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千古玦塵】分集劇情1~20.人物介紹~周冬雨、許凱*仙俠愛情劇



千古玦塵》劇情根據星零所著仙俠小說《上古》改編,講述了真神上古與白玦幾經生死、依舊情深不負的愛情故事。

凡間百姓若遇坎坷離合會去求神拜佛,上古界四位真神中白玦(許凱飾)與上古(周冬雨飾)之間幾經生死離別的三世情深虐戀。以上古的成長為主線,從靈力低微的小「菜鳥」成長為身負蒼生之重的主神,卻終究逃不過命運的劫難枷鎖。 神生長遠,情根深種,有人為了她不惜毀天滅地,即使三界化為虛有也在所不惜,有人默默等待了六萬年,用自己還給她三界永生。

千古玦塵




 

【劇名】:千古玦塵

【首播】:2021年6月17日

【類型】:古裝愛情劇

【原著】:星零「上古」

【主演】:周冬雨許凱

【集數】:49集

【簡介】:真神上古與白玦幾經生死、依舊情深不負的愛情故事。

【播放平台】:騰訊視頻

 

【人物介紹】 

千古玦塵




上古、后池周冬雨

四大真神之首,一個擁有混沌本源的神祇。

在六萬年前因混沌之劫來臨選擇以身殉世後沉睡,後古界時身份為清池宮的后池上神。

 

 

千古玦塵

白玦、清穆、柏玄許凱

上古界四大真神之一,愛戀上古近二十萬年,在上古殉世的最後一刻阻擋了她,壓下混沌之劫,花了四萬年為她集齊魂魄。

 

 

【分集劇情】 

第1集白玦親自教導上古

神界伊始,祖神創神、仙、妖三界,傳靈力修煉之法,後破碎虛空而去。神界至高無上,聽四大真神令統領眾君。神界內,兩名窈窕身姿的曼妙少女嬉戲於瓊花之中,其中一名少女天真浪漫,她便是上古真神,而伴於她身側的星月女神名為月彌,二人結伴前來掌管三界姻緣的姻緣祠中,此姻緣祠正是普華神君所辦,月彌心有所屬,她進祠中祈求姻緣,上古看著這祠中的恩愛佳人,不由得捏起法訣,想促成一對對神仙眷侶。孰知,上古學藝不精,她捏法訣闖下大禍,被掌管天界的真神炙陽所知,上古與月彌連忙離開姻緣祠。

一天界學堂內,白衣男子正在傳授仙法,他便是上古界四大真神之一白玦,白玦性子清冷,卻對學生頗為嚴厲,直到另一男子前來打亂白玦的教學,能對白玦如此放肆的人並不多,除了遠在神界的炙陽之外,近在眼前的天啟便是其中之一。天啟一見白玦便與之比試起來,近萬年來白玦靈力大增,天啟並非白玦對手,他從白玦那裡討得了美酒,也提起上古的萬歲壽辰,上古乃是未來混沌主神,白玦不管願與不願,都必須往神界走這一遭,見一見這初生萬年的上古。

神界內,真神炙陽知曉上古所闖下的大禍,他對上古偷溜出神界一事大為生氣,派人四處尋找上古的行蹤。上古深知被炙陽責罰,她略一思忖還是決定前往長淵殿避一避風光,長淵殿乃是白玦的神殿,只因著白玦近萬年未歸神界,上古打從心底裡認為那便是安全之地。

白玦與天啟回神界見炙陽,神界只有四位真神,除了上古便是他們三人,故他們三人萬年未見也並未有任何生分感。此次白玦順手摘了顆壽桃送與上古作壽禮,炙陽提起上古自降世以來天生神脈不通,靈力稀微,不能修煉祖神獨有的混沌之力一事,他希望白玦能夠留在神界指導上古。白玦不願意攬下此事,炙陽卻讓白玦與天啟親眼目睹了九幽神界開裂之現象,隨著九幽神界的開裂,混沌之力也開始消散,一旦九幽裂開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縱然白玦不願意管魔族之事,他也不能不管混沌之劫,在炙陽與天啟的相互勸說下,且炙陽保證上古乃是天性乖巧,勤奮好學之人,白玦這才應下教導上古之事。

長淵殿內,上古正在樹上休息,卻意外看到了雪神前來照料藏海花,雪神愛慕白玦一事不言而喻,白玦的忽然出現更是令雪神眼底欣喜,雪神上前表明心意,可白玦卻當著雪神的面燒燬藏海花,不給雪神留下任何幻想。同時,白玦發現了上古的身影,上古將白玦當成了薄倖郎,對白玦口出狂言,看著如此性情乖張的上古,白玦也冷下臉來,直接將上古打出了長淵殿。

上古回到自己的神殿,她心心唸唸記著白玦對她所作所為,她是混沌之神,神界內從未有人對她如此放肆,故她想讓月彌替她毀了長淵殿。白玦的靈力並非月彌所能對比,月彌心下為難喚來了炙陽,炙陽自小看著上古長大,他深知上古的性子,故跟月彌相互配合,以激將法激得上古願意向白玦拜師學藝,待她來日學有所成時,她第一件事便是親手毀了長淵殿,將白玦驅出神界,以報今日之仇。

上古在眾人的擁簇下來到長淵殿,想以示她混沌主神的神威,可白玦不吃上古這一套,只道上古若想進他長淵殿的門,必須應他三個要求。上古一口應下,她忍著心中的傲氣在眾人面前脫下神衣,毀去了自己萬年來心愛的寶貝,被白玦封了靈力,以素衣進入了長淵殿,此後她便是長淵殿的一名神侍,不再是混沌主神。既入長淵殿的門,上古便與白玦身邊的麒麟神獸身份無兩樣,她在神獸的要求下掃起地來,卻頻頻捉弄著神獸。

白玦為上古設下考題,他讓上古前往血森林安撫虎族,設法讓虎族展開笑顏,上古為此頭疼不已,她前來向天啟取經,天啟只讓上古以最真摯的情意打動即可。隨後,上古踏出神殿,卻遇到一眾女神君前來送她萬歲壽辰賀禮,眾人不為他求,只想讓上古替她們牽線白玦。

第2集白玦助上古開通神脈

上古收下了女神君的賀禮,將一眾女神君帶入長淵殿,眾女神為討白玦歡心都使出全身力氣,白玦只心底生氣。次日乃是上古壽辰,白玦前來與上古說個明白,他下令讓女神君不得再踏入長淵殿半步,且他已然決定下界,他是萬萬沒有想到堂堂混沌主神竟會為了俗物將他出賣。白玦的大發雷霆令上古錯愣不已,而天啟得知了白玦大罵上古之事,他前來找白玦算賬,白玦這才得知原來上古帶女神君入殿並非是貪圖重禮,而是收集了眾女神君最真情的喜樂,打動了血森林的虎妖,讓虎妖展開笑顏。

白玦誤會了上古,天啟讓白玦親手雕刻一條手鏈向上古賠禮道歉。如今外邊傾盆大雨,上古被封靈力,白玦還是心軟外出找上古。如今上古不過凡胎一具,他為上古披上外袍,道出他設下的考題只是想讓上古明白自己的使命,只有上古才能夠讓三界安定喜樂。為了道歉,白玦送了上古一串手鏈,還為上古做了鞦韆,上古為出氣讓白玦自封神仙一炷香,白玦欣然答應,上古本想出掌重傷白玦,可她還是低估了白玦的能力,縱然白玦自封神力,上古也撼動不了白玦一分。

次日,上古在白玦的要求下讀起書來,炙陽與天啟都大為震驚,十分看著白玦。白玦知曉上古的性子使激將法最為管用,他依舊記著炙陽誆他的那句「天性乖巧,勤奮好學」,故在天啟面前揭起了炙陽的短,提起了炙陽當年的風流韻事。

上古收到了魔尊玄一的令羽,魔族在三月期約上古到九幽畔共商和談之事,此事同樣被炙陽一行人知曉,炙陽與上古一番商議過後決定前往九幽與玄一和談,避免一場大戰,只不過上古神力微薄,炙陽只好讓白玦在三個月內將上古調教出來一個模樣來,屆時一同共赴九幽。玄一是魔族之尊,當年就連祖神都打不過,上古自知自己並非玄一對手,她回長淵殿想收拾行李跑路,卻被白玦撞見。白玦分析起目前形勢,上古想走他不攔著,只不過玄一的目標是上古,他讓上古想清楚了再決定要不要離開長淵殿。

上古自知自己的身份,她一踏出長淵殿也會被玄一盯上,故決定跟著白玦好好學藝。天啟心疼上古,他怕上古在白玦那裡受委屈,炙陽卻告訴天啟,這次他們要面對的是魔族和玄一,而千年後上古要獨自面對混沌之劫,她是混沌主神的繼任者,遲早都是要長大的。

白玦將上古帶到下界的修煉之地瞭望山,上古不願意留在這裡,可白玦卻在週遭設下結界,上古根本離開不得,只好留於瞭望山修煉。夜晚,魔族來到瞭望山,上古被魔族嚇得不輕,只得躲在白玦身後,白玦不由得對上古一番斥責,萬萬沒有想到上古連最基本的招式都不會,也決定明日辰時助上古開通神脈。

次日,上古還未睡醒便被白玦強行叫起來,白玦為上古講述魔力與靈力,三界本並無魔力,當年玄一與上古一樣身負混沌之法,只不過玄一不滿祖神的治世之法,他還未繼承主神令羽便爭奪主神之位,可是在瀕臨潰敗之時他突然違背天道,強行吸取戰死神兵身上的煞氣,那一股股煞氣與他體內的混沌之力相融,最終變成了可吞噬萬物的魔力,而下界中心懷邪念之人照此法修煉也變成了玄一的下屬,至此魔族誕生。祖神打敗玄一之後也破碎虛空而去,最後的氣息誕生了上古,上古因此成為四大真神之首,白玦教導上古務必時刻警戒自己勿重蹈玄一覆轍,她來日接過主神令更應擔負起天下蒼生之責。

上古的神脈未開,白玦以外力助上古開通神脈,她靈力大洩自身無法控制,白玦只好上前助上古收回靈力,也因此抱著上古,一股旖旎的曖昧氣息在二人之間也無聲蔓延開來。次日,紅日奉了白玦的命令前來教上古修行,上古以為白玦是裝病,她闖入白玦房中,看著脈象虛弱的白玦,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白玦。隨後,上古隨著紅日去修行,她從紅日口中得知白玦是因替自己開神脈而病,故她主動跟著紅日去採藥,熬了藥茶給白玦補回來。

白玦喝過上古熬的藥茶後,他前來教上古劍法,上古對劍法一竅不通,白玦手把手教著上古,緊盯著上古練劍,二人的相處落在了紅日眼中,紅日認為二人雖然看起來不對付,實際卻很會為對方著想。

 

第3集上古渡神力為白玦療傷

上古勤於練劍,她如今神力大增,心性也改變不少,往日白玦慣用的激將法對上古也不再適用。隨後,白玦回到神界,天啟與炙陽都讓白玦要好生對待上古,萬不可打罵上古,白玦不以為然,他此次前來是想要取四樣神器給上古,鳳凰羽、玄龜甲、奇龍角及玄金鐵,聽到白玦已為上古開通神脈,天啟與炙陽不由得有些意外,炙陽給了白玦三樣神器,只不過玄金鐵在北海,白玦需自己前往北海走一趟。臨走前,炙陽告訴白玦,上古神脈已開,只怕不久便會迎來第一次天劫,白玦在上古身邊還需小心些,切莫大意。

上古在竹林裡練劍,這裡沒有結界守護,白玦又不在身邊,魔族盯上了上古,上古只感覺如今已神力大增,她不顧紅日勸說,前去與魔族交手。正巧這時,上古迎來了第一道雷劫,白玦在這時也趕了回來,他上前為上古擋下雷劫,心中暗自驚歎上古神脈初開劫雲便不同凡響,只怕將來上古繼承神位時要天搖地動了。白玦為上古擋天雷之事並未讓上古知曉,上古誤以為自己是命格好,在擋完天雷之後,白玦用四件神器為上古煉成了一件法器,自己卻因靈力消耗太多暈了過去。

九幽,玄一已知曉白玦為上古渡天劫、鑄神器一事,他大感有趣,天啟教了上古一萬年,上古都不曾開竅,白玦不過數數幾月,便能讓上古神脈大開,他倒是想會一會讓白玦如此上心的混沌主神。

白玦暈倒過去,紅日在一旁照料,上古這才從紅日口中得知了白玦為她擋下四十九道天雷,白玦元神大傷之時還為她鑄造神器。白玦為上古所付出的一切都記在了上古心中,紅日想去神界請炙陽前來為白玦療傷,上古卻攔下了紅日,她讓紅日外出加強結界,準備自己渡神力給白玦。上古渡出神力,可神力卻入不了白玦體內,上古只好上前吻起了白玦,讓神力匯入白玦體內。

瞭望山結界潰散,玄一知曉白玦本源受損,他準備前往瞭望山,會一會白玦與上古。另一邊,白玦醒來,他誤以為是天啟前來替他療過傷,上古在一旁看著白玦無恙,心底裡也倍感開心,經此一遭,她也真正以主神身份拜白玦為師,潛心修行靈力,日後與白玦同行。

魔族再度來襲瞭望山,白玦被魔族引開,上古則被魔族抓住,她大喊一聲救命,白玦為救上古來到九幽,二人於在九幽內見到了魔尊玄一。玄一此行意在白玦,他再度對白玦動手,困住了白玦,將上古帶走。上古一直記著白玦的話,她不與玄一雙眼對視,玄一提起白玦對上古的用心,認為白玦對上古紅鸞心動,上古急於否認玄一的話,她抬頭與玄一對視,中了玄一的幻術。玄一幻出假白玦來迷惑上古,真正的白玦在關鍵時刻來到上古身邊,他擊潰了玄一的幻術,玄一看出來了白玦對上古的用心,哪怕萬年前他殺盡白玦手下麾兵,白玦也未如此動怒。

白玦想帶上古離開九幽,可他如今靈力受損,只突破了結界讓上古先行離開。上古離開之時看到了天啟與炙陽的身影,二人對白玦進九幽之事並不意外,上古這才知道一切都是白玦早已設好的局。九幽結界受損,天啟與炙陽按照原計劃前來助白玦,三人啟動了當年祖神留下的縛神陣法,暫時將玄一困於縛神台上。

上古與白玦慪氣,她認為自己只不過是白玦一顆棋子而已,她原本以為白玦替她擋天劫,鑄兵器是真心的,卻原來一切都是在白玦的計劃之中。另一邊,白玦此舉早在玄一的計劃之中,他此次正是逼出了祖神對他最後一道防備,上古欲練混沌之力,也勢必會再來找他,他並不急於一時。

第4集白玦放下身段向上古道歉

上古正與白玦鬧著脾氣,月彌受上古所托前來向白玦要回上古的混沌之源,紅日將白玦早已準備好的混沌之源交給月彌,月彌看著靈力如此濃厚的本源不由得有些意外,認為白玦教導有方,她與天啟教導上古數萬年都沒有此效果。另一邊,上古偷偷溜進長淵殿裡,正好看到白玦在打坐入定,她上前取混沌之源,卻遲遲找不到取出之法,憶起自己將本源送進白玦體內的那一幕,上古紅著臉準備吻白玦,從白玦口中要回本源。不料,白玦醒來,上古這才知曉白玦並未入定,她滿臉羞澀,嚷著要跟白玦一刀兩斷便回了自己的殿內。

長淵殿因沒了上古而再度清靜下來,白玦卻一直想著上古之事,他藉以自己朋友之名詢問紅日該如何哄上古,紅日識破了白玦的深意,卻不拆穿,只讓白玦前去向上古道歉。得了紅日的回答,白玦前來尋上古,卻看到了上古正在殿中玩篩子,不由得斥責起上古的玩物喪志,上古恢復混沌主神的傲氣,她無視白玦的道歉和好之意,只揮動手中的古帝劍準備送客。古帝劍是白玦親手所鑄,它並未傷害白玦未分,上古控制不了古帝劍只氣極離開,獨留下白玦一人。

白玦因上古之事而悶悶不樂,紅日再為白玦出了一良計。白玦按紅日所說的,他來到上古面前,照著紅日給的字訣念出誇讚上古的話。上古本在氣頭上,可聽著白玦的誇讚,她不由得面露欣喜,追著白玦出了殿堂,獨留下天啟與月彌。看著上古對白玦的不一般,天啟不由得騰起一股危機感,他愛慕上古多年,不願意讓白玦橫插一腳,月彌聽著天啟的話也同樣心底酸澀,天啟只知道追求上古,卻不知道她的愛慕之心。

天啟前來尋掌管姻緣的普華神君,讓普華為他舉辦一場姻緣大會,屆時神界大部分的神都會出席。隨後,天啟的隨從紫涵前來長淵殿送請柬,邀請白玦參加桃淵林的姻緣大會,他無意間說起了上古的傷還未痊癒,被白玦聽在了心底裡。白玦主動前來向上古送藥,可他還未踏進殿中便聽到了上古銀玲般的嬉笑聲,天啟正在給上古講故事,二人一副其樂融融之象,聽到上古說起她最喜歡的神便是天啟,白玦不由得心底吃味。

桃淵林中,天啟換上一身華麗紫衣,準備在上古面前大放光彩。不曾想,一向不參加宴會的白玦也來到姻緣會上,一眾女神君追著白玦大獻慇勤,白玦卻來到了上古面前,他將傷藥送給了上古,並親自向上古道歉,九幽之事他不該不顧及上古的感受。得了白玦這一句道歉跟這一份用心,上古也不再計較九幽之事,她與白玦和好,並準備明日隨白玦回長淵殿學藝。二人的和好落入雪迎的眼中,雪迎心底極為不舒服,她藉以敬酒的名義故意灑了上古一身酒,天啟正欲發怒時,白玦施手替上古與雪迎解了圍,他施法為上古換上了一身新的素白長裙,二人皆身穿素白之色,眾神不由得打趣二人的相配。

月彌前來尋普華,她從普華手中拿來了姻緣繩,準備將姻緣繩用於天啟身上。孰知,月彌一個失手,將姻緣繩浪費於其他兩位下神身上。另一邊,雪迎隨白玦前往長淵殿,她提起三萬年二人的初次相識,想伴於白玦身側,白玦卻拒了雪迎,絲毫不給雪迎機會。

桃淵林正舉辦著姻緣大會,本是好景好佳侶,卻因著月神與日神同時下界而狂風襲來,天色也霎時變黑,天啟暗叫不好,他與月彌下界尋月神與日神,白玦則匆忙來到上古身邊,他想帶上古離開,可普華卻在遠處誤將白玦當成了天啟,他施法讓二人掉入暗室,給二人製造了相處時機。

白玦與上古同處暗室裡,上古已經知曉白玦將平定魔尊的首功讓給了她,再加上白玦的道歉,她對白玦已改觀。二人之間的相處不再劍拔弩張,看著暗室裡其他神君的紅鸞星動,白玦也自覺心底裡的變化,不由打坐入定,穩住心神,而上古則在暗室裡看到了白玦的命盤,她以靈力操控窺得白玦幼時所經歷的苛刻,不由得對身邊的白玦起了心疼之意。

 

第5集上古白玦紅鸞星動

白玦因幼時經歷不喜與他人相處,上古緊握住了白玦的手,她認為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應只有冷漠與苛刻,往後她會一直陪伴著白玦,二人共同進退。看著眼前緊抱著自己的小姑娘,白玦在此刻已紅鸞星動,他也控制不住地抱住了上古,享受著此刻的溫暖。

天啟擔憂炙陽回來會罰自己,月彌在一旁安慰著天啟,可在知曉天啟心心唸唸只有上古一人時,月彌不由得心底失望,而日神與月夜依舊因姻緣神而纏在一起,就連天啟與月彌也難得將二人分開。另一邊,普華來到歡喜室,他看到白玦時不由得為自己捏了一把汗,如實將自己的目的告訴白玦,他是為了促成天啟與上古的姻緣而設下此宴,只不過他誤將白玦看成了天啟。白玦並未重罰普華,只讓普華不得再管真神姻緣,且今日之事普華只能當作沒發生過,他不希望聽到有關於此事的流言。

白玦親手抱著上古回到殿中,只不過上古一路都睡了過去,眾人並不知白玦抱著女神君竟是上古。此時的朝聖殿上,炙陽已知曉日神夜神同時下界之事,他當眾問責起二人,二人都願為對方攬下過錯,看著二人真正情深模樣,月彌站出為二人說話,認為二人並無過錯,而昨日的姻緣繩也是她錯丟在二人身上。姻緣繩一事牽扯出來,普華也連忙認錯,炙陽知曉姻緣大會是天啟要舉辦,錯並不在普華,反倒是月彌胡鬧,月彌被問責,天啟在這時站出來為月彌擔責,他將所有的事情都攬在自己身上,雖天啟承認了所有的事情,但他認為自己並無過錯,只不過是一根普通繩子而已何需這麼興師動眾。看著如此叛逆任性的天啟,炙陽氣不打一處來,當場罰了天啟去明堂禁足。

上古醒來,她得知是白玦抱著自己回來的,不由得心底欣喜,而神界因白玦抱著女神君一事炸開了鍋,紛紛都在猜測白玦心儀之人,只有雪迎一人留意到了上古的衣裙,知曉白玦所抱之人竟是上古。

真神與凡人不同,萬年的孤獨寂寞令他們不知情為何物。上古已紅鸞星動,只不過尚且不確定心意,她來詢問普華,普華告知一二後給了上古一瓶酒便偷偷溜走。上古飲過幾口烈酒,她望著漫天繁星不由得想起了白玦,故前來長淵殿尋白玦,央得白玦帶她前去看星星。白玦帶著上古來到乾坤台,上古靠著白玦的肩膀,依偎在白玦身邊,與他同看漫天繁星。白玦向來冰冷,可在此刻也不由得露出笑顏,只不過他在不久之後看到了乾坤台的預示,預示中上古有危險,白玦被驚醒,他恐上古擔憂,並沒有告訴上古,反倒尋炙陽,讓炙陽封鎖乾坤台,乾坤台由他一人來獨守便可。

天啟受了真神雷刑,月彌前來看望天啟,她提起姻緣繩之事,天啟不懂月彌心意,誤以為月彌是看上了其他神君,月彌只好稱此繩是她幫天啟追上古求的,天啟感動之下欲與月彌結為兄弟,月彌一氣之下推開了天啟,離開明堂。

上古將自己已有愛慕之人告訴月彌,月彌一下便猜到了上古喜歡白玦,她為上古支招,讓上古對白玦投其所好。上古為討白玦歡心,她親手做了一個鳳凰風箏,與白玦在長淵殿放了起來,看著上古的笑顏,白玦也不禁露出笑容。二人放風箏之時,白玦許諾上古,他定會竭盡一身所能助上古早日掌管神界,終有一日神光所沐之處便上古混沌之名。

上古神脈已開,白玦給鳳族長老鳳雲寫令羽,準備讓上古到鳳族挑選神獸,鳳皇若是能成為上古神獸,鳳族將來必定是上古最忠誠最強大的助力。

第6集上古醉酒親吻白玦

上古一身素色衣裙前來尋白玦,白玦不在殿中,她只好拿了風箏準備自己外出玩放。不料,雪迎也前來尋白玦,她撞壞了上古的風箏,並對上古口出狂言,稱上古不過就是佔了混沌主神身份上的便宜而已,否則以她的行事作派,哪能得白玦相看一眼。雪迎笑上古靈力低微,不配為三界主神,她想與上古比試一場,讓上古輸得心服口服,上古一口應下,二人於桃淵林中比試,由眾神君見證。

白玦在不遠處看著二人比試,上古的招式在於雪迎之上,只不過雪迎臨時用了法術,僥倖贏了上古一場。上古沒有想到雪迎會動手腳用法術,她生氣之下使出了古帝劍,雪迎仗著比試之前上古答應不用古帝劍,對上古冷嘲熱諷,引得眾神也對上古議論紛紛。白玦有心護上古,他站出來攔下了此事,聲稱雪迎只不過是贏在動手腳上而已,並非堂堂正正,遣散了眾人。隨後,白玦也斥責起了上古,認為上古最該修煉的便是她的心性,她肩負著天下重任,又如何能因雪迎與神君的幾句話就在這裡胡鬧起來,而雪迎撞壞的風箏也只不過是一個風箏而已。聽到白玦的話,上古神色失落地離開,那個風箏於她而言,並不是簡單的風箏。

雪迎在長淵殿中攔下了白玦,她惺惺作態稱願做一切讓上古消氣,白玦看出了雪迎這副作態之舉,只順著雪迎的話來,抽了雪迎一千年靈力以示懲戒,並警戒雪迎不得再踏入長淵殿。白玦命人將雪迎一千年靈力送往上古那裡,上古卻不願意收下此道歉之禮,她對白玦十分生氣,可又因愛慕白玦而擔憂自己在白玦心中不完美。

白玦在長淵殿中修好了風箏,他讓紅日收起來,日後再也用不到了,明日他將修煉改學帝王心術,雖他知道上古在今日之事受了委屈,上古也足夠勤奮,但若是他一時心軟懈怠,將來上古必會危險萬分。白玦多日來一直請不動上古到長淵殿上課,他來炙陽這裡時卻碰到遇到了上古,炙陽知道二人還在鬧彆扭,只讓上古過來同坐,將白玦抽了雪迎一千年靈力之事告訴上古,上古得知後立馬變歡喜,再也不生白玦的氣。炙陽提起上古到梧桐林選神獸之事,天啟想陪著上古同去,卻遭到了上古的拒絕,上古只想跟著白玦同去,白玦以自身有事為由拒絕了上古,他無法事事都陪在上古身側,選神獸於上古而言是件大事,也是她自我成長的機會。

鳳雲前來神界見白玦,稱鳳焰涅槃重生之時被盜元神。鳳皇一生涅槃三次,需生生不滅七情皆斷後方能成為神獸中最強之人,而每一次涅槃重生都會失去先前所有的記憶與情感,此次盜元神之人乃是梧夕,他與鳳焰青梅竹馬,本是梧桐之祖,守護鳳族數萬年,一向對鳳族忠心耿耿,卻因一個情字而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梧夕犯此大錯,白玦準備尋回鳳焰元神後,按神規誅其元神,只不過梧夕如今隱去氣息入仙族之地,極難尋得其蹤跡,上古機靈一笑,稱她有法尋得梧夕蹤跡。

上古與白玦同入仙族之地,上古在來之前要了鳳焰與梧夕的畫像,準備用尋仙玲尋出梧夕蹤影。此時的另一邊,梧夕將鳳焰的元神恢復人身,二人相互訴說著情意,鳳焰陷入情愛,她準備與梧夕亡命天涯,不再涅槃重生。二人緊緊相擁在一起,梧夕聽到了不遠處的尋仙玲鈴聲,他獨自外出引開了白玦與上古,留了一根同根的梧桐葉給鳳焰,此梧桐葉會引著鳳焰找到他。

白玦與上古來到了酒樓,梧夕引起了二人注意,準備調虎離開,白玦外出追梧夕,上古卻留在了酒樓,她略一思忖便猜出鳳焰元神還留於酒樓,故輕而易舉找到了鳳焰。上古並未露出身實身份,反倒以路過小仙之名取得了鳳焰信任,與鳳焰同席而飲。一番談話下來,上古知曉了鳳焰的為情所困,鳳焰也認出了上古,只不過上古還是一意孤行放走了鳳焰,不願意拆散一對有情人。

鳳焰前去與梧夕會合,上古在酒樓裡大醉一場,白玦來到上古身邊,上古藉著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亂之時對上古施了法術,讓上古好生休息,此時三界已經知曉鳳焰之事,妖魔二族與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記著鳳焰的元神,鳳焰與梧夕處境危險,他必須盡快找到二人。

梧夕尋到一世外桃源之地,準備與鳳焰相守一生,卻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經發現二人蹤影,他們破了結界,欲取鳳焰元神。

 

第7集白玦為救上古收雪神為徒

白玦從南海城的人手中救下了鳳焰與梧夕,梧夕犯下大錯,正當白玦準備誅殺梧夕時,上古及時攔了下來,她希望白玦能放走二人。白玦執法嚴厲,不肯放走二人,鳳焰為救梧夕願意擔下一切過責,她的元神願隨二人回鳳族。因著鳳焰的主動,再加上古的求情,白玦這才願意饒過梧夕,可這時的梧夕已經失了分寸,他拼盡一切想奪回鳳焰,卻誤傷了上古,上古昏迷前要求白玦不要殺梧夕,白玦也只好作罷,帶著上古回鳳族。

上古中燼火之力傷勢嚴重,就連白玦也治不了上古的外傷,故準備前往神界取水凝珠。這時,鳳族中的侍女蕪浣自請照顧上古,白玦見上古痛苦難忍,也准許了蕪浣所求。水凝珠乃是雪迎之物,白玦為了上古向雪迎借珠,雪迎開口便是想要入長淵殿成為白玦的弟子,白玦雖不待見雪迎,可為了上古也別無他法,只好應了雪迎所求,借來了水凝珠。水凝珠療傷需脫去 上古衣物,白玦以紗遮目,為上古療傷,他別無所求,唯一希望的便是上古能夠平安。

上古醒來,她得知白玦並未殺梧夕,心底裡十分高興,梧夕也鬆了口,讓上古可改選其他鳳族之人為神獸。鳳族向來以出身高低論貴賤,上古決定提拔伺候她的低階鳳族蕪浣為神獸,好讓鳳族之人知曉出身並非重要之事。白玦依著上古所言,為了讓上古收服人心與鳳族的忠誠,他也為上古想了一個辦法,上古心底欣喜,甜蜜地依偎在白玦身旁。

上古將鳳焰元神物歸原主,交由鳳雲看管,等待著鳳皇千年歸來,而這千年時間她也挑選了蕪浣成為她的神獸,只希望鳳族日後能夠不要再以出身論高低。此事就到這裡告一段落,上古只希望千年之後眾人能夠不發現鳳焰的元神是假的,而這真正的元神她將其寄托於鮮花之上,梧夕本體乃是梧桐樹,只要二人繼續等待下去,二人便有相逢機會。

上古帶著蕪浣回了朝聖殿,她聽聞白玦收雪迎為徒十分震驚,不肯相信的她前來長淵殿攔下雪迎,可雪迎卻仗著自己入長淵殿而氣勢洶洶,出言挑釁上古,氣得上古用朝聖劍對向雪迎。上古動怒之時散發出巨大神力,白玦前來攔下險些拆了長淵殿的上古,他坦言告訴上古收雪迎為徒是因水凝珠,日後雪迎將與她一同修行,看著白玦的身影,上古負氣離開。

次日,上古一改昨日的怒氣,她機靈鬼怪,帶著一眾古籍來到長淵殿,本是想讓雪迎知難而退,抱著古籍回去熟讀,可雪迎卻稱早已經讀過一眾古籍,她提起了古籍的嶄新之處,譏諷起了上古的不學無術。白玦看不得上古受欺負,他暗中替上古解了圍,又在課堂之上有心偏向上古,上古這一課上得好不快活欣喜,雪迎滿肚子氣,討厭極了上古。

上古回到朝聖殿將課堂之事告訴月彌,月彌看上古是真的陷進去了,她將姻緣繩給了上古,上古偷偷到姻緣樹下將姻緣繩繫於白玦的牌塊上,白玦看著上古的一切所為,只不禁笑了笑,任由著上古所為。隨後,白玦受炙陽所召前來,炙陽稱下界混沌之力潰散嚴重,他雖一邊派人修補結界,可還是決定挑選一人成為上古徒弟,助上古早日學成混沌之術,擔任主神。

白玦來到九幽縛神台,他察覺到此處的異常,心底裡暗自震驚,沒有想到弒神花竟會釋放出混沌氣息。

 

第8集-上古天擇日初收弟子

弒神花盛開之時會釋放出混沌之力,唯有三界主神才能將其吸收,極利於煉成世間最強的混沌之力,玄一讓白玦將上古交給他,不出千年他定還白玦一個混沌主神。白玦沒有聽完玄一的話,他來到乾坤台,不由得想起先前的預示,心知只有讓上古成為混沌主神,才能改變她既定的命運。

白玦請上古到長淵殿一趟,上古盛裝打扮赴約,她直接換上了天擇日的禮袍,白玦眼中閃過一抹驚艷。白玦讓上古享受桌上美食,上古誤以為白玦今日是要對她表明心意,可白玦開口便是道他已尋得一良策能讓上古盡早執掌主神令,上古需自己前往九幽一千年修煉混沌之力。上古不願意離開白玦,白玦又何嘗不願意陪著上古同去,只不過上古修的是混沌之力,他無法陪同,此次必須上古獨自前去。白玦紅鸞星動,他十幾萬年來初次動了側隱之心,讓紅日下界渡靈力給梧夕,助梧夕早成化成人形,二人一別千年,始終還是太苦了些。

天擇日是神界挑選弟子之日,其中的佼佼者便是金龍一族的暮光,蛟龍一族的古君二人。雪迎聽聞古君出自蛟龍族,不由得出聲嘲諷,她極為不屑古君的身份,神界除四大真神外向來不論尊卑,他古君是堂堂正正靠實力進的神界,又豈能容忍雪迎嘲諷辱師門,故古君上前跟雪迎爭論起來,古君的傲氣引來了上古的刮目相看,上古二話不說收了古君為徒,並與雪迎結下戰約,三月後若是古君之實力無法戰勝雪迎,她願主動前往九幽修煉,一日不擁有接管混沌之力的神力,她一日不回神界,但若是雪迎輸了,雪迎必須摒棄神界的一切美好,離開神界。

月彌收了暮光為徒,古君則入了朝聖殿,他在殿中見到了蕪浣,與蕪浣一番交談之後這才得知二人都曾經在一處修煉過,且二人都身為身份低階,一時間不由得惺惺相惜了幾分。下界送上神界的共有四名弟子,暮光與古君都得了好歸處,另外兩人因長相不堪被天啟拒之門外,二人心底極為不平衡,此話被路過的雪迎聽得,雪迎有意提起了長淵殿東池中的毒物九爪蓮,欲借二人之手贏得與上古之間的賭約。

古君勤於修煉,欲為上古爭一口氣,下界另兩名弟子卻前來找古君麻煩,二人用長淵殿的毒水暗算古君,古君抵擋之時,二人不慎將毒水引潑到路過的天啟身上,古君背了黑鍋被紫涵扣下。上古得知消息後,她前來尋天啟,天啟本想裝傷情嚴重求得上古的悉心照料,讓上古打消去九幽的念頭,三界蒼生於他而言,不如上古一人重要。上古一眼識破了天啟的裝病,她已經接受了自己的使命與責任,哪怕過去的她再任性妄為,如今她也明白掌管主神令的重要性,她會逼自己努力一把,盡快執掌主神令羽。看著如此懂事的上古,天啟一陣心疼,更下定決心要保護好上古。

暮光路過時不慎撞到了蕪浣,蕪浣的溫柔善良引起了暮光的注意,他望著遠去的蕪浣背影,不由得微征幾分,亂了心神。另一邊,天啟與上古審起了毒水此案,天啟知曉自己門中二人定脫不了干係,故罰了二人各三記雷刑,至於古君,他是上古的人,自然交由上古來處理。上古並沒有責罰古君,天啟暗中探得了古君天生寒脈,靈力紊亂的情況,他坦言告訴上古,古君只怕晉陞神君才能與雪迎一較高下,否則必敗無疑。

暮光與古君感情甚好,得知古君出事,他連忙趕來看望古君,並決定陪著古君一同修煉。長淵殿裡,紅日發現了東池中少了一朵九爪蓮,長淵殿的東池一直是交由雪迎打理,此事必與雪迎脫不了干係。白玦知曉此事後,他前來混沌殿找上古,準備向上古解釋清楚此事並道歉,上古本就喜歡白玦,如今見白玦主動來找她,不由得露出了笑顏。

 

第9集上古獨往九幽修煉

白玦因九爪蓮之事向上古道歉,他願意借出暗淵之境助上古修煉渡劫,且他還煉製了一顆能助上古衝破寒脈的丹藥。看著白玦的用心,天啟不免心急起來,他讓想上古拒絕白玦,可上古卻滿心歡喜白玦對她的付出,她提起自己與雪迎的賭約,想知道若是她贏了賭約,白玦是否會取消讓她獨自前往九幽的念頭,可在看到白玦緊抿的唇瓣時,上古還是自嘲一笑,終究還是她自討沒趣了。

蕪浣陪著古君在殿中修煉,她對古君十分欣賞,暮光前來尋二人,他心儀蕪浣,故特別將金龍族的溫泉水送給了蕪浣,蕪浣雖收下了溫泉水,可目光所及之處還是在古君身上。另一邊,天啟為哄上古開心放了焰火,他大膽向上古表明心意,上古卻拒絕了天啟,她自始至終都只把天啟當成自己的哥哥。天啟心底失落,可還是勉強撐起笑意,願意一直當上古的兄長,默默守護著上古。

白玦知曉九爪蓮之事與雪迎脫不了干係,他讓雪迎在比賽過後自請離開神界,雪迎卻心有不甘,明明她對白玦一番癡情,白玦卻對她冷情至此。踏出殿堂,天啟攔下了白玦,他準備與白玦痛飲一杯,白玦見天啟這番醉酒模樣,不由得出手讓天啟醒酒,天啟戳中了白玦喜歡上古之事,可看著白玦一副大義凜然不為兒女私情所困的模樣,他只覺得白玦可憐又自私,

白玦與上古約好在子時送古君進暗淵之境,一行人都等著白玦,蕪浣將自己親手做的香囊送給了古君,願古君渡劫成功。白玦被天啟誤了時辰,見白玦遲遲未到,上古前來長淵殿尋白玦,白玦將暗淵之境的鑰匙給了上古,他承諾上古,若是古君能贏得比賽,上古便不用去九幽了,上古臉上露出欣喜神色。

上古打開暗淵之境,古君在秘境中修煉至渡劫,渡雷劫並非容易之事,上古在旁助古君,可古君卻抵擋不住雷劫的凶悍,上古只好上前為古君擋下雷劫。縱然上古已開神脈,靈力不低,可為古君擋下幾道雷劫還是十分吃力,傷了本源。時至今日,上古才明白她當初渡雷劫時,白玦為她付出有多大。抵過雷劫,上古被一道神光籠罩,他正式飛昇為神君。

月彌眉頭緊鎖,上古問過之後方知下界總有神君殞命之事,白玦讓她前往九幽煉成混沌之力並非是沒有緣由的。如今混沌之力四處潰散,靈脈所剩無幾,三界唯一的希望便寄托於上古身上,只有上古盡快掌管主神羽令,才能解決此狀。時間一晃便到了比賽之日,古君與雪迎當殿比試,雪迎慣用法術伎倆,可古君的能力卻是自己一點一點打出來的,如今雪迎已不是他對手,他輕而易舉當眾贏得了雪迎。雪迎雖輸,上古卻不願與她計較,可紅日卻當眾揭發了雪迎跟鍾離、夏徽幾人共同合夥九爪蓮傷人一事,白玦下了處罰,將雪迎逐出神界,流放九幽看守結界,鍾離、夏徽一併逐出神界,不可再入。雪迎被逐後,上古也當眾宣佈了她的決定,她自知自己擔不起混沌主神之位,故決定即日前往九幽修煉,一日不煉成混沌之力,她便一日不回神界。

上古獨自一人前往九幽歷練,她知曉白玦讓她入九幽的原因,故她直接來見玄一,要求玄一助她在周圍布下連一道神都無法闖破的結界,她怕自己有日會堅持不住,貪戀神界的舒坦,離開九幽。玄一答應了上古,只不過這結界一下,上古若未煉成混沌之力是離不開九幽的,他也不會讓魔族對上古心慈手軟,同時他還要上古常來縛神台陪他聊天解悶,上古本就沒有指望有人能在九幽庇護她,且玄一的條件也不過分,她毫不猶豫答應了玄一。

天啟欲強闖九幽帶出上古,白玦與炙陽攔下了天啟,希望天啟能尊重上古的選擇。長淵殿裡,白玦施元神離體之術,他不顧此術會折損壽元,且一個不小心會灰飛煙滅,只願能護得上古平安周全。

 

第10集上古煉成混沌之力王者歸來

上古於九幽中吸收著弒神花的混沌之力修煉,魔族不斷挑釁上古,上古並非是妖魔對手,白玦元神暗中相助上古擊退妖魔,且揮動著古帝劍帶著上古找到了靈芝傷藥。看著上古累到睡著的模樣,白玦只安靜守於上古身邊,他知道上古對他的情意,故在上古眉間落下一吻,待上古繼承主神位之日,他便會將自己的心意一一告知上古。

月彌與天啟二人都擔憂著上古,暮光前來將月彌稟報他已經悟出了修煉的第四重境界,天啟雖嘴上嫌棄著暮光的修煉進度慢,卻還是心善幫暮光打破了淤塞的經脈,助暮光修煉。暮光經天啟的點拔修煉飛快,他前來找古君切磋,正好聽到蕪浣在煩惱如何震懾得住其他神君,打理好朝聖殿,古君將自己的心得道出,蕪浣經此點撥深感有理,她臉上露出笑顏,忙著去為暮光跟古君備茶,好讓二人切磋修為。

雪迎被發配往九幽,她被九幽其他看守結界之人嘲諷,故心底裡暗暗發誓,總有一天她要光明正大回神界,贏過上古。另一邊,上古在九幽中勤於修煉,千年裡白玦不顧壽元折損跟靈力損耗,元神一直暗中相助,看著上古一點一點成長。

月彌十萬歲壽辰將至,天啟送了賀禮,並將下界山海異動,混沌氣息四處溢出之事告訴月彌,上古即將混沌之力大成回神界。聽到此消息,月彌十分欣喜,一旁的暮光也掩蓋不住臉上的笑意,準備將此消息告訴古君。朝聖殿裡,經此千年,蕪浣打理朝聖殿越發得心應手,她儼然朝聖殿的主人一般訓斥著打碎玉杯的神侍,就連前來的古君與暮光都看不過去,認為蕪浣有些凌盛。蕪浣出言解釋她只不過是想打理好朝聖殿而已,暮光與古君將上古即將歸來一事道出,蕪浣聽後卻愣了愣,有些回不過神來。

九幽內,上古拼盡一切欲得到護神之源,她與玄一的隨從交起手來。護神之源乃是三界至寶,上古因經千年的修煉終悟出了混沌之力,混沌之力可救萬物,亦可吞噬萬物,如今她已混沌之力大成,一念動山海,一念山海平,三界皆在她腳下,萬物皆在她掌中。上古混沌之力煉成,白玦元神也離開了九幽回體,他的元神離開時引起了雪迎的注意,雪迎暗自以元神進九幽窺探,十分意外白玦竟會為了上古元神離體施法。雪迎進九幽之事傳進玄一耳中,玄一知曉雪迎與上古不合,故決定幫雪迎一把,好上演一出熱鬧戲碼。

上古千年修成混沌靈力,她已破結界,故前往跟玄一道別。玄一看著上古離開的背影只譏諷一笑,神界之人自來愚蠢,一直提防著妖魔二族,卻不知三界之中最大的敵人叫天命。隨後,玄一派隨從墨羽前往紅森林一趟破了窮奇的結界,千年裡他從上古口中已經探得神界大多事,而雪迎如今已被他注入魔氣,是墨羽在神界中行事的最佳棋子。

天啟與白玦到九幽結界外等著上古歸來,看著白玦神色虛弱的模樣,天啟無意間發現了白玦的神識離體過。只不過,因著上古的原因,天啟並不待見白玦,二人各站一旁在外等著上古,卻從守門神君處得知上古已離開九幽。雪迎暗中助墨羽破了窮奇結界,窮奇往神界的方向攻過去,就在眾神君抵擋不住窮奇攻擊時,上古帶著混沌之力歸來,一把古帝劍立在眾人眼前,如今歷練千年的上古已不再是當天那個天真爛漫的小丫頭,她眉眼之間自帶著一股不容侵犯的王者氣息。

 

第11集上古大膽欲娶白玦

上古獨自一人以一把古帝劍破了窮奇的攻擊,擋下了墨羽的招招式式,擔起了主神二字,也受得了眾神的一拜,就連其餘三大真神都對上古行起上神之禮。此次窮奇攻擊乃墨羽與雪迎設下之計,炙陽問起雪迎如何得知窮奇攻擊一事,雪迎只稱她是無意撞見便前來通報,她欲重回神界,炙陽只當她是千年已真心悔過,便讓雪迎回了神界,繼續執掌四季。

朝聖殿中,上古向其餘三位真神講述自己在九幽之事,這千年之中她總感覺冥冥之中有人護著她,她想知道此人究竟是不是白玦。白玦並未認下此事,他一貫冷著一張臉,因神識虛弱,白玦也並未久留,只盼著上古能盡快接管羽神令。在聽到上古決定半月後接管羽神令,白玦便起身告辭,身體虛弱地回了長淵殿。

上古已回朝聖殿,她感謝蕪浣千年來對朝聖殿的照料,只不過蕪浣靈力依舊低微,她希望蕪浣能夠勤心修煉,提高神力。蕪浣在這千年裡做了一場夢,看著上古歸來她才明白她並非朝聖殿的主人,終究她也無法永留朝聖殿。

雪迎重回神界第一件事便是來見白玦,白玦見了雪迎一面,只讓雪迎日後不要再來找他,他於雪迎無意。看著眼前如此冷情的白玦,雪迎心底痛苦難過,她為了重回神界付出巨大努力,白玦心裡卻始終沒有她的存在。

上古為月彌大肆操辦了月彌的十萬大壽,月彌讓蕪浣替她招呼上宴會上的眾神,自己則帶著上古前往桃淵林,在得知上古依舊心繫白玦之時,月彌將白玦近千年來的情況告訴上古,白玦近千年來只會出現在正式場合,且每次她遇到白玦時,白玦總是神色極差。聽此,上古便知道了白玦千年來一直神識離體進九幽助她,神識離體損耗極大,白玦卻願為她做到如此,她當下便拋了月彌前來長淵殿。白玦並不在殿中,上古在殿中看到了當年白玦修好的那只風箏,且她也從紅日那裡知曉了白玦近千年來對她的付出。

上古欣喜回到朝聖殿,她臉上面露欣喜之意,準備迎娶白玦。之後,上古溜下界,她三日後托蕪浣前來給月彌送令羽,月彌聽後露出一笑,也決定幫上古完成所托,故她以上古遇險為由誆了白玦下界。白玦匆忙下界,卻看到了上古在下界收集根雕,上古收集了滿屋的根雕都送給出了白玦,她向白玦表明心意,想知曉白玦是否願意成為她的人。如今上古已成混沌之力,她大膽表白,白玦也不再有顧慮,只應下了上古的表白,與她同游七巧之夜。二人解除所有的誤會,放下所有的包袱遊玩於街頭,窮奇卻在這時來襲,上古讓司水之神前往神界報信,自已則與白玦聯手誅殺起了窮奇,若今日放走一隻窮奇,將來必定禍端不少。

 

第12集天啟奪主神令羽

白玦與上古在下界一同誅殺窮奇,白玦如今本源虛弱,一場打鬥下來耗盡了白玦不少靈力,上古當場渡靈力給白玦,她已不再是千年前那個需要白玦護著的小丫頭,如今她也能護著白玦。

天啟與炙陽得知了窮奇禍亂一事,妖界是天啟的地盤,故天啟前往妖界查看,卻意外發現了玄一的計謀,玄一有意讓上古接管主神令,成為真正混沌之神便是為了替他擋劫。上古是玄一心中摯愛,為了上古,玄一願意叛離三界眾生,背上罵名,哪怕陷入萬劫不復之境。

次日,神界舉辦盛事,上古即將執掌主神令羽,白玦一早便來喚上古起床,他為上古準備好了罕見的織錦,只為配得上上古混沌主神的身份。另一邊,紫涵奉天啟之命偷偷溜進隱閣盜走紫玉鞭,隱匿於神界的墨羽也在隨後溜進隱閣,他殺死守門神將,將此事嫁禍給了天啟。

乾坤台上,眾神都見證了上古成為混沌主神的一幕,等待著上古接管主神令羽,可天啟卻在關鍵時刻上前搶奪主神令羽,主神令羽代表著神界玉璽,眾人讓天啟不得胡來,天啟有苦說不出,只好盜走令羽而逃。上古追上天啟,她希望天啟不要再繼續胡鬧下去,她不相信天啟會覬覦主神之位,天啟提起他如今的處境,若跟著上古回去他必死無疑,他懇求上古放他離開,待他事情歸了,定會歸還主神令羽。上古將天啟當作親兄長,她無法眼睜睜看著天啟受苦,只心軟放走了天啟,而隱閣之事也被眾人知曉,眾人誤以為是紫涵殺了隱閣守門將,紫涵有口解釋不清,但天啟的重托還繫在他身上,他拿著手中的紫玉鞭逃離了神界。

神界一片混亂,雪迎因魔族的相助回到神界,她也因此成為了魔族的棋子,今日的盛會她便充當著玄一的眼睛,讓玄一看到了神界所發生的一切。玄一斥責墨羽的辦事不足,天啟毀了他全盤的計劃,如今神界必不下天啟,他讓墨羽想辦法讓神界起內哄,擾亂神界的太平現象。

天啟與紫涵均已離開神界,白玦因試圖攔下紫涵而動用本源,他如今元神虛弱傷得不輕,必須以梧桐樹心與混沌本源製藥方能治傷,上古決定前往鳳族一趟。看著暈倒在自已懷中的白玦,上古心疼不已,她知曉白玦對她有情有意,她只希望此事一過,能與白玦不再錯過。

雪迎聽從了墨羽吩咐,她前來尋蕪浣,將上古要去鳳族一事道出,千年已過,鳳皇即將涅槃重生,而到時候蕪浣不過就是一個下等的綵鳳而已,再如今日風光。蕪浣雖然口口聲聲稱不受雪迎的挑撥離間,可雪迎這番話落在她心裡,她不由得暗中聽著月彌與上古之間的對話。上古將她要去鳳族尋梧桐樹心之事告訴月彌,月彌提起了近年來蕪浣的囂張跋扈,且鳳皇才是上古真正的神獸,她希望上古將鳳皇順便帶回,蕪浣始終是無法擔起重任,鳳皇元神是假,再過千年也不會涅槃重生,可眼下事情複雜,上古並未將此事告訴月彌,只稱日後再商榷此事便匆匆離開。看著上古離開的背影,蕪浣心底一緊,恨極了鳳族、鳳皇與月彌。

雪迎與眾神向炙陽發難,要求炙陽嚴懲天啟。炙陽與天啟是共患難的好兄弟,他又怎會相信天啟叛出神界,面對著眾人的苦苦相逼,炙陽當眾承諾他會代天啟受一切罪罰,這才堵住了悠悠眾口,讓眾人願意等待著上古擒拿天啟歸來。

上古到鳳族取了梧桐樹心,同時她也將自已的打算告訴鳳雲,她想讓蕪浣一直跟隨她,既然她當年選擇了蕪浣,便不會因她靈力低微而棄她不顧,她願意等蕪浣修成之日。聽著上古的話,鳳雲也答應了上古的要求,讓蕪浣永追隨上古。

第13集-天啟為上古啟動滅世陣法

上古用混沌之神與梧桐樹心為白玦煉藥,她已決心陪著白玦共度生死,不管未來會發生何事。爾後,白玦醒來,他查起了紫涵所盜之物,震驚發覺天啟欲啟動滅世陣法,滅世陣法禍及三界,上古與白玦均不信天啟會是奪主神位之人,他定是有苦難言。

上古前來向月彌借尋仙鈴,月彌與天啟相識數萬載,她知曉天啟定不是會啟動滅世陣法之人。看著月彌對天啟無條件的信任跟著急,上古知曉了月彌心儀天啟,她從月彌處借來了尋仙鈴,並允諾月彌,不管日後如何,她定不會讓旁人傷了天啟半分。

滅世陣法從未現世,白玦研究起了破解之法,恐一切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另一邊,上古前來淵嶺沼澤尋天啟,她相信天啟定有苦衷,天啟卻口口聲聲稱這萬年他不過是陪上古演了一場戲而已,他準備啟動滅世陣法主宰三世,此事任何人阻擋不得,上古不願眼睜睜看著天啟步步錯,她試圖帶著上古回神界,天啟卻出手傷了上古,讓上古滾出淵嶺沼澤。

上古回到神界,白玦發現上古受傷一事,他想要去找天啟,上古攔下白玦,只道天啟心意已決,白玦去了也於事無補,且她已犯下大錯。白玦深知此事錯不在上古,看著上古因天啟而失望難過的模樣,白玦一陣心疼,緊將上古擁入懷中。

白玦帶著上古一同來到神界門口,他開導著上古,與上古同飲一壺酒。上古身為混沌之神,她與三界同生,也肩負著三界的使命。縱然她與天啟感情深厚,可面對著三界責任,她明白她也只能選擇阻止天啟,哪怕與天啟終有一戰,她也必須選擇三界眾生。

淵玲沼澤內,天啟欲啟動滅世陣法,他準備以身護住此陣,用本源神力催化陣法,至於淵玲沼澤之外就要靠紫涵來守護。一旦滅世陣法大成,妖界將毀於一旦,縱然那是紫涵的故土,紫涵也甘願效忠妖神天啟,助天啟開啟滅世陣法,哪怕天啟受千夫所指,萬民唾棄,他等永世追隨。

上古公佈天啟準備在淵玲沼澤開啟滅世陣法,她發兵淵玲沼澤,月彌請命前往淵玲沼澤,上古應允月彌所求,讓她同白玦一同前往。神界的一切都逃不過魔族的眼睛,再加上雪迎已與魔族狼狽為奸,雪迎將神界之事告訴墨羽,墨羽把魔器交給了雪迎,讓雪迎從中作梗。雪迎知曉蕪浣的心思,她前來將魔器交給了蕪浣,挑撥離間讓蕪浣帶著魔器前往淵玲沼澤抓天啟立功。

暮光發現了混在神兵中的蕪浣,蕪浣只稱她想為上古盡一份綿薄之力,暮光心軟之際答應了讓蕪浣同往。此次前往淵玲沼澤帶兵的是白玦、月彌跟紅日,上古獨自一人前去下界散混沌之力,安撫下界。作戰前夕,月彌想要最後勸說天啟,她從白玦處求來了一炷香的時間,前往淵玲沼澤勸說天啟。蕪浣暗中看到了月彌進了滅世陣法,她只認為月彌與天啟有所勾結,故也用魔器溜進滅世陣法。

月彌來到天啟面前,天啟想用冷言冷語逼走月彌,月彌卻無條件地相信天啟,她以命勸天啟,天啟無法眼睜睜看著月彌出意外,他收了部分陣法靈力,來到月彌面前。月彌勸說天啟同她回去,世間無他們解決不了的難題,自天啟離開後,上古便從未展開過笑顏,她相信天啟也不願意看到這樣的上古。

 

第14集月彌與天啟隕滅

天啟聽到上古之名,他再度對月彌冷言冷語,逼月彌離開陣法。月彌猜測到了天啟啟動滅世陣法是為了上古,她想要陪著上古共患難,哪怕前路是遭三界唾罵,她也願陪著天啟。天啟正欲被月彌打動時,蕪浣暗中偷襲了天啟,月彌為天啟擋了一擊,倒在了天啟的懷中。天啟欲殺了蕪浣,可月彌不願意看著天啟做錯事,她攔下了天啟,如今她神力本源震碎,再無回天之術,神生漫長她終於走到了盡頭,也將自己的心意告訴天啟,她喜歡天啟。天啟一直都知曉月彌的心意,只是他一直不敢面對,他怕失去月彌,卻沒有想到今日,月彌會為了救他而死在他懷中。

月彌隕滅,天啟更加堅定要啟動滅世陣法,月彌因他而死,若他不能護下上古,活著又有何用。滅世陣法之外,忽然間星辰熄滅,萬星隕落,月彌是星月女神,上古與暮光一行人都不敢相信月彌會出事。正在這時,蕪浣身負重傷被摔出滅世陣法,她口口聲聲稱是天啟誅殺了月彌,天啟準備以其血祭祀陣法,白玦一行人都不相信天啟會殺月彌,可眼下的形勢容不得白玦多想,他讓眾人守好這裡,自己則前往勸攔天啟。

天啟因月彌的死堅決要啟動滅世陣法,他不肯隨著白玦回去,三界於他而言只是螻蟻,遠遠沒有上古來得重要。天啟啟動陣法,看著眾神因陣法而死,白玦也無法再護天啟,他將神力附於兵器上,一柄兵器直插入天啟體內。天啟知曉白玦的神力之深,滅世陣法將會因白玦而破,只不過他堅信總有一天,白玦會後悔今日的所作所為。白玦親手了結天啟,看著天啟神源消散,白玦痛苦落淚。

上古觀天象知曉了月彌隕滅之事,她愣了神,只讓古君看守好結界,獨自一人前來找白玦。白玦遣散了眾人,獨留在淵嶺沼澤,上古在淵嶺沼澤看到了月彌的神像,而天啟親手被白玦了結。上古始終相信天啟定是有苦衷的,如今紫涵已返妖界不再見她,但她誓要查出真相。經天啟跟月彌之死後,上古意志消沉,她將一切過錯都攬於自己身上,此後她永封桃淵林,三界的星辰由她來為月彌點亮,月彌永遠都是唯一的星月女神。

蕪浣半夜噩夢醒來,她心底裡始終不安,深怕自傷流血會露出破綻,深怕眾人知曉月彌是她所殺。另一邊,白玦準備將紫玉鞭送回隱閣,紫玉鞭卻不肯聽白玦指揮,紫玉鞭向來有靈性,白玦只好前來尋上古相助,上古在紫玉鞭上佈了封印,看著白玦歸還的主神令羽,她提起玄一叛逃跟天啟啟動滅世陣法一事,她不願意看到主神令羽。經上古的話,白玦猛然想起天啟最後同他說的話,準備前往乾坤台。

上古封殿一日,準備煉成主神令羽,繼承主神之位。玄一得知此事,他大感高興,他的計劃即將完成,故讓墨羽帶著一件利器前往乾坤台,好讓眾神看看什麼才是真正的混沌之劫。白玦來到乾坤台,他看著天啟的命盤,知曉了天啟為何會啟動滅世陣法。原來,天啟發現了混沌之劫將至,他用應天石向祖神詢問混沌之劫,硬生生受了道道雷刑,這才得知混沌劫至,三界將崩,唯混沌主神以身應劫方解眾生之難。

 

第15集上古以身應混沌之劫

白玦從天啟的命盤中得知了天啟寧毀蒼生也要奪主神位的苦衷,天啟欲以三界生靈殉世來化解混沌之法,可他卻親手將天啟的化解之法毀了,是他害了上古,一步步將上古逼進她的命運裡。

朝聖殿裡,上古如今已不顧其他,一心只想煉成主神羽令,繼承混沌主神之位,給眾神一個交待。白玦前來攔下上古,他稱自己在長淵殿觀星,卻想著上古還欠他一個約定,故邀上古前往桃淵林完成二人的約定,上古深知如今的情勢,只能狠心拒絕了白玦,可白玦卻出言相求,他緊抱住了上古,只希望上古今日能赴他一次約。

墨羽在乾坤台動了手腳,乾坤台示警混沌之劫,稱只有主神散盡元神才能化解此劫。炙陽想封鎖此消息,可雪迎卻暗中挑撥,要求上古站出來以身擋劫。暮光與古君都站出來為上古說話,可神界混沌之力卻已經潰散開來,上古也在這時停止了主神令羽煉化,雪迎帶領眾神要求炙陽給出一個交待,她口口聲聲稱上古定是知道混沌之劫這才故意停止主神令羽煉化,想逃過此劫。炙陽容不得任何人污蔑上古,他讓暮光帶頭守護好神界,自己則去尋上古歸來,十二個時辰之內他定會給眾神一個交待。

白玦帶著上古來到瞭望山,他想同上古好好相處一日。二人重回瞭望山卻早已經不再是當日的劍拔弩張,彼此都十分珍惜著最後的相處時光。隨後,炙陽前來瞭望山尋白玦,二人瞞著上古相見,炙陽這才得知天啟是第一個知道混沌之劫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上古。上古乃混沌主神,炙陽想讓上古回神界主持大局,白玦不願看到上古灰飛煙滅,他以命相求,這混沌之劫他願替上古承受,只希望上古不回神界。

夜晚,白玦陪著上古看漫天星辰,他主動吻著上古,心底裡已經打定主意替上古應混沌之劫,上古卻施法定住了白玦,她從白玦手中拿出了主神令羽。原來,上古早已經知道了混沌主神的命運,她知曉自己此去定會灰飛煙滅,但這是她身為主神的使命與責任,她必須獨自承受。看著白玦落淚的模樣,上古只狠下心來施法讓他昏睡過去,最後一次緊擁白玦。

神界遭遇混沌天劫,天劫威力巨大,整個神界即將崩塌,就在眾人難以抵擋之時,上古現身於乾坤台,她攔下了眾人,獨自一人於乾坤台煉化主神令羽。天界劫難由她一人來承受,她確是不服,但今日若以她一人能平息劫難,她願意為蒼生盡自己混沌主神的使命與責任。眼看著上古獨自一人承受天劫之難,炙陽率領眾神為上古護法,白玦在瞭望山醒來,他知曉了上古前往神界,故用本源強行破了上古布下的結界,前往乾坤台。

白玦來到乾坤台,他想替上古承受天劫,雪迎看到白玦的身影,她催動靈力想攔下白玦,炙陽發現了雪迎勾結魔族一事,他困住了雪迎,決定日後再同雪迎算這筆賬。乾坤台上,白玦已經來到上古身邊,上古布下結界,她不願意白玦因她的固有的命數喪命,她身為混沌主神, 這是她的命運,她沒得選擇。看著上古一步步灰飛煙滅,白玦痛苦落淚,聲聲喊著不要,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她消失,最終上古只留下一串手鏈,這串手鏈正是當年白玦親手雕刻送給上古的。若有來生,上古只希望不成神,能與白玦相守終生。

 

第16集上古重生轉世名為后池

白玦留下手鏈,他不許上古這樣死亡,三界既在,上古身為混沌主神也應當同在,故白玦消耗本能只願能留下上古最後一絲神識。混沌之劫因上古的犧牲消彌,玄一欲捲土重攻神界,以報自己七萬年來的被困之苦,而白玦與炙陽也猜測到了上古之死與玄一脫不了干係,一切都是玄一布下的局。

玄一率魔族出兵神界,炙陽與白玦率神兵抵擋,所有神君齊心協力一同應戰,雪迎知曉玄一的目的,她真心愛慕白玦,為怕白玦出意外,雪迎前去偷襲墨羽,以自己的本源之力與墨羽以死相搏。另一邊,玄一重傷白玦,所有神君都護著白玦,玄一欲讓白玦消失於三界,從此三界再無需半位神祇,可玄一低估了眾神相聚的力量,眾神紛紛願以元神護白玦,紅日更是用本源之力助白玦破得了玄一的神力,白玦親手誅殺玄一。

六萬年後,三界重新定義出一個新規則,仙界之上原有神界,名曰上古界,可惜六萬年前混沌之劫降臨,在那場浩劫中,上古之神幾乎毀滅殆盡,而主神遺留的混沌之力令人間界運化而成,代替剿滅魔族的仙界、妖界成為新的三界。新三界本該友好相處,卻因過往妖神滅世的因由,令仙妖兩族紛爭不息,足足延綿了六萬年。如今已經道不清孰是孰非,孰正孰邪,妖界只有妖皇森簡一位半神,而當今仙界卻有四位上神,頭三位皆是上古遺留之神,可第四位上神的由來還得從一場名震天界的婚事講起。

天宮裡,天君之位乃是繼承金龍血脈的暮光上神,而天後則是鳳族族長蕪浣,今日正是暮光迎娶蕪浣之日,古君與二人多年前早已不和,此次古君前來參宴,卻當眾宣佈他與天後有一女,名為后池,要求司命靈涓算一算他女兒的命格。眾仙議論紛紛,靈涓從古君手中的蛋中測出后池乃上神命格,震驚了眾人,也讓后池名正言順留於天界。

后池破殼而出,她已修煉萬年,卻一直靈力低微,心底裡為此深深煩惱。當初后池央得了古君所在的清池宮鳳柒監督她學法,鳳柒如約考驗著后池的靈力,后池十分意外自己的靈力竟大有長進,她過了鳳柒的考驗,滿臉高興之色。

 

第17集后池清穆瞭望山初相見

兩名下界散仙無虛無妄偷溜進清池宮,欲取清池宮一瓢仙泉飲,卻被清池宮的長闕撞見。二人一見長闕便匆忙離開,將火珊瑚落在了清池宮。鳳柒知曉這是紫金府的壽禮,兩名下界散仙是紫垣之人。縱然紫垣欺清池宮至此,但如今古君不在宮中,后池又靈力低微,鳳染決定忍一時,少生些風浪。長闕不解鳳染話中之意,明明后池的修為大有長進,鳳染輕搖頭。原來,后池的靈力並沒有見長,她之所以通過鳳柒的考驗,是因為鳳柒看到了她的努力,鳳染不願意讓后池失望,這才在考驗之時也暗中出手相助后池,讓后池誤以為自己的靈力大增。

后池生來靈脈盡閉,當年古君花了四萬年才助她破殼,她體弱多病,靈脈不穩,被生母所棄,三界皆知,因此,她為了清池宮顏面這兩萬年極少出宮,這令鳳柒極為心疼,尤其是在柏玄走後這些年,后池更是拚命聚靈力煉神力,她的努力都落在了眾人眼裡。清池宮的泉邊,后池撞見了前來尋火珊瑚的無虛無妄,無虛無妄並不識得后池,只當后池是一小小仙娥,后池拆穿了二人進清池宮的不軌之意,清池宮雖與天宮比擬,卻不再有當年的繁盛,因此二人並沒有將后池放在眼裡,甚至想要動手,幸得鳳染及時來到,訓退了二人。

鳳染因著紫金府的欺人太甚決定不再忍氣吞聲下去,恰好東華盛宴邀請眾神與眾仙,他送於清池宮的請帖請的是后池與古君,古君不在宮中,全宮事務皆由鳳染處理,鳳染決定讓后池前去瞭望山赴宴,后池應下此事。回到殿中,后池看著眼前的畫像,不由得想念起了柏玄,她自幼有柏玄相伴,柏玄曾與她講過神界的故事,殊不知柏玄便是上古神界的白玦真神。柏玄一直戴著面具,后池想知道柏玄的真正容貌,可一直到柏玄離開清池宮去渡天劫時,后池也未見到柏玄真面容,柏玄臨走前與后池定下萬年之約,他讓后池一定要時時刻刻戴著手中這條鏈子,待萬年後他歸來便能憑著這條手鏈找到后池,屆時也是他們真正相見之日。這一世,他只願后池能無憂無慮做盡自己喜歡的事情。

無虛無妄回到紫金府,無妄的傷口在無虛的刻意處理下顯得像是被妖神傷過一樣,二人狀告清池宮,絕口不提他們擅闖清池宮結界一事,只口口聲聲稱清池宮仗勢欺人。紫垣與鳳染素來有恩怨,因著此事,紫垣決定帶著無虛無妄前往瞭望山赴東華之宴,屆時他定要讓鳳染好看。

天界將后池欲參加東華壽宴一事散佈開來,景昭與后池名義上同是天後蕪浣所生,兩名仙娥議論起了景昭與后池,想知曉二人究竟是誰更貌美。景昭自小嬌生慣養,她雖未見過后池,卻一心嫌棄厭惡,因著仙娥將她與后池相提並論,景昭直接對二人行鞭笞之刑。天帝暮光知曉了此事,他出言訓斥景昭,並讓景昭與她二哥景澗前去瞭望山祝壽。景昭本不願意去,可在聽說北海上君也將前往瞭望山,頓時小女兒心思一顯無遺,連忙應下此事。

鳳染與后池出清池宮的門,后池用著柏玄留下來的靈符想先行一步,卻被鳳染抓住。鳳染知曉后池想到瞭望山找柏玄,她也不與后池計較,只決定前去參加壽宴,完事之後再到瞭望山小竹屋尋后池。后池一路想尋柏玄身景,她在山底下遇到了賣畫像的下界散仙,這才知曉原來自己在眾仙眾神的眼中竟是醜陋無比,力大無窮的形象,在她生氣之時,又聽到了一傳聞,此次前來參加宴會的不僅有景昭,還有北海上君清穆,清穆是仙族千年來的第一高人,千年晉位上君巔峰,僅憑一劍便蕩平了北海眾妖,天帝未見其人便對其禮遇有加,並冊封其為北海星耀上君,而這清穆深得景昭青睞,極有可能會成為天庭的乘龍快婿。

后池對清穆不屑一顧,認為景昭看上之人定是繡花枕頭一個。此時,后池的飛身符用完,她略一思忖,只好改用急速符前往瞭望山頂。瞭望山頂正舉辦著壽宴,清穆與景澗一同現身,二人乃是少年知己,景澗知曉清穆性格孤僻不喜生人,縱然清穆想加以拒絕,景澗還是讓清穆前去後花園尋景昭,與景昭一同敘舊,二人幼時也曾相見過幾次。

后池因著急速符落到了東華的大澤府,她意外碰到了清穆與景昭在一起,聽到了二人談話。清穆向來警覺,他發現了后池,在看到后池的第一眼時,只覺得有些愣神。后池不願與二人糾纏,她自行離開,清穆卻追上了后池,他一柄長劍毀了后池的衣裙,后池對清穆沒有半分好印象,只收下了清穆作為賠禮的仙劍獨自離開。看著后池的背影,清穆頓在原地,他在后池的手上發現了一條與他一模一樣的手鏈。

鳳染代表清池宮前來參加東華壽宴,紫垣一見鳳染便出言奚落,當年他趁著鳳染與景陽大戰之時偷襲鳳染,也因此與鳳染結下樑子。

 

第18集后池強行動用靈力

紫垣與鳳染爭吵不休,景昭出面解決,紫垣當著清穆、景昭與眾仙之面,口口聲聲稱鳳染勾結妖族之人,景昭欲將鳳染拿下。清池宮不在天宮管轄範圍之內,鳳染身為清池宮之人,她斷無可能任由天宮之人拿捏,且她無勾結妖族之行,根本無懼紫垣的污蔑。火珊瑚上有著紫垣的氣息,紫垣略一施法便探出了火珊瑚在鳳染身上,鳳染乾脆將無虛無妄闖清池宮盜仙泉一事道出,要求紫垣給清池宮一個交待。景昭向來跋扈任性,她並不將清池宮放在眼裡,當下只命紫垣將鳳染拿下,鳳染因此在殿中與紫垣交起手來。

后池想火燒清穆的仙劍略懲清穆,可清穆靈力深厚,他隔著距離便能操控法術,只用法術將后池綁到殿外。后池掙開束縛,她知曉鳳染與紫垣在殿中交起手來,但她靈力低微,恐給鳳染幫倒忙,只記著柏玄之話,將靈力注於手鏈上,釋放出強大靈力。

后池的強大靈力驚詫了路過的東華,她一身上神華服踏入殿中,清穆看著眼中之人,也不由得十分意外后池竟與他夢中的女君十分相似。后池以上神的身份教訓了紫垣,端正了她上神之名,殿中眾仙都恭敬行禮,無一人敢輕視。隨後,后池讓無虛無妄說出真相,無虛本想繼續詭辯稱無妄的傷是清池宮之人所傷,清穆在一旁道出此傷乃是市井特製藥水所造成,並非真正妖魔所傷。一切真相明瞭,后池欲讓天宮給出交待,景昭性子高傲,依舊對后池言行不遜,被后池一頓教訓。景池宮與天宮齊名,她一個上神若想懲戒天宮之人也無不可,況且是今日天宮欺她在先,縱然景昭將狀告到了景澗那裡,景澗也護不住景昭,只恭敬稱天宮定會給清池宮一個交待,景昭年幼無知這才衝撞了后池。

后池並不想與眾人過多糾纏,她的靈力撐不了多久,只帶著鳳染先行離開,清穆卻不依不饒追上后池,見后池不待見他,他只稱自已想要回被后池燒燬的那把仙劍。后池與清穆糾纏之時,她靈力消散,只恢復了平時的仙娥打扮。看著清穆眼中的詫異之色 ,后池連忙帶著鳳染離開。后池將自已自損神識強行用靈力的事情告訴鳳染,同時她也娓娓道出她與清穆之間的糾葛。另一邊的瞭望山,景昭見紫垣還跪著,不由得上前強行解開紫垣的陣法,卻不知這是清穆所下的禁制,第一個強行解開之人必受天雷之罰。景昭受了天雷,她一身狼狽,氣得先行離開瞭望山,景澗想帶紫垣回天宮請罪,可紫垣身上禁制未解,后池靈力極強,縱是東華上君,也只能在保住紫垣一半靈力的情況下才能解開禁制。

后池在瞭望山中進入一劍塚,劍塚中的神劍一直圍著后池轉,清穆誤以為后池有危險,他前來救下后池,認為他與后池極為有緣,這劍塚平日裡只有他一人能看到,沒曾想后池也能看到這劍塚。后池對清穆沒有半分好印象,她壓根不願意理會清穆,清穆頭疼不已,沒有想到自已的形象在后池的印象裡這麼差。

后池來到竹屋找柏玄,卻沒有看到柏玄的身影,只發現了紫月妖君的法器紫月扇。紫月與柏玄都來歷成謎,且常年戴著面具,后池認為二人定是有什麼關聯,她決定與鳳染前往妖族見一見紫月妖君,好解開她心中疑惑。

天宮中,天帝對紫垣大發雷霆,剝奪了紫垣神格,大殿下景陽與紫垣有過命交情,他為紫垣求情不得,只認為天帝處理不公。天帝沒有想到景陽竟如此混賬,當下便罰了景陽跪三日,天後攔下了天帝,她為景陽說話,再加上景澗與景昭也護著景陽,天帝只好免去了景陽的責罰。

后池與鳳染來到擎天柱,這擎天柱是人間界化成後便出現在三界的神物,鎮守於仙妖結界處,降世便能感知三界的靈力,為修煉之人排名,但上邊單單沒有后池的名字,她不由得心傷,身邊的鳳染出聲安撫后池,清穆也在這時來到擎天柱,鳳染與清穆交起手來,清穆交手時見擎天柱有峭石落下,他連忙上前為后池擋下峭石,后池在這時也意外清穆手中戴著一條與自已同樣的手鏈,清穆得知后池手中的鏈子是柏玄所贈,他想知曉柏玄是何人,故攔下了鳳染,只帶著后池穿過結界,二人來到淵嶺沼澤。后池不願意與清穆同處,清穆卻一直跟在后池身邊,他迫切想知道他與后池之間究竟有何聯繫,而柏玄又是何人。

 

第19集后池清穆結伴同行

清穆坦白告訴后池,他甦醒於北海卻不知自己是何人,清穆一名是他自己所取,他甦醒之時全身上下除了一個手鏈一無所有,爾後他雲遊三界遍尋自己身世,后池與她手中的手鏈是他如今得到的唯一線索,他這才想同后池一起尋找柏玄。聽此,后池也不再對清穆抱有成見,她將柏玄之事告訴清穆,柏玄是她清池宮之人,她待自己如親妹妹一般,只不過萬年前柏玄離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她此次去瞭望山便是準備尋柏玄,只不過竹屋裡空無一人,只留下一把扇子。此扇是紫月妖君的法器,她懷疑柏玄跟紫月妖君有關,這才前往妖界。柏玄向來不易贈他人東西,清穆手中有著柏玄的手鏈,想來必與柏玄有密切關係,只不過清穆與柏玄的性子差異太大,而清穆是天宮之人,她不喜天宮,也不願同清穆一起尋找柏玄。后池不與清穆同道,清穆只暗暗跟在后池身邊,他一直守護著后池,后池知曉清穆的存在,只當作不知道,嘴角卻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

天宮中,天帝喚來景澗,他讓景澗前往妖界的三重天,當年眾神隕落,殘餘之神難以支撐神界運轉,炙陽不得已關閉了神界,並委派他們三人下界傳承仙妖修煉之術,希望神界有一天也能重新郁勃起來,炙陽那時便說過,時機成熟他們便可在下界尋找那四把真器,重啟青銅橋與神界連通的界門,天帝尋找多年仍然只有炙陽留下的日月神戟的線索,他猜測天啟的紫月鞭及有可能落在妖界,故讓景澗前去探知一二,若妖皇森簡願助他重啟神界,他不僅許諾下界仙族十處洞天福地,更是願將神脈分給妖族一半。為了方便景澗行事,天帝將縛神靈鎖交給了景澗,此事被前來的天後知曉,天後不願重開神界,可天帝心意堅定,她也只好順著天帝的想法來。

天後喚景昭前來,她問起壽宴時大澤府中的一應事宜,是否后池真的布下禁制,引入天雷,景昭不喜后池,她頗為吃醋地應下,當日后池確是擋住了天後的破羽扇,在紫垣身下布下禁制。此事頗為蹊蹺,天後決定深查到底,同時她也將自己珍愛的羽化傘贈與景昭,助景昭早日修煉成神。

后池知曉清穆一路跟隨,她也答應了與清穆一同前往妖界尋人,只不過這一路他們少不了靈珠,她身上靈珠不多,只誆得清穆出賣色相跟女妖君換取了靈珠。之後,后池知曉清穆有些不悅,她只哄著清穆開心,清穆心思單純,也沒有跟后池多計較。二人來到冷古城,后池從冥龜的口中知曉了紫月妖君的線索,她出來時看到了清穆正與妖族之人打架,清穆是看不得妖族人出言羞辱后池而出手,可后池卻跟清穆算起了他用小紙人附身在自己身上打探冥龜消息之事,趁機將清穆甩開了。清穆知曉后池再次尋借口甩開自己,他也乾脆不再跟著后池,決定各走各的路。

景澗以天宮二殿下的身份來到三重天玄晶宮,被請進玄晶宮內。后池並未透露自己身份,她本在石子上施障眼法想以此換取生死門令牌,卻被玄晶宮之人發現。無奈,她只好與玄晶宮的人動起手來,幸得清穆前來護住她。清穆的劍氣威力無比,不僅景澗察覺到了,就連閉關的紫月妖君天啟都感受到了,他施法查看生死門動靜,十分意外看到了白玦與上古的身影。

妖皇並未見景澗,準備晾他一日,景澗閒逛三重天時遇到了鳳染,要求與鳳染結伴同行。鳳染不便將后池之事透露,面對著景澗的請求,鳳染只好應了下來,帶景澗同游三重天。另一邊,清穆與后池也進了三重天,后池從清穆的小紙人中得知了清穆為了她同妖族人打架一事,她這兩萬年來已經飽受非議,外人的言論於她來說無關緊要,可清穆卻看不得她受委屈,他允諾后池,往後他在一日,便護后池一日。

 

第20集后池清穆混進玄晶宮

鳳染想靠著進花樓的借口甩掉景澗,景澗卻想同鳳染一起進花樓,鳳染無奈,只好同景澗一起進花樓。

清穆與后池來到玄晶宮門口,二人正頭疼著要如何混進玄晶宮,正巧看到了玄晶宮二殿下森羽正在挽留狐族的少主常沁,二人本是千年前就已定下婚約,可當年一場仙妖大戰中,狐妖小漓為了救森羽而奉出了自己的本源之丹,再也化不成人形,森羽便決定照顧小漓一世,常沁乃狐族少主,她受不得這侮辱便執意離開玄晶宮,森羽卻一直苦苦挽留,二人還因此在玄晶宮門口大打一場,讓清穆后池這一行路過之人看了場熱鬧。看熱鬧之時,后池問起了清穆體內的妖力,她在生死門口見識過了清穆的不凡妖力,清穆只道他的妖力與生俱來,只有當他釋放強大靈力之時,才會偶爾不受控制,這也是他想盡快找到柏玄的原因,他想知道自己的身世。

森羽與常沁一較高下,常沁輸了,她離開了玄晶宮,森羽卻道這三重天無人敢放常沁離開。常沁走後,小漓虛弱地賴在森羽懷裡,看著森羽眼底的緊張神色,后池靈機一動,她跟清穆扮成了師徒,自稱是常媚長老的徒弟,前來為小漓治身上舊疾。后池並無醫術,只用了一顆轉神丹便讓小漓有所好轉,森羽大誇后池,將后池請進了玄晶宮,奉為座上賓。

后池與清穆混進玄晶宮,鳳染出自妖族,后池常年在鳳染的教導下也略懂雜毛之術,小漓失了妖丹雖傷勢嚴重,可后池還是讓小漓幻化出了人形,並稱她只要再施針三日,小漓必能維持住人形。聽此,森羽大喜,連忙設宴款待后池,清穆不願讓后池飲酒赴約,后池恐清穆壞了她的計劃,只讓森羽命人將清穆帶回住處好好休息,她獨自赴宴。

后池向森羽打聽起了紫月妖君,得知紫月妖君來妖界已萬年,他常年戴著面具,性格孤僻,就連森羽也難見幾回。紫月妖君與柏玄性子共同點太多,后池再度認為紫月妖君便是柏玄。酒到深處時,后池不由得想起了清穆,她在不知不覺中對清穆動心,卻不自知。另一邊,鳳染將景澗灌醉,她想離開卻被景澗抓住,她推開景澗時卻不慎被縛靈鎖鎖住,離開不了景澗的身旁。

后池喝得醉醺醺回到房中,清穆貼身照顧著后池。玄晶宮的深處內,天啟獨自一人飲酒,他敬了早已經魂飛魄散的月彌一杯,想起了當年他帶月彌去採摘仙草之事,當時月彌救了尚是孩童的森簡,森簡手中的仙草與是月彌要尋之物,月彌得知森簡是為了救家中母親而摘,她並不與森簡討要,也因此讓森簡記下了恩惠,這才有了後來森簡至死追隨天啟,天啟在天界滅世陣法之前將妖皇之位交給了森簡一事。回過神來,紫涵已經來到天啟身邊,這些年來紫涵一直奉著天啟之命尋找上古下落,只不過天啟認為尋找上古只不過是他的執念而已,他也不知曉上古究竟是否還活著。

夜晚,清穆夢見了上古以身應劫的一幕,他從夢中驚醒,而后池則一夜好眠,醒來還吃了清穆為她所做的素包子。天啟雖未出玄晶宮深處,卻命人打探著前來的清穆與后池,他得知二人與白玦、上古的容貌相似,認為這定不是巧合,只不過他並未感知到二人的靈力,而今日他想一探分曉。

【圖片cr:千古玦塵,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Visited 2,977 times, 7 visits today)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