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錦心似玉】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鍾漢良、譚松韻*庶女攻略改編網路劇

錦心似玉》該劇改編自吱吱小說《庶女攻略》,講述了明朝中期永平侯大將軍徐令宜和庶女十一娘先婚後愛、攜手成長的勵志愛情故事。

明朝年間,庶女羅十一娘(譚松韻飾)雖地位卑微卻極有主見,認為女子眼光不應局限於內宅格局,她希望能憑靠精湛的刺繡技藝爭取所嚮往的自由人生。意外嫁給永平侯大將軍徐令宜(鍾漢良飾)後,她用樂觀積極的心態對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依靠努力收穫徐家上下的信任,重新執掌中饋。

徐令宜被十一娘的種種美好品性而吸引,繼而為之動心。兩人幾經周折情愫暗生,先婚後愛相知相許。在丈夫的支持下,十一娘開繡坊仙綾閣,努力傳承刺繡技藝。而永平侯徐令宜,為維護家國安寧,改善民生,力挺開放海禁,經歷重重困難。

在徐家面臨抄家滅族的滔天巨禍之時,夫妻齊心合力化解危局,成功護徐氏一族周全,最終促成開放海禁,至此海上貿易繁榮昌盛,沿海百姓安居樂業。夫妻二人情投意合,相信彼此,堅持所愛,一起面對人生風雨,書寫了屬於他們的傳奇人生。

錦心似玉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

錦心似玉~分集劇情21-45

 

【劇名】:錦心似玉

【首播】:2021年2月26日

【類型】:古裝先婚後愛 愛情劇

【原著】:吱吱「庶女攻略」

【主演】:鍾漢良譚松韻

【集數】:45集

【簡介】:明朝中期永平侯大將軍徐令宜和庶女十一娘先婚後愛、攜手成長的勵志愛情故事。

【播放平台】:騰訊視頻

 

【人物介紹】 

錦心似玉



贊助商連結



徐令宜鍾漢良

永平侯、征西大將軍

徐家嫡子,排行第四。繼承了父親的爵位。

在世人面前殺伐果斷,智勇雙全,溫俊儒雅,心懷遠向。

為了維護家國安寧,改善民生,經歷了重重困難開放海禁,至此海上貿易繁榮昌盛,沿海百姓安居樂業。

在原配羅元娘病故後,意外娶了羅家庶女十一娘作續弦。兩人幾經周折情愫暗生,先婚後愛相知相許。

 

 

錦心似玉

羅十一娘譚松韻

永平侯之續弦

羅家庶出之女,排行第十一。元娘、二娘、五娘之妹,生母為呂姨娘。

羅元娘病故後,嫁給徐令宜作填房並成為徐家現任主母。

雖為庶女,卻極有主見。表面柔弱、好欺負,實則為人聰慧機靈,善洞察時局,且十分擅長刺繡。

 

 

錦心似玉



贊助商連結


喬蓮房-何泓姍 飾

世家嫡女,徐令宜妾室,對徐令宜甘願飛蛾撲火,容貌嬌美,才情出眾,心高氣傲,心狠手辣。

瘋狂執著於對徐令宜的愛,為此不顧一切,直至最終扭曲了心態,作罷了癡情。

 

 

錦心似玉

林世顯-唐曉天 飾

 

 

錦心似玉



贊助商連結


元娘-穎兒 飾

羅家嫡女,徐令宜原配,生了嫡子徐嗣諄,因病早逝。

 

 

錦心似玉

文姨娘-劉芸 飾

商賈出身,徐令宜妾室,諭哥的生母。

熱情靈活,擅於逢迎,精明能幹,有經商天分,商人的市儈氣息很重,但是言行舉止有常有喜感。

因為不得寵愛而依附娘家,唯一的寄托就是兒子諭哥兒,願為兒子傾其所有。

 

 

錦心似玉

秦姨娘-李晟 飾

奴婢出身,徐令宜妾室,本名秦石榴,與世無爭,懂分寸識大體。

 

【分集劇情】

第1集十一娘回京,徐令宜水中救十一娘

瓢潑大雨中,一闈庭深院中瀰漫著聲聲哭泣聲,院中的呂姨娘跪地求大太太能饒恕自己的女兒十一娘,稱十一娘並非故意弄壞元娘簪子。十一娘向來性子倔強,她忍著大板子也不肯服軟低頭,羅大太太看著雨中的母女並未有半分心軟,元娘是嫡,十一娘是庶,自古長庶有別,規矩不能亂半分。在這長庶有別的規矩下,十一娘與呂姨娘被放養在府外,一轉眼十一娘已經初長成,她亭亭玉立,繡活絕佳,可因著羅大太太一聲召回,母女二人不得不啟程回羅府。

繁華街道上,永平侯大將軍徐令宜負手立於客棧中,他俯瞰著這繁華的街道美景,一心掛念著逃犯之事。徐令宜功成名就,他濃眉似墨,戰功赫赫,一雙明眸卻透露著絲絲冷意,他將逃犯江槐之事囑咐於親信臨波。臨波為追逃犯江槐藏身於客棧中,恰好十一娘母女也歇在客棧中,縱然十一娘聰慧看出了江槐的不對勁,可江槐卻早一步看穿了臨波的身份,他挾持十一娘準備逃出客棧。十一娘在江槐手中,徐令宜帶著官兵趕到,正在眾人束手無策之事,十一娘的大膽掙扎給了徐令宜一個機會,徐令宜箭法精準,他百步之外射中了江槐,江槐受傷落水,慌亂之際十一娘也一併落水,徐令宜毫不猶豫跳下水中救十一娘,可徐令宜卻在水中被江槐所傷,幸虧湖中林世顯正在泛舟,他心地善良地救下二人。

十一娘醒來,婢女冬青跟呂姨媽都關切著十一娘,十一娘並無大礙,她誤以為是林世顯救的自己,出門便向林世顯道謝。林世顯白衣翩翩,眉眼之間溫潤如玉,他微低頭一笑便向十一娘道別。

十一娘抵達京師,她回羅府前便先來仙綾閣看望自己的師傅簡師傅,簡師傅授她刺繡之技,她與簡師傅向來師徒緣深。如今十一娘已過及笄之年,簡師傅猜測羅夫人是要安排十一娘的婚事,十一娘自知羅夫人並未安好心,更明白回京之後事事難辦,故請簡師傅日後幫她轉賣繡品,好解燃眉之急。

十一娘時隔三年回府,羅夫人將自己身邊的得力婢女琥珀安排給十一娘,羅老爺在這時回府,他見到十一娘母女臉上欣喜,可羅夫人一聲提醒令羅老爺不敢喜色顏於表面。十一娘回到房間,見房間陳設精美,十一娘更加是眉頭緊鎖,篤定羅夫人此次讓她們回京並不簡單。

羅二娘跟羅五娘前來房間見十一娘,羅五娘性子直爽,她對十一娘如親姐妹一般,羅二娘卻心高氣傲,打從心底裡看不起十一娘。二人走後,十一娘心底越發不安,羅二娘雖然向來不喜她,卻從未如此囂張,她準備明日請安之時探聽虛實。

府中三位小姐前來向羅夫人請安,羅夫人讓三人為自己挑簪子,羅二娘本想出頭,十一娘卻沒有給羅二娘機會,她為羅夫人挑了一根牡丹簪,討得羅夫人歡心。羅夫人提起三月三徐家春宴一事,讓三人屆時隨她同去。出了羅夫人房間後,羅二娘陰陽怪氣地諷刺起了十一娘,十一娘從她口中得知此次羅夫人召她回來是為了給她和羅二娘安排親事,而春日宴便是其中的關鍵。

徐令宜平寇有功,他回京得到重封。陳閣老在議事會上提起了剷除海盜賊首的重要性,徐令宜認為海盜之根本為海禁之故,靖遠侯不贊成徐令宜的看法,他對徐令宜並未有半分好臉色。議事完後,徐令宜回府,得知自己的妻子元娘重病在身,徐令宜著急趕回房間,文姨娘與秦姨媽也前來向徐令宜請安,文姨媽之子徐嗣諭性子外向,而元娘之子諄哥卻靦腆至極,不願與徐令宜親近。

第2集元娘施計除阻礙,十一娘赴徐府春日宴

元娘問起徐令宜回京之後的封賞,除了太子師銜位之外,徐令宜拒絕了其他的加官進爵,文姨媽和秦姨媽聽後,不再多留。元娘問起徐令宜拒絕封賞的原因,徐令宜坦言稱他用加官進爵來換取了聖上對海禁鬆口之事,徐令宜心繫黎明百姓,元娘失望至極,她一直等著徐令宜的爵位,可徐令宜還是讓她失望了,她這個永平侯夫人當得並不容易。

元娘重病在身,徐令宜讓元娘不要再操心府中之事,元娘卻誤以為徐令宜是嫌棄她重病在身,徐令宜離開房間,元娘心底失望,認為徐令宜對她不再有感情,而她這副殘缺身子也不再念想著其他,只想在死前為諄哥鋪好路。另一房間中,照影前來向徐令宜稟報元娘的身體情況,徐令宜性子清冷,卻還是掛心著元娘,因此吃不下飯。

春日宴舉辦於永平侯府中,羅夫人帶著羅家三小姐前來見大姐元娘,元娘賞了三人各一塊玉珮,讓三人自行挑選,羅二娘最先挑選,選了一個吉祥如意的玉珮,而十一娘最後一位挑選,她只拿到了一塊刻有多子多福的玉珮。三人先行退下,元娘跟羅夫人提起了自己的看法,她猜測羅二娘已經知道她準備找人來代替她照顧諄哥,故避開了多子多福的玉珮,而她一時半會兒看不明白十一娘的心思,準備再行觀望。在得知羅老爺復職一事還有坎坷之時,元娘決定盡快自己妹妹中挑一人成為徐家的繼室,維持著羅徐聯姻,另一人則嫁與紈褲子弟王煜,好讓諄哥日後能與姜家結親,而不管哪一位妹妹成為繼室,喬蓮房必是最大阻礙。

徐令宜回府,一名女子蓮房對徐令宜投懷送抱,徐令宜避之不得,蓮房的投懷送抱落入羅五娘跟十一娘眼中,十一娘對徐令宜沒有半分好印象。大廳上,羅家三姐妹與喬蓮房初次打照面,喬蓮房一心高傲,絲毫看不上這三人,而這時紈褲王煜的姐姐姜少夫人也前來府中,她此次是為相看羅家三姐妹而來,羅五娘已定親,她將心儀之人放在了十一娘跟羅二娘之間。

春日宴上,徐令宜胞弟徐令寬親自上台唱戲,徐夫人因徐令寬的莽撞多有責備,徐令寬的夫人丹陽卻上前為徐令寬說話。小姐們在戲台聽曲,元娘派人傳話,讓喬蓮房帶著小姐們前去放紙鳶,羅夫人本想留二娘下來,可二娘卻隨著喬蓮房走了,反倒是十一娘心思聰慧,她在聽到羅夫人的留話後,跟著陶媽媽前來見元娘。

喬蓮房擺脫了一眾小姐,她獨自一人閒逛想見徐令宜,恰好一丫鬟不慎撞到了喬蓮房,打濕了喬蓮房的衣服,故隨著丫鬟前往房間換衣服。丫鬟讓喬蓮房在房間稍等片刻,她前去為喬蓮房取乾淨衣服,殊不知這一切皆在元娘的設計中,元娘計在除去喬蓮房這個最大阻礙,她深知徐令宜的習慣,故讓十一娘陪著自己外出散步,掐好時間點,等著徐令宜回房間後出現撞破這一幕,毀了喬蓮房的名聲。

 

第3集元娘再遇林世顯,羅二娘陷害十一娘

元娘重疾在身,她在房間中抓奸,喬蓮房聲聲喊誤會,徐令宜讓十一娘先行出去,十一娘守在門口,擋住了準備進房的文姨娘。文姨娘看熱鬧不成,喬夫人跟徐夫人來到房中,喬夫人本想讓喬蓮房進府替元娘的夫人位置,可元娘因此事逼蓮房為妾,蓮房是徐夫人的侄女,她不忍讓蓮房為妾,故將選擇權給了徐令宜,徐令宜卻不願意納蓮房為妾,只讓蓮房再擇另一門親事,蓮房愛慕徐令宜,當場便決定嫁與徐令宜為妾。

徐令宜回房間,他深知今日之事是元娘的算計,不由得心底失望,他縱然不求與元娘相濡以沫,卻沒想到相敬如賓也做不到。元娘今日這一步走得險,卻也遂了她的心願,她藉以身子抱恙將羅夫人請到房中,今日是十一娘留在花廳之中,她準備讓十一娘嫁進徐家,也認為十一娘一介庶女人微言輕,將來必得倚仗羅家勢力,也定會得羅家掌控。徐令宜不願意應下喬蓮房為妾,可徐太夫人卻提起蓮房的名節,希望徐令宜能夠接納蓮房,徐令宜是孝子,經不得徐太夫人的聲聲要求,只好應下此事,而他也深知元娘想讓諄哥與姜家結親,故挑中了姜家無官無爵的姜松長女。

十一娘回府,呂姨娘打聽到羅家有意與王家結親,十一娘也猜到了今日的一切事情的真相,只怕元娘挑中的繼室人選是她。呂姨媽認為侯夫人一位十分風光,可十一娘卻無心於此,她只想成為一位跟簡師傅一樣的女子,哪怕沒有婚嫁也能活得自在。

十一娘好不容易溜出府,她本想去碼頭,卻不慎在街頭遇到了徐令宜,她打碎了胭脂引起徐令宜注意,徐令宜本想差人送十一娘回府,十一娘連忙回絕。十一娘在碼頭遇到了林世顯,她受邀與林世顯一同品茶,林世顯問起十一娘孤身出現在碼頭的原因,十一娘坦承道她準備租船回餘杭。聽此,林世顯稱他下月準備南下,正好經過餘杭,十一娘可乘坐他船,也好有個照應,十一娘聽此欣喜,她一口應下,也跟林世顯閒聊了起來。聊過幾句後,十一娘跟林世顯道別,二人下月初一約於慈安寺相碰,屆時林世顯會帶著自己的隨從安泰前去接十一娘。

姜夫人看中了羅府的二小姐,羅大夫人準備將羅二娘嫁給茂國公府王煜,縱然她平時再疼愛羅二娘,可羅二娘只不過是卑微庶女而已,一切都不及為元娘的諄哥換取利益來得重要。羅二娘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她氣憤不已,認為一切都是十一娘搞得鬼,決定不顧姐妹之情害十一娘。

羅二娘帶著婢女來到王煜平時流連的風花雪月之地,她故意在王煜面前摔倒引起王煜注意,王煜看中了羅二娘的美貌,羅二娘卻謊稱她是羅府的十一娘,而羅府的二小姐身子孱弱,一直臥榻在床,王煜不願意娶一個病秧子回家,當下便改了心意,準備求娶羅府的十一娘。

 

第4集王煜求娶十一娘,喬蓮房入徐家為妾

姜夫人登門拜訪改口要娶十一娘,王家語氣堅決。元娘在得知消息後也顧不得其他,眼下諄哥婚事才最重要,只有羅家一女嫁與王家,諄哥才可與姜家結親,乾脆便將十一娘嫁與王家,二娘成為她的繼室。

呂姨媽前來求羅老爺,希望羅老爺能取消十一娘跟王煜的親事,她聲聲懇求,羅老爺雖心軟也做不了主,只能找羅夫人再行商議。羅老爺艱難跟羅夫人開口,府中之事向來是羅夫人做主,諄哥親事和羅府前途都與王家聯姻連繫在一起,羅夫人口風不改,反認為一介庶女能嫁進茂國公府是十一娘的福分,而她也會讓十一娘心甘情願嫁給王煜。

羅夫人從仙綾閣拿來了十一娘的繡品,質問十一娘私賣繡品一事,十一娘與簡師傅交情甚好,她並不怕請簡師傅前來對質,可呂姨媽跟婢女冬青卻深怕十一娘受罰,爭相承認了她們偷偷私賣繡品。眼看著二人被打板子,十一娘心底著急,她聲聲認錯,羅夫人打過幾個板子之後,這才話裡話外之意警告著十一娘不得再越矩,罷了此事。

呂姨娘不同意十一娘嫁給王煜,她準備去王家說十一娘有咳疾,退了這門親事。如此一來,呂姨娘壞了羅夫人的好事必會受懲罰,故十一娘將自己的打算道出,她準備逃婚。呂姨媽萬萬沒有想到十一娘會有如此冒險想法,但相比起嫁給王煜,呂姨媽還是支持著十一娘,準備在下月初一跟著十一娘一起回餘杭。

喬蓮房如期嫁與徐令宜為妾,她為國公府嫡女,喬夫人不忍心自己女兒受苦,但蓮房心意堅定,她只好看著女兒出嫁,但她喬家並不是任人拿捏的,如今喬蓮房雖為妾室,元娘卻已油燈枯盡,只要喬蓮房得到徐令宜的寵愛,再誕下子嗣,屆時以喬家跟徐夫人的能力,必能讓喬蓮房坐回正室之位。喬蓮房滿懷著希望嫁進徐府,她出嫁之日大雨磅礡,沒有八抬大轎,沒有嗩吶賀彩,只有孤零零的陪嫁丫鬟和小轎子從側門進府,陶媽媽有意為難喬蓮房,她要求喬蓮房在府外下轎進府,喬蓮房忍下了這口氣,她一身喜服踩進泥濘坑中,讓丫鬟收了傘,淋著雨踏進了徐府。

徐令宜無心娶喬蓮房,他納妾之日本不願意踏進房中,可奈何不過徐夫人的要求,只好前來看望喬蓮房。喬蓮房記著徐令宜的一切喜好,她想讓徐令宜留下來陪她,徐令宜卻果斷拒絕,哪怕喬蓮房甘之如飴,他也並非喬蓮房的良人,能給的不過是一世的衣食無憂而已。

次日,喬蓮房獨守空房的消息在府中傳開來,徐夫人怒斥嚼舌根的丫鬟,對喬蓮房的待遇區別於其他姨娘,非但讓喬蓮房坐下同用餐,更是告訴眾人,她待喬蓮房如親生女兒。徐夫人為喬蓮房撐腰的事情傳到了元娘耳中,元娘認為喬蓮房不過是妾,成不了氣候,這時的喬蓮房前來向元娘敬茶請安,元娘當場給了喬蓮房一個下馬威,讓喬蓮房跪下敬茶,卻又不接喬蓮房手中的茶。

第5集呂姨娘意外身亡,十一娘逃婚不得

元娘接過了喬蓮房手中的茶,話中有意地教訓起了喬蓮房,讓喬蓮房不要惦記著徐令宜。喬蓮房走後,文姨娘前來看望元娘,元娘提起喬家跟文家生意上往來的衝突,讓文姨娘不要被喬蓮房所收攏,反日後多多幫助繼室,與繼室一同對抗喬家。

十一娘前來繡閣向簡師傅告別,簡師傅為十一娘準備了離開的衣物,打從心裡希望十一娘能夠過上自己想過的生活。十一娘離開在即,她將自己新繡好的香囊送給了呂姨娘,希望香囊能保呂姨娘平安,母女二人同床而睡,共同回憶著餘杭的三年快樂生活,憧憬著未來的幸福。呂姨娘生怕二人離開後羅家會亂成一鍋粥,十一娘卻分析起目前局勢,認為她離開才是最好的,只要她離開了,二娘就必須嫁入徐家,二娘也算是得償所願。

次日,母女二人及冬青準備前往慈安寺,姜大夫人卻在這時到訪,點名要見十一娘,十一娘無法,只好讓呂姨娘和冬青先到慈安寺等她。見過姜大夫人後,十一娘這才匆匆往慈安寺趕過去,慈安寺今日閉寺一日,只接待徐家女眷,徐家眾人在寺中禮佛祈福,呂姨娘跟冬青趕到慈安寺門口,呂姨娘發現十一娘新贈的香囊掉落在路上,她讓冬青留於寺前等她,自己往回去尋香囊。殊不知,徐令宜苦苦抓捕的海盜劉勇也來到慈安寺,一場意外就此發生。

林世顯如約來慈安寺接十一娘,卻苦苦等不到十一娘的身影,此次南下至關重要,林世顯耽誤不得,只好在等不到十一娘身影後先行離開。十一娘攜冬青返回尋呂姨娘的身影,可呂姨娘的身影卻倒在路間。十一娘心底驚顫,她上前查看,這才發現呂姨娘已經斷氣,她身上滿是鮮血,明顯是被他人所傷,十一娘接受不了這樁意外,只抱著呂姨娘落不止,而劉勇也在慈安寺被徐令宜抓捕,慈安寺的命案引起了徐令宜的注意,徐令宜上前勸說十一娘鬆開呂姨娘,只有將呂姨娘交給官府驗屍,這才能找到殺害呂姨娘的兇手。十一娘哭著鬆開了呂姨娘,徐令宜命人將十一娘送回羅府,並將呂姨娘之案交由順天府。

順天府迅速結案,呂姨娘是被海盜劉勇所殺,羅老爺認為此事有些草率,羅夫人卻稱羅家名譽重要,若此事深查下去勢必會查到呂姨娘帶著十一娘私自出府,屆時會對羅名名聲不利,影響羅王兩家的婚事,影響羅老爺復職之事。羅老爺在利弊之中選擇了羅家,十一娘在得知此案速結之後,她緊拽著手中的布料,此布料是她在呂姨娘手中發現的,明顯布料不是劉勇的,故兇手定另有其人。十一娘求羅老爺能夠去順天府再徹查此案,羅老爺卻不耐煩地讓十一娘不要多事,十一娘徹底心寒,頂撞起了羅老爺,羅老爺生氣拂袖離開。

羅夫人摒退下人,她打開天窗說亮話,深知這次是十一娘想逃婚,若不是十一娘想逃婚,呂姨娘也不會死,呂姨娘便是被十一娘害死的。十一娘因羅夫人的話奔潰至極,她內心愧疚萬分,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會害死母親。

呂姨娘命喪慈安寺一事傳到徐府家眷耳中,文姨娘跟秦姨娘提起此案,認為當時是呂姨娘跟十一娘提前得知了徐家要去慈安寺祈福,這才會出現在慈安寺,打的就是攀附徐家的心思,只是沒有想到陰差陽錯出了意外。

徐令宜來到牢房裡見江槐,他帶上了劉勇的屍體,劉勇已經死了,徐令宜希望江槐能夠說出唆使他們下海為盜之人,二人本是漁民,因海禁之故這才被迫成為海盜,只要江槐能交待幕後之人,他必保江槐一命,也會盡自己所能再次打開海禁,還萬千漁民一條生路。江槐壓根不相信徐令宜的話,他只透露出幕後之人是徐令宜鬥不過之人,而海禁是大明祖制,豈是徐令宜能撼動得了。如今落在徐令宜手上,江槐也再無逃出去可能,他在獄中自盡,斷了徐令宜往下的線索。

琥珀暗中請了簡師傅來看望十一娘,簡師傅提起呂姨娘為十一娘著想的心思,讓十一娘振作起來。十一娘重拾生機,她將布料交給了簡師傅,讓簡師傅幫忙打聽下布料上邊的刺繡出處。之後,十一娘假扮成小廝準備混出府,卻在府中被琥珀撞見。

 

第6集二娘許配王煜,元娘撒手人寰

琥珀雖為羅夫人的眼線,可她心地善良,也深知十一娘的不容易,故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放十一娘離府,但她只給十一娘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後她便會稟報給羅夫人。十一娘感謝琥珀,她匆忙來到順天府,可她連順天府的大門都進不去,無奈她只好來到慈安寺找線索,從一小和尚的口中得知當時呂姨媽曾出現在八角亭內,而還有另一名女眷也出現在八角亭中,只不過他並未仔細看清那名女眷的面容,當日寺內只接待徐家女眷,他猜測那名女眷極有可能是徐家人。十一娘沒有想到此案跟徐府有關,她未來得及深想,羅家的人便找了過來,她被羅家的人帶走,而小和尚這才想起其他線索,卻來不及告訴十一娘。

十一娘被帶到羅夫人面前,羅夫人訓斥十一娘,十一娘卻稱她之所以到慈安寺只是憑弔呂姨娘,她願意放下過去,接受羅夫人的安排。羅夫人聽著十一娘的話,這才作罷此事,稱她已經準備好了上好棺材,會厚葬呂姨娘,也算了了十一娘的心願。羅夫人離開後,冬青向十一娘告琥珀的狀,十一娘卻感謝琥珀,她知道琥珀有難處,這次若不是琥珀幫她,她連門都出不了。

端午節,元娘為徐令宜親手繡了香囊,繫於徐令宜的腰間,她問起了諄哥的婚事,徐令宜稱他已經安排媒婆去姜家提親,元娘方才放心。之後,徐令宜按照習俗來羅家看望羅老爺及羅夫人,羅老爺問起了復職之事,徐令宜向羅老爺解釋清楚了其中緣由,並非是他不願意幫助,確實是此事十分棘手,他會尋合適時機再向聖上提起羅老爺復職之事。從花廳出來後,臨波跟徐令宜提起了徐府的閒言碎語,稱呂姨娘之死是跟攀附徐家有關,此話被十一娘聽到,她本是想讓徐令宜徹查自己母親死亡一案,但因著臨波的話,她對徐家沒有半分好感,只跳出來斥責徐令宜,徐令宜自知理虧,他讓臨波道歉,並讓徐府不得再傳此閒言碎語。

王家前來送納彩禮,十一娘不願意嫁給王煜,她願為了查清自己母親的兇殺案而嫁進徐府,在深思王煜非她不娶的緣由後,十一娘知道定是二娘做了手腳,她差人將自己的畫像送與王煜,王煜在看到十一娘的畫像後果真發瘋似地來到羅府。王煜要求見十一娘,十一娘出來後,王煜知道了一切都是二娘在搞得鬼,他將二娘拽到自己的身邊,當眾強吻了二娘,非二娘不娶。一場鬧劇鬧到這裡,羅夫人也明白了一切,王煜如今已經對二娘行非禮之事,她也只好順著事情發展下去,將二娘許配給王煜,縱然二娘百般不願,萬般乞求,羅夫人也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二娘必須嫁給王煜。

元娘病重,羅夫人連忙帶著十一娘前往徐家。元娘自知自己熬不過這個坎,她求徐令宜能娶了十一娘,徐令宜縱然不願意,可面對元娘殷切的眼神,他還是心軟地點頭答應。元娘心願了結,她讓十一娘上前來,一字一句告訴十一娘,這永平侯府看似平靜,實則危機暗藏,否則她也不會無故病得藥石無醫。隨後,元娘為諄哥唱過一曲童謠,將諄哥托付給了身邊人,便閉上了眼睛,臨終前只希望徐令宜能夠原諒她,她確非一個好妻子。

第7集十一娘入徐府家門,與徐令宜大婚

元娘離世,徐家後宅的每個女人都沒有半分悲慼,反爭風吃醋,徐令宜對於這個後宅十分失望,而徐太夫人卻深憂著徐令宜,丹陽希望未來的十一娘能夠讓徐令宜舒心,徐太夫人卻不看好十一娘,她認為蓮房之事是十一娘和元娘合謀設計,如此心機深沉的女人又如何能當好徐家主母。

十一娘來到慈安寺找昔日的清瞑小和尚,可清瞑卻跟著師傅外出雲遊,十一娘無功而返。自元娘去世後,徐令宜便又當爹又當娘照顧著元諄,希望孩子能夠長大成材。一年後,元娘忌日一過,便到了十一娘入徐府之日,她身穿大紅嫁衣,臉卻無半點喜悅幸福之色,五娘前來祝賀十一娘,十一娘卻衷心羨慕五娘跟五姐夫之間的琴瑟和鳴。五娘離開後,羅夫人也來看望十一娘,她告誡十一娘如何當好徐家主母,且希望十一娘能謹記元娘遺言,十一娘諾聲應下,她自當記得元娘遺言,好好照顧諄哥。

徐令宜一身大紅喜服來羅府迎娶十一娘,鑼鼓漫天,喜轎所過之處皆是一處祝賀聲,十一娘蓋著紅蓋頭入了徐府的門,二人行夫妻拜堂之禮,定下了這生生世世纏繞不開的姻緣。洞房花燭之夜,十一娘紅蓋頭下滿是緊張害怕,徐令宜揭開了十一娘的紅蓋頭,十一娘大膽地直視著徐令宜的雙眼,她的大膽在徐令宜的意料之中。徐令宜提起當初喬蓮房的事情,要求十一娘要恪守徐家家規,當日之事不得再發生第二次,十一娘見徐令宜誤以為自己也參與了那件事情,她也沒有過多解釋,只想卸掉妝發早些歇息。十一娘獨自一人卸不了妝發,徐令宜上前幫十一娘卸下簪子,二人同床共枕,徐令宜想起元娘的遺言,他想給十一娘一個體面,好好待十一娘,可十一娘壓根沒做好成為徐令宜女人的準備,她非但緊張萬分,更是借口肚子不舒服起來喝水,直到看著徐令宜入睡後才重新回床上,徐令宜怎不知十一娘的想法,他沒有勉強十一娘,只將被子一角挪向了十一娘。

十一娘入嫁徐家,徐太夫人知道蓮房心裡不好受,只安撫著蓮房,蓮房表面溫順,卻打從心底裡認為十一娘一介庶女根本不配與她爭徐令宜,她定爭不過自己。而此次的國公府,二娘依舊心有不甘,這本該是她的洞房花燭夜卻成全了十一娘,只見王煜醉醺醺地回到了房間,王煜喝酒成性,就連二娘的陪嫁首飾都要拿去當了喝酒,二娘氣不過說了王煜幾句,王煜對二娘一番痛打。

次日,徐令宜醒來,發現十一娘的手正放在他的手上,他本想挪開十一娘的手,十一娘卻醒了過來。二人之間尷尬萬分,十一娘見徐令宜要起床,連忙將床空位讓給了徐令宜。徐令宜進宮,琥珀與冬青伺候著十一娘梳妝,今日是十一娘第一次請安,二人十分看重,冬青對琥珀還有幾分為難,十一娘卻知道琥珀的不容易,她讓冬青不要再為難琥珀,日後她屋中之事便由琥珀和冬青一同打理。

宮中,陳閣老聽著眾人的議論,徐令宜依舊堅持開海禁,靖遠侯一行人卻不肯同意,衛國公認為開海禁的確有助於國泰平安,但此事茲事體大,理應稟明聖上再行定奪。陳閣老也認為衛國公說得有理,他將此事壓下,讓眾人先將重心放在茶稅之事上。

十一娘一襲清雅白衣前來廳中向徐太夫人請安,蓮房也正在廳上陪著諄哥一同玩耍,徐太夫人並沒有刻意刁難十一娘,只贈了一些首飾給十一娘,並讓十一娘見見蓮房

 

第8集蓮房向十一娘示威,十一娘躲徐令宜

蓮房見過了十一娘,徐太夫人讓諄哥上前喊十一娘為母親,諄哥因嫡庶之別不願意喊十一娘,十一娘哄起了諄哥,讓諄哥開口喊母親,並送了諄哥一個香囊。蓮房為了給十一娘一個下馬威,她用糕點哄了諄哥開心,在為諄哥擦手之時,挑釁地當著十一娘的面拿走了諄哥手中的香囊,十一娘卻只勾唇一笑,並未計較此事。

丹陽是聖上欽封的縣主,她因著之前蓮房之事對十一娘沒有好印象,再加上十一娘是庶女,她不願意去見十一娘,徐令寬加以勸說,這才讓丹陽心不甘情不願來到大廳見十一娘。丹陽剛懷有身孕,十一娘為丹陽準備了一件衣裳,丹陽卻不是很領情,反倒是徐令寬上前謝起了十一娘。十一娘剛入門,喬蓮房便讓出了掌家之權,一行人在大廳入坐,恰逢一婢女偷了御賜蜀錦被抓住,太夫人想知道十一娘會如何處置,十一娘在問清婢女是因家中母親生病而不得不出此下策,她念在婢女的孝心,認為將婢女杖責二十,給予一個教訓即可,可喬蓮房卻堅持家規,哪怕婢女聲聲哭求,她也要將婢女發賣。太夫人為了給喬蓮房樹威信,她聽了喬蓮房之意,準備將婢女發賣。丹陽跟徐令寬一行人心有不忍,二夫人出言替婢女說話,這才減輕懲罰,只將婢女發配到莊子上去。此事過後,太夫人下令徐家由蓮房代為掌管中饋,至於十一娘便等熟悉家規再行掌權。

御賜蜀錦已尋回,丹陽向太夫人討要了幾匹做衣裳,只是她尋不到精美扇面來配衣裳,十一娘精通女紅,她願為丹陽提供繡樣,丹陽曆經今日之事,對十一娘的排斥感消散些許,願意讓十一娘一試。之後,徐令宜回府,他在看到諄哥晨練還在府中遊玩,不由得斥責起諄哥,讓諄哥當場扎馬步,不得落下半滴眼淚。太夫人心疼諄哥,她埋怨起了徐令宜的嚴厲,揭起了徐令宜幼時的調皮把戲,將諄哥抱回房間。

十一娘讓琥珀打聽清楚了徐府的情況,在聽到府中三位姨娘都不受寵,她不由得有些意外。文、秦姨娘是跟著徐令宜多年,當年徐令宜身陷戰亂,因後勤不力戰事艱難,是文家進獻了大批錢糧助徐令宜度過危機,文家也趁機和徐家聯姻,至於秦姨娘則是太夫人身邊的婢女,是太夫人喜她溫順體貼便派到徐令宜身邊伺候,更是做主將秦姨娘收為通房。二人不受寵就算了,蓮房也同樣不受寵,十一娘有些意外,她想起大婚之夜徐令宜的動作,認為徐令宜也並非清心寡慾之人。

徐府三位姨娘前來向十一娘敬茶請安,十一娘換了一身大紅衣裳,讓琥珀帶上了檀木盒子,她為三位姨媽準備了禮物。秦姨娘第一個向十一娘敬茶請安,蓮房第二個跪上前敬茶,她話中有意地挑釁著十一娘,十一娘面帶微笑,絲毫不懼於蓮房,喝下了蓮房敬的茶,打了賞賜。敬過茶後,三人遲遲不離開,蓮房早先便將繡樣一事告訴其他二位姨娘,讓其他二人將壓箱底的最好繡品拿出來送往十一娘房中示威,一是能讓十一娘知難而退,二是想離間十一娘跟其他二房之間的關係,十一娘知道蓮房的目的,卻絲毫不生氣,她始終記得此次進府的目的,瞭解這些繡品也是她查清真兇的其中一步。

徐令宜篤定心意開海禁,他分析起目前的局勢,準備借胡大人之死來接觸衛國公,只要有了衛國的相助,他們便離開海禁又近了一大步。商議完朝事後,徐令宜來到西跨院,他讓十一娘為他更衣沐浴,可十一娘壓根不擅長更衣,再加上她有意遠離徐令宜,她笨拙的動作令徐令宜大為搖頭,決定自力更生。更衣完後,徐令宜要求十一娘試水溫,十一娘明知水溫過燙還不願理會徐令宜,徐令宜想讓十一娘自己沐浴,十一娘只好讓冬青去打涼水給徐令宜。沐浴完後,十一娘磨磨蹭蹭不願意回床上睡,等到徐令宜睡著了她才回床上。

 

第9集十一娘與徐令宜鬧脾氣,二人分床而睡

十一娘在床上小心翼翼,徐令宜稍有動作她便如刺蝟般渾身緊張,徐令宜問起十一娘為何不歇息,十一娘只道她有些睡不著,準備去看會書。徐令宜知道十一娘的小心思,只讓十一娘到暖閣休息,十一娘大鬆一口氣,連忙抱著被子前往暖閣上睡。次日,徐令宜醒來發現十一娘踢了被子睡在暖閣上,他嘴角浮起一抹無奈笑容,細心上前為十一娘蓋好被子。

徐令宜主動接近國公爺,他提起夏苗的射箭比賽,衛國公卻仍介懷胡大人之死,往常夏苗都是他與胡大人一較高下,如今一人獨射又有何意思。徐令宜看著衛國公的背影,準備趁著夏苗這個機會,跟衛國公開誠公佈談一談。

徐令宜回府,今日是十一娘回門的日子,羅家少爺帶來禮物拜見徐太夫人,徐令宜攜著十一娘一同啟程回羅府。二人拜過高堂後,羅大夫人讓十一娘同她回房說體己話,在聽到十一娘被喬蓮房奪了掌家大權之後,不由得勃然大怒,沒有想到十一娘如此不中用。羅少夫人為十一娘說話,大夫人讓十一娘回府之後務必多聽陶媽媽的話,後宅之爭,先發制人,若十一娘任由喬蓮房放肆,日後別說主母權力,就是主母名分也會被奪了去。

五娘與二娘回到羅府,五娘見如今十一娘容光煥發,打從心底裡替十一娘感到高興,二娘心底不屑,卻只遮掩著自己手上的淤青。家宴之上,二娘看著十一娘為徐令宜夾菜,她故意提起了元娘,引得宴上氣氛異常,更是提起呂姨娘刺激十一娘,十一娘不慎灑落湯水在徐令宜身上。十一娘的莽撞令大夫人不悅,她出言訓斥十一娘,話中有意提起喬蓮房執掌中饋一事,徐令宜開口為十一娘說話,再加上羅少爺在旁緩解宴上氣氛,一場家宴這才安然度過。

回府途中,徐令宜認為十一娘必是同大夫人說了什麼,大夫人才會提起掌家權之事,若十一娘介懷大可直接商討回來,又何偏喜歡在暗地裡行事。十一娘知道徐令宜是在暗諷她跟元娘,如今元娘離已久,她不希望聽到徐令宜說元娘的任何不是。之後,徐令宜下車時向十一娘伸出手,十一娘卻賭氣不肯扶徐令宜,自己下馬車,徐令宜吃癟,他讓十一娘自行回府,哪怕身邊小廝說自己沒公務在身,他也稱自己要回衙門,十一娘讓徐令宜自行請便,她壓根並不在乎徐令宜。

徐令宜回衙門,心底裡一直賭著一口氣,臨波問起徐令宜的反常,徐令宜並未多提,只稱續絃之事並非他所願,他只是圓元娘一個心願,日後只希望二人能相安無事相處。這夜,徐令宜並未歇在西跨院,文姨娘一邊吃糕點,一邊跟秦姨娘八卦起了西跨院的事,認為十一娘輸元娘至多,二人自回門後便一直冷著。

徐令宜來看望徐太夫人,徐太夫人卻讓徐令宜多多去看後院的女人,不能一直冷著幾人。徐令宜聽此,這才移步後院,他前來見喬蓮房,蓮房正在院中彈一曲高山流水,她知曉徐令宜精通琴藝,故想與徐令宜同奏高山流水。徐令宜輕撫琴弦想起了朝堂之事,他感謝蓮房在自己出征之時對太夫人的照顧,並允諾得空時多指點蓮房琴藝。話落,徐令宜轉身離開,只在書房裡吩咐照影將一本紅色琴譜找出來送與蓮房,蓮房在看到琴譜沒看到徐令宜時心底失望。

次日,徐令宜前往文姨娘房間用膳,文姨娘特意準備了一大桌子菜給徐令宜享用,她為徐令宜盛了一碗參雞湯,一碗雞湯便價值二十多兩銀子,徐令宜沒有想到文姨娘如此揮霍,他向來勤儉,在聽到雞湯的價值之後只放下湯碗,先行離開。之後,徐令宜來到秦姨娘處,秦姨娘為徐令宜泡茶,徐令宜欣賞起秦姨娘房間裡的景圖,可秦姨娘卻不識此風雅之事,她一直介懷著自己失去孩子,不能再擁有自己孩子之事,徐令宜只讓秦姨娘看開些,便離開了房間。

夜晚,徐令宜在房間歇息,他夢到了徐家禍亂,不由得夢中驚醒。來到院中,他意外看到了十一娘的身影,二人談論幾句,十一娘明確告訴徐令宜,她無意爭掌家之權,而她也知道了徐令宜的煩心之事,想得太多,卻又無力改變。

十一娘來到丹陽房中,她以扇面繡樣為由,讓丹陽將心儀繡品給她查看,丹陽看不起十一娘,她本想奚落一番,可沒有想到十一娘卻知曉她手中的扇面出自何處,而十一娘在丹陽這裡找不到那塊布料的刺繡線索,只先行離開。之後,十一娘來到二夫人房中,也同樣一一查起了二夫人的繡品。

 

第10集十一娘當眾護陶媽媽,徐太夫人偏心喬蓮房

二夫人見十一娘仔細端詳著繡品,知曉她並非只為繡品而來,願為十一娘解憂。十一娘見二夫人並無惡意,只問起了慈安寺之事,二夫人那日一直陪在徐太夫人身邊,並不知道其他線索,她勸起了十一娘不要一直介懷於過去,當把握好當下才是。

十一娘與冬青在院中看到幾枝剛綻放開的花,二人踮起腳尖也摘不到花,路過的徐令宜順手幫十一娘摘了花,並提起執掌中饋之事,他表明他的立場,十一娘是當家主母,理應盡快熟悉家務,執掌中饋。之後,十一娘來向徐太夫人請安,她已經查過各院繡品,都沒有她想要的線索,故她推辭了繡面之事,她的知難而退令喬蓮房更為囂張,絲毫不將十一娘放在眼裡。

周媽媽是看管倉庫之人,喬蓮房讓丫鬟前去收攏周媽媽,周媽媽在為各院派發蜀錦之時動了手腳,把十一娘的份例給了喬蓮房,而陶媽媽在看到十一娘收到的蜀錦時十分氣不過,當下就不顧十一娘的勸說前去找周媽媽討個說法。陶媽媽要求周媽媽將十一娘的蜀錦交出來,全府都知曉十一娘如今不受寵,徐令宜已經好些時日沒去西跨院,周媽媽仗著自己有喬蓮房撐腰,她跟陶媽媽爭論動起手來。此事鬧到蓮房那裡,蓮房執掌中饋,她針對於陶媽媽,二話不說就命人將陶媽媽杖責三十。十一娘前來攔住了蓮房,蓮房仗著自己有掌家權想壓住十一娘,十一娘卻條理清晰,以條條章法堵得蓮房啞口無言,護住了陶媽媽。

蜀錦之事雖然是蓮房行事不周全,可太夫人還是想要護蓮房,她在花廳上稱蜀錦是她分配的,話中有意讓十一娘做好本分,管好自己的人,十一娘沒有半分生氣,只笑著應下,反倒是丹陽看不過去,斥責起了周媽媽的無規無矩,太夫人只好意思意思罰了周媽媽兩個月月銀。回到房間裡,陶媽媽為十一娘抱不平,十一娘卻不甚在意,陶媽媽心有不甘,讓十一娘謹記她嫁到徐家的目的。

喬蓮房穿著蜀錦新做的華麗衣裳來見徐令宜,她為徐令宜準備了糕點,本以為能討得徐令宜歡心,可徐令宜已經知道了蜀錦之事,只用五毒心警告喬蓮房,讓喬蓮房不要再穿這身衣服。喬蓮房回到房裡落淚不止,她哭著剪掉了衣裳,周媽媽安慰起了喬蓮房,她認為一切都是十一娘的錯,只有喬蓮房奪得正室之位,徐令宜才不會輕看她。

夜晚,徐令宜來到十一娘房中,他讓十一娘要有當家主母風範,而過兩日他要隨聖上外出狩獵,只希望十一娘不要再惹事生非。十一娘沒有想到徐令宜會誤以為她指使陶媽媽動手,不由得一字一句噎起徐令宜,徐令宜認為十一娘的牙尖嘴利十分不可理喻,只生氣離開了西跨院。

十一娘知道喬蓮房對她的敵意,她話中有意告訴喬蓮房,她對徐令宜無意,希望喬蓮房安分守己護好她要的東西,若喬蓮房非要與她較勁也過於嬌嫩。喬蓮房聽不進十一娘的話,只一心想奪得正室之位。

徐令宜外出狩獵,區大人居心叵測前來跟徐令宜提起胡進是亂臣賊子之事,衛國公任坤前來為胡進抱不平,胡進兩袖清風自是良臣,卻遭奸人所害,任坤抱不平的言詞中提到了聖上,徐令宜恐任坤落人口實,只出聲提醒著任坤。二人皆為胡進的死感到惋惜,徐令宜提起如今朝堂的局勢,認為只有開海禁才能改變現狀,衛國公搖了搖頭,海禁乃是祖制,又豈是他們二人能掌控得了。

十一娘從繡品上找不到兇手的線索,她準備從布料入手,從陶媽媽處打聽到了一年前家中所剩下的布料都在城郊別院。而丹陽因孕吐上慈安寺祈福,寺中法師稱丹陽與屬牛之人相沖,十一娘恰好是屬牛之人,太夫人有意讓十一娘搬往別院暫住。

 

第11集十一娘暫搬別院,喬蓮房設計陷害十一娘

徐太夫人跟十一娘說暫搬別院一事,十一娘二話不說應下,徐太夫人因十一娘的允諾而倍感欣慰。隨後,十一娘啟程前往西山別院,陶媽媽追出徐府,她責備十一娘輕易應下此事,此時十一娘在府中已經舉步維艱,若是數月後歸來只怕府中不再有十一娘的位置,十一娘心不在徐府,她只寬慰著陶媽媽,讓陶媽媽好生照顧諄哥。

十一娘抵達西山別院,劉媽媽服侍起十一娘在別院的生活起居,她有意向十一娘討要賞錢,可琥珀卻拿不出錢來,十一娘的月底本就不多,如今一到月底更是生活拮据。十一娘並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她以做屏風為掩飾,帶著冬青來到庫房找布料,琥珀想要幫助十一娘,冬青不太信任琥珀,十一娘卻願意信琥珀一回,她將自己的行事目的告訴琥珀,希望琥珀能夠幫助她。

喬蓮房瞞著陶媽媽,私下帶著諄哥玩小狗,引得諄哥廯症發起,太夫人責備起陶媽媽,將諄哥交由蓮房照顧。蓮房根本無心待諄哥,眼看著諄哥生病不喝藥,蓮房讓婢女將諄哥按住,硬灌湯藥給諄哥。諄哥生病令陶媽媽感到心疼,她如今還無法貼身照顧諄哥,不由得將一切錯誤都怪到十一娘身上,若不是十一娘非自作主張去別院,諄哥也不會受此等罪。

十一娘在庫房裡找到與證據相似的布料,她帶著布料來到仙綾閣請簡師傅幫忙,讓簡師傅幫忙查清此布料來源。出仙綾閣後,十一娘發現身邊護衛不見,她讓琥珀去尋,自己和冬青留在原地等待。誰知,一老婦人假裝摔倒,十一娘和冬青上前扶前,卻被老婦人算計,用藥蒙暈帶走。琥珀尋不到護衛歸來,發現冬青和十一娘也消失不見,她連忙找簡師傅幫忙,簡師傅察覺到事情的蹊蹺,認為十一娘定是被人算計了。恰好這時護衛歸來,琥珀在簡師傅的授意下稱十一娘有事先回羅家,她穩定住了局面,並未聲張此事。

十一娘失蹤之事是喬蓮房所為,喬蓮房是想要讓十一娘在外過夜,只要坐實十一娘在外過夜一事,十一娘便毀了。琥珀連忙回羅家將此事稟報給羅大夫人,羅大夫人沒有想到十一娘如此不堪重用,但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十一娘,可羅家找了一天都沒有找到十一娘,羅振興身為嫡長子,他認為妹妹安危重要,準備報官找十一娘,就算十一娘被徐家休了,他也能養妹妹一輩子。羅大夫人執意不肯,簡師傅只好提出自己的想法,為保全十一娘名聲,他們可再找一夜,若第二天再找不到十一娘,再行報官也不遲。

次日,徐令宜回到徐家,得知十一娘搬往西山別院,不由得當場發怒。徐令宜準備前往別院接十一娘,蓮房卻稱十一娘在別院住不習慣回了羅家,她願意陪著徐令宜一同去羅家接十一娘,徐令宜點頭答應,喬蓮房暗中讓婢女去通知劉媽媽報官救人,準備壞了十一娘的名聲。

羅府,徐令宜跟喬蓮房想要見十一娘,羅大夫人跟羅老爺卻遮遮掩掩,準備能拖一時是一時。徐令宜跟喬蓮房只好留在羅府,二人遲遲等不到十一娘回來,徐令宜讓手下臨波外邊尋十一娘。另一邊,十一娘跟冬青在一間柴房醒來,二人身上捆著繩子,十一娘略一深想便知自己遭人算計了。

 

第12集十一娘化險為夷,徐令宜接十一娘回府

喬蓮房自導自演,稱她命婢女去向護衛打聽,得知十一娘今日並未出羅府,讓徐令宜再度問起十一娘的下落。正在這時,十一娘回府,順利解決了這場危機。離開羅府前,羅大夫人讓十一娘同她回房說幾句話,她問起了今日之事,十一娘這才道她和冬青二人被人劫持了,幸虧簡師傅和羅振興靠著她身上特有的玫瑰花露味找到了她,這才順利脫身,在得知臨波在街上尋她,她便順理成章讓臨波在街上找到了她。此次雖然有驚無險,但事關清白,羅大夫人讓十一娘不要外洩此事,而喬蓮房不得不提防,以大夫人看來,此事必與喬蓮房有關。

十一娘跟徐令宜同乘一輛馬車,徐令宜壓根不信相沖之事,故不顧太夫人反對,接十一娘回府,十一娘對此倍感意外,而她也委婉將護衛的蹊蹺之處告訴徐令宜,徐令宜心思聰慧,準備再查護衛之事。

徐令宜鐵了心要十一娘回府,丹陽跟五爺只好決定搬往放生胡同住,徐太夫人不肯同意,她生怕丹陽動了胎氣,徐令宜斟酌之後決定讓二人搬往後花園的荷南院居住,丹陽出聲應下。徐太夫人知道讓十一娘搬往西山別院小住有些不合情理,但她也是為了徐家子嗣著想,十一娘並沒有怪徐太夫人的意思,她的大方得體令徐太夫人頗為滿意。

徐令宜來到喬蓮房房中,他讓喬蓮房取上好血燕人參,以十一娘的名義送去給丹陽。喬蓮房雖有些不樂意,卻也只能應下,她上前奉茶給徐令宜,徐令宜問起了西山別院的護衛玩忽職守之事,話中有意地責怪蓮房,讓蓮房重懲劉媽媽。此事徐令宜的處事之道傳到十一娘耳中,十一娘不由得對徐令宜改觀,處事內圓外方,倒是她之前小瞧了徐令宜。

喬蓮房來到西跨院送月銀,她話中有意地譏諷著十一娘沒有執掌中饋之權,十一娘也警告起了喬蓮房,出了一口惡氣。喬蓮房走後,文姨娘來看十一娘,在聽到冬青和琥珀因二十兩銀子而高興不起,更是打從心底裡看不起十一娘。

諄哥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十一娘來看望諄哥,她心疼諄哥想自己照顧,可蓮房卻不願意讓十一娘照顧諄哥,諄哥哭喊著身子癢,他哭鬧著不肯睡覺,十一娘想起自己在餘杭用的止癢藥膏,她準備給諄哥上藥,蓮房和徐太夫人都認為這藥來路不明,不可輕易給諄哥上藥,徐令宜卻相信十一娘,上前同十一娘一起給諄哥上藥。藥起效,諄哥不哭不鬧地睡著過去,徐令宜當下便做主讓十一娘照顧諄哥。

諄哥在十一娘的照料下日漸好了起來,徐令宜想來看望二人,可諄哥卻對徐令宜避之不及,十一娘只好帶諄哥回房,安撫著諄哥睡覺。這時,諭哥前來看望諄哥,文姨娘卻連忙帶著諭哥離開,十一娘也在這時才知二人雖為兄弟,卻因曉嫡庶有別而不得親近,文姨娘一直告誡著諭哥,不得諄哥過多接近,尤其是諄哥抱恙之時。

十一娘帶著諄哥前來見太夫人,可太夫人卻不在,諄哥吵著要吃糖糕,十一娘為諄哥身體著想,不讓他吃糖糕,喬蓮房眼角餘光看到了太夫人的身影,她故意上前給諄哥吃糖糕,讓諄哥記著她的好。太夫人來到廳裡,她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不由得責怪起十一娘的嚴厲,十一娘道出自己的苦心,太夫人這才知道自己錯怪了十一娘,十一娘非但讓諄哥自己選擇放下了糖糕,還讓諄哥主動拿糕點給徐令宜吃,徐令宜倍感意外,也十分暖心。

諄哥病情再次反作,太醫診治過,斷定諄哥是再次感染外邪之物。羅大夫人來到徐府,她心疼諄哥,不由得責怪起了十一娘。陶媽媽更加一旁火上加油,引得羅大夫人怒火更盛。

 

第13集十一娘被禁足,諄哥化險為夷

冬青為十一娘抱不平,羅大夫人讓陶媽媽掌嘴,不容得冬青目無規矩,十一娘及時阻止了羅大夫人,她向羅大夫人保證她定會盡力保護諄哥。羅大夫人不管十一娘此番的保證是真是假,她只讓十一娘記住一件事情,羅家才是十一娘的根基。送走羅大夫人後,十一娘讓琥珀查起了諄哥的日常,並未發現蹊蹺之處,而諭哥也在這時來看望諄哥,十一娘熱心地將諄哥的情況告訴諭哥,也請諭哥幫自己一個忙。

夜晚,十一娘和徐令宜陪在諄哥身邊,諄哥身子不舒服一直哭鬧,十一娘盡心地陪著諄哥,她為諄哥唱歌,一直守在諄哥身邊。十一娘因照顧諄哥而在旁邊睡著過去,徐令宜讓十一娘靠在自己的身上睡著,晨曦照射在十一娘的臉上,徐令宜更是細心為十一娘遮擋陽光。隨後,十一娘醒來,諄哥雖然醒了,卻病情加重,二人不得不立即請太醫前來診治,太醫為諄哥施針治療。

十一娘跟徐令宜在房外等候,十一娘將諄哥練的字給徐令宜看,希望徐令宜能多給諄哥一點關愛,少幾分嚴厲。這時,徐太夫人帶人過來,她讓十一娘留於西跨院不要外出,至於諄哥她自己抱回福壽院照顧。徐令宜不解,他執意要讓徐太夫人給一個交待,徐太夫人這才道她剛從慈安寺回來,慈安寺的法師稱十一娘是諄哥的命中剋星,二人必須分開。徐令宜不信鬼神,他也不同意用這種子虛烏有的鬼神之說來變相軟禁十一娘,眼看二人就要起爭執,十一娘選擇退讓一步。

十一娘被禁足在西跨院,諭哥偷溜過來找十一娘,他將自己幫十一娘打聽到的消息告訴十一娘,平時諄哥都會自己偷偷到後花園玩耍,後花園中養著一條小狗,是喬蓮房的婢女繡櫞所養。

五娘跟錢明的日子越過越拮据,錢明是一個書生,她又日日在家根本沒有其他進項,故她準備前來看望十一娘之時,順帶跟十一娘商量她盤下鋪面,跟十一娘合夥做生意一事。五娘備上薄禮來到徐府,可喬蓮房卻稱十一娘被禁足了,她不肯讓五娘見十一娘,五娘提起了徐家的待客之道,點名要見徐令宜,喬蓮房這才無法,讓五娘前去見十一娘。

十一娘見到五娘心底欣喜,她請了五娘幫自己一個忙,換了五娘的衣物前往後花園。十一娘果然在後花園見到繡櫞餵狗,她質問繡櫞,喬蓮房卻突然出現,喬蓮房帶人拿下十一娘,十一娘情急之下只好帶著小狗跟籠子一起跑,幸虧遇到了徐令宜。徐令宜想徹查小狗一事,喬蓮房卻虛偽稱小狗是她送給諄哥玩的,她並沒有想到小狗帶病,而她帶人追趕十一娘是怕小狗咬傷十一娘,蓮房一副哭哭啼啼的模樣,徐太夫人又深信蓮房,此事只好不了了之,現徐府的當務之急是讓諄哥度過這關。

十一娘連夜照顧諄哥,為諄哥唱童謠,諄哥也越發地親近十一娘,他平安無恙醒來,徐令宜倍感欣喜,也按十一娘所說的誇讚起了諄哥的字。這時,下人來報喬蓮房因日夜替諄哥祈福而暈倒過去,徐太夫人勸說徐令宜去看望喬蓮房,而諄哥則暫由十一娘照顧。徐令宜雖不願,可看在徐太夫人的面上還是來看望喬蓮房,他故意提起了劉媽媽,希望喬蓮房好自為之。

 

第14集徐令宜送十一娘錦羽扇,十一娘為徐令宜繡靴子

諄哥平安度過難關,徐令宜卻不得不深思府中之事,府中剛走了一個劉媽媽,卻又來了一條帶病的小狗,此事重要證人是劉媽媽,徐令宜下令讓臨波去尋找劉媽媽,臨波一口應下,他提起了十一娘近日來的辛苦,認為此事徐令宜最應該感謝之人是十一娘。

十一娘一直以來都在忍讓喬蓮房,她萬萬沒有想到喬蓮房會如此行事,故決定不再一昧忍讓下去,不管如何她都不會再讓喬蓮房照顧諄哥。徐令宜準備讓十一娘照顧諄哥,他態度明確地向徐太夫人表態,諄哥由十一娘照顧,徐太夫人雖然偏心於蓮房,可還是不得不點頭,將諄哥交由十一娘照顧。喬蓮房此次撈不到半點好處,她察覺到了危機,感覺徐令宜對十一娘多了幾分信任。

徐令宜讓照影送來錦羽扇感謝十一娘,錦羽扇向來貴重,又是徐令宜親手所做,照影本想提醒十一娘回禮,可十一娘卻不懂照影的意思,只讓冬青打賞。照影送完東西回來回話,徐令宜本以為十一娘收到錦羽扇會隨照影一同來道謝,可沒有想到十一娘壓根就沒有想著過來道謝,反賞了照影一些銀子。

五娘跟十一娘提起了鋪面之事,十一娘知道五娘找上門來定是缺銀子,同時也想藉著徐家招牌,她並未一口答應,只稱自己需要多考慮幾天,此事必須謹慎對待。之後,十一娘因五娘的鋪子找上了自家大嫂,二人一合謀決定各出五十兩銀子,借給好,給也好,就當是幫五娘一把。另一邊,二娘再次遭到了王煜的家暴,王煜母親卻只拿了幾件首飾安慰二娘,希望二娘能盡快誕下子嗣。

十一娘帶著諄哥在院中踢毽子,諭哥在角落裡看著,十一娘本想帶讓他一同來玩,他卻只跑開了。徐令宜一直認為踢毽子是女孩子玩的,他不贊成諄哥玩這個,十一娘卻認為徐令宜想法錯了,諄哥本就體弱,更應該動起來,而徐令宜也發現了毽子的不一般,這才得知這是十一娘專門為諄哥所做的。諄哥在十一娘這裡過得好,徐令宜也感到欣慰,他提起自己過幾日要出京公幹一事,並有些怪起來十一娘失了禮數,收了錦羽扇卻未曾道謝。

城中滿是災民,太夫人決定在城中佈施粥棚,她將賑災之事交由喬蓮房操辦,認為這是喬蓮房取得徐令宜寵愛的最好時機。徐令宜離開在即,十一娘親手為徐令宜繡了一雙靴子,徐令宜雖話中嫌棄著靴子繡工不夠精湛,可還是當場準備試鞋,十一娘二話不說上前幫徐令宜試起了鞋子,徐令宜打從心底裡感到開心。

徐家一直從文家採購絲綢,如今卻改從張氏採購絲綢,張氏又向來與喬家交好,文少奶奶前來讓文姨娘多想想辦法,只有文家好過,文姨娘的日子才會好過。為此,文姨娘只好帶上厚禮前來討好喬蓮房,可喬蓮房卻不吃文姨娘這套,只反送了張氏綢莊的綢緞來譏諷文姨娘。

 

第15集賑災糧現霉米,十一娘臨危不亂

文姨娘外出買一幅珍貴字畫,她想再度討好喬蓮房,卻意外看到張媽媽外出購買多量米醋,故讓婢女留意張媽媽的行為。婢女無意間發現,糧倉裡所儲存的米都是霉米。張媽媽雖用米醋洗掉了米上的霉,卻洗不掉米的毒性,此事十分嚴重,稍有不慎便會連累到徐家,文姨媽猛然想起昔日元娘對她的提點,她決定讓婢女將此事透露給十一娘,讓十一娘來處理此事,元娘先前待文家不薄,她相信十一娘也定會選擇幫助文家。

文姨娘的婢女不著痕跡將米有問題的事情透露給陶媽媽,陶媽媽親眼所見霉米,二話不說就稟報給了十一娘,十一娘臨危不亂,耳聽為虛,眼見為實,此事事關重大,她必須親眼見到霉米。霉米一事並非喬蓮房所為,而是張媽媽為家中兒子斂財所致,喬蓮房得知此事後也極為慌亂,但張媽媽是她房中的人,此事與她必脫不了干係,故她只好讓人前往喬家借米,趕在十一娘見到霉米前換掉大米。

十一娘來到施粥棚,她要求到糧倉見霉米,喬蓮房卻忽然出現阻止十一娘,喬蓮房的強硬阻礙更加坐實了霉米一事。十一娘準備硬闖糧倉,下人卻來報稱喬家借來的米半路出了意外灑在街上,一時半會兒趕不過來了,喬蓮房頓時慌了神,而十一娘也親眼見到了霉米。十一娘問責喬蓮房,喬蓮房卻稱自己毫不知情此事,眼下當務之急是解決霉米,十一娘也沒有功夫跟喬蓮房計較,只讓喬蓮房先湊齊大米,至於粥棚的粥必須先停下,等新米來了再煮粥。

粥棚停粥,災民們議論紛紛,十一娘出面安撫災民,在新的米煮好後為災民施粥。之後,十一娘查起了霉米的下落,查到霉米是來自於江氏米行,而米行又與靖遠侯區家有關,徐區兩家積怨已深,十一娘猜測此事與區家脫不了干係,但區家設計此事必定不會這麼簡單,如今也只不過是暫時的平靜而已。琥珀跑遍京師都買不到米,十一娘讓琥珀繼續尋米,她讓喬蓮房向喬家借米,喬蓮房稱她已經借過米了,但米出現了意外,喬家也沒有多餘糧食,十一娘深知這並不是意外,但眼前她只能再繼續想辦法籌到新米,來替換掉那批霉米。

霉米一事乃區家所為,區家雖然知曉十一娘發現霉米一事,但區家並不放在心上,只認為米雖換得了一時,卻換不了一整糧倉。另一邊,徐令宜在外賑災,他休息之餘看著自己一直寶貝著的靴子,靴子是十一娘繡的,縱然靴子已經濕了,他也忍不住嘴角上揚。

區家再度向徐家發難,他找人上門刁難徐家,稱米有問題,要求當場驗米。十一娘出面安撫災民,可災民在鬧事者的慫恿下執意驗米,他們闖進糧倉拿米,卻發現了米並沒有問題,這才知道冤枉了永平侯府。十一娘讓災民繼續吃粥,原來這一切都是十一娘早已經準備好的,她讓冬青拿著自己的地契去找簡師傅,她願用一畝田換一石米,這裡頭的地契足以換二十石,雖然這是十一娘的嫁妝,她卻願為徐府犧牲。

十一娘這應急措施不得不令區家刮目相看,只是全京師並沒有剩下多少米了,他倒想看看十一娘究竟能撐多久。十一娘也同樣為此事煩憂著,只想著琥珀能不能高價買到米,琥珀在外邊非但買不到米,更是被人轟了出來,恰好被回京的林世顯撞見,林世顯在得知琥珀是買米賑災,他帶著琥珀回到米行,暗中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讓米行掌櫃以行價賣米給徐家。

粥棚已經沒有米了,所有災民都著急不已,十一娘出面安撫災民,她願意陪著大家一起在這裡等米。災民被十一娘勸動,可米卻遲遲不來,再加上他們看到糧倉裡還有大米囤著,他們當下便不管不顧,衝進去搶米,十一娘在暴亂中被推倒,而賑災的牌匾也鬆動落下,即將砸到十一娘。

 

第16集徐令宜歸京救十一娘,十一娘執掌中饋

賑災牌匾眼見就要砸到十一娘,一支飛箭救下了十一娘,徐令宜駕馬歸來,他護住了十一娘,其手下也制止住了暴亂的災民,按徐令宜所言將幾名帶頭鬧事者抓住,送往順天府查辦。看到粥棚一片狼藉,災民們自知自己行為的衝突,他們主動上前幫徐家整理好粥棚,而徐令宜也向眾人保證,只要徐家有一口飯吃,佈施的粥便不會停止。安撫住災民,徐令宜在冬青的問候下這才知道十一娘的腿受傷了,看著十一娘的腿還在流血,他二話不說抱著十一娘回府,琥珀也在隨後帶著新米趕到粥棚。

徐令宜親自抱十一娘回府,十一娘怕府中下人看到影響不好,徐令宜卻不在意這個,他們是夫妻,又怕什麼!隨後,徐令宜親自為十一娘上藥,十一娘略有些不自然,只將包紮之事交給了冬青,冬青第一次看到十一娘害羞的模樣,不由得打趣起了十一娘。

徐令宜從西跨院出來後,讓他留在府中的人幫十一娘處理好農田換糧食一事,他不捨得讓十一娘動用嫁妝。隨後,一陣戲曲聲傳來,徐令宜得知徐令寬還在院中唱戲,不由得生氣來到院中,他冷笑地教訓起了徐令寬,丹陽與徐令寬皆不知霉米之事,丹陽受不了徐令宜對徐令寬的陰陽怪氣,徐令寬自幼畏徐令宜,當下只讓丹陽先回房休息。徐令宜將霉米之事告訴徐令寬,差一點徐家就沒了,恰好徐太夫人跟二夫人回府,二人也一併從徐令宜口中得知了粥棚的霉米之事。

喬蓮房跪地向徐太夫人請罪,此事是喬蓮房用人不明,徐令宜做主將張媽媽杖責二十,逐出徐家,而在他看來,喬蓮房也擔不起中饋之責。眼看徐令宜要奪了喬蓮房的中饋之責,徐太夫人只連忙打住了徐令宜,讓喬蓮房先不要管府中之事,回院裡反省自己。喬蓮房走後,徐令宜再度提起了十一娘的臨危不亂,認為中饋之責應該還給十一娘,徐太夫人問起了二夫人的想法,二夫人也同徐令宜一樣,認為中饋應該由十一娘來掌管。

徐太夫人下令將中饋之責歸還給十一娘,喬蓮房交賬本及鑰匙到十一娘手中,十一娘大方收下了賬本和鑰匙。隨後,十一娘帶著傷藥來看望秦姨娘,秦姨娘是在粥棚為她受的傷,二人談話期間徐令宜來看望秦姨媽,十一娘本想離開,可徐令宜卻讓十一娘一同留在這裡吃飯,一頓飯吃得極為尷尬,十一娘提出先行離開,徐令宜二話不說,也起身送十一娘回去。回去之時,十一娘問起了區家徐家的積怨,徐令宜一五一十將區家陷害徐家之事道出,十一娘相信日後區家必會自食其果。

徐令宜送十一娘回西跨院,他也想一併留宿西跨院,十一娘卻想支走徐令宜,生怕會跟徐令宜發生什麼。徐令宜逕自留在了西跨院喝茶,冬青跟琥珀守在院外,二人好不容易看到徐令宜留宿,決定說什麼也要竭盡全力將徐令宜留下來。

 

第17集十一娘初掌家,徐令宜與十一娘共用膳

天色已晚,冬青與琥珀準備為徐令宜準備沐湯,十一娘卻沒有一口應下,徐令宜看著十一娘這個態度不由得起身準備離開,十一娘立馬開口送徐令宜出院,徐令宜因此而心底不悅,憋著一口氣回了書房處理公文。

次日,十一娘初管家,她查明了各處的賬目,賞罰分明,在徐家立下了威名。殊不知,十一娘管家只不過是想要在賬薄上找到領過同樣繡布的人,她查到文姨娘和喬姨娘和丹陽幾人都在端午節前領過同樣布料,此布料較適合做香囊,端午節又是適合送禮物,故她準備從幾人送出的禮物入手,順籐摸瓜找到線索。

徐令宜自從西跨院回來後便一直憋著一口氣,照影貼身照顧著徐令宜也費力不討好。臨波過來找徐令宜,照影讓臨波暫時不要跟徐令宜說話,徐令宜明顯是在十一娘那裡吃了憋。之後,冬青跟琥珀為十一娘取餐,可琥珀卻忘了吩咐一些事情,她轉身回廚房,留冬青在原地等待,冬青陰差陽錯之間誤跟過路的臨波發生邂逅,二人因此結緣相識。

喬蓮房來為徐令宜送湯,她跟徐令宜談起了災民之事,認為小小災民根本不能跟徐令宜前程相比。徐令宜因喬蓮房的話而心底不悅,他起身準備去看望徐太夫人,喬蓮房卻稱自己也做了一對護膝,準備一同前往。二人一同前去看望徐太夫人,徐太夫人言語之間一直誇著喬蓮房,讓徐令宜多多寵愛喬蓮房,好讓喬蓮房為徐家開枝散葉。

十一娘打聽到喬蓮房跟徐令宜在徐太夫人那裡,她篤定二人一定會留在徐太夫人那裡用膳,故她以自己要為徐令宜做一件新衣,需要樣衣為由,進了徐令宜的房中翻找衣物。卻不知,徐令宜從徐太夫人那裡提前出來了,他來到房中正好看到十一娘在翻找衣物,在聽到十一娘說是要為他做新衣物,他只站在房中讓十一娘親自為他量尺寸。

十一娘問起了災民之事,徐令宜將他對男子的安置之法道出,只不過他並不知該如何安置災民女子,十一娘認為徐令宜可招災民女子去繡坊,既解決了安置之事,又可授人以漁。徐令宜誇起了十一娘,認為十一娘若是男子必有一番大作為。

文姨娘帶著文家的見面禮來找十一娘,文家的嫂嫂想私下見見十一娘,十一娘婉拒,她提起了霉米一事,已經知道此事是文姨娘故意提醒,而她做人向來務實,徐家採買向來秉持物美價廉的原則,若有人因此生事犯了家規,她絕不輕饒。此事傳到了徐令宜耳中,徐令宜有些意外十一娘竟不為錢財所動,拒絕了文家那麼大筆生意,同樣出身羅家,元娘與十一娘卻毫不相似。

徐令宜讓管家從賬房中支了銀兩給十一娘日常所需,他非但贖回了十一娘為霉米之事賣掉的農田,更是為十一娘添置了周邊的不少農田,希望農田能給十一娘帶來好收成。夫妻二人的感情越發親密,徐令宜留在了十一娘房中吃飯,他向來不愛甜膩的菜,卻為了十一娘而破例,嘗起了甜膩的餘杭菜。

 

第18集徐令宜抱回私生子,溫柔抱十一娘

十一娘來到仙綾閣,她從簡師傅口中得知繡閣的繡娘缺人手,故她決定留在繡閣擔任繡娘,教受災女子刺繡之術。如今十一娘的身份非同往日,十一娘卻沒有任何顧忌,她以少女裝扮出了徐府,時隔幾日便去仙綾閣教女子繡功。之後,林世顯在仙綾閣偶遇十一娘,十一娘這才得知林世顯非但入股了仙綾閣,更是助琥珀買米的好心人。

徐令宜從外抱回一個孩子,名為鳳卿,琥珀和冬青受十一娘的命令前來照顧鳳卿,十一娘受徐令宜囑咐,她讓二人不得聲張此事。徐家沒有不透風的牆,第二天徐家後院便都知道了此事,羅振興也在京中聽到了私生子之事,他前來與十一娘談起了鳳卿一事,他不贊成十一娘領養孩子,這孩子會佔了十一娘嫡長子的名分,而容不下這孩子勢必會影響夫妻二人感情,他建議十一娘將孩子認養在秦姨娘的名下。羅振興向來為十一娘著想,十一娘打從心底裡感謝羅振興。

夜晚,十一娘跟徐令宜談起鳳卿之事,她已經猜到了這個孩子是徐令寬的私生子,此孩子是徐令寬跟丹陽在成婚前的荒唐事。這個孩子牽扯甚多,徐令宜為了大局著想,只好先瞞著丹陽,他對於十一娘的深信而倍感暖心,也主動向十一娘解釋起了當日與喬蓮房在房中被誤會之事,他自始至終都沒有碰過喬蓮房。

次日,徐令宜找來徐令寬,跟徐太夫人談起了孩子的問題,決定先將這個孩子記在自己的名下,由十一娘來照顧。徐令寬得知了孩子的存在,他二話不說決定去看望孩子。另一邊,秦姨娘前來哭著跪求十一娘,希望十一娘能讓她領養鳳卿,她此生不能再有孩子了,只希望有一個能自己撫養的孩子,十一娘知道秦姨娘的心思,只稱這件事情還需要徐令宜定奪。想要領養孩子的並非秦姨娘一人,喬蓮房也想要撫養鳳卿,徐太夫人卻以為不妥,喬蓮房還年輕 遲早會有自己的孩子,有這精力倒不如好好抓住徐令宜的心。喬蓮房不這麼認為,如今徐令宜一直不肯去她房中,或許有了鳳卿,徐令宜還會多去她院中幾次。鳳卿一直遲遲定不下由誰領養,徐太夫人做主,秦姨娘與喬蓮房之間,誰能與鳳卿相處得來,誰便能領養鳳卿。

林世顯心中一直掛念著十一娘,可他卻不知十一娘的身份,只一直懷著愛慕之心。徐家後院中,喬蓮房和秦姨娘各顯神通哄鳳卿開心,喬蓮房帶來的紅纓槍令鳳卿十分高興,可他在玩耍之時卻差點傷到自己,幸虧秦姨娘上前護住鳳卿,而前來的徐令宜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斥責起了喬蓮房。

徐令宜回到房中,發現十一娘因照顧鳳卿而睡在了床邊,他上前湊到十一娘身邊,將十一娘抱在了懷中,溫柔抱她回床睡覺。十一娘本是被徐令宜吵醒,卻因緊張而閉上了雙眼裝睡,徐令宜識破了十一娘的小心思,只低頭一笑。房外,冬青正守著,臨波前來找徐令宜,卻意外看到了冬青,冬青將她為十一娘準備的點心給了臨波嘗嘗,臨波看著冬青的好看眉眼,不由得微愣了神。

 

第19集十一娘救下丹陽,丹陽掌摑喬蓮房

次日,十一娘睜開眼睛便看到了近在眼前的徐令宜,她推開徐令宜,徐令宜卻也在這時醒來,十一娘見徐令宜沒有起身的意思,她躡手躡腳想離開床鋪,徐令宜卻故意捉弄起了十一娘,還讓十一娘為他穿衣。十一娘問起了鳳卿的問題,秦姨娘雖愛護鳳卿,卻是婢女出身,徐令宜生怕秦姨娘教不好鳳卿,而二夫人也同樣喜歡鳳卿,但只怕她接受不了鳳卿,當初謙哥的死一直讓二夫人認為是自己的責任,一直沒有解開心結。

徐令寬的岳丈定南侯已經知曉鳳卿之事,徐令宜讓徐令寬到定南侯府請罪,徐令寬卻不敢面對,兄弟二人因此大吵一架,徐令宜下令將徐令寬軟禁起來,好好反省。隨後,十一娘前來見徐令宜,她知道兄弟二人的矛盾,只勸著徐令宜心平氣和跟徐令寬好好聊聊,二人雖不能回到以前那般親近,卻也能知道徐令寬心中所想。

丹陽一直不知道鳳卿之事,她知道徐令寬被軟禁,立馬讓人備了飯菜前來安撫徐令寬。這時,照影依徐令宜的吩咐前來請徐令寬前往半月泮,徐令寬來到半月泮,兄弟二人也終於同坐下來好好談談,徐令宜知曉自己對於徐令寬太過嚴厲,徐令寬也向徐令宜承認了自己的錯誤,他知道徐令寬的一片苦心,故決定親自前往定南侯府請罪,他自己做錯的事情他自己承擔。

仙綾閣中,十一娘前來教繡娘刺繡,林世顯得知十一娘正在仙綾閣,故前來見十一娘。琥珀見到了林世顯,林世顯送了琥珀一份手膏,琥珀嘴角帶笑,眸中有幾分羞澀之意。殊不知,林世顯對琥珀並沒有半分意思,他送琥珀的手膏也同樣送了十一娘一份,他心中愛慕十一娘。

徐家後院,丹陽正在院中散步,喬蓮房前來將鳳卿是徐令寬私生子的事情告訴丹陽,她早從喬夫人那裡得到了風聲,之所以告訴丹陽是因為西跨院台階前日剛重修,而丹陽如果在西跨院有個好歹,只怕十一娘吃不了兜著走。喬蓮房的如意算盤打得好,丹陽也在西跨院見到了鳳卿,她在追尋鳳卿之時不慎踩空了台階,幸虧十一娘及時趕到,十一娘拉住了鳳卿,自己摔倒在地。

徐令寬前來定南侯府向定南侯請罪,他對丹陽一片真心,鳳卿是他與丹陽成婚前的事情,如今他只求定南侯能給他一些時間,等丹陽生下孩子,他必向丹陽坦白從寬,他此生絕不負丹陽。丹陽身懷六甲,縱然定南侯再生氣,可看在丹陽的面上,他也只能饒了徐令寬,讓徐令寬好生待丹陽。

丹陽感謝十一娘的相救,只是她看著鳳卿一直心中不安,十一娘知道丹陽聽說了流言,不由得話中有意告訴丹陽,她應該選擇對自己最重要的,而不是讓外邊的流言傷了自己,鳳卿只會是徐令宜的孩子,而她的台階修得急,只通知了徐令宜和府中幾位姨娘,她相信丹陽定會明白傳謠之人的心意。丹陽經十一娘的提醒恍然大悟,她生氣來找喬蓮房,非但給了喬蓮房一巴掌,更是警告起了喬蓮房。

回到房中,丹陽也看明白了十一娘跟喬蓮房的區別,十一娘心並不壞,做人也算厚道,她決定日後多跟十一娘走動走動。徐令寬回到房中,他聽說了丹陽險些摔了,不由得心中擔心,也決定日後多感謝十一娘。丹娘故意向十一娘提起了鳳卿之事,她聽說了鳳卿從小被虐待,只讓徐令寬日後也抽空去看鳳卿。徐令寬知道了丹陽的心意,不由得深深感謝起了丹陽的諒解,他也向丹陽保證,丹陽和孩子才是他這輩子最在乎的人。

十一娘前來找二夫人,她問起二夫人是否有意照顧鳳卿,二夫人因之前謙哥感染風寒離世而拒絕,十一娘加以勸說,二夫人心中有所動容,只稱自己再多加考慮。二夫人遲遲沒有答應,徐令宜因此為難,十一娘稱自己願意照顧鳳卿,徐令宜不願讓十一娘受委屈,鳳卿可以由十一娘照顧,但不能記在十一娘名下,要記在之前元娘的丫鬟佟姨娘名下。

 

第20集徐二夫人領養鳳卿,徐令宜對十一娘生情

徐大夫人問起了徐令宜關於鳳卿的照顧之人,徐令宜本想讓十一娘來撫養,可二夫人卻及時來到大廳,她願意撫養鳳卿,徐大夫人看到二夫人放下了心結,也心中寬慰。先前喬蓮房跟秦姨娘都一同爭著照顧鳳卿,如今由二夫人來撫養,喬蓮房立馬跟秦姨娘挑撥離間,秦姨娘心底半是失望半是難過。

徐令寬前來感謝十一娘,十一娘以刺繡為由見過了丹陽給徐令寬繡的香囊,香囊上邊的刺繡並沒有半分線索,她向徐令寬問起了慈安寺命案,徐令寬雖然當日並沒有看到什麼,但他向十一娘允諾,他願意幫十一娘私下打聽當日的隨從。

鳳卿認祖歸宗,記在了二夫人的名下。十一娘收到了羅府的來信,羅大夫人病重,她匆忙回府看望羅大夫人,羅大夫人認為鳳卿一事十一娘處理得非常好,但接下來十一娘的重任便是奪得徐令宜的寵愛,早日與徐令宜同房。十一娘出聲應下,也知曉了此事是琥珀通風報信,琥珀心中愧疚,她為了早日找到自己的姐姐,只好聽命於羅大夫人。十一娘相信琥珀的為人,她也知曉琥珀有把柄在羅大夫人手中,她願意幫助琥珀,不讓琥珀受制於人,可琥珀卻拒絕了十一娘,認為此事十一娘幫不了她。

徐令宜來到西跨院,見十一娘正在作畫,不由得欣賞起了十一娘的畫作。隨後,徐令宜送了十一娘一支玉簪,這支玉簪與她之前所丟的幾乎一樣,正在徐令宜幫十一娘佩戴之時,諄哥的哭聲打斷了二人的溫存。諄哥因木劍斷了而大哭不止,十一娘眼底寵溺,她讓徐令宜幫諄哥重新做了一把木劍,父子二人的感情越發深,諄哥的性子也越發地男子漢了一些。

喬蓮房前往向徐太夫人請安,丹陽坐在一旁諷刺起了喬蓮房,喬蓮房臉色不悅地坐在一旁,諄哥這時拿著徐令宜做的新木劍也來到了大廳,他向徐太夫人撒嬌,也說起了這把木劍是十一娘讓徐令宜做的,徐令宜十分聽從十一娘的話。這本就讓徐太夫人一行人有些意外,更為意外的是徐令寬在教諄哥唱戲,徐令宜撞見後竟沒有批評徐令寬,反多了幾分包容。丹陽知道了徐令宜的變化是因十一娘,她再度誇起了十一娘,喬蓮房心底裡更為不快。

徐令宜沒有去西跨院,十一娘也樂得清閒,自己在房中該吃吃該喝喝。反觀半月泮,徐令宜察覺到了自己對十一娘的變化,他心底裡有些鬱悶,甚至多了幾分害怕,他肩負著可是徐家的重任,臨波認為徐令宜的變化跟十一娘有關,可徐令宜並不是磐石,他也有著自己的七情六慾,應該坦然接受。

十一娘近日來一直借口著要去羅府看望羅大夫人頻頻出門,徐令宜發現了十一娘的異常,他跟臨波跟著十一娘,發現十一娘來到了仙綾閣。看著十一娘在房中教繡娘刺繡,徐令宜不由得心中有幾分吃味。徐令宜本想讓臨波進去將十一娘帶出來,可在聽到仙綾閣中的人說十一娘一直在這裡教災民刺繡,這才知道她對災民一事十分上心,故讓臨波派些人暗中保護十一娘。

喬蓮房在跟徐太夫人告十一娘的狀,十一娘嫁過來不久就一直往羅府跑,徐太夫人雖然有些意見,可徐令宜卻出面護著十一娘,徐太夫人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圖片cr:錦心似玉,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度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4,121 times, 1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