倒計時以及一張合影。他本不認識江爍,但信封上的標記卻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六指印章。

一年前他的父親和幾個人同時失蹤,此前,失蹤者們都收到了蓋有六指印章的邀請函。在這張合影上有秦一恆的父親和其他的幾位失蹤者,唯一不認識的是江爍,秦一恆決定通過江爍尋找父親。 唯一的線索就是買辦房源的神秘提供者——六指。

江爍利用祝由術進入嫌疑人的心理時空,不僅要在有限時間內搜集線索,還要面對嫌疑人心理世界的防禦系統,幸有秦一恆心理學的輔助以及軍閥之女巡捕房女捕快元慕青(祝緒丹飾)的武力支持。面對著神秘的對手,江爍在好友秦一恆,以及經歷重重挫折走到一起的摯愛元慕青的幫助下一步步接近真相,發現背後居然有一隻巨大的黑手在操縱一切。

為了保護自己心愛之人,原本只想在這世間尋求安穩的小人物江爍決定挺身而出,同那股神秘勢力鬥智鬥勇,最終揭開了他們的神秘面紗,搗毀了他們的邪惡陰謀,結束了一段民國版盜夢空間之旅。然而,他們未曾想到,一切還只是開始。

心宅獵人




 

【相關文章】

心宅獵人~分集劇情1-18

 

【分集劇情】 

第19集查清張宗保的死因,許雅安除暴安良

秦一恆和江爍發現張宗保的房間有一些痕跡,應該是有人利用房間的擺設造成了張宗保死後摔下陽台,這時他們聽見有人在樓下大喊,此人是張家的人,認得停在樓下的車是張宗保的新車,在他的話中江爍他們注意到瘋了的司機小吳,於是找到張管家質問。張管家在他們的威逼利誘下,這才說出了小吳的所在地,他被關在了一處片院中。

江爍和秦一恆趕到的時候,小吳正神情恍惚,想要自殺,他們及時出現救下了他,江爍趁機進入了他的心宅中,小吳口中念叨著的女鬼,竟衝進了心宅中對他們下手,秦一恆認出,這個女鬼竟然是秦一恆在白警長檔案上看到的茉莉。白警長和他們一起開到了小吳見到女鬼的地方,大家合力挖了一處地方,裡面赫然躺著兩個人的屍體。

回到警局處理好事情以後,秦一恆便帶著江爍來到了舞廳,調查茉莉的同時順便讓江爍見識一下,他們找到了舞廳的管理,此人將茉莉離開的經過告訴了兩人。查到線索的兩人回到元府,元府中的人已經等不及要離開,但當秦一恆說兇手就在他們之間時,大家又害怕地坐了回去。隨後江爍和秦一恆又在下人口中知道了一個叫詩詩的女子,此人善於用白綾表演魔術。,因為張公子的關係失蹤了。

而元府的花牆時他們隨意佈置的,知道這個流程的只有那個日本人,於是兩人去山田的房間一番搜索,果然在他大衣口袋中找到了致命的劇毒氰化鉀,而能夠下毒的便是參加宴會的山田。可就在他們打算把山田送給張將軍,山田突然吐血,死不承認自己殺了張宗保,在場的人都默不作聲,但元大都督卻明白,此事必有蹊蹺,因為要給張將軍交代,只能先就此結案。

就在宴會上眾人都要離開,白警長拿來了驗屍報告,除了茉莉以外的另一個女子就是會魔術舞蹈的詩詩,而元慕青在元府垃圾桶中找到的白綾,更讓秦一恆確定了真正的兇手。江爍和秦一恆故意在大家出門的時候模擬了張宗保摔下樓的過程,成功讓大家留步,秦一恆將兇手的犯罪過程告訴了大家,並指出真正的殺人兇手——許作家。

許雅詩正是許作家的妹妹,她的妹妹正是被張宗保所害,許作家的鞋底沾有的泥土正是埋葬她妹妹處的泥土,而作案用的工具則藏在了她的輪椅中,事實上她根本不是殘疾人。許作家終於不再隱藏,站起身來,她受六指的指示,精心佈置了這場謀殺,而秦一恆雖然找到了殺死張宗保的兇手,但也幫許作家找到了殺死她妹妹的兇手的唯一證人。

元大都督本來還想追究江爍,但江爍會讀心術,他們要憑此找到六指,元大都督只能退一步要求江爍不能靠近自己的女兒元慕青。許雅安行刑的那天,不少受張宗保迫害的女子都勇敢地站了出來,指責張宗保的惡行。

第20集江爍進入商羽心宅,趙菱不認父親不言

六指的又一個陰謀被他們破了,但等待他們的還會有新的事情,秦一恆提醒江爍,雖然大都督同意他調查案件,但不允許他再接近元慕青。江爍一直為六指針對他害人的事情耿耿於懷,秦一恆安慰江爍,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是否成為善惡都不是他們能夠決定的。之後江爍再進入六指的魔方中時,六指提示他下一個線索,竟然和不言師傅的女兒趙菱有關。

白警長在破了張宗保一案後被復職,連元慕青也讓自己復職了,甚至還要加入六指的特別行動小組,這讓白警長非常無奈,元慕青在回家的路上恍惚間看見了失蹤的趙菱,但卻沒辦法追到她。此時大雜院中夥計們無意間說起了趙菱,不言師傅悔不當初,和他們說起了與趙菱的過往,一時間有些懷念,但生活總要照過,他們還是得賣藝求生。

元慕青突然來大雜院找江爍,詢問他是否又趙菱的照片,元慕青說起今天恍惚間見到趙菱的事情,讓被六指提醒過的江爍提高警惕,江爍拿來趙菱的照片,元慕青猜測商羽可能就是趙菱。沒一會兒,不言師傅就帶著眾人回來了,還帶來了一位導演,江爍聽聞是在租界,便想去租界尋找商羽確認一下,但不言師傅聽到後卻極力反對,他也完全不相信趙菱會去那種魚目混雜的地方。

江爍不想讓元慕青一起去租界,是不想元慕青受到傷害,誰知元慕青卻誤會了他,以為江爍嫌他礙事,生氣地離開了。第二天江爍便帶著小泉來到了租界找導演,元慕青則偷偷跟在他們身後,江爍被帶到了化妝間,因為看到了趙菱立馬追了出去,碰巧遇到導演在拍攝,導演見他聽到六指就入戲了,便毫不猶豫把他們簽了下來。

而元慕青地試戲卻不是那麼順利,她誇張的演技直接被人趕了出來,看到小泉和江爍被人送出來,一時間有些不敢看人,她趕緊轉移注意力,問江爍關於趙菱的事情。江爍和小泉確實見到了趙菱,但導演說她叫商羽,而商羽看到他們完全沒有反應,完全沒認出他們,這讓三人一頭霧水。

此時在後台的商羽正在卸妝,但她不允許有人卸她臉上的妝,總會有人來挑釁她的皇后地位,商羽在受到粉絲的禮物以後表情才稍微好一點,可回到家卻發現自己的房間被人翻動過,她趕緊打電話報警。自己的床頭櫃上,有一封信,信上寫的是趙菱收,說六指回來了,讓她要活命快跑,商羽的表情逐漸慌張。

江爍侯在商羽的門口,趁商羽出門的時候用讀心術進入了商羽的心宅中,誰知商羽的心宅中全是無臉人,他完全無法確定此人是不是趙菱,無奈之下他只能先把人帶回了大雜院。趙菱醒來後卻完全不認識自己的父親,和大雜院裡的人,不言師傅看到她這副模樣,心痛不已。

 

第21集江爍為穆青療傷,劇本出自他人之手

商羽完全沒有趙菱的記憶,看到不言師傅也一點反應都沒有,著急著離開大雜院,但她脖子上的百合項鏈,正是不言師傅親手給她做的。另一邊劇組中死人的事情竟然被報社的人給知道了,他們大肆宣傳,秦一恆和白警長非常疑惑。而大雜院的所有人都來到了劇組當群演,不言師傅看著失魂落魄的商羽非常擔心。

奇怪的是商羽不再是女主,導演因為她狀態不好,臨時換成了叫金鳳的演員,商羽在台後傷心流淚,江爍默默地關注著她,而台下的觀眾都因為換角色非常的憤怒,直接在發佈會上大鬧了起來,一時間亂成一團。事後金鳳氣憤地闖進化妝間中,怒斥商羽,認為是她背地裡搞鬼,故意找人來砸她場子,大家都想勸商羽向金鳳道歉,但事實上商羽什麼都沒有做,她不願在人前認輸,只能假裝高傲地離去,角落裡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默默關注著商羽。

秦一恆和元慕青調查了商羽,她是一年前突然出現地失憶歌女,所以常山洲沒有她的資料,元慕青覺得商羽很有可能就是趙菱,於是江爍打算去跟蹤調查。另一邊商羽獨自回到家中,不言師傅從家中走了出來,他正是商羽新應聘的管家,雖然他對商羽的關心無微不至,但商羽心情不佳卻沒能領他的心意。

第二天劇組居然就在現場發現了金鳳的屍體,白警長帶著秦一恆和江爍來到有血跡的化妝間,江爍注意到了地上花束有血跡,猜測屍體曾被拖拽過,兇手會根據電影設計殺人肯定是對電影有一定瞭解的人。此時門外已經被記者擠滿,江爍看到人群中的元慕青,趕緊衝了上去接住差點摔倒的元慕青,背著不小心崴腳的她回到了化妝間中。

隨後秦一恆和兩人一起來到報道常山洲六指新聞的報社,新聞社的人也不是善茬,硬要知道金鳳案子的消息,才肯告訴他們關於六指的事情,江爍和秦一恆拿虛假新聞的罪名威脅他們,他們只好全盤托出,原來六指是電影廠經理拿給他們的。於是江爍和秦一恆又找上了電影廠經理,但導演一口咬定六指就是自己夢到的一個人物。

在嫌疑人商羽那裡,他們瞭解到,商羽最近總是被一個戴帽子的奇怪人跟蹤,但當元慕青提到六指的時候,商羽突然以不舒服的理由離場,而商羽的影迷站在商羽家門口阻止警察辦案。秦一恆又另外問了電影廠的門衛,確實金鳳死的當晚,她有和一個駝背的男子進入化妝間,正好和商羽形容的很像。秦一恆回到化妝間搜查的江爍和元慕青兩人匯合,卻聽到門外一聲慘叫,竟然又有人被謀殺,雖然也是模仿電影情節,但卻有些不一樣,他們猜測有可能是死者留下的線索。

還沒搞清事情的真相,江爍就聽聞自己大雜院的人被當作殺人兇手帶走了,他急忙趕出來,他們很有可能是被陷害,白警長不會冤枉好人,只能安撫江爍,先將這些最大嫌疑人帶回警局。破案迫在眉睫,否則大雜院的眾人就算因證據不足被釋放了,也會就此蒙羞,遭到外人的排擠。

雖然信上提到了趙菱,雖然已經可以確定商羽就是趙菱,但現在的趙菱連不言師傅都有些不認識了,他們便打算讓元慕青去照顧下商羽。元慕青回去後,反覆查看電影,試圖從中找到線索,但電影只放過一次,兇手想要用電影中的手法作案,必定對電影的每個細節都非常瞭解,兇手肯定就在現場工作人員或觀眾之中。秦一恆和江爍在質問了導演以後,導演終於說出實情,原來這部戲根本不是他寫的,而是有些駝背的肖智所寫,他因為換了主角懷恨在心,所以才離開這裡。

第22集揭開商羽真面目,不言師傅還年趙菱

江爍和秦一恆發現了肖智的藏身之處,肖智看到他們立刻逃走,江爍和秦一恆兩面夾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逝迷昏了肖智,進入了他的心宅中。在肖智的心宅中,是一個奇怪的影院,他們一起進入了他的電影中,在他的劇本中,商羽就是唯一的主角,他們發現肖智暗戀商羽,但就在他們去找商羽和肖智的時候,兩人突然變成了小孩子。

他們進入一個房間,肖智躲在暗處觀察者無臉的商羽,兩人剛想離開,卻被他心宅中的殭屍突然開始行動,他不願讓別人看到商羽的秘密,想要將這兩人都殺害在這裡。江爍為了救秦一恆將時間調到了白天,兩人又便回原樣來到了陰間。在肖智的心宅中有六指的痕跡,他們懷疑商羽的這個秘密很有可能和趙菱變成商羽有關,陰間的朝堂上壓上來了兩個一模一樣的女人,正是商羽和趙菱,兩人始終無法得知真相,只好先離開他的心宅,肖智在清醒以後立馬承認了自己殺死金鳳的罪行,但他連凶器都說不出來,可以知道此人並不是兇手。

作為商羽管家的不言師傅正在商羽家中打掃衛生,商羽走進房間,看到他打掃女神鍾時非常緊張,商羽打算出門參加電影皇后的頒獎禮,誰知就在這時,不言師傅發現商羽背後並沒有他女兒曾經燙傷的痕跡,這一發現讓不言師傅丟了魂。而此時電影廠的經理來詢問肖智殺人的事情,在他的介紹下,江爍和秦一恆瞭解到關於那個女神鐘的事情,而百合花竟然是商羽的代表,秦一恆和江爍突然恍然大悟,兇手即將浮出水面。

商羽看到不言師傅失魂落魄進了衛生間以後跟了進去,她否認自己認識趙菱,在不言師傅的不斷糾纏下,商羽乾脆動手將不言師傅按在了浴缸中將他溺死。樓下的元慕青聽到聲音趕緊衝上樓,幸好來得及時,才救醒了奄奄一息的不言師傅,江爍和秦一恆趕到的時候,只聽到不言師傅口中說著,商羽不是趙菱,兩人趕緊前往電影皇后的頒獎典禮。

頒獎典禮上,大家正在為金鳳的死默哀,但頒獎仍要繼續,第一個出場的便是人氣超高的商羽,接著本應該是玫瑰小姐出場的環節,可出來的卻是已死的金鳳,主持人和在場眾人都嚇得躲到了角落中。商羽雖然嚇了一跳,但為了拿到電影皇后的獎盃,她甚至不畏懼金鳳的鬼魂,當知道電影皇后頒給了死去的金鳳時,她奪過獎盃直接往金鳳頭上砸去。

秦一恆即使出現,救了「金鳳」,商羽就是殺了金鳳的真兇,終於認罪的商羽被關進了獄中,原來她殺金鳳的那天,金鳳撞見了她的素顏,她臉上的胎記非常醜陋,為了不讓她洩密,商羽便殺了金鳳,那時候被看門人看到了,看門人就以此威脅商羽,商羽無奈之下再次殺了看門人,但最後竟然被肖智撞見了,肖智因為喜歡商羽,甘願替她頂罪。

而商羽確實認識趙菱,因為兩人長得像姐妹,趙菱與她成了好朋友,便把自己的耳環送給了商羽,但商羽沒有被錄取,被錄取的是趙菱,但趙菱突然被人帶走,留下了百合花的項鏈,原名是劉麗的商羽這才改了名,替代了趙菱進入了劇組。商羽拿出之前威脅自己的那封信,他們猜測可能是六指給他們放了煙霧彈。商羽入了獄,告訴不言師傅關於趙菱的小秘密,並將項鏈還給了不言師傅。

 

第23集江爍獨探亂葬崗,元慕青被蘇閩打昏

六指給的線索到趙菱這就斷了,當年活下的人只剩下了江爍一個人,看到秦一恆有些挫敗地樣子,江爍和元慕青趕忙安慰他,就在這個時候白警長送來了在商羽家中找到的關於六指的線索。江爍三人打開一看,裡面竟是去往陰河的地圖,就像是六指告訴江爍的,「他會在陰河等他」。

江爍不想讓元慕青冒險,於是和秦一恆單獨出發去找陰河,誰知元慕青竟偷偷摸摸上了他們的車,路上元慕青看到了一個奇怪的帶著紅繩的女人,但當大家看過去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三人不再糾結在荒郊野嶺中停留,來到了閆家村中,這裡晚上的集市還是非常熱鬧,他們找了一處酒樓坐下,準備打聽點消息。

幾人在酒樓吃吃喝喝的時候聽到幾人說到極樂宮,進了極樂宮的人出來以後都是力大如牛、錢財滿貫,且進入極樂宮還非常困難,江爍三人見識了村長身邊人的本事後,對極樂宮產生了懷疑。村長給想去極樂宮的四個人送上一條紅繩,說是有人會來接他們去極樂宮,囑咐他們將紅繩繫在手腕上,隨後便帶著老闆娘梅娘去了樓上,邊上看戲的江爍三人也警惕的看著他們離去。

江爍和秦一恆懷疑,這個極樂宮很有可能和陰河有關係,打算去一探究竟,第二天一大早他們三人起來找老闆娘,誰知外頭一個人都沒有,這個村子彷彿一夜間成了荒村。三人四處查找,走進了閆家村的祠堂,元慕青查看他們的族譜,原本只有死去的人才會上的族譜裡,竟然寫著許多他們昨天見過的人的名字。

江爍三人沒再祠堂久留,剛出門就遇上一個人,那人被秦一恆認出,是當年他出國留學時的師兄蘇閩,原本志向廣大的蘇閩如今卻成了一個農夫,秦一恆向他詢問了這段時間的經歷,蘇閩神情詭異,只是勸他們趕緊離開這裡。但三人在沒有找到陰河前,是不會輕易離開這裡的,於是江爍和元慕青回到客棧繼續查找信息,秦一恆則去驛站給白警長傳送資料。

江爍和元慕青在客棧老闆娘那裡什麼都沒有探到,經過一個院子前竟發現死去的王十六,他們想在秦一恆回來之前找他師兄蘇閩幫忙,誰知蘇閩卻不願和他們出門,甚至勸他們不要再調查此事。元慕青亮出自己的警官證後,蘇閩才猶豫著答應,和他們一起去檢查王十六,斷定此人事服用過量藥物後死亡的。

蘇閩似乎知道一些閆家村的內情,在閆家村後山的亂葬崗裡,多得是像王十六一樣死狀的人,這裡的事情遠比他們想像中複雜,但蘇閩不願再跟他們一起去亂葬崗,自己先離開了。江爍為了保護元慕青,故意先支開她,自己前去亂葬崗調查,亂葬崗中所有死人的手腕上都有帶過繩子的痕跡。

原本要去亂葬崗和江爍匯合的元慕青,再回到王十六那兒時看到了返回的蘇閩,看見蘇閩取走了王十六手腕上的紅繩後,便偷偷跟著蘇閩離開,還特意給江爍留下了「救我」二字。江爍和秦一恆看到了元慕青留下的線索,趕緊沖了去了蘇閩家中。另一邊元慕青跟蘇閩進了一個地道,蘇閩見她跟了上來,只好將她打昏。

江爍和秦一恆沒有找到蘇閩,卻在他家中看到了他找的關於兗家村的各種信息,兗族人都有六指,且精通讀心術,他們兩人還看到了一盒子的紅繩。江爍二人只能先回到客棧中找老闆娘,老闆娘在收了兩人的賄賂以後,立馬給他們安排進極樂宮。

 

第24集江爍一恆進極樂宮,蘇閩為救妻挖地道

第二天早上要去極樂宮的人便聚在客棧中,臨行前村長給他們準備了大餐,還不允許他們不吃,江爍和秦一恆發現不對的時候,身邊的人以及昏了過去,自己也渾身無力昏倒了。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在劉駝子的船上了,劉駝子把他們一行人送到一個河中小屋,小屋裡竟有一個密道,劉駝子招呼他們進了所謂的「極樂宮」。

在密道的牆上看到了一些圖片,裡面的人二都是六指,江爍和秦一恆隨劉駝子進入一個房間中,秦一恆下意識用布摀住口鼻,他在看到蘇閩書中的記載後就已經有所警惕,他也及時制住江爍,這才沒讓他被迷惑。秦一恆讓江爍帶他進入了這些昏迷的人的心宅中,這些人都活在了自己的夢中,他們想得到的在他們的幻覺中都出現了,這大概就是極樂宮想要的效果。

他們離開乞丐的心宅,將一處燃著的燈火吹滅,原本沉迷於幻境的人都渾身打滾,江爍兩人看到一隻飛著的蟲子,出去的路上竟然都是人,這些人秦一恆還認識,都是常山洲有權有勢的人,如今都已經被折騰得非常虛弱。另一邊醒來的元慕青也進入了江爍剛離開的那間房,見到這些人趕緊出去找人救命。

江爍和秦一恆跟著蟲子來到了一間製藥房,裡面竟然有個被綁著的女人,更巧合的是,此人是秦一恆的師姐,師姐是被村長和梅娘綁架到這裡,逼著她給他們製藥,他們利用這些藥讓人上癮,以此賺大錢。師姐曾經逃出去過,也曾向人求救,江爍他們這才想起來元慕青之前說的原來是真的,真的有人在向他們求救,只是後來又被抓了回去。

另一邊元慕青在處找人的路上遇到了村長,元慕青雖然感覺到了不對勁,但還是沒來得及離開,被村長綁到了一個房間中,裡面蘇閩師兄也被綁著,村長在他們面前得意忘形,也不再管他們,蘇閩趁機和元慕青解釋了自己來這裡的原因。梅娘和村長碰面,提到了江爍和秦一恆,但村長不沒有在意。

老闆娘梅娘獨自去了河中小屋中,正好遇到逃出極樂宮的江爍、秦一恆和師姐柳青,她一時不查被江爍的讀心術催眠,江爍他們將梅娘綁到了製藥房中,梅娘竟然一點都不畏懼,還拿元慕青威脅江爍。秦一恆沒有聽信梅娘的話,和江爍離開前囑咐師姐不要被梅娘蠱惑,但師姐還是被梅娘說服,她擔心自己和蘇閩離開後會被人尋仇,於是聽信了梅娘的話,用藥迷昏了江爍和秦一恆,和梅娘離開了製藥房。此時白警長已經找到了一些線索,帶著人來到了兗家村搜尋,這裡死了很多的人,這讓白警長非常氣憤。

梅娘帶著柳青去見蘇閩,柳青來不及和蘇閩說話,趕緊攔下想要對元慕青動手的梅娘,她想用元慕青和江爍、秦一恆試她新制的藥,梅娘和村長一聽果然非常高興,立馬同意了這個說法,說著便帶兩人前去製藥房試藥。江爍和元慕青早就設計好了一切,故意和師姐合作引梅娘上鉤,幾人打鬥起來,村長不幸身亡,蘇閩也為了救柳青奄奄一息,最終還是失去了呼吸。在極樂宮以外,白警長已經在劉駝子的帶領下往極樂宮走來。

 

第25集發現六指之墓,亡靈郵箱來信

梅娘看著村長死在自己面前,終於不再掙扎,白警長帶人進到極樂宮中把受害者們都救了出來,江爍和元慕青看著不願離開蘇閩的柳青,忍不住想起了彼此,元慕青擔心著江爍的傷,江爍卻擔心著元慕青,他不願元慕青整天跟著他死裡逃生,於是將她從六指調查小組中開除。但江爍無法阻止元慕青的行為,元慕青是自願跟著他的。

這時候白警長走了出來,他們在極樂宮中一無所獲,這不經讓江爍和秦一恆回想起在商羽家六指留下的線索,寄給商羽的信似乎並不是六指。就在他們聊天的時候,他們突然看見一個老頭躲在角落裡看著他們,秦一恆一眼就認出了自己的父親,此人正是失蹤已久的秦義,秦一恆、江爍和元慕青趕忙追了上去。

三人追著秦義順著一條將軍河來到了一處山前,江爍機敏地發現有一塊石頭是有人故意設計在這裡,於是元慕青留下照顧秦義,江爍則和秦一恆進了山洞。山洞裡有一個巨大的魔方,和江爍心宅中地一模一樣,牆上則寫著「六指先生之墓」,江爍伸手去觸碰魔方,根據他心宅中魔方的樣子,江爍排好魔方,一扇門打開了。

江爍和秦一恆走進墓中,裡面只有一個六指的死人骨頭,秦義在這個時候衝了進來,精神失常地指著六指,三人無奈,只能先帶著秦義去了醫院。秦義的口中念叨著「小心六指」和「陰河」等詞,秦一恆找到江爍,讓他帶自己進入了秦義的心宅,在裡面他們發現了奇怪的「玖」字。趙菱的死、秦老爺子的精神失常都讓健碩和秦一恆分不清楚六指究竟想幹什麼,他們只能去郵局找線索。

郵局的局長告訴他們,畫像上的是玖號分局的郵差張恆,玖號分局據說可以收到死人的回信,於是後來就乾脆關掉,局長給他們指了去張恆家中的路,江爍和元慕青一同前往,秦一恆則一個人前往玖號分局調查。秦一恆從一個大嬸那裡瞭解到這個亡靈郵局的來歷,他還去那些死人的家庭中查看那些信件。而江爍和元慕青去到郵差家中,卻發現這裡已經荒廢很久,張恆已經死了。

三人在大雜院中匯合,張恆已死,卻還是不斷有亡靈來信。就在這時,有人來報可能有亡靈殺人,死去的是一對夫妻,夫妻收到的信來自吳蒙,但吳蒙明明已經死了。報案的女孩是林氏夫妻的女兒,她親眼看見了吳蒙從水池中浮起來,根據對吳蒙的瞭解,他們發現吳蒙和他們有債務糾紛,於是江爍和元慕青去往吳蒙家中,而秦一恆和白警長則去往大不列顛銀行。

吳家和林家當初一起做生意,林家卻沒有與吳蒙一起還債,最後吳家因此敗落,鬧了個家破人亡,吳蒙的妻子很瞭解自己的丈夫,根本不相信生前懦弱的吳蒙死後就能去報仇了。而秦一恆和白警長也從銀行回來,林家夫婦買了保險,受益人是他們的女兒林小姐。就在這時林小姐收到了自己死去的父親的來信,他們對比了吳蒙和王大嬸丈夫等來信的字跡,信件上的印章都是玖號郵箱,但字跡還有些不同。

為了一探究竟,元慕青和林小姐一起往郵箱中放了信,林小姐寄給自己的父親,而元慕青則寄給她的哥哥,奇怪的是,江爍守了一晚上都沒看見人,第二天早上去看郵箱,卻發現裡面的信都消失不見了。

 

第26集調查林家兇殺案,詭異旗袍失蹤案

亡靈郵箱中的信只有寄出的,沒有人來取信,他們卻依舊收到了亡靈的來信,不過這一次幕後黑手卻露出了馬腳。秦一恆帶著江爍和元慕青來到郵箱背後的弄堂裡,他們在牆上發現了貓膩,由此可以得出,幕後之人必定不是亡靈,可能是一個人,也可能是一群人在作案。接下來他們只需在這裡守株待兔便可以了。

果然一到晚上就有人前來取信,三人追了半天,逮捕了一個男生,這個男生閃爍其詞,大家也不願多花時間,直接換江爍和秦一恆進入小郵差的心宅中。江爍和秦一恆跟著那些信發現,原來小郵差的初衷是好的,是為了安撫那些家中有喪的人,他們還在心宅中看到了郵局局長,在小郵差的包中,還發下了當年寄給秦義等人的信封。

小郵差醒來以後見事情敗露,也不再隱瞞,當年因為他的軟弱沒能救下那些葬身火海的人們,所以他才會想出這個法子來安撫活著的人,也用這個辦法來為自己贖罪,至於六指他並不認識,只是他的師傅老郵差曾讓他保守這個秘密,但至今他都沒有收到六指的指示。就在這時邊上的小警官突然想起,郵局局長蘇全正是林應的叔叔,他們立馬發現不對勁,去找林應,誰知林應和蘇全都不見蹤影。

在蘇全的物件中,他們翻找到了玖號郵局的印章,同時還發現了一頂假髮,回想起林應說她父母死亡當天自己看到的那個「吳蒙」,江爍和秦一恆這才想到,這個蘇全可能就是真正的殺人兇手。而此時蘇全已經駕著馬車,帶著林應準備離開常山洲,江爍和秦一恆早就猜到他們會離開,於是一直跟在他們身後,在蘇全打算對林應下手的時候救下了林應。而人們在警局知曉了亡靈郵箱的真相後,都對小郵差報以感激,感謝他這些年來的付出,也寬慰他不要再糾結其中。

破了林家殺人案後,江爍卻一直無法入睡,六指再次進入他的心宅,告訴他接下來的人物是一個叫秦妍的女人。而獨自在醫院中的秦義,回想起六指帶來的話,最終決定相信六指的線索,他的大兒子拿來一張秦妍的照片,似乎與他有什麼秘密。白警長那裡也有了新的案件,調查秦妍的失蹤,江爍二話不說衝了出去。

元慕青在秦妍的物件中看到一家蘭心旗袍店,原本報社是打算登她的廣告的,但與旗袍店對接的秦妍失蹤了,只好作罷。回到警局,他們又得知有八起失蹤案,其中蘭心旗袍店的老闆周蘭也失蹤了,江爍和秦一恆根據照片中的線索,找上了旗袍店,店舖的員工拿出了訂單,買走照片上的衣服的那些人都一一失蹤。

老闆娘周蘭唯一可以稱為仇人的便是嫉妒她的女人們,江爍三人又去邊上的人家瞭解周蘭,雖然還是毫無頭緒,但他們也有了新的線索,從失蹤的另外三人開始調查。

 

第27集慕青制服孫之亮,孫之亮拒絕配合

白警長自己和手下分別去了在旗袍店下過單的幾個女子家中或生活工作的地方,詢問了他們身邊人關於他們的事情,他們將線索帶回警局,江爍三人便開始分析最有可能犯罪的人,正是有暴力傾向的曹雲依。曹雲依會從暴力中獲得快感,那麼在他傷害了春娜以後,很有可能會對其他女子下手。

於是他們立馬分頭行動,江爍、元慕青和秦一恆去百貨公司找曹雲依,而白警長則帶人去找潘恆和陳貴,奇怪的是曹雲依沒有再去上班,而潘恆與陳貴居然都認識旗袍店的周蘭。江爍三人隨即去了曹雲依家中,他家中的供台上有一個帶血的耳釘,就在這個時候,屋內傳來聲音,他們進去才發現,曹雲依的母親被捆綁在床上,身上都是傷痕。

曹雲依的母親悔恨自己傷害了自己的兒子,但卻不相信自己兒子會做出綁架人的行為,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子再入歧途,便告訴了他們自己兒子的行徑。江爍三人果然去太華路找到了曹雲依,曹雲依告訴他們,自己當晚和春娜吵架,卻不想春娜離開以後失蹤了,還留下了帶血的耳環,只是他卻沒有將春娜死的事情報給警察。

曹雲依聽說後來又失蹤了四名女子,因為慌張怕自己承擔罪名,只好成仍自己認識周蘭,但卻堅持自己不是兇手。所有和這些女子有關的人都有不在場證明,於是江爍他們又另尋他路,想去太華路找線索,元慕青一聽太華路,立馬想起曾經父親帶自己去過的地方,那裡正和照片上一樣有水滴石穿的痕跡。

江爍三人前往那座寺廟,在裡面發現了許多帶血的物件,而地上用白布蓋著的都是失蹤女人的牌位,江爍發現了一根紅繩,拉下來一看,竟全是女子們的旗袍。秦一恆心細地發現牌位上的自己與秦妍的自己幾乎一模一樣,他們回到警局,將失蹤人的物件交給了他們身邊的人,周蘭的店員回憶起與周蘭的生活非常悲傷,元慕青安慰了他幾句他才離開,臨走前拜託元慕青給他做模特,說他想給自己老闆娘做身旗袍。

元慕青如約去了旗袍店讓孫師傅給自己量身,看到和牌位上一樣的蠟筆在自己手上留下痕跡,猛地想到了什麼,但現在卻來不及離開了。而江爍和秦一恆正打算去東城的咖啡店調查,警員將元慕青吩咐調查的結果告訴了江爍,牌位上的痕跡是用裁縫店蠟筆塗上去的,江爍和秦一恆立馬想起旗袍店,二話不說出發去去旗袍店。

元慕青猜到了真相以後有些魂不守舍,孫師傅似乎看出了她的異常,差點想勒死元慕青,誰知元慕青身手了得,在江爍他們趕到之前制服了孫師傅。孫師傅完全不畏懼他們,一心想給周蘭報仇,不願意配合警方找到失蹤的女子們,看到他這副癲狂的模樣,江爍直接用讀心術進入了他的心宅。

 

第28集秦一恆被困心宅,江爍破案解救

孫之亮的心宅中都是量尺,他們看到孫之亮和周蘭的互動,周蘭經過那些女人看著刊登自己的報刊,卻滿臉都是不愉快,原來在她做生意之前是個妓女,那些男人對她念念不忘,讓那些男人的女人們對她恨之入骨,辱罵聲從未停止過,甚至還將她精心設計的旗袍給毀於一旦,這讓周蘭非常崩潰,孫之亮眼睜睜看著那些女人對周蘭的侮辱卻無能為力。

周蘭在經歷了這些以後選擇用自盡換來解脫,孫之亮看著周蘭死在自己懷裡,他本想讓秦妍替周蘭伸張正義,誰知連她也假仁假義,於是他的仇恨讓他開始報復傷害過周蘭的五個女人。孫之亮的心宅中啟動了防禦機制,將江爍和秦一恆都關在了他的心宅中,他們被關在一個雙重棺中,但他們卻想不到哪裡可以放這麼大的雙重棺。

這時候雙重棺開始收縮,江爍和秦一恆無法一起離開心宅,秦一恆便將江爍送出了心宅,為了能救出秦一恆,他們必須盡快找到關押女子們的雙重棺。回想起在廟裡見到的四件懸掛的旗袍,江爍等人立馬帶人去廟裡找雙重棺,健碩發現了廟的特別之處,在砸開一堵牆後,果然發現寺裡的秘密,失蹤的其他四個人都還活著,最中間的便是死去的周蘭。

江爍他們將四個人救下,將孫之亮帶到四人面前,在他心理防禦機制逐漸動搖之時,江爍終於再次進入孫之亮的心宅中,秦一恆被關在心宅中許久,有些精神失常,江爍找到地上的戒指,秦一恆一時間無法想起江爍,江爍只能一步步引導他想起一切,兩人這才從心宅中逃出。孫之亮醒來以後終於交代了一切自己的罪行。

解決了這個失蹤案,江爍和秦一恆的生活又恢復平靜,但江爍還是要時刻提防著六指,他不在乎自己是否受傷,卻擔心六指對他身邊的人下手,於是對大雜院的人更是關心。秦一恆走出門與他坐在了一起,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起了天,自從江爍出現後,秦一恆發現自己越來越有安全感了。

其實孫之亮有給他們提供線索,說這一切都是六指指示他做的,他們決定去審問一下這個孫之亮關於六指的問題,秦一恆怕江爍太過激動,於是決定自己和白警長一起審問孫之亮。元慕青來大雜院找江爍的時候,治療秦義的主治醫生突然路過大雜院,元慕青知道沈醫生喜歡秦一恆,邀請她進去找秦一恆,但被她拒絕了。這時候大雜院的小夥計跑了出來,他們說到大雜院已經入不敷出,元慕青主動說幫他們置辦,沈醫生也拿出了自己身上的小點心送給了他們。

秦一恆在問孫之亮關於六指的消息時,孫之亮沒有再隱瞞,為了周蘭,他聽信了六指的話,所以才會選擇報仇,秦一恆立馬緊追其後,問他六指的長相等問題,但孫之亮似乎也沒有見到真面目。

 

第29集一恆調查拍賣會,姜碩與萬姜碩

孫之亮告訴秦一恆的線索,讓秦一恆推測出,六指一般都事先找行兇人,然後再製造案件讓江爍等人去破案,根據江爍在魔方中的提示,他們才能找到陰河,而他們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六指是個五六十歲的中年男人。此時常山洲的局勢也非常不穩定,為了保存兵力,元大都督暫且沒有調動自己的軍隊來對付劫持自己物資的山匪,而是派出了保安隊。

常山洲這樣的氛圍也讓老百姓們非常恐慌,他們尋求安定,都想進安全些的租界,但卻被攔在了租界外面,正打算進租界的元慕青同樣也被攔了下來。江爍聽到這個消息,生怕元慕青被暴亂的百姓傷到,立馬衝去了租界,租界前的百姓已經開始與官兵推攘,江爍擠在人群中,卻被一個黑衣人迷暈了過去。

江爍醒來,自己已經和六指在魔方之中,六指告訴江爍,他的命運與常山洲的所有人相連,想要查清楚一切,就要按照六指的線索破案,接著六指就給江爍看了一個壬子年的房子。元慕青突然想起自己在車上看到的報紙,裡面正寫著一座要拍賣的凶宅,正是八年前的房子,與江爍看到的壬子年正好對應上。

秦一恆在閒暇時間去見了自己的父親,父親正在整理秦家的報表,所有人都以為秦老爺已經瘋了,但秦老爺卻告訴秦一恆自己沒有瘋,還要回秦家處理事務。秦一恆很不放心自己的父親,看他這樣瘋瘋癲癲的樣子,他還特地去沈主治醫生那裡詢問了父親的近況,奇怪的是,藥方都沒有問題,但父親的情況卻不見好轉。

隔天凶宅的拍賣會就要開始了,聽說這房子的原主人姜野,因為幹過與日本人勾結的事情,在一家人橫死以後,房子便被軍政府查抄了,從那以後房子就開始鬧鬼,直至今日才開始拍賣。此次拍賣會的負責人是個名叫甄江燕,因為房子是在租界中的,想進租界的人很多,所以哪怕是凶宅,來拍買的人都不少。

秦大公子在拍賣會上和元管家爭起了房子的所有權,他們要價一個比一個高,就在秦大公子用五千買下房子的時候,一個帶著面紗的女子報價一萬,還口口聲聲說,秦大公子與拍賣會勾結組成了這個騙局。大家震驚於她說的話,還沒來得及反應,燈就跳閘了,眾人亂作一團,負責人甄江燕也趁亂離開回了房間。

躲在門口看甄江燕老公在她房間亂翻的秦一恆,看見甄江燕回來,立馬離開。而秦大公子也已經離開,和甄江燕夫婦前去看鬧鬼的老宅,白警長帶人跟了上去,偷偷潛伏在房子周圍,秦大少爺三人在鬼宅中四處走動,聽到了另有其人的聲響,他們分頭去找,秦大公子看到一扇門打開,被裡面的黑衣女子嚇到,摔下欄杆差點被勒死。

秦一恆回想起上次哥哥離開父親病房時,帶走的拍賣行的東西,猜想大哥去姜家老宅肯定是有原因的,但父親卻又完全想不起這回事,他們只能先把父親送回病房。但秦一恆不知道的是,他們離開以後秦義就睜開了眼睛,秦一恆讓沈恬拿來了藥,卻發現藥已經被換掉了,藥是秦家從國外帶來的,秦一恆這才意識到秦家並不如自己想像中簡單。

秦一恆本想找父親問清楚,意外發現自己父親並不在病房中,他們在醫院找了許久都沒能找到,找到秦義的時候,秦義出門買了柿子說要給秦大哥,秦一恆為了試探自己父親,於是換了一副藥讓沈恬給父親。夜深後大雜院中的大龍幾人,為了幫江爍他們調查案件,偷偷跑去了姜家老宅,誰知竟然遇到了一群在這裡借宿的人,他們把這些人嚇走,將其中一人掉落的紙條帶回去給江爍。

姜野有個兒子叫姜碩,正好有個叫萬姜碩的賭徒,他們在典當局換了小泉他們拿到的典當單子,換到了一個玉珮,還問到了萬姜碩賭錢的地方,江爍三人便急匆匆趕了過去。

 

第30集江爍對慕青示好,姜家孩子復仇

江爍他們趕到的時候,萬姜碩正輸光了錢,要被拉出去,秦一恆攔住了他們,說要與姜碩比一場,但實際上,只是向萬姜碩提問,當萬姜碩聽到姜野的名字時,他明顯有遲疑,於是江爍毫不猶豫地選擇進入他的心宅。萬姜碩的心宅果然時姜家老宅,也與江爍在魔方中看到的房子一模一樣。

江爍和秦一恆在姜家四處查看,他們循著音樂聲上樓看到了一個音樂盒,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小女孩離開,她原本還要去找別的孩子,但江爍他們跟過去的時候,回到了之前的時間,看到母親正打算帶著兩個女孩離開房間,江爍倆人正在看幾個孩子的回憶,卻突然被元慕青喚醒,原來是姜碩被人救走了。

在姜碩心宅中他們看到了詭異的無臉男,孩子們還總提到他要來殺自己的父親,半夜睡覺時還能聽到奇怪的呼嚕聲,但這一切江爍和秦一恆還來不及查看,就已經離開了姜碩的心宅。雖然如此,秦一恆還是有了些眉目,姜家肯定還有活著的孩子,他們在阻止姜家老宅被賣掉,所以才在老宅中裝神弄鬼。

新聞報紙中報道的關於姜家老宅的新聞,一般都在嚇唬人,讓人們對凶宅產生恐懼,元慕青發現的這個線索很關鍵,因為如果不是生活在老宅中,根本不可能知道裡面的故事。江爍他們查看了這個李彌寫的新聞,發現他寫的都是關於秦一恆三人的英勇事跡,門外有個女人偷聽了江爍他們的對話,偷偷離開了新聞社。

姜家與秦家似乎有著深仇大恨,姜家的姐姐李彌不但要殺了秦一持,現在還打算引來秦一恆到老宅殺害他,她知道自己已經被查到,所以便提早做好了準備。而姜家唯一的男丁姜碩正是混在賭場裡的萬姜碩,其中一個姐妹,正是嫁給孫志龍的甄江燕。這邊白警長已經來到姜家宅子中找李彌,誰知,姜家老宅中卻發現了一堆死於瘟疫的屍體,事情剛出,李彌便報道了這件事。

孫志龍的媳婦甄江燕嫁給他只是為了錢,在他醉酒以後,甄江燕又回到了家中,拿走了一個賬本,她告訴了自己妹妹李彌,賬本上有一處不清不楚的賬單很有可能和當年的礦產有關。這件事情與秦家肯定脫不了干係,秦一恆思來想去又去醫院看望自己的哥哥,秦一持卻告訴他已經殺了江爍,秦一恆猛地從夢境中醒來,自己正在沈恬的辦公室中睡著了。

剛巧聽到有人給沈恬送了處理屍體的文件,沈恬要去檔案室,秦一恆突然有些懷疑,偷偷跟了上去,在聽到有個姓姜的男子找沈恬的時候,他更加肯定沈恬有問題。果然沈恬在醫院外見了姜碩,而沈恬就是姜家的四妹,她給自己哥哥送了錢,便離開了。沈恬去往檔案室中放資料,秦一恆出現抓個正著,他一下就說中了他們的計謀,沈恬心中有愧,卻又什麼都不肯說,最後逃離了秦一恆。

江爍和元慕青也在賭場守株待兔,果然姜碩又一次出現在賭場,姜碩看到江爍立馬離開,姜家三姐妹和姜碩聚在一處教堂中,沈恬心地善良,也不願再欺騙他人,她只是想和家人好好過日子,但她的大姐和二姐卻不願放過當年害了自己父親和母親的人。沈恬回到醫院,秦老爺子的藥已經配好,她心中存疑於是便去嘗了一顆,果然還是糖,於是沈恬便去藥房拿了新藥,順便給秦義送了過去。

秦家的會計孫志龍著急地跑去醫院,告訴他們老帳本不見得事情,於是秦一持便和孫志龍離開了,沈恬趁秦老爺子藥效來了以後進入病房,拿到了他手中的資料。

 

第31集追溯姜家往事,秦家碼頭命案

秦老爺子在吃下換了的藥後,沈恬拿著從秦老爺子那裡取得的資料回到自己辦公室中 ,她發現秦老爺子有的這些正是那些得了瘟疫死去的人的資料,她趕忙離開。沈恬給秦一恆打了電話,約他明天在廢棄教堂見面,隨後白警官帶來他查到的資料,原來當年和姜家開礦產居然是秦一恆的父親,秦一恆第一反應是找自己父親。

秦一恆拿著那份資料放在了秦義面前,秦義義正言辭說姜家叛國賣銅礦,門外秦一持走了進來,想打斷秦一恆對父親的質問,但這一次秦一恆沒有再相信他們,他要自己調查清楚事情真相。另一邊,回到家的沈恬發現有人跟蹤自己,但她還來不及反應,自己就被人從後面勒著了。

秦一恆和江爍在教堂中一直沒有等來沈恬,卻等來了她的姐姐江燕,江爍帶秦一恆進入她的心宅中,裡面是姜家正在辦慈善慶祝會的場面,有個無臉男找上姜老爺,勸他把銅礦賣給日本人,但被姜老爺拒絕了。只見無臉男叫來一群黑衣人,直接把姜老爺和姜夫人殺害,江爍兩人也立馬出了心宅。

江燕並不知道真正殺人的是誰,但卻知道一定和秦家有關,就在這時,二姐跑來告訴他們沈恬遇害的事情。姜家姐妹兄弟憤怒地跑去找秦老爺,但秦老爺還是一副精神失常的樣子,他們抓住了一個張三的夥伴,那人說沈恬和張三因為錢發生了爭執,打鬥中兩人意外身亡,讓他得了漁翁之利。

江爍和秦一恆當然不相信這個說法,於是找上姜碩,張三是姜碩的好兄弟,他覺得張三肯定不是壞人。元慕青想起之前沈恬打來的電話,說是要給秦一恆什麼東西,他們這才反應過來,在沈恬的床邊發現了一份資料,正是她口中說的從秦老爺子那裡偷來的資料。

秦一恆開始疑惑,自己的父親和六指究竟有什麼關係,為什麼他會有這些資料,裡面的每一個被害者都是他們之前經手的案子,江爍把關注點放在了那些房子的原主人身上,邊上的姜家姐妹突然接話。原來這些宅子是當年他們姜家的房產,因為案件都巧合地發生在了這些地方,他們才會如此關注。

更讓他們吃驚的是,這些資料上受害人受害的時間竟然與江燕偷來的秦家賬本上的時間一一對應,而那筆大金額與當時銅礦出事的時間有關,所有的證據都指向秦義,這讓秦一恆的信念幾乎奔潰。當秦一恆他們回到醫院是,自己的父親已經不見蹤影,床邊燒焦殘留的東西竟有關於陰河的信息,秦一恆心中非常悲傷。

此時牢裡被關押的那個小偷收到了一張紙條,他竟毫無猶豫地一頭撞死在牢裡了。元慕青回到家後,懇求自己父親幫忙找秦義,元大都督非常生氣,命令她以後不許和江爍他們有來往,也不許再提這件事。江爍晚上在心宅中醒來,六指給了他新的信息,卻只有一個「秦」字。第二天就有了新的受害者,此人是一名叫湯明的跑快船的老闆。

這人死在秦家碼頭,秦一恆協助白警長查案,與秦一持遇上,秦一恆並沒有理會哥哥,直接去檢查屍體,屍體而後有一個奇怪的葉子紋身,他不是直接被勒死的,白警長想檢查一下碼頭的貨物,但秦一持卻一直攔著他,他不想讓秦一恆摻和碼頭的事情。

 

第32集調查葉子紋身,秦一持走死軍火

元慕青一來就開始盤問碼頭上的其他船家,他們對碼頭的貨物含含糊糊不肯說清,就在這時,秦一恆在自家碼頭貨物中發現了一群孩子,他不顧秦一持的阻攔,將他們帶回了警局。江爍和秦一恆進入孩子的心宅中,誰知孩子的心宅中竟然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他們只能先離開心宅,讓孩子們進行調養。

秦一恆本想去質問秦一持,但江爍卻攔住了他,說先去湯先生家查一下,而白警長也很快接到了元大都督的電話,元大都督對人販子的案件非常重視,要求他嚴查此案。元慕青帶著孩子們找到自己姑姑,她姑姑特別親切,照顧孩子特別有一套,可誰知這些孩子什麼都不聽,只是抬頭望著一處,安安靜靜一句話也不說。

秦一持在聽了萬老闆的話後,同意讓警察查自己的貨物,帶著萬老闆去挑珍珠項鏈,而離開了警察的視線後,他們兩個竟然出現在了六指的面前匯報任務,而這個六指竟然就是秦老爺子秦義。另一邊江爍和秦一恆前往湯明家中,他們找到了湯屋的線索,在湯屋果然找到了東西,湯明來這裡不僅僅是為了泡澡,為了搞清楚這件事,他們便乾脆去泡個澡順便查案。

他們進到浴場中,竟看到老闆娘正在和阿貴親熱,阿貴是碼頭的地頭蛇,但湯明又特別喜歡老闆娘,他們很詫異,湯明和阿貴身上有同樣的葉子紋身,於是對此有了懷疑。元慕青沒有和他們一起,她獨自找上了常拉湯老闆的車伕阿四,阿四有個可愛的女兒,元慕青找阿四瞭解了一下湯明昨晚不對勁的地方。,昨晚的湯明似乎有心事,一句話都沒和他聊。

江爍他們決定按兵不動,從暗中調查他們,他們在紋身店得知,他們一般不給客人紋葉子的紋身,前輩定下的規定不能更改,老闆還告訴他們一條線索,去城郊破廟中找老前輩問個究竟。破廟裡掛滿了符咒,破爛不堪,怎麼看都不像是人住的地方,這時候一個盲人出現在他們面前,此人正是紋身祖師爺,他聽聞紋著葉子紋身的人死去突然大笑了起來,詛咒所有紋了葉子紋身的人不得好死。

祖師爺給江爍兩人講了自己當年的故事,原來他的眼睛就是被那群紋了葉子紋身的人給弄瞎的,還沒等他們說完,老朱就帶人跑了過來,碼頭的阿貴想要貪下湯明的貨物,白警長叫他們去幫忙,紋身祖師爺毫不猶豫熄了燈火,拉住江爍的手寫下了一個「柿」字。江爍他們趕到碼頭的時候,白警長已經帶人攔下了貨物,可裡面確實正常貨物。

秦一恆眼尖看到了自己大哥也在搬貨物,搬完後吩咐了一聲便離開了,秦一恆不動聲色地跟了上去,竟發現自己哥哥在走私槍火。另一邊江爍也沒有閒著,他冒充車伕進了湯屋,竟看到死去的阿貴。老闆娘是個柔弱女子,完全沒有可能動手,元慕青也前去老闆娘的屋裡搜尋,裡面有許多布娃娃,還有一張老照片,她這才知道老闆娘還有個女兒。

老闆娘有女兒的事情鮮有人知,奇怪的是,元慕青還覺得照片上的小女孩有些眼熟。

 

第33集江爍抓捕阿四,元慕青姑姑死亡

江爍三人在湯屋搜尋了線索,回到警局一起理思路,阿貴接受了湯明的貨物,說明這批貨物非常可疑,元慕青一個激靈想到了那批槍火,江爍和元慕青的眼神同時落在了秦一恆的身上。秦一恆非常受傷,他擔心自己會因為此事與秦家有關而激動誤事,於是便摘下了自己象徵身份的戒指,將戒指交給江爍代為保管。

元慕青自覺說錯了話,已經先行離開,去那幾個小朋友那裡找新的線索,但小孩子們還是非常沉默,無論他們問什麼,孩子都不願意開口。元慕青的姑姑最近發現了自己丈夫的異常,不但是魂不守舍,還經常離開家中,她雖然告訴了元慕青,但卻不讓元慕青去找丈夫對峙,元慕青只好作罷。

秦一恆離開後第一件事就是去審問自己的哥哥,他不明白秦家為何一定要走私軍火,更想知道這起殺人案與自家究竟有什麼關係,但秦一持卻堅持不將貨物的事情告訴他們。秦一持一心為了秦家,但他現在的所作所為卻恰好害了秦家,當整個常山洲的目光都集中在這件事上,秦家也在劫難逃,就算如此,秦一持還是不願告知,還指責秦一恆摘下家族的象徵戒指。

秦一恆沒有理會秦一持的威脅,直接回到大雜院和江爍匯合,老祖紋身師已經躲起來避難了,江爍已經取來了不同品種的柿子,想讓元慕青和秦一恆一起想想「柿」意味著什麼。元慕青突然想起阿四的女兒,她似乎就是湯屋老闆娘櫻子的女兒,元慕青沒有再猶豫,乾脆先把阿四抓回來再拷問。

警局的老朱在和人一起去巡邏的時候,特意支開了和自己一起的人,前往一個角落跪在一人身後,他表示自己一定殺了不聽指揮的阿四,但這個組長卻說阿四手中還有地圖,暫時不能出事。而元慕青姑姑在家等到丈夫回來,意外發現他的鞋底都是泥印,思來想去,她偷偷跟上了出門的丈夫。

阿四帶著自己的妻女躲在了一處住宅中,他知道地圖是他們最後的底牌,他必須在警察找上他們前解決掉唯一之情的老朱和組長,在櫻子的無助請求下,阿四還是毅然決然地離去。櫻子回到房間中,卻發現女兒不見蹤影,她想起自己女兒心心唸唸的洋娃娃,猜到自己女兒偷偷跑了回去,於是她立馬出去找孩子,最後只找到了女兒的一隻鞋子。

江爍三人在阿四家中發現了柿子樹,帶著這個葉子找不言師傅詢問,才知是和日本有關。這時候老朱突然跑進來,說紋身老師傅死去了,屍體就在大廳中,江爍和秦一恆率先衝出去,卻意外發現了老師傅手中的紐扣。他們發現老朱的警服上正好少了一個紐扣,於是晚上偷偷跟蹤老朱,來到阿四家中,他們正在好奇老朱在翻找什麼,就聽到屋內的打鬥聲,兩人立馬衝進去幫忙,但老朱還是被阿四殺害,兩人合力制服了阿四。

阿四被綁回警局後並不理會大家的審問,可就在這時,又傳來了萬夫人,也就是元慕青姑姑的死訊,元慕青無法接受這個噩耗,痛哭不止。殺害元慕青姑姑的人特意留下了柿子樹葉和一個簪子,而這個簪子屬於櫻子,元慕青拿著簪子去質問阿四,阿四卻一口咬定是自己殺了元慕青姑姑,於是江爍和秦一恆便進入阿四的心宅中一探究竟。

阿四的心宅中是一片詭異的樹林,他們想在這裡找到與柿子樹有關的東西,或許就能找到線索了。

 

第34集江爍用葉子換人,萬錦榮與六指逃走

江爍和秦一恆在他心宅中發現了葉隱組織,卻無法知道其中的組長身份,於是便跟著成為葉隱組織裡的四個人,因為是阿四的心宅,他對自己的妻女有感情,因此想要背叛組織,誰知卻被組織圍堵追殺。江爍他們知道阿四很在乎自己的妻女,櫻子的簪子出現在元慕青姑姑的屍體身上,說明櫻子很有可能就在葉隱組織的組長手上。

為了不讓自己的妻女受到傷害,阿四終於有些鬆動,江爍保證保護他的妻女,這才撬開了阿四的嘴,原來阿四的女兒在他們繪製機密地圖時不慎闖入,組織本要殺了他女兒,阿四為此奪走了地圖逃走了。阿四不知道組長究竟是誰,但卻知道如何引出組長,他讓江爍他們拿著撥浪鼓中藏著的地圖去引誘組長,救出他的妻女後,他便會將地圖上的數字密碼告訴他們。

江爍他們意外地發現,圖紙上繪製的竟然就是陰河的地圖,奇怪的是,阿四口中,這卻是日本帝國勝利的關鍵地圖,於是他們便照著阿四的辦法在湯屋做好標記,引誘葉隱組長的出現。警察們在湯屋等了許久都沒有人,可警察局卻出事了,警局只剩下了老朱在警局的一個好兄弟,他看到匆忙趕來的萬先生,以為他是為自己夫人而來,誰知萬先生卻直接殺了他,喪命之前他默默留下了一點線索。

在湯屋前等了許久,眾人終於意識到不對,重新分析一番,秦一恆道出,阿四隻是為了支開他們。果然等他們回到警局的時候,只看小黑的屍體,和失蹤的阿四。在小黑屍體的嘴中發現了「萬」字,在阿四離開的椅子上還有一個「榮」字,所有的線索都指向元慕青的姑父萬錦榮,元慕青完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自己的姑父和姑姑如此相愛,她不相信是自己姑父親手殺了姑姑,但事實便是如此,元慕青只能認命告訴江爍,萬錦榮還有一個火柴廠,正是在山洞中的。

白警長帶著一身怒氣來到了火柴廠,卻被萬錦榮培養的四個孩子傷了一半的兵力,萬錦榮手上還有櫻子和她的孩子作為人質,元慕青想要殺了這個害死自己姑姑的人,卻因為衝動受了傷,眾人一時間拿萬錦榮沒有辦法,江爍便讓秦一恆帶元慕青離開。江爍拿起地圖威脅萬錦榮,萬錦榮為了地圖終於還是放了人質,秦一恆從另一邊偷襲他們,阿四便趁亂帶自己妻女離開,只是在逃跑的路上還是遭到了伏擊,阿四終於還是死去,但在臨死前他保護了自己的妻女。

萬錦榮追著江爍和秦一恆離開,他們敵不過萬錦榮,最終萬錦榮拿走了陰河的地圖,他上了一輛車離開,秦一恆看到,車上的駕駛人竟然是自己的父親秦義,他和江爍都非常震驚。元大都督的妹妹就這麼死去,元慕青悲痛欲絕,元大都督憤怒地派出自己的軍隊全力逮捕萬錦榮和秦義,另外還要將江爍抓回來。

元慕青在自家花園中想念自己的姑姑,被通緝的江爍突然出現在元慕青的面前,他還親手繪製了一個有他們倆的風箏,江爍向元慕青保證,等抓到了六指,他一定履行承諾,回來娶元慕青,元慕青這才展開了笑容。秦一恆被叫到了元大都督的面前,元大都督本要遷怒秦一恆,給他用刑,江爍突然出現組織了他們。

 

第35集江爍碼頭救人,六指就是江爍

江爍回來救秦一恆,兩人都被元大都督關進了監獄中,江爍早留了一手,剛解開手銬,元慕青就像是和他們心有靈犀一樣闖進了牢房,他們回到大雜院中,可大雜院裡的人都不見蹤影。秦一恆跑到自己書房,幸好他憑借記憶畫下的陰河地圖還在桌上,江爍看到這張地圖,又進入了魔方中,六指給了他新的線索。

秦一恆在江爍的線索中發現了端倪,在線索牆上畫出了阿基米德螺線,所有圓圈交接的點正指向了碼頭,他們立馬前去碼頭。六指給江爍留下0527四個數字,元慕青帶著他們找到了有0527編號的船隻,此時距離發船只有十分鐘,看見元大都督的手下正在找江爍和秦一恆,元慕青主動去引開他們,給江爍和秦一恆製造上船的機會。

元慕青求著元大都督的手下楊士官,讓她一同上船抓人,白警長為她說了話,楊士官這才同意讓元慕青一起上船逮捕六指、秦義和秦一持。此時江爍和秦一恆從藏身的木箱中出來,竟意外地看到了大雜院中眾人,不言師傅收到了一封信,六指給他一張上船的票,為了不讓不言師傅一個人去冒險,他們便偷偷混進了輪船。

元慕青雖然上了船,但卻被楊士官留在了房間中。秦一恆和江爍在甲板上穿行的時候聽到了一聲槍響,他們衝到房間中,竟是看到了中槍了的秦一持躺在地上,他們順著血跡來到甲板上,又看到了老熟人姜碩和林應,他們說自己是中了獎上船來旅遊的,可這明明就是六指設下的圈套,江爍再次打開剛才見到的筆記本,上面浮現出六指與他的對話。

六指指引他們前往船長室,姜碩還告訴他們,剛才看到元陣追著一個老人進了船長室,兩人立馬跑了上去,白警長正在那裡,六指早就在船長室等幾個地方埋下了炸彈。就在這時楊士官闖了進來,用槍逼著兩人交出元慕青,江爍知道元慕青失蹤非常緊張,後又想起在倉庫中的大雜院眾人,江爍、秦一恆和白警長衝過去的時候,人已經不見了。

江爍在倉庫中看到了一個鎖,輸入0527的密碼後,他和秦一恆竟然出現在了之前他們被關押的小島上,江爍回想起了他第一次在孤島上的所有經過,六指用銀河寶藏為誘餌讓在島上的所有人自相殘殺,此時的秦義仍在尋找著銀河寶藏。秦一恆帶著江爍來到一個似曾相識的房間,秦義正躺在裡面,他聽到自己大兒子的死,心中悔恨,便將所有事都告訴了兩人。

之前發生的所有事,都是六指指示他假扮六指去完成的,他才剛說完,元陣就闖進了房間中,他本來想殺掉秦義,誰知在打鬥中,秦義舉起掉落的槍,竟然直接擊斃了元陣。秦義還想殺害江爍,秦一恆攔住了秦義,江爍趁機進入了秦義的心宅,他看到了六指追了出去,想看清六指的真面目,誰知六指轉過身來,竟然就是他。

江爍在秦一恆的召喚下醒來,他終於知道,原來六指就是自己,他完全不能接受這個事實,就在這時另一個六指出現了鏡子中,他拿出魔方讓江爍看上面的圖。

 

第36集江爍被困潛意識,秦一恆拚死相救(結局)

江爍其實是秦一恆醫生的實驗志願者,他的助理元慕青把江爍帶到秦一恆的面前,作為一名房產中介,自從他賣了一套房以後,就一直被噩夢纏身,並且還有一個叫六指的人在威脅他,警察找不到這個叫六指的人,建議他去醫院。百般無奈下,他只好來秦一恆這裡碰碰運氣,江爍拿出「六指」給他發的威脅和騷擾信息給秦一恆看,但秦一恆看見的卻是一片空白。

秦一恆帶江爍躺在了一個儀器中,他要通過這個儀器進入江爍的潛意識,在此之前他拍下了兩張照片作為江爍的心錨,他向江爍保證,自己一定會保證他的安全。江爍進入自己的潛意識,看到的竟是完整的民國世界,秦一恆設置了一串密碼,用於治療江爍的病。誰知在治療過程中,秦一恆遭到了江爍次人格的刺殺,進入了江爍第二層潛意識中,秦一恆在死之前把江爍送了出來,為了解救秦一恆,江爍懇求元慕青帶他進入自己的第二潛意識,這才有了他被不言師傅從墳地裡撿回去的所有事情。

江爍的次人格開始勸說江爍毀掉他的心錨——那張照片,如果他毀掉了這張照片,他將在也醒不過來,身體也會被次人格佔據,江爍的次人格用他潛意識中的親人們牽制江爍,秦一恆此時也想起了所有事情,便幫江爍一起去解決掉六指,但次人格用元慕青、不言師傅和大雜院的其他人來威脅江爍親手毀掉心錨。

可就在此時,昏過去的秦義醒來了,他順著兩人的步伐進入了監獄,找到了江爍的次人格「六指」,他開槍打了「六指」,但「六指」就是江爍,殺了他,江爍也會死亡,那麼這裡的一切都將不復存在。秦一恆急忙趕過去尋找自己的父親,他還沒有勸住秦義,「六指」就不耐煩地按響了第一個炸彈,他逼著江爍做選擇,向著秦一恆開槍,誰知秦義突然擋在他的面前,替他死去了,秦義的死讓秦一恆非常痛心。

眼見「六指」又要向秦一恆動手,江爍拿起邊上的匕首,用自己的命威脅他,於是「六指」便將監獄的鑰匙告訴了他們,江爍留下來質問「六指」為一定要取代自己,而秦一恆則解救眾人,讓他們回到輪船上。在他們逃脫以後,江爍應約親手毀了他的心錨,「六指」取代了江爍,還說要去懲惡揚善、替天行道,江爍知道自己無法改變「六指」,他只能用匕首自殺以此阻止「六指」。

這時候秦一恆趕到了魔方中,他不想讓江爍就這麼死去,於是一個響指打響,江爍醒來以後,發現自己竟然平安地躺在床上。他走出門卻發現一切都熟悉又陌生,不言師傅還告訴他馬上就要和元慕青結婚,他回到房間中,拉開一處簾子,看到這些,他終於想起來了秦一恆。此時現實世界中,秦一恆秦醫生已經醒了過來,他在最後關頭離開了江爍的潛意識,讓江爍進入了自己第三曾潛意識,他調整了攻略,江爍雖然還有可能醒來,但卻無法肯定醒來的是他的主人格還是次人格,只見下一秒,江爍睜開了眼睛。

【圖片cr:心宅獵人】



(Visited 1,201 times, 2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