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韓劇 Voice4】結局.分集劇情1~14*依然是重口味懸疑驚悚劇

Voice4》劇情講述死守住犯罪現場黃金時間的112舉報中心隊員們,將在韓國最有名的觀光地濟州島,對抗上操縱觸法少年並殘忍殺害整個家庭、擁有4種人格的連環殺人魔,於村莊裡展開激烈鬥爭的故事。

Voice4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相關文章】

Voice3~分集劇情

Voice2~分集劇情

Voice1~分集劇情

 

【人物介紹】 

Voice4



贊助商連結



姜勸酒李荷娜

112舉報中心主任,聽力超群。

因為上一位搭檔的死亡讓她罹患嚴重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Voice4

趙勝浩/Derek Jo宋承憲

隸屬於洛杉磯警察局的韓裔美籍警察,是個原則主義者,為了調查妹妹的死因而來到濟州島辦案。

 

 

【分集劇情】 

第1集連環殺人案 姜勸酒的非凡聽力

在2020年12月24日羊寧市月德裡,孫子范泰按照信息要求將爺爺奶奶綁了起來,范泰情緒十分激動。此時,向范泰提出要求的一行人出現,其中一人用斧子將范泰殺害,並且也殺死了爺爺奶奶。

三個月後,姜勸酒警員一直被噩夢所困擾。當姜勸酒再次從噩夢中醒來,她想起因為自己被綁架而被迫殺人的都組長,都組長為了救她殺死了自己的哥哥,最後被趕來的特警當場擊斃,這件事在她心中始終是一個坎。姜勸酒現在在黃金時間組工作,工作組的工作任務就是盡快安排出警,以防止犯罪的發生。姜勸酒接到電話,得知發給她郵件的IP地址是假的,所以有可能是利用電信詐騙的郵件。

姜勸酒因為工作出色的表現而受到嘉獎,局長也對黃金工作組的成員進行表揚,並且安排大家休息放假10天。本來大家準備要聚餐時,姜勸酒從朴恩秀組員口中得知了三個月前范泰臨終遺言就是小丑讓他做的,下一步提示是紅色的雞冠子,因此發生了范泰在養雞場殺死爺爺奶奶的殺人事件。姜勸酒等人又接到了商場有爆炸物的報案,當他們抵達現場時,憑借姜勸酒過人的聽力,知道疑似爆炸物的存放地點,經過調查發現根本沒有爆炸物。

曼巴是美國洛杉磯毒販集團第二首領,在國際刑警德瑞克帶著下屬與韓國刑警聯手抓住了曼巴。曼巴被抓前,曾威脅德瑞克,他們會找到德瑞克的啞巴妹妹。抓捕結束後,德瑞克給妹妹麗薩打電話,讓妹妹和自己一起盡快回美國。麗薩用手語表示自己有事情就掛了電話,而麗薩此時正在找一位叫趙圭哲的人。

姜勸酒發現了與范泰類似的案件,感覺小丑是通過給自己發郵件預告殺人事件。姜勸酒收到了小丑發來的語音文件,得知206號在天使之村將會有事情發生。姜勸酒急忙將事情告訴朴仲基,並且讓朴恩秀根據自己的分析調查線索。

麗薩向趙圭哲詢問是否有人被送去領養,趙圭哲矢口否認,並且讓麗薩離開。姜勸酒用自己的聽覺能力再聽了一遍音頻文件,發現可能出現殺人事件的地方是首爾上開洞。姜勸酒急忙給首爾正在配合德瑞克的前輩打電話,但是前輩因為沒有收到案件,決定發生之後再告訴她。

上開洞全家殺人事件發生前的20分鐘,當時正下著雨,因為拆遷的事情,家裡的父母開始吵架,兒子賢民收到了小丑的短信,讓他用斧頭砍下帶著戒指的手。可賢民退縮了,此時小丑們出現,隨即就殺害了賢民的父母,賢民也難逃一劫。而這一切都被恰巧路過的麗薩看到,她慌忙逃走,卻不小心碰到了樓道的花盆,被小丑們聽到。麗薩躲進已經沒有人住的屋子裡,她急忙打電話給哥哥,可德瑞克電話打不通,只好打報警求助,但是因為她不能說話又無法明確表達。

警察讓麗薩發信息報警,麗薩說明了信息後,又給哥哥發了信息。首爾警察劉隊長收到信息,而德瑞克也聽到了對講機內容,便急忙趕往麗薩所在地。

小丑穿著雨衣來到了沒有人住的屋子,但是卻沒有發現麗薩。躲在鞋櫃的麗薩等人走後,才從鞋櫃裡出來,卻被埋伏在外面的小丑們抓到。等德瑞克等人趕到現場時,看到了被殺的一家人,卻沒有見到麗薩。德瑞克通過與姜勸酒對話,將自己追蹤的軌跡分享給姜勸酒,德瑞克發現了小丑的行跡,卻不料卻被車撞倒,讓小丑逃脫了。姜勸酒聽到了麗薩發出的報警器聲音,德瑞克根據姜勸酒的指引,一路找到郊區停車場,但是卻只找到了報警器。在德瑞克準備打開後備箱的時候,姜勸酒聽到了煤氣的聲音,讓德瑞克趕緊躲開,隨後便發生了爆炸。隨後趕來的劉隊長發現了麗薩的屍體,屍體被聖誕燈飾包裹著。小丑們則在不遠處觀望,看著這一切的發生,並且摘下了帽子,帽子下女人的樣貌竟然與姜勸酒一模一樣。

第2集德瑞克與姜勸酒聯手查案 動物妄想症病患

德瑞克扔下耳機,便朝著妹妹的屍體跑去,他抱著妹妹的屍體,叫喊著她的名字。劉組長開始安排人尋找穿著黑色雨衣的女人,姜勸酒猜想為什麼小丑會知道自己的行為,並且下定決心要抓住她。

劉組長接到消息,有輛出租車帶著穿黑色雨衣的女人走了。朴恩秀拿著分析的結果給姜勸酒,姜勸酒告訴朴仲基,經過分析,給她發郵件的位置應該是位於碑某島某處,一行人便急忙趕去機場,準備攔截去碑某島的犯罪嫌疑人。但直到最後一個人辦理完登機手續,也沒發現犯罪嫌人。此時有人反映犯罪嫌疑人還在小區裡,劉組長便帶著人離開,而留下來的國際刑警在機場的垃圾桶裡找到了黑色的雨衣。

姜勸酒聽到劉組長放棄在機場尋找嫌犯,感覺有些不對勁,與組員討論想要取消休假計劃去碑某島,但是組員們提出證據不足,姜勸酒只好放大家休假,自己則申請去碑某島執行任務。看著妹妹生前所受到的加害,德瑞克十分心疼。組員遞給他一件黑色雨衣,而劉組長堅持殺人兇手就是蘇姓男子。德瑞克表示自己一定要找到殺害妹妹的兇手,並且給美國的上司的打電話申請延長在韓國的居留時間。

德瑞克一刻不閒的查找資料,他根據自己看到的兇手模樣,與機場的資料進行人像對比,還安排下屬訂去碑某島的機票,並且尋求大使館的幫助,而姜勸酒到了碑某島展開工作。

姜勸酒在調查時,聽說德瑞克也來了,便想為了昨天的事情向德瑞克道歉。德瑞克給了警察局長資料後,拒絕與姜勸酒單獨見面。當他們收到機場傳來的犯人照片後,都大吃一驚,嫌犯竟然與姜勸酒長得一模一樣。無論姜勸酒如何解釋,德瑞克等人都不聽。休假的組員朴恩秀、朴仲基與具光洙也趕了過來,出現在姜勸酒的面前。

德瑞克終於放下戒備與姜勸酒單獨談話,德瑞克並不相信姜勸酒的話。當姜勸酒說出自己的通話內容,德瑞克這才相信姜勸酒在聽力方面有特殊的才能。

為了盡快破案,德瑞克讓姜勸酒協助自己辦案,並且查看姜勸酒手臂上是否有紋身,德瑞克才算相信了姜勸酒。此時德瑞克看到了姜勸酒的不在場證明,姜勸酒也調查了關於德瑞克的相關資料。

夜晚的樹林裡,女大學生恩夏正在對張禮淑講恐怖故事。隨後兩人準備睡覺,以便明天一早去探險。半夜裡恩夏聽到奇怪的聲音,隨著聲音找尋,發現了張禮淑的衣服,並且看到有野獸撕扯著張禮淑,嚇得恩夏急忙跑回帳篷報警求助。接到報警的姜勸酒,根據現場情況對恩夏做出妥善的安排。朴恩秀查到被野獸襲擊的女人名叫張禮淑,她坐了跟嫌犯同樣的航班來到碑某島。

警察趕到現場,根據恩夏描述的地點尋找張禮淑的屍體,又根據野獸的腳印找到了一個廢棄的倉庫,倉庫裡是流浪狗的家。就在警員們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們發現了人的毛髮和衣服。被狗攻擊的張禮淑逃到懸崖邊,報警卻不敢說話,生怕被狗聽到。張禮淑根據燈光找到一戶人家,便急忙上前尋求幫助。男人讓張禮淑進屋,並且把她關在了屋內。透過窗戶,張禮淑發現那些追蹤自己的狗竟然是男人養的。

德瑞克發現倉庫裡的衣服,所留下來的牙印是人為的,朴恩秀猜到是患有動物妄想症的精神病做出了這樣的事情。警察急忙在森林裡尋找,而張禮淑被男人咬倒在地。

 

第3集姜勸酒與德瑞克聯手救出張禮淑 嫌疑人失蹤

德瑞克等人在森林裡發現了掛在樹上的布條,擴音器和攝像機,經姜勸酒等人在指揮中心查找資料和分析,最後得知張禮淑在感TANG節目主播朴忠久騙了1000萬日元,並且還主張在碑某島的地方是一個和死亡鏈接的地方,欺騙張禮淑可以讓她和死去的兒子對話,張禮淑這才來到了碑某島。通過手機定位,大家找到了朴忠久的位置,具光洙等人留下繼續搜查,而德瑞克帶人去抓捕朴忠久。可朴忠久拒不認罪,他只承認張禮淑在兒子被折磨致死後,法院判決賠償了張禮淑很多錢,然後張禮淑為了告慰兒子,才在他的忽悠下來了到了碑某島。

大家想通過朴忠久安裝的攝像頭找到張禮淑,但只能聽到聲音。德瑞克將對講機放在揚聲器邊,讓姜勸酒聽一聽聲音。姜勸酒聽出了有狗的聲音,朴忠久表示自己曾經在森林裡見過一位野狗男,並且提供了地址。姜勸酒得到消息後,告訴德瑞克等人,中心無法提供幫助,只能辛苦現場的人。

張禮淑醒了過來,並且打了報警電話,姜勸酒安排她不要掛電話。此時野狗男走了進來,在與張禮淑的對話中,姜勸酒聽出,野狗男似乎是受了誰的指使。野狗男當著張禮淑的面,殺死了一隻不聽話的狗。張禮淑十分害怕,現場慘烈的聲音通過電話穿到了指揮中心。野狗男帶狗出去後,張禮淑告訴姜勸酒,她發現了一直帶血的螢光運動鞋。德瑞克想起在朴忠久的屋子裡有過一個女孩穿著螢光的鞋子,指揮中心通過調查發現,女孩名叫藝瑟,現在已經被報失蹤人口。

通過指揮中心得知了張禮淑被關在倉庫,張禮淑努力拿到了籠子外的鑰匙,並且打開了籠子。張禮淑看到野狗男回來後,在給動物剝皮,接了電話便又出去了。姜勸酒指揮張禮淑,悄悄溜走,躲到森林裡。張禮淑看到一隻小狗,放了它後,便一起離開倉庫。沒想到被野狗男發現,他立刻命令狗去追張禮淑,狗將張禮淑圍了起來,男人摔了張禮淑的手機,想要殺人滅口。此時電話的信號斷了,姜勸酒通過分析電話裡的聲音,發現他們應該在小型瀑布附近。在指揮中心的查詢下,查清了野狗男的真實身份,他名叫具業真,一個患有動物妄想症的男人。

警員們得知附近有個小型瀑布,便找到具業真生活的地方,但是卻沒有人,也沒有狗,卻發現了很多珍惜的野生動物。朴恩秀感覺通過剛才具業真和張禮淑的對話,具業真應該是收到了某人的指使。現場的山林修養科負責人員孤獨寒見狀想要逃跑,卻被當場捉住。通過調查發現他有購買槍支的記錄,應該參與了盜賣野生動物的犯罪行為,並且之前藝瑟死亡也是他們造成的意外。聽了這些,具光洙等人立刻逮捕了孤獨寒。德瑞克分析他們有秘密聚會的地點,應該是之前的倉庫。

張禮淑被具業真抗在肩上,假意服軟,答應具業真做他的妻子,卻趁著具業真放鬆警惕的時候,張禮淑打傷了具業真的頭便逃跑,並且大聲求救,結果不小心摔下了山坡。具光洙聽到呼救急忙趕來,具業真帶著狗逃跑了。張禮淑想要放棄,卻被她帶出來的小狗所打動,小狗在聽到警察的呼喊後,便大聲的叫著喊。

德瑞克得知張禮淑獲救後,便與朴仲基去庫房尋找具業真。到了倉庫之後,具業真與德瑞克扭打在一起。德瑞克不停地給具業真疏導心裡建設,具業真最終認罪伏法。

姜勸酒安慰了張禮淑,張禮淑表示要收養救她的狗。德瑞克趕來問張禮淑是否見過照片上長得像姜勸酒的人,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便失望的離開了。回到酒店的德瑞克得到了航班乘客名單,有嫌疑的7名乘客中,有6名都有不在場證明,只有一名叫做孔秀智的女孩,因為闌尾炎住了院,需要明天才可以探視。姜勸酒給德瑞克打電話詢問關於案件的事情,得知孔秀智在醫院消失。德瑞克急忙趕往醫院,姜勸酒也決定去醫院一探究竟。

 

第4集孔秀智排除嫌疑 孔秀智被綁架

留在醫院的警察黑人追尋著孔秀智,並且在地下車庫找到了要開車逃跑的孔秀智。德瑞克等人隨即趕來,姜勸酒在一樓大廳似乎聽到了有人喊她。姜勸酒讓德瑞克先上去,自己則跟著聲音來到了地下車庫,她突然感到頭暈目眩。就在姜勸酒要崩潰的時候,朴仲基打來電話,姜勸酒便立刻回去,此時地下車庫又出現了小丑和長得跟姜勸酒一樣面孔的女人。

孔秀智剛開始什麼都不肯說,最後在德瑞克的說服下終於開口,她是因為學業壓力太大,參加了個聚會,然後吃了搖頭丸。飛機起飛前,她去取了搖頭丸,所以才會有三個小時的時間沒有人證明。孔秀智最後將手機交給德瑞克,裡面的社交網絡,有她聚會的照片。孔秀智被排嫌疑以後,德瑞克安排隊員,並且表示從這一刻開始,所有人的乘客都是嫌疑人。

朴恩秀得知德瑞克的經歷後,十分佩服他,並且提出朴仲基因為要去現場,所以提出需要盡快熟悉碑某島的地形,姜勸酒此時想到了暫時修職的沈大植。姜勸酒洗臉時,再次想打了之前在地下車庫的感覺,她感覺十分熟悉。德瑞克再次分析了小丑的案情,面對妹妹所受的痛苦,他發誓一定要找到罪犯,為妹妹報仇。

黃局長得知廳長將黃金時間組調到碑某島工作,顯得十分震驚,表示自己一定會安排好。黃局長安排好一切之後,姜勸酒將指揮中心的工作暫時交給朴恩秀,自己則去拜訪沈大植。朴恩秀收到了被介紹來的韓宇宙的申請,韓宇宙是黃金時間組的超級粉絲,作為警察非常想要加入黃金時間組。看了韓宇宙的簡歷,朴恩秀似乎想起了什麼。

姜勸酒邀請沈大植回時間黃金組工作,但是沈大植拒絕了,因為當他摸到自己臉上的傷疤,就會想起之前被犯人毆打的場景。朴恩秀告訴姜勸酒,之前發生的家庭殺人案件裡,賢民和正泰都玩了一種叫做馬戲團小丑的遊戲。姜勸酒得到消息後,便立刻趕回警局。

經過數據分析,他們發現了賢民的電話賬戶似乎在和某個人進行秘密的聯繫。朴恩秀也將韓宇宙的發現告訴了姜勸酒和德瑞克。對於姜勸酒的會面,韓宇宙非常高興,認真的將馬戲團小丑遊戲的玩法告訴了姜勸酒與德瑞克。

姜勸酒在指揮中心接到報案,有人在海邊用鐮刀砍人。海女佳恩失蹤,她奶奶執意認為是眼前的高秀東殺死了孫女。正當兩人為開發商建度假村而爭執的時候,其他海女在海裡發現了疑似佳恩的屍體。姜勸酒立刻發出信息,朴仲基等人收拾行李趕到現場。奶奶見到高秀東準備離開,認為是高秀東殺死了佳恩,便拿起鐮刀砍向高秀東。姜勸酒一邊跟報案者聯繫瞭解情況,一邊催促朴仲基等人趕往現場。就在奶奶即將砍向高秀東的瞬間,德瑞克從背後將奶奶手裡的東西奪下,逮捕了奶奶和高秀東。

海裡的屍體打撈上來後,經過確認並不是佳恩,而是與沈大植一起工作的蔡素潤講師。經過韓宇宙調查資料,蔡素潤有盜取ID賣毒品星星花的記錄,而且賬戶裡有一大筆收入。德瑞克分析,蔡素潤應該是潛伏時拿到了毒販的星星花。毒販發現後,被毒販抓住嚴刑逼供,休克後丟入海裡。德瑞克發現周圍一直有外國人,姜勸酒經過分析,認為佳恩被毒販綁架的可能性極大,德瑞克和朴仲基開始抓捕那名外國人,他有可能就是毒販的人。

姜勸酒接到孔秀智的電話,她說自己發現似乎看到了在飛機上一位男人,就是他們要找的人,並且把自己用手機無意間錄下來的資料發給姜勸酒。就在孔秀智準備去鹿首公園與姜勸酒見面的時候,跟姜勸酒長的一模一樣的女人出現了,她誆騙孔秀智上車。就在孔秀智認出她不是姜勸酒,準備從車上逃跑的時候,她被注射了安定劑。姜勸酒準備去見孔秀智,不斷撥打她的電話,但是一直無人接聽。

 

第5集高佳恩獲救 小丑多重人格

姜勸酒開車去鹿首公園與孔秀智約見的地點碰面,但是始終打不通孔秀智的電話。朴仲基與德瑞克在碼頭配合,聯手抓住了疑似毒販集團的成員,從他口中得知高佳恩在他老大手中。姜勸酒到了鹿首碼頭,與出警察會面,卻始終找不到孔秀智。幾名在碼頭拍照的女孩發現了散落在碼頭的衣物、遺書、身份證等物品,並且打電話報警。

指揮中心接到報警電話後,將信息傳給了姜勸酒,姜勸酒急忙趕往現場。刑事一科的楊主任也帶領組員趕往現場,因為孔秀智的父親是一直協助楊主任的檢察官,楊主任感到非常遺憾。楊主任讓姜勸酒回去,現場交給刑事一科。由於現場找不到孔秀智,姜勸酒希望派人協助刑事一科。

佳恩被毒販集團威脅,讓她說出毒品的藏匿地點。佳恩根本就不知道,只好謊稱在海心村的泉谷,因為她想利用那裡的地理環境逃出去。佳恩在泉谷打傷看守她的毒販逃走了,但是她的腿也受了傷。毒販一路追趕到了碼頭,佳恩為了躲避毒犯們的追捕,跳進漁船的淡水艙裡,但是卻不小心從外面關閉了淡水艙。由於淡水艙水位太深,佳恩根本踩不到底。佳恩突然想起了與蔡素潤交換了頭花後,她送給自己的可以給潛水店發送坐標的求救手錶,她立刻將求救坐標發給潛水店。

朴仲基等人無法找到佳恩,沈大植的手錶卻收到了蔡素潤的定位信號,經過指揮中心確認了佳恩的位置,只是無法確認人員傷亡情況。經過這次事件,沈大植決定回歸時間黃金組。恩秀將佳恩的的存款信息發給姜勸酒,姜勸酒告訴奶奶,佳恩這麼辛苦應該是為了給奶奶籌集養老金。奶奶告訴姜勸酒,佳恩看到了高秀東種植了罌粟,應該是與生菜一起種植的。

德瑞克等人隨後趕到,將毒販一一逮捕,但是仍然無法找到佳恩。德瑞克分析海女知道漲潮的危險,應該不會不帶設備下海,應該是藏起來了。德瑞克向姜勸酒尋求幫助,他高舉對講機給姜勸酒聽聲音,姜勸酒通過聽到的聲音找到了佳恩所在位置。受傷的毒販來阻止德瑞克找人,卻被德瑞克輕鬆制服。淡水艙的門因為年久失修壞掉了,德瑞克無法打開,他讓大家過來幫忙。經過大家的努力,終於將佳恩從淡水艙營救出來。

佳恩告訴警察,她偶然發現了毒品的包包,並且勸蔡素潤將包包上交,但是蔡素潤不肯。當自己再次去家裡勸說蔡素潤的時候,卻被毒販抓了起來其,並且親眼看到蔡素潤被毒販言行逼供致死。毒販在蔡素潤說的藏匿包包的地點沒有找到毒品,佳恩認為有可能是有人拿走了包包。經過德瑞克的分析,他認為是潛水店老闆撒了謊,因為他說佳恩和蔡素潤拿包包那天有大霧,他根本不可能看清楚包包的顏色。

經過指揮中心調取車輛記錄,發現潛水店老闆宋秀吉開船出海,去了某個島嶼,德瑞克等人立刻追了過去。在洞穴內,德瑞克等人成功抓捕了宋秀吉。同時也得知,宋秀吉拿了包包後準備還回去,但是卻看毒販毆打蔡素潤。本來準備營救蔡素潤的他,想到自己可以靠毒品東山再起,就將蔡素潤裝進鐵鍋扔下海底,嫁禍給高秀東。指揮中心的人終於鬆了一口氣,而姜勸酒也通過對講機,歡迎沈大植以特別警察的身份加入時間黃金組。

德瑞克打電話給姜勸酒,詢問孔秀智的情況,但還是沒有找到孔秀智。姜勸酒聽到與自己一樣的女人的聲音和孔秀智錄到的男人的聲線完全一致,她認為應該是犯人的身體裡同時住著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否則,不可能二人的聲線完全一樣。德瑞克認為犯人應該是多重人格患者。此時的犯人已經帶著裝著孔秀智的皮箱,回到了自己家中,他摘下了硅膠頭套,並且戴上了金絲邊框眼鏡。犯人表示之後會有更多的趣事發生,會讓連體嬰拔刀刺向對方。

 

第6集小丑童方閔現身 江滿浩父親遭到綁架

德瑞克將之前在美國發生的多重人格殺人案件分析給時間黃金組的人聽,並且覺得孔秀智是被小丑綁架了。經過分析乘客信息,又發現了三名嫌疑人,一位叫黃美娜,一位叫張秀哲,最後一位叫做童方閔,大家決定分頭行動。沈大植暫時回歸隊伍,因為他還有心理陰影。沈大植告訴具光洙,自己幫忙找到冒充姜勸酒的人後還是會選擇離開。碑某島的甘局長指責姜勸酒插手孔秀智被綁架事件,她當初所說的碑某島的文化就是島上很多人都是親屬關係,他們都非常的排外。

沈大植帶具光洙到了少狼村尋找張秀哲,而楊科長帶著現場發現的孔秀智的衣服給了孔檢察官,他們要去尋求島上能夠找孔秀智靈魂的神人。楊科長將德瑞克和姜勸酒認為孔秀智是被綁架的事情告訴了孔檢察官,孔檢察官也承孔秀智是因為在美國的學校做了不好的事情才休學回國。老人讓身邊的女徒弟熙研用秀智的衣服尋求神的幫助,最後的結果是孔秀智在海裡,並且老人斷言是從外面帶來的厄運,還會有更大的災難。

德瑞克和朴仲基調查黃美娜,隨後排除了她的嫌疑。朴仲基和沈大植找到張秀哲,發現他的手臂上有燒傷的痕跡,並且詢問他3月25日號晚上在哪,張秀哲撒腿就跑,兩人立刻將張秀哲逮捕。

張秀哲被逮捕後,始終不肯說當晚在哪,姜勸酒聽著張秀哲的聲線與小丑的聲線也不對。刑事一科的楊科長作為張秀哲的岳父闖了進來,他想要帶走張秀哲,與德瑞克發生了衝突。張秀哲為了避免矛盾,想岳父承認自己去了按摩店,並且拿出了收費小票。朴仲基電話確認後,張秀哲洗脫嫌疑被放走,他向楊科長坦言,自己和妻子美顏,自從孩子生病,就一直處於分居狀態,楊科長氣憤至極。

楊科長想起德瑞克罵自己的情景十分熟悉,原來楊科長就是當初處理德瑞克媽媽被殺事件的警察,當時德瑞克還是小孩,警察沒有相信德瑞克說的話,德瑞克媽媽被殺事件,最終以自殺案件來處理。隨後,楊科長也從姜勸酒口中得知德瑞克是從碑某島被領養到美國的。

德瑞克收到了來自童方閔的短信,他親自當著德瑞克的面對自己的行為做了說明,並且還告訴了德瑞克一些處理面部裝飾的技巧。姜勸酒趕來找德瑞克,與童方閔不小心撞在一起,童方閔道歉後便離開,並且帶上了金絲邊框眼鏡。姜勸酒告訴德瑞克,楊科長來找她調查德瑞克之前的領養經歷,德瑞克覺得姜勸酒越線了,便向她發脾氣。德瑞克得到消息,稱HA社拒絕給他們提供消息,而且美國的局長那邊要他們盡快處理案情。如果有問題處理不了,就丟給韓國來處理。

指揮中心接到江滿浩的報警電話,金億萬要用刀殺死自己。經過調查,金億萬和江滿浩曾經是合夥人,兩人因為生意而反目成仇。江滿浩說自己剛從國外帶著訂單回來,結果遇到了一直找自己的金億萬。通話的同時,江滿浩被金億萬用刀捅傷,金億萬開車逃走。德瑞克等人找到了江滿浩後,開始追擊金億萬,結果在山崖下發現了金億萬的屍體。德瑞克從現場發現,金億萬是被人用石頭打了頭,然後推下山崖。

當地警察發現了一位癡呆的老人,並且帶回了派出所。德瑞克和朴仲基在派出所見到老人後,發現老人身上又髒又臭,而且神志不清,患有重度老年癡呆症,口中一直重複自己殺了人。就在他們準備離開時,醫院的人找了過來,就在他們說話間,老人再次消失不見。

姜勸酒想再次與江滿浩通話,結果發現對方關機。通過分析,姜勸酒認為老人就是當初落水死亡的江滿浩父親,江滿浩就是因為父母開車墜崖身亡而得到了十二億的補償金,隨後償還了債務,移民到新西蘭。此時江滿浩將父親騙到山上,挖好一個深坑,準備將父親活埋。原來童方閔就是小丑,童方閔有些羨慕姜勸酒與德瑞克的關係,表示自己會拔刀相向。

 

第7集江滿浩的怨念 德瑞克的恨意

江滿浩最終不忍對自己的父親下毒手,但他卻被尾隨而來的壯漢用石頭打暈。壯漢將江滿浩父子兩人裝入麻袋,扔進貨車裡。姜勸酒經過分析得知江滿浩的位置,德瑞克等人便去追蹤江滿浩,等他們趕到時,只看到了江滿浩的衣服和沾著血的石頭。隨後他們跟蹤拖拽痕跡,發現了貨車的行跡。此時,德瑞克懷疑療養院長崔根弼的真實身份,而本來要帶走江滿浩父親的崔根弼,因為找不到人而勃然大怒。

江滿浩醒了過來,他準備打電話報警卻因為手被綁住而不能行動。癡呆的父親無意間幫助他打通了報警電話,江滿浩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抱怨父親成為自己的負擔,還說了自己被騙一千萬比特幣的事情。根據江滿浩所說,姜勸酒得知他在出國前,帶父親去看油菜花,然後遺棄了父親便報了警。兩年後回國,江滿浩報了人口失蹤,領取了父親的保險金。

原來江滿浩當初為了擺脫父親,給一位名叫花喪輿的網站匯款了一千萬比特幣,他將父親帶到碑某島的油菜花田,假借去衛生間將患有老年癡呆的父親遺棄。等他離開不久,就有人將父親帶走,他借此報警表示父親失蹤。無論江滿浩怎麼抱怨父親,患了癡呆的父親一直念叨自己的孩子再等自己。姜勸酒根據電話傳來的聲音分析,兩人應該是在冷凍貨車裡,在根據電話定位,終於知道了他們的方向。

貨車到了鹽田,崔根弼指揮人將江滿浩父子兩人拖下車,自己則拿出了獵槍。等德瑞克等人趕到鹽田的時候,貨車已經人去車空,只好再次求助姜勸酒。姜勸酒發現崔根弼的鹽田登記只有五個人,而且都是有犯罪記錄的前科,他懷疑崔根弼有非法扣押的老人。德瑞克根據現場調查,發現了一個滿是腐肉味的工廠。非法扣押的老人們被強迫用藥水清洗進口腐爛的肉,然後包裝上國產的標籤。德瑞克闖進工廠,抓住了一名犯罪嫌疑人。德瑞克拿照片給老人們辨認,老人們一眼就認出了江滿浩父親。德瑞克發現江滿浩的父親只是輕度老年癡呆,並且總是記筆讓自己的病情恢復。德瑞克從老人口中得知,有位老人被女兒接走去過好日子去了,並且帶去後山,而姜勸酒發現,後山就是懸崖。

德瑞克等人在後山找到了要殺人的崔根弼,便開槍打傷了他的手。江滿浩眼看自己要被逮捕,便拿刀指著父親的脖子。當江滿浩得知父親並沒有老年癡呆,一直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後,不敢相信父親為了自己殺害了母親和金億萬。江滿浩指責父親年輕時毆打母親,完全不顧家,拿錢就走,所以他埋怨父親。當他準備用刀捅向警察的時候,卻被父親制止了。父親勸江滿浩不要因為自己毀了他的人生。最終江滿浩放下刀具,與父親一起被捕。朴恩秀見到沈大植的回歸,希望他能堅持到最後。

韓宇宙通過對小丑網站追蹤,虛擬了身份,似乎掉到了一條大魚,因為聯繫不上德瑞克,只好給具光洙打了電話。姜勸酒帶著德瑞克見到了楊科長,楊科長當面向德瑞克道歉,提到了28年前德瑞克母親被殺現場,一通要求掩蓋死亡真相的無線電,並且還給德瑞克留了一張紙條。德瑞克表示自己不會原諒和相信楊科長,姜勸酒認為德瑞克這樣做不近人情。德瑞克將28年前,母親被綁架前的情形告訴了姜勸酒,姜勸酒倍感心疼,德瑞克決定將殺害母親和妹妹的兇手抓到,讓母親和妹妹收到的痛苦附加給兇手。

東方人外出歸來,被綁架的孔秀智從被綁的椅子上掙脫出來。她無意間打開了密道,逃到了東方人的客廳,但是門裡門外都是密碼指紋控制,她也逃不出去。孔秀智推門時被東方人發現,孔秀智懇求東方人饒了自己,東方人忽然性格轉變,想用斧子殺死孔秀智。

第8集孔秀智死亡 另一起綁架案

就在東方人拿斧子要下手的時候,孔秀智暈了過去。當東方人準備再次下手的時候,卻有人在門外喊他的名字。東方人突然頭疼,然後又轉變了性格身份,他急忙將孔秀智帶回地下室。東方人的手機收到了小丑網站的信息,似乎有人符合了條件。

德瑞克等人此時盯著電腦,開始與小丑網站聯繫韓宇宙的人回復。通過定位追蹤,他們找到了回覆信息網站的IP地址,在一座深山的別墅裡。具光洙等人與德瑞克一起出發,而姜勸酒和韓宇宙留在警察局。他們到了網吧才發現,這是一場烏龍事件。與韓宇宙聯繫的人只是一位小女孩權新星,權新星因為被養父母虐待而離家出走。權新星最終在朴仲基的幫助下前往救助組織,此時卻收到了追債短信,嚇得癱坐在警車裡。

東方人到祭祀現場將石頭人偶的控制線修好,卻被少郎村的村長看到,在東方人的勸說下,村長原諒了弄好繩子的孩子一家。楊科長勸女兒去醫院給孫女看腿治病,但是女人堅持要讓女兒參加少郎村祭祀新人的儀式。在勸說女兒無效的情況下,楊科長只好離去。楊科長在石頭工作室,看到了似乎與德瑞克媽媽被殺時手上紋身很像的雕塑,直到被村長身邊的秉燦看到後才離開。

為了盡快完成調查,德瑞克搬去與沈大植同住,沈大植關心德瑞克睡不著,便推薦自己吃的安眠藥。德瑞克想起當初自己被美國的養父毆打後,又將妹妹按照養父的要求帶去他身邊。

東方人將儀式用的石頭人偶帶回地下室,為孔秀智表演人偶戲,孔秀智十分害怕。孔秀智懇求東方人饒了自己,但是還是被東方人殺害。姜勸酒夢裡總是出現自己在森林裡被人追的場景,也總是被這樣的噩夢驚醒。東方人正在處理孔秀智的屍體,得知警察調查自己的事情,便給韓宇宙發了消息。韓宇宙準備匯報,但是卻擔心自己再次被騙,只好放棄,嘗試先自己聯繫看看情況。

姜勸酒與德瑞克一起去上朗村調查,少郎村因為感化了很多有犯罪前科的人而口碑很好,但是德瑞克卻不相信。在參觀的時候,姜勸酒和德瑞克聽到了村長對小孩們的講話,德瑞克感覺沒有人能做到村長說的那樣。

指揮中心接到報警電話,權新星的英語老師張孝俊聲稱自己的學生權新星在快捷酒店被綁架,還收到了綁匪留下的小丑衣服。姜勸酒收到消息後,便立刻趕回指揮中心,德瑞克則留下繼續調查,隨後與姜勸酒匯合。

回去的路上姜勸酒與張孝俊溝通,得知權新星因為騙了錢,似乎受到了威脅,還給自己發了被綁架的照片。張孝俊實在找不到權新星,才選擇報警。通過指揮中心對權新星的父母及本人的調查,發現其父母工作不穩定,還有被舉報虐待兒童的記錄,但最後都排除了嫌疑。

具光洙等人到了權新星所說的酒店,開始調查工作,結果一無所獲。指揮中心查到了張孝俊在之前的學校,與老師發生不正當的關係和受賄記錄,並且姜勸酒給權新星養母打電話時,養母瞬間就猜出是張孝俊舉報的。指揮中心找到了權新星的手機定位,張孝俊得知警察聯繫了權新星養母后,便非常生氣。

韓宇宙找到了發郵件的地址,是一位帶著豬頭面具吸引流量的博主big pig。張孝俊找到酒店房間,並且發現了權新星。剛打算給權新星解綁,big pig便通過鏡頭以張孝俊之前的受賄照片為威脅,讓張孝俊用棒球棍毆打權新星。Big pig正在直播老師毆打學生,姜勸酒從直播中聽到了張孝俊所說的話。

 

第9集張孝俊與權新星被成功救出 姜勸酒懷疑童方閔就是小丑

張孝俊為了讓博主big pig刪除權新星的不雅照片,便決定聽從他的意見,用棒球棍毆打了被綁著的權新星,可始終不敢下手。德瑞克等人也找到了旅館,正在一間屋子一間屋子的搜查。指揮中心的人通過大屏幕密切關注張孝俊的一舉一動,博主big pig收到警察上門的短信,便立刻終止了直播,落荒而逃。姜權酒從德瑞克的耳機裡聽到身後有人離開的腳步聲,德瑞克等人隨後便找到了被綁架的權新星,權新星告訴他們,張孝俊被博主big pig綁走了。

德瑞克等人分工尋找,他們找到了博主big pig直播的房間,以及地下室用於弄暈張孝俊的手絹。通過路面監控,指揮中心找到了騎著摩托車逃跑的博主big pig,德瑞克和沈大植便開車追趕。博主big pig被逼到一棟建築裡,想要跳樓逃生,最終還是被沈大植逮捕。德瑞克發現博主big pig手上沒有藥水的味道,帶走張孝俊的並不是他。博主big pig承認自己只是為了直播賺取流量,真正指使自己的另有其人。

博主big pig收到了來自QUEEN CROWN發來的郵件,讓他整垮張孝俊,並且承諾會給他許多錢。博主big pig從未見過此人,只記得她身上有一股很大的消毒水味道。通過調取張孝俊的郵件,發現有個ID給張孝俊發了5000封郵件,但是這個ID卻在一個月前註銷了。為了找到張孝俊,大家決定繼續尋找。

張孝俊被帶到了地下室,閔慧琳指責張孝俊與別人交往,所以將張孝俊的牙齒一顆顆拔掉。從權新星以及當地警察口中得知,權新星所在的106號房間有密室。樸恩秀通過密室找到了地下室,德瑞克和沈大植收到消息,急忙前往旅館的106號房間。樸恩秀的聲音驚動了閔慧琳,隨後與樸恩秀扭打在一起,可最後還是被閔慧琳逃走了。趕來的德瑞克和沈大植扶起樸恩秀,救出了張孝俊,並且得知了閔慧琳的身份。

指揮中心查到閔慧琳是牙科的院長,並且這間旅館正是閔慧琳父親名下的產業。原來閔慧琳曾經與張孝俊一起吃過飯,後來就一直跟蹤他,導致他精神崩潰。德瑞克和沈大植在被封了進出口的旅館開始尋找閔慧琳,德瑞克遭到閔慧琳的襲擊,被紮了一針。沈大植在姜權酒的提示下,帶著水去拯救德瑞克,最終將閔慧琳逮捕。張孝俊安慰權新星,一定要勇敢擺脫欺負自己的人。權新星面對養父養母,身體顫抖的十分厲害,看著養父養母的加以關懷,德瑞克便出面阻止。看著權新星的樣子,德瑞克想到了妹妹小時候受到養父的虐待。

姜權酒收到了美國方面關於德瑞克小時候因為被虐待的官司,養父表面沒有嫌棄,但德瑞克與妹妹小時候其實受到了養父的虐待。姜權酒苦惱之際,韓宇宙將自己調查認為的嫌犯告訴她。姜權酒立即安排韓宇宙前去見面,並且安排其他人員埋伏在周圍。德瑞克從權新星口中得知網站有一個叫朱朱的玩家,他似乎與小丑網站有所關聯。同時有警員帶來了一些關於多重人格的調查分析,德瑞克感覺童方閔有嫌疑,便讓尼克再去調查。此時,權新星又想到朱朱搬到了警察的家鄉。

韓宇宙按照約定到了地下車庫,沈大植決定下去幫助韓宇宙。姜權酒接到德瑞克的電話,他知道了小丑的真實身份就是童方閔。韓宇宙在車裡發現了血跡,他們懷疑後備箱裡藏著一個死人,便急忙打開後備箱。姜權酒遇見了童方閔,忽然發現童方閔的聲紋與小丑的一模一樣。姜權酒悄悄開啟錄音功能,用槍指向童方閔,卻被童方閔一把奪過槍。就在童方閔用刀準備向姜權酒下手的時候,他突然開始轉變人格。

 

第10集童方閔多重人格 郭萬澤投案自首

沈大植與韓宇宙打開後備箱發現是一些人頭的頭套,兩人便鬆了一口氣。姜權酒趁童方閔人格混亂之時,突然偷襲他,並且向他開槍。沈大植與韓宇宙聽到槍聲後,便急忙向槍聲的地方跑去,德瑞克也匆忙趕了過來。沈大植趕來幫助姜權酒,並且制服了童方閔。德瑞克得知童方閔就是小丑後,便暴揍了他一頓,想要替妹妹報仇,卻遭到大家的阻攔。童方閔暈了過去後,便被送往了醫院,而德瑞克陪同了過去。姜權酒向碑某島局長匯報了童方閔的情況,準備申請拘捕令。局長通知了楊科長,讓楊科長到現場查看情況再說。

少郎村的村長童方煥正在為少女們傳授新人儀式的經驗,村長得知童方閔被逮捕後,便急忙安排人給甘廳長打電話。童方閔還在昏迷中,醫院的主治醫師告訴德瑞克和姜權酒,童方閔有睡眠暴躁症,是非常嚴重的精神疾病。童方煥趕來醫院想要帶走孫子童方閔,卻遭到德瑞克和姜權酒阻攔。童方閔忽然醒來,聲稱自己睡著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德瑞克想要強行逮捕童方閔,卻遭到楊科長和童方煥阻的止。姜權酒阻攔了想要強行帶走童方閔的德瑞克,並且悄悄告訴他,自己在被攻擊時錄了音。

童方煥將童方閔帶走,並且埋怨童方閔不將病情告訴自己。德瑞克聽了姜權酒的錄音,感覺童方煥應該是三重人格。沈大植發來消息告訴德瑞克與姜權酒,表示童方閔的不在場證明無法被推翻,德瑞克提議不如從童方閔遊戲裡的搭檔尋找線索。

韓宇宙查到童方閔在遊戲裡的搭檔,他名叫金海哲,現在被關在碑某島。回家後,童方煥與照顧孫子的郭萬澤確認,郭萬澤表示童方閔一個人在屋裡有時候,會聽到有女人說話的聲音。童方閔想起德瑞克對自己說的話,便覺得十分苦惱,他不認為那些事情是自己做的。童方閔體內的人格開始打架,人格們為了不讓自己消失,開始收拾密室裡的換裝裝備。

姜權酒將自己的錄音交給甘廳長聽,並且想要申請逮捕令。甘廳長卻因為童方煥的原因,擔心童方閔不是兇手的話,她們承擔不起責任。德瑞克勃然大怒,姜權酒將自己的擔心告訴甘廳長,楊科長也贊成姜權酒的意見,最終甘廳長將事情交給楊廳長去辦理。此時,樸恩秀帶來了金海哲的資料交給姜權酒和德瑞克。楊科長手下的小白將德瑞克等人的消息告訴了童方煥的助手,童方煥讓助手找人幫忙,查看黃金時間組裡是否有人能夠成為他們的人。

德瑞克和姜權酒在少管所找到了金海哲,金海哲告訴他們,賢民在學校是一個受氣包。有一天在遊戲裡,有位警察姐姐聯繫他,幫他清理了那些欺負他的人,但是作為回報,他需要殺了自己的爺爺奶奶。賢民最終按照警察姐姐的指示去行動,殺害了爺爺奶奶之後,便自盡了,姜權酒推測童方閔小時候有被拐賣的經歷。韓宇宙便著手去調查此事,經過調查發現果真如此。童方閔小時候因為童方煥欠燈飾款被供貨商嚴石九拐走,在收到貨款後卻沒有被放出來,嚴石九後來自殺了,童方閔這才回到家,嚴石九的父親卻表示自己的兒子是他殺。德瑞克和姜權酒決定去童方閔的家門外守株待兔,姜權酒發現負責案件的人正是主張德瑞克母親被殺案件的警察具民亨。

郭萬澤回來後,發現找不到童方閔,去發現了地下室的女屍,童方閔突然出現想要殺了他,但童方閔的體內人格發生了錯亂。郭萬澤趁機跳窗逃走,正在主持儀式的童方煥趕了過來,看到郭萬澤的樣子,便給他喝了藥水。

姜權酒和德瑞克在童方閔的別墅外守候,姜權酒將自己在孤兒院找到德瑞克家人的合影照片給了他,德瑞克也為當初自己誤會姜權酒的事情而道歉。姜權酒和德瑞克突然發現了異常,他們進入別墅後,看到了破碎的玻璃窗。郭萬澤則跑去警察局自首,承認自己是小丑。姜權酒和德瑞克看到了被刺傷的童方閔,急忙呼叫救護車,同時也收到了郭萬澤自首的消息。

【圖片cr:tvN,人物介紹轉載維基百科】



贊助商連結


(Visited 6,014 times, 1 visits today)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贊助商連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