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陸劇 靈域】結局.分集劇情19~36

靈域》由逆蒼天同名玄幻小說改編,劇情講述失憶少年秦烈(范丞丞飾),因意外捲入一場陰謀中,在經歷種種艱險之後,同青梅竹馬的凌語詩(程瀟飾)等一眾小夥伴們,一起在靈域逐漸成長、開啟新徵程的故事。這群熱血少年,在尋找身世真相和追求更高力量的路上,不斷遇到良師摯友,共同守護靈域大陸。

靈域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靈域~分集劇情1-18

 

【分集劇情】 

第19集秦烈語詩失散幽冥界

冥魔氣四散,蓮柔迅速回到監牢中,給以淵輸入一顆淨魔丹。兩人疾步離開地牢,如今器具宗亂成一鍋粥,秦烈三人墜入幽冥魔界,宋婷玉身上的魔戒脫離,回到了高宇的手中。站在神秘空間的秦山目睹這一切,為了大局卻又不能夠改變進程,只得召喚出手中的神獸莽妄,飛向秦烈所在的空間。

應興然看著器具宗被謝易搞得一團糟,氣急敗壞地趕到宋禹那兒去追責,器具宗眾人正等著找謝易算賬,誰知謝易一出現便直接下跪認錯,幾句話直接將所有錯誤承擔下來,這可讓應興然也無法再多說,只得吞下這悶聲虧。如今眼前最大的危難即是幽冥通道的開啟,即使器具宗提出了兩大箱的淨魔丹,但是面對這滿境的幽冥魔氣,眾人也是頭疼不已。如今馮蓉遇害,墨海心痛萬分,暫時無法煉丹製法寶。這邊應興然又提到宋婷玉與秦烈一同掉落進通道,宋禹的眉頭逐漸糾結起來…

宋婷玉來到了幽冥地底的樹林,周圍閃爍的幽幽光芒讓其提起警惕心,宋婷玉幾聲呼叫,果然召出了十幾名角魔族的戰士,宋婷玉不堪圍攻而受傷,這時秦烈出現,使出寒冰之意,兩人合手,這才成功脫險。秦烈急於尋找語詩,而秦語詩一聽到秦烈的呼喊,便奔跑到秦烈的面前,誰知秦烈竟然穿過了自己的身體,儼然看不見自己的存在。秦烈幾番都找不到語詩,不禁感到自責,宋婷玉在一旁建議秦烈先振作起來,無謂在這裡過度自責。宋婷玉原本通幽境界不會受幽冥魔氣的影響,但是在方才與角魔族的作戰中受了傷,而且還將自己身上僅有的一顆淨魔丹交給了秦烈,秦烈發覺自己不能夠辜負宋婷玉的好意,且不能夠執著於一時,率先解決現狀,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兩人商談過後,宋婷玉拿出碎念晶,提出由秦烈吸收、宋婷玉護法的方法,引導兩人前往紫霧海。看著兩人遠去的身影,秦語詩默默地站在一旁,此時站在秦烈身旁的宋婷玉似乎比自己優秀了不少,這讓秦語詩不禁開始懷疑自己對秦烈是否真的有幫助。掙扎之下,秦語詩突然從夢中醒來,身旁坐著一個聖族的人,叫做朝溪。原來是朝溪在地底樹林發現了秦語詩暈倒,將秦語詩帶回了住所。秦語詩所見到的一切都是魘靈晶所映照出的現實。清醒後的秦語詩顯然有些失落,而朝溪驚訝地指出秦語詩紫色的髮色與眼珠顏色,與人族完全不相同。秦語詩也很是疑惑,回想到宋婷玉所說的冥魔氣,秦語詩思索了一會,只得先用靈氣掩蓋。

宋禹派兵守住冥魔通道的出口,雖然暫無幽冥族來犯,但隱約能夠感受到愈加濃烈的氣息。以淵找到了宋禹,報告到赤瀾大陸的現狀。如今只得安撫所有居民,等待墨海煉製寂滅天雷。琅邪找到杜少楊討論目前狀況:秦烈生死未卜,應興然因幽冥通道的事件在兩大聖主面前賺足了面子,很有可能不會放下宗主之位。杜少楊聽後卻仍是堅定地說道,秦烈或許會安然無恙地歸來,琅邪覺得在杜少楊的心中,也許仍是希望秦烈能夠歸來,在猶豫不決之中,以淵回到器具宗,找到蓮柔…

第20集秦烈大戰高宇

墨海專心煉製寂滅天雷,蓮柔替以淵傳話,而墨海只是冷漠地讓以淵找謝易回話,滿是敵意。以淵聽後雖然感到為難,但還是聽話地回到玄天盟。而杜少楊突然攔住以淵,希望以淵能夠幫助尋找謝靜璇的下落…

宋思源在靈紋柱廣場向角魔族警告,誰知角魔族已經是滿腹的不甘心,想要脫離這幽暗潮濕的地下,正當兩方即將開戰,一團濃霧突然出現,空氣中溢滿危險氣息,等黑霧散開,高宇的臉龐出現在眾人面前…

朝溪為秦語詩找到了喬裝的服飾,準備帶秦語詩通過關卡離開。等兩人回到了地下樹林,秦語詩這才放寬心松下面罩,朝溪聽到語詩咳嗽的聲音,不禁感到擔心。而秦語詩也感到奇怪,自己明明吸入了如此多的幽冥魔氣,卻沒有感到絲毫不適。朝溪覺得語詩可能是幽冥族的種類,並且提到祭師曾經提到的靈域中,幽冥族曾是最高貴的種族。一直生活在赤瀾大陸之中的秦語詩對這靈域感到陌生不已,可回想到自己體內掩藏的秘密,語詩也無法自信地否認一切。

以淵沒有打聽到謝靜璇的下落,杜少楊聽後感覺失落不已。琅邪巡邏路過,三人提到角魔族放棄進攻的事情,原來後來高宇出現後,不僅受到角魔族跪拜,還能夠和統領一同回到幽冥界。如今兩方已經對峙許久。可杜少楊此時卻絲毫聽不進去,滿心思念著謝靜璇,回想到謝靜璇留下的話,杜少楊像是突然記起了什麼,飛奔到兩人共同生活的山谷,但空落落的湖面只是獨懸一輪明月,杜少楊的滿心期待又破碎一地。此時的謝靜璇正躲在不遠處的桃花樹下,看著杜少楊突然出現的身影,心裡既感動又心疼,如此相愛的兩人,卻無法如明月一般坦誠相見,只能各自神傷。

邪神山脈之下,高宇帶領著角魔族眾人,另一邊的秦烈與宋婷玉也喬裝跟隨角魔族人群來到山脈之下。眼前坐著的祭師婆婆與身旁的眾人引起了宋婷玉的警戒,連朝溪和秦語詩也不禁感到疑惑,一同趕到。果然,高宇突然出現在眾人眼前,此時擁有魔戒的高宇在角魔族人的眼中是聖神一般的存在,只需高宇獲得祭壇的所有靈氣,便將會成為角魔族最後的「聖光」。秦烈感覺情況不妙,準備和宋婷玉一起離開,可還沒走出兩步,秦烈便感覺到束縛,原來秦山在秦烈的身上留下的莽妄迅速化出真身,將秦烈帶走到了雷池,等秦烈反應過來,才發現此時站在自己面前的正是血厲前輩,血厲說道雷池之中的雷電之意能夠助秦烈煉化,說罷便將秦烈徑直推向雷池,在雷電極大壓力壓制下的秦烈痛苦不堪,但此時的放棄不僅會導致前功盡棄,甚至會導致走火入魔,無奈之下,秦烈也只得咬牙堅持。

凌語詩攔下宋婷玉,兩人正疑惑著秦烈的去向,誰知此時祭壇之上突然出現了秦烈的身影,秦烈的所有靈力化身為巨大的冰雪猛獸,急速向高宇所代表的火焰邪神攻去,幾番交戰之下,秦烈將高宇高舉過頭,正要發力摧毀,誰知又化為一陣黑霧消失。隨即,血厲也出現在秦烈的身後,只歎自己的能力不能夠消滅高宇,只得放棄。看著秦烈等人出手不凡,祭師婆婆似乎是有所參透,直徑走向祭壇前,詢問其是否認識秦山,得知眼前的角魔族竟然認識自己的爺爺,秦烈變得激動不已,可祭師婆婆也忌諱天機不肯洩露,只得強行將秦烈等人召喚回幽冥地底,這樣才能回到人境。一直想要在暗中保護秦語詩的朝溪也意外地被傳送到了地底,知道秦烈等人要回到人境,朝溪向秦語詩告別,可等兩人擦肩而過,朝溪竟掏出暗刃捅向宋婷玉,好在宋婷玉一眼便看出朝溪眼中的殺意,只得反手還攻。受到宋婷玉攻擊的朝溪一下便傷得奄奄一息,倒在凌語詩的懷中,原來一直參與邪魔大戰的宋婷玉曾經殺害了朝溪的族人與父親,為父報仇的朝溪如今命懸一線,可還是無悔自己的一切決定,最終沉沉地倒在了凌語詩的懷中。

凌語詩等人因為朝溪的離世而心痛不已,但宋婷玉手上的傷口受幽冥魔氣感染而愈發嚴重,連嘴唇也變紫。宋婷玉猜測自己的情況不太樂觀,便決定在最後一刻向秦烈吐露心聲,等叫走秦語詩之後,宋婷玉這才向秦烈提到貢穆烈,秦烈一直知道貢穆烈是宋婷玉的心上人,但沒想到,宋婷玉說道自己曾在星雲閣的流光柱之戰時候見過貢穆烈的真身,那儼然是秦烈的模樣,由此可知,宋婷玉一直心心唸唸的存在,都只有秦烈一人。得知一切的秦烈不禁感覺有些許的疑惑…

 

第21集語詩就是陰冥族人

宋婷玉感覺自身狀況愈來愈差,只能依靠眼前秦烈的臉龐記起自己心愛的貢穆烈。此時凌語詩慢慢走到了宋婷玉面前,故作敵意十足地向宋婷玉說道,若宋婷玉死去,自己將搶過秦烈和貢穆烈,正是凌語詩這樣挑釁的話語,激起了宋婷玉心中的求生慾望。看著宋婷玉終於也振作精神強撐下來,秦烈便背著宋婷玉,三人並肩走向出口。

大敵將至,所有受冥魔氣感染的居民們都安頓在救難所裡,同樣還有躲藏在此地的謝靜璇,得知血矛衛前來送食,眼看心愛之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但是以大局來看,謝靜璇只得強行忍耐內心的渴望,獨自坐在棚內,默默等待杜少楊離去。八級殿主謝易也正好在附近巡邏,正想要來到救難所來看看,誰知被門衛攔在門外,正準備就此作罷,正要離去的時候,謝易卻發現了謝靜璇留下的蛛絲馬跡,但回想起自己的女兒已經喪命在捕捉噬靈獸的路途中,謝易的內心還是猶豫,只是匆匆離開,不再深究。

秦烈三人終於從幽冥通道走出,身中劇毒的宋婷玉被眾人接去,但還極為細心地發現一旁的凌語詩身上隱藏著若隱若現的紫色。可還未等三人好好享受這難得的光明,突然天雷聚攏,秦烈迎來了破階,即將達到萬象境巔峰,只見烏壓壓的雷雲圍繞在秦烈的頭頂,秦烈頂住萬分壓力,發出吼叫,這才最終堅持下來,突破了自我。

待醫師為宋婷玉診斷之後,最終得知只有邪族的人才能夠幫助宋婷玉吸出冥魔氣。昏迷中的宋婷玉緊緊握住秦烈的手,不斷提到大地之母與戰神之子,另外還告誡秦烈不要去招惹宋禹。凌語詩懷疑宋婷玉與自己一樣,是和秦烈真正的身世有關聯的存在,而秦烈卻不以為然,以找到方法解救宋婷玉為主。這邊的秦烈找到血厲想要討教方法,可血厲已經找到了自己的肉身,執意要回到天器宗。秦烈也只得由得血厲離開,並且謹記血厲的建議:收起靈紋柱。

另一邊,凌語詩在宋婷玉的床邊,幫助吸收走所有的冥魔氣。對於宋婷玉來說,冥魔氣是致命的存在,可對於凌語詩來說卻使得通體舒暢,這樣的反應讓凌語詩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真正身份。

宋婷玉醒來之後,卻根本記不起自己曾在夢中說過的話。好在宋婷玉已經全然康復,目前眾人的目標即是邪族大戰,三人決定借火雲帳迅速回到器具宗,好幫助擊退邪族入侵者。

謝易再次回到救難所,在門口大吵大鬧起來,想要叫回自己的女兒。裡頭的謝靜璇聽到了謝易的話語,慌忙找到一件士兵的衣服,喬裝逃跑。謝易的話語同樣也召來了另一邊巡邏的杜少楊,眼看被喬裝的謝靜璇即將要被謝易抓住,杜少楊急忙上前,轉移了謝易的注意力,這才給謝靜璇足夠的逃跑時間。

逃出危險的謝靜璇兩人再次在湖邊相見,多日未見的兩個小情侶因思念而緊緊地擁抱在一起。杜少楊向謝靜璇訴說著思念,希望謝靜璇留下來。可謝靜璇卻說到,如果自己留下被父親發現,狠心的謝易會將自己變成無心奴,既是行屍走肉般的存在。杜少楊聽後目瞪口呆,心中滿是不捨,可此時,謝易竟從身後出現,打斷了這對苦命鴛鴦的對話,看著眼前謝易如此囂張,杜少楊正準備出手反擊,誰知謝易一下便打倒了杜少楊,導致其受傷吐血,心疼無比的謝靜璇向謝易下跪求饒,可謝易卻輕而易舉地勾出了謝靜璇的魂魄,正在杜少楊的面前,將其變成了一個無思無念的無心奴…

乘坐著火雲帳的秦烈三人發現了天空下的端倪,原來秦烈一直用來修煉的引雷陣被邪族利用魘靈晶做成了傳送陣。三人苦惱於如何打開這傳送陣去查探真相,可一旁神秘的陣圖勾起了三人的注意,其中強烈的氣息使得常人無法打開,靈力非凡的秦烈嘗試感知其中訊息,這才意外發現裡頭提到了幽冥王族和九幽聖典,幽冥王族作為幽冥族的最高種族,九幽聖典便是他們的聖典。此時,凌語詩自顧自地走近陣圖,誰知竟意外地引出了九幽聖典的上卷。誰知宋婷玉一掌便把九幽聖典奪過,原來自從墜入進幽冥地底的時候,宋婷玉就在暗自觀察凌語詩的反應,並且在凌語詩為自己吸收冥魔氣時也在暗中偷看,如今九幽聖典認主,宋婷玉十分懷疑眼前的凌語詩正是來自幽冥王族。原來宋婷玉早就發現自己的不同,凌語詩並不驚訝,只是同樣冷靜地拋出自己的疑惑,希望能夠借宋婷玉之手幫助自己認清身份,而一旁的秦烈見語詩不會介意,只是要求宋婷玉不要將此事報告給宋禹。待宋婷玉答應之後,三人便一同前往靈紋柱廣場。

待火雲帳真正來到了器具宗,邪族眾人望著天空中的秦烈三人,不由地皺眉。而秦烈只是一聲不吭,謹遵血厲的囑咐,將十二根靈紋柱全部收回囊中。

第22集語詩成為幽冥女皇

秦烈等人重新見到琅邪,可應興然竟一開口便向秦烈索要秦烈索要器具宗。可秦烈無謂與這些小人計較,只是詢問道凌語詩師父的行蹤,可琅邪卻說道七煞谷宗主昨晚已經被刻意暗殺。這離奇的死亡時間令秦烈等人不禁猜測其這神秘暗殺人的真正對象可能是凌語詩,但另一邊的宋婷玉決定先向父親匯報凌家鎮傳送陣的情況,宋婷玉向宋禹詢問到幽冥王族的不同之處,而宋禹卻提到了自稱神族的搏天族,之後便不再多提,只是命令宋婷玉將秦烈收到玄天盟的旗下。

另一邊,秦烈向語詩道歉自己一直以來的疏忽,而凌語詩聽過秦烈的真心告白之後,還是感到暖心不已,不過如今還是以大局為重,於是凌語詩便勸說秦烈先找墨海商量對策。等秦烈離開後,凌語詩一人留在房內回想起朝溪對自己說過的話語,看著陽光下,朝溪交給自己的那一株冥域魔草發出耀眼光芒,凌語詩輕輕喚出朝溪的名字,果然這魔草變得更加耀眼,就像朝溪的笑容一般。可此時,宋婷玉卻突然闖進房間內,與凌語詩商談起來,如今的邪族在宋婷玉和凌語詩眼中有各自不同的形象,如今兩族戰爭在即,宋婷玉故意透露出墨海已經練成了無數寂滅玄雷,即將於明日炸毀通道。雖然如今處於人世,但凌語詩的心中對於幽冥族已經產生了深刻的感情,從宋婷玉口中得知這些信息,凌語詩默默在心中做出決定…

夜深人靜時刻,凌語詩偷偷來到煉器場,偷走了所有的寂滅玄雷,可還沒走出院子,便被宋婷玉、秦烈、琅邪等人攔下,原來一切都是宋婷玉故意設下的圈套,就為了引出凌語詩偏袒邪族的一面,琅邪本打算就地正法,可凌語詩的一番話語不禁使得琅邪停止了動作,開始回想起一切的根本:戰爭的雙方真的有對錯之分嗎?為何邪族一定是有錯的,而人族一定是正義的呢。凌語詩就曾受過邪族的救命之恩,不會像在場眾人這樣偏執,而是看到了邪族真善美的一面。秦烈雖然由宋婷玉帶來看到了凌語詩偷走寂滅玄雷的一幕,但秦烈明白這一切的原因還是因為凌語詩的善良,所以,即使是宋婷玉強行鎖住了凌語詩,秦烈也要堅持打破一切阻礙,利用空間武器,帶著凌語詩逃離危險。

秦烈和凌語詩回到了冰天雪地,此刻的凌語詩已經完全放下了防備,回到了紫色的裝扮。秦烈向凌語詩保證到自己不會在意兩人之間的種族不同。語詩倍感欣慰,但是回想到七煞谷的弟子以及凌家鎮的村民,秦烈迅速拿出自己煉成的御空器,趕往七煞谷。

宋禹得知凌語詩極大可能是來自幽冥王族,便迅速命令玄天盟眾人以及宋婷玉前去七煞谷阻攔。而邪族的大祭師同樣也感知到幽冥王族血脈的召喚,迅速與凌語詩建立聯繫,感知其方位,迅速前去尋找王族血脈。

就在秦烈與凌語詩趕到的時候,卻發現七煞谷的李中正奉玄天盟的命令,已經帶領所有七煞谷弟子在屠殺所有凌家鎮村民。眼見自己曾經的親密朋友凌穎慘死,凌語詩的情緒開始劇烈波動,再也無法抑制自己體內的力量,眼見大地開始搖晃,土地增生裂痕,房屋撕裂兩半,天墜巨石將李中正當場砸死。遲遲趕到的邪族與宋禹眾人親眼看著凌語詩的力量將七煞谷夷為平地。此時九幽聖典認主,飛到凌語詩的手上,幽冥族尊者的訊息被打開,畫面中的尊者說道千年前的神族大戰,人族作為曾經的盟友卻將幽冥族趕到地下,這樣和平與慈愛的邪族卻被迫成了妖怪一般的存在。九幽聖典作為尊者留下的最後訊息,便是要最後的冥族血脈瞭解這段歷史。但如今眼前的戰爭即將開打,眼看宋禹與謝易即將對邪族大開殺戒,宋婷玉馬上飛到秦烈身邊,慫恿秦烈挾持自己,這才幫助邪族眾人以及秦烈逃跑。

等御空器回到幽冥通道上方,大祭師發現了凌語詩手上的九幽聖典後,激動地尊稱凌語詩為幽冥女皇,凌語詩這才真正認清自己的身份,原來自己便是唯一殘留的幽冥王族血脈。大祭師這時候才向凌語詩喊出大地之母的稱號,原來凌語詩便是幽冥族的最高統治者-大地之母。凌語詩向眾人承諾,會帶領族人回到美好的世界,如今的恩怨暫時勾銷,若人族再犯,自己也不會再留情面…

 

第23集語詩進入秦烈的意識

如今,秦烈與凌語詩已經被五大宗門當作敵人與間隙。正當應興然和宋禹熱烈討論先前與邪族一戰,宋思源卻急忙上殿稟報宋婷玉歸來的事情,一聽宋婷玉與秦烈一同歸來要議和,宋禹的表情無比複雜,而宋思源補充道,幽冥女皇凌語詩並未出現,宋禹的表情更是多了幾分猜疑。

另一邊,語詩來到了器具宗的殿堂,看著週身的冥魔氣匯入自己的體中,凌語詩暗暗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息愈發濃烈起來…

秦烈和宋婷玉走上殿堂,此時的秦烈代表幽冥族向宋禹提出議和,幽冥族為了表示誠意,送回宋婷玉,而秦烈則向宋禹提出要回幽冥族的庫魯,若宋禹有談和的意識,則需要杜少楊和琅邪來與之商談。宋禹疑惑於秦烈為何選擇杜少楊和琅邪作為使者商談,為防止秦烈另有居心,宋禹答應單獨讓杜少楊傳話,吩咐杜少楊轉告秦烈以庫魯來還幽冥族的玄陰九葉蓮。誰知杜少楊為了謝靜璇,還向另一邊的謝易通風報信。謝易一下便猜透了宋禹的居心,是為了借玄陰九葉蓮來破階,趁機進入涅槃境。謝易得到情報後高興不已,答應讓杜少楊見一面謝靜璇。可如今的謝靜璇已經面無表情,杜少楊的心裡急迫地想要見到之前那個生龍活虎的謝靜璇,只得答應謝易,趁機將交給宋禹的那株玄陰九葉蓮給予謝易,以此條件來換回謝靜璇的自由身。

秦烈看著凌語詩吸收冥魔氣的樣子出了神,而凌語詩轉頭望向秦烈,竟然能夠看見秦烈的夢境。秦烈夢中的自己仍是幼小的模樣,不知為何變得暴跳如雷,即將引來天雷,而突然竄出一個小女孩不斷安撫著秦烈的情緒,這才阻擋天雷落下。夢境初醒,秦烈不解為何凌語詩能夠看見自己的夢境,而語詩解釋道一切是修煉九幽聖典的結果。奇怪的夢境讓兩人不禁再次回想起聽到看到的一切。若凌語詩是大地之母,那為何秦烈不能是戰神之子呢?秦烈否認地搖搖頭,懷疑貢穆烈的真正立場到底是邪是善。另一邊代替琅邪前來議和的宋婷玉進入殿堂,向兩人解釋起貢穆家族:貢穆家族自靈域開始便出現,千年前的人族和神族之戰則有貢穆烈的平定功勞,貢穆烈作為戰神貢穆浩的兒子,在靈域內無人能敵,後來為了追逐更高境界而失去蹤跡。他同時也有一名青梅竹馬,叫做夜仙兒,兩人亦師亦友。凌語詩靜靜聽完宋婷玉的闡述,隨即靜悄悄潛入宋婷玉的意識內,查證其言辭是否有誤。此時,玄天盟的人在外求見,三人出門去會面,果然見到杜少楊一行人。杜少楊轉述宋禹的要求,祭師在一旁補充到,原來玄陰九葉蓮屬於天極靈材,只有在玄陰冥海。凌語詩爽快答應其要求,兩方約定在器具宗門口的高頂山交換。

宋禹找到謝易,交代到杜少楊談和成功,隨後便拿出了已經煉成的寂滅玄雷,原來宋禹還是不放棄殺害邪族的方案,一場偷襲大戰正在醞釀當中。

秦烈和凌語詩回到了殿堂,回想起語詩進入宋婷玉夢中而反被攻擊的時候,秦烈想要勸告語詩不要再嘗試摸清宋婷玉的內心,但三人的身世之謎顯然源於同一段故事,秦烈為查清真相,允許語詩進入自己的腦海內,以此來看清自己頭腦中那顆神秘的寄靈珠背後的故事。果然,等到語詩進入秦烈的頭腦後,便看見一個孩子與三個男人的模樣,孩子被束縛住,而三個男人則是將其包圍,當語詩想要再走近,卻被三人的靈氣所攻擊到,以至於被強行隔離出夢境,吐血倒地。聽完語詩的複述,秦烈感到無比疑惑,奇怪的男人、受困的孩子,語詩發現其中一個男人正是杜少楊,得到語詩提醒,秦烈才發現自己的身旁一直有杜少楊的出現。可此時的秦烈不再想要深究,而是勸說凌語詩不要再使用此法,傷害自己。

第二天,語詩帶著靈材和宋禹商談,兩人成功做出交換。凌語詩見狀便趁機為邪族和人族的未來進行談和,希望為雙方帶來和平的未來。可誰知,正在不遠處的器具宗內的靈紋柱廣場,宋禹已經聯合謝易眾人,利用寂滅玄雷來攻打邪族兵馬。看見對面的火光四射,秦烈三人這才識破宋禹的詭計,五大宗門趕忙出現,正要找秦烈為那斷指復仇。宋婷玉擋在秦烈等人面前,急於為其爭取撤退時間,即使是面對自己的親女兒,宋禹也絲毫不手軟,為了保護女皇,庫魯兩兄弟用秘法傾盡全力來阻擋宋禹,這樣秦烈三人才得以趕回靈紋柱廣場,但一切已經太晚,他們面對的只有滿地的屍體,和已經被封鎖住的幽冥通道,眼看無路可退,宋禹等人又再次追趕而來,秦烈立刻使用空間武器,帶著祭師、凌語詩和剩餘幾人逃離器具宗。

應興然如願回到器具宗的殿堂,如今順理成章重回宗主之位,應興然的表情不由得有些飄飄然,可一旁的琅邪卻指責應興然背信棄義的本質。應興然不屑他人的指點,如今只有滿眼權力。而另一邊,宋婷玉向宋禹提出離開玄天盟的要求,原來自己的父親背信棄義和卑劣的手段令自己不齒,可宋禹卻指出宋婷玉實際上是愛慕秦烈,這才做出如此兒戲的選擇,宋婷玉在父親的逼問下,也只得勉強承認。宋禹無視宋婷玉的幼稚,回到房間取出玄陰九葉蓮,可等吸收過後,宋禹不禁感覺內心有些奇怪。

杜少楊將自己手中的玄陰九葉蓮交出,這才換來謝易重新恢復謝靜璇的意識。可等到謝易吸收了這株靈材以後,謝易才感覺到有所異樣,此時墨海走進殿堂內,原來秦烈、杜少楊、墨海三人已經合謀在靈藥中下藥,謝易那株使其中計成為了無心奴,至於宋禹,墨海恐宋禹破階後再無人可威脅其地位,則直接使用藥粉消滅靈材的靈力,使其失去藥效。本來滿懷不屑的謝易竟然眼睜睜看著自己的靈識脫離肉身,自己則真正成了一個無心奴。看見謝易逐漸變得木訥的眼神,墨海一聲喝令,命令謝易跪下…

 

第24集秦烈暴戾迷心亂了神智

謝易在墨海的命令下不斷磕頭認錯,這下才算是真正平了自己的心頭之狠。杜少楊害怕謝靜璇會責怪自己,但謝靜璇卻絲毫沒有責怪之意。墨海猜到宋禹會因靈藥失效責怪杜少楊,於是建議杜少楊先發制人,去找宋禹帶出宋婷玉,從而找到秦烈。等謝靜璇帶出宋婷玉,墨海又計劃讓杜少楊假扮宋婷玉飛往南方,這樣才能調走宋禹的監視,而宋婷玉再前往北方,宋婷玉回想到秦烈曾經提到的在極寒之地的上古神獸,便猜測到秦烈很有可能在那萬年寒冰之地,如今唯一的生路即是打開傳送門,而秦烈腦海中的寄靈珠很有可能便是解決辦法之一。墨海將自己的空間戒指交給宋婷玉,提醒宋婷玉將其轉交給秦烈。謝靜璇堅持要將宋婷玉帶到傳送門,暫時先讓杜少楊一人前往南方。

秦烈感到自己內心的戾氣衝破了防線,果然,從脖子後的標記裡衝出一條巨獸,自稱為莽妄。這一隻曾經被冰封萬年的巨獸如今向秦烈提出交易,解封寒冰以釋放所有巨獸,由他們來為秦烈復仇,吃光那些仇人。如今戾氣濃烈無比的秦烈控制不住自己體內的暴烈,眼看秦烈即將要用雷修釋放玄冰內的巨獸,眾人急忙施法阻擋,可無人能敵秦烈的雷修。凌語詩用靈力勉強與秦烈對抗,想要勸說秦烈不要如此衝動,可此時的秦烈卻絲毫聽不進凌語詩的話,反而是責怪凌語詩與其對抗,凌語詩能夠感受到此時的秦烈完全失去自我,儼然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不受自己控制。此時突然出現的宋婷玉將秦烈撲倒在雪地,不斷地安撫秦烈的情緒,這才喚回了秦烈的意識,秦烈暴戾無比的眼神也逐漸轉為溫和。凌語詩看著眼前的兩人,忽然回想到先前看過的秦烈的夢境,原來能夠安撫秦烈的不是自己,正是宋婷玉。清醒後的秦烈趕走了莽妄,三人決定再次回到冥魔通道。可還沒等三人多想,宋禹等人已經乘火雲帳趕來北方極寒之地。原來是杜少楊帶著宋禹等人找到了秦烈。一旁的以淵為秦烈出聲,卻被推下船,只得讓秦烈救下。宋禹見無法勸說秦烈歸順,於是再次狠下殺心,眼見語詩被宋禹所傷,秦烈再也無法忍受,正要施法解封所有巨獸,可正在玄冰即將融化之際,李牧和不離再次出現。李牧作為天劍山的執劍人,勸說雙方罷手,可宋禹執意要殺死秦烈,李牧便一掌駁回宋禹的靈力,宋禹見技不如人,只得作罷。

待宋禹離去,李牧提出要帶秦烈等人前往暴亂之地去探索更多可能,語詩為振興邪族而放棄接受天劍山劍符,除秦烈之外,李牧還接收了宋婷玉和謝靜璇,秦烈另外提出攜帶以淵和杜少楊一同前往,雖然不知秦烈是何居心,杜少楊仍是接受此機會。眾人再次來到引雷陣,祭師引出傳送陣,能夠帶凌語詩回到祖地:墟靈之地。在臨走時,凌語詩告訴秦烈,原來寄靈珠內的三個男人中,其中一個便是剛才出現的李牧。秦烈感覺越發迷惘起來,這時候,祭師婆婆回答起之前秦烈詢問起關於秦山的問題,原來很久之前,秦山曾經幫助邪族躲避人族的攻擊,並且交代祭師,若自己的孫子秦烈以後受到危險,祭師必須伸出援手。如今謎團漸漸清晰起來,凌語詩向秦烈承諾,自己要繼續修煉九幽聖典,希望秦烈小心杜少楊內心的怨憤。即將分離的兩人不捨內心的情分,看著語詩默默走近傳送陣後,面對著自己的模樣,秦烈難忍內心萬分不捨,目送語詩離開。

宋婷玉找到宋禹,嚴厲的父親,渴望得到認同的女兒。如今只有到了離別時刻才會互吐真心。看著父親的背影,宋婷玉感覺有一萬句話語堵塞在心頭,只得下跪送別父親。以淵與蓮柔相互告別,李牧和不離難捨難分,可另一邊的謝靜璇和杜少楊卻站得十分遠,互相對視而不語。等到秦烈歸隊,李牧便正式帶領眾人,前往暴亂之地。

第25集秦烈前往暴亂之地歷練

在幻魔宗,黃姝麗與潘芊芊為了最後一枚進入神葬場的劍符而進行決鬥。雙方靈力對抗之下,潘芊芊總算是擊敗黃姝麗,拿到入場資格,而黃姝麗只得惱羞成怒地指責師妹潘芊芊。另一邊,李牧帶著眾人來到天啟大陸,這片大陸主要有寂滅宗、天器宗以及李牧為首的天劍宗三股勢力。天啟大陸的第一場試煉便是神葬場,在這個煉獄中,難有人生還,除非得到其中封魔碑認主,才能有全身而退的機會。當李牧提到這封魔碑相傳由貢穆烈相傳,一旁的秦烈與宋婷玉都精神一振,心急著想要一闖探究竟。李牧提醒眾人不必逞強,最後再帶眾人前往黑玉城,正巧遇上了來自幽冥族在天啟大陸的唯一分支詭目族的三人:拉爾、拉菲、拉普三人。三人的花言巧語頗有意思,引得秦烈等人的注意,帶上詭目族,必定能夠熟悉黑玉城。得知這黑玉城由五大白銀勢力主控,雖接納各類種族,思想開明,可因遵循強者為尊的規則,所以每天都在發生戰役。得知神葬場入口開啟,秦烈決定謹慎行事,先找個客棧居住。可誰知在這黑玉城,沒有足夠的靈石根本不能立足,就連客棧老闆都意圖敲詐。放棄暫時歇腳的念想,眾人決定乾脆直接來到神葬場,等待開啟的時機。

凌語詩作為幽冥女皇終於即位,不費多少時間便得到了族人的認可,如今的語詩已經可以改變大地的形態,可見其無窮潛力。為了更加長遠的未來,語詩不打算再起戰火,而是採用休養生息的方法,以修煉九幽聖典為目標。

神葬場的入口發出隱隱亮光,眾人紛紛圍了上去,往入口處奔向,可誰知詭目族的三人再次出現,以靈石為籌碼,建議眾人以手拉手的方式進入。待秦烈等人踩進入口,便來到了湖底迷宮,一個身穿白色絨服的男子向眾人拋去炸雷,秦烈回想起詭目族三人曾經提供到的信息,這才認出這男子便是寂滅宗的天之驕子:楚離,攜帶大量寂滅玄雷欺負他人。秦烈深深望向楚離,記住了那個面孔。另一頭,宋婷玉看著眾人搶奪著封魔碑,於是用障眼法騙過眾人,搶奪到封魔碑。可等回到迷宮,幻魔宗的黃姝麗,即使是化作秦烈的模樣,也被宋婷玉輕鬆識破。黃姝麗的幻術了得,但武功卻一般,敵不過宋婷玉的武功,黃姝麗急忙喊來楚離,原來二人早就相識,眼看楚離拿出大量寂滅玄雷,宋婷玉急忙躲閃,翻身進了山洞。

杜少楊意外走進一間客棧,發現滿地屍體,打開房門竟看到方才客棧老闆將謝靜璇捆綁住,以謝靜璇的性命威脅杜少楊吞下毒酒。杜少楊擔心謝靜璇安危,不得不端起酒杯,此時以淵同樣踏進客棧,誰知那些「死屍」突然復活,抓住了以淵,情急之下,以淵只得化作小蛇潛入房間。杜少楊用餘光看到了以淵進入房間,便佯裝就範,等以淵襲擊客棧老闆後,便急忙上前將其打暈,這才解救了謝靜璇。原本以為自己帶謝靜璇逃過一劫,誰知以淵卻說到自己中了埋伏的事情,得知死屍是假扮的,杜少楊這才覺悟,原來一切都是謝靜璇設下的圈套。

謝靜璇的一切目的都是為了阻撓杜少楊搶奪封魔碑,謝靜璇感受到此時的杜少楊執著於與秦烈的恩怨,絲毫不顧舊情,而是以德報怨,這樣的杜少楊令謝靜璇不齒,看著謝靜璇失望而離去的表情,杜少楊深深地低下了頭。

宋婷玉與眾人逃出了結界,秦烈出現帶走宋婷玉,眼見黃姝麗兩人正要追上,宋婷玉和秦烈趁機拿了一個假的封魔碑調換,高舉假貨引得眾人來搶,這才趁亂逃過一劫。秦烈和宋婷玉飛奔在街巷之中,又一起戰役開始,雙方廝殺之下,宋婷玉穿過混亂的人群,望向一扇神秘的門,直覺告訴她,門背後一定有危險存在。果然,秦烈等人眼睜睜看著死者復活。以及門後傳來的神秘聲響。秦烈和宋婷玉決定先避開這扇怪門。

以淵恢復人形,此時天色已晚,空蕩的街道顯得異常孤獨。以淵突然因為思念蓮柔而傷感地哭出聲來,正巧被路過的潘芊芊看見,原本只是擦肩而過,但潘芊芊的意識卻隱隱約約有了反應,身旁這個陌生人似乎有些許的眼熟…

 

第26集秦烈收穫腦殘粉一枚

潘芊芊看到了哭泣的以淵,不禁轉頭逼問起以淵的身份,但心情不好的以淵一下甩開了潘芊芊的手,只是自顧自地往前繼續走。潘芊芊看著以淵頗為孤獨的背影,不由自主地落下眼淚…

楚離辨認出秦烈扔出的封魔碑是十足的冒牌貨,心裡不禁欽佩起秦烈的膽識。此時,天器宗的馮一尤突然竄出,聲稱楚離的師弟被抓,慫恿他走進那扇神秘的門背後。一旁路過的秦烈使用寒冰之意阻撓馮一尤兩人,救下了楚離。一時氣憤不過的楚離追著馮一尤兩人連連攻擊,秦烈無法阻擋,只得一路跟著去阻擋楚離。

凌語詩在潛心修煉之際,在意識中看見了自己拿著匕首向秦烈捅去,這才一下驚醒,原來殺害秦烈的不是杜少楊,正是自己。此時,一旁守護的祭師追了上來,原來是凌語詩參透上卷,如今九幽聖典的中卷問世,正在黑玉城。凌語詩決定迅速趕往黑玉城尋找中卷。

潘芊芊憤怒地找到黃姝麗,原來是黃姝麗輸了比試,生偷硬搶了劍符。趁著潘芊芊走神之際,黃姝麗參透黃姝麗的內心,化身成心上人的樣子,潘芊芊看著突然出現的以淵抱著自己的模樣,一下便參透了黃姝麗的幻術。潘芊芊正要揮劍反擊,誰知又讓黃姝麗找機會逃跑。一路追蹤的潘芊芊見到了真正的以淵,誤以為仍是黃姝麗假扮,可看見以淵無力反手的樣子,潘芊芊才知道眼前這是真的以淵。潘芊芊不解為何以淵竟會在短短時間內在自己的心中佔據一席之地,不由地開始繼續向以淵逼問起兩人的關係,可以淵只是覺得疑惑不已,只能一個勁地逃跑。

杜少楊在同一片樹林尋找起謝靜璇,謝靜璇卻被段千劫攔下,兩人素未謀面,但段千劫卻意要了結謝靜璇。杜少楊聞聲而來,出手打斷,可段千劫卻說到,如今的謝靜璇中了黑巫教的毒蟲,神智會被逐步控制,直至被完全利用於殺人,這樣的存在不如殺害為好。杜少楊提議由自己出手,誰知杜少楊卻趁機轉身向段千劫攻擊,直至其消失。杜少楊不忍心向謝靜璇出手。得知謝靜璇撞見幻魔宗黃姝麗與陌生男子的幽會現場而中幻術受巫蟲毒害。還未等兩人多交談兩句,一陣奇怪的鈴聲作響,謝靜璇就像是受到某種召喚,突然隨鈴聲跑去,發現謝靜璇一晃眼便消失,杜少楊心急不已,連忙追去尋找。

凌語詩來到結界內,卻發現九幽聖典的召喚消失,沒做過多思考,語詩聽見了以淵的呼喊聲…

秦烈發現奇怪的聲音繼續傳來,原來是封魔碑在召喚,秦烈連忙掏出封魔碑,從碑面浮現出一個畫面,夜仙兒看著眼前的秦烈,親切地呼喚其為貢穆烈,一旁的宋婷玉一聽被露出驚喜的表情,原來秦烈真的是貢穆烈。只見畫面中,貢穆山帶著貢穆烈感受靈紋柱,此時一片混沌的人形出現,貢穆烈為其起名為夜仙兒,作為自己的啟蒙導師。秦烈激動問起爺爺的下落,可夜仙兒也沒有頭緒。夜仙兒由貢穆烈賦予性命,由貢穆烈賦予血肉之軀,一直以貢穆烈侍女的身份生活了下去。原以為兩人就這樣長相思守下去,誰知夜仙兒又提到了無純的名字,夜仙兒指責貢穆烈後來為了無純背叛族人,貢穆烈用靈紋柱困住夜仙兒,如今年復一年,夜仙兒積怨頗深,只得用封魔碑來等待秦烈的出現。如今秦烈再次出現,夜仙兒要求秦烈留下陪伴自己,但秦烈堅持找到自己的朋友,夜仙兒建議利用靈紋柱的力量去感受其蹤跡,秦烈終於聽到了以淵的聲音,竟然還有語詩。可夜仙兒一聽到語詩的聲音,便怒罵起無純,一時暴怒的夜仙兒再次施法向眾人攻擊,秦烈極力抵擋,可等到烏雲散去後,夜仙兒也失去影蹤。

以淵找到凌語詩,懇求其幫助擺脫潘芊芊的跟蹤。凌語詩一看向潘芊芊的面孔,便想起自己的妹妹凌萱萱。一模一樣的臉龐令凌語詩困惑不已,可還未等三人有所交流,黃姝麗帶著謝靜璇出現,向謝靜璇下令了結潘芊芊。眼看潘芊芊被謝靜璇擒住,心急無比的凌語詩用靈力改變大地形態,生出籐曼而救下潘芊芊。黃姝麗見兩人不敵凌語詩,只得迅速逃跑。

以淵偷偷跟蹤黃姝麗,這才發現原來黃姝麗不止控制了謝靜璇,還有馮一尤等人,潘芊芊再次追上以淵,卻發現滿地屍體,而藍星會客棧的門背後有著奇怪的魔力,正當潘芊芊想要打開門,卻發現門背後發出危險的亮光,以淵急忙出現,想要將潘芊芊拉出危險深淵,凌語詩同時趕到,想要拉住以淵,可卻不敵那股神秘力量,只得一齊掉入門內。一旁趕來的秦烈看見三人被吸入門內,來不及救助,暗叫不好。而凌語詩三人,則是正是來到了凌萱萱的靈識空間…

秦烈三人在門外側耳傾聽,此時杜少楊帶著天劍山執劍人燕白衣出現。杜少楊一臉悲痛地告訴秦烈,此時的謝靜璇,已經中了幻魔宗的毒蟲,成了傀儡…

 

第27集秦烈大腦封印的秘密

眾人得知謝靜璇中了巫毒後驚訝不已,燕白衣在一旁解釋到,唯有下毒之人才可解毒,不然無藥可救。只見燕白衣自告奮勇帶眾人去尋找黃姝麗,秦烈內心的警戒升起,但還是先跟了上去。

凌語詩三人從門內來到了凌家鎮的幻境,此時的潘芊芊絲毫不記得自己當初作為凌萱萱的記憶。語詩察覺到,如今大家可能已經走進了潘芊芊的內心靈識,自己便不再強求認得妹妹,只是由得潘芊芊自行去尋找自己相見的人。凌語詩看著潘芊芊走到了父親的面前,原來潘芊芊的內心也在糾結於自己當初自行出走,沒有幫助凌家鎮渡過難關。等聽見父親真的原諒自己,潘芊芊這才流下眼淚。此時場景一換,潘芊芊化作了凌萱萱的模樣,獨坐在門口等到了華羽心出現,凌語詩和以淵眼看華羽心向凌萱萱求婚,有情人終成眷屬,甜蜜還沒有多久,風暴驟降。凌萱萱、凌語詩、以淵三人徒步行走於雪地上,凌萱萱在風暴中堅強前行,固執地想要找回華羽心,凌語詩緊緊地抱住接近崩潰的凌萱萱。可凌萱萱的情緒愈來愈激動,只得以淵出手擊暈了凌萱萱,這下才使得凌萱萱重新回到了潘芊芊的神識。而場景也終於回到了神葬場。門外的秦烈等人仍在徘徊,燕白衣眼睜睜看著秦烈用靈紋柱辨認出門後的場景,等看到了凌語詩等人的身影,眾人便追上前去,燕白衣卻是一副計謀破滅的樣子,悄悄望向角落裡的黃姝麗,原來這兩人才是真正企圖裡應外合…

秦烈終於見到了凌語詩,兩人激動地擁抱。而一旁坐著的五人正是上古尊者,還未等燕白衣準備獨吞所有,秦烈、杜少楊等人立刻擒住他,原來眼前這並非所謂的天劍宗執劍人,而是幻魔宗的夜憶皓,秦烈與杜少楊兩人早就辨清了夜憶皓的陰謀,趁機下套騙其入局。夜憶皓看見計謀暴露,只得由黃姝麗帶出所有已被奪取神識的跟班,與秦烈眾人正式開戰。雖然秦烈等人已經是赤瀾大陸的佼佼者,但是面對各派高手還是無力抵抗。發覺情況不妙,秦烈急忙用封魔碑引出出口想要帶眾人逃命,杜少楊強行抱著受控制的謝靜璇離開,正當凌語詩想要撤退時,出口處的夜仙兒突然用靈力向其進行攻擊,宋婷玉急忙擋在凌語詩前面,夜仙兒這才發現,原來宋婷玉也是自己的神識,秦烈緊忙將其餘眾人帶出出口,這才逃離了危難。等到秦烈等人互相查看安全後,才發現段千劫也一併逃了出來。段千劫為人寡言,眾人原本對他說的話不聽不從,誰知段千劫竟拿出了九幽聖典的中卷,一下便引起了凌語詩的興趣,語詩本來就是為聖典而來,再加上眼前的段千劫看似無慾無求的樣子,語詩選擇相信,帶著秦烈等人暫時先跟上段千劫的腳步。

段千劫雖寡言,但好鬥,秦烈等人一併的法力不夠抵擋。可段千劫唯有對語詩的幽冥女皇身份感興趣,直言要與語詩決鬥一場。凌語詩應了段千劫的話,找到了他,眼看段千劫打昏了潘芊芊,便明白段千劫另有話要說。果然,段千劫曾經在寒冰之地為凌萱萱出手脫離危險,但那時的凌萱萱已經失去了記憶,就像是行屍走肉。後來段千劫乾脆將凌萱萱帶到幻魔宗,已知幻魔宗的宗主雨凌薇幻術了得,索性為凌萱萱找到了一個潘家的身份,從此生活下去。如今眾人都不知解決辦法。凌語詩另外問到段千劫是否認識李牧,可段千劫卻一言不語,只是徑直走了出去。凌語詩看著段千劫的背影,認出了其面孔便是秦烈腦海中寄靈珠的三人之一。

段千劫出門後便遇上李牧,原來兩人早是相識,是段千劫受李牧拜託照看秦烈等人。李牧猜測到搏天一族似乎有再次出現的跡象,恐怕又要有一場惡戰來臨,而段千劫卻向李牧說到,秦烈的真身很有可能就是貢穆烈,李牧一聽便大驚失色,一下慌了手腳…

 

第28集戰神之子貢穆烈

原來潘芊芊找到以淵,是為了瞭解那凌萱萱的故事,潘芊芊以為凌語詩因為思念妹妹而憂患成疾,心裡想著將計就計,彌補語詩內心的痛苦。語詩得知後感動無比,特地囑咐以淵捏造了潘芊芊和以淵曾經結為情侶,來到凌家鎮,結識秦烈與凌語詩,認了凌語詩作姐姐,後來誤被噬情獸吞噬了情感的故事。潘芊芊一聽便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原來自己一直心心唸唸著以淵,是由於這樣一段歷史。於是潘芊芊瞬間便接受了這個「設定」,一把抱住以淵,並且和以淵串好口供,去「哄騙」凌語詩,兩姐妹這才如願以償地相認。

謝靜璇還在昏迷當中,杜少楊擔心不已。宋婷玉提議自己來照顧謝靜璇,誰知夜仙兒此時出現,夜仙兒強行鑽進了宋婷玉的意識中,瞭解了宋婷玉發生的一切過往。而宋婷玉的靈識也被夜仙兒融為一體,此時的宋婷玉不復存在,這副軀殼中已經是夜仙兒的意識。

秦烈主動找杜少楊喝酒談心,兩人望向明月想起過往,傾吐心聲。此刻的兩人終於化解心中仇恨,真正放下,決心攜手一齊共退黑夜。

杜少楊回房前又遇到了夜仙兒,誰知夜仙兒又一番言語挑撥,直言杜少楊遠不如秦烈,如今「靠拜「秦烈門下,杜少楊看著夜仙兒遠去的身影,心裡雖然不爽,但還是猜不透夜仙兒的目的。只能搖頭忘卻,回房再次看望謝靜璇。看著謝靜璇靜靜躺在床上虛弱的樣子,杜少楊心痛萬分,握著謝靜璇的手苦苦呼喚,誰知謝靜璇竟然真的清醒過來,笑著看向杜少楊,這下讓杜少楊是又驚又喜…

深夜,夜仙兒偷偷竄到秦烈的床邊,看著秦烈熟睡的樣子,夜仙兒偷偷將秦烈戒指中的靈紋柱偷去,之後便得意洋洋地離開。

第二天,終於到了段千劫與凌語詩決戰的日子,眾人明知語詩很可能不敵段千劫,於是準備暗中逃跑。誰知詭目族已經將凌語詩等人的行蹤拿去拍賣。同樣作為幽冥女皇,凌語詩只得親自去抓回詭目族的三個叛徒。

謝靜璇原本想用美人計誘惑段千劫,可是苦惱其本質無慾無求,謝靜璇只得拿出自己偷得的,在神葬場上,那上古尊者身旁的靈石寶物。謝靜璇想要以無影石來換取段千劫的九幽聖典,可見過萬千世面的段千劫不買賬,謝靜璇只得用無影石的力量偷取了段千劫的九幽聖典。等到決戰開始,段千劫才發現聖典被偷,只見客棧老闆被楚離買通,眾人隨客棧傳送陣逃出。誰知即使躲到城外,段千劫還是如鬼影一般跟隨。原來段千劫的真正身份是特搜管理司的掌管者,掌管著大陸附近的所有區域。如今,段千劫的目標從凌語詩轉換到偷取九幽聖典的謝靜璇。秦烈為保護大家挺身而出,誰知竟無法再召喚出自己的靈紋柱。眼看段千劫即將劍指謝靜璇,李牧帶劍出現,想要叫停段千劫的舉動,可如今的段千劫也不顧李牧的交情,還是執意要謝靜璇。一旁的凌語詩感知到九幽聖典有所異常,果然,聖典突然升起,畫面再次出現,正是原來的大地之母,無純的母親,向眾人說到貢穆烈與無純為拯救族人而被迫封印的故事,如今四件靈器出現,貢穆烈與無純重逢,這段被大地之母記錄下的故事才得以從九幽聖典中捲出現。原來貢穆烈為了打聽父親貢穆浩的消息來到墟靈之境想要借詭目族打聽父親貢穆浩的消息。大地之母便讓貢穆烈找到無純,由無純來定奪,無純說到找到戰神必須由赤焰之火開路,貢穆烈爽快答應下來…

 

第29集杜少楊成為黑巫教新主人

眾人在神葬場望向畫面,夜仙兒看見貢穆烈與無純的初識的畫面,不禁醋意大發,打破這畫面繼續。正在神界的貢穆山看向那片大陸的一切,感覺神奇不已,自己往秦烈的腦海中封存了寄靈珠,即是為了封印那貢穆家族的血統,這幽冥族的重明又是如何預料到此事的發生,專門布下九幽聖典呢?貢穆烈回想到重明說到貢穆浩精魂尚存的事情,決定再去尋找重明最後一股靈識去探明真相。

秦烈等人在客棧繼續商談,夜仙兒混在其中,仍繼續假扮宋婷玉的身份,偷聽秦烈等人的計劃。楚離說到夜仙兒曾經提到的四靈器,凌語詩提到,李牧的出現便引出了九幽聖典的覺醒,但此時的大家只是以為靈器是武器,還沒有意識到其中端倪…

以淵一覺醒來便發現蓮柔站在窗前,等一把抱住以後,以淵才發現懷中的人變了相貌。原來是懂得幻術的潘芊芊化身為蓮柔的樣子,原來潘芊芊一眼就分辨出以淵的心情不在自己的身上,心裡不是滋味,可以淵情急之下只是解釋到,自己遇到噬情獸失去感情後,再次遇見了蓮柔,被以淵結結巴巴的模樣給氣到的潘芊芊狠狠瞪了一眼,憤怒地摔門離開。

謝靜璇來到夜仙兒的房間,此時的謝靜璇還沒有意識到眼前的宋婷玉已經是夜仙兒本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寒暄,夜仙兒靈機一動,想要挑撥秦烈與杜少楊之間的感情,謝靜璇聽後也是一臉苦悶,杜少楊得知秦烈的真身是貢穆烈後,確實悶悶不樂,常常獨自苦惱。夜仙兒表面裝作理解,內心卻暗喜不已。

秦烈與李牧在院中交談,秦烈發現段千劫對於寒冰之眼的破綻瞭如指掌,便猜到段千劫與李牧早已相識。李牧這才緩緩說道與段千劫是從小相識的苦難之交,兩人同甘共苦,親如手足。說罷便調頭問起秦烈打探關係的目的,可秦烈卻猶豫地說到,自己認為聖典中說到的靈器並非普通武器,李牧一下便聽出了秦烈的言外之意,此時,在一旁偷聽許久的段千劫惱怒地衝了出來,指責著秦烈過於自大的看法,兩人怎麼可能只是秦烈的靈器。一旁的李牧暗自思慮著,段千劫與李牧確實是從小無父無母。段千劫尚不承認,只是冷眼對秦烈說到,靈紋柱很有可能被夜仙兒搶走,不如就此繼續調查。

夜仙兒找到杜少楊,在挑撥杜少楊與秦烈關係之餘,還提到了謝靜璇身上殘留的巫蟲,如今的解決辦法便是繼承神葬場中巫主江厭的靈力,成為新一任巫主,即黑巫教主人,如此一來不僅能夠幫助謝靜璇解決巫蟲的毒性,還能夠比肩秦烈,稱霸新大陸。在杜少楊仍猶豫之際,夜仙兒撥出神葬場入口,兩人走進,夜仙兒又揮手召喚出靈紋柱,這下才召喚出江厭殘留的靈識,夜仙兒正是看中了杜少楊的貪婪,果然杜少楊在自己的誘惑下,下跪向江厭繼承了第一巫蟲,真正成為了黑巫教的新任教主。等重獲新生之後,杜少楊一下便戳穿眼前人是夜仙兒的真相,隨後便偷偷來到房間內,在三個詭目族的腦內下了第一巫蟲。

潘芊芊知道以淵心裡沒有自己,於是執意回到幻魔宗,語詩無法阻擋,以淵內心愧疚不已,決定護送潘芊芊回幻魔宗。可潘芊芊恨透了以淵「花言巧語」的模樣,以劍相逼,這才逼退了以淵,於是自己繼續踏上回去幻魔宗的道路。

段千劫的搜查司發現大陸上的居民身上紛紛出現了第一巫蟲的痕跡。於是便迅速回到了客棧與秦烈等人商討,巫主之力的重新復甦讓眾人感到疑惑不已。等回頭找到詭目族來調查信息,誰知三人也被下毒,失去了預知能力。這下讓秦烈等人失去方向,若其他宗派發現了黑玉城的異樣,等派人來清剿異族,黑玉城怕是真成了暴亂之地。在眾人擔憂之際,詭目族的拉菲慌忙跑來報道:三人的大哥失蹤。

 

第30集秦烈向凌語詩求婚

凌語詩等人分頭去調查拉普的失蹤,杜少楊向謝靜璇提議分頭尋找,於是便獨自離開。另一邊的夜仙兒早已識破詭目族三人的詭計,一切都是逃命的說辭。果然,詭目族看著杜少楊與夜仙兒的合力圍攻,嗅到了濃厚的危險氣息。果然,此時殘酷無比的杜少楊和夜仙兒兩人合力殺害了兩人。段千劫和李牧找到了夜憶皓,可兩人根本不相信夜憶皓是最後黑手,憑夜憶皓根本無法飼養出巫蟲,但在逼問之下,夜憶皓並沒有供出杜少楊,而是說到是搏天一族相助,為的是將貢穆烈和凌語詩下毒成為殺戮工具。聽到夜憶皓的話語,李牧感覺不妙。果然,當秦烈和凌語詩找到拉普時,卻被拉普身上的第一巫蟲咬傷。凌語詩中了巫蟲之毒,秦烈無比慌張,突然感到頭疼欲裂,腦內的寄靈珠出現震盪,而李牧也突然感覺到無法控制自己的能力,夜憶皓看到一時黑雲密佈,便猜到凌語詩已經中毒,如今必須選擇殺掉凌語詩,否則便會落入神族之手,李牧迅速一劍封喉了結了夜憶皓。可謝靜璇卻目睹城門的所有經過,想要趁機偷跑,夜憶皓的死亡導致謝靜璇體內的巫蟲消散。還沒等到回客棧通報消息,楚離便找到謝靜璇,原來是楚離發現了詭目族掉落的鞋子,可卻沒有看見兩人的身影,謝靜璇偷瞄到詭目族散落的衣物旁邊有自己留給杜少楊的信物,察覺到事情不妙,但謝靜璇卻裝作若無其事,先帶著楚離回到客棧。

凌語詩中毒後強行用靈力壓製毒性,謝靜璇回來報道段千劫等人正在找尋兩人的消息。四人迅速轉移陣地,安頓凌語詩。謝靜璇回頭到客棧觀察李牧等人的行蹤,卻發現李牧強硬忍著傷痛的模樣,段千劫發現謝靜璇的行蹤,正想要抓住,卻被謝靜璇用墨海留下的玩意鎖住腳步,動彈不得,只得任由謝靜璇離開。

李牧回到房間,卻發現自己的身上纏滿了黑氣,毒性頗深,此時,不離站在門外,看著從房間內溢出的烏氣,內心感到無比擔心。

凌語詩中毒後,秦烈無比細心照顧,兩人在這靜謐的桃花源裡回想到七煞谷的承諾,秦烈表示自己將會信守諾言,終有一天要給予凌語詩一個盛大的婚禮。而這都被一旁的夜仙兒看在眼裡。正當夜仙兒醋意大發,想要打斷這有情人的密語時,凌語詩發現自己的毒性加深,以至於聽不見的話語,而秦烈卻再次感覺頭疼欲裂,腦中的寄靈珠再次出現震盪,自己彷彿看見李牧大殺四方的模樣。夜仙兒察覺到天色有變,便得知李牧已經成功覺醒,毒性侵入神識,性格變得殘酷無比。果然,此時的李牧已經逃出客棧,空留滿屋屍體…

杜少楊走進神葬場,看著謝靜璇處處留下的記號,兩人像是約定好的一樣,坐在了酒館內。杜少楊故作冷靜地向謝靜璇問起秦烈等人的下落。而謝靜璇卻拿出了詭目族留下的靴子,以及杜少楊掉落的梳子。看著謝靜璇懷疑的眼神,杜少楊裝作無比無辜的樣子,指責謝靜璇的懷疑與猜測,趁機提出了斷絕關係的話語,這才使得謝靜璇的內心感到愧疚,緊緊抱住眼前的杜少楊。

李牧在監牢大開殺戒,不離無奈將其冰封。隨後不離找到秦烈,提出用李牧的性命來引出始作俑者。秦烈瞭解了不離的計劃後,找到段千劫,兩人佯裝決鬥,秦烈被段千劫打倒,夜仙兒飛身而出去攻擊段千劫,這才被秦烈用雷修反擊,兩人合力控制住夜仙兒。無奈真身被識破,夜仙兒這才說出自己用半個神識化身為宋婷玉,一直守候秦烈,直到發現人族的秦烈還是與凌語詩相愛,越想越不甘心,夜仙兒暴怒之下拒絕為凌語詩解開第一巫蟲,掙脫了秦烈與段千劫的束縛,開始奮力反擊…

 

第31集以淵遭黃金勢力攻擊

夜仙兒不滿自己的萬年守護換來的還是秦烈傾心於凌語詩,看著夜仙兒暴怒,不離迅速解開了李牧的冰封,恢復戰鬥狀態的李牧一下衝了出來,穿透了夜仙兒與凌語詩,這才停止下夜仙兒的攻擊。看著凌語詩飄搖的身影,秦烈像是被雷擊般驚愕,迅速奔向凌語詩身旁,此時,凌語詩的九幽聖典再次開啟,原來,貢穆烈為了查清父親的真相,拿出了自己以赤焰之火練就的神器—勝邪,無純將這巨劍中的殺戮之氣清除,囑咐貢穆烈清除心中戾氣以好好利用這神器,兩族即算互不相欠,但貢穆烈仍是堅持要查清父親的下落,向無純步步緊逼。中卷的記錄到此為止。凌語詩即使被李牧穿透也沒有大礙,全是由於貢穆烈神器的力量。等兩人回頭,才發現李牧這才真正覺醒,認清自己是靈器的真相。不離當年受秦山相助,便得知李牧與段千劫是靈器的真相,李牧內心不捨不離,不過兩人早已相識多年,彼此一個眼神便互透心意。李牧最後化作勝邪劍,注入秦烈的意識中。從李牧口中得知,貢穆烈與秦烈是共生,待四靈器共同覺醒時,便是貢穆烈覺醒的時候。

華羽星看到李牧覺醒一幕,回頭稟報父親華天穹。華天穹吩咐華羽星將以淵了結,並將眾人引向紫霧海。而華天穹則找到天尊,兩人商談九幽聖典的後續,天尊決定派人去收回九幽聖典。

即使潘芊芊萬般阻攔,以淵還是堅持將潘芊芊送到幻魔宗,看著以淵對自己如此關心,決定緩和兩人的關係,先住店歇腳。此時,華羽星突然出現,一劍插中以淵的胸口,故意留下一句:不會放過紫霧海的人,隨後便立刻消失。以淵昏迷後發現自己看見了無純的模樣,等再次醒來,卻看到了潘芊芊痛哭的樣子,兩人都被互相嚇到。眼見以淵相安無事,潘芊芊勉強停止哭泣,但是回想到華羽星說到還要對紫霧海所有人下手,以淵便決定率先趕回紫霧海,而此時的潘芊芊也顧不上幻魔宗,先跟著以淵一同前往。

夜仙兒被勝邪穿體生死未卜,段千劫與李牧同為靈器,一場變故帶來了眾多難以消化的信息。剩下的靈器身份還未揭曉,引得眾人猜測。而夜仙兒設計讓李牧覺醒的目的是何,眾人也無法得知,但秦烈開始懷疑夜仙兒另有助手,黑巫教真正當家另有其人,這讓杜少楊很是不安。還未等細想,秦烈便主動找到杜少楊,秦烈試探性的言語讓杜少楊感覺敏感不已,一想到自己也可能只是附屬於貢穆烈的靈器,這讓杜少楊感到挫敗。但秦烈說到對於自己而言,朋友比靈器更為重要。此時,謝靜璇出現在門口,默默聽完了兩人的對話。

夜晚,秦烈看著凌語詩昏迷的面孔,想起了白天杜少楊的不對勁,此時的杜少楊變得更加寡言,總將心事藏匿,而凌語詩的沉睡讓秦烈感覺到孤獨,摯友的遠離,愛人的沉默使得秦烈感到無助,只得靜靜捧起凌語詩的手,說著真摯的話語。可此時,華羽星一下出現,散播以淵死亡,紫霧海要大難臨頭的消息。眾人得知後臉色大變,紛紛決定趕回紫霧海。

以淵和潘芊芊回到紫霧海卻發現空無一人,正巧來采靈藥的蓮柔發現以淵,兩人熱絡交談的樣子讓潘芊芊吃醋不已。此時秦烈等人趕到,才發現以淵並沒有死亡。潘芊芊看到凌語詩昏迷的模樣擔心不已。這才在凌語詩的病床前承認自己假裝失憶,在潘芊芊苦苦後悔之際,凌語詩的手指隱隱動了一下。

秦烈正疑惑為何眾人被引來紫霧海,此刻華老祖在山頭觀察。黃金勢力的人果然來到,準備將秦烈等人一網打盡,交戰之下,凌語詩突然在房間內覺醒,一把扼住潘芊芊的喉嚨,在潘芊芊的呼喚下,凌語詩才甩開潘芊芊,飛奔到院內。此時被毒蟲控制的凌語詩暫時失去理智,可黃金勢力的人來勢洶洶,一劍飛向潘芊芊,此時以淵迅速飛到潘芊芊身前,擋住一刀。這下中刀的以淵是徹底倒下,潘芊芊和蓮柔急忙上前扶住。凌語詩飛來一下按住秦烈,察覺到凌語詩不對勁,秦烈連忙呼喚,這才喚起凌語詩的神識,凌語詩迅速轉身,用自己的靈力制服所有敵人,等黃金勢力一方全部倒下,凌語詩便緊緊抑制住自己的手,向秦烈求助,無可奈何之下,秦烈只得含著熱淚,用寒冰之意將凌語詩冰封。

潘芊芊和蓮柔堅持守在以淵床前,潘芊芊堅信以淵會像上次一樣安然無事,秦烈得知上一次以淵在昏迷中見到了無純和一個小孩,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決定先將語詩帶回幽冥地底。

 

第32集秦烈重回凌家鎮

此次任務失敗,楊翼向華老祖謝罪,華天穹另外派華羽星前去了結事情。而以淵卻在昏迷中發現自己回到了那個幻境裡,看著一個陌生孩童在自己面前出現…

秦烈帶著語詩回到幽冥地底,讓謝靜璇和杜少楊保護語詩,自己孤身一人前去紫霧海中央尋找夜仙兒,秦烈得知在語詩嘗試刺殺自己時,是夜仙兒保護了自己,但夜仙兒卻不願透露半點關於萬年前的事情,秦烈懇求夜仙兒放過凌語詩,但夜仙兒卻滿臉擔憂的表示,如今杜少楊已經偏離自己的控制,未來的一切都無法預知,得知杜少楊才是眾人之間的奸細,秦烈暗叫不好,急忙趕回幽冥地底。

杜少楊在幽冥地底嘗試召喚出巫主遺留下的巫蟲,但卻發現召喚失敗。可一切全都被一旁偷看的謝靜璇發現,無法接受如今的杜少楊已經全然變了一副模樣。謝靜璇迅速逃了出來,卻被杜少楊再遇見,謝靜璇故作鎮定,與杜少楊兩人再次前去酒館,就像是許久之前,謝靜璇也曾如此翩翩起舞,以往的甜蜜再次喚起兩人之間的感情,謝靜璇將酒杯一飲而盡,正準備過渡到杜少楊的口中,可杜少楊卻發現酒中有毒,一掌推開了謝靜璇,是什麼讓兩人之間的情分變味,謝靜璇以為是杜少楊一日又一日加深的嫉妒,杜少楊認為是眾人偏向秦烈的想法。念在往日情分,杜少楊並沒有對謝靜璇下手。可等回到紫霧海,杜少楊又碰到秦烈,認清其真面目,秦烈因杜少楊一次又一次的背叛感到憤怒不已,正準備出手,卻被華天穹的法力制止,只能任憑其逃脫。而謝靜璇則硬是向前跟去。

華天穹向天尊報道進度,卻自行隱瞞九幽中卷的下落。等天尊離開,華羽星出現,向父親稟報到,杜少楊逃脫,謝靜璇跟隨,段千劫出現。而華天穹則下令先處決段千劫。

杜少楊重新回到地底,可巫蟲卻說到杜少楊心中仍有情愛之意,杜少楊為了得到巫蟲繼承,則回頭找到凌語詩,喚醒了凌語詩身上的巫蟲,正當杜少楊想要偷得凌語詩的九幽聖典,卻被謝靜璇阻止,杜少楊看見了謝靜璇,便裝作重新悔過的模樣,想要重新接受謝靜璇,可等謝靜璇走進,杜少楊卻突然掏出利刃向其捅過去,察覺到杜少楊的殺意,謝靜璇空手接白刃,可還未等傷心,段千劫突然出現,一刀捅中杜少楊。原來,段千劫距離覺醒還需要參透情,等發現自己的情劫來自於謝靜璇,段千劫這才找來,保護謝靜璇。可看見杜少楊受傷逃跑的模樣,謝靜璇卻心痛不已、窮追不捨,直至杜少楊被巫蟲帶走。段千劫想要帶走謝靜璇,卻遭其百般抵抗,無奈之下只得強行利用傳送帶其離開。另一邊,方才杜少楊下令使凌語詩丟棄情意去刺殺秦烈,等凌語詩醒來,眼裡已經全無善意…

秦烈等人醒來卻發現自己身在凌家鎮,甚至還見到死去的華伯,華天穹扮傻說道自己被秦山所救,如今受秦山所托,將眾人安置在凌家鎮躲避黃金勢力的攻擊,秦烈問起秦山的行蹤,華天穹只是一問三不知,而轉手一掌將秦烈打暈。秦烈在昏迷之際見到了秦山,秦山說道秦烈身體內的兩股血液無法相融,必須磨練心境後才能消除戾氣,再找尋真相。等秦烈再醒來,卻返過來逼問起華天穹的身份,華天穹卻含糊其辭,轉身向眾人解釋到以淵的身份,原來以淵和羽心一直是同一個人,是貢穆山為了淨化貢穆烈的戾氣而練就的一個極純的存在,一路守護秦烈。得知真相的潘芊芊這才悲痛萬分地再次捧起以淵的手,等到潘芊芊的眼淚滴透以淵的身上,神奇的是,以淵的傷口便迅速癒合,突然清醒過來,一下清醒坐起的以淵看著眼前滿臉擔心的芊芊和蓮柔,沒有絲毫猶豫,一把抱住了芊芊,蓮柔雖然知道以淵早已變心,但心裡還是空留失落。

 

第33集凌語詩體內第一巫蟲發作

在紫霧海時,華羽星不小心將楚離帶走,無奈之際只得求助華天穹,華天穹用武力強迫命令楚離回到寂滅宗,迫於武力,楚離只好聽命離開。

蓮柔看著以淵和芊芊終成眷屬,便心滿意足地離開,三人回頭找到秦烈,兄弟重聚,眾人開始商討接下來的計劃,此時語詩出現,秦烈卻發覺到語詩眼中的愛意全無,果然,凌語詩開始向秦烈指責不允承諾的薄情,潘芊芊正要說話,凌語詩又三言兩語揭穿潘芊芊一直假裝失憶的事情,秦烈知道如今的語詩被巫蟲控制,無法自我控制,便迅速用靈紋柱隔開眾人,使用靈紋柱之中的愈之柱來治癒語詩身上的巫毒。沒想到柱內全都是一心葉。以淵發現自己看得見結界中佈滿了一心葉,可潘芊芊兩人卻看不見,回想起自己昏迷時見過的小孩,以淵猛然想起,原來那個種植一心葉的小孩是自己,唯有種植的人才會知道一心葉的存在,那麼也只有自己才能拯救凌語詩。為了回到那個幻境,在以淵的幾番懇求下,蓮柔拿出匕首捅死以淵,深愛著以淵的潘芊芊也無可奈何,只得抱著以淵的「屍體」等待事情的轉機。

段千劫執著地跟著謝靜璇,想要認清自己內心對於謝靜璇的情到底從何而來,可謝靜璇回想起自己的情、自己的執念,以及自己的杜少楊,只是苦歎情思複雜。見段千劫如此執著,謝靜璇上前輕輕吻住段千劫,在一旁觀察的華天穹用一絲靈力注入到段千劫的腦中。原來段千劫是好友索羅界巫主祝游的兒子,萬年前,段千劫為抵抗神族,跨過情關,卻無法拋開雜念,等華天穹這一絲靈力注入,段千劫這才覺悟,為了斷情根,段千劫這才推開眼前的謝靜璇。

等一心葉起作用,秦烈驚喜地握住凌語詩的手,卻還是感受到其冰冷之意,即使是一心葉的治癒也無法改變第一巫蟲,秦烈只得帶語詩來到雷之柱,用雷修了結凌語詩,不過自己也會選擇與凌語詩共存亡。正當第一巫蟲要再次發作時,秦烈中招,而凌語詩竟然也被反攻擊。原來是凌語詩在秘境修養時,曾經將自己的靈力注入花瓣中,再嵌入秦烈的身體內,以防自己對秦烈燃起殺意。看著凌語詩虛弱的模樣,秦烈心痛不已,此時,九幽聖典再次被喚起。畫面中記錄著貢穆烈兒時遭遇暗殺,被無純帶入在墟靈之境。無純答應貢穆烈會在其長大後告訴他真相。果然,長大後的貢穆烈為了往日的承諾再次找到無純…

 

第34集另外兩件靈器覺醒

原來貢穆烈找到無純不僅是為了得知父親的下落,更是為了兩人兒時的諾言。原來貢穆烈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無純,天天思念著無純,可無純沒有來找自己,這讓貢穆烈感到氣憤不已。此時重明現身,說道一直是自己禁止無純去找貢穆烈,原來貢穆烈的母親玄珞身為神族悍將,與貢穆家族相識生子,如今神族前來追究,而貢穆烈身體中兩股血脈無法融合,脾性暴戾。重明苦口婆心說道,無純與貢穆烈因身份特殊無法相愛,兩人的未來必定困難重重,必須選擇冰刀雪劍或者是兩相忘。聽了重明的話語,無純內心也是難過,原來無純並非礙於母親的禁令而不去尋找貢穆烈,即使自己的內心也是萬般思念,但是無純害怕貢穆烈早已忘了自己,如今兩人確定相互傾心,可未來卻變得如此坎坷…

段千劫向謝靜璇解釋道自己所見的一切,並且懷疑謝靜璇是萬年前自己的情劫,女子桑贏所變,如今出現則是為了糾纏自己。謝靜璇則說道,要由段千劫相助,前去神葬場毀掉江厭的遺體,這樣就永遠來不相欠。於是兩人就一同由封魔碑前往神葬場,正當謝靜璇要施法使出靈力,杜少楊果然出現,此刻被巫蟲傳授所有真傳的杜少楊已經有能力打倒段千劫,可謝靜璇拿出段千劫父王的彎刀刺向杜少楊,身中彎刀,但杜少楊知道謝靜璇留有一線,果然,等段千劫想要用彎刀再下死手時,謝靜璇便飛身擋在杜少楊身前,再用僅存的力量推開杜少楊,令其離開神葬場。誤殺謝靜璇的段千劫驚訝不已,急忙扶住,可謝靜璇卻懇求用自己的命來換杜少楊日後的一線生機,段千劫不懂謝靜璇為何會執著於此,但謝靜璇只是用一個愛字來解,世間至深的愛莫過於此,參悟並非斷情,而是將其長留心底,段千劫感覺自己忽然看清了情關對面桑贏的面容,可那並非謝靜璇的樣子,可謝靜璇的一舉一動卻讓段千劫真正參透,過了情關。看著謝靜璇沉沉睡去的模樣,段千劫將其埋葬在雪山之下,便毅然轉頭離去。

墟靈之境內,天尊出現,指責無純散播貢穆浩未死的謠言,強行用六合天火的陣法治罪,貢穆烈感受到無純處境為難,決定出面相助,可夜仙兒卻出現要攔住貢穆烈,卻反被貢穆烈用靈紋柱困住。貢穆烈趕到墟靈之境,用勝邪對抗天尊,眼看六合天火將墟靈之境攪得不得安寧,重明只得為了族人強擋天火攻擊。貢穆烈為解救無純,硬是闖進陣法。已知只能使出九幽聖典才能逃出陣法,但這同樣意味著無純必須放棄一身修為,無純明知固執的貢穆烈會為自己而反抗天尊,只得假意借貢穆烈的匕首,滴上自己的血,下禁咒抑制貢穆烈的感情,除非貢穆烈對自己起恨意,否則禁咒無解。等九幽聖典破陣後,貢穆山和華天穹前來領罪,在天尊的指責下,華天穹和貢穆山只得自認讓貢穆烈和無純一同封印在寂寥之地,沒有允許不得醒來。貢穆山為保貢穆烈周全,賜靈器護其周全。而無純則被重明封印在深深海底。

終於得知兩人身世來源,秦烈和凌語詩即將面臨生死離別,但此時,身為靈器之一的童心從以淵的身份覺醒,以治癒的力量治好了凌語詩和秦烈身上的傷口。另一邊走來的還有同時覺醒的段千劫。看著秦烈和凌語詩恢復了狀態,段千劫向眾人宣佈杜少楊繼承巫主所有巫蟲的事情,以及謝靜璇的死訊,隨後便化為靈器,注入到秦烈的腦海中。

 

第35集夜仙兒設局刺激秦烈覺醒

潘芊芊心裡極其思念著以淵,只得伏在語詩的肩頭,絮絮叨叨,這才沉沉睡去。結果在夢中,潘芊芊再次見到了以淵,兩人再次重逢,述說著愛意,兩人都知道這一別即使是永別,雖然嘴上都還字字針對,可內心卻總是放不下,以淵勸說潘芊芊再次尋到可再愛的人,可潘芊芊望著以淵離去的背影,還是忍不住在夢中留下眼淚。

杜少楊在幽冥地底修煉,回想起秦烈與自己一直以來的互相對抗,以及自己處處落人下風的處境,便心生不甘,正是這股貪婪助長巫蟲氣勢,令杜少楊逐漸走向極端。

華天穹發現楚離還在附近徘徊,只能任由楚離去找秦烈。等楚離走後,華天穹又再次察覺到六合天火陣啟動,便迅速抽身趕去探個究竟。

前途未卜,秦烈與凌語詩望向漆黑的天空,回想到兩人從前過往,心事只有月亮知。語詩問起秦烈的心事到底是什麼,秦烈這才抓過語詩的手,兩人來到宗族門堂前,望向空蕩蕩的座位,拜起天地,或許等貢穆烈覺醒後,就不會再像這樣深愛著凌語詩,但凌語詩還是無悔自己的決定,願意與秦烈長相思守。

杜少楊終於真正繼承了所有巫蟲,看著黑巫教的眾多弟子,杜少楊下令率領眾人前去凌家鎮。而正巧,秦烈等人找回了楚離,也決定回神葬場尋找起蹤影。兩方在茫茫雪原相見。此時的杜少楊已經知曉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是貢穆烈煉製第一件靈器:匕首。可杜少楊卻怨恨貢穆烈一直沒有帶自己出鞘,只有到最後,無純借貢穆烈的匕首來割裂手掌,刺向貢穆烈的身體。怨恨頗深的杜少楊向屬下下令刺殺秦烈,可無人趕上前一步,只有詭目族三人奔向前去,凌語詩吩咐潘芊芊去保住三人活命。而杜少楊則持武器親手殺向秦烈,面對刺來的尖刀,秦烈沒有還手,而是強忍著受其攻擊。杜少楊感到不解,原來是秦烈知曉杜少楊的怨恨後,情願用自己的鮮血來洗清兩人之間的罪惡,並且答應不會強迫杜少楊成為自己的靈器。等凌語詩上前治癒秦烈的傷口後,突然身旁場景變換,眾人又重回神葬場,看見上古尊者正在圍攻巫主江厭,發覺是時空扭曲,江厭埋下了巫蟲是為了靜待時機,讓眾人回來拯救自己。可凌語詩意外發現這大地之力在此根本無用,於是便潛入江厭的靈識內,想要參透其意識。

楚離和潘芊芊終於找到了逃跑的三人,楚離想要強硬用寂滅玄雷炸毀三人,硬被芊芊攔下,為了保護芊芊,楚離飛身上前保護芊芊,等寂滅玄雷生效,三人身上的巫蟲也被炸死,等楚離提出要去再找杜少楊,三人這才說道,一切都不是杜少楊的計謀,而是夜仙兒設下的局。

等凌語詩潛入,果然發現了夜仙兒的身影,而語詩反而順心不已,因為自己知道夜仙兒並不會對秦烈有所傷害,可這夜仙兒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卻讓凌語詩無法猜透。

 

第36集貢穆烈重新踏上征程(結局)

夜仙兒眼見幻境被識破,只得承認,與秦烈作對的都是巫主的第一巫蟲,受夜仙兒控制,但夜仙兒卻說到,如今自己陷入沉睡,巫蟲不受控制,很可能殺性肆起。語詩正準備逃出神識,卻被夜仙兒鎖住。原來一切都是夜仙兒為了拖延自己而設下的局,故意露出破綻,故意引入凌語詩入神識,如今的秦烈肯定與第一巫蟲戰得難捨難分。果然,秦烈和杜少楊難敵巫蟲圍攻,情急之下,秦烈急忙推開杜少楊,讓其迅速逃命,自己留下來抵抗攻擊,眼睜睜看著秦烈被圍攻以至於吐出鮮血,杜少楊不忍心,一怒之下覺醒化作靈器,注入秦烈的腦內,集起所有靈器,秦烈真正覺醒,成為貢穆烈。夜仙兒察覺到貢穆烈覺醒,暗自叫好。這才轉頭向凌語詩解釋到,沒有想到秦烈能夠打破無純的禁咒,對凌語詩產生感情,而只有貢穆烈的覺醒,才能夠使得禁咒發揮最大作用。此時,夜仙兒的意識中出現了宋婷玉的聲音,作為半個神識,宋婷玉極力反抗,可卻被夜仙兒阻止。等夜仙兒和凌語詩回到各自身體中,才看到了貢穆烈的模樣,果然,秦烈已經不復存在,只有暴戾成性的貢穆烈冷冷地看著兩人。

楚離和潘芊芊與詭目族三人在雪原想要找到秦烈等人,可等詭目族打探,才發現凌語詩等人停留在夜仙兒設下的幻境中。貢穆烈質問到一切發生的過程,夜仙兒這才緩緩說道自己回到幽冥地底借巫蟲之力的事情,最後設局逼出杜少楊覺醒。貢穆烈早已知道夜仙兒為人狠毒、不擇手段,即使是成功幫助覺醒,貢穆烈還是毫不留情地賞了夜仙兒一掌。費盡千辛萬苦最後還是受心愛之人的責難,夜仙兒頓時感覺內心悲痛萬分,憤怒之下,夜仙兒決定與眾人同歸於盡,於是使出巫蟲之力與貢穆烈對抗。潘芊芊和楚離在雪原中看向幻境,眼看著幻境即將要被靈力壓爆,楚離使出了寂滅宗的煉雷絕招,這才炸開幻境,讓貢穆烈等人回到雪原上。

看著貢穆烈指向自己的劍,夜仙兒知道自己無法逼迫他愛上自己,可無奈自己的全部都是貢穆烈所賜,既然不愛便互不相欠,夜仙兒望著貢穆烈,一步一步走近,直至那長劍割入血肉,深入骨髓,夜仙兒也隨風化去,再也不復蹤影。貢穆烈看著夜仙兒接近自殘的行為,沒有多說。等杜少楊成功認主後,貢穆烈正準備回頭離去,卻被凌語詩阻擋。由於禁咒仍然生效,貢穆烈對語詩自然是沒有愛意,看著凌語詩對自己的阻擋,貢穆烈只是無情地向其發出攻擊。凌語詩看著自己的身體飛旋在空中,回想起往事,便一下覺醒,化身為無純。可此時,貢穆烈已經前往素羅界。為了阻擋貢穆烈,無純使出乾坤倒置,操控了空間與時間,這才使得貢穆烈重新回來。百般被無純阻撓的貢穆烈不禁怨心升起,直接用靈器穿透了無純的身體,因為至恨的情感,貢穆烈內心的禁咒得以解除,感覺到禁咒解除,貢穆烈這才放下捏緊的拳頭,不可置信地看向無純,禁咒未解之前,貢穆烈對無純恨之入骨,可禁咒解開後,貢穆烈卻要親眼看著愛人因自己而死。看著無純沉沉閉眼的樣子,貢穆烈痛心萬分。此時華羽星出現,便向眾人提到,詭目族三人可以借大地之力以恢復大地之母的存在。等到貢穆烈將無純放入大地之中後,便決心帶四靈器前往素羅界打探父親下落,開啟新的征程。望著前方光明無邊際,貢穆烈絲毫不停留腳步,但心裡卻還是暗暗期望到,自己歸來之日,便是無純甦醒之時…

【圖片cr:靈域,人物介紹轉載百度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366 times, 1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