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韓劇 Penthouse 2】結局.分集劇情1~13.人物介紹*越狗血越紅!

Penthouse2》講述的是韓國季播連續劇《Penthouse》的第二季,講述了發生在韓國上流社會人群居住的一棟100層的頂級公寓(名為「赫拉宮殿」)中所發生的一系列故事 。

該劇預計以季度制、分為3季播出。

Penthouse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Penthouse1上流戰爭~分集

Penthouse3上流戰爭~分集

 

【劇名】:Penthouse2

【播送】:韓國SBS

【類型】:SBS金土劇

【首播】:2021年2月19日

【時間】:每週五、六晚播出

【下部接檔】:模範計程車

【編劇】:金順玉《皇后的品格》

【導演】:朱東民《皇后的品格》

【主演】:柳真金素妍李智雅嚴基俊

【集數】:13+特輯2

【簡介】:講述第三季的主題為「毀滅」,以沈秀蓮及朱丹泰為核心人物,講述因錯誤的慾望而造就的惡人,與秀蓮展開殺氣騰騰的最後戰爭。

 

【人物介紹】 

Penthouse



贊助商連結



吳贇熙柳真

羅娜的媽媽,允哲的妻子(假扮)。

在被控告殺人後,她與Logan Lee一起時以尖刺自殺未遂,最後活過來。

此後,她在Logan Lee的計劃下,成功洗脫罪名,假扮允哲妻子的身份返回韓國向傷害她和女兒羅娜的人報復。

 

 

Penthouse

千瑞璡金素妍

丹泰的第三任妻子,允哲的前妻,恩星的媽媽,清雅財團理事長。

與允哲離婚後,她與外遇對象丹泰開始約定結婚,但躁動不安的內心使她在結婚與否猶豫不定。

允哲的回歸,令他發現自己依舊愛著允哲。

 

 

Penthouse



贊助商連結


羅愛嬌/沈秀蓮李智雅

羅愛嬌

雙胞胎錫勳與錫京的親母,丹泰的第一任妻子(前妻),丹泰的生意夥伴。

她與沈秀蓮的外貌相同,但後背紋有蝴蝶紋身。

她擁有邪魅的外貌,同時是萬能的能手,以出色的口才和膽大的性格在一瞬間就征服了人們。

為了耍酒瘋,她沒有做不了的事。不管是上流階層,抑或是企業高層,只要是丹泰想要的情報的地方,她不管去哪裏或是用什麼方法,都會把情報交給丹泰。雖然她是造就了現在丹泰成功的一等功臣,但是過著總是被沈秀蓮掩蓋的假人生。

雖然覬覦著她的位置,但卻無法擁有,一直嚮往和埋怨她。

 

沈秀蓮

申文建設的千金,雙胞胎錫勳與錫京的繼母,丹泰的第二任妻子(前妻),慧仁的養母,雪兒的生母。

她與羅愛嬌的外貌相同,財閥家庭出身,在家人的愛之下美好地成長。

就如她擁有的美麗外表那般,性格也相當溫順,但碰上愛情卻變得莽撞,是個有魅力的女人。

 

 

Penthouse

朱丹泰嚴基俊

秀蓮的前夫,愛嬌的生意夥伴,瑞珍的丈夫,雙胞胎錫勳與錫京的爸爸,J-KING控股建築公司代表,房地產天才。

雖然他成功打倒了秀蓮,允哲和贇熙,並抓住了 Logan 家族的弱點,但因觸動了 Logan,他的幸福將會持續不了多久。疑似愛著羅愛嬌。

 

 

Penthouse



贊助商連結


姜瑪莉-申恩慶 飾

珍妮的媽媽,東弼的妻子,暴發戶,赫拉皇宮 45樓住戶。

她是出生於忠清北道西北部鄉下鎮川郡的平凡女子,因而性格有著鄉下人的情義,後來因著丈夫的勾當得以入主赫拉皇宮。在贇熙和允哲回到赫拉皇宮後,為了讓瑞珍難堪,經常向她說有諷刺意味的話,亦很歡迎贇熙歸來。

 

 

Penthouse

李奎鎮-奉太奎 飾

尚雅的丈夫,敏赫的父親,江南區丁選區國會議員。

在丹泰的協助下,他成功在富人選區江南區當選為國會議員,是國會內最富有的議員之一。

平常,他裝作關心國民來獲取支持,實際利用職權使赫拉皇宮能夠受益於政策的改變。

 

 

Penthouse

河尹哲-尹鐘焄 飾

允熙的丈夫(假扮),瑞珍的前夫,恩星的爸爸,羅娜的親生爸爸。

約翰生物代表,在兩年前被趕到美國大學後(黑化後),他從美國賺了鉅額資金,希望在回國後破壞 赫拉皇宮 們的生活。

在美國時,他在允熙洗脫罪名後與她相遇,並在美國結婚後共同返回韓國,令赫拉皇宮人們平靜一段時間的生活再度出現波瀾。

為保護自己女兒恩星,再一次背叛允熙。

最後在庭上招供,並說出 赫拉 palace 全員惡行,是赫拉皇宮 除了秀蓮允煕以外唯一有點良心的人。

 

 

Penthouse

高尚雅-尹周熙 飾

奎鎮的妻子,敏赫的媽媽,主播出身的「赫拉 Club」新成員,赫拉皇宮 55樓住戶。

在允熙和允哲回到赫拉皇宮後,轉向奉承他們。

 

 

Penthouse

馬斗基-河道權 飾

聲樂家,清雅藝術高中藝術部長,負責赫拉皇宮孩子的教育。

也許聲樂知識是滿分,但作為教育者卻是0分的男人。他在金錢和權力面前自然下跪,是典型的上班族。

他被赫拉皇宮的父母們傷害了自尊心,經常像雜草一樣在羞辱後再次站起來,亦被赫拉皇宮的孩子們暗自無視。

 

 

Penthouse

裴露娜-金賢秀 飾

贇熙及允哲的女兒,清雅藝術高中聲樂專業,對聲樂有著與眾不同的才能。

在媽媽被誤認為殺人犯的一年間,她過著落魄的生活,在校內被欺凌和排擠,也因丹泰佔據了自己的赫拉皇宮住所,遷至貧民區裡居住。

一年後,返回清雅藝術高中。

 

 

Penthouse

朱碩勳-金永大 飾

丹泰的兒子,秀蓮的繼子,專長為鋼琴,是個在外貌和能力都沒有缺點的完美男生。

他一直默默地看著羅娜,但因愧疚心而不敢接近她。

喜歡羅娜,但無法跟她在一起。

 

 

Penthouse

羅根·李Logan Lee-朴殷碩 飾

Logan Lee公司代表兼美國麥迪遜大廈所有者,紐約羅根劇院代表。

在秀蓮死後,他與敵人和給自己帶來屈辱的朱丹泰及赫拉皇宮的人們全面開戰,以悽慘痛苦的方式讓惡人陷入困境。

他救活想要自殺的允熙之後,她幫允熙短暫地看顧羅娜,為了救活羅娜,他偽造楊管家的遺書,讓允熙無罪釋放。

 

 

【分集劇情】 

第1集千瑞璡與朱丹泰訂婚,吳贇熙自首

第28屆清雅藝術節上,學生們在台上表演,學生的父母們台下觀看表演,並發出熱烈的掌聲。表演結束,千瑞璡在台上宣佈天籟之音聲樂部分大獎得主是清雅藝高三年級,突然傳來尖叫聲,現場一陣混亂。大家都跑了出來,看見了從樓梯上摔下來的女生倒在血泊中,大家都很震驚。

四個月前,千瑞璡來到紐約參加演出,演出結束後跟現場的人寒暄。會長夫人疑惑千瑞璡跟朱丹泰都要訂婚了,怎麼不一起來。千瑞璡解釋朱丹泰有事走不開,並得到現場人們的祝福。朱丹泰打電話來詢問千瑞璡這邊的情況,千瑞璡說自己坐明天最早一班的飛機回首爾,兩人約定好在家裡見面。

千瑞璡喝醉了上樓梯的時候撞倒了旁邊的東西,河允哲從後面扶了一下她。兩人分開打算回各自的房間,千瑞璡叫住了河允哲問他是否還單身,他沒有說話回頭看著她,然後走過去抱她回去。意亂情迷的千瑞璡和河允哲發生了關係,早上醒來,千瑞璡趕緊離開了。朱丹泰發現了這件事,找了幾個黑人來打斷了河允哲的手並把他丟到了水裡。

千瑞璡回到家裡碰到了去上學的女兒,河恩星並不打算和她多說什麼,說她的紐約演出很精彩吧,以後再聽,然後離開了。千瑞璡回到家裡,拆開了桌面上的禮盒裡面是一張她自己的照片寫著恐嚇的話,她非常生氣,拿著東西去找朱丹泰。千瑞璡懷疑是吳贇熙干的,朱丹泰安慰她不一定是她。吳贇熙已經消失一年了,而且現在還沒有被抓,朱丹泰覺得應該是逃跑的時候死了。

河恩星來到學校後,同學們都給她送禮巴結,同學們都看到了新聞上千瑞璡和朱丹泰訂婚的消息。裴羅娜趴在桌子上,同學踩到了框著她座位的紅框都覺得髒,她被同學們孤立了,經過走廊的時候,還被同學們欺負。便利店的老闆得知裴羅娜是吳贇熙的女兒後,將她趕了出去。

千瑞璡和朱丹泰剛公佈兩人訂婚的消息,千瑞璡就又遭到了恐嚇,她憤怒的撕下了牆上的東西,後面有人偷偷看著她。朱丹泰找到楊管家指責她沒看好裴羅娜,楊管家連連道歉,她來到裴羅娜的家門口,抓著裴羅娜的頭髮凶狠的恐嚇裴羅娜。原來恐嚇千瑞璡的人是楊管家,她發瘋似得紮著千瑞璡的小人,被千瑞璡發現了。朱丹泰讓人把楊管家拖走了,其實早在之前朱丹泰就已經懷疑楊管家了。

吳贇熙來到警察局自首,朱丹泰向千瑞璡求婚,正打算給她帶上戒指的時候,警察把他抓走了。楊美玉被發現死在了家裡,她留下遺書說朱丹泰殺害的沈秀蓮。朱丹泰正懷疑是吳贇熙搞得鬼,吳贇熙突然經過,幾人發現了她的出現,吳贇熙堅決否認了殺害沈秀蓮的事情。朱丹泰將殺害沈秀蓮的事情推到了楊管家的身上,吳贇熙被證明是清白的。

楊美玉在死之前發佈招聘兼職引來了裴羅娜,她想要殺害裴羅娜,吳贇熙跟著裴羅娜救下了她,羅根李隨後救下了吳贇熙,楊美玉服毒自殺。羅根李偽造了楊美玉的遺書,並讓吳贇熙去自首。

 

第2集吳贇熙和河尹哲住進赫拉宮殿,千瑞璡聲帶緊張

千瑞璡和幾個媽媽一起練瑜伽,她們談論起4502室的房子已經賣出去了,劉珍妮的媽媽非常高興以後有鄰居了,她很好奇究竟是誰。千瑞璡說有人介紹給朱會長的是美國的一家生物公司代表,是韓國人公司叫作約翰生物。

記者們聽千瑞璡唱高音,她居然走音了,她讓記者們走。對千瑞璡來說演出比訂婚儀式更重要,不顧都秘書的勸阻,接著練習。第二天,千瑞璡和朱丹泰舉行訂婚儀式,吳贇熙和河尹哲坐著直升飛機趕來參加,直升飛機帶起的風將現場吹得一片凌亂。河尹哲介紹吳贇熙為他的老婆,眾人聽了很是錯愕不敢相信。

朱錫京拿了一杯水沖吳贇熙走過來,將水潑在了她的臉上,朱錫京不相信楊管家會殺沈秀蓮,朱錫京認定了吳贇熙就是殺人犯。朱錫京質問她沈秀蓮對她這麼好,她為什麼還要殺沈秀蓮。朱丹泰帶人來想要揍一頓河尹哲 ,沒想到反被河尹哲按倒在地,這時吳贇熙出來了,兩人牽著手離開了。

吳贇熙和河尹哲住進了4502,珍妮媽媽看見了十分震驚,立馬打電話給千瑞璡告訴她。因為此事千瑞璡和朱丹泰大吵一架,兩人不歡而散,千瑞璡立馬趕回赫拉宮殿。珍妮媽媽和李奎振夫婦正在討論這件事,兩個女人說得非常興奮,李奎振完全插不進嘴。

千瑞璡突然回來,看到陳老師做了一桌子的東西,她很疑惑凌晨了怎麼還做料理,陳老師向她解釋聽說恩星明天負責零食,所以她想提前準備。千瑞璡來到恩星的房間看見她還沒睡,恩星應付完千瑞璡,就讓房間裡的人從後門離開。

千瑞璡來找吳贇熙麻煩,珍妮媽媽和高尚雅兩人看見了,興奮的跟過去看熱鬧。千瑞璡質問吳贇熙怎麼還有臉住在赫拉宮殿,河尹哲從外面進來了,和千瑞璡吵了起來。千瑞璡回去後大喊大叫的砸東西,突然發現嗓子不適,來到醫院檢查。醫生讓她馬上取消演出,她的聲帶小結處於很嚴重的狀態,還發現了形狀不太好的瘤子,如果變得更嚴重,可能還需要做手術。千瑞璡不聽勸阻堅決要站上舞台,醫生反問她那樣的話可能會永遠不能唱歌也沒有關係嗎。

河恩星準備了很多的食物,朱錫京等人逼迫劉珍妮吃,她吃不下了想吐。河恩星不讓劉珍妮去看千瑞璡的獨唱會演出,不論劉珍妮怎麼求她們,她們也沒有改變主意。

赫拉俱樂部的成員們投票同意了吳贇熙和河尹哲加入赫拉俱樂部,千瑞璡非常生氣。朱丹泰追上來問她生氣是因為不起眼的前夫如今事業有成還是因為看不慣恨之入骨的吳贇熙華麗回歸還是兩者都有。朱丹泰覺得千瑞璡剛才的所作所為就是在給他抹黑,說這些以後會成為那些人每日的談資。朱丹泰說他做生意時會固守一個原則:越危險的人物,他越會留在身邊,這樣才能看出對方的真實意圖。

千瑞璡終於找到了演出的合適聲替,她與那人簽署了保密協議。千瑞璡將那人安排在了秘密空間裡,讓她替自己唱歌,演出完美結束。千瑞璡質問那人為什麼要將高音High F,懷疑她故意隱藏實力,質問她原因。千瑞璡摘下那人口罩,原來她是吳贇熙,千瑞璡非常震驚。

 

第3集裴羅娜回到韓國,吳贇熙威脅千瑞璡退隱

千瑞璡不敢相信剛剛替她唱歌的人居然是吳贇熙,當年吳贇熙的聲帶已經壞了。吳贇熙拚死一搏做了聲帶修復手術,現在連傷疤都沒有。千瑞璡打電話練習樸英蘭確認此事,可是電話卻打不通了,千瑞璡意識到這是吳贇熙布的一個局。那天千瑞璡來到吳贇熙家裡跟河尹哲吵架的時候,吳贇熙就在她的手機裡安裝了竊聽器,這才得知她的聲帶出了問題,知道她要找聲替。

吳贇熙走後來到了沈秀蓮的墓前哭著讓沈秀蓮再給她一點時間,她寧願粉身碎骨也要查清那天的真相,並向沈秀蓮保證她會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付出代價。眾人給千瑞璡慶祝今天的演出,並誇讚了一番她,千瑞璡並不想多說這件事。河恩星偷偷跟朱錫勳出來,兩人計劃毀掉朱丹泰和千瑞璡的婚禮,絕對不當一家人。

敏赫看見朱錫勳昨天騎摩托車還來晚了,而且手上拿著兩個頭盔,他懷疑朱錫勳有女朋友了,還可能是裴羅娜。朱錫京和河恩星立馬否定,朱錫京表示如果裴羅娜再來勾引她哥哥,她一定饒不了裴羅娜。

千瑞璡的20週年簽名會,吳贇熙也來要簽名,並把當時樸英蘭簽署的保密協議當做禮物送給她,還在現場起哄讓千瑞璡現場再唱一次上次演出的歌曲,千瑞璡以自己還沒恢復狀態為由拒絕了。千瑞璡回到辦公室很生氣,讓都秘書把那些能成為吳贇熙弱點的全部找出來,搜她的房子也好,派人監視也好,能掐住她命脈的統統都找出來。

千瑞璡本打算推掉同學聚會,可是一聽吳贇熙會去,她便也過去了。聚會上同學們都說聽那場演出的時候想到了吳贇熙,特別是唱到高音F然後再上去的時候覺得很像,還說起了上學時候的事情。吳贇熙還說起了自己再婚的事情,同學們連忙拿出手機搜索她老公的身份,這樣千瑞璡非常的難堪。

千瑞璡拿著一把刀進了洗手間,她打算拿著刀殺了吳贇熙,正巧聽見同學們問吳贇熙那個時候她真的劃了自己的脖子嗎,等候室只有吳贇熙和千瑞璡 ,那個時候雖然什麼都沒說,但是誰都不相信,她們都覺得是千瑞璡劃傷的吳贇熙,吳贇熙沒有回答。

吳贇熙要求千瑞璡這週六召開記者會宣佈退隱,千瑞璡不肯答應讓她放馬過來,吳贇熙說自己和沈秀蓮不一樣,讓千瑞璡好好想想以後將會失去多少,要怎麼從巔峰上走下來。

吳贇熙將女兒送出國,自己回到韓國進行報復,她向女兒坦白了自己殺了閔雪雅的事情。裴羅娜很自責閔雪雅是因為自己而死,不肯接受跑了出去。吳贇熙讓羅根李阻止裴羅娜回韓國,她會做所有事情,羅根李答應了。

裴羅娜回到韓國並且找到千瑞璡想要入學清雅藝高,她拿出伊麗莎白競賽獲得的獎狀,成功進入清雅藝高。眾人正在欺負劉珍妮,朱錫勳看見過來阻止,裴羅娜也來了。敏赫不小心摔倒斷了手,朱錫京等人將這一切都推到裴羅娜身上。因為這件事,裴羅娜入學的申請遭到了拒絕。

 

第4集朱錫京等人的霸凌行為被曝光

千瑞璡約了朱丹泰到酒店過二人世界,突然門鈴聲響起,千瑞璡以為是朱丹泰打開了門,卻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河尹哲,他闖了進去。朱丹泰來了千瑞璡只好把河尹哲藏到衣櫃裡,朱丹泰給千瑞璡準備了禮服正好在衣櫃裡,千瑞璡匆匆看了一下,借口媽媽不舒服,兩人離開。河恩星約了朱錫勳來家裡,得知她的目的,他轉身打算離開。兩人之前約定好了一起學習,共享一個家教老師,要是河恩星再這樣,朱錫勳說就不要一起學習了。

朱錫京拿著一袋垃圾來到了吳贇熙家門口,把垃圾倒在了她的家門口,並且還往門上砸了雞蛋用油漆寫下了「殺人犯,給我滾」。恰巧被劉珍妮的媽媽看見了,朱錫京讓她當做沒看見然後離開了。

朱錫京告訴朱丹泰裴羅娜回學校的事情,朱丹泰讓她有時間激動還不如準備清雅藝術節。朱錫京和朱丹泰談條件,如果自己拿到清雅藝術,她想要搬出去住,搬到她名下的公寓樓,朱丹泰答應了。裴羅娜住回了赫拉宮殿,並且收到了入學申請通過的短信。

裴羅娜從來沒有見過閔雪雅,得知媽媽做過的事情,她代替吳贇熙向羅根李道歉,希望他不要太討厭吳贇熙。雪雅也像裴羅娜一樣非常擅長唱歌,她的夢想就是唱歌,裴羅娜覺得替閔雪雅完成她沒有完成的夢想。裴羅娜決心一定要拿到清雅藝術節大賞的獎盃,之後就不會再唱歌了。

孫恆真來消息他拍到了千瑞璡和河尹哲的親密照,朱丹泰問千瑞璡這是怎麼回事。千瑞璡撒著蹩腳的謊言,朱丹泰非常生氣,質問她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有事瞞著他。千瑞璡說她自己會處理好這件事,阻止了朱丹泰繼續毆打趙秘書。千瑞璡離開後連忙打電話給河尹哲,河尹哲沒有接,她來到公司找她。在河尹哲的辦公室裡,千瑞璡看到了河尹哲和朱丹泰正在談話。河尹哲承認了那天的確見過千瑞璡,只是偶然遇到,還笑說照片角度真是惡劣。陳老師和吳贇熙偷偷會面,陳老師讓她接近朱丹泰,找錫京的媽媽羅慧嬌。

預備賽開始了,河恩星和朱錫京把劉珍妮和裴羅娜關在了洗手間,有人砸破了玻璃門,裴羅娜跑出來趕來比賽現場,可是千瑞璡不願意給機會她,劉珍妮也不幫她作證,說她是在自導自演。

學生家長會上,面對眾人的指責,裴羅娜很委屈,河尹哲和吳贇熙趕來維護裴羅娜。劉珍妮出來作證證明裴羅娜沒有說謊,劉珍妮和裴羅娜都朱錫京等人孤立了,遭受了她們的霸凌。劉珍妮拿出了自己拍的視頻,吳贇熙要把這段視頻當成校園暴力,在教育廳主頁上傳共享。

劉珍妮媽媽跑到敏赫家裡,搶下了敏赫的手機看到了她們霸凌劉珍妮的視頻,大罵一頓他們。隨後她有去到了朱錫京家裡,打了一巴掌朱錫京,她要毀掉赫拉宮殿,將朱丹泰的所作所為都曝光出來。劉珍妮媽媽體會到了當成吳贇熙的感受,她懺悔的向吳贇熙道歉。

 

第5集清雅藝術節,河恩星將裴羅娜推下台階

朱錫京來找千瑞璡讓她把大獎直接給她,千瑞璡不敢相信朱錫京沒實力還想要大獎,千瑞璡想要把朱錫京趕出去。朱錫京告訴千瑞璡她看見了千理事長去世的時候千瑞璡也在台階上,可是千瑞璡居然逃跑了,不救自己的爸爸。千瑞璡非常震驚但還是不相信並警告她不要胡說,朱錫京卻說自己有證據。朱錫京離開後,千瑞璡安慰自己她沒有證據,不然早就拿出來了。

劉珍妮媽媽又來千瑞璡的家裡鬧事,千瑞璡趕了回來維護女兒。李議員也來勸他,她揍了一頓他,正式向她們宣戰,動她女兒的人她不管是誰,讓敏赫去向劉珍妮道歉,否則打斷他的腿。李議員回到家後,打電話讓人查姜瑪麗。

朱丹泰回到家就責罵朱錫京,說她不如河恩星,讓她出國留學。朱錫京不甘心,憑什麼其他人就可以平安無事,只有她一個人受處罰。朱錫京反駁了朱丹泰讓他只要遵守好她們的約定就可以了,朱錫京轉身離開,朱丹泰想要追上去,這時朱錫勳出來阻止了他。

朱錫勳找朱錫京談話,讓她聽話一點。朱錫京卻說起了裴羅娜的事情,朱錫勳說吳贇熙絕對不是兇手,但是朱錫京就是認定了是他殺的沈秀蓮。朱錫勳回想起之前看見朱丹泰給錢楊管家的事,覺得這中間肯定有事情。

朱錫京一大早便找裴羅娜和劉珍妮道歉,在朱錫京的聲淚俱下吳贇熙等人有些心軟了,但是姜瑪麗堅決不肯原諒她。朱丹泰正好經過,吳贇熙叫住了他,他警告她趕緊帶走河尹哲走。吳贇熙說出了朱丹泰最近的經濟危機,讓他先照顧好他的公司。

清雅財團收到匿名舉報信,千瑞璡媽媽和妹妹來質問她,她很寒心媽媽得知這件事情的時候第一時間問的不是她的病情,而是責怪她。原來所謂的媽媽並不是千瑞璡的親生媽媽,瑞英才是她的親生女兒,她現在來逼千瑞璡退位,財團交給瑞英打理,否則她就把這件事捅出去。

因為媽媽的威脅,千瑞璡決定同意合併的事情,並讓朱丹泰盡快完成。這次學校暴力委的事件證據並清晰,吳贇熙提議姜瑪麗協商。姜瑪麗很心疼女兒別人欺負了,自己卻什麼都不知道。

朱錫京想要拿到河恩星手機裡的視頻,於是她一大早就來到了河恩星的家裡說要跟她一起上學。只有朱錫京一個人的時候,她進到河恩星的房間裡翻找,但是什麼都沒有找到,還被千瑞璡發現了。

清雅藝術節決賽7日前,學生們都在抓緊練習,爭取取得好的名次。併購合同簽訂儀式上,千瑞璡和朱丹泰簽訂了合併合同。兩人簡單的慶祝了一下,並且說了一些以後的規劃。

第28屆清雅藝術節正式開始,雖然裴羅娜的鋼琴老師並沒有向之前練習的時候一樣,但是她還是完美的演唱完了,裴羅娜跟著老師去看見了河尹哲,原來是河尹哲讓她這麼做的。河恩星看到朱錫勳和裴羅娜說話再加上千瑞璡跟她說不能輸給裴羅娜即便是殺了她也不能輸給她,河恩星將裴羅娜推下了台階,裴羅娜倒在了血泊中。

 

第6集吳贇熙追查真兇,保安大叔被推出去替罪

千瑞璡上台宣佈獲獎名單,等候的學生們發現了河恩星和裴羅娜都不見了。千瑞璡不顧朱錫京的威脅,宣佈大獎為裴羅娜獲得,但是卻不見裴羅娜上台領獎。突然有人進來大喊外面有人死了,家長們紛紛朝門口走去。昏迷前,裴羅娜好像看見了閔雪雅。眾人看到倒在台階上渾身是血的人非常震驚,當看到是裴羅娜的時候,吳贇熙雙手顫抖的抱著她哭。

河恩星殺人後慌張的回了家,慌張的她連裙子都脫不下,她把裙子剪了下來。家長們被扣了下來,河尹哲和朱丹泰發生了爭執,眾人做完筆記。警察懷疑是學校裡的人有人與受害者是仇恨關係,兇手故意拉響火災警報,想要銷毀證據應該是一個很瞭解學校內情的人。

裴羅娜被送到醫院手術室裡,吳贇熙傷心的在外面等著,裴羅娜恢復了意識,吳贇熙趕緊進去了。吳贇熙拿著獎盃進來跟裴羅娜說話,裴羅娜睜開了眼睛,沒過一會她的心臟驟停了。朱錫勳在家裡等著朱丹泰,朱丹泰一回來他就質問他是不是他幹的,之前閔雪雅和沈秀蓮的死朱錫勳也認為是朱丹泰干的。兩人發生爭執,朱錫京過來阻止,朱丹泰拿出掉在案發現場的項鏈問朱錫京是誰的,得知是河恩星的時候,他並沒有說是在案發現場的而是說掉在了公演場了。

千瑞璡得知是河恩星干的之後,安慰女兒她會幫她處理,並囑咐女兒不管是誰問起都要說不知道,千瑞璡幫河恩星燒了禮服。千瑞璡將全校學生轉為線上授課,表示全力支持調查。

千瑞璡來到學校想要拿走河恩星藏起來的獎盃,恰巧被吳贇熙和姜瑪麗看見了。兩人把千瑞璡拉開,分別拆開學生的儲物櫃。吳贇熙拆開河恩星的儲物櫃,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卻在朱錫京的儲物櫃裡發現了獎盃。河尹哲躲在暗處,原來是他把東西放到了朱錫京的儲物櫃裡的。

吳贇熙和姜瑪麗離開帶著警察去抓朱錫京,朱錫京拚命掙扎,朱錫勳打電話告訴朱丹泰。河尹哲及時幫河恩星轉移了獎盃,但還是不敢相信是恩星干的。朱錫京被帶到警察局詢問,吳贇熙情緒非常激動地質問她。獎盃上的指紋調查出結果了,發現了很多人指紋,但是上面並沒有朱錫京的指紋,朱錫京被證明清白。朱錫勳更是拿出了在發表大賞結果之前在後台拍的照片,不在的人只有裴羅娜和河恩星。

吳贇熙去到千瑞璡的家裡質問河恩星,河恩星臉色蒼白說話也沒有底氣,千瑞璡趕回來將吳贇熙拉出了河恩星的房間。吳贇熙要求看河恩星的禮服,千瑞璡讓陳老師拿出了不久前趕做出來的禮服給吳贇熙看。

第二天保安大叔就去自首了,說是自己殺的裴羅娜。河恩星看到新聞後,保安大叔對她們那麼好,她覺得對不起保安大叔,同樣的保安大叔對於千瑞璡是比爸爸還要親的人,她快要堅持不下去了,獨自一人去買醉。

 

第7集羅慧喬回國,千瑞璡隱退

裴羅娜的葬禮上只有吳贇熙一個人,吳贇熙把鮮花和獎盃都放到裴羅娜墓碑前,她拿出了早就準備好的藥,到了一大把想要塞進嘴裡,幸好羅根李突然出現阻止了她。吳贇熙非常絕望想要一了百了,羅根李讓她先查明是誰害死了裴羅娜,告訴她真兇另有其人,而這個人就是河恩星。得知女兒回來的原因,吳贇熙崩潰的趴在裴羅娜的墓前痛哭。

河恩星出現了幻覺總是看見裴羅娜朝她走來,她又害怕又憤怒拿著東西到處打,可是在她的面前什麼都沒有。千瑞璡見此情景非常擔心,總跟她說裴羅娜已經死了,不可能會來找她了。可是河恩星根本聽不進去,還是看見裴羅娜,甚至不小心劃傷了千瑞璡的手。河尹哲也趕了過來,向河恩星保證如論如何都會把她治好。

一個女人走進了朱丹泰的家裡,朱丹泰聽見動靜出來看見了她,是一個沈秀蓮一模一樣的人。該女子一看見朱丹泰就吻了過去,跟他說好久不見。朱丹泰為了確認她的身份,拉開她背後的拉鏈,露出了蝴蝶印跡,原來這是羅慧喬,他鬆了口氣。

吳贇熙打電話讓河尹哲過來送裴羅娜最後一程,她一直等在那裡。河尹哲和千瑞璡覺得給河恩星使用還在臨床試驗中的藥物,讓河恩星忘掉這段記憶。河尹哲給河恩星注射了藥物,由於注射太快導致了休克,立馬給她打了鎮痛劑。吳贇熙最後也沒有等到河尹哲,天黑了下起了大雨,河尹哲還是沒有來。

吳贇熙問羅根李到底對裴羅娜的死瞭解多少,讓他都告訴她。陳老師將自己查到的線索給吳贇熙,告訴她千瑞璡將首爾所有的禮服店都找遍了找到了一模一樣的禮服。之前羅慧喬打電話給羅根李,羅慧喬知道朱丹泰的所有秘密,打過電話之後就消失了。羅根李讓吳贇熙找到跟沈秀蓮一模一樣的羅慧喬,羅根李監視了朱丹泰兩年卻一直沒有找到羅慧喬,但是最近她現身了,上周她從泰國回來了,她肯定會和朱丹泰接觸的。

河恩星醒來忘記了自己將裴羅娜推下台階的事情,千瑞璡得知此件事很高興打電話跟河尹哲說了這件事。河恩星若無其事的出現在朱錫勳的面前,朱錫勳問她裴羅娜遇害那天她去哪裡 了。河恩星什麼都不記得了,從千瑞璡的口中知道那天她吃太多的藥,暈倒了被都秘書送回去了。那天晚上朱錫勳明明看見了河恩星慌張的從學校離開,這明顯與事實不符,他為了查清這件事跟河恩星提出了交往。

千瑞璡假唱的事情被曝光,網上一片罵聲。吳贇熙打電話過來約千瑞璡見面,千瑞璡如約而至。千瑞璡跪下求吳贇熙不要將替唱的事情公佈出去,並向她道歉。千瑞璡召開記者會,宣佈退隱的消息,不會再登台或唱歌。千瑞璡回到家裡,河恩星質問她替身是誰,河恩星覺得很丟臉。

 

第8集吳贇熙找到羅慧喬,河尹哲要與吳贇熙離婚

吳贇熙從朱丹泰書房後面的電梯下來,看到了車庫裡的羅慧喬,她很震驚太像了。朱丹泰聽管家說吳贇熙在他的書房裡,他進入書房後卻什麼都沒有看到。朱丹泰覺得吳贇熙肯定是進入了他書房後面的秘密空間,他拿著劍往裡走還一邊唱著歌,一直到電梯也沒有看見吳贇熙。朱丹泰看見電梯在上來,他等在電梯門口打算等吳贇熙出來就把她殺了。上來的是羅慧喬,朱丹泰牽著羅慧喬的手回到了書房。羅慧喬是來給朱丹泰送江南大廈的買賣合同,這棟大廈有一半是她的,讓朱丹泰不要動歪腦筋否則就殺了他,她不相信他。

河尹哲要跟吳贇熙離婚,他收拾好行李,吳贇熙挽留無果,河尹哲半夜搬出去住了。千瑞璡來到警察局接受調查,出來後被很多記者圍著問她這次的事情,她保持沉默上車離開。千瑞英和母親想要搶走千瑞璡的清雅集團,千瑞璡堅決不讓和她們大吵一架。

學校裡,老師讓同學把裴羅娜桌子上的花丟掉,朱錫勳非常憤怒的警告了那人,然後早退離開教師,去看佩羅娜。姜瑪麗知道吳贇熙心情不好,將她帶到澡堂讓她清洗水池,想要讓她轉移注意力。

河恩星想不起來那天的事情,被同學逼問那天的事情,她的腦袋一片混亂,想起了一些片段,頭疼的倒在地上。朱錫勳將河恩星送去醫務室,想要讓她想起那天的事,朱錫勳問她不記得那天在台階上對他說的話嗎? 河恩星自己站在台階上,使勁回想但是什麼都沒有想起來。

吳贇熙找到李議員,將河尹哲藥與她離婚的事告訴她,李議員非常同情她要給她介紹律師。吳贇熙來跟他說這件事就是想要藉著他的嘴告訴朱丹泰這件事情。果然李議員馬上約了朱丹泰見面,他將此事告訴了朱丹泰。

千瑞璡得知朱丹泰打斷河尹哲的手的事,她非常憤怒也很難受,她知道河尹哲有多愛醫生這個職業。千瑞璡決定要悔婚,她和朱丹泰結婚,河恩星也會變得不幸。千瑞璡想要挽回河尹哲,親吻了他,被朱丹泰目睹的現場。

警察上門要第逮捕河恩星,他們還得到了樸保安的證詞,樸保安說自己收了錢當了替罪羊,河尹哲已經被帶到警局調查了。警察懷疑千瑞璡害怕真相被揭露,故意殺死了躺在醫院的裴羅娜。千瑞璡阻止警察過去,承認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朱丹泰走進來,原來這是他請來劇團演的一齣戲。千瑞璡為了保護女兒,答應會按照朱丹泰吩咐的去做。朱丹泰強制千瑞璡舉行婚禮,千瑞璡被迫答應。

朱丹泰約吳贇熙見面,朱丹泰想知道慧仁的地產怎麼到了吳贇熙的手裡。沈秀蓮把法定委託人給了其他人,朱丹泰並沒有收到消息。不過也是本來就沒有當爸爸的資格,也事理所當然的事情。朱丹泰帶千瑞璡去挑婚紗,她非常生氣,她不願意結婚想要給錢他換取不結婚,但是朱丹泰不答應。

 

第9集千瑞璡被迫與朱丹泰結婚,河尹哲被警察逮捕

羅慧喬醒了,羅根李問她兩年前的事情,她卻說只是跟朱丹泰吵架了,才會打電話給他,現在她不想出賣朱丹泰了。羅根李和吳贇熙試圖用錫勳兄妹兩說服羅慧喬跟他們一起合作,但是羅慧喬都沒有鬆口。羅慧喬回去找朱丹泰,兩人說開和好如初。

千瑞璡趁著朱丹泰不在家,在他的家裡查找關於恩星的證據,還沒有找到,朱丹泰就回來了。朱丹泰拿出恩星的項鏈,千瑞璡上手想要搶,朱丹泰說他知道河尹哲將臨床試驗沒結束的藥物用在了河恩星的身上,他不允許千瑞璡擺脫他。

姜瑪麗等人看到錫勳和恩星抱在一起,李議員轉身就將這件事告訴了朱丹泰。朱丹泰覺得這只是孩子們想要阻止他和千瑞璡結婚而已,讓李議員不要對他的家事過多的關心。錫京聽到朱丹泰打電話讓人好好關照錫勳,她便去找恩星,讓她不要招惹錫勳,害他出差錯,告訴恩星朱丹泰的真面目。

千瑞璡母親召開會議就千瑞璡是否卸任理事長的事情進行投票,5:6以此千瑞璡理事長的卸任案被否決了。千瑞璡非常感激董事們的支持信任,但是她母親和妹妹很不高興的離開了。原來千瑞璡父親在離世前就擺脫董事們相信千瑞璡,幫助千瑞璡守住理事長的位子。

羅根李將千水地區要開發的消息傳播出去,姜瑪麗等人聽到消息趕緊去買,朱丹泰知道這件事後非常生氣,不知道是誰洩露了消息,讓秘書去查。羅慧喬聯繫吳贇熙,吳贇熙將錫勳和錫京約到了一家店裡,羅慧喬就在不遠處看著他們。吳贇熙將錫勳和錫京的親生母親的照片給他們看,錫京不相信認為她是故意整他們非常生氣了離開了錫勳緊隨其後離開了,羅慧喬在不遠處淚流滿面。

錫勳將朱丹泰可能是殺害沈秀蓮的兇手的事情告訴錫京,錫京震驚表示如果是真的不會放過他。河尹哲因為千瑞璡被朱丹泰要挾的事情去找朱丹泰,朱丹泰告訴他自己已經知道是河恩星殺害裴羅娜的事情,河尹哲不敢還手,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回去了。

劉珍妮從同學們的口中得知自己母親的工作是一名搓澡工,但是她卻並不覺得丟臉,既不偷也不搶有什麼丟臉的。劉珍妮和媽媽說開了,兩人開心的一起泡澡。千瑞璡然河尹哲帶著河恩星去美國,河恩星覺得千瑞璡是為了結婚把她趕到美國去,她一把抱住千瑞璡哀求千瑞璡不要跟朱丹泰結婚,大學什麼的她都可以放棄,母女兩人抱在一起哭。

朱丹泰打電話給羅慧喬讓她不要生氣,掛了電話後她就進浴室洗澡了。水灑在羅慧喬的身上,她背後的蝴蝶印記消失了, 假髮掉落,原來她是沈秀蓮。千瑞璡送河恩星和河尹哲來開,河尹哲放心不下她,但是也說服不了千瑞璡,只是帶著女兒去了美國。

得知河恩星要離開的消息,朱錫勳趕緊打電話給她,但是她沒有接,錫勳追了出去。河尹哲載著河恩星離開,在路上被警車攔截下來。河尹哲以裴羅娜殺人事件的嫌疑人身份被警察逮捕了,被關押的樸民勤交代了從河尹哲的手上拿了錢,做了偽證。

 

第10集河尹哲認罪,裴羅娜是河尹哲的親生女兒

千瑞璡在婚禮上聽到了河尹哲被警署以裴羅娜殺人案的嫌犯抓了,她知道這是朱丹泰做的,她匆匆從婚禮上離開,來到警局。河尹哲在審訊室裡和樸大叔對質,樸大叔說都是他逼迫的,河尹哲承認是自己殺了裴羅娜。

千瑞璡見到河尹哲,她讓河尹哲無論如何都要否認,樸大叔那邊她會想辦法說服。可是河尹哲已經承認了,他說自己本就有殺裴羅娜的想法,雖然最後他沒有殺,但是他感覺裴羅娜的死是他的錯,如今變成這樣也好。河尹哲讓千瑞璡好好照顧恩星,他自己承擔所有的罪,讓她打起精神來,朱丹泰不會就此罷休。

千瑞璡回到家河恩星指責他們既然要銷毀她的記憶為什麼不做得徹底一點,全部刪掉,事到如今還有河尹哲替她去自首。在千瑞璡扔下自己的父親逃跑的那天,不管他在雨中的可是河恩星,然後還在葬禮上和千瑞璡一起假裝傷心,都經歷了這樣的事情,她能不瘋嗎?河恩星將千瑞璡推開拿刀想要割腕,千瑞璡見了趕緊過來阻止。河恩星說自己很害怕,如果警察抓走了她,她的這輩子就完了。河恩星將清雅藝術節那天發生的事情告訴千瑞璡,那天她太憤怒了,用獎盃劃傷了裴羅娜,結果裴羅娜踩空了從樓梯上摔了下去,然後什麼地方傳來了手機的鈴聲,她便清醒過來了。出現了手機鈴聲那麼現場應該還有人,河恩星說自己只是劃傷了裴羅娜的肩膀,不可能會死的。千瑞璡再次跟河恩星確認,得到了肯定的答案,那麼河恩星應該就不是殺人兇手。

千瑞璡來到朱丹泰家裡,通知他近期間她都會和恩星住在自己家裡。兩人大吵一架,朱丹泰把千瑞璡毒打一頓,然後關在了一間密室裡,逼迫她簽清雅集團的股份轉讓書。羅根李跟蹤羅慧喬來到中介那裡,羅慧喬趁著羅根李的司機離開的時候進到車裡,威脅他不要再跟蹤她,否則就拖著他去見朱丹泰。羅慧喬拒絕與羅根李合作,她為了錢把命都賭上了,妨礙她的人她會全部打倒。

吳贇熙來探視河尹哲,為了讓河尹哲得到最沉重的懲罰,她將裴羅娜是河尹哲的親生女兒的事情告訴了他,他非常心痛,他寧願這是個謊話。朱丹泰將河恩星的項鏈交給羅慧喬,羅慧喬清楚朱丹泰的為人,猜測裴羅娜是他殺的。原來那天朱丹泰從馬斗基那裡得知裴羅娜是獲得大獎的人,他很憤怒。這時看到羅慧喬打來的電話,他沒有接走出去剛好看到了河恩星,河恩星聽到的手機鈴聲正是朱丹泰的。朱丹泰走過來不顧裴羅娜的哀求,在她的頭上不了那致命一傷。

朱錫京將千瑞璡放了出來,千瑞璡正好聽見了朱丹泰的手機鈴聲,她連忙回去確認,又被朱丹台抓了回來。千瑞璡從清雅藝術節那天的現場拍的照片發現照片裡的朱丹泰領帶和胸針不一樣朱丹泰換了衣服。羅根李在羅慧喬的包包上看到了沈秀蓮的項鏈,確定了羅慧喬就是沈秀蓮。

 

第11集羅慧喬死亡,朱丹泰被抓

羅根李發現羅慧喬是沈秀蓮後,來找沈秀蓮,一把抱住她,兩人擁抱在一起。朱丹泰睜開眼睛發現千瑞璡不見了,非常生氣的大喊千瑞璡的名字。朱錫京走過來跟朱丹泰說千瑞璡去練習室了,讓她給自己上課。秘書跑進來給了一張羅根李跟沈秀蓮站在一起的照片,沈秀蓮打電話問朱丹泰認不認識羅根李,讓他立馬過去商議事情,朱丹泰急匆匆的備車出發。

千瑞璡將恩星打傷佩羅娜的時候朱丹泰也在現場的事告訴吳贇熙,並且拿出了當天朱丹泰的照片證明了他換過衣服。吳贇熙聯想起之前偷聽到的話產生了懷疑,吳贇熙已經錄音 ,她讓千瑞璡去招供,將事情都說出來,千瑞璡答應了。

朱丹泰來到沈秀蓮這裡就看見她押著羅根李,朱丹泰讓人把羅根李關進倉庫說要狠狠教訓他。朱丹泰問沈秀蓮羅根李跟她說了什麼,她說問了她和朱丹泰的關係,羅根李還知道了他們得到鄭斗滿代表的情報才進行投資的事。

朱丹泰來到倉庫揍了一頓蒙著頭的人,拿開袋子後發現是自己的秘書,原來在他們的司機早就被換了,路上羅根李的人將羅根李救走了,朱丹泰非常憤怒大發一通脾氣。羅根李被救後又回到了沈秀蓮那裡,他讓沈秀蓮跟他一起走,沈秀蓮不同意說自己還有事情要做。就在朱丹泰快要到達沈秀蓮的住處時,沈秀蓮趕緊讓羅根李離開。

沈秀蓮應付走朱丹泰後,發現了客廳下面的密室,她拿羅慧喬留下來的鑰匙打開了然後進去了。裴羅娜打電話約朱錫勳見面,將朱丹泰傷害她的事情告訴了他。朱錫勳離開的時候恰巧遇見了進門的沈秀蓮,兩人相認了。

朱丹泰逼迫千瑞璡拿錢買下了那塊地皮,沈秀蓮和吳贇熙交易的時候說服她一起合作,吳贇熙從她的話中認出了她的身份,可是她並沒有與吳贇熙相認。原來那時候楊管家打電話給沈秀蓮,沈秀蓮非常擔心孩子們,趕去頂樓的路上遇見了羅慧喬,羅慧喬替她去了頂樓,那時候死的人是羅慧喬。

開發新聞一播出,買了千水地區的人都非常高興。吳贇熙來朱丹泰家告訴他昨天晚上,羅慧喬就已經解約,一大早聽到這個消息,朱丹泰美好的心情都被破壞了。朱丹泰不相信羅慧喬會解約,吳贇熙拿出合同,他不得不相信。朱丹泰打電話羅慧喬沒有接,他根據追蹤到的地點找到了羅慧喬,朱丹泰來抓羅慧喬,羅根李開著摩托車將羅慧喬救走了。

晚上天空下起了大雨,沈秀蓮撐著傘走在路上,突然出現一輛車撞飛了她,那人戴著帽子口罩,他下車將沈秀蓮裝進了行李袋放進了車裡。那人將沈秀蓮帶到火葬場燒掉,回去後還把作案穿的衣服鞋子都燒掉了。

第二天,朱丹泰起來後因為前一天晚上喝了酒什麼都不記得了,警察來到他家以殺人及遺棄屍體逮捕了他,還在他家裡找到了壁爐裡沒有燒乾淨的手套和雨衣還有皮鞋。警察在朱丹泰的書房裡發現了骨灰,還找到了秘密通道,這樣一來即使赫拉宮殿裡的監控沒有看到朱丹泰出去,他也有可能從秘密通道出去。

 

第12集沈秀蓮設計羅慧喬的死亡,朱丹泰和千瑞璡都被抓了

警察在地下室找到了沈秀蓮和裴羅娜,沈秀蓮跟警察說是朱丹泰把她關起來的。那天一大早吳贇熙就來到朱丹泰家裡告訴他羅慧喬解約的事,朱丹泰非常生氣的出去抓羅慧喬。吳贇熙和千瑞璡兩人合謀,千瑞璡答應晚上給朱丹泰下藥,吳贇熙則將河恩星的項鏈還給她。晚上朱丹泰回來心情非常不好,他要喝酒,於是千瑞璡把藥下在了酒裡,朱丹泰很快就睡著了。

千瑞璡拿著朱丹泰的手機約羅慧喬見面,還把朱丹泰的衣服,鞋子和車鑰匙拿給了吳贇熙。吳贇熙拿著東西開著朱丹泰的車離開了,羅根李穿上朱丹泰的衣服鞋子開著朱丹泰的車,按照計劃開車撞了羅慧喬,然後扶著羅秀蓮坐車離開,把假人裝進了行李箱,開車去了火葬場假裝毀屍滅跡。

朱丹泰把朱丹泰的東西拿給吳贇熙,吳贇熙把骨灰盒放到朱丹泰的書房,把朱丹泰的東西拿給千瑞璡,千瑞璡穿上衣服鞋子在地上留下了腳印,吳贇熙拿朱丹泰的手機給秘書發了一條短信讓他帶人去倉庫。朱錫勳將裴羅娜送到了沈秀蓮那裡,沈秀蓮和裴羅娜下到了地下室,吳贇熙做好收尾。

早上警察就來把朱丹泰抓走了,警察到處取證,證據都指向了朱丹泰。吳贇熙來警局提供了證詞和錄音,憤怒的朱丹泰當著警察的面掐她的脖子,被警察阻止了。警察詢得到了沈秀蓮和裴羅娜的證詞,她們都說事朱丹泰傷害了自己。

朱錫勳打電話給朱錫京讓她到清雅醫療院看沈秀蓮,秘書來看朱丹泰,朱丹泰讓他找人把自己弄出去。千瑞璡從姜瑪麗等人口中得知沈秀蓮還活著,她想到吳贇熙背後的人就是沈秀蓮,而她自己親手幫了沈秀蓮,她發瘋似得跑了出去。千瑞璡跑去找吳贇熙,在她的門外使勁敲門吳贇熙沒有應答,千瑞璡打電話給她,她也沒有接並且把手機關機了。千瑞璡回家沒見到河恩星,警察進來以她涉嫌綁架監禁以及施暴被逮捕了。

警察讓朱丹泰做好心理準備,羅慧喬的殺人嫌疑,沈秀蓮的綁架監禁嫌疑,還有裴羅娜的殺人未遂。朱丹泰不敢相信,沈秀蓮還活著並且還和裴羅娜出現在了他的別墅裡,他想起之前羅慧喬的生活習慣都有所改變,他明白了羅慧喬就是沈秀蓮。朱丹泰發現之前死的人是羅慧喬,他不敢相信情緒非常不好。

兩年前,沈秀蓮第一次在酒店見到羅慧喬,她看見羅慧喬與鄭代表在酒店約會。沈秀蓮跟羅慧喬說要把她做的事情都告訴鄭代表,她大聲的讓沈秀蓮不要去招惹鄭代表。沈秀蓮問羅慧喬為什麼要幫朱丹泰那樣的人,她說她是從朱丹泰那邊得到政治資金來幫助鄭代表而已,她能為他做的只有這些了,錫勳和錫京也一樣,她要讓自己的孩子住在好的房子過著好日子,她只能做朱丹泰想要她做的事。沈秀蓮將錫勳和錫京兩兄妹被朱丹泰虐待的事情告訴了羅慧喬,羅慧喬一直以為他們過著好日子。

吳贇熙斷了和所有人的聯繫,留下了兩封信,一封是給河尹哲的讓他別自責,一封是給沈秀蓮的說要贖罪。吳贇熙還不知道裴羅娜還活著的事情,她走在路邊望著江水,車輛開過她的身影消失了,只留下絲巾飄在空中。

 

第13集閔雪雅案件開庭了,參與的人都被判刑了(結局)

吳贇熙來到警局自首,跟警察說自己殺人了。李圭鎮和妻子來服裝店定做衣服,他靈光一現給新建的住宅取名為宙斯宮殿,妻子也附和著說這個名字好。李圭鎮提議直接買頂樓,妻子說算了過幾年就搬到千水地區了。姜瑪麗也來買衣服的,她老公馬上就要回韓國了,她來給他買一些衣服。手下向李圭鎮報告千水地區出事了,幾人聽見了以為有漲價了狂歡起來,新聞裡卻說國內最大規模開發的新地區千水地區被爆出有政界財界勾結疑惑,。李圭鎮等人聽見了這消息開心不起來了,趕緊趕到交易所,可是交易所的門卻是鎖著的,幾人在門口大喊大叫。記者聞風而來對著他們拍照問問題,他們也不理會記者們,趕緊回去收拾東西準備離開,警員趕到把他們都帶到了警局。

羅根李來警局見吳贇熙,吳贇熙才發現裴羅娜原來還活著,是沈秀蓮救了她。吳贇熙不願意見裴羅娜,她想以後可以堂堂正正見裴羅娜的時候再見。朱丹泰正在吃飯,沈秀蓮進來了。朱丹泰問她真的是沈秀蓮嗎,他不敢相信自己之前居然沒發覺。沈秀蓮說出了朱丹泰所有的罪行,她非常恨朱丹泰。沈秀蓮說羅慧喬愛的人是鄭代表,朱丹泰反駁不可能。鄭代表聽見了也走了進來,朱丹泰看見來人質問他到底跟警察說了什麼,讓他馬上放自己出去。朱丹泰威脅鄭代表如果不把他放出去,他就將鄭代表和羅慧喬的關係爆出去,鄭代表並不受他的威脅。

沈秀蓮還去見了千瑞璡,千瑞璡見了她非常氣憤衝過去想要掐她,沒想到她武力值爆棚制服了千瑞璡。千瑞璡說殺掉閔雪雅的人是吳贇熙,相比於吳贇熙幹的事情她只是個孩子而已。沈秀蓮問千瑞璡以為她的罪只有對閔雪雅做的事情嗎,千瑞璡以為沈秀蓮是說她搶了朱丹泰的事情。千瑞璡讓沈秀蓮馬上把朱丹泰拿走,喜歡過他是她一輩子的恥辱。

閔雪雅的案件開庭了,沈秀蓮作為最後的目擊證人出席法庭,證明吳贇熙是推閔雪雅的人。千瑞璡等人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吳贇熙的身上,可是有之前的錄像作為證據,他們紛紛反駁那時候沈秀蓮拿槍指著他們所以才說出這種話,河尹哲卻開口證實了事情的真實性。沈秀蓮幫吳贇熙求情,法官判處了他們的罪行,庭上亂作一團他們打了起來。

沈秀蓮回到了頂樓,將朱丹泰和千瑞璡的東西都砸了。朱錫京和朱錫勳來幫裴羅娜整理東西,從朱錫京的口中得知自從裴羅娜出現河恩星就消失了。李敏赫和劉珍妮來裴羅娜家門口發脾氣砸門,他們說要為父母報仇。

劉珍妮爸爸回國了,馬上打電話給女兒,秘書來接他。羅根李坐飛機回來,他還買了戒指打算求婚。坐在鄰座的人說好久沒回來了,想著就要見到想見的朋友很激動。羅根李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沈秀蓮,兩人相互問了一些近況,然後約著見面。羅根李坐在車裡等沈秀蓮,沈秀蓮出來後,他拿著接著下車都後面拿了花,看見假裝清潔工的老頭對他做的動作,他愣住了,車裡放了炸彈車子爆炸了,而站在旁邊的羅根李怎麼可能逃得了。沈秀蓮看見了這一幕跌坐在地,非常的傷心。

【圖片cr:SBS,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4,933 times, 1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