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韓劇 Run on/奔向愛情】結局.分集劇情1~16~任時完、申世景*愛情劇



Run on》劇情講述的是田徑短跑國家代表選手成為體育經紀人的過程,劇情將圍繞宿命般只向前衝的男人和慣性地要回頭看的女人而展開。在轉向後面瞬間輸掉的短跑運動員代表和無數次觀看相同場面的外國翻譯家,相遇「溝通」,成就彼此。

Run on




 

【相關文章】

Run on~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Run on




奇善謙任時完

國家代表隊,田徑界的王牌運動員。

田徑本來是不受歡迎的比賽項目,但是在善謙出現後,一直賣不出去的比賽門票被搶購一空,並得到了史無前例的廣告邀請。

他有遺傳的帥氣臉龐和從容的姿態,其眼神和從容不是模仿就可以的。

雖然擁有著這樣天生的一切,但他從沒渴望過什麼。

他擁有三個外號,是國會議員和頂級演員的兒子,是高爾夫女皇的弟弟。

 

 

Run on

吳薇朱申世景

電影翻譯員。

當人們得知她是孤兒之後,總會感到抱歉,但薇朱從未因此而感到不快。

在中學時第一次去的劇場裏,她感覺到安全的感覺,在劇場熄燈的瞬間,她感到不只是自己一個人是漆黑的。

自那一天後,她第一次意識到與語言連在一起的字幕,就這樣在電影中學到了世界,在認為字幕翻譯水平達到令人不爽的等級之後,她成為了電影翻譯員。

她認為故事中的語言反而更容易解釋,比在現實中人們之間分享的話還要多。

她就像命運一樣與善謙相遇,並希望善謙的話中沒有悲傷的話。

 

 

Run on



徐丹雅秀英

Dan體育經紀公司代表,徐明集團常務,雖然是集團的唯一嫡女,但她是晚生女的緣故,在繼承人的序列中被擠了出去。

雖然她貪得無厭,卻從不犯錯誤,也為了完美而生。

事實上,她的慾望並不是貪心,她認為只有她出生的話,所有東西都是自己的,所以她只是想要找回而已。

 

 

Run on

李映禾姜泰伍

美術系大學生,他並不是天才學生,只是在大學裏屬平凡水平。

他很早以前就明白平凡是適當的,因此在快速瞭解這個理念後,才能輕鬆地完成每一件事。

但是某一天一個奇怪的瞬間,一個奇怪的女子一下子就找到了他隱藏的畫作,並因此對丹雅心動。

但是,經常處於高位的丹雅就像被關在高塔中的公主般,感覺無法接近她。

 

【分集劇情】 

第1集四次不期而遇的緣分 奇妙而充滿驚喜

同樣的天空,同一座城市,他和她在城市的兩邊,朝著同一個方向奔跑。安南國際電影節上,素有安南的戛納女王之稱的陸智友是本次活動最為亮眼的存在,可這次與她一同出席的並非是身為國會議員的丈夫,而是國家田徑隊的兒子奇善謙。

安南國際電影節迷你FM, 吳薇朱被陸智友的採訪廣播吸引,甚至缺席了自己翻譯的電影首映。吳薇朱一直等到電影散場趕來,幸虧有樸梅理幫忙拍照。期間不可避免地碰巧遇到電影導演韓碩源,介於二人並不愉快的分手,導致他們見面必互損。

電影大獲成功,吳薇朱身為翻譯也參加了慶功宴,明顯她並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原本也是想要混混時間就回去,誰知卻別韓碩源拉在身邊成為焦點。坐在主位的是韓碩源和吳薇朱曾經的教授黃國光,眼見著吳薇朱滿臉不耐煩的情緒,加上她不願親自斟酒,黃國光站起身就是一頓教訓。

黃國光爛醉如泥、東倒西歪,吳薇朱隨口吐槽對方站不起來,卻歪打正著說中了對方的傷心事。吳薇朱被酒潑了一臉,反而用水澆頭來保持冷靜,然而黃國光被戳中痛點哪肯罷休,假髮更是在混亂中掉落,場面一發不可收拾。

吳薇朱終於忍受不住轉身逃跑,恰好與奇善謙撞個正著,包裡的東西散落一地。韓碩源一路追來想要勸回吳薇朱,二人爭執中,奇善謙竟舉起吳薇朱掉落的手槍式打火機,頂著韓碩源的腦袋。

一般這種情況,韓碩源不知真假,必會聽話放開抓住吳薇朱的手,或者以為奇善謙精神有問題而逃跑。這是奇善謙腦補的情節,真實中的韓碩源與吳薇朱則一臉懵逼地看著他。突然煙花炸響,嚇壞了面面相覷的韓碩源和吳薇朱,倒是奇善謙沉浸在美麗的夜色中。

奇善謙總是一副波瀾不驚得模樣,不免會讓人誤會他難以合群。super junior節目採訪即將到來,奇善謙拒絕得理所當然,在別人眼裡卻成了獨行俠。樸孝道本是順著英日調侃奇善謙,卻反而被對方指責不尊重前輩。

金宇植臉上帶傷回到訓練基地,奇善謙一眼就看穿他想息事寧人的謊言。等換衣間只剩下金宇植時,奇善謙撩開他衣服,果然滿身淤青。奇善謙善於觀察,瞭解人性,稍微思考就能猜出施暴者,唯有和金宇植一同上體高的樸圭德和金基范,並善意提醒金宇植應該留下證據。

吳薇朱得罪黃國光之後就被撤去翻譯資格,她只能放下顏面和尊嚴登門道歉,誰知她那天生而難以自知的毒舌再次惹怒對方。當樸梅理陪同吳薇朱再次登門道歉,恰巧碰上黃國光難覓翻譯的困境,這次道歉最終以吳薇朱無償給奇善謙做翻譯落下帷幕。

吳薇朱近期本就不順,手槍也落在奇善謙手中,心中苦悶的她來到網吧打槍發洩,正巧網友主動向她售賣斯通魯格限量版,才讓吳薇朱恢復精神,並約定在首爾直接交易。

奇家將舉行家庭會議,奇恩菲不得不坐飛機趕回來,但自從弟弟搬走後,她再也感覺不到家在哪裡,房子很大卻沒有家。同樣擁有家庭問題的,還有奇善謙所在公司代表徐團雅,以及無論身為姐姐怎麼冷漠,也總想對她付出關心的徐泰熊。

到了交易日當天,吳薇朱卻碰到以真貨搶錢的小偷,追逐之中巧遇奇善謙幫助才追回損失。奇妙的緣分讓他們被留在警局接受調查,等吳薇朱解釋完案件並澄清交易品是模型槍後,早已夜幕降臨,奇善謙的會議也就此錯過。

當他們再次相見,是吳薇朱應邀來到工作地點,還沒從徐團雅人格反覆中回過神來,就陷入驚喜之中。吳薇朱發現自己的服務對象是奇善謙,正感歎他們三次相遇的緣分,卻原來,奇善謙早已見過她對著自己母親犯花癡的模樣。

第2集抓住緣分的手 戀愛是認真

幾天前還和奇善謙一起拍海報的崔泰利,幾天之後就被他拋諸腦後,根本不記得自己曾經見過這號人物。一次偶然相遇,卻被傳成緋聞上了熱搜,奇善謙本人倒是滿不在乎,他似乎對什麼都提不興趣,也沒什麼可以讓他的心情掀起波瀾。神奇的是,奇善謙對於任何人或事都會自動格式化,卻清楚記得與吳薇朱的第一次相遇。

緋聞的事情對公司知名度有益,徐團雅準備等著時間發酵再處理,奇善謙對此也沒有任何反應。倒是吳薇朱特意等在奇善謙必經之地,用這件事表達自己的立場與對他的支持,但顯然這毫無意義。

吳薇朱想要拿回屬於自己的槍而無果後,想要再次請客感謝之前幫忙的心也被拒絕,奇善謙話外之意似乎並不想和她輕易兩清。兩人友好而並不順利的溝通,源於奇善謙根本不懂流行詞語,並且腦回路似乎總是很清奇。

吳薇朱還是從樸梅理口中才知道,原來奇善謙是陸智友的兒子。吳薇朱忽然明白,奇善謙出生在優異的家裡,看似擁有一切,習慣被人稱呼之前加上前綴形容,卻永遠看不到自己的名字。吳薇朱是個與他恰恰相反的存在,彷彿除了自己的名字就一無所有。

夜幕中夾著暴雨淅瀝,似乎可以洗刷一切惡行,等奇善謙碰巧路過的時候,金宇植早就被樸圭德打得鮮血橫流。讓樸圭德下重手的原因,正是金宇植戳中他的軟弱,他不敢針對奇善謙所在才會拿金宇植出氣。

金宇植被打得需要動手術,他身為受害者卻害怕得像是被人發現惡行的施暴者,可等奇善謙親自向教練報告事件時,才發現原來這一切惡行都是被教練默許的。奇善謙毫不避諱地痛揍樸圭德,他也不後悔承擔任何後果,原則是他永遠不會捨棄的底線。

奇善謙還在為金宇植的事情憤懣,但他本身對於打人行為坦然接受懲罰,然而徐團雅卻打算利用這件事將他打造成英雄形象,這讓奇善謙無法接受。在他的認知裡,打人行為怎麼也和英雄掛不上鉤,心情似乎也變得更加低沉。

崔泰利所屬公司代表劉宰圭,本是為譴責奇善謙利用自家明星達到曝光自己目的而來,卻被奇善謙神奇的腦回路徹底打敗。奇善謙正常健身後才發現,原來自己和吳薇朱約錯了時間。

就在吳薇朱以為被奇善謙放鴿子的時候,就見一個熟悉的人影像風一樣從自己身邊飛過。奇善謙匆忙趕來,完美得與吳薇朱擦肩而過,接到對方電話後,再如風一般跑回她身邊。奇善謙總是這樣看似傻乎乎,卻又充滿魅力而不自知。

兩個人一起看電影,要等到結束後才能看到吳薇朱出現的電影,一起吃飯、喝酒聊理想的起源。喝醉之後的奇善謙無家可歸,三杯既倒的酒量也的確讓吳薇朱大開眼界,不過平日裡不多言笑的人,在醉酒之後總是露出燦爛陽光的笑容,的確很容易讓人想要犯錯。

吳薇朱被這樣的魅力吸引,但她也清楚兩個世界的人,為了能繼續以後的工作和正常相處,應該懂得克制。吳薇朱明明提前離開,可她終究忍不住回頭,果然看見奇善謙一個人落寞坐在街頭,彷彿是個被丟棄的孩子一樣惹人憐愛。

巧合的是,奇善謙再次遇上被狗仔跟蹤的崔泰利,這下更是讓劉宰圭認定他們的情侶關係。三個人的對峙在吳薇朱出現後,氣氛變得更加奇妙,而奇善謙竟然當街親吻吳薇朱,並認真承認他們的情侶關係,更讓崔泰利、劉宰圭,包括吳薇朱本人感到震驚。

 

第3集為了心中的正義與原則 奇善謙當眾承認暴行

奇善謙在非常認真得向所有人,包括認真向吳薇朱承認戀情認真後,就直直倒在她懷裡不省人事。一夜過去,奇善謙從吳薇朱和樸梅理合租的出租屋裡醒來,並鄭重其事對自己的打擾表示歉意。

在吳薇朱和朴梅理的幫助下,奇善謙才知道自己是被她拖著回了家,並對之前親吻和表白的事情恍然大悟,原來他將結賬之後的事情都誤以為成了夢。所有的事和人都各回各位,吳薇朱有些失落卻並不意外。

吳薇朱藉著想要試駕奇善謙的車,陪著他去往公司後,又在得知他需前往聖安醫院看望病人,並想要買娃娃陪伴金宇植,吳薇朱就帶著他來到遊戲城。等奇善謙後知後覺吳薇朱一直都在時,不得不感歎她開車野蠻,就連槍法也百發百中。

吳薇朱用換來獎品娃娃當作看病的禮物,直到出門後,她終於忍不住提到昨晚的吻。奇善謙理直氣壯用醉酒解釋,並坦然且心甘情願接受一切懲罰和後果的模樣,讓吳薇朱有氣無處撒。最讓人生氣得是,奇善謙竟然直接坦白身邊無論是誰,他都會用親吻的方式逃避當時的場面。

街頭巷尾到處都是國會議員奇政道的橫幅,也只有在記者採訪的時候,才會出現所謂的家庭聚會。結婚紀念日沒人會在乎,奇家也從來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家庭聚會,他們的幸福之家只存在於報紙。

相比於父母,奇善謙似乎和傭人關係更親密,一家人坐在桌上,卻透著比陌生人還要冷漠的氣氛。奇政道不顧緣由地責罵奇善謙打人事件,甚至不在乎原因,憤怒只是因為這會成為他政治生涯中的污點。

奇善謙一個人坐在吳薇朱家門口的廣場上,吃著保姆特意為他做得便當,不等他想好敲門的理由,吳薇朱就先一步發現了孤獨的他。

打人事件在奇善謙心裡是很嚴重的事情,可惜最終卻以受害者道歉而結束。奇善謙心中有抒發不了怒火,有無能為力的頹喪,他想用自己受到懲罰向金宇植證明公義的存在。為了減少奇善謙受到的懲罰,金宇植才願意提交受虐打的證據,最終卻成了無畏的希望。

同一天,吳薇朱也受到奇政道的見面邀請,並給了她一筆錢作為監視奇善謙的費用,也是作為她不該存有妄想的提醒。奇政道沒有給吳薇朱拒絕的權利和機會,她拿著手裡的錢,卻彷彿千斤重。

吳薇朱本想歸還金錢無果,卻在空無一人的跑道遇見奇善謙,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奇善謙總歸自然而然地願意將自己的心事分享給吳薇朱。直到第二天非正式比賽中,記者的閃光燈給予奇善謙一個大膽的想法。

跑步是否會贏並非選手本身可以選擇,但是否踏出這一步的選擇卻掌握在選手手中。隨著槍聲響起,所有人都跑向終點,唯獨奇善謙還保持預備的姿勢留在原地。

奇善謙緩緩走向記者,將自己曾經毆打後輩的事情當眾爆出,給予每個人的心靈以重擊。然而奇善謙本身卻坦然自信,他就是要用這種方式讓施暴者得到懲罰,任何的施暴都是沒有借口的行惡,包括他自己也必須受到懲戒。

第4集奇善謙隱退做抗爭 暴力事件持續發酵

奇善謙親自公開自己打人事件引起一片嘩然,縱然奇政道憤怒到了極點,他也已經無法阻止,更不能當眾做出失態的事情。同樣震驚的金宇植本想面對記者說出真相,卻被教練阻止,被樸圭德和金基范強行帶回醫院。

奇政道回到屋內後雷霆大怒,父子二人再次爆發激烈爭吵。兒時,奇善謙就沒有選擇的權利,因為手臂受傷不能再擲標槍,可奇政道非但沒有一絲心疼兒子的表現,反而慶幸可以就此逼迫兒子選擇足球。奇善謙從小就沒有自我,唯一可以抵抗被擺佈的命運,就是執意做田徑選手。

因為這次有吳薇朱的翻譯,才會讓美國記者聽懂奇善謙的公開言論,導致她正式被奇政道解雇。吳薇朱趁機將之前所謂的小費還給奇政道,在奇善謙的勸說下才願意回到韓國,畢竟奇政道無法對兒子做出過於激烈的報復,但對吳薇朱卻可以為所欲為。

美國記者單獨在醫院碰到金宇植,在徐團雅的撮合下,他有了一次被真正採訪的機會。吳薇朱臨走前,為這次採訪做了最後的翻譯。臨近離別,奇善謙有些好奇吳薇朱最近對自己的行為表現得過於親密,但他卻不曾想過自己的行為更容易讓人誤會。

李映禾在之前尋找徐團雅無果後,再次來到對方所在公司,並無意中在室內游泳池裡發現徐團雅掉落的手鐲。這手鐲似乎是徐團雅無比珍視的存在,卻被李映禾不小心弄壞了,但徐團雅只要求他再畫一幅畫作為賠償。

徐團雅耿直的交談方式讓李映禾感到不習慣,卻並不會因此對她感到厭惡。只是在離開時,遇見徐團雅的忠實迷弟徐泰熊,二人再次發生單方面的爭執。自從奇善謙分走徐團雅的目光,徐泰熊就已經難以忍受,現在又多了個男人想要吸引姐姐的目光,他簡直快要暴走。

針對奇善謙打人事件,奇政道已經沒有耐心再等待徐團雅所謂得完美解決方案,相比於被懲戒退賽,倒不如先一步隱退,政界的人總是願意這樣一廂情願留住體面。召開記者招待會時,奇政道鞠躬道歉,並將這一切屈辱都歸結到自己太過於溺愛兒子的結論中。

奇善謙第一次奔跑是為了逃離父親,他穿著醫院的病號服就這樣漫無目的地奔跑著,將一切都遠遠拋在身後,什麼也不用理會。在停止奔跑的那一瞬間,奇善謙能聽到得只有自己劇烈的心跳聲,這樣的聲音可以讓他屏蔽外界的一切,這一刻只有他自己。

奇善謙收拾好物品,站在曾經訓練的跑道之外,秋風蕭索,落下片片黃葉,溫柔的陽光落在奇善謙的身上,那樣的身影既讓人心疼又懷著某種希望。

吳薇朱得知奇善謙的近況,想著如何措辭卻找不到聯繫對方的理由時,先一步被徐團雅約見。她們的見面總是帶著一種劍拔弩張,卻又莫名和諧的怪異氣氛,這種氣氛在吳薇朱得知徐團雅是奇善謙的前女友,而變得更加尷尬。

從咖啡廳出來後,吳薇朱果斷打電話聯繫奇善謙,以要回手槍的理由要求立刻見面。二人約在奇善謙稱之為家的酒店房間,還沒進門,吳薇朱就被質問關於是否收受奇政道金錢的問題。

片刻沉默後,吳薇朱坦然承認曾經收錢的事實。比起被奇善謙誤會,吳薇朱反而更加希望奇善謙可以遵從心意,將自己最真實的情感和情緒表達,而不是將它深深藏在心裡,彷彿對什麼都不在意的模樣。

 

第5集奇善謙與吳薇朱和好 打人事件遇反轉

收錢才會讓授予者相信自己的話被聽取,吳薇朱也一直都是用這種方式生存,不論這件事本身對錯與否,她都已經習慣了不再有罪惡感。在奇善謙事件上,吳薇朱突然感覺自己在好人與人渣被來回拉扯,索性不如兩清再不相見。

奇善謙在父親助手口中得知吳薇朱收錢的事情,他們的險惡用心奇善謙很清楚,但不論緣由,對錯在他心中有著清楚的分界線。奇善謙不喜歡收錢這樣的行為,可是他卻忍不住想要原諒吳薇朱,並且絲毫不願意與對方劃清界限。

吳薇朱得償所願拿回自己的手槍,卻在心愛之物失而復得的當晚失眠了。明明心裡放不下,離開酒店時,留給奇善謙的背影卻很是果斷無情,這或許是吳薇朱唯一能保住尊嚴,不讓自己再妄想的做法。

一瓶啤酒已經是奇善謙最大的酒量,他本想一醉方休,借酒消愁之後好好睡一覺,卻還是自然而然地起床晨跑。奇善謙自認沒有朋友,想要傾訴也只有英日一個人,但在英日心裡他們早就是朋友。

奇善謙的心情在英日理所當然的「安慰」下,再次提起精神,並購買許多零食看望未成年選手。然而奇善謙打人事件已經人盡皆知,很多人在得知學校受奇善謙資助,也都紛紛打電話投訴,他也絲毫不在意自己是否委屈,只在乎能借用別人的名字繼續資助。

睿准趁著李映禾上課睡覺,在他臉上畫下貓咪,在對方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的情況下,感到深深的無奈和挫敗。睿准需要去「團」公司給母親董景送份材料,李映禾想到可以見到徐團雅,主動要求騎自行車送他一程。

晚間,徐團雅在餐廳裡面看著牆上再次掛著李映禾的畫,她可以站在原地欣賞很久。透過玻璃窗,李映禾在窗外欣賞著徐團雅,並將她此刻身影定格在自己的畫紙上。

這樣的沉浸被睿准打破,李映禾才匆匆收拾東西離開,準備試著找地方修復手鐲。白天時候,李映禾特意拿著五十萬現金賠給徐團雅,他將這筆錢稱之為巨款,惹得徐團雅忍俊不禁,丟下人和錢揚長而去。等李映禾得知手鐲價值一千萬,他才終於知道當時的自己確實好笑。

吳薇朱之前因為同學聚會再次來到奇善謙住的酒店,兩人的再次相遇也沒有讓他們的關係得到緩和,吳薇朱仍舊想要逃離。然而今天,金宇植卻用自己的名字單獨約他們在自家飯店吃飯,在金宇植母親的監督下,才讓他們乖乖坐在一起吃飯。

一點點恰到好處的酒精,讓真實而又可愛的奇善謙再次展露在吳薇朱面前,兩個人有說有笑再無芥蒂。金宇植被選入國家代表隊的事情,被其母親拉橫幅廣而告之的慶祝,也讓奇善謙感到高興,唯有吳薇朱知道金宇植真正的想法。

當美國紐約的採訪面世後,吳薇朱一夜不眠不休得將文章翻譯出來,並發佈在各大網站,發動朋友的力量進行宣傳。一時間,輿論方向得到反轉,奇善謙打人的事實被掩蓋,真正的施暴者被曝光於陽光之下。

奇善謙在看到報道的一瞬間,在乎得卻並不是自己前途如何,而是金宇植竟然想要退出的言論。奇善謙冒著大雨四處找不到金宇植本人,唯有尋找吳薇朱瞭解事情真相,畢竟這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一個擁抱,奇善謙將它理解為安慰,吳薇朱也並沒有反駁,她只是希望奇善謙不必對自己過於苛刻。明明奇善謙很會為別人著想,卻總是不願意接受別人的關心與維護。

第6集第一次同居的日子 奇善謙更加瞭解吳薇朱

奇善謙清早起床穿好運動服和球鞋,正在快出門的時候才想起自己已經不需要晨跑,他重新換回睡衣躺在床上,眼神中透露著無盡的空虛。

打人事件真相曝光,國家隊希望再給奇善謙一次挽回的機會,可他本人卻堅持引咎退役。金宇植也已經選擇退役幫奶奶開店,奇善謙雖然覺得可惜,卻依然尊重對方的決定。

吳薇朱正坐在每天都會去的餐廳,一邊下午茶一邊工作,徐團雅的到來讓她們之間再次進行友好而單方面愉快的會談。徐團雅每次看到吳薇朱反駁無視自己,就忍不住想要和她靠近,這種套近乎的方式,著實讓吳薇朱有些受不了。

奇善謙應邀而來會見徐團雅,並堅定得在解約文件上簽字。坐在他身後的吳薇朱正豎著耳朵關注著,這讓徐團雅忍不住「勾引」奇善謙同居,看著吳薇朱慌亂阻止的模樣,她更加覺得可愛。在奇善謙最低谷時,一直陪伴信任他的人就是吳薇朱,對此,徐團雅也十分感謝。

話題聊到奇善謙居住的問題上,吳薇朱趁著讓他送自己回公司的機會,尋求樸梅理幫忙假裝家附近有賊,非常「自然」地邀請奇善謙同居,卻被對方直白拒絕。

奇善謙為了躲避記者換了一家酒店,看著空蕩蕩的房間,以及鏡子裡的自己。運動受傷後,奇善謙的肩膀留下一輩子的疤痕,每每在醫院醒來也只有自己,他心中有在乎的人,卻偏偏忘了愛自己。

日落月升,奇善謙又在吳薇朱家門口守株待兔,這次是他主動要求借住幾天,成功得到吳薇朱家的客廳。吳薇朱與奇善謙就隔著一道門,她連工作也滿腦子都是對方,翻譯內容與電影毫無關聯。

奇善謙照常晨跑做早餐,直到月亮再次升起,他為吳薇朱做得飯還絲毫未動。這次「同居」讓奇善謙發現,吳薇朱每天的飯就只是牛奶泡餅乾之類,整天靠吃一大堆營養品自欺欺人。

吳薇朱工作熬夜是常態,與奇善謙日夜顛倒,明明就住在同一個屋裡,根本沒有多少見面的機會。因為之前樸梅理提過家門口有歹徒,奇善謙特意每天晚上接她下班回家,顯然奇善謙相信了樸梅理並不走心的謊言。

奇善謙去超市給冰箱補貨,正巧碰見李映禾,經解釋,他才想起之前為了幫助吳薇朱抓小偷,曾借用過李映禾的畫筒。為表示感謝,奇善謙為李映禾的零食結賬,得到對方非常親暱的回應,讓他有些新奇的感覺。

回到家,奇善謙驚愕得發現吳薇朱竟然在自己搾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喝,並將之稱為吃飯行為。吳薇朱每天工作沒日沒夜,也只能用這種最方便的方式,將所有營養搾汁喝,就連洗碗的功夫都沒有。

奇善謙有幸參觀吳薇朱的房間,並趁機在她的計劃表中,將吃飯特意標記出來,結果被吳薇朱「轟出」房間。第二天一早,吳薇朱竟破天荒早起,要與奇善謙一起晨跑,一不小心又被對方教自己跑步的樣子給撩動了心。

李映禾帶著修復好的手鐲,以及上次落水借穿的衣服來到徐團雅公司。前一刻,李映禾還對於徐團雅要買畫的想法無動於衷,下一秒知道畫是展示在徐和展覽館,態度立刻三百六十度大轉變。

為了幫兒童選手找到好的教練,奇善謙決定親自去深山找曾經訓練自己的教練方裴中出山,並邀請吳薇朱一同。許久不見,三人聊得熱火朝天,卻在奇善謙表達來意後不歡而散。

吳薇朱已經喝得爛醉如泥,她就是想利用醉酒早點睡覺,這樣就可以治好自己的日夜顛倒,也就可以多和奇善謙接觸。所謂的幫忙都是借口,吳薇朱就是想利用一切辦法和奇善謙見面,醉酒不但好睡,也更容易讓人吐露真心話。

p> 

第7集無效的溝通 並不妨礙愛情的綻放

方裴中當年也是因為打架事件退出圈子,從此就隱居在山裡,即便過了這麼多年,奇善謙還是很好奇方裴中打架的原因,他相信善良溫柔的教練,不會隨意打人。可惜方裴中依舊沒有給他答案,並在吃過早餐後,將兩人無情趕走。

奇善謙很感謝這次行程有吳薇朱陪伴,可惜昨天的對話,吳薇朱已經完全不記得,自然也不記得奇善謙有些喜歡她的表白。兩個人再次恢復成朋友,各自暗戀著對方,保持戀人未滿的關係。

奇善謙去往徐團雅公司,本是想對董景表示感謝,卻被巧遇的李映禾誤會,並暗自高興又有借口去找徐團雅。可惜今天是週末,徐團雅根本不在公司,李映禾甚至因此忘記去教會。就在李映禾懊惱的時候,徐團雅卻對他們的行蹤瞭如指掌。

因為新人突然逃跑,公司亂成一團,熙珍不得不再次求助吳薇朱。參加過電影製作社團,熟知作品又無業的翻譯,最適合救場。熙珍為了表達對吳薇朱願意救場的感謝,特意送出《昨日般的夜》電影票兩張。

兩張電影票其中一張屬於樸梅理,因為之前欠下的人情,她沒有辦法拒絕熙珍的求救。但關於電影票,樸梅理主動拒絕,並明確提醒吳薇朱,這可以當作約會奇善謙看電影的理由。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奇政道感覺自己明明沒有變,卻越來越難和兒子相處,他以為的夢想也並不是奇善謙想要的。分享夢想本來是件愉悅的事情,可是奇政道卻用它控制奇善謙的人生。

奇善謙反抗堅定,心情也一落千丈,唯有在遇到吳薇朱時,哪怕只是簡單散步聊天,也可以讓奇善謙的心情變得美好。退役選手總該擁有自己的人生規劃,在吳薇朱的支持和信任下,奇善謙也決定好好想一想未來。

因為吳薇朱和樸梅理需要去外地工作一周,家裡只剩下奇善謙一個人,這讓他再次感到孤單。這讓李映禾在回家路上撿到一隻可憐又孤獨的奇善謙,從而邀請他回家喝酒,導致奇善謙喝醉留宿一夜。

奇善謙一夜未歸,吳薇朱恨不得找遍家裡所有角落,最終也一夜沒睡,坐在客廳裡一直等到奇善謙回家。可惜以奇善謙筆直的腦回路,完全不理解吳薇朱的擔憂,成功得到單方面冷戰的結果。

徐團雅感覺到李映禾「陰魂不散」,索性滿足他的追求,將自己的聯繫方式交出。徐團雅特意等在李映禾學校門口,正巧看見學校裡正在踢球的孩子們,勾起她對夢想的懷念。因為家庭原因,徐團雅輕易放棄夢想,不知不覺,她竟自然而然在李映禾面前吐露心事。

兩個人吵架也不妨礙約好的事情,每次教學生訓練都是奇善謙最放鬆的時候。然而吳薇朱仍然沒有消氣,畢竟奇善謙連回信息這種小事也不願做,他總是一副無辜的模樣,完全不懂吳薇朱生氣的原因。

電影放映當天,樸梅理故意將電影票讓給奇善謙,雖然沒有和好,但電影票不能浪費。誰知卻在電影院碰上奇政道夫妻,吳薇朱再次被對方警告,但她最不會的就是認輸和懦弱。

吳薇朱當著奇政道夫妻的面,理所當然得讓奇善謙履行一起看電影的承諾,更直接將他拉走。看著風風火火走在前面的吳薇朱,感受著被牽住的手,奇善謙第一次在沒有醉酒的情況下,露出幸福又滿足的笑容。

 

第8集吳薇朱勞累生病 奇善謙貼心照顧

一場電影落幕,所有人都陸續離開電影院,奇善謙很自然地陪著吳薇朱一起等待那最後的名字。兩人剛出電影就和李映禾碰個正著,吳薇朱才知道自己腦補許多,生氣這麼久確實有些傻乎乎。

李映禾自來熟的性格,讓他主動加入二人的約會,向來直男的奇善謙竟然也會暗示李映禾離開,不該摻和屬於他們的約會。事情自然不會如奇善謙所願,即便是誤會,吳薇朱也依然沒消氣。

三個人同坐一桌,很意外得有著很多共同話題。徐團雅之前雖然同意給李映禾電話,卻並沒有直接告知,導致他只能錄音作為證據,以此向奇善謙索要號碼。他們也互相留下號碼,針對電話沒有頭像的問題,李映禾也能很有興致的聊上許久。

相比於奇善謙,徐團雅的家庭也不相上下,有個永遠自私到極致的父親。明明徐團雅才是大姐,卻因為要給後媽的兒子讓路,改成排行老二,就連親生母親的祭祀也是搶了她丈夫的女人在佈置。

這個家裡唯一喜歡並想要親近徐團雅的人,似乎只有同父異母的徐泰熊。因為生來就是不受人關心,所以姐姐的厭惡也是關注自身的情感,徐泰熊同樣身處孤獨之中,然而這樣的關係,實在難以讓徐團雅接受。徐團雅不知不覺走到熟悉的餐廳,透過玻璃窗,看著在黑暗中依舊會發光的畫,心中才有些許安慰。

在奇善謙和吳薇朱不知不覺的影響下,方裴中嘴硬心軟回到教練的位置上。吳薇朱和樸梅理也去往外地工作,現場問題不斷,住宿也彷彿是恐怖電影取景處。而獨自住在家裡的奇善謙再次恢復孤獨,在幫忙給她們洗完衣服之後,成功陷入失眠。

相比於父親,母親陸智友更能體諒奇善謙的心情,因為兒子一直以來的懂事,讓她忽略應該給予的關愛,等她回過神來,奇善謙早已自己長大。此時此刻,陸智友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自己的名義,給吳薇朱送去安慰和道歉,也的確換來小粉絲的好心情。

拍攝現場,臨時需要一個不會英文,長得好看又會開車的演員,吳薇朱只能主動打電話給奇善謙和好,並讓他的趕來拍攝地點。雖然明知道這樣的舉動會遭天譴,但顯然,眼下的情況也容不得吳薇朱選擇。

因為長期勞累,加上生活環境艱苦,吳薇朱成功感冒發燒。吳薇朱習慣一個人去醫院,習慣自己照顧自己,卻不會有人能習慣孤獨,但隔壁床的大媽讓她連好好睡覺的機會都沒有。隔簾再次被拉開,不待吳薇朱生氣,才發現來人是奇善謙。為了讓吳薇朱好好休息,奇善謙故意和隔壁大媽聊天,並以暗戀吳薇朱的借口,合情合理讓大媽心甘情願小聲說話。

在得知吳薇朱入住賓館條件後,主動請所有工作人員換更好的酒店,一步不離得照顧吳薇朱。奇善謙雖然思想簡單又直白,有時候又讓人覺得難以溝通,但他的細心和體貼總是會讓人安心。

吳薇朱孤兒出生,在醫院裡看著其他小朋友生病都會喊媽媽,她雖然不理解,但為了不讓人覺得自己是異類,也只能故意同化,之後竟成了習慣。當吳薇朱再次喊著不存在的人,奇善謙認真糾正她,以後吳薇朱也有了可以回應她呼喚的人。

 

第9集似遠非近的距離 彼此靠近又忍不住疏遠

拖奇善謙的福,工作人員終於可以得到很好的休息,不過用陸智友的兒子做兼職司機實在有些過意不去。吳薇朱更擔心他會在意這種隨意被使喚的感覺,誰知奇善謙反而更在意自己有沒有好好表現,畢竟這關乎他們能不能和好的問題。

只要想到奇善謙要做演員的司機,吳薇朱就像是第一次與兒子分別,而忍不住各種擔憂的老母親,雖然奇善謙已經過了這樣的年紀。奇善謙也從今天開始記錄行程,但他的行程表裡只有自己和吳薇朱,反而倒更像是簡單的日記。

寫著寫著,奇善謙還真的學會寫日記了,並且對此非常欣喜。在學會的那一刻,奇善謙在記錄這吳薇朱生病那一行,添上一筆「他很害怕」。

同樣為感情煩擾的李映禾,在給睿燦補習的時候,滿腦子都是徐團雅。約好在畫展展覽的作品,李映禾畫了很多都不滿意,在看清自己和徐團雅的差距後,這副畫更是陷入瓶頸。

許久不見,權英日在只能和自己競爭的日子裡倍感孤獨,看著衣櫃上三個人的合影,他忍了很久還是選擇給奇善謙打電話。權英日特意跑到拍攝地點,好久不見的朋友,難得敘舊,自然也是為趁機勸奇善謙回去。

曾經的他們雖然總是拌嘴,但也是彼此競爭努力的夥伴,原以為看起來很陽光的金宇植,應該也活得很陽光,原以為可以一直一起奔跑,如今也各分東西。權英日希望等金宇植康復後,三個人可以回到過去的時光。

片場忽然因為溝通不順導致爭吵,導演自私增加拍攝量,導致主演罷工,而製作方卻以為對方想要臨時加勞務費。不論吳薇朱在中間怎麼解釋也沒用,畢竟製作方有個英文半吊子,又不願意承認自己聽不懂。

第二天一早,主演人員欲去往飛機場,奈何司機是不懂英文的奇善謙,很自然將他們帶回片場。事情不能很好協調,導演將怒氣都撒吳薇朱身上,因為她據理力爭而被當場解雇。

期間,奇政道忽然前來巡查,竟然主動向吳薇朱示好,並對電影院發生的不愉快而道歉。奇政道的反常讓吳薇朱有種欠下人情的感覺,而奇善謙卻在好奇父親又想出什麼新的花招。

工作再次遭遇不順,吳薇朱一個人坐在空蕩的階梯上,以微風下酒。奇善謙帶著美食前來,給予吳薇朱溫暖,似乎無論多糟糕的情況,有了奇善謙的支持和鼓勵,任何困難似乎都可以變得迎刃而解。

臨近回去的時間,奇善謙拿出球鞋送給吳薇朱後,才將決定搬出她家的計劃坦白,讓吳薇朱一時難以接受。每次吳薇朱以為他們逐漸靠近的時候,奇善謙都會再次把距離拉遠,可縱使如此,他還是可以很自然得將「喜歡」兩個字說出口。

與此同時,李映禾也被相思困擾,可見到徐團雅本人的時候,又總是一副很不待見的樣子。徐團雅失眠了,等她反應過來,發現自己滿腦子竟然都是李映禾的身影,連忙趁夜喝酒發洩。

李映禾的畫久久不能完成,導致徐團雅在家族面前不能爭下面子,又或許是在家族中受了太多委屈和壓抑,找不到發洩的途徑,才會當面指責對方。這副畫在李映禾心裡代表著徐團雅,可當他發現這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後,直接用塗料全部毀掉。

 

第10集粉紅色的愛情 奇善謙主動表白吳薇朱

李映禾堅定自己的信念和美好,自主放棄在畫展展示的機會,禍不單行,他瞬間進入經濟危機,就連房租都難以負荷。李映禾躺在床上糾結很久,在自尊和勝過之間來回拉扯,最終還是選擇約奇善謙出來喝一杯。

自從奇善謙搬走後,吳薇朱家裡的冰箱再次變得空空蕩蕩,她下意識將所有菜搾汁當飯,卻在回想起奇善謙的話後,好好的一口口吃飯。這段日子,吳薇朱整天魂不守舍,沒有奇善謙的家,讓她渾身不自在。

之前李映禾曾送給吳薇朱和奇善謙兩瓶蜂蜜,在樸梅理的提醒下,可以利用奇善謙沒有帶走的蜂蜜作為再次見面的機會。吳薇朱想要趁著這樣的理由,約出奇善謙後直接表白,可不斷幻想各種失敗後,她完全沒有勇氣打出電話。

奇善謙應邀與李映禾喝酒,並在看出對方想要借錢的心思後,立馬給對方賬戶打款。正在兩個人繼續喝酒時,奇善謙的電話忽然響起。

吳薇朱好不容易在樸梅理的慫恿下鼓起勇氣,結果一口氣說完想要見面的請求後,卻完全沒有告知時間地點。聽著電話再次響起,吳薇朱甚至連接電話的勇氣都沒有,只能用短信的方式告知時間地點。

約會之前,奇善謙特意會見徐團雅,希望可以讓金宇植回到國家隊,哪怕是私人隊伍,只要能讓他繼續跑步就好。奇善謙也知道自己可能是一廂情願,但他就是想要幫助金宇植回到運動領域。

微風徐徐,奇善謙和吳薇朱坐在公園長椅上,竟先一步向她表白,彷彿是一種請求,哪怕得不到回應也希望可以保留自己喜歡吳薇朱的權利。兩唇相接,吳薇朱給出了自己的回應,兩個人也因此確定下交往關係。

就像所有剛開始戀愛的情侶一樣,一起吃飯、走路也會覺得害羞,因為對方一點點示好而欣喜。吳薇朱堅定要求送奇善謙回家,誰知他竟鬼使神差地回到李映禾的家裡,只因為這裡距離吳薇朱的家很近。

奇善謙自言自語得擔憂著一個人回家的吳薇朱會不會遇到危險,想到以後可以真的住在李映禾家裡,與吳薇朱互相見面也更加容易,當下就單方面決定與李映禾合租。雖然聽不懂奇善謙在說什麼,但有人願意分擔一半房租,李映禾自然求之不得。

當天晚上,徐團雅果然又因為與李映禾的衝突而失眠,就連奇恩菲的照片到貨也不能改善她的心情。無法入睡的徐團雅,這次放棄喝酒看書的選擇,而是徑直來到吳薇朱家裡,並毫不客氣地要求進門一同喝酒。

徐團雅從來不會讓產地不明的食物進嘴,可這次卻主動嘗試起燒酒。就在吳薇朱因為奇善謙發來晚安祝福消息而欣喜的時候,徐團雅正陷在悲傷中無法自拔,直接醉倒在桌旁。

金宇植已經正式想要放棄,十年田徑運動員生涯,他害怕自己即使傷好,成績也會大不如前。當金宇植看見奇善謙的一瞬間,想到的是逃跑,他不想再動搖放棄的決心。追逐中,是金宇植住院後第一次跑步,不論身心都讓他倍感疲憊,身心皆疼。

如果金宇植拿不起自信,那麼奇善謙願意先他一步嘗試,願意再次成為他的榜樣。奇善謙並沒有再堅持勸說,此時此刻,金宇植需要得是從摔倒中學會站起來。奇善謙總是可以在身邊的人最脆弱的時候,像一道溫暖的光照進別人的心裡。

【圖片cr:JTBC,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1,407 times, 7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