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韓劇 黑道律師文森佐】分集劇情1~16~宋仲基、全汝彬、玉澤演



黑道律師文森佐》劇情講述因組織內部糾紛而從義大利逃到韓國的黑手黨顧問文森佐·卡薩諾(宋仲基飾),在遇上流氓律師洪車瑛(全汝彬飾)後,兩人以黑道的方式實現正義的故事。。

黑道律師文森佐




 

【相關文章】

黑道律師文森佐~人物介紹、簡介

 

【人物介紹】

黑道律師文森佐




文森佐·卡薩諾宋仲基

韓裔義大利律師兼義大利黑手黨卡薩諾家族的顧問

韓文名:朴柱亨,他是冷血的戰略家,擁有完美的撲克臉,對老闆絕對忠誠,認為卡薩諾家族就是法律。

他以直擊要害的方法處理事情,誰也不能拒絕他的法律提案。

然而,如果他下定決心向傷害自己的人報復,將會令他們化為焦土。

雖然擁有出眾的武術實力,但卻從不顯露。他的外表是韓國人,但氣質是天生的義大利男人。

熱愛時尚、繪畫、歌劇、足球、義大利麵,對女性也保持禮儀,但並不相信愛情。

實際上,他內心有著火山般的熱情,遇到車瑛後出現變化,在不知不覺中與邪惡鬥爭。

 

 

黑道律師文森佐

洪車瑛全汝彬

「友像」律師事務所頂級律師

洪有燦的女兒,擁有「惡魔的舌頭」和「魔女的執著」,認為韓國與義大利無異,國會、檢察院、警察、政府機關和企業就是巨型的黑手黨。

身為韓國頂級律師事務所「友像」的頂級律師,個人標準不是善惡,而是對自己有利還是不利。

因此,她與爸爸不同,會不擇手段地踩著別人晉升,生活的原動力只有成功和目標,對正義並不關心。

她認為即使只遵守起碼的道義和過馬路的社會法規,一個人能吃飽過好日子已經很吃力了。

 

 

黑道律師文森佐



張俊宇玉澤演

「友像」律師事務所實習生

性格單純,海外留學出身,不論男女老少和職位高低,有時會不經意說出讓人感到不尊重的短句,但並非出於惡意。

他非常喜歡前輩車瑛,夢想是與車瑛一起工作,在棒球場享受炸雞啤酒和談戀愛。

隨著文森佐的到來,工作和愛情也漸漸地產生了裂痕。

俊宇的父母從小就教導他能抓住的東西絕對不能錯過,因此以父母的教誨為基礎,試圖挽回文森佐引起的裂痕,真實身分為巴別集團真正的會長。

 

 

黑道律師文森佐

韓勝赫-趙漢哲 飾

韓國頂級律師事務所合夥人

雖然擁有著最高的資歷,可他骨子裏卻散發著卑鄙和賤視普通人的思想,而且還是世故的人,對強者徹底屈服,毫不留情地踐踏弱者,有時踐踏還不夠,還把他們弄成粉末。他擁有可以掌握檢察機關和媒體的超強人際關係、情報和資金能力,並與有影響力的黑社會保持著密切的合作關係。

因此,解決重大事件就由他去完成。

他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有龐大機遇的巴別集團中,為他們處理所有骯髒的事情。

本來他聘請了明熙加入律師事務所,準備橫掃財富和名譽,但自從文森佐出現後便開始惹麻煩,使他陷入了困境。

 

 

黑道律師文森佐



崔明熙-金麗珍 飾

檢察官出身的律師

認為法律是結果的花紋包裝紙,在過程中殺人、救人也好,都沒有關係,最後只是用法律條文好好包裝預定的結果。

她有著樸素的語氣和溫和的慶尚道方言語調,是喜歡跳尊巴舞的中年大媽。

表面看來,她的裝扮平凡而樸素,但內心卻是個狠毒的毒蛇。她對自己的目標不眨眼,而是冷冰冰地處理。

原為東南部地方檢察院特殊部的王牌檢察官,在勝赫的邀請之下,加入了友像律師事務所,成為律師。

 

 

【分集劇情】 

第1集文森佐回韓國奪金

文森佐‧卡薩諾是卡薩諾家族的法律顧問,同時也是意大利黑手黨老闆的法律顧問,他出門有專車接送,今天他要前往埃米利奧家。在路上,他們看到了一架飛機冒著煙靠近,文森佐沒有在意,繼續低頭擺弄自己的平板,到達格雷科葡萄莊園,他上門談生意這天是他們老大葬禮的這天。

坐在他面前的這個男人因為背後有盧基諾族家族的支持,對於連卡薩諾家族百分之一的股票都沒有的文森佐絲毫不懼怕,非但如此他還侮辱文森佐是未開化的東陽蠻人。文森佐不屑地笑了笑,收拾好東西打算離開,臨走前還說要讓他付出代價,那輛在莊園上空盤旋已久的飛機飛過,埃米利奧所有察覺,但為時已晚,文森佐已經扔出了打火機離開,莊園瞬間被熊熊大火所包圍。

文森佐回到卡薩諾家族老大的葬禮上,他與卡薩諾的兒子一樣都喚他一聲父親,但他卻更得老大的信任,因為他不像老大的兒子保羅那樣,做事情一點底線都沒有。作為信任老大的保羅很不滿文森佐對他的無理態度,文森佐並不在意,保羅還不具備讓他尊敬的資格,他沒必要向他低頭。

半夜三更,有人潛入文森佐的家中,對著床一頓掃射,但文森佐並不在床上,文森佐從暗處走出來將他們殺死,隨後給剛開完派對的保羅打了電話。他毀掉保羅身邊他最愛的車子,然後警告保羅,文森佐會永遠離開意大利,但他最好不要來找他,否則他會讓他與車一起葬生火海。

韓國,洪車瑛正攔著一個正在整理貨物的年輕人善浩,善浩為了學費參加了一個製藥醫療實驗,雖然沒有受到副作用的傷害,卻做了良心宣言,然而現在巴貝爾製藥公司倒打一耙,要提出訴訟,作為律師的洪車瑛正想盡辦法讓他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成功說服他上庭作證。洪車瑛帶著善浩出庭,並且準備了大量證據,讓對方律師啞口無言。

事實上,對方律師是洪車瑛的父親,他十分不滿洪車瑛用錢收買證人的做法,更不恥女兒與巴貝爾為伍,她這樣的做法只會傷害更多受害者的心。洪車瑛裝作崩潰的樣子,懇求父親為了身體健康,辭去律師的工作,但她拙劣的演技一下子就被父親拆穿,父親毫不留情地離開,甚至宣稱要和她斷絕父女關係。

飛機場中,文森佐正出機,差點被警方當作嫌疑人帶走,看到他的意大利國籍,警察便放過了他,在機場的時候正好有一個豪車空出,他想也沒想就坐上了車。文森佐並沒有聽車上的廣播,喝了水就漸漸昏睡了過去,要是他警覺一點就可以發現這個司機是犯罪人員。與此同時警察局中意大利犯罪組織應對組裡,組長突然發現黑手黨的法律顧問竟是韓國人,但局長似乎一點都不擔心。

文森佐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身上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被面前的兩個犯罪人員拿走,他不但被再次打昏,醒來的時候自己已經身無分文地躺在荒無人煙的地方。文森佐拿著兩個罪犯留下的一點打車錢,來到了黃金廣場面前,他5年前在意大利接到了一個藏金條的活,他幫對方在這黃金廣場的大樓裡面,製造了一個地下黃金庫。

文森佐跟著守護這裡的社長走進了這個大樓,他們並沒有發現有一個人偷偷跟在了他們身後,跟蹤他們的是樓下的住戶,他們以為文森佐是來收購大樓的,如果這樣他們將無處可住,於是他們打算聯合其他住戶趕走文森佐。文森所跟著社長在大樓裡站了一圈,發現這裡的人都有些不正常,於是他們直接來到了密室的入口,現在成了一個寺廟。

洪車瑛的父親洪裕燦也住在這棟大樓裡,他不但是個律師也是黃金廣場反對開發委員會的委員長,文森佐通過他與居民們做了自我介紹。文森佐在這裡的這個晚上並不安穩,早也起不好,覺也睡不好,他只好坐起身來拿出一份資料看了起來,那個曾經拋棄過自己的女人,被冤枉進入了監獄,而這天晚上她突然發現吳京子那個案子上竟寫著洪裕燦律師的名字。

文森佐走來到監獄,本想去探望一下吳京子,臨近大門又轉身離去。而在他轉身之際,洪裕燦坐車到了這裡,他每個月都會來看望吳京子,竟視持續了5年,每次來他都想讓吳京子接受當年案件的再審,但每次都被拒絕,這一次也不例外。洪裕燦回到大樓,文森佐他們正在約見想要買樓的人,委託人要求重建大樓,讓原住戶住進這裡,無論對方提出多高的價錢都不接受賣出。

文森佐將他的這個決定告訴了住戶們,但需要他們簽字決定,最後大家都決定相信他一次,計謀得逞的社長和文森佐相視一笑,而事實上,洪裕燦並不相信他們。晚上社長剛回到家,就發現自己的妻子女兒都被綁著,竟有人拿著黃金廣場的合同逼他簽字畫押,最後為了妻子和女兒,他選擇背叛文森佐和大樓中的人。

第2天就有人讓黃金廣場的所有人離開大樓,大家不明所以的走出去。文森佐接到社長的電話,電話中社長交代了昨晚發生的事情,本想再說什麼,緊接著便出了車禍。此時,洪裕燦正在和女兒吵,想要和洪車瑛解除父女關係,就在這個時候,大樓裡的居民衝過來求救,barbell的人正在威脅他們離開大樓。

洪裕燦的女兒見父親被針對,挺身而出,差點被打的時候,文森佐走了出來,眾人看到他都非常震驚,文森佐的身手很好,面對他們的打手,絲毫不畏懼,他將對方的老大綁住手,作勢扔下樓,文森佐對這幢樓勢在必得!

 

第2集文森佐開排隊避難

文森佐身手極佳,直接將對方老大吊在窗邊,威脅他不要打這棟樓的主意,嚇得他瘋狂求饒,被手下救上來以後,立馬反悔打算群毆文森佐,文森佐穩如泰山。保安及時出現,門口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大波記者,見手下被保安帶走,老大害怕文森佐再次對他出手,只能含恨離開。他們離開以後,洪裕燦就單獨找文森佐談話。

洪裕燦以為是文森佐違背誓言,他完全不相信社長受到了威脅,以為是文森佐在開玩笑,文森佐懶得和他辯解,他肯定會找回這棟樓。文森佐剛離開就有記者上門咨詢,竟然就是文森佐找來的,洪車瑛對他很有興趣,立馬跟了上去,她很好奇文森佐對這棟樓追查到底的原因。與此同時,大樓中的居民都聚集在了一起,聲討文森佐的背叛。

次官和樸泰振長官、JT的金勝賢社長在一家壽司店吃飯,卻被記者抓住不放,大做文章,崔檢查威脅著次官。這個時候,文森佐已經來到了醫院看望出車禍的曹社長,曹社長並沒有死亡,但卻在病床上無法動彈。關於黃金大樓的那個秘密,只有他們兩個知道,但如果大樓被毀,肯定會被人知曉,黃金的擁有者已經死去,他必須在被人發現之前拿出黃金。

文森佐去大樓中,發現寺廟的人打算鋪地暖,他趕緊出聲阻攔,保證會給他們出錢鋪好地暖,要求他們不許私自做地暖。國安部中意大利犯罪組織應對組的組長懷疑,文森佐肯定是在韓國藏了錢,過來組建黑社會的,但局長覺得他小題大做,對他一頓訓斥。回到辦公室中,組長看著自己賬戶上的餘額,決定靠自己調查文森佐。

文森佐來到了洪裕燦的律師事務所,想看一下他們這裡BABEL製藥公司的資料,他有意幫助洪裕燦,這樣就能讓居民和他都相信自己,洪裕燦現在正好走投無路,猶豫許久,他還是拿出了相關資料,決定賭一場。研究院有一名醫護人員逃出,此時洪車瑛正惱火此事,若是身為內部人員的他跑出去舉報本公司,那她這場官司必輸無疑。

崔檢察官幫助兩位高官解決掉了次官的那件事情,什麼好處都沒有撈到,自己就快完成的案件也被轉到了高官侄子的手中,她吃力不討好,又被委派了一個高官性侵的案件,他們想讓她挽回聲譽,崔檢察官暗地裡直翻白眼,但又不得不做。宇尚有人想要挖走崔檢察官,誰都知道她這份工作吃力不討好,崔檢察官喝了些酒,聽他一勸竟然有些心動。

與此同時洪車瑛來到了父親的律師所,正好看到文森佐在看關於BABEL的資料,她故意搗亂,但洪裕燦和文森佐關係不錯,她根本插不上話。見文森佐要離開,洪車瑛主動跟上,在她的幫助下,文森佐才吃上了飯,但是沒吃多久又因店員的打鬧,年糕翻在了文森佐的身上,文森佐隱忍著怒氣,幾乎崩潰。

文森佐堅持不懈地來居民大鬍子的意大利飯館,因為他向其他人撒了謊,只能認命給文森佐做飯,他做的食物一如既往地難以入口,文森佐直接離開去了律師所。他找到洪裕燦來到BABEL的公司,拿著教唆恐嚇及綁架的告發信找羅德鎮投資組長,但其實這只是為了見到他做出的假象,他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逼迫組長就範。

崔明熙崔檢察官本就厭惡自己現在的工作,聽聞有更好的出路,毫不猶豫地辭職跳槽,來到了洪車瑛所在的律師事務所,並成為了優尚最高的CEO。崔明熙一來就佔了洪車瑛代表律師的身份,不少人都在看熱鬧。與此同時,文森佐也已經做了許多功課,明面上幫助洪裕燦等居民留下黃金廣場的這棟大樓。

洪裕燦邀請文森佐喝酒,文森佐藉著酒意旁敲側擊,向洪裕燦打探關於吳京子的事情,洪裕燦感歎般提起她,稱她是個可憐的女人。洪裕燦對於自己律師所有著不一樣的解釋,他非常在意自己的委託人,因為他是這些人的救命稻草。宿醉後洪裕燦邀請文森佐來家裡醒酒,看到家中的照片,文森佐差點以為他有另一個女兒,和現在的洪車瑛完全不像。

另一邊,優尚律師所已經打算用強硬的施暴手段,將黃金大樓中的居民趕出來,哪怕有人員傷亡也在所不惜,打算明晚十一點就開始拆樓。洪車瑛擔心自己的父親,知道消息後立馬去家中找他,但洪裕燦剛好接到舉報BABEL的電話,急著出門的他根本來不及聽女兒說黃金大樓要被拆除的事情,洪車瑛只能告訴文森佐。

文森佐猶豫許久,將此事告訴了居民們,本想告訴洪裕燦,但洪裕燦正在忙BABEL的事情,根本無暇分心,很快隔離者逃出的消息也傳到了崔明熙耳中,她剛到優尚就出了這麼大的問題,頓時連飯都吃不下了。拆樓的時間也越來越近,洪車瑛以為自己的父親就在大樓中,急的直接開車衝了過去,只是當她和拆除隊來到黃金大樓的時候,那裡竟然在舉辦派對,圍觀的人非常多,場面非常熱鬧,拆除隊根本無從下手。

文森佐成功幫助大家躲過一劫,利用自己世界各地的好友舉辦了一個盛大的聚會,洪車瑛看到這一幕有些感動,連帶看文森佐都有了濾鏡。

 

第3集洪裕燦感動文森佐

文森佐看到了急匆匆趕來的洪車瑛,只是向她舉了舉手中的酒杯就轉身離開了,氣得洪車瑛趕緊追了上去。文森佐邀請來了意大利駐韓大使馬泰奧斯蓬扎,就連警察都在這裡維護治安,以防他們受到傷害,看著下面如此盛大的派對,施工隊根本無法進行工作。解決了大樓的事情,洪車瑛又回到律師事務所中,她向崔明熙和老大求來對製藥公司案件的挽救機會。

她找不到逃走的劉敏哲,只好從他的家人朋友下手,讓助理去要來了大批資金,打算用錢解決這個問題,對她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她絕對不會費別的功夫。黃金大樓的居民因為文森佐這次的傾力相助,重新選擇信任文森佐,居民中的女人對他更是歡喜得不得了,覺得他非常有魅力。

文森佐離開黃金大樓的時候,有人撞了上來,竟直接喊出了他的名字,文森佐沒有在意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直接去了稻草律師所,而剛才那個男子則走進了意大利飯館,硬要拜大鬍子為師,留在了這裡。文森佐再BABEL製藥公司新制的藥裡發現了芬太尼這個毒品,一旦上市,將危害所有大眾,如此道德敗壞的行為讓洪裕燦很生氣。

這個時候文森佐接到一個電話,他急匆匆地趕回黃金大樓,原來是寺廟要換地暖,他必須回去阻止,正好被再飯館中打工的看到專案組警察看到,他正是意大利專案組的組長。文森佐幫助寺廟換上了地暖,還教導了大樓中抽煙的小伙,讓組長以為他改邪歸正,開始懺悔自己的人生一般。想要購買黃金大樓的人並沒有善罷甘休,文森佐他們決定調查一下這個組長。

洪車瑛還在不斷尋找著劉敏哲,但是找遍了他的親朋好友都沒有線索,一籌莫展之時,崔明熙還組織聚餐,要求洪車瑛必須出現。另一邊洪裕燦從劉敏哲的口中得知,製藥公司這次製作的鎮痛劑是一種麻醉鎮痛劑,劉敏哲想讓律師保護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否則他是不會提供證詞的,這讓沒錢沒勢力的洪裕燦很是為難。

洪裕燦並沒有告訴文森佐這個事情,他不想把文森佐牽扯進來,文森佐本想勸洪裕燦放棄這個案子,對方實力太過強大,他們很難與其抗衡。洪裕燦接到電話,吳京子病重,他乾脆帶上文森佐去見吳京子,看到吳京子,文森佐的心情非常複雜,他一個人在窗邊停駐,接到了BABEL開發部組長的電話。

晚上洪車瑛沒辦法,參加了崔明熙組的局,在聚會上還要硬著頭皮被崔明熙羞辱。與此同時,文森佐約了開發部組長,拿出他不動產業業者的賄賂名單,文森佐甚至還有他賄賂人的錄音,直到他拿出組長的出軌照片,組長立馬應下所有條件。文森佐回家的路上收到洪裕燦的邀請,到他家時,洪裕燦正在勸自己女兒洪車瑛與他們一起反對BABEL。

洪車瑛完全不在乎毒品的事情,她只在乎打贏官司,洪裕燦和洪車瑛不歡而散。文森佐陪著洪裕燦喝燒酒,下意識提起了吳京子,沒想到洪裕燦竟猜到吳京子是文森佐的母親,五年前他就在意到了文森佐,文森佐一直想去看完母親,但是一直沒有鼓起勇氣,面對洪裕燦的提問,文森佐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第二天新聞報道江原道陽鄉別墅發生煤氣爆炸的事故,別人可能會覺得是意外,但洪裕燦卻知道,這肯定是人為的,目的就是害死那些參與實驗的人員。洪裕燦在爆炸現場暴亂,想讓警方調查清楚,他為了調查事情真相,還普通人一個正義的世界而鍥而不捨,看到這樣的洪裕燦,對文森佐內心衝擊很強大。

中午尚宇的兩位代表一起去見了會長,崔明熙表示會在幾個小時內找到失蹤的研究院,她提出要南部地區的檢察院,這位會長好似聽不懂一樣。崔明熙稍稍一試探就知道,這人並不是BABEL真正的掌權人,午餐結束,崔明熙收到短信,失蹤的實驗人員找到了,但是已經和洪裕燦見過面。另一邊劉敏哲在看到同事的死後,決定出庭作證,洪裕燦聽聞消息激動萬分。

文森佐讓大家先移居到別處,等重建大樓後再讓他們住進來,大家都非常支持。文森佐中午去稻草律師所,發現洪裕燦的心情非常不錯,可還沒有持續多久,洪車瑛就因為丟失了BABEL的案子來找洪裕燦算賬,她又一次提起洪裕燦因為案件讓妻子死在手術室裡的事情,洪裕燦心裡也很不好受,有文森佐在他也沒有反駁。

文森佐走到洪車瑛身邊,告訴她晚上他會和洪裕燦去喝燒酒,如果她願意,可以去一起喝。洪車瑛在便利店門口坐到很晚,直接選擇回家,臨走前,收到了文森佐走前買好的雨傘,讓店員轉交給了她。洪裕燦正在和文森佐喝燒酒,他們並不知道,與此同時,劉敏哲正在被追殺,他給洪裕燦打了電話,但洪裕燦剛好不在,文森佐認出電話上的名字,但猶豫著沒有接電話。

劉敏哲被人發現殺害,而洪裕燦也已經被人盯上,文森佐並不知道,他試探地問洪裕燦是否有事瞞著他,洪裕燦並不打算告訴他自己還在追蹤BABEL那個案子。文森佐提醒他是rou給他打來的電話,洪裕燦剛想打回去,一輛貨車就撞進了燒酒店,洪裕燦當場死亡,文森佐也奄奄一息。

 

第4集文森佐替洪裕燦報仇

洪裕燦的電話還沒有播出,兩人就被一輛大貨車撞到,不知不覺走到燒酒店的洪車瑛,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父親,顫抖地走了上去,文森佐被送到醫院,尚有一絲生機,可洪裕燦卻失去了呼吸。洪車瑛哭得不能自已,她失魂落魄地來到公司,卻聽到洪裕燦死後還被人污蔑成賄賂人的律師,父親連死都無法善終,洪車瑛更是崩潰。

黃金大樓的居民聚在稻草律師所前,哀悼洪裕燦律師的死亡,也有曾經被洪裕燦幫助過的人前來悼念,與此同時,令人氣憤的是BABEL製藥的新藥RDU-90即將上市,崔明熙在此牢牢站住了腳跟。

洪車瑛回到家中,收拾著父親的遺物,竟是發現父親保存著所有她過往經歷的照片,她打算關掉父親的稻草律師所,洪車瑛獨自來到文森佐的病床前。她知道父親的死不是偶然,想有個人與她說說話,文森佐很給面子地醒來了,他恢復地很好,立馬下床出院了。在洪車瑛的帶領下,他來到洪裕燦的墓碑前,回想起洪裕燦對女兒的期盼,文森佐若有所思。

文森佐看出洪車瑛想要為父親報仇,故意試探她,洪車瑛有些不知所措,但當她看到逃跑的實驗人員死亡的消息後,她開始猶豫了,打了個電話給具刑警,給了他一個情報。黃金大樓中的居民正在阻止稻草關閉,這時候文森佐回來了,他剛病癒需要休息,卻被大家纏著,拆樓的人也等在此,讓文森佐有些惱火,扇了他一巴掌後直接離開。

洪車瑛被激怒,直接來到了代表律師韓勝赫的辦公室,提交了自己的辭職信,崔明熙高傲自大地走進門,讓韓勝赫不用攔著洪車瑛,有崔明熙的挑釁,洪車瑛的情緒到達頂峰,收拾好東西便離開了優尚,而洪車瑛的實習生俊宇在她辭職後還是跟隨著她。文森佐震怒,他來到案發現場,思考了片刻,讓曹社長準備了東西送到BABEL張會長家中,韓勝赫等人將此事推到了洪車瑛身上,直接讓人把洪車瑛關進牢裡。

稻草律師所的小律師見此求到了文森佐那,卻被文森佐拒之門外,直到第二天洪車瑛都沒有回來,張俊宇因為擔心洪車瑛,也來到警局,但他沒有文森佐做事周全,文森佐只好拿著洪車瑛的不在場證明去保釋她。事後文森佐提到了洪裕燦與劉敏哲的事情,洪車瑛非常激動,但她也知道,自己一個人是鬥不過優尚和BABEL的。

洪車瑛打算找一些之前的朋友幫忙,誰知患難見真情,唯一還在她身邊的,只有文森佐,她只能找文森佐互相幫忙,她幫他拿到大樓,文森佐幫她報仇。兩人的協議很快達成,一起前往牢裡找開車撞死洪裕燦的司機,文森佐拿出了他曾經犯罪的記錄,逼他說出幕後指使者,果然最後他為了減刑說出了幕後之人。

他們正打算離開,洪車瑛卻不想就這樣放過直接殺了父親的人,於是文森佐故意大喊感謝司機的話,讓獄警聽到,獄警進門後神色驟變,果然李忠日回牢房的路上就被群毆致死。洪車瑛雖然覺得這些很骯髒,但還是堅定地要繼續調查下去,這個時候,稻草律師所中的小律師坐了起來,表示要跟他們一起去冒險,為洪裕燦報仇。

他們一行人來到賭場專門堵表赫必會長,文森佐出手狠辣,竟直接將人勒昏過去,隨後他們又找到了雇兇殺人的人,文森佐拿出意大利制的手槍,威脅著被綁的兩人。文森佐開了一槍,證明他手中的槍是真的,但表會長和買兇殺人者還是不肯交代,在黑道混了許久的文森佐眼睛都沒眨一下就開槍殺了表會長,買兇殺人者終於妥協。

文森佐將恐嚇的手段用在了崔明熙的身上,將表會長的死和沾了血的衣服都送到她的面前,還將她鎖在了洗衣店裡,不遠處一輛貨車正閃著燈,彷彿下一秒就要衝過來一般。崔明熙接到了文森佐打來的電話,面臨死亡,崔明熙終於感到了害怕,直到貨車開走後,崔明熙才恢復一些,氣得直發抖。

晚上文森佐帶著一幫人來到BABEL製藥研究所,他們冒充消毒的人,往研究所灑滿了油漆,離開後一把火點燃了研究所。綁架表會長和買兇殺人之人,其實並沒有被殺,文森佐他們只是演了出戲罷了。而那些和他們一起去製藥研究所的人縱火,都是之前受到洪裕燦幫助的人們,這一仗,文森佐他們大獲全勝。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Visited 4,996 times, 57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